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06 Archives

Be Irrepressible, Now

| 2 Comments



這裡有個由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建立的活動網站:Irrepressible.info

任何人,只要花五分鐘就可以為改變這個世界盡一份心力,你可以:
1. 來這裡宣誓--

我相信網路應該成為促進政治自由的力量,而非壓迫。人們有權利搜尋與接收資訊,並且在網路上表達和平的信念,而不需感到畏懼或遭到阻擾。

我請求所有政府停止未經授權而限制網路言論自由的舉措--也呼籲所有企業公司不要再幫助這些壓制言論的政府。
2. 採取行動,釋放師濤
寫信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Yahoo的楊致遠,要求他們釋放因為寄了一封信給促進民主的網站而受十年牢獄之災的師濤
3. 推倒言論審查之牆
在你的網站或部落格上貼上最上頭的貼紙,傳播這個訊息。
今年十一月,全世界的政府與公司會參加聯合活舉辦的會議,討論網路的未來,Irrepressible會集結世界公民的聲音,讓他們瞭解網路應該用來促進政治自由,而非壓迫。宣誓者人數越多,我們的聲音就越大!

我想台灣應該是不能派代表參加這場聯合國會議的,但是如果我們自絕於世界之外,就無法怪罪世界將我們隔離在外。

NetSquared-社會網路就是要用來改變社會

| 2 Comments

剛剛從Ethan的blog看到這個會議-NetSquared(照慣例,Ethan提供了極為詳細的現場blogging報導,也包括了他自己發表的演講)。我本來不是很在意,畢竟最近這半年以來,幾乎每個月都有場類似的會議,討論的多半是重複的議題,有些甚至還往回走...

我照慣例瀏覽了一下網站,我覺得Net2這個組織似乎特別有料,所以在此簡單介紹:

NetSquared的任務是幫助非營利組織瞭解、使用、與擴展社會網路。藉著利用新一代的線上工具,合作、分享,和動員都變得更為容易,而這些正是過去非營利組織缺乏的,NetSquared則有效率且實際地去進行這些工作,包括經驗傳授分享資源提供等等。

我從首頁看到一篇文章,標題吸引了我的視線:Can blogging stop genocide?

是的,quixotic這位部落客與行動者就是透過各式各樣的social media來募款、來號召、來傳播、來施壓...讓世人與政客必須注意發生在Darfur的人類滅絕慘劇。

之前我在HemiDemi收藏的這一篇底下留言說道:「我真的不知道能作些甚麼...」,FoolFitz似乎也為此感到無能為力...不過國外的blogger給了我們一些啟發;我現在覺得我對Web 2.0工具的想像與用途還太狹隘,當然,知道的也還不夠,但是可以加緊腳步學習,一切還來的及!

專門針對政治,監督政客的Web 2.0工具很少...但是我們可以自己決定用途。目前政客濫用blog的情形嚴重,這倒還好,但是草根卻缺乏利用新技術去制衡與領導這些政客的前瞻性思考與動作,實在可惜。

ps.在Web 2.0與政治監督的形狀顯現之前,我們可以先簡單的用留言來懲罰這些個青瞑立委。延伸閱讀:12

6.5補記:
網路‧數學‧音樂:Chapter 1 of Web 2.0:非營利

[GVO]印尼:地震儀與獎學金

| 3 Comments

在印尼地震過後,企業捐助不斷流入,然而Yosef試著尋找另一種捐助:「A公司承諾重建學校,B公司答應恢復寺廟與醫院的原貌...捐出了數十箱的泡麵、茶葉、礦泉水...等等...但是我還在等待的是...有個聰明的人捐出一架地震儀或是提供獎學金給研習地球科學的學生...」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Seismographs and Scholarships

預防甚於治療...

[GVO]印尼:地震救助

| No Comments

Merlyna(經由Enda快捷鍊結)整理了一份接受捐助的慈善機構名單。「我簡單的調查了一下,確認這些慈善機構皆具規模、值得信賴。位在美國的慈善機構都是以501(c)(3)註冊的公共慈善機構,並特別針對2006年五月的印尼地震進行賑災募款。」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Earthquake Relief

501(c)(3)好像是非營利與慈善組織的意思...?不解。

出發吧~NCC Watch!

| 6 Comments

HEMiDEMi群組:NCC Watch成立了!

羅世宏老師成立的HemiDemi群組NCC Watch已經開張了,這是個與WatchMedia性質略為不同的群組,但是大家都知道,電信與廣電基本架構對於媒體內容的重要性與影響力極大,久為詬病的台灣有線電視環境與落後(相較於其他進步國家)的寬頻網路基礎建設嚴重限制了台灣影視產業與新興網路服務的發展,而更多新科技的出現,像是MOD、WiMax、4G、DMB也需要進步的思維以求在「管制」、「去管制」、與「再管制」的論述之間取得平衡,因此,仿照國外的公民監督機制成立NCC Watch,此其時也!

當然,世宏老師開設這個群組恐怕是給自己忙碌的生活增加了更多責任,因為以羅老師的個性來看,他一定會很認真且詳細地回應每一個人的迴響,我想老師旗下的子弟兵應該要上陣幫忙一下啦!我幫老師點個名好了~

M姓少婦
J姓少男
凱姓少女
王姓盜版商

睽違六年的小學同學會

| 16 Comments

網路大聲公改版!

| No Comments

From fuzzydoggie:

網路大聲公改版

新版網路大聲公上線了,終於擺脫了草創時期的簡陋版面。新版面的設計原則很簡單,就是簡潔、美觀、易讀,除了作為本站所有Blog的入口之外,也加入了友站聯播,我們會用心經營,盡力提供各多更好的服務,各位不妨多逛逛,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Bigsound.org
另外,目前已有兩位寫手加入新版大聲公的行列,不過尚未開張,等開張過後再正式為文歡迎他們。同時,大聲公持續歡迎各位加入

recruit


或許可以把"recurit"改成"recruit".....當然啦,只是建議....

報導請嚴守分際,勿用媒體暴力

| 6 Comments

近日由於總統女婿趙建銘牽扯進股市內線交易與相關弊案,我們再次目睹台灣媒體無所不用其極的「追蹤報導」與「深入剖析」,將極為嚴肅的公共議題變成了變色龍連續劇,更將許多與議題無關的人、事牽扯進來,徹底濫用了媒體公器。媒觀對這種混淆公私領域,傷害無辜者的「媒體暴力」表達強烈譴責。

媒體除了針對案件多加揣測之外,由於趙建銘被收押,媒體連土城看守所的例行身體檢查也視為頭條大事,以鉅細靡遺的描述方式公開羞辱當事人,此般只為了吸引注意力而模糊議題焦點、逕行人身攻擊的報導方式實屬不當。另外,趙先生幼子在上幼稚園途中遭到媒體圍堵的蠻橫報導更是令人匪夷所思,不論報導播出與否,這種貼身採訪已嚴重侵犯人權,更遑論趙先生幼子僅是位幼稚園學童,如何能成為媒體的消息來源?

此外,眾多媒體揣測也接二連三爆發,其中許多與公共利益無關,而媒體記者一窩蜂地追逐特定議題,更代表著其他更重大的議題被八卦口水掩蓋。媒觀呼籲各家媒體應當嚴守分際,以實事求是的態度進行報導,切勿再以媒體暴力侵擾無辜。


延伸閱讀:
中天拿小翊安拚獨家 被批無恥
趙建銘新聞戰 記者跑到氣喘發作

這是怎樣?

| 4 Comments

Taiwan-Linux 促進會

可供下載的文件檔案用的都是微軟的格式....

從這篇看來的:
沒見過壞人嗎? » Blog Archive » Linux促進會的人用M$ Office啊

話說我重灌電腦之後用Open Office 2.02,給我一種難以言喻的自由感....

怎麼改變誘使人腐化的制度?

| 2 Comments

其實我常常被人家質疑:「你以後會不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上面的「他們」就是我時常在批評的媒體,而我大概註定要吃媒體這行飯了,所以就算沒有人問,我自己也會思考這個問題。

批評媒體常常可以見到一個固定的路徑:批評內容--批評記者--批評編輯--批評媒體頂頭上司--批評制度--批評結構--批評意識形態--批評生產方式(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

批評內容、記者、編輯算是輕鬆的了,反正從釘錯字到罵腦殘,大部分人都可以隨手捻來、毫不費力;批評到媒體高層上司、或是制度結構的時候,絕大部分的人就會累了,感到無力了,因為這結構好像就定在那了,而我們「永遠」都會選出一些完全不在乎人民聲音的民意代表和政府,這怎能不叫人心酸!只剩下少部份人「希望」實施釜底抽薪的改革,而更少部份的人會真正去作、去參與。

但是批評到意識形態或是生產方式的時候大家興致又來了,因為早就知道這絕對改變不了,所以可以天馬行空、大肆批評,反正就到了「我知道你不會同意我,也不會被我說服,但是我就是要講!」的境界。

不管左派右派自由派管制派消費者派公民派還是像我這種騎牆派,其實大家都想改變制度和結構,但是有甚麼制度真的變了嗎?

異鄉人:不想長螞蟻, 就不要把糖放在地板上
意識型態咖啡:【看到新聞,聯想舊文】改變誘使人腐化的制度吧!

[GVO]南亞:同性戀與伊斯蘭

| 5 Comments

要如何將「性」安置在信仰這個更大的框架之下?Morofilm指出一部名為「阿拉之名」的電影,「同志穆斯林導演Parvez Sharma以前所未見的貼近與深度,揭露了身為男同志、女同志、雙性戀、以及跨性人的穆斯林教徒的生活,他並前往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伊拉克、巴基斯坦、埃及、以及孟加拉這幾個一向對此議題保持緘默的國家探訪,另外,影片中也呈現了土耳其、法國、印度、南非、美國、以及英國等地的狀況。」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South Asia: Homosexuality and Islam

這部片應該會被禁的亂七八糟吧,我想。

淌混水?

| 5 Comments

MyShare開發網誌: 5.如何成為網摘師?

