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1今日金句 | Main | 找到同名同姓的.... »

[PEOPO]一直強調「公民新聞」就錯了!如何開始你的第一條公民新聞

[PEOPO]一直強調「公民新聞」就錯了!如何開始你的第一條公民新聞

Wow, 當前幾天阿醜,我們公視新媒體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峰哥打電話給我,跟我確認今天的主題與流程時,我聽到會有140人左右到場,著實讓我大吃一驚,畢竟我在那麼多人面前公開講話的經驗不多,而且又心知肚明今天在台下坐著的都是對我要談的議題了解程度不亞於我的先進,所以真的蠻忐忑不安。不過我靜下來想了想:平常我在網路上大發議論的時候也不知道有幾百人幾千人看見,我還不都是講的很高興嗎?這真的就是電腦中介傳播CMC跟面對面傳播FTF的一個很大的不同點,僅僅是換個傳播方式,你就可以獲得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容我先簡短的自我介紹:我是北部地區後備部隊訓練中心的下士鄭國威,駐地在苗栗縣的斗煥坪。我畢業於臺北大學應用外語學系,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於兩年前成為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的義工、媒體改造學社的社員。我是台灣綠黨的支持者、雲嘉電台的前DJ、大聲公bigsound.org的一員、數位文化協會的理監事、龜趣來嘻部落格的格主、我爸爸跟媽媽的小兒子。我是男性異性戀,有些朋友說我好像似乎特別喜歡蘿莉型的女生,這真的是誤會,因為我不是好像,是真的特別喜歡。

同時呢,我也是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的作者,中文版全球之聲的作者及譯者,也是發起人。我更是一個公共媒體與公民媒體的研究者、愛好者、參與者,這也是我今天在此與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想法的緣故。

奇怪了,我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第一:我在進行自我揭露的工程,我在試著透明化我自己,我在提供我認為足夠的資訊來讓你判斷我接下來要講的東西該不該相信,該相信幾成,需不需要提防我在演講內容裡頭置入性行銷。

第二:我在進行形象管理,這其實沒什麼好說的,因為人無時無刻都在進行形象管理,亦即針對不同的閱聽人做出不同程度跟級別的表演。人是如此,社會組織也是如此,媒體組織

更是如此。不過...嘖....就台灣的媒體組織形象管理來看,好像都不是挺盡心盡力。例如TVBS,您最信賴的新聞頻道,只要打開電視每天大概會聽到個幾次這句話,不過聽著聽著我們就看見周政保,阿保仔,在攝影機前的桌上放著三隻機槍,敢情是希望閱聽人將他們對TVBS的信賴投注到周先生身上,相信他真的會拿著這許多隻重型武器把誰誰誰幹掉,這感覺好像怪怪的喔。又例如三立新聞台,我們台灣人的電視台,(台)台灣人的電視台,可是他們說參加415樂生遊行的學生都是被老師逼去作作業的,台灣人都不能挺樂生就是了。還有這個東森,形象管理下的功夫最多,但是成果也好像不是太令人滿意,有點差勁,差到老闆王令麟先生都被抓進看守所了。不過王先生一直很愛說show me the money,現在反過來被檢察官問這句話,想必應該能回答的很好。

重點來了,為甚麼會出現公民媒體或公民新聞這種東西?很簡單,主流媒體不夠透明,他們作不到我一開始所作的簡單自我介紹就開始在你面前跟你說教。再者,主流媒體不夠誠實,剛剛也講了,他們的形象管理跟實際上所作所為完全是兩回事,我曾經在2005年的八月十六號晚上11點56分這麼說過:

其實我只是想聽真話

報紙和電視新聞滿是八卦,沒有國際觀,沒差!

雖然我不像某些持「多元觀點」的論者一樣,認為八卦腥羶色也是閱聽人的選擇,也是多元意見交融和人性所趨,不需要受「禁錮」或「矯正」,但我的確也還拿不出絕對性的反駁論點,所以沒差。

講明白點,我看不慣台灣新聞媒體只是因為他們的做作,只為了他們的說話不算話,只為了他們的真假不分。

如 果今天要八卦、要臆測、要沒憑沒據亂報導,可以啊,但是請在你們的報紙上或螢幕上打上大大的警告標示:「本報(本台)新聞並無根據,請勿全然相信」。就像 在菸盒還有酒類廣告、現金卡廣告、還有出現危險動作時會打上的警告標誌一樣;其實只要台灣的媒體這樣做了,我就沒什麼批評的意願了。

