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06 Archives

Seamless Google

| 1 Comment

Google Checkout推出了,讓我感到欣慰的是,起碼沒有真的取名叫做GBuy...

我只看了Charlene Li這篇分析,覺得挺到位的,大概就如她所言吧:Google Checkout Supports Its Core Search Business

總而言之,Google把網路購物行為再次拆解了,破除對手的價值鍊,成就自己的價值鍊。

這樣演變下去,是Google先成為無縫網路袈裟,還是微軟呢?

與其說Google像是一家網路服務業者,我現在總覺得它更像是網路世界的政府,怪不得之前看到有人建議Google派幾個工程師來當台灣政府高層了。

所以就像我們質疑所有政府的問題一樣:到頭來,到底是我們擁有Google,還是Google擁有我們?

回溯閱讀:
Google Talk, shall we?
Google帝國征服舊金山
再怎麼樣也不能取這種名字

延伸閱讀:
Skype Journal: Should eBay and Skype be open to other payment systems?

Now that eBay is letting sellers put Skype Me links in their auctions and profiles, shouldn't they also encourage use of rival tools? If eBay's point is to open communication with and sell to Skype's 100 million users, shouldn't they also reach out to those other large communities using the tools those users prefer?
ebay應該開放嗎?

7/4補記
Google:封殺封堵中的反思
在Google封殺德國寶馬網站的時候,我們看到了Google「網絡排行正義執法者」的形象,而當Google封殺KinderStart網站的時候,卻又看到了其為私利打壓競爭對手的一面,在這種兩面的現實之下,我們有理由反思一個問題:這種過分依賴Google們的網絡發展生存模式,真的是明智的?最基本的,難道把自己的興衰寄託於一兩個搜索引擎或者搜索排行的從業之道真的是長久的?而從整個互聯網的發展演進來看,這種依存模式對整個網絡的健康發展也是不利的,尤其是當網絡縱容幾個寡頭壟斷並以其所提供的各種模式維繫生存的時候,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因為網絡需要多元化的東西,而不是一家或者幾家獨尊的壟斷把控。

2007年的部落格與社會性媒體趨勢

| 2 Comments

我不是趨勢大師,只不過看見這篇寫到2007年3月26-27在美國科羅拉多有一場很盛大的研討會: Int. Conference on Weblogs and Social Media。裡頭探討的領域非常多元,甚至有點太多元(我覺得很難消化),但是都很有前瞻性,應該是接下來學術界以及實務界都要緊抓的方向。

首先先提到現在已經成為所有人專心致志的幾個議題,包括了:

  • 自然語言處理以及機械學習的研究者正在研究如何從文本中擷取片段的有用資訊;是否可以有嚴謹的部落格文字處理模式,來自部落格的知識基礎能建立起來嗎?
  • 社會性網路研究者和圖表理論研究者關心的是如何推斷社群結構;分析部落格的超鍊結模式可以提供清晰的社群結構圖;我們又能否透過部落格的內容去推斷出清晰的社群?
  • 政治科學研究者找尋如何判別社群中具有影響力的人;誰是具有影響力的部落客?誰的聲音能獲得別人迴響?
  • 多媒體研究者試圖將聲音與影像內容分類,並聚合來自多重來源(文字、音訊、影訊)的資訊;影訊及音訊社會媒體要什麼方式儲存,才能跨越不同網站模型被搜尋得到。
  • 市場分析研究者在意的是人們對公司的產品或服務有什麼想法;我們能夠自動處理部落格內容,找出消費者的抱怨以及產品缺失的報告嗎;而一次部落格活動的展開又會在何時引領風潮?
  • 社會心理學家研究人們對即時事件的反應,包括情感上以及態度上兩個層面,另外也研究影響物的內容以及模式。
以上有很多研究方向都陸陸續續有國外論文出現,但也不多,國內論文就更少了。這次的研討會議題很豐富,我就不翻譯了,只把有興趣的用粗體標示:
  1. AI methods for ethnographic analysis through social media.
  2. Blogosphere vs. mediasphere; measuring the influence of blogs on the media.
  3. Centrality/influence of bloggers/blogs; ranking/relevance of blogs; web pages ranking based on blogs.
  4. Crawling/spidering and indexing.
  5.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 social media tools; navigation.
  6. Multimedia; audio/visual processing; aggregating information from different modalities.
  7. Semantic analysis; cross-system and cross-media name tracking; named relations and fact extraction; discourse analysis; summarization.
  8. Semantic Web; unstructured knowledge management.
  9. Sentiment analysis; polarity/opinion identification and extraction.
  10.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communities identification; expertise discovery; collaborative filtering.
  11. Text categorization; gender/age identification; spam filtering.
  12. Time Series Forecasting; measuring predictability of phenomena based on social media.
  13. Trend identification/tracking.
  14. Visualization, aggregation and filtering.
根據這個趨勢呢,我覺得吐槽2.0應該很快就會出現,也就是結合自動搜尋blog、公司投訴版內容及rss、以及網友主動提供資訊的「吐嘈產品或服務網站」(英文名就取為Hatr 黑特),我覺得這個要是做起來真是商機無限美,而且可以幫助淘汰很多對消費者充耳不聞的公司,非常有用。

如果有人真的要作,請不用找我商量,因為我是科技白痴。您要是做起來我會很感謝你的。

[摘]僵的世界

| No Comments

對於社會運動團體的策略與創意,警方不但不能以與時俱進的方式調適看待社運多元化的表現,反而以反動倒退的僵化法條進行打壓恫嚇,顯示警方對於社運團體長期以來一以貫之的敵視態度!

警方也許會回應說,「以社會秩序維護法與集會遊行法移送是依法辦理」,那我們就要質疑:2000年、2004年總統大選後,博愛特區一帶都發生大量 群眾集體抗爭的場面,2004年凱達格蘭大道一帶的集會更持續達兩個月之久,為何只見警方大搞放水式的「柔性驅離」,不見集會遊行法的強力執行?

又如最近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立法院群賢樓前進行「有電風扇與冷氣的靜坐」,甚至於搭棚架到濟南路上,也沒有看到警方以集會遊行法執行,甚至於警方還同意宋楚瑜以「陳情」方式,在群賢樓前一坐便是兩三天,此種優遇實在是社運參與者前所未見的。

而在許多的新車展示等發表會場,主辦單位更常請來穿著火辣的股溝妹,難道不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但也從來未見警方直接取締過。警方的執法標準的確不能不讓人有所質疑!

人民的表意自由是憲法所明定的,社會對於裸體凸顯議題的方式,也是與時俱進而能接受的,但是濫用法律,就是壓迫民權!希望警方不要再一次成為社會運動的劊子手,更不應該繼續擔任特定政治人物的哈巴狗!

延伸閱讀:
jimmy's - 反核脫不脫?先談談媒體使用吧!
第三,我們要依賴「主流」的主權媒體嗎?那些對像是要吸引的族群嗎?反核意識要影響的對像是誰?是觀看新聞的人嗎?還是對貢寮有感情的人?
什麼時候需要主流媒體呢...就像那個選舉告急,需要短時間動員全民來加入運動的時刻,2000年的反核大遊行就是一個例子。除此之外呢,主流媒體帶來的 功能是什麼?大概就是只有裸沒有核,只有鏡頭沒有意識,只有宣傳沒有討論...這真的是反核的人要的方式嗎?這樣的媒體真的要依賴嗎?

要渲染,要紮根,要廣為宣傳,每種目的都有不同合適的媒體,使用媒體也有不同的策略。或許搞一個部落格串連,集結幾個人寫一系列的反核大眾文章,讓他放在網路上,都可能還比這樣集體裸有效力。

以上,並不是在抨擊那些願意犧牲自己真誠表達的參與者,但是裸要有裸的價值,個人想要表達誠意我完全佩服,但跟反核運動扯上關係來的集體裸,如果真要達到什麼樣的效果,那我可以說這個方法太遜了。


延伸再閱讀:
木菟咖啡 台北縣瑞芳鎮金瓜石黃金博物園區:右滿舵船誌─粉鳥的粉鳥林
我很納悶,為什麼政府官員往往以「原則禁止、例外許可」的態度來對待獨木舟活動?就像今天我在粉鳥林海岸划艇,到底我的行為構成了哪些其他人的成本,而使得政府有必要限制我的行為自由?
當官員看到我們划艇就衝出來制止,當民眾看到我在水域活動就問怎麼可以在此划艇,我們是不是該想一想,為什麼似乎大家潛意識裡就把這種活動視為洪水猛獸的 違法行為?隨便想也知道,本質上,划獨木舟並沒有罪責。也就是說,不像殺人、搶劫等等行為,獨木舟活動對其他人的法益沒有任何侵害或侵害的可能。我懷疑, 只是因為我們還生活在戒嚴的社會心態中,在這裡,和別人有些不同就是問題人物,就該受到矯正。

誰說台灣沒有公民新聞

| 18 Comments

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 (在小地方交換大事情) - 地方新聞(全台灣)
生命力新聞-北台灣新聞
苦勞網 - 勞工社運新聞
POTS: 破報新聞-娛樂與文藝新聞(遭到質疑中)
立報新聞 - 教育、文化、國際新聞
南方電子報 - WordPress-時事評論
電子商務時報 ECTimes - 科技新聞
藍藍的 movie blog - 影評
漂浪。島嶼--munch - 文化與環保
首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環保與生態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國際新聞
隨興無章節之影像紀錄國度 - 專題深入報導
動物緊急救援小組 - Animal Rescue Team TAIWAN- 動物新聞 (6/28 更新)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 - 台灣傷殘流浪動物的救援故事 - 專題深入報導(6/28 更新)
大眾時代 Mass-age 全面性的新聞!(6/28更新;torrent 提供)


宜蘭網誌(行動歷史)(7/10 更新)
Sciscape 科景首頁(7/13更新 由十數位研究生負責報導與編輯的科學新聞)

欠的是看公民新聞的人。


6/28
歡迎提供你認為算是台灣公民新聞的站點或部落格!

From asia247: Blogs as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我還沒有時間看這個video podcast,有人看了的話煩請簡介一下。

From MediaShift: Campaigns 2.0::Most Senate Candidates Shy Away from Blogs, Podcasts
美國參議員要選舉了,當然,Howard Dean的神話依舊被主流媒體傳頌,但是Mark Glaser引用了一篇最近的調查,裡頭有一些有趣的發現:

  • 2006年97% 的參議員有自己的網站, 2002年的時候只有55%。
  • 其中5%有podcast,23% 有 blog。
  • 8%的共和黨參議員有西班牙語版本網站,民主黨參議員的網站比例更高,有22%。
  • 24%的民主黨參議員網站提供RSS feeds,相較之下,只有13%的共和黨參議員網站提供rss。
  • 新候選人(挑戰者)比現任參議員(在位者)採用更多新科技,32% 的新候選人有部落格,但只有10%的現任參議員有部落格。 9% 的新候選人有podcast,沒有任何一個現任參議員有podcast;28% 的新候選人網站提供RSS feeds, 但只有3%的現任參議員網站有rss。
你可以繼續讀這份報告的發現和推論,不過基本上和我對台灣政治人物blog的觀察差不多。

勇者!記者!

| No Comments

From Buzzmachine ,這篇Media Report的專訪請到了一位阿富汗的記者Masood Qiam,現年23歲,為了報導真相,每天都必須和死亡為伍。

雖然塔利班政權倒台,阿富汗的社會民主與媒體空間也有成長,但是終究非一蹴可及,而且新的貪腐馬上就會重新集結。

以下是一些訪談節錄(粗體是我加的):

The MPs are already scared of Tolo TV cameramen because previously webroadcast footage of MPs falling asleep in parliament, and of anotherone picking his nose. So we were already unpopular.
I was called before the Supreme Court to answer a charge of defamationafter we did a story revealing corruption within the court. While I was in court, they threatened me, and said if it's proved that you have defamed the head of the Supreme Court, Maolari Shinwari, you'll be jailed for two years, and it shocked me.
I'm not afraid of anyone, and I think this is necessary to make our society good, and for the progress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of speech.
. . .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public life in our new democracy. There are those who are ready to be interviewed by us, and we are not afraid of them because they believe in media, and they believe in freedom of speech and they will never threaten us. Then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not ready to be interviewed by us, who have their fingers in corruption and drugs, and we're afraid of those people because they're very dangerous for the people, and also for the journalists. And they are the ones we worry about attacking us when our backs are turned.

Threats against my life are not such a big issue. For 23 years I grew up here. I was here under the Communists and under the Mujahadeen, with the Taliban. For us, life is always full of risks. The most fearful thing for me is not death threats to us; yes, we are afraid of these people to some extent, but most of all as journalists, we're afraid of the Parliament. In Parliament there are MPs who will limit our activities by issuing laws that will confine us into four walls and will stop us from asking open questions. And when we ask them about their intentions to bring in harsher media laws, they just give vague and evasive answers. So we're afraid that they are planning to bring in laws that will completely limit our activities. That's what hurts me, and I think that's what's dangerous for Afghanistan.

