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商]不騙你,你真的可以用I'm tv創造自己! | Main | 抗議者最要不得的就是自以為乾淨--抵制北京奧運跟抵制韓國人吃狗肉皆然 »

[轉載]中國為什麼容易被妖魔化?

[轉載]中國為什麼容易被妖魔化?

我這幾天在twitter上無條理亂語,而這篇文章把一切我想表達的都串起來了,跟我所想的完全一致,所以轉貼在此。

作者:冉雲飛
出處:中國為什麼容易被妖魔化?--1510

我是不承認中國被妖魔化的,但為什麼我要言說這個問題呢?那是我們的官方傳媒和太多民族主義情緒的人,一看到西方對中國偶有的不失報導,便說這是西方集體的、有意的對中國的歪曲。英國作家吉卜林曾說: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二者永不相遇。吉卜林說得太絕對,遇是要遇的,怎麼遇,如何處理遇?這才是東西方問題之所在。如何處理遇,這涉及到東西方精神與物質生活的許多方面,是個值得永久探討的大難題。但在東西方交匯的際遇中,中國在其間的反應,與許多東方國家的做法並不相同,這是不言而喻的。西方的問題西方自有多方利益的博弈與制肘(只要我們稍微理智一點,他們在新聞等方面的自我糾錯能力與機制,都不是中國可比的,除非一家新聞機構想垮台,否則沒有任何一家機構不把傳媒公信力當回事),我認為中國人應該思考的是,如果真有中國妖魔化,那麼我自己做錯了什麼,容易被他們妖魔化?我認為一個人遭別人誤解,首先要想想自己是不是有問題,這也是我這篇文章著力點在反省我們中國自身問題的一個原因。我不可能在一篇急就章言說清楚這麼宏大的命題,但我有幾點並不完整的看法提供如下,用於大家批評與思考。

一:今天不理智的民族主義地雷,皆拜中國愚民教育所賜。香港作家陶傑曾說過,中國的教育是在為未來埋地雷。這話與袁偉時先生所說的「狠奶教育」,只是對同一事實的兩種表述而已。由於我們是把愛國家、愛政府、愛黨一鍋燴的愚民教育,所以一旦看到西方對共產黨極權的批評,官方便用其愚民教育,說這是在批評中國,這是在反華辱華,一些接受這樣受害教育的人,便起來為虛幻的憤怒而戰鬥。我的意思是,國外許多對中國的批評,都只是批評官方批評中共極權,並非對這個國家的人民和文化,有什麼偏見而已,作為一個普通人,要分清這一點,不被官方的宣傳所左右。可惜的是,中國那些對自己糟糕的生存並狀態不憤怒,卻有一股子無名的愛國之火的人們,有多少人能分清這一點呢?官方正好利用這一切,來為其統治合法性並實現其統治小集團的利益最大化。

二:作為後發國家一種天然的挨打感,導致別人的任何批評,都視為挑釁。四九年我們的教育是,落後就要挨打。這樣的命題十分可笑,卻至今被普遍接受。世界上有許多國家落後,卻從來沒有被挨打過,落後與挨打不存在天然的聯繫。但落後的觀念的確給交往越來越多的世界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如鴉片戰爭,只不過別人想惠互利的商業意圖,卻被中國無端的拒絕,從而導致了效往的麻煩。當然導致這樣的戰爭,西方也是有恃強凌弱之嫌,但中國自己要承擔什麼樣的責任,我們自己卻不能忽略過。從鴉片戰爭到現在,我們都擺脫不了受虐狂狀態,這是整個民族心理扭曲、脆弱之表現,而這樣的脆弱和受虐心理,卻被我們糟糕的近現代史研究和意識形態需要而放大,從而形成了一種癲狂的民族主義情緒。

三:官方培養民眾的虐待狂的狀態,來反襯其作為所謂大救星的救世作用。四九年後得鼎,官方一開始的宣傳就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後來覺得這樣絕對的話太無恥,於是改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種「沒有……就沒有」的武斷句式,在四九年後的官方宣傳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濫用,從而加強了一種沒有共產黨,中國人便不是中國人,中國人就活不下去的虛幻感覺。為什麼他們要愚弄民眾,培養這樣的虛幻感呢?那是因為他們深知自己是武力奪取政權,而且是在日本凌侵中國時發國難財而壯大,害怕民眾不服他們,從而採取一系列的洗腦策略,從而成功地在民眾頭腦中植入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樣的芯片,從而使民眾完全喪失獨立思考能力。從受虐待狂心理的培養,到虛幻的受虐狂壓迫(誇大他國的壓迫與侵略),從而完成官方從精神對國人的完全奴役與統治,復以極權經濟對人之物質需求的全面控制,便很好地植入「大救星」這樣的芯片。