要八卦請給我真的八卦,要亂報請告訴我你們是亂報的,或是建立你們身為一個沒根據亂報聳動新聞台的品牌,這樣也無妨啊!我認為好好做的話銷量或收視率應該也不差。我覺得現在媒體的問題是真假交融,而且以假亂真;閱聽人需要一個稱職的守門人來幫忙做這些資訊篩選工作,新聞的中立客觀原則我都可以不要,什麼公共利益都可以慢慢來,但是起碼新聞的真實性要保留吧!

我只是不想時時刻刻都要抱持著「有八成機率會受騙」的自我警告心態在看新聞罷了。

第三:媒體不透明,那媒體就不用誠實,而如果媒體不誠實,那媒體當然更不敢透明(換手)。

所以這就是為甚麼媒體改造那麼困難了,真的很困難,很累。因為我收得到媒改社的聯絡email,所以我知道我的老師們在作媒體改革真的很辛苦,要到處去遊說、開會、投書,翻譯、座談,幫公共電視要預算的同時還要罵公共電視有哪些缺失。但是外人看來好像台灣媒體改革宛如一攤死水,真是死馬當活馬醫。因此,我才立下志向,決心與媒改的老師們分頭並進。如果改造媒體那麼困難,那就不改了,我可以「造媒體」。

感謝網際網路、感謝許多網路的服務提供者,現在我們要辦一份網路報、開一家電台、成立一家電視台,或是統統混在一起開,開設成本都不會超過一台攝影機的價格。當然,你也不用花幾千幾百萬去申請執照、看新聞局跟ncc的臉色,不過講這些已經沒什麼意思了,在場有誰沒有一家部落格服務的帳號的嗎?有誰沒有看過Youtube的影片的嗎?不管是原創的家庭錄影帶還是盜錄的,不管。所以從2004、2005、2006、2007到現在,如果我們還卡在公民新聞或公民媒體可不可能實踐的問題上頭,那簡直就是蒙住自己的眼睛而不去看看Huffington Post與Daily Kos的政治力量、不去在乎Weblogs.inc與Gawker Media在網路上建立的新媒體王國、不去了解Slashdot跟Digg.com的暴民暴衝傳奇、不去理會Nowpublic與ohmynews創造出的驚人動員能力,不去關心Global Voices Online與Interlocals.net上頭世界各地部落客亟欲與世界對話所作的努力,不知道boingboing的地位,不知道1510、縱橫週刊、草莓週刊對中國網路公共言論的意義、甚至不清楚在台灣耕耘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的苦勞網2.0、生命力、小地方大故事、還有HemiDemi書籤分享服務在台灣發出的那一微弱但是堅定的光芒....以上所說如果您都不清楚,那你今天就來對了。

不,我不打算去作無聊的網站介紹或是網站簡史,這些事情我已經做了三年了,統統都累積在我的部落格上,在我的碩士論文裡頭,在我經營的黑米群組媒體觀察站裡頭,這些資料都不會消失,也不會收費,讀起來也沒有很高的門檻,所以歡迎大家直接到網站上閱讀。或是以後在網路上遇到我的時候跟我討論,不過如果你現在想先知道上述我提到的幾個網站到底是什麼,現在可以直接舉手。當然,如果我上述沒提到但是你在別的地方看過而且想了解的相關公民媒體,也可以舉手,我看看我知不知道。

現在不舉手也沒關係,等等還有時間。

好,那我們繼續。大家或許注意到了,我沒有談什麼是公民新聞,因為你不會了解我的明白,我的明白也不應該成為你的了解。就像我也不是完全了解Dan Gillmor的Grassroot Journalism、Jeff Javis的Neworked Journalism、Jay Rosen的Journalism 3.0、Clay and Shirky的Participative Journalism、Mark Glaser的Hyperlocal Journalism、Ethan Zuckermann的Citizen Media、吳連鎬的Guerrilla Journalism...等等。這些名詞好像都指向不同的東西,例如Grassroot強調一般人的社會角色、Networked強調非職業新聞工作者與職業新聞工作者的合作可能性、Journalism 3.0強調新聞學上的遞進、Participative強調參與、各種不同層面與程度的參與、Hyperlocal強調空間的重新定義與網路跟實體地理空間的疊合與再疊合。Citizen media強調媒體的整體幸而不專指新聞這種單一文類、Guerrilla強調公民記者的主動出擊與神出鬼沒...可是聽著聽著,這些東西好像又都是同一種東西,所以我比較希望的是,各位能在今天結束之後,發展出你自己對公民新聞公民媒體的了解與明白。

