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美國人在天安門廣場進行抗議 | Main | 看見eo4黑特銀行想起之前寫過的這篇 »

被防火牆蒙蔽的雙眼--為什麼中國人以為世界喜歡中國

被防火牆蒙蔽的雙眼--為什麼中國人以為世界喜歡中國

其實我並不完全同意這篇文章的觀點,對數據也有所保留,但是既然翻出來了,還是給大家看看。總而言之,原作者不是我,而如果要看我的想法請自行在這個部落格里頭探勘。

update:
既然大家懶得翻舊文章找我的想法,那就自己找出來好了XD

Google.cn 對內容進行審查的意義 (龜趣來嘻)

們看到的其實是一個自以為住在單面鏡小屋裡頭的人,老是把臉貼在鏡面上想看到外頭,但是卻不知道自己扭曲的臉孔早被所有人看的一清二楚,而扭曲的臉孔才是中國真正呈現在外頭的形象,卻也與真實的形象不符。
要是經濟成長沒有辦法導向民主化,該怎麼辦? (龜趣來嘻)
很多學者也都認為大陸資本主義化(他們自己是叫做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啦),會讓大陸自然走向民主開放,我以前也這樣以為;但是現在的我持不同看 法,我看到的是大陸的經濟發展和國際地位"正當化"了他們的政權與政體,注意!正當化並不代表那是正當的,這只是一種催眠,但是很有效。
[轉載]中國為什麼容易被妖魔化? (龜趣來嘻)
幾十年的愛黨即愛政府,愛政府即愛國的愚民教育,官方已經成功地偷換概念,成功地將黨派利益凌駕於民族國家利益之上,並且成功地利用黨派利益而偷用了國家民族利益,而許多人的利益因此慘受剝奪,卻並沒有意識到此點,這是官方幾十年來愚民的成功。而且他們為了黨派利益,成功地「妖魔化」民主自由,讓民眾覺得中國不適宜於搞民主自由,從而完成對民眾利益的綁架。為了利用民族、國家這樣的大牌牢牢攫取黨派利益,不惜開動一切宣傳機器,歪曲民主自由國家的好處,不惜一切說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

作者: John Kamm
原文鏈結:Blinded By the Firewall

中國人看來是地球上最容易滿足的民族了,根據Pew研究中心的調查,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國內經濟與整體方向非常滿意,百分之六十五的人認為政府執政成果優秀,百分之九十六的人認為奧運會非常成功,百分之九十三的人相信奧運會改變這個國家的形象。三成的人認為中國會贏得最多金牌,就算把在極權國家內進行調查可能產生的誤差給算進去,這些數字還是讓人驚訝:中國的樂觀態度都快滿出來了。

七成五的中國人認為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都喜歡中國,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認為外國人不喜歡自己的國家,超過百分之八十的人相信中國在制定外交政策時考量了其他國家的利益,只有百分之三的人認為中國的經濟成長對其他國家帶來負面效果。也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知道中國製造的產品曾因為品質與安全問題而被召回。

Pew的公眾意見全球態度調查訪問了二十四個國家的人民,並於六月發佈,調查結果很清楚的顯示國際輿論對中國的看法與中國人自己對中國的看法大異其趣。

若是將中國的調查結果去掉,在可以追溯的資料中,其他各國對中國的喜愛程度平均值是百分之四十六,在這些國家中,十五個國家對中國的喜愛分數自去年開始便下滑,同樣的,如今更多人相信中國對他們的國家的負面影響比正面影響來得大。所有受調查的國家中,僅百分之三十的人相信中國在乎其他國家的利益,而對中國產品的問題則是眾所皆知。

其他的調查也顯示出,中國人以為世界怎麼看待中國跟實際上其他國家到底怎麼看待中國之間都存在類似的斷裂。最近一次BBC的調查發現百分之九十的中國人相信中國對全球的影響是正面的,然而在調查資料可追溯的二十三個國家中,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人這麼認為。

簡單來說,中國人以為世界上喜歡中國的人比實際上多了一倍。這不是一條小縫隙,而是一個大裂谷。圍繞在中國人四周的資訊泡膜就是原因所在。

想想今年春天奧運聖火傳遞時中國人的反應,讓人驚訝多過於憤怒的是,造成人們如此反應的情感因素很清楚:這些外國人怎麼可以對像中國這樣一個受到喜愛且尊敬的國家做出這種事情?一位中國外交部的官員在今年四月倫敦與巴黎的聖火抗議之後跟我說:「中國向全世界微笑,但是世界卻無動於衷」。她強調外國人對北京人權問題以及西藏政策進行的抗議如何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情感,但是在這一連串抗議之前所做的調查中,可以發現差異很大的印度、南韓、美國、與德國等國家,對中國的西藏政策都普遍不支持。

