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9 - 2006/10/25] 鄉愁何來 | Main | After 2006Cnbloggercon »

媒體,亂談(繼續)

媒體,亂談(繼續)

對媒體觀察者不爽的人太多了,不過對媒體觀察者最不爽的絕對是媒體觀察者自己,這點我想很多人應該和我有相同的感覺...

1. 再解釋一下:為什麼媒體跟廣告主以為有人看呢?因為閱聽率的調查是有瑕疵的,而這個瑕疵的結構被層層維護著,像是個一戳即破的泡泡,尤其在台灣。原因有三,第一,壟斷、第二,資料不透明,第三,沒有質性資訊(亦即除了看與不看之外的喜好厭惡認同反對...),您千萬不要低估這些廣告主跟廣告公司的愚蠢。所以這個數字跟民眾力量沒有關係,所以也不存在您說的本質了。另外,我發現您很常提到「本質」,但是很多東西並沒有這麼簡單的本質存在,這點是我要先提出來的。

我如果對媒體有期望,那是因為我認為我知道怎麼去達成這些期望,而不是想像這些期望應該要存在。就社會學的角度來說,社會上必須要有所謂的惡,而事實上也沒有什麼是永久的善或永久的惡(需要舉例嗎?),所以其實您認為的「諸善奉行,諸惡不為」這種期望或原則依舊屬於某種想像,我並沒有打算否定,只是想像歸想像。

您把媒體獨立出來而不考慮其運作組織,讓我有點混淆,因為沒有獨立存在的媒體;如果您要這樣談,那應該是從媒體的廣義角度吧,也就是殷尼斯的論法:世上萬物皆媒體。但是即使如此,殷尼斯也不認為媒體只是視窗,而是具有空間偏向、時間偏向,足以影響歷史進程的重要關鍵。您認為閱聽者要的是新聞品質,那什麼是新聞品質呢?客觀中立?刺激有趣?血腥暴力?又或者您為何認為閱聽者要的只是新聞品質呢?使用與滿足理論雖然我不太喜歡,但是起碼也揭露了最簡單的一個事實,那就是閱聽人選擇與使用媒體的理由跟得到的滿足千奇百怪,就如同有人看新聞是為了得到資訊,有人是看好玩的,有人是看笑話的,有人是為了媒體監督,有人是為了喜歡的主播,有人是為了打發時間,有人是為了尋找跟社會互動的話題,有人是忘了關電視...而您又以為商業媒體只能從廣告主跟閱聽人兩方獲利,卻又忽略了新聞媒體作為社會輿論建構者的多向性功能跟新聞媒體企業的多角化,也難怪您會問「為什麼媒體變成這樣了」,因為媒體獲利的方式不是只有一種,媒體也不一定是主戰場,更有可能只是政治、跟其他企業領域爭奪範圍的工具;這是一個有多個角色並存的世界,不是只有媒體,消費者,廣告主三種人。媒體改革牽涉的消費者利益範圍很廣,更不只是新聞這小部份,與其說是品質,不如說怎麼讓消費者能在他們想得到資訊的地點跟時間,用合理的金額,去得到想要的資訊,並且依照個人目的而應用這些資訊。

什麼叫做企業經營常識?不是很清楚,有待您解釋。您這段有太多不符事實的個人想像了,靠外資硬撐的媒體?TVBS?東森?還是中嘉?如果是以上三家,都不是因為什麼忽視消費者利益或缺乏新聞品質喔。必然?儘可能?證據在哪?長期來看會倒閉?證據在哪?您認為不太可能是什麼...新聞台?證據在哪?必然是求.....從....尋找...證據在哪?

對,我們看到的世界全是扭曲不實的,但也可以說是符合個人真實的,重點不在真不真實這種簡單二分法,而在於你有你的真實,其他人有他們的真實,消費者利益前面已經說過,至於消費者想得到真實?其實是您這位消費者想得到您想要的真實。不過您說「透過媒體大大小小不同尺度不同面向不同深度的視窗,才能看到更廣大的世界」,這我是非常同意的,接觸更多選擇,得到的真實會更全面。

2. 您說您不會把感受當真實,但是從上面的文章看來,這是您最大的一個問題,您有太多來龍去脈沒弄清楚,就做出判斷了。我何時認為立委介入資源分配就不對了呢?您「不認為」媒體為了廣告不敢監督?「不管政府是多大的廣告主,除非是不實,否則都不會是媒體的大問題」?又是您的感受?除了造假以外,其他造成的寒蟬效應、政媒互利等問題都不在乎?那我也不知道還要在乎什麼了...

