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錫瑋,三天期限到了,你給我的回答就這樣? | Main | [推薦]GVO中文聯播 »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如果說我上次是憤怒的話...這次,我感到的是痛苦。

其實我和自己說過,除了媒體,這個我關心的議題之外的事情,盡量少碰。因為其他的事我多半不懂,我更不想要因此茫然地選邊站,然後站錯邊。

我對什麼文化歷史的,其實也沒有研究,我也曾經表明,我這個人歷史感很薄弱,與其讓文化歷史束縛我,我選擇乾脆不碰。

也就是說,我還蠻在意自己的網路形象的,一方面是因為我不希望相信我的讀者朋友們被我錯誤的選擇誤導,而且我希望我的blog可以盡量維持議題焦點的集中。

另一方面,我擔心我自己要是做了錯誤的選擇,我會害得所有人失去對我的信任。

我和樂生療養院的漢生病友,以及樂生聯盟的成員都不認識,也沒有關係;我在網路上常常聽見、看見「樂生」,但是我過去選擇忽略,選擇「假裝沒看見」,因為「樂生」和我的關係實在太遠太遠了,我知道他們的訴求,我知道台北縣要蓋捷運,但是我不知道誰說得對,或著,我不知道為什麼事情必須鬧到這個地步,必須要有個大學生組成的「聯盟」出來和副總統、台北市長、以及前後兩任的台北縣長對著幹?當真沒有辦法想個兩方都能接受的條件嗎?到底是誰在固執己見?我不知道,我不懂,所以我忽視。

直到三天前,我還是不懂,我還在忽視。我重複刷新著bloglines,準備睡了,恰好看見我敬佩的munch在他部落格上寫了一篇文章,標題又有樂生又有7-11,我本來因為想睡了打算要跳過,但反倒是7-11引起我的興趣,所以我還是點進去看了。

看到一半我還看的有點模糊,因為munch這篇寫法我不太習慣。直到我看到結尾,點進去那天殺的感人照片......

我整個心都涼了。

如果那時候我手邊有核彈按鈕,可以毀滅這個世界,我應該會按下去。



但是我沒有(還好沒有),我有的只是鍵盤按鍵跟滑鼠,所以我到了台北縣政府的網站,可是當我看見網站佈置得如此陽光活力、又是衝浪海鷗又是香蕉船的,真的很想吐!真的很想關上螢幕睡我的覺去!因為我不是駭客,我沒有辦法駭進台北縣的網站把佈景統統換掉。

我點進了縣長信箱,我只想謾罵,我只想發洩情緒,我不想遵守什麼他X的注意事項!!!...我忍了下來。

我附上了munch的文章和照片,請周縣長三天之內出面道歉。我只寫了三行,因為如果我寫超過三行,剩下的都會是問候周錫瑋他親人的話,既然大家都知道這種政客看都不會看縣長信箱,最多是個小助理在處理,我也懶得寫了。

所以我把munch的文章推上了oui-news、摘了幾篇文章到hemidemimyshare,然後用剩下的力氣,簡單地寫了這篇網摘文...

我還是不瞭解樂生,比起持續關注、不斷努力的第一線參與者來說,我根本不懂;我不是文史工作者,至於什麼捷運線路問題...我怎麼可能懂?但是我不想再蒙上眼睛,以為自己看不見,摀住耳朵,以為自己聽不到...因為我已經看見了,我已經聽到了...我已經看見了,我已經聽到了!

比起我對樂生的不瞭解,我更不懂周錫瑋怎麼可以用藉口逃避與漢生病友對話,怎麼可以派一個下屬隨便來講幾句話,然後開始叫警察對一群病患和大學生動手?這些警察下手之重、之無情...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munch已經幫我說完了。

關於樂生,我只是個局外人,最多只算是個剛入門者,如果要發起什麼行動,也該由樂生聯盟來策劃,以免我隨便動作影響他們的計畫。而且,什麼串連、連署、google bomb的...都要拜託很多很多人...才能達到效果...我不想拜託了,因為我不知道那個有血性的人可以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在台灣而繼續選擇悶聲不吭。

所以如果要有後續行動,那我也會是配合樂生聯盟行動。但是,我還是要拜託大家一件事:

