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07 Archives

雞啊雞,你為何不長進

| 2 Comments



迎合媒體特性的手法設計不就是這次爛報導的源頭嗎?
20年前我們丟雞蛋,20年後你們還是丟雞蛋
真是不長進





答:是的,因為雞還是卵生...





記者部落客護航法大揭密!

| 10 Comments

我前陣子把我的碩士論文分成好幾篇po上blog,有中國大陸網友表示前面還可以,但是後面跳的太快,我只能說他看得透徹...因為我跳過了整整一章沒有po上網,那章就是我的研究案例與分析,包括了吳清和跟彭蕙仙兩位中時編輯部落格記者blogger分別在前年惹得喧騰一時的外電抄襲事件跟斷背山影評事件。

沒有把那一章po上網是因為裡頭引了很多blogger的文字,作為網路田野研究我用的很自然,但是要po上blog或許得徵詢許多人的意見,我沒時間,所以就不放了。還有另一個不放上來的原因是我原本覺得案例隨著時間過去很快就會沒有價值,尤其是網路上的案例,可能下個禮拜就有新的典範出現,所以就算了。

不過看了中天許少蘋記者在blog上的回應與其他blogger的看法,讓我覺得這些記者一旦跟blog扯上關係還真是脫離不了三套慣用也好用的護航劇本,簡介如下(當然,我的論文內容不是這樣寫的):

  1. 「部落格是最強之盾」:部落格是個人空間,所以記者先生小姐在自己的blog上發言你愛看不看關你啥事?言論自由大旗一揚,該負的言論責任就彷彿消融在「部落格」的個人特性基礎上,全然不容追究。當記者時出的包,變成部落客就不用在乎了,不用接受批評了、就可以四四六六了;搖身一變成了部落客就好像張開了絕對領域,急於擺脫身為記者的社會責任制服,想塞進緊身衣與部落格初號機同步暴走(看不懂我在寫什麼?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部落格真是最強之盾!
  2. 「部落格是最強之矛」:記者先生小姐反擊說「你們這些部落客罵我們不客觀不中立錯誤偏頗報導,那你們寫在部落格上頭的文章又經得起這樣檢驗嗎?」這是在新聞意理的中立客觀迷思上頭又疊上一層部落客也是媒體所以也該客觀中立的迷思,須知新聞意理本來就是選擇題而不是是非題,主流媒體停留在過去的美好壟斷傳播權時光,持續自我欺騙也欺騙大眾說自己的新聞是客觀中立正確的同時,卻不知道「透明性」早就取代了謊言堆積的客觀中立而成為了部落客或公民記者的「新」新聞意理,腦子裡還是想著要如何把所有人都捲入客觀中立的矛盾循環中。部落格是最強之矛!
  3. 「部落格是最強之眼」:一邊要扮演大總統、一邊又要扮演好爸爸真的很累,我們要體諒,儘管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造人?!(看不懂我在寫什麼?沒關係,並不重要)反正,記者是很辛苦的工作,老子or老娘隨時都有不想幹了的念頭,於是開始在部落格上跟前來批評的blogger博感情、敘述記者生涯的疲憊與不堪,談起過去曾經報導過的好新聞,透過部落格的個人對話互動特質企圖表現自己的人味,但這就像一個相撲選手對著鏡子喟嘆:「啊,我也曾經苗條過...」問題又不是你是不是曾經苗條過呢??問題在於你把宮澤理惠泡走了啊!!!(看不懂我在寫什麼?沒關係,我也看不懂了....)
相信諸位看完以上三點一定都對於股市投資跟園藝花卉有更深刻的瞭解,我們下週同一時間再會。


所以我該偷渡一台umpc。


看則影片就勃起了?(updated)

| 10 Comments

最近有一則影片據說會讓看完的人很愛台灣國,很驕傲身為台灣人,而且還能幫助台灣人認清台灣真正的敵人在哪:


我看完了,也很有感覺,不過感覺跟看完這則影片沒有差別:


如果說選擇性呈現某些角度跟某些真實可以滿足部份人的自卑,然後說這樣就是愛台灣,我只能告訴你:其實七龍珠的主角是一名愛亂入的農夫,而且七龍珠的故事主題是宣揚獵槍合法化以保護地球和平。


照這個邏輯來推,中天新聞當然也可以這樣報導今天樂生支持者去捷運局抗議的事件:
「這個時候,一名自稱平面記者的女子 試圖闖進捷運局 不斷拍打玻璃」「蛋洗捷運局 老師到底知不知情 學生回答的支支吾吾 一場陳情活動 變成暴力事件收場 中天新聞許少蘋 蕭志光 SNG小組 台北報導」


我得趕快把我勃起的身體部位壓制下來。

是的,是我握緊的拳頭。

回溯閱讀:
第一屆雜碎新聞大獎

2007.05.29回應freeleaf對本文的回應:
大家各抒己見,要回應好像沒什麼標的,不過我試著把我沒表示清楚的想法說明白一些;就一個單純的受眾而言,我一直對於刻意隱瞞、矯揉造作很反感,不管他是宣傳還是新聞(而且基本上根據於我所學,兩者沒有太大區分),所以我還是會把兩者放在一起比較。

我的確對影片感到不屑,不過更主要的感覺其實是「」:選幾個個人成就輝煌、近來受到媒體注目的台灣人物就可以讓台灣人對這個「國家」有自信的話,除了鴕鳥還是鴕鳥(簡直整個身軀都埋進土了)。影片內容將個人成就跟愛國主義連結起來更是謬誤,彷彿是國家的偉大才有這些個人,我怎麼看都是拿國家來沾這些人的光。拿這種短效興奮劑來振奮提神,我不欣賞。

我也很關心國家定位,所以這第一則影片對我也很有意義,不過我希望的國家定位是國家這種東西趕快滅亡,因此這則影片傳達給我的就是負面意義,我除了誠實地表現出我的嗤之以鼻以外,好像也沒別的表達方式。

說這種感覺「自卑」是不是暴力語言?是,對某些人來說絕對是。正如同對我來說第一則影片中所宣揚的國族主義也是非常暴力的語言符碼。

----------------------------------------------
to 其他人:
我接下來這一年都會在國家奴役之下接受專業的暴力訓練,若是我blog上頭用語越來越暴力,請您像freeleaf一樣,適時地給予我中肯的提醒。

「是不是可以請里長去把地方的外籍配偶跟大陸新娘做一個調查跟管理?」
「中央政府應該有很多預算吧,我們也該去爭取。」
「現在高學歷高收入的人都不太生孩子了,好子不多生,壞子一直生,這樣會造成社會問題。」

以上語錄來自我大腦的短期記憶,剛從有線電視上看到,應該是這幾天的錄影,若與賴議員的發言或有字詞出入之處,請見諒。

不只立法院,地方議會的餘毒也該清一清了...不然就等他們統統選上立委再來一次清,例如馬上關上立法院大門放徐錦江...

移民天堂...呵...


延伸閱讀:
天生反骨: 移民與媒體二三事

回溯閱讀:
我們需要C-SPAN,Right Now!
Island Republic∥島嶼共和國: Ask Aristotle:比選區重劃更重要的事

台灣果然是新興宗教的溫床啊....

前言:留守了兩個禮拜放假回來,身為後備單位勤務隊的菜鳥二兵(不過最近剛有了2015梯的學弟可以使喚...爽),除了原本的雜務之外,連續十幾天還得跟堆成小山高的未分類垃圾搏鬥,也不得不佩服這些被教召招回來的應召老兵,竟然能如此有規模地生產廢棄物,實在讓學弟我佩服不已。想想,blog跟email上頭的spam再多都可以擋、可以砍、可以置之不理,真實的廚餘、菸蒂、泡麵碗、衛生紙、塑膠免洗杯、鐵鋁罐....就沒那麼容易眼不見為淨了,可惜教召兵多半屬於間歇性中文使用者,對於垃圾桶上貼的分類標示看不懂也講不聽,只有在廁所拉屎的時候懂得如何用菸頭在廁所門板上燒出一則則動人的廁所文學,例如「幹,我18xx梯的,回來第五次了」....

台灣民主廟昨天掛牌上市了,這證明了除死人在台灣具有最高的利用價值之外,民主跟自由也是非常廉價的標語(跟中正差不多價位)。在這個搭好的舞台上,誰該穿哪套戲服、扮哪種表情、秀哪種姿態,早就都被決定好,戲碼也預演排練過無數次了;看戲的觀眾都知道這是戲,演戲的角也都知道觀眾等著看戲...在那麼後設的脈絡下,發表什麼認真的評論反而像是在kuso。

反過頭來想想,消費死人是一回事,消費那些跟死人有牽連的活人是另外一回事,而後者畢竟才是真的有賺頭,能回收。再想深一層:那些跟死人有牽連的活人又有多少?能有多少回饋?真正在旁喊熱打鬧的不都是些深中重度第三人效果的搖滾區觀眾嗎?第三人效果透過一個又一個的媒介疊合,產生了ultra、ex、turbo、hyper的裏!第三人效果 改 ,才是這廟的最高禮讚,保證香火鼎盛。只是不知道何時有機會得見「民主下凡」?

世人拜財神,供奉滿桌也不見得有用;只因真正的財神早已現身,創立鴻海宗。如果台灣的國片荒、流浪狗問題(或許還有中年未婚女星數量控制問題、娛樂版記者話題稀少問題)統統都只靠台銘大仙仙指一點就解決,我不排除買個帳篷到鴻海宗門口天天跪他個八小時(with my notebook...),管他樂生還是蘇花高或是松菸巨蛋司馬庫斯、管他的人權古蹟還是環保永續,台銘大仙統統花個財產利息零頭買下來,不然就幾通電話打給仰賴鼻息的高官就萬事搞定,X他妹的!我終於知道社會運動怎麼搞了!!

練習曲一個人隨意彈彈便是,就是有人騎單車環台搞得跟媽祖出巡一樣,搞清楚啊,人家媽祖姓林不姓馬,可別真以為自己跟她同宗啊!要展示自己的在地化本土化,愛民愛物愛台灣,跟騎著高價昂貴腳踏車、身著職業腳踏車運動裝、身旁數十隨扈、地方首長、候選人在侍...不覺得衝突嗎,教主?

「中國話不只有中國人講,怎麼可以叫做中國話?」所以英語也不是只有英國人講,該改成什麼話、什麼語?真正要問的應該是中國人自己有有多少人真的講「中國話」,真的聽得懂SHE這首歌的歌詞?要說台灣藝人怎麼可以抱中國大腿?可是台灣打棒球的跑去美國抱美國大腿就變成台灣之光了啊!又問歌詞怎麼那麼幼稚加上謬誤百出?我X的,現在十首流行歌十首都這樣啊!怎麼搞得就在這首歌上頭捍衛起高等知識份子尊嚴了?一套饒舌破歌詞引來百種無謂破詮釋,中國「內地」歌迷每每被台灣媒體跟回台歌手描繪得有如活人生吞,簽名會演唱會不是暴動就是群架,彷彿毫無理智一樣,又有誰替他們說說話?

把中國話聽成了「中國咒」,隨著咒語左晃右擺的不是無知(到底誰無知了?)的年輕歌迷,是自以為是的上等台灣人。

有些事情用龜頭想都知道,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沒意義就是沒意義,含沙射影就罷了,還真以為可以一車一車地倒砂石進來嗎?不用把web 2.0的台灣小市場也弄得跟選舉一樣吧?Don't you hate it? 不管怎樣,黑米寶黑洞補起來了,黑米大神(到底是誰啊?)兼差成為推推王子也是舉手之勞,不管怎樣,要記得是「HemiDemi Powered by US」以及「funp Powered by US」,不用對按摩棒產生感情啦!

從GVO看大世界,看GVO的小世界

| 1 Comment

一、David Sasaki,Global Voices Online目前的核心幹部,超級帥哥,前陣子為GVO拉丁美洲的每一位作者與區域編輯寫了篇詳盡的介紹,看完之後讓我很想直奔南美洲去見見這些有意思的人

這篇比較沒有時效性,所以我決定認領這篇,希望能在下禮拜放假時把它翻完,也希望等我脫離國家強制奴役的身份之後,可以有機會一位一位去拜訪,來趟南美大陸摩托車之旅。(工頭大哥到時候不知道還帶不帶團...)

二、言論自由一直是GVO的關注焦點,而埃及這個近來打壓言論自由不遺餘力,而且屢屢挑部落客下手的政府已經成為除了中國以外,世人關注的另一個言論自由黑洞。GVO的創立者Ethan Zuckerman就問:「釋放埃及部落客Monem的國際聲援到哪去啦?

自從「釋放吳皓」產生作用以來,GVO就不遺餘力地希望藉由國際部落客的串連力量引發全球主流關注,讓這些被政府視為仇敵的部落客能免於一場又一場的牢獄之災,或著,起碼不要被關太久...不要受到不人道的刑求逼供。

然而部落格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越大,因此被關的部落客就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多...如果說埃及的Alaa(已被釋放)、Kareem、Monem都沒能夠引起你的注意,那麼這些人呢?他們也一樣需要同樣追求、享受言論自由的你我相助。敘利亞的Roukana、中國的李宏力虹、阿爾及利亞的Abdulsalam Baroudi、馬來西亞的Jeff Ooi、突尼西亞的Mohamed Fourati、Mohammed Abbou、Ramzi Bettibi、Neila Charchour Hachicha...很疏離嗎?但網際網路不本該讓我們都連在一起嗎?

三、John Kennedy最近的兩篇文章分別介紹了兩位中國的blog英雄,一位是曾金燕,另一位是Zola,關於他們兩位的中文資料很多,John的文章也是從中文翻回去英文的,所以我就省得介紹,就讀吧!(延伸閱讀:Sounds and Fury:自由城的囚徒)

綾瀨遙是綠的

| 1 Comment

她的朋敵則是藍的跟紅的。
紅綠藍 (by WorkingMan)

在前兩節中,研究者分別討論了閱聽人2.0現象的兩個要點:第一個要點為「相信社群參與更甚於傳統權威,對高度媒體識讀能力與新媒體技術能力的閱聽人」(以部落客為代表),再者為「進入門檻低的開放網路平台,容許所有能近用基礎電腦設備的人輕鬆地使用」(以部落格為代表),然而閱聽人2.0的存在更仰賴社會中一定程度的民主與自由,只有如此,閱聽人2.0才能壯大、發揮力量;也是為了讓更多人能在民主與自由的環境下發聲,閱聽人2.0的存在才有意義。

當我們說部落格能夠促進新聞的民主化時,隱藏的前提是現有媒體並不民主,或是還不夠民主。這類批判不只針對於那些以政府力量控制或壓迫媒體的國家,如中國、伊朗,還包括了那些表面上捍衛新聞自由,媒體亂象卻反過頭來侵犯個人人權的國家,如台灣或是美國。

主流大眾媒體曾被賦予社會中公共領域的角色。根據Habermas(1989),公共領域是一個由公民自己組成、介於公民社會與國家間的空間,以供公民發表意見及討論辯證,讓民意得以形成。換句話說,公共領域是一個讓個人表達各自利益及意見的公開場所,產生針對於這些利益及意見的論述,並且發展可能的集體行動之方向,以推動並落實這些利益。

任何能增進更多公眾近用的媒體都擁有促進社會民主化的潛能,然而,大眾媒體正身處危急存亡之秋,本身更需要「賦予其民主的特效藥來治好它的毛病」(見 Dahlgren & Sparks, 1991;McNair, 2000)。當今媒體所有權過度集中,傳統媒介組織欠缺透明性,資訊流動過於單向等等問題,已受到許多批判;如今,新聞被認為是塑造出來的,而報導中的訊息在向大眾傳播之前,已被動過了手腳。然而這並非表示新聞即將死亡,只是意謂著我們將換一種方式來認識何謂新聞。

在關於媒體的討論中,類似新聞與評論到底是媒體工業的產品,還是客觀的事實陳述與獨立見解等問題往往一再出現,部落格能否解決這個問題更受到許多人質疑,然而問題又是否僅在於追求公正客觀?Hans Magnus Enzensberger在《意識工業》(1974, p. 104)一書中寫道:

問題不在於寫作是否受到操弄,而是到底誰在操弄。革命性的計畫並非 要求操弄者就此消失,相反地,是要讓每個人都能成為操弄者。

Enzensberger描繪出的革命並非提倡把現有媒體實踐完全推翻;而是要讓廣大的公眾力量滲透進媒介組織的層級裡,以改善或糾正媒體現在對於資訊的操弄手段。從本研究的案例中可以發現,部落格等草根媒體讓每個使用者都能成為資訊的操控者,使用者可以建構自己對於資訊的詮釋,並且將這份詮釋傳回網路空間的論述領域,使意見及資訊能夠不受限制地在空間中循環流動,而不需要刻意維持。