3. 基本上我完全反對「只要限制政黨不從事以營利為目的產業,政黨應該有搞媒體的權利」,您高估開設電子媒體的經費了,也不知道您對政黨不會使用媒體來進行宣傳戰的信心從何而來。何謂正常民主政治的政黨競爭環境下?可否舉例?

4. 看完您的解釋,我很確定我沒有過度或錯誤解讀您的意思。如果今天媒體要忠實反應社會活動體的信息,那麼為什麼只反應藍綠紅政治?為什麼不反應樂生療養院、不反應愛滋人權、不反應國際事務、不反應成千上萬的部落客、不反應ptt、不反應科學、不反應生態、不反應非洲?只反應東南亞某小島的政治意識形態的均衡?原有的比例原則?到底為什麼政治上要比人多聲音大,而不是比政策進步與否、政見實踐與否、前瞻視野與否?而為什麼社會弱勢會是另一個課題?如果按照視窗說,社會弱勢應該永遠被屏棄才對啊。

如果您看懂我的觀念,就不會認為我是說媒體回覆過去服務國民黨了,我也不知道您這結論是怎麼推出來的;我一直重複強調的是:狹隘的藍綠政治不應該成為媒體的重點。美國兩黨政治媒體均衡?何來此說?媒體不均衡是偏頗,所以要成立另一個偏頗的媒體來抗衡?還是矯正原來的偏頗媒體,以及成立一個新的更公正的媒體?如果您的答案是後者,那很好,我們有共識了,如果不是,那就回到原點。其實您完全不知道我的意思...而且誤解的很嚴重,又給我戴了太多帽子(老實說,我不是很高興)。強調藍綠媒體不均衡然後呢?我的解法會是分析出藍綠只是媒體分眾目的下的偽裝,而不是真正的進步政治,所以我希望矯正這種情形,透過市場結構改革與管制並行。您的想法?(如果您有看我之前提供給您的文章,而不是視若無睹,或許就不會有這種情形發生了)

您不認為我有何證據,或許您也沒有主動尋找證據的動力吧,我已經提供很多了。結果比以前好?什麼結果?國民黨228殺了很多人,後來台灣經濟起飛進步了?這結果很好嗎?只看結果....您看的是哪一段結果?現在陳水扁能怎樣我不知道,也沒有心情體諒,但是這個政見是2000年就提出來的,我有必要替他擔心六年半嗎?

5. 這段看得很模糊。我沒有打算體會您說的精義,我只就我能提供且您能檢驗的事實來談。再重複一次:第一,媒體不會只是視窗,第二,求真求實又客觀公正又深入又廣又藍或綠的媒體?....真是不解啊。媒體觀察(改革)者努力的方向都不一樣,不過沒有人會用希望媒體遵守某些精義或是認為媒體應該怎樣怎樣的方式來做。

6. 媒體對弱勢團體怎麼污名化,請見這篇文章作為一個範例。那您現在的問題已經確定是「習慣性造假」與「八卦化」了嗎?那也很簡單,第一,絕大多數閱聽人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質疑新聞造假與否,第二,區隔化閱聽人市場之後,特定媒體的閱聽人多半都屬於相同意識形態者,對訊息接受度較高,第三,台灣媒體缺乏外部監督人(ombudsmann)制度,第四,新聞記者對報社方向決策者的抗衡力量太小,未能簽訂編輯室公約,第五,媒體激烈競爭下,訊息爆炸,閱聽人已經習慣於多種矛盾資訊紛陳的現象。

知道問題在哪之後,該如何解決跟誰能解決就簡單了,而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一直都在想辦法去做,不過即使解決了,我想也沒有人會成為中國(?)歷史上的什麼人物...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6年10月27日 02:58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2006/10/19 - 2006/10/25] 鄉愁何來

下一篇文章是 After 2006Cnbloggercon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