不過有好東西當然要跟各位分享,這裡有一部簡短的對於公民新聞的影片介绍,很可惜沒有中文化或是配上字幕,所以我會一邊試著從旁作解說,如果需要的話.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weblog/001997.html

但是,如果不要一下子跳進名詞的黑洞裡頭,我們可以很簡單的從現代大眾主流媒體的缺失來反向摸出公民媒體與公民新聞的形狀:

第一,公民新聞要求的是透明,公民記者或公民媒體都必須盡其所能的讓讀者認識自己,讓讀者基於相信你這個人而相信你所說的話,讓讀者相信你已經公開地揭露自己與報導或評論對象與間接對象之間的利害關係,因為過往我們對大眾媒體投注信任的緣故僅僅是因為他們不斷跟你說他們值得信賴,例如TVBS所作的,同時又擁有壟斷發言權的能力罷了,例如老三台的新聞。一旦各位想通這一點,你就會發現繼續對主流媒體投注無條件的信認識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另外,這裡要外插一個問題:為甚麼新聞網站都只按照議題屬性來區分,而不用記者來區分呢?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我覺得中國時報何榮幸記者的報導都很棒,或是自由時報記者周富美記者的社會關懷與我一致,我想看看他們歷來報導的故事,為甚麼我無法在電子報的的搜尋框框裡頭以記者為索引一次看完他們的報導跟採訪呢?記者應該要為他們寫過的每一篇報導負責,就如同部落客一樣。中天的許少蘋應該為自己寫的每篇無腦報導負責、中時劉屏應該為他鬼扯的每篇外電負責、張雅琴應該要為她的不知所云負責、吳宇舒應該要為他的美麗總是讓我不忍苛責她口中念出來的一字一句而負責,而唯一能讓大家都負責的方法就是透明,讓一切都可被索引、被搜尋、被引用、受公評,打個比方,就好像我裸體站在這裡,告訴說你我身上有108顆痣,你可以不相信,你可以不在乎,甚至你也可以噁心想吐,但是只要哪天你想要驗證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就可以毫無阻礙的來翻看我的身體、深入每一個孔洞或縫隙,就那麼簡單。嗯...請各位不要現在就開始想像,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談。

第二,公民媒體是液態的,而傳統的主流媒體是固態的。

何謂液態?我們把liquid這個字拆開來看看:

LIQUID
L代表的是Live, 也就是現場/生動, 第一個I亦即Internet,就是要運用網路, 呈現多媒體, 多對多的傳播,同時又可被搜索。Q就是Quick,迅速,免去繁複的編輯流程,所見即所寫,所見即所拍,寫手對自己的報導負責,最終由讀者來當編輯,決定該則新聞的重要性與顯著度。U就是Ubiquitous,公民記者無所不在,不需要在各地派駐通訊記者或是成立分社,編輯部等等,因為網友的照相手機永遠比電視台的SNG來的快,因為網友關心的遠比幾家媒體記者更多元。再者,你也可以在你家床上報導七千公里以外的土耳其,因為透過網路,你也無所不在。I,就是我,用我的觀點、我的視角忠實呈現我知道的一切,而不需要以某個不知道在那裡的至高無上的中立客觀者角度來自欺欺人,而且我報導的故事應該是我在乎,我感興趣、我略知一二甚至學有專精的,而且報導出來之後可以讓我獲得成就感的。這非常重要!最後,D,就是Digital,數位化的資料處理下,一切資料都微型化、模組化、原子化、你所產製的內容,不管是文字、聲音、影像、或是其他表現形式都必須允許其他人很方便的取用,端看你所開放的程度有多少,這就牽扯到CC,也就是創意公用協定的問題,在此不多談細節,總之你現在可以自己決定我的這張照片能不能讓別人複製、是否允許別人拿來營利、是否需要標注原作者姓名等等。你可能只是提供一份文件、一張照片、一小段錄音,但是如果搭配上其他的提供的東西跟統整,就可以展現出更高的價值,成為能讓更多閱聽人吸收理解的報導。總括來說,Liquid就代表著流動,包括訊息節點的流動,包括每個人角色的流動,包括觀點與觀點的流動,所以我現在更喜歡Liquid Journalism更勝於公民新聞的其他稱呼。