部落格多半是由個人所維持的線上空間,能在傳統媒介組織的階層性結構之外存在,最起碼在這一點之上,代表著多元聲音呈現能在公共論域之中有所發揮。公民記者將所見所聞紀錄在網路上,實際上就如同把自己的眼睛代換成了照相機和攝影機,對他們而言,每日生活的經歷都是一幅幅可供鑑賞的畫作,這個角度下的新聞報導的不是所謂的「客觀事實」,而是「主觀景觀」,其實也就是世界上任何人所能獲得的一切;而在部落格本身的互動媒介形構內,以及部落格所支持的論域間互文性(intertextuality)中,就座落著部落格的潛能—亦即提昇傳播權(communication rights)--讓人們擁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民主的媒體管制、參與屬於自己的文化、語言自由、以及擁有享用人類創造力累積成果的權利、受教育的權利、隱私權、和平集會權,以及最後,自決的權利。其中,有的重點在近用,有的問題出在品質,但不管怎樣,傳播權都與人類尊嚴密切相關(Communication Rights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2005)。

而部落格的出現已經在全世界直接提昇了許多人們的傳播權,更間接讓傳播權議題獲得更多重視。部落格的發表形式讓部落客能與更廣大的網路公民群眾,透過文字或影音,在外於傳統媒介控制的平台上持續進行交流。這種形式規避了傳統新聞產製業務裡的控制程序,讓作者更能掌握內容,並且直接、立即地與其他使用者發生接觸。部落格因此能夠填補公共論域的空隙,這些空隙往往不受主流新聞媒體的重視,或是呈現的機會極低。而部落客在他們有興趣的領域當中,往往是專家中的專家,不但對議題了解深入,而且能夠挖掘出更深入的細節;當我們擁有無限的網頁空間來置放意見,並且利用網路的超鍊結向外鏈結可供延伸閱讀的參考資料時,部落客常常能將主流媒體故事當中只說了一半的東西變的更完整。

部落格具有打開論域空間的潛能,讓所有的公眾都能進入。它的特殊價值在於改變了文本的固定存在空間,讓文本即時面對無數的公眾,由任何人來檢視。透過集體的檢驗,部落格增強了先前文本的意義,讓這些文本能在第一時間得到評價及考量,不同於越來越遠離真實的大眾新聞文化。部落格提供了一個虛擬的互動論域空間,圍繞在(超)文本的四周,同時將文本透明地呈現在公眾的集體知識及意見之前,透過互文性,替新聞事件創造了新的意義。

公民記者的認可直接來自於讀者的肯定,而非組織上司的賞識,因此公民記者訴諸於廣大的網友的直接與間接的回應;每一次滑鼠的游移與點選、每一個迴響與反向鍊結、每一個feed訂閱的數字、或是每一個Digg網站的「挖」,都象徵了電腦螢幕前閱聽人一對對注視的目光。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便是將閱聽人重新安置回新聞之中,一方面讓讀者跟隨公民記者報導的軌跡,同步回應,另一方面則鼓勵讀者隨時成為記者,參與新聞故事的鋪陳。也唯有這種民主的草根媒體與傳播權實踐,才能夠促進民主的公民跟社會參與,也才能體現閱聽人2.0的精髓。

你,準備好開始對話了嗎?

第二節 部落格的科技與文化形式

先前提到,在SPP典範下,閱聽人的概念跨越了被動或是主動的界線,也不再能以特定媒體來簡單分類,閱聽人的身份成為了現代人本質中的固定元素,原本的簡單閱聽人或大眾閱聽人概念也需要更深一層的解釋與轉化。尤其是在部落格的崛起引發了諸多激辯之後,包括企業界、科技界、甚至學術界都為此迷人卻又難以評估的新媒體力量而傷透腦筋。然而實際上,作為一種資訊傳佈的新方式,部落格帶給新聞媒體界的衝擊來的最為直接、猛烈,而部落格現象背後的科技與文化形式也和新聞媒體的表現密切相關。

對1999年11月於西雅圖舉辦的WTO會議過程進行案例分析之後,Owen與Palmer發現社會運動者為了要博取大眾認同與瞭解,需要透過媒體來傳佈運動的理念與精神。若選擇透過主流新聞媒體報導,社會運動者勢必難以掌控報導中呈現出的團體形象以及活動訴求;而若欲利用掌控性高的另類媒體來傳遞訊息,卻往往無法獲取大眾的注意力,而成為小眾同儕之間的互相取暖(Owens&Palmer, 2003)。而網際網路介於主流/另類之間的媒體特質似乎能解決社會運動者面臨的兩難困境;儘管網路讓社運者能與主流媒體站在更為平等的地位,網路也有其侷限之處。首先,網路介於主流/另類媒體之間的特質使得傳播者難以針對內團體及外團體個別設計訊息,容易造成團體間的關係緊張;另外,網路雖然具有不受時間空間限制的傳播潛能,卻極少真正發揮出來,而流於一種想像。

歸納Owen與Palmer的研究可以發現對社會運動者來說,主流媒體、另類媒體,與網路媒體各有優劣,三者之間的關係如下:



圖十四 另類媒體、網路媒體、主流媒體的比較(本研究整理)

然而此研究也發現:儘管主流媒體的報導常常不能盡如人意,但是網路媒體具有的即時回應性與無限容量,卻提供了許多看完主流媒體報導後,依然對運動本身訴求一知半解的閱聽人一個解惑的場合,就連社運網站本身也成為媒體報導下的「景觀」之一,間接地改善了社會運動者的形象,增加了議題在主流媒體上露臉的機會。

相較於先前的個人網頁,部落格具有更高的新聞即時性與鍊結性,更低的搜尋成本和發文難度(鄭國威,2005),也就是說,部落格在設計上更能充分地發揮網際網路應擁有的潛能,而這也讓部落格成為社會運動者及公民新聞實踐者的新寵。研究者認為,可以用Castells(1996)提出的「資訊節點」觀念來解釋部落格這種媒介形式的發展情形。

Castells認為新的發展方式—資訊主義—促使了資本主義這種生產方式再生,同時讓另一種生產方式—國家主義解體;於是資訊處理技術的提升成為了現代生產力的來源;更豐富有用的知識降低了單位成本,提高了單位收益,Castells稱此系統為「資訊化資本主義」,乃是全球資本主義的後盾,資訊社會正是此系統的表徵。在這個網絡社會中,個人能否佔有一席之地,與是否能和節點構成有利(距離與強度皆適當)的連結有關,因為在網絡社會中的權利掌握者就是能控制網絡開關機制的節點的人。
Castells認為科技去除了時間的意義,讓依附時間存在的空間開始流動,強調網絡的「節點」與「開關」,而非單純的上下層結構。以這個角度來看,雖然全球資本的觸角蔓延至各個角落,但是個別網絡之間都有相互的緊張關係與和諧關係,平民階級並非永不能翻身,也無法簡單劃分出平民階級,因為在社會網絡的形構中,「流動的力量取代了力量的流動」(the power of flows takes precedence over the flows of power)(1996: Vol. I, 469)。

主流新聞媒體的「力量流動」,如今也正受到全球部落格這股「流動力量」的撼動。新聞專業長期以來被大資本企業所把持,而新聞自由也早就限縮為「新聞媒體老闆的自由」:若沒有出版工具,一般人就沒有發聲傳諸於公眾的機會,然而傳統的桎梏出現了粉碎的徵兆,因為進入門檻極低的出版工具,也就是部落格,與新的傳播方式,也就是Web 2.0,現在被握在一般人的手中。

Dan Gillmor(2004)認為在「處處可見網誌人(部落客)」的時代,人人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些人大多並不仰賴發表意見為生,他們僅僅想要發出聲音,並且讓其他人聽到,而這一位位部落客正成為網絡社會的新節點,甚至逐漸將「線下」與「線上」的網絡合而為一。在文獻探討部份也指出,根據研究發現,部落客對於部落格上的公開個人資訊並不以為意,也願意為自己發表在部落格上的言論擔保,並且接受檢測與比對。另外,部落客更信任他們自己從部落格上得到的資訊、相信該部落客不會在文章多所隱瞞,這代表著部落客已經發展出有別於對主流媒體的信任方式,亦即被專業震懾的權威式信任,轉而投向部落式經營的社群信任,並以此信任為基礎,將部落格視為重要資訊來源。

Raymond Williams(1992)在《Television: Technology and Cultural Form》一書中駁斥了科技決定論一派的簡單思考,從而強調傳播科技(以電視為例)的出現與演化方向乃是受到科技之外的多重社會力量所影響,他更認為創造出科技形式並決定其運用方式的人的必然帶有特定「意圖」(intension),並將此一意圖灌注在發明當中。部落格的出現也是如此;越來越便宜的頻寬、免費的部落格軟體、還有對主流大眾媒體表現的不滿一同推動這股「流動的力量」。自從Peter Merholz 決定把 Weblog 拆解為 We Blog之後,部落格也被網路駭客(hacker)、媒體行動主義者(media activist)、草根媒體促進者(grass-root media promoter)賦予了「社群」、「合作」、「分享」、「串連」等等意涵,並極力推廣(例如在The Media Center出版的We Media報告中,作者Bowmen與Willis就認為部落格與參與式新聞實務將把Negroponte與Case Sunstein所擔憂的 “The Daily Me”轉化為更具民主價值的 “The Daily We”)。

不管是在國內外草根媒體運作的案例、與主流媒體部落格的互動,以及中時編輯部落格的兩次事件當中,皆可以明顯看到在現實生活中互不相識的部落客透過線上合作,展開串連活動:顯性串連讓議題明確聚焦,而隱性串連則增加了議題的深度,讓新聞意理、新聞表現、部落格寫作的社會規範、國內外新聞表現的比較都納入了議題的討論範圍當中。

在中時編輯部落格這兩次的事件當中,網友以及部落格的寫手皆在第一時間對新聞事件、文章、或其他評論做出回應,迅速地行動以爭奪文本意義的詮釋地位,同時對新聞內容及其作者(記者)提出專業及誠信的質疑。而網路傳播作為一種多對多(many-to-many)的媒介模型,能讓任何文章、鏈結、和評論都發佈在部落格上,藉此告知廣大的,互相連結的公眾,讓他們帶著自己的疑問來檢視這些文本的內容,即刻回應,並輔以相關的佐證及鏈結,或是也可能相反的,用更多相衝突的資料及批判來駁斥記者或新聞所宣稱的「事實」。在此情況下,整個網路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水晶新聞室,透過無數超鍊結的折射映照出真實的可能面貌;相反地,一向標榜「真實製造廠」(truth factory)的傳統新聞室反而顯得幽暗混濁,就如同本研究當中提到的諸多國內外主流媒體。

儘管部落格的應用科技並沒有甚麼高超或特殊之處,但是其簡易與可供自由調整功能的特性,使得部落格誕生在這個人們亟需發聲管道與空間的時代之後,隨即成為了這個眾聲喧嘩世界的最佳註腳。相較於主流新聞媒體的制式化產製流程與寫作格式,部落格的文章大多包含了更豐富和更明顯的部落客自我特色,亦揭露了更多的作者個人隱私。這些挺身而出批評和糾正主流媒體,甚至身體力行公民新聞實務的部落客,將本可能只有周遭朋友才能得知的個人感想及資訊選擇性地主動公開在網路空間裡,以此來與其他部落客或是讀者「搏感情」,藉此超越主流媒體設下的議題框架,讓來自於「人」的新聞,重新由「人」來詮釋,並且表現出個人的專業知識與邏輯思維能力,也為自己的言論負全責。例如部落客CCLu與許多部落客在吳清和事件中毫無避諱地批評中時,儘管在社會上佔有一定地位與包袱也不以為意。

傳統大眾新聞媒體儘管肩負了傳遞公眾訊息的重責大任,對其新聞的產製流程、報導框架,與影響報導的力量卻未見有公開負責的態度,反而成了另一種被遮掩的「私領域」;因此研究者認為,傳統新聞媒體在新聞產製與報導上的「公私分明」造成了新聞品質的墮落,相反地,部落客藉由對隱私觀念的重新考量,結合部落格本身的高度互動特質與超文本/媒體型態,以透明的新寫作意理成就了部落格取信於讀者的能耐,也重拾了里鄰為美,雞犬相聞的社群參與式新聞。

運作良好的大眾新聞媒體一直以來被視為是民主社會的資訊基石,人們必須透過閱讀及收看新聞訊息以維繫個人在現代社會中的一切事務正常運作:從食品衛生到換季打折,從天氣預報到股市起伏,從文藝展覽到政治鬥爭—現代人的每日生活早已離不開新聞媒體,我們的步調時時刻刻皆受到許多來自遠方的最新資訊形塑著,然而越來越多的媒體和新聞充斥在我們四週,資訊隨處可得,這使得資訊不再珍貴,真正珍貴的反而是閱聽人的注意力。

主客位置的反轉讓閱聽人對於主流媒體的報導更加挑剔,也引發了更多不滿。網路上的公民記者便是對於主流媒體報導品質不滿意,而希望透過網路將自己心目中認為更重要、真實、且可靠的事實傳達給其他人。這種分享行為自有網路以來就沒有間斷過,但操作簡易與容易取得的低門檻部落格寫作平台讓更多的網路使用者加入了公民記者的行列。

與主流媒體不同,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不再要求客觀中立,因為太多歷史事實證明主流媒體堅稱的客觀中立,從一開始就只是討好廣告主的手法,而如今則是欺騙閱聽人的口號。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轉而強調「透明性」與「開放性」:以第一人稱來撰寫新聞,加入個人的評語和感覺,但是必須將新聞產製的過程完整呈現在讀者眼前,讓讀者能自行判斷公民記者運用新聞素材的方式是否恰當,這就是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的透明性。

另外,能輕易近用已開放的新聞素材的讀者,也可以用自己的觀點,改寫出自己的新聞,或是跟隨原公民新聞的脈絡,將新聞繼續延伸,並隨時增加新證據,搖身一變也成為公民記者。透過部落格,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的實踐變得易如反掌。

加上先前介紹與分析的諸多案例—包括國內外的草根媒體、主流媒體部落格、還有編輯部落格的兩起顯著事件--閱聽人2.0的時代意義已經逐漸明瞭,而接下來研究者將總結以上論述,同時延伸討論。

第一節 部落客自我展演創造的新媒體景觀

在探討閱聽人的典範轉移相關文獻時,曾經提到擴散的閱聽人藉由「迷」的角色,展現了個體的創造性格,而不再是大眾媒體敘述下的流行文化囚奴;而在部落格與主流媒體的爭辯當中,也可發現迷與非迷的競逐、消費者與製造者位置的轉換,以及「迷」在本質上的矛盾。Hills曾表示,身為一個「迷」,在一方面是商品的完美主義者,另一方面卻又透露出反商業化的信念或「意識形態」,追求商業之外的滿足(Hills, 1997),而這種心態在與主流媒體抗衡的草根部落客身上也非常顯著,例如在前述的中時編輯部落格中,就有許多部落客認為主流媒體的新聞品質不及格,同時以串連等網路集體發聲的方式,來實踐其反商業化媒體「差勁表現」的信念。

事實上,針對新媒體而延伸而出的新舊媒體辯論從來未曾歇止,然而如此大規模的網路文本書寫與多媒體創生浪潮—亦即部落格和Web 2.0—的確值得關注者轉換角度,重新思考其意義。許多人歌頌部落格的解放能力,並且認為這種從下而上的「集體參與新聞實務」實踐將會成為主流新聞媒體最大的競爭對手,甚至將其淘汰,然而,有倡議者必然有反對者,例如暢銷書《Does IT Matter?》的作者Nicholas Carr,曾在個人部落格上發表〈amorality of Web 2.0〉( October 3, 2005)一文,華盛頓郵報專欄記者與特聘部落客Joel Achenbach也曾寫過〈Mainstream Media Not Dead Yet〉 (November 4, 2005),兩篇文章站在反方立場,都曾在美國部落格圈內燃起了熱烈討論。Nicholas Carr於文中大力駁斥部落格、維基(wiki),及草根集體智慧支持者的論點,並視之為一種「對業餘者的信仰」(cult of amateur)。Achenbach則嘲諷部落客整天到處舉辦各式各樣的討論會與研討會,聲稱自己是未來的資訊中心。