報名資格

一、擁有自己的Blog或網站,並有五篇以上完整、非流水帳的文章(Blog內容與你想經營的網摘主題可完全無關)。

二、且使用智邦生活館MyShare一個月以上,已蒐集三十則以上與設定主題相關的網摘。(我還沒達到,所以一個月以後再說)

報名方式

一、如果你符合以上兩個條件,只要寫信至 blog@corp.url.com.tw 索取報名表即可。

二、進行審核後,通過者會有專人與你溝通網摘進行方式,而未通過者亦會mail通知。

---------------------------------------------------------------------------------

為什麼我要成為網摘師?因為我要成為傳播者,就那麼簡單。

如果我不幸拿到薪水的話,我會拿來資助Bigsound轉型。

不過不管怎樣,Bigsound都已經準備要轉型了,站長fuzzydoggie和我討論過他想把Bigsound做出規模的遠大抱負,我非常贊成。因此在此也順便號召所有對獨立音樂、媒體、科技、網路、社會文化等面向有書寫衝動的準blogger或現役blogger加入Bigsound的行列,即日起開放五個名額,未來會持續開放(前提是要先有五個人願意加入XD)。

加入Bigsound有甚麼好處?老實說,沒什麼特別好處,不過也不會有甚麼壞處。總之Bigsound不會寄垃圾郵件給你,也不會在你的blog上插入廣告,也不會幫你設計好一大堆版型(能力有限)。

有意者請email給我,註明您關注而且想寫的議題,如果您原本就有網路書寫習慣,請順便附上您的blog、新聞台、個人網頁、或是其他網路上的作品。我的email是:rworkingman@gmail.com

這也算是趙建銘的blog...

| 3 Comments

蘋果日報blog特地為台開案開了一個官方部落格,內容其實...就是把蘋果對此事件的報導原封不動複製貼上blog。

國外媒體透過部落格的快速即時更新方式來報導特定突發重大事件的例子很多,台灣先前只有TVBS的popblog曾經試圖用blog來報導縣市長選舉,不過只有試圖而已,因為該部落格完全沒有任何有意義的內容...

所以就我來看,蘋果這麼做的意義也不大,和其他電子報的新聞專題一樣,總之把新聞集中在一起,依逆時序排列,方便閱讀就是了。

蘋果Blog:台開內線交易案

蘋果特地替趙建銘做了一個很醜的banner,算是最用心的部份了。

趙建銘台開案

看圖說故事第二輯

| 2 Comments

CIMG3236
上禮拜去士林夜市看到的店。

CIMG3243
票都拿了可是去不成的演唱會

CIMG3241
這張是學校側門外面的招牌,我怎麼看怎麼有趣...

「南迴鐵路火車出軌事件」原本是與民眾生活、社會安全高度相關的公安議題,卻因為各家新聞台競爭收視率,搞成荒謬鬧劇,不但模糊新聞焦點、浪費社會成本、侵犯隱私,並且強迫觀眾收視、排擠其它重要新聞。同時,此種「看圖說故事」、「作文比賽」的報導方式,造成觀眾收視群益受到影響,各種明示、暗示李泰安涉案的臆測式報導形同媒體審判,影響檢調辦案與社會觀感,基層媒體工作的工作尊嚴也受到上級長官的踐踏。

許多媒體為求收視率,派出3-4組記者駐守於李泰安家,不但與李泰安家人關係密切,甚至充導起「指導員」,甚至要求李泰安配合新聞需要演出,貼身式的報導,不僅瑣碎化、個人化、英雄化,也侵犯相關人員的隱私。

此外,本會也接到許多基層媒體工作者的投訴,指出媒體主管枉顧新聞專業,要求基層記者進行「個人化」、「臆測式」的報導,並在毫無具體事證的狀況下進行新聞分析,甚至誇大記者原有報導。面對上級長官壓力下,媒體工作者被迫昧於專業,並且身心俱疲。

對於「鐵路怪客」連續劇式的荒謬報導及相關現象,「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提出五點呼籲:

1.媒體應立即停止「鐵路怪客」連續式的荒謬報導,勿將重大公安事件報導瑣碎化、個人化、英雄化描述,將南迴鐵路意外新聞報導正常化,回歸公共安全討論。

2.「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商業同業公會」應落實該公會訂定之「衛星電視新聞頻道自律公約」,不應說一套、作一套,踐踏自律承諾,欺騙社會大眾及主管機關,否則將引起社會強烈反彈。

3.本會建議基層記者勇敢拒絕「鐵路怪客」連續劇式的荒謬報導,不再忍氣吞聲,地找回新聞工作的尊嚴。

4.檢警應依「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偵查刑事案件新聞處理注意要點」統一發言窗口,嚴守偵察不公開原則,並對媒體錯誤報導應予更正,以免影響視聽。

5.觀眾不要忽略自己的傳播權益,除了拒看此類新聞,亦可以更積極地表達不滿,要求改進,也可以向「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申訴,本會會以正式公文行文媒體及主管機關。
媒觀網站:http://www.mediawatch.org.tw


附件一

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偵查刑事案件新聞處理注意要點(摘要)
民國九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 公(發)布

一、為期偵查刑事案件慎重處理新聞,以符合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原則,避免發言不當,並兼顧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及相關人士之隱私與名譽,以便利媒體之采訪,特訂定本要點。

二、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應指定新聞發言人並設新聞發布室,與偵查案件有關之新聞統一由發言人或其代理人於新聞發布室發布。
檢警調人員除經機關首長指定為發言人或有本要點第五點第二項之情形者外,對偵查中之案件,不得透漏或發布新聞。
各機關應設置記者休息室或適當處所作為媒體採訪地點,媒體採訪時以電話聯絡發言人到記者休息室或適當處所為之。採訪時間,每日宜分上、下午各一次,確實時間由機關首長斟酌實際情況自行決定。

附件二
衛星電視新聞頻道自律公約(摘錄)
(按:本公約由係由「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商業同業公會」訂定,「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商業同業公會」由由東森、三立、八大、年代、中天等34家公司、72個頻道同成立,下設「新聞自律委員會」…..)

二、力求精確查證、追求事實、完整平衡、尊重多元,不偏、不盲的專業原則,來處理及呈現新聞資訊。

四、尊重人權,不以暴力、低俗、煽情等譁眾取寵的手段來呈現資訊。

五、尊重隱私權,凡屬非關公眾利益的私人領域事件,避免報導。

八、犯罪新聞的報導,應謹守社會教化意義,儘量避免描述犯罪細節,並不可過於煽情誇大,審慎考慮對社會風氣之影響。對於性犯罪新聞報導,不得以戲劇、動畫方式呈現。

九、凡以非常方法取得新聞資訊時,必須考量社會公益及新聞倫理;另亦應避免以戲劇、動畫等非現場實況之手法呈現新聞資訊,如確有必要,應明確告知觀眾。

---------------------------------------------------------------------------

我同意這次媒觀動作太慢,記者會開的太晚,但是我也必須要說:台灣媒體動作太快了....

montenegro

上週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國之一(人口約六十多萬)的蒙特內哥羅,在獨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點四的票數比例決定邁向獨立--在投票率極高的情況下,雙方差距僅百分之零點四。

以下是一些部落客針對五月21日公投結果的反應。

一把歐元的Doug Muir指出這次公投過程算是平和--「以巴爾幹的標準來看」--但是雙方陣營領導份子的動機與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部落格的老讀者都知道我對蒙特內哥羅總理久卡諾維其的看法;我認為他是個沒道德的投機份子,鼓吹獨立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繼續掌權。然而,統派的反對黨也不是甚麼勇敢的民主派;他們被塞爾維亞的國族主義者給支配了,其中許多人都曾經和米洛塞維奇一起出遊過。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後的文章這麼開頭:
看樣子歐洲要有個新國家了。
他繼續敘述塞爾維亞今年將要面臨的重大衝擊(不只一個):
這對總理科什圖尼察來說是個重大打擊。他極力反對公投,連模糊的惡意威脅都使了出來,像是如果公投通過,那他的政府會對蒙特內哥羅怎樣怎樣之類的。但現在公投已經通過,儘管蒙特內哥羅的分離事實上沒有甚麼大影響--這兩個國家早就分離好一陣子了--但在心理層面上,這是個衝擊。
Belgrade 部落格的 Viktor不認為短期內會有甚麼重大改變--不管蒙特內哥羅獨立與否:
如果蒙特內哥羅成為獨立國家--塞爾維亞也會成為獨立國家,而我們都將回家過我們自己的生活。如果我們維持統一,那情況就和以前一樣,我們還是回家去過自己的生活。

想一想,這其實是個雙贏的情況。我們應該常常辦公投才對。

總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內哥羅人民好運,要冷靜、有智慧、而且別惹上麻煩,不管你選擇甚麼,我都為你祝賀--因為不管怎樣都不會有甚麼改變。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結果之一也是塞爾維亞將面臨的獨立--他對此樂觀以待:
...老實說,我真的很高興他們獨立了。現在起,塞爾維亞終於再次是個獨立的國家了,經過那麼多年,天知道中間有多少個聯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樣,我祝福蒙特內哥羅,我更祝福塞爾維亞。這兩個國家一直以來都有(某種)聯繫,我相信未來也將如此。而且,或許在五年之內,我們都會進入歐洲聯盟,所以到最後還是老樣子。或許我能拿到兩本護照(事實上兩國可能更快加入歐盟),因為我媽來自蒙特內哥羅!
他唯一關切的是科索沃:
這整件事當中令人煩惱的就是科索沃將自蒙特內哥羅的獨立中獲得最大好處,因為有關科索沃的獨立公投已經討論許久。很不幸地,這是個壞消息。
跨大西洋議會部落格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個面向常常在主流媒體中被混淆--「族群差異的幻象」:
...外國記者掉入了陷阱,以為蒙特內哥羅的政治分歧是因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為觀察家在蒙特內哥羅待了很長一陣子,她希望分離不會使得賽爾維雅人與蒙特內哥羅人反目成仇。她批評蒙特內哥羅執政黨在票數粗略估計都還不清楚時就開始慶祝--並解釋為什麼她在獨立議題上維持中立:
我不願意對這件事發表意見,因為我認識兩方陣營的許多人--支持獨立的蒙特內哥羅人以及反對者,瞭解蒙特內哥羅人為什麼要獨立的塞爾維亞人以及不瞭解者。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個問題,所以我只能誠實說,我對於那個決定比較好沒有意見,因為我能理解大多數人說法中的邏輯。
Pustolovina:塞爾維亞歷險記 的Rachel有強烈的意見:她反對蒙特內哥羅的獨立--原因是:
我在這裡唯一愛喝的啤酒是蒙特內哥羅產的。為了這自私、瘋狂的原因,我希望兩國能維持統一。是的,我很沒說服力,我對廣大人民自決的意見僅取決於我對好啤酒的需求。
一位回應者--Rachel的「來自貝爾格雷得的迷」--這麼說:
別擔心,所有的事情都沒改變。「Niksicko 」啤酒也是。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Montenegro: 「It Looks Like Europe Has a New Country」

