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車擋救護車事件,我只看見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

| 135 Comments
各位,你以為各家新聞媒體拿到救護車上的行車記錄器影片時,在想什麼?

他們在想:「好極了,好棒的事件、好多可以玩的梗、好清楚的車牌」。

於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很簡單,就跟他們拿到「學生用手機拍老師課堂發飆打人」、或是「女學生被同學強迫全裸霸凌」、「軍中替代役玩瘋了」的影片一樣。他們會以無比道貌岸然的姿態,用超級激動的語氣跟修辭,讓鄉民產生「捨我其誰」「網路無敵」「把這種人揪出來」的刺激反應式正義感--即便平常都網路鄉民都罵媒體是社會亂源,罵記者是妓者,但是媒體很清楚,鄉民根本還是非常信賴他們,只要議題夠刺激,夠有衝突性,鄉民根本沒有思考能力,根本離不開媒體。

鄉民的行動完全就在媒體掌握中:人肉搜索、對「罪惡」跟「罪人」痛加撻伐,然後熱熱烈烈地討論個一兩週(如果不是一兩天),接著忘記,追逐下一個「罪惡」、下一位「罪人」。

Smart車刻意擋住救護車、比中指(我看不清楚)、以及緊急煞車等等行為的確發生了,救護車上的老太太的確因此延誤了急救時間,過世了。媒體第一時間馬上決定要如何框架這件事,賦予他一個故事的原型:「年輕人教育失敗」「有錢人囂張跋扈」「父親袒護犯錯的兒子」「兒子假裝有病」,加在一起,這些元素就是陳銳/陳凱倫的元素,余祥銓/余天的元素,也是「我爸是李剛」的元素。

這套劇本百試百靈。在車牌如此清楚的情形下,在沒有任何人以權貴身份介入意圖將事端「和諧」的情形下,在台灣警察還不至於這種事情也吃案的情形下,媒體與鄉民依舊認定了「絕對罪人」的角色要有一個人來扮演,所以即使這位車主表示他有精神疾病,也被認為是裝病,或是有病就該關在家裡,怎麼可以放出來隨便啪啪造。

媒體不想探究這精神疾病到底是否足以影響車主做出等等行為,鄉民也沒有興趣,因為事到如今,車主的角色已經定了,這單純的故事架構不容許橫生枝節,又扯出「精神疾病患者權益」的面向或是講到爛的「偵查不公開」「精神疾病與行為之間的關聯需要醫師專業判斷」等等,這些太生冷了,不夠熱血,會把鄉民從雲端上的二元正義使者拉回多元的現實。

看見下面這則影片,我很沈痛,「我兒子要被你們逼死了」...。然而當我看見youtube影片頁下方的留言,我更是難過,彷彿之前的事情又重演。我想請看見這篇文章的人都冷靜下來,想想媒體扮演的角色,媒體期望閱聽人跟網路使用者扮演的角色,以及我們在撻伐一個可能的精神病患者時用的語彙,是否也同時傷害了其他的人。


延伸閱讀:

135 Comments

提供一些我所知的資訊:

* 一開始我看到這段影片是在 YouTube 上,在新聞還沒開始報的時候。我想網路鄉民殺人在這裡就起跑了,反而還沒輪到傳統媒體。(而且還殺錯人。)

* 其實我有看到兩篇新聞在討論躁鬱症是否確實會產生這種行為(一個說可能,一個說看起來是故意),不過我也很關心的「所以這樣可不可以拿駕照」好像只有網友文章有談。所以說沒人關心倒也還不至於就是。

其他認同。其實還在多元世界的鄉民也是有,只是他們發言通常會討噓就是。真的有所省悟的鄉民,大概都不回文了。

「看過影片的醫師表示,不管是嫌犯宣稱是哪種病症,他的行為都不像病發,像是蓄意,更指稱這名駕駛,把精神疾病污名化。」From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226/8/2jp3a.html

省省氾濫的同情心吧~

我也認為是省省氾濫的同情心吧!
為什麼總是在幫犯罪的人著想,那被害者都活該嘛?
犯錯就是錯了,若今天因為他比中指或者故意煞車,讓後面連環嚴重大車禍呢?
還要覺得他因為心理有疾病可憐?問題的原點就是,他父母應該好好把它管好、教好,孩子的行為原本典範就是來自家庭與父母,別把責任歸於社會。

偶然看到這篇評論。
我想您這篇評論的重點,大概是覺得媒體只是想報新聞,想製造新聞話題,操縱社會輿論,並不想追根究柢的了解真正的事實吧。

但我想請問您,您有去了解,認識兩邊的當事人,知道死去傷患的背景,他們家人的故事,還有肇事者的背景,他的家人的故事了嗎?

如果沒有,那您跟您批判的媒體除了站的邊不一樣外,還有甚麼不一樣?

如果有,在這篇文章我並沒有看到後續的更新,更完整的將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說明清楚,或許您也還沒查個水落石出,但在這之前就發文,不也是跟您批判的媒體一樣嗎?

看到肇事者的父親說的話就痛心,那傷患家屬說的話可能會讓您休克吧...

或許您覺得您的評論不過是茫茫網海中的一篇文章,但是也請您想想如果傷患的家屬看到這篇評論的心情。

我想,您真的是為了挑骨頭而忘了吃雞蛋了。

妳應該認識蕭家吧..因為你也是媒體人

妳應該認識蕭家吧..因為你也是媒體人

在台灣要能開車,是不是要上駕訓班?要上駕訓班之前是不是要有基本的身體檢查?駕訓內容有沒有教,看到救護車,要先讓行?一個經過上述檢查,而拿到駕照的人,可以說不知道救護車要讓行?那上駕訓班是上假的嗎?甚至可以說自己有病?那有病的人還上路,造成別人延誤就醫,這是不是公共危險?版主寫這篇文章前,你有沒想過,有一天可能是你的親人躺在救護車上呢?

在台灣要能開車,是不是要上駕訓班?要上駕訓班之前是不是要有基本的身體檢查?駕訓內容有沒有教,看到救護車,要先讓行?一個經過上述檢查,而拿到駕照的人,可以說不知道救護車要讓行?那上駕訓班是上假的嗎?甚至可以說自己有病?那有病的人還上路,造成別人延誤就醫,這是不是公共危險?版主寫這篇文章前,你有沒想過,有一天可能是你的親人躺在救護車上呢?

辛苦了! 雖然,擋人活路很可惡,但是,群眾暴力就有比擋人活路要正義嗎? 我不這麼認為。

何時台灣才能擺脫假社會正義的群眾暴力???

不好意思,承襲第一位留言者的意見,我的確也在媒體報導前兩日便在網路上見到這部影片,當時轉載者無不是以一種類似追蹤發生車禍逃逸駕駛的方式,企圖找出當事人。也許媒體報導當事人罹患躁鬱症之後,的確有些網路留言對於此類精神疾病缺乏同理心。但我想重點是,假使當事人如他自承「一聽到救護車鳴笛便發病」,表示他原本的狀態已經不適合在公眾場所活動,家人也應勸導留院,而不該開車出門造成自己或他人的危險。

我當然同情心啊,這麼悲哀的事。任誰看到都不忍心...

不過這是一個法治社會,不應該搞民粹運動,把人拖出來浸豬籠遊街的。

說得好,平時罵媒體,想要別人死的時候還是會乖乖引用媒體的人真多,省省氾濫的暴力吧

這類事件常常會看到家長跳出來堅持自己的孩子沒做錯,一昧的袒護孩子,自以為在保護他,實質上是自己親手慢性戕害了孩子的一生,醒醒吧!直升機父母!

那條不歸路的繩子,是你們親手結的!只是不知道哪天你們才能覺悟,逼死孩子的是你們自己......

「看過影片的醫師表示,不管是嫌犯宣稱是哪種病症,他的行為都不像病發,像是蓄意,更指稱這名駕駛,把精神疾病污名化。」From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226/8/2jp3a.html

省省氾濫的同情心吧~


「看過影片的醫師表示,不管是嫌犯宣稱是哪種病症,他的行為都不像病發,像是蓄意,更指稱這名駕駛,把精神疾病污名化。」From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226/8/2jp3a.html

省省氾濫的同情心吧~


追根究柢,希望能請車主出面說明,而不是由老爸護駕.
事情都已經造成 唯有擔當責任才能對得起死去的老太太

人本式的文章還是省省吧


我同意你想表達的東西

但這個事件不適用,這不是撿到錢要求多少回饋這種道德事件

這是會死人的耶... 標準一定會提高,媒體報導有錯!!?

但當事人沒錯嗎! 就算他有神經病...那監護人就應該負責!

而不是全指責媒體名嘴來袒護... 簡直是火上加油!

1.你確定蕭某的確是有精神病的嗎?
2.假設他真的有...今天他發病擋救護車.急煞車,你可以保證他改天不會聽到什麼聲音又嚇到,油門就給他亂催下去嗎?
3.還是你覺得精神病患者犯罪不需要被檢討?
4.你真是太自以為了,是PTT先討論,媒體才報的,想當正義魔人也先搞清楚最基本的
5.你只聽到"我兒子快被你們逼死了",那你有聽到"那我兒子當時不知道老太太有病"嗎?
還是你的聽覺也是選擇性的

1.你確定蕭某的確是有精神病的嗎?
2.假設他真的有...今天他發病擋救護車.急煞車,你可以保證他改天不會聽到什麼聲音又嚇到,油門就給他亂催下去嗎?
3.還是你覺得精神病患者犯罪不需要被檢討?
4.你真是太自以為了,是PTT先討論,媒體才報的,想當正義魔人也先搞清楚最基本的
5.你只聽到"我兒子快被你們逼死了",那你有聽到"那我兒子當時不知道老太太有病"嗎?
還是你的聽覺也是選擇性的

有精神病還能念到台大博士班?