而從本研究中也可以發現,在草根媒體議題上也出現了迷與非迷之間的對立,儘管對立並不顯著;然而,研究者不禁要問:迷的對象為何?對倡言草根媒體的部落客來說,媒介景觀(mediascape)與一般人有著不同的意義,因為他們閱讀或收看的媒介訊息除了來自主流媒體之外,其實極大部分來自網路上彼此交流。雖然有些主流媒體的訊息依舊是這些部落客熱衷討論的話題,但是訊息也已經過部落客的個人觀點,加以轉化與調和,成為了一種次級文本。許多統計數據也顯示部落客使用最多的媒介就是網路,超過了電視、廣播、及報紙;所以說,對支持草根媒體的部落客而言,他們最常接收的文本就來自於網路上的公民新聞和對草根媒體的討論,亦即,草根媒體的信奉者其實就是業餘的狂熱者,Carr認為這股草根媒體的風潮是「對業餘者的信仰」,但這句話其實省略了主體,完整來說應該是「業餘者對業餘者的信仰」--也就是自己信仰自己、自己就是自己的迷、自己也是自己的偶像。

網路上的個人部落格更是具體展現了這樣的特色。提倡網路草根媒體與經常討論媒體議題的部落客更是其中的代表;透過網路,這些部落客在網路上將自己「備份」:對公共議題及媒體現象發表個人的意見、轉貼來自主流媒體或是其他部落格的文章、用網摘的方式整理其他人對共同議題的看法,或是再針對這些看法做出回應,過程則利用了各式各樣的網路服務。Jenkins認為迷會透過內部刊物的交流與美學歷史的判斷標準來定義「經典」或是「差勁」的文本,而在本研究中也發現,提倡草根媒體的部落客常利用開放、參與、透明、互助、自我更正…等等詞彙來判斷及定義何謂「好」的部落格文章特質。這些特質就是部落客長期浸淫(美學歷史)與大量吸收相關訊息(內部刊物)之後,所產生的判斷標準—用來判斷一個好的部落格。

部落客之所以崇尚這些價值,並以這些價值與主流媒體有所區別,部份原因來自於早採用者的鼓吹,以及部落格媒體本身媒體特質,如超人際、高互動性、與超文本的驅動;但是研究者認為部落客作為閱聽人,長期浸淫在媒體滿盈的景觀世界中,才是默默推動著典範轉移的力量。而在先前的文獻探討與案例分析中,也可發現一個最主要的特點,那就是部落客與各類參與式媒體的成員對「分享」的熱切,不重視私、公領域在部落格上相互交錯,以及積極結合線上與線下生活,閱聽人2.0就宛若大規模人類遷徙,只不過不是從一塊實體大陸前往另一塊大陸,而是從真實生活中的人際網絡跨進網際網路的虛擬網絡,並相互交織而成為一張更大的網絡。Andrejevic(2002)認為這種「遷徙」並非自然形成,而是網路數位經濟的大眾客製化(mass customization)經濟典範下的產物;Andrejevic認為近年日漸風行的真人實境節目提供了機會,讓觀眾也可以躍上原本被少數人掌握的表演舞台,並自願奉獻出個人隱私以獲得鉅額金錢與公共名聲等回饋。

若以政治經濟學來看,此即為讓使用者心甘情願付出額外勞動和個人隱私,以換取個人化產品與服務的一種經濟模式;消費者透過「個人化」的勞動來滿足自己的獨特需求,同時也讓消費者透過消費來「定義」自己的社會地位與個人風格,然而,消費者付出額外的勞動通常得不到補償,甚至反而會為了獲得更多的個人化服務而更需要額外付費。然而在網路上,額外勞動並非一次了結;企業會在消費者勞動的過程當中,透過種種方式採集個人資訊,消費者在無能為力地情形之下進行自願或非自願的隱私揭露,而企業則試圖將消費者揭露自我隱私的行為與「不做作」、「自然」、「坦蕩蕩」等個人特質的想望連結起來,讓消費者漸漸對揭露自我隱私的行為不再感到害怕,反而認為這才是「應該的」。Andrejevic更認為網路上無所不在的監視(surveillance)提供了某種程度的可信賴性(authenticity),這種可信賴性被轉化為「自我表達」、「自我實現」、與「自我確認」的方式,也產生了一種新的構連:「如果你想要對自己真誠,你必須先把最真實的自己表現給別人看」。

然而這樣的說法過度隱蔽了資訊自由與來源透明所帶來的民主豐富性與開拓性,尤其是諸多部落客透過網路書寫、串連、回應,與引用等實踐,帶起的一波波理性思辨和對話,更有為數不少直指主流媒體的運作邏輯與疏失,替代了主流媒體而成為民主體制內真正的Watch Dog。研究者認為,與其執著於批判新型態線上經濟與大規模客製化的「現象」,不如思考這看似不可逆的改變會對隱私、價值觀、與公共領域的實踐等帶來甚麼樣的衝擊。

van Zoonen(2001)就以不同角度切入有關公私領域的辯論;她認為,隱私概念的成形本身就是現代工業社會強硬區分公私領域、挑撥群體意識、突出特定價值的手段。從歷史上來看,隱私的觀念形成至今僅僅兩個世紀,也並非普世之價值,而女性主義的崛起以及其所提倡的私領域價值,對van Zoonen而言,正代表著人類試著跨越中產階級築起的水泥森林,透過媒體網路,重拾舊有的頻繁互動與交流,感受傳統的親近、熟悉(familiarity)、與社群聯繫(communality)。相較於透過觀看真人秀得到的交流,網際網路能提供的「頻寬」更廣,更即時,個人開設的部落格在此基礎之上,集體地傳遞出了對「真誠」(authenticity)的渴望(desire)。

因此,閱聽人2.0與SPP典範下的擴散閱聽人之間的決定性差異就在於閱聽人2.0實際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媒體,對該媒體有最高控制權利,甚至也擁有高度的技術能力(例如駭客),閱聽人不僅僅是SPP典範中描述的一種互為景觀的意象,而是更實際地成為了媒體,擁有與主流媒體一樣的地位,一樣的傳播力量,甚至逐漸凌駕於其上。當業餘者擁有媒體,並且集體發展出一套新的新聞意理時,誰是專業,誰是業餘,更難一刀切開;閱聽人不會只是主流媒體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臨時道具,負責低價甚至無酬地填充版面跟時段,而是以個人角度出發,結合網路社群,讓主流媒體不得不彎下腰來正視的一股力量。當人們不再需要透過主流媒體中介重要資訊,而能自行透過網路取得及發送消息的此時,所謂的守門人反而是不得其門而入的一群人。

六、蘋果日報blog

蘋果日報為香港傳媒大亨黎智英壹傳媒旗下的報紙,以庶民新聞學及狗仔隊報導的風格迅速在台灣竄起,已成為台灣目前銷售量最高的日報。

蘋果日報來台後即成立網站,後於2006年三月十七號隨著網站的改版推出了部落格服務,稱為蘋果blog,並且積極透過報紙與網站首頁宣傳。蘋果blog的性質近似聯合網路城邦,也提供一般網友不需經過申請審核即可以開設個人部落格,網友可免費擁有固定容量的相簿與影音空間。另外,蘋果blog也利用自家媒體資源,邀請日報的專欄作家駐站開設部落格,例如知名散文作家吳若權、女性話題作家劉黎兒等人,不過基本上這些作家部落格內的文章皆為專欄文章的轉貼。蘋果blog也具有「推薦功能」,網友可以用滑鼠點擊,推薦自己覺得優秀的或喜愛的部落格與單篇文章。

蘋果日報社內記者已經有不少人至蘋果blog開設個人部落格,然而蘋果blog並未明確將這些記者部落格標示出來或是劃分至同一區塊,因此研究者僅能就部落格的內容來判斷該部落格是否屬於蘋果日報記者的部落格,也無法確定正確數量。而「蘋果官方」則偶爾會利用部落格集結特定議題的相關報導,例如台開案,但內容僅為報紙原本的報導與評論轉貼,並無額外內容。

整體而言,與國外主流媒體的部落格使用方式與內容比較起來,國內主流媒體的部落格對部落格與網路新媒體的想像還是過於呆板與保守,對草根部落客的聲音也不夠重視。

國內的主流媒體部落格很少屬於真正的「編輯部落格」,亦即「透過部落格將編輯室內部的工作透明化」,藉此提昇閱聽人對媒體運作過程的瞭解,也增加閱聽人對報導的信任;又或著透過部落格延伸傳統媒體報導的議題,讓重大議題能夠獲得更深入討論;或是利用部落格的無限網路空間將更多受限於版面與時段的新聞呈現給需求多元的當代閱聽人,讓媒體反映更全面的真實;又或者是利用部落格增加草根部落客對報導的參與、監督與批評,讓每一則新聞都成為報導者、閱聽人、被報導者等多重角色之間的對話,而不是單調地上對下的講演。

國內主流媒體部落格的特殊之處在於有多家(除了中時部落格以外)皆提供免費部落格空間給網友,這在國外主流媒體的操作中是少見的。然而儘管提供了免費空間,也從未見到記者至一般網友成立的部落格上留下迴響,加入討論,媒體更未曾重視與善加利用這些由使用者創作的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看不出任何前瞻性思考;顯見主流媒體面對部落格依舊採取若即若離的態度:建立部落格,但不為部落格內容背書,開放一般使用者開設部落格,卻不看重使用者提出的意見。

根據本章節的歸納與分析,描繪出了國內外主流媒體使用部落格的方式,也從中瞭解了他們對部落格的看法與態度有哪些不同之處,同時也瞭解了閱聽人2.0如何透過建立跟參與開放的草根媒體,開始展現力量;然而為了顯現出互動過程中細微的差異,包括媒體人的角色、部落客的想法、部落格對新聞意理的挑戰及不足,研究者在接下來的部份將透過中時編輯部落格發生的兩個案例來深入剖析台灣主流媒體與草根部落格的第一類接觸,而中時編輯部落格為台灣主流媒體開設部落格之濫觴,中國時報本身同時具有代表台灣傳統報業的象徵意涵,中時媒體集團更在台灣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象徵個人媒體的部落格與富有組織力量的主流媒體,在網路上碰撞出的火花格外值得研究與瞭解。

五、台視部落格

2005年12月由台灣電視台網站推出的免費部落格空間服務,也是唯一由台灣無線電視「老三台」推出的自製部落格。採申請制,凡加入台視會員便可以免費申請,但需要通過審核。

根據部落格屬性而有多重分類,在其「人物」分類中列出了七位台視主播與記者的個人部落格。根據研究者觀察,這些部落格的內容多半屬於個人生活札記,但也有談論到新聞工作實務的文章,例如體育主播簡政光的部落格「運動發光體」就常常提及她作體育報導時的甘苦談;新聞主播劉孟竹則頻繁地透過網路批評媒體亂象,以其身份來說在台灣非常少見

四、東森新聞報的Bloguide部落指南

東森新聞報的Bloguide於2005年6月16日正式對外公佈,Bloguide採申請制,想要使用此部落格服務的網友需要在網頁上註冊並提出申請,Bloguide的部落小工會定期開放名額,讓網友進駐開始使用。而得到名額的網友在成為Bloguide的部落客之後,必須遵守時常跟新的規定,若是太久沒更新,帳號將會被刪除。在Bloguide的介紹中提到:

我們是這樣想的,既然現在網路上已經有那麼多的平台在提供許許多 多人自由自在的發聲,夠了,我們就不需要再往這個方向走。我們也許 不能確定那些聲音比其他聲音更有價值,但我們可以做的是,讓學有 專精的、對特定領域有熱情的聲音真正被聽見,而這個,就是bloguide 的來由。

捨棄全面開放所有網友自由使用的模式,Bloguide採用半封閉式的篩選方式,網友必須通過申請、審核、通過、監督等繁複流程才能成為Bloguide的部落客。Bloguide會詳細分類網友撰寫的文章,如果要開立新的議題類別也需要Bloguide的同意。由此可見,Bloguide是以經營傳統媒體的角度來看待部落格,部落客被要求「必須」遵守嚴密的規則,而且文章的質量與數量都必須達到一定標準。此外,Bloguide也具有推薦的功能,網友可自由推薦部落格與單篇文章。

目前東森bloguide共有40位來自東森新聞、客家電視台、原住民電視台1的主播入駐開設部落格,當該名主播正在播報新聞時,電視螢幕上也會列出她的個人部落格網址。根據研究者對Bloguide主播部落格的觀察,每位主播的寫作風格差異頗大,不過由於東森以藝人形式經營主播,因此主播的部落格也多以個人生活與遊覽為主軸,而非針對新聞議題或新聞專業深入探討。

2006年五月Bloguide與東森電子報改版,將Bloguide與東森電子報作更緊密的結合,Bloguide上的文章標題與鍊結會按照內容的類別出現在相關新聞的頁面上,依照時間順序連播。然而聯播憑靠的標準是部落客對自己文章下的「分類」,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核對機制,因此部落客若沒有仔細設定分類,就會使得完全無關的部落格文章出現在新聞頁面上。

三、TVBS的POP BLOG

TVBS為台灣第一家24小時新聞頻道,也是後續台灣新聞頻道激增與SNG氾濫的起源。自從TVBS在網路上開設POP BLOG之後,陸續開設了2100全民開講部落格及多個主播部落格與節目專屬部落格。POP BLOG也提供一般網友申請部落格服務,但是使用者與其他部落格服務提供者比較起來並不多。

目前屬於TVBS旗下主播與新聞性節目主持人的十一個部落格都劃分在名人/主播部落格的分類之下。各個部落格的型態略有不同,例如「2100全民開講」節目就在部落格中提供節目精采片段的線上收看;「2100周末開講」會整理出節目來賓評論摘要;而「101高峰會」的部落格則只有每週固定文宣與來賓介紹;「大選縣市報」則是台灣主流新聞媒體中唯一一個利用部落格形式來報導選戰新聞的節目,但是隨著2005年年底縣市長選舉結束,此部落格也未再更新。

整體而言,TVBS並未積極經營POP BLOG,僅僅將部落格視為早期網站的替代品,部落格對於TVBS新聞的意義也不大。

二、聯合報的網路城邦

聯合新聞網與中時電子報同為台灣傳統報業跨足線上新聞之濫觴,聯合新聞網在中時電子報推出編輯部落格後不久,也整合了新聞網原有的網路論壇而成立了網路城邦,每一個論壇則稱為城市,個人的網誌(部落格)則代表城市裡的家戶,以類似虛擬國度與線上遊戲的概念,讓網民能擁有自己的身分。網民可以依照自己的興趣建立「城市」,討論議題。城市有討論區、精華區、公告區、留言、影像館、投票、推薦連結等等功能。

網路城邦網民的等級會隨著啟用網路城邦服務的時間長短、登入次數、與發表文章數量而改變。新加入的網民等級為一級,只要在城邦中越積極發言或寫作,就能持續升級,而不同等級的網民會有不同的功能和權限。越高等級的網民,當然能使用的功能就越多。

除了單純的部落格服務提供者的角色以外,聯合報系(包括聯合報、經濟日報、聯合晚報、可樂報)旗下的部份編輯與記者也開始使用聯合網誌成立個人部落格,目前總共有99名記者編輯加入。在聯合報系blog的首頁上註明著:

媒體Blogs,搭起媒體和讀者的超連結 ,一顆幼苗初發的新媒體種子 -媒體Blogs 讓媒體與讀者的對話,不在「報紙上」

由此可見,聯合報也有意透過部落格增加與讀者之間的互動。然而聯合報的使用介面與方式卻常受到使用者詬病,包括需要申請帳號才能留言,無法自行增加功能等等。最近UDN更邀請了許多政治名人、名作家、以及藝人加入UDN blog,打算以此為號召,吸引注意力。

以部落格在台灣的發跡時間與短暫歷史來看,台灣主流媒體應用部落格的動作並不算慢。中時電子報最早開始有所動作,成立了中時編輯部落格;之後各家媒體,不論是平面或是電子,都搭上了部落格列車,儘管作法各有不同。而將台灣與國外主流媒體接觸部落格的方式加以對照,可以看出國內外主流媒體看待草根媒體部落格的態度有何異同,而這些國內主流媒體對待部落格的方式又是否反過來對台灣新聞意理和新聞實務造成了衝擊,哪些衝擊?