我覺得我好像在翻台灣的新聞。

廢話連三篇

| 7 Comments

為了避免罄竹難書,所以把許多沒有意義的廢話集中在這一篇裡頭一起講好了。

爭議真義

首先我想包括獨眼龍在內的大家都知道,中部縣市的資優班考試和所謂的資優教育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假資優生集中編班之名行能力分班之實,所以真正的問題有三個:第一,為什麼家長們熱愛能力分班?第二,為什麼學校可以繼續能力分班?第三,特殊生與特殊教育的未來。

第一個問題實在太難回答了,一來我還沒成為家長,二來我也已經不是國中生了,但是以我好幾年前在A段班臥底的經驗來看,能力分班只對A段班中前百分之十的學生有部份益處,其他益處很微弱;而對放牛班或是B段班的學生來說,如果學校真的放牛吃草、老師不認真、校方也不給予其他職業與專業學科訓練指導,那等於葬送絕大部分學生的可能發展。

能力分班其實也代表學校明目張膽地分配「資源」給特定學生,然而這資源未必有助於學生的學習。絕大部分的「資源」其實就是老師或校方透過向家長額外收費而開設的第八堂課、第九堂課、第十堂課、周六日輔導、考卷、測驗、講義、A4影印紙....有甚麼辦法呢?因為我們的學測就是這樣死板、這麼僵化、永遠在那裡選擇是非連連看,箝制了所有現任以及未來家長、老師的想像。

第二,教育部早就禁止能力分班了,但這就像是不准人用嘴直接喝水一樣,水就只有一杯,不偷拿吸管來喝的就等著渴死。我們當然可以怪教育部督察不力,怪地方選出的民意代表偷雞摸狗、更可以怪校方居心叵測,但是問題根源還是在,那就是爛的考試領導糟糕的教學、更糟糕的資源分配,我們需要能啟迪心靈的考試,而非讓人人都染上密閉考試恐懼症。

第三,特殊生(包括智優與智障)與特殊教育的卻不應該混在一缸子裡討論,這是個更為複雜的議題。我個人贊成對特殊生實施分班教育,但是要先搞清楚資優優在哪,資弱又怎麼弱了,美術資優可能是數學資弱,體育資優可能是語文資弱。我讀國中的時候知道有個B段班的學生數學成績超好,但是他就只有數學好,其他都是零分邊緣,所以他只好一直待在B段班,偶爾和同學出去飆車、吸強力膠...現在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白話文言

白話文與文言文的爭議好像變成中國文化與台灣文化(特別是福佬文化)之間的爭議,這是意想得到的發展,卻也是議題死亡的開始。

所謂的白話文與文言文統統都是中國文化,所以根本沒有甚麼好爭論的,不管教科書或是課堂時段教了多少比例的白話文或多少比例的文言文,統統都是教中國文化,所以也不存在某些人認為教育部透過課程設計暗地裡搞去中國化的問題。

知識與權力之間的糾葛在兩方人馬的對抗中顯得再露骨不過了。但是所謂搶救國語文的論述都絲毫沒有被搶救者的觀點,我只見一群人說:「搶救他!」,另一群人說:「不需要!」,至於被搶救者則沒有人願意聽聽他們的意見。

現在學生的國語文能力退步了嗎?若以舊標準來看,我認為是退步了,但是這標準哪來的?而且退步的原因難道就真的只是因為課程時數減少、文言文比例下降嗎?我非常懷疑這不過又是專家學者心中的第三人效果作祟。

親燭男舒

說到亂用成語,如果我不站出來自首大概不行--我的部落格「龜趣來嘻」就改自於「歸去來兮」。

我認為陳水扁沒打算替「罄竹難書」做出新解,也沒那個本事懂得舊解,所以我相信他真的是搞錯了,但是這又代表甚麼呢?這不過就是說錯而已啊,值得媒體立委這麼大驚小怪嗎?為什麼政客和媒體可以那麼的懶惰、那麼的失職、那麼的下賤?這是一條值得追的新聞嗎?這是甚麼值得質詢的發言嗎?這跟民生有啥相關了?這根本只適合放在Youtube上大家笑一笑而已!或是放上偽基百科作個新詞條罷了。

陳水扁的總統府和杜正勝的教育部幹了那麼多嚴重的錯事,我們的媒體和立委卻對他們講錯話比較有興趣,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他們要如此的藐視他們的觀眾和選民?把我們當作白痴耍很有趣嗎?陳水扁當志工撿垃圾,媒體應該去釘他的環保政策和政績啊!杜正勝上台接受質詢,立委應該問問教育商品化和公共化的利弊、或是體育教練的待遇問題啊!當我們的政客和媒體只剩下抓語病和搶鏡頭的功能時,我只能在這裡罵髒話。

政客與媒體除了藉由相互嘲弄來嘲弄我們以外,到底還剩下甚麼?


誰的罄竹難書?還我語文詮釋權
曾韋禎的部落格:政治需要多一點幽默感
我同意陳保源先生的迴響。

譯者:FoolFitz@天生反骨

非洲部落圈:從非洲之角到蘇丹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ps. 請問一下:yam blog在牆外還是牆內?

[GVO]加勒比海:西印第安人的國歌?

| No Comments

Kyk-Over-Al鍊結到了圭亞那Stabroek新聞的一篇專欄,上頭批評最近CARICOM(加勒比人社群)採用的新西印第安人國歌,加勒比節奏部落格詢問讀者們認為加勒比海的領導人該用甚麼方式選出一首適當的國歌。「透過競賽、向加勒比海區域最棒的作曲家與音樂家邀曲?或著有現成的歌曲或音樂本身就具有足夠的意義,能被當作這個區域的國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aribbean: A West Indian anthem?

我討厭一切和國家有關的象徵事物...但是如果要換國歌,直接換成國旗歌比較省事。

[空想公民新聞系列]問、搗、遊

| 2 Comments

公民新聞三部曲:

第一部:問--to the people

陳豐偉的 Xoops 愛玩站 - 運豬人:100 blog 的串聯 - [雜文] - 文章分類

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台灣網友不太願意寫「採訪報導」?公民新聞喊了那麼久,我看發言討論公民新聞的人數,比起持續寫「採訪報導」的人,至少多上10倍(好 像還不只)。廣義的公民新聞,自然也包括寫哪家美食好吃等對生活大小事的報導在內,但絕大多數的網路報導,並不是「採訪報導」(當然,更不用說罕見的「調查報導」)。
第二部:搗--to the matter

遊走…觀察…紀錄…:2006年貢寮海洋音樂祭爭議


第三部:遊--to the place

漂浪。島嶼--munch:★旗山老車站的長嘆★


至於我,還在空想。

ETtoday與bloguide搭上線

| 12 Comments

ETtoday 和 bloguide五天前(5/16)改版了:

這次改版的大重點之一正是與bloguide的結合,從首面到焦點版,甚至到內面的新聞版裡,都可以看到bloguide的文章,
我覺得bloguide這一步做的很好,因為這麼一來,新聞報導和blogger的意見就會並列,blogger補強、修正、批評、以及替代新聞的可能性就更高了--而ETtoday的新聞特別需要被替代或批評。

中時與聯合都有類似的作法,但是能上電子報首頁的部落格文章依舊來自報社內部的編輯-主筆-記者部落格,所以革命性...並不高;雖然即時性與互動性提昇了,編輯-主筆-記者部落客也更能暢所欲言,但內容不太可能超越他們「自覺或不自覺中對自我的設限」。相較之下,ETtoday能夠無歧視地聯播bloguide內部的blogger,不管是少數的體制內人員生產的文章或是佔大多數的外部寫手的貢獻。

根據bloguide部落小工,聯播憑靠的標準應該是blogger對自己文章的「分類」,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檢核機制,所以部落小工才得拜託大家要仔細設定分類、不要藉機打廣告...目前看來成效不彰。

如果有人鑽漏洞(馬里亞那海溝那麼大的漏洞...),那大概也只能靠傳說中的「工人智慧」來解決吧!與其如此,我會建議納入標籤與評鑑機制,讓其他讀者負起編輯的責任,決定哪些文章屬於哪個新聞類別,而哪篇文章可以出現在最上端;bloguide本來就有評鑑機制(推薦本文),但是此功能好像沒有結合進這次的改版當中。

國外的新聞網站(例如WSP)大多與Technorati之類的網站合作來完成類似的整合,不過會ping Technorati的中文blog少之又少,bloguide應該也沒有打算(或是想到)與Technorati合作。

如果主流媒體想吞噬blog的光明,那就讓他們吞個過癮,因為blogger已經超越超級賽亞人了,讓主流媒體吸到爆炸吧!
(有人知道我在講哪一回嗎?)

ps. 我比較期待Yahoo或是Yam之類的入口網站新聞版面來作這件事,因為他們更沒有媒體門戶之間的包袱,可以容納所有blogger的意見,另外應該也比較有技術思考。當然,如果要整合就整合整個中文blogosphere,不要小家子氣地把整合目標僅限於yahoo blog或是yam blog才好。

Bloguide 部落指南 - ETtoday 部落格--部落工房:當ETtoday接上bloguide

妳好,我的興趣是看書和聽音樂

| 5 Comments

圖騰樂團
總算入手。

挑戰者
我以後每一期都會買。

譯者:PipperL@終極邊疆

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在說些什麼 — 觀光事業和淘金

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們常常思量:什麼型態的經濟發展,對於提升這個國家的人民整體狀態是最好的。已經有共識指出觀光事業不錯,但是哪種觀光事業比較好? Hunnapuh 檢視了薩爾瓦多國土面積小所帶來的優勢 — 人們可以在短短幾個小時從涼爽的山頂雨林到陽光海灘和海鮮晚餐。他發現對觀光事業的成長而言,最大的障礙在於實際上及感覺上的暴力犯罪率。觀光客因此卻步,即使犯罪和幫派主要局限在部份地區。

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們喜歡「咖啡觀光」這個主意。 El Visitador,討論了這種觀光事業的可能性,包括薩爾瓦多的咖啡工業和薩爾瓦多美食家咖啡(gourmet coffee) 的種植、採收和烘培過程。他評論最近一篇由得獎咖啡家 Jim Seven 寫的部落格文章,該文章描述 Jim 最近的薩爾瓦多咖啡莊園之旅。Hunnapuh 同意且描述了一家位於聖薩爾瓦多火山斜坡上的 咖啡專門餐廳 ,作為此一可能性的範例。

