« 青年? | Main | 獵人龍捲風? »

一個風雨欲來的下午

一個風雨欲來的下午

Zonble不一樣,我今天的下午沒去海邊、沒去游泳池(加錯消毒藥水的那一家離我最近)、也沒去圖書館,在這颱風即將襲台的炎熱下午,我吃完樓下越南新娘賣的好吃越南牛肉河粉,把累積的一簍待洗的衣服丟進樓下的自助洗衣機,然後用三十秒逛完萊爾富,就又回到我的小房間裡。

房間裡的悶熱破了紀錄,我決定馬上沖個澡,但是不擦乾,也不穿上衣服,把電風扇開到最大,讓皮膚表層的水氣帶走我的體溫。

所以我現在裸體坐在硬梆梆的鐵椅子上,用我那小強牌電腦,以及爛的要死的嘉義世新有線cable modem連上網路,試著臆測一番。

我是這樣理解東森的「實習生報到」系列文章的:首先先說明一下,暑期傳播系所學生實習的原因有兩種,第一是系上規定(以大學居多),第二種是選修學分制(以研究所居多),而選擇實習地點的方式也很多,有的是照成績順序來挑,有的是自行選擇,依照個人喜好及實習地點而不同。像我就是為了能待在學校,所以才選擇雲嘉電台做為實習地點。

實習生在不同媒體、不同部門,會有很不同的遭遇。例如我在台北市新聞處實習的同學,就因為被安排在攝影單位,所以整天跟著小馬到處跑,到處拍照、攝影,而我在民視中區新聞部實習的同學,則在實習第二天就遇上台中化學工廠大火,得跟著SNG車衝鋒陷陣,火裡來火裡去,煞是刺激;另一位在警廣新聞部實習的同學則常常台北跑透透,成為厲害的新聞稿量產機。還有個在記協實習的同學,更親眼見證了記者對記者自己勞動權益漠不關心的景況。

當然,實習生原先的專長與經驗也會影響所交付的任務,例如和我同在雲嘉實習的另一位實習夥伴在學校的電台已經有一年以上的現場廣播主持人經驗,所以馬上就被交付上現場,與另一位正職主持人搭檔的任務。而我則因為成了全電台除了工程部主任之外,最懂電腦的人(我自己也很難想像),所以常常要幫忙現場及預錄工作的器材設定、剪輯、轉檔等等。

除了從做中學以外,實習單位有時候還會安排很詳實的課程計畫,例如媒體購買公司凱絡;有時候總經理級的管理階層還特別喜歡和實習生打交道,例如民視高雄總部。更有那種讓實習生掌大旗的實習單位,像是角頭音樂,實習生比正職人員還多。但是除了實作與課程之外,很多實習生遇到的是「不聞不問」。例如三立節目部,就讓我學長當了一個暑假的便當跑腿,東森、中天、年代等都差不多,基本上都把實習生當成負擔。

所以今年暑假,我們所上選修實習課程的同學,幾乎沒有人去那幾家學不到東西的媒體實習。而我首次注意到東森的實習生報到,是在管老師一篇文章的鏈結中發現的,當時也把它摘入進我當日的網摘裡。其實我覺得東森這個舉動沒有什麼特殊意義,也達不到什麼成效,只不過是讓實習生有作業可以交差罷了。這算是揭露媒體內部運作、或是決心與閱聽人對話的開始嗎?當然不是,因為這過程中並沒有對話,沒有立即而直接的反饋與持續的互動。

什麼叫做傳統媒體?可以分成兩個部份來觀察:「平台」和「內容」。在平台部分,新傳播科技包括了衛星、有線電視、網際網路等等,這些科技形式之所以被稱做為新媒體,是因為它們具有雙向互動的潛能,傳送的速度比傳統媒體更快、範圍更廣。雖然平台的科技日新月異,傳統媒體的「內容」卻未歷經相稱的改變。傳統媒體受制於舊傳播平台,是一種「有去無回」的訊息傳播,加上廣告支持的商業模式,使得閱聽人的反饋遠不如廣告主的訂單重要;然而新傳播科技出現,並未帶來太多革命性的改變,而是在傳統經營思維之下,壓抑著互動與溝通的潛能。