一、中時編輯部落格

1995年九月十一日,中國時報推出了「中國時報系全球資訊網」(chinatimes web),開始著手將報紙的內容轉為數位格式,中時電子報的雛型由此建立。1998年四月,中國時報將中時電子報獨立出來,成立「中時網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高經營比重,全力投入。1999年10月2號之後,中時電子報全面改版,以打破傳統平面報紙的界限為口號,結合中國時報系的採訪資源與新聞內容,提供「新聞快報」服務,固定於每日的凌晨2點半及下午2點更新新聞,以提供即時新聞為目標。

中時電子報2004年成立了「編輯台報告」,為編輯部落格的前身。編輯台報告由數位中時報系與中時電子報的編輯主掌,每一位編輯都擁有屬於個人的編輯,輪流針對時事發表個人心得與評論。

中時編輯部落格於2005年3月22日推出,初期運作模式是透過邀集中時報系內部編輯與各路線記者,分別在編輯部落格平台上開設個人部落格並各自寫作,同時鼓勵外部的部落客向編輯部落格自我推薦,受到推薦者將接獲電子郵件通知並給予一「貼紙」,讓部落客用來表明自己的部落格或文章獲得中時推薦。推薦模式分為「嚴選優格」、「嚴選好文」、「優格推薦」三種,部落客必須在部落格上或是受推薦的該篇文章上加入貼紙,並且寫一篇新文章作為獲得中時編輯部落格推薦的宣告。

根據研究者長時間觀察,初期的編輯部落格並未提供多數部落格具有的RSS簡易聯合供稿技術與引用功能(trackback),迴響(comment)功能則交由個別編輯或記者自行決定是否開放,後期才陸陸續續增加RSS與引用功能。整體而言,中時編輯部落格首頁的外觀與陳設從上線至今並未有任何重要改變,個別寫手則可以自行改變部落格的外觀,例如改變網頁上端的橫幅圖片與部落格名稱,或是在左右兩欄的部份添加自己推薦的文章與網站、部落格的超鍊結。左上角為寫手照片區與自我介紹區,編輯部落格的作者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放上照片或任意圖片,以及是否加入自我介紹的文章。

編輯部落格於2005年8月6日進行改版,增加了「來賓所有格」與「作家部落格」兩個部份,邀請多位新聞媒體業界人士、學者、名嘴、知名作家共同加入部落格寫手行列,例如范立達(TVBS及飛碟電台主持人)、方念萱(政大新聞系教授)、瓦歷斯諾幹(原住民詩人)、張大春(小說作家、電台主持人)等數十位富有名氣的寫手。之後又在10月初增加「旅遊部落格」的分類,同樣邀請了多位中時旅行社的旅遊專家與寫手加入,包括耕耘部落格已久的「工頭堅」與「查理王」兩位部落客。

另外,2005年7月27日則在編輯部落格分類中開設了一個新的部落格,名為「部落格編輯」,專責統整部落格相關新聞、報導編輯部落格的動態、介紹台灣部落格的知名特色部落客,或是解答訪客與自薦者對編輯部落格的大小問題。

六、衛報

衛報非常早開始使用部落格作為報導工具,該報在2001年就將部落格正式納入Guardian Unlimited(衛報線上版)的一部分,成立了The Weblog;該部落格以蒐集、篩選、推薦其他新聞媒體上的文章為主;除了與多家網路媒體合作,固定推薦Slate, Salon, Mother Jones, Atlantic Monthly 與 Prospect的文章外,衛報的部落格編輯更從全球大大小小的新聞網站上尋找值得推薦的文章,衛報線上版的編輯David Rowan 表示儘管網路上有無數的資訊,但是絕大部分的人沒有時間去搜索和閱讀,而「The Weblog能幫你找出最精采的文章,替你省下力氣」。(Guardian Unlimited, 2000)

儘管沒有迴響功能,在The Weblog部落格內文中有非常多的鏈結連向外部網站,一般而言,每一篇部落格文章都是以日期為基準,部落格編輯會將許多不同主題與選取出來的相關鏈結放在每天的文章裡,並寫一段引文加以介紹,最後再加上一至數個可供延伸閱讀的文章鏈結;但如果該篇文章屬於「特別報導」(Special Report),那麼文章中的鏈結就不照日期排列,而是以議題或切入的角度來區分,也就是「每日網摘」與「主題式網摘」的差別。該部落格的邊欄分門別類地將常引用的全球新聞網站依照屬性或地區整理出來,表現出了該部落格選取文章範圍的廣度。另外一欄標題為「更多我們喜歡的部落格」(More weblogs we like),同樣依照屬性或地區分類,這些部落格可視為受到衛報的背書與推薦。

Guardian Unlimited在2004年八月停止更新The Weblog,而於九月改為Newsblog,同時將網站上的其他三個部落格-Gamesblog(遊戲話題為主), Guideblog(娛樂演藝話題為主), Onlineblog(網路科技議題為主,已改名為Technologyblog)-一起集中在blogs.guardian.co.uk的網路主域名之下,並加入迴響功能,衛報表示:「這是一個讓你將新聞變成討論的機會—你可以對我們報導的事件,或是我們的報導方式發表自己的評論。」除了上述四個部落格以外,目前Guardian Unlimited旗下還有另外多個新增的部落格,包括了Election Blog 2005(針對2005年英國國會大選)、Observer blog(衛報旗下的觀察者周報部落格)、CultureVulture blog(以電影、書籍、藝文活動為主),Organ Grinder(討論BBC娛樂節目為主)、Ask Jack blog(回答網友提出的電腦與科技問題)與Editors’ blog(編輯談論自己編輯時所下的判斷與理由)。

Guardian接著更於2006年成立了一個集體部落格,名為Comment is Free,招集了Guardian與Observer兩大報的專欄作家與評論家,還有外部的知名人士共同撰寫,內容題材範圍廣泛,含括了原本發表在平面報上的專欄與評論,也包括了網路原生內容;讀者在註冊之後可以自由對任一篇文章發表意見,寫手也會參與討論,但也有不少作家對於面對網友直接回應感到很不習慣,但是運作至今,已經成為衛報線上版最吸引人的內容之一。

根據以上的資料整理與觀察分析,我們可以發現歐美主流媒體應用部落格的方式非常多元,並嘗試著藉由部落格,改變原本的報導方式、原則、與規格;而這些改變代表著這些立下傳統新聞典範的主流媒體開始改弦易轍,不管原因是基於市場壓力、經濟因素、科技革新、但是共通的特點就是將「閱聽人2.0」作為首要考量,極力在滿足網友的同時,維持主流媒體特色。

事實上,網路具備的多媒體呈現特質,讓歐美主流媒體—不論平面或是電子--開始在同一個平台上競爭,這讓雙方都必須重新提供更多元、完整、獨家的新聞資訊給網路閱聽人,印刷跟電視新聞之間的隔閡與差別已經被網路打消。讀者或觀眾見到越來越多報紙透過網站提供語音與影像資訊,同時也看見電視頻道透過網站擴充更多深入的文字報導。

先前曾提到,主流媒體使用部落格的方式主要有七種:記者採訪過程的筆記本或採訪花絮、網路上的專欄或評論、由編輯負責的問與答空間、讀者的論壇、記者對其採訪路線與心路歷程的吐露、為了增進銷量的新聞重點摘要整理、或是記者不願在正式新聞報導上留下紀錄而專門成立的八卦謠言部落格。歸納來看,各家歐美主流媒體皆透過部落格提供給線上讀者更多不同的資訊與新聞角度,同時鼓勵讀者評論、鍊結至自己的部落格上。一方面來說,各家媒體皆投入了更多資源在網路上,並且體認網路才是未來的媒體形式,試圖透過部落格具有的草根特質拉近與讀者,尤其是年輕族群與部落客的距離。

「人性化」跟「口語化」的新聞呈現方式,則是媒體與記者部落格最重視與強調之處,而儘管不少主流媒體依舊要求旗下部落格必須遵守新聞意理的中立並呈現事實,大多數部落格並不將這些傳統的新聞意理視為圭臬,即使要遵照傳統,也都會透過專屬於網路的方式表現,例如用引述與直接鍊結的方式推薦不屬於自家媒體的文章,或是讓線上讀者來補齊或改正可能的謬誤跟缺點,儘管媒體在部落格上做出改變與進行實驗的同時,也對許多感到不習慣的閱聽人帶來衝擊,招致不少批評。儘管如此,批評本身卻也回過頭來讓這些閱聽人練習與主流媒體直接對話,反而提昇了閱聽人對自我能力的肯定,也不再迷信主流媒體的權威。

再從商業與公共媒體的屬性劃分來看,具有公共媒體性質的BBC與衛報在閱聽人意見的反饋,草根媒體的接納以及鼓勵上,皆展現出高度的開放性,而商業媒體初期則多半持觀望態度,並不特別積極。將此一不同表現從競爭與合作的角度來觀察,可以瞭解對公共媒體來說,他們並未將公民媒體視為競爭對手,反而當作是合作夥伴,反倒是商業媒體擔心收視率跟閱報率被公民媒體鯨吞蠶食,因此一開始甚至表現出排斥的態度,儘管這種排斥皆以「維護新聞專業意理」為由來掩飾。

五、BBC

相較於先前幾家來自於美國的報社與電子媒體,BBC身為英國以及全球的公共媒體巨擘,對於新網路傳播科技的接納和採用不但早,也非常積極。早在2002年BBC就成立了旗下第一個部落格:Newslog with Nick Robinson,作者是BBC 24小時新聞台的政治通訊資深記者Nick Robinson,以日記的方式紀錄最新政治新聞,以及採訪新聞時的第一手過程。同類型的部落格還有Newslog with David Cornock,由BBC威爾斯國會記者David Cornock執筆。

BBC也透過部落格的即時性與便利性來報導選舉相關新聞,透過專業特派記者的角度直擊選戰幕後,例如The Election Monitor就動員了BBC數十位政治線記者,在各個黨派或候選人總部利用部落格同步報導2005年英國國會大選;而Weblog: Republican convention、Weblog: Democratic convention、Weblog: US election road trip、Blogging the US election等四個部落格皆由BBC線上記者Kevin Anderson負責報導,靠著一台筆記型電腦,他走遍美國紀錄下他對於美國共和黨全國大會、民主黨全國大會、還有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過程的所有評論與紀錄。

此外,突發的災難新聞也讓部落格派上了用場,在南亞喀甚米爾大地震發生之刻,由於交通封閉加上戰亂,讓當地的資訊難以傳播出去,BBC隨即設立了Reporters' log: S Asia earthquake,讓駐紮巴基斯坦與印度當地的記者能透過部落格將第一手消息--包括災民的安置、救援物資的缺乏、與當地人的看法--迅速發佈上網。

BBC除了讓旗下記者多方利用部落格協助報導以外,也利用部落格的形式來獲得一般人的意見。例如Iraq Election log就由12名伊拉克居民共同供稿,他們每個人的國籍、居住地、宗教、職業、社會階級都各有不同,但皆非專業記者;BBC欲透過這些公民記者的多元角度來呈現出二次美伊戰爭後伊拉克的首次全國大選。而2006年的世界經濟論壇,BBC也透過Davos diary 2006部落格來發佈兩位與會者的報導與觀察,讓一般讀者更能透視這類看似十分艱深的議題。儘管多方利用部落格,但BBC與其他媒體不同之處在於,BBC並未將「採用部落格報導」當作某種宣傳方式,反而謹慎的向讀者說明BBC設立的這些「紀錄報導」(log)並不完全符合「純粹的部落格」定義(pure blog),因為文章依舊經過編輯程序,而讀者的回應也會經過篩選才發佈在網頁上。另外,BBC並未讓部落格報導取代傳統的報導形式,而是以協助和互補的方式將兩者結合在一起。

BBC當然也有「貨真價實」的部落格,例如Ouch就是BBC專門替身心障礙人士成立的部落格,除了提供有用資訊以外,更重要的是讓其他人能瞭解身心障礙人士的想法與世界;WorldCup 2006 Blog是由BBC派駐德國的多位體育記者合寫的部落格,提供來自德國的一手體育消息與報導幕後花絮;Level Up Blog則是CBBC兒童台節目的專屬部落格,由CBBC的童星以最接近孩童的筆觸與觀眾溝通;Island Blogging則提供蘇格蘭島居民申請免費的部落格使用空間,也藉此獲得在地人的訊息,讓在地人多交流;更有BBC Arabic與BBC Persian等部落格,以阿拉伯文和波斯文向使用其他語言的觀眾及中東世界溝通。另外,BBC更於2006年4月將BBC旗下的常駐部落格整合起來,成立了BBC Blog Network,將24個主要的部落格分成兒童、社群、事件、音樂與喜劇、人物、節目、運動、世界等八大類,從此舉更可看出BBC對部落格的重視與BBC應用部落格與觀眾溝通的多元方式。

除了上述的利用方式,BBC也積極報導來自部落格圈中的最新消息,例如在BBC 新聞雜誌中的Weblog Watch單元,固定報導部落格圈中的消息與最新動態;另外,在2006年美國奧斯卡金像獎季節中,Blog watch: Oscars 2006單元則針對部落格圈中的對於入圍電影的討論加以整合報導。

最後也或許是最重要的一點改變,就是BBC在2005年10月,改變了過去由專人審核網路讀者回應的方式,以類似部落格的迴響功能替代:讀者對新聞的迴響將直接出現在網頁上,讀者可以反應不當留言,由所有讀者共同維護公共領域的理性對話。

四、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CBS採用部落格做為報導工具的動作並不慢,例如CBS芝加哥二台就曾經於2003年利用部落格,搭配上簡短的新聞片段來即時報導馬拉松比賽(Cyberjournalist.net, 2003),在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也特地成立了Campaign Roadblog,由多位CBS政治線記者負責記錄兩位候選人的一舉一動,並透過部落格與讀者分享記者透過貼近競選團隊而得到的見聞。然而CBS和部落格的糾葛更深,過程也更為曲折。CBS的當家主播Dan Rather在2004年9月8日,也就是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緊張時期的60 minutes II節目當中獨家披露了四份備忘錄(memo),報導內容針對美國總統布希在服役期間享有特權一事,足以左右選情。然而這四份備忘錄的真實性隨即引起爭議,更在美國政治部落格圈中迅速發酵。

各種陰謀論充斥在主流媒體上,CBS與Dan Rather起初極力駁斥批評者,然而許多部落客卻開始透過串連與合作找出備忘錄文件裡的破綻。後來部落客們發現備忘錄文件的格式與用語都和當時的文件格式用語有明顯的差異,部落格圈掀起的激烈討論與部落格提出的反證隨即登上了主流媒體的版面,而提供文件給CBS的消息來源則突然矢口否認與文件的關係,也交代不清真正的消息來源。而隨著越來越多的文件檢查專家介入,該備忘錄被確定為偽造,CBS隨即成立特別小組,進行內部檢討,最後CBS向所有觀眾道歉,並開除多位高級主管與製作人,Dan Rather也於2005年3月9日正式卸下長達24年的主播職位。

這次事件被稱為Memogate或Rathergate(引用自新聞史上著名的水門案-Watergate),許多部落客更認為這是主流媒體退位、草根媒體崛起的象徵事件。此後CBS改弦易轍,開始積極反省,藉此機會進行內部改造。2005年7月12號,CBS透過記者會,宣佈將積極向網路世界邁進,透過越來越多人使用的寬頻網路,將CBS旗下的媒體事業整合,成為24小時的新聞媒體網路,同時CBS也宣佈要成立名為「Public Eye」的部落格,目的是為了讓新聞蒐集與報導的過程變得更開放、更透明。

根據CBSNEWS.com主任編輯Dick Meyer的說法(Cyberjournalist.net, 2005),Public Eye將會由多位獨立且經歷豐富的記者執掌,他們會面對所有CBS新聞觀眾的迴響、質疑,與批評,並且將這些訊息直接告知CBS新聞部的工作人員,並且迅速給予答覆、解釋、和分析。除此之外,Public Eye的部落客還會主動報導CBS的新聞工作內部情況,與記者、編輯、還有管理階層對話,因此Public Eye絕不僅是透過網路舉辦的記者會。但Public Eye的部落客也不會是傳統的媒體視察員(ombudsman),而更像是促進觀眾與CBS之間互相瞭解的橋樑,能讓CBS新聞變得開放、親近、誠實、熱心。

目前Public Eye有四位常駐部落客負責固定發表文章,寫作風格與一般的部落格並無不同,亦即更為隨性、口語、以及主觀。除此之外,Public Eye也常邀請其他部落客來發表文章,將「外部的聲音」(outside voices)引介進CBS新聞,例如在Rathergate事件中頻頻在個人部落格上批評CBS作法的紐約大學新聞系教授Jay Rosen就成為了Public Eye首位貴賓。然而根據研究者觀察,儘管網友可以在CBS.com的首頁上直接看見Public Eye,並且容許直接迴響,Public Eye單篇文章的迴響人數並不多,許多文章連一篇迴響都沒有。