做出這種行為你還要為他護航..

這位作者,拜讀完您的文章後,小弟有些話不吐不快:

我想您昨天應該看完蕭先生callin的影片了,我想說的是到現在沒有任何直接證據指出該名蕭姓駕駛的確有所謂”精神疾病”,也就是從頭到尾都是他父母說的,所以我想需要先釐清這一點,今天新聞也爆出殺連勝文的”馬面”也表示自己有精神病;太窩人把這東西作完免死金牌而隻手遮天,您看到了嗎?

何況精神醫生也認為這並非躁鬱症之行為(已經有醫師跳出來澄清),不知您是否有看到原始影片中那一段車子急煞的片段?

接著,該父親在影片中的言論,我只看到一個嚴重溺愛兒子到是非不分的父親,他可以說出”我兒子不知道救護車上的人有病”這樣的言論,請問您聽到了嗎?您做何感想?他們父子已經不在乎別人死活了耶!再者,父親的語氣很明顯是權貴之人,您有聽到嗎?您的感覺是什麼呢?

最後,請問誰來為余奶奶的死主持公道?您為蕭先生辯護,但您有看到已經不能為自己辯護的余奶奶嗎?還是這就您所謂的正義?

恐怕是個人品性問題,躁鬱症會讓患者情緒起伏大,但跟人格分裂或反社會人格不同,並不會引發無端刻意的攻擊性行為。

這位作者,拜讀完您的文章後,小弟有些話不吐不快:

我想您昨天應該看完蕭先生callin的影片了,我想說的是到現在沒有任何直接證據指出該名蕭姓駕駛的確有所謂”精神疾病”,也就是從頭到尾都是他父母說的,所以我想需要先釐清這一點,今天新聞也爆出殺連勝文的”馬面”也表示自己有精神病;太窩人把這東西作完免死金牌而隻手遮天,您看到了嗎?

何況精神醫生也認為這並非躁鬱症之行為(已經有醫師跳出來澄清),不知您是否有看到原始影片中那一段車子急煞的片段?

接著,該父親在影片中的言論,我只看到一個嚴重溺愛兒子到是非不分的父親,他可以說出”我兒子不知道救護車上的人有病”這樣的言論,請問您聽到了嗎?您做何感想?他們父子已經不在乎別人死活了耶!再者,父親的語氣很明顯是權貴之人,您有聽到嗎?您的感覺是什麼呢?

最後,請問誰來為余奶奶的死主持公道?您為蕭先生辯護,但您有看到已經不能為自己辯護的余奶奶嗎?還是這就您所謂的正義?

觀眾可以用同一個窗口和同一種態度去得知與批判
--好比說:扁案和這件擋救護車的事情,
我覺得這真的有點荒謬,好像突然這位駕駛和貪污的總統同罪一樣。

觀眾可以用同一個窗口和同一種態度去得知與批判
--好比說:扁案和這件擋救護車的事情,
我覺得這真的有點荒謬,好像突然這位駕駛和貪污的總統同罪一樣。

@BobChao
謝謝你提供的資訊。

@路人
這篇新聞就是很典型的加油添醋啊。這不就是我批評的對象嗎?

@路人二
請不要總是快速跳到「替犯罪者說話就是不在乎被害人」的結論。我要指出的是,被害人不是只有一個人,自以為正義的行為很可能會製造出另一個。

@又一個路人
請不要用「你批評XXX但你自己還不是作不到」的邏輯,這樣的邏輯要是成立,我們都不用批評任何大結構(政府、財團)了。

@jessie 不認識。

@ferragus
你搞錯了。你指出的點我都認同,但我認為在事件基本上沒有太多疑點的情形下,就交給警方處理就是了。我批評的是媒體要借鄉民的刀殺人這件事。

@isis 目前我們看見的「當事人自承」也是媒體轉述警方,我對此很保留。

@這不叫正義
您也可以省省力氣,不要看啊。

格主應該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吧....對這事件若沒有跟著正義人民團結一起逼蕭某致死,搞不好更多人會因為無法抒發怨氣而得精神病

@也是路人
1. 我不確定,但你確定他沒有嗎?
2. 所以?
3. 當然要檢討,但是事實被釐清前後,檢討的方式會不一樣。
4. 所以?我要多指責一點PTT?
5. 我都聽見了,你呢?

@路人
我幫車主護航?您要不要再看一下我的文章。

@小人物
你好,我有看完callin影片,我也不知道車主有沒有精神疾病、精神疾病會不會導致他當時的行為、以及他當時是否發作...我都不知道。很多案件中犯罪者用「精神有問題」來替自己脫罪,這我知道,但這位車主有沒有要用這個方式脫罪,我不知道。

媒體找精神科醫生解讀影片行為的採訪我很保留。原始影片我有看。

我覺得人在急的時候什麼話都說得出來,也可能說錯,這些soundbite被媒體放大、網路放大之後變成「他們父子不在乎人死活」,這就是我要批判的。至於父親的語氣很權貴?我沒聽出來。

誰要為死者主持公道?法律吧。即使法律不完美,我只知道現在媒體跟鄉民要的公道很有問題。我沒有為車主辯護,這點請明察。

以理性的角度判斷 ~...

今天 的確他錯在先 而他的父親CALL IN的內容又表達得不恰當 感覺只像在幫兒子護航 但說真的 哪個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 他父親會這樣反應不是沒有道理 只是 真正該認錯的人又在哪裡呢?我想他自己本身應該要出來面對 而不是讓父親承擔~

不過換個角度 社會大眾也不應該這樣一昧撻伐 或許 駕駛本身真的有病 也真的不應該做出這樣的行為 倘若他真是有疾病 也該好好接受治療 出來道歉 避不見面讓事情延燒下去一點都不是洽當的抉擇

笑,那作者發這條文章,何嘗不是「好極了,好棒的事件、好多可以玩的梗」。

各大媒體炒作?新聞就是炒作,可是你能確定他們在炒作之外就沒有那麼一丁點良心和媒體責任感的作用在內嗎?如果確定沒有,請出示證據,畢竟人家媒體還有個行車紀錄器畫面支持自己論點呢。

如果沒有......既然如此,媒體「義正詞嚴」的譴責那位駕駛,和你現在「義正詞嚴」的譴責媒體,我也可以認為在心態上是毫無二致的,是吧?反正都不需要證據,隨口就來嘛。

批評媒體妖魔化某某的時候,其實自己也在妖魔化媒體;說媒體玩弄群眾,這篇文章何嘗不是在玩弄群眾?一樣是高高在上的口氣,動不動就「各位以為各家新聞媒體拿到救護車上的行車記錄器影片時,在想什麼」、「鄉民根本沒有思考能力」、「媒體不想探究這精神疾病到底......鄉民也沒有興趣」,請問你這種論述根據為何?弄得好像「真理在作者手上」,原來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看法,有甚麼實際證據?這種心態有甚麼資格批評媒體?一丘之貉爾。

把這次擋道事件的「駕駛」代換成「媒體」來看的話,我實在看不出來這篇文章和文章中批判的新聞炒作,差別在哪裡?

@路過者
如果你覺得我做的事情跟媒體一樣沒有差別,那你可以選擇1)同時支持媒體跟我的文章,或是2)同時批判媒體跟我的文章。但是你批判我,卻支持媒體,但又聲稱我跟媒體幹一樣的事情,那就邏輯有問題了。

@站長:

是的,您說的是,當事人至今的確沒有接受採訪,所以「聽到救護車鳴笛便發病」一語乃為轉述。但該父親在談話性節目中部段強調的「要逼死孩子,他想自殺」,的確是其父親基於父愛所言吧?我覺得,與其在談話性節目上表現父愛,為何不將他言中產生自殺意念的孩子帶往醫院,由專業精神科醫師判斷是否急性發病,有自殺意念,需要住院呢?

的確,只要當事人不願公開說明自己的病情,他的治療醫師也不能接受訪問暴露其隱私,所以只要他繼續躲避,您所謂「目前我們看見的「當事人自承」也是媒體轉述警方,我對此很保留。」也將繼續成立。

想請問一下,您說「我兒子快被你們給逼死了」,那到底死了沒有?中國人有句古話叫「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心不死」,既然還沒死的話,說句話應該不成問題吧?出來跟社會大眾公開道個歉有這麼高的難度嗎?還是您兒子壓根不在國內?

精神官能症,在醫學上的認知,可說是可有可無,就連專業的精神科醫師都認為這跟精神官能症無關,即使有關係好了,您的兒子有精神官能症,但是沒有脊椎僵直症吧?在公開的場合中(或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躹個躬,說聲抱歉有這麼難嗎?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就怕知錯不改,即是聖賢也難逃殺身之禍。

望您謹記,您也是個讀書人,您的兒子也有這麼高的學歷了,這幾句簡單的話,就連鄉下的一個老阿嬤都懂,我不相信您不懂,我不相信您不知道該怎麼做?

