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07 Archives

不是餅做不做得大的問題

| 3 Comments

很多人說高中歷史課本改版是「向台獨靠攏」,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是向我所期盼的「全球統一」邁進了一小步。(所以我認為台灣國派的人應該要比中華民國派的更生氣才對,畢竟中華民國名存實亡)

還沒看過實際課文,不過就報導挑出來的幾點重大改變來說,每一點都讓我拍案叫好。

我反對國家體制,自然也反對有什麼國父,當然也不需要台灣之父摩西、台灣之子約書亞。

人民本來就不需要國家,是國家綁架人民,不管是中國,台灣國,還是美國,日本,XX國,國家本來就不應該存在;以國族主義動員的革命本該稱為起事;誰說保清朝皇帝的人比較該死,黃花岡革命份子就該稱為進步烈士?誰說漢人不是殖民台灣島,除了奪取原住民土地以外,漢人過度破壞島嶼生態的帳也該在教科書裡算一算。

很多人要求新聞客觀中立(儘管不可能),但是一直以來歷史地理教科書卻處處充滿一元漢人霸權思想。當東南亞移民、下一代,以及所有台灣人讀的歷史課本總是在那「征討南蠻」,然後把「助蠻夷漢化」當成禮物,掩蓋侵略事實的時候,又怎能理解伊拉克與黎巴嫩人民被美國、以色列侵略的苦痛。

台灣人不希望在國際上被矮化,被稱作叛亂的一省,又怎能依舊處處在教科書中矮化中國,稱之為中共或是共匪;蒙古獨立那麼久,何必矇著眼睛自以為海棠依舊,徒然干涉他國內政;日本人統治過台灣是事實,台灣人抗日也是事實,事實並陳即可,無須在文字上佔便宜。

至於中國史該不該直接納入世界史,我有不同看法。我認為中國史非常重要,影響台灣文化最大,獨立成冊無不可,反而是日本史、越南史、泰國史、印尼史、菲律賓史...也都該獨立出來,因為這些是對台灣現在及將來影響更大的文明歷史。

歷史課本早就該跳出國家思維,轉而呈現地緣間的互動,讓任何國籍、任何認同的人,都能讀這本歷史教科書,並且獲得收穫。今天是台灣公民的台灣人,明天就可以移民到美國、中國、日本、越南、南非...vice versa;就算不移民,實體與虛擬的跨國經濟、學習與合作早就已經打破疆界,被國家框架侷限的教科書?快扔了吧!

當然,我雖然認為鐘擺從中國國族主義擺了過來,是件好事,但是龐大位能隨時又可以轉成動能,快速朝台灣國族主義那端擺去(很多人或許如此盼望);而即便歷史教科書對霸權思想與國家框架進行了反省,我們卻不能忽視許多台灣人依舊以本位思考在看待「外來者」。我們雖然沒動用軍事力量去「征討」,但是以經濟力跟商業力對他國人民進行的剝削絕不亞於各朝代君王,動輒以不知從哪想像來的台灣文化高度標尺,來度量他國文明的言論更是多不勝數。若真能以史為鏡,教科書才改得有意義。

回溯閱讀:
讓咱們試著把話說清楚-為甚麼要考「公民與社會」

延伸閱讀:
苦勞網/苦勞評論/藍綠玩殘高中歷史 九五課綱,淪為統獨意識型態角力場

對於新版歷史教科書,藍軍如喪考紕,直指為「文化大革命」,實在是沒出息透了,國民黨過往吃盡共產黨顛覆歷史詮釋的苦頭,在台灣惡搞另一套史觀強迫灌輸學生,現在只是重蹈覆轍,根本是不長進的結果。而綠軍更好不到哪裡去,除了強烈支持杜正勝並對藍軍丟出紅帽子之外,還直接表示:「對本土政權來說,透過『去中國化』達成『台灣化』,則是必須承擔的神聖使命。」完全坦承歷史教育有灌輸「正確」意識型態的任務。真不知道置九五課綱和教改於何地。
(可見藍綠都沒搞清楚,只是為了搏媒體版面在那哭夭。)

國家疆界 vs 常民世界
政治疆界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想像空間,並且常常框住政策的想像,例如客工計畫、「境外」婚姻面談,似乎嚴格守住這一條界線就可以排除不希望的人物。但這樣的
界線卻不是常民的生活空間,人們透過不同邏輯的社會網絡,構築出另外一個生活空間,將政治限制影響降低,甚至改變瓦解這一條疆界。
新版高中歷史課本 - Ubi Amor Ibi Fides
我其實並不抱怨特定觀點的歷史教材(只是覺得要騙人民要高明點),
因為歷史課本本來就是為了國家的意識形態服務的。
只是本國的意識形態有點不一致罷了。
再說,頭腦清楚的人根本就考完大學就全忘光光了,誰會記得?

維基媒體國際年會真的需要你

| 2 Comments

引述自mingwangx:

一個大型活動,應該如何籌備?能不能不由團隊核心發號司令,而是由社群發想並執行呢?

場地如何安排?設施如何整備?時程如何擬定?人員如何分配?宣傳如何進行?贊助如何爭取?這些能不能分進合擊?能不能各自登山,期會山頂?

官方網站應該長什麼樣子?能不能不由團隊核心統一規劃,而是如同維基百科一樣,一磚一瓦由社群建築?

我並不是在卸責。不是要把規劃網站的事情推給所謂社群。當然,這個已經接下的任務,即使目前進度嚴重落後,我也一定會盡力完成。

只是,這個活動,到底能不能以「更維基」的方式來籌辦呢?

原本,這種「維基年會更維基」的期望,好像只不過是一種錦上添花的加值,但是,看到現在主其事的虎兒,在已經病倒的狀況下,還得憂苦發愁,我不得不改變想法:「維基年會更維基」不只是一個更漂亮的選項,它是一個不得不然的唯一選項。


受惠於維基百科、維基各類計畫與維基平台甚多的blogger、netizen、Internet surfer,該不該作點貢獻。

如果沒有人在前面領導,那就毅然成為領導者吧。

關於中天新聞記者不當採訪藝人許瑋倫父親一事,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認為:

媒體利用採訪權侵犯基本人權的事例所在多有,與名人相關的騷擾紀錄最近就有倪敏然兒子與王建民家人等等...,因此中天此次採訪上的不尊重,絕非單一媒體或單一記者之誤,而是長期且廣泛的媒體侵權又一事例。而在公眾人物及其家人之外,還有更多類似事件持續在未受關注的角落發生、累積,同樣需要大家一起來關心。

本會強調,當今媒體勞動過程高度壓縮,SNG與電子媒體對影像亦極度渴求,雖然可以理解工作場域產生的問題,採訪者亦不能因此失去基本的同理心,尤其是對於採訪對象的尊重,在目前台灣的採訪現場,實在太過欠缺。

因此,媒觀主張中天應該迅速落實在網路上發佈的承諾,並在電視頻道上公開道歉,以開放透明的態度面對觀眾批評,清楚說明內部檢討過程,未來又將如何具體改善,避免貳過

買了兩本blogzine

| 4 Comments



在誠品用原價買的,然後我這才想起這其實是我第二次在誠品買書。

或許出版者本身不認為自己發行的刊物是blogzine,不過如果你也看了這兩本雜誌,應該也會有類似感覺。

之所以會買,是想要參考以及學習。如果今天我非得用印刷媒體才能接觸到另一大群閱聽人,那該怎麼作才好?

如果要做blogzine,是要彰顯什麼?而做了會不會反過頭來打消了某些原本blog具有的價值?

還在想....(但是我該睡了)

(我也終於在誠品看見了這期數位時代後面的部落客訪談,如果可以,我很想轉載)

[2007/01/28 - 2007/01/31] 其實我在編一份刊物

| No Comments

只是很沒條理,很破碎,很需要您的耐心。例如這篇。

  • 泰國政府強制授權了多種抗愛滋與HIV藥品。
  • 引述 :『要串不如乾脆點、輕鬆點,把以往的相關資料用印表機出來,開始學習當個真正的個人媒體。』
    這是該做的,我也很想作,只是基於環保理由...我遲遲沒有印下去。
  • 引述 :『"I like to see myself as presenting sides of Taiwan that most people ordinarily wouldn't interact with, especially overseas," Turton said. His Web presence has earned him a small degree of fame and notoriety that, in his words, "reflects a tremendous hunger for knowledge about Taiwan that's going unfulfilled in the traditional media."』
    該如何結合呢?How can we co-op together?
  • 引述 :『環境顧問公司受雇於開發業者當然為業者說好話,如果顧問公司真的憑良心做最好的環境影響評估使得開發計畫無法推動,大概再也接不到任何的案子,劣幣驅逐良幣,才會導致目前開發業者和環境顧問公司共生的亂象。』
  • 引述 :『這一事件,使BIG BROTHER 和CHANNEL 4更加出名.使這個節目的公關與運作手法達到高潮,幾乎爐火純青.所以,昨天的素帕獲勝晚會上,焰火四起,宛如皇上產生.大美女素帕驚悉自己的這一消息,幾乎失態,嗓子發扁,聲音嘶啞,走路跌撞,喜悅的大嘴打開的角度突破了人類頷骨所能承受的極限.』
  • 引述 :『查維茲指出,「政府要求媒體必須以嚴肅態度對人民負責,但RCTV不符合要求,故不予換照」,他也認為RCTV等媒體威脅「良好新聞精神與表意自由」,未來該公司的傳播訊號將轉交給一群社區媒體,讓電視光譜民主化,而且「讓人民擁有權力,讓苦無機會發聲的人民獲得溝通管道」。』
    故事跟台灣真是像到爆。不過我們的主事者倒沒有查維茲那麼在意公民媒體與參與。
  • 引述 :『「這是我們社群共同承擔的痛苦,」餐會發起人Le Van Hai向眾人說道,「我們必須改善我們同胞在台灣遭遇的悲劇。」』
    不要讓自己羞於說自己是台灣人。
  • 引述 :『如此這般,很多人寫電影,是為了分享資訊、嚴肅分析、中肯評論——至少,努力中肯——那我在幹嘛?我搞自爽、耍嘰叭,說我不中肯,我絕對承認,要求我中肯,我絕對問候你阿嬤,世界很混亂,薪水很難賺,生活中的麻煩永遠不嫌不夠看,在這樣的背景下,看個電影、寫個感想,還被要求中肯?你他娘的擺什麼爛?』
    真爽
  • 引述 :『如果在Youtube,當你想閱讀稍早的留言回應時,必須往前翻好幾頁,才能看見較早的留言。但是NicoNico動畫把這種過程扁平化了,所有人的回應都可以同時存在於影片的時間軸線上。只要點擊右方的留言訊息,畫面就會停留在那則留言所註解的影格上。這種方法相當適於多人評述一部影片時,可以針對觀察到的細節或感想個別、精確地討論,而不必再去強調你的意見是針對某分某秒的某個畫面。』
    這功能其實很不錯。
  • 多了一層守門人:portal
    而我們往往忽略他們的責任。
  • Wii懶人包。
  • 引述 :『該系統能將用漢語、蒙語、藏語、韓語、維吾爾語、哈薩克語和吉爾吉斯語寫成的文字,轉化成一種能夠讓計算機"認識"、"理解"的信息。』
    自動識別啊...不是很懂。
  • 引述 :『而電子廢棄物的生產與輸出上,台灣卻不輸給已開發國家,作為大宗輸出國之一,我們也是中國、印度等開發中國家有毒重金屬、持久有機化合物污染的「貢獻者」,在企業節省成本考量下,開發中國家在最邊緣的村落,雇用最貧困的工人、童工,美國等發達國家也雇用起監獄的受刑者,在沒有足夠適當的防護設施、處理之下,拆解舊廢的電子產品,貧困的鄉村唯有的自然資源,遭到金屬、化合物嚴重的污染,為了餬口的農工、孩童以及毫無選擇的受刑者,犧牲他們的健康,熟練地處理著他們一點也不熟悉的科技產品,資本全球化的分工利用地球的角落成為血汗工廠,利用大地的資源吸納廢棄的毒物。』
  • 引述 :『記者「白目」固然是一回事,不過這可跟所謂的「收視率」沒啥關係,我們很難想像,一則新聞必須要靠問家屬「你的親人會不會不回來了」跟「你現在心情怎麼樣」才能夠拉抬所謂的「收視率」,也不需要靠在車禍現場「穿紅衣服」才能拉抬收視率,記者把不當言行的責任「推到」上級跟收視率上,我想這當然是顯而易見的錯誤。 那只不過是因為,比起財團電視台,記者「比較」像是「弱勢」的「勞工」,縱使他們在詢問別人的時候一點也「不弱勢」就是了。』
  • 引述 :『此外,目前所謂的民生法案,常常是朝野政黨自我界定,內容、後續影響皆屬不明,行政部門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是曖昧,恐怕與立院同樣有可責性。例如去年中立院只忙著反扁致使效率不彰,但行政部門及執政黨,卻將環境爭議極大的治水預算標定為「民生法案」,裹脅立院通過,類似的情況不一而足,這應該絕不是民間團體所樂見的。現在臨時會各黨提出的「民生法案」,恐怕都值得推敲。』
    由NGO出發的話,NGO得先有立足點。
  • 引述 :『政府不能期待公民新聞為其宣傳,但可以期待公民新聞與商業媒體、公共媒體相互補充、監督、競爭和合作,開創出比較通暢的傳播體系。』
    超同意!
  • 這個意象...
  • 引述 :『單純以社會運動角度來看,主張保留寶藏巖的成員他們的效果顯然是失敗,因為這場運動呈現於媒體上,只更加令人疑惑,一般人透過媒體,只曉得寶藏巖是違建,然後有一群藝術家不願搬離,而官員說這些藝術家是佔用戶,所以藝術家的抗爭無正當性。』
  • 引述 :『這次改版最令我欣賞的是在頁尾處公開樂多公司的服務電話、傳真和郵件信箱。科技、趨勢與時俱進,思維和作為也要跟得上腳步,提昇用戶體驗不該只是掛在嘴邊,而要用心體現。很高興看到樂多公司對於客服的重視,公開聯絡方式是基本但重要的第一步!』
    更像是門戶了.
  • 引述 :『所有樂多書籤的使用者均可簡單的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網路書籤,同時,也可以共同為某個書籤建立標籤(Tag)、收藏(Clip)、推薦(Push)、留言(Post),讓單一書籤的價值與關聯性大幅增加,由於這部分是由所有參與者所貢獻的,所以一般稱之為「社會性書籤」( social bookmark )。 』
    And here comes another...
  • 引述 :『從十月28日到十一月26日,我們一群人,女生加男生加小男生總共十五人,在印尼亞齊省,2004年十二月24日南亞海嘯十七萬人喪生的災區,蓋了一個月的房子。』
  • 引述 :『在官方英文討論區中有人搞了這個東西出來,只要在 Windows 底下執行一個 Install.exe,就可以進行 Ubuntu 的安裝,原理不稀奇,好玩的是這個安裝程式還包裝的很好,執行後自動透過 BT 幫你把 Ubuntu 所需的相關程式下載回來進行安裝,如果安裝失敗,也可以手動在 Windows XP 底下進行安裝(沒錯,安裝在 Windows XP 裡),透過修改 Windows XP 的 Boot.ini 就可以完成雙重啟動,要移除的話直接到「新增移除程式」中移除就可以。XD

    這對主要使用 Windows XP 卻又想要學習 Linux/Ubuntu 的使用者來說,應該算是個福音。因為最近使用 Ubuntu 還蠻有心得的,覺得 6.10 真的可以開始推薦給一般人使用,搜尋一下發現台灣前不久也有人提到過這隻程式呢。如果之後這個安裝程式能夠併入 Ubuntu 7.04 當中放進 ISO/光碟片裡,不透過 BT 而是直接從光碟/虛擬光碟/iso-mount 中抓取檔案來安裝,應該會讓 Ubuntu 的遍及率更高吧?』
    回家馬上來試驗
  • 引述 :『成語是多麼貧乏的語言,難道大家都不知道嗎?一篇好的小說還是好詩,最怕出現成語了。成語只不過代表小時候國文課背得勤,完全不能代表文學的創作力啊。』
  • 許多其他online video sharing sites都有的功能,Youtube也要有了。
  • 引述 :『問題的根本是出在於「為甚麼反對者的網站到訪率會低呢?」
    網路使用者已經很明確的表態:你的服務爛,所以我不願意使用。
    廣告主也看到這個趨勢:你的服務爛,造成網路使用者不願意使用,所以我也不願意用。』
    而且很重要的一個前提是:服務爛可不是奇摩掐著你脖子逼你服務作爛啊。
  • 是母校!?
  • 引述 :『癩病宛若「天刑的烙印」,除了病魔糾纏,也須背負社會歧見及道德審判。有一群人,力搏怪手及病痛,告別悲歡歲月,迎向尊嚴。片中主角包括「樂生院歌王」文章伯、樂生「小澳門」賭場董事長再添伯、「樂生湯博士」祥明伯、自救會會長李添培、「首席日文翻譯官」鄭天正、「金門伯」呂德昌等人,由他們口述樂生院不為人知的宿命往事、回溯個人生命故事中悲情的美好,以及論爭捷運拆遷之紛擾。』
  • 引述 :『好的新聞、優秀的文筆、以及絕佳的報導是任何人–不管承載的媒體是什麼–都認為有價值的。但是在羅馬尼亞,我們只有極少量這種報導,所以當幾乎沒有人(以所有公民而言)好好利用這些媒體,誰會去關心部落格跟報紙之間的勝負呢?」』
  • 引述 :『巴西媒體報導委內瑞拉的一項問題,在於沒有從該國得到第一手的報導。我身為查維茲的主要批評者並討厭他的作為,但現在能了解他之 所以掌握權力,是委內瑞拉精英數十年來忽略大部份民意的產物。他以鐵腕重新分配石油所獲得的資產,而他所做的就是打開石油這個保險箱給大部份貧窮的人民。 所以,他能引領且駕馭民意的風潮的事實也就不足為奇了。』
  • 引述 :『這些人口失蹤案例的原因,似乎出自於巴魯支斯坦省當地動亂,由於政府無法收集足夠資訊提起訴訟,於是透過其他地下手段獲得情報,或是懲罰可能與民族主義組織有關的人士,巴基斯坦政府的作法就好像師法美國一樣,美軍在關達那摩港的虐囚消息頻頻,根本就是「最佳典範」。』
  • 引述 :『多年前,一個美國人的生態足跡高達10.3公頃,孟加拉不到0.5公頃;1996年,養活一個台灣人被估算為4.34公頃,該年台灣人實際的消耗量,是 29.1倍台灣土地的面積;2006年全球每個人的生態足跡平均為2.2公頃,但維持地球可永續或再生承載量的理想值只有1.7~1.8公頃,當然,此數據再度提醒,地球早已透支矣。』
  • 引述 :『暨去年年底杜哈亞運的佳績後,詹詠然這個頁面就陸續有維基人在創建中。除了英文版本之外,波蘭文版本在昨天已經由Berasategui所建立起來。如果有興趣一起整理資料,就一起來吧!』

嘉義市夜漫漫

| No Comments

.................................................

我現在,在一間網咖

-------------------------------------------------

我本該騎著摩托車回到民雄, 整理租約到期的房間...........

但是我現在在嘉義市的一間網咖

-------------------------------------------------

就算要上'網, 我也該回家上, 可是我現在在一間網咖,

-------------------------------------------------

為什麼?

-------------------------------------------------

為什麼我選的這家機車寄放, 偏偏只從早上八點開到晚上十一點半

-------------------------------------------------

為什麼?

-------------------------------------------------

為什麼我老爸不是李嘉誠?

