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聽人2.0]結論:第一節 部落客自我展演創造的新媒體景觀 | Main | [閱聽人2.0]結論:第三節 閱聽人2.0與傳播權民主化 »

[閱聽人2.0]結論:第二節 部落格的科技與文化形式

[閱聽人2.0]結論:第二節 部落格的科技與文化形式

第二節 部落格的科技與文化形式

先前提到,在SPP典範下,閱聽人的概念跨越了被動或是主動的界線,也不再能以特定媒體來簡單分類,閱聽人的身份成為了現代人本質中的固定元素,原本的簡單閱聽人或大眾閱聽人概念也需要更深一層的解釋與轉化。尤其是在部落格的崛起引發了諸多激辯之後,包括企業界、科技界、甚至學術界都為此迷人卻又難以評估的新媒體力量而傷透腦筋。然而實際上,作為一種資訊傳佈的新方式,部落格帶給新聞媒體界的衝擊來的最為直接、猛烈,而部落格現象背後的科技與文化形式也和新聞媒體的表現密切相關。

對1999年11月於西雅圖舉辦的WTO會議過程進行案例分析之後,Owen與Palmer發現社會運動者為了要博取大眾認同與瞭解,需要透過媒體來傳佈運動的理念與精神。若選擇透過主流新聞媒體報導,社會運動者勢必難以掌控報導中呈現出的團體形象以及活動訴求;而若欲利用掌控性高的另類媒體來傳遞訊息,卻往往無法獲取大眾的注意力,而成為小眾同儕之間的互相取暖(Owens&Palmer, 2003)。而網際網路介於主流/另類之間的媒體特質似乎能解決社會運動者面臨的兩難困境;儘管網路讓社運者能與主流媒體站在更為平等的地位,網路也有其侷限之處。首先,網路介於主流/另類媒體之間的特質使得傳播者難以針對內團體及外團體個別設計訊息,容易造成團體間的關係緊張;另外,網路雖然具有不受時間空間限制的傳播潛能,卻極少真正發揮出來,而流於一種想像。

歸納Owen與Palmer的研究可以發現對社會運動者來說,主流媒體、另類媒體,與網路媒體各有優劣,三者之間的關係如下:



圖十四 另類媒體、網路媒體、主流媒體的比較(本研究整理)

然而此研究也發現:儘管主流媒體的報導常常不能盡如人意,但是網路媒體具有的即時回應性與無限容量,卻提供了許多看完主流媒體報導後,依然對運動本身訴求一知半解的閱聽人一個解惑的場合,就連社運網站本身也成為媒體報導下的「景觀」之一,間接地改善了社會運動者的形象,增加了議題在主流媒體上露臉的機會。

相較於先前的個人網頁,部落格具有更高的新聞即時性與鍊結性,更低的搜尋成本和發文難度(鄭國威,2005),也就是說,部落格在設計上更能充分地發揮網際網路應擁有的潛能,而這也讓部落格成為社會運動者及公民新聞實踐者的新寵。研究者認為,可以用Castells(1996)提出的「資訊節點」觀念來解釋部落格這種媒介形式的發展情形。

Castells認為新的發展方式—資訊主義—促使了資本主義這種生產方式再生,同時讓另一種生產方式—國家主義解體;於是資訊處理技術的提升成為了現代生產力的來源;更豐富有用的知識降低了單位成本,提高了單位收益,Castells稱此系統為「資訊化資本主義」,乃是全球資本主義的後盾,資訊社會正是此系統的表徵。在這個網絡社會中,個人能否佔有一席之地,與是否能和節點構成有利(距離與強度皆適當)的連結有關,因為在網絡社會中的權利掌握者就是能控制網絡開關機制的節點的人。
Castells認為科技去除了時間的意義,讓依附時間存在的空間開始流動,強調網絡的「節點」與「開關」,而非單純的上下層結構。以這個角度來看,雖然全球資本的觸角蔓延至各個角落,但是個別網絡之間都有相互的緊張關係與和諧關係,平民階級並非永不能翻身,也無法簡單劃分出平民階級,因為在社會網絡的形構中,「流動的力量取代了力量的流動」(the power of flows takes precedence over the flows of power)(1996: Vol. I, 469)。

主流新聞媒體的「力量流動」,如今也正受到全球部落格這股「流動力量」的撼動。新聞專業長期以來被大資本企業所把持,而新聞自由也早就限縮為「新聞媒體老闆的自由」:若沒有出版工具,一般人就沒有發聲傳諸於公眾的機會,然而傳統的桎梏出現了粉碎的徵兆,因為進入門檻極低的出版工具,也就是部落格,與新的傳播方式,也就是Web 2.0,現在被握在一般人的手中。