真的要等到所有網友把你家的所有資料用人肉搜索全部都調出來的時候,您才甘心嗎?那時只怕您早已不得安寧了。

想請問一下,您說「我兒子快被你們給逼死了」,那到底死了沒有?中國人有句古話叫「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心不死」,既然還沒死的話,說句話應該不成問題吧?出來跟社會大眾公開道個歉有這麼高的難度嗎?還是您兒子壓根不在國內?

精神官能症,在醫學上的認知,可說是可有可無,就連專業的精神科醫師都認為這跟精神官能症無關,即使有關係好了,您的兒子有精神官能症,但是沒有脊椎僵直症吧?在公開的場合中(或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躹個躬,說聲抱歉有這麼難嗎?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就怕知錯不改,即是聖賢也難逃殺身之禍。

望您謹記,您也是個讀書人,您的兒子也有這麼高的學歷了,這幾句簡單的話,就連鄉下的一個老阿嬤都懂,我不相信您不懂,我不相信您不知道該怎麼做?

真的要等到所有網友把你家的所有資料用人肉搜索全部都調出來的時候,您才甘心嗎?那時只怕您早已不得安寧了。

這件事如果要有個完美的結局,那就是蕭明禮自殺或是被關,然後其父蕭師言公開道歉,道歉他教出了一個敗類。

個人認為整件事情還是該回歸事實的本質,今天駕駛是不是真有罹患他所說的疾病,或是他的病症是否真會衍生那樣的行為,該交由專業人士判斷,然而因為駕駛的行為,確實造成了遺憾,況且在新聞報導的那一刻,並沒有人知道駕駛是否有其他的狀況,然則,當大家看到行車紀錄器內容的當下,相信想法都是一樣的"就是故意",而媒體所下的標題也是"惡劣"的駕駛,第一時間點,相信應該與一般人的想法無異。
案件發展至今,之所以讓這些鄉民這麼憤慨的不單單只有行車紀錄器內容而已,而是當事者未能針對其所造成的憾事,在第一時間表達歉意,而是任由鄉民一再的轉載、搜索最後再由其父CALL IN上政論節目"澄清",然則,我細細的、一再的去聽,亦絲毫未見有直接或間接的表示歉意(我也很希望我有聽錯),甚至於造成更大的"誤解"??也許其父的本意並非如此,然則其所述的言論,確實讓大多數的民眾更加的憤怒,我也是反對利用言論或是煽動、攻擊性的字眼去評斷事情的,只是或許從法律的觀點以及社會道德的觀點還看這件事,相信大家心裡各有論斷。

再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情,或許這次事件,可以讓大家好好的去想想,有些時候,是不是我們只要一個小動作,就可以幫別人一下,想想自己,是否也曾聽到警笛聲,而漠不關心(我相信應該不會有人還卡位、急煞、比中指的..),讓我們再次喚回那種純樸的心吧。

PS.個人也曾當過救護車的駕駛,先看到FB上的連署,而後才關心媒體的報導,希望大家都能夠減少謾罵與攻訐,就事論事的去探討,更誠心的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喚回社會的良知。

今天就算只是一隻狗咬了人,一隻低能而有狂病的狗,狗主人也不能因為這隻狗有毛病請大家放他一馬。有時候只需要真誠的道歉,觀感的差異便不可同語之。

加害者的家屬,我們可以看到不同的人格反應,衷心佩服小弟的表現和EQ。相對的做老爸的人只把視線放在兒子身上,感受不出他對老婦人的同理心,或是對兒子行為的責任心。

鄉民或許有義憤而失控的,但大多數人其實是害怕自己或是親人成為救護車內的角色。遺憾的是這些的振振有詞,往往還是受過高等教育有中上社經地位的人,我知道,因為不久前還有個隻手遮天的校長面對問題的反應是:「處理不夠快速,才會上了媒體,這是最必須檢討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新校長又說:「從今天開始,只要有老師向媒體爆料,就是霸凌教育、霸凌八德國中!」...

記者或許專業能力需要提升,但這些媒體高層、教育家....一丘之貉們,還比不上記者可愛!懂嗎?

To 站長:
您批評媒體是利用網路鄉民殺人,那您呢?我所看見的也只看見您利用這則新聞來反評媒體,難道這就是您所謂的媒體改造?
當您為精神病患發聲"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時,希望您也能同時為精神病患平反,不要讓"精神病患"只是淪為脫罪的名詞。

To 站長:
您批評媒體是利用網路鄉民殺人,那您呢?我所看見的也只看見您利用這則新聞來反評媒體,難道這就是您所謂的媒體改造?
當您為精神病患發聲"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時,希望您也能同時為精神病患平反,不要讓"精神病患"只是淪為脫罪的名詞。

您好,我想說的只有一段話!

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挽回,我們要把握現在,我相信您是基於保護兒子的立場而Call In,但是您的表現卻完全讓人聯想到你所舉例

"陳銳/陳凱倫的元素,余祥銓/余天的元素,也是「我爸是李剛」的元素"

而這些元素為啥 "百試百靈",簡單來說,就是抵觸人心道德(同理心)的最低線,而您又自己再加上最後一根稻草,完全符合您自己所提的劇本,導致廣大鄉民反感(看看台灣有多少死人案件,但是會讓人人都髮指又有多少件?)。

現在大家最想看到的是您 "兒子" 出來面對,而不是您或是弟弟等人出來,廣大的鄉民們(包括我)訴求只有四個字 "敢做敢當" 。

若是您兒子真的在出來面對前就被逼去自殺,現在的發言者,都是殺人的從犯,但是...... ""您不也是從犯之一嗎?""

知道兒子快自殺,沒積極找出解決方式,而是在抱怨鄉民們在壓迫他,但是最更本的問題,您真的有搞懂嗎???

以上言論,您要是有空過目,望您三思!

對於先入為主的偏見我感到很難過,謝謝你的文章。

您好,我想說的只有一段話!

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挽回,我們要把握現在,我相信您是基於保護兒子的立場而Call In,但是您的表現卻完全讓人聯想到你所舉例

"陳銳/陳凱倫的元素,余祥銓/余天的元素,也是「我爸是李剛」的元素"

而這些元素為啥 "百試百靈",簡單來說,就是抵觸人心道德(同理心)的最低線,而您又自己再加上最後一根稻草,完全符合您自己所提的劇本,導致廣大鄉民反感(看看台灣有多少死人案件,但是會讓人人都髮指又有多少件?)。

現在大家最想看到的是您 "兒子" 出來面對,而不是您或是弟弟等人出來,廣大的鄉民們(包括我)訴求只有四個字 "敢做敢當" 。

若是您兒子真的在出來面對前就被逼去自殺,現在的發言者,都是殺人的從犯,但是...... ""您不也是從犯之一嗎?""

知道兒子快自殺,沒積極找出解決方式,而是在抱怨鄉民們在壓迫他,但是最更本的問題,您真的有搞懂嗎???

以上言論,您要是有空過目,望您三思!

您好,我想說的只有一段話!

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挽回,我們要把握現在,我相信您是基於保護兒子的立場而Call In,但是您的表現卻完全讓人聯想到你所舉例

"陳銳/陳凱倫的元素,余祥銓/余天的元素,也是「我爸是李剛」的元素"

而這些元素為啥 "百試百靈",簡單來說,就是抵觸人心道德(同理心)的最低線,而您又自己再加上最後一根稻草,完全符合您自己所提的劇本,導致廣大鄉民反感(看看台灣有多少死人案件,但是會讓人人都髮指又有多少件?)。

現在大家最想看到的是您 "兒子" 出來面對,而不是您或是弟弟等人出來,廣大的鄉民們(包括我)訴求只有四個字 "敢做敢當" 。

若是您兒子真的在出來面對前就被逼去自殺,現在的發言者,都是殺人的從犯,但是...... ""您不也是從犯之一嗎?""

知道兒子快自殺,沒積極找出解決方式,而是在抱怨鄉民們在壓迫他,但是最更本的問題,您真的有搞懂嗎???

以上言論,您要是有空過目,望您三思!

犯做了,
不說話7天內就過了,
道歉3天內也沒人會注意了,

躲起來後父親嗆聲,
這不是學媒體的人,都知道後果如何吧

媒體人

1.
蕭師言:我兒子快被逼死了
老奶奶:我已經死了

2.
蕭師言:我兒子有精神病
老奶奶:我病死了

3.
蕭師言:我兒子不知道救護車上人有病
老奶奶:..........

為何你不想想當下你不帶著你的兒子到警察局到被害人家屬的家中道歉,就不會有這麼多輿論與撻伐,並不是所有人都被媒體所操弄,現在不比以前教育水準普遍提高,大家也都不是盲目的,重點是在你們的態度,你只知道你兒子被傷害了,那受害的老婦人呢?他們的親屬呢?為什麼你會說這種這麼不負責任的話,把所有的過錯推給媒體推給大眾,我想不止是你的教育失敗,你自己也是個失敗的父親,寵父多敗兒阿!

與其要說是鄉民被媒體利用,其實鄉民也在利用媒體,如果所有輿論和撻伐都只在網路上,對於蕭家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就是希望媒體能夠大肆報導,逼蕭明禮出來面對,甚至自殺!