不同於被廣為支持的觀光事業,淘金在薩爾瓦多部落客們和在部落格上發表迴響的人們間產生了深刻的歧異。隨著黃金價格的攀升,加拿大礦業公司正積極地探勘薩爾瓦多可能的礦脈。El Visitador 慶賀這種一個礦可以製造 340 個工作機會 的探勘行動。Tim 認同這種帶來工作機會的好處,但是質疑 是否薩爾瓦多可以節制這些礦業公司,避免環境的衰退及保障勞工權益。Hunnapuh 斷然反對 薩爾瓦多淘金產業的擴張,並指出其他開發中國家礦業的骯髒歷史。

那些容易被冒犯的人們將不會喜歡 El Trompudo 這個西班牙語部落格。一個對 El Trompudo 的 死亡威脅 被部落客們當作是榮譽的象徵(badge of honor). El Trompudo的 激烈文章 抨擊這些薩爾瓦多的當權者為 “grand sons-of-bitches”。在死亡威脅之後,El Trompudo  收到了成打的支持留言,還有來自 Hunnapuh 及其他人的同仇敵愾。

El Trompudo 的風格與另一部落客 Meg 的閒散形成強烈的對比。Meg 是一個薩爾瓦多非政府組織的志工。本週她描述了薩爾瓦多的女性地位的貧乏。她發現貧窮的掙扎和單親媽媽的身份常 驅策有能力的女性 成為強勢的角色。 “這些能照料好每個小孩(不論什麼年紀)且跟上男性腳步的女人"。一個特別的母親節快樂(薩爾瓦多的五月10日) 獻給所有的這些女性。

Meg 也寫了關於週日在聖薩爾瓦多大教堂舉行的 兩個天主教彌撒。在樓上正式的教會中,會舉辦傳統的天主教階級彌撒。但是每週日同樣的,在位於樓下,被刺殺的Oscar Romero大主教墓塜處,也有一場彌撒。Meg寫說,這是讓San Salvador低下窮人可以參加的彌撒。同樣在本週出現的,是一個為了薩爾瓦多所愛的 Romero ,專注於遵循天主教超凡成聖迂迴曲折過程的 新部落格(譯註:此連結似乎有誤?)。

檔案不備份,當有餘辜!

根據國安局不具名高層表示,嘉義縣民雄鄉某國立大學研究生鄭同學疑似因電腦鄭氏小強嚴重故障,導致C碟資料損毀,無法開機,而在一時情急之下決定重灌電腦作業系統,整夜未眠。

由於鄭同學如今正處於趕論文的水深火熱階段,因此電腦中儲存大量研究相關資料、文獻、訪談錄音與訪談稿。但根據記者調查的結果,除了進行中的論文本文有備份以外,其他資料都在這次的災害中「付之一炬」,鄭同學整晚未眠,汗水與淚水讓他的房間成為名符其實的「水鄉澤國」。

「我只是想重新安裝sp2,誰料得到會這樣?」鄭同學憤愾不平地表示,「這還有天理嗎?難道這是每台xp電腦都會犯的錯嗎?帳單門先生!」鄭同學表示,他不排除提出國賠申請,並保留對米國總統與7788的法律追訴權。

學者意見大不同

「我覺得,反正都沒辦法順利兩年畢業了,那就放寬心吧!」鄭同學的指導教授簡小妙指出,「而且他動作很慢,應該還沒訪談到幾個人,損失不算大啦!」不過她也表示,寫論文資料備份的確很重要,之前她也有同儕由於電腦故障,資料又備份不全,而面臨研討會論文趕不出來的窘境。

世新大學管中祥助理教授則表示,鄭同學平常荒淫無度...不...是枕戈待旦,熱衷於網路發表與寫作,如今遭逢此般不幸,他也表示遺憾,但仍強調:「電子報還是要記得準時發,不要每次都要我催。」

哈佛法學院教授勞倫斯拉稀個也表達了他的看法,他認為編碼就是法律,而不懂電腦又愛亂改系統設定的鄭同學可以說是嚴重違法,對此鄭同學稍早則做出回應:「關你屁事!」

疑點重重,有待水落石出

目前嘉義縣檢警已經展開調查,針對鄭氏小強的屍體進行解剖,發現主機板內竟然沒有蛇毒與針孔殘留,而且鄭同學竟然沒有替鄭氏小強投保鉅額保險,實教人感到不可思議,因此不排除鎖定鄭同學凌晨看過的影片內容進行採樣,對此,鄭同學不滿地表示:「最好是看A片會當機當成這樣啦!」

[轉載]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 3 Comments

以下轉載文章來自:

陳豐偉的 Xoops 愛玩站 - 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 1

晚上九點,巡視過住宿的十五位孩子、簽完十五本家庭聯絡簿,南投縣草屯國中專任柔道教練李松鑫得強迫自己入睡。凌晨十二點起,他必須不斷咀嚼口香糖,維持四小時的清醒,好把名間屠宰場的豬隻送往南投、彰化的數十家肉攤。

凌晨,我跟在運豬車後面。成人大小、去掉內臟的豬隻雙腳舉起,吊掛在卡車上,隨著卡車轉彎的旋律搖晃,微微顫動。陰暗的夜裡,露出脊骨的開腹豬肉波浪般抖動,竟有種無法言喻的美感。李松鑫花了一小時將數十頭成豬吊掛在卡車裡,然後每運送到一個攤位,他就要扛著八十公斤重的豬屍體,像過肩摔一樣——但輕輕的——將豬放在攤位上,從名間、草屯一路送到彰化芬園。

民國九十三年七月,擅長角力、柔道的體育老師林靜妙來到草屯國中,發現李松鑫精神、體力長期透支的狀況,主動提出由她負責晨間訓練,李松鑫才有機會回家好好睡一覺。之前,他把卡車停好,回家小睡,六點半還得到學校的道場督促學生。為何如此辛苦,還要在外兼差?因為,他的柔道班學生三分之二來自山區的原住民家庭,多數家境貧寒,學校能提供的資源有限,學費、住宿費、比賽費用,常要靠教練張羅、代墊。更不用說,李松鑫也有兩位成長中的小孩,而專任教練的薪水,一個月實領不到三萬元。



■ 2

問李松鑫為什麼能在艱辛的環境中持續付出十一年?木訥的他簡單地說,民國八十四年,草屯國小體育組長希望成立提倡武德的體育團隊,於是找練過柔道、正在餐廳當廚師的他來當教練。李松鑫利用餐廳下午休息的空檔教課,草屯國小柔道隊很快就得到獎牌,打出名號,草屯國中便成立柔道隊來銜接。五年前,縣政府發現李松鑫的學生成績很好,聘請他擔任專任教練,於是李松鑫辭去廚師工作。可是,專任教練的薪水比廚師少,李松鑫只好再找一個晚上兼差的工作。
 
曾經有撐不下去的念頭嗎?李松鑫說,九二一之後,有一段時間他很想放棄,可是想到當初對朋友的承諾,他又咬著牙堅持下去。許多對學科缺乏興趣、活力十足、難以規範的學生,在體育團隊中可以培養團隊合作的人生觀、建立自我認同的目標。從國小就開始練柔道的李松鑫清楚地瞭解這點,所以不肯放棄。尤其,他協助的對象,還是最弱勢的原住民小孩。



■ 3

「小孩進柔道隊後,比以前更懂事、更守規矩,也更能獨立生活。」在家庭訪問時,新鄉部落的家長肯定李教練。「小孩到山下後才知道世界有多廣大,自己以後要跟誰競爭。如果直接送到山下很容易學壞,到柔道隊有教練幫忙管理,我們都很放心。」

但,當初為什麼要送小孩進柔道隊?家長不約而同地說:「我們念不起私立的學校,要跟平地人拼功課沒什麼希望,練柔道可以讓小孩進公立高中,也許以後還有機會當警察、當老師。」

如同多數山區原住民的命運,新鄉部落的產業模式是:把土地租給漢人,租期數年,先拿幾十萬。幾十萬蓋個房子就沒了,然後原住民要到自己的土地上當臨時工。

臨時工工資不高,也不是天天有工作做,一下雨就沒有工錢拿,收入很不穩定。原住民的小孩很努力,週末回家還要幫忙田裡的工作。可是,城鄉差距加上文化差異,讓山區原住民小孩進入都市,學業上幾乎都是輸家。這時,練好體育,是他們所能想到最穩健的一條路。

兩年前,新鄉部落八名國小六年級女生,彼此約好一起到草屯投奔李松鑫。才十二歲的小女生,就要離開媽媽,自己洗衣服、自己吃飯,一星期只能回家一次。每天晚上,小女生都要哭著打電話回家,一回家就捨不得離開、晚上一定要抱著媽媽一起睡,一定要拖到星期一一大早才趕回學校。媽媽到學校參觀,看到女兒被大力地摔在墊子上,常會難過地衝到外面大哭。可是,為了前途,小女生也只能忍住眼淚,繼續打拼。

這不是李松鑫一個人的英雄故事。這是一整個部落的下一代,為了在漢人制訂的遊戲規則裡有更好的生存空間,忍痛和家人分離、忍受長年辛苦的訓練,只為了和宿命挑戰的故事。



■ 4

「我一度也幾乎撐不下去、很想離開,可是當我拿到全中運第一名,我對自己開始有信心,也知道未來要做什麼。」一位十四歲的女生,早熟地說出她對柔道隊的想法。
 
強調武德訓練的運動競技,如果遇到重視身教、言教的好教練,所能提供的不只是運動技巧,還包括生活管理、品行教育,以及自尊自信的建立。從國姓國中空手道班、草屯國中柔道隊,再再說明,對於城鄉差距、文化差異、破碎家庭、中輟生等引發的青少年教育問題,運動競技團隊是一帖良藥。

類似的報導見報時,總能引起讀者共鳴。問題是,制度問題如果不解決,像李松鑫這樣不擅言詞、不懂得經營社會關係的教練,就只能不斷犧牲自己的健康與家庭生活,來彌補社會福利殘缺的破洞。

比如說,草屯國中一年的體育活動經費只有二十萬,要支撐四支運動團隊。筆者採訪當天,李教練正進行內部選拔賽,因為學校經費不足,只能讓七位同學參加比賽,其他學生因此失去在正式競賽中學習的機會。

比如說,柔道隊可以申請課輔經費,請老師晚上帶晚自習時間。可是,所有學生混在一起上課,年級、程度不一,讓授課老師難以因材施教。如果要一次找三位老師來授課,就得自行尋找財源。

比如說,草屯國中體育代課老師曾伯朗,學生時代多次為南投縣爭取榮耀,也曾擔任國手。現在他投入許多課餘時間協助李教練帶柔道班學生,包括早上六點半監督晨操,一起帶隊訓練,學生生病時協助就醫。但,因為學科成績不佳,曾伯朗可能永遠沒有機會轉為正式教職。

林靜妙老師感慨地說:「像我們體育科班出身的老師,從國中時代就開始不眠不休的練習,在學科上很難跟考試進來的體育老師競爭。我們最瞭解體育學生,也願意投入時間帶訓練,可是我們很難得到制度的肯定。」

有位原住民學生出身破碎家庭,曾因躁鬱症發作,媽媽還打電話找李松鑫從草屯趕到埔里,在馬路上把發狂的學生帶回療養院住院。好的教練付出的關懷常比學校老師還多,甚至學生繳不出學費,還會有編制內老師請教練幫忙。可是李松鑫永遠只能領取比照工友的專任教練薪水。

是怎麼樣的制度、怎麼樣的社會,讓李松鑫三更半夜還要運送豬肉、打工來幫助他的原住民學生?