那我試著來舉個例子好了,說明何謂液態的新聞,就以我最熟悉的Global Voices來說,好,來看這篇。最近呢摩洛哥的部落客在討論路透社的一篇報導,談到要不要將摩洛哥的方言達里加語列為官方語言,但是這種語言沒有書寫體,同時呢,摩洛哥普遍使用的語言是標準阿拉伯語跟法語,所以很多部落客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後住在美國波士頓的GVO作者,身為美國人但是卻是摩洛哥通的Jillian York就統整了這些討論,發表一篇名為Summer Heat,and the heat of debate 的GVO報導,呈現出摩洛哥部落客的多方見解。接著呢,身為GVO總編的Solana Larson會在確定今天有幾篇文章要上稿之後把文章發表出去,然後中文版全球之聲的組頭,神奇的地球男孩Leonard看了這篇文章就決定認領翻譯的工作,在我們全球之聲小組的wiki上建立新條目開始翻譯,翻完之後呢,只要在那篇文章底下加上待校對的標籤,文章馬上就會跳到待校對的分類裡。

接著,julys,另一位全球之聲的成員認領了這篇文章的校對工作,喔,對了這裡介紹一下,目前中文版全球之聲每一篇文章都經過這樣的校對過程,但還是希望讀者能當我們的最終校對者,讓一篇報導能翻譯到盡善盡美。 julys校對玩之後只要在那篇文章的下面加上待確認標籤,文章就會自動跳轉到待確認的分類下,就這樣,Leonard會去看看有沒有意見不一的問題,沒有的話就會請有上稿權限的幾個組員幫忙上稿,成為一篇報導。

液態的新聞並不是這樣就結束,當文章發佈之後,gvo中文版的twitter會同步更新,所以只要有訂閱gvozh的twitter的人都可以及時收到最新全球部落格訊息,同時,讀者可以透過每篇下方的收藏按鈕將該篇文章提交或是收藏到各個書籤或社交新聞網站,也可以直接在文章底下的迴響區留下你的意見,還是引用這篇文章進行延伸。聽起來異常繁複的過程其實大約只花上三天,更快的也有,例如一些具有突發性與緊急性的事件通常會在一天之內就跑完整個流程。

另外,如果你點選Jillian York的連結,就可以看見該作者的簡介、他發表過的報導、還有他的部落格,如果你想要看摩洛哥相關報導,也一樣點選摩洛哥或是北非即可,歷來的相關報導會統統列在你的眼前,以逆時序排列。總而言之,既然一篇報導具有多重屬性,可以納入不同類別,那就讓這篇文章納入不同類別吧。最後,所有的報導裡頭都充滿著鍊結,也就是說,如果你對於這篇報導抱持懷疑的態度,那你隨時可以點選鍊結回到原文去看看,我們的消息來源或許不是甚麼有頭有臉的大官巨商或是神出鬼沒的據指出據有關人士的據氏一族,但是絕對讓你找得到人。

就這樣,靠著許多義務或是支領薄酬的GVO參與者,以及許多來自全球各地第一手的報導、素材、觀點,不論你是用波斯文還是俄羅斯文,不論你講得是法文還是史瓦西里文,透過GVO以及GVO的lingua計畫,沒有人應該是孤單的。我們來看一下GVO一位重要成員,David Sasaki上次在國際傳播學會上對GVO的介紹。