不要把法官和檢察官當白癡啦
要引用躁鬱症免責,也麻煩去瞭解一下躁鬱症的病徵
影片中他還很清楚的知道紅燈不能闖,停止線不能越過(有照像舉發).還知道走走急煞玩救護車
100個精神科醫生,101個會說他當時的自我控制力完全正常
沒有一個精神科醫生敢開證明說蕭某當時心智喪失(污辱自己的專業)
用躁鬱症當藉口,不但無法幫他脫罪,法官反而會認定他惡性重大毫無悔意

您如果是蕭家親友
快去勸他們出來認罪吧
不然只是更難看而已

1. 是你自己lag,這件事早在媒體之前就在網路引起熱切關注了.
媒體才是後來加入的,很多資料也都是來自於網路!
2. 車主是否是精障人士是你認定的就算了的嗎?
又若是精障人士,可以允許任意開車上路嗎??
如果今天是開在高速公路,發生更嚴重的車禍,
是否也可以精障人士為由開脫??
3. 已有專業醫生指出這種急煞擋路比中指的行為不是病發症狀,
可否請你提出更有力的證據說明當時車主病發?
4. 你可能根本沒搞懂大家群情激憤的地方,
做錯事人人都會,知不知道錯懂不懂得反省才是重點..
你有看到車主本人至今有說明任何事嗎?
一切都是以他有病一言帶過..
所以現在是只要有精神方面的障礙,都可以恣意而為嗎?
5. 你只看到"我兒子快被你們逼死" 這件事..
那你有看到老奶奶已經死了這件事嗎?
還是你的邏輯跟蕭父一樣?
覺得救護車上的老奶奶早就死了,擋不擋無所謂???

最後... 省省您氾濫的同情心吧,
有更多值得關注的精障人士等著你...
鱷魚的眼淚不值得擦拭...

精神病患又怎樣?精神病患就可以犯法嗎?而且你發表的文章是想表達什麼?發表媒體在炒新聞還是.....

反正大家都來幫加害者講話嘛
畢竟受害者之一都死了 你care嗎? 你當然不care丫
因為同情受害者沒法讓你與眾不同 對吧

這世界上多的是假清高又假道學的人 也不差多一個

您的道理是成立的 但是不適用在這種不懂道德倫理的人身上

不要跟我說人權 他在行為的當下已經放棄了他受尊重的權利

媒體嗜血又如何 我很開心 這個事件媒體充分的表現了他的嗜血

畢竟 一般的道德法律已經無法教導制裁這種人

非常手段有他存在的必要

@isis, 你說的沒錯啊,不過車主父親要不要帶車主去就醫,就是他們的決定。讓車主負起責任,則是警方跟檢察官的工作。這我都不反對啊。

@看不下去的路人
您這留言是要給車主父親看得吧?

@殺雞儆猴
你的完美結局我看來很糟糕。

"我兒子不知道救護車裡面載的是病人"
這種話從你嘴裡講出來 你自己在念一次 你好意思講這種話??
一個兒子養到33歲(悲哀了)還不知道救護車裡面載的是病人 那是載啥??? 載警察去買雞排??

"只要議題夠刺激,夠有衝突性,鄉民根本沒有思考能力,根本離不開媒體。"
抱歉 這件事情先爆出來的根本不是傳統媒體 傳統媒體在這個年代早就是落後資訊的跟隨者了 人肉什麼的還沒上新聞就開始行動了 至於 call in 片段 那是因為你只會用這種管道鄉民當然由這個管道評論 不然你就上 ptt 跟 mobile01 試試看發個文 要不要 ?? 你敢嗎 ??

一個 33 歲讀到博士班的人了還要老爸出來處理這種事情 真的還蠻同情你的 ...

超感謝行車紀錄器的發明
正義才得以伸張

@也是路過
謝謝你的意見。

@david,
我懂你的意思。

@只是路過
媒體改造當然不只如此淺薄。若你也認同此目標,那就一起吧。

@Kain
也請你先搞懂我不是車主父親這件事。

@路人4965
So?

@依然是路人
看見包括你在內那麼多留言者把我當成車主父親,我覺得你挺盲目的。

@KIRA
說得對。

@Johnson
你的留言跟我的文章有何關聯?我不是車主親友,就算我是,我也不會要他們出來面對什麼的,滿足鄉民嗎?

好一篇倒因為果的謬論~~

@Hsuan
1. 所以說我應該少指責媒體,多批評網路鄉民囉?
2. 我沒有作任何認定,認定都是你做的。
3. 你是專業醫師?還是你完全相信媒體上的「專業醫師」?
4. 你是看見媒體報導說車主說他有病,而且你毫不質疑。你看見媒體報導車主毫無反省,你依舊不質疑。然後你放話說「有病就可以恣意而為嗎」,在事實釐清之前,根本不是該被討論的議題。你的反應就是我批判的典型。
5. 我都看到了,就這樣。
6. 我所批判的就是網路上為了批評車主而開始把矛頭指向所有精神病患患者的言論,如果妳先收斂一下你無謂的憤怒,或許會看懂我的文章。

@JK
我的文章不在於辯護精神病患可不可以犯法,而在於
1. 我們不知道車主是否精神病患,
2. 我們不知道車主的精神病會否使車主做出等等行為
3. 我們不知道車主當時精神病是否發作。

在許多不知道的狀況下,媒體跟鄉民就想把人逼死,這就是我批判的。

您的意思簡單說,就是"要是沒被拍到就沒事"!

不論是"女學生被凌霸" "軍中玩瘋",你的意思是說若非影片外流繼而媒體炒作,這件事情根本不該被追究. 只要沒拍到,女學生被凌霸就從來沒發生過. 只要沒拍到,我們依然應當相信軍紀嚴明,絕無渙散!

犯事的博士, 為人師表的父親

此種行為 此種觀念

次而下之 極為不齒

@Larry
我肯定比你更care。也歡迎你一起來與眾不同,不要同流合污。

@543
有你這種渾然不質疑所接受的訊息,不在乎真相的受眾,媒體真該頒面獎牌給你。

@Richard74
你解讀完全錯誤,所以你的情緒也是假的。我不懂你怎麼可以完全看不懂我的文章,如果真的需要解釋,請再留言吧。

我認為您說的,應該先釐清事實的真相再來評論是對的。
如同孔夫子說的,眾惡之,必察蔫。

但我看完您回應的,我是覺得說,首先您的勇氣可嘉。
從您之前發的文章以及您在如此排山倒海的聲浪中出來力抗潮流,我個人是欽敬您的。

只是既然文章的重點是在指摘媒體欲用鄉民之力逼死人,既然文章的重點在於從潮流的另一端呼籲所有人冷靜看清、勿被有心人士炒作新聞而成逼供之實,拙見以為,這篇文章倒應該將焦點回歸到媒體身上,而不是針對著此一事項著墨而致筆戰導致您的焦點已被模糊。

拙見以為:既然我們應該在潮流之外看清這件事情,那我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回歸到最原點來看。
「在救護車鳴響警笛、且閃大燈、鳴喇叭示警,且有路人敲窗勸告讓路的情況下,依舊阻擋救護車行進,且以急煞、比中指等方式對應救護車。」
拙見認為,從這點來看,不論他是不是精神病患者,皆為十分之不可取。既為十分之不可取,媒體是否使用鄉民之力,拙見以為這些都不過是嗜血的兀鷹(媒體)所有的天性。
再者,根據人肉搜出的資料,蕭姓駕駛既為台大歷史系博士候選人,我相信他的道德觀念"理應是足夠的",既為足夠的,何苦在事後不願出面道歉呢?若然他在第一時間出面道歉,是否事情演變會比現在好很多?
再來檢討蕭父在call in節目上的護子發言,更可謂之荒謬!
若然鄉民這樣,就要逼死他兒子,那也只能歸咎為蕭父自蕭姓駕駛幼年以來的教育全盤皆墨!'
蕭姓駕駛是確切的逼死了一個老婦人的性命,除了蕭弟的道歉之外,蕭姓駕駛本身並未道歉,更遑論蕭父囂張跋扈之言。
是這一切倒置鄉民的暴動、是這一切讓他們的隱私全被搜出,更是這一切讓媒體這群嗜血的兀鷹鍥而不捨。

閣下是否曾經想過,若然蕭姓駕駛當時當真病發,還能好整以暇的在停止線前煞停的等紅綠燈?還能順暢的變換車道不致擦撞?還能搖下了車窗以中指問候後方?