Dan Gillmor(2004)認為在「處處可見網誌人(部落客)」的時代,人人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些人大多並不仰賴發表意見為生,他們僅僅想要發出聲音,並且讓其他人聽到,而這一位位部落客正成為網絡社會的新節點,甚至逐漸將「線下」與「線上」的網絡合而為一。在文獻探討部份也指出,根據研究發現,部落客對於部落格上的公開個人資訊並不以為意,也願意為自己發表在部落格上的言論擔保,並且接受檢測與比對。另外,部落客更信任他們自己從部落格上得到的資訊、相信該部落客不會在文章多所隱瞞,這代表著部落客已經發展出有別於對主流媒體的信任方式,亦即被專業震懾的權威式信任,轉而投向部落式經營的社群信任,並以此信任為基礎,將部落格視為重要資訊來源。

Raymond Williams(1992)在《Television: Technology and Cultural Form》一書中駁斥了科技決定論一派的簡單思考,從而強調傳播科技(以電視為例)的出現與演化方向乃是受到科技之外的多重社會力量所影響,他更認為創造出科技形式並決定其運用方式的人的必然帶有特定「意圖」(intension),並將此一意圖灌注在發明當中。部落格的出現也是如此;越來越便宜的頻寬、免費的部落格軟體、還有對主流大眾媒體表現的不滿一同推動這股「流動的力量」。自從Peter Merholz 決定把 Weblog 拆解為 We Blog之後,部落格也被網路駭客(hacker)、媒體行動主義者(media activist)、草根媒體促進者(grass-root media promoter)賦予了「社群」、「合作」、「分享」、「串連」等等意涵,並極力推廣(例如在The Media Center出版的We Media報告中,作者Bowmen與Willis就認為部落格與參與式新聞實務將把Negroponte與Case Sunstein所擔憂的 “The Daily Me”轉化為更具民主價值的 “The Daily We”)。

不管是在國內外草根媒體運作的案例、與主流媒體部落格的互動,以及中時編輯部落格的兩次事件當中,皆可以明顯看到在現實生活中互不相識的部落客透過線上合作,展開串連活動:顯性串連讓議題明確聚焦,而隱性串連則增加了議題的深度,讓新聞意理、新聞表現、部落格寫作的社會規範、國內外新聞表現的比較都納入了議題的討論範圍當中。

在中時編輯部落格這兩次的事件當中,網友以及部落格的寫手皆在第一時間對新聞事件、文章、或其他評論做出回應,迅速地行動以爭奪文本意義的詮釋地位,同時對新聞內容及其作者(記者)提出專業及誠信的質疑。而網路傳播作為一種多對多(many-to-many)的媒介模型,能讓任何文章、鏈結、和評論都發佈在部落格上,藉此告知廣大的,互相連結的公眾,讓他們帶著自己的疑問來檢視這些文本的內容,即刻回應,並輔以相關的佐證及鏈結,或是也可能相反的,用更多相衝突的資料及批判來駁斥記者或新聞所宣稱的「事實」。在此情況下,整個網路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水晶新聞室,透過無數超鍊結的折射映照出真實的可能面貌;相反地,一向標榜「真實製造廠」(truth factory)的傳統新聞室反而顯得幽暗混濁,就如同本研究當中提到的諸多國內外主流媒體。

儘管部落格的應用科技並沒有甚麼高超或特殊之處,但是其簡易與可供自由調整功能的特性,使得部落格誕生在這個人們亟需發聲管道與空間的時代之後,隨即成為了這個眾聲喧嘩世界的最佳註腳。相較於主流新聞媒體的制式化產製流程與寫作格式,部落格的文章大多包含了更豐富和更明顯的部落客自我特色,亦揭露了更多的作者個人隱私。這些挺身而出批評和糾正主流媒體,甚至身體力行公民新聞實務的部落客,將本可能只有周遭朋友才能得知的個人感想及資訊選擇性地主動公開在網路空間裡,以此來與其他部落客或是讀者「搏感情」,藉此超越主流媒體設下的議題框架,讓來自於「人」的新聞,重新由「人」來詮釋,並且表現出個人的專業知識與邏輯思維能力,也為自己的言論負全責。例如部落客CCLu與許多部落客在吳清和事件中毫無避諱地批評中時,儘管在社會上佔有一定地位與包袱也不以為意。

傳統大眾新聞媒體儘管肩負了傳遞公眾訊息的重責大任,對其新聞的產製流程、報導框架,與影響報導的力量卻未見有公開負責的態度,反而成了另一種被遮掩的「私領域」;因此研究者認為,傳統新聞媒體在新聞產製與報導上的「公私分明」造成了新聞品質的墮落,相反地,部落客藉由對隱私觀念的重新考量,結合部落格本身的高度互動特質與超文本/媒體型態,以透明的新寫作意理成就了部落格取信於讀者的能耐,也重拾了里鄰為美,雞犬相聞的社群參與式新聞。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7年5月20日 22:43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閱聽人2.0]結論:第一節 部落客自我展演創造的新媒體景觀

下一篇文章是 [閱聽人2.0]結論:第三節 閱聽人2.0與傳播權民主化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