-------------------------------------------------

案情還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



樂生療養院設立於1930年日治時期,是一間以「集中營」方式隔離病人的痲瘋病院。1994年在交通部介入下,決議將原院區做為機廠用地。2002年新大樓開工後完全走樣,原先承諾的低層建築,竟變成互相隔離之醫療大樓,形同「二度隔離」。2005年8月新大樓完工,為了使院民遷出捷運預定地,原本與世無爭的樂生院,上演著一連串的捷運惡夢。
癩病宛若「天刑的烙印」,除了病魔糾纏,也須背負社會歧見及道德審判。有一群人,力搏怪手及病痛,告別悲歡歲月,迎向尊嚴。片中主角包括「樂生院歌王」文章伯、樂生「小澳門」賭場董事長再添伯、「樂生湯博士」祥明伯、自救會會長李添培、「首席日文翻譯官」鄭天正、「金門伯」呂德昌等人,由他們口述樂生院不為人知的宿命往事、回溯個人生命故事中悲情的美好,以及論爭捷運拆遷之紛擾。
遺忘的國度 The Forgotten Corner 樂生療養院紀錄片
HEMiDEMi - 共享書籤- 遺忘的國度 The Forgotten Corner 樂生療養院紀錄片

Wiktionary:首頁 - 維基詞典,自由的多語言詞典
首頁 - Wikibooks

(一切盡在不言中;這樣blogging有沒有很懶惰?)
---------------------------------------------------------
KJ既然出聲了,那.....就交給你接下去囉~XD

我不依~~我不依~~

  • 引述 :『第二位廖金淵更扯,中華電信主辦的演講,
    免不了宣傳自家產品一番,但卻請了一位美其名為輔導產業E化的達人,
    實際上只是用frontpage幫親友的店家做很簡單的網頁罷了。
    Xuite的人怎麼一位都沒出席?
    不禁替中華電信捏把冷汗,而心中卻想著在座位後面的大盤大盤的餐點。』
    唯一看見的一篇blogger報導
  • 引述 :『當然,網路世界一方面服膺於經濟運作的種種基本原則,如經濟規模、市場壟斷不利於消費者權益等,另一方面卻也有與實體世界不一樣的特質,那就是競爭的遊戲規則不完全是以規模和時間論英雄,高創意及服務品質,以及抓得住網友們特別重視的心理認同,往往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裡,創造令人咋舌的成績,包括影響力與財富;創意家或者創業者進入的門檻可能不像實體世界那麼高,無名小站崛起的故事不就證明了素無背景的平民英雄在網路世界是可以有快速出線的機會嗎?』
    猜一下這篇是誰寫的
  • 讚!
  • 蕭青陽!
  • 引述 :『老師我特地開放優待給大家,那什麼人有優待?有看這篇文章的人有優待。因為我將送出提升部落格人氣的人氣發發符.....』
    致力成為情色格!
  • 引述 :『藝人許瑋倫昨天深夜與友人駕車行經中山高速公路南下一百五十五點五公里三義路段時,因不明原因撞上護欄,車子打滑停在外側車道和路肩之間時,遭到後方小貨車追撞,許瑋倫和林姓友人均被送到台中市的澄清醫院進行急救,許瑋倫的傷勢嚴重。

    國道高速公路警察局第三警察隊表示,警方昨晚十一時十五分接獲報案得知,許瑋倫和友人林怡文深夜駕駛小轎車南下,小轎車因不明原因,車輛突然撞上高速公路護欄發生打滑,車子橫停在外側車道和路肩之間,一部由黃姓男子駕駛的小貨車閃避不及,撞上許瑋倫等人駕駛的小轎車。

    警方指出,許瑋倫等人隨後被送往台中市的澄清醫院急救,其中林怡文的傷勢較輕,但許瑋倫本人傷勢嚴重,至於許瑋倫駕駛的轎車為何會突然撞上護欄,警方還在調查當中。』
    shit
  • 引述 :『我想我會一直記得老師說的「沒有辦法評估行銷活動帶來的確實效益」,串連的實際效益為何呢?我看到綠黨沒有當選。』
  • Well...非常精彩..............
  • 媽啊!我濕了~
  • 引述 :『Is Global Voices - an English-language project based out of Harvard University really the best way to build these bridges? Almost surely not. But through the process of “Ready, Fire, Aim”, we’re getting better, with an impressive Chinese edition (the volunteer effort of the extraordinary Portnoy Zheng and his team of translators), a Spanish site under development and plans for sites in French, Arabic, Bangla and as many other languages as we can cover, we’re entering rapid fire mode. Is it the ultimate solution to creating global dialog? Nope. But it’s one answer to a big question, and I’m increasingly convinced it’s the question I’m most interested in trying to answer.』
  • 要記得買。
  • 引述 :『立院三版本「集遊法修法」提案均遭到執政黨民進黨黨團在程序上阻擋,而無法進入實質審查。』
    啊...不通過會害到民進黨自己喔
  • 引述 :『並且除了樂生,寶藏巖依舊需要注意。在這隨時都會消失的聚落裡,除了藝術家、文藝青年外,更多的是被市政府排除在社會福利制度之外的低階層人士。他們等不到社會局的安置、等不到平價住宅、等不到工作。他們在寶藏巖可以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在都市裡存活下來,過去政府與社會的刻意忽略,反而成了他們的救濟。如果任憑馬市長、郝市長所要打造的中產與富有的台北市暴力地執行這個政策,總有一天,拆毀搬遷的,將是被認為無法繼續貢獻財產的我們。』
  • 引述 :『在紫色狂想曲那裡看到了這段上野樹里的 J-Phone CM「イブ空いてますか?」,胡某技癢改動了一點。』
  • 最近最重要的一場新媒體論壇。
  • 引述 :『麵碗肯定要瓷碗公,碗緣還要滾一圈粉色小碎花或藍色細線條;湯匙跟碗公最好同一系列;筷子如果可以從卜卦問籤一樣的筷筒抽出來,那才叫痛快啊!』
    我完全不知道是外省麵耶,從小到大都是在本省人開的店裡吃的。
  • 引述 :『假記者的出現,其實責任在新聞界,也在被採訪對象身上,但是從我的角度來看,新聞界的責任更大。如果新聞記者,從來沒有被金錢而掩蓋了自己的聲音,忘記了自己的職責,在社會上營造了讓人信任的形象,那怎末還會有人假借記者的名義來招搖撞騙呢?那些被採訪和調查的對象,他們就會知道,這個時候,錢是沒有用的。』
  • 引述 :『 「我喜歡這些獨立的、沒有過濾的、來自草根的聲音。」馮三七說,「我希望向我的讀者呈現一個真實的、沒有經過修飾的中國。」每天,Global Voices 都有3萬多個獨立IP的訪問量,多數來自英語國家。儘管沒有確切的統計,但馮三七的文章一直是這個網站最受關注的作品之一。』
    帥呆囉!
  • 噓......
  • 引述 :『而我們,去過樂生了嗎?若未曾踏上那片地土,我們怎麼知道所要保護的是什麼?』
  • 引述 :『對我來說,HEMiDEMi已經取代了新聞報紙,但是功能還有些不足。目前的首頁主要是書籤、討論和群組,大都是以最新、熱門和隨機的方式呈現,唯獨左下角的tag很失寵,我覺得這就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之前在德里開會時就談到了這個構想,之後線上IRC開會也再確定了一次,只是沒想到那麼快就有成品了,而且感覺很棒!

請看:Resumen de Global Voices

雖然還在建置中,但是可以看得出來與全球之聲簡體)走的方式不太一樣;他們是把每天GVO的長篇weblog再次濃縮成每日精選,然後挑選幾則短篇round-up放在每天一篇的文末,這種作法也非常不錯,值得考慮與學習。畢竟大家都是在人力不足與義務參與的情況之下做事,不管怎樣,還是要說聲「讚啦」~!

另外,要在此替全球之聲簡體版誠徵一位無酬編輯,工作內容主要是將譯文內的用語調整得更適合中國大陸讀者觀看(因為目前大多數譯者都是台灣人),告訴我們中國大陸讀者對哪些國家與議題有興趣,另外則是替全球之聲去中國各地開會(例如下次的bloggercon或是其他應該要去的會議,可申請補貼)。有意願者歡迎直接加入GVO全球之聲在地化小組

(剛剛擠了一篇小短篇,想要報導一下台灣blogger最近關注的「記者會」,不過寫得不好,不知道該不該送上GVO。)

上知識家的姿勢要佳

| 3 Comments

HappyMobs微型論壇之前、現場、與之後,都有許多從Yahoo!奇摩知識+延伸而來的討論,主要也不是要探討Yahoo!奇摩知識+,而是即使參與討論的人大都欠缺在該空間打滾的經驗,卻都感知到,在那個我等不熟悉的空間中,其實存在著更多潛在的爆發力,如果在台灣要投擲網路議題炸彈,而忽略了Yahoo!奇摩知識+,就現況來看,很可能只會是同質小眾的點名遊戲。

我雖然也對奇摩知識+不甚瞭解(或許我該去知識+問一下知識+要怎麼上手...),但是我知道這個服務非常成功,不僅僅在台灣成為典範,更以台灣經驗反攻美國;逼得Google破天荒地把Google Answers服務收起來,其他老牌問答服務更是節節敗退,新進服務也難成氣候。

台灣新聞上常常出現有學生直接上知識+問作業,問考題,然後再掛以一個「網路來源不可盡信」或是「學生利用網路偷懶」的結尾重複地替傳統媒體穩固權威;偶爾更有政客隨之起舞,台灣的媒體與政客如此懼怕網路、懼怕人民、懼怕權威被挑戰,已經不是新鮮事。有人說,河流是城市的鏡子,當都市人嫌河流骯髒時,河流只是誠實地映照出城市人的面孔;網路言論則是媒體與政客的鏡子,網路永遠對公眾人物更為熱情、也更有回應,只是媒體與政客都深怕這一小塊石頭丟了下去,掀起的會是吞沒一切的波濤,而不是漣漪...儘管他們連漣漪也不見得能忍受。

2008年美國選舉將會見證歷史上最積極與頻繁使用網路媒體的一次選戰,同時也是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疆界徹底被打破的一次混鬥。所有成立「總統寶座探索委員會」的民主黨參選人(還得經過黨內初選)幾乎都用上了Viral Video作為宣傳工具。上禮拜宣佈參選2008年美國總統的希拉蕊柯林頓,則是直接大步一跨,到美國的Yahoo!Answers問選民問題了:「根據你家的經驗,你認為該如何改善美國的健康照料?」(Yahoo!的人也先說了:Yahoo!知識+沒有偏頗任何候選人或是政黨)

這個問題,至今已累積了將近三萬五千個答案,裡頭有認真回答的,也有來亂的,另外也有要希拉蕊滾回去的;當然,希拉蕊以及其核心幕僚不可能看完這麼多「答案」,但是透過系統的評分機制把評價最高的意見挑出來看看到是有可能。真正重要的是:問了以後呢?看了以後呢?

政治人物用網路拼選舉歷來有三個目的:初期是為了用奇招引起主流媒體注意與報導,以及獲得少數精英認同;中期是為了募款以及進行點對點宣傳;後期則是直接將網路意見當成幕僚(偽幕僚)。越到後期,政治人物對網路的依賴就越高,這並不是說他們真的在乎什麼人民的意見,因為他們還是想要透過各種手段操弄這些意見,只是隨著網路茁壯不得不為的舉措。

所以要觀察政治人物的姿勢佳不佳,不是要看他們會用多少Web 2.0工具,懂多少詞彙,是不是請助理或幕僚幫忙看,而是用了這些等同於開門邀請群眾給予批評與反饋的網路服務之後,他們有沒有能耐回應,怎麼回應...接著網路群眾又怎麼回應...一來一往...這才叫做溝通,不然我們也只是面對一台又一台的發球機罷了。


回溯閱讀:
好多候選人的blog啊
全球之聲 » Blog Archive » 智利的總統部落格論壇
Language and libertarianism
與大眾媒體對話,也得他們想聽
網際網路—解放能力的全球化
支持言論自由不等於支持瑋哥部落格
部落格的力量
Smart Mobs要如何真正的傾聽
Web、2.0與數位資本主義

[2007/01/26] Live, and Let Live

| No Comments
  • 引述 :『啞口無言!當樂生運動以民間專業者姿態,在敵人自恃的山頭開槍,我看見一陣驚慌。』
    所有自以為專業的傲慢者很快都會面臨這種驚慌。
  • 引述 :『「五燈獎」於1965年在台視開播,1998年停播,總計播出1701集。這個由於廣告主(田邊製樂廠)及廣告商(先後參與製作的有國華、清華、百利等廣告公司) 可說是台灣第一個成功的商業置入性行銷節目,不僅廣告時段大多是田邊製藥的藥品廣告,甚至連節目中的五個燈圖形也是田邊製藥的商標。 』
    現在的話...應該改名叫做Taiwan Idol或是Taiwan got talent~
  • 引述 :『於是,我認為問題是出在我們無法突顯交通的問題是過去的官僚與政府的集體失能,最後演變成市民認為蓋捷運拆樂生才有辦法救新莊。而關於這些細緻的議題,竟然在媒體上無法引起辯論,讓整個思考被官僚拆散。』
  • 引述 :『此例既開,不如就多積點陰德吧。要錢,負債累累的窮光蛋壽司沒有;要時間,我可能也沒有聖人情操犧牲少的可憐的睡眠;但如果有其他公益團體有興趣借用這裡的場地,歡迎寫信至壽司的信箱:sushi_diary@yahoo.com.tw。』
    棒呆了!比出賣龜頭棒!
  • 引述 :『Ixquic則感到意外,在薩爾瓦多這個小國內,對於同一件事實卻有如此分歧的意見,她一方面肯定和約終結社會對立與敵意,另一方面卻未能鞏固一套新的社會、政治與經濟制度。』
    世界各地都有轉型正義的問題。
  • 引述 :『我們誠摯地懇請您與國際社會,共同為保障台灣愛滋感染者(HIV+)的人權,出一份心力。這些簽名來自於支持台灣關愛之家協會的各界人士,要求台灣政府及最高法院,能保障愛滋感染者(HIV+)的權益。 關愛之家創立於2003年,是一個合法註冊的非營利組織。它致力於保護愛滋感染者已經超過二十個年頭。我們在台北設立了兩所中途之家,在高雄也設有一所,一共收容了58人,其中包含46名病患及12名嬰兒。部份病患臥病在床,其中多位稙物人;另有部份病患與精神疾病搏鬥中。至於我們照護中的嬰兒,多半是出生後就被棄養,其中部份他嬰兒的母親,有的被關在監獄,有的待在我們的中途之家。 我們竭盡所能提供收容照料、醫療協助、關心與支持,來幫助這群愛滋病患與受到愛滋病影響的孩子。但是我們更需要您的支持,讓他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能有安全無虞的生活保障。 您的簽名代表了您支持台灣這塊土地上的眾多愛滋感染者。您的支持將讓我們更有勇氣為爭取愛滋感染者的權益而奮鬥。』
    你還在等什麼?
  • 引述 :『明天中午12點,她們將遇上大會第3種子,辛巴威與南非的組合Black/Huber(WTA雙打排名5/17),大家鎖定衛視體育台來替她們加油打氣吧!希望最後結果會是最美好的那一幕。
    這幾天打Wii Sports讓我愛上了網球...
  • 有一天...我的照片也會出現在裡頭。
  • 引述 :『羅世宏批評,NCC只有公關活動做得好,舉辦許多活動與公聽會,但「像是NCC委員會也從來不對外公開,NCC諮詢會往往在活動開辦前三天才通知,就是不希望公民參與,為公民參不參與對結果來說沒有任何影響,這些都是形式主義的作風。」』
  • 短短的,但是每一則都好看。
  • 引述 :『該組織成立於去年十一月,已經有三百個成員。他們也希望傳播科技使用。他們已經在學校內組織了數位素養活動,打算趁早紮根。但是他們的主要關注點,還是創造一個人人都能進入的參與式場合。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他們也開始尋求贊助者來幫助他們繼續向前邁進。』
  • 引述 :『其實,我們還需要透過二層傳播,將網路上你所贊同的資訊,以口耳相傳、相互討論的方式告訴朋友、家人等等。發生在網路上的串連是不夠的,必須還要靠人際關係來牽成。』
  • XD
    公視的新媒體部有點搞錯方向了。
  • 澄社推的。
    公民監督很好,網站改一下,更好。
  • 引述 :『所謂馬五關包括:一、另提出其他公投案,試圖反制討黨產的公投案;二、利用公投審議委員會的政黨比例優勢,以程序杯葛阻撓提案;三、當行政訴願及公投案已有效時,轉以行政訴訟混淆視聽。四、馬之前指揮台北市政府戶政機關抗拒查對連署名冊,試圖進行「戶政阻撓」;五、以綁架總預算的方式,企圖違憲修改中選會組織法。』
    希望這次能成功。
  • 引述 :『事業廢棄物毒汙最高、危害長遠,聚集高毒汙於水庫、水源上游,無論措施何其完善,滲漏及暴雨溢流的風險甚高,場址先天即是不定時炸彈。人民既有重大疑慮,可否議請中央,責成對地下水流向的詳實報告,以解民慮,且在科學證據出爐之前,以行政措施暫時中止即將登場之掩埋?』
  • 引述 :『除了很多被提出的問題之外,我覺得最有趣的問題會是:為什麼「不接受任何的 offer,在 wikipedia 上面發表意見,就是一種公正意見的表現?」這個問題很多時候是不被討論的隱形前提。』
    wikipedia可以置換成blog;但其實在兩個領域都被討論過吧。
  • 引述 :『就串聯活動本身來說,在政府社工部門的種種運作問題與資源匱乏沒有解套方案以前,這絕對是一件值得且需要推廣的社會運動。然而,比較可惜的是似乎串聯的形式還並不很明確;我沒有在活動部落格中看見串連用的貼紙,在部落格邊欄上的「媽媽,我好痛」圖像,似乎是宣傳品的縮圖,並不是活動主體的貼紙。』

[全球之聲]智利:第一個部落客協會

| No Comments

原文:Chile: First Bloggers Association
作者:Rosario Lizana
翻譯:Portnoy

請至全球之聲網站閱讀更多全球獨家新聞,或是訂閱RSS




一群部落客已經決定成立智利部落客協會。這個想法誕生於部落客們考慮到組織化溝通傳播方式的欠缺。他們這麼解釋:

我們是有著共同目標的一群人,透過部落格,我們追求從不同領域中,發展社群倡議。我們希冀透過各種網路工具,在無人被排除且具有秩序的前提下,發揚溝通與民主,呈現屬於我們的意見,聚合屬於我們的抱負、立場、以及不同意見。
他們也表示該組織沒有任何政治、宗教、或是意識形態上的偏頗,他們將致力於發揚部落客的觀念,那就是透過開放與參與空間,一同分享視野。

該組織成立於去年十一月,已經有三百個成員。他們也希望傳播科技使用。他們已經在學校內組織了數位素養活動,打算趁早紮根。但是他們的主要關注點,還是創造一個人人都能進入的參與式場合。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他們也開始尋求贊助者來幫助他們繼續向前邁進。

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

| 10 Comments

算盤打得精的賈伯伯,縱橫商場數十年,兩年前見路旁有一少女賣身,只見她衣衫破爛,面孔髒污,但仍看得出頗具幾分姿色,於是賈員外隨手掏出兩千萬兩銀票,把這無名女買進家中,收作童養媳。

這無名女子初入賈府還算安分,然而兩年以來在員外家訓練了一身奇技淫巧,賈員外見時機成熟,準備以七萬萬兩高價賣給城內最大的窯子--雅琦院的鄒老鴇。此樁買賣可真是亂了一池春水,要知道,城裡的尋芳客本來就都聚集在雅琦院,畢竟雅琦院的姑娘姿色最齊全,要是....

於是乎,窯子圈裡眾老鴇議論紛紛,對待下屬嚴厲聞名的烈火陳奶奶不甘生意越作越小,聯合了另外幾家窯子的老鴇一同出馬叫陣來了~

烈火陳奶奶:快叫你們鄒老鴇,否則我就罵臭她祖宗十八代。
鄒老鴇:烈火奶奶,什麼事火氣這麼大呀?
烈火陳奶奶:你的姑娘把我的客人全都搶光了,這帳怎麼算?
鄒老鴇:客人自來自去,男人花心,沒什麼誰搶誰的呀。
烈火陳奶奶:不行,我要你賠錢,再奉茶認錯,否則,我就燒了你的帳簿。
鄒老鴇:你這是專程來吵架的?
(兩人製造出緊張的氣氛)
鄒老鴇:你生兒子沒屁眼,老爸賣屁眼,你自己爛屁眼,愛吃雞屁眼。大屁股,你自己沒生意,還跑來鬧我?
烈火陳奶奶:我鬧臭你。
鄒老鴇:不用你鬧,我自揭身世。我三歲死了爹,四歲死了爹,五,六,七八歲都死過爹,十歲勾引男人,十一歲勾引男人,你的男人也被我勾了。
烈火陳奶奶:啊!(看見自己男人想溜)你這死老鬼。
鄒老鴇:你有膽子把男人帶出來我就有膽子釣上他。
烈火陳奶奶:我抓死你
鄒老鴇:你有本事抓,我就敢享受。
烈火陳奶奶:我……
鄒老鴇:我……你個大頭鬼呀,這是什麼字?是不是「醒」呀?
烈火陳奶奶:是……醒字
鄒老鴇:是醜字,連丑字都不認識。你七歲八歲開始勾引男人,勾到四十多歲,你醜不醜?你膽子比你胸大,吵架被人壓,你做人做了幾十年,到底有什麼成就?
烈火陳奶奶:我訓練出來的四朵金花名震京師,乃雞中之霸。
鄒老鴇:對!不過她們已經跳槽跳到我這來了,難道她們沒有告訴你呀?你人又老,錢又沒有,連妓女都跑路,你不死也是個廢物(烈火陳奶奶頭髮冒煙),你做人不精,做鬼不靈,投胎不濟,來生定是個菠蘿心
四朵金花:什麼意思?
鄒老鴇:吃完就被人扔啦(烈火奶奶倒地)跟我吵架?滾!
to be continued...