除了Public Eye以外,CBS也在2005年8月卡翠那颶風襲美時,開設了Katrina Disaster Blog,作為即時的線上文字播報方式。接著,CBSNews.com更在2006年1月成立了新的每週固定專欄:Blogophile(亦即部落格愛好者),記者Melissa P. McNamara負責在專欄中整理出當週最熱門的部落格話題,頗有部落格話題過濾器的意味。

三、CNN

儘管看到許多老字號新聞媒體都開始擁抱部落格,CNN,這個一向以最新傳播科技追求即時現場新聞的美國有線新聞網卻在一開始對部落格採取十分抗拒的態度。

2003年3月22日,CNN 要求旗下的戰地記者Kevin Sites關閉他的個人部落格(http://www.kevinsites.net/),Kevin Sites當時駐紮在伊拉克北部,他的部落格紀錄了他報導的省思以及他在當地的見聞,受到許多網友的好評,而San Francisco Chronicle在3月21的報導〈MEDIA: Web logs offer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from the front〉讓該部落格正是浮上檯面,也成為了CNN希望Sites關閉該部落格的導火線。之後,CNN發言人更直接了當地和[線上新聞評論]的作者Susan Mernit表示該公司的新聞部主管對部落格並沒有興趣:「CNN.com傾向於用更有組織結構(structured)的方式來呈現新聞…我們不用部落格」。(Cyberjournalist.net, 2003 April 9)。

儘管如此,CNN終究在2004年7月設立了旗下第一個部落格,針對當時的共和黨全國大會進行即時報導,並與部落格搜尋引擎Technorati合作,以Blogwatch為名,即時地介紹、分析與評論流動在部落格空間裡的重要對話和意見。該部落格動員了CNN旗下超過三十名主播、通訊記者、及分析專家,提供了大量的新聞與評論 (Cyberjournalist.net, 2004 July 21) 。另外,CNN也與傳播分析專家利用網路科技即時分析部落格討論最熱烈的議題為何、哪一位總統候選人得到更多部落客的關注、而隨著選舉日接近,誰獲得的關注與討論較多。而在民主黨全國大會期間,Technorati的創立者David Sifry也受邀在CNN網站上發表他透過Technorati得到的最新分析結果,可以說CNN徹底發揚了該新聞網一直以來利用最新傳播科技的宗旨。

此後,CNN開始大張旗鼓設立新的部落格,尤其是在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CNN利用多個專注不同焦點和視角的部落格,完整的報導即時選情與選民意見。例如Election Night Blog就是Election Day新聞專題的延伸部落格,由CNN派駐在美國各地的通訊記者回報當天報導之外的漏網消息與新聞幕後;Campus Vibe Blog則顧名思義,是由CNN的校園特派學生記者負責,這些學生來自於美國各個大學校園,他們即時迅速地透過Campus Vibe部落格將學生族群對於2004總統大選的意見與反應發表在網路上。

選後CNN也沒有停止利用部落格,反而將CNN的招牌節目與記者和部落格結合,提供第一手的網路即時新聞資訊和最直接、最無修飾的節目相關資訊、新聞製作紀錄與花絮。例如由Wolf Blitzer主持的The Situation Room就在CNN網站上成立了The Situation Online;由Anderson Cooper主持的Anderson Cooper 360°也成立了Anderson Cooper 360° blog,兩個部落格都由主持人以及節目製作團隊共同寫作維持。形式上值得注意的是,Anderson Cooper 360° blog是CNN成立的部落格當中,最早也是唯一開放迴響功能的部落格,如果讀者對其他的部落格文章有意見,都只能透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傳達,意見也不一定會出現在CNN的部落格上。

2006年8月1日起,CNN.com更大張旗鼓成立了CNN Exchange,鼓勵公民記者提交自認為具有新聞價值的影片與語音檔案給CNN.com,而最佳的I-Reports將會登上網站首頁得到特別宣傳。另外,CNN也提供工具與其他協助給業餘的影像媒體製作人。並同步整合所有CNN.com各個部落格在CNN Exchange之下,至此,CNN對閱聽人所貢獻的內容的重視已不言可喻。

二、華盛頓郵報

華盛頓郵報起初雖然對於設立部落格這件事採取觀望姿態,但仍於2004年12月買下微軟公司(Microsoft)的Slate線上雜誌(http://www.slate.com/),跨足網路原生新聞;但自從華盛頓郵報於2005年1月17號成立該報其下第一個部落格--Achenblog--之後,就開始大張旗鼓成立多個部落格,並且在華盛頓郵報網站上獨立出該報的所有部落格,統一放在blogs.washingtonpost.com的網路域名之下,以顯示其重要性與獨立性。

郵報的第一個部落格Achenblog是由該報的專欄作家及評論家Joel Achenbach負責寫作,發表的評論內容以時事、科學、歷史、體育,新聞業,以及Achenbach認為有趣的事物為主,偶爾會穿插一些Achenbach個人的幽默談吐及生活紀錄,他為了調侃部落格圈(blogosphere)所寫的文章更常常引來眾多迴響。起初,該部落格並不開放讀者直接利用迴響功能(comment),讀者如果想要回應,必須寄電子郵件至華盛頓郵報的部落格信箱,即使如此讀者的回應意見也不會顯露在部落格上。2005年4月7號,Achenbach正式在〈Blog Brainstorming Session〉一文中宣佈開放迴響功能及引用功能(trackback),自此之後,該部落格吸引的瀏覽人數越來越多,迴響數量也非常多,Achenbach也會主動回應部落格上的迴響,與網路讀者互動。

根據華盛頓郵報網路版的執行總編James Brady,郵報旗下的部落格僅有部份文章經過編輯事先審核,許多部落格文章都在第一時間視情況緊急而直接發出。Achenbach則幽默地描述他無須經過事前編審就在華盛頓郵報網站上發表文章的感覺:「我一直在想,今天,就在今天,我寫的某些東西會把華盛頓郵報這家報社毀滅掉」。然而,Achenbach也認為網路讀者代替了編輯的角色,因為只要他的文章一經發在部落格上,隨即就會有網友利用迴響通知他哪一段出現了錯字。絕大部分的人都可以自由地在郵報的部落格上留下迴響,但是髒話、憎恨言論、種族歧視、與人身攻擊等文字或言論將會馬上被刪除(Cyberjournalist.net, 2006.1.14)

目前華盛頓郵報旗下共有23個部落格(持續增加中),其中大多的部落格形式類似於Achenblog,屬於個別編輯、記者、或專欄作家的個人部落格,議題不設限,有的則專為特定活動、特定地區新聞、或特定事件而成立,例如針對最高法院法官提名而設立的Campaign for the Court,即時報導華盛頓特區政治消息的D.C. Wire,還有為了報導奧林匹克運動會而成立的Tales From Turin。

除此之外,華盛頓郵報旗下還有兩個特別的部落格,分別是post.blog與Your Post;前者為華盛頓郵報對外的發聲管道,代表華盛頓郵報的觀點與立場,郵報網站的執行編輯Jim Brady常常透過post.blog發佈郵報本身的最新動態。而後者則是讀者意見的精選,包括讀者寄來的電子郵件與留在部落格上的迴響,華盛頓郵報的網路讀者論壇主持人Lindsay Howerton會選出華盛頓郵報網站上值得關注與討論的讀者意見,發佈在Your Post上,希望能聚焦議題並帶起更多討論。

華盛頓郵報網站也積極地與部落格圈結合,包括與部落格搜尋引擎Technorati合作,在最新的重要新聞上添加討論該新聞的部落格文章鍊結,讀者可以馬上看見有多少部落客對該則新聞做出回應,並點選鍊結前往該部落格進行討論。另外,華盛頓郵報也和社會性網路書籤(social bookmark)服務de.li.cio.us合作,讓讀者可以簡單地將郵報的新聞添加進自己的網路書籤當中,一方面自己收藏,另一方面也可與他人分享,可說是傳統報社完全擁抱部落格的代表。

先前提過,主流媒體起初似乎對部落格不屑一顧或束手無策,然而經過起初的抗拒與質疑時期之後,主流媒體開始發覺部落格現象的背後其實代表著閱聽人本質產生極大轉變;閱聽人開始要求參與新聞產製的過程,成為主動積極的反饋者,甚至是報導者,除了監督與批評以外,更具備了競爭的能動性,主流媒體瞭解他們必須積極回應,成為現象的一份子,避免被消費者放棄、被新媒體淘汰。

部落格起於歐美,最先在歐美引起公民媒體風潮,因此也以歐美主流媒體回應最為積極,包括美國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英國的英國廣播公司(BBS)、衛報(Guardian)等知名主流媒體都分別做出改變,開始積極考量部落格的潛能、啟發,以及部落客的需求。各家主流媒體跨越藩籬的方式與作法都不盡相同,而觀察這些過程,我們會發現主流媒體改變了過去秉持的傳統新聞專業意理;有的被放棄,有的則依舊緊抓不放,而這些改變都帶給主流媒體不少陣痛。

一、紐約時報

美國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於2004年1月28號成立了該報旗下第一個部落格,名為Times on the Trail(時報的軌跡),是一個針對選戰活動報導的部落格,由紐約時報華盛頓分局編輯報導,紐約時報線上版(NYTimes.com)製作。(Cyberjournalist.net, 2004)

該部落格的右方欄位有許多詳細整理過的超鍊結,蒐集了當天網路上的選戰報導,這也是紐約時報網站頭一次如此頻繁且積極地鍊結競爭者的網站。然而事實上紐約時報的總編Len Apcar早在2003年10月由哈佛大學柏克曼中心辦的BloggerCon部落格研討會之後,就表達了成立時報部落格的意願(Cyberjournalist.net, 2003),主要的動機來自於Apcar發現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Nicholas D. Kristof透過部落格型態的論壇「Kristoff Responds」有效率地回應讀者的來信,以及談論一些「專欄幕後的秘辛」(the story behind the column)。

然而,該部落格已經於2004年11月5號正式宣佈停止更新,記者Carl Hulse在最後一篇文章The End of the Trail當中表示,停止更新的理由是選戰已經結束,而重啟部落格的可能時機則是2008年的總統大選。根據研究者觀察,該部落格的形式簡單,沒有一般部落格具有的迴響功能(comment),部落格裡的文章語調比一般的新聞報導來得口語許多,皆以輕鬆的對話口吻和讀者交談,選戰激烈時期的更新速度十分頻繁,並且在文章當中常常用超鍊結的方式引介其他部落格和新聞媒體的相關討論。

紐約時報也於2005年8月3號宣佈將整合平面及線上新聞室,該報執行編輯Bill Keller與數位部門資深副總裁Martin Nisenholtz宣佈:「藉由整合新聞室,我們計畫要降低,並消除報紙記者與網路記者的差異…我們的讀者正在向前走,我們也要跟上」。(Cyberjournalist.net, 2005)

接著,紐約時報的管理編輯Jonathan Landman於同年12月17日對所有報社員工發表了一份內部備忘錄,一方面宣佈要設立更多紐約時報旗下的部落格,包括針對影展季節而設立的The Carpetbagger,另一方面也闡述了該報面對部落格熱潮的應對措施。Landman認為「就我們未來的網路願景來看,沒有什麼事情比積極和精明的讀者打交道來得更重要的了」;此外,他也認為部落格和報紙的爭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部落格能讓人們發表思想、連結彼此、並與讀者即時互動,部落格只是一項科技,而科技本身沒有道德價值可言。

因此,根據Landman的說法,紐約時報旗下的部落格都經過編輯審稿,文章依舊要符合新聞學的基本要求,包括不能誇大造假、用詞謹慎等等(Cyberjournalist.net, 2005)。然而紐約時報對於引介讀者參與部落格圈的討論非常積極,尤其是發生重大新聞時,紐約時報便會在該則新聞頁面上添加部落格圈的意見,甚至與美國總統的意見並列。

紐約時報顯然將網路視為未來新聞業競爭的戰場,NYTimes.com也於2006年五月將首頁換了新風貌,增加了多項新功能,包括TimesTopics(主題式瀏覽新聞)、Video(影像新聞專區)、Today's Paper、MY Times(個人化紐時,即將推出)、Most Popular(分成最常被email的新聞、最常被blog的新聞、最常被搜尋的字串、以及最受紐時讀者歡迎的電影--可能會變動成音樂或是書籍)等。可見紐約時報越來越重視網路讀者、善用網路多媒體特色、並已全然認可部落格討論之代表性。

七、台灣的網路公民媒體

部落格熱潮於2004年年底在台灣開始延燒,根據創市際『ARO網路測量研究』的數據顯示,2005年3月份已有高達四成九的網友曾造訪過Blog相關網站及頻道,意即相對於全臺一千多萬的 不重複上網人口,約有513萬的不重複網友曾於單月份裡造訪過Blog網站與頻道。觀看整體趨勢,自2004年12月起,當時造訪的總人數仍僅有二成多, 短短四個月的快速成長,其潛力不容忽視。

表四 台灣網誌服務相關網站頻道之造訪趨勢
  
資料來源: 創市際『ARO網路測量研究』, Trend Report, 2004.12~2005.3

另外,根據創市際市場研究顧問公司2006年10月公佈之台灣地區部落格年度到達率報告,以2005年與2006年8月份同期比較,發現台灣部落格相關網站的使用情形都有大幅的成 長。而在使用人口結構方面也隨之改變,根據創市際資料庫,2006年8月的數據時可發現,儘管29歲以下的網友仍佔多數。但結構分佈已有往上移動的情形,部份部落格服務使用者30歲以上的網友所佔比例 超過四成,顯示部落格使用人口有成熟化的趨勢,就職業類別看來,上班族則有增加的現象。
圖十一 台灣部落格相關網站年度到達率比較 創市際ARO網路測量資料庫2005年八月與2006年八月之比較

Blog熱的快速延燒,讓許多知名網站也趁著這波熱潮搶入市場,台灣各大入口網站,如新浪網推出的新浪部落 blog.sina.com.tw、MSN(臺灣)結合自家最受歡迎的即時通訊軟體MSN Messenger所成立的MSN Spaces、最大入口網站Yahoo!奇摩的Yahoo!奇摩部落格、HiNet推出的Xuite整合服務、樂多拍賣市場與國內知名入口網站蕃薯藤Yam共同合作的yam roodo blog等。而2006年年底更開啟第一波部落格服務併購熱潮,例如網絡數碼接連併購蕃薯藤與新浪後,便隨即合併幾家公司旗下分散的部落格服務;Yahoo!奇摩重金併購國內最大部落格服務無名小站的消息更是讓網路為之撼動。各家BSP除了提供免費部落格空間之外,也已經開始利用與集結這些由部落客提供的內容,進行更有組織與效率的傳播方式,例如新浪、Yahoo奇摩、天空部落都號召專精於特定領域(例如美食、旅遊等)的部落客加入不同的聯盟與聯播,將特別精彩豐富的部落格文章與部落格集合在同一個平台上。

除了商業網站提供的部落格服務以外,很多人也選擇利用網路出版系統—如Movable Type、Wordpress、Drupal等軟體來架設個人或集體部落格。而有鑑於部落格的去中心特質造成議題難以聚焦,或優秀文章卻難以向外傳播等問題,許多集結與聯播的實驗性公民新聞網站也陸續出現,例如歷史最久的Oui-news(共筆書籤與部落格聯播)、影類(電影部落格連播與文章推薦)、iPodTalks(Podcast相關文章與廣播連播)、GourmetTalks(美食部落格連播)、PetTalks(寵物部落格連播)、Palacan啪啦罐頭部落格聯播。而近來頗受注目的HEMiDEMi共享書籤服務則因加入了類似Digg的推薦與討論機制,讓使用者可以在收藏的書籤下發表個人意見,提供讓原本單純的共享書籤也具備了評選與討論新聞的功能,因此吸引不少使用者利用該網站來增加訊息曝光率,逐漸演變為參與式新聞的雛型;類似Digg的網站還包括了國內入口網站PChome推出的開講News 2.0,以及亞洲網推出的Knews等。

