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少康,再見 | Main | Zola的簡報:《BLOG、新技術與公民報導》 »

野草莓,很酸嗎?

野草莓,很酸嗎?

有人問修改集遊法不是讓黑道聚眾更方便?我笑了,黑道聚眾什麼時候申請過集會遊行了?怎麼那麼愛說笑。(我真的笑了啊!)

好了,我也來說說,對於這場「野草莓學運」的想法。是跟風,更是為了紀錄。寫部落格不就是為了紀錄自己當下的心情與感想嗎?

我沒參加過學運,對於野百合、野榴槤、野西瓜...等各時期的學運其實了解也不深,跟我寫部落格以來參與或推動過的甚麼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一樣(Global Voices, 精神病污名問題、流浪動物與動物權、媒體、綠黨、樂生、三聚氰胺....),統統都是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之下開始的。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上下窮盡五千年去變成專家之後再行動,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力,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我的一群好朋友的判斷力,我們是Happy Mobs,不是Scholars或experts,我們不受控制、不受指揮、不是我們高傲或難以溝通,而是因為我們連彼此都沒辦法控制彼此,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XD),非常亂。

不過我們做事原則倒是一致:透明、負責,and be happy。我們多半不是傳統想像中苦幹實幹的社運工作者,也沒那個能耐跟堅持,我們只想按按滑鼠輕鬆做社運,非常懶惰,非常草莓。我目前做過的最大犧牲頂多就是幾個晚上不睡而已。

我喜歡草莓(草莓牛奶更好,草莓百分百也很好),我自己也是七年級生,要是被人歸類為草莓族也不奇怪(更何況我還有草莓鼻...)。現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新竹、彰化...有好多比我還草莓很多的學生在露天下靜坐(不一定安靜啦,反正就是坐著),為的是修正集會遊行法對人民言論表達自由的桎梏。

他們自己定名這次從十一月六號開始的靜坐活動為「野草莓學運」。真有梗!

我一開始會接觸樂生議題,就是因為那天我看見我不能理解的事情:一群人數不多、聲音不大、由手腳殘缺的老阿公阿嬤跟學生集結而成的「群眾」在台北縣政府前抗議時,竟然沒有官員出來認真回應需求,而是來了多過抗議人數好幾倍的警力,把人用極為粗暴的方式拖走、拉走、架走。

因為他們違反了集會遊行法。

我是那時候才知道這個法律大到可以做出這種事情,我這才開始接觸樂生議題,了解其論述,但是我也說過,我是個懶惰又不重視歷史的人,單純用文資保存來說服我樂生應該保留其實沒辦法打動我(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樂生發展出那麼多論述來打動不同的人),但是當我知道一個政府為了要消除樂生微弱的呼喊竟然可以動用龐大國家警察力量來滅音,我就忍不下這口氣,這裡頭一定有鬼。

樂生議題開啟了我接觸其他議題的可能。所以我很高興今天學生們是因為反對集會遊行法站出來的,因為那他們就跟我一樣,知道當國家意圖要消滅一種聲音的時候,不管自己支持與否,這裡頭一定有鬼。

現在在靜坐的學生,你們不需要非得支持樂生不可,但是我希望你們知道在過去幾年到現在有過這麼一群人,他們承受過你們現在承受的以及即將承受的所有打壓、藐視、污名、抹黑、忽略、以及憎惡。他們承受的這些同時來自於藍綠政界,來自於不諒解的民眾、來自於帶有其他目的的打手。你們現在承受的負面回應主要來自藍營、藍媒、藍色部落客...、正面回應來自於綠營跟綠媒,跟綠色部落客...但是你們要知道,時空環境隨便轉換一下,他們馬上可以換張臉孔、變個說法來搞臭你們,或是突然又把你們捧在手心,只要你們的訴求能為他們所用,他們很樂意把你們利用到極限,然後丟掉。其實全世界所有掌權者或是依附權力者都是這樣做的,習慣就好。

會有人跟你們說,學生不要被有心人士利用了,把書讀好才是重要的事;會有人問你們說,你們怎麼不譴責後來的暴力行為,反而要求馬劉道歉;會有人問你們說,你們過去八年怎麼不出聲,突然針對起現在的執政黨,分明就是雙重標準;還會有人跟你們說,現在時間不對、你們力量不夠、知識不足、歷練不足...反正甚麼都不足。很快,你們的領導群就會被開始挖底,家世背景、同學證詞、學校成績、寫過的作文...被記過的過...抹黑你們的,你們要小心,支持鼓勵你們的,你們更要小心,因為他們的支持鼓勵正好會變成另一群人抹黑你們的最好藉口。(詳見:對於學生靜坐的十萬個為什麼

你們內部可能會內鬨,可能會意見不一,會有人脫隊,甚至轉而變成反對你們的人。就跟你們感到厭煩的台灣政治生態一樣,這些都可能發生在你們自己身上。

但是這些統統沒有甚麼好擔心的!

你們是野草莓,是這些想要把你們踩在腳下的人從來沒有應付過的一群,他們就是害怕所以才會幹出這些事,野草莓被打壓之後流出來的不是血,是甜美的果汁,你們是有史以來學習能力最高、行動效率最快、最有媒體識讀能力跟數位資訊素養的一個世代,你們是發明Kuso的世代、你們是ptt的擁有者、你們是可以背出周星馳每部電影台詞的鄉民、你們是最習慣自拍跟自我紀錄的一群、幾乎所有的電視節目流行音樂電影遊戲都是為了你們存在的。這些政客多麼想讓你們對政治、對公共事務冷感啊!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靠樁腳、靠悲情、靠金錢、靠暴力、靠歷史來穩固政治地位,你們已經嚇到他們了,接下來還有得瞧。

因為,首先他們忽略你、然後嘲笑你、最後反對你--而你獲得勝利

Comments (84)

轟~
給你大掌聲!
說得好~^^

不過
同為七年級生的我
我想我會延後一些時日再行動
畢竟瓜田李下 接在圍城之後
難免會招致"被利用"等等的質疑
(甚至我這個旁觀者也不免
有些許的疑慮)

然而其實也是不用擔心的
除非心裡真的有鬼
只要誠心誠意 謠言會止於智者

反思:

只要勝利?
不計代價?
此種價值建立在他人之痛苦上!

正義的新時代化身
是否也隱含惡魔的佈局?
想起蜘蛛人3的片段


dixie:

說的太好了!

me:

其實, 看某位學生出來反擊阿扁的說話, 就知道他們不會被利用了。

dada:

"其實, 看某位學生出來反擊阿扁的說話, 就知道他們不會被利用了。"

因為謝長廷是老板
陳水扁跟謝長廷不合又不是秘密
下屬哪會給老板的敵人好臉色?

曹阿舍:

我承認我是被最上面的草莓妹妹吸引來的!

我也是學生:

小題大作= =
真是無聊!
報備制國民黨團早就在推了~
誰在擋這個法案......
搞清楚~
不要認為正個名為「野草莓」
就能媲美二、三十年前的「野百合」
天壤之別啊~
他們可以定位於台灣民主的推力
但是今天的「野草莓」
抗議集會遊行法要修我沒異議
但是指稱「警察暴力」、「如戒嚴」等
相當不贊同~
西方民主先進國家
是如何處理這種衝突?
試著去看看
就知道台灣降算不算警察國家!