(註:上述吵架台詞99.9%抄襲自電影九品芝麻官台詞)

[2007/01/22 - 2007/01/24] 阻礙創新?笑話啊...

| 1 Comment

不要告訴我Portal2.0抄Flickr、Digg、Netvibes...天空抄Youtube...都是Yahoo!逼你們的。

  • 引述 :『台灣網路的產業結構變化與流動的不足,不應歸罪在市場主導者經由併購不斷的壯大,而壓縮了其他業者的生存空間。台灣網路產業之所以缺乏流動與變化,最主要的問題是缺乏創新、以及創投的資金投入,讓新技術、新服務跟新業者、新人才得以進入市場,提供網友們更好得新服務。相較於美國、韓國、中國大陸,台灣的網路環境相當沈寂。根據媒體報導,以韓國為例,在二○○三年網路產業回春之後,龍頭業者換了好幾個,只要沒有進步,就會被其他更優秀的業者取代。而中國大陸,網路創業的活動力一直相當旺盛,創投業者都是捧著錢追逐著有創意想法的年輕人,雖然真正成功的公司不多,但是市場資金卻是幫助創業者圓夢的重要推動力。 』
    懦弱的資本主義。
  • 引述 :『長期的媒體訓練告訴我一件事情:「重點不在於你看到了甚麼,而是在於你沒看見甚麼」,在這張圖中,我沒有看見Google.com,就算創市際的資料中認定Google.com的瀏覽網頁率不到1%,至少也該列出來以昭公信吧?不然誰能知道這百分比的分母包不包括Google.com呢?對了,我也看不到中時電子報與蘋果日報網站。』
  • 引述 :『看了一天的電視新聞後,我開始懷疑為什麼大學為何還需要大眾傳播系?』
    其實已經從過去到現在都有很多國外學者認為:不需要。不過不是因為他們覺得新聞太難看或太爛(因為都不是台灣人XD),而是因為他們認為「新聞」還未嘗能夠成為專業。
  • 引述 :『重聽幾次錄音,發現奇摩知識家跟WIKI的共同演出還真是冥冥中的安排。畢竟一般人對於社運議題總是充滿疑惑,而知識家和WIKI的用戶則反映出兩種不同尋求解答的方式。當然,也代表我們些「與會人士」與「一般大眾」之間的嚴重隔閡(全場大概只有小梅子最了解奇摩知識家)。』
  • 引述 :『台灣除了G和Y!, 沒有人會出兩千萬買無名. 不論這件事是不是對的(學校, TANet, 賈伯伯), 沒有人會出這個價. Yam賣三億有沒有看JRCHEN或是蕭老師出來哭? 是我哭ㄟ.』
    這篇透徹。
  • 觀望中。
  • 留著用。
  • 引述 :『所以我們有必要設計一套同樣複雜的自動化軟體,透過互聯網來有系統的選文、挑文、共同翻譯、讀者回饋、成效計算等等。這個是五年前我剛離開NLS團隊時,曾經積極思考過的創業主題,至今,我仍覺得是一個創業家可以幫得上忙的機會。』
    嗯,很期待。
  • 引述 :『世新社發所副教授夏曉鵑表示,按照大法官535號解釋,警察不得在沒有搜索票的情況下,要求被臨檢的人打開車廂、搜身,但《入出國及移民法》修正案中的查察員,居然可以以「假結婚」、「遣送」等理由威脅新移民,入宅檢查,甚至連內衣褲都可以要求查核。』
    「You are not pure enough.」
  • 引述 :『於是問題就會跟著來,為什麼要填海?於是答案也就跟著來,因為政府要賣貴地賺大錢、發展商要發展再一座的大型商場、私家車要需要道路。也只有這樣,問題才可以被問下去,為什麼那麼珍貴的維港資源要再度被侵吞?為什麼公共空間要化作私人資產?為什麼在空氣已染污得不能再染污下仍鼓勵路面交通、並要路人讓道?更多的商場只會帶來更多的交通流量,那是否要繼續填海來疏導?』
  • 引述 :『是因為沒有原生內容,只能靠來自各傳統媒體的新聞充場面,發不出自己的聲音(嗯,跟本部落格的困境類似XD)。所謂的 網友主導Web2.0時代網路,還只是 buzzword。相對來看,號稱有 300 萬編輯的中國網路媒體,儘管有管制力量在,似乎卻更具有影響力。』
    其實是有原創內容,而且越來越多,問題是都不是嚴肅政治的。
    (但我怎能期待Yahoo做什麼嚴肅政治的東西呢?呵)
  • 我哭了....
  • 引述 :『這兩個主管機關,在過去一年來多次相互齟齬,批評對方的不是,然而,在我們看來,兩者對於我國廣電媒體改革進程拖延和後退的「貢獻」,根本是「不相上下」。為免我國廣電媒體改革生機斷送在這兩個無為機關的手中,我們除了表示痛心,也在此對 NCC 和新聞局提出嚴正的抗議,並提出以下三點呼籲: 』
    儼然是低級比一比。
  • 引述 :『我所知的議題動員模式,常常是利用見面之類的身體接觸來加強私連帶,激發群眾利益相關的感知能力,逐漸潛移默化,讓他們重視某種被剝奪的權益或受特定觀點所影響。這種形態的運動,在網路上幾乎無法達成,你無法確定潛水眾的意向如何,但潛水眾卻正是你希望能激發他們行動(無論是觀點影響或在部落格上貼貼紙連播)的主力所在』
  • 引述 :『我親愛的朋友們,請借我你的眼睛。在2/4日及2/11日,星期天,這裡,樂生療養院的大樹下,將會舉辦關於樂生的紀錄片的影展。不管你對於這件事過去的看法如何,請借我你的眼睛,謙卑的,看看這裡。這將是關於樂生過去、現在與未來同時交會的日子。不論多忙,我的朋友們,找個時間到這裡看看。用你自己的眼睛,看看過去社會的錯誤,看看現在社會的錯誤,看看我們的未來,是否能在大家的關注下,獲得一個重生的契機。而這將不只是樂生的契機,也將是我們這個社會賴以生存的愛的起點。那天,愛會在樂生等你。』
    拿去。

BBC:宅男的學習不能等

| No Comments

CBBC World

...所以,根據這則BBC自家的新聞稿,BBC(英國廣播公司,公共媒體)的兒童台CBBC,決定要推出青少年版本的Second Life,可見當一家公共媒體每年能夠收那麼多執照費的時候(最近又決定提高3%),什麼都做得出來。所以反過來說,我們的窮公視...

Techcrunch對此舉還在觀望,下頭的迴響倒是反對居多,認為這樣浪費納稅人的錢。

我同意一位Darren網友的說法:

My only thoughts on it are that if they create it on an open source platform then they should release it.

延伸閱讀:
Miula Business Review » Blog Archive » 商場的數字遊戲與 Second Life Hype

[2007/01/22 - 2007/01/23] Wii肩

| No Comments

我很樂意罹患這種新的疾病。

  • 引述 :『London and Mumbai --- Two reality-TV contestants at the centre of an international row over racism and bullying were set to face off in a public popularity vote yesterday, after contestants apologised for their offensive speech.』
    那就四四六六扯平囉。
  • 引述 :『怎麼可以做到如此難用。』
    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啊...XD
  • 引述 :『『請問這附近哪裡可以修iPod?』舉起我的shuffle,我問了。』
  • 引述 :『然而,這項飛彈打衛星的舉動,負面效果可想而知,中國勢必將付出嚴重政治後果。首先,近年來塑造的和平發展形象受到嚴格質疑,中國威脅論將再起風潮,這主要是因為中國軍事發展不願「透明化」令人對其動機起疑。其次,美國會加速反衛星殺手的設施,進而可能造成大國之間的太空武器競賽,東亞軍事競爭也會成為美日兩國軍事戰略的重點,美日保守人士倒是因此大受鼓舞,而這將會替國際軍工業者製造一個新天堂,但卻無法為台海安全與東亞和平搭建避風港。』
  • 引述 :『選民如果不能真正就事論事,則立委平日問政表現根本無關宏旨。只要藍綠陣營在選前祭起「愛台灣」、「反台獨」、「中共同路人」等意識型態大旗,藍綠選民照樣自動歸隊。只要這樣的選舉方式有效,藍綠立委就不可能真正改變惡鬥格局。』
    看得透徹。
  • 引述 :『國民黨馬主席不此之圖,居然公然買賣國產,將變現之金額收為政黨私用,已然是於不義竊佔國產之上,再加一道不義盜賣之手續,雙重之不義。而趙先生既知集資入主中廣,等同於協助國民黨之脫產、協助國民黨虧空原屬台灣人民之財產;心知肚明之餘,卻依舊我行我素,不加迴避。此等「虧空台灣國產幫助犯」之作為,實有虧於趙先生平日於自家媒體之上批評時政、月旦人物、貌似正義凜然之形象。雙重之不義,除馬主席外,趙先生亦應負擔部分責任。』
    批得好!
  • 引述 :『已列名通緝要犯的力霸王又曾,其家族虛設行號、成立子公司、擁有私人小金庫、進行假交易,計畫性的掏空手法長達七、八年,政府相關單位竟然沒有任何機制可以提前發現警訊,難道台灣人民也只能認命嗎?如果有 Web 2.0 全民政府,相信有更多台灣人民(當然也包括力霸旗下的員工、會計、主管等),會比政府的金管官員提前將一些內心的懷疑,或不法的蛛絲馬跡或逐一洩出,讓台灣人民提早作為、讓媒體提早曝光施壓。』
    我笑了。
  • 引述 :『法国的罗浮宫,英国的白金汉宫不会有星巴克,这是因为,在那里,根本没有铺位出租这一说。如果我们现在把在故宫的星巴克的存在,责任全部推在了星巴克的头上,我总觉得,这有点点不太公平。毕竟星巴克没有强行侵占这个地方,他们也是按照规定,付了租金,签署了合约的。』
    台灣(美國?)有的人就是只看得見「大中國主義者的XXXXX」,其他什麼都看不見了。
  • 引述 :『因為自己沒有嚴正指責那些試圖用隱而不顯的辭句來製造仇恨與對立的人們。』
    跟台灣真的很像、很像。
  • 換到台灣,有那個政客要參選的影片能讓人感到些微興趣?
  • 是的,不是只有台灣的雜誌會胡亂報導。
  • 引述 :『觀眾大概不會反對的是摩洛哥與墨西哥的兩段情節是緊接著的。然而日本女生的一段,大概離電影故事的主線大遠,甚至認為是強行拉扯:僅以新聞及父親賣槍作為引線。而我則覺得恰是相反,日本一段是電影中最為重要的一段。導演隨「巴別塔」而來的語言僵局,巧妙地轉換成一個聾啞的(溝通的某種「先天」的缺陷)、邊緣的、孤獨的女生的遭遇,並把當中的精神層次呈現出來。』
  • 引述 :『"Every time I meet a fellow blogger in person, it validates and sustains my belief in the power of the Internet to build real relationships. Imagine the thrill I felt when I attended the Global Voices annual meeting in India two weeks ago. There I met blogg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ho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potential and limits of blogging. There I learned how blogs are effectively used to advance various advocacies," he wrote in his blog.』
    菲律賓的Mong接受了採訪!帥~~
  • 引述 :『讀者們大概想像不到,這條鬥雞新聞看得這麼爽,原來全部都是故意掰出來的假新聞。看的是傻子,信的是呆子,爽的是記者老子,倒楣的是警察龜兒子。』
  • 引述 :『在像是樂生遷建,或是可愛動物園(台中動物之家)誣告志工竊貓這類的事件裡,公部門往往掌握絕大的媒體資源與關注。報紙用整版或半版的篇幅重現轉述官方的新聞稿、記者會裡的說法,然後再以一個相對不成比例的量來給受迫的一方「平衡報導」、「多元重現」。』
  • Just say no.
  • 引述 :『認識我的人,都說,你脾氣這麼好,沒法想像你生氣或跟人吵架的樣子。』
    呵呵~大家線上跟線下給人的歧異感都差不多~
  • 引述 :『上星期六參加了 HappyMobs 微型論壇(大家都愛用 HappyOOO 當標題呵...)嗯,我有忠實扮演好聽眾的角色,所以全場除休息時間外不發一語。說實在,去這場網聚純然是抱著學習的心態,一開始說想跟小朋友玩也不是客氣話 :P 此行的確有收穫,列一些簡單的記錄、引言與感想』
    柏強就坐在我旁邊喔!
  • 引述 :『但我國政黨沒有清楚的傳播政策。選舉時往往使出最簡單的策略:藍綠對決、統獨動員,而非以公共利益為依歸,也不以政策來取勝。無論哪個政黨,一旦選上之後,就忘了曾經開過的支票,卻常常專心攬鈔票。在傳播政策及實踐上,你用力推它一下,它才動一下;你不推,它就不動。它這樣不動,不僅影響廣電政策,還延宕國家重大建設。』
    老師真是客氣了,推鄭局長再多下,他也沒動啊!

強烈勸諭:別再「強烈勸諭」了!

| No Comments

剛剛看Sidekick收了不少書籤

所以去瞭解了一下來龍去脈,以下引自BBC:

「經過裁決,廣管局星期六(1月20日)向香港電台發出"強烈勸諭",指該節目"報道內容不公、不完整和偏袒同性戀",不適宜在"合家歡時段"播放。」
所以偏袒異性戀就可以了? 台灣跟香港真像...不管是忙著拆,還是忙著「強烈勸諭」。


延伸閱讀:
晶晶書庫 - Wikipedia
HEMiDEMi 拆除大隊
Just a Sidekick…… » Blog Archive » Sidekick 的網摘:2007-01-23(鏗鏘集“同志.戀人”)Part 2

[2007/01/21 - 2007/01/22] 薄命紅顏

| No Comments

其實,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一個click。


美國總統選舉的新媒體戰。

引述 :『老實說,我很難過,因為我想伊拉克以後不會有像海珊這麼會和這些惡霸團體打交道的總統了吧。』
其實伊拉克跟台灣也很像:同時緬懷與咒罵著過去的獨裁領導人。

引述 :『救救軍人,不要讓他們成為佔領者的劊子手。 』

今晚別哭。




不kuso。



「再見了,古騰堡」

| No Comments

工作滿檔的時候竟然出了這樣一本東西...好想讀啊!

有沒有出版社要去洽談一下,把整本翻成中文出版?

...如果沒有...可能就得自己來了。

[2007/01/18 - 2007/01/19] 明天,微型論壇

| No Comments

Wii Will Wii Will Rock you!
同時:
聲援被起訴的馬來西亞blogger!
關注世界社會論壇2007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譯:abstract
校對:Portnoy

請訂閱全球之聲的RSS FEED:http://feeds.feedburner.com/gvochinese
繁體版 / 簡體版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2007 - a cartoon by blackandblack - http://black-blackandblack.blogspot.com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 al-Bandar的死刑執行,並指出對審判公平性的質疑。

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特別報告的起草人Philip Alston認為,基於三個理由,海珊的死刑處決明顯的違反人權法律: 缺乏公平的審判、伊拉克政府駁回海珊的上訴、使受刑人蒙羞的死刑執行方式。換句話說,除了聯合國及人權法律基於生命的權利反對死刑之外,這次死刑的執行以及之前的準備階段也都違反了人權法律。而現在義大利總理Romano Prodi敦促聯合國進一步的批准全面性延遲死刑的法案。

在國際上發起反對死刑運動的人權組織,像是人權觀察國際特赦組織強烈地批評海珊的審判和處決。Malcolm Smart是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部的主任,他說:

審判海珊的主要貢獻應該是確保正義,以及確認在他當權時所犯下的大規模反人權案件的真相和責任。但是,他的審判卻是充滿嚴重瑕疵。它只將被視為「勝利者的正義」。而且,對於阻止冷酷無情的政治屠殺一點幫助也沒有。
…所以伊拉克政府歸咎這些指責

海珊的審判和死刑處決方式讓伊拉克政府面臨國際譴責的風暴,伊拉克政府已著手調查那則未經官方認可的行刑影片。呼應著虐囚門事件(譯注: 2003年英美聯軍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的政治餘波,調查已指出,非官方的影片來自於兩名法警,雖然海珊受審時的檢察官,也是十四位目擊海珊行刑之一的Munkith al-Faroun宣稱,是兩位資深官員公開的在死刑執行室內以攝影手機拍攝行刑的過程。紐約時報曾指出,這二位官員中一位是曾任伊拉克國家安全顧問的Mowaffak al-Rubaie,但稍後更正,表示他們錯誤地引用了Mr Faroun的說法。

世界各地部落客對海珊死刑影片的回應

不論是誰拍下了這段行刑的手機影片,影片所揭露的產生了巨大衝擊。看看伊拉克部落格圈黎巴嫩伊朗北非以及其它地方,已有不少區域政治上的討論談到了海珊的死刑處決。決定在伊斯蘭宰牲節(Eid al-Adha)的早上處決海珊的憤怒也已被充分闡述。Raed Jarrar覺得震驚,而Abu Aardvark質疑在此時間點行刑的動機Leilouta則直接把處決形容成記憶中小時候獻祭的羊隻。但這手機拍攝下的影片亦引發另一番討論-而因為處決一個因種族屠殺而被判處死刑的人,卻讓關於死刑的辯論重新被激起,這般諷刺也沒有被討論者放過。

全球之聲的Salam Adil在海珊的幽靈一文說的的很中肯:

每個人他們的任一個親人,似乎都已匯集了伊拉克部落客對於海珊死刑的反應。

但是,現在更需要的是分析。所以我誠心試著理解伊拉克部落格圈發出的連串意見。

在全球之聲上,Jose Murilo Junior(是他的阿姨)提供了一篇很棒的概述,談及了葡萄牙語系的部落客反應-從指責死刑的處決到"喚起第五權的恐懼-去中心化,影響深遠的,無政府的"(假如你還沒發覺到的話,那就是我們部落客以及我們的攝影手機)。

哈薩克的部落客Adam Kesher請他的讀者們投票,表達他們對哈薩克死刑的意見,三年前哈薩克總統已通過中止死刑。死刑是罪犯應得的處罰或是對政治神像的野蠻獻祭?。27個投票者之中,有18人反對死刑。

其它國家中止死刑的國家之中,Sean的俄羅斯部落格歸納了包括了俄羅斯新聞和極右派導領人對死刑處決的報導和意見。
Vladimir Zhirinovsky 的 LDRP在莫斯科的伊拉克大使館外舉行反對海珊處決的一場小型抗議活動。54個人參加這場抗議活動,這項活動並未取得警方的許可,但沒有人被逮捕。
在Two Weeks Notice這個部落格,Greg Weeks的文章讓我們看見對其它政府來說這件事有多困難。他認為仍保有死刑的古巴政府在讉責這次海珊的處決有著雙重標準

Raed Jarrar對處決過程的敘述讓大家知道為何這影片激起了如此相互衝突的情緒

行刑的場景跟官方死刑完全不同;看起來更像是一群在行刑前30分鐘才由美軍手上接收海珊的民兵,一邊叫囂,一邊執行宗派的復仇行為。

Read表示他反對死刑,並諷刺伊拉克政府對洩露海珊死刑影片一事的回應,他把這個事件稱為「處決門」。

好像問題變成了是誰拍下這不道德的影片,而非是誰計劃和參與了這個行動。

在馬來西亞,Ktemoc認為被指控掌鏡行刑過程的警衛只是最下層的一個代罪羔羊,他認為這死刑跟馬來西亞的Squatgate醜聞(我在九月時談過這個醜聞)有呼應之處。

在埃及,Sandmonkey說這影片使他反胃。Adele of Trinidad的The Bookmann進一步的提到:

攝影手機帶給世人更私密的現場景像,也讓墮落的空氣瀰漫在存在的變態之上。

抗議者現在到那去了呢?

Astrubal,一個突尼西亞的流亡者寫的更直接:
整個世界都是這野蠻行為的見證者,實在讓人感到噁心,這個野蠻的行為不是血腥的變態狂幹的,而是由一個虛偽正義的國家進行的。
他接著感嘆,依舊沒有阿拉伯人出面抗議死刑繼續存在。
我曾希望,經由海珊慘不忍賭的死刑畫面在媒體上散佈,能發揮一些作用。我曾希望,這是一個朝基進/草根的方向轉變的開始,在我們的土地上,可以避免專制暴君(也包括美國人)再對未來犯任何罪行的公民處以死刑。

我曾希望,看到以「廢止死刑!」、「莫讓政治異議者在法律的藉口下被處以死刑」、「讓我們終止殺人許可證、終止無人能確保的公正!」、「禁止侵犯人性尊嚴的死刑」...等為訴求的示威活動
然而,我卻聽到「打倒美國人,歌頌烈士海珊」之類的呼叫。 

星期五祈禱之後,在渣姆跟喀什米爾的數個城鎮出現了反對處決的暴力抗議活動,當地穆斯林抗議者以焚燒美國總統希及美國國旗表示強烈抗議。同一天,三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約旦的首都安曼,抗議美國及伊朗影響中東局勢。紐約時報則報導在貝魯特(黎巴嫩的首都),「烈士海珊」的呼喊聲響徹雲霄

Baghdad Connect的AL Tarrar援用哲學人類學家Rene Girard來理解海珊的死刑處決,他說,海珊實際上成功實踐了宗教儀式上的自殺:

海珊處以絞刑的當天是伊斯蘭宗教節慶的第一個儀禮日-當神話、恐懼等處在最高的位階,會讓那些視海珊成為烈士的人認為他是儀式上「被犧牲」的人祭;而那些視海珊為理當受罰的殺人者則會認為他是儀式上「可犠牲」的祭品 […] 變得如同神一般,他拒絶承認新的社會秩序而變成虛無主義,而如同「天堂門」的成員,當被處決進行時,他口裡念著經文而自殺了。

非洲部落客憤怒的反對海珊的辯護者

在非洲的部落格圈,Sudanese Thinker,在看完海珊處死過程的影片後,承受了情緒衝突,並嚴厲斥責那些為海珊辯護的部落客。在肯亞Thinker’s Room的M以一篇名為「他們不該吊死海珊」的文章,在他的全球讀者間引起了辯論。在英國的Olawunmi持明顯不同的意見,給了奈吉利亞領導人一封死亡警告(memento mori),因為發生在海珊身上的事也可能發生在其他剛愎的領導人身上。另一位言辭銳利的奈吉利亞部落客Akin,主張在海珊死後,將種族將屠殺的審判交由真像與調停委員會。但來自英國的Nkem Ifejika則發出最悲觀的聲明:

在海珊行刑的那天晚上,我們一群人進行關於死刑的辯論。我反對死刑,不是因為我認為即使最糟糕的人類都應免於有損人性尊嚴的死刑,而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尊嚴。我們這些法官、陪審團、死刑執行者。我們需要保持人性的高貴,我們不該殺害人。這個世界從處死海珊得到了什麼?大概只是少了一個要餵養的活口,除了這個,什麼也沒有得到。死刑難道比國家允許的復仇擁有更高的地位嗎?我不這樣認為。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大部份的家長都教導孩子不要報復。報仇只為了神。但連世界最神權政治的政府之一,美國,都支持死刑。

現在是2007,但也可能是中古世紀。我們還是有行刑隊、絞刑、致命注射、電椅、斷頭台...有什麼改變?