國姓空手道班的廖德蘭教練說:「原住民學生是最艱難、最難處理的部分,連我們都是現在站穩腳步後,才開始思考要收原住民學生。李教練一開始就針對最困難的事情來做,所以他遇到的挑戰也最大。」

經由國姓空手道班黃泰吉、廖德蘭教練的推薦,我才知道李松鑫。近身採訪李松鑫36小時後,我認為,我們這社會深深地虧欠李松鑫一份很大的人情。

■ 5

我們能怎麼做?

如果你有自己的 blog 或個人新聞台,請你轉載這篇文章所有圖文,但請記得加上回到原始網頁的連結,讓網友能追蹤進一步消息。也歡迎你在邊欄加上本次活動貼紙。

希望你能寫信、傳訊息給你的朋友,請他們在部落格、新聞台、BBS上轉載這篇文章、加上活動貼紙。

你可以寫信給媒體朋友,請他們深入報導李松鑫的故事,以及背後所反應的種種社會問題。

慈善、宗教團體可捐款給草屯國中,增加草屯國中對原住民學生、弱勢家庭的補助款。

企業界人士請考慮長期支付李松鑫教練薪水,讓他無後顧之憂,可辭去凌晨運送豬肉的工作。

學生團隊、社會志工團體如願意組織平日或寒暑假課輔團,可聯絡草屯國中林靜妙老師,增強柔道班原住民小孩的學科能力。

國姓空手道班黃泰吉教練等社會善心人士正在輔導李教練成立社團,等完成所有合法程序,擬好募款計畫後,才會正式對外募款。屆時,智邦生活館將會協助草屯國中柔道隊募款。

如果你還想幫什麼忙,請寫信到blog@corp.url.com.tw ,留下你的聯絡方式、blog 或個人新聞台網址。等李教練準備好接受社會大眾捐款,你一定能協助把訊息再次傳出去。
 
寫這篇文章,並不是想要快速募款。一年幾十萬,就可以大幅改善李教練的處境,募款難度不高。問題在於,我們需要讓更多人來瞭解、一起來關心運動團隊在教育體系裡的處境。李松鑫可能是這些專任教練裡最令人感動的故事,但還有許多運動教練,同樣透支自己的資源,有意或無意地輔導對學科缺乏興趣的青少年走上正途。

我們虧欠李松鑫。我們虧欠那些從小為國家榮譽努力、畢業後繼續培育學生的運動選手。我們虧欠那些因為漢人的強勢經濟力量不得不在自己土地上打零工的原住民。我們一定能做點什麼,來改變這個社會。

(感謝智邦生活館全力支援,以及國姓空手道班黃泰吉教練協助,我才能完成這篇文章)


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史上最差MV?

| 11 Comments

其實我覺得還不錯啊!

Bruna Little Surfer是她現在廣為人知的名稱。Rachel Pacheco,這位巴西的部落客,她把自己從事妓女工作的細節發表在她的線上日記裡,跟著集結成書,書名為「蠍子的甜蜜毒藥」(The Scorpion's Sweet Poison),她也因此成為名人。(葡萄牙文版本的PDF檔案在此)。近來,Larry Rother替紐約時報作的報導表示她的文章「顛覆了傳統,並且引爆了對於性價值與行為的熱烈激辯,這顯示出這國家並非如同世人一直以為的那般開放。」或許沒錯,許多其他當地的部落格也響應了此說法。但這只不過觸及到巴西國內對此議題所展開的對話的表層,忽略了更深層的意義。

「記著!巴西本身就是個充滿矛盾的國度:這是個滿佈虛偽信仰與天主教肖像研究的環境,伴隨著放蕩、囂張的淫窟、以及年輕人崇尚的『隨它去』心態。我期待Bruna的故事能引起眾人的興趣,不論是批評或是支持都好。她或許是巴西最後一個賦權、羞恥、與表彰的象徵。這是份偉大的著作!」
The Real Deal Sells: The Scorpion’s Sweet Poison - Lawyers and Business Executives in the News™

「據說紐約時報,目前世界上最為讀者所尊崇的報紙(至今),宣稱Bruna Surfistinha成為了巴西的『文化現象』。她的功勞大概是把一個國家叫醒,要人們辯論性行為議題,同時揭露這個社會並非像嘉年華會時所表現的那麼自由。他們跟著甚至把她叫做是『性學大師』!別再說些假道學的話了,拜託!這整件事已經扯太遠了。」
Brazilian program for export - Infoblog - Ana Maria Brambilla - Ibest
主流媒體強調「麻雀變鳳凰」的事蹟,而部落格圈內則提供了一些極為有趣的討論。例如 Pedro Doria 這位巴西的A-list部落客就讚美網路的力量讓先前一般人難以親近的議題如今能為多數人接觸--在這個案例中指的是裸露與性。他在自己的書中幫忙宣傳了Bruna,這本書書名為「Eu gosto de uma coisa errada‘」(我愛錯了),他在書中報導了許多人透過網路公開個人隱私與洩漏個人親密性關係而成名的案例。他對Bruna Surfistinha與「濫交者、窺淫癖、還有其他網路性革命的特徵」的描述都來自於他發表在「nomínimo」網站上的文章。Doria認為這將會帶來許多益處,因為道德隱喻使得過去要與年輕人談論性愉悅和其風險困難重重,而這些都將被去神秘化以及推廣真實對話的語言所取代。
「28號星期五,Bruna Little Surfer即將邁入21歲。她準備要退休了。她早已經打算好,從去年就開始存錢。她賣淫三年又十天。她和爸媽吵架離家的那天才17歲。她在聖保羅的一家私人俱樂部工作,度過了生日...我在 GPGuia 找到她,這是個線上論壇,顧客在那談論妓女的表現如何。Bruna是票選出的冠軍。顧客們談論的不是她的技巧高不高超。她實在是太甜美了。接著我找到她的部落格--這是巴西第一個由妓女所寫的部落格,而且她的自我表達能力真的很不賴。」
The Farewell of Bruna Surfistinha - nominimo

「一位名為Paula Lee的巴西妓女(24歲)登上了葡萄牙的報紙頭條,因為她的部落格包含了許多性愛故事,她稱其為性療法。把Paula Lee與Raquel Pacheco, 或 Bruna Little Surfer拿來比較是無法避免的。她替自己辯護時說道她跟隨著Bruna的部落格,在九月開始寫下第一篇性愛故事:『她非常勇敢而且堅毅,而她揭開賣淫世界的面紗具有偉大的價值,讓很多人看見他們原本以為根本不存在的人類另一面』」
Brazilian Erotic Blog Succeeds in Portugal - Terra
從巴西部落格的角度來看,Bruna是第一個跨越性疆界,嘗試線上社交互動的人。從論壇再到部落格,她成功地抓住了目標群眾的注意力(以及幻想),達到了她一開始的目標:替她的服務打廣告。事實是她真的很喜歡寫作,而且仔細地替她服務過的每個客人留下紀錄。當這些紀錄在部落格上發表之後,這種新型態的互動發展並擴張了與讀者間的親近性與讀者數量。接著Pedro Doria的書向更多人揭露了這新奇的故事,因此才讓她自己的書得以出版上市,並獲得驚人的銷售成績。接下來則是西班牙語版本上市與宣傳巡迴。現在她正快樂的和她的男友Pedro從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艾利斯前往烏拉圭的蒙特維多。
「我對蒙特維多印象不錯,但我不會住在那,因為:那裡沒有嘈雜的聲音和來自四方的壓力(stressing...怎麼翻?),和聖保羅不同。對於習慣聖保羅的瘋狂生活的我來說,要待在這麼一個乾淨又冷靜的城市是不可能的。但我打算再回到蒙特維多,為了去Punta Del Este(烏拉圭東南的海邊城市),待在Conrad的家並且去賭場賺一筆。在前往機場之前,我們照了一些照片,因為我將要成為烏拉圭知名雜誌的封面人物。」
The day - Bruna Little Surfer’s Diary

「我不會愚蠢到跟隨某些評論家所說的,認為這本書揭露了一位妓女的秘密生活,因為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根本沒有秘密可言。把虛偽放在一旁,我們才能面對此書中包含的真正秘密。Bruna的秘密和所有道德捍衛者一樣:事實就是在賣淫的背後,散發出秘密的氣息以吸引男性。這就是Bruna耍弄的矛盾,把選擇當妓女的閨女和選擇變回閨女的妓女對立起來。在所有拿身體做買賣的女孩裡頭都藏著令人陶醉的化學作用。」
What is behind Bruna Little Surfer? - Possentisson’s Blog
任何有關巴西社會文化的研究發想都得先上Orkut--Google的社交網站--去看看這個議題熱不熱門。七成的Orkut用戶都是巴西人,約有一千四百萬人。簡單的搜尋「surfistinha」,我們尋得228個社群,主要包括了:bruna surfistinha (19,452 成員);我讀bruna surfistinha’s 部落格 (2,221); bruna surfistinha與 pedro (2,136); bruna surfistinha過去的客人 (939); 受夠了bruna surfistinha我討厭bruna surfistinha (494); 支持bruna surfistinha 選總統 (263) and bruna surfistinha =壞榜樣 (55)。部落格間的對立清楚呈現,這很自然,也很必要,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當我們談論性的時候都是如此。部落客和社交網路用戶同樣地表達出讚賞與譴責的不同立場。「她或許很酷,但是她絕對不是個好榜樣。」
「我在Bruna Little Surfer的部落格上留下這段迴響:恭喜你,我原本不知道當個妓女能帶起那麼大的風波。真的...你在這人吃人,而且還吃錯人、吞噬一切價值的世界中得天獨厚。妳很美,但就如同所有其他骯髒污穢的人類一樣,妳作不正當的事情來牟利。請妳站在妳現在的位置想想,從妳所選擇的生活中學習,並且停止繼續當個壞榜樣,說妳就是想當個娼婦。眾人實在給了某人太多空間,而這人根本沒有甚麼值得拿來說嘴。」
Stop the world!! I want to step out - Débora Domingues - Blog