怎麼那麼無力...

我想筆戰啊!給我一點論述吧!要不然沒辦法戰啊(順便多看看其他文章吧)

我也是學生:

一定要筆戰嗎= =......
批踢踢每次筆戰文都被刪
所以變溫和了
科科
只是剛剛想到
為什麼些學生扁政府時代不出來而馬政府時代才出來?
因為泛藍的抗爭遊行與泛綠的相較下理性和平許多
所以不會有流血衝突......

那我們就溫和的來喝茶聊天看後宮漫吧

http://blog.xuite.net/calvin.gemini/blog/20635527

你的問題我覺得比較像是「為甚麼要射在屁股上不射在臉上」...這種事情...感覺對了就射了。

中肯!完全把心中的話說出來了!

推!

高雄的目前在中央公園...

w124:

我年輕過,我也曾是大學生


但我反對野草莓

民進黨的街頭運動令我這個老百姓大開眼界.街頭運動要反省的是街頭運動的本身.怎運動本身就沒有民主質感便求制度的放寬.

所以野草莓的訴求無法說服我.

野草莓不是大學生唯一的聲音.


嗯...

完全不知道你的論點是什麼。

文章一篇都不看就開始回應,這樣我很累。

Hi, 我六年級生,也在學,只想說: Hang on & proceed with what we've been doing, guys. It's an Excellent Job!! Don't easily submit to those exterior nonsense since we're doing the right & just thing. Lastly, plz take good care of you all!!!

從新聞界轉戰媒體圈攪和的話事人:

我還年輕,雖然已不是大學生
可我相當肯定野草莓的精神

前面w124的論述讓我這位路過鄉民著實大開眼界
 
喵滴咧...
街頭運動怎會是要"反省"街頭運動的"本身"呢...
街頭運動該是"讓執政當局反省為何會有街頭運動的產生"

執政者若真有民主內涵...
何必滿嘴悍衛國家主權... 
卻又遙控媒體隻手遮天...

當日子難過卻敢赤手空拳上街頭的活老百姓 遇上手持警棍衝出封鎖線的人民褓姆...

呿...那個「您」垂桌說「我們的警察『真的』很溫和」
喏...w124怎不先好好上Youtube看看11/02-11/05這段期間「我們的警察『真的』很暴力」

請先搞懂1106的前因後果...
再了解野草莓運動的純粹訴求...
然後再批判究竟誰是破壞民主的打手
有空的話順便想想這些以後可能會是誰的聲音誰的訴求

TO 龜大
拍謝...多言了
您文章可否借敝人轉載?!

Yam1:

>>請先搞懂1106的前因後果...

前因是張清銘事件讓綠營發現原來可以這樣惡搞中國來的人,結果時間上根本來不即申請,或是根本不想申請,就天天去嗆陳源林,然後一群心中有台獨,手上拿中華民國國旗的人就去鬧事,然後就說未甚麼拿中華民國國旗會被打、為什麼去散步會被打、為什麼放音樂會被打?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之
被打、被攔是剛剛好而已

不打這些心中有台獨手上拿國旗的台獨意圖滋事份子,難道要讓你們上前去推、擠、絆倒、砍、殺陳雲林?

然後兩國交戰
然後當然就不會有1106圓山事件
更不會看到野草莓為民進黨挺身而出

rt:

w124說的很有道理

民進黨總是出頭很多

反省很少.

民進黨只會怪別人自己都不反省.
更聽不進別人的意見.

放心好了,選票早已說明一切.
民進黨請當個安分的在野黨.

此活動可辦一次投票看看好了

看是遊行暴力多還是警察執法過當.
請不要再為這種非主流民意損耗國家資源與和諧.

小嘟嘟:

屁話。你們是活該欠打,你們跟本是被當白癡「鼓動利用」了嘛!你們用心出發點是好的,是愛國的;但你們被某些「綠營有心人士」,為選舉,當白癡耍還不自知,很多訴求根本是「似是而非」,真是愚夫愚民!再說 只准你們打警察,就不准 別人 反抗。你們不也是丟「汽油彈」、胡椒粉嗎?根本是「恐佈暴力」!完全沒秩序,只因少數人在做秀!這叫「民主」?警察不也是 近500受傷,甚至中風捷肢。你們無知,還陣陣有詞;警察執行「正當」的公權力,是天經地義,是在保護大部份善良老百姓。「善良老百姓」自然就會不會被打!我只能說你們是造成國家動盪不安,浪費公帑及社會資源,這叫「做賊不但喊賊,還哭調子」,所以是「死了活該」。

李罔氏:

搞蝦咪爛草莓~現在大學生程度就只有這樣,要人家道歉要要有個原因嘛,在訴求什麼從頭到尾只說修改集會遊行法,那到底要修改什麼嘛,如果法律可以因為不爽法律就糾眾抗爭那要法律幹啥,如果一堆黑衣人跑去你坐在你家門口,在你家門口大呼小叫的誰都會很不爽,問題請先搞清楚別借題發揮順水推舟的搭上這陳雲林議題,多唸書,還有在法律上權力義務請先搞清楚,法律保障集會遊行權,但是你義務是不該影響他人權益才會受到合法保障,那黑社糾眾去討債去申請集會遊行是否合法?,你既然沒有顧及義務當然也就沒有權利,不是你們爽就好,別只會伸張權力自己義務要做好
我覺得你們滿丟臉的,別繼續丟臉趕快回家吧

tw:

呼呼 藍(共)網軍嗅到這來了..

警察也是人:

奇怪了, 好像都沒人想一下警察也不喜歡沒事去當人牆擋石頭汽油彈, 也沒警察喜歡沒事去驅離恣事民眾. 若不是無暴力違法在前, 何需動用這麼多警力? 有這麼多警力, 結果暴力事件照發生, 石頭汽油彈糞便照丟. 是人民不怕警察, 還是警察怕人民? 法要修可以, 但以台灣民主法治觀念還不成熟的現況, 還不到時候. 不守法的人來談修法? 怎麼看都是本末倒置.

反正最後不管修不修的過, 被罵的永遠還是站前線的警察.

