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06 Archives

「我從加拿大回來,不會說中文」

| 15 Comments

標題與我要推薦的這篇文章關係不大,但是稍微有一點啦!(不知道標題是甚麼意思的人...去問別人!)

從The View From Taiwan 本週的台灣英語部落格巡禮看來的:

Suitcasing: Bananas and Onions
為甚麼東方人比較容易被西化?而西方人難以被「東化」?(我發現中文連「東化」這個詞都沒有)

作者Daniel Wallace提供了很多種可能解釋,包括文化、媒體、階級、性別、認同、社會結構等等因素,挺有趣的,值得一看!

有人有其他解釋嗎?



[轉貼]原住民真的發聲了嗎(by 簡妙如)

| No Comments

近日原住民電視台為慶祝週年台慶,舉辦「原住民菁英歌唱賽」卻引來抗議爭端。原因在於規定的指定歌曲中,包括「高山青」、「山地小姑娘」等多首歌曲,一再複製主流社會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原民團體大呼要求要唱「原住民自己的歌」。原民台的回應卻是「不同原住民族語的歌謠難以評分」、而這些流唱許久的歌曲「是否醜化原住民」則「見仁見智」。由主辦者如此的回應看來,這個比賽需被批判的刻板印象並不只是指定歌曲而已。

仔細看主辦單位的比賽目的,是要「藉以發掘更多擁有歌藝的優秀原住民」、「期盼發掘更多原住民歌唱與創作人才」。但一方面,該比賽所認定的「優秀原住民」,顯然只停留在擁有「好歌喉、好歌藝」的刻板印象(就是唱〈高山青〉與〈掌聲響起〉都會一樣棒的人才),粗暴地編派了他們所認定的原住民才藝特色。

另一方面,指定歌曲與比賽評分方式,也是複製早期電視台時興辦歌唱比賽的標準流程(強調評分以「展現歌唱技藝」為主,再來就是「創意造型」與「台風」),毫無原住民音樂文化特色,也看不出在這種比賽及評分形式中,能發掘出什麼原住民音樂「創作」人才。指定歌曲中,既沒能展現原住民音樂文化特有的元素(比如以沒有詞意的ho-hai-yan虛詞,就能充分表達情感的傳統吟唱歌謠),顯然對當代原住民創作音樂的豐富性毫無所知。

近年來,我們擁有相當豐富、並深具人文反思的原住民創作音樂。不論是母語或是以漢語創作,結合傳統音樂元素、器樂及民歌、流行歌曲、搖滾、電子混音等多重曲風,其中不時傳達出遼闊、自省又包容的生命哲學,對族群傳統文化的崇敬;但在山海一般高亢的歌詠中,又總隱隱散發對主流社會種種剝削、歧視的控訴與反抗張力。包括胡德夫、陳建年、王宏恩、巴奈…等人的創作都是如此。而迴谷與達可達、檳榔兄弟,以藍調吉他、阿美族語創作的歌曲,以及眾多在部落裡流傳的各族傳統歌謠,都使台灣在世界音樂舞台上有令人驕傲的聲音。

去年獲得海洋音樂祭獨立大賞的圖騰樂團,專輯中一首〈我不是周杰倫〉,活潑傳達貼近今日原民青年經驗的嘲諷。這些都是台灣在近代原住民創作音樂中,可令人驕傲、也令人感動的作品。但這些音樂,如果不能在原住民電視台的節目、所舉辦的活動中被聽到、被認識,我們還有什麼機會能聽聞不同於「高山青」「山地小姑娘」的代表歌曲呢?

於是這整個事件進一步的關鍵問題便在於,原住民電視台是由一個與原住民沒有任何淵源的民間商業電視台所得標經營的。然而包括這次歌唱比賽,以及三月份同樣被抗議複製刻板印象的原住民形象廣告,都一再告訴我們,這樣的媒體經營者,明顯缺乏原住民主體意識,缺乏八○年代以來原住民運動爭取正名及公平正義的歷史認知,缺乏關於原住民音樂及文化內涵的素養,但卻實際營運著這麼重要、代表原住民主體發言的專屬電視台。

顯然原住民電視台的主管單位原民會,是多麼地草率地,就將這個電視台的運作外包了事,枉顧其文化使命對形塑原住民主體意識及自我認同的重要性。我們不禁要問,如此外包式的原住民電視台,到底能對原住民的發聲有什麼貢獻?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

延伸閱讀:
拒絕當小丑 原住民應該唱自己的歌

[GVO]伊拉克的部落格狀態

| 2 Comments

伊拉克部落客對主流媒體來說有點麻煩。這些部落格文章的品質很高,有時部落客甚至能提供比記者更好的新聞,然而該怎麼利用呢?有些媒體用對了,忠實的將部落客們正在談論的事務報導出來。例如這篇廣泛被閱讀的美聯社報導。有些媒體就真的搞不清楚狀況,只會用部落格的形式來製造自家的新聞。親愛的媒體公司啊,看起來像個部落格並不會讓你的新聞變得比較好。

伊拉克的新任總理上任了,部落客也紛紛表達他們這位新總理的第一印象。這篇報告包括了伊拉克媒體的現狀、傳承自上一代的箴言、部落客如何融入英國社會...還有很多很多!

如果你這禮拜只看一個部落格,就讀這個

閱讀這篇文章你將會感受到她的悲傷。Neurotic Wife用故事交代了她自己與她生命中的伊拉克。她某天傍晚走路回家,看見一個女孩獨自坐在人行道上。他的名字叫做Wa'ad。她問Wa'ad她的家人去哪了:

他們拋棄了我...我們曾經是個大家庭...有很多小孩玩在一起、笑在一起...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經有鄰居...很多很多...他們常常來拜訪我家,在美麗的庭園中一起喝下午茶...但是他們也拋棄我了...

我為甚麼這麼問

我不知道。她邊說邊掉淚,眼淚流下她的臉頰...我不知道為甚麼...自從我的家人離開我之後,我去我鄰居家門口敲門...但他們一看到我...就把門狠狠關上...我不知道為甚麼...但是我保證...我保證我會回來...

但這個故事其實是個隱喻,Neurotic Wife做出了承諾:

我保證我會一直待在這裡...我會一直等待,等著他們...因為我就是Wa'ad...我是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Wa'ad永遠不會放棄...伊拉克的Wa'ad被我的家人拋棄...被我愛的家人...伊拉克的Wa'ad被她的兄弟姊妹拋棄...他們是我關心的兄弟姊妹...我的鄰居曾經傷害過我,不是一次,也不是兩次,而是百萬次...但我保證...我保證我會回來...因為我就是Wa'ad...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承諾...

解開死結


伊拉克有了新總理,而在他被選出前,Neurotic Wife就開始對這整個過程感到噁心

「我無法理解,為甚麼這些被稱為政治人物的傢伙不能好好坐下來做出決定...他們到底關不關心他們的人民???他們在乎嗎???又要爭奪大位了...Al Jaafari下台了,但你認為有哪個被提名者比他好到哪裡去嗎???....
我對此感到萬般噁心與厭煩...就如同我字面的意思...我問我自己這些事情可能好轉嗎...伊拉克何時才能恢復正常???希望存在嗎...你能告訴我哪裡可以找到希望嗎,因為我已經忘記了..」

然而她住在美軍嚴格管制的Green Zone,你可以想像一下住在「Red Zone」會是甚麼景況。

Chikitita告訴我們他參與的所有伊拉克選舉概況。從海珊1995年舉辦的公投開始:「我當時還只是個小孩,當我看到我兄弟姊妹怕得半死去投下贊成票時,我笑得亂七八糟」。接著是第一次選舉:「我選了前伊拉克王朝的後代,不是因為他是個精明的政治人物,我只是覺得這傢伙看起來長得不錯,乾乾淨淨的,起碼他在阿拉伯聯盟高峰會時不會讓我們覺得難堪」;最後是最近這次選舉:「我不想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這麼和我媽說...這一次我選了那些承諾釋放所有被羈押的無辜民眾的政治人物,因為我哥也是被羈押的其中一人。結果和我預料的一樣,承諾落空。」她做出結論:

這真的讓人氣到翻掉,伊拉克人冒著生命危險弄髒了三次手指,但生活卻一丁點都沒有改變。另一方面,政客卻越來越肥、越來越有錢,這都多虧了窮人弄髒的手指,這些人又掉入了更急迫的貧窮與屠殺威脅中。
我們知道現任的總理Jaafari將要下台,被Jawad Al-Maliki所取代,Iraq The Model的Omar問道:「Jawad甚麼?」可是他對這個新人沒什麼好印象,因為他認為在他的領導下「伊拉克未來四年將會持續向下沉淪,就如同去年的臨時政府一樣」幾位左翼右翼的部落客都同意這個觀點。即使是被認為應該很期待這次選舉的Hammorabi也不怎麼高興:「任何延遲都會給這段接棒時期帶來更多的攻擊。Maliki 的第一個錯誤就是說他需要三十天來重組政府。他應該...在一天之內就提出內閣人選,或是一個禮拜之內。」我所能找到對Maliki最正面的評論來自於住在紐西蘭的Zan Iraqi blogger。她含混地表示:「和幾個伊拉克友人討論過Maliki的提案之後,我相信這本質上是好事,但真正運作起來會是壞事。」

Truth About Iraqi提到民兵的問題:
Maliki在他的第一次記者會中說民兵將會加入內閣...他也讚美什葉派的戰士...因為他們與海珊政權作戰。許多戰士如今都是民兵的重要角色,像是Badr Brigades等人。因此,這種說法無法降低遜尼派議員的憂慮,因為他們指控內閣支持甚至促進死亡小隊不受拘束。讓這些民兵加入內閣只會讓他們對伊拉克人民犯下的罪行變得合法化,確保他們不會被起訴。
Salam Adil(也就是作者本人)指出,在Maliki的聲明(排除內閣選舉中的教派意識)與執政黨的聲明之間有另外一個事實

伊拉克媒體的現況

Mahmood's Den的Mahmood寫了一篇很精彩的摘要,來自於他在杜拜參加的第四屆阿拉伯媒體論壇其中的「伊拉克的媒體現況」單元。他告訴我們「一個讓人驚訝的事實,那就是伊拉克境內有非常多的媒體:根據論壇報告,伊拉克有26家衛星電視台,40個無線電視台,以及超過一百家報紙和幾家小報!」但他也說:

但談到自由,儘管大家都同意現在媒體絕對比以前自由了,但是如果記者依舊害怕生命被威脅,沒有安全的工作環境,那我們也很難感受到自由。Adnan Hussain念給我們聽他常常收到的死亡恐嚇信就證實了這一點,那封信是伊拉克一個對於Hussain批評Jaafari感到很不爽的人寄的。

在別的世界

Riverbend在家裏接受了皇室榮耀,或者該說這是當他家族中最年長的成員來他家居住的時候,他所感受到的。Bibi傳授了一些智慧箴言:

「歷史不斷重複...政客是投機份子...但是他們不讓我憂心--他們很壞,但是伊拉克人好多了。」他繼續闡述,他說打從上世紀以來,透過所有劇變的結合,形成了當今的伊拉克政治景象,有如色彩繽紛的馬賽克,然而有件東西沒有改變--那就是伊拉克人的忠誠與對他人的關心...

最無法原諒的罪惡就是向外國的佔領者表達忠誠。「今日,能確保自己生存的就是那些向佔領者投誠的傢伙--而儘管如此,他們也未必安全。」她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乾瘦的手摸著念珠。

「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懼怕死亡...所有人都會死,而我已經比大部份伊拉克人都來的長壽了--今天,孩子和年輕人一個個死去。我懼怕死亡,只因為我出生在外國政府的佔領下,卻沒想到死的時候還是如此。」
Baghdad Treasure發佈了一則伊拉克人常常告訴彼此的新聞,這是悲痛與慘案交織成的心碎故事。他解釋:「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這類意外。我們看到的每個人都會和我們提起壞消息,只因為根本沒有好消息。」「有人被殺了,另一個人被綁架了,X被搶了,Y的頭被砍下來了,路旁的炸彈發出巨響,汽車炸彈爆炸了...blablabla....」

伊拉克人對所有事情都有格言可以形容,Chikitita告訴了我們一個新的:「如果這世界沒有好人,世界就會反轉」...她接著描述她的一位鄰居,正可作為這句格言的表徵,並說道:「絕對有好人,我想我們還找的不夠努力!」

Shaggy有天早上去買藥。他「上街發現將近半數的商店都是藥局...當時差不多是早上九點,每一間都關門。行動電話商店與雜貨店是開的,但神不讓藥劑師起床開店。就像是星期五,這兒的藥局星期五也關門,這是甚麼道理?伊拉克人最好不要星期五生病。」

Hala談到他融入英國社會的冒險

頭幾年我像瘋了一樣拼命購物、拼命玩樂,後來我變得比較有判斷力,開始喜歡上在鄉間漫步,並且培養了看劇場的興趣,我甚至試著去搞懂板球要怎麼玩!...

