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6 Archives

尼泊爾:新一輪談話(未校對)

| 2 Comments

原文鍊結:Nepal: Another Round Of Talks
作者:Paramendra Bhagat
翻譯:Portnoy
校對:

尼泊爾部落格圈迫不及待地期待毛派與七黨聯合即將展開的對話。

United We Blog集體部落格上有幾篇文章:毛派詭辯 不願歸還霸佔的財物尼泊爾和平進程:緊盯週五的高層會議尼泊爾的春雷...閃耀卻不得要領-二尼泊爾預算:幾個數字與毛派的反對獨立軍隊(尼泊爾軍隊好似另一個政府)尼泊爾的村莊故事:毛派鎖住屋子、父母被解僱,兒子不當兵

「看著他們穿著乾乾淨淨,臉上也沒有鬍鬚,我總覺得他們不會再回到叢林了」...一名叫做Aasish的男孩說過的話我一直記著,尤其是每當我看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毛派領導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發表了兩篇從別的地方轉貼來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訪談。Bhattarai是兩名毛派主要最高領導者其中之一。
我們希望廣大人民能夠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輕賤的窮人、女性、賤民、受壓迫的國族主義者、Madhesis(喜瑪拉雅山腳下縱谷平原的居民)...我們的意識形態並非教條式的固執己見。我們注重的是科學,按照21世紀的需求而發展。如他們所說,馬克思主義並非教條,而是一種行動的指引...我們的叛亂或行動都是獨立,完全沒有其它勢力操控的。我們沒有尋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國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根據且令人困擾的言論--...時代已經改變,但是Moriarty似乎還滯留在冷戰時期的心理預設之中...直到CA選舉之後我們才會放下武器,在那之前,沒有人會放下武器--不論是尼泊爾軍或是PLA...在每個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與中美洲,或是北愛爾蘭,沒有任何一個衝突中的政黨會在最終的政治問題解決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爾的經濟已經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屬於私人產業。所以根本沒有私有畫的問題,一切早就已經私有化了...我想在幾周內,我們會見到臨時憲法誕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聯邦制的構想與一部臨時憲法DFN也談到了臨時君主政體、臨時軍隊、臨時國會,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會議

DFN與Samudaya上頭都有許多ANA會議的照片,這是在尼泊爾國外與尼泊爾人有關的最盛大的一次會議。Samudaya部落格的Sarahana談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問道在這個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軍隊瓦解,而非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訕笑、置之不理的民主政體中,做什麼才是對的?Roy 承認她對民主的信仰已然耗盡...需要領導者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國家復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頭有一篇Dr. Govind Shah寫的文章,有關國家建立過程中對Madheshi社群的社會包容Reason And Revolution說看見中國與毛派開始對話是件好事。Random Jotting關心受困在黎巴嫩的尼泊爾人
在BBC線上新聞有一篇的標題是「身處戰區 受困又受怕」,報導說到受困在黎巴嫩的尼泊爾人的困境,缺乏尼泊爾使館的幫助,一名尼泊爾工人,Gopal Ghimire擔心客死異鄉。
Blogdai對於和平談判的機率十分悲觀
毛派會破壞和平談判,Madhav Kumar Nepal會向毛派哲學靠攏,Girija Koirala這個老人會在年內死去,Sujata Koirala會繼承總理寶座,當前的Koirala國會永遠不會舉辦任何選舉,Paras,不再是王,將會被放逐。RNA會容許毛派自己在行動之前就奪取政府,James Moriarty會在九個月內辭去美國大使職位,印度會對毛派的政變企圖與殘暴行為袖手旁觀,中國會與槍砲結盟,默默地支持毛派....有點意思吧,嗯?blogdai的預言一直都很準,所以尼泊爾,等著看吧,混亂就要來臨。

延伸閱讀:
Nepalis Protest Against Middle East War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唯有用自己的雙手爭取過民主的人,才懂得民主的可貴,與和平的重要性。

ps. GVO翻譯小組永久徵募翻譯與校對志工中,請至wiki閱讀相關資訊。

響應青年樂生聯盟的「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許多平常在網路上耕耘的部落客背起了行囊、帶著數位相機或各式「聰明行動族」(Smart mobs)的必備傢伙,紛紛於七月二十六日當天前往國民黨八德大樓,發揮出Web 2.0時代的「我即媒體」力量,試圖與主流媒體的僵化框架與偏頗描述抗衡。

陳情活動前幾天,便有不少部落客獲知活動消息,旋即發表支持文章,盡力透過個人部落格宣傳。例如廢業青年日記的部落客Wenli便一連發表多篇文章支持樂生,並且發揮個人幽默與創作力,透過改編知名漫畫《二十世紀少年》的方式,讓台北縣長周錫瑋說出了心裡話

長期關注樂生議題的部落客munch也再次透過他文情並茂的文章,在活動前夕向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喊話。munch在〈726樂生不死!--馬哥,你的青年選票來了〉一文中不但呼籲讀者前往國民黨聲援樂生,更間接批評了馬英九早已失去真正的老國民黨魂。

部落客dreamf目前是新聞傳播研究所的研究生,同時也是東森電子報的實習記者。他不但對於媒體內部問題有高度敏感性,平常也在個人部落格「夏天的味道」上針砭台灣媒體現況。除了反省主流媒體,他也寄望透過部落格將他所見到的「真實」傳達給每一位網路讀者。726當天dreamf便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前往國民黨黨部,回去之後更馬上針對當天的現場情形,在他的個人部落格上寫下了一篇圖文豐富的報導:不滿暴力迫遷 樂生自救會國民黨前怒吼!

部落客Portnoy(作者本人)雖然在南部唸書,卻也從嘉義前往台北實地參與了這場活動,並留下不少照片影像紀錄,當然Portnoy也將自己當晚六點離開前的所見所聞做了完整的文字報導,請見〈726記實〉。

銜接dreamf與Portnoy的兩篇報導,部落客 瓦礫 詳實地報導了726晚間至727的現場情形。從他的文章中,可以清楚看見在樂生聯盟成員與馬英九會面之後,警方態度反而變本加厲,打算驅離在場群眾。

除此之外,許多部落客在看見這幾篇公民記者的實地報導之後,紛紛表達了對樂生的支持,與對政客的不滿。多篇與樂生相關的文章與報導也高居這幾天來台灣兩大社會書籤服務網站HemidemiMyshare的收藏與點閱排行榜前三名,可見,在自由、多元、由下而上的網路空間中,台灣的部落客與網友正以自己的力量設定屬於人民的議題,不再任由主流媒體餵食;而各式各樣的Web 2.0服務,也讓公民記者擁有不亞於主流媒體的多元傳播管道。

(本文亦刊登在苦勞網)

感謝赤道企鵝的729實地報導紀錄,圖片跟文字都很好(真的很感激):
Life Is Colorful (記錄觀點):樂生阿嬤:「恁捺那麼憨啦,馬英九掂呆裡底吹冷氣,捺ㄟ睬阮!」

就在阿嬤坐下來之前的幾分鐘,阿嬤跟阿公一樣也在勸著學生,這次我站得比較近,也或許是阿嬤說得很大聲,我聽得很清楚,阿嬤說:「恁捺那麼憨啦,馬英九掂呆裡底吹冷氣,捺ㄟ睬阮!」。

黎巴嫩:當前的以色列侵略

| 9 Comments

原文鏈接:Lebanon: The Current Israeli Aggression
作者:Moussa Bachir
翻譯:Sweet
校對:Portnoy

對最近的黎以危機,部落客們是怎麼看待的呢?下面是個範例。雖然它無法涵蓋一切意見,但至少可以提供大概的想法。

Jamal 用他自己的方式支持真主黨行動的權利,並認為他們是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必須處理的的強有力的反對者。

真主黨展開了單方行動,他們將因此受到一些黎巴嫩內部的指責,尤其是這威脅到了難得的旅遊旺季。但無論如何,在中東區域他們得到了成百上千萬的擁護者,因為他們是世界上唯一對以色列在加薩的掠奪有所反應的組織。當然,真主黨領袖納斯魯拉堅持今天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黎巴嫩和黎巴嫩的俘虜們,但他只是在唬人。事實並非如此,儘管如此也是極為正當。奧爾默特不同意我的觀點,他認為他應該殺死、焚毀5個月大的嬰兒恐怖主義者,殺更多的人,然後再去面對不可避免的談判。

從各方面來看,真主黨證明了他們的強大——事實上是非常強大,而以色列並不習慣應付這樣強大的敵人。
以下是Jamal繼續陳述他認為接下來應該會發生的事:
奧爾默特可以選擇將真主黨殲滅殆盡,但這會引發一場大型區域戰爭,我不認為以色列打算面對此後果,也不認為國際社會會允許它發生。所以這個環境只給了奧爾默特一個選擇權,即選擇停止殺戮開始談判的時機:今天就開始,帶著那死去的30名平民;或下週再開始,帶著300名亡靈。

我恐怕300這個數字也只是接近於滿足他的嗜血之慾而已。

這是Lebanon.profile今天在貝魯特看見的景況:
黎巴嫩的政治機構已經完全陷入混亂。政黨領導人對此局勢不知如何是好。總理西烏尼拉進退維谷。他頻繁地聯繫外國領導人。

貝魯特的生活如常進行,但比平常略微安靜了些。今早我同往常一樣,有一些會議需要參加,工作忙碌。我計劃著白天晚些時候去健身,然後參加一個派對。

電力等能源照常供應著。網絡也在運行。移動電話的線路完好無損。我們的電話並沒有被切斷,無論是通向國內還是國外。只有一個我接到的從敘利亞打來的電話受到靜電干擾。

我確信貝魯特北部的任一地方的情形都差不多:Metn、Kesrouwan、Coura、Tripoli、Bsherre、或Akkar。

貝魯特南部市郊和黎巴嫩南部的情況不好,但還算不上險惡。無論是規模還是死亡人數,它都不能和1982年的以色列侵略相提並論。電線和電話線被切斷了,但Saida和Nabatieh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的家人都很緊張,但安然無恙。

Moussa講述了他如何努力地去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他的家人。

Abu Kais則告訴我們他聽到了什麼,然後宣洩了他對真主黨的納斯魯拉和以色列的憤怒:
根據al-Jazeera,至今為止黎巴嫩已有26位平民喪生,LBC說其中有十位屬於同一家庭。我的家人從電話中告訴我他們與貝魯特已經被徹底隔離。他們居住在貝魯特的南方,他們能看見以色列向機場跑道發射炮彈。據報導已有不只10座橋被炸燬。未經確認的報告說通往機場的隧道也被炸毀了。

Rafik Hariri國際機場關閉了,黎巴嫩如今只能藉由...敘利亞向世界接觸(……)

你已經得到你所想要的了,納斯魯拉,
現在請展現你所能做的。
展現你的力量,
用那些火箭。
黎巴嫩正遭受摧殘,而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你那張臉:

去死吧。
以色列的懦夫們,在大馬士革和德黑蘭暴施淫威吧。懦夫!

Anarchistian 熬夜至遲,在凌晨一點寫下這篇文章:
此刻是凌晨一點,我一直豎著耳朵聽著任何一點噴射機的轟鳴聲,並邊寫此文邊注意以色列的媒體報導。(從當地媒體發出的)最新報導說IAF瞄準了鄰近貝魯特的海邊城市Damour的一座橋,而一些地區的電話線因此被切斷。據報導,在各式各樣的襲擊中傷亡眾多,包括一輛救護車被擊中、NewTV與Al-Manar TV的許多新聞工作者受傷(想確認就自己去看)。而接下來,會是什麼?這一切究竟何時才會結束?如果這些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的囚犯們僅僅只是「安全犯人」,監禁他們又為何增加更多不安全?其中的含義是什麼呢?難道以色列就應該將整箇中東地區變成一個大監獄,用它自己的方式來實現「和平」?在接下來的數十年內,以色列人就可以清楚而愉快地確定,他們及其所愛是安全的,從而良心安穩地上床安眠,而其他人的孩子卻得在監獄和露營地中衰敗,沒有最基礎的能源、水、食物和健康照料?這樣做可以終止以色列那貌似永無止境的,認為自己弱小、貧困、受到壓迫、乖順的遵守規矩者、假裝成大衛的巨人哥力亞?(譯者註:語出聖經,其為被牧羊人大衛殺死的 Philistine 的巨人 )還是會有更多?更多的要求,更多的難民(從難民營產生),這是為了替屯墾者開路?然而這一切至今不曾讓我為真主黨的行為辯護。為什麼要呢?我認為那不是正當的,即使它是個聰明的、計劃周全的、有效的復仇行動。希望這些話同樣能送給我們南方的鄰居。

Dove's Eye View的反應:
我想對你們中關心我親戚的人身安全的人說,即使機場的爆炸也沒有直接襲及到他們。記住,黎巴嫩遭遇過這樣的事情。1996年以色列轟炸貝魯特時,我母親的飛機在貝魯特上空盤旋了一個小時。我關心黎巴嫩。當我知道7月13號的黎明襲擊殺死了27名平民,包括遙遠的南方某家庭中的12位成員時,我感到悲哀。我尚不擔心我的親戚。讓我們坦誠地面對本地的種族劃分,現出醜陋的一面吧:我的村莊信奉基督教。以色列人長久以來已經瞭解這情況。他們至今為止從沒轟炸過黎巴嫩的天主教徒,所以我並不害怕。我感到厭惡和痛苦,但是沒有為我的家庭感到擔心。

對於今日受罪的黎巴嫩家庭我感到遺憾。現在別問我任何其他人的任何事情,我是一個有缺點的、自私的女人,我的心今晚只能容下這麼多。
最後,對於現在,Bob發出他對和平的呼喚:
炸彈就在離我家幾英里處落下,我無法不記住這個下午,當時我正在開車返家途中,看見貝魯特的真主黨支持者正在提供過路的人餅乾跟糖果!

聽到爆炸聲時,我無法不看見真主黨支持者放著煙火,在下午慶賀他們「偉大的勝利」。

而明天當我看到連接我的家鄉塞達至貝魯特的橋時,我只有從心底發出吶喊:夠了!戰爭,死亡,毀滅,這些都夠了!為了被破壞的一切,為了所有的死亡,我詛咒你們,真主黨人,下地獄去吧!不,這不是以色列的錯!這是你們自己的錯!去死吧!

我們無法再過這樣的生活了!人們建設、教育,努力和平地生活,而其他人卻想著死亡、摧毀和戰爭……時候已經到了,而這個詞該出現了:和平。

我想要與以色列的和平關係,現在就要!我不在乎你們的意識形態,也不管你們在地圖上的邊界!不在乎你們的宗教信仰,不在乎一切!現在就和平吧!
Mustapha 提醒大家,以色列現在所採取的攻擊黎巴嫩以求釋放它的士兵的措施是無效的:
以色列海軍正對黎巴嫩沿岸實行海運封鎖,這對由轟炸機場而造成的空中封鎖如虎添翼。顯而易見,封鎖不是為了防止將兩名士兵從海路暗運走。如果真主黨真想把士兵送離黎巴嫩,最簡單的方法是通過極為樂意幫忙的敘利亞。

封鎖有一個明確的目的:讓黎巴嫩人的生活更悲慘,藉此向真主黨施壓。(……)

這個計劃能成功嗎?

不可能的。以色列向來低估普通民眾的不幸所激發出的凝聚力,他們用了錯誤的方式,不必要地讓整個國家都挨餓,這只會讓人們越發憤怒。
Vox寫了一篇文章,標題呼喚以色列直接向伊朗/敘利亞發送訊息而不是轟炸黎巴嫩。

Lazarus 寄了一封信給Nassrullah 和奧爾默特。在給奧爾默特的信中他寫道:
親愛的Ehud,
你是不是正在閱讀夏隆的筆記?我想知道,如果你被視為以色列的保護者,如果他們知道你在黎巴嫩的所作所為,你回到家中會不會因你的勇氣和精神而受人致意。我希望你像今日被燒死的兒童那樣死去,得個可憎的死法。

調頭吧。收回你的飛機,駛走你的航船。回以色列去。

這是種什麼樣的復仇?我們想知道以色列究竟想說什麼:安全和和平,但你的所作所為,卻讓安全與和平永難降臨,只要以色列依舊在我們旁邊。讓你回到家,殺死黎巴嫩人,把孩子活生生地燒死——這是成為一個男人的必經過程嗎——是典禮的一部分?如果是這樣,那麼夏隆一定是個偉大的人了。佩雷斯、內塔尼亞胡也一樣

更多的即時訊息來自Anarchistian 此篇長文:
這張新的、醜陋的、骯髒的以色列臉孔,將把整個地區捲入火焰。我一直釘在我的電腦和電視機前,看著突擊的實況。我應該停下不再看,它讓人太難受了。孩子們被集體大屠殺,整棟住宅大樓被夷為平地。我用數碼相機從電視上捕捉了一些鏡頭:一個男人帶著一個用毯子裹著的10個月大的死嬰;無頭的屍體;一個死去的小女孩在鏡頭展示著。Qana(希伯來語:死亡)到處都是。
最後(也就是現在) Haitham 警告說,以色列的侵略將使他們付出昂貴的代價。
真主黨不是以色列六年前認知的那樣了。譬如哈桑·納斯魯拉(真主黨領導人)昨日警告以色列將得到一個「大驚喜」,而今天他向以色列展示了此預警的一部分。真主黨現在用火箭推進到了以色列北部30公里以內,他們說過下一個目標就是海法市。如果這句話實現了,對以色列將是一個災難。

各位,這不是加薩,不像你們在那遇到的巴勒斯坦人那微弱的抵抗。真主黨有著良好的裝備和支持。因此,如果你們認為這個遊戲可以很快結束,你們就錯了。回顧下黎巴嫩南部的抵抗歷史吧,你們會知道我在說什麼。

哦以色列,用你的坦克演奏音樂,黎巴嫩將用德布卡刀劍舞來回應!

印尼:一天不看電視

| 1 Comment

原文鏈接:Indonesia: One Day without TV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譯:Ahom Kuo
校對:Sweet;Portnoy

我們可以一整天不看電視嗎?印尼的部落客們幾乎同時貼了一篇寫其為紀念7月23日的印尼兒童節而一天不看電視的文章。

其中有很多人對印尼電視節目的品質感到擔憂。尤其是從視覺品質的角度來看,他們認為那是對兒童創造力的一種威脅。

比如Banana Talk的Lita Mariana、 PriyadiTriajiSolyarisBocah Cili等許多印尼部落客就都呼籲人們停看電視以尊重兒童,並警告電視台他們的節目可能從多方面對孩子造成傷害。

這個「一天不看電視」行動是由一個叫Kidia的門戶媒體特別為兒童教育發起的。

Lita Mariana全力支持這種行動,作為幾個孩子的母親,Lita對許多電視節目對她孩子將來的行為方式可能造成的影響非常擔心。

既然大家都知道,,除非有相應的法律規定,否則這種行動只是紙上談兵,,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呢?這條評論告訴了我們答案--

Rendy AK說道:

我們不是反對電視本身,只是因為印尼的電視節目上暴力和垃圾節目太多了。也不是想要用法令讓電視成為違禁品,只為了對國家兒童節致敬。

我們都知道,印尼的電視節目距離「兒童適宜」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印尼的兒童看電視的時間卻比用於其他活動更長。
Masindi寫了一篇有趣的《不看電視有何益處》:
從許多年前開始,不看電視的我們過著幸福的生活:

讀這個:「慶祝沒有電視的家庭生活

—我們讀更多的書。
—我們和更多客人度過歡樂時光(真的,我們有有意義的對話,還玩樂器)。
—我們花更多的時間做愛。
—我們試作了更多有趣的烹飪。
—現在,我們有的是時間用來照顧Noe。

MySpace條款:DOPA

| 17 Comments

根據Techcrunch的報導,美國眾議院已經於昨日以410票對15票通過5319號提案,也就是「刪除線上掠食者法案」(Deleting Online Predators Act, DOPA)。如果法案實施,以後學校與圖書館等公共設施都必需要封鎖包括MySpace在內的社會網絡服務,不然就會失去聯邦政府的網路補助。這個法案是有年齡分野的,未成年人一律禁止,但是成年人可以申請使用。

德州共和黨眾議員Ted Poe表示「社會網絡網站像是MySpace和聊天室讓性犯罪者能夠登堂入室,誘拐你家小孩」...這位議員好像不知道網路本身就是社會性的,要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不是限制未成年人使用,而是該落實「數位資訊素養」教育(以後再談),不然每一種媒介都該被封鎖,何止網路?可以想見,這個法案在實行時會產生很多爭議,因為以這個標準,所有Web2.0服務都要遭殃。

我越來越以台灣的網路自由為榮了...儘管我不免擔心那天會有個豬頭立委也跳出來說要仿照美國的先進立法...(例如李慶X...)


