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與李家同跟洪蘭聊中科

| 5 Comments
沒讀過他們兩位寫的書,沒上過他們兩位的課,也沒在任何場合接觸過他們,只是近幾年常常看見他們在媒體上發表的議論,媒體對他們言論的報導,跟隨之而來許多網友的「反駁」,所以我很自然地也把他們兩位貼上「傳統」、「保守」、「討好主流」、「自我感覺良好」、「趕不上時代」、「老古板」、「不懂年輕人也不想懂,只會強加自己的價值」等等的標籤。雖然不像許多大德曾經花時間為文針對他們兩位言論中的謬誤跟落伍加以指出,卻也抱持著同樣的看法。

老實說,在網路上討論話題的時候,我很容易自己為自己是站在比較前進的位置,然後從後照鏡嘲笑這些只能緊抓主流媒體,並在上頭「大發厥詞」的老傢伙。不過愚笨如我,偶爾也會反思一下:「會不會我是在附合網路上的主流看法呢?」,「會不會我是在迎合另一個場域的主流價值呢?」

當然,站在那個場域的主流價值也不是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我想要知道的是,我自己真的信任這些價值嗎?還是我只是在假裝成進步青年?或是用更具象化也更誇張一點的說法:我是不是其實是在學習當個小紅衛兵?在群眾壓力之下自以為在破四舊,打垮黑五類,其實在批鬥自己家裡頭的父母長輩?

先打斷一下,我這篇文章主要都是在反省自己,我也毫不覺得我看過得任何一篇文章有像是紅衛兵的行徑,所以請不要誤會了。

繼續。

我覺得,李家同教授跟洪蘭教授近來因為他們的言論所間歇性引發的一些爭議,來源可以先分成幾種:
1. 接受媒體訪談或是在某個場合的發言被媒體紀錄後傳播出來。
2. 主動投書媒體。
3. 言行不一,或是過去的言論跟新的言論產生矛盾。

先從1開始講起。作為一個媒體批評部落客,我發現我在閱讀李家同跟洪蘭等類似人物的媒體報導時,會喪失警覺性,也就是我原本對於媒體的不信任,會被我對於這兩位的批鬥心蓋過,所以選擇快速地去相信主流媒體對這兩個人言論的呈現方式。

我並不是說李家同跟洪蘭兩個人的言論都被扭曲了,或我都誤會他們了,而是的確可能有其發言脈絡受限於媒體管道的「頻寬」限制才變成爭議。而我認為比例不少,甚至我感覺有些案例其實是媒體刻意把靶畫在他們身上,讓網友來批。

當然,還有第2種,那就是李家同跟洪蘭主動投書或受邀發表的情況。在這種情況,我更可以假設他們兩人的言論沒有受到任何扭曲,也沒有脈絡上的問題,而是他們的真實意見。他們部份的真實意見在我來看,的確存在「保守」、「強加價值」、「趕不上時代」 ....等等我之前提過的,也就是包括我在內的許多網友替他們貼上的標籤。我認為按照一部分他們的發言來如此評斷,我問心無愧。

3則是言行不一或是前言不對後語的問題,這大概也沒有甚麼好辯解的。所以我想網路上眾人的評斷應該也沒有過份之處。但是人本來就是會變的,個性會變、遭遇會變、環境會變,我知道我也一直在變。

但是,反而因為作過以上簡單的反思之後,我突然發現,這樣的人、這樣的言論、這樣的價值觀,我一點都不陌生啊:不就是外省眷村裡頭,最疼我的那些叔叔伯伯奶奶嬸嬸嗎?而他們的頑固不就是我認為他們最可愛的地方嗎?