而他抓到了都市英國人的精髓,也唯有伊拉克人能做到:
最大的障礙依舊是「飲酒文化」。我不反對喝酒,但當喝酒成了主要的目的、理由、與唯一的樂趣時,我和其他人就難以理解了。去郊遊最後是喝酒;陽光普照也代表要喝酒,看場足球賽,出去哪裡玩也都一樣,喝到不支!
問題是喝酒對人的影響,不只是使得每一次對話到最後都變成廢話連篇;人們也開始變得比較豪放,有時候還會說出侵犯到你或是徹底改變你對他這個人認知的話語。

最後

Fayrouz解釋是甚麼讓伊拉克部落客顯得與眾不同
開始寫部落格三年以後,他們大部分都變得比較快樂。但是,當伊拉克開始改變時,他們的意見也隨之改變。就算是最樂觀的伊拉克部落客最近也變了。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伊拉克的日常體驗。

我們作為伊拉克的部落客,明白我們在心境上與意見上的改變。不幸的是,我們的國際領袖似乎不了解這簡單的事實。他們依舊期待我們像三年前那樣寫作。以下適用於左翼、右翼、與中間的讀者...如果我們開始寫部落格時說XYZ是人性中最偉大/差勁 的東西,那麼我們就不能再改變我們的心意。當我們改變心意時,我們就會被特定讀者視為看過最糟糕的部落客。

簡單來說,我們和西方人不一樣。我們賞識彼此並且了解我們之間的差異。我們不是沒主見的傢伙。

差異萬歲!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好久沒翻那麼長的了....累....

中時電子報要獨立了?

| 1 Comment

從編輯部落格出現之後,我就隱約有這種感覺;晚報收掉以後,反而在電子報上出現晚報的欄位也讓人覺得中時電子報好像在忤逆中時報系。

最近掛名中時電子報記者的報導也多了起來、政治評論為主的網路主筆室也同步出現,編輯部落格也順勢改版....增加了電影、財經、體育三個區塊...

剛剛又看到他們在徵記者數名,更讓人覺得好奇。

網路主筆室似乎有意與編輯部落格區別,前者劃為公領域,後者為私領域。有趣的是,公領域的討論卻不開放迴響,讓人感覺有點不願意接受挑戰與檢驗。編輯部落格的迴響功能依舊陽春,沒有針對特定言論明確規範,如此很容易引起群吠,難道是因為這樣所以把容易引發鬥嘴的硬文章都改放在沒有回嘴空間的主筆室?似乎有點本末倒置。

而且我最希望看見的部落格使用方式還是沒有出現,那就是編輯透過部落格公開地對每天的報紙內容自我檢討,並且將讀者投書給中時的意見提出來公開討論,更甚者是積極主動地到網路上搜尋相關意見與批評,直接回應。

可信度就是這樣來的,如此簡單的道理,只可惜...看樣子獨立之路漫漫啊!

舊文一篇:我不是優格

2006.May 4th
余家玩殘中時 先拿勞工墊背 
中時違法解雇工會幹部 準備大開殺戒


....中時電子報還是早早獨立的好...不然恐怕....

收穫不錯!

| No Comments

借別人一本書可以收回一篇好文章


問題就出在不說清楚

| 14 Comments

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中共政府會給網路公司一份長長的黑名單,告訴他們要把哪些網站或敏感字眼給禁掉,然而事實上,這份黑名單並不存在。

先舉個教育的例子:我們知道學習有很多種方式,包括聽取老師的教導、模仿同儕、還有嘗試錯誤。我們一直以為中共會幫網路公司上課,教他們抄筆記;但其實這些網路公司為了留在中國市場,大多是透過模仿同儕和嘗試錯誤兩種方式來替中共箝制言論。

這會造成所謂的overblock, 也就是過度封鎖。因為網路公司害怕被中國政府踢出去,所以得自己想像哪些字詞應該被禁掉,哪些網站不能被搜索到;不同於其他公司靠想像,Google的作法比較技術導向。他們架了一台機器不斷測試哪些網站在中國看不到,分析這些網站的共同元素,然後靠著分析結果決定甚麼樣的搜索結果必須被刪除。

Skype也已經和中共政府妥協,將會自我過濾特定字詞;然而是哪些字詞,Skype也沒有說明。據說這些字詞內建在skype的用戶端內,也就是說可能有駭客可以把這份表給駭出來,但是目前尚不得見。不過與其等待駭客幫忙,Skype自己就應該公佈這份字詞表,而不是讓使用者片刻都得如履薄冰。

曖昧絕對是好人之敵,不管是愛情還是網路言論管制。

Comments about Skype chat text filtering in China - Skype Blogs
RConversation: Skype and China censorship
ICE: Internet Censorship Explorer » Blog Archive » Is there a way to circumvent Google’s censorship in China?

不如增加一個「選民提問」?

| No Comments

我肯定聯合網路城邦的作法,不過既然都開了部落格了,理應增加台北市民提問和回應的機會。

說不定接著就會推出了,所以我也不用在這窮著急。如果擔心有惡意發問或是搗亂,建議先自由讓網友丟出問題,然後去掉重複或是惡意搗亂的問題,接著讓所有網友投票或推薦,每三天或一個禮拜選出三到五個公民關注的問題應該剛好。

網路城邦|【台北市長選舉網路辯論】城市|討論區

剛聽完小棣老師的演講

| 5 Comments

IMG_1466
要成為一個會說故事的人,要先懂得聽故事,挖掘故事。

很精彩的演說,小棣老師兩小時以內大概飾演了三十個左右的角色,個個栩栩如生,導演就是導演!

一開始老師就說:「台灣電影戲劇這一行的問題之一,就是外行人管理內行人。」...這個我想大家都有共識了

最後老師也提到國片的困境,她覺得其實現在的國片比全盛時期的國片好看多了,她也樂觀的認為:「當下一波國片復興的時候,台灣電影會比先前更好看。」

最後問答的時候我問:

「老師與許多年輕演員合作過,那麼有沒有覺得哪個演員最有潛力,或是最有素質?對戲劇工作最認真?」
小棣老師回說:
「講好的沒意思,講壞的好了,那就藍正龍嘛!」
「他一開始真的不會演戲,而且很不會跟記者打交道,久而久之記者就都把難搞、高傲的形容詞放在他身上」
「不過他很認真,一直一直在進步,我覺得這比很多一開始就很聰明很靈活的演員來的好,因為他還沒有飽和。」

[媒觀]你是被害人還是加害人?

| 7 Comments

本文刊載於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的季刊上,重貼在此。
----------------------------------------------------------------------------------------------
這次發起「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的網路串聯活動,得到很多人的義務協助與加入聲援,其中絕大部分的人都與我素昧平生;而看著每天加入的部落格不斷湧入,我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好幾次半夜看著電腦,眼淚幾乎流下來。 
 
支持聲援的聲音雖然不少,批評指責的聲音我也聽到了,例如有的人認為我正事不幹,盡作這些小鼻子小眼睛的抗議沒有用的;也有人認為我怎麼只針對聯合報,其他媒體就不管了嗎;這些批評其實都有道理,我也虛心接受,並盡力解釋我的立場。就如我回答立報記者時所說的:我沒有把網路和現實分的那麼開,因為精神病患者受到的傷害無分現實或是虛擬,而在網路上加入串聯的朋友們,他們的熱腸也無分現實或是虛擬。至於只針對聯合報的確是一種指標戰略考量,一方面因為該報報導呈現的問題最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媒體運動也無法一次就做到野火燎原
革命只能漸進,無法躁進。 

然而諸多批評指教當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你們怎麼只關心加害人,被害人才需要關心不是嗎?」看到這說法時我腦筋還一下子轉不過來,心想:我們的確是關心被媒體迫害的被害者啊(精神病患者) 

想了一下我才發現,原來受精神疾病所苦的患者們在媒體呈現之下早已成為人人喊打的「加害人」!我只是覺得好奇,媒體是怎麼讓精神病患變成極不穩定的「不定時炸彈」,但同時又讓他們變成「心狠手辣」的加害人了?從這兩種看似矛盾卻又融合的精神疾病媒體形象中,我發覺,患精神疾病在我們的社會中,已經變成一種罪惡,而精神病患的存在根本被當成罪行! 

我在另外一篇文章[為甚麼要害怕智障人士與精神病患]裡說過,我認為媒體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把問題化約,刻板化,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決定某個人或某個群體需要負最大責任,有時甚至是唯一責任;往往,被眾人認為需要負責的人或群體,其實是其他人卸責考量下的犧牲者,他們也通常是最弱勢、最沒有社會地位的一群人,不會有人為他們出頭,不然也會一起被打成黑五類」。 

豈止精神病患!其實我們全都是這種媒體邏輯之下的被害人;我們因此喪失了對他人的理解與關心、我們忽略了社會的複雜與個體的差異、我們放棄了改善現況的可能我們受到的傷害還不夠多嗎?

什麼是網路中立性

| 1 Comment



感謝作者@Public Knowledge

回溯閱讀:
[網]路快崩解了還在[摘]

或許這可以給台灣的IPTV爭論一點啟示。
中華電信MOD 民間業者痛批壟斷
疑點重重的一篇報導,不過還是可以參考。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中華電信MOD該不該關?
NCC要更有前瞻性才是。

米可,GO讓我無法關機

| 10 Comments

米可,GO

今天終於讓我看到了!

雖然沒能從第一集看起,不過今天看完第三集還算接的上,好險。

米可,GO的編劇是鄭芬芬,為了替導盲犬協會募款而創作了這部作品,她也表示既然珠玉在前,她要達到的目的也達到了,所以打算把劇本「封起來」。

我不知道「可魯」有沒有讓台灣觀眾更瞭解導盲犬,不過可魯在台灣儼然已經成為導盲犬與拉布拉多代名詞倒是確切之事。我看到不少寵物專賣店和夜市攤販打著「可魯」的名號在做生意,也看過不少ptt網友在閃光中心呼喊可魯(雖然結果通常是連可魯也瞎了)...

我佩服擅長厚描的導演,但厚描往往會和戲劇結構產生矛盾,若是矛盾解不開,戲就毀了;所以為了節省力氣,絕大多數戲劇中的角色都只有工具用途,用來代表特定的人格與情緒,頂多讓主角多點身家背景厚度,其他配角只要能把一種表情和情緒忠實的表現出來就萬幸了。厚描的角色會讓觀眾覺得認識她很久了,膚淺的角色就只能靠誇張的表情動作和狗血情節來遮掩。

另外,戲劇多半有主線,但是為了厚描每一個角色,勢必分出許多支線,支線如果能和主線搭配無間是第一等;支線不干擾到主線是第二等;支線干擾到主線是第三等;但要是觀眾看到後來主線支線都分不清楚,那就是最下等了。簡單來說就是要能環環相扣,而且除了情節的「縱扣」,角色之間也要有「橫扣」,然後縱扣再和橫扣搭起來,成為一張綿密的劇情網--到這個境界,觀眾自然會看得津津有味,難以自拔。

老實說,因為被45度C天空下「洗禮過」,我很難相信還有比其更「厚」的連續劇,所以我沒有抱持這麼高的期待來看「米可,GO」(我本來是衝著李佳穎的啦!)。我很肯定梁修身導演導的忠貞二村(沒辦法,太接近我的生活體驗了),但是我還是認為45度C天空下略勝一籌。

不過今天看了米可GO之後,我發現這部戲和45度C一片不相上下,但是卻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人物的厚度。

如果王小棣導演是用寫實的紀錄片風格把非洲和台灣的圖像直接印在觀眾腦海,那麼梁修身導演就是透過多角度的人物沉默獨白吸引了我。何來沉默又獨白?靠得當然是人物的動作表情與導演運鏡。例如月美(少萱母-柯淑勤飾)與黃明(少宣父--朱陸豪飾)今天吵架,鬥氣的過程,尤其是睡前月美欲道歉又止的動作和表情真是太逼真!帶少瑄去看醫生時握緊手臂的特寫、開車昏睡的那段,還有黃明走在凌晨五點台北街頭上的背影...都讓我很有感觸。

少萱(李佳穎)飾演的失明女孩更是不得了。要表現出失明不是只要眼睛看旁邊、看遠方、頭歪歪就行了。李佳穎成功表現出無神、無法對焦的眼睛,微微的鬥雞眼真是一絕。我記憶中大概只有歸亞蕾能模仿盲人模仿那麼像!

至於主角米可今天還沒甚麼表現,所以暫不多提。不過梁修身導演說他私底下和米可聊過很多次,問他上輩子到底是不是人類演員...