延伸閱讀:
Chat rooms could face expulsion | Tech News on ZDNet
TeacherSource | learning.now . Panic! at the Capitol: The House Passes DOPA | PBS

7.29更新
Lost Remote TV Blog :House votes to ban social networks in schools

So let's see. Sen. Ted Stevens — who heads up the committee that regulates commerce on the internet — proves to the world he has no clue how the internet works. And then lawmakers — with the midterm elections just a few months away — pick an issue that will score some points with suburban voters who think the internet is crawling with predators. And why's does Middle American think that's the case? Because the news media (thanks, Dateline NBC) loves to hype it. And not only hype it, but over-generalize it. Now we have a bill that's over-hyped, over-generalized and just downright silly.
台灣傳統媒體也超熱衷於污名化網路的,或許火就會這樣燒起來也不一定。

統統一句話解決!

| 6 Comments

最近想寫的東西太多,擠在腦裡又丟不出來,乾脆偷懶,都用一句話解決好了。

1. 部落格、政治、公民社會(其實寫過了)
茄苳樹窠:壯大公民社會,如何去做?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一個人的學運?
Sounds and Fury:部落格如何改變政治?
結論:台灣政客跟媒體都無恥,再有抱負的部落格都改變不了無恥。
update:冷飯熱炒(我還是很想推起來就是了):台北、高雄的部落客們,動起來吧!

有感於此,小弟在此倡議,希望邀集北高兩市的部落客成立候選人監督與選風端正小組,儘早開始籌劃收集資料,讓所有人都能透過部落格來更了解候選人的政見與操守,迫使政黨以務實負責的態度面對選民的問題與質疑。

2. NCC爭議(舊瓶裝新酒)
NCC違憲後,該如何亡羊補牢?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NCC請繼續加油!
短評:NCC總辭的時機已經過去,行政院跟NCC如果不加強溝通跟互信,會很慘。現在要緊的是公民監督NCC,要讓NCC每場會議、每個決策都透明到不能再透明...降低政治、財閥的干預。

3. 公共電視影片素材開放(總算跨出一步)
言之無物: [媒體]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新聞跟討論區的RSS呢?新聞部的編輯部落格呢?我還在等...

4. 陳光誠律師受審(大家都在對抗政府)
光誠快回家: 莫之許: 記一次快樂的旅遊——沂南之行
比起來,台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我覺得台灣民主早就被政客砍掉了,所以我們不用擔心該不該砍的問題,擔心怎麼重練吧!

5. 網摘、著作權、RSS、CC爭議(國外版本)
MediaShift . Digging Deeper::Should Community-Edited News Sites Pay Top Editors? | PBS
…My heart's in Accra » Can Creative Commons and Commercial Aggregators learn to play nice?
台灣吵過了,接著國外吵。

6. 中國,網路,與人權(重要的是尊重)
RConversation: China, the Internet & Human Rights - a long analysis
身為台灣人的我又何嘗沒有犯這種毛病呢?要幫助中國人,要先瞭解中國人更希望大家看見他們的進步,而不是老是抓著政府的辮子在那扯啊扯的...西方人把中國人的人權議題當成西方人的偉大使命,不啻是又一種十字軍的偏狹與無知。

好了,就這樣交代過去吧!接下來的暑假我要認真主打這個議題了。

726 國民黨前 樂生自救 影像紀錄

| No Comments

雖然被提名,但原因不明

| 21 Comments

我一個禮拜前收到Asia Society執行副總裁寄給我的一封信,告訴我被提名為Asia Society即將於今年十一月17-19號,在南韓首爾舉辦的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image001

信中內容是這樣的(懶得翻譯...直接貼):

Dear Mr. Cheng,

I am pleased to inform you that you have been nominated to serve as a delegate in the Asia Society's upcoming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to be held on November 17-19, 2006 at the Shilla Hotel in Seoul, South Korea.

The Summit will bring together the most dynamic next generation leaders from Asia & America to develop imaginative ways to address the most critical issu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The conference will explore the greatest challeng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develop common approaches to addressing these shared challenges, and cultivate the long-term relationships necessary for developing these responses. Following the meeting, delegates will continue to be engaged through a dedicated web space and invitations to future summits. Participants will attend a variety of keynote speeches (Former South Korean President Kim Dae-jung and other leading figures), panel discussions, and breakout sessions, in an effort to develop new ideas for building a stronger Asia-Pacific community.

This year's Summit will address critical issues involved in the building healthy, inclusive, safe, and vibrant societies within a framework of values-based leadership. Cross-sectoral and cross-national engagement is the hallmark of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and participants will include leading figures from across the fields of business, politics, civil-society, media, arts & culture and academia. This two-day forum will bring together 200 emerging leaders from multiple sectors from across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all under the age of 40.

The selection process for this exclusive, invitation-only conference has three steps. You have already passed the first step by being nominated based on your record of excellence. The next step is for all nominees to fill out the attached form indicating your interest, availability, and English proficiency, as well as provide a paragraph length bio, date of birth, contact information, and a brief 100 word description about your interest to participate in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An Asia 21 selection committee will then select participants in accordance with various criteria, including the candidate's record and willingness to devote the energy and expertise to help tackle the most critical issu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The Asia Society will provide accommodation and local hospitality during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Although we ask participants to cover their own travel costs to and from the Conference, a limited number of travel grants are available for those in need of assistance.

As you may know, Asia Society is a leading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strengthening relationships and deepening understanding among the peoples of As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Founded in 1956 by John D. Rockefeller 3rd, the Society reaches audiences around the world through its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and regional centers in Houston,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Washington, DC, Hong Kong, Manila, Melbourne, Mumbai and Shanghai. A nonprofit, nonpartisan, educational organization, the Society provides a forum for building awareness of the more than thirty countries broadly defined as the Asia-Pacific region - the area from Japan to Iran and from Central Asia to New Zealand and the Pacific Islands.

We hope that you will be interested to be considered as a delegate to the Summit. We ask that you please contact Hee-Chung Kim on e-mail at hkim@asiasoc.org or by fax at (212) 327-2280 with any questions you may have and that you please send her your completed nomination acceptance form by no later than July 31, 2006.

We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oon.

Sincerely,

也就是說,我在不知道有這回事的情形之下通過了第一階段(聽起來是不是很像詐騙集團?)..........

當然,這不是什麼詐騙集團,而且我也很有興趣參加...但是有兩個問題:
  1. 來回機票和交通要自費;
  2. 十一月...我應該已經在軍中了。
這兩個問題不是不能解決,只是成本很高,我擔不起><....所以我拖到現在都沒有回信...

然後昨天從台北回來以後又收到一封催促信:
Dear Mr. Cheng:

The Asia Society recently sent an e-mail letter from Dr. Jamie F, Metzl,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the Asia Society, informing you that you have been nomina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 Summit to be held November 17-19, 2006, in Seoul, South Korea. The Summit will bring together Asia and America's most dynamic next generation leaders to develop imaginative ways to address the most critical issu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Since we have not received word from you as yet, we are following up to request your reply. Please let us know if you would like us to resend your invitation or can answer any other questions you may have. The Candidate Form is attached for your convenience.

We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oon.

我該怎麼辦呢?

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報導收集

| 4 Comments

保樂生 求人權 運動人士轉往國民黨施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馬英九直到晚間才在黨部內接見陳情民眾,表示非權責範圍無法承諾,但願意將陳情書轉達給周錫瑋。他表示個人反對強制拆遷樂生院,但卻不願簽署連署聲明。
夏天的味道 - [報導]不滿暴力迫遷 樂生自救會國民黨前怒吼!
居住於樂生院區數十年的阿公阿嬤們先坐在一起,一同控訴政府的「無恥」,「只是因為非傳染病的痲瘋病,以前被日本政府和國民黨政府強制隔離,把我們趕到樂 生療養院,現在又要趕走我們,我們就一直被趕來趕去;過去是警察把我們抓來,現在又要叫警察把我們趕走。」巧的是,表示要強制隔離與強制驅離的,都是國民黨。
苦勞網/苦勞論壇/726反暴力迫遷、護樂生人權絕食宣言
我們試圖捍衛的,是反暴力迫遷,護居住人權的普世基本價值,我們認為這是不分藍綠的普世價值,於是,9年前我們透過激烈抗爭,強烈反對陳水扁政府強制拆遷1415號公園預定地上的康樂裡,而當時義憤填膺地參加拆遷當晚33守夜的那位馬英九先生,今兮何在?馬英九主席,你變了嗎?今天,在試過各種努力之後,我們看到國民黨執政的台北縣市政府依然態度蠻橫。於是,我們決定採取「絕食抗議」這個方式,來捍衛同樣的基本價值!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20060726晚間記事
接見過程中,馬主席表示:「『目前』『暫時』沒有強制搬遷的危機,而他個人也『反對』這種暴力的方式,然而,周縣長不是他的下屬,他無法命令他承諾,只能代為溝通。」陳情代表拿出連署書,向『反對』暴力迫遷的馬主席爭取連署,被馬主席斷然拒絕。陳情代表在被馬主席拒絕後,表達,既然馬主席能代為溝通,那希望能夠在國民黨部前面等候周縣長的答覆。馬主席表示:「你們要怎麼等都可以,像中正紀念堂絕食的人我也叫警察讓他靜坐。」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國民黨的靜坐心情記事(by馨文)
未經討論片面公告方案=如果不服從就強制驅離。最快年底拆=年底前不搬就要強制搬。衛生署就算準備金屋銀屋也不等於可以剝奪居住權,也不等於可以強迫搬遷呀? 這一大堆相互矛盾的說法拼湊在一起,到底在說甚麼?唯一確定的是,他們都不連署! 這些官!講話怎麼都那麼模糊,那麼矛盾,那麼奇怪!而作法,卻如此確定(不簽就是不簽,要公告,就是要公告)!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7/27靜坐絕食記者會新聞稿
目前國民黨以所謂「交通利益」為名,不願意承諾『反迫遷』,就如同中共以「國族」等「公共利益」大旗堅持「不排除武力犯台」一般,這種「多數欺壓少數」,以為「人少就可以代行決定其命運」的暴力邏輯,是我們要反對到底的。這種以暴力做後盾的所謂的「和平理性協商」,根本就是一種假民主偽善的表現。當初周錫瑋縣長也是口口聲聲說要『溝通』、『共創多贏』,而半年來,唯一作的只有綁架民意片面宣布「搬遷方案」,並決定強制搬遷的時程。因此我們鄭重呼籲周縣長「放棄強迫搬遷」,讓樂生院議題回到理性溝通共尋多贏的階段,尋找解決之道。
我看了主流媒體的報導,真的讓人很灰心。不是又用雜碎報導法,就是混淆事實。來了那麼多家媒體,報導卻那麼少,不管藍綠,統統都不敢沾「樂生」,因為蘇貞昌、馬英九、呂秀蓮、周錫瑋、乃至陳水扁,統統都站在「魄力」、「拆除」那一邊,這跟上次沒有半家媒體敢批判聯合報對精神疾病的不實報導與新聞對精神病友的侵犯是一樣的:台灣主流媒體除了藍綠之外,在打擊弱勢這方面總是那麼有志一同。

苦勞網/苦勞論壇/反樂生迫遷 726再遭警方暴力驅趕
至晚上9點,馬英九才姍姍來遲與群眾代表見面溝通,除了講了一些告知北縣長周錫偉宣示不得暴力迫遷等漂亮話之外之外,還特別強調:「如果沒有辦法有更好的評估策略、也沒辦法達到雙贏,國家還是有公權力可以執行在所謂重大建設的政策前面的,所謂的成本考量還是要考慮現實問題。」
苦勞網/苦勞報導/姍姍來遲的馬英九 嘴臉大現形
讓所有人最沒力的,就是在下午抗議時,馬英九明明就是躲在中央黨部,派出副秘書長和群眾搓,卻居然敢表示:「今天下午一點半我就在這邊等候大家,但是聽說各位還有其它活動,就先去開中常會,一直忙到現在。」 一副你們等這麼久,是你們自己的錯。
苦勞網/苦勞論壇/夜訪樂生聯盟絕食團
深夜3點,看著廣場帳棚內的學生,夏夜晚風中,願他們一夜好眠。
苦勞網/苦勞論壇/反樂生迫遷 絕食靜坐ING
現時需要什麼支援?聯盟成員笑說,物資並不缺乏,倒是缺乏「人資」。同時,連署層面也將持續擴大,希望達成運動目標。一位主跑國民黨的政治記者觀察,聯盟提出的訴求,不管馬英九或周錫瑋,若持續用公共政策而非人權思維看待樂生議題,自然無法承諾任何令人滿意事項。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我們坐在這裡等什麼?(靜坐文宣)
然而,「強制拆遷樂生院」,代表著擁有武力的幾百位警察,將強行進入手腳殘缺的老人家裡,使用暴力把他們從家裡一個個拖出來,讓他們滿身瘀傷。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絕不如此對待樂生院民」這樣的訴求,會很難得到一個具體的承諾?
請支持樂生獨立!成立樂生共和國!

ancorena:726行動報導接力:從726行動轉移陣地開始。
稍後我們走向一名成員詢問會議內容。他只開了個頭「馬英九真的很厲害...」,另一名成員急忙跑來,警告大家警察開始準備舉牌。這個舉動顯然使聯盟成員相當錯愕,因為會議中馬英九才承諾過可讓樂生成員在原地等待台北縣的聲明。
最後的生存戰!── 樂生前進國民黨 (破報封面)
馬英九也不要忘了,民主本身就是多數暴力,而和平收場的程序不代表決策沒有暴力。李建誠當面問馬的青澀,完全沒有主流媒體所稱「激辯」,學生拿到了質詢權力的機會,也要事前練習一下如何挑戰權力,否則這一下午,還有未來幾天的絕食與抗議行動,當如何進行?
北縣府擬強制拆遷樂生院 引起各界與國際輿論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台北市捷運局北區工程處日前在三重工地的工程說明會上曾表示,在新莊機廠完工之前,採分段通車營運生,樂院保留議題只衝擊迴龍站,對沿線其餘各站通車並無影響。文建會的會議上捷運工程專家闕河淵等更提出可從以變更機廠的級數來決定新莊機廠要容納多少的車輛以及沿線設施配置等,從工程設計上運用創意似有機會及使得文資保存和交通建設上獲致雙贏。
苦勞網/發稿介面堅持抗暴竟也違法?
在場的樂生院民氣憤的脫光上衣、長褲,砸下假腳,與絕食已達四十五小時的四位學生手扣著手與警方僵持,中山分局也以女警、救護車威嚇。雙方僵持近一小時後,警方卻再以「不許使用麥克風」為由,撤回警力,離開原本就沒有使用麥克風的絕食靜坐現場。
苦勞網/苦勞報導/樂生絕食緊急事件 國民黨玩陰 警方耍狠 要脅絕食學生撤離
在場學生大罵國民黨可惡,7月26日會見馬英九的15名學生,國民黨居然將名單提供給警方,今天警方舉牌警告時,就看誰有出席就念誰的名字,但這15人中,許多人只是關心而已,居然就被國民黨這樣出賣。


馬英九...不要逼我用人渣稱呼你。


政客啊!地方首長啊!被蒙蔽的台北縣民啊!張開眼睛看看你們的「敵人」是誰...


苦勞網/發稿介面樂生反迫遷絕食邁入第五十個小時 各界召開記者會聲援
鄭村祺說「在國民黨前絕食,不是要求周錫瑋個人行為,也不是看馬英九臉色,而是要問國民黨,到底要拿出甚麼甚麼進步政策?」。鄭村祺痛斥「馬英九三點耍賴」,首先,馬英九跟學生說「你拿的出方案,我們就做」,根本就是在耍賴,雙贏的方案根本是馬英九要拿出來。第二,現在劉可強辛辛苦苦提了方案,馬英九竟然耍賴說「不可行」。第三,如果馬英九拿不出雙贏方案,馬英九沒能力做雙贏,就有人要犧牲,那到底要犧牲誰?為什麼不是犧牲最「有」的,為什麼不犧牲王永慶,為什麼是犧牲這群「一無所有的」?最後他說:「高樓到處有,捷運到處都可以蓋,樂生院拆了就沒了,馬英九不要再凹了」。
苦勞網/苦勞論壇/示威就是傳播
示威就是傳播(demonstration is commmunication),青年樂生聯盟也許不擅長議題操作,也許不熟悉社運策略,但不可以否認的事實是,這群以大學生和研究生為主團體,長期關心漢生病患,反迫遷價值,護人權理念,透過樂生院阿公阿嬤和聯盟行動,再次深化,向外傳播。
苦勞網/發稿介面聲援樂生院民、青年學子、國民黨部前絕食靜坐反迫遷行動
然而,在馬主席的回答「我個人最反對暴力」、周縣長「會充分協調」「年底前不會強制拆遷,因為作業還需要四、五個月」、「拆除公告是法定程序」。如同罪犯殺人後,淡然說早死晚死而已。
樂生保存運動 看到「無能的力量」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以樂生保存運動為例,運動團體和那些年邁力衰的院民們,為了追求真實,追求其心目中理想的人權價值,多年來一路奮戰,對抗國家機器的威權,他們身上正充分展現了「無權勢者的力量」,戳破了社會集體「共識」的表象:誰說為了公眾利益要犧牲少數人?誰是公眾?誰的利益?誰又說了算?
苦勞網/苦勞報導/靜坐絕食第三天 馬英九落跑 絕食學生昏倒
今天(7月29日)是國民黨中常會選舉,也是樂生保留運動絕食的第三天。中午投票結束後,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為了迴避請願群眾,竟不走大門,而由地下停車場搭車離開。讓門口的樂生院民與學生們空等一場。

(TVBS)抗議樂生搬遷 絕食學生中暑送醫
靜坐學生:「我們的聲音要讓他們看見,阿公阿嬤不要為我們擔心,你們比我們更辛苦,你們辛苦了幾10年,比我們更辛苦。」

台大城鄉所博士楊友仁:「馬英九先生請你回答我,我是楊博士你認識我,你學我們城鄉所很多東西,可是你都學到皮毛,你都沒有學到精髓,那就叫3個字『黃花崗』,我在這邊跟你嗆聲,我們才是真正的黃花崗。」

苦勞網/苦勞論壇/樂生活
樂生反迫遷前進國民黨,0729進入第四天的下午,由青年樂生聯盟張馨文當眾宣布,暫撤離場。行動沒有結束,紀錄也將持續。事實上,自各方學生社運開始進駐樂生院,過程中即有2位年輕學生扛起攝影機,拍起紀錄片。

苦勞網/發稿介面絕食靜坐獲回應 縣長簽署「不迫遷」
對於抗爭多日以來國民黨執政的縣市政府消極的回應,青年樂生聯盟表示對此結果並不滿意。台北市捷運局及台北縣政府身為主管機關,應該更積極尋找捷運與樂生共存共榮的方案,而非一味將樂生院民與新莊地區民眾的利益對立,或以敷衍搪塞的方式面對樂生院的問題。 青年樂生聯盟表示,台北縣長周錫瑋今日雖然終於承諾「不會強制搬遷」,但希望這不會僅是縣長的場面話,聯盟與廣大參與這次連署的學者、民間團體與個人,將繼續監督縣長遵守他的承諾。而針對保存方案,相關單位應發揮公部門的魄力,以其豐沛的專業資源,積極尋找捷運工程施作的替代方案,而非將問題丟給缺乏資源的老弱院民與學生。目前學者專家也已自發性地成立專業評估團隊,監督各政府部門對於替代方案的討論。
不管怎樣,這都是很重要的一步,未來還要持續監督與努力。當然,集遊惡法也不應被忽視,民進黨政府最好趕快面對問題,不然等民進黨又下台了,就會自嘗惡果。

這篇就更新至此,未來如果還有別的消息,會開別篇繼續追蹤。也謝謝各位的關注!