Let me explain again that threats like slapping and beating are not a real threat. It's a threat, but not too serious for us. It's not a serious threat that can stop us from working. But the most serious and frequent threat is to limit our activities by law.

My other fear is that the government starts to ignore our reports and not react to them. when your job is not effective, this is dangerous. Ignoring our reports is the biggest way they can hurt us. This is the threat, this is dangerous for us, this is painful,I think it's going to be like American democracy, the media is free to say anything, but the government is deaf to them.

這是什麼鬼...?

| No Comments

我從逆向鍊結追到的網頁.....

我一直以為我已經算是很胡扯的人了,我現在知道我錯了,我差得遠了....

<除 空間玄毒>嗡 空沏納噫耶 納耶貝哩耶 唏喋剎唎耶 喋唎耶 喏啞喋唎耶 喋唎嗡<除 空間玄毒>
國際反恐專刊 International Anti-Terror Special Report


很像Kuso,但是又絕對不是Kuso....這張
三實一虛911......


真的超屌!~

Referendum 2.0

| 356 Comments



發表這一篇以前就猜到會很熱鬧了,但是沒想到會那麼熱鬧,也沒想到我有機會把自己的想法好好的表達一次,非常感謝目前為止參與討論的Wuvist、lvoe、豬小草、3dball、Mark、還有剛加入的超逸。因為有你們,所以這篇文章才有意義,因為有參與,我們正在斷絕互相傷害的可能。

簡單解釋一下:我籍貫浙江,父母都是民國44年從大陳島逃難來台灣的。基本上我把中國人都當成同胞,而且我還有很多親友是中國人,我很想知道中國人是怎麼思考的,中國人有哪些「立場」、「原則」,以及這些「立場」、「原則」是怎麼來的?有對岸朋友願意理性、真誠、平和地加入討論是我的光榮。

如果台灣外省人的宿命就是夾在中間,那我不希望成為夾心餅,在中間擺蕩不知何去何從;相反地,我希望成為橋樑:我希望大家把為什麼選擇統獨等立場的原因說出來,徹徹底底清清楚楚完完全全地說出來,而不是只說「我支持統」「我支持獨」「我支持武力攻台」「我支持....」....就是因為太多討論侷限在立場陳述上頭,所以這些討論都淪為謾罵與互相攻擊。

只要是理性無人身攻擊的言論,不管什麼立場,都歡迎繼續在Referendum 2.0這篇留下你的迴響,但是我相信一個人的立場從何而來絕對不是短短兩三句話就能說清楚的,所以希望迴響者都不要害怕麻煩,剖析一下自己,用個一千字、一萬字把自己的想法說清楚。

你可以這樣開始:

1. 我是哪裡人,我在哪出生,我在哪讀書、就業,我平常看哪些媒體報導?
2. 針對台灣與中國,我支持什麼樣的政治理念,我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政治理念,我有哪些固有原則、不變立場?為什麼不能改變?

也就是說:請參與討論的大家不斷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我選擇這個理念而不是另一個?為什麼我容忍這個理念而不是另一個?為什麼我認為什麼是必然的,而什麼卻不是?為什麼誰應該為什麼負責,而不是別人?

我認為這些都是要討論台灣中國問題的每個人都要自問的,也是你評斷一個人之前要先問過他的。所以,如果之後參與的討論沒有達到我期望中的高水準與反思,我會直接刪除,畢竟比爛比狠毒的討論太多了,這裡不需要加入。

願意加入討論者請至這篇下面
--------------------------------------本文開始------------------------------------------

是的,我知道大家看2.0看的很煩了,其實我看的更煩,因為我研究室檯燈的牌子就叫做Eyesight 2.0(保眼2.0)。但是我短時間想不出更好的標題,就忍耐一下吧!

Mark從鄭弘儀那兒得來的靈感,決定推動台灣第二次公投,題目有三:
  • 陳水扁總統應該留任或是罷免下台?
  • 國民黨時代所侵佔的黨產應不應該歸還於民?
  • 台灣應該獨立、維持現狀還是與中國統一?
前兩個問題比較明確,第三個問題我則認為可以讓選項豐富一點。但是Mark之後草擬的問卷中尚有「其他」的選項,可以讓有不同意見的人自由發揮,我認為不錯。

我自己前兩個問題的答案也很明確:陳總統應該留任,國民黨侵佔的黨產該歸還於民。

先簡單交代一下我的選擇:第一,我雖然認為陳總統應該留任,但事實上我個人從來就沒有對陳總統有好感,也不認同他的執政政績(尤其是媒體改革),更沒有必要緬懷他市長時期的努力(我從來不是北市民),但是就事論事,台灣今天走到這一步,我無法輕鬆地把矛頭指向陳總統一人,要他下台了事,我以為這樣只是簡單地替泛藍解套,也把一切問題都單因化。民主社會中,我不期待聖王再臨來改變一切,也不相信一扁之力能夠讓台灣向下沉淪,台灣政府要是組織那麼扁平化就好了...事情從來就沒有那麼簡單,如果罷免總統的政治鬥爭意涵遠大於實質意涵,那我寧願把這功夫省下來,把焦點放在更多實質的議題上頭;今日許多人聲稱要陳總統下台的主因是第一家庭及其親信弊案纏身,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這主因不過是「近因」,至於遠因...遠因深種,不多提了。

第二,國民黨過往如此雄厚的黨產哪來的?蔣故主席在上游等魚游進魚蔞然後賣魚換來的嗎?李前主席參加職業高球大賽比賽贏來的嗎?連榮譽主席不負爺爺之名賣台灣通史掙來的嗎?馬主席當偶像出寫真集脫來的嗎?當然都不是!所以沒什麼好說的,該還就是要還。但是國民黨絕對不會還也是意料中事,就算正式的公投通過此一決議也是一樣。如果真的還了,那也只會是一小部份,而這一小部份會如何被執政黨浪費掉,或是被在野黨再次汙掉,也是意料中事。因此黨產公投必須同步結合收回之後的使用方式,否則只是轉手洗黨產而已。

至於問題三...比較熟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超級大統派」,「維持」曖昧不明的現狀從來非我的選項,對於「獨立」這種「無止境的小單位細分方式」我更不中意,因為獨立的價值一直推下去,就是不斷的分裂。今天台灣要是獨立,隔天蘭嶼就可以獨立,後天台北市也要獨立,大後天龜山島更要獨立。同血緣成一國...同民族成一國...同認同成一國...同語言成一國...同腔調成一國...同姓氏成一國...最後就是一人一國,這有什麼意義呢?每次分裂都要打場仗嗎?國家這種毫無理性可言的層級應該廢掉。地球只需要一個最高政府,和很多尊重文化差異的自治政府。

所以針對第三題,我的選項是:組織沉默的艦隊,同步廢除所有國家,成立世界政府。

好了好了~~~我知道有人要罵:「幹!鬼扯什麼?認真一點!」了,但是我才要勸您不要對我太認真,因為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我的鬼扯是一票,您的認真也是一票,何必白發脾氣?要是你覺得公投2.0不過癮,3.0、4.0、5.0陸續有來啊~~!只要我們想公投,我們就隨時可以公投,不用看政客臉色、不用擔心飛彈威脅,這才是最重要的。

延伸閱讀:

人行道 | sideway: 下一輪的太平盛世?

6/29:
人行道 | sideway: 錯身.轉轍
固然這種網路公投的方式已經排除了某些人--不會用電腦的、沒時間上網的、根本沒錢理解網路這件事情的--但總是一個開始。因為重要的不是我們選擇了哪個答案,然後哪個答案比較多人選;重要的是在投票之前、與開票之後,我們不斷的去問:「為什麼是選擇這個答案?」 This is not the answer, but the begining of a lot of questions.
讨论统独大业的收获 - 绵羊日记 | 绵羊@BLOG - 歪酷博客 Yculblog.com
知道人家是這麼想的,而且也是有理有據可以理解的,是溝通的起點,也是以後和平共處的前提。在諸如強國論壇、天涯這樣憤青雲集的地方絕無可能這樣心平氣和的討論這麼久,在那些地方大概不用10個回覆就開始人身攻擊了。這就是BLOG的好處吧!雖然傳播和參與小眾了一些,但是因為人少,所以也少了一種「藏身 在人群之中因此不需要考慮什麼禮貌和羞恥」的問題吧。

我的感想:
討論的高品質是諸位參與者共同成就的,小弟感激涕零!

接著我又要用漫畫來舉例了;1)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過浦哲直樹的「怪物」?我對於這部漫畫裡頭的一個情節特別有感覺:安娜為了學習槍法,去向一位技術高超的殺手求教,但是這位殺手已經洗手不幹,如今只是一個快餐店的廚師兼老闆。安娜雖然以打工的身份取得與殺手的接觸,但是到最後還是不願意破壞他已經平靜的生活。殺手大叔喝咖啡時總是喜歡加三匙糖,安娜也覺得這習癖很有趣。後來安娜要走了,殺手告訴安娜他早就知道安娜另有所圖。這時殺手告訴安娜他為何洗手不做的故事:

已經殺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他,這一天接到組織命令,照慣例在屋頂上埋伏,準備狙擊下一個「目標」。透過狙擊鏡,殺手看見目標緩緩走到路旁的咖啡店,坐了下來,點了一杯咖啡,接著一匙、兩匙、三匙....稍微攪拌一下,拿起咖啡杯,滿足的喝了一口。

殺手的喉嚨突然也感覺到那杯咖啡的熟悉滋味,而他就再也扣不了扳機了。

2)鳥山明的七龍珠大家應該都看過了,其實我覺得談到政治跟變身成超級賽亞人是很像的,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談到政治就勢必帶著憤怒、感傷、憂愁...等等情緒,伴隨著這些情緒,台灣人變身為「超級台灣人」,中國人變身為「超級中國人」,把意見不同者都看成了佛力札,只想把對方轟殺。很多人為了避免這些情緒,開始選擇拒絕政治,試著告訴自己:還有別的重要事情等著我去作,不要管政治。但是我覺得那是因為我們還沒進精神時光屋裡頭修煉過,還沒有辦法把超級賽亞人的憤怒狀態變成普通狀態,而這次的討論,對我而言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

3)最後談到陳某的火鳳燎原。這部漫畫雖然是以三國為背景,其實皆以三國人物之口來表達作者的政治理念。其中討論最深刻的議題應該就是「忠誠」。什麼是忠誠?呂布的忠誠是忠於自己的慾望,典偉的忠誠是忠於霸主曹操,劉備的忠誠是忠於漢室皇朝,太史慈的忠誠是忠於一種愛國的習慣,孫策的忠誠則是忠於人民...這些不同的忠誠都可以繼續在現代看見,唯一改變的只有操作手法。

十萬元可以做什麼

| 5 Comments

看見天下雜誌25歲辦的活動:公益提案資助計劃 ...其實公佈有一陣子了,只是我之前沒注意。

我看了活動介紹還有一些範例,自己想了想,我想要做的事情有兩種:一種要花上天文數字,另一種一毛都不用花,十萬塊不是太少就是不需要,所以就打消了主意。

這個活動和無名合作,blog就在Do one thing good for Taiwan 看看別人怎麼做!

但活動不只一個,天下還辦了一個「珍惜台灣」影像展,用fiickr當作展示空間,但是blog改與yam合作,設在這:珍惜台灣 1981-2006

之前Roach、智邦生活館也和天下合作,所以有了運豬人的公民報導

還記得上次天下還和MSN SPACES辦了亞洲六強 年輕人才比一比(網站已經消失,這是某blogger的轉貼),這樣看來天下倒是很積極地在使用blog,不過這樣辦一個活動就換一個地盤的方式會不會太浪費page rank了呢?而且活動一結束,船過水無痕,也頗為可惜。

我在想,天下應該也還在摸索怎麼利用blog才好(當然啦,所有人都在摸索)。我的建議會是:不要再設立「活動型」的blog了,雖然活動需要短時間內衝出人潮,所以和BSP合作,請他們幫忙廣告成為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但是卻沒有辦法累積品牌價值與鞏固人氣。

那要怎麼辦?就在天下網站成立一個正式的group blog吧,讓你們的記者、編輯、活動負責小組都開始blog,如果要為特定活動宣傳也不需要多開一個blog,因為就我觀察,天下這幾個活動型blog的內容都不多,大多也只是一些活動細節介紹,可讀性不高,也沒有必要一定要用blog,而且和特定BSP合作的一個壞處是:參加串連的blogger很容易侷限在該BSP中;還不如就用改變版型或買搜尋引擎廣告的方式來宣傳就夠了。記者、編輯、活動負責小組可以自由對活動發表意見,貢獻一些更個人的東西,例如自己想怎麼改變台灣、自己有哪些珍視台灣的照片可以分享...要先拋磚,才能引玉。

比較起其他台灣雜誌,天下算是腳步快,而且願意接受新媒體的一家雜誌了,除了blog,天下網站還提供了其他多媒體內容,包括podcast(ie mp3 and video)、ppt、photolog、rss...但是這些東西的共同點是:只出,不進,也就是說,在天下網站裡,網友沒有公開評論的地方,可以迴響的blog卻都外放在其他BSP,豈不怪哉?