這齣戲還有很多人物沒有出場,期待中

ps. 如果你知道你要失明了,你會怎麼辦?--這個問題之前問過了,不過在這再問一次。

突然覺得這齣戲有個問題:角色通通都是外省人!雖然台北市的確外省人比較多,但是那麼不平均我覺得不太好。

延伸閱讀:
網路城邦|【涵~"QuRuRu巧柯力DesiGn工坊"】網誌|創作文章:★新鮮現做日記:米可~GO!公視新偶像劇
皮博士的秘密研究基地: 米可,GO!
米可 GO - 熊熊我的動物園 - Yahoo!奇摩部落格
米可,GO!--winki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電視推薦】米可,GO!兼談再見可魯
普萊斯小棧:公視新戲「米可,Go !」

謝謝公視,謝謝大愛,也謝謝製作「浪淘沙」的民視,因為有這些電視台的認真製作戲劇,我從來沒有對台灣本土戲劇感到過徹底失望。從後山日先照、孽子、孤戀花、浪淘沙、草山春暉、再見 忠貞二村 ... 一直到現在公視的最新戲劇「米可,Go !」,這些精彩好戲大大超越了一些所謂的偶像劇跟本土劇的層次,不灑狗血,不用太過刻意的方式演繹劇情,就能夠緊緊抓住觀眾的心。
組織:
台灣導盲犬協會TGDA

4.27
今天這一集不太流暢。

[推薦]鐵馬影展-Documentary of Struggling People

| 2 Comments

影像有力量--紀錄抵抗.想像世界
鐵馬影展是這樣的影展:

我們是一群社運工作者,嘗試實踐關於公平正義的理論,有人從事論述勞動,有人深入群眾教育。我們肯定影像對於組織教育的工具性作用,關注影像的社會與文化與再現課題,希冀透過這個影展,邀請所有投入影像勞動工作、關心影像文化發展的朋友們深入探討:影像生產製造過程、影像作品映演資源結構以及關於影像文本的詮釋,以及糾結莫辯的、敏感的有關政治收編的爭議。我們同時想像,影像當然可能不只是工具,可能是什麼,任何人或許有自己的答案,但我們期待,無論如何,影像再現反映什麼樣的人與人、人與社會環境及自我的關係,不應該被輕忽。我們用力想像、熱情運動,竭誠歡迎您參與「鐵馬影展」。

苦勞網2006鐵馬影展策展小組
敬邀
影展網址:http://www.coolloud.org.tw

-------------------------------------------------------------------------
我想起這次會議中認識的新加坡帥哥Martyn。他因為拍了一部有關新加坡政治的紀錄片,結果遭到警方質問...差點連電腦都要被沒收(因為警方質疑他把影片上傳到google video;他和我說是別人幹的...)。

他的blog很有意思,內容也豐富:No political films please, we're Singaporeans

台灣如此的自由,但是為甚麼我們的聲音也傳不出去呢?

我想起在飯店大廳和Andrew LihJerry的閒聊...Andrew生動的表演了他在美國看過的台灣新聞(除了科技之外)--主播很驚訝地說:「You must take a look at this...」然後播放的就是台灣立法委員打架的片段...播完之後就是下一則新聞;沒有解釋,沒有內容...

雖然他也說比起美國國會議員的虛偽,台灣立法委員直接多了,但是其實我覺得只不過是虛偽的表現手法不同罷了。

我又想起代表Witness的那位越南裔紐約人(我忘了他名字)、代表IRI來自柬埔寨的Lux Mean,以及來自泰國的Piyapong Phongpai;他們三位都分別和我提到在台越南配偶、柬埔寨配偶,以及高捷泰籍移工在台灣的現況與問題。雖然我很堅定的和他們三位表示:絕大部分的台灣人對於這些事件都感到很遺憾與抱歉,而且他們三位也都沒有任何要責怪台灣人的意思,但老實說,我當時真的感到很羞愧...我們到底對我們的鄰居做了甚麼?

[政治人物部落格踹門記]媒體的南北戰爭

| 3 Comments

我去過不少政治人物的部落格留言,這是我第一次得到回應,雖然不是來自本人,但是也不錯啦~
update:才說有回應,管壁玲先生又把自己的回應刪除,只留下我的...到現在也不通知一下到底有沒有詳細證政見與資料可以參考....
互動可有那麼難?


為了去留言,還得申請聯合城邦的帳號,真是麻煩,不過這也讓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聯合報的地盤抗議聯合報,有趣至極。

等我拿到資料再來談媒體與南北均衡的問題。不過在這之前(或之後),你都可以先看看其他人的意見:
高市/平衡南北媒體報導觀點 市府積極爭取華視南遷
2005.12.30 媒改相關新聞及投書
Benla' Blog:平衡媒體就得華視南遷?
媒體改造: 林木材部落格 看電影的逐夢人生
陳學聖:從華視南遷看國家轉型


六度分離是真的

| 4 Comments

本來要先寫馬尼拉會議的後記,但是看了幾篇blogger的文章以後決定先動筆寫了這篇

(是的,我開始寫英文blog了,但是我得先拜託大家一件事:Please Do Not correct my grammar or typo...or I might simply lose confidence...)

說到台灣的中文與英文blogger之間的距離,其實我今天才發現,這距離並不大,起碼對我來說。

例如Michael Turton住在豐原,而我家在台中市,近得很。而且他認識schee,我也認識schee;他認識Jerome Keating,我也認識Jerome Keating(他是我大學老師,大好人)。

又例如Scott Sommer;他認識Steven Krashen,我也認識Steven Krashen(不過他不認識我,我算是他的徒孫--他是我大學老師的老師,來過台北大學演講很多次,他的演講功力也是令人佩服)。

其他的non-Taiwanese Taiwan blogger和我有甚麼關係我還不知道,不過我猜都在三度分離以內吧!

[鄉巴佬說]世界真的本一家

| 6 Comments

I'm back.

我還在考慮要寫遊記還是心得感想就是了。但是這次的會議以及會議外的交流都讓我收穫豐富,我希望能儘快把重點整理出來...雖然我積了很多東西還沒寫(包括我的論文和BoF講稿整理)。

我在此真的十分建議大家都把議程內容的錄音或是錄影聽過一遍或看過一遍,很多東西不是我三言兩語說得清楚的。

簡單的感想:相對於其他國家來說,台灣真的太幸運了!但是我們付出的卻那麼少....

CIMG2905CIMG2931
CIMG2932CIMG2935
以下是PCIJ(菲律賓調查新聞學協會)的報導: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Asian conference on free expression in cyberspace begins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1: Why the Internet is important to Asians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2: Shaking up Asian cyberspace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3: The power of citizen journalism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4: The battle for the Internet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5: The Law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6: Non-legal, non-technologicalpressures on the Internet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7: Protecting cyberspace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Technical workshops

今天的會議都是技術工作坊,從早上九點開始(現在是午餐時間),由GVO的Ethan與Citizenlab的Nart主講,內容是與所有人都密切相關的censorship 與 anti-censorship。

由於內容實在太豐富,所以我實在無能即時紀錄與翻譯,但是現場的錄音檔已經發佈在會議的blog上了,希望大家都能上去聽。如果有人演講的功力比Steve Jobs好的話,那大概就是Ethan了。

他們介紹了很多現成的工具可以避開IP check,或是混淆ISP與網路警察的目標,像是Tor、

希望將來有機會把他的演講全部翻成中文,這應該會非常有用(即使我不希望我有天得在台灣用上這些技巧...)

CIMG2918CIMG2915
CIMG2917CIMG2916

進入下午的議程,一樣由Ethan 與 Nart介紹如何"near-anonymously blogging"。簡單來說就是:hushmailtorpark加wordpress。

接著Ethan也深入簡出地提到了許多blogger應該都很熟的東西,包括Technorati、pubsub、tagcloud、aggregator...不過對其他許多非blogger而言是很重要的資訊。

Ethan has a mirror site here.


CIMG2921CIMG2923
CIMG2922

CIMG2860
第二天的會議開始了,首先由中國北京的Issac報告在中國如何應付GFW,GFW是一個很有效率的網路言論管制方式,除了科技層面,還包括了網路警察與ISP自我檢查、以及法律暴力的威脅。他提到了許多種方式可以用來解決GFW,包括設proxy與利用skype的p2p技術,另外還有藉由國外blogger協助的方式...儘管此舉可能會讓該blogger的網站也被中國ban掉。
CIMG2861
第二位講者來自巴基斯坦Dr. Awab Alvi,他介紹了巴基斯坦的網路管制,真是嚴格到難以想像,尤其上次延燒整個中東地區的漫畫事件使得問題更為嚴重。該國的blogger極力爭取使用blogspot。然而他也提到已經有很多國際媒體,包括GVO,都開始重視巴基斯坦的網路言論自由問題,He along with all the bloggers will keep on fighting!
CIMG2862
在輪到第三位講者之前,Rebecca 與另外兩位與會者問了幾個問題,也提到了吳皓依舊被中共綁架的事實。

第三位講者是Nart Villeneuve,他是駭客,也是GVO的一員。他分析整個世界的網路言論自由管制現況。包括各國使用的方式,從上到下的管制。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有網路管制,一開始可能只管制色情網站,但是漸漸的把管制延伸到各個議題。Overblocking:例如為了block某一個blog而禁止整個blogspot,或是直接砍IP。但是與其和政府硬碰硬,不如把filtering視為normal,但同時也把繞過這些filter變成normal!

CIMG2865CIMG2864
CIMG2867

session開始了,
CIMG2868
首先登場的是Article 19 的 Dini Widiastuni,針對亞洲各國的網路法律管制簡要介紹。我的感覺就是法律千萬條,用處都一樣:保護當權者。例如在馬來西亞,連空氣污染指數都是不能公佈的「秘密」....不過他把東亞雨中亞的國家都點完名以後,卻沒提到台灣,這算是好事吧!(雖然我們也有無聊的網路分級制)
CIMG2870

第二位是新加坡的James Gomez,詳細的介紹新加坡各層面的言論管制。其中政治blog需要註冊,而且提供超詳細的註冊資訊(個人資訊、目標群眾....)給官方這件事讓我覺得很誇張。
CIMG2871CIMG2872
CIMG2873
第三位是記者無疆界的Jeff Ooi,因為他和Rebecca的推薦,我才有機會參加這次會議。他從來沒在媒體工作過,但是他已經寫了幾年的blog,他提供了許多令人驚訝的數據,亞洲,尤其是中國,真的是記者和網路異議者的地獄。
CIMG2874CIMG2875
CIMG2876

session 3討論的主題和台灣很有關係:商業對媒體的影響。

首先第一位主講者是菲律賓INQ7線上新聞的編輯JV Rufino,他講的東西台灣人應該都很熟悉了:廣告主的壓力、娛樂取向的報導、置入性行銷造成的扭曲與假造...他們當然也想解決這些問題,但是在以廣告為主要收入的模式下,機會不大...

CIMG2879
第二位是Rebecca,向所有與會者介紹網路巨頭們在中國幹的好事,包括google對搜索內容的審查、MSN Space對言論的審查、Skype與中國政府的妥協....這些公司除了配合中共以外,為了能在中國做生意,他們往往會做的比中共要求的更多...這些公司在用戶利益與政府利益之間選擇了政府,而這終究會導致他們失去用戶的信任。
CIMG2880
接著是巴基斯坦的Owais Aslam Ali,他提到語言以及經濟對於近用的阻礙,如果沒有近用權,如果數位落差無法解決,那麼have and have-not之間就會逐漸「極化」,缺乏聯繫。
CIMG2881CIMG2883
CIMG2882

午餐之後進入下午的議程...
CIMG2889
第一位是Melinda Quintos De Jesus,代表Center for Media Freedom and Democracy(類似媒改社的組織)。她講的內容和我研究的主題很接近,她從部落客的責任與專業開始探討,提到了HuffingtonPost的案例(偽George Cloney文章...)。另外也回歸新聞最初的樣貌:當富蘭克林Benjamin Harris辦報時,報紙的四個頁面只會有三面有內容,空白的一頁就是留給讀者發表意見的,看完寫完可以繼續傳給別人看別人寫,所以blog形式的新聞其實就是最初的新聞樣貌。
CIMG2888
接下來的講者是Dini Widiastuni,她早上已經講過一場,不過這回的主題是Article 19的詳細介紹。Article 19的條文只有短短幾句話,但是要達到「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 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 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播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有非常多需要努力,包括了數位落差和隱私保護等。
CIMG2890
第三位講者是Dinesh Nair,馬來西亞的超級駭客,他講的主題就是介紹駭客到底是甚麼?總而言之,「Hacker is our friend.」,他別提到Hacktivism,也就是hacking與socialism, activism的結合,他也介紹了好幾位著名的hacker,包括自由軟體的大將Richard Stallman。駭客其實和記者或是部落客是很類似的,我們都在追求言論與資訊自由,只不過方式和定義不太一樣。
CIMG2892
第四位講者是CPJ(Comittee to Protect Jurnalist)的代表,他介紹了CPJ的歷史、行動與目標。他們最近才開始把bloggers或podcasters納入他們定義中的「journalist」。
CIMG2893CIMG2894

中斷一段時間之後,Andrew Lih開始介紹Firefox與Wikipedia,他目前正在寫一本有關wikipedia的書,大概明年會出版。這裡有篇他的文章:Wikipedia and the rise of Participatory Journalism。

他說其實大部分將wikipedia當作資料來源的人並不清楚wikipedia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在Copyleft的原則之下,wikipedia不斷成長。而每一分鐘都有上百人進入wikipedia修改詞條。

CIMG2898CIMG2897
CIMG2899
wikier如果意見不合,可以透過回溯或是討論等方式達成協議。但是許多受爭議的詞條,例如人物(Bush)與事件(南京大屠殺)會不斷遭到修改,而不同語言的wikipedia的同一個詞條可能會有不同解釋與定義。

之後Issac介紹了中國網友利用wiki協力翻譯了Free Culture 與 We the Media兩本以CC授權的書籍。不過很可惜,沒有台灣或是繁體中文使用者加入。

CIMG2900
GVO的Ethan Zuckerman(上圖)則與Rebecca介紹GVO的Bridge blog wiki,但是像他們這種中型的wiki,很容易遭到google rank spam,也就是有人惡意洗版。這些技術性問題將會在明天與其他人集思廣益,找出解決之道。

CIMG2790
我坐在內圈,前面數來第二個位置,Rebecca坐在我右邊,我左邊是馬來西亞的Jeremiah Foo(唱片製作人),懂華語。他正在即時製作video clips at Asia0900

標題是香港大學的Ying Chan教授說的,她認為即使相對於歐美而言,我們的獨立媒體還位在邊陲地位,但是我們也同時正在目擊新時代的中心!