726記實

| 20 Comments

我搭上早上八點二十的日統客運從嘉義民雄前往台北,我背著筆記型電腦包,身穿黑色海虎戰袍[背後有「戰你娘親」四個大字],短褲拖鞋。

12點半,我飢腸轆轆,到了冷冷清清的國民黨八德大樓黨部門口。門口左右各站著一名警察,左右環伺著。許多台SNG車也在隔壁的中央日報大樓旁待命。我走過八德大樓,看見前方人行道上許多年輕人聚在一塊,我猜大概就是樂生聯盟的朋友們吧,不過我並沒有上前去打招呼,因為我注意到對街有兩台警用巴士,我跨過了馬路,開始對著這兩台巴士照啊照的,裡頭坐滿了的警察儘管見我如此,也沒有什麼反應。

我回到國民黨部前,坐在人行道上的矮圓柱上等著,等時候來臨。幾個年輕人開始在國民黨部前來來回回,好像在看地形。一名老伯伯坐在我隔壁的矮圓柱上,他看起來身體健康,手足完整,不像是樂生的阿伯,但他也一直跟樂生聯盟的年輕人聊天,大概是來聲援的(的確是)。

時候到了,人也越聚越多,大概七八十個人,拿著各式道具、文宣、海報,走到國民黨部前,這時原本坐在警車上的數十名警察也下了車,過了馬路,集結在國民黨部大門前,配備著警用盾牌,有的則拿著警棍,長短不一。

一位警察長官一直與樂生聯盟的領導者溝通,希望他們下次再來,回去申請集會遊行,警察會盡量給樂生聯盟方便,但是活動勢在必行,於是雙方大致同意互相留點空間,讓抗議用最快的速度結束,當然,也得國民黨的馬英九馬主席能趕快下來答應簽署連署書,承諾不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才行。

活動即將開始,抗議人士先排好陣型,幾個年輕人手拿各式標語文宣海報布條,面對著被警察擋住的國民黨部門口。領導人用麥克風說:等一下樂生的幾位阿公阿嬤過來,活動就正式開始。這時抗議民眾與警察盾牌之間的距離是3公尺。

樂生的阿公阿嬤很快的到了,他們站在最前面,站著對他們大多數的人來說,已經是種酷刑,樂生聯盟沒有準備椅子,只好跟八德大樓借,警察也允諾了。各家媒體攝影機也湧入搶畫面,這時候警察下令往前,盾牌跟阿公阿嬤的距離只剩下一層記者人牆擋著,開始互相推擠,抗議民眾只能稍微後退,因為再退下去就是大馬路了。我以為警察剛剛說要互相給一點空間,讓活動趕快開始趕快結束...我八成是見鬼了。

警察毫不相讓,阿公阿嬤索性脫下假腳,就坐在地上。過了十五分鐘,椅子還是沒有送到。又過了幾分鐘,就在發言人用麥克風再次向國民黨借椅子的時候,幾位大樓警衛剛好也拿著椅子下來。於是十幾位樂生的阿公阿嬤才有了座位,警察跟樂生聯盟也決定各自後退一步,留點位置讓他們能坐的比較舒服。

這時候活動才正式要開始,警察突然舉了第一次牌,警告抗議行為已經違法,要求現場民眾馬上離開。大家並未加以理會,發言人開始陳述今天來到國民黨部前抗議的緣由,就是多次的陳情抗議都無效之後,711更遭到北縣府拒絕承諾三大訴求,並以警力強行驅離抗議者,周錫瑋更在之後不斷放話,宣告一個月內不排除強行拆除樂生院,這不啻是最後通牒。

現場播放著711當天的畫面,各家媒體攝影機都拍了,但是會不會上...我猜是不會。接著台大劉可強教授與台灣人權會的代表陸續發言,表示樂生療養院的病友人權不容執政者忽視,說趕就趕,喊拆就拆。

樂生的幾位阿公阿嬤也輪流發言,我聽的不禁動容,不是因為他們的手足扭曲變形引我同情,而是因為他們言語中富有智慧,他們瞭解所有問題癥結,捍衛自己的人權,對於所有打擊樂生的謊言都能一一反駁,就連聯合國譴責台灣政府的公報內容都一清二楚,當然,這些資料應該都是樂生聯盟的年輕人提供的,但是真正拿來有力進行論述的是樂生的阿公阿嬤自己。

一位阿公說馬市長之前台北淹大水還說什麼哪裡的老樹很寶貴,請馬市長來看看樂生吧!到處都是七八十年以上樹齡的樹木,不看在人的份上,起碼也看在樹的份上。要把這些樹砍掉,馬主席會心痛死喔!

國民黨副秘書長還是什麼鬼的下來了,他講了很久,我聽了很久,一點重點都沒有,真是了得,敢情是受過專業的廢話訓練了。他一直重複希望達到四贏的局面,而第一贏就是樂生的各位阿公阿嬤,但是從頭到尾都不願意做出承諾,也不願意表示國民黨反對強制拆遷,最後一位阿公聽不下去了,直言「這種官話已經聽太多了」,於是這位什麼長的悻悻然地帶著陳情書離開了,離開前還說自己是第一次來跟樂生溝通,對情形不瞭解...我不懂那派他下來幹嘛的?

這位副秘書長講到一半,有人大喊台中市長胡志強來了,於是大家焦點馬上轉到他身上,我剛好在他旁邊,他本想快步通過,怎料被圍住,不過他的確是個見過場面的人,馬上沉穩地表示他瞭解這件事,他認為強制拆遷是不好的,但是地方政府有很多法令細節要考量,他是中常委也是地方首長,會幫忙傳達給周錫瑋跟馬英九,當發言人請他明確承諾他反對強制拆遷時,他狡猾地說:「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事實上他沒有說。

發言人接著宣佈要舉行一個儀式,象徵北市縣府替台灣弱勢人權送終:幾位年輕人抬著用白布蓋著的長箱狀物體(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棺材),配合鼓聲,緩步走向集會人士正中央。

警方舉了第二次牌,同時唸了幾個名字,大概是帶頭抗議的,說他們行為違法。之前那段期間警方並沒有其他舉動,只是依舊勸在場人士離開。我以記者身份穿梭自如,一下子繞到警察後方,聽他們論些什麼,一下子又能直接穿越盾牌圍陣,站在樂生這邊;有幾位警察問我是幹嘛的,我說「記者」,警察看了看名牌,就不管我了。

我聽到有警察說「這些人很煩」,我也聽到有警察說「不要擔心,我們是站在你們這邊的,不會趕你們」,不過絕大多數的警察,不管男女,都只是在作他們被交付的工作。

警察改而勸樂生的阿公阿嬤先離開,態度很禮貌,表示不希望看見阿公阿嬤被太陽曬中暑,但是也藉此小小威脅了阿公阿嬤:「不要害年輕人」。幾個阿公阿嬤心軟了,在攙扶之下站了起來,樂生的人還搞不清楚狀況,不知道阿公阿嬤怎會起身要離開,稍微溝通了一下之後,於是先讓阿公阿嬤到後面稀疏的樹蔭下休息。集會發言人這時候宣佈活動結束,但靜坐將持續到下午五點,如果國民黨繼續沒有回應,不排除絕食抗議。

一位大鬍子叔叔拿起麥克風告訴大家,中正紀念堂前的黎姓大學生已經昏倒送醫。他也舉中國六四天安門的例子,說只要人民持續下去,就算趙紫陽這個階級的人都來廣場跟人民見面,但是國民黨卻派狗來見人。

後來就沒有再見到發言人了,聽說被警方釘上了,所以幾位帶頭說話的人都先離開了。警方派出很多蒐證人員持DV不斷拍攝,我們也反拍回去,事實上,這真是場媒體戰,主流電子媒體派出的機器反而顯得勢弱了,人手一台的DV,DC,照相手機讓現場到處是你拍我我拍你。

接著就是耐力賽了,從兩點快三點起,所有人就三三兩兩各自圍成一圈,坐在地上,大多數人看著樂生的紀錄片,其他人則間或談話或討論接下來的事情。第二次舉牌之後,警察也沒有其他動作,開始輪流扛盾牌,天氣很熱,不時有人替阿公阿嬤擦汗倒水,警察也輪流進大樓去吹吹冷氣,或是不斷喝水。

我的相機記憶卡出了狀況,讀取異常,於是我改用內建的小小記憶體。好在靜坐也不需要拍什麼。各台連線記者去了又來,來了又去,好似看熱鬧般,很沒有參與感...他們不是公民,只是記者...還好個個都長得不錯,不然看了會很煩。

北市捷運局某官員這時離開大樓,被大家發現,他拿著白色紙袋匆匆坐上車,來不及擋住他。樂生的阿嬤說:「啊依丟心虛啊!」

兩位學生跟兩位阿公阿嬤決定主動進去國民黨部送連署書給馬英九,但是被門口的警衛與員警攔阻,溝通不成,只好請警衛代為轉達。

我跑來跑去,有不少人盯著我的名牌看,不過大多是好奇,不是認識我。有兩個朋友倒是認出我來,一位是Dylan,另一位是dreamf。很高興能跟這兩位聊了不少,交了兩位好朋友。dreamf也寫了一篇公民報導

鄭村祺跟楊偉中都來到現場聲援,混亂中我還看見李全教快步走進大樓。我來黨部的途中也看見國民黨立委潘維剛走進微風廣場。Torrent拿著相機滿場飛舞,他照的相片在這。一位年輕人和我說聲「不好意思,借過」,就開始坐在右側牆邊靜坐絕食,過了不久,另一位同學加入了他的行列,儘管許多媒體攝影機對著他們直拍,他們依舊帶著口罩,上頭貼著的標誌,低著頭不發一語。

五點,現場開始騷動,因為警方開來兩台空的警用巴士,停在國民黨部前的大馬路上。「五點半」,時間確定了,再過半個小時警方就要採取一些「必要動作」,聽聞這個消息,大夥還是不為所動。五點半,警察宣佈將開始「柔性勸導」,並且不斷要求每個警察注意「服務態度」,警方沒有動用警棍等武器,而是派出男女警員圍住還坐在地上的人,並且開始推進。我擋在中間,拿著相機,想用記者身份緩和他們前進的速度,卻根本擋不住,差點被推倒。

警察先說:「好啦好啦!~你們的訴求已經達到了,我們也讓你們待在這裡很久了,可以解散啦!」許多人被推擠,不得不站起來,還是有些人坐在地上手勾著手不願起身,警察決定搬人。一位警官氣急敗壞地對拿著牌子的警員說:「馬上舉牌!」但是那位警員沒有舉牌,彷彿沒有聽見,警官又說了幾次,這位警員才把牌舉起來。

我相信這些警察並不願意這樣作,但是不可避免的,還是有群眾因此受傷了。即使只剩下三兩個人坐在地上,表示自己是自願坐在這裡,有什麼不行,犯什麼法?警察依舊不理會,拉住他們的手臂大力向上拉。有個拿著相機的年輕人擠到裡面,一下子被警察推擠出來,於是他大喊「我是記者」,但是對面的警官說:「那是學生仔啦!」依舊被擠到外頭。

「不是要柔性勸導嗎?」這是我的質疑,也是被硬拉起身而手臂受傷的人的怒吼。

樂生的阿公阿嬤本來決定配合離開,畢竟相較起來,北市警察的態度比北縣好太多了,但是看見警察又再次動手,彷彿要重演711,於是甩開攙扶,停下腳步,對著警員大罵:「要抓就來抓我啊!」「我八十幾歲了,吃牢飯住平房比住高樓大廈可能還舒服點!」「國民黨不如共產黨!」「五十年前國民黨對我們這樣作,五十年後國民黨還是一樣!」一位阿嬤說:「看上面,大樓上寫著共產黨,只有心裡沒鬼的人才看的見!」

於是警員鬆開了手,我們被驅趕到人行道上,擠在一起,我站在阿公旁邊,看著露出無奈神情的警察。另一位樂生的女發言人扯開嗓子對著所有人,當然也包括馬英九重複表達了今天來到這裡的目的,只是希望國民黨承諾不要強制拆遷,然後我們才可以坐下來談替代方案。請馬英九要有政治擔當,不要一直切割,置身事外。

最後,大家一起大聲地向國民黨部喊了口號:「反對強制拆遷!樂生全區保留!...」就準備散去。不過我擔心地上的垃圾煙蒂會被有心媒體拿來做文章,於是趕緊跟幾個人一起把垃圾煙蒂清一清。一位警員看我們在清垃圾,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說:「辛苦你們了!」我也回說「你們也辛苦了。」他說:「我們沒辦法,我們是要賺錢啊,你們不一樣,你們是作義務的!」

我聽了很辛酸,我很想回他:「你們領的是人民的錢,要保護我們,不是政客!」但是我沒有,因為體制不改,這只是空談,我無法說服一個警察起來革命,也無法要他抗命、放棄工作、不管家計...在政客之前,人民只是一沱屎,警察又何嘗不是被當作奴隸使喚?

我跟Torrent打了招呼,就走了。我從頭到尾沒有跟樂生聯盟的成員打照面,我對他們的行為有很高的敬意,但是也認為操作手法上不夠細緻,沒有完整規劃。樂生的朋友們走到隔壁又隔壁的大樓下廣場坐著,沒有離開的打算,我想他們應該還有下一步。


726,我和你們在一起

| 4 Comments

大家可能都聽過First they came...這首詩,我也聽過,很久以前,但是我忘了是在什麼脈絡之下聽的,後來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有人引述這段文字,就連綜藝節目主持人李濤都很愛在知名的綜藝秀2100全民開講裡頭,指著厚西卡紙上的這幾行字,口沫橫飛。

我雖然忘記我起初在哪聽過「一開始他們來抓...後來沒有人替我說話了」,但是我記得那時候感覺並不是很好,總覺得這段話哪裡怪怪的。後來有一次跟lvoe在聊天時,剛好也聊到這段話,我才真正把自己對這段話的質疑想透徹:我覺得替誰誰誰說話,或是在誰誰誰遭遇困境時挺而作聲,不該是為了將來或許有一天,自己遭遇困境時需要自己幫助過的人回報,替自己發聲;我今天決定站出來,不是因為怕將來施暴者有日會將目標轉向我,而是因為當施暴者傷害與我毫無相關的人的時候,他們其實也同時重重地傷害了我的心、我的信念...而這才是我要站出來的原因。

事不關己,其實往往是假象。或許施暴者沒有直接對你動手,但是他們的骯髒行徑無不侵蝕著民主的基石--或許可以借用「民國維新學運」的說法:民主胎盤。危巢之下,焉有完卵?

「人溺己溺」的意思是說「別人溺水,要當作自己溺水一樣」,但是「當作」這們功夫很難,另一個人的靴子總是沒有那麼好穿;只是:何必「當作」呢?因為你我早已自溺而不自知。別以為自己是在岸邊高處,看著溺水的人拼命揮手喊救命;我們是在水底還沒浮上來!

下午一點,國民黨黨部門口,馬主席,周縣長,我要浮上來了

CIMG3712

7/27補記:
寶貝LUCKY的我 - 捍衛樂生,一種信念的堅持

我不認為你和我是近親,但是,如果每逢世界上發生非正義事件時,你就憤慨得發抖,那麼我們就是同志,這才是更重要的。

切 格瓦拉

7.29重大更新:

網路上可以直接觀看喔!

...我看完才發現原來都是熟人啊...(茶)兩位研究生一個是凱同,另一個是耿維,訪問的老師是瓊文老師跟昌德老師,管老師份量也很重(還在花園前呢)...連我的名字都上去了...(大概半秒鐘...)



如管老師所言,有怪獸,還不夠,但是那是對我們這些「媒體憤青」來說,入門者看了應該能夠激起他們更多好奇心,推薦一看。



【有怪獸】第一部「媒體看媒體」的紀錄片首映新聞稿

公共電視「紀錄觀點」節目,將於7月26日(週三)晚上十點,首播為媒體亂象把脈的自製紀錄片【有怪獸】。本片籌製歷時一年多,導演蘇啟禎藉著兩位傳播科系學生的眼睛,生動揭露新聞置入性行銷、完整倒帶2004年總統大選電視台灌票過程、並經由羅大佑事件反省公視本身之作為。片中並訪問多位第一線新聞工作者,誠實說出他們的掙扎、反省和希望。

從1993年有線電視開放以來,台灣目前至少有92家有線台,頻道數增加31倍,更有8家24小時的新聞台。媒體數量快速膨脹,但是廣告量並沒有相對提高。2005年,台灣總廣告量是942億元(根據動腦雜誌媒體大調查),可是,無線電視廣告量已經第六年連續下滑,有線電視廣告量在去年也停止成長。

為了爭取廣告,侵人隱私、捕風捉影、煽色八卦、媒體公審…,無所不用其極。媒體怪獸,不只操弄觀眾的胃口,也愚弄了觀眾在民主參與過程中,對真實的認知,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2004年總統大選的開票報導。本片還原商業台不約而同聯手「灌票」的過程。當開票不到兩個小時(下午5點57分),中選會總票數才開出3.5%(47萬票)時,陳呂得票已經超越連宋;可是同一時間,商業台卻已經開出總票數的75%(超過1000萬票),而且多數都「顯示」連宋領先陳呂。原來是商業台抓緊觀眾看開票猶如看賽馬的心理,競相灌票,而且押寶連宋領先。票數飆得越高,收視率也跟著飆高。

眼看中選會的數據,陳呂持續領先,先前押寶連宋領先的商業台,下午六點鐘以後,只好陸續上演所謂的「翻盤」戲碼。本片中,某商業台新聞主管蔡滄波真誠反省:「選後台灣社會會變成這樣,媒體的開票是個重要的因素,等於是媒體在作孽一樣。」

本片還深入追蹤新聞「置入性行銷」的實例與操作過程。2005年,學者陳炳宏針對291位電視台記者的問卷調查發現,有六成記者曾經做過由政府或業者付費的「新聞專案」;有將近三成的記者,每個星期平均要做3則以上的新聞專案。前中視新聞部企劃室主任劉蕙苓坦言:置入性行銷是對閱聽人的欺騙。監督者與被監督者的角色混淆了;「新聞不能收錢作假」的專業底線,也被打破。

創台八年的公共電視,在去年的「羅大佑歌曲事件」中,快速向「相關當事人」道歉的動作,備受輿論質疑,認為公視屈服於政治壓力,傷害了公視法保障的獨立自主和言論自由。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羅大佑事件」後隔週,地下樂團歌手阿弟仔的兩首抗議歌曲,因為歌詞夾雜髒話、攻擊老師,遭到禁播。片中受訪學生認為:公共媒體在維護多元與言論自由的角色上,除了視野,更需要勇氣。

本片導演蘇啟禎,現為公視新聞部製作人。這是一部批判與自我批判的紀錄片,獻給所有不畏環境惡劣、努力堅守專業的媒體人。

公共電視
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 合辦

有怪獸 首映記者會 流程

【時 間】95年7月26 日 星期三 下午2:00〜4:00
【地 點】敦南誠品視廳室B2 (台北市敦化南路1段245號)

13:30 開始入場

14:00 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 管中祥 開場介紹

14:10播放紀錄片 (56分鐘)

15:10 導演蘇啟禎與現場觀眾對談

16:00 散會 (自由享用茶點)

延伸閱讀:
藍藍的 movie blog:20060725:媒體有怪獸

我是記者,不受集遊法限制的公民記者!