天下雜誌可以,也應該跨出大步,透過網路,讓每一期的議題都能延續生命--不然每一期都想了那麼強烈的標語(什麼下流社會啊...)豈不是一會兒就浪費了...反正很簡單,未來的媒體要嘛不是繼續躲在沙堆中,無視網路讀者的批評,然後慢慢死去,就是打開大門,接受網友的鼓勵與批評,然後更正、茁壯,如果幸運的話,領導。

下面是最近看見對天下的兩則批評:
異鄉人:自以為菁英的雜誌
台灣心、韓國情 - 朱立熙個人網站 -可恥的「面對中國」

天下雜誌349期的兩篇翻譯報導:
我是讀者,也是記者
梅鐸為什麼要買MySpace?

孫甯(還是孫寧)?...

| No Comments

孫甯

公視八點檔「一江春水向東流」快播完了,公視的版本只有28集,比原本少了兩集,我斷斷續續地看,大概也看了一半(前四分之一和後四分之一加起來)。

我對這齣戲評價是很高的,不過對岸一些影友的意見也很不錯,例如應該把整齣戲的色調調的黯淡一點,或是隨著情節演進略作修正。雖然現在拍攝水準進步了,但是有時候「故意降級」反而效果更好。

除了我很欣賞的男演員胡軍之外,戲中幾個主要的女演員我都很喜歡,袁詠儀和劉嘉玲是老面孔了,飾演八姨太紫綸的詹小楠和飾演何文豔的孫甯(寧?)當時(2004年)都算是新人,但是都表現得很有水準。

一開始我雖然被紫綸的眼神和氣質迷倒,但是後半段的文豔卻凌駕其上...當然,因為紫綸落魄後來死了,也沒得同台比較了。

孫甯在戲中扮老扮惡毒又愛錢,尤其是那髮型和眼鏡,讓她成了四個熟女角色中的「過熟女」,但是不知道怎麼的,我越看越覺得她漂亮,旗袍根本遮不住她的好身材,有幾幕她還穿著睡衣,真的是...當然,動不動就和愛人說要殺人的文豔也很有特色,演技也不錯,但是那好像不是我的重點...

畢竟她不是女主角,劇照我只找到一張,對岸網站上雖然有很多她的時裝照,但是總覺得沒有戲裡頭那種傳統造型來的對味。

這是她的blog:
孙宁的快乐生活- 孙宁 - 新浪BLOG

延伸閱讀:
公共電視討論區─ 一江春水向東流
公共電視_一江春水向東流
關於公視該不該在黃金時段播放完全外製影集的問題,我個人覺得要看情況,包括戲的品質、給台灣戲劇團隊的刺激、以及議題的多元等等,公視當然要積極扶植鼓勵台灣自製戲劇,但是引進好戲提高競爭、讓觀眾獲得更多元享受也是必要的。

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

| 16 Comments

我是指,有生之年我可能看不到台灣出現一個有格調的政治家了。

雖然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全程看完了昨天晚上八點開始的「向人民報告」,但是我這般感嘆並非衝著陳總統而來,而是我一直以來...應該說我開始關心台灣政治短短五、六年來的感覺,只是到如今不吐不快罷了。

針對昨晚總統發表的演說

有人說,他在電視轉播中只看見陳律師,沒看見陳總統,這點我同意,而且我認為陳律師辯論的不錯,和我打筆戰的時候用的方式如出一轍,就是將對方(泛藍)漏洞百出、囫圇吞棗丟出來的罷免十罪狀一一陳列再以現實和歷史攻擊回去,就網路筆戰的層級而言,陳律師辯論的很好。

有人說,陳律師避重就輕,我倒認為是泛藍的質疑太過空泛,因此空來空去乃意料中事,一位律師沒有可能也沒有必要回應不切實際、忽略脈絡的指責,利用對方問問題的缺失加以反擊才是律師該做的,陳律師也作到了。

有人說,陳律師不開放記者發問,是膽小心虛,這點我無從判斷,但是以同樣標準來檢視台灣的媒體,你才會知道什麼叫做膽小、心虛...

有人說,陳律師全程幾乎都使用台語,是為了討好中南部深綠民眾,我想這應該是其中一個目的沒錯,但是如果今天是我要向人民報告,我也會選擇我最熟悉的母語:國語、普通話、北京話....但是我會要求口譯人員提供多語言同步口譯,透過網路即時傳播。

有人說,他看完陳律師的辯駁,覺得陳律師是「痞子」、「流氓」、「無恥之徒」...「不想多說了」...我在想,這種反擊在法庭上有何效果呢?還是說政客的口水功力已經低落至此?

有人說,電視台即時轉播的即時電話投票顯示出不相信陳律師的比相信陳律師的多出十倍...我覺得有人真的傻了。

大概,大概有人以為我在幫民進黨說話了,不,容我澄清,我對政黨和國家這種東西真是深惡痛絕,就算幫忙說話我也是在幫陳律師說話,但陳律師哪需要我幫他說話;陳律師很幸運地遇上了一群更差勁十倍的「叫罵客」,只要拿出網路筆戰的水準就可以贏得很輕鬆,但是陳律師啊陳律師,泛藍想要公審你,你竟然也跟著他們玩起法庭遊戲!

律師的法庭遊戲是這樣玩的:對方朝你丟泥巴,你必須趕快擦掉,然後抓起更大把泥巴丟回去,不斷重複,然後讓法官或陪審團決定誰比較髒;但是這不是領袖或政治家的遊戲規則,領袖或政治家的遊戲規則是:對方朝你丟泥巴,你泰然自若地擦掉,然後和對方握手。再不然就是你慢慢拿起泥巴,最臭最髒的那一丁點就夠了,然後抹在對方鼻頭上,在對方還沒來的及拿起下一把泥巴之前,幫他擦掉,然後和他握手。

或許,上面的希冀只會是夢想,因為當台灣藍藍綠綠政治人物統統都在爛泥裡頭悠然自得時,互相丟、抹泥巴只會是他們怡情養性、消遣時間、保養皮膚的日常生活--據說今晚八點還有一場。

「不要跟豬...」系列的書出了那麼多本,看樣子書有在出,沒有人在聽;以後改出「不要跟馬...」大概會比較多人聽進去。

最後簡單談談我自己對罷免總統這件事的感覺

我說過了,政治是場表演,媒體搭的舞台、政客名嘴負責編導演,公平正義、台灣意識、大中國威脅都是戲名。如今上演的段子是「罷免總統」,只可惜編劇比鄭文堂更愛狗血、導演比朱延平更愛老套...要演戲沒問題,但是請給我王小棣或易智言等級的導演。

感謝Issac、undersound、Bruce等對岸的朋友,GVO CN在CNblog開站了(其實快一週了...):Global Voices Online之中文版

Wordpress的系統非常穩定,速度也很快,是個可以常駐久安的好地方。中國的讀者請多多利用。

陸陸續續有很多高手加入志願翻譯者的行列,實在很感動,也很興奮!現在的翻譯量已經比以前多的多了,而且大部分成員都喜歡挑長的翻,可以說是毅力驚人,佩服佩服。

以下是幾篇我個人推薦給大家的譯文: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玻利維亞天然氣燒起了巴西的政治爭議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非洲:西非部落格巡禮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伊朗: 暴力,女警和足球

透過這個機會,小弟在此還是要工商服務一下,翻譯小組的成員來來去去,沒有強求或強留、沒有硬性規定產量、更沒有規定文章選取的原則,一切都和以前我一個人在翻的時候一樣,想翻就翻,只是透過wikigoup進行協調和合作,讓流程更有規律罷了;所以您可以今天加入,明天退出,後天又加入...反正您願意貢獻一點時間、貢獻一點精力來翻譯的時候,就來吧!就算這輩子只翻了一篇兩篇也好,就當作是一個嘗試吧,請加入我們,成為GVO的志願翻譯者!

另外,如果您覺得翻譯比較麻煩,我們也很需要校對者,您可以只做校對的工作,對您來說或許負擔較小,但是對我們來說助益極大!當然,目前成員中都不是專業的翻譯工作者,所以出錯乃難免之事,希望所有讀者也可以成為校對者,指出應該改正的部份。


feed for GVO-TW: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 - powered by FeedBurner
feed for GVO-CN:
http://blog.cnblog.org/gvo/?feed=rss2

自然又奇幻的婚宴

| No Comments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看的東西越來越多,頭腦裡塞了越多族群、文化、歧視、隔離、差異、融合、超越...等等的字眼,說句老實話,常常有點腦筋被堵塞住的感覺。

前天(週六)回台中參加我國小同學的婚宴,託了上次同學會成功之福,這次他的婚禮才能成功地把我們都找來。婚宴的地點在我老家眷村的活動中心籃球場,這是個很適合辦露天酒席的地點,大概也是忠義村唯一適合的地點。我小時候多半在三個地方逗留,活動中心、小學、還有土地公廟,這三個地方都離我老家不到五十公尺,彼此之間的距離更是不到十公尺,我幾乎很少進行任何遠一點的探險旅程;所以我想:從小習慣於在熟悉的地點待著,或許也是造就我不愛出遠門、間接造成我變成路癡的原因...

雲嘉電台現場節目結束之後,我就從嘉義市趕回民雄,準備搭電車回台中,但是山線的電車已經走了,我正煩惱之際,突然發覺其實我可以搭海線的車到沙鹿,畢竟沙鹿離東海不遠,距離和我搭山線從台中火車站回到東海差不多,可能還近一點,所以我就臨時決定改搭一分鐘後要進站的海線復興號,這對我來說是個挑戰,因為我極有可能出了沙鹿站然後迷路兩個小時。

還好,一切順利,我回到東海家中,急急忙忙換了襯衫和褲子,穿上皮鞋,上了機車快速奔馳在東大路上。這是條剛蓋好的路,隨著中科進駐,這條路如今和高速公路差不多寬,應該有八線道,才能應付不斷來回穿梭的砂石車和大卡車。看著中科土地上以驚人的速度蓋好一座又一座巨無霸廠房,我心裡想著:綠油油的油菜花田和甘蔗田都消失了...我以後還能安心喝水嗎?

距離不遠,筆直的路只花了我十分鐘就回到老家,經過了活動中心,看見人潮,我趕緊把機車停在老家前面,快步走向婚宴場地。活動中心門口是一座老牌坊,雖然我從小就進進出出,但兩旁的對聯我卻記不得內容,大概是忠心為國....義膽.......的七言對子,眷村裡有幾位伯伯還蠻擅長寫對聯的,有時候也會在公佈欄看見他們的作品。牌坊下有幾位著阿美族服飾的女性,熱情的招呼客人進場,收禮金的桌子則排在旁邊一點。遲到一會的我正在想要先排隊交禮金,還是先進場找同學,我眼睛瞄著瞄著,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哎呀!是甲班的傑倫(我是乙班的),好久不見了!他看見我也很高興,畢竟小學畢業之後好像就見過面了,他長高好多,突然覺得他們那一家的血統都是這樣,小時候矮,然後突然抽高。

寒暄兩句過後,我先進去找同學,看見不少人已經坐在同學預留桌了,我打了招呼以後回到入口付禮金,才發現坐在桌子對面幫忙收禮金的也是甲班的同學志傑,現在真的帥到一個境界,以前都曾一起打過籃球,雖然不太熟,但是看見好久不見的同學還是很高興。

我回到同學桌,小學老師也已經到場,而且又多了幾位同學,基本上上次同學會的陣容大概都到齊了。活動中心的司令台權充表演舞台,司令台在九二一的時候倒塌了,後來重新建了起來,不過前總統蔣中正和國父孫中山的裱框照片依舊在,司令台屋頂的國旗也依舊飄揚。台上一位不高略胖的中年女性主持人賣力地用台語請大家入座,並預告待會的精彩表演包括了辣妹鋼管熱舞;她穿著高岔到腰的連身旗袍,非常盡職地保持現場熱絡-她的熱絡,司令台沒有後台,後面只有條大水溝,所以「辣妹們」就坐在燈光照不到的舞台邊上,身上罩著大外套。音響的聲音震耳欲聾,要和隔壁的同學講話都是一件難事,我也很久沒參加這種場合了,因為小時候和爸媽去吃喜酒,覺得等了太久沒東西吃,後來就再也不跟著去吃喜酒了。研一時聽學長說民雄三不五時會有全裸脫衣舞的慶典,不過到現在還沒能拜見,憾甚。