網路不是很穩定,所以沒辦法很即時更新。

現在是尼泊爾的代表Kunda Dixit在報告該國目前的情況,報告的時候投影片突然消失好幾次,他說:「這就跟他們的國家一樣,突然消失在世界上。」

CIMG2816CIMG2807
他們國內的報紙雖然還在發行,但是發行之前都會受到嚴格審查,所以報紙上會東缺一塊西缺一塊,很有中國水墨畫留白的感覺...

10:00 update
緬甸代表Sein Win報告,他說該國政府可以關掉任何他們想關掉的網站。要在國內使用網路非常昂貴,比一般家庭每個月的收入高出好幾倍,而且只能上政府網站、用政府提供的email...(真是見鬼了!)

CIMG2813
Blog is banned in Burma!

10:34 update:
剛剛菲律賓的blogger問了Prof. Ying Chan一個j問題:應該把google等大網路巨頭、新媒體霸主視為我們(獨立blogger)的朋友?還是敵人?

另外,菲律賓調查新聞學的Director Sheila Coronel問了緬甸代表Sein有關skype和google talk在緬甸的用處,Sein說透過這兩種im,他們得以將訊息傳播出去,因為政府檢查不到上頭的交談。但是在網咖使用的時候要很小心,因為有人在背後監視。

以下是這次會議的網站,最後會把所有的資料和幻燈片放上來。
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10:54 update
短暫的休息之後來到session 2

中國博客代表來不了,所以四缺一。首先由馬來西亞的Steven Gan主講。
他說:泰國清邁北方日報的編輯揭露了地方官的貪污,因此被人開了四槍,但他活下來了,接著介紹其他國家的媒體自由現況。

Repressive laws: 出版法限制,一年一期。其他還有很多法律規定媒體報導與限制記者。

Media ownership:媒體幾乎統統在執政黨掌握之下,不管是間接還是直接。
在網路出現之前,政府壟斷了所有真相。但是網路也並非全然自由,儘管不用申請執照,但是其他對媒體的限制都套用在網路上。

他show了幾張照片,是12名警察來抄報社Malaysiakini,直接拔下電腦電源插頭,然後帶走「嫌犯」。但是報社記者依舊盡責的拍照,準備報導自家慘劇。

CIMG2819CIMG2818
抗議活動開始,許多馬國民眾參與。網路讓平面媒體多媒體化。前陣子馬來西亞女囚遭虐的新聞就是透過手機攝影才揭露的。

第二位presenter:越南的代表(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去掉他的名字)
越南的媒體也一樣,完全在政府控制之下,也不能批評一黨專制,壞了規矩的記者還有他的家人會被騷擾,而且永遠找不到工作(驚!!!)
(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把照片撤下來...)
目前有百分之十二的越南人上網,但是政府也嚴格控管網路,只要瀏覽和民主自由有關的網站就會被騷擾,甚至面臨監禁!

接下來:網路如何改變越南媒體景觀--
線上新聞可以跨越地理疆域,發佈更多更快的新聞;
民眾可以透過網路聚會;
然而這些論壇多半避開政治話題,大多論壇由旅居在外的越南學生建立;
網路已經成為異議者唯一的溝通管道;
「In order to bring down the dictatorship, people must know their rights!」
她們避免直接與政府競爭科技,但是使用各種聰明的技巧去越過這些限制,例如用許多email帳號,手機(她自己就有三隻),IM,各傳播一小部份訊息,將訊息拆散!

或是不寄出email,但存在草稿夾裡,其他人可以用同樣的帳號上去看!一樣達到傳播效果!

11.39, 泰國的Piyapong Phongpai報告:
他認為泰國的Online Diary(blog)已經站上檯面,很多人認為主流媒體都各有立場,無法給予閱聽人真正的事實,因此他們轉向blog尋找真相。

CIMG2820

許多公民記者利用數位相機進行報導。
「Save the whole ecosystem not a species」--除了記者以外,還有很多人需要保障。

問答時間又到了...
馬來西亞的Steven說當記者真的很辛苦,每每看著自己才寫出來的文章馬上被政府刪掉,改掉,意義變得完全不一樣...

午餐時間結束,回到下午的session...The Power of Citizen Journalism

Jeff Ooi是這場的主持人,首先由菲律賓的Manuel Quezon報告該國先前的發生的事件。政府除了禁止真實消息傳播以外,同時命令主流媒體發佈許多假消息。這使得新聞變成胡鬧,真實消失在真空中,但是部落客繼續追蹤,延續了議題。

CIMG2836
第二位是香港大學的Andrew Lih報告中國的博客與播客現況。提到了ESWN和安替、廣州兩個穿著籃球裝配上後街男孩歌曲的影片,還有Message Milk前陣子「開的玩笑」。
CIMG2837
接著他講到一篇被網友聯合改作的「一堂管理課程」,還有大家都很熟的無極惡搞by 胡戈。

第三位是Rebecca MacKinnon,首先她提到儘管主流媒體現在人人喊打,部落客成為民主自由的代表,但事實上許多專業記者也是為了促進民主自由才成為記者的。

CIMG2838

現在我們有了新的媒體生態系統,長尾的尾端越來越具有意義,最尾端的訊息會被中段的blogger提起,而中段的blogger則會被A-lister提起,A-listers則已經很接近主流媒體了。

談到Global Voices Online,Rebecca大致介紹其運作方式,「It's an Editors' Aggregator」;結合在地的blogger匯聚全球人的聲音。GVO與路透社的合作...世界各地出現的GVO-like sites....

結束之後是短暫的點心時間。

回到今天第一場workshop,由Jeremiah Foo介紹如何製作podcast。他真的很強,竟然能把1.2G的檔案壓成12mb,但是依舊保持一定品質。他已經把之前幾位講者的錄影都作成了podcast,幾乎是同時!

CIMG2841CIMG2842

他介紹了日本的podtv,非常有規模,每天都更新。

接著他一步步介紹video podcast製作過程,並現場請Issac與另外一位新加坡blogger作示範。Jeremiah錄下了Issac訪問新加坡blogger的過程,並馬上上傳至ftp,透過feedburner燒成的feed,網友馬上就能透過itunes下載。

報告結束之後新加坡的Martyn問道如何透過手機來podcast,Jeremiah也馬上請一位手機具有錄影功能的與會者拍一段短片,然後隨即透過bluetooth傳至jeremiah的電腦,接著就迅速上傳至ftp,產生feed,大功告成。

I am in Philippines

| 4 Comments

I arrived at the airport at abouyt 15:50. Then I took a taxi to Makati, downtown of Manila.

I met Mr. Roby Alampay, the secretary of SEAPA, while checking in. He looks so young , just like a college student.

We are now going to enjoy our dinner by the swimming pool of AIM(Asian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I'll be back and updating soon!

[GVO]辛巴威:新部落格

| No Comments

夠了就是夠了(Enough is Enough)是辛巴威的新團體部落格。寫手包括了Zimpundit,而成立此站的目的是為了讓你能從其他辛巴威部落客、觀察家、以及海外辛巴威人所創作的的多媒體與多元觀點中發現豐富的資訊。Curt這麼形容:「夠了就是夠了會成為一個部落格聚合器,一個關注辛巴威資訊的辛巴威人交流站、同時也是一座「部落格橋樑」,將這個國家(辛巴威目前完全沒有獨立媒體)的新聞資訊傳播到外面的世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Zimbabwe: New blog

不如這樣...我們也開一個英文的group blog,三不五時用英文上去寫個幾段?...畢竟把工作都交給vista有點過意不去...

[雜想]與其讓給TiVo....

| 3 Comments

看了只說的<優勢渠道能控制內容製作者嗎?>,我發現其實他的標題其實不是真正的問題。

睡起來再繼續。
----------------------------------------------------------
睡醒了。

迪士尼這波動作,讓我想起過去邱復生的年代集團就曾試圖透過直播衛星計畫跨過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的掌控,然而此舉宣告失敗之後,年代又轉向網際網路尋找新天地,打算用IPTV來創造自己的「渠道」,imtv就是新計畫的一環。

媒體產業從上游到下游可以大略分為「產製」(production)、「分配」(distribution)、「映演」(exhibition)三個階段,當然,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是把「宣傳」(promotion)也納進去變成四個階段,不過我個人覺得有點多餘,所以我還是認為分成三個階段比較適合。

優勢的渠道絕對能控制內容生產者,各產業皆然,因此只說這篇文章的標題似乎已經有了答案;然而,只說文中舉的例子在我看來卻有更值得探討的地方。

不同的媒介內容格式數位化之後可以在同樣的平台上播放,而不同的平台可以播放相同的媒介內容--這互為表裡的兩句話就是媒體匯流的基本意涵。然而媒體產業的壯大靠的是對於映演窗口效益的詳細評估;例如電影首映多久以後可以進二輪戲院,多久以後可以出DVD,多久以後可以賣給有線電視...多久以後可以出精裝版....綿綿角角都需要仔細的判斷,讓同樣的內容能在每一階段發揮出其最大價值。

在數位化之前,媒體產業內部就已經過許多次折衝才形成一條看似固定的產業鍊,然而數位化除了是媒體格式的革命以外,也讓原本的產業鍊開始數位化,亦即,變得更有彈性、創造出更多窗口和樞紐位置。TiVo就是一個渠道上的新樞紐。

在TiVo之前,如果想要知道電視節目表,可以看TV Guide,如果想非同步性收視,可以用錄影機;但是TiVo把這些工作簡化了,EPG讓觀眾更容易地選擇想看的節目,同時也能透過簡單的設定錄下節目而去掉節目中的廣告,一切自動化。從這個角度來看,TiVo與blog是挺類似的。

但是這對依賴廣告為重要營收來源的媒體是極大威脅。異步性收視讓廣告時段喪失了意義,直接去除廣告的錄影技術更是殺傷力強大。雖然置入性行銷不受影響,但是光是置入性行銷並不足以維持生存,更何況為了配合置入性行銷而設計的劇情和節目很容易被觀眾看破手腳,或是害得節目內容品質下降,是把雙面刃。

所以對內容提供者而言,如果要把生意白白讓給TiVo,不如自己透過網路平台提供消費者相同的服務,也就是異步性收視與EPG般的隨選功能,這對網路的架構來說是只是要不要做的問題。

寬頻的普及率在美國也逐漸提高,加上微軟、intel、apple、sony等公司都積極跨入客廳影音的戰場,電視與電腦匯流全面普及只是時間早晚,而且應該會越來越早。再加上車上行動電視、個人可攜式媒體播放裝置、3G甚至4G手機受到的市場歡迎程度,新的映演窗口不斷浮現,而它們共同的分佈渠道是:網路。

當其他業者還在猶豫要不要利用這些新窗口時,先下手者就佔有優勢!因為就算業者選擇忽視,精明的消費者也不會放過這機會,他們會自己開始善用這些窗口,動作慢的業者只會被逼得跟上腳步。

事實上前陣子emarketer的調查也證實了,透過itunes下載的影片和節目在電視播出時的收視率反而提高,因為異步性和移動性讓平常在固定生活作息中接觸不到或接觸成本太高的消費者也有機會看得到這些內容,反而擴大了消費人口。只說的文中也提到這樣的情況。(雖然我無法確定這樣的情形能否概推到所有類型的節目內容上...)

TiVo靠著數位化搶得首局,但如今內容提供者也打算要靠著數位化搶回下一局了。

-----------------------------------------------------
電視想盡辦法接觸我們,我們卻也同時想逃離電視....

回頭想想最近要舉行的「關機運動」...我個人雖然很支持(註),但是我也認同cehraidc所說的:「只要我們懂得選擇好節目、只要我們懂得適時離開電視去休息、只要我們懂得如何向爛節目嗆聲、我們根本不必隨著潮流去響應"關機運動"」這次的BoF會後和擁有前瞻思維的奶爸稍微聊了一下之後,深深覺得除了「媒體素養」以外,「科技素養」也是台灣人很缺乏的「生活知識」...不...甚至比媒體素養更缺乏(因為台灣媒體的品質讓閱聽人都培養出了很另類的媒體素養...)。

科技可以幫助人們去選擇好節目,科技可以讓我們更能調配自己的時間、科技也可以讓人們更容易找到管道去向爛節目嗆聲,就如同許多部落格系統與技術的研發者讓像我這種白丁也能在網路上暢所欲言,或許台灣的駭客也能創造出新的技術,讓一般大眾達到上述幾個目的的門檻也大幅降低下來?

簡單且馬上可行的作法是在網路上集結一個電視節目推薦與評論的web 2.0平台(flickr、Youtube....mash-up),轉型之後的vottie就有點這種味道。如果能在TiVo或是數位電視的EPG上出現就更好不過。

*註:關機運動其實不只是消極的不看電視,而是希望大家共同思考電視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重拾家庭、鄰里之間的互動。電視的的確確影響了閱聽人認知世界的方式,不看電視就算是讓自己放個假,也放電視一個假。

很有震撼力的迴響...

| 8 Comments

蕭艸梅之艸梅垣:無法無天,令人憤怒:泛藍立委聯手封殺檢察總長提名人選!

重點在傑克先生的迴響...非常有力量......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打算來殺我?