7/26日,我會戴著印有【龜趣來嘻-Unlimited】部落格總編輯兼總主筆兼記者身份的名牌,前往國民黨黨部大樓進行「採訪」。

如果有其他「同行」要順便來辦網聚,那再好不過了。人多一點可以現場辦卡啦ok大賽。


「反暴力迫遷,護樂生人權」726包圍國民黨緊急動員!
從康樂裡到樂生院 偽善的政客已無處可藏
毀棄社群 就是人群滅絕 逼遷樂生 就是人性犯罪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反迫遷護樂生連署行動【反對強制拆遷樂生院連署聲明】

義氣相挺!!:
       - Against the fucking law!!!

所謂客觀新聞編採邏輯,只是變成記者們快速製造新聞的一種偷懶手段
反正只要採訪固定政府官員嘛,只要乖乖記下發言人說的話處理一下就好

客觀新聞學的遺害,只是更鞏固了合法體制內的當權者! 那些體制外的老百姓變得連屎都不如!

原文鍊結:Argentina: My First PC Program and its Detractors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Portnoy
校對:未校對版本(歡迎讀者校對)

阿根廷政府已經重新啟動該國的聯邦計畫MiPC[我的第一台電腦],或者如Mariano Amartino說的(ES),MiPC Reloaded(我的第一台電腦之重裝上陣...)。這個計畫的起初是希望透過提供價格合宜的電腦給全國人民,藉此縮減數位落差,這個計畫於去年四月問 世,卻遭到部落格社群大力批評(ES),因為政府屬意由英特爾跟微軟公司負責此計畫。如果是GVO的忠實讀者應該記得相同的情形在智利也發生過,智利的部 落客更從草根成立了「我的第一台電腦,貨真價實的」計畫。

然而觀察這次的情形,Amartino說這次計畫提供了消費者更多的選擇

電腦可以內建AMD或是Intel的處理器;作業系統也可以選擇使用Windows Starter或是Pixart Linux。有不少家銀行提供貸款。這一次的計畫比上次好一點,而且避免了首次計畫招來的許多批評…起碼處理器跟作業系統開放選擇(如果他們逼我用 Starter Windows那會是個大災難),此外,現金價格還是高了點,但是這正是貸款的重要性。

Pablo M. Beca也認為第二次的版本比起第一次來說有改善

根據第一次的經驗,MiPC計畫今年重新啟動了,而且這一次帶來了好消息:AMD跟Linux加入了。我猜政府把他們加進來的原因是因為上次 計畫招來的無數批評,很多開放源碼社群盡力讓他們的聲音能被上層聽見。微軟跟Intel過去一整年一定賺了不少,因為這個計畫有很多人支持。除此之外,政 府免費替他們作公關,而政府辦的活動是很有力的,Intel跟微軟的品牌不斷出現在政府聲明當中。我認為,由於AMD處理器跟Linux的加入,購買設備 的花費將顯著下降,更多人因此能受惠。許多人可以藉此機會擁有第一台電腦,而其他人則可以把握機會進行平台升級。

來自阿根廷Santa Fe的Luciano Kay對此MiPC剛起步的成功以及政府扮演的角色持保留態度

2005年MiPC計畫開始時,電腦賣是賣出去了,但是我沒有看過任何一個公共使用與培訓中心。根據Carrier和Associates五月26日於郵件群組發表的信件內容,MiPC計畫賣了將近十萬台電腦,比官方一開始預計達成的數量少的多。更有趣的是,除了個人電腦的銷售數字以外,只 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人透過貸款來付款,這證明了--根據Carrier與Asoc.--政府的角色在這個計畫的成功當中並沒有太大作用(繼續讀完郵件群組 的完整評論,很值得。)

其他的部落客就技術面向同時批評了Windows與Linux兩種作業系統。例如Fabio宣稱

Pixar Linux 根本不是Linux。Linux的專家說過,這個版本不只違反了GPL[通用公共許可證] (違法),它根本是個災難,而且它還沒有說明他們使用的是哪一個軟體包,或是由哪個軟體包發展出來的。他們欺騙使用者,Linux任一版本都不容許這麼作,就算是已經賣出去了也不需要這樣作。

Javier Salinas大力批判「Windows Starter」這個有名的作業系統的其中一種版本。根據微軟的說法,「設計這個版本的目的是為了提供一種可負擔的,簡單使用的方式,讓使用這可以進入 Windows家族產品。這個版本專為當地市場量身打造,使用當地語言,具備許多Windows專用的應用程式與工具。」

Windows Starter爛到家。爛到能夠「運作」就是一個奇蹟。它不只會耗光你的耐心;還有你想像不到的。我拿到一台裝有Starter版本的筆記型電腦,我建立 了一條ssh通道以連結遠端MySOL資料庫。難以想像。通道建立了,遠端連結也沒問題,但是應用程式卻抓不到資料庫。

我找到小真姊姊了

| 3 Comments

...Oops!!...Oops!! ----這是羅康妮的blog

如果我是小傑,我大概會為了看小真姊姊而繼續補習、寫重複的考卷吧....

【轉貼】朋友說:萬國博覽會要開幕了

| 6 Comments
我是朋友

聖母在新預言書裡說:「有那麼一個夏天,喧鬧的鬥爭將被百姓的指尖給淹沒,他們將在自己的部落裡書寫自己的想法,更要在路上把各家各戶給串集起來。然後,豐收的秋天就要到了。萬國博覽會就要開幕了。」

為了更美好的未來啊,我的朋友,現在就是做工的時候。神為我們預備了兩樣工作,一是寫下我們對過去的懺情錄,二是寫下我們對未來的期望;而不管是那一種,都需要你的參與。

書寫吧,我的朋友;收集吧,我的朋友;串連吧,我的朋友;聯播吧,我的朋友。

現在是夏天,瞧,萬國博覽會就要開幕了。

陳律師,不要灰心,加油!

| 3 Comments

近日來除了北縣府憋「金」上腦以黎紅眼廝殺台灣三國無雙以外,最讓我關心的就是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遭到審判這件事了(blog)。

剛好GVO翻譯小組的成員Ahom也很關心這件事,因此我詢問了他一些問題,包括審判的判決結果可能性(Ahom說大概會判一年左右)。這位榮獲Time選為2006年塑造世界的一百人其中之一的陳光誠律師,跟吳皓一樣,遭到中國警方秘密拘禁。而想念陳光誠律師的人也成立了光誠快回來blog向外界求援。

中國多位維權律師都紛紛跳出來幫陳光誠律師辯護、去地方蒐集證據,儘管他們常常被當地政府官員派出的暴徒毆打、大部分時候根本進不了村子。許志永律師這篇文章特別令我動容:

擺脫了「尾巴」,回住處的公共汽 車上,我為今天的經歷而感動。我想到了進村之前的設想,我想到了自己被毆打,但是,哪怕頭破血流地倒下,我看打手們最後一眼也一定是平靜的。當時想,如果 我受傷了,光誠也就有希望出來了。其實,在決定來臨沂之前,我還有很多更可怕的設想...

但今天比我估計的好多了,雖然我沒有能進入東師古村,但不久前毆打搶劫律師的野蠻暴力收斂多了,我看到了鄉親們擺脫恐懼的希望。尤其是,我看到了每一個人內心深處的良知,我看到了這個民族的希望。但願,我的希望不會變成絕望。

我衷心敬佩這位赤腳人權律師,以及所有挺身而出為陳光誠律師說話的人。希望未來中國民主開放之後,能讓所有中國人都記住他的故事,與他的偉大。當然如果這位陳律師能成為中國第一位民選最高領導那更好。當然,我也希望台灣另一位已經成為最高領導的陳律師能看看中國這位陳律師的事蹟,想想自己的過去。

以下轉貼Wikipedia對這位陳律師的介紹

?
陳光誠1971年11月12日-),中國山東臨沂人,因幼時生病導致雙眼失明。陳光誠沒有經過法律的專業培訓,而僅依靠自學法律知識,來幫助許多村民、殘疾人士維護權益,他因此被媒體稱為「赤腳律師」。

簡介

陳光誠1971年出生於中國山東臨沂沂南縣雙後鎮東師古村1994年1998年,就讀於青島盲校。1998年2001年,就讀於南京中醫藥大學

2000年2001年,在英國聯邦基金的資助下,陳光誠在中國法學會發起並負責「殘疾人維權項目」。2002年,他試圖在北京成立殘疾人的民間維權組織,未果。

2003年,陳光誠與外語教師袁偉靜結婚。同年7月至8月間,陳光誠夫婦作為訪問學者,前往美國訪問,參觀並了解了當地的殘疾人機構。

2005年1月,陳光誠執行由NED (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支持的山東維權項目。12月12月,入選香港亞洲週刊評選出的「2005年風雲人物」。

2006年3月11日,陳光誠被臨沂警方從家中帶走後失蹤。5月,入選美國時代週刊2006年「塑造世界的一百人」。

陳光誠目前仍被警方秘密軟禁。


維權紀錄


稅收、兩田制

根據1991年開始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殘疾人可減免稅收,但臨沂當地政府直到1996年,依然在向殘疾人士徵稅,陳光誠與當地政府多次交涉未果,遂於1996年寒假,到北京上訪。此後臨沂地方政府接到上級批示後,終於表態要停止向殘疾人士徵稅。

1997年,東師古村開始實行兩田制,加重了村民的負擔,陳光誠通過《半月談》了解到上級政府不允許搞「兩田制」,1998年夏,他到北京上訪,最後終於中止了村裡的兩田制。


外地盲人在京免費乘坐地鐵

根據《殘疾人保障法》第44條的規定,殘疾人可以免費乘坐地鐵。2003年9月,陳光誠在北京乘坐地鐵,檢票員以其沒有當地的盲人免費乘車證為由,要求其購買車票。陳光誠而後將北京市地鐵運營公司告上法庭,並於獲得勝訴。通過此案,終於使外地盲人也可免費乘坐地鐵。


臨沂計生案

由於臨沂地方政府在計劃生育工作上,存在野蠻行為,比如強行對育齡婦女進行絕育手術、對生二胎的孕婦強行墮胎、引產,甚至隨意抓捕親屬、逼迫家人交納巨額罰金,陳光誠試圖通過法律渠道,來維護這些受害者的利益,並向媒體揭露了有關情況。9月6日,陳光誠在北京與時代週刊記者討論臨沂的計生狀況,下午即被山東警員在不出示任何證件、公文的情況下,強行抓走。回到山東後,陳光誠基本上被軟禁在家,與外界的通訊也被限制,並且受到多次毆打,一些同情支持他的村民也曾遭毆打。 數名律師先後介入此案,並前往臨沂進行調查取證,但受到很大阻力,甚至遭暴力襲擊。而後由海外媒體曝光後,受到廣泛關注。迫於輿論的壓力,中國國家人口計生委官員就臨沂計生事件發表了談話,並稱要著手調查此事,但此案隨後並未出現轉折。


您應該開始寫部落格了,自己寫。

update:
當然,也有人叫總統去旅行...

...應該不會有人叫總統出專輯吧...

7/21晚間更新:
好消息是,陳總統總算寫點東西出來了,壞消息是,他還是透過發稿子給主流媒體的方式...依舊是上對下的宣示,而不是對話...

整篇文章我看見的重點是:
「堅持台灣的主體意識,落實社會的公平正義,這是阿扁在未來兩年不變的信念與核心價值,而本土、文化、環保、生態與弱勢將是努力的重點目標。」

雖然避重就輕,但他總算知道公民在期待些什麼了。

好聽到讓人想嘆氣...

| 5 Comments

聽歌聽到大嘆氣是我對好音樂的最高禮讚

...其餘...無話可說....

博客來音樂館>謝宇威 / 一儕花樹下


這有一首山歌可以聽

「部落格」是優質電視節目的保證...

| 6 Comments

我這麼說是有憑有據的,絕非胡說八道。

話說公廣集團在暑假舉辦了新電視運動:我,健康看電視 的運動,在健康節目推薦這個部份,列出了一份各頻道的優質節目清單(大略),共有九十八個節目,我看了一下,其中以「部落格」為名的節目為數眾多,包括了:momo親子台的IQ部落格、好消息頻道的真情部落格、華視教育文化頻道的詩人部落格、緯來綜合台的台灣生態部落格,如果再加上旅遊生活頻道也很不賴的部落格玩天下...瞧瞧!部落格早就反攻主流媒體了,而且都是優質節目才敢用部落格這三個字喔!

這個新電視運動其實跟新民進黨運動有異曲同工之妙,可能都曲高和寡,可能都乏人問津,但是與其說「新」,其實是要大家回想自己看電視的初衷,想想自己看電視的方式和心態是否變質了?是否被電視所役?

想知道自己看電視的功力及不及格,請來作一下TV健康指數大調查;不過我在這裡直接問大家第七題:

走在路上看到媒體改造團體舉辦的特定活動消息時,我會:


台灣要成為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必然需要真正民主的媒體!而打造民主媒體,就要靠你我努力了。

延伸閱讀:
Benla' Blog:「看!媒體-媒觀報告」第二期出爐,歡迎各界索取!

不願再忍受,馬上站出來!--反應不當媒體內容,我們可以怎麼辦?
456nocatv-1

廢業青年日記: [推廣]有線電視系統台無視運動
廢業青年日記: [NO CATV]我家不裝有線電視
廢業青年日記: 再談談「有線電視系統台無視運動」
廢業青年日記: 有線電視系統台無視運動‧相性分析
joshuashao:老闆!我要看別台!No Showing of Junk News in Public Venues!

十四億...加十一億

| 10 Comments

根據GVO這篇報導,印度政府把Blogspot跟Typepad也封鎖了;至此,世界上兩個人口數量最高的國家、兩塊商業人士眼中的金磚、兩家世界工廠、兩個即將受邀加入G8會談而成為G9, G10的政治與經濟實體....兩個亞洲歷史文化悠久的古國....在GFW的牆角下統一了....

Lih這篇報摘做的很詳盡,也提供了很多其他資訊:
Andrew Lih » Blog Archive » India Internet Filtering Headlines


Scoble先生也談到了這件事,照慣例,沒什麼內容,但是他已經是大眾媒體了,所以還是要感激他重視。
Scobleizer - Tech Geek Blogger » Blocking Blogger

Lih這篇文章談到了不少我們好奇的問題:
Andrew Lih » Blog Archive » India's Blocking Tech, Learning from China?
印度資訊科技部的長官說印度的封鎖技術還不成熟,所以為了封鎖一兩個特定站點,只能把整個根伺服器都擋掉。所以可能的發展是:中國家將發展已久的精確封鎖技術轉移給印度,或是印度請國內高超的軟體工程師來完成這一點。不過樂觀預估,這種全面封鎖的情形會改善一些。

綿羊的看法,很有道理:

印度加入了G.F,W的行列! - 綿羊日記

全世界網路最自由的國家...想必就是台灣吧...

不過Jas這篇讓我想到,如果世界上多數人都不自由了,那自由還有什麼意義?

Jas9 Taipei.: 印度政府封鎖我的blog

update 7/20
印度要求停止封鎖含博客內容網站

上週﹐印度電信部向互聯網服務商發佈了一份名單﹐上面有超過15家網站﹐電信部要求阻止印度國內用戶接入這些網站。電信部發佈通知時對為何要封鎖這些網站以及封鎖持續的時間等均未作說明。結果﹐很多互聯網服務商採用了拉網方式﹐將封鎖範圍擴大至那些網站的全部內容﹐谷歌(Google Inc.)的Blogger也在被封鎖之列。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協會發言人阿米塔布•辛哈爾(Amitabh Singhal)說﹐協會已向所有成員發出報告﹐建議他們重新設置服務器﹐只封鎖博客子域﹐而不是整個網站。此前﹐服務商因急於執行政府命令﹐結果封鎖了整個網站的網址。這是錯誤的。希望這個錯誤在48個小時內得到改正。
update7/21:
Andrew Lih » Blog Archive » India Blocks Slowly Lifted
Reports are trickling in that ISPs in India are slowly releasing blocks on the big guys - Blogger and Typepad, either because they're refining the blocks to be more precise, or they're backing off completely for the short term. There still seems to be a directive in place to block specific

阿拉伯: 燃燒的中東

| 2 Comments

原文鏈接:Arabisc:The Blazing Middle East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轉載自:http://blog.yam.com/gvo_chinese/archives/1898987.html

中東永無止境衝突再次上演的第三天,以色列黎巴嫩衝突,阿拉伯博客圈有話要說。 激戰雙方在憤怒,慶祝,譴責和支持之間擺盪,可以看出博客們的觀點與他們從何處而來有相當大的關係。有些人很極端, 而有些則客觀和理性,但大家都希望這次能以長久的和平和找到解決問題的最終方法而結束,越快越好。

來自巴林的Ali讚揚真主黨是「最值得榮耀的阿拉伯人」,還指責遜尼派參與對真主黨的陰謀,他說道:

真主黨人在第三次行動中成功的抓住了佔領者錫安(猶太)士兵。像一個魔幻般的呼吸和狂風暴雨一樣,這條新聞迅速傳遍了整個世界,到處是歡呼 聲和慶祝,但阿拉伯政府保持沉默。強權國家,聯合國,國家和國際組織都要麼支持、要麼譴責了,但阿拉伯政府呢?半天以後,我們被告知阿盟已經準備好了阿拉 伯各國外長關於此事件的會談,很好,然後黎巴嫩情報處長官出來說:;我們不支持,我們也不知道,我們還不負責?!?!巴林政府,出來譴責印度的「恐怖爆 炸」,但對真主黨的行動也保持沉默。關於真主黨的陰謀論突然跑了出來,將真主黨邊緣化與打壓。開始時有人說這次行動是為了毀掉「黎巴嫩夏日」(一個讓黎巴 嫩聚類大量金錢的計劃),然後他們又說這只是一齣戲,還有很多毫無頭緒的故事。 不知為什麼,我總有種感覺整個事件是因為真主黨是什葉派的,別無其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遜尼派跳出來反對什葉派的任何主張建議。問題是這個叫「真主黨」的什 葉派正在讓他們感到尷尬,這不僅是遜尼派政治上的失敗,更是遜尼派的失敗。假裝不知道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和其他那些遜尼派政黨所作所為。

約旦的Rami給我們提了幾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有人認為猶太人只是在保護他們的私產嗎?換句話說,他們只是在為生存而戰鬥嗎?「上帝的國度」(猶太國)難道困惑了,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找不回威望了嗎?然後對幾乎手無寸鐵的哈馬斯和真主當游擊隊使用了「過度的武力」?或者,我們該把這個看作是和平的希望?

科威特的Moodless把這次事件看作是「愚蠢政策」...

以綁架兩個士兵來換取自己人的交易,然後發現自己已經在與一個強大到能摧毀任何東西的國家作戰了,以平民的生命做賭注;40個小孩、青年人、長者已經被害...這除了叫「愚蠢」還能叫什麼?

來自黎巴嫩的Eve在最新的一篇帖子中為我們展現了一副殘暴、毀壞、門口台階上、橋上、樓房裡、機場及任何成為以色列空襲目標的地方傷亡的人們的景象。第二部分則向我們展現了她聯合抵抗以色列侵略的希望

第二部分是有關於勇敢的騎士騎上他的白馬,穿越艱險,拯救那些處在人間暗道的受害者們,不惜一切代價,再說一遍,不惜一切代價。

在這一部分,我們要謹慎選擇我們的冠軍英雄,要選出好的那個。而那些讓我們陷入今天僵局的英雄們....(對了,那些還想利用黎巴嫩土地來 達成個人目的的人,請好心地在等候名單上留下你的名號,等待輪到你的時候。)我們當然沒有被告知,我們算什麼,有什麼能耐擋在這些冠軍英雄之前?

