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6,我和你們在一起 | Main | 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報導收集 »

726記實

726記實

我搭上早上八點二十的日統客運從嘉義民雄前往台北,我背著筆記型電腦包,身穿黑色海虎戰袍[背後有「戰你娘親」四個大字],短褲拖鞋。

12點半,我飢腸轆轆,到了冷冷清清的國民黨八德大樓黨部門口。門口左右各站著一名警察,左右環伺著。許多台SNG車也在隔壁的中央日報大樓旁待命。我走過八德大樓,看見前方人行道上許多年輕人聚在一塊,我猜大概就是樂生聯盟的朋友們吧,不過我並沒有上前去打招呼,因為我注意到對街有兩台警用巴士,我跨過了馬路,開始對著這兩台巴士照啊照的,裡頭坐滿了的警察儘管見我如此,也沒有什麼反應。

我回到國民黨部前,坐在人行道上的矮圓柱上等著,等時候來臨。幾個年輕人開始在國民黨部前來來回回,好像在看地形。一名老伯伯坐在我隔壁的矮圓柱上,他看起來身體健康,手足完整,不像是樂生的阿伯,但他也一直跟樂生聯盟的年輕人聊天,大概是來聲援的(的確是)。

時候到了,人也越聚越多,大概七八十個人,拿著各式道具、文宣、海報,走到國民黨部前,這時原本坐在警車上的數十名警察也下了車,過了馬路,集結在國民黨部大門前,配備著警用盾牌,有的則拿著警棍,長短不一。

一位警察長官一直與樂生聯盟的領導者溝通,希望他們下次再來,回去申請集會遊行,警察會盡量給樂生聯盟方便,但是活動勢在必行,於是雙方大致同意互相留點空間,讓抗議用最快的速度結束,當然,也得國民黨的馬英九馬主席能趕快下來答應簽署連署書,承諾不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才行。

活動即將開始,抗議人士先排好陣型,幾個年輕人手拿各式標語文宣海報布條,面對著被警察擋住的國民黨部門口。領導人用麥克風說:等一下樂生的幾位阿公阿嬤過來,活動就正式開始。這時抗議民眾與警察盾牌之間的距離是3公尺。

樂生的阿公阿嬤很快的到了,他們站在最前面,站著對他們大多數的人來說,已經是種酷刑,樂生聯盟沒有準備椅子,只好跟八德大樓借,警察也允諾了。各家媒體攝影機也湧入搶畫面,這時候警察下令往前,盾牌跟阿公阿嬤的距離只剩下一層記者人牆擋著,開始互相推擠,抗議民眾只能稍微後退,因為再退下去就是大馬路了。我以為警察剛剛說要互相給一點空間,讓活動趕快開始趕快結束...我八成是見鬼了。

警察毫不相讓,阿公阿嬤索性脫下假腳,就坐在地上。過了十五分鐘,椅子還是沒有送到。又過了幾分鐘,就在發言人用麥克風再次向國民黨借椅子的時候,幾位大樓警衛剛好也拿著椅子下來。於是十幾位樂生的阿公阿嬤才有了座位,警察跟樂生聯盟也決定各自後退一步,留點位置讓他們能坐的比較舒服。

這時候活動才正式要開始,警察突然舉了第一次牌,警告抗議行為已經違法,要求現場民眾馬上離開。大家並未加以理會,發言人開始陳述今天來到國民黨部前抗議的緣由,就是多次的陳情抗議都無效之後,711更遭到北縣府拒絕承諾三大訴求,並以警力強行驅離抗議者,周錫瑋更在之後不斷放話,宣告一個月內不排除強行拆除樂生院,這不啻是最後通牒。

現場播放著711當天的畫面,各家媒體攝影機都拍了,但是會不會上...我猜是不會。接著台大劉可強教授與台灣人權會的代表陸續發言,表示樂生療養院的病友人權不容執政者忽視,說趕就趕,喊拆就拆。

樂生的幾位阿公阿嬤也輪流發言,我聽的不禁動容,不是因為他們的手足扭曲變形引我同情,而是因為他們言語中富有智慧,他們瞭解所有問題癥結,捍衛自己的人權,對於所有打擊樂生的謊言都能一一反駁,就連聯合國譴責台灣政府的公報內容都一清二楚,當然,這些資料應該都是樂生聯盟的年輕人提供的,但是真正拿來有力進行論述的是樂生的阿公阿嬤自己。

一位阿公說馬市長之前台北淹大水還說什麼哪裡的老樹很寶貴,請馬市長來看看樂生吧!到處都是七八十年以上樹齡的樹木,不看在人的份上,起碼也看在樹的份上。要把這些樹砍掉,馬主席會心痛死喔!