老話一句:
So be it...

update:
太好了..除了傑克,又來了殺氣更重的「中國人」...真是XX相報何時了.....

我這兩天看到那麼多國家的人平和相處,為了共同的言論自由而努力...如果是為了這種自由,那實在太諷刺了。

Innis說石碑或是石雕等笨重的媒體是時間偏向,而草紙或竹簡等輕便媒體則是空間偏向;前者能留存久遠,但是動彈不得,後者則能夠無垠散佈,可是極易消逝。

Benjamin說「奧拉」存在於獨一無二的藝術作品上,機械複製(甚至是如今的數位複製)則會讓奧拉消失。

如果把甚麼石碑、神社、偉人銅像、紀念堂、匾額、裱框照片.......等等都當作單純的戶外廣告的話,問題就簡單了:

廣告的目的就是要在態度、認知、與行為三個層面上去影響消費者,按照ELM(推敲可能模式),若是涉入程度高則訊息走「中央路徑」(central route)的話,改變順序就是 認知--態度--行為;若是涉入程度低則改走「邊陲路徑」(peripheral routes),改變順序則是態度--行為--認知;石碑或歷史不會造成記憶的衝動消費。

早期的說服理論則告訴我們,如果宣傳要有效,那麼正反並陳對高知識份子比較有用,歸因理論則說在正面屬性之外增加負面屬性會讓消費者覺得廣告比較誠實。免疫理論也告訴我們只要先為可能會出現的負面訊息打預防針,就能夠有效逆轉負面訊息的影響。

回力鏢心理(psychology of boomerang)警告我們對於過去訊息經驗的反彈可能會造成對單向訊息的厭惡,與完全相反解讀。漫畫理論也一而再、再而三告訴我們:主人翁一定要有缺陷!

最後,我最愛的第三人效果告訴我們:自以為的知識份子和社會位階較高者往往都會認為其他人比較容易受到片面訊息的影響,因此做出一些預防或是補救的行為。


延伸閱讀:
異鄉人:記憶的自由
具有靈性的野獸:尊重「記憶的自由」(Freedom to Remember):關於高砂義勇隊紀念碑事件的發言備忘錄
茄苳樹窠: 從多元歷史記憶看高砂義勇隊紀念碑
InnoNation Reloaded:當記憶的自由被遺棄於塵土

以下才是政治文:
死人的利用價值
拜與不拜

因為忙與懶散,所以好些日子前就錄好的節目到現在才放上來,真是慚愧。

以後會怎麼樣還不知道,不過我是很有意願繼續播下去啦...不管有沒有人聽~

這集只有訪談,但特別來賓很強,是羅曼史(言情小說)的專家,也對這種專屬於女性的文類的網路社群很有研究,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小說封面的顏色有這麼特別的涵義....歡迎大家收聽囉~!


http://pic.anhuinews.com/0/01/00/99/1009948_209146.jpg

HEMiDEMi的下一步:參與式新聞編輯

| 8 Comments

我在HemiDemi 變臉這一篇裡頭偷渡了一句話:「在HemiDemi上,我終於看見台灣公民新聞的影子了。」

我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現在HEMiDEMi的首頁其實已經可以看作一份報紙的頭版,或是一家新聞網站的首頁;HEMiDEMi的系統會把最新的或是最重要的新聞選取前三則放在最明顯的位置,並配合圖片或網站截圖,藉此凸顯其重要性,這和報紙頭版或新聞網站首頁的注意力攫取邏輯是一樣的,但是極大的不同點在於:HEMiDEMi上頭的內容是使用者提供的、資訊的發佈時間是使用者決定的、哪一則消息夠資格登上「熱門書籤」也是使用者集體的判斷,而且資料來源無限寬廣。

我自從開始研究部落格與新聞學之後就在思考:以台灣的政治亂象與媒體環境之糟糕,為甚麼沒有辦法集結公民的力量生出一個Ohmynews?和boss討論過後,有了初步的心得,那就是相較於韓國來說,台灣人民為了發洩對於媒體的不滿,已經衝撞了很多很多次,因而漸次地將力量分散在各個領域和各個時代,而不像韓國一次爆發在21世紀--也就是說我們的「憤怒還不夠強烈,所以沒有辦法變成超級賽亞人」。

台灣多得是超越藍綠的一流見解,跨出主流媒體視野的高超評論,更珍貴的還有當事人的第一手目擊報告...但是實在太分散、太分散了;你可能在信箱裡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可能在BBS上看到某人的轉貼、或著剛好看到原作者的部落格或論壇,但是「遇到」的機率實在太低,要發掘新知與瞭解世界真相的成本實在太高,因此我們大多數人只好選擇「阻力最小的路」:去看主流媒體,再靠著自己的基模去相信其中一部分,然後盡量猜測原始事件的真相。

我一直認為,台灣不是沒有好新聞和好記者(事實上我認為很多),只是當閱聽人不知道這鍋湯裡的老鼠屎是一顆還是半鍋的時候(而且賣湯的老闆還從來不道歉的時候....),我們沒有辦法不害怕,也沒有動力繼續付出我們的信任。和Ohmynews或其他主流媒體比起來,HEMiDEMi只是一個網摘站,沒有原生的內容,也沒有固定的編輯群和撰稿記者,但是這正是其優點所在,因為如此,你不用擔心HEMiDEMi會發生報導朝固定方向偏頗、刻意排除某些新聞源、缺乏國際新聞、扭曲事實、記者路線狹隘等主流媒體必備的問題。和slashdot不同,HEMiDEMI不需要有聞必錄;和digg不同,HEMiDEMi沒有任何預設報導主題(科技);和del.icio.us不同,HEMiDEMi有迴響功能和引用功能,因此其社群意涵更強,而且應該會越來越強(如果加上群組功能)。更別提HEMiDEMi具備的在地性優勢了,這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點!

就因為HEMiDEMi「只是」一個網摘站,所以它不需要建立可信度,我們也不需要走回老路,去相信一個組織或品牌,我們只需要相信使用者的集體編輯智慧,相信彼此就好了。而HEMiDEMi的唯一任務就是持續確保系統的穩定性和易用性,不用擔心人為Spam,因為那只會造成使用者對想打廣告之輩的負面觀感,使用者會負責讓好的資訊露出臉來,讓糟糕的資訊沉入網海...除此之外,HEMiDEMi收藏書籤時有三個部份可以讓使用者對
該網頁資訊進行「微調」,那就是「引述」、「說明」、和「迴響」;透過「引述」,使用者可以強調該文的重點處;透過「說明」,則可以添加自己對該則資訊的補完與修正;透過「迴響」,更可以對他人收藏的網頁進行評論。我們可以藉由這些方式,用比較少的力氣去完成公民新聞的任務。

以上很多是老調重彈,但是我認為有重彈的必要。
(揭露:我不是HEMiDEMi的員工,也沒有收受任何利益為其宣傳;我只是HEMiDEMi的使用者,常在上頭晃。)

HEMiDEMi目前似乎看來一切順利,但是別忘了網路服務始終是要營利的。要是真的能做到被大公司買走,那或許是好事一樁。但是如果沒有,那麼怎麼自己賺就是值得好好思考的問題了...廣告導向、掮客導向...營利之後的著作權問題?或許明天的會議中會有答案~

ps. 當然,wikinews讓使用者參與的更徹底,如果中文版能做起來當然很令人興奮,只是我不太樂觀....


延伸閱讀:
jeph: 音謀筆記: 公民的「民」和新聞的「聞」
台灣部落格 TWBLOG.NET: 謠言、網路與公民新聞學
《生命力》知識管理系統 / Ohmynews
Ohmynews神話之破滅 (系列之一) 以及台灣現況 | Heterotopias
龜趣來嘻-Unlimited: 公共媒體與公民媒體都是間接管制者
龜趣來嘻-Unlimited: 美式豆瓣:riffs(亂彈?)

[吐出幾十兩血]這是甚麼決議?!

| 2 Comments

東森新聞S台 NCC今決議有條件准予換照

NCC指出,東森新聞S台當初因新聞比例不足、平日違規數量較多、情節較為嚴重,因此不予換照,不過 NCC委員認為,從東森新聞S台整體表現來看,仍有改善空間,但還不到撤照的情節,因此有條件予以換照,未來若違規嚴重,仍可能予以撤照或停播。
改善空間!?規矩是累計兩次罰鍰,第三次違規將予以停播,若累計停播三次,將直接撤照:東森被罰鍰25次!照規矩起碼也該停播八次、撤照兩次!然後現在NCC隨便說個兩句「仍有改善空間,但還不到撤照的情節」,就可以了嗎?見鬼!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對東森新聞S台附負擔准予換照
本會對於廣電事業執照之換發,決與平時之行為分流管制。對於非利用稀有資源之媒體如衛星頻道,因其無總量管制,本會原則上均予換發;惟對於具有垂直整合優勢之集團性所屬衛星頻道,則視同利用稀有資源之事業,於換照時將要求其運作確實符合設立宗旨,並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及考量消費者權益。至於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平日之行為,將在尊重憲法言論自由保障之前提下,依法定之事業行為規範,如違反節目分級或法律強制禁止規定等,經查有違規情形立即加以核處,遇有嚴重違規情事,將不排除依法停播乃至撤銷執照。

「東森新聞S台」頻道為具有垂直整合優勢之集團性所屬衛星頻道,其營運計畫明示該頻道係一專業新聞性節目頻道,提供深度新聞資訊服務,惟該頻道過去非新聞性節目比例較高,而新聞報導來源又多出自東森新聞頻道,未來如何提昇為專業新聞性頻道,應於一個月內提出具體可行之配套計畫,否則即應依法提出營運計畫變更之申請。
怎麼會有那麼邏輯不通的新聞稿...?

白話一點來說就是:NCC決定衛星廣電事業執照只要有申請就過(那幹嘛還要申請?),但是因為台灣的有線電視與衛星頻道垂直整合太嚴重,所以NCC還是會要求衛星頻道業者在申請的時候交出幾張寫著「我是乖寶寶,我除了賺錢以外會考慮一下公共利益」的A4影印紙。

然後影印紙交出去之後,就可以快樂過一輩子了耶!因為東森被罰了25次還是「仍有改善空間」啊,那NCC第一段後兩句「遇有嚴重違規情事,將不排除依法停播乃至撤銷執照」不就是廢話了嗎?那如果平常就不撤照,然後換照的時候又「與平時之行為分流」,豈不就是說衛星廣電業者六年內不管怎麼胡搞瞎搞,都不用擔心嗎?因為換照的時候NCC都不會把這些納入考量?....

好,如果NCC也認為先前東森的表現與其營運計畫不符合,那麼應該要先要東森交一份新的營運計畫,或是如何承諾實踐舊的營運計畫才對,不管是哪一種,NCC都應該要先看了營運計畫才確定要不要予以換照吧,怎麼完全相反了?NCC竟然先決定讓東森換照,然後才要東森補上新的配套計畫,不然就是提出營運計畫變更申請...反正NCC就是要讓東森換照,其他的隨便啦!只要東森交出東西來就好了!

以後?沒有以後啦!因為NCC已經把換照和撤照的路都堵死了!以後根本不需要了!

試問還有那些衛星頻道有能耐和東森一樣被罰25次?如果本應該受到較為嚴格管制的東森成為判例,那其他適用更寬鬆規定的非垂直整合衛星頻道業者更是毫無忌憚,根本沒有遵守法律的必要。執照的換發與平時的管制分流?怎麼我看起來竟是同流...合污.....

延伸閱讀:
廣電換照 公民不必靠邊站?

[媒觀聲明]媒體與媒體人應嚴守角色分際

| 3 Comments

此次檢察總長的任命案引起極大爭議,和少數政論節目的推波助瀾有直接關係。我們主張媒體社會公器不是私人的政治禁臠,所謂名嘴不應以極模糊的標準和空泛的口號,標榜為人民發聲,卻根據特定政治立場或政黨利益,號召群眾干預政治運作。

胡忠信先生既然自詡資深媒體人,應該與政治事務保持距離,勇於挑起監督責任。而非既參與黨政,同時又要挪用獨立媒體人的光環。胡忠信游走兩種角色之間,政媒不分、踰越角色分際,應受譴責。

媒體及媒體人需扮演第四權的角色已為社會常識,黨政軍退出媒體更是社會共識。媒體的積極功能,在於監督行政、立法、司法等「政府部門」,包括整個行政、立法、司法等政治體系的運作,而非為特定政治利益背書,又放任沒有根據的控訴鼓動觀眾的情緒。因此我們呼籲,政論節目應該提供理性討論的主題與空間,並勇於對來賓的不當言論、不實指控,負起查證或主動平衡責任。

--------------------------------------------------------------------------------------

其實我認為TVBS這群XX已經沒救了...罵都懶得罵...,我寧願去罵廖本煙。

什麼時候出現的免費模式?

| 2 Comments

超好康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或許我還沒看懂keso的意思,或許keso也還沒表達清楚他的意思(他說他趕著出門)....但是網路服務從來就沒有免費的,只是看服務提供者要從哪裡、用甚麼方式、以甚麼樣的名目,把錢賺回來而已--不是只有錢是錢,消費者的注意力也是錢。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特定服務之上而非其他服務時,我們已經在消費,在付出了。

我在猜,keso要談的是不是「網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的議題?不過網路中立性除了是電信業者與網路服務提供者錢談不攏的問題以外,言論自由的層面或許更為重要,可是這應該也不是keso要談的,而且中國的情況特殊....