我再重申,拙見以為閣下這篇文章立意是好的,我們不應為媒體所操弄、讓他們帶領著我起舞。
但是,如果現今的法律是保護有權有勢懂法律的人,拙見以為,像這樣罪證確鑿的事件,閣下倒是不妨下來濁流一起,也不用再等什麼法律的宣判。

我認為您說的,應該先釐清事實的真相再來評論是對的。
如同孔夫子說的,眾惡之,必察蔫。

但我看完您回應的,我是覺得說,首先您的勇氣可嘉。
從您之前發的文章以及您在如此排山倒海的聲浪中出來力抗潮流,我個人是欽敬您的。

只是既然文章的重點是在指摘媒體欲用鄉民之力逼死人,既然文章的重點在於從潮流的另一端呼籲所有人冷靜看清、勿被有心人士炒作新聞而成逼供之實,拙見以為,這篇文章倒應該將焦點回歸到媒體身上,而不是針對著此一事項著墨而致筆戰導致您的焦點已被模糊。

拙見以為:既然我們應該在潮流之外看清這件事情,那我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回歸到最原點來看。
「在救護車鳴響警笛、且閃大燈、鳴喇叭示警,且有路人敲窗勸告讓路的情況下,依舊阻擋救護車行進,且以急煞、比中指等方式對應救護車。」
拙見認為,從這點來看,不論他是不是精神病患者,皆為十分之不可取。既為十分之不可取,媒體是否使用鄉民之力,拙見以為這些都不過是嗜血的兀鷹(媒體)所有的天性。
再者,根據人肉搜出的資料,蕭姓駕駛既為台大歷史系博士候選人,我相信他的道德觀念"理應是足夠的",既為足夠的,何苦在事後不願出面道歉呢?若然他在第一時間出面道歉,是否事情演變會比現在好很多?
再來檢討蕭父在call in節目上的護子發言,更可謂之荒謬!
若然鄉民這樣,就要逼死他兒子,那也只能歸咎為蕭父自蕭姓駕駛幼年以來的教育全盤皆墨!'
蕭姓駕駛是確切的逼死了一個老婦人的性命,除了蕭弟的道歉之外,蕭姓駕駛本身並未道歉,更遑論蕭父囂張跋扈之言。
是這一切倒置鄉民的暴動、是這一切讓他們的隱私全被搜出,更是這一切讓媒體這群嗜血的兀鷹鍥而不捨。

閣下是否曾經想過,若然蕭姓駕駛當時當真病發,還能好整以暇的在停止線前煞停的等紅綠燈?還能順暢的變換車道不致擦撞?還能搖下了車窗以中指問候後方?

我再重申,拙見以為閣下這篇文章立意是好的,我們不應為媒體所操弄、讓他們帶領著我起舞。
但是,如果現今的法律是保護有權有勢懂法律的人,拙見以為,像這樣罪證確鑿的事件,閣下倒是不妨下來濁流一起,也不用再等什麼法律的宣判。

so what ??

我只希望那個在救護車老奶奶可以安全到達病院

你可以幫我達成這個願望嗎??

如果你可以再來討論如何改正你所謂的媒體操控跟鄉民的無知吧

狡辯的人通常都有套複雜的邏輯,當受到別人質疑最常丟出的一句話就是"你根本看不懂我的文章"等你搞懂再來.


可是 狡辯的人 通常連最簡單的問題都回答不出來.


你兒子惡意阻擋救護車的行為,是對是錯? 簡單說一下


我猜又要說: 事情不能單從一個面向來看,你們也應該知道精神官能有問題的人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我兒子從小因為怎樣怎樣... 更何況老婦人可能本來就沒救...

好多能扯! 扯不完啦


本文為朋友轉貼告知為蕭姓駕駛父親之文章.

看來完全不是如此.

對於未經查證的錯誤發言,本人在此道歉.

到底是為什麼會把這篇文章的作者當成蕭父?我笑了XDD

@Richard74
我不是他爸爸,我覺得他是錯的,錯大了,但是他是錯的跟我認為媒體跟鄉民要把他逼死並沒有衝突。不因為誰作錯了什麼事,我們就要把人逼死才是公道。

謝謝你總算發現我不是車主父親。

@不平之鳴
謝謝你的清楚回應。我絕對認為車主需要負責,但是要負什麼責,在案件大致清楚的情形下,關切者監督警方跟檢察官後續辦案即可,實在無須隨媒體框架起舞,掀起網路暴力海嘯。

請問一下,假若車上老婦人是你母親,你還會寫這篇文章嗎?
                                                                                                                                                                                                                                                                                                                                                                                                                                                                                                                                                                                                                                                                

@ 站長: 所以,如您所言,當事人與其 call-in 全國播出談話性節目的父親是否要對您所謂的「鄉民」情緒性行為、人身攻擊、污辱言辭,或者媒體報導提出告訴,也是他們的決定呀。

我只是想讓您知道,您聽到當事人父親說「我兒子要被你們逼死了」而感覺「很沈痛」,但我或者另有他人並不因此而「感覺沈痛」,並不是我缺乏同理心或您所言的冷血。事實上,如果當事人如他父親所言「要被逼死了」、「我兒子有病」的話,對他的「正常」同理心不會是讓他繼續在公眾場合發病,因為這也牽涉到當事人本身的安危。

在某個地方看到某位網友說的,大意大概是這樣:
在網路的xx上看到有人提到他認識蕭姓駕駛,蕭姓駕駛以前就有騷擾學妹的記錄....這樣的人實在是無恥.....

未經查證,隨便一個人留言就當做事實拿來批判
放在網路上又會有其它的人看到
我的感覺是,當行使正義完全沒有成本(不用付出代價)時
很可怕

其實鄉民向來都比媒體更嗜血

如果司法有正義,網路何須暴力?

因為現行法律,只能判處他800~1600新台幣的罰款;因為現行法律對於他阻擋救護車「導致無法持續施救」無法可管;更因為現行法律就如同這兩天的記者對於此事件噤若寒蟬一般,連警察都去慰問蕭姓駕駛還好嗎?(那誰去慰問老奶奶家人?)

法律一向都是最低、最低限度的規範,永遠在道德之下。
遺憾的是現在卻本末倒置,以為不觸法便是合理。當然一切訴諸「道德」,將會是太美妙也太美好的神話,但是如果當那一台行車紀錄器在沒有沒有「被剪輯」、「被修改」的情況下,反應出來的事實真相是如此的「不道德」...

即便他未觸法、即便法律只能給他如斯輕如鴻毛的處罰,拙見以為讓他接受網路上這樣千夫所指的評論、甚或謾罵,對他所做的都只是太輕微的處罰。

畢竟、如果民眾是盲目的,那盲目的民眾所帶領的就是那時代的文化,就如同以我們現在的觀點去看中世紀焚燒女巫的觀點,是永遠也看不清也評斷不來的。

bigsound 的後台沒有辦法管理留言嗎?可否把重複的留言內容砍掉呢...?

我能理解也同意『精神疾病』不該被歧視,不該被如此消費。「精神疾病」若被當作規避責任的託辭,更是對真正精神疾病患者的歧視,這完全是在對之作廉價而又不負責任的消費。

但既然如此,若因為蕭父在 call-in 中提到兒子有精神疾病,就自動適用『「精神疾病患者權益」的面向或是講到爛的「偵查不公開」「精神疾病與行為之間的關聯需要醫師專業判斷」等等』的原則,我個人倒也認為這樣的評論有點太過雲端飄渺,未必就比較接近「現實」呢。若只因為蕭父提及「精神疾病」(是聽見救護車鳴笛就會觸發的躁鬱症狀,還是被媒體揭露、被鄉民圍勦之後才感到心理不安?),就如巴布洛夫的狗聽到鈴鐺便開始流口水般制約地聯想到以往媒體報導中對「精神疾病患者」不夠謹慎、不夠友善的記錄,然後感到痛心,作出『只看見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這樣的結論,我個人倒覺得這未免也太感性太熱血,跟文章中所想批判的那些網路鄉民一樣,有點太容易被簡單的符碼所煽動情緒而落入一個簡易的思維理路了?

簡化的鄉民正義會一步一步地累積至足以逼死人的能量,在這整串迅速擴張的留言回應中,確實清晰可見,還有把 portnoy 當作蕭父來對話(其實也沒有想要對話的意思,一味指責而已)的例子,這當然會讓 portnoy 一面苦笑一面覺得自己的觀察與批判並沒有什麼錯誤。但在『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之外,難道真的沒有別的東西可以被看到了嗎?要說『只看到...』恐怕還是顯得過於武斷,這就直接為本文預留了被不明究裡的「網路鄉民式正義」聲浪所淹沒的反彈空間啊。

@請禮讓救護車
大概不會。

@isis
沒問題啊,你以及許多人的感覺是什麼我沒有介入的餘地,這也不是我這篇文章的目的。最冷血的是我。

@不平之鳴
恕我無法認同你的立場,特別是在這個案例上。

1. 請問鄉民揪出這種錯誤行為,所錯何在?
還是你認為要根據車主是否有精神障礙才能決定對錯?
康復之友聯盟發出聲明,呼籲不要污名化精神病,
甚至作為犯罪行為脫罪的工具..
請問到底是車主家屬在污名化精神病還是鄉民??
2. 你的認定就是,鄉民沒看清楚真相就大肆撻伐..
請問您怎敢做這種認定?
3. 很好,你我都不是專業醫師,
那你憑什麼不信任專業醫師說的話? 不尊重別人的專業?
你去看病不相信醫生,請問你看啥病??
你質疑媒體上的專業醫師不專業? 那請你去投書啊..
你的邏輯也未免可笑...
4. 很抱歉,是車主老爸自己說他兒子有病..誰在跟你扯媒體?
不過我是很質疑啦... 如果症狀嚴重到聽到警笛聲就會發病,
這樣的病人可以任意在社會上走動甚至開車?
至於又是哪一篇新聞提到車主毫無反省?請提供連結..
我只知道車主老爸call-in說了一些笑死人的話...
需要提供youtube給你看嗎??
你根本不知道我所得的訊息何來,
自己不也在這邊大放厥詞批判說我毫不質疑地接受媒體的訊息??
甚至還敢直指我就是你要批判的典型?? 受媒體操弄的鄉民?
那你要不要也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就批評他人的言論...
5. 看到不等於有同理心...
6. 到底那裡或是哪篇文章把矛頭指向 "精神病患者"..
你可以好好地說明一下嗎??
我看到的都是在狂批蕭父與車主的言論...
還是批評車主就等同於將矛頭指向 "所有精障者"???
你的自以為正義跟你要批評鄉民的自以為正義,
到底有什麼差別??