國民黨副秘書長還是什麼鬼的下來了,他講了很久,我聽了很久,一點重點都沒有,真是了得,敢情是受過專業的廢話訓練了。他一直重複希望達到四贏的局面,而第一贏就是樂生的各位阿公阿嬤,但是從頭到尾都不願意做出承諾,也不願意表示國民黨反對強制拆遷,最後一位阿公聽不下去了,直言「這種官話已經聽太多了」,於是這位什麼長的悻悻然地帶著陳情書離開了,離開前還說自己是第一次來跟樂生溝通,對情形不瞭解...我不懂那派他下來幹嘛的?

這位副秘書長講到一半,有人大喊台中市長胡志強來了,於是大家焦點馬上轉到他身上,我剛好在他旁邊,他本想快步通過,怎料被圍住,不過他的確是個見過場面的人,馬上沉穩地表示他瞭解這件事,他認為強制拆遷是不好的,但是地方政府有很多法令細節要考量,他是中常委也是地方首長,會幫忙傳達給周錫瑋跟馬英九,當發言人請他明確承諾他反對強制拆遷時,他狡猾地說:「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事實上他沒有說。

發言人接著宣佈要舉行一個儀式,象徵北市縣府替台灣弱勢人權送終:幾位年輕人抬著用白布蓋著的長箱狀物體(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棺材),配合鼓聲,緩步走向集會人士正中央。

警方舉了第二次牌,同時唸了幾個名字,大概是帶頭抗議的,說他們行為違法。之前那段期間警方並沒有其他舉動,只是依舊勸在場人士離開。我以記者身份穿梭自如,一下子繞到警察後方,聽他們論些什麼,一下子又能直接穿越盾牌圍陣,站在樂生這邊;有幾位警察問我是幹嘛的,我說「記者」,警察看了看名牌,就不管我了。

我聽到有警察說「這些人很煩」,我也聽到有警察說「不要擔心,我們是站在你們這邊的,不會趕你們」,不過絕大多數的警察,不管男女,都只是在作他們被交付的工作。

警察改而勸樂生的阿公阿嬤先離開,態度很禮貌,表示不希望看見阿公阿嬤被太陽曬中暑,但是也藉此小小威脅了阿公阿嬤:「不要害年輕人」。幾個阿公阿嬤心軟了,在攙扶之下站了起來,樂生的人還搞不清楚狀況,不知道阿公阿嬤怎會起身要離開,稍微溝通了一下之後,於是先讓阿公阿嬤到後面稀疏的樹蔭下休息。集會發言人這時候宣佈活動結束,但靜坐將持續到下午五點,如果國民黨繼續沒有回應,不排除絕食抗議。

一位大鬍子叔叔拿起麥克風告訴大家,中正紀念堂前的黎姓大學生已經昏倒送醫。他也舉中國六四天安門的例子,說只要人民持續下去,就算趙紫陽這個階級的人都來廣場跟人民見面,但是國民黨卻派狗來見人。

後來就沒有再見到發言人了,聽說被警方釘上了,所以幾位帶頭說話的人都先離開了。警方派出很多蒐證人員持DV不斷拍攝,我們也反拍回去,事實上,這真是場媒體戰,主流電子媒體派出的機器反而顯得勢弱了,人手一台的DV,DC,照相手機讓現場到處是你拍我我拍你。

接著就是耐力賽了,從兩點快三點起,所有人就三三兩兩各自圍成一圈,坐在地上,大多數人看著樂生的紀錄片,其他人則間或談話或討論接下來的事情。第二次舉牌之後,警察也沒有其他動作,開始輪流扛盾牌,天氣很熱,不時有人替阿公阿嬤擦汗倒水,警察也輪流進大樓去吹吹冷氣,或是不斷喝水。