沒人入住的北京旅館房間跟中國之外頗低的觀賽興致可以歸咎於更嚴格的簽證規定與安全條件使得人們沒有意願到北京一遊。一年前,NBC新聞與華盛頓郵報聯合舉辦的調查發現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受調查的)沒興趣觀看奧運,中國的形象(並沒有因為它在這禮拜決定撤銷奧運選手Joey Cheek 的簽證而改善)會影響國際電視觀眾觀看奧運的規模。已開發國家的人們認為將奧運交給北京辦理是個錯誤(根據Pew調查,百分之四十三的美國人這麼認為,而百分之四十一的人認為這是正確的決定),所以也傾向於不觀看奧運。

中國人以為世界喜歡中國的這件事合理地解釋了為什麼說服北京重視並處理人權及其他議題會那麼困難。中國人到頭來並不覺得需要做出任何改變來改善這個國家的形象。相反的,調查顯示出美國人很清楚美國的海外形象這幾年已經被毀壞殆盡,而眾人皆有共識認為他們得做些事情來改善這個極差的形象。然而在中國,共產黨控制了絕大多數人民能接收的資訊,這些資訊中並不包括顯示出這個國家變得多麼不受歡迎的資料。

假使中國人終究察知這個世界怎麼看待他們的國家,他們會疑惑為什麼此形象那麼糟糕,他們會學習,並且知道中國的經濟成長以及其對西方國家工作及環境的影響,中國的軍事擴張則是另一件令人擔憂的事。

但是更衝擊一般中國人的事實恐怕是世界普遍認為他們的政府並不尊重個人自由。二十三個國家中的十二個國家中的大多數人民(包括除了俄羅斯之外所有在雅典奧運中奪金牌數最多的國家)相信中國政府並不尊重個人權利。在另外十個國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持相同看法,只有其餘四個國家中的大多數人民認為中國政府尊重個人自由。

而我們並不知道中國人是否認為他們的政府尊重人權:Pew沒有被允許在中國問這個問題。

本文作者是中美對話基金會的創辦人與執行主任,該基金會是舊金山的人權團體。

本文中所引的Pew全球態度調查連結在此

Comments (15)

原文最不負責的是:他的數據全部都是Pew研究中心來的,可是全文沒有那個中心的網址,也沒有那項研究的連結,讓人根本無法查證資料來源。

我找到了該中心網址,建議在中文版加上。英文版不負責任的缺失,至少中文版可以稍微更正:http://people-press.org/。 至於文中提到的研究到底在那個網站的哪裡,我實在沒時間找了。如果可以補上,那就更好了。有資料來源、有數據,好歹可以查證。

我也對這些看起來很離譜的數字很保留,並且很不喜歡這篇文章隱然浮現的一種對中國的強烈敵意甚至歧視。作者討厭的是中國以及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專制政體對人民的壓迫,還是根本瞧不起中國人?這兩種是完全不同的,我們也絕對不該因為前者而推演到後者。

補充一下:那個研究中心全名是:Pew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People & the Press.

網址:http://people-press.org/

J:

我对上面的表示执政党和人民之间应该拆分来看的观点并不认同。 这就如同把纳粹德国和二战时期的德国人拆分来看一样荒唐。
而目前, 对于西方的非善意, 只能首先正面面对然后寻求解决, 非要把自己和这个国家以及他的执政党拆分的做法我觉得只是鸵鸟行为。

这个世界从古至今就在竞争和对抗中进步, 中国人也不必因为中国的价值观不合于西方的价值观而妄自菲薄甚至要和xxx切分。 在长期的闭关锁国之后中国人也要学会在争议中成长了。

ps. 和西方观点不合不代表和世界隔绝。 这个世界上西方代表的普世观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让人有一种错觉即西方即世界。 其实这真是太绝对了, 要知道为了供应西方口粮, 整个南美洲作出多大牺牲, 他们对于欧洲美国有多大矛盾就知道这个世界的声音虽然总是由西方发出但是存在却是多样的。

Diuleeseafood:

dd

diuleeseafood:

我在加拿大生活了二十年, 譞我告訴你一個事实....ハ成以上外国人都对中国人有很大的戒心..甚少喜欢跟中国人交往. 尤其近這十年八年, 情况越耒越差.