這就是官方版的情節了。但是,對我來說,整個過程沒有英雄。整個事件充滿了人員傷亡...一大批的人員傷亡...和一批罪人。無疑問, 真主黨是罪人。但真主黨的政策仍然具有代表性(雖然不代表全體黎巴嫩人)。我放上官方版是為了說明現在不是把衝突上升為國家間戰爭的時候,不是討論該指責誰的時候,而且這個時候不該指責任何人。現在該做的是盡快制止以色列對黎巴嫩的侵略行動,並且儘量減少人員傷亡。然後,我們就可以談了,要心平氣和的談。 基於此,站在黎巴嫩的一邊,發出一個聲音,這才是官方該做的。

這些場景仍然出現在電視上,我關了聲音,靜靜的看著夜色中的貝魯特,沒有聲音,沒有眼淚,仍然那麼美麗,不問塵世。

來自埃及的Jar el-Kamar從另一個角度談了真主黨的行動並試著解釋誰真正從此次事件中受益...

我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真主黨的行動要與我們的巴勒斯坦同胞聯繫在一起。我個人認為巴勒斯坦的困難處境在這次行動中被用來爭取同情和認同。現在,真主黨已經取得了更多的支持和更多抵抗的理由。也許Nasrallah天真地認為當以色列忙於在加薩的戰爭的時候是不會有時間來進攻黎巴嫩的,而且就算來了,也不過是跟以往一樣,兩邊發發導彈而已。

最後一種浪漫的結局是Nasrallah想利用巴勒斯坦當前的局勢來發起全面的綜合的伊斯蘭戰爭。這種可能性是被美國採納的,而美國認為敘利亞和伊朗得為此負責。

最後,來自巴勒斯坦的Osama在博客上發了些以色列斷壁殘垣的照片,是被真主黨炸燬的,一些以色列人躲在庇護所裡,Osama取了個標題:他們受到的苦的和你一樣多

只求亂、只求敗!

| 27 Comments

我一開始看見這篇聲明的想法是:

我個人不支持也不打算參與連署,因為論述還沒能說服我。期待後續討論能比較有力。
但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因為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突然發現這篇聲明沒那麼簡單,而台灣有救了!這幾位發起人實在太聰明了!

簡單來說,聲明本身的內容只是計謀的一部分,綜觀整起事件,我看見完美的議題操縱和設定:先勾起媒體興趣,讓媒體塑造綠營風雨飄渺的態勢,然後對藍營射出回馬槍!這簡直就是先傷己後傷敵的高明策略!最終的確能讓藍綠兩邊都開始反省,而且可以削減雙方的基本教義派,擴大中間力量。我決定參加連署了。

這個聲明內容的確是破綻百出,這也是我一開始態度保留的原因,但我也覺得很奇怪,這些社會學政治學博士怎麼可能聯手寫出這麼一篇東西...另外,怎麼會在記者會前幾天就流出給記者?如果要投下震撼彈,這樣豈不是效果減半?果然,我看了這幾天的發展,我發現這些都是誘餌!分別誘使藍綠雙方基本教義派掉進價值陷阱,以及誘使媒體掉進爆料陷阱的誘餌。

看過火鳳燎原就知道了,這些學者們根本是「只求亂、只求敗」!正如聲明中所說,他們要保護的是公民與民主意識的長遠勝利,而不是本土政權的短期執政,所以陳水扁下不下台根本不不重要!重要的是讓綠營支持者看見陳總統現在身邊都是些什麼樣的人,而更讓腐敗到DNA的藍營等著迎接當大家想起來國民黨問題重重之後的反撲。

藍色媒體在記者會正式發佈聲明稿前幾天聽見綠營有內鬥消息,按照媒體邏輯絕對會拚命報導,而且會拚命幫漏洞擺出的聲明說話,但是三天後記者會一開,當大家注意力都聚焦在發起人與學者身上之後,他們輪番上陣把話說清楚,反而徹底將了藍營一軍。已經中計的媒體這時候報也不是,不報也不是!實在太爽了!我們可曾見過中國時報敢說泛藍爛到DNA去?但是學者們成功利用扭曲的台灣媒體邏輯,借媒體之力辦到了這一點。

同時,綠營也面臨高度反差,當綠色媒體積極消毒,抹紅抹藍這些學者的時候,沒想到這些學者卻反過來罵藍營罵的更兇,綠色媒體一樣報也不是,不報也不是。而當保扁基本教義派不擇手段反擊的時候,更讓泛綠支持者看清楚自己一直以來支持的信念已經變質。

我衷心佩服想出這一計的高手!聲明中對藍營批判的欠缺和漏洞,其實隱含著邀請公民補完的意思啊!以這些發起人的身份和智慧,一定會有很多人開始挑毛病,批評他們什麼沒提、什麼標準不平等,反而趁此機會引爆我期待已久的公民辯論。而動輒以縹緲的道德為檢驗標準和未審判決定的案件要陳總統下台,其實是要凸顯爆料名嘴的荒謬,更讓淺藍與藍色進步份子接手反思。另外,連署網頁的欠缺管理其實不正好是一面鏡子嗎!與其說這是缺點,其實它正好映照出台灣公民社會的欠缺啊!

我看見一大堆人綠營人士批評這些親綠學者「有勇無謀」,但是有誰看見這些學者現在搶到了發言機會,開始積極投書,媒體也爭相訪問跟刊載他們的意見,徹底把先前的名嘴跟爆料立委壓下;我看見一大堆藍營人士見獵心喜,想見縫插針,但是卻反過頭來被將一軍,如今安安靜靜,就怕惹火上身;這是一招只有先將自己貼上親綠標籤才能使的暗行陣法!因為中道論述無法吸引胃口養大的台灣人民目光、完美的各五十大板也無法誘使雙方任何人跳出來嚷嚷,而要反攻掌握絕大多數發言舞台的藍色媒體,不先自殘難以降低其戒心!

藍綠高層應該都心知肚明了,這是一個警惕:不要繼續妄動,這才叫做搞政治。同時這也給藍綠死忠支持者一個重擊,告訴他們得面對自己陣營的內部問題。而最重要的是,這個以親綠為出發點,對台灣公民的呼籲,其「內容」或許乏善可陳,但是「行動」的的確確地喚起了中道知識份子的良心與熱情,這招「以誠待人」果然是兵法極致!我看見黑暗之後的光明了!接下來想必更有趣啊~


延伸閱讀:
[轉貼]安替:綠營內部倒扁,泛藍無法獲利
李明璁:反動修辭或善待民主
:: ephemeris ::»所以,我是這麼想的:論總統該不該辭職---must read!
爵士狗 汪汪叫:我們把這個標誌給搶回來吧


HEMiDEMi: twcivilsociety

[推薦]GVO中文聯播

| 4 Comments

謝謝FoolFitz

只要把以下這行程式碼貼到sidebar上就好了!

<script
src="http://services.newsgator.com/ngws/headlines.aspx?uid=313208&mid=1"></script>

這樣中文全球之聲線上的文章就可以在你自家聯播囉^^

<script src="http://services.newsgator.com/ngws/headlines.aspx?uid=313403&mid=1"></script>

上面是簡中版的程式碼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 28 Comments

如果說我上次是憤怒的話...這次,我感到的是痛苦。

其實我和自己說過,除了媒體,這個我關心的議題之外的事情,盡量少碰。因為其他的事我多半不懂,我更不想要因此茫然地選邊站,然後站錯邊。

我對什麼文化歷史的,其實也沒有研究,我也曾經表明,我這個人歷史感很薄弱,與其讓文化歷史束縛我,我選擇乾脆不碰。

也就是說,我還蠻在意自己的網路形象的,一方面是因為我不希望相信我的讀者朋友們被我錯誤的選擇誤導,而且我希望我的blog可以盡量維持議題焦點的集中。

另一方面,我擔心我自己要是做了錯誤的選擇,我會害得所有人失去對我的信任。

我和樂生療養院的漢生病友,以及樂生聯盟的成員都不認識,也沒有關係;我在網路上常常聽見、看見「樂生」,但是我過去選擇忽略,選擇「假裝沒看見」,因為「樂生」和我的關係實在太遠太遠了,我知道他們的訴求,我知道台北縣要蓋捷運,但是我不知道誰說得對,或著,我不知道為什麼事情必須鬧到這個地步,必須要有個大學生組成的「聯盟」出來和副總統、台北市長、以及前後兩任的台北縣長對著幹?當真沒有辦法想個兩方都能接受的條件嗎?到底是誰在固執己見?我不知道,我不懂,所以我忽視。

直到三天前,我還是不懂,我還在忽視。我重複刷新著bloglines,準備睡了,恰好看見我敬佩的munch在他部落格上寫了一篇文章,標題又有樂生又有7-11,我本來因為想睡了打算要跳過,但反倒是7-11引起我的興趣,所以我還是點進去看了。

看到一半我還看的有點模糊,因為munch這篇寫法我不太習慣。直到我看到結尾,點進去那天殺的感人照片......

我整個心都涼了。

如果那時候我手邊有核彈按鈕,可以毀滅這個世界,我應該會按下去。



但是我沒有(還好沒有),我有的只是鍵盤按鍵跟滑鼠,所以我到了台北縣政府的網站,可是當我看見網站佈置得如此陽光活力、又是衝浪海鷗又是香蕉船的,真的很想吐!真的很想關上螢幕睡我的覺去!因為我不是駭客,我沒有辦法駭進台北縣的網站把佈景統統換掉。

我點進了縣長信箱,我只想謾罵,我只想發洩情緒,我不想遵守什麼他X的注意事項!!!...我忍了下來。

我附上了munch的文章和照片,請周縣長三天之內出面道歉。我只寫了三行,因為如果我寫超過三行,剩下的都會是問候周錫瑋他親人的話,既然大家都知道這種政客看都不會看縣長信箱,最多是個小助理在處理,我也懶得寫了。

所以我把munch的文章推上了oui-news、摘了幾篇文章到hemidemimyshare,然後用剩下的力氣,簡單地寫了這篇網摘文...

我還是不瞭解樂生,比起持續關注、不斷努力的第一線參與者來說,我根本不懂;我不是文史工作者,至於什麼捷運線路問題...我怎麼可能懂?但是我不想再蒙上眼睛,以為自己看不見,摀住耳朵,以為自己聽不到...因為我已經看見了,我已經聽到了...我已經看見了,我已經聽到了!

比起我對樂生的不瞭解,我更不懂周錫瑋怎麼可以用藉口逃避與漢生病友對話,怎麼可以派一個下屬隨便來講幾句話,然後開始叫警察對一群病患和大學生動手?這些警察下手之重、之無情...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munch已經幫我說完了。

關於樂生,我只是個局外人,最多只算是個剛入門者,如果要發起什麼行動,也該由樂生聯盟來策劃,以免我隨便動作影響他們的計畫。而且,什麼串連、連署、google bomb的...都要拜託很多很多人...才能達到效果...我不想拜託了,因為我不知道那個有血性的人可以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在台灣而繼續選擇悶聲不吭。

所以如果要有後續行動,那我也會是配合樂生聯盟行動。但是,我還是要拜託大家一件事:

如果你和我或是munch有類似的感受,你可以和我一樣,去周錫瑋的縣長信箱,寄封信給他,寄幾封都好,越多越好。告訴他,你怎麼想,你看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極有可能,你會跟我一樣,在三天之後收到保民課回給你的一封冷冰冰的信、或許他們會警告你....或許他們根本不會理你。

寄個一萬封給他吧!...至於下一步該怎麼作,我沒想過,但我知道我們還有很多下一步可以作,因為敵營不只周錫瑋一隻

我在此不打算提供一個標準信件範本讓大家複製貼上,因為我說過了,我寫不出來,我沒辦法對著周錫瑋這個...寫出任何可以當作範本的東西...我自己已經寄了兩封很不理性的信過去了。如果有人願意提供,當然很好。

附帶的這張圖片是中國大陸為了2008年奧運派出的強行拆除民宅大隊的照片,如果台灣人自甘墮落,讓樂生被強行拆除,那麼民不民主、公不公民,都不重要了....




and...
Life around the Corner:你可以為樂生院做什麼?

Pesty’s Articles » 抗議的權利該被保障 - 看樂生 7-11 抗議現場
人行道 | sideway: 樂生
Wind的學生事件筆記簿:一部短片勝過千言萬語
迷幻機器:〈緊急串連〉國家機器強力動作,趕快串連挺樂生!
廢業青年日記: 二○○六年七月十八日
廢業青年日記: [轉載]地貌改造的新價值觀
Jas9 Taipei.: 有腦不會用

回覆內容: 您於95年7月12日寄給縣長的電子郵件,茲答覆如下
:依據集會遊行法第九條之規定,室外集會、遊行,應由負責人填具申請書,並於六日前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另依第二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應經許可之集會未經許可而擅自舉行者,主管機關得予警告、制止、命令解散;且前項制止、命令解散,該管主管機關得強制為之本局為維護重要機關地區、設施或建築物安全,防止妨礙政府機關公務執行時,對於未依規定合法申請之集會遊行,均秉持「保障合法,取締非法」之原則,嚴正執法依法辦理。 承辦單位:保民課   承辦人 傅國超 聯絡電話:02-29520590 正本: 副本:
查詢網址:http://talk.tpc.gov.tw/search.jsp
                                   臺北縣政府 敬上

坐在輪椅上的漢生病友和大學生阻擾了你們什麼公務?危害了你們什麼安全?同時間難道還有其他合法申請的團體要搶場地嗎?不然你們在保障誰?取締什麼?

還讓我看到這一則新聞,我真的快吐了!!
三重新莊民眾vs.青年學生 18日樂生保衛戰 恐流血衝突
通篇都是台北縣縣長、新莊市長、三重市長的聲音,真是「有夠平衡」的報導!我們看看他們怎麼說的:
周錫瑋當天將按行政院核備的原則,重申保留樂生40%建物的立場。他將請捷運局讓機場工地儘快復工,並宣示縣府為大多數縣民權益,不惜出動警力、強制搬遷的立場

新莊市長許炳崑當天將率40名里長和民眾,到場抗議上級公權力不彰,造成捷運通車遙遙無期。三重市長李乾龍也不示弱,同樣將發動捷運沿線40名里長、市代,表達他們對捷運施工進度落後的嚴正關切。

李乾龍說,行政院的態度曖昧多變,導致原本規劃好的捷運機場用地,去年竟被文建會列為「暫訂古蹟」,嚴重衝擊捷運進度。

他說,六個月的「暫訂古蹟」期限已過,希望行政院不要再多頭馬車,干擾攸關民生交通及都市發展的重大交通建設。

李乾龍認為,北市捷運局應該「硬起來」,縣府也該彰顯公權力,否則三重、新莊交通長期受施工衝擊,民眾苦不堪言。

各位里長,你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們拿到手的錢有多到可以讓你們泯滅人性嗎?你們知不知道你們要捷運局對誰「硬起來」?
http://67.15.149.71/i6/5/09/07/5090702501538--ss.jpg

我說過了,我一個人也要搞到你們雞毛鴨血!!



人間.遊戲的影音日誌 -3

最新發展: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Hyperlinking...

| 5 Comments

我從AsiaMedia看到這則新聞:
AsiaMedia :: SINGAPORE: Distorted views in mainstream media must be rebutted, says Minister

Full-time writer and blogger Lee Kin Mun, who writes under the monicker mr brown, commented on June 30 that hikes on taxi fares and electricity tariffs had come after the General Election and at a time when a government survey showed a widening income gap in the country.

The Minister's press secretary K. Bhavani issued a strong response which was also carried in Today. Last Friday, the freesheet's editors decided to suspend Mr Lee's column, drawing sharp criticism from bloggers and netizens.

所以我馬上去找mr. brown的blog,很容易就找到了,因為他是新加坡數一數二的blogger,也是GVO的編輯之一,我記得我很久之前有訂閱過,但是後來取消了。趁這次機會再訂閱回來。

我在他blog上找不到引發新國政府強烈反應的那篇文章,想必是沒有一稿兩用。於是我去找mediacorp,才知道新加坡這家媒體巨擘規模如此龐大。而這個亞洲新聞網應該也可以納入阿孝老師之前整理過的中文國際媒體,只是沒有提供rss,可惜。

逛了一會才想起來應該直接去找Today報的網站比較快,但是過期太久,找不到那篇文章。儘管Today很沒種地刪除了mr. brown的評論,但是但我很喜歡這個報紙網站的設計,希望國內的報紙網站可以學習,早日擺脫花花綠綠

儘管沒有找到那篇文章,但是印入眼簾的頭條新聞卻讓人震撼:以色列攻擊黎巴嫩,奪走46條人命!

我看不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只看見BBC亞洲版的報導:英外相對中東危機升級表示嚴重關注 怎麼口氣那麼委婉??!以色列在屠殺黎巴嫩的百姓耶!

而接著我看見GVO這一篇:Lebanon: The Current Israeli Aggression (lvoe已經認領這一篇了,很快就會有譯稿)

...我看的很難過....

update:

BBC 中文網 | 國際新聞 | 以軍撤離加沙中部 繼續攻擊黎巴嫩
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一位顧問表示,安理會很可能會陷入僵局,因為許多國家希望譴責他所稱的以色列軍事行動引發的人道災難,但是美國很可能會否決任何它認為片面、不考慮極端組織行動的決議案。

美國在周四已經否決了一項譴責以色列入侵加沙的決議草案,形容決議案不夠公正。

[摘譯]部落格在秘魯、法國、南韓

| No Comments

Web 2.0 world tour – blogging in Peru
秘魯有兩千六百萬人口,但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擁有個人電腦;不過超過百分之五十的人能夠上網,因為秘魯有3000家網咖,不過上網咖電腦能做的有限。根據統計,秘魯約有3000個部落格,但只有900個固定更新。第一名的blog是Blogsperu、第二名是Pueblo Vruto,這是一個專門抱怨政府和社會上大小事的blog。Jorge's blog是第三名,專注於科技、行銷、新玩意、以及政治..。大部分的部落格讀者都具有IT背景。

French blogging – why marketers should start paying attention
法國有七百萬個部落格,滲透率高於美國與其他歐洲國家。11歲至15歲的部落客佔了百分之35,16歲到24歲佔了百分之47,Skyblog是最受歡迎的BSP,每一秒就有一個新部落格誕生。每年的廣告收入達一千萬美元。法國報紙推動部落格成為主流不遺餘力;Liberation解放報也有自己的blog。另外,報紙Le Monde跟週刊Le nouvel Observateur也有自己的部落格。Vichy,L'Oreal旗下的一個品牌,先前因為用假的代言人以及審查迴響,也被blogger強烈攻擊,不過Vichy很快就改善了。

Virtual reality marketing - Korea's Cyworld
基本上就是介紹Cyworld驚人業績,和南韓驚人的上網比率。

這是一場大咖雲集的論壇,叫得出名字的大概都來了,如果你想要現場收看webcast與線上討論,請到這個網址:
ohmynews international citizen reporters' forum

各Session的主講者和議題在這裡:
OMNI Forum On-Air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Dan Gillmor(citimedia), J.D. Lasica(ourmedia), Craig Newmark(craigslist.org), Bryan Nuenz(witness.org;在菲律賓見過), Tim Lord(Slashdot.org)...and a lot more...

我本來想做即時報導,但是Ethan(在現場)已經做了很棒的現場blogging,所以就請大家去他那裡看:
Dan Gillmor - the technology's not the thing…
Technology Panel at OhmyNews forum
Who are citizen journalists?(本篇介紹了多位ohmynews的公民記者)
Scoop and Flix - the offspring of OhmyNews?
More faces of OhmyNews
Japan versus South Korea: Can you export OhmyNews? (這篇很有參考價值)

Democracy, he notes, is new to Japan, introduced after WWII. And
it’s still not very popular - despite Koizumi’s popularity, only 67% of
people voted in the last election. (This would be a phenomenal turnout
by US standards!)