我的相機記憶卡出了狀況,讀取異常,於是我改用內建的小小記憶體。好在靜坐也不需要拍什麼。各台連線記者去了又來,來了又去,好似看熱鬧般,很沒有參與感...他們不是公民,只是記者...還好個個都長得不錯,不然看了會很煩。

北市捷運局某官員這時離開大樓,被大家發現,他拿著白色紙袋匆匆坐上車,來不及擋住他。樂生的阿嬤說:「啊依丟心虛啊!」

兩位學生跟兩位阿公阿嬤決定主動進去國民黨部送連署書給馬英九,但是被門口的警衛與員警攔阻,溝通不成,只好請警衛代為轉達。

我跑來跑去,有不少人盯著我的名牌看,不過大多是好奇,不是認識我。有兩個朋友倒是認出我來,一位是Dylan,另一位是dreamf。很高興能跟這兩位聊了不少,交了兩位好朋友。dreamf也寫了一篇公民報導

鄭村祺跟楊偉中都來到現場聲援,混亂中我還看見李全教快步走進大樓。我來黨部的途中也看見國民黨立委潘維剛走進微風廣場。Torrent拿著相機滿場飛舞,他照的相片在這。一位年輕人和我說聲「不好意思,借過」,就開始坐在右側牆邊靜坐絕食,過了不久,另一位同學加入了他的行列,儘管許多媒體攝影機對著他們直拍,他們依舊帶著口罩,上頭貼著的標誌,低著頭不發一語。

五點,現場開始騷動,因為警方開來兩台空的警用巴士,停在國民黨部前的大馬路上。「五點半」,時間確定了,再過半個小時警方就要採取一些「必要動作」,聽聞這個消息,大夥還是不為所動。五點半,警察宣佈將開始「柔性勸導」,並且不斷要求每個警察注意「服務態度」,警方沒有動用警棍等武器,而是派出男女警員圍住還坐在地上的人,並且開始推進。我擋在中間,拿著相機,想用記者身份緩和他們前進的速度,卻根本擋不住,差點被推倒。

警察先說:「好啦好啦!~你們的訴求已經達到了,我們也讓你們待在這裡很久了,可以解散啦!」許多人被推擠,不得不站起來,還是有些人坐在地上手勾著手不願起身,警察決定搬人。一位警官氣急敗壞地對拿著牌子的警員說:「馬上舉牌!」但是那位警員沒有舉牌,彷彿沒有聽見,警官又說了幾次,這位警員才把牌舉起來。

我相信這些警察並不願意這樣作,但是不可避免的,還是有群眾因此受傷了。即使只剩下三兩個人坐在地上,表示自己是自願坐在這裡,有什麼不行,犯什麼法?警察依舊不理會,拉住他們的手臂大力向上拉。有個拿著相機的年輕人擠到裡面,一下子被警察推擠出來,於是他大喊「我是記者」,但是對面的警官說:「那是學生仔啦!」依舊被擠到外頭。

「不是要柔性勸導嗎?」這是我的質疑,也是被硬拉起身而手臂受傷的人的怒吼。

樂生的阿公阿嬤本來決定配合離開,畢竟相較起來,北市警察的態度比北縣好太多了,但是看見警察又再次動手,彷彿要重演711,於是甩開攙扶,停下腳步,對著警員大罵:「要抓就來抓我啊!」「我八十幾歲了,吃牢飯住平房比住高樓大廈可能還舒服點!」「國民黨不如共產黨!」「五十年前國民黨對我們這樣作,五十年後國民黨還是一樣!」一位阿嬤說:「看上面,大樓上寫著共產黨,只有心裡沒鬼的人才看的見!」

於是警員鬆開了手,我們被驅趕到人行道上,擠在一起,我站在阿公旁邊,看著露出無奈神情的警察。另一位樂生的女發言人扯開嗓子對著所有人,當然也包括馬英九重複表達了今天來到這裡的目的,只是希望國民黨承諾不要強制拆遷,然後我們才可以坐下來談替代方案。請馬英九要有政治擔當,不要一直切割,置身事外。