Mr. Lee:

我認為這個報導相當的不實際。姑且不論中國大陸內部的人,那些國外留學生難道也有被中國的資訊管制影響到嗎?然而之前在美國或者法國對於藏獨表示抗議的不也是中國留學生嗎?
如果認為中國的蠻橫霸道只是因為政府的高壓管制,就太小看他們了!

Muser:

你可能不知道中國的留學生是受到監視的,到國外去唸書,一到當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集體到當地的警察單位找中國代表報到、登記,留學生彼此都知道跟自己同一屆的同學當中誰是被指派的職業學生,甚至還會警告台灣的留學生在職業學生前少講些台灣獨立的話。

最讓我感到有趣的事情是看到中國的留學生第一次到國外學校唸書準備集合去報到時,竟然指著台灣學生說:「你你你!你怎麼不用去報到?政府有說台灣的學生不用報到嗎?剛來別給我太囂張!小心我舉報你!」當場就被其他同學從背後一腳踹開,被高年級的抓去聊聊天。

如果不是有人踹那一腳,大概就是我補上那一腳。XD

剛剛要貼回應卻貼不上,貼到我自己部落格去了。網址:http://unionists.org/karlmarx/archives/2008/08/08/203/

補充幾個可能與信度、效度有關的調查方法意見。

有關中國的部分,調查方法中提到是採面對面問卷調查,對象為18歲以上民眾,涵蓋8個大城以及另外8個省份的中型城市、鄉村地區,抽樣範圍涵蓋42%的成年人口,因為沒交代完整的抽樣方法及樣本代表性檢定,所以雖然聲稱採取機率抽樣,並且談到了最大抽樣誤差不超過2%,樣本代表性或有存疑。

所以若採保守觀點,可以認為這份調查只代表了那3212個受訪者意見;採開放觀點者,可已認為這份調查充分表達中國人的心聲(笑)。

個人採保守觀點,原因如下:
1.中國政府對於大規模問卷調查皆有事先審查機制,這一點從本文最後一行就可看出。
2.受訪對象的選取、抽樣方法,也可左右最後的調查結果。
3.基於個人過去對中國官方宣稱的各種"選舉"或"調查"的了解,這份地調查關於中國人民的意見,可能誇大了中國人的自我光榮感,而誤導各界的解讀。

大家繼續。

我的blog迴響功能一直不太穩定, 所以如果有什麼想說卻又留不了言的, 請在部落格右側的小留言板隨意

J:

muser同学看来是台湾留学生。 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谓的职业学生的说法是哪里来的。 十年前我刚出国的时候被一些朋友告诫过要警惕职业学生。 这种好奇心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被释放过。 也许就像外星人的传说一样。 我一直相信有外星人但是始终难得一见。
我留学的国家是德国, 并且我本人至今仍然生活在这个国家里。 在我曾经就读的大学里有很多台湾学生也有一些大陆学生。 彼此私交都还算不错。如果有什么难处也都会互相帮忙, 毕竟母语的关系是无法抹去的, 因为就读的是稍偏工程的学科所以因为政治意识形态所发生的冲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毕竟也受了这么多年的高等教育, 个人关系和国家关系如何梳理也算是个人修养的一部分了。 所以我对muser同学在求学期间的惨痛经历的普遍性表示质疑。
最后就是关于西方对于中国人的戒心上面。 其实我个人认为应该把这句话的中国人换成东亚人会更加合适。 有一位名人说过东方和西方, 永远无法面对面交流(大意如此)。 我和几位韩国还有日本校友长期都保持联系, 也经常会就自己在西欧生活的经历作出抱怨。 西方人对于东方人的戒心自古就是有的。 这种那个戒心时强时弱, 有时候会因为你的微不足道转化成同情心, 就像他们对非洲人一样, 有时候会因为你的强大表现的充满畏惧和警戒就像对待泡沫经济时期的日本人一样。 所以我还是这个态度, 中国人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发展和生存下去就要容忍并且承认这种戒心。对于台湾人而言轻松的把这种戒心推到中国人身上是轻率和不智的。即使我们不是同国人, 但是我们毕竟同属东亚, 属于一个正在上升并且逐渐具有了和强势的西欧文明直接对话的能量的文明。 这种来自欧洲的压力我们也应该共同承担。
以后台湾如果想要独立建国, 这一点也是起码的企图心和自信心。
说的太多了, 希望blog主人海谅。