我當然看得懂你的文章,
正因為發現你根本就搞錯方向還在這邊為反而反..
完全沒發現眾人憤怒的點何在,所以我才會在此回文..

@bias
可以刪,只是懶得刪了。

你中間這段觀察是一個可能,我只能說我並非如你所描述那般反應。我更在意的是我看見「有病就待在家裡」「有病怎麼還可以開車」「這種腦子有病的人很多」「不定時炸彈」等等發言,這些倒不那麼虛無飄渺了。如果車主跟沒病,或是即使有病卻不至於造成他的行為,或是即使這種病會造成等等行為,但當時並沒有發病... 那當然要替精神病患被污名化平反,可是情況是我們都不知道,所以當然也還溝不上平反與否。

這篇文章下這個標自然是要故意下狠藥,澆冷水,是不得已的策略。

這就是我覺得本文作者最可笑的一點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
甚至還自以為公正客觀...

這就是我覺得本文作者最可笑的一點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
甚至還自以為公正客觀...

@Hsuan
1. 分清楚:揪出車主錯誤,我支持。用言論跟壓力把人逼到要自殺,我反對。
2. 不然你或是哪一位可以跟我說「真相」是什麼嗎?
3. 我信任或不信任什麼東西不需要憑什麼,你需要嗎?我去看病也不完全相信醫生,你完全相信嗎?我質疑媒體呈現的角度跟內容,所以我就得去投書?我不是已經寫部落格了嗎?
4. 你要不要看一下你前一則留言?那麼快就忘了?我是針對你的留言回的。
5. 對啊,我知道。
6. 原來你都沒看見,那也好。

眾人憤怒的點,不就是做錯事不道歉嗎?這值得憤怒,但不值得眾人用非得欲其死的態度用人肉搜索去把人逼死。我批評的不是憤怒的因,而是憤怒暴發出來之後的結果。

@Hsuan
然而實際上是幾十萬的鄉民在放火,只我一人在點燈。所以我如何「只准州官放火」了呢?

呵呵,所以說到底你也不過是另一個鄉民,
還在耍嘴皮說如何"只准州官放火",
那就回去把bias兄的文章再好好細讀吧..
可惜就要看您領悟力夠不夠了.. 加油..
不要自己也淪為另一個鄉民卻又自以為是..
你可以下狠標題,別人就不能下狠標題..
呼~~ 好大的官呀!!!

@Hsuan
那就共勉之了。

看完您的文章之後十分認同您的看法!
思考理性真的十分重要啊@@
小弟在此向您這位理性的格主表達個人的敬意!

@ 站長:

最冷血的是不是你,我不知道,可能你比我清楚吧?只是您這種泛溫情主義的「該人要被言論逼死了」的想像,也使我感覺很灑熱血。你似乎以為眾多與精神疾病相關的留言,重點只是「要把病人關在家裡」(呃,我說的明明就是要保護該人的安全呀,而且我說的是「醫院」,不是「家裡」。),不知道您自己或者周遭親近親友裡,是否有躁 / 鬱症患者,或者人格違常個案,不知道如果出現自殺意念時,您覺得如何處置才恰當?

看來看去,似乎我遺漏的某些潛台詞,似乎您與當事人都認為因為他人言論而產生自殺意念是「合理的、應該痛心同情的」,我想,許多時候人們總是把無法面對承擔的責任放在一個過度正當化的位置,對於此事的討論很多,許多人也並非如你所言的情緒性,而且事件發展也許您發文時的認知不同(我想你大概真是新聞報導後才關心此事的人們之一吧?),你似乎只看見了他人因為目前所知(無論當事人父親所言、媒體報導、親友發言)有感而發的評論,並且這使你感覺憤慨。你以一個完全無誤的評論位置來抒發感想,即「目前何謂事實,有多少是當事人確認過後的事實,大家都不清楚,怎麼可任意揣測、說三道四」,未來只要當事人繼續不願負責說明,你的立論也就繼續無懈可擊,畢竟,按照這種邏輯推演,關於當事人自己,誰會比當事人還要清楚當時的情況呢。

可是,我覺得你忽略了當事人所該承擔的責任,這責任不僅僅是法律上的懲罰,而是負責地面對做人的基本道理,因為這件事不純然是當事人的隱私,發生在公共空間裡。

再重申一次,你是不是冷血我不知道,不過,我的確看過許多過度保護寵溺孩子的家庭,而這些家庭的孩子也通常會出現無法面對自己錯誤的反應,這些家庭的父母也通常會出現是非倒錯為子開脫的反應。台灣近年來的幾個例子,巧合的,父母都是媒體人(而且,也許因為是知名媒體人,總帶著一副「事情我說了算,我想說成甚麼就是甚麼」的態度),當事人都是男性,被寵哄呵護的程度的確超過我一個女生對於健康教養環境的想像,也許站長您對此比較具有同理心吧,所以您會覺得鄉民有逼死人的積極犯意,而我並不作此想(就好像你說自己最冷血一樣,我也很難去掉脈絡地當真)。坦白說,我認為很多很多時候,慢性毒殺那些人子的,恐怕正是他們的公眾形象甜蜜蜜的家庭。


@isis
是的,我有親友是躁 / 鬱症患者。但該如何處置才恰當,我沒有好的回答。

當事人根本不用說明什麼,有錯、犯罪,警方調查中,為何要說明什麼?偵查不公開不是基本原則嗎?

不是我忽略,而是我認為以所謂的「做人的基本道理」來要求他人是不恰當的。我不認為有「做人的基本道理」存在。

你最後一段個人觀察我沒有意見。

哇操,那篇《敦請傳播教師罷教、學生罷課,直到政府停止置入性行銷》一篇回應都沒有,
結果這篇熱鬧滾滾,
鄉民還真有正義感齁。

我想敦請鄉民們去吃大便。

@ 站長:

首先,我覺得您誤讀了,從我的第一次留言至今,我著重的是「至今,該家庭負責主動在媒體上發言表示意見」的父親,既然如此擔心當事人的自殺意念,是否就醫比在全國性政論節目上發表意見,來得對「感覺要被逼死了」要有幫助。

至於因您誤讀而起的「偵察不公開不是基本原則嗎?」,我想這與當事人(即被告)要在庭外發表甚麼意見無關吧?只是他發表的意見會具有證據力罷了。偵察不公開是指「承辦」單位處理該事件(進入法律程序之後)的工作人員不能在外評論提及事件,而這與被告本身在外發言無關。您要不要重新查詢一下中華民國的法律?

所謂面對做人的基本道理,是為自己的狀況、行為負責,預先設想可能發生的情況,使發生不幸的機率減至最低。也就是說,明知自己處於不穩定狀態,不該開車,家人也不該任其借用車輛。這與不該酒駕、疾病感染自我隔離,都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您先前倒果為因地批判媒體,彷彿有外於此事的憤慨需要藉以發表,但如果您真的從一開始便隨時間演變注意此事,就會發現許多人評論時的憤怒,不是單單因為「做錯事」,而是做了錯事之後的「態度」。您說成鄉民被主流媒體操弄了,但沒說出主流媒體的另一面:牆頭草,而您也似乎沒注意到,隨著時間推進,許許多多人自發性地規勸發表過激言辭的人們。如果您注意到某些與此相關的連署,便會發現偏激發言者並非如你所言佔有那樣大比例。

@isis
我想我沒有誤讀,你認為何者比較有幫助,那真的要請妳去跟車主他們家說才有用。那並不是我文章的重點。

當事人要在庭外發表或不發表什麼意見跟誰又有關呢?到底是什麼規定要他站出來接受鄉民公審呢?當事人配合偵查單位對案情保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倒不須我查詢什麼法律了。

你所提的做人的基本道理我沒有意見,不過我不認為有這種道理存在。

我很清楚許多人的憤怒是因為車主事後的態度,這不影響我的意見。你認為主流媒體是牆頭草,這我也沒意見,感謝你的補充。

我陸陸續續見到許多人自發性互相規勸跟自我克制,這很好。不過根據我的觀察,偏激發言者依舊佔極大多數,或許你可以介紹我一些偏激發言比例沒那麼高的網址。

怎麼不用車上老奶奶的家屬角度來看這件事?
蕭明禮"博士"今天若沒有做出這樣人神共憤的事
網友們會這麼憤怒?

這整件事從頭到尾都是蕭家的責任

蕭明禮擋救護車
蕭明禮間接害死車上病患
蕭明禮惹火鄉民
蕭師言call in嗆聲為兒子所做的錯事護航

鄉民們唯一做的事就是把蕭明禮人肉搜索出來
然後藉由媒體之力讓社會知道這件事
希望法律可以制裁這種人
這樣就是你口中的"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
難道該讓蕭明禮逍遙法外才是公道?

說實在的, 新聞若沒鬧那麼大, 這種事以後會一而再, 再而三的發生.
在現今這個父母不懂如何管教子女, 老師管不動學生的世代, 若再沒有了輿論, 上述所說的事情絕對會發生

1.這個新聞最重要的應該是要提升和落實隨時禮讓救護車,而且加重刻意阻擋救人交通工具例如消防車的駕駛吧...鄉民力量是利用社會力量解決法律的缺失,因為中指男確實可惡,是社會基本價值觀無法接受的,但是就是因為鄉民力量所以轉移了台灣道路法規不完善,駕照考試不實際這個議題.