數位之牆牆主所言,Web 1.0和2.0的時代差不多,大部分內容也都是少數人提供的;但是撇開社會、政治、經濟等鉅觀因素,1.0的限制主要來自於科技,而2.0的主要限制則是個人意願--因為科技門檻已經有人抱著我們跨過去了。所以2.0的少數人會比1.0的少數來的多很多。

以前網路服務提供者相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擁有(但非壟斷)非常大的編輯權與發表權,現在這些權力則大多下放到消費者手中,原因其實也是因為網路環境的成熟與擁有一定網路素養的消費者已經佔多數了--S曲線已然成型,服務商沒有必要也沒有可能繼續握權。

但是2.0養了那麼多綿羊,自然還是要賣的。網路服務商一開始用「免費」(連廣告都沒有)養我們,養肥養多了當然要開始剃毛(放廣告或是拿我們的內容去作延伸應用...)!但是一旦毛剃下去,就變成我們這些牲畜在養網路服務商了,那牲畜當然也要為自己的權益說些話,尤其是那些毛長得特別美麗、特別茂盛的羊,例如拆帳啦、分紅啦、免費升級啦...等等。

現在好玩的地方在於,有兩群人要從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挖錢:一群人是電信業者,對他們來說,網路服務商才是綿羊,而一般用戶是羊身上的跳蚤。以前這些電信業者用網路中立性來養這些羊(yahoo、msn、google、aol.....),養到現在肥的和甚麼一樣,電信業者卻半毛都拿不到,他們現在覺得豈有此理,所以打算聯合起來開始剃毛,跳蚤當然也沒有好下場。

另外一群人則是搞mash-up的高手,對這些人來說,網路服務商也是綿羊,但是他們不剃毛,而是把綿羊拿來作基因改造和雜交,配出一隻隻吞了藍波球的「喬巴」(航海王裡頭那一隻....)(問:綿羊可以變成麋鹿?答:當然可以!mash-up有多屌你都不知道....)

如果說真有甚麼免費模式的話,那應該是指用戶貢獻的內容(或是Authentic Media)絕大部分還是免費提供給網路服務商,而網路服務商的服務也是無差異地提供給各個電信業者;但是這模式只是起初的偶然與剛好延續下去的慣習,模式反過來的話就是台灣的有線電視了。

[GVO]中國:媒體審查

| No Comments

Life After Jiangxi的部落客描述了他生活在嚴格管制媒體的中國的情形

「我去大飯店住,看著BBCWorld,然後知道尼泊爾國內目前的情況劍拔弩張,然後我回到正常生活,接收來自中央電視台和網路的資訊,彷彿尼泊爾這個國家根本不存在世界上似的,真是怪!」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Media censorship

話說回來,最近TVBS李四端和中國時報都出現了比較多的國際新聞(而不是世界搜奇),這也讓我覺得很Spooky!

[議程]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 4 Comments

我會勤作筆記的,但是如果我聽不懂的...就真的愛莫能助.....

有沒有人希望我哪個部份作筆記做的詳細一點?


April 19 to 21, 2006 

 
Welcome Dinner

(April 18)

 
Participants arriving on April 18 will have informal dinner by the swimming pool of ACCEED.
 
7:00-

9:00PM

 
Day One (April 19): The Asian Internet Experience
 
MORNING SESSION
 
Registration 
 

Welcome

 
Please proceed to the ACCEED Electronic Library, where all sessions will be held
 
7:00-

8:30 

8:30-

8:40

 
 
 
 
Roby Alampay, Executive Director, SEAPA
 
Keynote
 
Our Common Ground: The Internet and Free Expression in Asia: Free Expression in Asia: A situationer; The limits of (and on) traditional media
 
8:40-

9:00

 
Sheila Coronel

Executive Director, PCIJ, Ramon Magsaysay Awardee for Journalism

 
Why the Internet is important to Asians
 
Asian Internet usage/access vis-à-vis trends restrictions on traditional media; Profiles, projections in Internet usage in Asia (from South Asia to SEA and China); The Internet as a primary source of news and info in Asia 

Nepal: How the Internet keeps a nation from disappearing. 

Skyping in Burma and why governments tolerate cracks in the firewall 

Open Forum

 
9:00-

9:15 
 
 
 
 
 

9:15-

9:30 

9:30-

9:45 
 

9:45-

10:15

 
Prof. Ying Cha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Kunda Dixit,

Nepali Times 

Sein Win, Mizzima.com 

  COFFEE BREAK 10:15-

10:30

 
 
Shaking up Asian Cyberspace 

How the Internet is changing the media landscape and public discourse in Asia

 
Circumventing traditional restrictions on print and broadcasting media: the Malaysiakini experience 

China and the Internet: Experiments in democracy without mentioning the word 

The Internet and political reform in Thailand: blogging, podcasting, online radio, and political reform in Thailand 

Vietnam and online news: How Vietnamese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ountry are reaching out to each other to keep their democratic aspirations in sync 

Open Forum

 
10:30-10:45 
 
 

10:45-11:00 

11:00-11:15 
 
 

11:15-11:30 
 
 
 

11:30-12:00

 
Steven Gan, Malaysiakini.com 
 

Kevin Wen, Bokee.com 
 

Piyapong “Jib” Phongpai 
 
 

Chi Dang, Free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LUNCH 12:00-1:30
 
AFTERNOON SESSION
 
The power of citizen journalism 
 
Independent blogging/podcasting in China 

Tag-teaming against the President: Philippine case-study on how bloggers and mainstream media kept a “banned” conversation going and online  

Collaborative models for bloggers and mainstream media from around the world  

Open Forum

 
2:00-

2:15 

2:15-

2:30 
 
 
 

2:30-

2:45 
 

2:45-

3:15

 
Andrew Lih 
 

Manolo Quezon III 
 
 
 
 

Rebecca MacKinnon, Global Voices

  COFFEE BREAK 3:15-

3:30

 
 
Technical Workshop 1
 
Introduction to Podcasting and Multimedia blogging
 
3:30-

5:00

 
Jeremiah Foo, SEACEM
 
Welcome Dinner
 
Dinner will be at the Manila Bay. Transportation for delegates will be arranged, to depart ACCEED at 6PM
 
7:00-
 
Office of Senator Juan M. Flavier
Day Two (April 20): The Battle for the Internet
 
MORNING SESSION
 
Technology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Pakistan’s fight for Blogspot 
 

Open Net Initiative findings on blocking and filtering in China, Burma, Singapore, Yemen, Iran

 
9:00-

9:15 

9:15-

9:30 

9:30-

9:45

 
Isaac Mao 
 

Dr. Awab Alvi, Don’t Block the Blog 

Nart Villeneuve, Citizenlab.org

  COFFEE BREAK 9:45-

10:00

 
 
The Law
 
A scan of traditional media/insult laws affecting the Internet in Asia 

Who needs filtering? Defamation in Singapore 

Terrorism and national security laws affecting cyberspace 

Open Forum

 
10:00-

10:15 

10:15-

10:30 

10:30-

10:45 

10:45-

11:15

 
Dini Widiastuti, Article 19 

James Gomez 
 

Jeff Ooi, RSF

 
Non-legal, non-technological pressures on the Internet
 
The business of the Internet: Lessons from Google, Yahoo, and MSN in China 

Economic pressures on online news media 

Economic factors affecting access; How to make the Internet work for the “offline community” 

Open Forum

 
11:15-

11:30 
 

11:30-

11:45 

11:45-

12:00 
 

12:00-

12:30

 
Rebecca Mackinnon,

Global Voices/ Berkman Center 

JV Rufino, editor, INQ7.net 
 

Owais Aslam Ali, Pakistani Press Foundation

LUNCH 12:30-2:00
 
AFTERNOON SESSION
 
Protecting Cyberspace 
 
Ethics and Professionalism as Protection  
 
 

Know your rights: Article 19 in Cyberspace 

Hackers are your friends: Malaysiakini’s volunteer protectors 

Short introduction to existing projects and programs aimed at protecting bloggers, online writers, and cyberspace in general: Emergency Emails to keep, hotlines, etc. 

Open Forum

 
2:00-

2:15 
 
 

2:15-

2:30 

2:30-

2:45 
 

2:45-

3:00 
 
 
 
 

3:00-

3:30

 
Melinda Quintos de Jesus, Center for Media Freedom and Responsibility 

Article 19 
 

Premesh Chandran, M’kini/SEACEM 
 

CPJ, RSF, SEAPA

 
Needs assessment
 
Distribution of survey to discuss capacities and needs for technology, training, funding
 
3:30-

3:45

 
To be faciliatated by Premesh Chandran, SEACEM
 
Technical Workshop 2
 
Wikis and online collaboration tools, paving way for continuing collaboration and discussions, and the building of an Asian network for the defense of free expression in cyberspace
 
3:45-

5:30

 
Andrew Lih
Day Three (April 21): Tools and mechanisms for protecting Asian Cyberspace
 
Technical Workshops
 
How to know if you’re being blocked, censored, monitored 

PC and Web tools for anonymizing and getting around blocking, filtering, monitoring

 
9:00,

Whole morning

 
Nart Villeneuve, Citizenlab, and Ethan Zuckerman, Berkman Center
LUNCH 11:30-1:30
   
Technical workshops (continued) 
 
 

Presentation of findings of previous day’s survey/discussion, and facilitation of discussions for moving forward on ways to protect Asian cyberspace 

END, discuss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future collaboration

 
1:30-

2:30 
 

2:30-

3:00 
 
 
 

3:00-

3:15

 
Nart Villeneuve, Ethan Zuckerman, Berkman Center 

SEACEM 
 
 
 
 

SEAPA

   

[gvo]肯亞女性的悲哀與救贖

| No Comments

Gukira: Yet Another Rape Poem

Forthese rape poems, whatever their formal merits, suggest how women understand their structural position within gendered norms. The rapepoem captures the experience of space and time, in which routes taken during the day may not be traversed at night.
And it captures whispered stories told to close friends, often accompanied by binding promises: don’t tell anyone, please. Even now, I do not betray these secrets.

上面這篇是從GVO看到的,本來想翻,但是我覺得我翻不出原文的意義,就請大家自己看吧...

當然,如果有人翻出來請受我一拜!



寫blog一段時間以來,對於諸多能和部落客見面的活動都很感興趣,儘管我半個都沒有參加過。

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因為我人在嘉義,活動卻都在台北,我總是想:寫blog就是為了要破除地理疆界與人交流,但是要參加blog的活動卻還是得要南北奔波,算甚麼啊!另外一個比較次要的原因是:我雖然喜歡溝通聊天,但是我和人相處很「慢熟」,而且我很喜歡在熱鬧的場合表現出「置身事外」的感覺,如果我去參加了甚麼半天一天的活動,大概只會盯著人看、不會講話吧...於是我又想:參加部落格活動卻甚麼話都講不出來,那還不如在家對著電腦打字更能暢所欲言。

那為甚麼這次會參加這場「運動會」呢?自然就是因為上述兩個阻礙原因不復存囉!其實當前兩天Schee用skype打給我,問我有無意願當講師(註1)的時候,我一開始是猶豫的,可我突然想到過幾天連菲律賓都要去了,去去台北好像算不了甚麼...再加上看了兩年的blog,其實感覺和這些blogger好像已經「很熟了」,實在很想見見大家,所以就很「驚訝地」答應了。

因為活動,所以需要我的個人小檔案,和一些能和Blog 與 Media牽扯上關係的頭銜,因此我這麼自我介紹:

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碩士生,媒體改造學社成員,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成員與義工,雲嘉電台與台視數位廣播網校園新聲代節目主持人。

專注研究領域為部落格、公民新聞、國內外媒體觀察、Open source marketing、電訊政策、網路言論自由、主流媒體與草根媒體
的互動、閱聽人角色的典範轉移。

個性:土包子和路癡的極致合成體;很容易感動,但是已經有十年以上
沒流過眼淚了;很愛睡覺,但是寫部落格以後就沒有睡飽過了;很容易臉臭,但是那純粹是長相的關係...
自己覺得很虛,因為用線下世界的判斷標準來看,我真是一張白紙。用線下世界的標準來看,我跟人家去參加甚麼鬼網誌青年運動會!談甚麼鬼部落格與媒體!?

但就是因為我寫blog,所以我從一張白紙,變成六百六十九篇網路部落格文章;從鄭國威變成Portnoy;從一文不值到Technorati得花好幾百萬才能買下我(當然,他們沒有要買,我也不會賣);從自言自語到眾聲喧嘩;從視力1.0變成近視兩百;從標準稍瘦體重到現在我不敢量體重;從預定兩年畢業到兩年半恐怕都畢不了業;從一介宅男變成...一介資深的宅男...Orz......

XD!寫著寫著突然發現blog誤我良多!

但是誤了都誤了,就誤下去吧!起碼我確信,認識大家這件事不會是錯誤。

話說回來,我有這個機會在BoF Track 3和大家分享心得終究還是因為我在線上世界的所作所為與惡形惡狀(註2),是部落格讓我有機會「有話直說」(註3)、是部落格讓我感受到,公民的力量可以改變這個世界!And We are all Connected!