J:

muser同学看来是台湾留学生。 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谓的职业学生的说法是哪里来的。 十年前我刚出国的时候被一些朋友告诫过要警惕职业学生。 这种好奇心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被释放过。 也许就像外星人的传说一样。 我一直相信有外星人但是始终难得一见。
我留学的国家是德国, 并且我本人至今仍然生活在这个国家里。 在我曾经就读的大学里有很多台湾学生也有一些大陆学生。 彼此私交都还算不错。如果有什么难处也都会互相帮忙, 毕竟母语的关系是无法抹去的, 因为就读的是稍偏工程的学科所以因为政治意识形态所发生的冲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毕竟也受了这么多年的高等教育, 个人关系和国家关系如何梳理也算是个人修养的一部分了。 所以我对muser同学在求学期间的惨痛经历的普遍性表示质疑。
最后就是关于西方对于中国人的戒心上面。 其实我个人认为应该把这句话的中国人换成东亚人会更加合适。 有一位名人说过东方和西方, 永远无法面对面交流(大意如此)。 我和几位韩国还有日本校友长期都保持联系, 也经常会就自己在西欧生活的经历作出抱怨。 西方人对于东方人的戒心自古就是有的。 这种那个戒心时强时弱, 有时候会因为你的微不足道转化成同情心, 就像他们对非洲人一样, 有时候会因为你的强大表现的充满畏惧和警戒就像对待泡沫经济时期的日本人一样。 所以我还是这个态度, 中国人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发展和生存下去就要容忍并且承认这种戒心。对于台湾人而言轻松的把这种戒心推到中国人身上是轻率和不智的。即使我们不是同国人, 但是我们毕竟同属东亚, 属于一个正在上升并且逐渐具有了和强势的西欧文明直接对话的能量的文明。 这种来自欧洲的压力我们也应该共同承担。
以后台湾如果想要独立建国, 这一点也是起码的企图心和自信心。
说的太多了, 希望blog主人海谅。

J:

muser同学看来是台湾留学生。 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谓的职业学生的说法是哪里来的。 十年前我刚出国的时候被一些朋友告诫过要警惕职业学生。 这种好奇心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被释放过。 也许就像外星人的传说一样。 我一直相信有外星人但是始终难得一见。
我留学的国家是德国, 并且我本人至今仍然生活在这个国家里。 在我曾经就读的大学里有很多台湾学生也有一些大陆学生。 彼此私交都还算不错。如果有什么难处也都会互相帮忙, 毕竟母语的关系是无法抹去的, 因为就读的是稍偏工程的学科所以因为政治意识形态所发生的冲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毕竟也受了这么多年的高等教育, 个人关系和国家关系如何梳理也算是个人修养的一部分了。 所以我对muser同学在求学期间的惨痛经历的普遍性表示质疑。
最后就是关于西方对于中国人的戒心上面。 其实我个人认为应该把这句话的中国人换成东亚人会更加合适。 有一位名人说过东方和西方, 永远无法面对面交流(大意如此)。 我和几位韩国还有日本校友长期都保持联系, 也经常会就自己在西欧生活的经历作出抱怨。 西方人对于东方人的戒心自古就是有的。 这种那个戒心时强时弱, 有时候会因为你的微不足道转化成同情心, 就像他们对非洲人一样, 有时候会因为你的强大表现的充满畏惧和警戒就像对待泡沫经济时期的日本人一样。 所以我还是这个态度, 中国人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发展和生存下去就要容忍并且承认这种戒心。对于台湾人而言轻松的把这种戒心推到中国人身上是轻率和不智的。即使我们不是同国人, 但是我们毕竟同属东亚, 属于一个正在上升并且逐渐具有了和强势的西欧文明直接对话的能量的文明。 这种来自欧洲的压力我们也应该共同承担。
以后台湾如果想要独立建国, 这一点也是起码的企图心和自信心。
说的太多了, 希望blog主人海谅。

J:

竟然出现三篇... sorry

42forto:

[quote]Muser:
你可能不知道中國的留學生是受到監視的,到國外去唸書,一到當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集體到當地的警察單位找中國代表報到、登記,留學生彼此都知道跟自己同一屆的同學當中誰是被指派的職業學生,甚至還會警告台灣的留學生在職業學生前少講些台灣獨立的話。……[/quote]

别扯了好麼?你在哪兒聽來的?我現在就是從內地來新加坡的留學生,我在新加坡快四年了,從頭到尾都沒去過什麽狗屁警察單位也沒見過什麽狗屁中國代表,我連大使館都沒去過。你看到的什麽登記云云職業學生云云是什麽狗屁啊!你以為現在是70年代么?

下次唬爛拜托用點腦子OK?

by 受不了這種五毛黨。的不留言會死星人乙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8年8月 7日 16:53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轉]美國人在天安門廣場進行抗議

下一篇文章是 看見eo4黑特銀行想起之前寫過的這篇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