1/4yes3/4no--part1:

要馬劉道歉,太可笑,大三通本就是馬英九的政見,70%人民選他,兌選政見有何不對.根本連協議都未看,未出來,就扣上賣台,出賣主權的帽子,然後打人,鬧事,太超過,張銘清的被打,說是維安不夠,設陷阱,陳雲林的加強維安,又說太超過,設陷阱,擺明就就是要鬧事,耍暴力,看看那些去抗議鬧事的是誰,沒出現在你們之中嗎?請他們先為他們的行為向社會道歉吧

1/4yes3/4no--part1:

要馬劉道歉,太可笑,大三通本就是馬英九的政見,70%人民選他,兌選政見有何不對.根本連協議都未看,未出來,就扣上賣台,出賣主權的帽子,然後打人,鬧事,太超過

1/4no3/4yes-- part2:

2張銘清的被打,說是維安不夠,設陷阱,陳雲林的加強維安,又說太超過,設陷阱,擺明就就是要鬧事,耍暴力,看看那些去抗議鬧事的是誰,沒出現在你們之中嗎?請他們先為他們的行為向社會道歉吧3惡法也是法,至少保障我們這些無辜善良的百性,警察至少依法行政,也請你們依法做事,我贊成修法,但對你們大部份的訴求,與作為非常不贊同

1/4yes3/4no:

4我贊成適度修法,但某些人的野蠻暴力行為,與對法律的不尊重,非常的不信任,就如死刑的存在與否,都有兩面

MEB:

警察也是人當然是沒錯的, 示威抗議者也是人, 沒有人會想去給人當沙包盾牌踢打

所以, 規劃出一個合理的抗議範圍, 讓抗議的人有舞台, 讓警察不用這麼辛苦, 本來就是政府天經地義該做的事, 不是說給你抗議的權利, 然後叫你去沒人聽得到的地方抗議, 如果你不爽, 我就說你是違法, 然後看著你跟警察起衝突, 這樣的政府當然會被要求道歉

btw, 草莓牛奶要復出了

反思:

原來說不過就扣個藍網軍或共特
一切就不需多言啦
貼個標籤扣上大帽子就要讓人恐懼

這就是民主!
多少人假汝名而為之
果然是綠色如出一徹最會使這招
言曰中立這世界最好就有中立!呵呵
林佳龍在現場被嗆聲讓我更覺得參與者都很會演戲但演的夠假!
思考一下何以是林佳龍來
不是新潮流成員來?

已經不言可喻!
真是好個中立阿
看其本質就知魔鬼代言人之身份
林佳龍還曾是長昌總部主委
背後還是有影武者
靜觀其變吧

哇!真的都不看文章就回應耶,你們辛苦了。

我最愛匿名、又不搞清楚狀況、話又說不清楚的回應了,台灣真可愛。

大家玩的高興就好,等出現負責任又有建地的言論時我就會回應了。不然現在好像跟小嬰兒對話一樣,我喜歡小嬰兒,但是對話有難度。

Bruce:

小朋友, 長大點! 先動手打人就不對,不用問為什麼!

要讓對方知道抗議什麼, 而不是打警察吧!

學生到底在抗議什麼, 國家有戒嚴嗎???

那你、我不就危險了!因為講政府的不是!

請搞清礎狀況抗議好嗎? 不要為了抗議而抗議, 那到底書讀到那裡去了?

難道現在的大學生, 都沒有腦子, 分不出真假是非嗎!!!!

RH:

如果等到國家戒嚴,那就太遲了。

Mr. Bruce, 你知道學生為甚麼抗議嗎?

kB:

現在野草莓最大的困境是國黨與民黨的聯手抹綠,藍綠民眾只看到這些綠漆,根本沒人在看補正集遊法的訴求。

反思:

有人問修改集遊法不是讓黑道聚眾更方便?我笑了,黑道聚眾什麼時候申請過集遊法了?怎麼那麼愛說笑。(我真的笑了啊!)
[評:看了你的文章描述, 我也笑了, 真的不知該不該叫你天真爛漫, “修改集遊法不是讓黑道聚眾更方便?!” 呵!讀人言語真是只讀表面呀, 還看不出隱射集遊群眾本身之不確定性, 暗藏份子屬性不明稍有動盪, 其他溫和集遊者便揹了黑鍋, 全然被視作黑道聚眾亦不為過, 不論曾經申請與否, 還有你的中文表達真是獨樹一格, 何以要申請集遊法?應該是依集遊法來申請集會抗議吧, 文字表達顛顛倒倒]

好了,我也來說說,對於這場「野草莓學運」的想法。是跟風,更是為了紀錄。寫部落格不就是為了紀錄自己當下的心情與感想嗎?
我沒參加過學運,對於野百合、野榴槤、野西瓜...等各時期的學運其實了解也不深,跟我寫部落格以來參與或推動過的甚麼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一樣(Global Voices, 精神病污名問題、流浪動物與動物權、媒體、綠黨、樂生、三聚氰胺....),統統都是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之下開始的。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上下窮盡五千年去變成專家之後再行動,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力,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我的一群好朋友的判斷力,我們是Happy Mobs,不是Scholars或experts,我們不受控制、不受指揮、不是我們高傲或難以溝通,而是因為我們連彼此都沒辦法控制彼此,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XD),非常亂。

〔評: 即是一知半解, 就不要妄圖這社會的其他人士難保不會用一知半解的態度與理解來看待這群野草莓, 因為他們跟你也是用相同的心態但處於不同的面向來看待各位, 將心比心嘛!所以同意你文章的從眾或你個人犯不著對不同意者之發言扣以藍教徒共特之大帽子, 搞麥卡錫嗎?出社會一陣後, 發覺最怕碰到的就是一知半解者, 通常一知半解者最容易放大己身認定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之特點, 有時會讓人避之惟恐不及, 至於行動與否, 沒有人要你變成專家再行動, 但判斷事情的廣度與深度顯要更週延, 但看你此段之最後幾句表達完全彰顯天真爛漫的特質, 即然最後一句你也表明非常亂, 讓人質疑所謂“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力…”這種帶有強烈表達甚至極端放大自我(很像小時後的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異曲同工)的特質, 會讓其他人懷疑野草莓及其從眾搞出此類社會運動所含居心為何也就不足為奇了, 似謊言說百遍自己也會信服, 相信自己不受控制不受指揮?!或許吧, 又想起前進高棉及蜘蛛人3這類雖是娛樂片, 但片中所要傳遞的訊息是, 最大的敵人也許是自己, 好一個相信自己的判斷力, 不受控制不受指揮!〕

不過我們做事原則倒是一致:透明、負責,and be happy。我們多半不是傳統想像中苦幹實幹的社運工作者,也沒那個能耐跟堅持,我們只想按按滑鼠輕鬆做社運,非常懶惰,非常草莓。我目前做過的最大犧牲頂多就是幾個晚上不睡而已。
我喜歡草莓(草莓牛奶更好,草莓百分百也很好),我自己也是七年級生,要是被人歸類為草莓族也不奇怪(更何況我還有草莓鼻...)。現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新竹、彰化...有好多比我還草莓很多的學生在露天下靜坐(不一定安靜啦,反正就是坐著),為的是修正集會遊行法對人民言論表達自由的桎梏。
〔評:對你心境之轉轍, 能予以理解, 但即要快樂則對外的態度自然輕鬆以對, 如此外顯特色當然也會讓人試以對野草莓之社會運動予人輕浮感受, 不想偏都難, 出社會後才發覺品牌識別特質之建構有多重要, 講白了, 你想建立什樣的形象別人就會用你所彰顯的特色來予以看待你〕
他們自己定名這次從十一月六號開始的靜坐活動為「野草莓學運」。真有梗!
我一開始會接觸樂生議題,就是因為那天我看見我不能理解的事情:一群人數不多、聲音不大、由手腳殘缺的老阿公阿嬤跟學生集結而成的「群眾」在台北縣政府前抗議時,竟然沒有官員出來認真回應需求,而是來了多過抗議人數好幾倍的警力,把人用極為粗暴的方式拖走、拉走、架走。
因為他們違反了集會遊行法。
我是那時候才知道這個法律大到可以做出這種事情,我這才開始接觸樂生議題,了解其論述,但是我也說過,我是個懶惰又不重視歷史的人,單純用文資保存來說服我樂生應該保留其實沒辦法打動我(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樂生發展出那麼多論述來打動不同的人),但是當我知道一個政府為了要消除樂生微弱的呼喊竟然可以動用龐大國家警察力量來滅音,我就忍不下這口氣,這裡頭一定有鬼。
樂生議題開啟了我接觸其他議題的可能。所以我很高興今天學生們是因為反對集會遊行法站出來的,因為那他們就跟我一樣,知道當國家意圖要消滅一種聲音的時候,不管自己支持與否,這裡頭一定有鬼。
〔評:當時就應該出來申請集會了, 當然或可說共產黨派特使所產生的衝突那一週, 不過就是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的觸發點, 但野草莓於此時機之誕生與動機當然也會讓人多作聯想, 先寫到這吧〕