2. 媒體本就該報導事實並幫助社會進步,可以討論中指男是否真有精神病不該過度打壓他的生活圈,但是把有精神病所以阻擋救護車還比中指擴大合理化也太誇張了吧. 讓我不禁懷疑身為媒體人的父母是否因為深知台灣媒體生態所以第一時間提出躁鬱的晃子來模糊焦點.

3. 到現在誰真正的去關心了往生老婦人的家屬,誰真的去探討了中指男的行為是否真的造成過失殺人...法律角度的討論在哪裡? 難道這種行為能被台灣法律接受嗎?

登峰造極‧眾志成城─鄉民建設(指定暴力団)

@ 站長:

我覺得,上頭那位誤將給當事人父親的言論發表在您網站上的留言者,被陸續說(取笑)了幾次,該人隨後道歉。但您誤讀了我的意思,自己按照套套言推理出「當事人根本不用說明什麼,有錯、犯罪,警方調查中,為何要說明什麼?偵查不公開不是基本原則嗎?」、「到底是什麼規定要他站出來接受鄉民公審呢?當事人配合偵查單位對案情保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倒不須我查詢什麼法律了。」,這就有趣了,如果當事人(被告)都需要「配合偵查單位對案情保密」,那台灣真是太可怕了,被告連言論自由都沒有了,你確定你自己不需要呼籲自己冷靜一些嗎?

你說,你有罹患躁鬱症的親友,似乎你很有感觸。這麼說好了,躁 / 鬱症患者所需服用的藥物裡,是否藥包、仿單上已註明:「服用後請勿操作機械」等不適合駕駛車輛的副作用.....你關心對「可能」的精神病人的污名化公審,覺得媒體操弄鄉民殺人,我反倒好奇,對於「可能」的精神病患服藥後開車,該當事人父親以「生病」為由在談話性節目上表示意見,但「不可以以此就不讓他開車」,導致閱聽者不解、批評,你大概都覺得這是媒體操縱閱聽者的結果吧。我覺得,你似乎不明白一件事,許多人的憤怒裡,還有對於某種自以為學養甚佳、博學多聞,於是都是「自己說了算」的傲慢的反感。而這樣的傲慢我從你的回覆裡也見識了,對於別人提醒你發文時沒注意的部分,你只說感謝告知或者謝謝補充,但你原文卻是基於對實際情況一知半解(或說 lag 很大)的認識推演出的劇本,其後的回應也在套套言裡言之成理,你說鄉民被操弄或偏激言行反動,但終究在討論的過程裡,你與那些人的距離並沒有你想像中遠。這世界上有許多人不能忍受承認自己的錯誤,在情緒裡時尤是,普遍存在所謂鄉民或自封的知識份子乃至所有人身上,問題不在於使用了偏激言辭,以禮貌語言來標示出身,實則鄙視他人的人,比比皆是,問題不在於使用偏激言辭,而在於「執念」。

很抱歉,我不知道要怎麼「介紹」lag 很大的站長作者一些具指標性的「參考_網址_」,你不覺得你發文前需要做好田野調查嗎?更抱歉的,我必須說,您想像中殺人的鄉民揪的殺人團,大概沒辦法透過慢吞吞形式的網頁來達成,因為他們太無知、太情緒化、太義憤了,採取的揪團方式也必定是極有助於無知情緒快速累積的管道,新一代的社交網站。我「可以」做甚麼,與我不想作甚麼,恐怕在此處不是你說了算的。

你不認為有做人的基本道理存在,所以回覆討論時著重「法」,認為當事人將受到法律審判已經夠了,對於其他關於「情」、「理」的面向,他人在那些脈絡下的情緒性發言,統統蓋以表面字意看待,認為他們不冷靜、受操控,的確,很多時候做人的基本道理不是法律管得著的,也許因此對你而言是不存在的。服藥之人不看重藥袋上的警語,說自己長期看診服藥,卻在可能發病時開車上街,家屬也不能接受視情況「限制」其駕駛行為,反將車借其使用,但你只說「到底是什麼規定要他站出來接受鄉民公審呢?」,我想你可能弄錯了,沒有甚麼規定,也沒有甚麼公審,有的只是對不合情不合理的行為的憤怒,有些憤怒相當顯眼,有些則否。當事人要或不要出面說明,根本也不是鄉民的憤怒可以「規定」的事。有些人構成自我的自戀部分,是很容易受傷的,別人說他不知道事實,說他錯,當事者輕則持續堅持己見,重則想要自殺,完全無法以更快速而具彈性的正面態度來面對批評,而且還覺得是他人逼自己做出這些負面的回應態度。

@無恥至極
請問救護車上老奶奶的家屬角度是什麼?我反對動輒替被害者家屬代言的這種行為。

我可以理解也部份支持網友的憤怒,這不影響我的批判。我說過了,這種簡單的案件,循著車牌找到車主後,警方跟檢方很快就可以把事實釐清,該怎麼制裁就怎麼制裁。你有空再看一次我的文章,以及下面的回應吧。

@Nobody
您也把這世界想得太簡單了。哪一起重大犯罪不是鬧很大?哪一起八卦緋聞不是鬧很大?這些事件有少發生了嗎?

@tesb
謝謝你的意見,很有建設性。

@isis
將我當作車主父親的可多了,光是在這裡的回應就有三篇,網路上還一堆以「車主父親的反擊」作為我文章標題的引用,不過的確只有一位道歉。

儘管我還是不知道為何你認為我誤讀了你的文字,如果你有意願解釋清楚一點,我很歡迎。你說當事人「都需要」...這「都需要」三個字就是你加的了。你可以看我的原文,確保你沒有誤讀。當事人當然有言論自由,所以可以選擇要配合保密或是公開嚷嚷,所以在這個事件中當事人沒有依媒體跟鄉民需要出來下跪道歉認錯也是他的自由,不是嗎?我也呼籲你冷靜一點囉。

我重複地解釋過了:既然我們不知道車主是否真的患有精神病、不知他的精神病會否影響他做出等等行為、以及不知道他當時有沒有發病,我反對任何沒有必要的假設。

對傲慢感到憤怒?如果你認為如此就如此囉,執念啊。我無所謂。不過這還真是偏離討論主題。

既然你認為我lag很大,那我也沒有意見。我自己知道我看到什麼,如果你想要說服我鄉民其實後來大多理性克制,卻又不提供佐證,那也是你的自由,你說了算。

你認為家長該怎麼作、服藥者該怎麼作...我說過了,跟我說是沒用的,得跟車主本人跟他家屬說。既然你也認為不該有什麼公審跟規定,那我們意見就一致了。也請妳呼籲那些憤怒的鄉民,不要一直用人肉搜索公佈資料的方式逼車主跟家屬出來道歉囉。

@ 站長:

「偵察不公開」是您自己先說的吧?並且你當時說的是「當事人根本不用說明什麼,有錯、犯罪,警方調查中,為何要說明什麼?偵查不公開不是基本原則嗎?」,經由我告知你偵察不公開並非被告的「基本原則」之後,你又說「到底是什麼規定要他站出來接受鄉民公審呢?當事人配合偵查單位對案情保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倒不須我查詢什麼法律了。」,我倒不知道你的基本原則有多基本,基本到你不需要查詢法律,便認為當事人配合偵察單位對案情保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似乎何為基本,何為正常,只要你說說就好,被提醒說錯了,也只要在最後留言找出我的三個字「都需要」就可以圓得過場面。

而且,討論至今,我益發覺得你原文小題大作,為了自己想要「呼籲討論者冷靜」,編出了一套「媒體嗜血控制鄉民殺人」的劇本,被提醒了之後,就開始緊抓著唯一論據「當事人沒有解釋,一切都是傳聞」來回應,於是誤讀我的回應,表示「當事人根本不用說明什麼,有錯、犯罪,警方調查中,為何要說明什麼?」、「到底是什麼規定要他站出來接受鄉民公審呢?」,因為不站在這唯一立論上,你的原文就失去了血腥煽情的戲劇性。而這是個套套邏輯,當事人不說明,你的所謂對事件「保留」部分,便可繼續保留下去,其實你泛溫情主義式的小淚滴之下想表達的,也不過就是泛泛的呼籲大眾冷靜罷了,這簡化而籠統的一句話,大概無法撐起煽情的媒體陰謀劇吧。

有趣的是,(學你圓自己的說法的重複方式)你對於在法律之外、犯罪之外,引起所謂鄉民反感的部分,覺得只是鄉民公審,都是媒體操弄,並認為沒有甚麼做人的基本道理(喔,大抵只有「偵察不公開」有基本原則吧!),那些在「妨礙公務」之外的引起普遍反感的部分,都被你保留了,那些沒被以法律文字明確訂出的良知良能的部分,似乎只有你自己能夠使用,而你以此正義地批判媒體的操弄。

你 lag 很大,不是我認為而已,你提到「鄉民一直用人肉搜索公布資料的方式逼車主跟家屬出來道歉」.....嗯,很抱歉我必須告知你,車主是女性,不是當事人,而鄉民有沒有一直逼女性車主與家屬出來道歉呢,倒是沒有的,相反的,我看見鄉民鼓勵家屬,並且認為不是道歉家屬的錯,「罪不及妻孥」,出面道歉的是當事人的弟弟與其女友,而且似乎是自發性的公開道歉,一開始有人以為弟弟是當事人,隨後已經釐清,你可以自己瞧瞧,並且我遺憾你認為別人有義務替你不負責的言論劇本提供佐證。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575097173&sk=wall&v=wall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78748988815150


台大生擋救護車比This man拒絕外援還可惡?貪汙總統還在完全執政呀!不倒馬還再挺貪腐?基本教義派真奇怪!