菜一道道的上了,我食指大動,雖然沒有我期待的阿美族美食,但是海鮮全餐也很合我的胃口。台上的主持人也一直賣力地「催下去」,反正在那麼大聲的音樂下,小姐們唱的好不好聽其實很難判斷,但是衣服穿的很少倒是很好判斷。據我觀察,幾位小姐好像有點興致闌珊,往往要主持大姐三催四請才願意走到司令台中央,可能是職業倦怠了吧。當然,台上主持人用的語言和唱的歌都是台語,光是這個景象就夠奇幻了,因為台下有八成五是原住民(主要是阿美族),一成是外省人,剩下的才是本省人或其他語族。

不過這一點都不阻擾賓客們的興致;一位小姐在熱歌勁舞時,台下一位小弟弟突然站起身來跟著電子音樂跳起頗具水準的舞步,同桌的賓客大聲叫好,隨即就吸引了主持人的目光,邀他上台。小弟弟(大概十五歲左右)上台之後繼續他的專業舞步,不過主持人很想給他點福利,於是請兩位辣妹上台跟他比舞,要他負責扮演「鋼管」(畢竟司令台上沒有這種器材...),不過小弟弟很害羞,只想跳自己的舞,於是就在司令台上上演了追逐戲碼,主持人命令兩位辣妹把小弟弟的上衣脫掉,然後拖了張凳子,讓小弟弟坐在凳子上,兩位辣妹輪番坐上他的大腿「表演」...頓時讓我很想大喊「play one!」

我估計我是受不了這種刺激的,為了我的性命著想,我忍痛放棄了上台的慾望。不過小弟弟真的很專業,下台之後隨即被一群更小的弟弟妹妹們(七八個,大概十歲左右)圍繞,逼問他剛剛的感想...我看他沒說什麼,自顧自的又走到隔壁的溜冰場繼續跳他的舞,嗯...要是我是他的話,我的人生大概改變了吧...

熱舞完接著是阿美族舞蹈表演,由男方(我同學)的阿姨、姑姑、姊姊們擔綱。歌曲一放下去,氣氛隨即轉變成濃濃的族群風格,台下不少人跟著唱和,許多人乾脆放下筷子離開凳子也跳了起來,真是歡樂無比。同桌的另外一個同學建旭也是男方的親戚,因此其實台上的表演者他都認識,看樣子我們村子裡頭的原住民,阿美族占大宗。

串場都是主持人和辣妹負責,所以其實一場婚宴下來,三位辣妹的運動量都非常大,除了要懂跳舞以外,體力也要很好。主婚人,也就是大雅鄉的一位原住民的鄉民代表拉著雙方家長以及新人上台了,他說:「我們蔡倫是非常優秀的原住民第二代,不抽煙不喝酒,非常上進...」老實說,不抽煙不喝酒和上進沒什麼必然關係,但是我同學真的很上進是事實,而且他上次同學會也真的滴酒不沾也不抽煙,真的是好男人。女方和他是國中就相識相惜的愛情長跑伴侶,我這才發現我小學同學都還蠻專情的,另外有一對也是國中就交往到現在。

女方應該是本省人,長得也很漂亮,和我同學很配,真的很替他們高興。主婚人致完詞,鄉民代表也致完詞,接著就是必備的卡啦ok時間了。流程很簡單,到台前拿歌本點歌,填完點歌單送給控音師,等主持人點名就是了。許多人迫不及待上前排隊點歌,雖然都是阿美族,但是歌曲庫裡頭也沒有原住民歌曲,所以大家大多唱台語歌唱得很高興,基本上大家發音都非常標準;我也是這樣,唱台語歌時我的台語就標準多了。

我們到場的同學也決定點一首歌,一起唱給男方,後來決定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拉著老師,全班一起上台,好久不見的小寶(上次同學會沒來),本來在台下還硬是不願意上來,結果麥克風一拿到手就沒放過,最後還很專業地帶動唱,替中途上來的新郎新娘打拍子助嗓,感覺真的很好...不過後來聽說他吃飯時灌了五六杯的XO(酒名,非顏文字)。

下台後大家又約了約要去唱歌,選定了青海路的一家Holiday。離開婚宴會場前,新人在出口拿著喜糖與煙等著賓客,男方和我們說:「你們要去唱歌對吧,待會去找你們!」當然,他沒有來,因為同學們來的目的是要鼓勵他邁向下一段生人...人生的旅程。

蔡倫婚禮2蔡倫婚禮6

[推薦 公視八點檔]危險心靈

| 17 Comments

危險心靈

關於書:
博客來書籍館>危險心靈

關於戲劇:
公共電視_危險心靈
危險心靈 - Yahoo!奇摩部落格(官方部落格)
∞ FAB ∞ 危險心靈工作誌(攝影師手札)
「危險心靈」一劇因為有許多年輕的國中學生參與演出,因此不少該劇的演員或臨演都透過部落格提到了這部戲。

關於侯文詠:
Let's talk about....: 侯文詠˙李家同對談教育問題(基本上沒有對談到...Orz)
圈套:喜,相逢

部落客對該書的評論與隨想:
16888的生命寫真--危險心靈後的紊亂共鳴

但看著這個社會時,卻往往感到鮮少人可以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只知道如何去斥責他人,用以一種群眾或是威嚇來抵制某些屬於自己的不公平待遇。
--Lucifer-- ~ 危險心靈
不過我大概明白侯文詠為什麼會這樣子寫
因為整個教育體制的問題
已經不是能夠在小說中
自我欺人的幻想未來的美好
廢人筆記: 【215】學測事件簿之放榜篇
每年學測放榜後報紙上也都會出現一些穿西裝打領帶的社會人士高聲疾呼什麼「考滿級分又怎樣」、「中西父母的不同」之類的東西,覺得真是狗屁東西,考滿級分 又怎樣啊,考試又不是你在考,而是我們這些學生在考,你投稿投的很爽,打知名度又有稿費賺,我們在學校還是照樣天天被老師餵考卷餵的很幹...
登猷a日誌: 危險心靈
上上個禮拜春假前,我向ESL同學介紹了這本書。
講一講到自己都快哭出來了。
因為,真的很感動。
從裡面我學到了:教育不是一個人的問題,而是來自整個社會價值觀扭曲的根源。
青少年心理學weblog: 五點半的思緒
今天上課的時候我其實有點不專心,腦中跑過非常多的問題,不斷的懷疑教育的出發點,還有背後的目的。看來是經驗的傳承,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倒認為教育是某個形式上的箝制,思想的箝制、價值觀的箝制、最直接是行為的箝制。
Kevin 凱文: 危險心靈(侯文詠)
當然書中也批判了 台灣政治的亂象 電視上所出現的一切
都可能只是為了鞏固廣告商 誰管他人死活? 只希望一切精采
一切的一切都可能只是一開始就寫好的劇本 挑動老百姓敏感的神經
進而達到個人或是小圖體的利益
Neo's: 日子
但這本書實在有趣,
看著書裡主角面對的問題,
與他自己心理的想法,
忽然驚訝的發現
這根本就是我自己啊
這不就是我心理的想法嗎
看不見的世界: 數字裡的青春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最不認同用成績衡量孩子優劣的標準。這種厭惡當然其來有自,除了高中時被驚嚇的經驗,學生時代一路上來的好朋友,很多都是升學制度裡頭的邊緣人,在師長和老師的鞭子、威脅與責罵中痛苦熬過來的孩子。我看著他們被打之後無助、無奈最後變成麻木的眼神,看著他們一次一次的信心催折。我慶幸他們之中大部分還是「看起來」健健康康的長大,像學生時代被他們視為女王的我一樣,變成一個普通人。
讓心靈喘口氣: 叛逆的十六歲
我討厭考試 討厭讀書 討厭上學
更討厭老師
幸好我有一對好父母
理解我 包容我 相信我
甚至 還叫我把喜歡的男生帶回家給他們認識
我真的帶了
花蓮高中國文科:國文課上安頓自己
侯文詠在〈危險心靈〉中寫道:「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問我們的社會、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只會問我們小孩有沒有努力讀書、用功讀書?卻從來不問,教育 可曾帶給小孩快樂、希望」。我也曾捫心自問,我這門國文課到底要教給學生什麼?學生又學到了什麼?當學生面對奧古難解的文言文,千百年前的文人墨客,即使 我費盡唇舌的講解字辭章義,廿一世紀的少年又能與蘇軾、韓愈、歐陽修交流多少呢?
堂本慶的有樂町:侯文詠的『危險心靈』
當然啦,我也如同阿傑一樣是父母花錢託人情千拜託萬拜託才擠進所謂的"好班", 所謂的"名師"就是打得狠,為著他自己的"錢途"把學生"逼"進公立高中。老師打學生很多時候是完全不顧學生的尊嚴,是自己不爽的情緒或讓他在班別競賽中 丟臉的原因下如同殺人不眨眼的猛獸,似乎我們都已是植物人沒有神經不會感到痛只是讓他發洩不滿的對象,我真的是這麼認為的。 〈當然不是指每一個老師啦〉
恨不得倩疏林掛住斜暉:心情有點糟
...如果國三的我也在書裡面的話,我可能會是那些屈服於現況教育體制的人,只想考好學測。即使我知道那是「對的事情」。但是現況之下,我沒辦法和你一起這樣鬧, 因為我知道教育制度才不是一開始抗爭就能馬上解決的...我還有「應該走的路」要走。
這裡的「應該走的路」,其實就是跟著大人們的期望走的「正道」,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對的,但是至少我不排斥這條路,既然這樣,就走走看吧...

On the Road:夫復何言?
結局是一片混亂,而主角就此不說話,家人以為他得了自閉症,急忙帶他去看精神醫師。他只是很自然的不想說話而已...世人不懂,沉默是一種抗議,他們看透了世事,知道多說無益,我想那是最強而有力的反抗...
熊熊life:有感而發
在看到某一段的時候感觸狠深
跟我們現在真的好像
教改!?
到底在做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危險心靈
那種無奈、關在牢籠裡近乎抓狂,讀書讀書再讀書、考試考試再考試,一天八堂課,發個時張大張模擬考卷不稀奇。而在國三,支持我們繼續生存的理由變的很簡單,就是想要逃離這種掐到窒息的世界,到美好而且自由的高中。
絕版男人:是學生還是家長的問題
很想拿棒子敲一敲這些家長!既然學生犯了學校的規矩要打棍子...部是,是拿棍子打孩子,那家長犯錯可不可以處罰呢?
...不知道,可不可以有人去當立法委員,立一個法是可以修理家長和大人的...

無名小站上的危險心靈
相關文章數量很多,和本篇一樣純推薦戲劇的也有。雖然長篇大作比較少,但是很多是國中生自己的聲音。

部落客對戲劇的感想與評語:
(還沒上映,所以沒得摘,但可以先看看有參加試映會的人的看法。)


[討論會@HemiDemi]你想要什麼樣的金曲獎

| 9 Comments

針對這次東風辦的金曲獎,我感覺很失望,剛好nitoc摘了這篇:金曲獎典禮華客橫行支妹囂張 - 冷房,我的初步想法是:

姑且不管台客華客爭論,金曲獎沒有原住民、客家音樂、以及其他台灣音樂的表演機會實在是很爛。
商業電視台承接金曲獎,而且完全向華語流行音樂偏頗的問題太嚴重了。
當然,市場如此,但是如果金曲獎一點提倡台灣原創優質音樂的企圖都沒有,那不如不辦。
我想這是一個可以深化的議題,訥客有什麼想法?(或許該請popmusic群組加入討論)
hypnotist之前也在popmusic群組起了頭,所以我想就把討論移至該處繼續好了,如果大家對這次金曲獎以至以後的金曲獎有什麼意見的話,請多多參與討論。

生命的反思-從「犬間獄」談起

| 11 Comments

禁虐2

禁虐

這篇文章真的拖了很久,不知道該怎麼開頭。(<---所以我就這樣開頭了...)

最近很多人可能都看到了amanta做的公民報導,有關屏東的台灣之星寵物批發商...唉...(看了照片又有點寫不下去...)。我想說的是,人類在大自然中到底佔據什麼位置?而怎樣對待其他動物才是「正確」的,人類對動物的差別待遇又「正確」了嗎?