剛剛我說過接下來就要進入比較進階一點的部份了,不過為了避免各位對我要談的部份有太多期待,我要先聲明幾點我不打算談的議題。

1. 如何讓自己有更多讀者
2. 如何更有影響力
3. 如何靠公民新聞賺錢謀生

在場可能有人在想了,「靠,這麼重要的議題都不講,那是來喇賽的嗎?」

我之所以不講,是因為:
1. 這三個議題從2003年談到現在已經呈現腐爛的情況,各位可以隨意在網路上搜尋關鍵字,例如SEO、口碑行銷、精準行銷等等,大概可以找到不下十萬筆資料,再不然去書局翻翻幾本看起來比較2.0的雜誌,大概也還是在談這些東西,我認為我不會有更好的見解。
2. 不管是A場還是B場的其他幾位先進應該會提到這些東西,所以我不在此班門弄斧。
3. 我不認為,我個人不認為一個把這三個問題一直放在心上的人能夠真的寫出公民新聞、作公民記者。公民新聞是種對話,不是我現在在做的演講,當然啦,我很努力想讓現在的演講更像是對話一點。不過還是無法做到誰都能立即插話。其實只要你的主題有意思、有點深度、又不要太深,網路上自然會有人與你對話。你當然也可以主動去接話,去成為現存對話的一份子,成為延續對話的那個人,這樣起碼下次你展開話題時會有更多基本觀眾。總之,我認為只要你夠誠懇、夠用心、而且有一點基本對話常識,不要白目,要有一個好的開始並不困難。

另外,關於最後一個如何賺錢的問題,最近其實在部落格圈裡頭鬧得沸沸湯湯,很多人想必都很感興趣。但是我個人看來,寫公民新聞如何賺錢這完全是一個錯誤的問題,是一個前提跟預設都倒置的問題,真正該問的問題是「如何在忙著賺錢的同時擠出時間來寫公民新聞?」

我想冰雪聰明的各位已經發現這兩個問題之間的差異處,同時也從差異處當中看出了我對這個問題的立場。沒錯,我認為全職的公民記者並不存在,一個人之所以成為公民記者,出發點絕對不是因為他想賺錢,而是因為他發現他的身邊有應該受到更多關注卻沒有的議題,不管是好是壞,因此他剝削自我,在原本的日常生活中挪出一點時間來進行報導,大家想必還記得我先前提到的液態新聞學裡頭有一個重點是「I」,我,我報導我關心、我感興趣、我略知一二、我能從報導當中獲得成就感的公共議題,因此公民記者要有一份正職,他才能將自己生活與工作中得來的資訊粹鍊成智慧,將得到的消息用自己的觀點報導出來,他將是最了解自己報導議題的人,因為他就生活在議題的周圍,甚至生活在這個議題的中心,他就是當事人。他可以不需要公民記者的身份來賺錢養活自己、也不能這樣養活自己、他才能不受這分公民記者的薪水所奴役,這就是跟受雇於人的記者最大的差異。

所以正格的公民記者就是業餘的,說你是業餘不是一種輕蔑,是讚美。在現在的台灣,說你是職業記者或資深媒體工作者可能才是罵人的話。

接下來,咱們來談談有那些議題是值得2007年7月22日依舊在關注公民媒體的人應該好好重視的。

首先,主流媒體該如何與公民媒體合作?我認為台灣在推動公民新聞的最大阻力就是公民媒體與主流媒體之間的隔閡太大,主流媒體看不起公民媒體的力量與理想,不願意替自己製造競爭對手,而公民媒體更是看不起主流媒體的腐敗墮落,連合作的意願都沒有。

於是在台灣就變成各搞各的,主流媒體的電子報線上報開始當起部落格服務提供者兼相簿網站,邀請網友來提供內容,或是讓自家的記者上陣寫一些甘苦談,但是從來不敢碰觸公民新聞的議題,也沒膽子在新聞中加入一個我字,還在堅持當客觀中立的裁判;而公民媒體呢?他們忽略了主流媒體長期以來對閱聽人的訓練與馴化,也就是說,儘管主流媒體發展很遲緩,但是台灣的公民媒體沒有學到太多主流媒體值得學習的部分,例如排版,例如主題句的撰寫等等

所以我非常支持大家拋棄一些無謂的羞恥心,不管你來自主流媒體或是公民媒體,請放開胸懷去談合作,職業記者與公民記者可以一起去採訪,早上我聽peopo的案例中就已經有這樣的例子了,但是這還是同一家媒體,也就是公視新聞與peopo平台的合作,我認為未來應該要有更多跨主流媒體與公民媒體的合作,主流媒體老是上ptt或是youtube去挖那些在網路上早就過期的新聞應該也覺得很囧吧,起碼我每次看到這種新聞都覺得很囧.