最後,就美國本身,2005年執行了60次死刑,2006則有53次。但死刑的辯論造成了些改變:在12月,美國總統的弟弟,佛羅里達州州長Jeb Bush,在一次致命注射處死被「糟糕地彌補」之後,停止了佛州的死刑,現在有十個州採取類似的措施。另外,1月2號,紐澤西州死刑研究委員會發表了該會報告[PDF],建議州長廢除死刑。像是死刑資訊中心國家廢除死刑聯盟一直鼓勵大家針對此議題進行有意義的辯論-新的草根論壇上也有許多論辯。但自從海珊被處死,似乎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是那則手機拍攝的行刑畫面激起所有的辯論。

一個天主教法律理論的部落格the Mirror of Justice,質疑伊拉克是否有資格被視為一個在運作的政府,也因此,死刑處決是否具有道德正當性。一家媒體的專欄作家警告讀者他們不該幸災樂禍的看待海珊的死,他說,海珊被控告犯下的罪行,都是美國支持的。不是每個人都想辯論,例如替海珊處決的抗辯就刺耳地登在抵制聯合國這個部落格上

就如同以往一般,請利用下面的方塊,自由的提出您的評論或加入關於這個議題你所在地區的意見連結。

參考文獻和延伸閱讀

國際特赦總會最近更新了關於死刑的事實和數據,128個國家可以視為廢除死刑(完全的廢除、除某些犯罪外不再處以死刑、或是法律上仍有死刑但實際上不再執行死刑處決)。此外,雖然不知道這些國家是否繼續採用死刑,有69個國家仍保留死刑。2005年在全球22國內,至少有2148人被處以死刑,光是中國一個國家就執行了1770次死刑的處決。從2000年起普遍採用的死刑方式有以下幾種:

-斬首 (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
-電刑 (美國)
-絞刑 (埃及,伊朗,日本,約旦,巴勒斯坦,新加坡和其它國家)
-致命注射 (中國,瓜地馬拉,菲律賓,泰國,美國)
-槍擊 (白俄羅斯,中國,索馬利亞,台灣,烏茲別克,越南,及其它國家)
-以石頭擊斃 (阿富汗,伊朗)

美國特赦協會提供了國際上廢除死刑相關立法的列表,呈現全球廢止死刑的進展。

紐約大學法學院Philip Alston,同時也是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特別報告的起草人,創立的法外處決因應計劃,發表他與世界各國政府的通訊紀錄摘要和正在研擬中的人權報告。

至於部落格方面,以美國為主要關注對象的廢止死刑最近進行一系列對於死刑犯家屬的訪談。這個網站也詳列了美國及世界各地討論死刑的部落格,包括極出色的Asia Death Penalty

除了美國,Think Centre是一個新加坡的非政府組織,在新加坡從事終止死刑的遊說。而Hands Off Cain是一個以義大利人為首,呼籲聯合國立刻終止死刑的活動。請經由下面迴響(comments)的欄位加入其它相關的資源或連結。

[這篇文章受惠於許多Global Voices同事的貢獻--Salam Adil, Sami Ben Gharbia, Leila Tanayeva, Ndesanjo Macha, Veronica Khokhlova, Preetam Rai, David Sasaki, Natham Hamm - 以及Witness的Sam Gregory 與 Hakima Abbas。謝謝大家,若有任何錯誤以及不適當的翻譯問題則歸於我]

[2007/01/17 - 2007/01/18] 放鬆是為了體會緊繃

| No Comments

[台北人見人]1/14~16

| 14 Comments

我14號上台北,為的是準備15號的碩論口試,晚上就借宿大學同學Chi跟老公Szoble在中和的公寓。

我當天晚上九點多才到,肚子有點餓,恰巧Chi跟Szoble夫婦生活作息跟我一樣不正常,也還沒吃晚餐,於是就買了泰國菜外帶。

吃完進房間對著電腦苦思,突然覺得原本的投影片太遜,於是熬夜重新準備投影片,決定仿效流行的「高橋法」,一直做到15號清晨四點多。

睡了四個小時,早上八點起床,繼續修改。

因為腸躁症,所以早餐午餐乃至於水都不能多喝,以免下午口試時跑廁所。

中午,突然接到小妙老師的電話:羅老師沒買到高鐵的票...所以....口試沒辦法準時下午四點開始!

羅老師最快六點前趕到,不過問題是,媒改社五點半也要開會,而羅老師是召集人,他一定得主持。

那...口試延到媒改開完會後?不行,因為會後老師們還有事,時間也太晚了(晚上11點以後了...);延到明天16號?也不行,大家都有其他約會...

最後沒有定案,等簡、管四點半見面討論再說。

口試地點在媒觀還沒裝潢好的新家,在古亭站附近,我三點半才到(遲到了半小時),勞煩了玉鵬幫我開門,benla老師跟凱同幫我借單槍,帶到媒觀。

根據許多人的建議,替老師準備的餐點是85度c的蛋糕跟咖啡,雖然我認為水餃比較好,比較吉利。快四點,蛋糕不太準時地外送到了媒觀,玉鵬幫我墊了款。

因為外送來的時候我跑去附近的7-11列印口試評分表,雖然過兩個紅綠燈就可以,我還是走了捷運地下道,身為路癡的我也很理所當然走錯出口。

回到媒觀幫忙整理新環境,拆椅子的塑膠套,準備單槍跟筆電。

四點半簡老師來了,討論決議:等到五點半再開始。

然後我發現我還少印了一些文件,趕緊又跑去7-11。

橫放的文件不知怎麼搞的怎麼印都印成直的,跟7-11員工奮鬥了好久...最後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把文獻縮小、裁剪、拼貼、重新影印...

結果花了快一小時...,趕忙跑回去之後就搬了桌子到小房間開始口試。

過了十五分鐘羅老師就趕到了,接著就是批評、提問、回應、評分。然後才又發現還是缺了兩份文件...只得明天再找管老師補簽。

結束之後,緊繃狀態突然解除,肚子也開始餓了。於是順便旁聽了媒改社的會議,吃了很多片pizza。思考為何新聞局都不做事、被寄予厚望卻怠惰乏力的NCC跟新聞局有何不同、以及公廣集團可預見的動亂未來。

會後,各自散去。

回到Chi家,兩夫婦熱情邀我跟他們一起玩線上遊戲,可惜我枉為台灣青年,對這類MMORPG一竅不通。

後來他們玩了通霄...因為我整晚都聽見遊戲的聲音。

16號中午12點整跟數位時代的光萍約好了要在市政府站的世貿大樓見面、替部落格人物專訪拍幾張照片,沒有時間觀念加上老是找不到路的我,整整遲到了四十分鐘...

到了世貿看見兩人在大太陽下等待,深覺愧疚,只是錯已鑄成,我除了很不安地賠不是,也不知道能怎麼辦。

負責攝影的李大姐留著帥氣短髮,開始構思如何取鏡,也問我有沒有什麼想法...很可惜,我對拍照擺姿勢還真沒頭緒(又不敢耍kuso...)。

我把我那骯髒破舊的小筆電拿出來當道具,偶爾爬高偶爾蹲低,有時擠眉有時弄眼、有時乾脆把臉遮起來...拍出來會是什麼樣,我也不知道。有興趣的人就下期(或是下下期...或是...)自己看看吧。

選在世貿那附近拍攝,主要是因為數位時代配合我的要求,希望能把介紹焦點著重在我參與的全球之聲計畫上,而不僅僅是龜趣來嘻。

拍著拍著我突然發現光萍很眼熟,但是想不起來是在哪見過。是那個blogger聚會嗎?是網路上嗎?

我硬著頭皮直接問,光萍仔細看了看,好像也記得我的臉,於是我們總算想了起來:我們是研究所補習班同學!

然後開始問彼此你知不知道誰誰誰....大學念哪裡....然後又發現原來我們也是台北大學的同學....!

而我也想了起來,上回我批評數位時代,也批評了她負責的人物專訪部份不夠深入,不符合我所期盼。而根據數位時代童儀展大哥(去年在杭州認識的朋友,也是前陣子被zonble惡搞的zonble大學同學),我那篇個人心得,數位時代編輯部每個人都看過了...

光萍倒是十分直爽,坦然跟我解釋她之所以選擇這樣切入部落格人物報導的理由以及想法,聽完她的說法,我也頗能接受,儘管我依然維持我的看法。

應該說,如果是我的話,我會想要更著重blogger面對的挑戰與失落,因為blogger的life style,就是不斷地挑戰別人跟挑戰自己,而失敗總是比成功來得多。

拍完照,跟光萍與李大姐道別前,獲贈一本15號才出刊的數位時代(146),本來打算買的,這下子省了下來。

接著來到敦南誠品找六先生與史萊姆聊天。不過我遲到太久,沒能跟六先生多聊,不過他已經應允要寫篇跟GVO全球之聲計畫有關的文章,我很期待他的見解。最後也讓他破費請了頓午餐。(而且他皮膚真的很好...Orz...)

跟史萊姆聊天總是會有很多input,我雖然也是數位文化協會的成員(史萊姆是執行長),但是很多次會議我都沒能夠參與,實在可惜。

協會也是Wikimania的協辦單位,因此我也希望能在有限的時間與能力下,看看能否幫上Wikimania什麼忙。(據說資金還未到位)

下午三點多,還得去一趟媒觀舊家,請管老師在文件上簽名。

玉鵬被我逼來載我,這也是我第一次到媒觀舊家。

管老師正忙著收拾跟清倉,各式各樣珍貴文件紛紛出現,像是林熙蕾跟鍾麗堤的寫真集與PlayBoy(XD...)。

沒有久留,我拿了幾本上一期的媒觀報告就走了,不過臨走前被告知19號早上還要來台北開卯上主流營隊的會議...誰叫我如此貪圖與女高中生...啊不對~是與有志媒體改革青年相處的機會而答應當小隊輔呢...

下一攤是跟ilya。

我們約在科技大樓站,據說離媒觀不遠,所以我就乾脆用走的去。

說是不遠,可是手上提著筆電,跟十幾本冊子,走半個多小時也是挺累人。

身體累,腦更累,因為跟ilya一見面開始對話之後就進入了腦細胞過度運轉而開始融化的狀態,有興趣者可以嘗試...

稍微理得出頭緒的議題還是GVO,還有接下來我應該做的事情,以及我當兵之後的工作交接。

我認為全球之聲Glocalization計畫可以分成三階段:第一是我們正在做的引介、翻譯、傳播;第二是從GVO本部得到更多信任與權限,讓我們可以在GVO的招牌下進行地方工作;第三,徹底無障礙雙向溝通。

我們還在第一階段的初階,唉...能力有限。

也蒙ilya請了我一杯冰砂。

最後一攤,要前往嚮往已久的黑米總部!

打電話給葛力問問他還在不在黑米缸,順便問要怎麼去,沒想到又得回市政府站.....確定可以去拜訪之後,就請ilya載我到忠孝新生搭捷運。

在ilya車上順便敲定請他也來參加20號的微型論壇。(他密謀要把老婆帶去玩Wii...是的,跟Wenli手工打造紙Wii的企圖如出一轍...)

照慣例,出了市政府站,我開始漫遊,找不到黑米缸在哪。於是只好讓葛力下樓來接。

先上樓看了黑米缸(有看起來很好睡的沙發!),閃恩也在,另外也見到了黑米三號跟四號。

葛力、我、閃恩,決定先去街上吃碗好吃的越南河粉,吃完就買了飲料上樓聊天。(感謝葛閃請客)

黑米的人越來越多,葛力工作量應該可以減輕,不過到時候葛力換肝手術應該已經結束了XD

最後我在已經有很多人簽了名的黑米T上面多加了一個名字,就離開了黑米缸,趕回古亭站跟Chi拿東西。

然後,又回到台北國道客運總站,搭上前往台中轉運站的統聯,在昏暗的車上讀這一期的數位時代。除了網路花卉店那部份我跳過沒看以外,其他部份都還不錯看;就資訊性來說,很足了,儘管有些撰文風格我還是不太喜歡,以後再談。

統聯車上播放的民視數位行動頻道,除了置入性行銷,還是置入性行銷,基本上跟購物台沒有差別,煞是擾人。

然後回到台中。
-------------------------------------------------------
(以上是一篇很Twitter的雜亂文...)

[2007/01/17] 其實我早就沒有後路可退

| 1 Comment

常常有人問我將來有沒有進主流媒體工作的打算,總是難以回答..


把政府的醜陋秘密文件洩漏給Wikileaks吧!

| No Comments

Freedom of Information, the Wiki Way - washingtonpost.com

It was founded and partially funded, organizers say, by dissidents, mathematicians and technologists from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Taiwan, Europe, Australia and South Africa.
James Chen是Wikileaks的計畫組織者,根據華盛頓郵報此篇報導,James對多以中國為例,我想他應該是中國人,不管怎樣,他是個有膽識跟行動力的人。至於來自台灣的贊助者是哪一位,那個組織,我也很想知道。

這樣的計畫必然遭遇幾點問題,例如驗證的機制、彌補的辦法等等,另外也當然會受到各種限制,不管是民主法制政府也好,獨裁政府也好,只要是政府,都不會希望真相被所有人看得那麼清楚,各種烏賊戰術想必已經都準備好,也操練過了。

早在Wikileaks之前,各種類似的計畫與活動已經在網路上展開(例如911真相調查),不過Wikileaks既然強調Wiki特性,想必是希望將這些資料作更全面性的整理,成為世界共通平台,讓使用者透過網路分享與協作,畢竟很多政府幹的事情不是只跟單一國內政府有關,往往都有跨國利益糾葛。

這種「爆料2.0」跟台灣政客的爆料面臨某些相同問題,但是某種程度上去除了政客藉由假爆料獲取政治利益跟博得媒體觀照的問題、爆料內容欠缺他人驗證的問題(其實本來不該欠缺,只是咱們的媒體都不驗證才成為爆料天堂)、以及政府黑手介入的問題。

過往,要求政治透明化是大眾媒體的責任;現在,要求政治跟大眾媒體都透明化,是我們的責任。


延伸閱讀:大馬知名部落客Jeff Ooi的推薦與討論:
Screenshots: Wikileaks.org

讓我們一起思考:
Happy Mobs(萬國博覽會第一次集會):討論網路社會與政治運動的微型論壇

GVO跟Witness的合作也是一個方式:
Global Voices Online:Caught On Camera: Human Rights Videos on GV

台灣有政府資訊公開法,但是很多東西還是選擇性地公開,不那麼公開,或是讓你找不到也申請不著的公開...
資訊公開法 - Google 搜尋

而在最基礎的國會透明性上頭,我們還很有進步空間:
Island Republic: Ask Aristotle:比選區重劃更重要的事
我們需要C-SPAN,Right Now!

也可以看看Sunlight Foundation是怎麼做的,因為他們做的非常好。
Dan Gillmor:Political Watchdogging
Ethan Zuckerman:Local online organizing at the Sunlight Foundation meetingIntroducing MAPLight to the Berkman/Sunlight conference

[2007/01/15] 每次來台北眼睛都很累

| 10 Comments

妹太多。

  • 引述 :『影 響所及,這種累積「政治相罵本」的癖習,從政壇延燒到媒體、扣應節目及地下電台,綠營無論碰上什麼事,先把「黨產、二二八、中共飛彈、興票案、馬英九特別 費…」搬出來說嘴;藍軍無論吵哪些議題,就拿「台開案、兩顆子彈、Sogo禮券、高捷案、國務機要費…」當成防彈玻璃,大多數藍綠立委的記者會,幾乎已經變成一種政治八股,另一種「莒光日電視教學」,不必全程收看,就知道會出現哪些關鍵字。』
    很有意思的比喻。
  • 引述 :『阿妹之所以動了這個念頭,是因為她更換身分證時,發現很多原住民朋友都將漢名改回原住民的名字,加上這兩年來她更為原來的名字、姓氏感到驕傲,「這次回家開家族會議時,有討論到這個問題,想要全家人約好,一起把身分證的名字欄位,加上原住民名字,讓漢名和原住民名字並列。」』
    帥呆了!
  • 引述 :『從廣義的教育,即包含社會教育來看,真正需要受教育的,可能是我們。我們如何看待街上日漸增多的外籍人士?我們的子女也可能與外籍配偶子女於學校共處,那我們又如何教導我們的下一代?這些外籍配偶子女未來離開學校後,會不會受到企業主的歧視與刁難或是同事的排擠?因此,應該接受教育的,似乎是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才是。現在雖然有一些宣導短片,但都失之膚淺與口號化,看完這些宣導,我們還是不了解他們的生活、他們的處境、他們的文化。那麼教育單位應該與媒體密切合作,讓台灣民眾更加了解這些社會的新成員,因了解而接納,而非因憐憫而接納。』
  • 引述 :『然而很可嘆的是,主導臺北市市場改建的規劃設計者、建築師、學者、乃至審查委員們,多屬受西方教育且以西方都市文化為模仿對象者,例如西門市場改建便是抄襲自波士頓昆西市場者。若這些菁英們未能深入思考臺北市獨特的歷史、文化、社會、環境特質,卻依其本身的偏好提出一個「倫敦加巴黎加紐約風格」的市場改建企劃案,請問一般的市府官員有足夠的知識與經驗妥為審查嗎?』
  • 引述 :『屏東環盟理事長洪輝祥表示,果農辛苦種植芒果,但所得僅有市售價格的三分之一,中盤與大盤商嚴重剝削,果農只能大量種植愛文芒果,導致土壤嚴重流失。屏東環盟去年遊說屏東枋山農民陳美和試種有機芒果上網試賣,結果利潤提升至七成八,今年又有九位農民加入,使用安全有機的方式生產香甜可口的愛文芒果。』
  • 引述 :『至今香港能以「非港漫式」漫畫而真正成功的只有2個:劉雲傑及陳某。這兩人的作品,既非港式”亦非 日式。這是天才、努力加幸運的成果』

驅魔師 vs. 白銀
innocence vs. 柔石
惡魔 vs. 暗夜馬戲團
挪亞一族 vs. 白銀O
製造者 vs. 造物主
......

  • 引述 :『去年綠黨串連結束後,本想找些人分享一些經驗,不過一忙,就忘了。直到看到米店店小二的「請求協助」,才想起來還有這麼件重要的事情,值得在歲末作個了結。是以,我跟PORTNOY不自量力地辦了場「討論網路社會與政治運動的微型論壇」。』
  • 引述 :『為此,阿洲為遵守參選時曾公開提出的承諾,不辜負許多朋友的支持,於選後除虛心反省參選歷程,並將扮演『民間市議員』的角色,持續為弱勢市民服務。同時,從長計議規劃參選下屆2010年臺北市議員選選務工作與組織發展,近期計劃工作如下』
    你已經選上了!
  • digg and digg and digg and digg it!
  • 引述 :『正如硬幣有兩面,網誌和 web2.0的可能性並非一面倒的好或壞,關鍵在於儲存在Blogsphere中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如何被運用,也即是網絡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如何發揮出更多的能量。』
  • 引述 :『我以為天底下的少年偶像都一個樣,但超級男孩的賈斯汀卻用行動證明這個得人疼的小孩果然有些「本錢」。2006年12月,他和美國週末夜現場(SNL)的攪笑男星Andy Samberg合作,一起演出這段白爛的MV。』

島嶼與美麗

| 5 Comments

民進黨電子報:創造一個沒有中時的美麗島!

然後隔天就是中時社論:創造一個沒有民進黨的美麗島!

然後再隔天就是台聯:創造一個沒有中時、聯合、TVBS、跟民進黨的美麗島!

然後再再隔天就是國民黨:創造一個沒有自由時報、台聯、民進黨、大話新聞的美麗島!

然後再再再隔天就是親民黨:創造一個沒有國民黨、民進黨、台聯....的美麗島!

.............

..................


然後等人類從這個島上消失,這個島就美麗了。

回溯閱讀:
互砍螺旋轉啊轉
《中時》與《自由》的問題在哪


經典閱讀:
廢業青年日記: 島嶼與虛妄

「…他們為何選擇離開?是否因為不能忍受其他族群的人們在視線以內的海平面上生活?或是無法接受與其他族群社會共用同一個水域?甚至,是因為拒絕與其它的島嶼住民呼吸相同的空氣,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知道了。如果他們當中有人存活了下來,現在應該還在地球上的某處繼續鬥爭著吧。」

[轉載]買通媒體 無助政府形象

| 4 Comments

一位久居美國的朋友曾經問我,為什麼台灣政府每年要花這麼多錢去進行媒體置入性行銷?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他則提出答案說,如果台灣政府官員都具備政務的專業,也有面對媒體去說明與捍衛政策的能力,哪還需浪費政府預算去買媒體時段與版面來進行政策置入性行銷?所以當前置入性行銷問題的核心,就在台灣官員缺乏任事的專業能力,也無力親自捍衛政策!

金管會表現應肯定


我會突然想起這段對話,是因為最近見到中華銀行被金管會接管引發各界疑慮與社會不安,而金管會主委施俊吉則親上火線,不分周末與周間,一天連續幾個記者會,直接面對媒體親自說明相關決策與處理進度。從公關專業的角度來看,金管會的作法頗符合政府公關策略的原則,而主委親自出面說明,更能滿足媒體想親訪首長的職責需求,一兼二顧。

從這個層面來評論,施俊吉可算是中華民國政府中少見有擔當的部會首長了;他不像過去諸多政府首長決策不明、敘事不清、事事逃避而不敢面對媒體與各界的質疑,反而只會花政府大把預算,去買媒體的新聞時段與版面,並藉此籠絡無格的媒體,以逃避各界的指責,這點金管會在這期間的表現應該是可以被肯定的。

這位朋友轉述說,當美國發生狂牛症恐慌時,美國衛生相關部門首長立即召開記者會,以相當熟悉業務的專業態度,親自回答媒體所有的問題,接著數周更持續安排各相關部門官員出面向媒體說明各種可能引發的問題與防範之道,所有想了解狂牛症議題的民眾,都可以透過官員對媒體的解說而得到第一手資料,從來也沒有見到衛生部門花錢去買媒體時段與版面進行置入性行銷,反而更能平息社會各界可能引發的大恐慌。

反觀國內,當台灣發生重大事件時,我們相關部會的首長在做什麼?是誰在媒體面前向社會大眾細說分明?是部會首長、公關人員?還是只會想花大把預算去買媒體,去置入,但卻不敢面對媒體解說政策、捍衛政策呢?

凸顯高官缺乏擔當


根據統計,過去幾年,中央政府花掉超過十幾億新台幣去購買媒體時段或版面,進行政策置入性行銷,而由於媒體廣告市場衰落,諸多媒體選擇自毀立場,放棄監督的天職,爭先搶食政府置入行銷預算,使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台灣最大的廣告主,這說來雖然荒唐,但不正是凸顯台灣政府高官向來缺乏專業與擔當的問題嗎?

只要無能的政府官員花大把納稅人的錢,去堵理應監督政府的媒體的嘴,媒體考量拿人手短,放棄監督職責,結果倒楣的還是社會大眾。這就是政府進行媒體置入性行銷可惡之處。

因此,如果說中華銀行所引發的金融弊端可以為政府與台灣社會帶來些什麼正面的影響,那可能就是從金管會主委願意直接面對媒體說明政策,而帶給其他部會首長的些許啟示,好讓大家以後都可以對政府首長們大聲的說—挺起胸膛面對媒體,不要再浪費納稅人的錢去進行置入性行銷啦!