我去年曾經在BBS上和人進行我這輩子第一次筆戰,就是討論台北大學三峽校區內的流浪狗問題:

網路生涯第一次筆戰
筆戰延燒...
差不多該停戰了
筆戰之最後的灰燼

如果您沒時間看上面四篇...那我的立場很簡單:我知道人類會繼續殺害、浪費、毀滅其他生物的生存機會,以延續、維持、豐富人類的生活,我沒有打算去違逆這個我自己也深陷其中的走勢,但是我不喜歡看見人類在殺害、浪費、毀滅其他生物之前,還要先把該生物給污名化,因為配得上用「奸詐」、「兇惡」、「嚇人」這些形容詞的只有人類,因為只有人類會為了生存以外的目的而做出許多多餘的破壞行為,其他動物不會。如果要殺害這些流浪狗,就殺吧!但是不要為人類的嗜殺找藉口--儘管我發現人類很難不這樣作。

同樣地,說到保護或是拯救動物,我的想法是:人類不需要保護或是拯救什麼動物,因為人類自己就是動物,不應該認為自己比較高階,背負著什麼神聖使命;人類應該以平等和自然的心態看待其他生物,我們消耗其他生物才得以生存,而我們也必須成為消耗品,幫助其他生物生存下去,人類不需要因為正常的、必須的消費生命而感到內疚、自責,但是人類必須要思考「生命消費的理性」,因為理性,是自然賦予人類這種無自制本能的生物的一帖解藥。

例如前陣子曾經吵過的中國廉價毛皮製品與歐美毛皮市場需求的問題,我的想法是,富裕的人類買昂貴的毛皮來穿戴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不要假裝自己是無知的,或是高貴的、美麗的;雖然我個人對此敬謝不敏,但是我不會譴責穿戴毛皮的人,這是他們的權利,他們有權標誌自己為「我是一個願意花錢請中國的窮困勞工活生生剝下動物毛皮,經過歐美名牌服飾品牌設計師剪裁之後,並將這些非用以禦寒的毛皮穿戴在自己身上的人類」。這是他們的選擇,我雖然自己對此沒有興趣而且感到噁心,但是我尊重。

但是當穿戴毛皮的人類自願如此標誌自己之後,請不要假裝沒有這回事,不要假裝這些屠殺和你們沒有關係--不要自欺欺人,不要用感性的光華璀璨遮掩你理性的嗜殺。

同樣的,買賣寵物也是一樣的道理。我不齒台灣之星寵物批發負責人,以及所有從事類似行為的人類,不是因為他們違法,而是他們隱瞞這些事實,以虛假的面目販賣動物;我不屑所有去寵物店買動物回家的人類,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權利,而是他們自欺欺人,他們假裝自己「愛護動物」,但是他們的行為與自己宣稱的正好牴觸。

我看見男男女女去逛夜市的寵物攤販,我就作噁,但是我尊重他們有標誌自己為「我是一個願意花錢買寵物回家,然後間接促進流浪動物的增加、店家虐待寵物、強迫過度繁殖的人類」。這些才是事實,人類啊,我們有力量對其他動物做出任何事情,但是請接受並且承認這些事實,不要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為。

延伸閱讀:
犬間獄實錄--6/12日--我們需要您一起怒吼準備出擊

Another conference I missed

| No Comments

[摘]血汗、心血、數位化

| 7 Comments

生命力新聞: 外籍看護工時長 憂鬱指數高

林秀麗認為,政府除了應鼓勵民間機構培訓外籍看護外,還應將外籍看護與本國看護的就業條件拉到相等的水準,她說:「如果這兩種看護的薪水都一樣高,民眾當然會優先選本國看護。」
如果將兩種看護的薪水調至一樣高的目的是要讓民眾選擇本國看護,那豈不是代表外籍看護完全沒有工作機會了嗎?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那一天,我丟了飯碗 在YouTube
中時員工的血汗數位化了。

苦勞網/苦勞論壇/iPod驚傳血汗工廠 鴻海參一腳?
Boing Boing: Inside China's iPod sweat-shops
國生三年才開始 » Apple、鴻海、與中國
Wired News: Judging Apple Sweatshop Charge
AppleInsider | iPod City: inside Apple's iPod factories
iPod的使用者會有比較高的「血汗潔癖」嗎?

異鄉人:In Praise of Sweatshops
glenngould說的血汗很輕鬆,但是真正的虐待與剝削有那麼輕鬆嗎?
還是說,因為我們曾經這樣苦過來,所以我們也要別人遭受一樣、甚至更多的苦痛?這就叫做經濟學嗎?

我沒有定論,而這正是我擔心的。

6/16補記:鴻海駁斥了所有指控...我感覺還蠻矛盾的...一方面希望媒體是正確的,因為這樣代表真相被揭露了,另一方面又希望媒體是錯誤的,因為這樣中國勞工是幸運的。

有關rss,就教於諸位先進

| 2 Comments

kyth幫GVO TW燒了一個rss,但是文章排版卻有點變形,例如最近三篇。

但是詭異的是,有的文章的排版卻很正常,一點問題也沒有。

有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
我剛剛發現,每一段結尾都要加上<br/>排版才會正常...

偶爾關心一下可愛教主的消息

| 17 Comments

ESWN這裡有一篇有關楊丞琳的報導:

EastSouthWestNorth: Rainie Yang Goes To China

大意是說:楊小姐兩三年前在我猜裡頭表現出了她對歷史課的極為不熟悉--

Q:南京大屠殺死多少人?
A:不知道耶...
Q:猜嘛~
A:我真的不知道啊,多少?
Q:三十萬。
A:喔....(驚訝)
Q:很多對吧!
A:不,我的意思是說原來才三十萬。
然後她也常常在公開場合說自己認為自己上輩子是日本人,所以就在中國的網路上挨批了。

現在她和許多台灣藝人一樣要進軍「內地」市場了,所以她說她一直認為自己是pure Chinese(這句話是不是誰講過?某過氣政客?)

商人無祖國,藝人祖國多。

"尾巴開始搖狗了"

| 8 Comments

看過不少文章用這句話來比喻「副業幹掉正職」,或是「下屬影響上級」,不過這次這句話是Colby Atwood, 一位報業分析師說的

這個議題不新鮮,但是通常我們只看見這隻狗硬生生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卻又停不下搖尾巴的衝動,然而最近不少倡議者開始鼓吹印刷媒體將重心放至網路,讓平面成為次要,或起碼讓網路讀者可以完全近用所有平面內容,再沒有訂閱付費與否的限制,例如Jeff Javis這篇:Driving readers online、或是Mark Glaser這篇:Open Letter to the Times::Mr. Sulzberger, Tear Down This (TimesSelect) Wall!

簡單來說,報紙或平面媒體的廣告份額不斷消退,但是網路廣告身價卻不斷飆升;網路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看似是世界趨勢,但是最愛跟國際潮流的台灣平面媒體反其道而行,紛紛跑去找更爛的電視媒體結盟或是進行買賣,讓人不懂這算是自貶身價還是同流合污。

這些平面媒體的網路部門(例如中時電子報與UDN)應該都思考過如何透過網路接觸到更多網路讀者,可是我就是感覺不到他們的用心與用力。內容品質就不管了,畢竟這也不是負責網路窗口的人能掌握的,但是如何善用平面媒體的內容卻是網路部門的責任。

電子商務、交友聯誼、部落格、關鍵字廣告...網路部門想了很多掙錢的方法,但是如果狗不先搖尾巴,尾巴也不可能搖狗;平面媒體要成為網路媒體,不能單單只把內容一成不變地貼上網,最多加個沒有人看、可有可無的留言功能。那麼多有價值的內容應該要積極的mash-up,都已經提供rss了,應該有點網路的觸覺了才對。

我的期待是:當功能做出來之後,網路使用者就會開始改變平面媒體的網路窗口,接著網路窗口就會開始改變,接著平面媒體也會改變,接著其他媒體也會跟著改變...然後社會就改變了。

上面這一句猛然一看真的超超超科技決定論的,但是真正具有決定力量的不是科技,是應用科技的人。

什麼是GVO翻譯計劃?

| 8 Comments

什麼是GVO翻譯計劃?

GVO翻譯計劃就是將GVO網站上的英文公民報導翻譯為中文的計劃,此計劃最初由台灣的inertia提出構想,由Portnoy開始實行,於他個人blog「龜趣來嘻」上開始固定翻譯GVO的報導

在進行一段時間之後Portnoy決定邀請更多志願參與者加入翻譯行列,成立了GVO-translator群組,開始討論相關事宜。之後成員ilya則於Taipedia上建立了GVO翻譯計劃的頁面,此後群組開始藉由wiki的形式協調翻譯進程。

GVO翻譯的目的?

簡單來說,GVO翻譯計劃有兩個目的:

第一:透過翻譯,將世界其它地方的在地觀點傳達至中文世界。

第二:提供主流媒體忽略的視角,讓中文網絡世界能與其它國家的blogger對話。

GVO翻譯的意義

與其它翻譯介紹國際信息的文章的最大不同:我們的關注點是平凡人的個人體驗,建立一個草根的集中平台。不一定有鮮明和宏大的主題,不一定是專家的專業論述,我們希望讓人們了解到的是同樣身為庶民,看到的周遭世界。

我從哪裡可以了解到更多的相關信息?

Google group的GVO翻譯小組

在這裡可以交流各項信息,討論在群組活動中遇到的各種問題。特別是最近Calista發起的的《目的何在》和巴治奧發起的《大家好,請教幾個問題》,有對這個小組主旨的一些探討。

wiki上GVO的翻譯計劃

這是我們發布信息的公開場所。您可以在此看到我們的工作流程和工作清單,已經處理和等待處理的稿件等。在討論區內還有GVO翻譯小組的基本原則。

我可以做什麼?

您可以在以上兩個地方發貼或通過信件告訴我們您的想法 / 幫助宣傳 / 加入我們而成為翻譯小組的一員。現在要在大陸開一個GVO翻譯分站,聚集所有人的文章。需要選擇穩定、界面簡單大方的bsp,最好能有多人共用同一blog的功能,沒有也沒關係。還有個附加條件:希望自由度能儘量大一些。:P 有誰可以提供下大陸BSP這方面的信息嗎?謝謝。

附:什麼是GVO?

GVO全名為Global Voices Online,是一個非營利的全球公民媒體計劃,由哈佛法學院的柏克曼網絡與社會中心贊助成立。

GVO底下有多位區域blog編輯,負責尋找、聚合,與追蹤全球網絡上的對話,而許多的橋樑博客(bridge bloggers)則以英文寫作,提出地方觀點與重要事件。

GVO的兩位創始者是Ethan ZuckermanRebecca MacKinnon

[公視]出路~傾聽人民的聲音

| 29 Comments

時間:95年6月12日至15日(週一至週四)23:00-24:00首播
          翌日11:00-12:00重播為台灣找尋善意與希望的聲音

有感於現今台灣社會,處於一個相當關鍵的時刻,政治的不安,撼動台灣各個層面,從今日(6/12)起一連四天晚間十一點,公華視將聯合製播特別節目「出路~傾聽人民的聲音」,由公視主播黃明明及東吳大學教授羅致政主持,而這也是今年四月華視正式加入公廣集團後,兩台首次一同出擊。

近七年來,台灣歷經九二一大地震、九一一國際恐怖攻擊、台灣政權轉移、SARS危機、口蹄疫與狂牛症、三一九槍擊案、朝野對峙、治安與政治情勢惡化等危機,台灣民眾普遍感到失望。台灣社會陷入一種不安的氛圍,此時公視基金會思考公廣集團可以為台灣社會傳達出什麼善意與希望的聲音?在這樣的使命與社會現況下,公視與華視首次聯合製作四集特別節目「出路」。

「出路~傾聽人民的聲音」節目針對當前台灣政經社會情勢,邀請社團、婦女、上班族、學校師生等族群意見領袖或各階層、各族群代表進棚專訪,傾聽他們的聲音,每集內容均涵蓋「認同危機與政黨對立」、「經濟瓶頸與台灣出路」、「社會困境與族群衝突」、「教育的下一步」及「外交僵局如何破解」等五個話題。

部落格中也該同步針對這五個話題進行討論!有沒有哪位願意來辦個論壇的?一個人負責帶起一個議題,然後最後再蒐集意見發表著的文章,寫成一篇集錦的報導,這樣不是挺好嗎?