Citizen - “shi-min” - sounds a little odd
in Japanese. It calls up implications of “taxpayer”. But it’s important
that citizen reporting include housewives, students, and foreigners
living in Japan. But there are differences between Korea and Japan that
may make the OhmyNews model difficult to replicate:

- South
Korea had a succesful democratic movement in 1987, which generated a
great deal of political will and power. In Japan, a dominant political
party has ruled for over 60 years. Thus politics in Japan tends to be
covered as a horserace or a baseball game, not a participatory
phenomenon.

- There’s a strong distrust of mainstream media in South Korea, but great respect for mainstream journalism in Japan.

-
The relationship to the Internet is complicated in Japan. Yes, there
are 8.6 million bloggers, many of them writing expert blogs on esoteric
subjects. But there’s a lot of resentment of this culture, largely
based on the culture of “Second channel”, a Japanese site that shows
much of the worst of the participatory internet.

- Many
Japanese aren’t comfortable connecting their names to their opinions -
they’re more comfortable in a culture of anonymity.

Gary Chapman on Citizen Journalism and the Digital Divide
(更新中)

Citizen Participation and Technology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這是ohmynews的官方報導,也很詳細。
Where Do You Head, Citizen Journalism?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Exporting Citizen Journalism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介紹了以色列的Scoop.co.il與丹麥的Flix.de這兩個以ohmynews為標的和基礎而建立的公民新聞網站。


OhmyNews Japan Ready to Launch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Bridging the Digital Divide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印度:部落客對孟買炸彈攻擊的反應

| No Comments

原文鍊結:India: Bloggers react to the bomb blasts in Mumbai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譯:Portnoy


孟買今天遭遇多起炸彈攻擊。搭乘火車通勤的人們在一條軌道上(西部軌道)被炸彈奪走了生命,七輛不同的火車同時發生爆炸。爆炸發生時間大約是下午六點25分,正好是孟買通勤的尖峰時段,下班的人潮正離開南孟買,準備回到郊區。估計目前約有180具屍體。

幾分鐘之內,孟買救助部落格馬上有了新訊息、迴響、以及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們。這個部落格於去年成立,目的是用來應付洪水災情,彌補了資訊與傳播的隔閡。這篇文章要求讀者提供想要聯絡的人的電話號碼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續更新這個主題。這是一個開放的回應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斷在他發表的文章中更新情況的演變。當主流媒體的報導依舊愚蠢且一無所知的時候,Jayesh有更多孟買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評論了某主流電視新聞台的裝模作樣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記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來自主流媒體與部落格的鍊結。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話特別獻給在大眾運輸系統上結交的朋友:

給「火車上的朋友」,給所有的朋友:記住這個城市失去了什麼,我們要以團結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為榮耀我們對他們回憶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傷

對這座城市來說,今天很不好過,這場悲劇對我也有所打擊。我以及我認識的人很幸運地沒有成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幹線是「我的」幹線。我常常在那些軌道上坐著火車旅遊。想到將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讓我膽顫心寒,憤怒難耐,悲慟不已。

Contrapuntal 問為什麼是孟買 並且向前看,希望不要產生強烈後續效應。

為什麼是孟買?為什麼總是孟買?因為這城市很大很繁榮,所以如果你想要幹票大的,孟買自然是首選。(為什麼大家都愛去孟買?) 拜託,千萬拜托不要產生強烈的後續效應。我寫的很沒條理。我不是在寫論文好嗎?火車,一個無防備的點,要下手簡單到讓人害怕。之前沒有發生過類似事情才真是奇蹟。那現在呢?你要怎麼檢查每個登上孟買火車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談論到此時此刻許多人做出的無理假設。 Ultrabrown 針對恐怖攻擊以及媒體報導的畫面擷取做了註記。The Renegade of Junk 談到美國右翼部落客沉醉在他們自己設定的標準模式中無法自拔。

許多美國右派部落客試著要將這些炸彈攻擊和他們在國內支持的布希愚蠢政策連在一起,像是bongopondit在迴響中指出的。其他的則努力地用根本不存在的線索去分析這起事件。例如Captain Quarters部落格的Captain Ed。

Scout 提到在這個時候卻不在印度的心情 以及他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新聞的感覺。

人們替我們印度人感到憂傷。他們沒有辦法想像這種炸彈沒被檢查,而恐怖主義是政治科學課課程之一的生活。但是對我們來說,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避免不了。此時不在印度讓我看事情更尖銳,我同時從兩個角度去看這件事情,但結果反而更讓我傷心。

Dhoomketu 談到這場爆炸 以及他今天學到了什麼。 On the Ganga Mail 回想起這座城市。

這就是孟買:你不用到這個城市去親眼看它。那些深入印度的電影已經跟著孟買一起成長,儘管我連一步都沒有踏進去。這也是為什麼孟買的悲劇會讓比哈爾坦和孟加拉人如此受傷。孟買對每個看印度電影長大的人來說都算是第二故鄉。

Dilip 前往其中一個爆炸的車站, 並且寫到了一台小客車被迫載滿乘。 一個 flickr 叫做黑色孟買的相片群組 已經成立,用來蒐集所有爆炸現場的照片。

無能的政客還是一樣無能,另外,拜託,不要提什麼神

----------------------------------

請看看這兩篇,很重要:

Waking up Twice » Bombay Blasts/Mumbai Blasts
The Renegade of Junk: Mumbai

周錫瑋請向漢生病友道歉!

| 20 Comments

漂浪。島嶼--munch:★樂生。7-11的警察服務★
lsyrepublic's 樂生七一一反對強制拆遷行動 slideshow on Flickr

我已經寄信到縣長信箱了,請他三天之內回覆。

不然,我自己一個人也會用我blog的page rank讓周錫瑋在網路上...感受一下漢生病友被欺負的感覺!

中時電子報|地方新聞|北部焦點|樂生蛋洗縣府 多人掛彩
中時電子報|地方新聞|北部焦點|帶頭兩大學生 法辦
自由電子報-大台北新聞 反強制拆樂生 縣府前火爆衝突  與院民溝通過程 只見權力傲慢
聯合新聞網 | 地方新聞 | 大台北 | 樂生院民 今赴縣府抗議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綜合 | 反對拆遷樂生療養院 警民衝突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綜合 | 樂生怎解套? 文建會17日溝通平台遷移

為什麼所有官員都用多數人「對捷運通車的渴望」為藉口來欺壓少數人呢?樂生聯盟明明就幫這些懶惰的政客想了很多替代方案啊!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樂生七一一反對強制拆遷縣府抗議行動會後新聞稿】濫用警察暴力 北縣府宛若戒嚴時代

這是去年12月剛上任時的態度:親切迎接握手致意,宣稱要創造雙贏局面


這是現在:


周錫瑋,你還有兩天時間。不然我一個人也要把你搞到雞毛鴨血!!

苦勞網/苦勞報導/北縣府拒保樂生 抗議人士遭警方暴力驅離

樂生全區保留意見被漠視 文建會:將促進各方對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青年樂生聯盟、樂生保留自救會等民間團體與聲援人士認為在有替代方案的選擇下,政府沒有理由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捷運局與北縣政府一再公開聲明,讓樂生療養院保存41.6%院區已是最大限度,也盡力為文化古蹟保存及交通建設兩者間取平衡,然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則表示全區保存是有可能的,對於一年多前提出的替代方案不受重視表示疑惑,到底有哪些利益關係,希望縣府可以調查
最新發展:
周錫瑋,三天期限到了,你給我的回答就這樣?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吳皓獲釋!

| 2 Comments

先恭喜再說,同時也希望不要再有類似事情發生。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Wu Hao released

BBC報導:中國異議獨立製片人吳皓獲釋

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組織昨天(7月11日)宣佈,中國互聯網博客作者兼記錄片獨立製片人吳皓在被關押近五個月之後在北京獲得釋放。

吳皓的姐姐吳娜在當天的博客日誌上簡單的寫道,「皓子出來了--剛剛得到家裡電話,被告知皓子出來了。謝謝大家的關心,但他需要清靜一陣子。」

據報導,吳皓今年2月22號在北京被捕,當時他正為拍攝反映中國地下教會情況的記錄片做準備。

關押近5個月

吳皓被關押了將近5個月,期間單獨關押140天,期間他沒有得到任何律師的幫助,北京市公安局也一直沒有說明拘留他的理由。

記者無國界組織曾在星期一致函歐洲議會主席博雷利,要求他在訪華期間向中國政府提出吳皓等3名被監禁網絡異議人士的案例。

該組織宣佈吳皓獲釋的信息時還說,中國目前還有大約50人因為在網上撰寫了官方認為具有顛覆性的言論仍在囚禁之中。

剛剛例行性地上媒觀網站去看看有沒有網友投訴媒體,發現這篇新留言

媒體被收買~~無處吐苦水
你好!!我代表桃園縣大溪鎮月眉里
我們想訴求我們在地人的心聲
大溪鎮是個好山好水好風景
為什麼要讓化工廠進入我們大溪月眉里呢??
我們的訴求到那都被打回票
為了這間工廠 我們花了很多心思了解法律
但是卻沒有任何官員幫助我們
我們不是排斥任何公司來大溪鎮發展的
只是我們不懂
1.在板新水廠上游地區是水源水質保護區
卻可以建化工廠??
2.為什麼環保局說不需做環評??
3.為什麼乙種工業用地卻可以做石油製品呢??
4.我們桃園縣得官員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替我們說話??
為什麼?? 為什麼??
求幫我們主持公道!!
求幫我們主持公道!!
http://tw.myblog.yahoo.com/jw!1Vq4UvGeGRn_cLz9VwT3.RdG91Q-
我第一個動作自然是點進這個yahoo blog去看看,稍微瞭解了一下狀況,感到事態嚴重。接著我好奇為何留言者會來媒觀投訴,而且標題寫著媒體被收買,無處吐苦水?當真完全沒有媒體報導嗎?

我用google新聞和Yahoo新聞搜尋了遠興化工,桃園 化工廠,大溪 化工廠,大溪 砂石廠....等多種關鍵字組合,都找不到任何一則新聞,我也上了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蘋果日報、自由時報等電子報網站去搜尋,都找不到任何一則報導。

後來才想到應該用google和yahoo的網頁搜尋去全盤搜一次,才分別找到這兩則--
第一則是一個月前(6/6)的東森新聞,在Yahoo的庫存頁面裡頭翻出來的:
桃縣/化工廠進駐社區 大溪居民強烈反彈

【東森新聞報 記者陳威佑/桃園報導】

桃園縣大溪鎮月眉裡上石屯一處工地,因為一間化學工廠剛拿到建照準備進駐,卻遭到當地民眾強烈反彈,原本有民代是希望透過協調的方式,請縣府環保(新聞)局人員前往進行環境評估,不料,5日場內卻出現另一批抗議民眾,場面混亂,經過協調後,雙方同意在11日下午召開說明會再做處置。

據悉,位於大溪鎮月眉里上石屯第二旭橋遠興化學工業公司,目前正在大興土木動工,但因為附近住有許多社區居民擔心一旦化工廠設置後,日後可能衍生污染水源及鍋爐爆炸等問題,因此,5日齊聚在場內進行抗議。

縣議員邱顯二為了解該工廠有無申請設立公司、工廠登記及是否是出環境影響評估與該地號土地開發使用是否符合相關法令,分別找來縣府環保局、工務局、地政局、農業局及城鄉發展局等官員前往會勘,但在和廠方做協調溝通時,50多名抗議的民眾即不滿的表示要求該公司停工,場面相當混亂。

里長鄭添富見情況混亂,立即表示,社區內有化工廠進駐,他和里民一樣對於是否會造成環境污染感到擔心,但目前廠商剛拿到建照,還沒有進行運作,廠址也並非在山坡地,不在環保局列管的環評範圍,因此一切,希望能在11日和廠商進行溝通後再做定奪,如果該化工廠有任何不法,他將帶頭抗議,不讓該工廠在該處設置。

而工商發展局人員也表示,遠興化工的確是有申請證照,只是現在證照一切都在審核程序,要斷定廠方違法,可能會有憑無據,因此,希望民眾11日再處理此事。
另外一則就是桃園縣政府環境保護局的環保留言版
在水緣區興建化學工廠 留言日期: 2006/6/13
作者: 桃園縣大溪鎮月眉里居民
留言內容:
星期日那天
是益州(遠興)化工廠說明會
那天請來環保局ㄉ"大人物"ㄚ
來就說不需做環評
告訴我們做環評需要三個條件
還說他們不符合那三個條件
結果我們里民拿出條文給他看
在水源區須做環評
被我們這些里民回到沒有話
做在那傻傻ㄉ看
今天我替我們里民發文給環保局
想問看看為什麼??
為什麼在水源區不需要做環評呢???
有誰能告訴我們里民呢???


主題:
Re:在水緣區興建化學工廠 回覆日期: 2006/06/15
作者: 綜計課
回覆內容:

台端您好:
有關遠興化工公司設廠乙案,為免除民眾疑慮,本局業已函請該公司再提詳細設廠資料送審,俾利函轉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確認其開發行為是否須辦理環境影響評估,謝謝您的來信。

局長 蘇俊賓敬覆
按照東森一貫的雜碎報導方式,當地居民組成的抗議團體依舊被描寫成突如其來、不明究理的搗亂者,我根本看不出來這則報導能夠給任何人什麼有用的資訊。

媒體是否真的被收買還有待商榷,但是六月到現在,媒體的目光全部被莫名其妙的、和公眾利益無關的、裝神弄鬼、胡亂牽扯的、在偵查不公開原則下根本不應該被報導的兩件司法案件給佔據,卻一點不假。然而在這個害怕獨漏的媒體氛圍之下,有可能只有東森去採訪嗎?

想想覺得不可能,剛好我在學校,於是馬上登入學校的聯合報知識庫去搜尋,果然又找到一篇:
大溪設化工廠 鎮民連署說No
記者劉愛生/大溪報導

大溪鎮月眉裡、永福里民昨天連署陳情,質疑「大溪是河川水源保護區,怎能設置油煤製造業」,要求縣政府10天內召開遠興化學公司在大溪設廠公聽會,否則將發動200多人到縣政府抗議。

遠興化學公司經理郭進起表示,今年2月向縣政府合法申請建築執照,在大溪鎮月眉裡石屯段興建工廠,經營項目是購買中油公司基礎油後加工、包裝兼當倉儲,沒有汙染公害等問題,且石屯段非水源保護區,希望化解鎮民疑慮。

遠興化學公司上月在大溪鎮月眉裡大興土木,因建廠訊息不明,引起大溪鎮月眉裡、永福里民不安,成立「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居民擔心一旦化學工廠啟用營運,日後可能衍生水源汙染、排放廢氣等公害問題;並質疑大溪鎮是環保署規劃的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縣政府怎能同意遠興化學公司在大溪設廠。

「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昨天向縣政府陳情,質疑為何未被事先告知要興建化工廠?要求縣政府環保局、工務局、消防局等單位在10天內召開遠興化學公司設廠公聽會,逾期將發動200多人到縣政府抗議。

縣政府工商發展局表示,目前僅核准遠興化學公司申請興建工廠,業者尚未申請營利事業登記證,如果業者經營項目是「油煤製造業」,除了要召開環境影響評估作業外,依規定也不得在大漢溪上游的水源保護區經營任何汙染行業。

【2006-06-21/聯合報/C2版/桃園縣新聞】

中國時報的資料庫因為中正大學沒有訂閱,所以沒辦法找,但是既然知道是6/21的新聞,我就再試著換關鍵字去搜尋中時電子報,又被我找到這則報導
2006.06.21  中國時報
遠興擬建新廠 大溪居民反對

蘇守華/大溪報導

遠興化學公司計劃在大溪鎮月眉裡石屯段新建廠房,引發附近居民汙染疑慮,已組織自救會展開抗爭,昨天並向縣府寄發陳情書,希望10天內召開公聽會,否則將採取激烈抗爭。

遠興化學公司對於居民的疑慮表示不解,認為去年九月取得合法建照後,今年二月起開始在當地新建廠房,一切合法,新建廠房準備做為分裝加工基地,沒有製造及汙染疑慮,未來廠房還必須接受環保評估及消安檢查等,盼居民能夠理性對待。
不過,居民不信遠興化學公司說詞,昨天向桃園縣政府寄發陳情書,列舉反對建廠理由包括:工廠位於石門水庫、板新水廠的水質水量保護區內,可能威脅自然景觀與民生用水,加上鄰近住家安全堪慮等。

居民自救會長黃文中強調,遠興化學公司的說詞含糊,提不出數據資料,根本是敷衍了事,希望縣府重視這個問題,目前已透過縣議員楊朝偉聯絡,盼在10天內召開公聽會釋疑。
這樣看來,並非完全沒有報導,只是流於淺碟與表面,著重衝突而非實質,台灣閱聽人應該早已習慣這種報導方式。然而這是一則沒有被繼續追蹤的報導,這樣的新聞太多太多了,沒有衝突就沒有報導,沒有活動就沒有報導。當地居民懷疑遠興花了錢堵住媒體的嘴,所以沒有後續報導,這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如果真的如此,遠興只怕是白花錢了,因為台灣媒體根本沒有興趣去追蹤、去探究。而我們還能仰賴這樣的媒體嗎?

其他媒體報導就很難找了,如果有人找到煩請順手提供一下;另外如果有人知道水源保護區到底是怎麼劃分的,也請告訴我。我會試著繼續追蹤這則新聞。

7/13 更新:

我到自救會的blog去留言,很快就有了回應,虎爺說:
portnoy你好: 我是嘉義人.也是愛鄉反化工自救會發言人感謝相挺 溫馨難忘.大溪鎮除了南興里之外全部屬板新集水場上游也是石門水庫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為維護本地自然生態景觀避免過度開發,各級政府都以最高標準來規範,來保障幾百萬民眾飲水及環境生態安全。此種高污染工業進駐嚴重破壞及威脅水源保護區安全。

灣省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第十二區管理處來涵證實大溪鎮月眉裡石屯段上石屯小段2-1、8、11、11-5、11-6、13-5、11-2、10-12、2
-8等9筆土地,位屬板新給水廠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禁止或限制區域內貽害水質水量之行為,本案基地亦位於板新鳶山堰水庫集水區範圍。有你支持大溪
月眉依然美麗....也歡迎你有空可來訪.誠摯邀請  TKS
除此之外,自救會的成員還收到遠興化工發出的存證信函,恐嚇意味很重。雖然目前暫時停工,但是復工只是遲早的事。我很想找時間去大溪一趟,但是最近很難排出空檔....

7/17 更新:
遠興化工案發生過程 - 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

事由說明: 
位於桃園縣大溪鎮月眉裡信義路502號之遠興化學股份有限公司石化工廠於2006年2月份開始動工興建。令我們質疑的是,對月眉裡與永福二里居家生活環境有重大影響的該化學工廠從申請至動工,月眉與永福二里的居民們竟然毫不知悉,或是沒有被告知實情。


眾的不滿聲傳出後,廠方於2006年5月28日下午3時召開說明會。可是廠方代表敷衍其事,對民眾的疑慮含糊其詞帶過,引起民眾更加不滿,要求廠方於
2006年6月11日再召開一次說明會,並攜有關資料數據詳細解說。會後幾位有心人士相約成立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並立即積極運作,獲得眾多迴響。

2006
年6月11日下午2時召開第二次說明會,不料,廠方代表依然敷衍其事,不但說辭含混還提不出任何數據資料來,連縣府有關人員也對相關資料不甚理解!在憤怒
的民眾不斷質疑與要求之下,大溪蘇鎮長允諾行文縣府建請暫令停工,等廠方備妥詳細資料數據後,再向民眾清楚說明。結果,廠方依然繼續施工,不理會鎮長所
言。自救會正式成立。

2006年6月30日下午7時召開第三次說明會,自救會備妥相關法律條文質問廠方與縣府官員。令人憤怒的是,不但廠方還是說不清楚講不明白,連縣府官員也還是無法釐清相關設廠事實,只承諾會在一個月之內給民眾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們質疑,為何民眾們沒有被事先告知要建化工廠?為何廠方一再說不清楚講不明白?難道是不願說出真相?難道其中另有隱情?我們民眾沒有知的權力嗎?縣府官員為何不能依法行事?釐清一個違法的事實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嗎?