----------------------------------------------------------------
作者陳炳宏,為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

[轉載]看東森報導力霸新聞

| No Comments

近日來爆發的力霸集團財務危機,引發各界關注和批評。不過,在這些討論之中,似乎忽略了媒體這個重要面向。王氏家族企業版圖之下的東森媒體相關事業,由主要負責人王令麟出面說明,稱雙方財務關係已經切割,力霸的危機並不影響東森媒體的經營。然而正如同我們基於人倫常理相信,王氏父子關係很難就此一刀兩斷,力霸與東森的關係,也不可能那麼簡單地在法令範圍切割以外,而沒有其他複雜的、各種層次的牽連。

首先,我們觀察這兩天東森新聞台的新聞報導,就在鄰近的其他新聞台大幅報導力霸集團內部資金流動可能涉及違法、中華銀行存戶擠兌、王又曾疑似潛逃大陸、力霸員工抗議等新聞的同時,東森新聞台卻以相對較少的篇幅處理相關新聞,內容也集中在力霸、東森集團相關領導人的澄清和說明,強調他們會負責到底;甚至在新聞談話節目中強調東森集團經營穩健、營收看漲。然而相較於近幾個月來東森旗下的頻道與有線電視系統陸續傳出資遣員工、停製節目並開始將時段委外製作等消息,令人懷疑這些自清之辭的可信度。

公器私用非始今日

某個程度來說,東森新聞台在這個事件上,已經明顯地成為力霸和東森集團的「官方媒體」。嚴格來說,東森新聞台「公器私用」的狀況,並不始於這個事件,在新聞台當中促銷東森其他頻道節目,或者報導主事者的種種善行形象,所在多有,只是大家習以為常,甚至以為合理。如今力霸財務危機,才讓我們看到這個弊病的極端狀況。

我們應該明確地認知,傳播媒體事業之於多角化經營財團,就是「私器」,而與任何的社會文化責任無關—即使有關,也主要是一種正當化自己的說辭,或是有利於事業經營的策略。東森固然在數年前就已經跟力霸切割財務,但當初東森的建立不可能沒有力霸既有資源作為基礎;反過來說,力霸之所以發展傳播媒體事業,當然也是著眼於這個領域的獲利前景。東森與力霸切割的意義,不在父子翻臉,更不在媒體獨立,而是集團獲利部門與債務部門的切割,一種徹底的財團經營考量。

東森的建立與經營,無涉社會與文化目的,而純然是商業運作,還可以從數月前東森將旗下的有線電視系統,以四百七十多億台幣出售給跨國私募基金凱雷看出。在這場鉅額交易中,上百萬的收視戶對東森和凱雷來說,當然不是電視文化公民,甚至連電視文化消費者都算不上,而只不過是一批有增值效益的商品。

商業媒體有待節制

因此,力霸事件之於我國的媒體政策與管理問題,至少有兩點值得我們注意。第一,以往社會輿論沿襲甚至簡化西方新聞自由理論,認定媒體跟政府,或是廣泛的政治勢力之間是對立緊張關係,而忽略了商業媒體的牟利本質,以及其中的「政商關係」。正視此一本質,才能適當思考商業媒體的社會定位和管制問題。

第二,財團介入廣電媒體經營的範圍與項目,應該特別有所節制,或課以相當之義務。否則,我國媒體發展將很少有提升的可能,而只能作為資本家獲利的工具。

我們在此呼籲,主管機關NCC與相關單位必須記取教訓,不得再放任財團以獲利為宗旨、不顧社會文化責任地繼續佔取、私用我們的公有媒體資源。
---------------------------------------------------------------------
本文作者為魏玓、張時健。魏玓為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助理教授,張時健為政治大學新聞所博士生,二人皆為媒體改造學社執委

[2007/01/12 - 2007/01/13] 屬於我的《實之華》

| 2 Comments
  • 引述 :『中世紀時,不合教會規範的,都是敗德,該禁該燒。
    國民黨時代,違反國家政策跟立場的,都是叛國罪,統統拿去關。
    現在呢?
    我不要討好任何人。我有不認同的自由。』
  • 引述 :『這種話,我常常聽到很多外省朋友氣憤不平的幹醮過。
    外省人在台灣,分很多種,階級位置也真的差很多,
    不過後來綠營總是把他們全綁在一起,
    好像每個人或他們的爸爸都認識郝杯杯跟蔣介石。』
  • 引述 :『你當然可以說,朱西寧來台灣五十年,還說自己是山東人,很可惡(的樣子)。
    那老台獨們,拿著美國護照在美國四十年,說自己是台灣人就是很有台灣心?
    你四十年忘不了故鄉,叫愛台灣,人家懷鄉就是無恥叛國嗎?
    你可以是住在美國的台灣人,人家不可以是住在台灣的中國人嗎?
    有這樣霸道的嗎????
    也或者,偉大的台灣人,有種一點,叫中國人滾回去時,順便叫台美人也滾回去。
    如果,你兩種人都將之趕走,那我會比較有敬意。』
  • 引述 :『過去,一些知識分享相關的網站或服務出來時,也可以在版上看到一些口水、一些諷刺,或是如何「擊挎」他們的想法。

    可是我想的是,為什麼要「擊挎」呢?』
  • 引述 :『例如,王又曾遁逃上海後,行蹤不明,有電視台取得了一卷兩年前他在上海舞廳裡跳舞的畫面,於是如獲至寶,全力在頻道上播出,第二天之後,這段畫面也順利在其他同業頻道的新聞報導中出現,成為台灣災鴻遍野,王又曾卻逃到上海跳舞的「可恥」鐵証。這樣的新聞處理,很不公平,不但是媒體審判,更像媒體殺人。』
    呵,衝突啊衝突!沒有衝突怎麼有新聞。
  • 引述 :『「我們深切憂心第一先生麥克.艾洛優提出誹謗告訴的用意,並不是為了獲得合理賠償,而是利用誹謗罪污辱菲律賓媒體,我們都知道, 誹謗罪是否成立,取決於犯行者是否存有惡意,但艾洛優先生卻蔑視該項基本原則,濫用誹謗官司恫嚇媒體、使媒體噤聲。艾洛優先生試圖讓媒體相信,任何批判第一先生或不利其活動的報導皆屬誹謗,但他實則阻斷民眾對公共事務知的權利。」』
    實在是誇張。
  • 引述 :『偶爾會讀一些英文小說或短篇文章,之前看到了關於GVO的翻譯計畫,信心滿滿的加入了這個計畫,試著翻譯一些文章,為這樣的全球組織提供一點心力,不過第一次翻譯文章就吃到苦頭了,即使只是短短的一篇。』
    感謝!
  • 引述 :『WTO容許各國實施「綠色補貼」,亦即各國對於有益生態環境的農業生產均可採取「生產支持」,而在不影響農產品價格於市場公平競爭的原則下,對於本國農民可採取「所得支持」的補助方式來加以保障其生存。WTO是機遇也是挑戰,關鍵在於如何利用好它的規則。彭明輝老師說:「台灣近年農村之所以加速凋蔽,很大的壓力是來自於過度遷就WTO的要求,而欠缺因應之道。」』
    跟電影業一樣,台灣政府總是向WTO低頭低到不行。
  • 引述 :『相信包括我在內,一般大眾對於立法院裡的議題並不了解,我們所看到的政治議題多半是經由媒體篩選後較具有衝擊性、衝突性的議題,相對較溫和的議題(包括樂生?)則是被排除在新聞報導之外。這是不是會造成理解上的偏差,也容易讓無意造成的刻版印象益加加深?』
  • 引述 :『常上外國人在台網路電台與為幾家外國雜誌寫專欄的丹尼爾Daniel Wallace在《What’s Up in Taiwan》,一個每週網路podcast節目形容自己將寫一本書關於台灣有趣的酒吧或是咖啡店,「因為台灣外觀實在太醜陋,所以所有人都得耗在那些地方。在台灣也實在沒什麼事好做。」在節目中他視亞洲(中國)年輕人對西方人的善意為「盡一切可能的想和白人作朋友。」而主持人在一旁笑說:「還是上床之類的呢?!」』
  • 引述 :『但是,一年來,新聞局所做有限。它未推動公共電視修法 (〈公共廣播電視法草案〉),也未編列公廣預費。即使當立法院已通過「公共廣電及數位電視發展兩年計畫」一半的預算,新聞局長主管此重大公共工程建設,居然以「立法院凍結一半預算」為由,拒絕簽約,雙手一攤,置身事外。因此,公廣集團無法執行立法院通過的計劃,卡在路上,動彈不得。』
  • 亞洲人都愛上網咩。
  • 引述 :『趙少康接手中廣擔任董事長後,首先精簡人事,據了解,截至昨天為止,中廣約有21人遭到裁員,其中副理級除了業務部外,幾乎全遭裁員。中廣內部員工也透露:「這只是第一、二波,之後會針對基層員工,公司內充滿肅殺之氣。」』
  • 引述 :『我們不要期待記者都是念paper的料,但是讓民眾每天接收這些不學無術滿嘴白話的人挑撥洗腦,這樣的國民素質實在令人擔憂。』
  • 敵人(錢進中國經濟犯王又曾) + 敵國(中國) + 敵援(國民黨執政時期爛攤子)...民進黨的脫身論述高啊。

陳輝文幹礄新聞

| 5 Comments

感謝網友分享,應該是從他的廣播節目上錄下來的。

整天批評同樣的事情,自己都覺得有點膩,可是偶爾聽聽媒體人公開幹礄新聞,卻又覺得很爽。

(由於無法停止天空影音的直接播放,所以請點選「繼續閱讀」收聽。)

[2007/01/11 - 2007/01/12] 滿城盡帶爆乳馬甲

| No Comments

周杰倫...唉...沒有眼睛。

  • 引述 :『「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設置條例」中明訂主管機關為原民會,主要經費由政府編列預算,行政部門仍是主要的權力來源,即使原住民台電視專屬頻道節目的製播由公視基金會辦理,這樣的制度設計,仍然難擺脫「政府電視」之嫌,若是如此,豈不違反「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精神?』
    黨政從未退出媒體。
  • 引述 :『更坦白的說,樂生院爭論根本是輔仁大學後方的房地產與迴龍山區的砂石業者利益。這場會議結論與新陸工程90%評估將上呈行政院,北縣文化局代表說,會接受行政院指示。這皮球在文建會與文化局間又踢到了行政院,不變是,與樂生院命運相仿的是龜山、迴龍地區,不管哪種發展模式,這裡仍是利益者角逐的戰場,鋼筋廢氣填塞的土地。』
  • 引述 :『幾天前所提到的吳清和抄襲事件,根據PTT足球板 connieannie 的說法,中時副總編馮光遠先生回信給他並告知,吳清和已被中時解雇』
    不夠不夠!!
  • 的確。
  • 可惜不能直接看。都放上im vlog不就好了。
  • 引述 :『媒體KUSO 又一案,打落水狗功夫一流..... 尤其是"綠"狗』
  • 引述 :『泛藍陣營此次不顧社會觀感推動眷改相關條例之錢坑法案,其實亦有「仇恨政治」之政治算計在內。簡而言之,即以數額龐大之補助金為餌,提高榮民朋友之期待;而若期待不能落實、失望愈大之際,即將此一失望之情緒轉嫁與政治對手,引導選民仇恨政治對手,以為己方固票。』
  • 引述 :『It's nasty, but it's a cheap, effective way of keeping someone from doing his more important work, and to create an illusion of controversy that might get colleges or other organizations to think twice about letting that person teach or speak. That is, if people really read and respect such anonymous activity from blogs. For the most part, I don't think they do.』
    這種情形哪裡都見得到,而且手法還都一樣。
  • Second Life開放了Viewer的原始碼,然而很多人期待更多:開放server主程式的原始碼。然而這又可能使得Second Life這個壟斷的世界解體。另外,Second Life的世界裡也因為複製物件而面臨了侵犯著作權的問題。

中午起床發現黑米頭條是酥餅的一篇舊文台灣社的一則聲明,想來是這個草案在立法院有了新進展。於是查了聯合中時自由中央...的新聞,又去看了立法院國防委員會網站,還是覺得很模糊,而且資訊互相衝突,在這個情形之下,還是以中央社的新聞為基礎好了。

首先,朱鳳芝提出的「眷村違佔戶得受都市更新建商補償」,我是贊成的,因為這並不需要動用國庫支出,事實上長期以來最該受照顧的本來就是這些違佔戶(也是老兵),而不是本來就有眷村房屋配給的榮民;只是這法案來的太晚--過去違佔戶時時要面對土地收回的威脅(不管是因為都市更新還是軍事用地),所以大多數有能力搬走的人早就想盡辦法搬出去,例如我們家。而國民黨執政時期也從未重視過這些違佔戶老兵,我從小三不五時就會聽聞房子要被國家拆掉收回的消息(儘管拖到現在還沒拆),但是附近本來被劃為軍事重地的土地卻早就透過名目變更成了別墅區。現在就算通過此案也只是亡羊補牢,因為老一輩的都快死盡了,算是遲來的補償。

倒是後面盧秀燕(聯合報說也是朱鳳芝)提出的「眷改條例第三條修正草案」實在太過草率!32萬散居榮民的數字從何而來?而這些人當中又是否都尚未脫貧,難道不需要有排富機制?台灣社聲明中有一段話很值得參考:「以數額龐大之補助金為餌,提高榮民朋友之期待;而若期待不能落實、失望愈大之際,即將此一失望之情緒轉嫁與政治對手,引導選民仇恨政治對手,以為己方固票。」這的確是台灣政治常見的惡劣情形。

然而就算此草案真的通過、落實,享受到的也只是榮民後代,而非真正受盡苦難的老榮民本身,因此視為政策買票也不為過,更有可能是打算藉此衝突性議題作為立委選舉的籌碼之一。也就是說,不管此案通不通過,藍營都會獲得政治利益。

所以,第一、此案不能過。第二、看清問題的各位請先不要太過憤愾,以同理心減少仇恨政治發生的可能。或許我沒立場這麼說,不過我還是認為這時候該做的不是馬上怪罪「可能的獲利者」,而是讓他們知道此法案背後的政治意圖,將議題層次拉高到社會福利正義來討論,不要滯留在族群上頭。

延伸閱讀:
The View from Taiwan: The Old Soldiers Just Won't Fade Away

外加森秀樹《化石的記憶》一本,總共200元...除了爽還是爽。

  • 歡迎參加。
  • 引述 :『就如同一句牙買加的中國俗諺所說的: 給她一把刷子,她會一整天都在漆牆,給她教育和小額貸款,她會清潔整個環境。』
  • 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張椅子。
  • 引述 :『法官以「無直接證據」為由判外勞無罪,這同時證明了當初的起訴是不必要的。抗暴後援會早在2005年9月9日就至高雄地檢署告發高捷及華磐公司「使人為奴隸」,指出泰勞為擺脫被奴役處境而集體抗身抗暴,其行為乃正當防衛,可惜地檢署早有定見,仍視泰勞為「暴民」,且在無任何直接證據的情形下,點名四名泰勞成為替罪羔羊。此次判決雖依證據力不足,還個別泰勞清白,但他們四人在一年餘的審判過程中,飽受驚嚇、冤屈、及不得出境返鄉的痛苦,在台灣形同遭囚。羈押期間在判無罪後尚可申請冤獄賠償,但對弱勢移工來說,限制出境的身心折磨又如何彌補呢? 』
  • 引述 :『這真是噁心!噁心!噁心!蘇丹南部孩童數十年來已歷經無數北部同胞的殘酷暴行,現在維和部隊理應保護這些最脆弱的孩童,他們居然虐待這些孩子?實在太噁心了,我原本支持聯合國介入處理達佛問題,但這種該死的事讓我重新考慮要不要支持聯合國。』
  • 引述 :『這6位員工分別在2004年(我)、2005年(Jeph)、2006年(DearJohn、迴紋針與其他兩人)來到敝公司。2007年已談好還有兩位會陸續來報到。而目前智邦生活館員工19人。所以這比例是相當高的。』
  • 引述 :『力霸集團掏空風暴,波及M78星雲。原來受到力霸集團經營危機影響的不只是中華銀行與集團旗下子公司,就連高度勞力密集傳統產業之一的地球保護代工業也受到影響。』
    趕快聯絡貓柳田!!
  • 引述 :『「伊斯蘭民兵」進駐首都摩加迪休後,由於恢復了伊斯蘭教司法制度,頓使處於暗無天日15年之久的首都民眾,獲得了起碼的法律保障。至於自2004年起,蝸居在首都西北250公里的拜多亞市的過渡政府,不只是再三批評美國支持「犯罪團體」(指「和平重建反恐聯盟」);待伊斯蘭教民兵打敗「和平重建反恐聯盟」進駐首都後,也發表聲明,對其軍事勝利表示歡迎。照理,過渡政府本身極端脆弱,軍閥集團又一蹶不振,「聯合伊斯蘭法庭」結束內戰與無政府狀態的全面勝利已指日可數。突然間,媒體上卻傳出「衣索比亞軍隊對伊斯蘭教民兵進行攻擊」的消息。最初,由於其衝突規模較小,並沒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然而到了去年12月24日,跨越國界的衣索比亞軍隊已超越上萬人。「伊斯蘭教民兵」一見苗頭不對,便知趣地撤離首都、奔往南部靠近肯亞的希斯馬亞市。如今,再經過美國的最後一擊,該民兵便可能效仿阿富汗塔利班軍隊,脫下軍服,消失在民眾之中。』
  • 制服真是東亞共通語言..
  • 為什麼韓國會有那麼多禁播MV呢....?
  • 嗯...很固定的報導框架。(就是一定要談一下中國的言論管制)
  • 那麼厲害啊...我還沒用過。
  • 引述 :『網路人隱隱排斥主流媒體報網路的心態,和小孩子有些相仿,在兒童社會心理學中叫做「排外性」(ostracism),就是一群同班同學佔著一個泥巴坑說:「這是我們的泥巴坑,你不能來!」』
    哈!整篇都不同意。(反正我不是網路人) 補:我也要當網友!
  • 引述 :『用戶從瀏覽者變成了參與者,人們從觀望者變成了行動者,誰也不敢低估這種力量——這種理想模型下的「參與者」力量能夠讓Youtube這個網站僅用18個月的時間就被資本市場以16.5億美金的高價全盤接受,成為互聯網第三大流量的站點,而且這種力量看上去正在持續地推進Youtube繼續發展。那麼,「行動者」的力量難道不能對社會產生類似的強影響力嗎?』
  • 媽啊!從Muser那看來的,超爽!
  • 引述 :『「外勞的新聞總是跟『暴動、暴民』劃上等號。」她表示,新聞鏡頭裡混亂奔走的人影,輔以資方、仲介單方面說辭,畫面說明的正是社會對外來移工長期污名化的刻板印象。至於他們真正的需求在新聞風潮過後,就沒有媒體作後續的追蹤報導。』
  • 引述 :『樂生這邊想針對一些長期被媒體封鎖、公部門也不願意老實說的資訊作突破,想試試在網路上作較廣的傳播,還有也想試試在網路上動員、集結並連結到可能再過不久會面對到的硬仗招兵買馬。但是,樂生成員初步談的幾位還沒有什麼太有力的想法,包括我自己也是,對網路生態和工具不熟悉~。你有時間參與嗎?』
  • 引述 :『這是種角色的極度錯亂,也是種職業倫理的亂倫,當政治與媒體交歡媾和,一夜轟趴過後,往往只餘動物感傷。或許如此,截至目前,媒體人從政而能作為楷模典範者,很遺憾,一個都沒有;至於負面例證倒不少,例如,王育誠。』
    黃哲斌大哥越來越敢寫了。
  • 引述 :『至於是不是有兩篇文章都是吳清和所寫,然後一稿兩投的可能性? 看起來似乎又不太像。』
  • 引述 :『當地政府緊急派出五、六百名公安和防暴員警封鎖周邊街道,以警棍和鐵棒打傷逾百名抗議者。有目擊者稱,手持警棍的公安和保安員沖到馬路上,見到的士就打砸,逾二百輛的士的玻璃被打爛。有目擊者港人周先生表示,整條街被警方封鎖,每個街口都有四五名警員和治安員把守,一些手持鐵棍的治安員和警員則在街上追打司機,“見人就打,一個司機被四五名治安員打倒,還再繼續追打。”司機被困街道內,無處可逃。』

Daylife-iPod化的新聞網站

| No Comments

先去看看,操作心得後補。


消息來源:
BuzzMachine » Blog Archive » Daylife dawns

[2007/01/09 - 2007/01/10] 「標準一致就行了」

| No Comments

「我的標準」。

  • 引述 :『Ixquic則反思許多薩國民眾的希望和夢想[ES],她亦聽聞政府表示經濟有所成長,但表示一般民眾生活未見改善,認為人民未因經濟起色而獲利,顯示國家經濟資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樣地,政府宣稱國內犯罪率在過去12個月沒有增加,Ixquic強調犯罪率早已過高,這種說詞無法安慰犯罪問題下的受害者。』
  • 引述 :『相較之下,劇中男女主角的豁達明朗值得欽佩多了,於是我一邊為小池徹平那句「她比我高又怎樣」感動,一邊也暗自揣想,假如那個「高」字替換成年齡、性別、宗教、國籍、種族、政治傾向、收入上的歧異或任何可能被等同逆常的字句都仍然成立,這個世界上也許就少了一些無謂的爭執、憂慮、眼淚與捨棄,並且多了一些貼近幸福的可能性,儘管人生始終不能真的等同日劇。』
    又挖到一個好看的blog了。
    (我愛大阪腔!)
  • 引述 :『好在有個「口吻隨興,你高興就好,真實表達自己就好了」的但書,那,就只能這樣了』
    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的國中數學考卷計算題:
    問:你能用函數圖形表示x-3嗎?
    答:...能。
  • 引述 :『所以,mp3當然是大忌。其實豈止mp3是大忌,水貨CD、二手CD、錄音帶、bootlegs以及其他相關產品通通是大忌。因為這代表他們操控思想的人有了自主意識,要聽自己要的音樂,蒐集自己要的收藏,有自己喜好不會遺忘的樂手藝術家;這也代表他們的洋娃娃有了自己的意識,想要發展自己的事業,不受唱片公司、經紀公司擺佈。』
    一理通,百理通。
  • 引述 :『林生祥的信仰,則隱約的表現在吉他上的四個貼紙裡,它們分別是「我等就來唱山歌」(反美濃水庫的歌曲)、「WTO滾出去」、「支持媒體公共化」,以及「滾動的農業,聲援楊儒門」。 』
    我沒有瘋狂,我是安安穩穩地入迷。
  • 引述 :『另外,談到網路與主流媒體,來談談我對〔與媒體對抗〕這個站的想法,在發展初期,此站讓我挺振奮的,他們動員網友針對主流媒體的報導來抓蟲,也針對過荒唐的政論節目(例新聞夜總會)向廣告主施壓奏效,這麼幹,確實能呈現更多面向,也能跟媒體對抗,或者,也能更迫近真實。但發展至今,該站已經同樣的失去了多元性,已經變成(至少我這麼感覺)台灣民族主義同樂會,他們,用跟他們批判的媒體同樣的手段跟方法跟沒有餘地的肯定語句,在限制真實的樣貌。』
  • 引述 :『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中文/英文)於2004年當選,成為首位全民直選總統,為印尼歷史混亂轉型期劃下句點,民主轉型耗費六年時間,期間政局動盪不安,使基礎改革屢次延宕,讓各國擔心印尼是否將再度陷入騷亂,每個人都將政治前途賭在2004年選舉,因此大選結果出爐後,沒有人再質疑其合法性。』
  • 引述 :『與其夸夸談正義,談歷史,談人權,談公平,不如細細描述、體會、挖掘人生命故事當中的各種五味雜陳。因為這些滋味都沒有標準,只有時空之下的發生。他們沒有框架,只有真實體驗之中的存在。』
    與其搞得生人勿進,不如品味人生。
  • 引述 :『就算再打個折應該現在HEMiDEMi也值個一百多萬美元吧』
    哇~!感覺不出來XD
  • 引述 :『台灣的立法制度中,一方面缺乏對於立法委員的第三者監督機制,另一方面對於立法議價缺乏透明度。結果就是權責不清,缺乏個別立委表現追蹤,一旦法案失敗後朝野也可以互推責任,繼續維持現狀。由這個角度上來說,立法院的程序委員會過高權限過高說只是結果,而非成因。除非破除以黨團協商為主的密室政治立法,否則我們不只無法落實個別委員的責任追蹤,更不可能進行實質立法表現評估。』
    其實跟媒體的問題一樣。國外的監督網站不少,除了原文中提到的英國衛報,美國這方面有:
    Congresspedia:http://www.sourcewatch.org/index.php?title=Congresspedia
    WashingtonWatch:http://www.washingtonwatch.com/

    再補一篇舊文:
    我們需要C-SPAN,Right Now! (龜趣來嘻)
  • 傳播業內的傳播人:制作。
  • 引述 :『雜誌中的圖片和插圖來自自各地藝術家、攝影者提供,結合文章內容,作風強悍。例如這個含有反戰、反消費訴求的圖片作品(模仿萬事達信用卡廣告:9mm手槍79元、子彈60元、...為你兒子挑一副好的棺材─無價)』

難道說,這就是後現代?!

