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會了,驃叔 | Main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

聯合報欺人太甚!

聯合報欺人太甚!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我們的質報從來不認錯,就算他們自知有錯,而偷偷把圖片標題改掉。

我們的質報實在太膽小、太懦弱了;他們怕認錯了以後,讀者就會知道他們錯了,然後就不信任他們,最後就不看他們。

我們的質報實在太勇敢、太堅強了;他們竟然有辦法在面對受害者的時候,講出完全毫無邏輯的三段論法:「你們找錯人了!」「其他媒體和我們一樣爛!」「我們愛你們!」

我們的質報實在欺人太甚!


報導遭抗議 聯合報聲明:未逾越專業規範

中央社 2006-02-23 21:47

(中央社記者羅廣仁台北二十三日電)康復之友聯盟、智障者家長總會及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今天抗議聯合報報導台北市氣爆案以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 過度渲染及污名化精神病患者,聯合報晚間發表聲明,強調聯合報相關報導,是為善盡媒體告知的責任,並未逾越新聞專業規範。

聯合報認為部分團體的指摘,未能反映具體情況,但聯合報願與各界共同傾聽研究。

聯合報說明,日前台北市氣爆意外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都是涉及公共安全的事件,廣受社會矚目,各媒體普遍報導,聯合報的相關報導,是為善盡媒體告知的責任,並未逾越新聞專業規範,也與其他媒體的報導並無顯著差異

聯合報在聲明中指出,聯合報長期關懷社會弱勢,以去年為例,曾在四月及十月先後三次以全版報導樂生療養院遷移問題及北市醫松德院區「又一村」中的青少年精神病患。聯合報強調,未來仍將持續關注弱勢族群,發揮媒體作為社會公器的功能。

延伸閱讀:
又見大媒體歧視弱勢 精神障礙家屬至聯合報抗議
 [立報]媒體講不聽 心障者登門抗議
污名與道歉

Comments (8)

昨天協商時,街
聯合報的代表一直強調這是個公安問題
莫名其妙,公安問題就可以侵犯人權嗎?
報導錯誤、未審先判難道不又造成另一次公共安全的問題嗎?

讚!
這一篇已經推到google蒐尋的第一頁了!

joe:

其實發起串連的那篇照Google運算邏輯應該在更前面才對!
應該是被擋掉了!

Portnoy:

應該是把我那篇當成spam了...

kissmyass:

啥鳥龜的,看清楚聯合報的圖說標題再說,明明聯合報寫的是「又是精神疾病惹的禍」,你這隻鳥龜硬要把「疾病」故意改成「病患」,把純粹單純的「精神疾病」硬扯是污名化「精神病患」,我看你只是沽名釣譽假裝為病患喉舌的假道學的傢伙罷了。

若照你的推論,今天報紙標題用「又是霍亂惹的禍」、「又是流感惹的禍」,那霍亂病患、流感病患都被污名化了嗎?不就是“病名“罷了,明明就是指精神疾病未能妥善控管,才造成社會潛在危機,這推論很正確無異議吧,有問題的我看是你的腦袋。

再者,若今天,把禽流感的照片,下了「又是禽流感惹的禍」,你該不會去狀告“保護動物協會“,說聯合報污名化禽鳥類,雞和鴿子沒臉活下去了嗎!?這種無聊的立論,加上刻意加字錯置內容,誤導事實的鳥推論,你該小心的是聯合報反告,而不是到處宣傳這個鬼扯的指控吧。

Portnoy:

您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

您指正的對!我打錯字了,但是這不能當作藉口,所以我在此先向您以及大家道歉,並且馬上訂正(保留錯誤以供查證)。

至於您說:「若照你的推論,今天報紙標題用「又是霍亂惹的禍」、「又是流感惹的禍」,那霍亂病患、流感病患都被污名化了嗎?」

對,我就是這樣認為的。如果在事件尚未釐清之前,媒體就把他人受到的傷害歸罪在特定疾病之上,而疾病又直接牽連到特定患者之上,那麼這就是對疾病患者的污名化。而精神疾病更一直在台灣受到另類看待,精神病患更是被歧視的弱勢中的弱勢,都還沒有能和霍亂或流感一樣獲得人們正確的看待...回頭看看 SARS,當時的患者也受到了類似的歧視,但是SARS是全世界的突發緊急事件,其實可以理解這種恐慌,但是精神病早已存在許久,卻依然獲得這種待遇。

至於您說:「不就是“病名“罷了,明明就是指精神疾病未能妥善控管,才造成社會潛在危機,這推論很正確無異議吧,有問題的我看是你的腦袋。」

您談到核心了,問題就在於為甚麼媒體要把這件事情框架成精神疾病未能妥善控管,而造成社會危機呢?我們要爭的也就是這點,因為絕大多數的精神病患都正常的生活在社區之內,他們的精神疾病都受到妥善控制,所謂潛在的危機根本遠小於被「正常人」攻擊的危機可能性,但是精神疾病卻要被框架出來,警告所有人。所以我無法同意你的推論,您的這種推論正是我們抗議的標的。

至於您認為我頭腦有問題與否,我可以直接和你說,我頭腦是有問題的,不然也不會熬夜待在電腦前面,一直期待別人加入聲援了。(可能是強迫症吧)

至於最後一段:「若今天,把禽流感的照片,下了「又是禽流感惹的禍」,你該不會去狀告“保護動物協會“,說聯合報污名化禽鳥類,雞和鴿子沒臉活下去了嗎!?」

如果那篇照片是人類得到禽流感,而害其他人感染,卻把禽流感的問題歸罪在第一個患者之上,那我絕對會抗議。

如果是禽鳥得到禽流感,而害其他人感染,那我只能為這些動物哀悼,因為我知道禽鳥只有被撲殺的命運,沒有抗辯的機會。

我不會擔心聯合報告我的,如果要告早就告了,而且如果真的告了,或許是好事一樁,因為其他媒體大概會比較有興趣了。

不管怎樣,雖然立場不同,見解不同,但是您還是第一個提醒我筆誤的朋友,代表您看的最仔細,感謝你!

最後回到您的第一段:「我看你只是沽名釣譽假裝為病患喉舌的假道學的傢伙罷了」

我是啊!23那天的抗議我因為覺得台北太遠、臉上青春痘太大顆這種理由而沒去參加,這樣的我當然是沽名釣譽,假裝為病患喉舌啊,而且又假道學啊!我完全承認!

roger:

我是從香港來的,支持你們反對聯合報抺黑精神病患者.

caevin:

聯合報的偏頗又一篇:
http://tw.myblog.yahoo.com/caevinlee/article?mid=2045&prev=-1&next=2041
聯合報的素質正在急速低落中,
我想以後大概不會再看一眼這個媒體了,
這種感覺我也不會吝於告訴我的親戚朋友!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February 24, 2006 12:26 PM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再會了,驃叔

下一篇文章是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