@反思:呵呵,你真的很有空。所以你的重點是...我很天真爛漫?那我除了您誇獎了我也不知道要回甚麼啊XD

文字鋪陳這種事情大家看得懂就好了,看樣子你是看懂啦。

後面兩段完全不知道你在回甚麼,要玩文本分析遊戲嗎?真好玩。歡迎常來。

通常藍教徒共特什麼的都是我被人家扣的帽子耶...XD

carl:

after the reading, i really do not know what to say for the students we have right now. since the law is setted, everyone should follow its rule to go or to change itself. what made them held up the activity? if the root is the meeting which both countries discussed during 11/3~11/6, then they should review why and how DPP did not follow up the basic principle of democracy. No violence~ And Freedom is based on not infringement others'

反思:

也難怪你看不出來, 天真“爛”漫呀, 想快樂不受拘束的搞社運, 只能看到輕浮, 所以訴求的理想性當然受到懷疑再加上野草莓誕生的時機, 何來大多數的肯定?

我也想問反思先生
那到底到底到底在寫些什麼阿...

好像老人碎碎念...

大家把文章看完好嗎!!!
這篇文章其實不是議論文耶
算是抒情勵志的內容吧
"但是這些統統沒有甚麼好擔心的!"
這種感覺
可以在九把刀的熱血小說裡發現

當然野草莓出現的時機敏感
被抹綠扣帽子不是沒有原因的
很多人對於學運很排斥我想就是因為這樣
因為學生太天真了 想太少 做的太衝


反對過太爽六年級先生:

HI
我六年級尾班
說真的跟七年級其實的關係也挺曖昧的
看到野草莓
覺得咱國家的孩子很天真
但也很單純(X)
安逸的生活過久了
說真的
套句行話
過太爽......
要真的聽得進去
可得等為人父母者才能感受阿
我希望那群野草莓
在活動時多想想父母們
在這經濟不景氣的年代
是多麼辛苦的掙錢給你們生活

我也是學生:

勵什麼志?鼓勵大家去參加野草莓嗎?感覺境界差太多了!野百合想解散萬年國會,存在著相當水平的歷史價值,可視為台灣民主推手之一,而野草莓的訴求其實很簡單,為的是馬政府道歉與修改集遊法為報備制,其實不需要像當年野百合那樣要求總統親自回應,未免小題大作浪費資源。

況且馬政府並沒錯,誰號召群眾搞暴力、打警察?誰在11月5日臨時中常會期望支持者站出來?只不過是國外特使來台而已就被定位為賣台,是否過度操作!結果輸掉民主也輸掉名聲,這種雙輸局面在當日就登上國際媒體,丟臉的絕對不只馬英九、劉兆玄而是台灣2300萬人的共悲,其實要負責地是那位沒有街頭經驗的女士吧!

今天陳水扁先生被聲押了,就是證據充分才會被檢方聲請羈押,卻還有一堆人力挺他,司法不公?正義不彰?政治迫害?這些字眼是為了只是尋求聲援號召群眾而已,這是他們常玩的把戲,跟過去共產黨搞鬥爭一樣,毫不講理,只求鬥垮對方。

今天的靜坐學生雖然沒有鬥垮台灣、搞垮馬政府的意思,也沒那個能耐,但是骨子裡應該存在著鬥意,存在著一種根本的不滿,但是其不滿的真的只是警察執行過當或集遊法不完善嗎?於這種關頭搞學運不免讓人有一種1106綠營暴動的延伸,想為暴民平反、捍衛暴力權,進而扼殺台灣的正義公理。

「修改集會遊行法」在江陳會及「野草莓」學生靜坐之後,已逐漸變成國民黨與民進黨兩黨關注焦點,並被當作兩黨互鬥與政治操作的議題。

然而,這十年來歷經政黨輪替之後,已徹底證明「集會遊行法就是執政者的最愛」,無論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都曾徹底阻擋集遊惡法的修法,並被淋漓盡致的拿來箝制社會弱勢者對抗、爭取生存的行動,例如過去幾年被統治者鎮壓最烈的樂生痲瘋病友、公娼、三鶯部落、溪洲部落、勞工、同志和環保團體等,這些社會弱勢者往往連集遊法申請都不核准,或動輒就被移送起訴,而反對黨的言論自由從來不需受制於集遊法。

過去十年,社運團體已不斷要求要廢除或修改集遊法,並不時為此去衝撞體制,然而光修改集遊法根本無法改變統治者對社會弱勢者的壓迫,因為還有更多的法令,諸如社會秩序維護法、警察執行公務法、公共危險罪和刑法中之妨礙公務等三十幾種法令就可以直接箝制人民集會發聲的權利,光修集會遊行法仍無法改變既有體制壓迫弱勢者的不公不義。過去,社會底層在街頭的流血衝撞更不該、不能被收攬成為藍綠政黨的政治權力鬥爭。

明天是11月12日,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等社運團體將到立法院,要求:廢除集會遊行惡法,揭露並演出行動劇,敬請媒體記者前往採訪。

◎時間:2008年11月12日(週三)上午10:00開始( 9:50集合)

◎地點:立法院大門口 (中山南路一號)

◎ 共同行動單位: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三鶯部落自救會、國際勞工協會、基隆失業勞工保護協會、性別人權協會、台灣綠黨、全國教師會、黑手那卡西、新海瓦斯工會、基隆人民火大行動聯盟、丁丁天線寶寶、台灣社會論壇、台灣民間聯盟

聯絡人: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柯逸民(0922422288)、賴香伶(0935452410)

TEL:25576872 E-mail: nobnog@gmail.com 網站:www.nobnog.org.tw

powerslide:

PS.我比較喜歡草莓牛奶啦  ~XD

@反思
唉...所以你還是要跟我說時間不對、歷練不足、甚麼都不足就對了。這些我不是在文章裡頭說了嗎?加油,好嗎?

@過太爽六年級
嗯...完全抓不到重點。

@我也是學生
真的,拜託,文章看完再來回應。

@powerslide
最近聽說要復出了!