  • 引述 :『曹啟鴻縣長,到底在想什麼?...........................表面上是說要造地下水庫、促進觀光休閒,其實是看上了蘊藏在人工湖基地深達10至15米、將近6,500萬立方的建築砂石。」洪老師說:「本來,一立方的砂石大約維持在300元至400元左右,光是吉洋人工湖的砂石,價值就超過200億元,加上潮州人工湖的砂石量,那更不得了了;到了今年4、5月,因為中國大陸砂石臨時禁止出口,台灣砂石頓時飆漲到每立方700至1,000元不等。由此可見,這些人工湖值錢的不是地上的觀光、休閒收入,而是地下的砂石。」』
    島嶼與混擬土。
  • 引述 :『但到了後來,每個人都提到了他們的「難處」-缺乏對資訊的接近權、新聞檢查…等等。討論並沒有用。我們做出的結論僅僅是:因為對資訊接近權的問題,資訊式的新聞產製有其困難,而因為社會的被動,也幾乎沒有收到來自讀者的回饋。』
  • 引述 :『要談性愛知識不及格,一堆來自傳統師範學院與宗教相關組織的人——我等著看有沒有白癡要針對這句來擴大延伸或對號入座——性愛知識才是蠢中之蠢,而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怎的記者都不愛探討?說穿了就是滿足另一群假禁慾的偽善者醜陋的偷窺慾嘛!』
    其實整個蘋果日報就是建築在這個基礎之上啊。
  • 引述 :『《紐約時報》指出,該訴訟正逢大陸報業失去大量讀者而又面臨網路媒體挑戰的關鍵時刻。根據一項調查顯示,過去三年大陸閱報人口明顯下滑,自稱每周看報至少一次的比例,已由二○○三年的二六%降為去年的二二%。門戶網站如雨後春筍設立,他們從傳統媒體轉載大量信息文章,有時引述來源,有時不會,且鮮少付費。』
  • 這是GV所有參與者的map,來認識我們吧~!
  • 很少看到姿勢擺那麼專業的。
  • 引述 :『昨天的活動在南投縣府文化局演藝廳舉行,縣長李朝卿以越南、印尼、泰國等不同語言向與會的外籍配偶問好外,也難得展現歌喉,以越南歌曲和大家同樂,隨後「丹長」、「東桃」等越南歌手分別演唱一連串越南歌曲下,將會場氣氛推到最頂點。』

雖然我也不是沒有看過網路上的掃描版,沒什麼資格批評人家,但是還是覺得這樣不好。


如何增加中國大陸讀者數量

| 11 Comments

我從德里回來以後一直在思考,該怎麼做才能讓更多人接觸到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 Online中文版()()。

Eduardo Avila(GV的作者,負責玻利維亞)昨天也寄了封信給我,詢問「全球之聲」目前的讀者數量以及流量。大概是發現Leonard飛快地把最新一篇沒那麼簡單!–玻利維亞要求美國人申請簽證入國給翻譯出來了吧;他很興奮地表示要把這個好消息傳達給玻利維亞部落格圈...是啊,我們是一群腦子裡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增進各國人民交流的傻子;然而我大致估計了一下數字,自己覺得並不滿意。(我估計大概比我的blog讀者還少一點)

我前幾天也寫了email給Jacky Peng(現居新加坡的中國人,熱衷國際交流,在德里開會時認識的),請教他該如何向中國大陸讀者推廣全球之聲。Jacky同時是blog中文翻译的供稿者,而該網站是目前中國幾個以翻譯為主的網站中最成功的典範,我喜愛的幾個中國大陸blog的blogger,像是biantaishabiundersoundhopesome,也都是blog中文翻译的貢獻者。

Jacky回信給了我一些很棒的建議:

没问题,我会留意帮你宣传一下,对大陆读者的喜好,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不过要花点时间,不能一蹴而就。

其实全球之声有那么多好文章,大陆的前10的网上论坛都适合推广,比如新浪网易天涯等等。如果重点在于全球视野的话, 国际在线中国日报等网站的论坛都不错。我所说的推广就是多在这些网上与人交流,在交流中介绍全球之声。我的经验是这样做虽然开始花点时间,但效果非常好。因为是要与人交流的,所以具体在哪个网上运作取决于推广人的兴趣,爱好,勉强不了。

另外,我想了想,根据全球之声的关注点,我看也可以重点考虑海外华人网站,比如Creaders.Net,Wenxuecity.com 等。这些网站虽然在大陆是给禁的,但流量也是非常大,因为很多大陆的读者通过proxy来读这些网站。海外华人网站的读者群比较有国际视野,知识水平普遍较高,而且大部分英文水平好,在上面推广,可以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你觉得怎么样?
不過,別說我對中國大陸的論壇文化不熟悉了,我在連台灣的論壇乃至於BBS都是潛水客;雖然網路上搜尋常常搜到對岸的論壇,挖到不少寶,不過一下子要我參與討論還真難。

當然,該做的還是要去做,只是也想聽聽其他人的意見。該如何增加中國大陸讀者數量呢?(請不要叫我去搶徐靜蕾或是Keso的沙發...orz)

精彩!得想辦法弄一套回家!


《中時》與《自由》的問題在哪

| 5 Comments

刊載於2007/1/6日,《蘋果日報》論壇;修改自這篇

------------------------------------------------------
最近由於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公開表示拒絕《中國時報》採訪,將政治人物與新聞媒體的互動問題再次搬上檯面,引起連串攻防;然而一波未平,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定期發布的「報紙觀察報告」又將《中國時報》列為「烏龍報導」最多的台灣報紙 (第二名為屬性同樣偏藍的《聯合報》),《中國時報》隨即以社論加以反駁,並痛斥《自由時報》與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是「御用媒體」與「御用媒體觀察組織」。《自由時報》以「統媒」跟「親中媒體」攻擊《中時》、《聯合》已經司空見慣,《聯合報》則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跟《中國時報》站在同一陣線,看起來一場媒體互揭瘡疤的遊戲似乎已經開始,可這與我們閱聽人有何相干?

媒體為利益而偏頗

台灣媒體不願面對自己在處理政治新聞上的偏頗,反而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說法,例如「監督政治人物是媒體的職責」、「堅持台灣主體意識」等等來搪塞、掩蓋,不過自欺欺人罷了。既然如此,那就來談談「偏頗」吧!

媒體偏頗的手法不外乎三種:「選取的偏頗」意指選擇性地呈現部分事實,忽略另一部分事實。「呈現的偏頗」是指在版面、時段、位置、順序等細節上刻意凸顯、強調,或是掩蓋、弱化某些新聞。最後則是「詮釋的偏頗」,亦即對相同的事實做出不同的解釋。然而事實上,被認為偏頗的媒體自身倒不認為偏頗是個問題,因為這只是達到目的的手法,此目的也非深謀遠慮的計中計,利益而已,包括了商業╱政治利益,長期╱短期利益。

以利益為本的媒體沒有藍綠之分,他們只是在謹慎評估競爭對手以及市場情況之後,選取適當利基點切入,然後透過持續不斷的品牌形象營造,讓閱聽人自動去選取與自己立場相近的媒體來消費,或是被消費。

偏頗的媒體帶給閱聽人的真正問題是「建立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障礙,讓新聞媒體盡可能壟斷溝通管道,藉此維護媒體作為假性政治陣營的代言人地位」,白話一點就是「讓泛藍╱綠民眾對泛綠╱藍民眾心存偏見,不願進行人際溝通,而讓大眾媒體來代勞」,這樣大眾媒體就可以繼續塑造偏見,繼續牟利。

易使民眾互相砍殺

製造空洞且無深度討論價值的新聞報導是達成目標的必然手段,因為欠缺溝通的材料、拉低討論的高度才是真正的障礙,而非立場,而沒深度又空洞的新聞媒體便是故意讓自己扮演另一方陣營閱聽人心中的敵對角色 (例如:統媒或御用媒體 ),為的就是藉由外部的反對力量來借力使力,幫助媒體「圈養」立場本該多元,但是在選擇稀缺的狀況下,被迫做出選擇的己方閱聽人。

在台灣媒體偏頗的表現之下,很容易產生「第三人效果」,亦即自以為別人比較容易受媒體影響,舉例來說,偏藍(綠亦如此)媒體放出的新聞其實未必能說服所有偏藍閱聽人,反而是偏綠閱聽人會以為偏藍閱聽人都將受到媒體訊息操弄,因此提高戒心,急於站出來,採用了與主流媒體相同的訊息操作方式,以同樣沒深度、空洞的批評回敬。而這些批評被偏藍閱聽人看見以後,又會覺得偏綠閱聽人既偏頗又低估偏藍閱聽人的智慧……就這樣落入互相砍殺的螺旋,而維護了媒體跟政客的利益,無法對結構做出任何改變。

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都期待網路媒體能夠突破此一僵局,然而網路公民媒體若想避開主流媒體設下的邏輯陷阱,新的閱聽人必須更有自覺,要知道主流媒體的「高度」在哪,然後毫不猶豫地超越,才能避免在主流媒體開的擂台上跟媒體打手玩生死格鬥,然後不管打贏打輸,錢都被賺走。


作者為龜趣來嘻部落格格主

鄭國威

[2007/01/05 - 2007/01/06] 寂寞的遊戲

| 2 Comments

今晚看了公視《畢業生》系列的第一集...

  • 引述 :『到了《放逐》時,杜琪峰再把吃飯美學做了更有趣味的調整,吳鎮宇和張耀揚要捨命保護兄弟張家輝,黃秋生和林雪則是奉老大之命要來收拾張家輝,第一場槍戰打成了平成,既然不能解決問題,那就先把問題擱下,大家先來吃一頓再研究解決方法,於是類似《大事件》那種各愧鬼胎的各路人馬先吃一頓的場景再度重演。』
    無間道裡頭吃飯的場景也是。
  • 這篇值得繼續追蹤,請一定要看。
  • 嗯,有人要團購嗎?
  • 引述 :『漢人,素愛以二分法來區分事情。忠,不忠,孝,不孝。有著賽德克靈魂、生命的花岡一郎、二郎,深受日本栽培之恩,也明白日本現代化教育的優點,他們一心想「服務族人」、「幫助族人」,最後卻陷入這個大難題當中,為了「忠」及「義理」,他們選擇了可以交代的方式離世。當然,這是一種比較理想的詮釋。人和自己的文化、社會、生命經驗中間衝突的矛盾,不是當事人,恐怕都難以體會,也很難給予一個論斷的形象結論。』
  • 引述 :『同樣的,台灣移民政策的想像則認為東南亞「外勞」是低階、低技術、只會為台灣經濟帶來失業問題、為社會帶來治安問題。例如前一陣子的台灣報紙與立委爭相討論移工加入勞保後,「佔台灣人的便宜」,領了許多勞保給付裡面的喪葬補助津貼;高雄市長的選戰,兩位候選人不斷攻訐對方引入移工造成台灣國民失業。』
  • 引述 :『專業的中國時報體育中心主任吳大記者最近又出包了。之前報棒球被罵得滿頭包,想不到這次跨界來寫足球的東西,果然人要紅不是沒有理由的,又被發現他的文章出現了有趣的巧合。』
    當有趣的巧合越來越多...
  • 引述 :『會不會有一些有送也有賣的報紙,將總報份減去送報報份之後,市場排名會有極大的差異?按照實銷報份來算,台灣報紙排名會不會有很大的落差?而實銷報份的排行榜,或不會又反應了言論影響力真實的情況?』
  • 引述 :『也就是說,想像中理所當然的百家爭嗚並不存在,網路內容的產出依然呈現一定程度的寡佔,或者人云亦云。』
  • 我們早就有小地方大故事了,只是欠缺延續性。
  • 引述 :『傳統社區總是比都會多了些人情味,市場、麵攤、雜貨店的叔叔阿姨大哥大姊都是那樣。雜貨店的阿姨是我來煮菜請教的對象,阿伯則是我初來到這裡的生活指引,哪裡有些什麼都在噓寒問暖的招呼後告訴你;樓下麵攤時常給我一鍋肉燥、米粉湯之類的,也幫我們留意門戶停車位;稍遠一點的賣菜大姊則是豪爽的賣家,時常菜多給錢少收,爽快就好。而我呢?雖然偶爾會拿家裡的一些水果蔬菜想要回報,但除了有一次是台北買不到的葡萄之外,他們從沒收過。』
  • 神龍啊!!

Web 2.0是Gay, Lesbian, 以及雙性戀撐起來的

| 17 Comments

根據Harris Interactive針對18歲以上的兩千五百位成年人所作的線上調查,GLB(Gay, Lesbian and Bisexual)比異性戀者更常使用社會性媒體,例如Friendster(11% 比 4%)跟MySpace(33%比28%)等等,以大學生為主要族群的Facebook則是打成平盤(11%比11%)。

27%的GLB網友表示他們每週起碼會去Youtube看一小時的影片,也高出異性戀者的22%。另外在每週上Youtube 二到四小時的分類中,GLB網友也以9%勝過異性戀的4%。

20%的GLB網友每週起碼會上Craigslist一小時,只有13%的異性戀會這麼做。10%的GLB網友每週會上Craigslist二到四小時,只有3%的異性戀網友會這麼做。

整體而言,GLB網友在網路上花的時間比異性戀更多,重度網路使用者的比例很高(75%)。

這情形當然有社會因素在運作,至於是哪些,就要看有沒有後續研究了;當然,這不是行銷人想知道的部份。

資料來源:
eMarketer.com - Are Heterosexual Internet Users Antisocial?

可惜有個很正但是卻難挖的介面。

  • 引述 :『我們同意《中時》在社論中提出:「這種「過濾」新聞的專業水平,有把台灣讀者的權益放在眼裡嗎?」這樣的觀點,但《中時》忘了,當它用手指著別人時,另外四支手指,正對著他自己,讀者甚至可以用「自曝其短」這4個字回敬《中時》。』
    呵,反駁的證據都不錯,這篇挺用心,不過我們都知道還有更多。接下來就等另外一方出拳了,來吧,生死格鬥!
    (但是什麼時候才會看見反省自己而不是反省對方呢?唉...)
  • 引述 :『 此次衣索比亞總理澤納維向民眾表示,「國軍是為了捍衛國家主權、削弱伊斯蘭法庭聯盟恐怖份子與打擊反衣索比亞人士,才不得不選擇動武」,真是滿口廢話!

    實情是衣索比亞並非被迫參戰,而是因為澤納維政府對索馬利亞政策選擇失當,再加上瘋狂的厄立垂亞政權參戰,和衣索比亞形成代理人戰爭,才使這場戰役一定得開打。』
  • 不錯聽。
  • 引述 :『中國時報跟自由時報兩家報紙的鬥爭,卻用社論來抒發,實在無法理解,現在報紙在社論上的立場到底是啥?
    以往社論多以針貶時事,甚至為國家社會找出一條解決之路,現在社論變成同業之間鬥爭的工具,實不以為然。是中國時報最大對手是自由時報嗎?!
    中國時報今天這一篇社論,批評自由時報是御用媒體,反過來想,中國時報是不是也有立場呢?!
    台灣報業走到今天,不知這些報業老闆們到底在想些啥?社論成為鬥爭的場所,只是凸顯代表報紙立場的「社論」跟八卦報導沒有啥兩樣,社論已經沒有當初的理想性,淪為權力鬥爭的工具。打倒對方,自己才會壯大。』
  • 引述 :『拉威爾大學(Laval University)的文森(Warwick Vincent)是研究北極圈環境的專家,他登上這個新的小冰島上,並表示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這是個戲劇性及令人不安的事件。它顯示了重要且存在千萬年歷史的加拿大北方冰棚正在流失。我們正要跨越氣候的臨界值,這也顯示環境加速變化的訊號已開始出現了,」文森表示。在這區域工作的10年中,他從不曾見到冰層有如此劇烈的流失情形。』
    今年的冬天也一點都不像冬天...
  • 引述 :『而我現在所談的歷史事件,是被許多社會文化層層建構,再分頭詮釋的:國民政府、日本政府、台灣原住民、賽德克人、霧社事件遺族、文史工作者、影像工作者,味方蕃、甚至是被強迫遷移離開川中島的漢人,他們都有話要說。要打破單一論述偏見的方式,就是讓他們把話都說出來。並且,同樣一個歷史事件,原就有不同參與者夾帶自己文化經驗介入的詮釋觀點。對我而言,我就是一個學習重新站在原住民視角看歷史的漢人。』
  • 引述 :『內行人都知道新防會的底細,也了解新防會做媒體評鑑的用意,新防會一連做了數年烏龍新聞報告,卻沒有引起太大的共鳴,道理很簡單,看看新防會的背景及其和執政黨的關係,以及該會公佈的報告總是巧妙的切合政治色彩,新防會不知自身和執政黨的共生關係,就是對建立公信力的最大障礙。』
    只要牽扯到政治就變成mess-age。不過可取之處就是有提供鍊結到對立立場。

    說到用背景來決定一切,藍綠倒是半斤八兩。
  • 引述 :『法新社報道引胡佳分析說,中國政府希望向外展示和平形像,所以目前是爭取民主和自由的好時機。』
    有意思。替中國維權人士加油!
  • 這篇整理的真好,首首動聽!
  • 引述 :『 錯誤的新聞報導必須更正批判,但是荒謬的新聞評鑑卻扭曲了真正的事實,更褻瀆了民主社會中媒體應有的監督角色。台灣有個「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每隔兩個月就會對五家報紙發布所謂的「烏龍報導」排行榜,但細究其評鑑內容與標準,反而凸顯其才是混淆視聽、價值錯亂的「烏龍評鑑」。』
    呵,真的吵起來了。不過這樣也好,反正雙方瘡疤都那麼多。有幾段倒是挺中肯。
  • 引述 :『我覺得台灣網友在使用網路服務上,無論是web2.0或是web1.0,目的性較為平常心。我們把網路當作生活的一種:但是大陸網友把網路當作是生命的另一個出口。也許是發洩對於社會的不滿,或是成名的可能性!』
  • 引述 :『奇怪,聯合報不是一路質疑高鐵有弊?不是一再質疑高鐵安全性堪虞?怎麼突然間用七個版誘導大家去搭、去玩、去買?』
    因為愛啊!!!!
  • 引述 :『作為浦澤fans,對於舊故事有新連載,自是充滿期待,解開疑團可能毀滅想像,未必是好事;但真相若是令人拍案叫絕,卻又是妙絕的佈局。』
  • 引述 :『移民署的成立顯現台灣對新移民的保障與照顧已向前邁進一大步,從它的六大核心任務:國境管理、移民輔導、營造多元族群文化社會、移入對象管理、總量管制及非法移民管理來看,新的一年,政府將採取更積極的態度協助新移民融入台灣的社會,並落實多項照顧輔導措施,希望在與民間攜手努力下,我們能一起落實和諧共存、文化學習的願景,用尊重包容的胸襟幫助新移民成為快樂的台灣人。』
    自欺欺人也要有限度。
  • 引述 :『事後,金溥聰依侵害個人名譽權為由,要求兩個部落格所屬的UDN網路城邦和蕃薯藤BSP刪除這兩篇文章。遭兩家BSP拒絕後,金改而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狀告網路城邦和蕃薯藤侵害他的名譽權,要求在網路城邦及蕃薯藤各自分別在聯合報及民生報刊登道歉啟事,除道歉外並各求償新台幣1元。』
  • 引述 :『我慢慢的了解越來越多事情,對台灣史、對國家政策,像個炸彈一樣爆發了無盡的求知欲望,我好想要明天一早醒來就有個答案告訴我,我只要做什麼,就可以改變這個社會這個國家,台灣可以獨立建國,社會自由公平。』
  • 引述 :『In the last week, there was a limited but important victory for net neutrality. As a condition of approving the AT&T-BellSouth merger, 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required AT&T to guarantee net neutrality on its broadband service for the next two years. The commission was right to extract this concession, but it should not be necessary to negotiate separate deals like this one. On the information superhighway, net neutrality should be a basic rule of the road.』