這就是為什麼「橘越淮而為枳」了,思維不變,其他的部份也很難改變。傳統媒體目前最常受批判的不是他們的科技不夠新,而是內容和思維趕不上閱聽人的期待與科技的發展,或著,刻意不趕上,刻意拖慢整體的發展,以維續信息傳播者的壟斷地位。實習生的日誌經過多少守門程序我並不清楚,但是其內容依舊傳統,思維依舊刻板、閱聽人依舊無法反饋,撰文者與編輯,或是更高的上層,依舊不會回應我們的疑問,不會對內容做出改正、不會做出公開、透明、深刻的批判與檢討--這就是傳統。

實習生日誌?只是用來填充版面的「枳」罷了,而且放出的消息也了無新意,全都是累積好久的陋習,並且也不是針對自家媒體所做的批判(新聞室的影響依舊在),說它是個實驗或是美學,實在太高估了。

至於公民記者該不該拿小贈品?這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難答。如果我出了一團公民記者團,到嘉義民雄來採訪鳳梨季,農民親切的請我們吃上等的牛奶鳳梨,我該不該吃?我想我會吃,但是我會在我的報導中寫出這一點,讓我的讀者知道我吃了人家請的鳳梨。如果是付錢呢?我會和對方說:「我如果收下你的錢,我會在報導中寫出來,這樣以後讀者就會懷疑,是不是所有有關於你賣的鳳梨的新聞,都是用錢買的,儘管有的新聞沒有寫出來。」這裡正好有一個調查,有興趣的人可以做做看。

小贈品到底要「多小」才不會被認為是賄賂,真是個難解的問題。完全不收不太可能,這只好靠記者的道德倫理來把關,很不幸的,這關已經破了。但是真正的記者該不該收錢寫新聞新聞媒體該不該把版面賣掉增加業績?我認為絕不應該,而這種行為正大喇喇地持續上演!

Richy說的沒錯,有良知的記者,以及他們的報導,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鼓勵與支持,因為我們閱聽人和當今的媒體表現一樣,都喜歡把醜陋、負面、令人厭惡的地方放大。所以我們應該也要有對等的機制,把好的報導、好的記者、好的媒體機構,利用我們的熱情讓大家知道,還有這些人願意在體制內奮戰,為公眾的利益把關,畢竟物以稀為貴啊!

台灣媒體運動者其實越來越多,越來越蓬勃,這或許也得歸功於我們的媒體環境(苦笑),像是苗栗社大的關機運動、閱盟、媒改、媒抗、另類媒體發電機、獨立音樂人支持媒體公共化聯盟,還有傳學鬥等族繁不及備載。我剛剛就看到傳學鬥新一期的電子報,上面說,有個「傳播素養學社」即將成立,會同時發行實體刊物[嗆報]及線上Blog,讓我非常期待,雖然我認為他們選錯開blog的地點了(聯合城邦??gosh...不如到Bigsound來?)。

IAMCR的Mansell大師,我仰望已久,這次本不該錯過機會,可是實習一直要到七月底,憾甚!不知道羅老師會不會去,如果老師有去的話,應該就能聽羅老師的講述,從中得到許多收穫。不過,如果Zonble願意和我說Von Morgen bis Mitternacht的最後一句台詞是什麼的話,我收獲會更大(中譯版就更好了)!

------------------------------------------------------------------------------------------
補記:
東森將比較有爭議的幾篇實習生文章撤下來了,正好是Zonble的文章裡提到的幾篇。

Comments (11)

傳播素養學社blog...李sir看起來怪怪的,好多links to himself...

FATDUCKY:

『實習生報到』那篇我也有看到,
是有鄉民將連結Po在黑特版,
(黑特版真的很神奇)
我個人覺得很中規中矩,
文章也的確看不出學生所獨具的創意和思考。

或許是因為在陰森森電視台的電子報中出現,
我覺得甚至很像是電視台裡的記者自己寫的,
是怎樣?
才去實習半個月的小朋友,
就已經被迅速同化掉了嗎?

dex:

召集人的簡歷看起來像考研究所+求職+徵婚的綜合版:Q

搞不好人家是udn從新聞台挖角過來的~哈!