有不少非政府及非營利組織或團體利用部落格作為訊息交流的集散地和新聞發佈中心,例如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世界展望會、董式基金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財團法人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心路社會福利基金會、青年樂生聯盟等等多不勝數,可見至免費的部落格服務申請一個部落格作為組織活動的據點,已經成為大多數經濟拮据的NGO首要選擇,而透過這些由組織建立的部落格,讀者能夠在其中看見許多主流媒體不報導或是僅簡單帶過的活動新聞稿、團體意見、行動倡議等等。

然而若說到台灣的公民新聞,苦勞網、生命力公益新聞網、南方社區文化網路、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等四個規模不大的公民新聞網站堪為代表。

苦勞網

苦勞網為台灣最具代表性之網路獨立媒體,由多個社會運動及公民團體共同建立,報導聚焦在社會運動與政策批判,時常從不同於主流媒體的角度與觀察切入議題,或是報導主流媒體越來越欠缺的硬性政策新聞,已經成為台灣非營利組織與社運團體的重要訊息發佈站。自部落格興起後,苦勞網也積極與部落格圈結合,推出深度網摘與特約記者制,歡迎部落客可以成為苦勞網的特約新聞記者,由位於新聞事件發生地的部落客配合苦勞網進行更深入與即時的在地報導,一方面也可鼓勵公民瞭解與參與公共事務,可彌補社運媒體的資源不足。苦勞網也結合部落客喜愛的免費Web 2.0網路服務來豐富化報導層次,例如利用免費的Flickr網路相簿以及Youtube網路影音來播送社運團體抗爭實況。

網址:http://www.coolloud.org.tw/

生命力新聞

生命力公益新聞為輔大新聞系師生成立的網路新聞報,報導議題著重公益話題與文藝活動,範圍則因資源限制而多半以北部縣市為主,然而近年來在台灣公民新聞推手,輔大陳順孝老師的帶領下,生命力已歷經多次改版,目前已全面採用部落格與維基(wiki)作為上稿與編輯平台,節省了傳統編輯室需要的成本與時間,此外,網站也結合數種免費的Web 2.0網路工具,如社會書籤、自訂搜索引擎,RSS閱讀軟體等,讓生命力新聞平台能輕鬆聯播來自其他網站的國際新聞與部落客觀點,藉此跨出北部縣市甚至台灣的地理疆界,成為頗具規模的24小時網路新聞報。

網址:http://www.newstory.info/

南方社區文化網路

南方社區文化網路的前身為南方電子報,由精神科醫師與網路觀察家陳豐偉所創立,最早的型態為BBS,成立以來致力於成立台灣知識份子的發聲平台,其宗旨是「讓商業邏輯下失去戰場的理想在網路發聲」,以「社會運動」、「社區運動」、「生態環保」、「弱勢團體」、「文學文化」為五大方向。 每週並固定發行電子報,初期廣羅各界人士注目,頗具影響力。在部落格興起後,南方也為電子報添加Feed,並成立南方社區文化網路聯播站,邀請更多關心社會議題的部落客參與,希望更多人能夠成為南方平台的新聞提供者,儘管如此,南方目前似乎處於摸索期,在運作上略顯疲態,文章數量與議題難有突破。

網址:http://www.esouth.org/modules/wordpress/

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

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成立不久,但是該網站結合了多所台灣社區大學的志願 公民記者,內容豐富,以第一人稱報導,舉凡在地觀點,地方環境、生態、文史,皆為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的報導重心。主流媒體多半以刻板印象報導的社會弱勢如新移民,農漁民等,小地方新聞網反而加強報導,或是由他們自己來報導生活中值得分享的新聞,報導也不採取強烈控訴的模式,而是以自然、感性、不撒狗血的筆觸來深入介紹。小地方的網站設計上強調圖片,然而內容也皆是自然人文景觀,與主流媒體以圖片刺激閱聽人感官的方向截然不同。該新聞網站也積極在台灣各地舉辦公民記者招募與培訓活動,希望能培訓更多對地方有高度認同與關懷的公民記者。目前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網站上的報導雖然不多,頻率也不高,但是已能維持穩定高品質的新聞產出,較類似於線上雜誌。
網址:http://www.dfun.com.tw/index.aspx

整體而言,上述幾個關注公眾議題的草根媒體在發展動力上都略嫌薄弱,也還未能凝聚足夠的公民參與力量,主要還是因為關注的議題在台灣社會中本來便屬小眾(勞工、公益、社區、與文史),未能跨及大眾興趣領域;另外,讀者回應都不多,顯見讀者與網站之間同質性過高。因此,儘管台灣的部落格使用者數量眾多,也有不少部落客早就開始以一己公民身份進行報導,但是台灣尚未出現一具有公信力的整合新聞平台,以及良好的公民編輯制度。另外,各網站也尚未見到能夠延續此公民報導人行動意願的機制,例如可行的商業模式與寫手回饋制度,各網站向外擴張的積極度不足,因此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議題依舊無法放大,更遑論反攻回主流論述領域,依舊只能採偶爾為之的方式生產公民新聞。

觀察國內外公民媒體的發展脈絡可以發現,個人層級的部落格往往是公民媒體的前導「Beta版」,而邁向結構化的公民媒體多半結合了議題關聯性高的議題種子,相互組織成為能夠持續擴展的對話。Web 2.0的網路草根媒體強調互助合作,利用友善的網路技術來呈現議題、增加使用者的參與度,同時也與部落客、網路公民(netizen)緊密合作,多方汲取跟主流媒體不同的新聞來源。

各個公民媒體使用了參與度不一的方式與管道,讓公眾能夠定義與創造新聞,並且建立一個便於組織、互動、明辨的網路機制。讓公眾能夠提交內容、製作內容、透過共同網路平台發表內容,同時鼓勵公眾用各種方式傳佈與討論(例如自行定義標籤、評價內容的品質、甚至改寫原報導)。網路草根媒體的網站容許外部伺服器網站內容直接張貼,例如嵌入式的照片與影片,這讓新聞網站與其他網站之間的隔閡消失,形成網網相連。另外,不管是依舊仰賴少數編輯的Ohmynews跟Weblogs.inc、創造評選浪潮的Digg、匯集全球部落客聲音的Global Voices,還是最具開放性卻真正實踐客觀公正的Wikinews,電腦自動編輯系統以及讀者參與和評價對新聞網站的重要性都大大高出傳統媒體,來自網路的消息來源更佔了報導的大宗。

六、OhMyNews

圖十 OhMyNews 韓文版 首頁截圖 (http://www.ohmynews.com/)

Ohmynews是公民媒體發跡歷史上最讓人稱道的里程碑。Ohmynews發跡於南韓,2000年二月正式成立,創辦人吳連鎬曾擔任一家改革派雜誌社的記者,他認為,「有新聞的人和想要告訴別人資訊的人就是記者」。Ohmynews如今已成為南韓最多人閱讀的線上新聞網站,也是最具影響力的新聞媒體之一,每天的報導與文章只有約20%的新聞是由全職記者撰寫,其餘皆由公民記者提供,編輯稍作修改。目前為止約有四萬兩千名的公民記者加入韓文版Ohmynews。2002年5月英文版正式啟用,2006年8月更在日本軟體銀行(Soft Bank)的資金挹注下啟動了日文版。

OhmyNews歡迎任何人的供稿,傾向更個人導向的議題,例如教育、工作條件和環境。約85%的線上新聞是公民記者寫的;約90%的週刊印刷版是正職記者寫的。OhmyNews也提供影音網路廣播服務,公民記者可提供影音報導的多元資訊。吳連鎬和他的同事瞭解網路媒體的互動本質拓展了OhmyNews,也吸引公民記者。每一則故事都連結到評論的網頁,讀者都可以評論文章,且可對評論進行投票。

OhmyNews每天大約收到200則新聞,編輯篩選其中約70%。當文章標題放在首頁越下方,代表這則新聞較不引起主編的興趣或覺得不重要。文章放得越上層,代表越有新聞價值,也代表這位文章作者得到的酬賞會越多。OhMyNews每個小時更新一次,如果有突發新聞事件,則是每分鐘更新一次,OhMyNews記者也可以透過手機發送短的新聞,讓OhMyNews編輯貼到主頁。這些記者被稱為「新聞游擊隊員」。

OhmyNews對南韓政治文化的影響力不亞於任何主流媒體。例如OhmyNews廣泛報導兩名韓國女學生遭美軍卡車撞死的一連串新聞和事件,迫使主流媒體也注意這個事件,後來甚至演變為反美示威運動,這起事件也促使當時知名度較低的盧武鉉決定參選總統,OhmyNews的全力支持也是他成功當選的因素之一,而在當選之後,盧武鉉也首先接受OhmyNews的專訪,確立了OhmyNews在韓國的主流地位。

早已晉升為主流新聞來源的Ohmynews與上述其他參與式媒體比較起來,在運作模式與編輯過程上最近似於主流媒體,但是在記者資格以及對報導的反饋管道上都展現了公民媒體的開放與透明;然而儘管OhmyNews在韓國取得如此好的成績,國際版(英文)與日文版卻未能如法炮製韓文原版的成功模式,可見公民媒體營造中的環境影響不容忽視。

從上述介紹的幾個國外的網路公民媒體案例中,可以發現許多的創新概念在許多方面都形成對新聞意理的挑戰,但也同時豐富了新聞媒體的定義,擴充了過往被主流媒體模式所僵化的想像,更實際獲得了眾多閱聽人的信任與主動參與。儘管這數個公民媒體在開放網友貢獻與編輯的程度上不,但是皆透過更為透明的方式來達到主流媒體過往無法取信於民的承諾,由閱聽人自己來提供他們認為更值得關注、值得相信、值得延續的新聞議題。

將目光轉向國內的網路公民媒體。儘管台灣的網路公民媒體在規模跟影響力上還不如上述幾個顯著的國外案例,但隨著部落格以及Web 2.0風潮逐漸蔓延,不但有舊的計畫重新起步,新的計畫也準備抓準時機開跑。

五、Digg

圖九 Digg首頁截圖 (http://digg.com/)

若說Digg模式是公民新聞的未來,想必沒有太多人反對。Digg是一個新聞分享推薦網站,使用者可以提交新聞或新資訊的網址,附上引言或寫下簡短介紹之後,其他的使用者便會來「挖掘」自己認為有價值的,值得推薦讓更多人知道或討論的新聞。

2004年12月 ,Kevin Rose創辦了Digg網站,主打讓網友來提交、篩選、辯論 科技與資訊新聞,是第一個採集體搜尋與推薦模式的新聞網站。Digg自次年三月開始漸為人所知,十月便獲得創投280萬美金的投資,並於2006年的6月改版為Digg 3.0,增加了科技資訊外的新聞類目;同年12再次改版,增加影片與Podcast的評比推薦項目,流量持續攀升。

根據Alexa網路流量排行的資料(2006年12月29日),目前Digg在全美流量排名第19,已打敗紐約時報(第22名),流量在Digg之上的新聞網站只有CNN(第14名)。若放至全球排名則是第77名。每天的瀏覽人次超過100萬人,使用者提交的新聞超過4000則。

只要上網註冊就能成為Digg的使用者,任何使用者在網路上發現的新聞,不論來源是主流媒體或是一般部落格,都可以提交給Digg,確任沒有與其他人提交的重複之後,就會出現在「Upcoming stories」的區域,交由其他使用者評估;若喜歡這篇文章,便可以簡單地透過「digg it」的按鈕來投下贊成票,Digg 的演算系統會根據推薦會員過去的貢獻、該會員在其他會員間受歡迎的程度,和新聞類別等參數來作權重(蕭百齡,2006),而一旦被拱上Digg首頁,時常會讓該則消息所在的網站伺服器因暫時流量過大而當機。

Digg與其他草根新聞網站所不同的是,Digg模式結合了純技術思維的電腦運算公式跟使用者的主觀喜好來共同決定網站的內容,重視使用者的閱讀範圍與閱讀量,再配合網友的民主投票來決定網站首頁應該顯示哪些新聞,與其說Digg相信群體智慧,更不如說群體智慧認為可以相信自己,也唯有如此,篩選出的新聞才是最有價值的, 最受關注的新聞。

四、Wikinews
圖八 Wikinews英語版首頁截圖(http://en.wikinews.org/wiki/Main_Page)

Wikinews是Wikimedia基金會的一個開放新聞計畫,算是Wikipedia的姊妹作。Wikinews允許任何人自己上去報導各式各樣的議題。這個計畫的目標就是要創造一個多元的環境,讓所有公民記者能夠獨立地報導各種議題與事件。

2003年開始有人提出這個倡議,希望能像Wikipedia一樣,創造出不偏不倚、詳細深入的新聞報導。2004年起相關的討論開始熱切,於是於同年12月,成立了獨立的Wikinews,英語之外的其他語言版本也在之後陸續設立。

目前各個語言版本的新聞報導增加速度以及參加的公民記者數量都快速成長中,尤以英語版Wikinews成長最快;2006年四月29日,英文版Wikinews的新聞報導數量達到5000頁。此外,Wikinews的參與者也持續擴充這個公民新聞計畫,像是語音版Wikinews與印刷版Wikinews日報都已經成形。而最新的計畫則是WikiNews Network 24小時現場直播電視與廣播新聞網(透過網路)。

由於新聞報導與百科全書編纂的性質不同:新聞報導允許公民記者報導自行調查發現的原創新聞,因此Wikinews的基本原則也要求公民記者必須將資料蒐集與採訪的筆記放上Wikinews,接受其他人的檢驗。

有別於主流媒體中由少數人抉擇的客觀中立,Wikinews在形式上實踐了真正的客觀中立,因為所有人提供的新聞都必須即時接受其他人的檢驗與改寫,盡力秉持客觀反而成為Wikinews「記者」最念茲在茲的,而既然新聞事件本身即為進行式,因此在Wikinews上,新聞撰寫本身也成為了眾人齊心合作的進行式作業,而不是一篇篇封閉僵硬的稿件。

三、Global Voices Online
圖七 Global Voices Online首頁截圖 (http://www.globalvoicesonline.org/)

Global Voices Online是一個非營利的全球公民媒體計畫,由哈佛法學院的柏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 Society)贊助成立。 GVO編制下有多位區域部落客擔任編輯工作,每一位皆為對當地部落格現況極為瞭解的部落客,這些區域編輯便負責搜尋、聚合、與追蹤來自全球網路上的對話流動,而許多的「橋樑部落客」(bridge bloggers)則以英文寫作,提出地方觀點與重要事件,名符其實地成為溝通之橋的樑柱。

柏克曼中心的研究員、科技專家、兼非洲議題專家Ethan Zuckerman,與前CNN記者,亞洲議題專家Rebecca MacKinnon兩位為Global Voices Online的創立者。由於受到全球各地許多知名部落客的推廣,成立之後則已獲得全球各地部落客的共同參與與推動。

Global Voices Online的宗旨包括以下三點:
1. 透過鍊結文字、語音、與影像部落格或是各種草根公民媒體,提供一個機會,讓世界各地的公民媒體與最有趣的對話、觀點能脫穎而出。
2. 協助世界各地的新公民聲音能夠過線上教學、訓練、以及開源軟體和免費工具的方法交流等,讓全球人民能安全不受威脅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3. 在世界各地提倡言論自由,保護公民記者報導事件與發表評論的權利,不再恐懼言論審查或是遭到起訴。
2006年4月,Global Voices展開與路透社(Reuters)的合作,讓全球部落客的聲音能出現在路透社的網站上。根據Global Voices網站上的說法,這樣的類似合作剛起步,未來還有很多可能發展。

另外GVO也在中文社群的支持之下,自主成立了繁體與簡體的GVO中文翻譯與在地化計畫,《全球之聲》。該計畫透過Wiki進行分工合作的認領、翻譯、校對等作業,以中文呈現來自於主流西方世界之外的部落格動態,試圖延伸中文部落格圈的知識範圍,成為中文部落客接觸世界各地其他部落客的橋樑。

GVO的報導補充了主流媒體報導不足或是刻意忽略的在地訊息,呈現在地的觀點,幫助不同區域之間的讀者互相瞭解,而不用非得經過主流媒體的選擇性再現,GVO也突破了主流媒體在成本與人力無法顧及世界所有角落資訊的限制,由當地部落客來報導有別於主流媒體總是以重大災害跟國家衝突為主的新聞價值,凸顯人與人之間的共通點,而非獵奇式的報導,堪稱閱聽人2.0時代全球媒體的代表。

二、Weblogs, Inc.