短篇有時候更能看出漫畫家的功力。

  • 引述 :『當然,如果就記者的工作型態來說,就如管中祥原文中所說的「斷裂」,除了某些政治人物、商業集團刻意經營媒體關係或媒體刻意與之親近,大多(尤其是社經地位不高的)的社群、議題對於媒體工作者的意義僅在於「報導內容填充物」,又何來去污名的反省/階級與權力反思/協同弱勢發聲的可能性?』
  • 引述 :『「廣告」是一件〝燒錢〞的事,很多公司每年都會編列百萬、千萬的廣告預算去為自己的產品打響知名度,做「公益」需不需要知名度?當然需要,否則一般大眾怎麼會知道有誰或有什麼事需要被幫助?但是,要如何「廣為告知」呢?編廣告預算「燒錢」嗎?當然不可能,公益團體最缺的就是「錢」,製造事件引起媒體廣為報導引發討論?這或許是個不錯的方法,但是,一般團體不會刻意去「製造」事件,除非事情自然的發生引起傳媒的注意!』
  • 引述 :『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陳玉峯花三年時間調查花東海岸地區生態,發現一百五十餘公里長的花東海岸線,百分之九十五點九原始生態已遭破壞;西部新移民在海岸線建別墅與遊樂區,是造成生態大浩劫的新凶手。』
  • 引述 :『以人類學的概念來說,這是「人觀」。透過人的觀點概念,來連結社會組織、生活與人的關係。也就是必須進入文化邏輯當中,才能理解這個文化對於人與社會的連結概念,社會運作的法則(如男人打獵,女人織布)。這是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類學家都試圖理解傳統部落與原住民文化的原因。為什麼談文化相對觀,為什麼直接駁斥各種二元對立觀點的理由。』
    這系列真是越看越棒。
  • 引述 :『老人每天接觸最多的媒體就是電視,而電視節目能夠提供給老人家的,遠不只於打發時間而已,但許多老人並不大清楚電視有些什麼內容,根據廣電基金會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8成3的熟齡長者在看電視之前,並不會先瀏覽一下有什麼節目,也不會先查看節目菜單,他們並不知道有什麼電視節目可以選擇,往往是打開電視就看。』
    我們是否讓年長者太孤獨了。
  • 引述 :『因此,對於公共電視從元旦起開始推出一部創新的綜藝美食節目『美食家家樂』,我也有如此的期待。

      這個節目每周一至周四晚上九點播出,由邰智源與陳亞蘭反串搭檔主持,以綜藝短劇來包裝美食與競賽,並且結合異國美食資訊,並且透過美食,認識各國的歷史文化,同時對於食材也會深入的介紹。』
    喔~~邰智源讚啦!
  • 引述 :『風風光光的撥交典禮照片,讓人寄望的船艇英姿,說明台灣也有先進除污器材,卻在這次油污事件中,不見蹤影!請注意它的功能強調,「3艘平臺工作船之主要功能,則是能在風力5級、浪高2公尺之近岸海域佈放攔油索,攜帶汲油器材進行污油回收,.....」,從24日的氣候海象,絕對難不倒這三艘功能強大的除污工作船,為何沒有前來作業,讓攔油索未能即時佈置?或是加入汲油行列,就讓污油擴散,讓幾艘小船像沾醬油式的除污?九千萬的公帑,未能派上用場,船倒底當時何用何在?』
    有硬體沒軟體?
  • 引述 :『「以前平地人怕我們,所以清朝沒有統治我們。」大老說,日本人一來進行的政治統治,強制改變了他們的文化、習慣跟生活,一些年輕人血氣方剛,想要抵抗。大老說:「歷史課本說我們原住民抗日,我們不是抗日,我們是抗暴。」大老的形容非常直率有趣,他說,就像是別人打你,你也要打回去一樣,很自然啊。』
    自然總是會被加上各種詮釋。
  • 引述 :『這就是齊威克,不是什麼大師,對改革與批判不見得有興趣,至少他表達反省意識的誠意就不如史蒂芬索德柏;不是什麼技巧派的神匠,畢竟老如東尼史考特、少如山姆曼德斯或克里斯多夫諾蘭仍擋在他前方,然而他的題材多變、有在成長,至少【血鑽石】就比【末代武士】更為震撼、流暢,以及更多生命的實感。』
    那麼快影評就出爐了。
  • 引述 :『去年底,一分名為《視角》的線上期刊問世,除了顯示馬華學者的活力與知識貢獻,對於增進我們對於馬來西亞華人社會的瞭解,絕對有建設性的幫助。』
    馬來華人blogger也很棒喔。
  • 引述 :『這是一部很不一樣的江湖片:戲裡面連警察都是壞人,這裡沒有一個好人,但是這部戲裡的所有演員(包括那個很不會演戲的任賢齊)稱職的表現卻能讓你從子彈夾縫間看到男人與男人間的感情。』
    哈!我也是邊看放逐邊跨年!
  • 引述 :『半世紀前,印度仍有數萬頭野生孟加拉虎,如今卻連1500頭都屬高估;印度境內許多保留區內老虎數目已經低到無法存續,卻因此議題過於政治敏感,研究報告無限期延後公佈。盜獵是孟加拉虎瀕危最大的原因,從虎鬚到虎皮都能在黑市賣到好價錢;盜獵之猖獗,竟在2005年公然拍賣數百張虎皮,孟加拉虎處境之黯淡可以想見。』
  • Tim Maddog很嚴格地檢討了BBC對台灣與中國的相關報導。我個人是認為:真的很嚴格...!

    沒辦法,我對國家這玩意本來就很輕忽。
  • 引述 :『或許還是有人納悶,「華語導遊」的業務範圍究竟是什麼?──直接地說,事實上是為了因應未來(不知道何時)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而必須養成一批熟知台灣地理文史民俗、對兩岸差異與現狀有所認知、某種程度還要扮演監護(這樣說應該不過分吧)角色的旅遊服務人員。要學的其實很多,絕不僅是賣假茶葉給大陸同胞那麼簡單喲。』
    我笑了!!
  • 挖一下黑米應該可以挖出不少歷史。
  • 引述 :『And so NewsTrust set about having us rate stories and sources. When I first heard about their effort, I liked the idea but also cautioned that the self-selecting nature of having anyone rate whatever they want would skew the value of the results; it will amplify agendas as one person comes in to praise those with whom he agrees and the next comes in to blast those with whom she disagrees. Fabrice and Rory worked to fix that by having juries of judges — for example, classes of journalism students — judge articles assigned to them. But it’s still the case that anyone can rate anything.』

替代役不知道要怎麼申請...

  • 引述 :『有攝影經驗的人都知道,需要多少的時機湊巧,才能產生一張抓住瞬間撼動人心的照片。這次158份來稿,共270餘組照片,卻是如此的難以讓人取捨。因為每一組照片背後都是一個家庭的血淚,四十年的分隔與濃厚的情感透過畫面震撼著的評審。感謝這次評審承受了這些記憶與生命的負荷,得以完成這次的評選工作。採用評選的形式難免有遺珠之憾,但是每一位參與者的生命經驗都是獨一無二,我們向參與本次活動的您至上最高的敬意。』
    真是詭異的連載日期;不連續就算了,日期間隔還不一樣....
  • 為什麼男的都上空...女的卻有穿...
  • 引述 :『連軟體都搞不定了,那硬體呢?部落客Tenz日前為了廣大網民知的權利,特地從板橋搭到烏日,完成「高鐵試乘報告」,他親身體驗了高鐵周遭還是一片荒煙蔓草,連要到台鐵新烏站轉乘都差點迷路。他也發現,台鐵新烏站似乎為了高鐵通車而勉強提前營運,「不要說站體主體工程還沒完工,月台只完工了一半,甚至連售票口都沒有,這也真是神奇」!』
    呵,只引tenz文中說高鐵差的部份。不過既然有link回去,也還ok。
  • 引述 :『如果政府把這 9257 萬集合起來買了煙火在東沙群島施放,而且不准拍攝也不准觀賞,那我就同意東森眾記者群的說法,因為各地政府確實把預算花在沒有週邊效應的事。

    但是!眾優秀記者們知不知道那天捷運公司、百貨公司、華納威秀、飯店、賣相機電池的、便利商店、攤販、新光三越地下街多做了多少生意?演藝圈多少人有了演出的機會?』
    歡迎進入以營養午餐為貨幣單位的國家。
  • 引述 :『雖然數位電視已經在台灣開播
    但是數位電視不等於高畫質電視
    個人充其量只能稱為無雜訊電視
    因為台灣推動的數位電視規格為SD
    不是賣場中看到的日本BS訊號的HD(1920x1080)
    不是XBOX360的高畫質720P
    不是PS3的高畫質1080P
    不是家用DV的HD畫質
    不是電腦解析度入門程度的1024x768

    而是跟快要被丟到垃圾筒的DVD不相上下640x480(或720x480)
    480P解析度這種笑掉人大牙的東西
    竟然是未來台灣電視的主流?都21世紀了!!』
    這篇寫得真好。
  • 引述 :『天道交響樂把指揮家所應該擁有的能力描寫的挺鉅細靡遺的,還有首席小提琴手所應該具備的協調樂團的基本能力也說明的相當仔細,目前只有出版了一集,雖然漫畫的人物不如交響情人夢、琴之森等與音樂有關的漫畫來的漂亮,但內容還算不錯,值得一看。』
  • 引述 :『其實除了搶購紀念票的人潮之外,我覺得排隊的人並沒有很滿(不過購票速度都很慢就是了),如果不是系統不穩其實不會消化不完。最後,工作人員的訓練與人手也不足,雖然都很有禮貌,但問些問題常常得到 “對不起,我是來支援的,這個我也不清楚…” 這樣無言的答案。』
    高鐵體驗。
  • 引述 :『長大後,學會「文化相對觀」的我,看事情的角度開始改變。但對故事的感受,卻從仇恨變成更深的無奈:所有的殺掠、暴行,僅僅建立在對彼此文化語言的不理解,對文明的傲慢而已。一點點誤會,這麼強的我執,引起這麼大的傷亡仇恨。每次看到霧社事件發生的幾個原因,尤其是敬酒風波,我就會覺得很可笑。這不是什麼殖民帝國的問題,這是幾個傲慢的日本人和血氣方剛的賽德克人(註2)的衝突。當然,問題依然可以拉到非常高的國家與世界體系的層次來說,但是,這麼大的架構,無法去理解人的感受與生命經驗。』
  • 引述 :『蘇丹政府暗中支持阿拉伯民兵組織(Janjaweed)(英文),放任他們燒殺擄掠,不僅摧毀多座村落,更虐殺數十萬手無寸鐵的男女老幼,武裝份子與安全人員任意毆打強暴女性至死,年齡最低者不過12歲。這些民眾飢病交迫,無法耕作收成,又長期生活於恐懼之中,只能仰賴聯合國糧食計畫援助,但該計畫又因經費短絀,於2006年5月不得不將援助減半。』
  • 跟黑米感覺有點類似呢。
  • 引述 :『在上一集當中,我們的可怕白色惡魔『正義英雄.哈奴曼』成功的說服太陽遠離地球、並且從根本上解決了泰國的『酷暑』以及『降雨不足』的問題。』
  • 引述 :『聯合國估計,最近的戰鬥至少造成三萬多人流離失所,戰鬥雙方死傷人數均不清楚。』
  • 引述 :『在中國境內,大淘煤熱正在進行,其規模為十九世紀以來世所罕見。其結果,在半個地球外被偵測到:毒雲面積如此之大,可以從外太空看到,從太平洋飄到美國加州,滿載著化學性的懸浮粒子,可能導致癌症以及心臟與肺部的疾病。雖然如此,中國人卻計畫再蓋不少於五百個以煤為燃料的新發電廠,加到已經有的兩千個之內,而原來舊有的,大部份都是未現代化,會吐出黑煙、二氧化碳、二氧化硫到大氣層之中的。』
    大國崛起?國在山河破啊..
  • 太erotic了..
  • 引述 :『隨著iPOD傳來的節奏拍動,低頭以光筆點擊著PDA檢視著今天的行程,偶而瞄一下頭上平板電視的筆記型電腦的廣告。這是台灣的資訊時代。攀爬在成堆的機體之間,專注篩撿著每一塊電路板,揣想如何避開隔壁傳來的嗆鼻濃煙。這是中國貴嶼及印度曼度拉(Mandoli)地區的資訊時代。』
    去中國跟印度的時候都看見當地人在路邊或是在自己家門口燒金屬廢棄物...那味道...唉...就算了,河水跟地下水的污染才讓人膽顫心驚。
  • 引述 :『雖然我們早就習慣台北市沿路的公共垃圾桶從來都沒有空過,但經歷一場「全世界都在看」的跨年晚會過後,垃圾不只塞爆垃圾桶,連捷運站出入口都儼然成為垃圾場大門,舉凡便利商店門口、公園,任何公共場所都是垃圾!還好Taipei 101 Tower夠高,所有媒體的鏡頭都一致往上,垃圾再多,也無所謂,反正媒體也拍不到。』
    美麗需要骯髒來陪襯。
  • 引述 :『花蓮縣玉里鎮有隻守護鐵軌的土狗「旺旺」,見有人穿越鐵軌就狂吠;為勸阻學生不再穿越軌道,「旺旺」的主人和學生打賭「狗會走鐵軌」,為此「旺旺」學會在鐵軌及柵欄上行走的絕活。』
    這則新聞讓人看起來心情很好。
  • 引述 :『今天晚上6點45,距離我住的公寓,也就是曼谷的勝利紀念碑附近約三百公尺處,有炸彈爆炸,使得一人喪命,四個人受傷。這起意外發生在世紀第一商場(Center One Mall)隔壁的公車站。我大約在7點半左右到達,現場瀰漫著驚恐與不知所措。約400公尺平方的區域已經被封鎖,那裡有許多軍人、警察、以及法院檢驗專家,當然還有圍觀群眾。』
  • 引述 :『Haji Washington刊出一篇文章題為「怪獸之死」,他觀察到在美國電視頻道畫面裡,海珊都與阿拉伯領袖一同入鏡,但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於兩伊戰爭期間訪問伊拉克,也曾與海珊並肩,但電視台卻未播放這段畫面[Fa] 。』
  • 引述 :『搶救國土大拍賣:台灣政府賤賣國土算什麼新趨勢阿?那各位可要多注意幾個舊趨勢中的新玩意,在2007年可見會繼續發揚光大,政府只要用發展觀光產業,或是BOT等名義,就將最天然的山光水色,化成大型人工的度假村,可以多多注意澎湖的吉貝島、花蓮的天祥開發案,對了,各位平民百姓你們參加不了大拍賣,不過記得搶救國土人人有責喔。』
    你不能不了解的2007十大趨勢(仿天下商周)
  • 引述 :『所以,我認為,2007年,是廣大blogger開始談政治的一年,安替暫時離開了,連岳暫時放假了,三表還在堅持,我相信,2007年還會有很多Blogger會發出自己的聲音。

    我在此聲明:我反對共產黨!我並不是要搞破壞,我只想搞建設。我反對共產黨是因為共產黨反對別人發出聲音,我反對共產黨是因為共產黨違反中國憲法,剝奪了憲法賦予公民的"集會、結社、出版的自由"。』
    台灣blogger嫌政治太多,中國blogger嫌大家都不談政治。
  • 引述 :『精神藥物也是,甚至猶有過之。在臨床上,許多根本不需要藥物介入的人被投以藥物,而飽受藥物傷害所帶來不自主的心理行為變異,甚至傷人、或自殺。而其藥物根本就缺乏生理上的研究支持。(其實,幾乎DSM-IV裡的『DISORDER』都是缺乏合理生理論述支持的,更遑論要有什麼狗屁『基因』發現)(再另,說「支持」而不說證據發現,是因為生理研究及研究資料詮釋即使在精神醫學及藥學領域都存在許多不同的理論基礎與論述邏輯,都只是暫時性的「解釋」而已。)』
  • 引述 :『感謝傳統媒體忽視國際新聞,讓我的部落格有讀者。

    祝各位2007新年快樂。』
  • 很特別喔。
  • 台灣要回顧一下嗎?
  • 引述 :『雖然說要摘什麼文章是每個人的自由,要看不看也是你家的事,可是像黴菌一樣到處長一點,看了半天對生命毫無助益的政治網摘,看了就不爽。』
  • 傑作!
  • 引述 :『加上台灣真正自主選民很少,多半選民易受二手傳播與情緒式動員的影響,藍綠的極端力量,容易裹脅所謂中間選民,擴大藍綠的差距。如果走到極端,任何政策甚而司法,都會貼上意識形態的標籤。實施兩黨制原以為政黨為極大化選票,必然走中間路線,但台灣似非如此,自主選民不夠,中間路線是左右喊打,裡外不是人。』
    一邊是字,一邊是人頭,沒中間的啊....
  • 引述 :『Good news! According to Andy Carvin, DOPA has died in the Senate.』
    DOPA沒得逞。
  • 引述 :『更難得的是,《放逐》全片沒有廢人廢戲,小小的罐頭,既可以顯現張耀揚的神射絕技,也對照了澳警的末日心情;小小的鈴鐺,則是讓人看到了張家輝浪子回頭的 慈父心;小小的合照,既是青春結伴的觀照與鐵証,也是何超儀尋線找人的憑據,更是血債清算的導火線,最後一刻的逗笑快照,不但是江湖情義的變奏曲,更將兄 弟的生死恩情轉換成肝膽相照的詩篇。』
    想看想看想看!!!!!
  • 引述 :『我們現在知道了如果我們未經他人同意佔用他人無線網路頻寬,我們有可能被警察抓走。但因為使用他人無線網路而換來三年的牢獄?這太荒謬了!我不認為需要在這件事上立法規範,而懲罰也不符合法律的比例原則。』
    真扯...竟然被抓走...0rz
  • 引述 :『前財政部長王建煊近年在大陸辦愛心學校,推動品格教育,他說,在大陸獻愛心,有助於促進兩岸和諧,是「本小利大」的投資。
    王建煊透過他創辦的「愛心第二春文教基金會」,在大陸浙江省平湖市辦高中,辦學的目的是在提升以愛為核心的品德教育。』
    教出一些革命黨吧。
  • 引述 :『退一步觀察,媒體記者除了具有某些共同的特質外,有時候也和採訪對象的生命經驗是一種「斷裂」關係,一方面,是工作上的「斷裂」,只是單純的採訪與被採訪的關係,工作之前幾近全然陌生,工作完成,大多不再往來;另一方面則是兩者生命經驗與階級文化的「斷裂」。例如,媒體工作者通常不是外籍勞工、外籍配偶、精神疾病者、同性戀,因此,較難貼切受訪者的處境報導新聞,報導難免產生錯誤形象,再加上如果「階級」屬性作祟,「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就很容易成為新聞「專業」之外的另一個判斷新聞的價值,也難怪歧視與污名化的新聞也就經常可見了。』
  • 引述 :『2006年,是台灣農地遭逢最多劫難的一年,所以今年是「台灣廢農年」。在這歲末的時刻,我們要告訴大眾「廢農」的四大罪犯,第一大罪犯:「經濟部」,把農田當礦場。第二大罪犯:「內政部」,土地管理政策失當,任憑農地流失。第三大罪犯:「農委會」,最為農業主管,只會發錢,沒有擔當。第四大罪犯:「環保署」:名為水利、實為採砂的人工湖,竟然可以通過環評,出賣專業。』
  • 向工人階級致敬!
  • 引述 :『但是我認為他說的有道理的是,為什麼發展觀光就非要搞得很亮麗不可? 這樣搞下去,我的學生很擔心,他家附近正興建起的二十幾層大樓,會逐漸增多,會把他家一帶的低矮社區吞沒掉。 他覺得他家附近的市井真實一樣也可以是發展觀光的內容,為什麼一定要裝扮得亮麗來迎合那些只吃碗蛇肉羹就上遊覽車的觀光客? 為什麼不引導另外文化包容性高的觀光族群來深入了解這地方的真實歷史與生活,甚至讓他們留下來過夜,因為他也發現,捷運站就設在附近使得出入方便,所以他家對門不遠也出現幾家乾淨的經濟旅店。』
  • 引述 :『【共同社倫敦12月29日電】英國國家檔案館29日公開的一份機密文件顯示,法國曾經援助台灣建設核武器原料的鈈元素研究再處理設施。當時英國也曾考慮是否要進行一定程度的核開發援助,但最終沒有付諸行動。』
  • 引述 :『中國時報在指責別人前,是不是應該先反省一下自己 ?』
  • 引述 :『《中國時報》處理政治新聞,一貫秉持自由主義「是其是、非其非」的傳統,絕不扮演被政治人物操控的「御用媒體」角色。游錫堃將媒體的監督批判指為污蔑扭曲,顯見他對民主社會的媒體角色功能一無所知。』
    嗯,放屁。
  • 引述 :『像他們這樣返鄉長住的老兵,在舟山市有一兩千位,多集中在舟山市的新建公寓中,當地人管他們叫「台灣老頭子」。王伯伯好幾次和當地爭論說自己是舟山人啊,在台灣住了四十年,被叫作外省老芋仔,以為回故鄉了,卻又被叫做台灣老頭子,真是大時代的荒謬。』
  • 引述 :『加拿大媒體與政治人物表現同樣令人民感到羞愧,支持美國的作法,等於將帝國與利益置於人權與生命之上,政治與媒體之間關係不清,讓我們的雙手沾滿無辜死難者的鮮血,儘管他們宣稱出兵是為了拯救世界遠離恐怖主義,但其實卻讓加拿大民眾更曝露於恐怖份子報復攻擊的危險中。』
  • 引述 :『不過今天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的頭版新聞其中之一則,是讓台灣的關心河川生態與保育人士會羨慕不以的消息:五年前,華州拆除了位在Goldsborough Creek的一個約十公尺高(30 feet)的水壩,之後,鮭魚終於比較順利的迴游到河川的上游產卵,五年來科學家持續的觀察發現鮭魚的數量回升了。』
    前陣子看Terra(a vlog)也在介紹加拿大的鮭魚生態保護。
  • 嗯,只有替代性參與的份。
  • 引述 :『兩位辯論人:威爾‧哈頓(Will Hutton)是《牆上塗鴉:二十一世紀的中國與西方》(The Writing on the Wall: China and the West in the 21st Century)一書的作者,此書於2006年一月由Little, Brown出版社出版。布朗‧梅格那‧迪賽(Brown Meghnad Desai)是倫敦政經學院全球治理中心(The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Global Governance)的創辦人暨前所長,也是倫敦政經學院的名譽退休教授,並為工黨所頒授爵位榮譽的上議院議員。』
  • 引述 :『不過,如果政府能夠倡導100美元電腦,這個社會就有希望了,山區的孩子有機會使用網絡來學習他們任何感興趣的東西,而不是利用電腦和網絡來玩遊戲。我並不是認為網絡遊戲是洪水猛獸,而是認為電腦更應該是一個學習的工具,一個幫助我們提高勞動效率的工具,當我們學會充分利用電腦這個工具的時候,我們就能獲得更好的工作機會,從而改善我們的生活質量,更多的男人不必為盜,更多的女人不必為娼了。』
  • 引述 :『多年來,接受媒體採訪無數,中間雖常偶有不盡相符之處,但由於同為媒體人,體諒相關工作者的辛苦,故多半選擇保持沈默;此次因與事實出入過大,非為單純「誤聽」、「誤解」所能解釋,不得不公開做出聲明。第一次的澄清動作,竟發生在不少昔日共事夥伴仍在的《壹週刊》,在此深表遺憾。』
    嗯,來聯絡一下受害者,看看媒觀能不能幫上忙。
  • 引述 :『# 記者採訪時的暴力:記者一擁而上,拿著「新聞自由」的牌子,強迫接受採訪,或是斷章取義,要你配合演出,甚至為了效果,故意剌激受訪者(尤其是小孩!)。這些鏡頭在播出時會剪掉,你我也可能只看到受訪者的回答,或是不耐煩的神情,卻不知道記者提問的問題或是方式、態度。所謂的新聞「真相」或是閱聽人對於新聞事件的判斷,可能在完整呈現採訪過程之後,整個轉變。之前民視某集第三隻眼、或是暴民記者實錄這一篇,都是一個例子。
    # 新聞配合廣告行銷:在新聞當中埋入廣告,卻沒有作適當的揭露,不管是平面報紙、還是電子媒體,這個現象不但愈來愈嚴重,技巧也愈來愈高明。很可惜的是,跟前面所提到的其他問題相比,這個問題對於閱聽人的衝擊並不夠直接、深刻。就我自己而言,甚至有時會想,嗯,這是廣告,電視台/報紙可能收了錢,才寫出這些報導,不過沒關係,至少看到美食、溫泉SPA、或是遊樂園等,不會有人因為這種收錢的報導而直接受害(當然,敗興而歸的人恐怕會有受騙的感覺),而且….商業電視台/報紙也要生存嘛。』
    Good points!