Portnoy:

這位召集人比我還愛到處註冊blog...
至於簡歷嘛,大概他認為「詳細一點」比較能讓人信任吧。

既然點名點到我,還是來回應一下好了。

我是這樣企圖理解「實習生報到」的。這個舉動沒有什麼特殊意義,也達不到什麼成效(我以為,您想要講的是新聞價值上的特殊意義以及經濟上的成效),這一點,你知道,我也知道,而既然你也知道我也知道,需要考慮的是—東森自己難道不知道?

如果只是要讓實習生有作業可以交差,那麼也不用特別開闢一個「實習生報到」專頁,只需要把實習生的報導安插在其他既有的版面,作為陪襯即可,我自己實習的時候是在中央社,一般中央社的報導是以「記者某人某地某日電」作為訊頭,實習生的報導的處理,則是把名字拿掉,直接以「中央社某地某日電」,而非像東森這樣,刻意強調這是實習生的「報導」。而在乍看到這種無用的舉動,卻還花了這麼多的力氣,可以採取幾種態度,一種是漠然以對,一種則是從其他的價值上尋找價值,杜象曾經說過:「在失去實用價值的時候,就出現了審美的價值。」—基本上,您可以當這是一句玩笑話。

而在實習生的「側寫」中又特別強調作者身份的暴露,重點也不在於暴露整個守門機制,而在您的想法中,因為不在暴露守門機制,講的又是許多早為人知的媒體積習,所以也就不怎麼值得討論。但是在前述將實習生身份特殊化之後,刊登的又是這樣的文字,東森始終在強調的是,這是實習生寫的,而在那幾篇東西出現爭議的時候,因為在實習生身份被特殊化的前提下,所以,要檢討如「實習生能不能拿小贈品」的時候,檢討的就不是東森這個「傳統媒體」本身的機制,而是實習生,東森的位置可以被隱蔽、可以退居一旁,甚至,可以與提出爭議者一起檢討實習生。實習生在東森成為奇觀,便可以讓人忽視,其他地方,其實也都是同一個樣。

可以檢討些實習生什麼呢?例如,這年頭的青年學子可能在校園裡頭呼喊著媒體要公正透明改革,但是如果就這半個月的系列「側寫」的前後發展來看,可以看到(這群)實習生一開始雖然對新聞造假感到驚愕與不滿,但是從第二篇「國防部」中就可以看到,實習生最後所關心的,仍然只是自己所受到的待遇,關心在國防部「吹風」舒不舒服,以致到底能不能夠拿贈品。而其實讀您的文字,也可以讓人有同樣的感覺,例如您在提到實習單位的時候,第一句就是「實習生在不同媒體、不同部門,會有很不同的遭遇」。

而在東森的這群實習生在開始關心待遇的時候,就「橘越淮而為枳」,變得與之前整個糟糕的狀況一樣,東森也便以一種展示的姿態,否定了實習生(或,請容我用比較侵犯口吻說,像您一樣的實習生)對媒體有任何改變的可能,這些實習生可能還會在別的地方朗讀老師告訴他們的教條,並且繼續批評「傳統媒體」,但是東森將實習生被特殊化、誇張化的結果,則可以辯稱,東森給了實習生揮灑的空間,但是一下子,就可以發現實習生成為媒體的時候,卻根本什麼都做不到,卸除了實習生所做任何批判的正當,因為實習生一下子就被「不會對內容做出改正、不會做出公開、透明、深刻的批判與檢討」的這種「傳統」所吸納,也就根本無法看出FATDUCKY所說的「學生所獨具的創意和思考」。

實習生日誌的確只是填充版面的「枳」,但是要思考的是,「他們/我們」真的有辦法就這樣簡單的截然兩分?「我們」真的就跟「他們」不一樣?