最後,大家一起大聲地向國民黨部喊了口號:「反對強制拆遷!樂生全區保留!...」就準備散去。不過我擔心地上的垃圾煙蒂會被有心媒體拿來做文章,於是趕緊跟幾個人一起把垃圾煙蒂清一清。一位警員看我們在清垃圾,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說:「辛苦你們了!」我也回說「你們也辛苦了。」他說:「我們沒辦法,我們是要賺錢啊,你們不一樣,你們是作義務的!」

我聽了很辛酸,我很想回他:「你們領的是人民的錢,要保護我們,不是政客!」但是我沒有,因為體制不改,這只是空談,我無法說服一個警察起來革命,也無法要他抗命、放棄工作、不管家計...在政客之前,人民只是一沱屎,警察又何嘗不是被當作奴隸使喚?

我跟Torrent打了招呼,就走了。我從頭到尾沒有跟樂生聯盟的成員打照面,我對他們的行為有很高的敬意,但是也認為操作手法上不夠細緻,沒有完整規劃。樂生的朋友們走到隔壁又隔壁的大樓下廣場坐著,沒有離開的打算,我想他們應該還有下一步。


Comments (20)

題外話:我也是海虎迷。

就我昨天全程監看各家新聞台觀察的印象來說,這則新聞一直被K立委喝花酒/中正廟黎文正/親綠學者第二波/律師羅秉成/林志玲清涼照流出/等新聞淹沒。

辛苦Portnoy為我們留下這麼圖文並茂的紀錄了。

謝謝龜的詳盡紀實

配合圖片和文字

很令人動容

希望這件事

能讓政府還有人民有所行動

Portnoy:

to Roach:
要團購海虎帽嗎~~!!

to Wenli:
...我想被林志玲清涼照淹沒...當然,如果是被林志玲淹沒更好!

to 克里斯:
政府大概要行動了...準備拆房子去了...

peirne:

我幾乎看不到有關樂生的新聞,但是卻頻頻看到中正紀念堂抗議的畫面,同樣的要靜坐抗議,但中正紀年堂的那幾個人不會被強制驅離,你們卻遭到完全不同的待遇,真的是很強烈的對比...唉

話說當天下午一直盯著電視看
但就是死都沒有SNG連線 
到晚上才有與帥氣馬九談笑風生的會談 嘔
國民黨部被包圍也該是不小新聞
媒體全都擠在中正紀念堂
還有某家報導說周錫鮪魚肚有到那去探望黎姓學生
真狡猾


而抬棺最前方其中一人是我朋友
剛看照片看到XD

本來他預言說可能會打架喔
不過看來是沒有
北市警察可能真的比較"溫和"一些

人在怎樣的位置上,就似乎會怎樣
警察嘛,國家養的,有時也無奈
但還是無法認同國家打手警察的很多行為


話說那些阿公阿嬤真正說的好
但不知道時間依然能換取多少空間

另外 推戰你娘親


的確是被其他的新聞淹沒了
我等這新聞等好久~
新聞價值阿..孰重孰輕?

推~ 戰你娘親

Portnoy:

to peiren:
這個世界就是那麼有趣。

to karou99:
電子媒體的報導方式把馬英九塑造成一個寬容接納的執政者,但是在現場,我們看見的是政客的冷漠與虛偽...台灣主流媒體真的應該砍掉重練...

to sagbr:
新聞價值...已經變成新聞價格了.,,唉...

Portnoy:

真是太棒了!謝謝瓦礫

沒有媒體插手過度宣染這個活動,其實反而是件好事
不然就會像一些討論將黎同學抹上陰謀『色彩』和政客的『特別關注』

不過台灣媒體再繼續為了保全馬英九形象,而刻意漠視平衡報導的公正性,日後這些被塑造出來的假象,若讓這個冷漠與虛偽的政客成為一國之君,媒體要負最大責任!
(我不在現場我不敢肯定他的處理態度是否真是如此,借用Portnoy的話來形容)


推,戰你娘親!

cc:

馬英九 拒簽連署書
不以為然的溫文笑臉雖然沒有仰角45度的抬頭
卻完全藏不住傲慢的態度
他說
我說了就算數嘛 你們來陳情 就應該理性 彼此有互信 為什麼一定要我簽字 我們過去不是這樣搞學運的.....