哀:

民主首當條件就是不影響其他人的自由以及權力 一個國家既然法律已經設了,那人民自然該遵守 如果法律不合時宜 那自然會被取代 one way or another 而不是無謂的上街頭抗議,這就是民主的真諦 少數服從多數 多數尊重少數一直都是民主最重要的一環,兒很可惜的是台灣人沒有真正了解民主的意義,反而變成了像是 "因為是民主 所以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說難聽點,台灣的民主得來的太容易 沒有經過類似其他國家的抗爭 (別和我說228以及美麗島,讀過歷史都知道這些都是整個情勢使然,當然也並不代表作法是正確的) 法國經過革命 美國經歷獨立戰爭,南北戰爭 人權運動 德國經歷納粹和冷戰 俄國經歷蘇維埃 日本也經歷過二戰 幾乎每個成功的民主國家的"民主" 都是以人民的血換來的 反觀台灣的民主,卻是用國父11次在"大陸"革命換來的,台灣人民並沒有親身鬥爭過. 我今天以一個在北美讀10年書的第三者來看 我看不到"民主" 而是看到"暴民" 當人民沒有"民主"意識的時候,所剩下的只有"暴民". 今天我只能說這些在圍成的以及在靜坐的,很幸運不是在美國. 今天民權運動是好的,可是違法就是違法.

我隨時想吵就吵,想鬧就鬧,阻止我就是蠻橫獨裁,你們的訴求不就是這樣嗎
講的那麼輕鬆,若一堆人在你家門口動不動就遊行幾天幾夜,看你會有什麼感想
從小被父母嬌生慣養,只有我對,別人都錯,這也是草莓族特性之一
又不願承受皮肉之苦,搭帳棚喝茶聊天上網,天下有這麼輕鬆的"抗爭"嗎?

警察被暴民打的頭破血流,當然,只看三立民視的你們或許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你們從來都不責怪打人鬧事的民進黨群眾,卻只會責怪鎮壓暴民的警方
後來你們又知道民進黨曾杯葛集會法案,就只要求即將入獄的陳前總統向你們道歉
你們的政治立場未免太明顯了吧?

你們想挺藍挺綠都無所謂,而很多人對你們有反感,是因為你們"假裝中立"

上面兩位還是一樣不看文章、不把狀況搞清楚就回應,這傳染病真嚴重。

可以觀察出匿名留言者的幾個特徵。這也算是收穫。

peter:

紅衫軍與社團聯合要求集遊惡法修法 記者會
時間:97年11月13日(星期四) 10:30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6貴賓室
出席:簡錫偕(紅衫軍副總指揮)
魏千峰 (紅衫軍律師團總召)
賀德芬 (紅衫軍副總指揮)
潘翰聲(綠黨秘書長)
鄭中睿(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執行委員)
莊雅涵(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執行秘書)

發文者有仔細想這些野草莓的述求嗎
他們論點有3
1.請馬英九和劉院長道歉
想不到為何要道歉,兩岸三通是他的政策,台灣50%以上的人民在總統大選替他背書,況且人家過來也沒矮化不談政治國旗照掛,搞不懂野草莓在瘋什麼

2.要警察總長道歉
什麼執法過當,去看看歐美那些自由民主國家鎮暴警察就知道台灣警察有多娘

3.修改集會遊行法,並改為報備制
完全可笑,以前國民黨就說要修改集會遊行法了,是民進黨把他擋下的,現在換人上朝反客為主了,而且集會遊行法也早在準備附讀了,改為報備制更不用說,台灣的遊行活動可以改為報備制的嗎

二來很多事情讓我覺得他們根本不值得感動,他們那根本不叫靜坐,那叫"露營",看過youtube就知道了,而且還有一堆人在裡面打電動吃三杯雞
而且他們本身就違法遊行沒經過申請要拿什麼說服別人?

我想如果真為台灣好我想更該追究的
誰帶領他們,誰去激化那些暴力民眾拿汽油彈當水球丟的,那個帶領著又是厚顏的將事情推個一乾二淨的

@ 暗天使:

1.請先讀完學生還有老師是為什麼而靜坐的
http://www.scribd.com/doc/7799182/Protest-Statement

2.同上,勿被藍綠與暴力抗議模糊焦點,讀完聲明稿之後再來討論執法過當這個問題。

3.所以我們更要把不合理的惡法廢除,以免再給以後的執政者沿用,不是嗎?

在17度的寒流來襲、下雨天,露天的廣場"打電動吃三杯雞"而且還要拿書準備期中考,真的是太超過了。

尷尬的是,沒聽過要廢止集遊法還要申請集遊法耶,您真的懂靜坐的訴求嗎?

idle:

我想重點不在用言論暴力逼使官員道歉是否恰當, 或是
對集遊法的修改訴求是否過於無知, 而是這些草莓為了
他們可笑的價值觀走上街頭, 爭取與自己幾乎無關的利
益, 只因為看見了他們覺得不對的事情.

或許他們不知道怎樣才是最好, 但是對現況的不滿, 他
們決定做點什麼來改變環境.

有多少時候我們讓環境改變我們, 而從不試圖去改善它
. 同樣為七年級生, 我很意外還有人會為了理想跳出來
搞學運, 或許對即將成為新一代社會中堅的七年級生,
是時候發揮對社會的影響力以及責任了.

當然訴求還是很重要的, 不然就是為運動而運動, 只是
強出頭, 而這次運動的訴求確實有失精準, 為人詬病.
( 如果那樣也說得通, 那我都覺得詐欺罪跟教唆罪是迫
害憲法給我的言論自由啊XD, 不過在下認為集遊法確實
是有瑕疵的)
但是沒關係, 還有下次, 年輕人有try error的空間,
就算最後接受不同的觀點, 也不代表輸了.

至於把焦點放在野草莓是否過太爽, 就略顯愚昧了, 難
道今天換成一群辛苦的勞工或是傷殘人士之類的弱勢團
體來做一樣的訴求,
本來存在的事實就會有所不同嗎!
還是說不耍悲情不搬出受害者, 就得不到大眾的理解跟
共鳴? 而那些看起來過得還不錯的人, 我們壓根兒不想
認真聽他們說什麼.


"本來我們應得的東西, 現在聚在這邊跟政府討, 這不是
哀求, 所以不耍悲情也不搞壯烈"
其實還不錯啦

反對過太爽六年級先生:

愚昧在於個人觀點
講句白話就是
吃飽閒閒沒事幹
集會遊行法?
能當飯吃嗎?
孩子回到現實吧~
難道要等到戰爭來了
才知道甚麼就和平?
重點?
看你的文就算知道重點
也不會想去討論
因為那些重點在大人的世界了
根本不是重點
是小孩子要糖吃的行為
以上~

反對過太爽六年級先生:

對了補充問一些
抗議的學生
哪些是吃白食的
尤其是這群人
更沒資格講話
先學會自我獨立
再來談大人的運動吧
講那麼一大篇
甚麼憑直覺去決定要做什
那路人憑直覺朋友起鬨
傷害到你或者你的親人
就像半夜唱KTV被亂棒打傷那樣無辜
你會怎樣看待那群人
以上有點離題
回到換我想講的重點
總之
能自我獨立衣食不靠父母
再來談這些大人的運動啦
學生本分要做的事
試問你清楚嗎?
試問你明瞭嗎?
再問你有做到嗎?