圖六 Weblogs,Inc. 首頁截圖 (http://www.weblogsinc.com/)

2003年成立的Weblogs, Inc.為目前美國最具規模的部落格網絡媒體(blog network),CEO為Jason McCabe Calacanis,總裁為Brian Alvey。Weblogs, Inc.目前旗下共有120多個(持續增加中)專業議題取向的部落格,從娛樂、科技、汽車、網路、遊戲、運動、科學、到美容都含括在Weblogs, Inc.的報導範圍之內,而各個議題專屬的部落格以及職業部落客就負責蒐集最新資訊並加以報導,其中又以介紹科技新產品的Engadget和介紹車訊Autoblog部落格最為熱門,因此也已經於2005年成立了中文版本。

Weblog, Inc.上的文章幽默與諷刺兼具,以部落格寫作最崇尚的輕鬆筆法與超鍊結,即時迅速地報導所有最新的話題與新產品,受到許多讀者喜愛。廣告年收益已經超過兩百萬美元,也吸引許多部落客加入,想成為Weblogs, Inc.寫手團隊的一員。Weblog,Inc.在網站上聲明:Weblogs, Inc.是一個由部落客經營,為了服務部落客的部落格公司。所有的報導與評論都不涉及廣告,而所有Weblogs, Inc.的部落客都絕不會接受任何由廠商饋贈的產品或是禮物,禁絕一切置入性行銷,除此之外,更拒絕一切由廠商提供的免費機票或住宿,因為Weblogs, Inc.認為這些一般記者通常會收取的好處會扭曲報導真相。

另外,Weblogs, Inc.的所有部落格報導都秉持不怕犯錯,有錯即改的精神,旗下所有部落客也都必須開誠佈公,以真實身份跟讀者交流。若讀者對於文章有不同看法或批評,Weblogs, Inc.也歡迎讀者直接透過無任何限制的迴響功能來留言。

看準Weblogs,Inc.與部落格網絡媒體的良好發展與前景,美國線上AOL已經於2005年十月買下Weblogs, Inc.,總金額約在2000到3500萬美金之譜。併購之後,AOL並未參與或改變Weblogs,Inc.的運作,因此Weblogs,Inc.的報導依舊維持其原始風貌與獨立精神,以及輕鬆諧趣的對話式寫作風格,儘管在這種看似聊天說笑的新聞報導中,Weblogs,Inc.對寫手的寫作道德要求依然嚴謹,而且開放透明程度更甚於大多數主流媒體。

在第一、第二章裡,我們已經分別討論了主流媒體的現況、新興網路媒體的風潮、以及閱聽人2.0的崛起因素與內涵,然而除了理論上的分析之外,針對正在上演中的媒體大搬風,我們理當援引案例來增進對於此現象的理解。因此,本章首先將焦點放在近年來嶄露頭角的網路草根媒體,觀察閱聽人2.0如何利用網路工具實踐公民新聞(或參與式新聞等),誕生了哪些典範與模式,對主流新聞帶來什麼樣的刺激;接著則將焦點轉到主流媒體,瞭解主流媒體對於這股急速竄起的趨勢,又如何予以回應、如何藉由不同的「部落格策略」來呈現各自對於與草根力量結合的想像,更透過觀察屬性不同的媒體,分析彼此之間策略應用的異同之處。

第一節 網路草根媒體的發展歷程與現況

網路提供了有志於突破傳統主流媒體框架的人們一個開放的園地,讓他們能以極低的成本從一介受眾,轉變為高度連結的傳播者。而部落格、RSS等工具,更讓這個門檻降低到前所未有的境界;因此,許許多多的網路草根媒體藉著網路公民自願且無私的貢獻,以營利或非營利的方式成功地在世界各地播下種子,而在這短短幾年之內,這些種子已經茁壯到令主流媒體無法忽視。從以下的範例中,新聞的定義、媒體與閱聽人的界線更趨模糊而不復存,藉此試圖看出傳統新聞意理與當代閱聽人典範轉移碰撞後的新方向,以及成為了「參與式媒體」的新媒體人,如何透過低門檻的網路發表工具以及多元互動的平台,發出自己的聲音。

一、Ourmedia
圖五 Ourmedia首頁截圖 (http://ourmedia.org/)

Ourmedia是美國最具草根氣息,規模也最大的非營利網路公民媒體。成立於2000年11月,該計畫的目的是讓網路公民能將自己創作的影像、音樂、照片、文字等所有數位格式媒體檔案上傳至Ourmedia,而Ourmedia將會提供永久的免費儲存服務,只要你願意將檔案分享給其他人觀看和使用。

Ourmedia希望讓各行業的專業人士以及業餘者都能在這個網站上形成社群,分享經驗與心得,透過集結的網路空間提高草根媒體的曝光率,並加以保存。創始成員包括了世界各地的創意社群、技術專家、教育家、圖書館員,以及所有致力於透過Ourmedia傳播數位文化的人們,計畫的領導分別由線上新聞評論(Online Journalism Review)的編輯J.D. Lesica,與軟體公司Micromedia的創始人Marc Canter擔任。

Ourmedia從上至下,包括網頁設計、內容提供、編輯整理、改編轉製等等都完全透過開放源碼的精神在運作,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可以成為Ourmedia的一份子,擔任重要的工作,而每個部份都以創意共用協定(Creative Commons)開放所有人取用,而每個註冊用戶都可以擁有個人部落格與無限的媒體儲存空間。因此Ourmedia不是個終點站,而是個集散地,積極鼓勵網友將Ourmedia上的媒體資訊用自己的方式和管道傳播出去,截至目前已經有超過十一萬名志願參與者加入Ourmedia的行列,上傳了超過230000份各式多媒體;由來自14個國家的80位主持人(moderator)負責編輯與排版。

Ourmedia以作為世界的草根媒體之家(The Global Home for Grassroot Media)為目標,儘管許多後起的影音分享平台,例如Youtube等在使用者規模以及人數,但是卻成功地將對公共議題以及創意分享營造成Ourmedia最重要的資產。而非營利與鼓勵使用者創作的經營理念也已經成功地擴展到世界各地,成為閱聽人2.0最重要的推手之一。

三、公民如何革新新聞

閱聽人2.0的出現是一系列行動與歷史所累積而成的,那閱聽人2.0的概念該如何回應公民社會的需求呢?相對於先前提及正處於狂風暴雨中的主流媒體,從公民新聞與公民媒體的崛起,可以看出如今這股對資訊交換的強烈渴求已經從仰賴大眾主流媒體轉向一個點擊外(a-click-away)的部落格。

公民新聞(civic/citizen journalism )亦被稱為公共新聞(public journalism),兩個名稱其實指涉的理念幾乎一致,亦被經常交互指稱(見 Fallows 著,林添貴譯,1998: 322; Glasser, 1999a: xxxiii; Iggers, 1998: 142; Leone, 1996: vi; NCEW, 1996; Pierce, 1994, 轉引自Rosen, 1994: 378; Rosen, 1996: 1, 1999: 21 等等)。另外,部分組織也宣稱「社區新聞」(community journalism)等同於公共/民新聞實務(如RTNDF, 2003)。

公民新聞肇始自1980年代末期的美國,當時正逢總統大選,然而惡質選風頻傳,候選人動輒以負面文宣攻擊對手,就連媒體也成為幫兇,不但報導缺乏了引導正面選風的力量,反而成為候選人言語攻訐的擴音器,或是冷眼旁觀的嘲諷者,這場選舉也創下了美國歷史上總統選舉的投票率新低點。為了改變與重振民眾對報業的信心,拾回社會的民主公共參與,同時抑止銷售量持續下滑,美國報社開始重視公民與政治疏離的情形,許許多多的記者與相關人士認為報紙銷售量其實與公眾的政治參與意願有關,因此便試圖設法重振報業活力,企圖藉此同時重振公共生活的活力,他們想到的方法就是公民新聞(Merritt, 1996)。

《華盛頓郵報》的著名政治記者 David S. Broder 自1990 年1 月起發表一系列的專欄,呼籲他的記者同行們要為日益低落的政治論述品質負起更多責任。在〈民主與報業〉文中,他呼籲:

身處世上最自由的報業,現在正是我們轉變成為行動者(activists)的 時刻,我們並非是為了特定的政黨或政治人物,而是要為了民主自治 的過程而努力(Broder, 1990)。我們必須比以往更為強調,公眾有權聽到 候選人討論他們所關心的議題 – 無論是在廣告、辯論或演說中 – 並且, 當這些議題被候選人談論時,我們也應該忠實地做出報導。

多家媒體此時積極參與地方公聽會與社區會議,和社區民眾一同瞭解議題癥結所在,互相提供資源,社區公民也因為媒體工作者的「在場」,而更願意針對地方事務發表意見,間接凝聚了社區意識(黃浩榮,2003)。新聞再次回到他原本的面貌:公民的聲音,而非僅僅是政治人物和商業成功人士的傳聲筒,黃浩榮(2003)總結了公民新聞的定義與內涵,提出公民新聞的實務理念

就是要重建讀者、社區、媒體三方的聯繫,讓『公民』從『旁觀者』或『消費 者』的刻板角色中再次活過來;同時,記者在積極參與社區公民意識塑 造的過程中,也不再是單純的紀錄者,死守著中立客觀等新聞慣例, 而是成為參與者與行動者,鼓勵地方公民瞭解公共事務與自身的關聯, 從而做出改變,不再冷漠以待。(黃浩榮,2003)

然而儘管首波公民新聞立意甚佳,起初也得到高度支持,後來卻好景不常;除了公民新聞理念未能深入美國社區、穩固紮根之外,也並未如資本主義報業典範一般席捲全球。反而在部落格興起成為新網路現象之後,公民新聞又再次成為眾人矚目之顯學,只是這次,公民新聞的實踐者不再僅止於幾家有良心的報社。新一波的「公民」新聞在本質意涵上與80年代的版本有著根本上的差異;相同的是,兩波公民新聞實務皆主張貼近地方需求、傳播一手觀點、重視個人議題,不同的是,新一波公民新聞更強調全球在地化,任何人只要有網路連線,都能主動關心遠在另外一塊大陸的消息,也可以將自己身邊的消息傳到全世界。

在80年代第一波公民新聞中,報導人的角色依舊由傳統的記者擔任,公眾雖然得以提高對於公共議題的參與程度,卻仍然只是被報導的客體,新聞的流動渠道也並未轉移,依舊是由上而下,來自閱聽人的反饋依舊受到限制。如今由部落格帶起的新一波「公民新聞實務」則從根本上改變了傳統新聞業的知識流動方向,使之更為多元、增加更多對話的可能。

藉由部落格而重新振奮的「公民新聞」也被稱為「參與式新聞」(participatory journalism),意指公民在蒐集、報導、分析、傳布新聞與資訊的過程中,扮演積極主動的角色。根據Bowman與Willis(2003)的一份極具影響力的報告 We Media: How Audience are Shaping the Future of News and Information當中認為,參與的目的是為了提供獨立、可靠、正確、題材廣泛,而有重要性的資訊,這些是民主社會必須要具備的。

Willis and Bowman認為「參與」其實一直是網路之所以存在的原因(見圖三),像是早期的新聞群組、郵件名單、BBS等,或是如今蓬勃發展的論壇、部落格,以及各種社會網絡服務與應用,如維基(wiki)、BT分享式下載、或網路書籤(social bookmark)等等。

Willis 與Bowman認為傳統主流媒體的廣播傳播模式進入網路時代之後,已經轉為互動傳播模式(見圖四),提供比過去一對多,將閱聽人皆視為被動的廣播傳播模式更多的反饋空間;但是進入下一階段的社會媒體傳播模式,則取消了傳播者與受眾之間的區別,儘管被動閱聽人依舊存在,但是傳播者的角色已經不再定於一尊,而是在開放架構中,容許所有願意參與創作的閱聽人發揮他們的創作與傳播能力,至此,單純的傳播者角色已然消失,更重要的角色反而是參與式媒體架構的構築者,以及願意貢獻與分享知識的網路社群。

公民新聞的一個重點就是要賦權於一般民眾—包括那些受到社會邊緣化的社會成員—讓他們一同進入這個原本屬於專業記者的領域。「開放源碼新聞」(open source journalism)的稱呼則更強調眾人共同撰寫新聞,讓新聞持續演進的過程,這種寫作方式類似於開放源碼軟體的多人集體接力製作方式;Dan Gillmor提出的「分散式新聞」(distributive journalism)與另一位公民新聞研究者Jeff Javis(2006)提出的「網絡化新聞」(networked journalism),意義上也與開放源碼新聞近似,但是更強調公民媒體與主流媒體之間的互補與監督應該並重,而一則新聞不該僅侷限在特定網路空間,而要能夠接合各種媒體與各種論述。

根據Pew網路與美國生活研究計畫的最新報告指出,約34% 的美國部落客將自己的blog看作是某種形式的新聞媒體,亦即略超過三分之一的部落客表示他們會參與報導新聞,例如調查某件事的真相(Pew, 2006)。雖然並非所有部落客都認為自己在寫公民新聞,但是可以看出在網路上公開「挖掘與呈現自己關心的事」早已成為部落客的日常活動;經由搜尋引擎,例如Google、Yahoo等的索引,絕大部分公開的部落格內容已加入網路浩瀚公共知識的一部分,並且正在以飛快的速度持續累積當中。這波以等比級數飛快進逼的我即媒體浪潮,正在世界各地升高,而遭遇挑戰的主流媒體,也不得不做出回應。

從主流新聞媒體的閱聽率下降、專家/守門人地位崩解,進而開始擁抱網路與部落格,再到部落格的媒體特質與部落客作為網路公民(netizen)的行動倫理,媒體的權威,新聞的定義,傳播的方式,皆在這短短數年的大規模網路動盪期間產生重大改變,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而這種種都有跡可尋。接下來的一章,本研究將從國內外案例切入,從主流媒體應用部落格與閱聽人對話的方式,以及閱聽人建立跟參與草根部落格媒體的實踐中,見證所謂的「閱聽人2.0」。

二、開放源碼運動與駭客行動主義

閱聽人的分享熱誠與技術能力在閱聽人2.0時代獲得高度重視,但網路上的業餘人士積極投入心血,以及與其他人共享創作知識,達成共同目標並持續發展的這類現象,早就在開放源碼社群與眾多駭客之間成為常態,而事實上,正是有開放源碼社群與許多駭客作為先鋒,如今的閱聽人2.0才能承接起這凝聚已久的動能;唯有瞭解開放源碼社群與駭客行動,才能更深入瞭解閱聽人2.0的現象從何而來。

「開放源碼」這詞讓人耳熟能詳,像是電腦作業程式Linux和最近當紅的網際網路瀏覽器Firefox都是開放源碼的作品。開放源碼的涵義非常簡單:「自由」或是「源碼開放」的軟體可以任由使用者從網路上下載,不需購買即可使用。使用者也能光明正大地合法研究軟體源碼,修改,並且自由散佈任一版本給任何人(Franke & von Hippel, 2002)。程式設計者可以不斷研讀、傳佈、及修改軟體的部分源碼,軟體因此持續進化。

開放源碼的倡導者與著名的電腦駭客,Eric Raymond,在他所著的《教堂與市集》(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一文中,透過比喻的方式比較了兩種不同的軟體設計理念。教堂模式亦即主流的商業發展模式,是交由特定的設計團隊,從上至下分配工作,照著結構嚴謹的計劃表進行;市場模式則站在教堂模式的對立面,特色是去中心化的過程,完全交由自願的電腦高手隨性發展、自由設計。相較於安靜的教堂模式,市場模式充斥著喧囂,但卻體現了「民治」、「民享」的社群理念。(Raymond, 1998; Kuwabara, 2000). 因此開放源碼軟體的發展及創新模式和傳統模式主要有兩點差異:第一、軟體的使用者才是創新與發展的源頭,而非製造者;第二、開放源碼軟體的參與者自由地與他人分享其智慧財產(von Hippel & von Krogh, 2002)。

Raymond認為:

最好的程式起自於作者個人要解決他每天的切身之痛,然後因為這通 常也是許多人的痛處,所以這個程式便開始散佈。

Linux的世界從許多方面看來,像是一個自由的市場或生態,由一群個 體所組成,這些個體以一種自發性的自我更正程序,試著去發揮他最 大的功用,所發揮出來的功用比起集中式的規劃要來得更精巧,更有 效率。

優秀的程式師知道要寫程式,偉大的程式師知道要改寫 (和重覆利用) 程式。他們認為為人們爭取最好的成績並不是為了努力的過程,而是為 了最後的結果。更何況由一個部份可行的解決方法開始總比什麼都沒有 容易得多。

儘早,經常發表新版本,並且傾聽使用者的意見。(Raymond, 1998)