李家同跟洪蘭有保守的權力(當然,他們不見得為認為自己是保守的),我也有批評他們的權力,我批評他們可能是因為我想要提供另一種思考方向、另一個看事情的角度、或是很單純地只是想藉由批評他們而獲得關注,不管動機為何,都沒有甚麼不對。

但是就以最近幾個例子來說好了,

1. 李家同的雲端說
2. 洪蘭的台大學生上課吃雞腿說
3. 李家同的微網誌只是聊天無意義說
4. 洪蘭的醫學生竟不知史懷哲哪國人說

李家同的雲端說可能稍嫌誤人子弟,但微網誌無意義說不過只是重複他先前部落格無意義說的2.0版本,這樣來看還算是一以貫之。對部落格或社交網絡沒興趣因而不瞭解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事實上真的瞭解的人也不多吧。而老人家被媒體問總是得給個說法,說他是挑釁網路族群就有點過頭了。

至於洪蘭的上課吃雞腿說跟不知史懷哲說,我完全不知道有甚麼問題在。我當學生在上課的時候也吃便當、嗑雞腿、上網、看漫畫、聽音樂,甚至乾脆就請人代點名,跑去打撞球跟打籃球,但是我當老師的時候也要求學生上課不要作這些事情,而且如果有學生做了這些事情而影響上課秩序或我的心情,我一樣會發火。這不就是亙古長存的正常狀態嗎?多個學生對一個授課者,雙方之間的角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學生該有哪些常識,該不該知道史懷哲是誰,這跟事件當時發生的脈絡有關,如果我只是看報導中的呈現,很容易從脈絡中抽離,覺得洪蘭小題大作,但是如果是我問我的學生他的模範是誰,然後一個態度屌兒啷鐺的學生隨便掰個人名回答我,然後又屌兒啷鐺的回答我說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故事是甚麼,我也會生氣的。

寫了這許多,我也沒有個定論。但是我在推特上看見有幾位的評論我非常喜歡,發推者是哪位我現在忘了,但大意是他不擔心現在的學生品質跟上課態度如何,他更擔憂學生是否關注社會議題,能否實踐所學。

而我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問問李、洪兩位科學家,您們對於台灣科技業污染環境的看法是啥麼?你們知道中科的爭議嗎?你們如果不知道,那是都沒在關心台灣的科技業嗎,李教授?也不關心台灣人的健康嗎,洪教授?如果知道,那為何視若無睹呢?為何從不用你們的大眾影響力去關注這些極為迫切的問題呢?

真的,希望我有這個機會。

5 Comments

問題是洪蘭並非該課堂的老師。該課堂的老師(吳嘉苓教授)和學生對能不能吃東西、怎樣算規矩不好本來是有共識的。洪蘭作為一位評鑑委員,從未試圖了解這個共識存在的可能性,就以過往經驗加上一己所見推導出他心目中上課不可吃東西的絕對真理,未免太過武斷。我不確定你能不能接受這點,不過我一向認為上課情境是老師和學生共同定義的,是context-dependent的,只要師生能共同接受又有何不可?

我覺得這些都太理論化了,雖然我懂。但是我想用比較簡單的話來說,那就是學生長到那麼大了,應該懂得甚麼叫做察言觀色吧?小學的時候換個新老師來代課,我們也會稍微收斂一點,等到混熟了(也就是所謂的師生共同定義完上課情境之後)才放肆。而我也說過了,學生上課吃不吃東西,老師要不要對這種行為反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雙方願不願意承擔後果。想要作啥作啥去啊!我唸書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後果自己承擔就是了。

這些學生是很會察言觀色啊,老師沒允准也不敢這麼放肆。洪蘭躲在觀察室裡看,大家根本不知道她從哪裡冒出來,是要怎麼察言觀色?再次強調,洪蘭是微服出訪的評鑑委員而不是老師。這和你說的新老師代課是不能混為一談的,因為察言觀色、共同定義的過程早就進行過了,是洪蘭自己沒弄清楚跑進來破壞師生共識的,不是?至於你說的後果自己承擔,我蠻贊同的。所以我認為(在評鑑倫理許可的範圍內)洪蘭可以罵學生,但學生和授課老師也有立場反駁回去,雙方都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這樣我懂了,但也更有趣了,因為這根本就不是洪蘭不洪蘭的問題,而是所有觀察員都會有的質疑。如果是我突然被丟進一個場域去作觀察,在完全抽離脈絡的情形下去評斷,得到的結論應該也是「尸位素餐」吧。那如果學生認為這種評鑑結果有問題,不該把問題放在洪蘭身上,而是評鑑制度上。

是的,這正是我抱持的立場。

Leave a comment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Entry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Portnoy published on December 1, 2009 7:19 PM.

高科技為哪樁?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行動]1.抵制宏碁、2.縣長廢票!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