反對建廠理由:
一、遠興化工廠位於石門水庫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內。為維護本地自然生態景觀免受污染與破壞,我們反對建廠!
二、遠興化工廠位於板新集水廠上游並緊依大漢溪支流,為維護大台北地區民眾飲水安全,我們反對建廠!
三、遠興化工廠四周有眾多住家,一座化工廠聳立在旁,有誰能夠安心過日子?一旦出事將禍及龍潭、八德與三峽等地區,且等出事後再來善後就來不及了,因此,我們反對建廠!

我們不是無理茲事的暴民,但也不是坐等宰割的順民。我們要求的不多,就是希望安心生活而已。
為了這個小小的希望,我們將會堅持到底,決不放棄!

里民的疑慮:
遠興化工已經召開三次說明會,但是卻無法清楚說明下列事項:
一 針對第一次說明會的諸多疑問,廠方允諾將於第二次說明會時提出書面說明,不過,事實上沒有提出任何說明文件。第三次說明會時亦無提出。     
二 第一次說明會時,廠方自稱益州化工廠,並稱其製程為「蒸餾潤滑油」,且有色無味。第二次說明會時,廠方自稱遠興化工廠,並改稱其製程為「混摻調配油品」。第三次說明會時竟也含混帶過,沒有說清楚講明白。
三 有里民於說明會時質疑廠方,竟於會後收到廠方寄發之恐嚇性存證信函!廠方為何有該里民的詳細私人資料?是否有人洩密?     
四 遠興化工廠位於石門水庫水源保護區,依法不得設立,該廠是如何取得設廠執照的?我們強烈質疑有官商勾結情事發生!
五 第三次說明會時,縣府官員宣稱將於一個月內釐清遠興化工設廠是否合法。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改變許多事,我們擔心廠方將會有所行動,以排除各種設廠障礙。

如果遠興化工設廠成功,屆時大溪居民與大台北地區民眾將蒙受無法補救的傷害!
懇請台灣所有有能與有德人士以蒼生為念,全力制止遠興化工廠於水源保護區設廠,大功大德,不勝感激!

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

用傳播取代交通

| 1 Comment

楊懿如博士點出了雪山隧道以及青藏鐵路兩件交通建設之所以會被兜在一起討論的原因主要有三:

第一是對生態環境的傷害,第二是交通建設帶來的觀光商機,第三是對當地文化的衝擊。
但其實這不就是所有交通建設都要面對的問題與指責嗎?不管隧道多長、鐵道多寬,差別都只在於程度上的不同。

兩害一利,端看每個人怎麼取捨。每個人站的位置都不一樣,秉持的價值觀也不一樣;簡單劃分可以分出六類:
關心生態環境的在地人
關心生態環境的外地人
慶賀觀光商機的在地人
慶賀觀光商機的外地人
擔憂文化衝擊的在地人
擔憂文化衝擊的外地人
大部分人可能同時隸屬多類,但是必定都有一個自己選定的終極關懷。所謂傳統的文化難道不是傷害過去的生態環境換來的?未來的觀光商機又能在生態與文化快速崩解之下維持多久好光景?如果沒有商機,那固守原鄉逐步凋零難道就是當地人所樂見?抑或只是要滿足外地人的鄉愁想像?

三方力矩看似互相擠軋,沒有和平共處的可能。

然而真的沒有嗎?

7/12補記:

青藏鐵路通車 保育團體呼籲綠色西藏遊

[摘]一馬訪日 各自表述

| 8 Comments

從石原慎太郎看馬英九 vs. 馬主席訪日 選擇與誰為友?

龍應台贈書事件

曾韋禎: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石原慎太郎來台訪問,馬英九邀石原慎太郎到晶華酒店進行國際文化交流,文化局長龍應台趁此機會送了石原慎太郎一本「百年思索」,並且特地 將這本書批判李登輝的部分圈了起來,還說她送書的身分不是文化局長對東京都知事,而是作家對作家。身為長官的馬英九,竟然默許龍應台這種無禮又挑釁的行 為;石原慎太郎返國後提出抗議,馬英九仍是維護龍應台到底。
尹懷哲:
最近石原曾在龍應台贈書時拒絕不收,擺出極為無禮的反應,這樣一個極端份子,「馬主席」當然不可與之為友,即使是「馬市長」也應該要有最基本的人道堅持,不該為了實質作用有限的「城市外交」而自以為「識大體」地儼然與石原為伍。

亞洲主要都市網問題

曾韋禎:
石原慎太郎不計前嫌,倡立了「亞洲主要都市網會議」(ANMC21,Asian Network of Major Cities21 ),會員城市就是東亞各國首都,並同時列入臺北與北京,藉以提升臺灣在國際社會上的能見度。

二○○四年的亞洲主要都市網會議上,面對中國對馬市長的打壓,石原慎太郎主動挺身幫馬市長解圍。但是在二○○五年春,中國大搞反日行動時,馬市長竟然以政治氣氛考量為由,取消了「觀光季刊夏季號」邀請石原慎太郎擔任日文版代言人的計畫。

儘管如此,石原慎太郎還是沒放棄臺北。二○○五年的亞洲都市網年會舉辦之前,北京因意識形態作祟而放棄主辦權,並退出亞洲主要都市網組織,石原慎太 郎緊急訪問臺北,希望由臺北市接辦年會,政府也允諾協助款項,但市府卻以「沒編預算」棄辦此一會議,徹底辜負石原慎太郎的美意,更白白錯失一個讓台灣在國 際上曝光的良機。


尹懷哲:
石原是極右日本保守派的代表人物,「馬市長」因為參與石原舉辦的「亞洲主要 都市網」會議,曾在會議中與中國當局起衝突,當時馬捍衛主權的表現也贏得不少讚許,石原也因此與馬關係密切起來,馬今年三月曾接受日本保守派媒體產經新聞 訪問時,就自己的對日觀透露:「不贊同日本將發動二次大戰視為正義的戰爭。」但隨後又表示:「我在日本仍有許多友人,石原就是其中一個。」石原向來主張釣 魚台列嶼是日本領土,曾宣稱「南京大屠殺是國民黨軍幹的」以否認日軍罪行,支持日本過去的侵略殖民行為,還多次發表歧視性的「女性無用論」,又動輒怒告媒 體愛炒作自己的言論。

結論

曾韋禎:
石原慎太郎與馬英九,同樣是首都市長,兩個人所展現的格局、氣度高下立判。為何馬市長要一再地羞辱這樣一個友善的國際友人,只因為他是日本人?這樣的作為,就是馬英九長期來非理性反日的明證。
尹懷哲: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過去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的日本友人盡是中島嶺雄、司馬遼太郎、小林善紀之輩,李是什麼樣的人、做什麼樣的事就不令人意外。馬主席會仿效前人,走上這條不歸路嗎?

很久沒有推薦優質blog了,這次要一次推薦四個超優質部落格給大家!!

其實我三不五時會在邊欄添加鏈結, 做些改變, 可能很多人沒有注意到. 這些鏈結跟友情沒什麼關係, 大部分的部落客我也都不認識, 但是能讀到這些人寫的blog是幸福的, 為了把這幸福分享給蒞臨敝格的朋友們, 所以斗膽在這裡「推薦」,其實只是希望好的內容能夠不寂寞.

想當初我開始寫blog的時候, 也是承蒙工頭大哥和keso慷慨地在blog上提到敝格, 敝格才能浮出海溝, 雖然敝格還沒有到達兩位前輩那麼熱門的程度, 但是興趣相投的來賓應該不少, 因此就秉持這個精神, 將我喜愛的幾個新blog推薦給大家:

  1. 碎拍節奏 -- 我敬愛的簡妙如老師離開yamblog來大聲公開格了, 不管於公於私都要推薦一下, 喜愛音樂與流行文化的朋友們千萬別錯過.
  2. Mr. 6 -- 雖然上個月才開格, 但是這位目前耕耘創投的劉威麟先生已經創作出許多深度廣度兼具的好文章, 篇篇都值得我重複拜讀!
  3. Snowred.tw's watching... -- 一樣是四月才開格的snowred每一篇文章都條理清晰, 內容豐富, 對於網路現狀有深入見解, 大推!
  4. 李偉文部落格 -- 因為放在中時部落格, 這個blog的閱讀人數已經不得了, 理應不需要我的推薦, 但是生態與環境保護是我除了媒體以外最關注卻又最不懂的議題, 能看見李先生勤奮地分享他的意見, 還是忍不住要推薦一下!

[轉載]誰讓收視率成為亂源?

| 2 Comments

最近民視總經理陳剛信以「搧陰風點鬼火」砲轟負責電視收視率調查的AGB尼爾森公司殘害台灣媒體生態,新聞局長鄭文燦也附和說AGB的確是社會的亂源。這些年來,電視高層痛批收視率調查已經不算是新聞,而當媒體高層與媒體主管機關齊聲痛批收視率,各界更會認定收視率就是媒體與社會的亂源。但是痛批的背後更應該深思的是,收視率本身真的是罪魁禍首嗎?或者應該探究的是,誰在放任收視率使壞?

先談收視率為何具有讓電視高層抓狂的魔力。簡單來說,電視台靠節目內容吸引觀眾以取得高收視率,再以高收視率來吸引廣告商購買廣告時段。但是在台灣,收視率還不只有這些作用。在台灣,收視率會「賺錢」,也就是用節目吸引觀眾,然後再把觀眾所代表的收視率「轉賣」給廣告商來賺錢,成為電視台的生存指標。其次,收視率也會「殺人」,這裡指的「人」可以是節目,也可以指節目中的虛構人物。例如節目開播後,只要爭取不到觀眾,達不到可以賣錢的收視率,再好的節目也會被腰斬;還有,連續劇中的人物如果沒有辦法帶來收視率,那編劇就會立即賜他死,不是讓他跌下山谷,就是撞車死亡。但如果只要他出現,收視率就飆高,那他不僅會繼續存在,而且還會不斷加戲,甚至可以死而復活。

所以說,收視率在台灣真是主宰電視的一切,不僅可以決定新聞內容(例如那位說「show me the money」的媒體集團老闆亦曾說「每則新聞都必須是可以賣錢的」),可以決定節目存活與否,甚至可以決定演員的生死,這就是台灣電視的生態,也是電視高層所謂的心中的痛,所以電視人都會哭訴,他們很無奈,也很痛恨,被收視率牽著鼻子走是情非得已。

但問題是,這樣的生態是誰造成的?到底是收視率在牽制媒體?還是媒體在利用收視率?要解答這個問題,可以先了解一個問題:全世界幾十個國家都有收視率調查,難道收視率都是各國的亂源,還是只有台灣才這樣?如果全世界都視收視率為媒體亂源,那我們真該齊聲痛批AGB,但事實上,好像只有台灣才讓收視率如此作亂!如果真是這樣,那台灣媒體的亂象就不應該全推到收視率身上,因為問題癥結似乎就不是收視率數字本身,而是解讀收視率的那群人。

筆者不否認電視收視率制度固然可恨,但應該追究的是:收視率會成為亂源是誰縱容的結果?每每看到電視高層痛批收視率,就會讓我想起大愛電視台前總監姚仁祿先生說過的一句話:媒體人應該將收視率視同血壓,只要在正常區間內,都是健康的,不必在意其升降,千萬不要把收視率視同股市指數,隨時都為那一點一分的升降而提心吊膽。因此,究竟台灣收視率爭議的癥結,是媒體人缺乏善用收視率的智慧,只是自己在作賤自己?還是真是收視率那些數字在作怪?其理就自明了。當各界指責媒體是台灣的亂源時,媒體卻將責任推給一堆數字,這負責任嗎?當媒體人痛批AGB以示無奈時,那一大堆媒體自律組織是在作什麼用的?

本文作者為 師大大眾傳播研究所副教授 陳炳宏

只剩態度的媒體

| 2 Comments

這樁事我直到現在才注意到,我的疏忽。

詳細過程請見bryan寫的「媒體的態度

接著請各位比較一下這兩篇:
所謂"史上最強"竟是最醜陋巴西 是誰毀了這支球隊   vs.   發哥開講》震撼出局 夢幻巴西敗在那?(何長發/特稿)

果然如不少位老師所說,吳清和事件根本算不上「事件」,常常發生的事情怎麼會被稱為事件。

不過對於沒有在看運動新聞、對於體壇訊息也不熟悉的我來說,這的確還算的上事件。

bryan說得好:

為了應映時代,許多傳統媒體都有所謂的Blog或是論壇,美其名是與讀者交流,實際則是趕流行。聯合報一方面沒有做到把關的角色,讓有問題的特稿發表,而且網站空有回應的功能,卻根本沒有落實和讀者的互動,看看所有新聞或特稿的回應,不是讀者之間的爭吵或是對作者意見的相左謾罵,不然就是提出錯誤沒有人理,這樣子的回應是擺好看還是放心酸的!

之前已經有個吳清和事件,現在又來了個何長髮,這些人最大的敗筆就是小看了閱聽眾的能力,自以為代表媒體就代表權力,固然媒體是擁有極大的影響力及權力,但是在享受權力之餘,麻煩你們也別忘記媒體人的義務,你們的編輯採訪老師難道沒教過你們要查證消息來源,不可隨意捏造抄襲嗎?

我的危險心靈(十)

| 16 Comments

我決定把這些往事寫出來,透過自我紀錄,然後自我反省;至於寫完之後能不能繼續向前走?我不確定,畢竟我沒有打算進入教育界,也沒有再次成為補習班老師或家教老師的打算。

但是我很有可能,在將來有自己的孩子,然後成為國中生的家長,扮演這最後一個和國中牽連的角色。到那個時候,台灣的國中已經變成什麼樣了呢?或許還是一樣也說不定。

或著正如sagbr所說的:「 學校果然是社會的縮影」,而也如peiren所言,我們多半「..不會思考說老師這樣的教育方式到底是對還是錯,也不敢反抗。」

危險心靈不會隨著國中畢業就跟著畢業,我們只是邁入下一階段的危險心靈,重複著,控訴著,哭泣著。太多東西都被合理化成為人生的歷練,太多折磨都被自我美化為小時候的回憶,太多太多幼小的危險心靈,被習慣這種危險的大人期待進入他們的世界。

大人們的危險心靈呢?以下轉載自網友shyng發表在ptt 公共電視討論板的文章(公視危險心靈板也有)

我的危險心靈(九)

| 4 Comments

當上老師的我,一開始沒有想過怎麼教書才好,於是我在我的記憶中搜尋老師的模樣,然後模仿。

有的老師喜歡寫黑板寫很大力,有的老師喜歡叫學生站起來念課文,有的老師喜歡要學生上台來解答,有的老師三不五時會穿插笑話...而我,就一直模擬著這些記憶中的老師,複製、貼上,貼在我的學生身上。

補習班通常九點鐘下課,但是很少真的準時下課,因為班主任要求我下課之後馬上考當天老師上過的內容。通常我都自己出個幾題在黑板上,或是剪剪貼貼個幾題講義上的題目然後印成一張A4的考卷,就當作是測驗。

心情好的時候,我會讓他們交換改,然後我念答案,考完考卷收回來,大家再見,我登記成績到10點。

如果遇到我必須「偽裝成」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會收回考卷自己改,坐在教室的辦公桌前,用冷酷的眼神盯著每個學生,要是有人敢出一點聲音,我就站起來喝叱。改完考卷之後,我會「假裝」很生氣地慢步走上講台,然後掃視所有人,尤其是考的差勁的學生,融合「不耐煩」、「生氣」、「失望」、「疲倦」、「憂傷」、「放棄」...等等情緒,讓每個學生都知道我對他們的考試成績「很不滿意」。

我會打學生,我本來以為我可以不需要動手,但是那個環境很鼓勵我動手:班主任鼓勵我、家長支持我、學生挑戰我、其他老師教導我,而每個老師桌上都有一隻棍子,不管是藤條、愛的小手、椅子的一部份、還是一把長尺。學生哭過,喊過痛,也低頭假裝反省過;然而漸漸地,我厭倦了...到了第二年開始,我幾乎沒有動過手了,但是棍子還是常常拿在手上,用來敲黑板管秩序還是有用。

因為到後來學生也摸清我的底細了;他們知道我根本沒在生氣,只是要嚇他們而已。後來我越打越輕,最後甚至變成了師生之間的遊戲,有時候處罰一個學生的時候,其他同學還會幫忙數,要是少打了還會提醒我(!),有的時候我找不到藤條或棍子,學生還會很熱心地主動拿出自己的長尺或是鐵尺,接著乖乖伸出雙手,讓我執刑。偶爾聽到他們說:「我們學校老師打的更兇...!沒在怕的啦~」我反而覺得有點放心;反倒是班主任會訓我:「學校老師打的更兇啊,你這樣要怎麼教學生!」

我趕學生出教室過,少則一兩個,多則七八個,反正吵鬧睡覺就給我出去,洗個臉站個五分鐘再進來。畢竟學生是花錢來補習的,我也不能一直讓他們待在教室外。

我也會對學生訓話,方式跟詹老師如出一轍:先讓學生產生緊張感(你們很混嘛!),接著是羞愧感(你們爸媽、老師,還有我那麼辛苦都白費了!),最後以威脅作結(明天我再考一次,沒考好就自己看著辦!)  我也和選擇不補習的學生相談過無數次,大致上我的作法也跟詹老師一樣,期許他們不補習以後要自己用功唸書;但是班主任當然會要求我留住每一個學生直到千秋萬世,於是我多多少少必須打幾通電話去和家長談談,甚至還得在班主任的要脅下直接去作家庭訪問;感覺和去討債沒有差別,因為班主任要求我帶著帳本直接去把學費收回來。

學生去網咖,我要去逮人;學生沒車坐來補習班,我要去載人;學生從二樓教室跳下窗戶,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對,真的有學生從二樓教室窗戶跳出去,只不過那陣子我剛好不在--請假去畢業旅行好幾天,回來之後也倦勤藉故沒去上班好幾天。據說那時候班主任替我代班,班上秩序很好,每天考試很多,外加一個學生跳下樓,手臂骨折。

對,有好幾個學生根本不想補習!家長交了錢,班主任收了人,於是這些學生就得來報到。我現在想起他們的樣子,覺得心很痛。他們和我以前一樣不知道老師在教什麼,一樣看不懂、背不起來、聽不進去,一樣灰心喪志。但是當他們想走,他們自己也害怕「要是成績更差怎麼辦?」

對,他們的家長逼他們來,但是他們的家長也是被逼的,被這股「一定得補習」的氛圍逼的,被自己因為讀書不多無法自己教導小孩的挫折感逼的,被繁忙的工作逼的....有好幾個學生幾乎把補習班當成家,因為家裏沒有父母,不管是離異還是走了還是不理睬...有時候我們11、12點要關門了他們才願意回去,因為待在補習班起碼可以跟人吃喝聊天,即使這個人是個「大學生老師」。

我的危險心靈(八)

| 5 Comments

在補習班工作的流程大概是這樣:我五點半左右到補習班,先上樓確定有多少學生到了,然後準備今天六點要考的考試卷。六點全班都要到齊,如果沒到,那就得趕快打給家長,囑咐還在家裏的學生趕快過來。考試半個鐘頭,六點半開始上課,一堂課一個半小時,通常是數學英文、英文理化、理化數學...這樣輪著排,英數理這種「主科」一個禮拜都有兩堂課;只有在段考或模擬考前,班主任才會請歷史老師或地理老師或自然老師或國文老師來臨時替學生惡補,通常是以每科兩堂課的速度上完三分之一學期的進度...然而班主任對外宣傳這種班級為全科班,收的錢比僅上英數理三科的學生貴的多。

班主任很重視秩序,儘管她自己正是讓這個補習班毫無秩序的源頭。她要的秩序就是學生安靜、聽話、考試好好考,然而她常常臨時更動課表,自己跑進教室來發表長篇訓話,目的也不是真的想要訓話,而是因為她請不到老師或是忘記和老師約時間,為了不讓教室開天窗,只好裝作很多話想講的樣子,跑來訓話,就這樣虎爛個一節課兩節課。

但是更多時候,她連虎爛都沒有空,所以我必須擔起助教之外的工作,成為真正的上課老師。

班主任替全修班買了很多考卷,主科每科有兩份,甚至三份,其他科目各一份。所以可以無止境地用考試、交換改、檢討、複習、訂正、再考...混過這些正牌老師不在的時間。當然,這些國中程度的考題對我來說真是駕輕就熟,不是內容我都學過的緣故,而是考卷的考法一點都沒有改變的緣故--學生考試的時候,我偶爾也會自己寫看看;國中時代寫考卷寫到騰雲駕霧的感覺又回來了,選擇是非題,我都可以不用看題目就寫答案;很多填充題或是英文克漏字,我更可以看前一個字和後一個字就把答案寫出來。是啊!已經過了七年,竟然什麼都沒有改變!