第二,網路運動與公民新聞之間的差異在哪
1. 網友,鄉民,公民。任人都可以是網友,偶爾暴衝的是鄉民,長期關注某一特定議題的是公民。
2. 傳播即新聞,撇開密室會談,公開的對話就是凝聚群體向心力的好方式。

第三,公民媒體的信任與不信任
1. 這是一個常常被問到的問題,你怎麼確定這些公民媒體提供的消息是真的?但是反過來說,你怎麼確定主流媒體提供的消息是真的?
2. 媒體識讀與資訊素養結合。
3. 公民媒體也該營造出自己的信任感:一種親切的專業。

Comments (10)

nana:

哈囉~
我今天參加了Peopo隨便聚
(偷偷記起來你的blog...)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你這樣介紹自己
那就太酷了~

謝謝你今天的分享~
真的超棒!!!^^

您好
我是餐旅拼圖 餐旅論壇的發起人 Mr.路
感謝您在peopo會場中所做的精闢分享 可惜時間太短
您說的 透過自我批露 讓大眾 讓網友 可以檢視你 瞭解你 認識你
進而讓觀察者決定是否要多看你幾眼 多了解你所要分享的東西
嗯 透明 確實是很重要
公視做的身分認證機制 我也覺得很棒
因為是可以被追蹤 也表示加入的人士 願意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而非像匿名的網友到處批 卻不讓人知道它是誰
種種透明化 確實好處很多

但是 我也有個疑慮 困惑
另一種 對不透明發言人的看法
我覺得那是一種對於不願意發聲的人的一種保護

文化 是公眾的 公眾的議題 是一種該被重視的財產
記錄片何其多 發表後 有多少被注意?
又有多少播過了 被討論 時間異常 熱度一過
就像曇花一現 大家都忘記了
但是 它們一定還存在某個角落 堆在倉庫
任何跟文化有關的活動也是一樣
我希望他們可以被放在網路上流傳 希望有一天 又被某些人發現
再繼續挖深一點 做更多的累積

唉 真是糟糕 好像在那短短的幾分鐘裡
我說的 比我現在還記得的多很多
現在有點錯亂了

基於許多的原因 讓我想要認識你
因為 聲音小 所以需要借助多一點人的聲音與力量來壯大
所以我需要吸引您的注意 希望您能到餐旅拼圖 看看我們在做的事情
餐旅拼圖要做的事情 很雜很廣 基本上是由很多層面所組成
而我的組織能力 又不是那麼的好
不過 相信在會場跟你所聊的那一點點時間
應該可以讓你知道我要做些什麼
那是我硬擠出來的 而且還得要感謝你 因為有你的刺激
所以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 將我想說的 快速說明到一個程度

不過 更完整的說明 真的很難在短時間內達成
希望能透過你的智慧 幫我找出一些問題點
讓我有機會可以將模糊不清地方說明清楚
也希望您能在了解餐旅拼圖想做的事情後
幫忙做一點介紹

餐旅拼圖的網址如下:
http://xmala.net/bbs/index.php

Mr.路

KJ:

為什麼連講稿都可以那麼廢話啊!!

ilya:

Clay and Shirky (without and). Delete this comment also.

tacchang:

你的形象管理忘記加上教育班長以及某項業務執行者...XD

好長哦~

Daniel:

我是從"北部地區後備部隊訓練中心"退伍。
我是第"一"代後勤士,下士階退伍。
那個單位後勤業務感覺是被我搞爛的,你可以問你們組內最資深的學長!
看到你的文章,見解很犀利!

Daniel:

你好:
我也是從"北部地區後備部隊訓練中心"退伍!
今年4月退伍!
我是第一代後勤士,只要你問你們最資深的學長,應該還認識我!
你可以問行政組的後勤士,我是第一代的!

你的見解很犀利!

Portnoy:

to nana:
感謝你在哪麼炎熱的情況之下還能專心聽啊!

to 路: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不過最近沒時間,等我下次假放長一點再跟你聊!

to KJ:
因為我平常話不多啊。

to ilya:
對耶!XD

to tacchang:
我不是教育班長啦~沒有拿領導加給...至於某項業務...?

to benla:
因為我憋太久吧。

to Daniel:
哎呀壓~是學長!
(敢情是搜尋關鍵字來到這裡的?)

我是從"北部地區後備部隊訓練中心"退伍。
我是第"一"代後勤士,下士階退伍。
那個單位後勤業務感覺是被我搞爛的,你可以問你們組內最資深的學長!
看到你的文章,見解很犀利!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7年7月23日 01:29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7/21今日金句

下一篇文章是 找到同名同姓的....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