我明天會去參加其中一集的錄影,有關教育和族群,如果有什麼意見歡迎提出,我會轉達。

我拿到的通告傳真:
訪談大綱︰
教育改革何處去?台灣主體文化在哪裡?教育改革推動至今,雖略有成效、教育變得活潑多元,也去化教育的僵硬回歸人本,但是,過度的校園民主、教學自由開放,在無完整配套下,形成更複雜的教育問題。學生中文、數學程度越來越差,教材屢屢引發爭議,在堅持台灣本體、文化認同的教育原則下,教材紛亂、師資不足,高等教育品質直直落。網際網路多元文化興起,顛覆傳統的教育學習和資訊管道,也打破了教育一元性。教改成效何在?未來何去何從?台灣主體文化是什麼?文化認同如何與教育脫鉤?台灣與中國的歷史文化,能否從政治上抽離?
社會困境與族群衝突~為台灣社會把脈。台灣社會因為政治人物的刻意炒作,省籍意識與國家認同成為撕裂社會族群的殺手,族群衝突、價值扭曲。在經濟上,貧富差距日益擴大,隨著經濟景氣的惡化,有越來越多弱勢團體生活陷入困境甚至想不開。但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卻又極度擴張信用、陷入物慾主義、追尋物質崇尚名牌。社會價值被扭曲,藝人、名人、有錢人變偶像,道德倫理被遺忘,外來人口(外籍配偶、外籍勞工、中國新娘)成為台灣新住民與新貧階級,他們也成為台灣社會的隱憂。未來台灣社會的走向如何?如何建立均富、公義、好禮與和諧的台灣新社會,傾聽學生、婦女、上班族與社團領袖的聲音。

這兩段文字我都有不太同意的地方,不過我想等到明天回來以後我再把我的意見表達清楚吧。各位如果有什麼意見也請迴響告知。

喧嘩吵鬧...卻又聽不見彼此的台灣社會

| 2 Comments

annpo發出了一口長長的嘆息,我看了也心有慼慼焉。

不過「吵」我可以忍受,「鬧」我就受不了了。人在吵的時候,還是有目標的、有想法的;但是人在鬧的時候就是完全另一個樣子了...

「吵」需要技巧,就像是包龍星在窯子苦練一載之後和眾老鴇對吵,吵的字字淌血、句句穿心,要是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不知道目標在哪是辦不到的。

「鬧」也需要技巧,但是鬧是毫無針對性的無差別攻擊:化成招式名稱大概是--唾涕連打真  唾涕亂舞,或是唾涕亂舞  改 ,化成組織名號應該是裏 唾涕亂舞N人眾新唾涕組...

吵的目的可能是要壓過對手、可能是要打破寂靜,也可能是要破舊立新,但是不論什麼場合、什麼脈絡,鬧的目的都只有一個:讓「觀眾」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讓大部分的人都累了,不想管了,灰心了。

吵還需要使用語言或是任何帶有象徵意義的符號;鬧只要把任何一種動作放大就可以了。

我不怕吵,我只怕找不到人認真地吵,但,我的害怕已經成真了。

[轉貼]很愛演

| 4 Comments

來自麻糬 柔

歡樂的大家:
松田崗之愛裝

GVOTW已經開站了!

| 3 Comments

從今日起,Global Voice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TW) 正式啟用,所有過去的譯文已經搬移過去,新的譯文也會在那裡刊登,希望大家移駕至該站瀏覽,謝謝!^^

至於GVOCN的位置則還在商討之中,但相信很快就會出現,文字會改為簡體,在兩岸差別用語上也會作適當調整。

之所以將GVOTW放在蕃薯藤的BSP,是考慮到BSP的人潮較多,而且具有匯出機制。希望各位舊雨新知多多支持、指教以及批評。

目前徵求GVOTW的css設計,願有高手拔鍵盤相助,色調和格式希望能仿照GVO原站(就是藍啊綠的)

如有任何疑問,請至GVO-Translators Group,或是email: GVO-translators@googlegroups.com

補記:如您想直接訂閱GVOTW的rss,請使用這個網址

再怎麼樣也不能取這種名字

| 6 Comments

谷歌就算了!Google請記取教訓,不要再替新服務亂取名字了!...不然翻譯起來會很難聽.......

GBuy This Month?

[轉錄]那一夜 Kimbo

| 4 Comments

【利格拉樂.阿(女烏)】

從媒體上得知Kimbo(胡德夫)獲得今年金曲獎多項提名,心裡想:「這一 天終於來臨了!」對於Kimbo的聲音,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在台灣任何場合所聽到,而是1999年我們因緣際會共赴日內瓦時,以台灣原住民的身分混水摸魚進 到聯合國會場內,參與了WGIP(原住民工作組會議)的議程;到了那裡才能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被打壓」,很窩囊又氣憤地在美麗的日內瓦停留了一個星期, 聯合國大樓內憤恨難消,步出會場卻是個美得不可勝收的城市,一進一出之間搞得幾近精神分裂。

就在會議結束前最後一晚,大會依照慣例舉行了晚會,因為這是一個熱鬧的餘興 活動,無關政治角力,友善的他國原住民朋友前來詢問,我們是否要在晚會中表演節目?這一點我一向無能為力,原住民族擅長的歌舞天分,我一點兒都沒從母親那邊繼承到,正在猶豫不決之際,Kimbo一口就答應了下來,我雖然久聞他在音樂上的表現,但是真正親耳聽見Kimbo現場發聲,卻還是頭一遭。

會議依然爾虞我詐地在聯合國萬國宮內進行,我們一行身上背負著「台灣」二字 的人,被中國代表重挫得遍體鱗傷,運用種種曾在台灣社會運動使用過的策略,加上他國友人的幫忙,勉強才能在發言紀錄上留下蛛絲馬跡;但是,重重圍堵的最後 結果,卻是連基本文宣都必須從會場內被撤掉,所幸已經到了會議的最後一天,與中國代表交手的過程中仍有不少斬獲。

七月的日內瓦,天氣宜人舒適,在會議結束後步出萬國宮,大家漫步往晚會會場前進,從抵達之後即一路陪著我們奮戰的翻譯(服務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Rebecca),分別一一擁抱我們這群孤立無依的原住民,政治場上的廝殺一點兒都不比商場上來得輕鬆,對於這次所有參與其中的族人而言,算是有深刻的體認和經驗了。

日內瓦是個美麗的城市,倘若不是因為政治因素前來,絕對會讓人樂不思蜀,聯合國大樓前有片美麗的薰衣草花圃, 傳說中薰衣草具有鎮定的功效,站在紫色花園前深深呼吸,幾番吸吐之後彷彿也真的得到了安靜,就在前方不遠,晚會的場地已經可以望見,我和身旁的翻譯有一搭 沒一搭的隨便聊著,分享這次會議的收穫與衝擊,而Kimbo因為要上場演出,所以早我們一步先行抵達會場處更衣,放下心中積累了一週的鬱悶,這才終於有眼 睛可以看看美麗的日內瓦。

夜色,慢慢地降臨,熱鬧不已的會場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國的原住民,繽紛的傳統 服飾撩亂了目光,加上有跳蚤市集陳列販售各種小東西,我們只好選擇先去逛逛這些原住民攤位之後,再回到已經不知道排了有多長的領餐隊伍中,夾雜著各種母語 的行列顯得怪異又親切,迥異於過往英美語充斥的場合,在放鬆的時刻裡,我聽見來自各個族群最美麗的母語在傳唱,幾次就要落下淚來。

大概正是這種氛圍的影響吧,我看見Kimbo眼神裡的深潭,霍霍地冒著火 光,雖說他的年紀已接近我的父執輩程度,但是,旺盛的精力和體能每每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從丹田而出的說話音量,更不是我的小聲小氣所堪比,我湊上前拍肩 問著:「大哥,準備好等下要唱的歌了?」Kimbo露出十足把握的笑容,比了個大拇指說:「等我吃飽就OK了!」然後又是一陣開懷大笑。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選擇了戶外,演出在餐會進行中依序上場,從美洲原住民到加拿大甚至到菲律賓等國,那些長期以來遭受壓迫的原住民族人,披上最驕傲的服飾與頭冠,開口說出最熟悉流利的言語,吟唱自古流傳下來的歌謠,緊緊被我捏在手中的餐盤,幾乎就要變形讓食物散落,那情景直到今日仍然撼動著我的心靈;Kim-bo的節目被安排在晚會的後段,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已經飽食,散落各地,或低聲交 談或欣賞節目,大會設置了好幾個大型音箱,置放在會場的四周,我們還因為嫌現場音量太大,跑到了約有一百公尺外的公園裡,然而即使與會場小有距離的公園 裡,都還能清楚地聽見各族群的音樂表演。

在終於聽見主持人宣布Kimbo的名字時,我們一行人才又興匆匆地跑回現場,一上台,我就望見了一股氣勢源源自Kimbo身上流瀉,那是一種對自己的自信與族群的驕傲,他先是用母語簡單地向祖靈祝禱,再以英語向會場的大家問好,第一次我有仰望熊的感覺,被龐大的氣勢壓迫著幾要喘不過氣,而後他一開口,現場驟然就安靜了下來,那是〈美麗的稻穗〉卑南語版,我的淚潸潸落下,一聲一聲綿延不絕的音浪,強烈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而這一夜的這一首歌,正是我首次聽見Kim-bo的歌聲。

正當沉浸在〈大武山的母親〉歌聲當中,忽然有工作人員穿梭在台下,透過友人 翻譯,我們才意外地得知Kimbo居然把音箱中的高音杯給唱破了,讓在場的音效人員直呼不可思議,幸好晚會也已接近終點,破了一二個高音杯尚可控制,但這也讓在場的人見識到了來自台灣原住民的聲音。那一夜的Kimbo,在我心中恍如熊一般巨大。

事隔多年,欣聞他既出唱片又獲金曲獎提名,正如許多聽過Kimbo現場演唱的人所說:「只要聽過就很難忘懷。」私心地希望他能順利獲獎,因為,這正是用靈魂與生命所唱出來的聲音。

【2006/06/09 聯合報】

譯者:lvoe
校稿:Portnoy

今天是6月4日,天安門事件的17週年紀念日。那一事件宣告了1989年從3月持續到6月、由北京引發至全國的學生民主運動的終結。中國共產黨至今仍不承認,這個通過示威遊行和絕食罷課來要求民主政治和罷免貪官污吏的群眾事件,是一個和平的學生抗議活動。

在中共的輿論政策下,公共場合和報紙、電視網絡都不准紀念這個運動。甚至連一個暗示性的提及都沒有,這一天悄然而過。就像著名的專欄作家和博客作者連岳在Google進入中國市場時寫的:「我們(Google)保證:6月3日之後當然就是6月5日」,受官方控制的媒體們裝作十七年前的那件事從未發生過;同樣地,歷史教科書對這運動只是一筆帶過,稱它為「一個發生在1989年春夏兩季的政治事件」。

沉默不僅僅存在於媒體出版物,也存在於互聯網上。各大網站均象主流媒體那樣喑然無聲。當許多外國媒體打算講述民權組織的故事、提出異議、邀請象「天安門母親」那樣(向政府)索賠並要求對事件中犧牲的人們進行承認的團體時,一個令人尷尬的基本事實是,政府會採取禁絕對目擊者的接觸和提高網絡封鎖一類的措施,加緊對網上及網外的信息的控制。

即使是Google這個在被審查通過與未被通過的言論中折衷地提供它的中國搜索引擎服務的公司,同樣不能免於強有力的審查。在過去的幾天裡,中國大陸的許多地區都報告了對Google的連接失敗,儘管已通過審核並建立在中國主機上的Google.cn當時仍可使用。Andrew Lin報導了此事。Shizhao也警告大家不要在局域網上使用Google Desktop,因為Google Desktop的新聞抓取功能會抓取到很多來自BBC等網站上的敏感新聞,從而導致google服務長時間被「大長城」阻斷。

幸運的是,互聯網的分散性意味著這些內容無法被完全忽略或移除。T-Salon的Andrea 提醒我們del.icio.us tag "8964"再次活躍了起來,從互聯網上,尤其是博客裡統計人們對那一事件的思考和反省。1989年6月4日香港報紙的副本可以在Flickr和YouTube上的Video裡找到。就像當年那起事件的參與者之一,中國數據報的蕭(OR 肖?)強在最近的一個採訪中所言,「互聯網使得天安門的精神長存」。

Keepwalking拍下了天安門廣場的照片,並把它貼在他的博客上,命名為「[貼圖沒話] 今日,廣場」:繁榮安寧之下,不再是精神極度痛苦的學生,而只有歡樂而好奇的遊客。他們可能甚至沒聽過「六四大屠殺」這樣的說法,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是在此事件後出生的,而政府禁止公開討論它。與現在那個著名的「坦克人」——1989年,一個鎮靜地站在一列武裝坦克前以阻擋它們在街上繼續前進的人,一個抗議者精神的真實代表——的形象相比,今天的廣場是這樣安靜如常,彷彿沒有人記得,更不必說為它而戰。

鄭,中國最早的博客作者之一,在他的博客上以「17年」為名寫下今日

「17年,一代人都已經長大成人了。
但是,17年前的那段吶喊、熱血、嚮往,卻沒有向種子一樣的生根、發芽,長成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繁衍出一個自組織、自適應的民主生態來。
……
被放大的,應該是那些個聲音,是延續。而不是一年一年沒有新意的悼念。
歷史不會重現,但是在我們的面前,總會有新的問題,新的問題,才是17年前的聲音得以復活的土壤。」
SideKick,一個香港博客作者,展示了她的「8964」特別版手錶,並把她的博客模板換成全黑色作為一種「間接的紀念」。在另一篇帖子裡,她編排了一個歌單以紀念這個週年紀念日。每年香港都舉行一個非官方聚會,向17年前喪生在街上的人們進行弔祭與緬懷。HiRadio有許多這個聚會的資料。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June 4th:Silence, Memorial and Blogger’s Saying

迴響突然不見了十幾篇!

| 2 Comments
竟然會有這種事!