四:植入「大救星」芯片,誇大帝國主義侵略史,培養民族主義鴉片。西方對中國有無侵略,這不是個問題。的確西方在與中國相交之時,其恃強凌弱的行徑,應該受到批評,但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與我們自身的專制制度、排外閉關有關。近現代許多戰爭,固有外國凌侵挑釁的原因,但中國自身的問題也促使了這些災難的發生,我們必須理智對待。在四九年前,對西方的侵略,我們都還有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的務實態度,但在四九年後,完全為了黨派利益,而不惜歪曲一切歷史,為剔除共產黨政權合法性焦慮服務的做法,比如因為美國支持國民黨,而將美國的一切都將以否定,五十年代的反美浪潮,皆是官方為一己之私利服務而已,非為民眾亦非為民族著想也。五十年代這樣對美國的妖魔化,當然有共產極權陣營和民主陣營冷戰的原因,但共產黨官方倒向蘇聯極權,為一黨之私利服務的做法,卻是不能否認的。

五:為黨派利益而非為民族利益的外交政策,是東西方摩擦乃至導致中方所謂妖魔化的一個原因。五六十年代不說了吧,國內死了很多民眾,卻要勒緊腰帶去支持意識形態的階級「兄弟」越南,後來又因為意識形態和黨派分歧,又去懲處他的「兄弟」越南,這些都是黨派外交,但卻帶來了民族災難。即便是如今,官方的外交政策中,朋友與否的概念,還是黨派和意識形態凌駕於國家、民族利益,一大世界景觀便是,誰被民主自由的世界認為是流氓政權,誰便是中國官方的朋友,如朝鮮、古巴等,這樣為黨派利益不顧一切的不理智選擇,你讓西方怎麼評價你?民主自由制度的確有它的問題,但已經被三四百年的時間特別是二十世紀以來,比其他制度包括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更優越的制度。

六:極權統治是導致西方「妖魔化」中國政府的真正原因。現在政治文明需要的是破除壟斷,講究權力與政黨之間的制衡,因為只有這樣,每個的權利與自由,才能逐漸得到保護。那種在政治上搞壟斷,搞一黨獨裁,就是延續過去那種野蠻的叢林法則,是一種不文明的強權政治,這樣的制度應該受到批評與譴責,並加以改正。極權制度導致許多方面的走樣。單就目前的西藏問題,舉其大者:一是封鎖信息,排拒真相,不能給西方傳媒真實接近西藏的機會,這是西方傳媒失誤的原因;二是官方宣傳的公信力喪失殆盡,卻只允許官方獨家通過新華社發佈消息,當然會引起全世界各方面的強烈反彈;三是宣傳組織傳媒去採訪的做法,也是限制傳媒的自由採訪,「組織採訪」的做法本身就很荒誕,與新聞採訪的真實要求大相逕庭,何況採訪過程中,已經爆出官方的造假行為。可以這樣說,這次國際上對西藏事件的強烈反彈,乃至有些不實報導,可能有他們自身價值觀與偏向的問題,但最重要的是,中國官方的封鎖態度和應對危機公關的能力,極其低下,他們以為用此前一手遮天的做法,便可消彌世間的一切不同聲音與質疑,這其實是自欺欺人。不能真實報導,當然難免在一定程度上不實,而被中國官方誇大為「妖魔化」。

七:不理智的民族主義是柄雙刃劍,民眾和國家是最終的受害者。幾十年的愛黨即愛政府,愛政府即愛國的愚民教育,官方已經成功地偷換概念,成功地將黨派利益凌駕於民族國家利益之上,並且成功地利用黨派利益而偷用了國家民族利益,而許多人的利益因此慘受剝奪,卻並沒有意識到此點,這是官方幾十年來愚民的成功。而且他們為了黨派利益,成功地「妖魔化」民主自由,讓民眾覺得中國不適宜於搞民主自由,從而完成對民眾利益的綁架。為了利用民族、國家這樣的大牌牢牢攫取黨派利益,不惜開動一切宣傳機器,歪曲民主自由國家的好處,不惜一切說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比如台海問題,他們對台灣強硬,不是他們愛國,是因為這對不理智的民族主義者、不清醒的愛國主義者無法交待,因為這會涉及到他的統治合法性。其實真要解決台灣問題,就是放棄黨派利益,把民眾、民族、國家利益放在頭等位置就行了,可是極權的官方,他們會這樣做麼?我也希望統一,但你不放棄黨派私利,不放棄獨裁統一,台灣怎麼統一?能享受到民主自由,誰願意統一到一個獨裁政權之下?香港模式根本就不適用台灣問題。倒是最近胡錦濤的一中各表相對務實,但是真正要統一,那真是一件非常慢長的事,除非民主自由,中國無法統一台灣。中國不改變其獨裁統治,用黨派利益來與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國家和國內民眾的利益作對,如果你不幸被妖魔化,你能怨誰呢?