在Track 3的部份,我們有阿孝老師與Schee,這讓我很煩惱,因為一直不知道有哪些是他們兩位沒有談到的,經過昨天的會前會之後,我終於確定了自己的部份:
  1. 主流媒體與blog的互動歷史--NYTimes、WSP、CBS、CNN、BBC、Guardian...
  2. 政治如何利用部落格,部落格如何介入政治--政治人物部落格指南、監督政治的公民新途徑...
  3. 媒體滲透時代,閱聽人的轉變。
  4. 媒體改革與對抗2.0
一個人大約有30~40分鐘的時間可以講,所以我大概會講得很快;我們保留了會談與討論的時間(註4),所以應該可以盡情交流。

我有機會講話,不代表我講的話是甚麼真理或是甚麼你得聽進去並乖乖作筆記的東西,但是我希望是可以引起大家興趣和討論的議題。

雖然我們Track 3大概會是人數最少的部門(沒辦法,台灣媒體業很害怕創新),但是我相信一定會是最重要的一場激盪出很多火花。

任何問題與批評指教請直接迴響。

註1:「講師」頭銜對我一個小小研究生實在太沈重;魁男塾裡頭的「蒙面助拳人」稱呼比較適合我....
註2:很多被我批評過的媒體應該都這麼想...
註3:漩渦鳴人的忍道。
註4:其實我希望這部份越長越好。
註5:我個人的講師費將全數捐給財團法人天主教會嘉義教區附設嘉義縣私立聖心教養院

HemiDemi 變臉

| 3 Comments

hemidemi換新裝
新的直長方形介面感覺起來更適合使用者數量不斷增加、書籤變動快速的情況;的確改的是時候了!

最新書籤和熱門書籤都是本來就有的欄位,但是新的版面把網頁擷取圖片分成兩部份,讓前三名露出「臉」來,透過擺設將兩者的重要性和顯眼度都提高,讓人更一目了然。

另外,把迴響凸顯出來也是好主意,如果大家只是默默地添加、推薦書籤,其實有點寂寞啊...多聊天才有social bookmark的感覺嘛!

我比較好奇的是,有沒有可能在首頁的熱門書籤部份,替各個書籤加上「有多少人推薦」?因為現在只以收藏人數作為指標,但是我一直認為hemidemi的推薦功能是個很棒的設計,我就常常只推薦別人的書籤而不收藏。我認為有多少人推薦也是另一個判斷該網頁人氣的指標,而推薦人數不一定會和收藏人數同步。另外則是希望透過這個方式,讓大家更愛用「推薦功能」:只要滑鼠一點就可以鼓勵該網頁作者以及收藏該網頁的人,何樂而不為?

HemiDemi上,我終於看見台灣公民新聞的影子了。

附註:應該找時間把為甚麼我會這樣想的原因寫清楚一點...不過我想一定有其他人知道我為甚麼會這樣覺得了....

[東清村3號入手]308元大大滿足

| No Comments

陳建年 新專輯
陳建年 - Wikipedia
陳建年資訊網
MAGULIS蘭嶼心情:井圓助理擅自貼廣告:新作品《東清村3號》上市啦!
史蒂芬李 - 我就在這兒 - 陳建年《東清村三號》電影配樂自選輯
*~紫色狂想曲~* - [轉]陳建年--想你一切都好
Yuren's 文舖: 陳建年《東清村三號》

20060330:東清村三號

如果不是他在專輯中描寫自己靠著「一支不到兩千元的麥克風、一台薄薄的筆記型電腦」,就在自己的小房間裡搞起音樂創作(而且還有圖為証),你很難想像這麼動聽的聲音是在這麼克難的環境中誕生的,是的,心靈最重要,有真實的感情,才會有最感人的力量撲面而來,不管它是質樸或富麗。

我前天去唱歌,點了兩首陳建年的歌,分別是第一張「海洋」的「海洋」,以及第二張「大地」的「藍藍的唸珠」...真爽.....比唱Beyond的「想你」還要爽!

看到陳建年作音樂的方式,我很難不聯想到podcasting;我作podcast的時候也是這樣亂糟糟的,不過沒有那麼多樂器就是了...

陳建年 作音樂

不過其實今天在挑專輯的時候猶豫了一段時間,不曉得該買圖騰樂團的新專輯還是這一張東清村;雖然後來是買了這張,但是我還是念念不忘上次在台中科博館聽見圖騰live的經驗

我真他XD討厭這種說詞:

「我沒有錯,但是如果你聽起來不舒服,我願意道歉。」

作錯事的人頓時成了飽受驚嚇打壓、委屈滿腹、苦水無處吐的人格者了!作錯事的人沒有資格說:「我不跟你計較」!

廖委員的新聞稿極為噁心!讓我看到快吐血;分化控訴力道、再次污辱、還有轉移話題的陰險策略讓人看的一清二楚...

這種政客餘毒還要存在台灣多久!

我實在沒有能耐有條理地去檢討這位先生的一字一句,看下面的文章你會收穫比較多:
OJ│意識化森林:怎麼會有這樣的立委
大哉問!

漂浪。島嶼--munch:◎污名化的外族--建國論述的焦慮反映◎
munch的文章還是很好看,但我並不認為廖委員有甚麼建國者的憂慮就是了...我們才應該憂慮這些政客是怎麼上台的。

【四】則運算 - 廖本煙、越南新娘、意識形態批判
很完整的分析。

廖元豪:誹謗一人有罪 誹謗族群沒事?
從法律面來看族群歧視言論的問題,很務實的觀點,第一段就把問題點出來了。

許嘉恬:廖本煙請立刻道歉
女人站出來說話了,男人呢?

為甚麼台灣政客的危機處理模式都一個樣啊!

胡琡苓(民92)在論文
空難新聞報導之內容分析一個危機處理的觀點 中,根據Benoit(1999)Coombs2002),與邱強(2001)所主張之危機處理時的回應策略,歸納了六大項詳細的危機溝通策略,包括:

(一)否認 (denial):1. 純粹否認(Simple denial 2. 歸咎他人(shift the blame
(二)推諉責任(evasion of responsibility):1. 自衛行為(provocation2. 責任不在我(defeasibility3. 意外事件(accident4. 善意動機(good Intentions
(三)減少攻擊(reduce offensiveness):1.尋求外來資源支持( bolstering2.縮小負面情緒(minimizaiton3.區隔(differentiation4.超越(transcendence5.反擊指控者(attack Accuser6.補償(compensation
(四)改善行動(corrective active
(五)誠意致歉(mortification
(六)說明性資訊

而根據Lee(2004)的研究:Audience-Oriented Approach to Crisis Communication: A Study of Hong Kong Consumers’ Evaluation of an Organizational Crisis,當組織或個人否認危機責任時,一般閱聽人反而會認為組織或個人應負較多的責任,並且對組織或個人產生負面觀感,降低對該組織或個人的信任;反之,若組織或個人承認危機責任,閱聽人會對組織或個人投注較多的同情並認為該組織或個人值得信任。

相關的傳播心理研究一籮筐,總歸一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廖委員,請您切莫一錯再錯!

[GVO]巴勒斯坦:巴勒斯坦兒童節

| No Comments

今年,伴隨著巴勒斯坦兒童節的情況和往常一樣--我們的孩子依舊受佔領的痛苦所擾。以色列的軍隊持續剝奪還們生存的權利--單單在今年內,已經有十二名孩童遭到殺害,自2000年抗議佔領的起義(intifada)以來累計兒童死亡總數已經達到740名。同時,有將近4000名未成年者遭到逮捕,其中400人還在監獄裡不得釋放,Laila 這麼說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Palestine: Palestinian Child Day

[GVO]消除非洲的科技落差

| 2 Comments

最近有好幾個為了消除非洲「數位落差」計畫陸續出現,獲得注目。我(原作者)想我應該把這些個計畫挑出來,作個簡短的摘要,加上網址鍊結。

Mlogik

mlogikMlogik是非洲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利用開源碼科技來設計與銷售加值行動服務。Mlogik的總部地點在模里西斯,他們的目標是在2006年底之前將業務擴展到整個非洲。


Ndiyo!

Nivo - by NdiyoNdiyo! 計畫的目標是為了促進簡單、可負擔、開放、對環境無害,而且比現在的網路科技更不仰賴精深科技支援的網路運算技術。他們有一支有趣的影片,解釋了他們正在進行的偉大計畫。


Mobile for Good

Mobile 4 GoodMobile
for Good (M4G) 是一個社會公民福利計畫,目標是利用行動電話技術來減少貧窮、改善發展中國家人們的生活。這個計畫將透過SMS行動電話簡訊傳遞重要的健康新聞、聘僱資訊,與社區訊息,希望能夠讓生活缺乏的人們也能得到資訊,進而提昇力量。



Manobi

超過3400位的製造商、中盤商、零售商,以及飯店管理人每天都會透過電話收到一通免費的簡訊,告訴他們在哪一個市場有他們想要的貨品,以甚麼價錢出售。


好消息是,這些只是發展中計畫的一部分,展現了這件浩大工程對個人、非政府組織,以及私人企業的貢獻,讓每個非洲人都邁向數位時代。你注意到這其中許多公司都利用廣泛使用的行動電話作為連結彼此的平台--這是一個在未來數年之內定會持續的趨勢。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idging the Technology Divide in Africa

[GVO]俄羅斯:俄羅斯人看史達林

| No Comments

The Accidental Russophile的W.Shedd提到當今的俄羅斯人怎麼看待史達林:「我觀察到的態度大致是:『是啦,史達林是個爛人,但是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又能怎麼辦?現在和以前早就不一樣了...而你們這些美國人應該把嘴巴關緊,因為你們那位想成為希特勒的喬治布希不但攻擊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而且還到處偷石油...等等....。』」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Russia: How Russians View Stalin

[血淋淋的案例]恐怖的制約

| 15 Comments

今天Portnoy要跟大家分享一個極為駭人聽聞的實際案例,就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是這樣的,我和女友聚少離多,因此大多靠電話溝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電話的結尾都會以kiss聲()作結,次數不定,大部分是一次,如果女友覺得不夠,就會看情形增加次數。(不准笑!)

日子一久,一開始的羞澀也早已成為慣習,就算在大庭廣眾之下我也「」得很自然,反正講完電話就是要來那麼一下(還笑!),就當作再見或掰掰。

問題就出在,會打電話給我的人,不是只有她。

我記得第一次是我大學同學兼現任室友那個塔(男)打給我,內容談甚麼我忘記了,講完要掛了之前,我很自然、很流暢地說:「沒事啦,掰掰...~」

當我「」出來的那一秒,我整個心都涼了,彷彿靈魂出竅,又像是體驗瀕死的人生走馬燈。還好,我馬上隨機應變,在後面加上低沉的「嗯....」,藉此把那一聲「」轉化成思考的發語詞。(轉得很硬,但是我認為我成功了)

掛上電話之後我狂笑三十秒,伴隨著對自己的嘲諷以及詛咒。

但是根據破窗理論,事情總是接二連三地發生。

我大略估計,到目前為止起碼有超過20位男男女女被我莫名其妙地「」過,包括家人、高中同學、大學同學、研究所同學(是的,建利被我過...)、電台同事、詐騙集團工作者...指導教授(...唉...).....打錯電話的陌生人..................每一次都讓我懊悔羞愧不已。

絕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沒有發現,因為大部分的時候對方都先放下手機,掛上電話了,有的人可能也以為那只是雜音,沒有想太多。


我一直極力避免這種事情再次發生,所以曾經試圖尋找制約的原因。我本來以為是手機壓在耳朵上的觸感形成制約(我沒用耳機),或是對方先說掰掰引發的反應(我和女友講電話都是她先說再見),但是前天之後,我發現都不是。

我會選擇現在說出來是有原因的。

前天schee突然打來(via skype),問我是否願意參加四月十五號舉辦的BoFBlog Media討論組,和大家分享一些想法。我當時人在台中,頭一次接到schee的電話自是興奮莫名,我強掩心中澎湃,詞不達意地和Schee聊了幾分鐘。

是的,最後結尾的時候,我「」了。

不可能啊!!!我用的是五十元的麥克風和筆電的喇叭,不是手機啊!而且我記得是我先說再見的!

還好,Schee那時候已經結束通話趕著去開會了,我想我那一聲「」應該沒有傳到他耳朵裡。

制約真的好恐怖啊!!!!!

ps. 希望藉由自我揭露,能排除這恐怖的制約。
ps2. I'm in!

如果非得要中英夾雜...

| No Comments

那就看看下頭的指引吧!!我想台灣應該也適用。

Chimp Talks: 在香港廣東話引用英文字的指引

這其實很值得寫成一篇語言學的小論文啊....

台灣網路言論自由相關新聞:

(懇求各位提供,我自己也會去找啦...)


台灣政府對網路言論自由的政策:

(懇求各位提供,拜託拜託)


台灣公民(網友、部落客)對網路言論自由的看法:

udn數位文化誌 - 網路文化 - 線上國度 - 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Google的兩難
(懇求各位提供,例如您之前發表過的文章或看法皆可,新文章更好囉!)