又突然恢復了!

[前言]媒體不轉,人轉

| 4 Comments

媒體亂象怎麼改變?我想這是很多當代台灣人無法不自問,但也通常無法自答的問題,因為就算是再怎樣具有專業素養的學者,其實也很難真正規劃出一個藍圖,告訴我們如何去改變目前的情況。

問題太多,牽扯太廣,糾結又太深,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人會透過社會團體的力量去遊說執政者進行立法管制,有人則寄望市場選擇能夠汰弱換強,除舊佈新;其實在傳統媒體景緻之下,這的確是一般公民或普通消費者唯一能夠做的,依我來看,分頭並進,並無不妥。

但是媒體在匯流,媒體版本已經從1.0進步到2.0,其實媒體改革也該從1.0進階為2.0,轉而在這場抗爭中佔有優勢。過往由少數社會團體替代公民角色去向媒體或政府施壓的那種事不關己態度,以及僅透過購買行為定義而侷限的被動消費者力量,並不符合現今的媒體脈絡,也不適合媒體掌握能力更強、更有話直說的當代閱聽人--也就是說,當媒體不再屬於大企業,而屬於閱聽人的時候,我們必須賦予媒體改革全新的意涵。

------------------------------------------------------------------------
之所以要開始寫這系列文章,是因為最近有三個強者不約而同在不同情況下對我拋出了相近的題目,我深深覺得「是時候了!」

Yahoo just fired me!

| No Comments
yahoo接班人

我花了一點時間去玩這個遊戲,基本上就是機智問答,包著Apprendice的皮,遊戲過程強迫你要用他們家的搜尋隨便搜一個東西之後才能作答。

我幾乎都知道答案,所以就隨便打個東西就送出去然後馬上回答。

去到第二關最後一題(第五十題)的時候,系統出毛病了;回答完問題甚麼動靜也沒有,非常機車。然後我就關掉視窗了。希望不是和Firefox衝到的關係,不然奇摩大概只能收到用微軟IE的接班人了。

ps. 我喜歡遊戲時放的音樂。
ps2. 公共電視也推出了類似的真人實境節目,算是結合搶救貧窮大作戰和誰是接班人的組合,最近這種節目應該會越來越多。

[GVO]伊朗:不只是為了性!

| 2 Comments

在Sargashte部落格中,一位伊朗女同志寫道許多人以為同性戀只想滿足性慾。然而這位部落客認為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都和異性戀一樣,追求愛情關係。她說最近在一本雜誌中她發現總人口的百分之十到十二都可能有同性戀傾向。這位部落客說看樣子我在伊朗並沒有那麼孤單(波斯語)。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ran: Not Just For Sex!

註:此篇原文為匿名寫作。

[GVO]巴西幫派發動與警方戰爭

| No Comments

譯者:ilya
校對:Portnoy

巴西最大的幫派 PCC(第一首都指令,Primeiro Comando da_Capital,PCC)對抗聖保羅市政府,從週五開始發動一連串策劃的暴力行動。強大火力的武裝幫派人士發動了 150 次的警察局攻擊,總共殺害了 74人(包括至少 40 名警察)併發動 24起監獄暴動,目前有數千名訪客被當作人質。整晚幫派群眾火燒公車、攻擊銀行與持續攻擊巡邏警員與警察局。截至目前為止,政府只控制住六起暴動,但是控制住的同時,更多的暴亂正同時在發生。這些暴力事件很明顯是因為政府決定將 765 名幫派份子從目前的監獄移轉到高度安全警戒的監獄,聖保羅最大的幫派PCC 對此加以反擊。這一系列的暴力行動被認為升高了政府當局與 PCC 幫派的對峙情勢。(BBC 影片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azilian Gangs Wage War On Police

原文:Brunei: Blog report from the Abode of Peace: Bloggers vs Borneo Bulletin
譯者:PipperL,校對者:lvoe

除了記錄迫在眉睫的考試午餐幾篇與壘球相關的文章之外,真的沒什麼事。

過去幾年以來,在這個富含石油的國家,寫部落格(blogging)的風氣一直沒有超越個人圈子,真正深入當前的公共事務。這可能是由許多因素導致:也許是害怕偶然問了禁忌的問題,惹惱了潛在的讀者;也許是擔心讓外人對汶萊產生不好的印象;又或許僅僅是對於書寫重大事情不感興趣。無論是什麼原因,一般認為,部落格被視為是大眾宣洩個人情感、公開學校和家庭生活的一個途徑,而非一個討論國家發展、政策、教育和經濟的園地。

少數汶萊部落圈外的人意識到部落客和當地報紙間的關係存在著某種程度的緊張。據悉,有幾個直爽的部落客公開地批評了當地唯一的英文報紙,婆羅洲快報(Borneo Bulletin)

Ourlocalstyle.com,由LSM經營,是幾個最嚴肅的部落格其中之一,擁有一整個專屬的分類來記錄這份報紙中各式各樣的錯誤,比如語法錯誤和荒謬的頭條。然而,他也清楚地告知讀者

與某些人可能會推測的相反,我並非那樣強烈地痛恨 BB(Borneo Bulletin)以至於「我祈禱某天變種鼠會去啃這座大樓的基座直到它坍塌陷入地球的岩層中」。然而,當我看到我的國中老師都必須糾正的錯誤時,我感到沮喪。沒有哪種刊物,尤其是全國性的報紙,可以犯下這類錯誤。
這種部落格和當地報紙間的緊張關係並非毫無來由。幾個月前,這家報紙發表了一篇頭版新聞(可在這兒看到),威脅當地的部落客:除非他們已經在《政府報章法》下恰當地取得了登記,否則可能對其訴諸法律。
官方的消息來源指出:寫部落格文章被視為是「發行」,且其相似之處顯示其應在國家的報紙法規之下管理。

(婆羅洲快報, 25/02/06)
文章本身含糊不清,且建立在不具名的「相關官方人士」和「法律專家」毫無根據的理論,而非事實的基礎上,但它引發了一場當地部落客的騷動。這個議題最終在一封寫給總理辦公室的私信(這裡可看到)後被解決了。而且LSM等當地部落客透徹地分析報紙法規廣播法規網際網路法規(Internet Code of Practice)之後,向其他的部落客保證沒事,經營一個部落格也不需要經過政府的許可。

在這個事件之後,婆羅洲快報並未聲明道歉。然而,在部落客間,這件事已經相當地削減了這報紙作為可信消息來源的地位,並且得到了「小報」的評價,而非合適的報紙。

Ches寫了篇文章,載明此事並得出下列結論:

    這(…) 是另一位部落客在對抗懶散的新聞媒體和記者的草率時的感受。

    切~ 的確是小報.

而且大部份的汶萊部落客都同意這一點。

第一屆雜碎新聞大獎

| 20 Comments

各位朋友大家好,很高興今天龜趣來嘻能有這個機會舉辦第一次「雜碎新聞大獎」,在此要先感謝所有參賽者,我相信大家今天一定都能滿載而龜,好,我們廢話不多說,馬上來揭曉今天的雜碎新聞獎!

今天我們評比的是台塑股東會的新聞雜碎程度,大家都知道,要把好好的一則報導寫成雜碎並不容易,更考驗著記者們的智慧,如果不夠無腦,絕對不可能得到今天的首獎,所以今天的得主絕對是雜中之雜、碎中之碎!

好!首先讓我們先看看原始的記者採訪通知:
「綠色投資小股東」前進「台塑公司」股東會說清楚講明白!「十問台塑:鋼廠投資可有錢景?」
哇!大家都看到啦,那麼清楚簡要的記者會採訪通知絕對是不夠雜碎的,但是經過各家媒體巧手打造之後,雜碎度就會慢慢顯現出來了!

首先揭曉第四名,中國時報:

股東會今登場 闢環保新戰場 環團綠色小股東 直搗台塑
綠黨中央執行委員潘翰聲和台灣環境行動網監事潘翰疆都強調,台朔大煉鋼廠根本是「聯電案」翻版,聯電向台灣和美國提出財報不同,台塑是向經濟部和環保署透露資訊各不相同。
汞汙泥 綠股發揮戰力
「綠色小股東」的理念是,藉股東力量監督企業投資不可違背人權,或危及環境和生態保育,尤其應落實對弱勢族群的照顧。該模式最早源自勞工運動,因為早期工運無法和企業主直接面對面,勞工即以持股的股東身分進入股東大會,和企業主展開對話。
一人一股救台灣 投資千元 吳東傑搏大鯨魚
因長期從事環保運動,吳東傑窮兮兮,卻是三家大企業的股東。他數一數手上的股票說,南亞公司不到二十股、中鋼一股,真正符合「一人一股救台灣」的理念,希望發揮四兩撥千金的力量。
大家都看見啦!中國時報竟然願意花三則報導的篇幅詳細的闡明環保團體的訴求,而且針對「綠色小股東」的來龍去脈作清楚的介紹,可以說雜碎程度非常低,記者林倖妃簡直就對我們的雜碎新聞獎毫無興趣,但是報名就是有獎,所以還是給你第四名,希望下次繼續努力!

接著揭曉第三名,自由時報:
台塑跨足煉鋼廠 環團反對
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更透露,儘管台塑已用台塑煉鋼廠籌備處名義,向環保署提出相關環評案,但在2005年財報中,卻未見任何有關煉鋼廠相關訊息,該 公司是否涉及財報編製不實,甚至虛偽隱匿情事,「綠色投資小股東」將經過進一步追查後,向金管會與證交所等主管機關提出檢舉。
這位林正智記者大概也是報名報好玩的,基本上把環團意見表達的非常清楚,不過自由贏在只報導一篇,沒把綠色小股東的意見與意義說清楚,雜碎程度略升,但是基本上也沒甚麼競爭力,和中國時報半斤八兩。算了,反正後面還有第一和第二名。

第二名就是,噹噹噹噹,TVBS:
台塑股東會 「環保」小股東來踢館
不停舉手爭取發言,搶不到麥克風,還是要說,這時候,台下噓聲四起。台塑股東:「我問你你要講幾次?」台塑環保小股東:「請你尊重我一點好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咧!他這樣子是威脅,他怎麼可以這樣子威脅咧,有異議!有異議!附議!附議!」
總算有認真的參賽者了,我們恭喜TVBS得到第二名,可以說是實至名龜!這麼雜碎的報導可以說是只應天上有,整篇報導完全沒有重點,只有吵鬧掛帥,真的值得所有未來參賽者仿效!

不過強中自有強中手,我很榮幸的宣佈今天的雜碎新聞獎的冠軍就是!!!東森!!:
台塑集團7人共治 李志村接董座 小股東不客氣嗆聲
小股東你一言、我一語,所有的人吵成一團,台塑股東會遇上環團綠色小股東來嗆聲,為了大煉鋼廠的投資案,李志村才剛當上台塑董事長,就被小股東炮轟。

小股東嚷著,「你讓我講,你讓我講,好不好?我的時間,我可不可以講完,然後我再聽你講,可以這樣子嗎?」

台塑董事長李志村回應,「剛才已經講過了,這是不同公司的事情,假如你認為我違反,你向主管機關去反應。」
我的天啊!看台灣雜碎新聞看那麼久,今天終於看見神了!雜碎神!施嘉青、王鎮宇兩位記者,您的作品當真乃雜碎報導中的佼佼者!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雜碎的美了,簡直就是藝術啊!甚麼重點都沒有,除了湊時間以外根本沒有意義,而且內容更是混亂又不知所云,能剪接成這樣還容許這則新聞上架,我真他XD只能說:東森,恭喜你們成為今天的雜碎王!

今天的頒獎典禮到此結束,不過我們還有一項額外獎項要頒出,那就是三立新聞,根據ptt mediachaos的網友目擊指出,今天某位主播說:「趙建銘的態度呈現360度大轉變!」..........三立,恭喜你們了!

---------------------------------------------------------------------------------------
頒獎典禮過後,來到我們的慶功酒會,讓我們來看一看眾星雲集的精彩畫面:

這是綠色陣線原本的訴求新聞稿;這位是潘翰聲先生6/6的中時投書,這兩位雖然沒能得獎,躲在角落畫圈圈,但是別灰心,這個獎本來就不是普通人能拿走的。

另外這一桌有經濟日報的王永慶捐120億 大陸蓋萬所小學和中廣的台塑股東會 嗆聲煉鋼廠,不過兩位也沒能上台領獎,實在可惜。兩位的作品雜碎度明顯不足,但是諂媚阿諛度絕對夠,希望兩位再接再厲,下次報名我們的第一屆諂媚新聞大獎,贏面很大!