2008年4月10日8:40分於成都

Comments (5)

这文章有些地方写得挺好,1234567,不理智的民族主义,自卑导致的过度自尊心,解读近代史的角度有失偏颇等等,是应该让所有人知道的。

我再补充一点文章里没有的吧。关于 ---愛國家、愛政府、愛黨一鍋燴的愚民教育---批评这一点的人大概想不到,尽管一直到现在小学中学教的还是有不少爱党的东西,但是教育出来的人,因为整个社会大环境已经时过境迁,早已经不再相信这些东西了。而且,算是有一种反弹吧,有些人反而对此特别反感。我不知道,能理解这个么?我记得有个挺有名的人说过,真正的无神论环境里,才能出现真正的神的信徒,而真正的无神论者,也只能从有神论社会里出现,就是说这个意思吧。

总之吧,很多批评者都忽略了,或者大概真的不知道,其实中国大陆的政治和经济在60年代到70年代末有一个巨大断层,之前和之后几乎完全断裂。很多被当作证据的东西,比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之类文革和毛泽东式的论调,其实早就消失了。年轻人20来岁的大概还从老电影里有点印象,再年轻点的大概真的就完全不知道了。

关于历史问题,我很不喜欢这篇文章的口气,很多论调完全就是拿意识形态的帽子不分青红皂白的扣上去。比如越南啊,民主世界的朋友和流氓之类。还有最后那一句,----如果你不幸被妖魔化,你能怨誰呢?----中国有原罪,所以对她做什么都可以么?不仅让我想起中世纪烧死女巫的那帮神棍啊。不多说了,这个说不清楚啊。

Portnoy:

to 綿羊:
你說的是有根據的,我也能理解。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台灣,不然受國民黨教育的黨外人士也不會升起改革念頭。

我喜歡這一篇,因為這一篇是給有反省能力的台灣人看的,而不是給那些抓著中國小辮子就想揪的人看的。這篇並不是說中國有原罪所以被誤會活該,而是告訴所有讀者:要反省、要改變現狀,就要從自己開始,不反躬自省就別想前進。這對任何國家的任何人都適用。

dowei:

文章不錯,但有些地方卻不是很認同。

我們需要承認世界的多元化,比如專制的中國,比如伊斯蘭
,更多的誤解,是產生於這種不同的生態,而不是一句“現在政治文明需要的是破除壟斷”就能解釋的通的,如果真是這樣,西藏的高度宗教畫不會有人支持。

如果一直拿著被“植芯片”的思想去看不同意見著,衝突在所難免吧。

如果這篇文章能再客觀些,倒是適合給中國政府看,反省下自己都做了什麽,那些“凡是反對中國政府的行為都支持”的人是怎末產生的。洗腦,總是會有反彈的。

RAD:

兩國不統一都快100年了,也沒對雙方有什麼致命的影響。以統一的前提的論點根本沒有必要。只要基於同一民族文化的親切,發展密切的國與國關係,如同原文「把民眾、民族、國家利益放在頭等位置」的重點,雙方都抱持這樣的態度,兩國中華民族人民還是能互利互惠,一起繁榮。
可惜帝制統一餘毒至今還是深深根植大部分政治人物和一般百姓心中。僵化地認為不統一中華民族就不會強盛,可笑可悲地重複過去幾千年的內鬥史,上位者和人民都自己為在成就一段豐功偉業,實質上只是在製造仇恨消耗民族實力。這種僵化統一思想的惡性循環才是中華民族空有一堆人口卻無法儕身先進國家的原罪。

karl:

你們有常去看酥餅的部落格嗎?
他本人在清大工業工程研究所當教授. 在部落格寫的文章常邏輯不通. 很多人都被他影響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8年4月13日 01:36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工商]不騙你,你真的可以用I'm tv創造自己!

下一篇文章是 抗議者最要不得的就是自以為乾淨--抵制北京奧運跟抵制韓國人吃狗肉皆然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