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台北。為甚麼?

| 1 Comment

(影片跟內文無關,只是我正在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加上字幕)

再過幾天,我就要離開台北了。 離開台北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的目的是想多待在家人跟新家人身邊,而他們不在台北。在台中。

不過其實回到台中還是有距離問題:目前的折衷考量是租個房子在老婆家跟工作地點附近,但又能讓我或我爸媽搭個一趟公車就能到達彼此的地點,然後又不能太貴,這真的超級難的,因為我們兩家的中間是號稱台中的信義區,七期。

而既然目的地是台中,這個我從小出生長大的地方,我能不能多瞭解這個地方,然後替台中作點甚麼呢?

因為住在台北,很多朋友關心的議題發生在台北,很多媒體在台北,所以我更常參與台北的活動,台中的從來沒有過。

例如,台北市徐州路上的護老樹行動非常棒,當地社區、學生、還有環保團體聯合起來一起行動。我常在那附近跑來跑去(蒙藏會、數協、生態綠 ...)看著老樹要被砍掉也很心疼。永和公園的護樹行動也差不多。就更不用說松煙跟土城彈藥庫了。

但是上個月因為婚禮的關係常常回台中,路上看見好多修剪路樹跟翻修人行道的工程,跟砍樹幾乎沒差別,不是把樹枝截到光禿,就是嚴重破壞根部跟韌皮部,我肯定這些樹都會在幾個月內枯死,大規模的枯死。

但是當地沒有學生也沒有社區團體出來護老樹。

之前不是還有個更離譜的消息是台中市為了建立「樹木銀行」而先把原有的林木都砍掉,然後再從其他地方把樹移過去嗎?這則新聞只出現一天,就消失了。

又例如,中科。

為甚麼我關注中科的議題是因為住在台北的立報記者Chyng,辛勤去跑新聞揭弊然後發表在她的部落格上,讓我看見,然後我一個住在台北,工作是搞專案培訓蒙古環境公民記者的台中人才開始對這個議題有比較深入的瞭解?

而且要是沒有Chyng呢?沒有環境報導的獨立記者朱淑娟呢?其他媒體都不報導耶!根本連地方記者都裁光了!

我很肯定我就根本不會有任何行動,因為我甚麼都不知道。

以前的教育讓台灣的學生讀書背中國的山川省縣背得比台灣熟百倍,很多人都批評,但是我現在明明就有能力去更瞭解我自己的生長環境,卻沒有去作。

Heretic是一個我這一年來才發現的超讚部落格,他的每一篇文章我都絕對認真閱讀,因為這幾乎是我在台北唯一能跟台中連結的管道。而且透過閱讀他的部落格,我才知道我對台中的認識根本跟外國人一樣少。

當然,我也訂閱了超級懂台中的英語部落客Michael Turton的The View From Taiwan,跟他相比,我對台中的認識程度就更像是外星人了(前提是這外星人沒有在地球長期蹲點)。

所以我想回台中作點事情。即使是一點小事情也好。

1 Comment

台中是個好地方,我曾在那邊唸書過。
關於行道樹,之前台灣生態學會(靜宜生態學系)有關心過,但後來好像就不了了之了,不確定現在是否還有持續關注。

Leave a comment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Entry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Portnoy published on December 8, 2009 11:12 PM.

雖然一切攏是環境來造成,對你的幹情馬是沒變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We are not sure that words can always save lives, but we know that silence can certainly kill.」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