各位匿名者的留言程度越來越低了, 依舊完全不看文章就回應, 還是老話一句, 高興就好^^

大學中退狂徒:

跟那些娘娘腔的偽政權高薪官員請願~~根本是[人鬼殊途]~~
[反對法西斯]只有一種方法
切格瓦拉~~~那種方式才是王道~~

大學中退狂徒:

那些會回說[小孩子不懂]的假大人
可能不知道226事件的少壯派都是這種年齡~~那些支持法西斯黨的父母的小孩,...哪知道什麼叫做[無利可圖]~[棄私奉公為社稷]~~

最重要的是~別人出來吹冷風~~他們還可以躲在棉被裡[發嗔]~~當掛網部隊~~
總之~~可憐的法西斯信徒~不知道這次最大輸家是[穿著制服的流氓]~~

不管是CNN或是BBC都是報[共產國家高官被暴走一樣的抗議圍繞]~~
哈哈~~~[我也是野香蕉族~永遠騎著金贏家反抗暴政~~]

Jeff Huang:

寫的太棒了 portnoy
給你拍拍手
(辛苦的我正在地球另一端熬夜寫報告)

我是逼近三十歲的 六年級生

太多人 誤解野草莓運動的訴求
他們不看訴求 不聽對話 隨意解釋
真的令人啼笑皆非

但反過來想
我們是否該慎重的對野草莓決策的學生提醒
訴求是否該修正呈現方式
讓訴求本身就讓人明瞭背後的原因
而不是讓白目者隨意自由發揮

增加讓其他人確實瞭解的機會
而不是一昧排外
(雖然很多真的就是故意來亂的)

Helen:

我覺得有些"爛草莓"了.也不是多數的大學生都支持.自以為是,講話大聲,一定要贏的心態,我不以為然.政府不只是少數大學生的,更是多數大學生,無知或有識人民的.你們的訴求聽起來蠻爛的.應該先回學校舉辦個公聽會吧.你們想挺藍挺綠都無所謂,而很多人對你們有反感,是因為你們"假裝中立"

一定要用複製貼上的方式來留言嗎?既然暱稱換了也請順便換個論述吧(雖然都一樣)。

Kevin:

我不是七年級生,我是一個單純者想在台灣好好生活的六年級生,工作好多年了經歷過很多的政治人物,藍的也好綠的也罷,你說哪個陣營的不貪污在我眼裡只能說不可能,只能說你想過怎樣的日子ㄚ,我只有希望一件事就是所以檯面上的政治人物通通捉去關,所有的政媒通通倒閉,或許這樣說會讓人覺得我又是啥顏色了,不管它,基本上台灣的政治我到現在都看不到一線曙光,所以如果我有$$我寧願拋棄,去其他國家過過安定平和的日子,而不是顏色掛帥。

不過也是希望你們能夠為下個世代想想8年級生9年級生他們想過怎樣的日子,所有的決定已經讓6年級生以及老年生所搞臭了,騙=馬+扁 .... 哈哈誰我也不信了,只信自己噜,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看到這個土地上的未來....不然我真的有$$就溜了.......

只看到藍跟綠在筆戰的人:

我想說,一堆人支持或反對野草莓,但多數人的論點都很讓人不知道跟這些學生的訴求有什麼大關係,民進黨搞出暴力衝突該檢討不代表別的人事物不需要檢討,想檢討民進黨就號召另一批人去抗議,不要混淆焦點,請就事論事。

學生的訴求有問題,就請仔細討論他們的訴求,不要跟某些家長一樣,連學生考些什麼都不知道,看到100分就猛讚許,看到50分就猛罵。綠的支持藍的反對,但他們的訴求到底是好在哪又壞在哪了啊?

一堆人說當過學生又怎樣,一堆家長也當過學生,但他們真的懂學生嗎?代溝是怎麼來的,此一時彼一時,小孩不懂父母,但小孩長大之後也常忘了過去。

且請不要事情只看一邊,如看到他們說警察過當,會想到民進黨活動也同樣搞出暴力一般;要講歐美警察執法多XX,也要講他們群眾的抗議多XX;講學生違法也要想到紅衫軍被怎麼禮遇吧!

只看到藍跟綠在筆戰的人:

只要他們不阻街,不實際的侵犯他人自由的話,只有違反集會遊行法比較有問題,但他們就是主張這個法該修改,雖然在程序上有不適當,但從他們認為此法有不該讓人民遵守之處而該改來想,或許是故意違法的也不一定。

但不管如何,至少他們是自己有想過,然後自願來的,比一堆拉小孩遊行抗議的家長好多了。

野草莓根本是民進黨青年軍:

我想請問那些草莓,我國法律哪條說民眾可以合法將其他人或警員毆至重傷的?
把錯推到現任政府頭上,難道把民眾帶上街頭卻又不把民眾帶走的人沒有錯?

黃先生:

野草莓的學生們:
1. 你們抗議學生遭警察迫害, 你們曾經說明學生被迫害的始末嗎?
或許你們該提出確確的理由出來
我是紅衫軍一員數次的遊行靜坐我們體恤的員警的辛勞我們為他們加油.
2. 你們曾對哪些丟擲時投汽油彈的百姓與發動他們的民意代表發出譴責之聲嗎?
3. 警察也有人權也有父母與家庭,看到這種畫面你們曾說一句話嗎?
4. 你們要總統行政院長道歉要一堆人下台, 不要忘了那是 770萬人的託付, 你們曾為成績不及格向辛勞的父母道歉嗎?
5. 對你們認為不適合的就需修改
你們考慮過更多更大的情況與現實環境嗎?
今天妳們認為不適合就要求改,不改就不解散, 那改天呢.....
是不是亂了....
6. 當然的紅衫軍是餐風露宿全合法申請. 你們呢.... 搭帳篷,不合法佔據了了台北市民活動的空間
或許你們該有一番解釋

學生們 讀書是你們現在的天職
關心國家 為國家努力是你們的責任 但必須先衡量權重 要討論必須把所有事實了解

我贊成集會遊行法修正
a.某些區域採報備制
b.某些區域採申請核准制
c.機場 軍事要地 總統府 重要政府單位 絕不准集會遊行
我以為聰明的學生應該了解c項重要性, 或許你現在的要求是c項不合理(連署書) 但十年後你們應該會了解
這就是我所說 讀書充實自己我是你們現階段的天職

一個關心國家 愛這片土地的人 上

Geo:

事總可分兩面看,當某一個聲音說,這只是兌現選舉承諾,早就知道這些協議是要簽署的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大動作的抗議,這些抗議的人就是暴力的化身云云. 那麼反過來說,身為一個國家領導人,兌現政見固然重要,難道就不該服從多數尊重少數嗎? 明知道目前這樣親近中國的政策腳步還是有人無法接受,是不是更該小心的處理這些群眾(就算是少數)的情緒問題? 而不是一味的認為這樣對國家好就向前衝, 不顧某些群眾的意見而最後導致衝突場面的發生. 所謂有擔當的政府是不是也該為錯判情勢而負責道歉呢?(撇撇嘴)