有時候學生會很高興的和我說:「我們學校和補習班用同一份考卷喔!」這代表著她不是先在學校寫過一次,再來補習班寫一次,就是先在補習班寫一次,然後再去學校寫一次。通常在這種情況,他們會要求我進度快一點,趕快安排考試,不然就把考卷發給他們,因為學校隔天要考了,如果他們有答案,那就棒呆了!學校成績很重要,因為推甄要看學校成績,所以每一次考試「都很重要」。

有那個學生事先能拿答案或考卷而沒有要求的嗎?嗯,沒有,只有我忘記發而已。學校的考試、補習班的考試都是一樣的,都是書局製作的,都是書商去兜售的,而雖然學校的成績漂漂亮亮,他們的人生不一定會漂漂亮亮...但是,起碼,她們可以讓這一週的成績單漂漂亮亮,而這代表著他們可以去網咖、可以去打排球、可以利用僅剩的那個週日,然後,睡個好覺,面對接下來的六天。

我的危險心靈(七)

| 8 Comments

於是我成了「鄭老師」。這間補習班叫做「宏觀」,我去應徵之前就已經有班上同學去應徵過了,也做了幾天,但是他很快就受不了辭職了。經過高中時期的解放和蛻變,大學的我自認抗壓性很強,事實上也真的很強。儘管我同學把那間補習班形容的如同鬼域,我還是穿著拖鞋、T-shirt、短褲去應徵,馬上錄取,而且馬上上班。

看公視的「危險心靈」,讓我覺得我身體裡頭有個怪物,就要炸了!...這個怪物不是什麼折磨人的高中聯考、不是能力分班、不是叛逆、不是不良中輟學生、腐敗教育體制...因為我平安熬過來了,而且我取得了
一些令人稱羡的小小成就,這個在戲中被批判的教育體制、師生關係、填鴨教學反而成為我的憑依,成為我平安長大的理由。

真正讓我好幾次有拿起遙控器轉台的衝動,是因為戲裡頭扮演小傑班導師的「詹老師」...根本就是我!和當時的我一模一樣!

我進補習班工作的時候正好負責帶一班剛升上國一的新生,這是個人數約40人的「全修班」,也就是說,這些學生每一科科目都補,每週一到週六都要到補習班報到,而且每天晚上要上課到晚上10點鐘。

這間補習班問題很大,很多,從學生管理、課程安排、教室調配、老師人數、消防安檢...外籍美語老師資格...統統都有問題。但是它已經倒了,我大四不做之後很快就倒了,所以現在也無從追究了。

看到戲裡頭詹老師的說話方式,一舉一動,我的天啊!根本就是我,當時的鄭老師!

第一集裡頭,詹老師為了逼問小傑是誰提議在督學前面唱歌的,他用冷漠且極具威脅的眼神盯著小傑,不斷地重複念「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我猜想很多人看這個段落時,應該自我投射成小傑吧,我一開始也是的,我覺得詹老師很過份,這種壓力...不應該就這樣丟給學生;但是當他念到不知道第幾次的時候,我看著詹老師的臉,我突然想起:我幹過這種事!對我的學生,我作過一模一樣的事!

一瞬間,我從一個體恤被壓迫者、自以為有同理心的旁觀者角色,突然變成了「施壓者本人」,我本來以為我可以在這部戲劇裡頭找到些什麼積極的人生意義,對不同的人生產生同理心,就好像我看45度C天空下、看米可GO、看許許多多紀錄片一樣...但是這次沒有那麼「輕鬆」....我面對了我從未反省過的那一段日子,我很怕。

我的危險心靈(六)

| 8 Comments

高中後期其實成績拼了起來(我拿過一次社會組全校第一),但那只是曇花一現,沒有什麼用處,大學聯考算是我很大的挫敗,儘管我沒有難過多久;現在想起來,我好像就是在升上高中以後變了一個人:我不想再當國中的我了!進了一中之後的我開始對成績毫不在意、也對補習很沒興趣(但是我還是有補),常常翹課出去打撞球、一撞就是一整天。在學校不是聽重金屬就是看漫畫、睡覺...下了課就是練直排輪,後來還接了溜冰社的社長。

成績也沒有因為混而爛到哪裡去,依舊維持在班上15名以內,但是名次又有何意義?各科小老師都是自己人,覺得自己考的不夠好,直接叫該科負責登記分數的小老師改成績就是了...連作弊都省了!現在想想,那時候我們班真是目無王法...

大學聯考考的不盡理想,但是念得總算還是國立大學外語系,沒有給家裏人添太多麻煩,而且我自己對外語也很有興趣,雖然沒能考進我想念的傳播系所,但整體而言,我大學過的很快樂、也很充實,交到了很多好朋友,愛上了很多人;十三歲死去的那一半是救不活的,但是我找到了新的另一半。

大學生涯令我最難忘的卻非與同學的點點滴滴,而是我在補習班工作的日子。

身為台北大學改制後招生的第一屆人文學院學生,大一的我們被迫來到台北縣三峽鎮,在三峽國中借教室上課,理由很簡單:三峽校區還沒蓋好,想要蓋好就得有經費,如果三峽沒有學生在上課,教育部就不給經費,北縣每個月就要交一百多萬的租金,所以一定要有學生在三峽上課---不管在三峽哪裡。

因為大學生和國中生的上下課時間不一樣,所以當國中生打鐘下課時,我們往往都還在上課,常常有學生好奇地跑來走廊上隔著窗戶看我們,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呢?...我也說不上來...有點怪,但是更多的時候,國中時的回憶湧上我心頭。三峽算是鄉下,所以那兒的國中生和我國中時很像,很土,不像都市的孩子都已經很會打扮了;說句老實話,我看見西門町原生種的國中生會害怕...純粹是一種鄉下人對都市的那種害怕。

大二以後三峽校區人文大樓完工,碩大的校地與大樓僅有200名師生,下完課以後,留在三峽的學生更是不到100,而我是其中之一。

除了上網、打籃球以外,在三峽沒別的事可作,於是我觀察到一件事:三峽的國中補習班非常多,就這樣興起了我找打工作作的念頭。這一作就是兩年半。

我的危險心靈(五)

| 9 Comments

我認識很多後段班、B段班、「壞班」的學生,其實都是我的小學同學,因為我很多小學同學比較叛逆,也不太愛讀書。事實上後來小學同學中也只剩下我一個人在A段班。

雖然沒有人問我「你怎麼會認識那種人?」但是我班上同學看見我跟他們打招呼的時候還是會側目。我天天都可以聽到他們的名字被訓導主任用校內廣播呼叫,然後路過訓導處偶爾會瞥見有學生跪在門口或是裡頭。當時還沒有搖頭丸,但是抽菸、打架、飆車、吸膠都很常見。前陣子小學同學會知道大家現在大致上來說都過的很好,也都有正當工作,其實還讓我這個米蟲覺得挺羨慕的。

我也是國二開始瘋狂的愛上漫畫,別人去補習,我就往租書店和動漫便利屋跑,漫畫真的彌補了我很多空虛,到現在還是如此。

但是回家唸書時就真的很認真,通常是從晚上7點開始坐在書桌前動也不動念到晚上12點,所有的參考書、裡頭每一個題目我都要寫完,寫不到當天進度就不睡;要是想睡就馬上去開蓮蓬頭用冷水衝頭,然後猛喝冰水(後來聽說喝冰水反而會讓精神不好....Orz)。三姐也很好奇我怎麼有辦法坐的住,二姐則在我書桌的白板上用黑色簽字筆寫了六個大字:「不讀書,像條豬!」

高中聯考很順利,考上了台中一中,我把所有的課本講義考卷統統拿去回收,沒有半分留戀。

於是從國中以來一直持續的緊繃感就隨著聯考放榜消逝了。高中的我用功程度我自己估計不到國中的十分之一,所以後來沒有考上想讀的校系也怪不得誰,儘管我高三的成績有迴光返照的紀錄。

但是到了大學我又反而又和國中牽扯上關係了...而這段時期可能才真的是我看危險心靈看到快爆炸的原因...

(謎之聲:啊...那(一)到(五)都是廢話?.......)


我的危險心靈(四)

| 6 Comments

成績好的人也會透過各種方式炫耀,太過戲劇化的那種「驕傲」並不常見,比較多的是寫完考卷就趕緊把筆放下,在寧靜的教室氛圍中製造出碰撞桌面的清脆響聲,這樣所有的人都會知道你寫完了,很輕鬆愜意地考完了。

打,還是照打的。雖然我再沒有因為成績差而被打過,但是伏地挺身做了不少,因為我們理化老師很喜歡讓學生鍛鍊身體,反正寫錯答錯就到教室後面作伏地挺身,上課唱歌唱的不好聽也到教室後面作伏地挺身...通常都是二三十個人擠在教室桌椅的縫隙中作伏地挺身,男女都不能免,不過做的認不認真就自由心證了,通常我都是雙手撐著地面然後唸完一二三四五就起來了。

國二的英文老師很嚴,會死盯著學生看,眼白範圍很大,看著都會毛到心裡去。她出的作業極多,每天的份量都相當於其他老師一個禮拜出的份量,而且她就是隨性念中文出翻譯題,要我們用極快的速度抄完中文,然後回去翻成英文。她用學期總成績當作威脅利誘,每個學生都為了0.5分拼命舉手答題或是上台翻譯。除了少數幾個英文成績好的同學以外,大部分都撐不住,常常有人一下課就累哭了。

國三的英文老師也打,但是笑笑的打,同學也都笑笑地被打...因為她就像個大媽,很難創造出肅殺的氣息;打手心對這位老師和同學來說代替了摸頭和拍拍肩膀。

但是這時候的我除了考試以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考試變成定義我的唯一方式。我不再參加任何比賽、也沒有社團活動、我再也沒碰過水彩了,再也沒有帶著畫板出去寫生了,曾經珍惜的筆墨紙硯也早已塵封;音樂課國二國三兩年沒上過,家政課偶爾上,偶爾借課...工藝課老師直接就是數學導師,所以從來沒上過。

教室佈置不再重要,起碼我沒有參與過了,沒有再翻過美勞範本書,沒有放學之後和同學約好去買保麗龍版和壁報紙...;籃球不再重要,因為我已經忘記怎麼打了,寧願坐在場邊看書背課文的人也不只我一個....

但是第八節課以後全班留下來晚自習是有趣的,因為可以一起吃飯、一起聊天、打鬧、看別人談情說愛,或是在教室後面玩起追逐遊戲、人體疊疊樂(就是隨便看準一個人然後大家會很有默契開始壓...)、三字經、躲貓....每天五點到六點半這一個半小時休息時間應該是我國中時期最快樂的時候。

我的危險心靈(三)

| 10 Comments

我不記得我有沒有被責罵,我也不記得那天晚上我到底怎麼離開那個現場,人真的會選擇忘記一些東西,讓自己繼續活下去。

那時候學期已經要結束,導師午休時叫我出來,帶著自己的數學講義。她站在教室的陽台旁,身旁還有另外一位老師,也就是我國二國三後來的導師。她引介這位數學老師給我認識,要我把不懂的東西都說出來,接著她就離開了。這位我未來的導師年紀不大,但是已經一頭白灰髮,所以後來同學們都叫他無尾熊。

他看著我幾近空白的數學講義,他知道我沒有問題要問他,就算問了也是言不及義,因為我不懂的不只是一個兩個問題,而是怎麼學習數學?

他沒說什麼,只是說以後有問題可以去找他,然後勸我不要去補習了。另外還有一句話:「要挑戰數學,要贏過它!」

後來我果真進了他帶的好班:二年15班。很多以前常常認為無法觸及的全校前三名人物都聚集在這一班,一開始令我望而生怯。但是我的數學成績真的慢慢進步了!我自己也覺得很神奇,當然,我是花了加倍的時間去算題目,但是我真的聽的懂數學課了,我看的懂解題該怎麼解了,公式對我來說也不再是火星文了。他的教法跟國一的老師有什麼不一樣?我當時其實沒想那麼多,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差別在於「節奏」--他留了時間給我思考,讓我沈澱;而國一時我只是跟著老師抄、只能算是用各色的筆把空白處填滿而已;整齊美觀一字不漏的數學講義代表我只是一部機器。

數學成績提昇之後,我的整體成績就整個起來了,我很快攀上全校排行榜,國二上結束之前我就已經成為全校第一名。

各科的考試每天沒有少過,一堂課可能就考個兩三張考卷,為了國三複習,我還把考卷都整理歸檔地清清楚楚。

導師每週都會做成績單,這對那時候的我來說是個褒賞,因為我總是第一名,我終於又取回我的成就感!到後來我甚至懶得和爸媽炫耀了,因為他們也膩了,我也膩了。

考前三名是可以賺錢的:每週小考成績前三名,導師直接發獎學金,大概就是一兩百塊。要是段考或模擬考全校前三名,學校和老師都會發,可以領到雙份,加上一本藍色封面的筆記本。

成績好是有特權的,當別人在大太陽底下升旗聽訓的時候,我領了獎就可以回去教室乘涼。

成績好的人會被透過各種方式鼓勵,不管間接或直接;例如考英文的時候,英文老師常常直接當著大家的面說:「鄭國威,考卷給我」然後
大家交換改的時候,就直接拿去當作標準答案檢討;或著直接要我站起來幫大家念正確答案;或著要我幫老師改考卷;或著考卷要是印的數量不夠,就乾脆要我不要考了,把考卷給別人,直接給我滿分。

我的危險心靈(二)

| 6 Comments

上國中之前,我就耳濡目染,知道國中生必須為了聯考放棄很多東西,但是當時的我並不在意,或許是因為小學生活太豐富了,無法想像後來的枯燥。

進了大雅國中,很多事情要從頭開始,很多東西不知不覺就不再擁有了。剛開始我依舊維持小學的成績水準,但是到了第二次月考以後,嚴重的問題就浮現了。我的數學成績開始一落千丈,我完全無法理解數學的一切,老師在課堂上重複地「幫我算」,但是我背不起來--我除了背根本沒有辦法。情形嚴重到,當數學考卷發下來,我只能憑著感覺作答,我完全不知道要用什麼公式去套用,我只是把每一題中出現的數字用我高興的方式去組合和分解,然後填下一個符合該欄位寬度的數字。

這樣的情形一直沒有改善,但是我靠著把其他科目,其他可以背的科目都飆至滿分,試圖把數學的極低分彌補過來。我補習,但是我也不知道補習班老師在算什麼...他只是語調比較高昂、偶爾穿插一點笑話地「再幫我算一次」,而我依舊不懂。

我的導師是國文老師,她很擅長使馬鞭,每天早自習,就會看見我們班一排男生站在教室外,面向著教室窗戶,屁股對著對面大樓,一個個接受馬鞭的寵幸。聯絡簿沒簽名?打!成績單沒蓋章?打!課本沒帶?打!書包用立可白亂畫?打!考試沒到標準?一分一分打!打著打著到了國一下學期,學校要準備分班了,據說是用下學期的成績為準。是的,明目張膽的能力分班是當時的必然。

國一以來差勁的數學成績是不能被家人知道的,我的自尊心不容許!所以我欺騙家人也欺騙自己:竄改成績單,竄改考卷分數,竄改名次,總之所有掩飾的手法我都做了,我想當時的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尊心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吧。直到有一天模擬考結束,我知道數學又考差了,而且是極差!但是回到家,我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吃著晚餐、看著電視,反正要動什麼手腳也要等成績出來再說;直到一通電話突然響起。

大姐接起電話,接著把電話轉交給父親:「威威他們老師打來的」。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臟好像已經停止,第一次感到世界要塌了,真的要塌了!

父親聽著電話,看著我,他在和老師講電話的同時,也同時將對話內容轉達給所有人,我整個人開始盜汗,眼睛昏眩,我聽不清楚父親在講什麼,但是我聽到他嘴裡念出一個數字:四十分。然後我開始哭泣。

模擬考的數學總分不是100分,是120分,但是我只拿了四十分--這是不及格中的不及格。

關於這通電話,我的記憶就到這裡為止了,真的,後來發生什麼事我現在一點都記不起,但是我知道就在那刻起,我腦中有根弦斷了。

我的危險心靈(ㄧ)

| No Comments

來說說過去的事吧!看了公視「危險心靈」,我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要說國中,必須先提小學,要提小學,又得從托兒所開始談。我六歲的時候就讀忠義村唯一一間村立托兒所,當時的我很喜歡早起,不論夏或冬,在走向托兒所的途中,樹木和草叢散發出的清香總是讓我精神奕奕。住在托兒所旁邊小屋子的伯伯對我很好,每每看到我頭一個到達,都會鼓勵我,說我很棒。我在托兒所待了兩年,拍了兩次畢業照,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讀了兩年大班。

我那時候真的被村子裡的人叫做神童,因為我還沒上小學就認得五六成的國字,好幾次在路上溜達的時候,被鄰居的阿姨嬸嬸叫住,要我念故事書或是小學國文課本「表演」給他們看,通常他們會把自己的孩子叫到旁邊,要他們「反省」和「學習」。至於我為什麼會那麼早認得字,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應該跟大量看電視有關。幼稚園畢業典禮時,我上台領獎,發現獎品的品名和名字不搭,於是就大聲喊:「這不是我的」,然後就把獎品又塞回給頒獎的老師,然後直接走下台。後來老師們都開玩笑說:「太早認識字也不太好。」

上了忠義村汝鎏國小,我自然而然成為了一個標準的「好學生」,功課好不用說,還參加了無數的校內外比賽,從書法、繪畫、演講、說故事、籃球...到模仿比賽,模仿陽婆婆(後來才知道陽帆是模仿志村健),每個學期的壁報、教室佈置、班級共同規約也都是我包辦,我還當了五年半的班長。後來升上高年級,司儀、旗手、糾察隊...國小學生能有的頭銜我大概都有了,包括拿了不知道幾次的模範生。我連校內減肥隊我都參加了,雖然沒有什麼成效。

現在我回想當時的學習生活,反而覺得有點難以想像,因為太豐富、太多采多姿了。事實上,進了國中以後,一切的多采多姿就告一段落了,說自己上國中以後就死了半個人也不為過。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uly 2006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June 2006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August 2006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