如果你和我或是munch有類似的感受,你可以和我一樣,去周錫瑋的縣長信箱,寄封信給他,寄幾封都好,越多越好。告訴他,你怎麼想,你看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極有可能,你會跟我一樣,在三天之後收到保民課回給你的一封冷冰冰的信、或許他們會警告你....或許他們根本不會理你。

寄個一萬封給他吧!...至於下一步該怎麼作,我沒想過,但我知道我們還有很多下一步可以作,因為敵營不只周錫瑋一隻

我在此不打算提供一個標準信件範本讓大家複製貼上,因為我說過了,我寫不出來,我沒辦法對著周錫瑋這個...寫出任何可以當作範本的東西...我自己已經寄了兩封很不理性的信過去了。如果有人願意提供,當然很好。

附帶的這張圖片是中國大陸為了2008年奧運派出的強行拆除民宅大隊的照片,如果台灣人自甘墮落,讓樂生被強行拆除,那麼民不民主、公不公民,都不重要了....




and...
Life around the Corner:你可以為樂生院做什麼?

Pesty’s Articles » 抗議的權利該被保障 - 看樂生 7-11 抗議現場
人行道 | sideway: 樂生
Wind的學生事件筆記簿:一部短片勝過千言萬語
迷幻機器:〈緊急串連〉國家機器強力動作,趕快串連挺樂生!
廢業青年日記: 二○○六年七月十八日
廢業青年日記: [轉載]地貌改造的新價值觀
Jas9 Taipei.: 有腦不會用

Comments (28)

CGS:

冷靜一點 ,或許你會找到讓雙方都能平衡的那條出路 ,網路個人媒體受到的關注還是比不上一般的大眾媒體的 .

退一步想 ,把事情解決才是重點 .

關於樂生的決策,我認為沒有絕對的對錯。但連表達抗議的學生與老人也不寬容,這顯示台灣正在往某種型態的警察國家倒退。從馬英九的台北市政府對 The Wall 的連續干擾(以及之前反戰遊行被小題大作地對待),周錫瑋的台北縣政府對烏來義勇軍紀念碑的剷除與對樂生抗議活動的強硬鎮壓,連媒體與知識份子最密集的台北也發生這種事情,我覺得這是一種社會的倒退。

這種警察國家不會殺你砍你,頂多只是用些輕罪干擾判個易科罰金的小罪,或讓你很難在合法的範圍下做你本來在民主社會就有權力做的事情,然後還會用公權力以及透過媒體煽動的所謂民意鎮壓你,讓人們感受到自己的無力與無能。

The Wall 的生存權以及樂生的抗議權,才是我們最應該重視的民主自由社會的基礎。

cehraidc:

對對對,就是警察國家啦,真是民主的倒退~~

Wind:

需要Google Bomb嗎?
搜尋打壓新聞自由第一名還是鴻海呦

幹吧幹吧。敵營真的不只周錫偉啊。北市捷運局、文化局、文建會、前台北縣長轄下行政院、副總統...

到時候民工大隊開到樂生面前的時候,我是肯定要去的。

嗯,反對公權暴力,跟樂生的for or against,是可以也應該分開探討的。

其實看近來台北市政府對待異議者的強硬態度,很難讓人不感覺到這是壓制另類全球化聲音的外圍行動。就好像是要表現給揹一大袋金錢的自由市場看,我們這裡是pro-market的唷,我們會把這些賺錢路上的大石頭搬開,請你們趕快來投資吧。

而那些穿西裝打領帶,明明就壓迫著某一群人,或縱容某種不義的人,卻還一副優雅姿態。這是最讓人憤怒的。如何反應,的確是高身的藝術。就如在球場上辱人家庭,結果還幾乎一副受害者的樣子,再這個偽善世界,就只會各打五十大板,然後彷彿雲淡風清...

yaer:

我一邊寄信, 一邊懷疑他究竟會不會看到.
然後想: 恩 應該是不會.

可是, 如果他不會看到的話, 那要那個信箱幹麻?
不是叫作"寫信給縣長"嗎? 又不是寫信給縣長助理

如果只是請助理按照信件的"事件地區"跟"主題"去分發給下面的單位替他回應, 那到底是我太天真, 還是這些政客太假惺惺..

Portnoy:

Roach與Trust把我的意思用很簡單明瞭的話表達了出來:不管你怎麼看樂生,希望這件事該怎麼結束,都沒有關係,因為我也不知道。重點是:我們不能容忍政府這種蠻橫行為!這跟六四天安門有什麼差別?而我們還在容忍?!