回到野草莓的部分, 後面出現什麼訴求先不看, 先看看是什麼讓素來被稱為冷漠的學生要走上街頭. 學生是一頂神轎, 不該被貼上任何標籤標語甚至塗上色彩, 獨立思考是學生運動的最基本價值, 少了這項價值, 沒有人會願意來抬轎支持. 那麼野草莓的理想是什麼? 神轎裡供的是什麼神? 是人權. 是在憲法裡就明確賦予人民的表現自我的權力, 是集會結社的自由. 更先不問為了什麼理由警察禁錮我們的表現自由(揮舞國旗,標語等), 在警察強制的從我手中將國旗,旗幟,標語奪下的那一剎那, 我的權利就已經確確實實的被侵害了. 我想要要回的, 就只是這麼基本又無可取代的東西而已. 後面, 你要說我是暴民, 綠吱, 還是南部基本選民我都無所謂(反正這也是現在大家都在做的事情). 但至少, 該我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到.

w:

民族性....有商機

馬英九還特地見你們

要記得當幹部+召集人

沒有當幹部就不用去插花

...同樣七年中段班

水電工:


想結束卻面子掛不住
這次的活動本就是有心人發起的.而發起人的日常作息是正常的.卻要學生在現場受苦.若說沒有藍綠立場是騙人的.除非能證明挺藍的民眾有資助你們.我書讀不多.只能做工.卻也知道不要造成社會亂象.明明是挺綠.卻說沒政治立場.連自己都不相信.別人又怎會相信.你們職業是學生.不扮演好自己的工作.卻要別人不要做好警察.而讓壞人鬧事.試問如此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日後大家都沒事上街頭亂.影響大家的日常作息.你們以為百姓都跟你們一樣閒閒沒事做啊.明知那裡有人鬧事.卻拿著國旗去湊熱鬧.被拿走了國旗不甘心.就要發起修改集會遊行法...是想說將來無聊時.能多個地方逛逛.湊個熱鬧又不會被警察抓.這次鬧的亂子我真不知你們要如何收尾.真是要考驗你們的智慧了.

嗯...唉....真的,看過文章再來回應吧。

我支持,但得要小心被有心人污染:

我聽朋友說,他們公司因為是補習班所以有不少大學生相識,之前因受民進黨幫助,所以被要求動員學生去野草莓的場子,他們不願學生惹上這類的事,所以僅派一名學生當代表去野草莓那邊,我很擔心本來立意良好,非常中立的學運,會因為某幾位政治人物不請自來的動員介入,反而打亂了野草莓的一致性,我很懷疑那位被動員的補習班學生代表,到底懂不懂什麼叫集遊法,若在靜坐現在聽MP3或帶朋友去嬉笑怒罵,反而造成反效果,對外圍那種過於熱心的政客,不得不謹慎啊

bruce:

大學生, 你們也幫幫忙!

人家說什麼, 你就相信什麼?!

要思考丫! 多想想!

不要為了抗議而抗議!

要考慮多一點! 不是你爽就行, 那就天下大亂了!

我思,故我在!

加油! 大學生!

路人:

陳雲林來台的這段時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唱片行鐵門被警察強制拉下的事件,當天晚上我看著電視新聞,看著一堆警察包圍著一家唱片行,警察局長帶領警察進入店內關掉音樂然後從裡面把鐵門關上,在看到這幕的當下心裡只有錯愕。只是因為陳雲林來所以就禁止播放有台灣性的音樂?
這代表台灣的人民自由已經消失?
警察可以任意的侵入並強制影響人民日常生活?就這件事警方應對當事人有所道歉。

水電工:

據我所知警察沒有利益的事他不會做的.唱片行的事件是因為太多涉嫌鬧事的路人聚集.警察怕聚集太多路人造成陳雲林出不來.其實當天已經很晚了.怎有這麼多路人聚集唱片行呢?說穿了是為了錢.若能用雞蛋打到陳雲林就有錢好賺.所以在唱片行逮陳雲林.在這景氣不好的時候多多少少還能賺一點外快.可是警察一來...害得路人們沒錢賺怎會不生氣.所以才把白布染成黑的.只因為心有不甘.被警察擋了財路.最後雞蛋又不好意思拿回家.只好丟到路過的車子上.順便發洩沒打到陳雲林的怨氣.只能怪那些車子自己不長眼.沒事跑來暴民的聚集地.真是活該....還好駕駛沒下車.不然...嘿嘿.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的..反正我人多.警察哪敢抓我.早就躲得遠遠的了. 抱歉說中你們的心裡話.可別轉移焦點發洩在我身上喔..感激不盡.

我才不管藍綠:

>>只要他們不阻街,不實際的侵犯他人自由的話,只有違反集會遊行法比較有問題,但他們就是主張這個法該修改,雖然在程序上有不適當,但從他們認為此法有不該讓人民遵守之處而該改來想,或許是故意違法的也不一定。

我不喜歡雞蛋裡挑骨頭,但你確定他們沒有侵犯到他人自由嗎?現在占用了自由廣場難道不是侵犯他人自由使用的權利嗎?我們不能選擇性忽略事實啊。

整件事情我反而最在乎程序是否適當這點,基本上故意違法這個說法是不甚合理的,(要是不巧被你說中,他們是故意的,那我覺得更糟糕。)惡法亦法,不因為它們需要改進我就可以在現階段不遵守它,兵役法至今經過了多少次行政命令和修改?因此役期從二年多縮至現在的一年,在這中間我可以因為兵役法的不合理而故意不遵守來個罷兵、靜坐嗎?我可以認為所得稅法目前有改進的空間,所以我故意違反所得稅法逃漏稅來爭取注意嗎?

我對於藍綠一點興趣都沒有,在我眼裡他們都是政客,但是不能混淆的觀念,是不容含糊的啊。

路過:

樓上黃先生:是誰告訴您說紅杉軍集會是合法的!!要教導小孩子!要提出正確的資料,別誤導小孩!!
就因為當時紅杉軍沒有申請集會遊行,馬英九又不願強行驅離,才會提出集會遊行法修正案,想採現在學生主張的報備制,
不要馬英九提出您就贊成,學生提出時卻反對,這樣偏頗如何有臉出來對小孩指教呢!!
我只是就事論事,不想筆戰
只是憂心台灣藍綠分裂,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不論事情對不對,只要是有利自己支持的那方就一味合理化正義化聖旨化!!相反就一律加以污名化罪惡化!
我感覺台灣快變成神經病的國度,同一件事物,同一個人口中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解釋!而且幾乎十個有九個會出現這種症狀,埃!!真悲哀啊!!
同胞們!快醒醒吧!趕快拋棄掉藍綠這個可怕的病種!做個正常人!
事情只有對與錯,好與壞,利與弊,對的好的有利的甚至是無害的事物,了解之後,就去支持不要再分藍綠了!!
國家不是藍軍的也不是綠軍的,而是大家共有的,多數黨的支持者有繳稅,少數黨的支持者一樣也有繳稅,有意見都可以發表,不用強去打壓,多數黨的支持者有妻子有兒女也有父母,少數黨的支持者一樣也有妻子有兒女也有父母,大家都要有同理心同情心,不要非我族類就打死也沒關係的心態,警察和您們口中的暴民,都有可能是自己的朋友親戚,如果是自己的小孩或父母被打,您會說打乎死嗎!!該跳脫藍綠了!!!
3.4百年來從不間斷的族群問題,我們自傲的這一代沒能化解,交給下一代做看看吧!!