原文:Poland’s Pulse: “This year was…”
作者:Jordan & Maria Seidel
翻譯:Portnoy(翻譯中)

2007 from our window -by Jordan

波蘭的部落客正逢佳節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噸的食物之間(兩者都是聖誕節必備),有的部落客只寫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連寫都懶得寫。

從那些有持續更新的部落格當中,可發現有許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這種像是某種憂鬱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會特別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員顯露出的主要症狀大概為想要總結,以及評價過去以來的十二個月。

幾乎每篇文章的開頭都是「過去這一年...」

沙龍24(Salon24)的幾位部落客(有關Salon24後續的報導會再談)似乎在比賽誰總結的最好。該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爾(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領域方面的表現讓人失望。幾次選舉過後,我跟數百萬波蘭人一樣,期待能有偉大的復興。我仰賴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波蘭總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們的政黨。然而他們都浪費了大好機會。或許PiS沒有眾人預測中做得那們糟,他們的確做了些許改革。但他們也把(民粹的)蓋爾帝赫(Giertych)納入了政府。他們納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亞辛斯基部長跟什麼都沒做的佛特佳部長。他們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團隊立下協議,然後又毀棄,接著又重新立下協議。政治不協調的程度簡直無法估計。儘管感謝老天爺,經濟方面還不錯,我依舊感到失望。這些政客應該努力突破過往僵局,但是他們並沒有達到我的期望,遠遠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並不對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爾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從他的文章裡可得知,他過去每年也都這麼失望。即使是因為那些什麼都沒作的政客--當然,也正是因為他們什麼都沒作。我不知道你怎麼會說:「但他們保證一切會改善...」;他們每個政客都這麼保證的啊!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諾,然後才能當選,接著許選舉代表人會按照他所仰賴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這些人絕非一般選民,起碼在波蘭的制度中不是這樣。我過去曾經住在一個國家,在那兒你可以直接投票給特定一位候選人,儘管制度依舊腐敗,但是還是比我們現在好多了。每次選舉,我都會在紙上寫下一個人的名字,然後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我通常已經與這個人熟識了。在我們的體制裡,先別提真的去認識選舉代表人好了,根本沒人敢說自己知道自己的選舉代表人的姓名,沒人敢說,就是一個都沒有。我們的選舉制度太差勁了,我在回到波蘭之後才這麼覺得,所以我不參與,我不投票,因為根本沒有意義。所以我也不會像伊格爾先生一樣感到失落。
Fragles這次開放了他的網站給另一位叫做Matka Kurka的部落客,並且引用了他先前在一個論壇發表的激昂論點
今年很特別,跟過去十七年來都不同。這是十七年來首次有國會議員宣稱波蘭的王是耶穌基督。你可以在警察局叫披薩或是計程車。這一切都由一個(像是開玩笑地)叫做法律與正義的政黨開始的活動所展開,而這個活動有個很優雅的名字,「言必行,行必果」。
「十七年」是引用自上一次 Jaroslaw Kaczynski 的言論。Puchatek 也說
總理先生告訴我們過去這一年是十七年來最好的一年,波蘭日漸強大,人民越來越富裕,外交政策非常成功,而大致來說,一切都棒極了。Puchatek想多增加一點,那就是今年我們度過了特別美麗的假期,乾淨的雪籠罩一半的國土,孩子們在外頭玩雪橇,松鼠在樹頂唱頌歌。當然,還有土撥鼠在打包
Elenoir(Moje sluszne poglady na wszystko)抱怨這許多評論、排名、以及看都看不完的總結,另外還加上了她自己的說法:
很難從過去一年的政治或經濟表現裡找到任何正面之處。有些跟運動(排球)相關的美好回憶,就這樣了。差勁之處我倒是可以從現在開始列到明天早上。把這一年稱作是改革以來最好的一年實在是瘋了。預測未來會如何演變也不容易,但是,就如你們所知道的,稅會漲,人會死,另外我也認為當前的政治聯盟會持續穩定局面--既然連錄音帶醜聞都無法破壞這聯盟的話...
Jah預測了2007(PL):
海珊已經被絞死了,但也不會讓伊拉克回復常態,完全不可能。阿富汗大概也差不多。新年過後,波蘭士兵在那兒會很慘;沒人能否認塔利班已經越來越強大了。
最後,Galba與波蘭的雜誌比賽,提供了他自己選出的年度風雲人物,被提名的有:
新年第一天應該就會揭曉答案。

以上就是波蘭部落格圈的最新動態,下次見囉!Do widzenia i powodzenia!

-----------------------------------------------------------------------
更多全球部落格消息,請看全球之聲(rss)

我買了這期的數位時代跟blog專刊

| 25 Comments

首先先說《數位時代》吧,這期的主題叫做「100大熱門網站」,特別報導為「用Blog改變世界」。

就直說吧,有點失望。

或許是逼近年末,這期就乾脆拿Alexa的數據來排名,然後分類介紹各個台灣網站。數據雖然是人家的,但是採訪是自己的,也沒什麼不好

其他部份的內容就暫且不論,我買這期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看見裡面有一部分針對新聞網站作點評,我研究這個,因此想參考一下其他人的觀點。

然而,看完只覺得整期雜誌「真的就只是介紹」,而沒有"insight",與其說是報導,不如說是資訊性廣告;不是網站流量大就代表「好」,而一篇報導也不該只報導「好」的部份,應該要提供專屬於《數位時代》視角的針砭

其他的分類介紹也差不多是這樣的程度。這不只是「騷不到癢處」而已,而是「不願意去碰觸」;我認為,對一本雜誌來說,後者問題比較大。

特別報導的部份也差不多是這樣。談到Schee的時候,難道不能多提一點他面對的挑戰與挫折嗎?談到Mr.6的時候,不也應該提一下反對他樂觀意見的人的看法嗎?談到Sana,也該順勢反省一下圖文blogger未來的發展與台灣環境的侷限,不是嗎?

為什麼要提這些?因為這樣報導才有深度啊!才有對話啊!平面媒體不是blog,沒辦法隨時隨地開啟深度對談。要讓報導有深度、有對話,就得內建在報導裡。

數位時代自己設定的目標閱聽人到底是誰呢?我好奇。

再來談談這本《特選101 愛上blog 年度部落格大賞》專刊。這本是將前陣子落幕的「中時電子報華文部落格大獎」名單重新作整理,加上幾位「名家」跟評審的意見,最後再補上「輕鬆開始blog」教學的一本特刊。

我還蠻喜歡這本的,理由是裡面介紹了很多我沒接觸的部落格跟部落客;雖然百分之90的內容網路上都有,但是作為2006年的一個紙本紀念,還不賴。

一個建議是:請《數位時代》跟《中時電子報》考慮一下,將這本特刊作成電子雜誌讓大家免費下載。反正《數位時代》也在推Zinio的電子版,不如以這本特刊當作誘餌,給可能讀者一個機會來嘗試閱讀電子雜誌。


延伸閱讀:
石墨工房 5.0β - 評論記事 - 不可一日無總編

再讀:
Schee.info » Blog Archive » 我所面臨的挑戰和挫折
被報導人自己補完了。

作者:洪貞玲(台灣大學新聞所助理教授)、劉昌德(中正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

原國民黨營媒體中廣在一年內二度易主,先是中時集團的榮麗投資公司,後是近期甫宣稱辭去飛碟電台董事長的趙少康。中廣與國民黨關係藕斷絲連,又與其他媒體老闆糾結不清,導致我國媒體市場進一步朝向壟斷,豈是閱聽人之福?我們呼籲主管機關NCC 此時應充分發揮管制職權,維持廣電所有權以及內容表現的多元性,確保媒體的民主機能。

據媒體報導,國民黨去年將黨營事業華夏投資公司所有的中視、中影、中廣等「三中」媒體賣給中時集團負責人投資的榮麗公司,當時即承諾,榮麗若無法經營就幫忙找買主。經過一年後,國民黨黨營事業證實中廣新買主為趙少康,成交價據聞超過6 億元。但是追究進一步細節,相關人士卻說是商業機密。整個過程可謂是台灣媒體民主化的不良示範。

國民黨擁有中廣,是戒嚴時期黨國不分的產物,這個問題直到2003年底廣電法修正,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經營,才得到強制性法源。國民黨在兩年後法定期限將屆才緊急脫手,與中時的交易曖昧不明,若從最近的發展來看,當時的交易根本是虛晃一招。若中時根本沒買中廣,顯然掛羊頭賣狗肉,是國民黨違反廣電法規定;若中時買下卻在一年內轉手,則證明其無心經營,是否是以買空賣空方式,將廣電此一公共資源任意交易獲利?

其次,依廣電法施行細則第18條規定,廣播、電視股份轉讓時,相關媒體的法人持股不能超過50%、媒體股東個人持股不能超過 10%,相關媒體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亦不能成為受讓人。這項條文的主要精神,是要避免跨媒體集中化的壟斷問題,此點亦為NCC委員石世豪在3月間所提出的不同及協同意見書中所肯定。因此,中廣無論是先前轉手給中時、或者目前計畫再易手給飛碟電台的趙少康,都違反了這樣的法律精神

但是,先前的中時董事長余建新,透過轉投資公司接手的方式,NCC才做成「形式外觀上無違反現行法令」此一有特定形容詞之判決。現在,新買主趙少康雖然剛辭去飛碟電台董事長,但是否仍擁有飛碟股份?趙集資買下中廣的資本結構為何、其個人持股又有多少?凡此種種疑問,業者往往以商業機密為名掩蓋,或以各種間接投資的方式大鑽法律漏洞,達成跨媒體壟斷之實

民間社會經過多年努力,要求國民黨退出媒體,無非希望一個更民主多元的媒體環境,但是國民黨卻把中廣與中視轉手給其他媒體業者。法令規定,廣電媒體股權轉讓須經主管機關同意;結果業者卻私相授受、遊走法律邊緣,NCC豈可袖手旁觀?中廣轉手涉及黨政軍退出媒體、跨媒體經營、股權集中、及有無外資涉入等重大議題,中時接手之際, NCC採取消極作為,聽令業者片面提供資料,而通過此移轉案。此次又逢轉手,NCC豈能再坐視不管?實應嚴格把關!

廣電媒體使用公共資源,媒體產權結構應該公開化,不能任由業者以商業機密掩蓋、更不能意圖藉短期「當衝」方式買賣獲利,這在民主國家的管制經驗中皆為常態。我們認為,當前 NCC應該從此二方面著手:一是對廣電媒體經營權短期交易之限制,像是中時買下中廣不到一年即轉手,應不予許可,否則即要求其繳回電波頻道;二是強制業者公開其股權結構及重大經營資訊,不能黑箱作業,以昭公信。

當然,我們也體認到現行法規並不完備,而這便牽涉到主管機關的態度與作為能力。相關必要措施,若有法律條文不完備之處,NCC當立即提出可行的修法建議、並展現專業知識說服國會儘速通過。九個月前 NCC處理此案時即稱「此議題深值委員會未來加以重視」,現在再度面臨相似考驗,將可展現NCC這九個月來的戮力研究結果與執行能力。此一獨立機關能否阻擋業者私相授受公共資源,社會自有高度之期待。

[GVO]曼谷爆炸案

| No Comments

原文:Bombs in Bangkok
作者:Preetam Rai
翻譯:Portnoy

對迎接新年來說,曼谷的一連串爆炸案並不算一個好的開始。市中心的炸彈使得兩個人罹難,多人受傷。

lost boy取得了其中一個爆炸現場的照片

今天晚上6點45,距離我住的公寓,也就是曼谷的勝利紀念碑附近約三百公尺處,有炸彈爆炸,使得一人喪命,四個人受傷。這起意外發生在世紀第一商場(Center One Mall)隔壁的公車站。我大約在7點半左右到達,現場瀰漫著驚恐與不知所措。約400公尺平方的區域已經被封鎖,那裡有許多軍人、警察、以及法院檢驗專家,當然還有圍觀群眾。
曼谷的人們正試著想出到底是誰在幕後主導這幾起攻擊。幾乎在每次恐怖事件發生的下一刻,泰國南部的伊斯蘭叛亂份子就會被認為是主謀,但這次有部份官方人士宣稱流放在外的前總理塔克辛的支持者或是目前政府的反對者才是幕後黑手。Lost Boy認為:
我想所有人都在猜「是誰幹的」吧,在這種時刻,各種猜測紛紛出爐,像是南方的叛亂份子,目前政局的操弄者,或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集團都有可能。但不論是誰做的,他們一定是高度組織化的團體;而這都只是猜測。今年在南方曾經發生過同步爆炸案(十月23日Yala的幾間銀行),但是暴力從來未曾遷徙到曼谷。
Mai mei arai表示
有人宣稱這是塔克辛支持者的傑作,而非南部叛亂份子,我個人認為不太可信。
其中一個迴響這麼說「哇,好吧,這總是要發生的,只是早晚的問題,真的。南方永遠不會平靜」。曼谷一直以來都遠離南方發生的暴力...直到現在。

Mike在MetroBlogging Bangkok的一篇相關文章後回應說:
我認為這代表獨裁政府即將垮台。伴隨著令人難堪的股市重擊,以及現在,曼谷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他們還有什麼執政的合法性。這些事情都在他們執政之後發生,而且事前也都有警告。他們不懂如何管理國家,而且也不保護這個國家。
另一則迴響則反映了大多數喜愛曼谷的觀光客以及外國居留者的心聲:
我感到難以置信的驚訝,以及難過,因為想到這樣的紛爭與仇恨竟然在亞洲最美的城市底下醞釀。我希望一切都能否極泰來;泰國人不應該遭受這些噩耗。
Bangkok PunditGnarlykitty徹夜持續在部落格上報導爆炸的消息。

-------------------------------------------------
更多新聞,請訂閱《全球之聲》 (RSS)

新年第一篇:支持曙光

| No Comments

當紐西蘭的Benjamin認為黑米熱門書籤裡的台灣藍綠對立政治類書籤過多而發出批判時,中國的Zola認為新的一年,中國blogger應當更積極勇敢,多談點政治,無須多說,我支持這道曙光。
-----------------------------------------------
回過頭來談Benjamin這篇。其實看得出來,在Benjamin的文中有分屬三個不同層次的問題。首先,從最基礎的大環境來看,台灣的仇恨政治跟主流媒體的負面扒糞新聞已經成為常態,這也是綠黨那段podcast一開始就提到的問題。再來,台灣的網路與部落格上早就充滿許多複製大環境現況的文章與評論,並且還配合大環境,正在持續蔓延當中。最後,才是黑米上的特定種類書籤是否太多的問題。

最後一點在黑米上一直重複被討論,該表述過的立場應該都表述過了,我也無須又在此炒起冷飯;另外兩個層次的問題則早在更早之前,早在黑米或是Web 2.0或是blog還未出現之前就常常被討論了,也不是我炒得動的冷飯(天啊,轉型正義)...不過我剛剛想起我的確炒過

黑米的系統目前沒有限制,我認為最好也別限制(而是要調整),班傑明的文章也沒能力限制任何人繼續在黑米上收書籤、推書籤,也請有心人別那麼輕易以為自己的言論自由要被迫害。只是如果來黑米努力耕耘的結果只是使其他持不同意見的人沉默了(不同意見包括了對立意見、另類意見、不想看那麼多意見等等。沉默了不代表被說服了,只是沉默),或許可以思考一下,稍微改變說服策略(在黑米沒改變的前提下)。

首頁的熱門書籤就像是報紙的頭條,具有強大的議題設定能力以及煽動性,很容易挑撥閱聽人的情緒。然而報紙的頭條是一兩個守門人決定,黑米的熱門書籤排行則是系統算法加上使用者共同決定(大家都是守門人),因此我不認為特定種類的書籤過多是使用者的問題,或是該怪罪使用者摘太多特定類型文章,而是「黑米太擠了」。(黑米上最早被批評摘太多嚴肅性文章的就是我啊...)

台灣人的生活被媒體滲透,而台灣的媒體被政治滲透,但是滲透媒體的「政治」是狹隘的政治,是扒糞、爆料、激烈對立、充滿語言暴力的政治,與其說台灣人厭倦政治,不如說厭倦了某種政治的「表現形式」。任何表演一旦變得「單調」、「重複」、「刻板」,以及沒有啟發性,都會使「部份觀眾」感到厭倦。(只是部份,事實上很多人很喜歡單調重複刻板的東西,而且能夠自行挖掘出啟發性,例如三立的霹靂龍捲摩天第一味以及瓊瑤的...)。

但是這會在黑米上造成問題也是因為黑米「太擠了」;不是人多或人少,而是太擠了,不然也不是什麼問題。就好像看電視雖然可以選台,但是一間客廳裡頭有七八台電視,A跟Q看甲台看得很高興時,卻干擾了正在看丙台的B;若是為了把干擾降到最低而要求A跟Q不准邊看電視邊聊天,或是把電視聲音關掉,豈不是喪失了絕大部分的樂趣?但是如果非甲台忠實觀眾的B跟C跟D跟E等人都被A、Q以及他們看的頻道所影響,也很難忍受吧。

非甲台忠實觀眾也不是都不看,只是少看,而且選著節目看。對他們來說,偶爾看看其實也無妨,只要他們擁有看的自由以及不被干擾的自由。如果上黑米是有心想要傳播某些你認為很重要的資訊或思想,那就得考慮這些人,因為這些人才是有可能接受的人,才是有價值的目標閱聽人;如果毫不考慮,只會把這些人推得更遠。

太極端的"Daily Me"可能會造成民主倒退,但是我不擔心這種情形會在台灣出現,因為台灣人有自由,也有向外探索知識的渴求;反過來說,強求金木水火土共熔,也不一定就能帶來民主。
-----------------------------------------------
最後引Zola這段文字作結尾:

我在此声明:我反对共产党!我并不是要搞破坏,我只想搞建设。我反对共产党是因为共产党反对别人发出声音,我反对共产党是因为共产党违反中国宪法,剥夺了宪法赋予公民的"集会、结社、出版的自由"。
具有理性與智識的中國blogger很多,希望藉由他們的努力能讓共產黨變成一個能夠接受這些理性與智識的政黨,以及能夠接受其他政黨的政黨。而希望當中國邁入更民主的多黨階段時,到時候的台灣能夠成為正面表率。

新年快樂了,各位。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anuary 2007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December 2006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February 2007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