東森是不是這麼想的,我不知道,我所關心的是,東森或許可以這麼想。

另外我想和您分享的是,我總覺得在您的行文中,總有一種以傳播科系學生這麼一個主體為中心的單一價值,這可能會造成一些思考上的危險。例如上次在討論「新聞戲劇化」的時候,我的問題在於,「新聞戲劇化」除了從新聞的角度來看之外,為什麼不想想從戲劇為主體的角度,又是怎麼看,而在新聞的角度可能要給「新聞戲劇化」一個社會科學上的定義,但是「戲劇」這個東西能不能有社會科學的定義,我是根本懷疑的。而您的回應中,則是不斷強調在媒介研究中「新聞戲劇化」「就是」什麼。

例,「新聞戲劇化是指新聞呈現的手法模擬戲劇的表現方式」,這種描述就給了戲劇很僵化的刻板印象,代表的是從新聞的角度來看,戲劇就是那樣。而,如果是表現方式的話,戲劇的表現方式那麼多種,所以該指的是「新聞京戲化」、「新聞能劇化」、「新聞舞踏化」還是「新聞莎士比亞化」呢?何來的「新聞戲劇化」?

在這篇文字中您對於「傳統媒體」的界定也是如此。您說「不會對內容做出改正、不會做出公開、透明、深刻的批判與檢討—這就是傳統」,您或許從傳播科系學生的角度看傳統是如此,然後給「傳統」一個刻板印象,但是為什麼不從「傳統」為主體思考看看呢?那種媒體或許可以稱為劣質媒體、不肖媒體,為什麼您偏偏要稱這是「傳統」媒體?

說到媒介的劃分,這兩天又稍微翻到了與麥克魯漢相關的材料(這年頭真是不管唸什麼都會遇到這些人),如果用麥克魯漢區分冷媒介與熱媒介的方式,所謂冷媒性是明明在你身邊,但是總是「有去無回」,而您似乎企圖營造的是一種具有熱的特性的媒介,但是在麥克魯漢所稱的晚近冷媒介之前的書信,也都帶有熱的性質,這些熱媒介就不算是傳統了,是嗎?

最後,Kaiser的劇本的最後一句是:From morning to midnight I chase round in a frenzied circle。我手邊的這本是J.M. Ritchie的英文譯本。

互勉之。

Portnoy:

首先我得說,blog真是好用,我在文中提到Zonble您,您就很認真且客氣地願意來和我分享您的見解,讓我感到十分愉快且光榮!

東森的舉動其實並非特例,據我所知,許多實習生都掛上了實習生的名號在實習單位寫新聞稿,錄廣告...作測寫, 媒體機構刻意強調實習生的身分,動機很廣,東森當然有想要利用實習生達到某些成效與傳達某種意義的目的,但是那只是「順便」,既然能讓實習生有作業交,又能順便達到一些似有若無的目的(也可以說是剝削),何樂而不為;他們自然也知道一兩個月的實習測寫辦不到什麼,但是能利用就利用,對他們來說也沒有損失,開闢一個實習生專頁,應該花不了多少功夫.而實際上,對閱聽人來說的確也達不到什麼成效,沒有傳達出什麼特殊意義.

而【實習生能不能拿小贈品】一文,引起的檢討及批判聲浪反而不僅在實習生身上,更是整體新聞實務運作,東森根本沒有辦法就此退居幕後,反而是間接被揭露,成為箭靶,這是我在ptt上觀察到的,或許有些代表性.

其實啊,傳播系所的學生立場很分歧,如果有一半願意挺身疾呼媒體改革的話,說不定早就革命了,但絕大多數的傳播學生都想著如何把企業和傳播結合,把經營管理和傳播結合,把行銷公關和傳播結合,包括我自己也常常在想.而東森的實習生更有往商業偏向的可能(小贈品那篇的實習生很明顯在乎的是企業的公關行銷).您舉的例子中,文章都非同一實習生執筆,而卻以之作為實習生逐漸屈服,忘記改革初衷的論證,是否稍嫌偏頗?至於我的那句話會給您那樣的感覺實在出乎我意料之外;如果我們想要贈品的話,那贈品應該是實習過程中學習到的寶貴經驗吧!

至於實習生能不能撼動媒體?我想機率極低,而實習生也不會那麼快被吸納,一切只不過維持原狀罷了.