「沒錯,Bruna Little Surfer現在是本部落格的偶像。這個女孩憑著智慧賺錢成名。她自力更生,賣淫賺錢,而當她發現她能夠靠著販賣她自己的故事而成功時,她就毅然從之前的生活脫離,開始投資她的寫作事業。」
Bruna Surfistinha - Woman on the wheel
更有趣的是,她的故事告訴我們這整個世代一件事,那就是一個小小部落格與好的寫作技巧結合能夠做到些甚麼。當紐約時報和傳統地編輯作家武斷地決定文化和道德時,當學院份子針對Bruna Little Surfer與她亂糟糟的性行為寫出新的社會人類學論文時,孩子們學到了其他的東西。他們發現藉由網路和良好的寫作能力的傳播可以帶給他們成功的機會。正如我們期待的,孩子們更能了解Bruna Little Surfer現象背後的意涵。」
「我會一點一滴地紀錄下我的生命...就像寫一本我不停在寫的書。我不像Bruna Little Surfer一樣有那麼多瘋狂的冒險,但是有很多事情,直到今天,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順帶一提,既然說到了Little Surfer,我建議你們讀她的書...但別帶著有色的眼鏡,反而像個父親一樣,或像個預備中的父母親,去學著觀察與了解孩子...仔細地。」
Presentation and start of this blog - Neco’s Diary

「我不是Bruna Little Surfer...但是我有一個個人部落格...今天天氣穩定...我媽和Duda出門去看醫生,而我花了整個早上上網...安裝msn windows live...接著我發現msn plus不能用,shit...我該怎麼辦?但不管怎樣,我愛它...它給了我個人空間...我以前也有過部落格,但我不知道它有甚麼價值...現在我知道了...嘿嘿嘿!!!」
Today I start my journey in my little space!!!!!!! - Barbara Beyonce
這些孩子才剛起步,他們從談論自己開始。他們安心地在自己的空間中表達他們認為的真實,帶著熱情與技能。他們正向外延展,與彼此和其他讀者連結在一起,未來有著許多可能。有一天他們之中某些人將會改變世界,或著寫些東西讓我們放聲大笑或大哭。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una Little Surfer: blog turns into book, call girl turns into writer

為甚麼我覺得這篇文章有閃光彈?!!...Pedro...你好樣地....

Act as a Human Being

| No Comments

其實挺有趣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本來是很直接的,但是工業社會帶來的科技與經濟邏輯讓人轉而相信「系統」、相信「組織」、相信「專家團隊」,分工細密的社會使得知識領域之間的藩籬越來越高,人如果不信任這些陌生的權威,自己也沒有辦法生存在現代社會;可是漸漸地,這些系統、組織、專家團隊開始出錯、問題越來越多:今天的權威,明天就成了黑心犯罪者,而就算權威其實不黑心,也沒有辦法阻止有人懷疑他黑心,然後把黑心的消息傳播出去。

於是我們現在活得很沒有安全感,每天都必須依據某些依據,評估作某件事、相信某些話、見某些人的風險,更大的問題是,連評估的依據到底值不值得相信都是另一個難以評估的風險!

大眾媒體作為知識提供的中介,是專家系統生產知識後的傳佈管道,所以絕大多數的公民需要透過大眾媒體來作風險評估。可是要不要相信大眾媒體也已經成為另一種風險,首先我們不知道專家系統提供的知識是否正確可信,接著就算我們不懷疑專家系統,媒體也可能在中途扭曲甚至偽造知識。而且如果我們仔細檢視這些大眾媒體,我們會發現除了他們控制了知識的傳佈管道以外,他們沒有任何理由值得我們信任,因為我們根本不認識這些知識中介者,我們只是信任系統而已...因為它會固定運轉,如此而已。

就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部落格出現了。部落格並不是因應風險社會的難以評估才被創造出來的,但是部落格的爆炸性發展很難不跟風險社會中專家系統解組、公民信任感與安全感無處投放扯上關係。

部落格給我們一個機會去建立自己的專家系統,這群專家的信譽不需要組織背書,也不需要制式考核,我們可以自由選擇相信與否,而不再是沒有選擇的選擇(甚至放棄選擇)。你對自己匯集的這群「專家」其實大半也都不認識--他們的線下身份--但是你對他們的線上身份瞭若指掌;你相信他們和你沒有利害關係,就算有,他們也不會採取如此高成本的方式來算計你。

但與其說你信任的這群部落客成為了新的專家系統,不如說他們只是自我的投射,透過閱讀這些部落格看見自己的想法,每個部落客都互取所需;於是我們又從系統信任回到個人信任,只是這次我們不需要孤軍奮戰,甚至連許多大網路公司都站在我們這邊,用更為民主的方式決定信任的判斷標準。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當我們以為我們透過部落格和人在溝通並取得互信時,會有很多「機器人」來混淆視聽,試圖破壞這還沒成型茁壯的信任體系。這些機器人是僵化的、沒有辦法反饋的,他們可能會寫部落格,但是他們不會回應你;他們可能會回應你,但是用機器人的方式回應,因為They are self-programmed to do so,而這樣做的成本是比較低的。

但是不管成本高低,問題其實是成本本來就不應該成為人際之間建立互信時的決定因素--但是機器人從來就不打算建立互信,他們只要我們相信他們而已。如果說「互惠」甚至「惠他」是部落格的精神,「惠己」就是機器人的預設程式了。

其實機器人本來也是人,想要信任與被信任、期待互惠與惠他;只不過在壓力之下而必須有固定產出的人,不得不機器化而已。

[GVO]哥倫比亞:墮胎法鬆綁

| 3 Comments

要知道,「哥倫比亞是個天主教信仰很虔誠的國家」,Steven Taylor提到昨天憲法法庭的判決允許在「強暴、亂倫、或母親和嬰兒的性命難保時」可以墮胎。Bluelephant認為(ES),「儘管偽善依舊,但是我們該對總算跨出的這一小步給予掌聲和歡迎,其他法律也會跟上的。」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olombia: Easing Abortion Laws

據說台灣好像要往相反方向走

ps. 原作者的網站名稱有稍許變動。

[活動]《台灣記協2005年報》發表會

| 2 Comments

成立迄今已十一年的「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簡稱「記協」),自兩年前起,每年舉辦年度報告發表會。《台灣記協2005年報》對過去這一年台灣傳播環境的變 化,進行了聚焦式的觀察與檢討。年報共分[新聞自由]、[新聞自律]、[新聞專業]、[傳播法制]、[勞動環境]、[媒體生態]、[國際交流]等主題,彙 集了十二位優秀作者的精闢見解。

2005一整年,發生許多台灣傳播史上的大事,記協年報完整收錄,並引領您深入探討。諸如: 2004年底發生、而其效應延燒到2005年的鴻海集團假扣押工商時報記者曠文琪事件;2005年五月藝人倪敏然自殺引爆的報導熱潮,以及後續精神科名醫 陳國華自殺事件;七、八月間衛星電視頻道換照審議風波;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立法爭議;中時晚報停刊、台灣日報勞資爭議;黨政軍退出三台、公共 廣播集團出現雛形、企業集團進軍廣電集團之相關觀察;網路部落格與公民新聞等,這些重大事件對於台灣新聞自由、新聞自律、傳播法制、媒體生態,乃至記者最 切身相關的勞動環境,均產生極大衝擊及深遠影響。

《台灣記協2005年報》作者群們或曾親身經歷事件始末,或曾持續關切事件之變化,或在該學門領域習有專精。對於該事件,作者的觀點雖非無可挑剔或挑戰,但均能指出問題之癥結,並提出解決或改善的建議。通過5/13將舉辦之發表會,您將有機會面對面與作者們對話,分享交流出更多的智慧火花。不論您是媒體實務圈代表、學術教育界人士,乃至對這些議題有興趣的莘莘學子或社會大眾,記協都歡迎您一起來加入這場精采可期的討論會!(年報原文內容並刊登於第52期五月號之『目擊者』雙月刊中。)

時間:5月13日(六)上午10:00~12:00
地點:青輔會一樓 青年交流中心(北市忠孝東路一段31號,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發表會流程
時間 流程/發言人
10:05~10:10 主持人致詞
田習如(台灣記協會長/財訊月刊主編)
10:10~10:20 召集人發言
林河名(台灣記協常務執委/聯合報政治組撰述委員)
10:20~10:50 撰稿人發言
魏 玓(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淡江大傳所助理教授)
呂淑妤(臺北醫大公衛所副教授/健康人生聯盟秘書長)
李怡志(Yahoo!奇摩新聞主編、個人部落格經營者)
田習如(台灣記協會長、財訊月刊主編)
10:50~11:20 與談人評論
馮建三(政大新研所教授)
11:20~11:40 討論
撰稿人及與談人
11:40~12:00 自由發問
現場聽眾自由發問

報名方式在此。

我想找人一起來翻GVO

| 6 Comments

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興趣?

我只有大略的構想,還沒有技術,也缺乏同伴...而且我寫blog的時間會越來越少了...

只要你稍微有點興趣,歡迎來這裡發表你的意見!



[GVO]巴貝多:古巴電影會被禁演嗎?

| No Comments

巴貝多自由媒體好奇巴貝多政府會不會禁止The Lost City上演,這部片由安迪賈西亞執導,劇情是關於「切,卡斯楚,以及古巴革命」,在「許多中南美國家與加勒比海地區被禁演。」「很顯然,有很多左派情願記得切以及卡斯楚是『英雄般的革命者』--而非親手拿著手槍,在無辜的人民與婦孺的家人面前,對準他們的頭轟下去的人。」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arbados: Will Cuban film be banned?