老百合:

野草莓的訴求,如果拿掉要求政府官員下台的前二點訴求,只訴求第三點修改集遊法,可能就不會引起社會上龐大的質疑。
因為把要求政府官員下台擺在前面,集遊法訴求擺後面,用屁股想都知道有政治企圖在後面。
而且,是否令人聯想是以學生清純形象先唱白臉,要政府放寬集遊限制,接下來方便民進黨遂行街頭暴力。
我不是說參與野百合的每個學生,都是有政黨色彩。每一場學運一開始都是由學運核心份子發起,核心份子既然關心政治議題,當然平日和政黨就容易有瓜葛。主要是後續如獲得認同,有大量並非平日積極參與學運的學生參加,透過集體決策的機制,能夠將過激議題,或濃厚政治利益議題予以否決,才能產生中道獲認同的運動。
野百合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當年所謂擦槍走火,就是初期少數政治系、社會系學運社團學生發起的靜坐,在短時間內變成萬人以上的運動,人數遠遠超過當時台灣所有學運社團的總人數,而且集體表決的機制,將政黨議題全部濾除,只留下人民最關切的議題。而且當時也沒有要求李登輝下台。
現在要求政府官員下台,但是學生能有多少人,2000人?3000人?,比起現在執政的政府當選的選票數700萬票(大約吧),2000學生要求700萬人民選出的政府下台,是不是強姦民意呢?
絕大多數參與野百合的學生,日後並沒有拿政治當職業,甚至再也沒有瓜葛,我也是這樣的人之一。站在這樣的立場,我只能建議野草苺拿掉前二點訴求,此外講話語氣謙虛點,你們會獲得更多的正當性與支持。自認為是菁英的少數學運學生當然有權利批評政府,但是不要自以為可代表全體學生,也更不要和廣大的人民對著幹。

卜董:

毛還沒長齊要學飛,是粉危險的行為。粉多家長面對哭鬧的小孩就是放任讓他哭鬧,歇斯底里後就睡著了也就不哭鬧了。接著該怎麼退場才是智慧。

歲:

真不明白。。。
為什麼一篇好好的抒情文必須這樣被。。痾。。。
引發如此熱切的討論((汗
版大辛苦了呢!

諸位其實無須於此論戰,
人家的心得感想,
你卻來搞挑毛病大作戰,
或者嘲笑或者爭論運動的內容,
實在是很沒必要,
這個你們該去學運的官方部落格呀@@!

我只是深深的覺得大家走錯地方了。

給版大:
看文看的很歡樂~
大推be happy。

呵, 謝啦!

學運白痴,白痴學運。


如果我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政客,我實在很欣慰台灣的學運,自1989年以來,毫無寸進,修正台灣集會遊行法,我同意該修,但是這能從根本威脅到統治者嗎?絕對不行,要真正能閹割政客貪贓枉法的能力,只有財產不明來源罪。其他的議題,只會淪為政客們累積權力鬥爭的資本,就如同當年,李登輝利用野百合,鬥倒了國民黨的萬年國代和立委,開啟了12年的黑金王朝,這個血淋淋教訓,人民們吃的苦頭還不夠嗎?

陳水扁不是中華民國第一位貪污的民選總統,以蔣經國總統時代的十信案為例,那個當官的被以貪污圖利罪起訴?李登輝時代,光是十八標那位簡又新博士,就鬧的沸沸揚揚,結果,陳水扁照樣重用他,也沒看中華那位調查局長或檢察官有種起訴他,陳水扁當然有樣學樣,變本加厲的海貪狠污,而且各位沒發現國民黨和民進黨很賊嗎?愛台灣,護民主,護主權的屁口號喊了一堆,沒有人敢出來喊,我們全力支持將增訂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半年前,國民黨立委吳志揚(吳伯雄的兒子,國民黨的太子黨之一)等人提案修正「貪污治罪條例」,將增訂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公務員若有鉅大或來源可疑財產等,卻無法證明來源,將處三年以下、或併科罰金一千萬元以下。可是半年過去了,那位政客?那個政論節目在討論這個可以一刀斬首大部份官商勾結,政客貪贓枉法的法案?全都沒有,那個政客或為了人民,引刀自宮?自己立法把貪污所得來源杜絕?

在野百合學運中,我就瞭解到,會去參加學運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披著民主的外衣,出風頭,等著被政客收編,去做權貴鷹犬的人渣,這類人以馬永成和羅文嘉為代表。另一種人,就是滿腔熱血,但是搞不清楚狀況,跟著政客所創造出來的假議題跑的天真學生,結果,被如李登輝這種人利用完了,替他數鈔票,還說謝謝,我曾是其中的一位。現在我清醒了,瞭解到要讓政客不貪污,就像要人不吃飯一樣,不可能,可是人民可以上街,結合各界的力量,讓政客們貪污難度大幅增加,門檻提高到大部份的政客都沒有能力去做,這種學運,才能真正的為台灣累積人民當家做主的力量,才能從根本上,堵塞政客們威脅企業,貪贓枉法的能力。至於集遊法,那不是重點,如果我是總統,我讓人民天天上街又如何?只要錢掌握我手上,國家倒閉了又如何?只要貪污不會進監獄,又不必還,我跑到海外去享受就好了嗎!

弱國無外交,弱智無未來。要上街遊行,就要集中火力,一刀斃所有政客的命,不要像野百合時代一樣,一堆學運白痴,搞了個白痴學運,讓李登輝、陳水扁連手葬送了台灣二十年的時光。

大雄說的很好!
我們都想要一刀斃命,但是你願意加入我們讓我們這把小刀變成大砲嗎?

至於白痴與否...這世界沒有傻子都是所謂的「聰明人」的話,就不好玩了,你說是嗎?

財產來源不明罪跟貪污治罪條例,馬英九上任前表示一定要推動,不過很明顯現在該黨立法院跟行政院都沒有要推得意思,至於討論這個問題的政論節目...選前TVBS討論,選後大話新聞在討論,所以你知道我的意思了。

Portnoy寫得很棒!

可否讓我轉載在[紅衫軍自主公民協會]?http://www.twredshirts.org/

從頭看完這些回覆,

大雄提到的"財產來源不明罪跟貪污治罪條例"才是真的目前最重要議題...該怎麼使力呢?

歡迎,請隨意。

財產來源不明罪跟貪污治罪條例這部份目前有公督盟在監督立院,不過立委們想要拖到何年何月我們都不知道。

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打電話給您選區的立委,要求他們推動。不然就是看他們這會期表現,如果沒有推動紀錄的話,就不投給他囉。

謝謝你, Portnoy~

集遊法還是該先修,不然怎麼上街頭?...整合所有公民團體力量,一步步來唄.

立委政客也沒在理會公督盟吧...聲音可能不夠大...


凱瓏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2008年11月10日 01:56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趙少康,再見

下一篇文章是 Zola的簡報:《BLOG、新技術與公民報導》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