我在寫blog時,其實都蠻主觀,有時甚至刻意主觀,您認為我以傳播學生為主體,其實還太高估我了,我充其量只能代表我自己,而我是一個學傳播的,如此而已,像我在回應您有關新聞戲劇化問題時,我也只以我個人的學習與閱讀來提出我的回應.我的目的在於提供您另一個典範中的思考方式,在多重典範並存的時代,詞句的能指與所指本就是任意且武斷的,甚至連典範這辭也本不存在於社會科學當中,不是嗎?至於戲劇則是您的專長了,我只有學習的份,而能從您那得知許多有關戲劇的知識,實感幸甚!

新聞戲劇化的確就是從新聞的角度來看戲劇,而這戲劇很有可能僅指稱電視上的肥皂劇,一切都得留待學術定義的提出者,戲劇的多種表現方式,我認為沒有戲劇素養的新聞學者不一定知道,也不一定考慮得到.

傳統媒體和劣質媒體無法畫上等號,如我所強調的:思維上的傳統,而非平台上的傳統,才是受批判之處.而傳統思維之所以會成為傳統,是因為其壓抑了平台的潛能,也不對閱聽人的期待與批評作出回應.這在傳統平台上乃不能,而非不為也,如今在新平台上,乃不為,而非不能也.傳統思維之所以成為劣質,乃是因為跟不上時代,因為閱聽人與媒體之間的資訊及能力漸趨平等,不進則退而已.

冷熱媒介的劃分方式對我來說,其實真是個謎(網襪是冷,石斧是冷,尼克森是熱?),我試過利用參與程度,透露訊息的多寡等標準來分析,仍然難以了解透徹,所以在這一部分,恕我難以跟上,真是抱歉!

最後,我覺得戲劇的學問真是深奧,也感謝您願意告訴我這資訊,我這小輩將繼續誠心學習,向您虛心討教,也請您不吝賜教.

mandy:

看到這篇大概會覺得我很奇怪吧?!
因為我不知道你是誰
你也不知道我
只是在搜尋實習生時找到你的文章
感覺很資深 懂得很多
所以我實在很困惑
看你的描述你應該是傳播相關科系出身的
所以理所當然到很多單位實習過
但是有沒有不是本科系卻可以實習的機會
能夠真正接觸這個領域
大概只有實習了吧 至少在我還沒畢業前
不曉得為什麼我找不到管道可以讓我問問
我也很好奇 大家是怎麼進到這個領域
難道都是相關科系的嗎?

我只是想在2年後畢業能至少有個方向
也許像個小毛頭亂闖 但至少有個方向
沒經驗沒底子就沒機會嗎?

Portnoy:

to mandy:
一點也不奇怪...網路上誰知道誰是誰了^^?

從你的文中我歸納出:
1. 你大學還沒畢業
2. 未來想進入傳播業界

你的問題是:
1. 傳播業界的都是什麼背景的人?
2. 沒有相關經驗無法進傳播業界嗎?

是這樣嗎?如果是的話,其實我的建議是不用太操心沒辦法進傳播業界,要操心的應該是待不待的住....真的...

至於傳播業界幅員遼闊,想要進哪一種媒體或是哪一間公司就有待你自己去找相關資料深入瞭解囉!

mandy:

其實不完全是
主要問題是
機會!管道!如何尋?
你說的是我疑惑的條件
好像相關科系出身的才有機會在相關領域活動
我的話 不是傳播科系的
聽說好像很難能接觸、進入
沒經驗也沒底子囉
不是嗎?
你說的實習生制度
大概也是提供給那些在相關科系但尚未畢業的學生
可大部分公司都不愛用實習生
何況是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科系
依你說的

可難道真的沒辦法?
門外漢終究只能當門外漢?
難道沒有一些方法管道可以讓我去接觸?
讀什麼科系就做什麼工作
沒道理是吧?!
所以才疑問
才煩惱>__

Portnoy:

辦法其實多得是喔!

主動去問一定有,很多媒體也有不少暑期打工的機會,而且科系並不是他們考量的重點。或著,如果你真的有興趣,也可以去別的科系或學校修相關課程,一樣能有實習機會!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July 17, 2005 6:41 PM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青年?

下一篇文章是 獵人龍捲風?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