@isis,
對於你第一段跟第二段的推論,我沒有意見。你高興就好囉。我對於偏離主題的討論興趣不大。

第三段,如果你覺得是這樣,那也沒問題啊,這跟我的文章立場不衝突。你怎麼想我是管不著的。

第四段,感謝你提供的資訊,這我都看過了,然而完全不影響我的結論。我文中的車主指得是影片中開車者。至於你遺憾我blahblahblah, 我沒有意見,這是你的自由。


@ 站長:

呃,有位熱血站長青年發文時間:Smart車擋救護車事件,我只看見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 By Portnoy on December 27, 2010 12:16 AM | 123 Comments

我前一篇留言提供的參考連結: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 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787...

然後站長說:「第四段,感謝你提供的資訊,這我都看過了,也就是因為都看過了才得出我的結論,並寫這篇文章。我文中的車主指得是影片中開車者。至於你遺憾我blahblahblah, 我沒有意見,這是你的自由。」

好神奇唷,居然可以在 December 27, 2010 12:16 AM 就看到 12月28日 7:00 發表的活動內容,並且「得出我的結論,並寫這篇文章」。

真難看。硬拗成這樣。真令我吃驚。

我現在可能比較知道作者為何會同理硬拗的當事人父親了。

我不想再跟有預設立場的人說話。先佯裝誠意(但實則傲慢)地說:「不過根據我的觀察,偏激發言者依舊佔極大多數,或許你可以介紹我一些偏激發言比例沒那麼高的網址。」,結果連網址都沒好好讀過就發表「感謝你提供的資訊,這我都看過了,也就是因為都看過了才得出我的結論,並寫這篇文章。」

我不想再跟你說話,我認為你才是你自己所言設計讀者的個人媒體。鄉民氣就是氣,罵就是罵,懷疑就是懷疑,還用不著用些高尚的詞彙包裝自己的偏見。在這點上,你給人的感覺更不好,請繼續把你不想聽的部分當成與文章無關,或是偏離主題好了,你反動的程度,並不下於你原文裡提到的鄉民們。


-------------------------------
Portnoy replied to comment from isis | December 29, 2010 9:27 PM | Reply


@isis,
對於你第一段跟第二段的推論,我沒有意見。你高興就好囉。我對於偏離主題的討論興趣不大。

第三段,如果你覺得是這樣,那也沒問題啊,這跟我的文章立場不衝突。你怎麼想我是管不著的。

第四段,感謝你提供的資訊,這我都看過了,然而完全不影響我的結論。我文中的車主指得是影片中開車者。至於你遺憾我blahblahblah, 我沒有意見,這是你的自由。

@isis,
呵,你請隨意啊。


唉,隨時更改自己先前發言內容,更改原本時間點對話脈絡,以取得論述正當性之後,還洋洋得意的站長,真令人非常印象深刻,謝謝您請我隨意,我想應是您自身比較隨意吧。大作文章標題下得真好真棒 :「Smart車擋救護車事件,我只看見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

的確,你顯示了只看見自己想看,假設要看,希望要看到的「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

要連結是嗎?不是給你的,是給觀眾的。

https://docs.google.com/Doc?id=ajj94fdw5v6g_172d4t55sc3&authkey=CPCXm7sE

閣下簡化的言論使得「網路鄉民」的異質性被刻意忽視,使得「媒體」這個從來都是人際流動頻繁的環境裡複雜、交疊的人脈背景被省略不談,精神醫學相關的自殺防治部分你覺得不是你想討論的主題,其實,你與你所批評的人們,又有多少不同呢?鏡裡鏡外的差異罷了。

最後,呼籲作者所標定的「網路鄉民」們,這裡是個陷阱呀,有人佈好場景,等著過激言論、無法準確的以文字表達「有教養」詞彙的行為出現,於是「媒體(在此,即作者)利用鄉民殺人」假說得以成立。而且,你們要注意,這位作者可是會隨自己有利的位置更改已發佈過的留言呢。

@isis,
歡迎你繼續回來對話,雖然你說連結不是給我的,我還是看了一下,但看不出來這些連結內容跟你要表示的立場的關係。

...你想談網路鄉民的異質性?意思是說大部分網友都是非常自制的,只是我看見少數不理性的發言是嗎?

至於你認為這裡是陷阱,我可以用這裡少少的百來則留言(大半還是我自己回的)來證明「鄉民殺人」...如果是這樣,那我還挺省事的,可惜這部落格沒那麼好用。

更不更改那則留言對我實在沒差,我為了怕你誤讀於是寫清楚了點,如果你認為這很嚴重,請妳繼續隨意,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就跟其他留言一樣,我都會一律發佈,需要回應的部份我就會回應。

"如果司法有正義,網路何須暴力?"
既然都知道是暴力了, 為什麼還要默許?

至少我希望這種暴力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黑道沒踏入陷阱還是黑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SGYxemyFrQ
看完你批判媒體的文章,
不知道你對這個節目的看法又是如何?
剪接片段,
李艷秋說他有讓?
你看過原始的影片,你覺得有讓嗎?

我覺得他們被和諧掉了。
你的看法呢?
還是你覺得她說的對。
真的有"讓" !

把水攪混了,就可以混水摸魚,
依法行政,謝謝指教。
把觀眾當白痴耍,
反正新聞過了就沒人關心。
要不要學李剛父子給他四分鐘到中央電視台演戲掉淚?
又是拚爹遊戲。

媒體將就平衡報導!
如果你的文章的本意是批判媒體,
如果你覺得他沒讓,
媒體又在操縱觀眾,
我期待你對這也能有所批判。
如果你覺得媒體這次沒錯,
那我也無話可說,
大概我們的眼睛結構不一樣,
我看不到你看的東西吧~

謝謝指教!

@也是路人
你何必期待我批判?
我們的眼睛結構都是一樣的,心態不一樣而已。

或許吧!
我不夠了解你的想法!
而直接要指責你的心態去PO文!
這部分是我不夠理性!
要有溝通才能理解!

我的心態是我討厭他,
我看過影片,
在媒體報導之前,
我看完的感覺是他是個爛人。
我同意媒體很糟糕,
他們操縱民憤,
事後一部分的媒體又調換立場,企圖替他護航!
媒體只會追逐著一個又一個的議題,
我討厭媒體,

但因為對於蕭明禮的討厭。
我認同媒體對他的撻伐!
雖然這無法避免下一次同樣的事件再發生。
我相信台灣依舊有許多的人做著同樣的事情。
只是輕重程度不同,
以及有沒有被報導出來!

另外不知道你有沒有接觸過有精神方面的患者,
我的職能治療師朋友告訴我,
他當時的情緒跟個案失控的狀況完全不同,
他覺得他的個案們都被汙名化了,
他真的感到很氣憤,
我對這件事盡可能的去全面性的了解了!
所以請不要把我當成熱血的憤青!
以上是我的部分!

我看完你的文章,
我接收到的訊息是
不要盲從媒體,
要有自己的想法,
理智的去看待這件事。

以下我也有幾個問題想請教你,

首先不管其他部分,
不管媒體、不談理智、單就情感上來說,
你看完影片的第一個想法是甚麼?
他沒錯或他有錯?
你討厭他嗎?
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想法嗎?

第二個你對台灣人普遍的行車禮儀的看法呢?

說真的我不喜歡你的標題,
Smart車擋救護車事件,
我只看見媒體要利用網路鄉民殺人,
這樣的標題跟文章給我的感覺是一個點而不是整件事!
不可避免的我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你在護航!
因為我除了看見媒體操作以外,
我還看到台灣人行的禮儀不足,
他不是個案,
這是我們值得關心的一個問題,
不該是事情過了,
就算了!

如果我誤會你,
我願意道歉,
在不談媒體的情況下,
你還是覺得他沒錯,
那就真的是心態上不同了!

@也是路人
1. 看完影片,我覺得這個人真是欠揍。
2. 我覺得台灣人行車禮儀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不過這真的跟我批評的無關,我希望你了解。

嗯!
我了解!
我之前的口氣不好!
沒有抓到你想表達的重點!
我同意你的觀點!
也跟你說聲抱歉!^^

看過影片的醫師表示,不管是嫌犯宣稱是哪種病症,
他的行為都不像病發

我不知道台灣的醫學那麼發達
光看影片就能判斷出有無病症
看來外國都要來台灣取經了
有無病症看影片的醫師比患者的主治醫師還利害
當下就能判斷

其實也有醫師指出
其行為"可能"是躁鬱症的情況(自由時報)
但說法都較保守,
因為醫生不想被"公幹"吧


Leave a comment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Entry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Portnoy published on December 27, 2010 12:16 AM.

敦請傳播教師罷教、學生罷課,直到政府停止置入性行銷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性別與廁所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