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很能體會宇青的感受 | Main | 只是還沒罵到而已 »

[轉貼]恐公共症候群

[轉貼]恐公共症候群

李明璁

耶誕節才剛過,政策跳票記錄又多了一筆。廣電法規定今天是黨政軍全面退出媒體的最後期限,不過早在上週「無線電視事業公股處理條例」草案朝野協商破裂之後,政客們就互相推諉(其實是共同默許了)這項改革承諾的失落。說來諷刺,就像「軍訓教官退出大學」這個遠古時代的學運訴求,到現在民進黨已執政五年半卻從未被提出落實;另一個為過去這些「黨外人士」念茲在茲的「黨政軍退出媒體」,如今竟也成了一個自打嘴巴的虛無口號。

為什麼這個看起來幾乎沒有人會反對的政策落實,拖了這麼久,卻終究無法如遲來的耶誕禮物送到我們手中?關鍵在於:對「黨政軍退出無線四台之後,誰來、以及如何接手?」的問題,執政當局的思考相當錯亂。簡單說,朝野與民間團體早先達成的政治默契大致是:中視,國民黨自行決定轉賣給誰;民視,民進黨主席候選人「蔡董」的持股應會放手;台視,全面釋股而私有化;至於華視,由政府撥付預算買回民股,使之百分之百「公共電視化」。前三項目前看來問題不大,但有關華視公共化的承諾,新聞局卻翻臉不認帳。

民進黨政府敢不顧譏諷而不願讓華視公共化,是因為早已不再有任何左傾理想的它,認為「媒體私有化」也算是達成「黨政軍退出媒體」的主張呢?抑或,更陰謀論一點來看,是因為它也學會了過去國民黨對媒體上下其手的伎倆,以至於如今捨不得放下操控所帶來的權力快感?身為一個論理的學者而非爆料的立委,我並不想直接為執政者扣上任何帽子,但必須指出,上述兩種推測,其實還有其進一步值得我們思考之處。

首先,講到「私有化」(或者比較好聽的「民營化」),其實對不分藍綠各主要政黨的人來說,就像一劑莫名所以的安心劑(甚至將之視為傳統國營事業的壯陽藥)。在野的,沿用過去自身執政如何鉅細靡遺控制媒體的思考邏輯,恐懼「公共化」之後,會讓民進黨政府假公濟私利用媒體。在朝的,則擔心「公共化」所需的預算撥付會拖累財政,排擠到其他較浮夸可見的建設支出。於是,在這種基於政黨利益考量的「恐公共症候群」中,諸如「釋出股權給民間(企業),讓市場機制來決定媒體方向」的主張,就諷刺地成了唯一選項,而犧牲了「以公共媒體作為突破當前台灣商業媒體亂象之可能機制」的遠見。

再者,由於泛藍勢力在文化資本的佔有、以及文化霸權的主導上,並沒有因政黨輪替而明顯遞減。這使得許多泛綠支持者,仍有一種「媒體被害意識」所驅使的策略思考:為對抗藍營仍潛在各媒體的龐大影響力,所以綠營需要有其自身的媒體以為反制。這一套對媒體改革的雙重標準,或許能讓經常引發爭議的姚文智和江霞等人覺得理直氣壯,卻更令人擔憂:如此落人口實,豈不對媒體公共化之訴求造成損傷。

黨政軍無法在今年耶誕節完全退出媒體,已經引起許多專家學者與民間社團的批判,所以說不定在這個立法院會期結束前,兩黨會惺惺作態地拿協商結果當新年禮物送我們。如果我們所要的「媒體公共化」,是希望從國家控制與市場放任的兩極之間,尋求一個由公民社會大眾參與、監督和共享的媒體平台。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請睜大眼睛,看著:那些宰制力量都退出了嗎?而誰又接手了呢?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December 26, 2005 3:05 PM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我很能體會宇青的感受

下一篇文章是 只是還沒罵到而已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