延伸閱讀:
The Lost City (2005)
有人看過這部片嗎?感覺好像是從舊古巴的資產階級來看古巴革命。

[GVO]馬來西亞:男同性戀不得捐血

| 4 Comments

The Outreach覺得男同性戀不得捐血的規定很怪。這位部落客在他的部落格上增加了一個虛擬的帳號,以表現男同性戀者可能會受到的冷酷對待。「如果你有多重性伴侶,你不應該捐血,這沒有甚麼問題;但是為甚麼要限定男性與男性呢?男同性戀的身份會讓你顯得不專業嗎?男同性戀的身份會改變你待人處事的方式嗎?」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Malaysia: Gay blood donation ban

延伸閱讀:
同性戀與狗不得捐血
性別人權協會:論身分的不理性捐血禁令 該被時代淘汰了


能不能想想「銷毀」以外的辦法?

| 14 Comments

瞄準大陸寵物熱 龜蛇蜘蛛綠鬣蚚 台灣走私3萬隻

但基於防範疫病在兩岸之間傳來傳去,這些被查獲的私貨只有「安樂死」一途,將儘速交由防疫單位銷毀處理。這回,算一算有近3萬條小生命將要「報銷」,連岸巡幹員也痛罵私梟太缺德了。
很難過...非常難過....

人類難道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嗎?還是說只是懶得想?
One method of defeating smuggling is to legalize the activity the smugglers are undertaking and reducing or eliminating the taxes which the smugglers are avoiding, thus reducing the profit potential and making the smuggling activity uneconomic as the goods would then be available for a lower price via legal channels.--from Wikipedia
這是解決走私唯一的辦法嗎?那在解決之前,應該想出安置這些動物的方法,除了「銷毀」...

延伸閱讀:
Wildlife and Animals Trafficking
Accoding to published reports, the trade in wildlife and animal parts generate 10 Billion US Dollars a year.

我發現我很喜歡看男人跳舞?

| 3 Comments



其實我更愛米兒絲啊!!

與其說是抒情,不如說是悲情

| No Comments

這是和eliner互相成為彼此部落格共同作者之後的第二篇文章,應eliner出的題目,寫了篇抒情文。

其實我在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時期還蠻愛亂寫心情札記的,尤其是大二大三左右。想看的人可以看一下我很早期的文章,那些是我發表在大學bbs版上,後來我轉貼過來的。

有甚麼想法就去eliner那回吧!



垂直整合與廣告針對性

| 4 Comments

任何媒體都可以很簡單地區分成平台與內容二者,例如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東森是平台,公視或大愛是內容;中國時報這疊佈滿油墨的紙是平台,上頭的報導與評論是內容。

平台提供者與內容提供者之間的利益關係有很多種,有時候是平台提供者購買內容(例如嘉義世新有線購買中天綜合台、蘋果日報向吳若權邀稿),有時候是內容提供者購買平台(像廣告主購買報紙版面,無名小站金級會員付費升級),有的是平台與內容毫無利益關係(像是bigsound與我),而還有的是平台提供者與內容提供者根本是同一批人(例如東森幼幼與東森有線電視系統)...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除了平台與內容提供者以外,中間還可以分出很多層掮客(代理商、子公司...),平台和內容提供者也大多不只一層,例如衛星上鍊公司也可以算是平台,而演員或是場記都可以算是內容,而且內容和平台是相對的關係,不同脈絡之下平台可以是內容,內容可以是平台。不過這裡盡量用簡化的方式來討論,希望不會造成誤解。

Blog或是廣義的網路書寫的一個特殊意義就是,相對於近百年來形成的主流媒體壟斷意見市場而言,Blog重新振興了意見自由市場,讓更多人的聲音能被更多人聽見,而且不需要受到陌生的、利益導向的守門人對你的文章進行篩選、過濾、或推薦;你可以擁有自己的媒體、創造自己的內容、放上自己的廣告...Enzensberger說得好,「解放媒體不是要阻絕媒體受到操弄,而是要讓每個人都能操弄媒體」--草根的意義即在此。所以Blog可以視為許多人親手建立平台的第一步。

Web 2.0的平台則是第二步,這些服務創造出另外一個集體平台,讓原本分散的網友可以在同一個平台上交流。平台開放是重點,因為Web 2.0平台的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高度重疊,雖然消費者數量還是大於生產者,但是所有的消費者也都會是未來的潛在生產者。如果Web 2.0平台使用者數量不足,就會發生生長遲緩的現象,遲緩的網站就是死的網站;因此這些服務都需要在封閉試測期間(alpha)累積一些用戶/內容,接著才公開beta版本,讓絕大多數的用戶一開始能看人家是怎麼做的,更重要的是讓後來的用戶覺得已經有很多人正在使用,所以這是一個活的Web 2.0平台。

為了替新平台注入生命或是提高知名度,主動請人,尤其是名人來提供內容是常見的策略之一,有時候可能要花錢(例如yooler請女星去抽副乳),有時候可能靠交情(例如張菲請費玉清去上他的新節目)。另外一種策略則是平台提供者自己製作內容,或是與內容提供者簽約,緊密合作,確保固定時間內起碼會有固定的內容產出,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平台提供者與內容提供者是同一批人--垂直整合。

不管是平台提供者還是內容提供者,大多希望能夠同時控制平台與內容,雙方都不外乎想確保平台或內容的質、量、價格的穩定與低廉。當然,在複雜的競爭關係與法令限制下,並非想整合就能夠整合,整合如果不考慮整體環境因素,也會產生更大的問題(例如Pixar與Disney的整合)。Web 2.0服務需要利用名人駐站或垂直整合來擴充人氣,但又得盡力「表現出」平台開放與無歧視,所以名人除了會被拿來作為宣傳招牌以外,通常不會得到差別待遇,一旦有,很難不被其他使用者批評,例如先前聯合網路城邦直接將政治名人的網誌等級升成三級,就惹來小小非議。網路世界並非沒有階級,而是提供一個空間讓你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塑造階級,定義階級;以公司或組織之力來塑造網路階級不免會讓單打獨鬥的Blogger感到壓力,壓力之後就是反彈。

廣告與內容相關性是另外一個議題。容我用餐完再述...

吃飽繼續!

商業廣告不一定就比公益廣告來的惹人閒,只要(1)其所依附的內容具有高度價值,(2)廣告也對消費者有意義;要達到(1),內容的原創性與價值絕對不能忽略,只要內容對消費者越有價值,消費者對廣告也就越能忍受。至於(2),廣告與內容相關性是廣告主與消費者兩方都樂見的;對廣告主來說,廣告越能打到目標消費者,效果越好,而對消費者來說,針對自己需求而來的廣告更像是有用的資訊,而不是硬塞給消費者的垃圾。傳統媒體頂多靠著地點、時段、媒體內容來猜測目標消費者是誰,但是成效不彰;網路上常見的banner廣告,和高速公路旁T-bar的差別不大,直到後來Google的adwords 和 adsense提供了一個新方向,才讓網路廣告市場迅速回魂,因為這兩種方式能將廣告與內容之間的相關性推至一個極致--個人化。

以上簡短提供一點個人意見,希望各位知道我在說甚麼...

就算是剪接的也不容易

| No Comments

Gabbly-這個好玩!

| 4 Comments

好玩就玩啦!只要點選進入以下網頁,就可以直接找到我,或是同樣在看這個blog的人喔!

Gabbly - bigsound.org/portnoy

怒!巴基斯坦部落客被耍了!

| No Comments

昨天又收到Dr. Awab Alvi的信,他很沈重的向大家道歉(儘管他不需要),因為僅僅好景不過三天,巴基斯坦PTA又再次封鎖了blogspot整個域名,這真是讓人難過的消息!

這種貓抓老鼠的遊戲似乎還得繼續玩下去。五月三號那天解禁的時候,他們歡欣鼓舞,慶祝成功的開始,那天也正好是世界新聞自由日,就連之後的We Media論壇第二天也有講者以此為例,讓大家都覺得人民的力量真的被政府重視了...

儘管如此,不過沒關係,Dr. Awab Alvi說:

This brief period of freedom followed by the censorship actually makes us even more determined to create change.  We will fight them to the nail and I assure you with good support from you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encies we can indeed dream of knocking some common sense into the bureaucracy.
加油!加油!加油!

延伸閱讀:
…My heart’s in Accra » They blocked the blog again…

Welcome to the WatchMedia Group at HEMiDEMi

| No Comments

歡迎加入WatchMedia!透過群組網摘的方式,我們將成為網路上最有活力、也最有機動性的媒體觀察與監督組織,您的加入將會讓我們更添一份力量,讓台灣媒體改善、讓台灣閱聽人進步的力量!

Please come visit and join us at HEMiDEMi! We(actually "I") are eager to get all the people who care about mediascapes in Taiwan to be part of us. We the Media, and We Watch Media to make them better.

Let us be heard! Let us "bookmark" together for one pure, simple, and straight purpose--Better Media and Wiser Audience!

All are welcome, and every click you make with your mouse are going to change "it".

Sincerely Portnoy.

地點在國賓飯店(的樣子)...我不是很清楚。

反正又得去台北就是了,接著禮拜日要參加公視的錄影,要怎麼到公視還是一個問題...

禮拜六空出一天沒事,希望可以把要做的podcast做完。

update:
一些照片~~

CIMG3085CIMG3073CIMG3063
CIMG3042CIMG3068CIMG3075

徐靜蕾幹掉BoingBoing

| 9 Comments

值得紀念的一刻。
turnover

Technorati: Popular Blogs

順帶一提:方道 文山流 在26位,我個人覺得彎彎應該不會輸給他才對。

順帶二提:根據Danwei,Technorati又被GFWed了。真是夠諷刺的了。

至少以下的blogger是這麼認為的。

BuzzMachine » Blog Archive » We Media

Amazingly, Google’s Arora says that big media organizations need to be concerned about the impact of using content from the people on their brands. Can you believe that Google is saying that — Google, which has built its brand soley on incorporating content from elsewhere?
RConversation: WeMedia: the real question
The question we really ought to be focusing on is: how can citizens and professional journalists work together to create a better and more well-informed public discourse?
We Media: Citizen Journalism Forum (Session 3) at Within / Without
It is unfortunate that people who support citizen journalism have to feel so defensive in a forum that was supposed to engage the two camps. I feel like they’ve divided them up even further.
MediaShift . Live from London::Which Media Do You Trust? | PBS
Kebbel and Knight will be hosting the next We Media conference next February in Miami Beach. Hopefully by then, the Media Center will have a new survey that delves down below the generalizations of trust in media.
…My heart’s in Accra » Blogging a conference I’m not even attending…
...while global news organizations seem obsessed with the bloggers/journalists “dichotomy”, local media seems more open to this idea.
而我看了這些blog以後,也覺得這次的We Media會議真的走了回頭路。我以為部落客和記者、部落格和新聞的爭議應該早就結束了才對。看樣子這次會議的結論只會是又一次的觀念釐清,而不是創造新觀念和尋求新方向。

另外,這次會議中揭露的跨媒體信任度調查結果也為許多與會者所詬病,例如Jeff JarvisMark Glaser都認為這樣的調查實在太泛泛而論了,甚麼是媒體?什麼是信任?甚麼情形之下的信任?那麼多的電視台、報紙、廣播、雜誌、網站、blog...每一種媒體與閱聽人建立信任關係的方式都不一樣,更別說是個別媒體管道了。

還沒看到有人blog今天的議程,再看看吧...不然真有點讓人失望啊。

Dabble的強項是...

| No Comments

dabble

Dabble,新的social bookmark服務,和其他類似服務的不同點在於dabble的重點放在摘影片而不是摘網頁,然後你可以把從任何地方摘下來的影片作成一個播放清單,讓你不需要東找YouTube,西尋i'm tv,南覓google video、北掛Xuite....