個人截至目前為止對網路言論自由的想法:
自由網路宣言
[網摘]遙相呼應的言論自由
支持言論自由不等於支持瑋哥部落格
[網摘]知不知道甚麼叫做適得其反?!
網路公司需要受到管制以確保他們尊重言論自由嗎?
中國的言論自由與台灣的立場
The Internet and the Persistence of Law and The Yahoo! Case
網路分級有搞頭?
Blog可以改變人類本質嗎?!想得美~


聯合報不斷偏頗報導 疑有幕後操縱

| 1 Comment

標題又照樣造句了。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綜合 | 外勞集體罷工 疑有幕後操縱

今天聯合報教會我們甚麼叫做平衡報導了,那就是先報導企業界人士的說法,再報導外勞管理者的憂心忡忡,擔心「未來恐怕會有更多
僱用外勞的企業受害」。

接著就是假設「
這種演變,可能與外力介入有關」,然後再上網看幾篇外勞人權行動者的文章,挑出其中幾句話,說是鼓吹和煽動,同時把這些行動者描述成諱莫如深、野心勃勃的煽動者。

厲害的還不只於此,另一位記者還去問了勞委會的官員:「有人鼓動外勞抗爭與罷工,還不罰!」(這句話是我的推論XD)官員回了幾句很正常的官腔,結果記者把結論導向:
「要視個案情況才知道違反哪些規定。」

好了,報導結束了。

咦?移工人權行動者的聲音呢?不是看文章都知道是哪個團體組織了嗎?怎麼不打個電話去問本人意見呢?一定要用那麼他者化、神秘化的方式報導嗎?明明就是舉手之勞!

移工或外勞的聲音呢?怎麼報導裡頭一直說外勞被鼓動,連半個外勞的意見你也不願意採訪呢?

專家學者的意見呢?專家學者不是新聞媒體的最愛嗎?

不簡單,真的不簡單...


台灣社會不容許戕害人權的法西斯言論

要求台聯黨   立刻懲處廖本煙


主辦單位: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

日前台聯立法委員廖本煙一席「應檢查越南新娘身上是否存有越戰生化餘毒」言論,引發社會輿論譁然事件。台聯中央黨部於今日(四月三日)發表公開聲明指其立委廖本煙言論失當,黨團願意代替廖向社會大眾及外籍配偶道歉。僅管台聯代替廖本煙發表道歉聲明,本聯盟仍要求該黨黨團應該立刻懲處廖本煙,對他停權兩個月,原因如下:

首先,廖本煙個人於四月一日回應移民人權團體及學者所發表的公開聲明仍堅持其論點無誤,絲毫不見其聲明有任何道歉之意;

再者,廖本煙的言論充滿種族歧視,意圖以毫無根據的言論加深台灣社會對移民議題的恐慌,此舉無異加重外籍配偶家庭在台灣面臨的生活困境,並嚴重污名化外籍配偶家庭及其子女。

        因此,記者會後我們將步行前往台聯黨部,遞交抗議書,要求台聯黨團立刻懲處廖本煙,並約束其黨籍立委日後不應隨意發表如此具有法西斯意識型態的言論,才能展現對此事件的歉意與反省。

時間:2006年4月4日(星期二)上午9:00
地點:立法院103會議室
流程:
09:00-09:45    記者會開始
09:45-10:00    前往台聯黨中央抗議﹝
台北市中正區館前路65號9樓﹞
10:00          遞交抗議書

出席人員:                                              

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長林金惠理事阮氏紅鳳、理事洪滿枝、理事邱雅青、姐妹黃金線

媒改基金會董事管中祥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王增勇、賴芳玉律師

婦女新知基金會台權會希望職工中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勞動人權協會外籍配偶關懷成長協會蘆荻國際家庭互助會


新聞聯絡人:婦女新知基金會研發部主任王君琳,02-250287150931-034-088

-------------------------------------------------------------------------------
4.4 補記
廖委員...他出國了.......................他不會又去考察了吧....


台聯強調:「
這次事件彰顯兩性平權(???????)的推動,除了法制面的建立、更重要的是如何落實;台聯願與婦團(?????)一起努力促進男性共同參與推動兩性平權事務(?????????????????????)。」

是中央社記者跑錯記者會,還是我眼睛花了??我想都不是....

台聯就放任廖本煙「出國散心」嗎?他在國外就不能作懲處了嗎?不馬上把「肇事逃逸」的黨員召回來道歉處分,說句沒辦法就矇混過去,這就是台聯嗎?

你可以向廖委員表達你的不滿!這是公民的權利與義務!

讓我們來看看扁馬會的現場實況

| No Comments


2586

專業的外表是很重要的

| 3 Comments

就算沒有那麼專業的內涵也行,只要外表夠專業,唬唬人絕對沒問題。

NYTimes.com剛剛換新裝,也增加了幾項新功能,包括TimesTopics(主題式瀏覽新聞)、Video(影像新聞專區)、Today's Paper(相對於後者)、MY Times(個人化紐時,即將推出)、Most Popular(分成最常被email的新聞最常被blog的新聞最常被搜尋的字串、以及最受紐時讀者歡迎的電影--可能會變動成音樂或是書籍)。

這些新改變都很不賴,看得出來紐時越來越重視網路讀者、善用網路多媒體特色、並已全然認可部落格討論之代表性。不過我今天要談的不是這些改變,而是新聞網站的外表。

以下是我隨便挑的幾家國外報紙和台灣各主流報業電子報的首頁截圖:


NYTimes
nytimes

華盛頓郵報
華盛頓郵報

USA Today
USAToday

朝日新聞
朝日新聞

蘋果日報
Apple

自由電子報
自由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UDN
UDN

外表俗豔的電子報對讀者來說是種折磨,對廣告主來說也不理想,因為廣告就顯得不夠顯眼。

真的有必要把電子報當作電子花車來佈置嗎?並沒有人想看小丑報導新聞。

國士無雙!

| 6 Comments

我下午去看了,拉著已經看過的女友再去看一次。

影評?沒有,只有一句話,去看吧,不好看來找我....


我請你再看一次!
(天心說票房破三千萬要拍露點寫真....就當是投資吧!)

[轉載]五問廖本煙立委!

| 3 Comments

苦勞論壇2006/04/03
◎作者:黃莉莉、黎雪玲(南洋台灣姊妹會,印尼籍)

  我們是一群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姊妹,我們在南台灣有組成一個全國性的團體(中華民國南洋台灣姊妹會),今天我們看到兩位堂堂身為影響眾多民眾的立委,竟說出毫無醫學根據和充滿歧視的言論,讓我們感到十分憤怒可悲,在號稱民主進步的台灣,還有人的水準如此落後!

  廖立委說他到越南考察,發現有「很多」因為越戰化學藥劑 而成畸形病例,一問,廖立委考察了整個越南、走遍越南地方了嗎?怎可以偏概全!我們越南姊妹承認有些村落深受這些毒物侵害,但此僅限於某些村落,並不能預 設所有越南配偶皆有問題;二問,難道台灣沒有經歷過戰爭嗎?是不是所有台灣人也都要經過檢查?當各方都在努力研究解決辦法,但廖立委觀點卻只是對戰爭受害 者在傷口上灑鹽!三問,廖立委是否有深入地方與嫁來台灣的外籍配偶接觸?僅到越南考察,但卻以此推回台灣外籍配偶身上!鄰居和老師都很讚美我們的小孩「既 可愛又活潑」,人人疼愛,我們也都身體很健康,來到台灣平均八、九年了,也幾乎沒生病,請您「自費」到我們家看看!四問,黃立委質疑老榮民娶新娘後服用 「威而鋼」,生出的嬰兒會有後遺症,難道我們可以限制他們服用嗎?如果年紀已老或者經濟不佳的人娶外籍配偶,不是台灣社會的問題嗎?不是政府應該負責的 嗎?況且政府准許「威而剛」上市,如果會有後遺症,是我們的錯嗎?五問,廖立委擔心以後「劣幣驅逐良幣」、「好的孩子都生不出來」,請問我們的小孩哪裡不 好?有關學習遲緩、會有其他病變,請問有任何醫學根據嗎?而且台灣人許多女性不願生孩子,政府有深入了解原因嗎?

  廖立委有心出國考察,本應予以正面評價,但立委卻「帶了眼睛、帶了耳朵,卻忘記帶腦袋」,對於看到的現象,並沒有真正接觸了解台灣外籍姊妹,便隨意發表帶有深度歧視的錯誤言論,對我們已造成傷害!希望台灣民眾不要對我們造成誤會!希望大家能更深入了解我們。

國外案例延伸閱讀:

Trent Lott's Controversy and resignatio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CNN.com - Lott apologizes for Thurmond comment - Dec. 10, 2002
PressThink: The Legend of Trent Lott and the Weblogs

移工議題同場加映:

這就是愛台灣
如果我們將一個24小時都住在你家裡,用手指頭幫你重病老父、老母挖出沒有辦法自己排泄的糞便,而你卻認為理所當然,並且處處限制她作為一個人最基本所能擁有的隱私與自由、一點點的休息時間,而其他台灣人對這樣的事情沒有感覺,甚至可能「讚聲」說:「對,就是不可以讓外勞出門,她就是必須24小時工作…」她必須如何、如何這樣的話語,那我真的不知道作為一個「台灣人」還有什麼比這個還要可恥的?

連說都累

| 4 Comments

林為洲的Sorry 政黨簡介裡有幅圖片,讓我想起我曾經po過這篇文章

但是看了林委員的簡短文字宣言後,我覺得他並沒有把為甚麼要遠離政黨的理由說清楚。

就「公開表達厭惡政黨」這件事,我大概比林委員來的早一些,所以我提出我的一些看法:

  1. 藍綠之分是顏色之分,也是人民被政客惡意劃分,但政客之間何來藍綠之分--政客只有分贓!可還記得今年1月14日立法院會最後一天,八年八百億膨脹到1160億,而且還「順便通過」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的兩百五十億經費一事?而最近行政院對環評委員施壓,又何嘗見到藍營立委站出來說話?類似的事情一再重演,二00三年的百萬廢票宣言:罷免藍綠,走自己的路!一文說得很清楚。
  2. 藍綠分明、互相挑釁的議題通常是最支微末節的議題,不然就是用最淺薄的手法去應付複雜的公共議題,再不然就是用完全無關的議題去蓋掉原本的議題,對於真正關係重大的公共議題,藍綠都很有共識,檯面上演演戲罷了,私底下還是在你七我三。
  3. 政黨沒有惡鬥,政黨只是要讓我們以為他們在惡鬥,以為他們有甚麼非得鬥倒彼此的偉大信念。但實際上,藍綠做的只是拼命拉下對方的水準,當雙方一起沉淪的時候,自己掉落的速度會看起來比較慢。
  4. 政黨真正的鬥爭對象是對政黨沒有興趣的人民,他們害怕人民發現除了藍綠以外還有別的顏色,還有真正重要的事情可以關心,所以政客必須極為頻繁地用言語來切割這個世界,不停地不停地放話。台灣媒體向來是政黨的朋友,不是監督者,因為媒體仰賴這些言語而存在;他們可能會贊同、可能會批判,但媒體絕不會不報導這些根本無關緊要的廢話。
  5. 待在黨內改造政黨?別傻了,當政黨只是為了利益而結合,還有甚麼可以改?不管人民要追求獨立還是追求統一,請先追求自己信念的獨立、個人意志的統一!

雜碎!

| 5 Comments

Google 新聞:廖本煙

姓名:廖本煙
英文姓名:Liao, Pen-Yen
性別:男
黨籍:台灣團結聯盟
黨團:台灣團結聯盟
選區:台北縣第一選區
委員會:預算及決算委員會
e-mail:
ly10963a@ly.gov.tw
到職日期:094年02月01日

台北縣三峽鎮大埔國小
台北縣三峽鎮三峽國中
省立板橋高級中學
輔仁大學企業管理班
哈佛大學政經領袖班結業
台北大學土地開發班
中華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群策會李登輝學校國政班第一期結業

國會研究室:02-2358-6361
樹林服務處:02-2681-6535
板橋服務處:02-8951-4481
土城服務處:02-2270-1580

第五、六屆立法委員
立法院台灣團結聯盟黨團總召
台北縣李登輝之友會理事長
樹林鎮長
全國鄉鎮市阿扁後援會會長
全國鄉鎮市長聯誼會總幹事
民進黨全國鄉鎮市長聯誼會會長
清潔工、計程車司機

國會研究室:02-2358-6365
樹林服務處:02-2681-6538
板橋服務處:02-8951-4492
土城服務處:02-2270-0802

國會研究室:10051台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一段3-1號0616室
樹林服務處:台北縣樹林市大安路583號
板橋服務處:台北縣板橋市信義路147號
土城服務處:台北縣土城市金城路三段172號


Tsubasa在台東的雜碎目擊:
民主廟會(政治文,不喜勿入)

Wait...(標題未定)

| 6 Comments

好,現在我看見了兩則新聞、一則評論,但是我卻不知道是真是假,能不能相信,因此還不知道該不該憤怒。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政治 | 廖本煙:應查越娘有無餘毒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政治 | 越娘有餘毒?》婦團:種族歧視 廖應道歉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政治 | 冷眼集》餘毒? 個人無知侮人自侮

我上立法院和內政部網站都找不到這段發言,可能是資料還沒上,也可能是我找錯地方。

錄完音再繼續。


蘋果日報:指越南新娘有生化毒 立委挨批

4.3補:
自由時報昨天(4月2日)有一則很小很小則的報導,大意是說雜碎廖辯解說他是和越南辦事處討論求證過後才發佈記者會,但是越南辦事處否認了......報導之含蓄令人作噁。愛台灣的報紙並不適合愛台灣的記者工作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April 2006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March 2006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May 2006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