四四六六

| 10 Comments

中國時報:一則
聯合報:零則
自由時報:三則
蘋果日報:零則
台灣日報:四則
中央社:七則
民視:一則
中廣:三則
台視:一則
中視:零則
華視:一則
公視:零則

TVBS:零則
東森新聞(ETToday):零則  (pipperL統計)


我真的住在民主自由人權立國的台灣嗎?

Google Blog Search:223則
或許則數不是重點:

人行道 | sideway: 1989年6月4日一則足矣!

協尋RCA失聯人口

| No Comments

嘻評台灣七家無線電視台網站

| 12 Comments

台視全球資訊網
普通。部落格自建,也是免費的BSP。
Firefox友善程度:中下。
Page rank:5
新聞rss:有
tag:有很詭異的關鍵字雲
.:: 2cts.tv/華視全球資訊網::.
差。部落格外包給無名和蕃薯藤。
Firefox友善程度:下中
Page rank:5
新聞rss:無
tag:怎麼可能
..::中國電視公司::..China Television Company, Ltd.
慘。沒有部落格。
Firefox友善程度:下
Page rank:0
新聞rss:別傻了
tag:......
民視首頁
尚可。部落格外包給天空部落。
Firefox友善程度:中
Page rank:5
新聞rss:無
tag:慢慢等吧
你的公共電視-Taiwan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Online
普。沒有部落格。
Firefox友善程度:可
Page rank:6
新聞rss:無
tag:沒有
客家電視
空。有部落格,系統外包給bloguide,但是有獨立網址。
Firefox友善程度:可
Page rank:5
新聞rss:無
tag:沒有
原住民電視網ITV
更空。有部落格,一樣外包給bloguide,但沒有獨立網址。
Firefox友善程度:可
Page rank:0
新聞rss:無
tag:沒有

...to be continued

Dream Theater--Erotomania Live

| No Comments

這段精彩的表演應該是收錄在Metropolis 2000: Scenes from New York的現場演唱會DVD裡,如果我記得沒錯。

難得Youtube上有那麼清晰的影片,而且又是我最愛的樂團,不放上來對不起自己。

邁向photoblogger之路漫漫

| 4 Comments

媒觀新聞營

今天收到的媒觀新聞營海報,要拿去中正和南華貼;我喜歡這種簡潔的設計。

張懸

電台恆毅哥送我的張懸宣傳CD,非常感謝!(雖然裡頭只有一首歌)

今天的部落格新聞真多

| No Comments

部落格遊天下 台灣新體驗

旅遊生活頻道節目「部落格遊天下」五位部落客喬許(Josh)、東尼(Tony)、加布(Gabe)、蕊內(Renee)、蒂芬妮(Tiffany)本週遊台灣,體驗台灣民土風情。
評嘻:中時旗下有電視台、有旅行社、有部落客....整合一下吧!

部落客玩到台灣 腳底按摩痛翻
另有網友建議「部落客」可到補習班教英文賺外快,東尼說,「我去了,可是我沒教師執照,不能收錢,只有幫忙的份。」
評嘻:網友都這麼建議了...自然是有沒執照也能收錢的方法....

車禍誤認女兒 照顧月餘生變死
警方將她送到醫院後,依同學的指認,認定她是家住密西根州的22歲的蘿拉‧范萊恩,並通知家人前來看護。范萊恩一家對於女兒撿回一命大喜過望,除了每天細心照料,還為她製作一個部落格,讓關心她的人可以每天得知她的復元進度。但隨著蘿拉逐漸恢復,范萊恩一家人卻越來越困惑,「為什麼蘿拉好像不認識我們,而且一直說她不叫蘿拉,是惠妮?」
評嘻:認錯人之難堪莫過於此。

賣爛電腦 遭網路私刑 私房色情照曝光 近270萬人次瀏覽
他修好電腦後,發現硬碟裡存有很多賣家隱私照片,包括大批色情照,於是以賣家名義開設部落格,公開惡質交易始末,還把這些尷尬照片上網。該部落格短短9天吸引269萬人次點閱,讓這名惡質賣家陷入「活生生的地獄」。
評嘻:羅生門啊!賣家說:要是電腦壞了你怎麼拿的到照片?買家說:要是電腦沒壞,你怎麼會沒把照片刪掉?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噫~~~愛攸好!

中文部落格圈 印尼震摘

| 13 Comments

印尼遭遇前所未見的大震災,各國皆慷慨解囊相助,中國更是在第一時間捐出200萬美金,同時派遣救援隊伍前往災區,然而在中文部落格圈中,卻有一些其他的看法,其中尤以中國部落客的反應最為強烈,例如diemark在他的部落格中說道

這兩天印尼地震了,震的何等好啊!這回下決心,再也不捐錢給流氓國家了.不捐錢,他們很生氣,上街殺中國人.捐錢,他們高興,吃飽了,然後殺中國人.
阿飛也持類似觀點,他認為:
我們不需要做君子,不需要在別人打完左臉後還把右臉伸過去的神經病,我們的友好是只給予朋友的,對於敵人,我們會記仇而且會尋找機會給予致命報復的。
而在日本工作的ninja518則表示
這回地震沒上次利害,就捐1日元吧.不是捨不得,換了別的國家早就掏大票上去了,只是覺得世上萬事,都有因果報應,回想起印尼前些年搞得那場反華大暴動,進行慘無人道的、反人類性質的種族大屠殺......
finfin更是生氣的認為
任何人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不能作恶,老天还是有眼的。不管怎么样,这次是坚决不会捐款的。
在電視台實習的中國記者Vivtoria則平心靜氣地把問題癥結說清楚
中國和印尼這些國家的關係一直非常微妙,在印尼,華人的所 遭受的待遇非常可怕,每年都會有好些華人遇害事件傳來,讓人痛心不已。可是,中國就是願意發揚所謂的「人道主義精神」,對印尼的援助似乎有些沒有了底線。 就在印尼地震前幾天,山西省左雲縣發生了煤礦透水事件,因為礦主的瞞報,成為了轟動世界的大事。可是,這只是偶爾被披露出來的小小一樁事件而已,相對於整 個茫茫大國,可謂是九牛一毛,每天,在中國,有多少這樣的災難發生,有多少人為此而受害,根本不計其數,可是政府有實實在在做些什麼嗎?中國政府向要樹立 起國際形象,想要在東南亞國家樹立起威信,這毋庸置疑,但有時也該量力而為,所以,在看到光輝的同時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失落。
她分析中國之所以大手筆捐出兩百萬美元,其中也包含了壓制台灣的目的:
...中國政府表現出一幅大無畏的高大形象,靜觀事態變化,在國際上贏得了聲譽,同時又無形中迫使東南亞國家一方面認識到大陸當局的誠意和能力,一方面警告如果同台灣方面有什麼曖昧,結果也會很難堪。
超級無敵小臭臭則自問
我時常問自己,我能夠對那一年的印尼暴亂心態平靜嗎?我能夠忘記周恩來總理和華僑早在印尼所遭受的奇恥大辱嗎?
並非所有中國部落客都對印尼感到如此憤怒,例如南京的記者Bruce就曾經去過印尼,也對印尼留下極好的印象,他也希望印尼受難者能早日獲得幫助:
去年在印尼去的四個城市,雖然日惹是其中行程最短的一個,但印象卻最為獨特。今天,仁慈的日惹蘇丹的子民們在地震中受罪,作為一個在那留下過美好印象的中國人,謹對他們致以深深的祝福,願生者和傷者,能脫離苦海。
另外林恩則寫了一篇很特別的文章: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先进——印尼地震之启发,歌頌中國共產黨的奉獻精神。

香港的部落格界則普遍鼓勵大家多多捐款相助,例如香港的部落客蕭雅在他的部落格上公佈了香港可接受捐款的機構,Foxymcdee則積極籌劃募款晚會活動,希望大家能共襄盛舉。而Block27則說他也有親戚住在印尼,他過去也曾經前往日惹旅遊,留下非常好的印象。Jay認為香港應該先放下「巴士阿叔」,關心更重要的事情

新加坡的部落客燕子飛則藉此機會教育大家印尼以及地震相關知識,非常受用

至於台灣,部落格圈面對此一災禍的反應不大,僅寥寥數篇文章談論到此事。例如EcogardenWillers

輔大猴則在他今日的心情繪畫中表示他經過天人交戰之後,決定捐出飯錢五百四十三元給紅十字會,讓這筆錢能夠幫助印尼的受難者,但他也認為印尼在國際上對台灣並不友善。

一直關注社會福利的annpo則認為儘管台灣媒體盡把焦點放在國內政爭與社會新聞上,而幾乎完全忽略印尼震災,但是依然有不少熱心民眾表達援助意願:
我一直對台灣人的善心與熱情感到感動,大家都願意去關心別人的困難。相對於此,媒體似乎只是當成一則新聞處理,應付一下就過去了,畢竟,災難的新聞不如駙馬爺汙錢來得新鮮有收視率。
她也在另一篇網摘中提供了她先前前往印尼爪哇拍攝的照片,她同時表示:「...同樣受到地震威脅的台灣,更應該感同身受,並且時時警惕...」而從她的文章也發現airportman介紹了兩個國外的印尼震災部落格與網站,分別是IndonesiahelpYogYes.com。airportman更提供了一個簡單的部落格貼紙,可供網友串連傳播。印尼地震資訊網(英文)

而台灣慈濟大愛電視台的主播倪銘均則獲得當地慈濟志工的第一手消息,更大力呼籲觀眾一起替災民祈禱。

目前台灣接受印尼震災捐款的組織有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慈濟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以及世界展望會等,若您有意願捐款,請速上上列網站。

因應2006年5月27的爪哇地震,世界救助團體成立了爪哇地震救助維基,自成立之後,過去二十四小時內眾人積極結合災難援助行動與當地主要的救難組織及救濟隊伍。那兒也有其他合作的團隊,在該地先前的救濟基礎之上,設立手機簡訊傳播系統,深入災區。

這個維基已經有了基本的設計和結構,但是現正急切缺乏線上志工幫忙以下完成幾項任務:

1. 從海嘯救助南亞地震救援部落格將有關的內容移過去。
2. 從Technorati上尋找報導地震消息的部落格,把消息歸類在相關的維基區塊下。
3. 翻譯Help Jogja部落格,並把文章放上維基(經由Andy Carvin的鍊結:toggletext.com)
4. 移除無關的訊息。
5. 增加靜態資訊至首頁。
6. 把這個維基告訴全世界。
...等等。

團體已經和國際紅十字委員會、TSF、國際紅十字會暨紅新月聯盟等組織聯繫上,並且獲得像是災難評估等重要資訊,這表示這些組織知道他們在部落格與維基上的努力。此外,來自當地救援工作者與隊伍的資訊24小時不斷湧入,他們在世界救助部落格不斷更新。許多非營利組織也拜託他們與其合作和溝通,並藉此把現況報告發佈在維基上。

任何有關維基內容管理的幫忙都無任歡迎。如果你有意願助一臂之力,請直接進入維基,或是寫封信至javaquake AT worldwidehelp DOT info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Java Quake Help Wiki Needs Online Volunteers

[GVO]如何幫助印尼地震受害者

| No Comments

印尼地震至今已造成超過五千名死者以及更多的傷患,關切此災難情形的國際社群成員可以到Merlyna Lim的部落格去看看,她在那努力地蒐集各個國際與印尼援助機構的地址與聯絡方式

日惹的一位部落客成立了「幫幫印尼部落格」,這位部落客自己的家也被完全震倒,這個部落格有一個地震新聞聚合連播,蒐集來自Yahoo, Newsvine(英文版),以及Help Jogja(巴哈沙印文版)的新聞,讓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藉此獲得有關這場天災的最新消息。

如果你不知道那個援助救濟組織值得信任的話,Unspun提供了一些建議

每當有災難發生時,要知道那個非營利組織能夠相信,會真正去提供協助,都是件令人困擾的事。如果你也這樣覺得,那你可以考慮HOPE worldwide這個組織。我的公司和客戶,Citigroup印尼已經與HOPE合作過多個企劃,像是在亞齊省的重建與恢復工作,而我們發現HOPE事值得信賴的、有效率的、能起作用的組織...如果你有能力幫忙的話,就找他們。
居住在印尼的印尼人如果想按照Unspun的建議的話,你可以與HOPE Indonesia聯絡。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How to Help Indonesia Earthquake Victim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une 2006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May 2006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uly 2006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