反正別人的頻寬用不完啊!!這種生意看起來很好作,但是我總覺得還沒看到dabble有什麼創新的功能,做起來的可能性不高。

連我都想報名了...可惜超齡....

--------------------------------------------------------------------------------------------

你是否對媒體工作充滿憧憬,但又對媒體亂象感到疑惑?
你想成為媒體界的閃亮之星,但又缺少指引的方向?
作一個與眾不同的媒體人,需要的是真誠的態度、豐富的創意、多樣的知識、批判性思考的能力,才是對現實媒體生態進行顛覆性理解的要素。
史上最豪華師資陣容等著你來報名!

超強師資

◎ 詹怡宜TVBS副總編輯兼製作人、主播、金鐘獎文教資訊類節目主持人獎)

何榮幸(中國時報資深記者、卓越新聞獎、曾虛白新聞獎、吳舜文新聞獎得主

高瑞麟(漢聲廣播電台資深記者、卓越新聞獎得主)

蘇啟禎(公視新聞記者、紀錄片製作人)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世新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電台節目主持人)

陳順孝(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專任講師、阿孝札記blog、生命力公益網指導老師)  

黑手那卡西樂隊(超酷炫獨立天團)

郭笑芸(紀錄片工作者、前「全景映像工作室」導演,作品:「梅子的滋味」(2005年)、「海棠、馬沙與珊瑚」(2006)

報名時間:即日起至5/28止。

報名資格:人數有限,這次只限高中生哦!
報名費用:單人報名$3,800;三人以上團體報名,每名$3,500;並提供五名清寒獎助名額。清寒獎助相關辦法,請洽詢媒觀辦公室
活動時間7/8(六)、7/9(日)、7/10(一)
活動地點富邦淡水教育訓練中心(台北縣淡水鎮八勢里八勢一街3939號)。
報名方法:下載 報名表,填完,繳費,寄到媒觀辦公室。(詳情請見報名表內容)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媒觀網址:http://www.mediawatch.org.tw
媒觀電話:(02)2703-4035
媒觀Email media.watch@msa.hinet.net

想要快速累積媒體工作能力值,你一定要通過殘酷營隊快樂訓練!「媒觀新聞營」邀請大學教授震撼你對新聞的想像;召集史上最優質媒體人講師群,從廣播、電視、報紙的實務經驗,告訴你成為優秀媒體人的必備條件;還有酷炫的獨立樂團現場演唱,引爆你一拖拉庫的熱情!
很心動吧?別再耍矜持了,快來報名吧!  

活動網頁:http://www.mediawatch.org.tw



賀!巴基斯坦人可以上Blogspot了!

| 1 Comment




剛剛收到Dr. Awab Alvi的信,他說他們推動「Don't Block The Blog!」的行動最近終於有了好的發展:巴基斯坦電訊管理局(PTA)昨天解除了對Blogspot的全面封鎖,巴基斯坦的部落客終於能夠回到blogger繼續使用了!

先前由於褻瀆伊斯蘭教的漫畫在部落格上流傳,因此巴基斯坦決定封鎖12個網站,其中一個網站是blogspot上的部落格,PTA不只封鎖這個部落格,而是把整個blogspot都封鎖掉。

目前被PTA封鎖的16個網站中,只有三個已經可以重新訪問,wikipedia還在被封鎖的名單之中。

不管怎樣,這是個好的進展,Congratulations!

新聞稿如下:
Help-Pakistan.com » Press Releases

YouTube的失敗是誰的快樂

| 3 Comments

From CNN:

Hypergrowth comes with hyper-growing pains -- just ask YouTube. The online video-sharing site is facing a rebellion among the formerly faithful. Yesterday, blogger and longtime YouTuber Miel Vanopstal lost his cool in a post titled "Screw YouTube." Vanopstal complains that YouTube's recent upgrades have made the site significantly slower, and that new efforts to enforce copyright and delete otherwise questionable material strike him as arbitrary. He is particularly galled that a single alert notice from a "puritanically minded" fellow user can result in a video being deleted. "I've had it with these random rejections," he writes.

Vanopstal is hardly alone. A bitter Nathan Weinberg at InsideGoogle says that he was kicked off YouTube two months ago. Weinberg chronicles his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free (and reportedly money-losing) service, ultimately deciding that he has only one thing left to do: "Ruin YouTube" by systematically reporting all of the site's traffic-generating but copyright-violating videos. Microsoft's (Research) Don Dodge, who formerly worked at Napster (Research), adds a been there, done that post to the fray, noting sagely: "User-generated content is very difficult to manage and control."

許多忠實用戶和大喀出來公開喊話,甚至還鬧上主流媒體...YouTube如今真是蠟燭兩頭燒--燒錢也燒名聲。

這個情形似乎在台灣見過,但是無名小站活下來了...傷害很多人之後,它還是活下來了,而且越活越好;YouTube呢?

digg上有人這麼解釋YouTube的困境:技術非創新、社群未建立、主收入來源廣告不穩定(Youtube的早期採用這都是一群討厭廣告的科技高手)、次收入來源太強勢(和大公司合作,主動權操之在他)...

看似有道理,但其實web2.0的服務本來就是利用既有的技術做出新意,Youtube的社群功能也不亞於Flickr,廣告也不該是問題,因為絕大多數的web2.0服務使用份子組成都差不多,沒道理Youtube就會受害而其他服務不會;最後一點也不太有力,同時也看不出大公司將Youtube視為一個必須要費工夫控制的宣傳管道。

谷歌與城邦

| 7 Comments

當Google已經變成搜尋的代名詞,與網路搜尋的動作、創新、另類、活力等等價值緊密相連的時候,中文名稱「谷歌」的出現不但破壞了這之間的聯繫,也強行解構了使用者長期以來透過上網而「實踐」出來的構連;而利用官方力量加上「來自山谷裡的歌聲」這個解釋,以及中文名稱「谷歌」背後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與包袱,會讓不少期盼Google帶給中國新想像的中國使用者覺得唐突與不滿,是很正常而且可以預料的到的發展。套句前陣子很紅的話來說,就是谷歌剝奪了中國網友「記憶Google的自由」。

城邦把網友集體創作的網路用語拿去申請商標,其實並沒有打算剝奪台灣網友的記憶自由,他們只是要把記憶拿來賣而已,但也惹得一身腥;反對城邦如此行為的網友意見包括了:城邦非這些網路用語的原創者、城邦不該利用網友創意牟利、城邦意圖壟斷網路用語、城邦傷害網友情感...延伸的負面意見還包括了:城邦的書很爛、城邦的PChome入口網站很爛、城邦的老闆Tom.com也很爛...

根據城邦的說法,他們並沒有阻止別的商人賣記憶,也不想壟斷記憶的生意,只是想透過申請商標讓別人不能指責或控告他們賣而已,這樣的解釋其實算是誠意到了,畢竟這是個你爭我奪的世界,就算城邦不做,其他公司也會作。最終的問題可能出在:「囧rz」與「好人卡」所代表的惡搞趣味與網路同儕情感可能會被一家毀譽參半的商業公司所利用,無可避免地加上「利潤」、「向錢看」等聯想,而喪失了原本的格調。此外,網友對於PCHome品牌的負面感受(來自於濫發的廣告信與三不五時發生的錯誤網路購物價格行銷法)也無可避免地加入了這次事件中,使網友對其行為的評價趨向負面。如果今天不是城邦,而是其他公司的話,網友的抗議會是怎麼樣的呢?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的專題報導如下:
好人卡事件-網路用語可否註冊成為商標
不管城邦最後申不申請的到,都不會減損這次事件中網友為了捍衛公共知識而展現的力量。

記性不好

| 4 Comments

其實不是一直以來都不好,我記得我小學到國中記性都滿好的,但是到了高中以後就越來越沒辦法「記」東西了;到了現在,如果你吩咐我做什麼事,或是和我有約,如果沒有前一天前一刻不斷提醒我,那我有九成的機率會忘記。

有朋友和我說我不是記性不好,而是不想記得的東西都選擇性忽略;想想還蠻有道理的。

Google Calendar推出以來好評不斷,但是我一點使用的意願也沒有。我從來沒有用過記事本、沒有在書桌前貼過小紙條、也沒有在手指上綁過紅線。我總是認為:如果我把這件事忘記了,而且沒有人提醒我,那這件事一定不重要。如果和人約好要出去,然後我忘記了,對方也沒有告知我的話,我就會認為這次約會或是聚會並不差我一個人,所以忘記也沒有關係。

再說認路這件事好了。我是個路癡,有一次騎摩托車上了高架橋,另外還有一次從台北大學合江街宿舍找最近的南京東路捷運站花了兩個小時(我問路問了好幾次,而且下一次我走的時候又多花了半個小時...)。

左右不分是我的問題之一,但我發現我更大的問題是不會去記路標和路名,我總覺得把記憶力拿去記這些東西太浪費了,儘管我的記憶力多半都沒在用...

舉凡親戚朋友的電話、生日、星座、血型、喜好...我幾乎沒有一個記得的,因為電話都在手機裡找得到,生日我也沒有要送禮,星座血型占卜我不信、喜好一直在變動更沒有記得的必要...

打開電腦之前準備要做的事,握住滑鼠以後就忘記了--這種事情愈來愈常發生。

更進一步,我現在認為:與其記了一會又忘記,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知道,這樣就也沒有忘不忘記的問題了。

所以這篇文章是為了讓我記得我記性不好這件事而寫的。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May 2006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April 2006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une 2006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