誰知道馬英九過去是怎麼搞「學運」的?守法、講道理、相信官方代表......

學生運動最大的精神就是不相信既有的道理、秩序、價值、權威....,特別是不相信官方的話(口頭的承諾)

學生運動最大的價值就是無知(或不以現實知識為基礎)無畏挑戰既有道理、秩序、價值、權威....的絕對理想主義。理想也許空幻、不切實際,論述也許缺乏理論清晰、深度,沒有華麗而精緻的文藻修辭,沒有具體的策略與實踐理想的方案。

所以,照馬英九的邏輯,學運還有正確的搞法喔,而且必須是以馬英九的認知為標準,遵循照辦哩,所以哩,馬英九就儼然學運權威囉。這樣看來,如果搞學運沒能先熟讀馬英九的學運版本,那就違反了馬英九的學運權威,也就是不夠格的學運鬧劇。學運還有權威啊,這未免太扯了。是馬英九自己不懂學運精神與價值到底是什麼吧?怎麼好意思如此自以為是地嘲諷他眼底不懂學運的年輕一輩呢?

Portnoy:

to cc:
馬英九大概要開學運認證機構吧...

挖哩咧,看到馬英九這一句「我們過去不是這樣搞學運的.....」,頓時不知該捧腹大笑還是破口大罵無恥OTZ

推戰你娘親

推媒體砍掉重練

對了,說到媒體的惡行,中時的時論廣場726刊出台權會吳會長的〈我為什麼不連署715聲明?〉,最後整段呼籲715學者們記者會後到現場聲援樂生自救的段落,在中時刊出時全部不見。

完整原文來自茄苳樹窠,我把最後一段轉貼在下面(從中時刪減版的末段開始貼):


總之,本人拒絕連署,不是因為聲明文太激烈,而是因為聲明文太保守,漏洞太多。特
此聲明。

對發起「七一五聲明」的朋友,我還要提供一個即時資訊:現在周錫瑋已經悍然宣稱一
個月之內強制拆除樂生院了。你們覺得應該把這筆帳算在誰頭上?阿扁?馬英九?蘇貞
昌?就在昨天你們舉行記者會開始的同一時間,那些台灣社會最低層的漢生病患正在包
圍國民黨中央黨部。請你們結束之後,全部移師國民黨中央黨部聲援樂生院的阿公阿媽
吧。

這會使你們的訴求更有力,更有根基的。


Portnoy:

to anarch:
嗯,我有看見吳會長這篇...唉...

raenoll:

支持一个!Torrent这个名字取得不错,呵呵。

什麼戰你娘親
不要以為你們把民進黨常用的台語'幹你娘'改幾個字
我們就聽不出來,人民沒那麼好騙的
你們已經被看破手腳了,民進黨的工讀生!
是陳水騙派你們轉移弊案的吧!

Portnoy:

戰你娘親是香港海洋出版公司的海虎漫畫系列中,白愁老大的知名台詞,他被敵人控制失去記憶,成為戰鬥機器,親手殺了自己的親人,最後在他人捨身相助之下,回復了記憶。操控他的敵人還不知道,一直命令他「去戰啊」!於是白愁緩緩抬起頭來,說了這句著名台詞。不知道這樣解釋夠清楚嗎?如果不夠清楚,各大漫畫出租店應該都有的租喔~

至於被你們(好像很多人...?)看破手腳,我真的好害怕喔,我決定趕快去醫院把手腳補回來。

民進黨的工讀生...太好了,除了背叛台灣的外省豬之後我又多了新的頭銜,我新版的名片會記得印上去的。

陳水騙?沒錯!竟然被你發現了!就是陳水騙,也就是賭神高進的大弟子賭俠陳小刀的女兒,就是她派我來的!

柳春春阿忠:

那位倉皇離開的中年官員被認出來是捷運局北工處的官員。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6年7月27日 17:18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726,我和你們在一起

下一篇文章是 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報導收集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