有集盟在從法制面要改變集會遊行法,這我知道,我也支持,但是這不代表我可以接受台北縣政府說他們依法驅離是合法行為。

網路上的各種抗議或是連署罷免或是串連都好,也很需要,所以請大家就放手去做吧,告訴我一聲,我絕對支持到底。但是這次我決定要離開電腦桌前了:如果周錫瑋七天內不出面道歉,我就要採取實際的激烈動作了--矯枉必須過正…

還是要請你冷靜。雖然,我也很生氣、很生氣。

不過,如果真要擋推土機,我建議我們可以順便在樂生院門口辦龜趣來嘻的第一回站聚。

不好意思,请问,上面那张,大陆拆房子的大队人马的照片的出处?

Portnoy:

今天中國時報針對集會遊行法有不少報導:

反集遊人士的說法:
民進黨街頭起家 現在掃蕩街頭
綠色恐怖? 社運學子怕吃官司
簡錫堦:人民就是「核子彈」

警方的說法:
警方:集遊未申請 即可驅散

行政院的...有說等於沒說法:
社運界指蘇揆兇狠取締遊行?政院:惡意曲解

集遊法當然要修要改,但是台灣有兩個階級的人不受到集遊法限制:一個是政客,另一個是記者。

想當政客要花很多很多很多錢,說很多很多很多謊,幹很多很多壞事,這對我來說有一點難度...

但是在台灣要當記者非常容易,而事實上所有的部落客都同時具有公民記者的潛能,所以這就是我要切入的方式。

有興趣的人,請到skype找我(請見邊欄)。

Portnoy:

to 綿羊:
圖片點進去就可以看見說明囉!
(你那兒的統獨辯論也很精彩。)

我真的很想參加龜趣來嘻站聚,我要看看 Portnoy是不是跟智邦網摘頭像一樣。

其實是要說,你真的應該要冷靜下來,想想未來守護樂生的鬥爭路還很長……

困居一隅,只能用串連聲援大家~

加油!

Wind:

如果Google Bomb用「無恥政客周錫瑋」指向這篇
http://sdkfz251.blogspot.com/2006/07/blog-post_19.html
應該有不錯的效果

Taisan:

無聊的漫罵 目的何在?

拖了這麼久的案子 最後還是只能泣訴!
政府提不出替代案 青年樂生聯盟?

已決定那麼久的案子 還想擋!
規劃時不反彈 現在才想反?

我感受到"弱勢" 但不同情"鬧事"

身為當地人的我 期待的是捷運
想遠離的是交通黑案期!
你們也許同情樂生
但施工期落後
交通危害期也就拉長
一條本來就塞到不行的路
唉..

反正 感覺就跟核四一樣無聊
浪費大家的納稅錢罷了

ps.縣長 沒投周2號

Portnoy:

to Taisan:
目的在於引出認為對無聊謾罵有興趣的讀者。

「拖了這麼久的案子 最後還是只能泣訴!
政府提不出替代案 青年樂生聯盟?」

看不太懂這一段...

「已決定那麼久的案子 還想擋!
規劃時不反彈 現在才想反?」

決定再久,想擋就是可以擋。規劃時當然也反,不過那時官方說得很樂觀,態度很和藹,談判空間很大...您對幾十個樂生居民的期望還挺高的。後期更多人關心了,官方強硬了,蠻橫了,當然要反,要徹底的反。

「我感受到"弱勢" 但不同情"鬧事"」

您怎麼判斷鬧事?求生存是鬧事?維護正義是鬧事?這樣看來台北縣地方政府官商勾結絕對是好事一樁了。

「身為當地人的我 期待的是捷運
想遠離的是交通黑案期!
你們也許同情樂生
但施工期落後
交通危害期也就拉長
一條本來就塞到不行的路
唉..」

說得對,這的確是「交通黑案」,我們所有人都不樂見,但它正在發生,而事實上,施工期落後跟樂生一點關係都沒有,您知道嗎?腦袋塞住的問題遠比路塞住來的大。

「反正 感覺就跟核四一樣無聊
浪費大家的納稅錢罷了」

是啊,我贊成,所以一起監督這樁官商勾結的捷運線吧!

「ps.縣長 沒投周2號」

我連台北縣民的身份都沒有,所以您比我更有資格、也更有義務去監督台北縣政府草菅人命、侵犯人權的行徑。

K:

我們的社會何時產生這股風氣:只要方便利益,便可忽視邊緣異己者
過去這些病人因為社會排斥的眼光,便形成自己的小社區
而現在又因為政府打著這樣口號:捷運便民,要強制拆除樂生療養院
把這些過去就被忽略的痲瘋病患,現在又當成垃圾般要丟入他們所謂的醫院
這等矛盾與痛苦,怎能用以上哪些文字,便把那些樂生院民及爲他們爭取權益的團體全部打壓


政府掌權者將自我利益,偽裝成全民利益的功夫做得可真好


人類應該就是這樣
只要可以方便,便可忽視一切的除魅化心態

如同將雪山隧道偽裝成可以方便往來台北宜蘭的快捷道路
卻是對自然生態的嚴重破壞
我們這些健康正常的人們,在享受這麼多科技理性還是啥狗屎現代生活之餘
卻已經忽略了,我們便利的生活濕是建築在破壞與忽略他者,這些自私的心態之上

到底誰最真正自私?


我們這些可以坐在家中享受冷氣上網打B睡得安穩的正常健康者

因為我們不是那些被壓迫的異已,被破壞的自然生態

我們沒有經驗先於理論,所以一切的言談都是自打嘴巴

但我只知道,一切看似舒適的生活都是這樣不安心

news:

幫忙連署吧!
http://www.wretch.cc/blog/happylosheng&article_id=4297376

726下午一點國民黨部(八德路二段232號)前面的「反暴力迫遷,護樂生人權」包圍國民黨緊急行動!也邀請你來參加。

Portnoy:

to K:
推最後一句!

to news:
I'll be there~

NAPOLEAN:

Mayor Chou,

請您發點慈悲心, "眾善奉行,諸惡莫做".

大學同學以您為榮,也以您為恥辱!

NAPOLEAN:

Mayor Chou,

請您發點慈悲心, "眾善奉行,諸惡莫做".

大學同學以您為榮,也以您為恥辱!

NAPOLEAN:

Mayor Chou,

請您發點慈悲心, "眾善奉行,諸惡莫做".

大學同學以您為榮,也以您為恥辱!

Portnoy:

您是周錫瑋大學同學?

stephen:

你们所附的照片根本就不是大陆的,什么2008年北京强拆警察,照片的人长相和军装就不大陆的,一看就是越南和缅甸等地方的。不要把大陆说得那么黑暗,我现在生活得很好,经济也在发展。去你该死的民主吧,看你的标题就知道你的素质。天天游行、骂别人你就有民主了,在立法院里打架就有民主了。大陆人民喜欢有秩序的社会,我们的政府不向你们说的那么黑暗,看看你们这些民进党人士08年丢政权吧,根本就不知道去改善人民的生活,闭关自首。

OOO:

有秩序的社會?
你不知道內地消息怎麼封鎖的?
好呀、集權很好,民主吃屎?
因為你住的地區好所以用不到民主,
其他地區呢?你有去想過認識過嗎?
他們連一點機會也爭取不著。

笑看人生:

版主說:如果那時候我手邊有核彈按鈕,可以毀滅這個世界,我應該會按下去。
瘋子說:如果那時候我手邊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可以搶銀行不被抓,我應該會穿上去。
我說:兩個"$¤¢£‰§№"....無言

路人甲:

大陸軍照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lookoo/180529000/

拍攝者說明:
On 7 April 2006, the Forceful Removal Team rushed into Yangfang Village, Hua Xiang,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heir mission was to distroy a building owned by a villager whose name is Wang Yanrong.

图片说明:4月7日,北京市丰台区花乡羊坊村工作人员带着大批联防队员前往下一个点拆除违章建筑。当天,羊坊村村民王艳荣家100多平方米的花棚被当做违章建筑强制推翻,而花乡2008奥运办公室工作人员则表示,清除违建主要针对在承包地上建房出租行为,盖花棚不涉及土地使用性质改变,应协商解决。

上面那個對岸的人發言幾乎是全大陸的觀念,每每看到台灣的政治消息都是這種態度。(在日本那邊的留言,這種思想暴力的言論多不勝數)
似乎認為將台灣貶低,台灣人就會認同自己是MADE 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華人民共和國)。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6年7月15日 04:57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周錫瑋,三天期限到了,你給我的回答就這樣?

下一篇文章是 [推薦]GVO中文聯播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