程式設計師不再受到組織階層的控管與約束,而以開放的態度把程式源碼公開讓任何人取用、參與修改。透過這種機制,眾人的創意得以累積,程式得到快速且意想不到的進步。智慧的挑戰、合作的樂趣、以及創造的成就感為參與 Open Source的主要回報,而非金錢。因此,開放源碼的核心精神可以歸納為開放、創造、合作、與分享,與閱聽人2.0的內涵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開放源碼運動與部落格一樣,最早期的使用者都是駭客(hacker)或是技客(geek)族群。這群人不但精通電腦技術,也習於透過網路溝通,傳播訊息。駭客是常常被誤解的一群人,他們熱愛探索、他們主張網路應該自由開放,不應該成為少數人或特定階級(政府、軍隊、企業)把持的控制手段,可他們往往會被不明所以的媒體灌上「網路恐怖份子」的稱號;事實上會做出蓄意破壞或侵入他人網路盜取資訊的電腦犯罪者應被稱為「鬼客」(cracker),這種行為也為真正的駭客所不齒。

駭客行動主義(hacktivism)就是電腦駭客(hacker)與行動主義(activism)的混合體,也是政治與科技的交會點,亦即為了政治目的而從事駭客行為。如新駭客辭典中所述,駭客是「一個熱愛探索可程式化系統細節與延展他們所長的人」,同時也是「有創意地克服或避開限制的人」。而行動主義乃是指「採取直接或軍事行動以達成政治或社會目的的方針」,因此駭客行動主義是集體或個人透過電腦與網際網路,利用智慧超越限制,突破關卡,想方設法解決複雜問題。Steven Levy於1984年寫下了「駭客:電腦革命的英雄們」一書,闡述了身為駭客必須遵守的宗旨(駭客倫理):

1. 不受限制、通盤徹底地使用電腦。
2. 所有的資訊都要自由化
3. 不信任權威 – 推廣去中心化
4. 只以電腦技術對駭客下評斷,其他虛偽的判準像是學歷、年齡、種族、或是社會地位都不在考量之列
5. 透過電腦創造藝術和美感
6. 電腦能改善你的生活

軟體霸主微軟(Microsoft)的心腹大患—GNU/Linux操作系統—就是駭客倫理的貢獻之一。當MIT AI 實驗室的許多駭客被商業投資所誘惑,Richard Stallman擔憂駭客社群逐漸腐敗,程式碼的著作權可能會讓駭客綁首綁腳。因此Stallman決定以UNIX系統為模型創造一個自由的操作系統。Linus Torvalds開發出了核心軟體(kernel),並將源碼釋出,命名為Linux。而Stallman與Linus的努力結合起來便成為了後來的GNU/Linux作業系統。此軟體以GPL(General Public License)授權,或稱為Copyleft,與copyright(著作權)相抗衡。GPL授權協定允許使用者在承諾讓源碼能被其他人自由取得的前提下,隨意修改並複製軟體。目前世界上的開放源碼社群蓬勃發展,就是立基在這種自由流通與資訊分享的精神上。

駭客反對任何審查,而由高壓統治的政府所實行的網路言論審查往往被他們視為侵犯人權的舉動。駭客也不相信和侵犯自由資訊近用或是寶貴的個人隱私的法令規定。在駭客雜誌Phrack第六期中,Dr.Crash在〈The Techno Revolution〉一文裡強調電腦科技其實是被政府及企業所濫用,而非駭客:

這個美妙的機器是為了豐富人類生活而設計的,然而如今卻成為使人 類喪失人性的武器。對政府及大企業而言,人民的意義不過就是一部份 的磁碟空間,政府並沒有利用電腦來安排窮人的救助,而是拿來控制 致命的核子武器。(Dr.Crash)

駭客對政府與企業在網路上設下的重重限制與試圖壟斷行徑極為反感,而行動主義者很快就發現將行動主義與電腦網路科技整合在一起能帶來很多好處,行動主義者在線下的組織網絡本來就具備去中心的特質,透過網路,行動者能夠連結彼此,同時維持原本的分散行動。因此,行動者能夠僅僅需要一點基礎的技術能力就能獲得數位傳播帶來的許多益處。網際網路讓會議、辯論、研究等行動都能方便快速的達成,這不僅使得行動主義者的組織動員能力大增,也讓他們更能夠適應這個不斷變動的世界。許多行動主義者為了教育公眾與推動目標與活動,透過建置網站等方式,創造了可近用、可更新、可互動、並且跨國界的傳播渠道,這在網路出現之前是難以想像也無法達成的夢想。

駭客行動主義與開放源碼運動的精神深刻影響了部落格的面貌,以及部落客寫作時的基本態度,不願意全然服膺於主流價值的共通點,讓許多部落客在面對當今主流新聞媒體時也選擇走出自己的路--那就是「公民新聞」。

上述的討論中提到了主流媒體的影響力與社會地位同步下降,部落格等網路新媒體在近幾年內突然竄起,不但連帶引發Web 2.0風潮,更讓許多主流媒體趨之若騖;然而真正在背後推動此一現象的不是別人,正是你和我,以及所有在網路上曾經貢獻過內容、參與過討論的人們—過去相對於大眾媒體,你我被稱為受眾或是閱聽人,然而在我即媒體的時代中,閱聽人也不再只是閱聽人。

聽人在過去的傳播研究中有著許多不同的想像,像是子彈的標靶、被注射的皮膚、意見領袖、關鍵多數。有時候閱聽人是媒體放在收視率天秤上,論斤論兩打包販售給廣告主的商品,有時候閱聽人被認為具有高度主動選擇能力的理性。然而,隨著大眾媒體主體的消失,過往的想像需要重新調整,而閱聽人的典範也需要重新打造。閱聽人2.0,便是這個新典範的面貌。以下,研究者將從閱聽人研究的流變找出閱聽人的新理論典範,並且從這個典範出發,觀察已經逐漸成型的閱聽人2.0現象正在用什麼方式改變傳統、開疆拓土,包括開源碼社群、駭客倫理、公民新聞實踐。

一、閱聽人的新典範

閱聽人新典範並非研究者獨創,近十多年來,閱聽人研究已漸漸從過去流行的被動角色變為主動的新聞資訊處理者(張文強,1997;Ang, 1990; Biocca, 1988),閱聽人又是「如何閱讀」新聞也成為傳播研究的新標的(Liebes & Katz, 1990; Livingstone, 1990a, 1990b),而就閱聽人主動性的觀點來看,「使用與滿足」和「接收分析」研究重新讓閱聽人在傳播過程中現身,前者從閱聽人的主動媒介選擇與使用著眼,後者從社會互動的角度證明讀者不是被動的。

借用Kuhn的常態科學(normal science)典範轉移概念,Abercrombie 及Longhurst(1998)在其著作Audience一書中認為在傳播學研究中,閱聽眾研究有三大典範,分別是行為典範(behavioral paradigm,BP)、抗拒典範(incorporation/ resistance paradigm,IRP)及Abercrombie與Longhurst提出的景觀/表演典範(spectacle/ performance paradigm,SPP)(見表2)。兩位學者所提出的新閱聽人研究典範—SPP公開展示與表演典範—強調大眾媒介在當代社會中的飽和與無所不在,滲透進了現代社會中的每個生活縫隙,因此閱聽人的概念也從最早的簡單閱聽人(simple audience)、大眾閱聽人(mass audience),「擴充」為擴散的閱聽人(diffused audience)。



表二 閱聽眾研究的三個典範


















































項目/典範



行為研究(BP)



抗拒典範(IRP)



景觀/表演典範(SPP)



觀眾



社會脈絡的


個體



社會結構分類的群體



藉由景觀與自戀的社會建構與再建構



媒介



刺激(訊息)



文本



媒介基幹



社會結果



功能/反功能


宣傳、影響


使用或效果



意識形態的抗拒



每日生活的認同形構與再形構



研究取向



效果研究


使用與滿足



譯碼與解碼


迷的研究







年代



50’s~60’s



80’s~90’S



90’S~



研究核心概念



暴露



權力



認同



資料來源:Abercrombie and Longhurst(1998), p.37及研究者綜合整理。

相較之下,SPP典範中的閱聽人概念和其他典範底下的閱聽人概念 (如行為典範重視的動機與需求,合作抗拒典範強調的意識形態與二元對立) 在看待閱聽人與媒介的基本角度上有明顯的差異。擴散閱聽人打破了過去以傳播媒介為劃分的閱聽人類型學,強調當代社會中,大量的媒介滲透至生活的每個隙縫,人們無時無刻不是閱聽人,將所有人事物看成是景觀(spectacle),無時無刻不以自我為中心在進行表演(performance),擴散閱聽人總是處於接收資訊與生產資訊的狀態下,儘管Abercrombie與Longhurst在演述擴散閱聽人的時候並未提及網際網路,但是在Web 2.0的網路上,閱聽人2.0現象與擴散閱聽人典範卻擁有不少雷同之處。

擴散的閱聽人概念在SPP典範中至為重要;根據Abercrombie和Longhurst 1998,p.175),現代社會中的散佈閱聽人意涵體現在四個理解層次上:1) 閱聽人花大量的時間在消費媒體;2) 媒體無所不在,也無法與生活分割開來;3) 當代社會是表演的社會,許多活動都包含了表演的性質,以及4)無盡的公開展示與自戀,藉由媒體作為日常生活中的資源,形構了散佈閱聽人,此情形專屬於現代社會(藉此與較為廣義的日常生活表演論者 eq. Goffman 有所區別),因此研究者認為,要討論閱聽人2.0可從擴散閱聽人典範切入。

Abercrombie 與 Longhurst特別針對「公開展示」與「自我陶醉」這兩個現代社會中的普遍現象,同時也是形成SPP閱聽人研究典範的兩個必須條件加以闡述。簡單來說,公開展示(spectacle)意味著當代社會中所有的一切,不論是固定靜態或流動動態,都漸漸被視為是「需要參與的」。其中的人們、事件、物件,則都需要被框架、注目、凝視、登記,甚至控制。自我陶醉(narcissism)則屬於現代社會的集體特質,兩位研究者認為現代人隨時都處於被觀看的情況下,或是該說,隨時都「認為」自己處在視線的中心位置,四周則環繞著散佈的閱聽人。從此二概念推估,Abercrombie與 Longhurst在本章結論中認為:現代社會的「商品化」轉化了消費者及文化的意義,亦即一切都成為了商品,而每個人都成為了消費者。商品與藝術之間的區隔不再,因為消費本身也是一種藝術,商品與消費者互依互賴。所有的文化都可製作成商品,所有的商品也都具有美學上的意義。商品的符號價值與交換價值不再有高低之分,也無法分開。所有的閱聽人都成為市場,所有的市場也都被建構為閱聽人;所有的人都被看作是表演者,所有的人也都把自己看成是表演者。(p.178)

另外,兩位研究者也為當代媒介滲透下的社會重新定義「迷」的意義。「迷」的形象與大眾文化下的「大眾閱聽人」形象極為類似;在媒體的呈現之下,迷通常被看作是不理性的、狂亂的、盲從的、病態的;迷對偶像表示忠誠,只為了沐浴在反射回來的星光下,參加演唱會也只是為了暫時滿足在平常生活當中欠缺的社群支持感。然而,這種區分只是「非迷」試圖與「迷」「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罷了,這種將迷「他者化」的方式,對於研究及理解迷的文化與實踐沒有任何幫助。Abercrombie和Longhurst認為迷事實上具有高度的產製能力,他們引用Jenkins(1996)的說法,提出迷的主動性展現在其特殊的訊息接收方式上,亦即「情緒上的接近性與批判的距離」:迷並不是聽話的訊息接收者,而是非常批判的讀者與評論家。

此一具有迴圈性質的連續光譜有兩個重要的意義:第一,迷與非迷並非絕對;第二,消費者與製造者的位置一直在轉換當中。因此,閱聽人與傳播者之間的關係似乎也從「固定」變成了「流動」與「共存」。因此現在的閱聽人的生產性已經變成普遍可行的狀態,擴散閱聽人把所有的事情都變成景觀展演,這種閱聽人的重要性不在於主動選擇、主動接收或是主動詮釋,而是成為主動的小規模生產者。閱聽人已經成為媒介景觀的一部分,並且不斷在景觀內外進行重製與再製。

但是閱聽人2.0卻不僅止於公開展示與自我陶醉,更重要的是集體智慧(wisdom of crowd)共同投入創造分享的積極性,而閱聽人長期處在媒介飽和的狀態下,更養成了對媒體邏輯的熟稔,再加上應用網路媒介的成本大幅降低,越來越多的瞭解媒體技巧的閱聽人(Skilled Audience)加入了部落客的行列,閱聽人的主動性跟技能能夠盡情展現,而媒體飽和的時代更是讓閱聽人2.0有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原料,提供閱聽人2.0盡情混搭的空間。生產力越高的閱聽人往往也是吸收資訊最多、最勤快的閱聽人,透過更簡單的網路發佈工具,接收、生產以及再生產對遍及各地的閱聽人2.0來說已經成為全球同步作業。

表三 閱聽人研究:從消費者到小規模製造者的特徵比較



表三 閱聽人研究:從消費者到小規模製造者的特徵比較


































































 



消費者





信徒



狂熱者



小規模生產者



時間軸面



50’s~90’s



90’s



90’s~21C



21C



21C



觀眾型態



簡單/大眾



散佈型



散佈型



散佈型



散佈型



技術技藝



特定(節目類型/頻道/文化商品)


之消費



需多脈絡


特定偶像



更多脈絡


使用/消費技藝的延伸



(為了狂熱理由)消費相關品類


使用技巧的增加



為了市場而產生的使用技藝



分析技藝



總體



迷族內的比較



品類的浸淫與非品類的比較



由浸淫引導之相關消費之增加



區域型市場利基的比較



詮釋技藝



相關型態


消費品味購買



迷族的認定標籤與特徵



相關品類中信徒的(使用/消費論據



浸淫引導


外控降低



生產利潤的比較



文化商品/


差異化生產



相對少的文化商品


瑣碎化


每日生活的一部份



文化商品之生產存在但在日常生活中不常出現






在信徒中


每日生活的重要活動



在狂熱者中


文化生產已臣服於物質商品中



文化生產與物質商品結合、創造一種市場的想像社群



資料來源:Abercrombie and Longhurst (1998), p.44 , p.144, p.148

四、部落格倫理:透明性

與主流媒體不同,部落格具有高度個人化的特質,因此部落客也更需要替自己的言論負責;部落格的高度互動性讓部落客隨時需要接受來自各方的讀者檢驗,沒有停歇,而部落格又同時具有超文本此一基礎特質,讓部落客能夠輕易引用、舉證、以及添加鍊結回消息來源,在這多重的部落格特性與主要推手相互結合之下,部落格圈因而演化出屬於部落客的倫理--「透明性」。

事實上,現在的部落格已經開始擴張與延展傳統新聞產製的實踐樣貌,讓媒體報導與新聞傳佈等新聞傳統例行事務獲得了漸進式改變的可能,儘管也非徹頭徹尾的全然改觀。以新聞傳佈為主要目的的部落格,創造了一種即時的虛擬反饋迴路,瓦解了傳統新聞產製與傳佈循環過程中的滯時性。此外,部落格更引進了一種新型態的混雜式新聞學(hybridization journalism),將傳統的新聞室內部業務,以及來自於個人或團體的去中心化多方情報接合在一起,並透過網際網路傳佈到世界各個角落。這樣看來,部落格帶來的「革命」其實更像是一種緩慢的滲透,而非一瞬間的全盤推翻。

Dan Gillmor在〈部落客應有的寫作道德〉(What ethics should bloggers have?)一文中開門見山地說:「並非所有部落客都報導新聞,大部分都不這麼作,但是一旦他們這麼作,他們就得要有寫作道德」,Gillmor認為這些寫作道德包括了:
1. 完整(Thoroughness)--完整地陳述想要傳達的訊息。
2. 正確(Accuracy)—依據事實,不加油添醋,邀請讀者幫你將報導補完、當發現錯誤時,即刻改正。
3. 公平(Fairness)—傾聽各種聲音,在報導中放進多元觀點,但是不要寫虛偽的平衡報導;同時,要達到公平也要給予其他人回應與糾正的機會,不論你贊不贊同他的意見,更重要的是慎查自己寫作的驅力,永遠用開放的態度去聆聽不同的意見,從反駁者的身上學到的一向更多。
4. 透明(Transparency)—處理自身相關的議題時要明白揭露自己與該議題的相關性、所持的信念、以及所佔的位置。並非每個公民記者都得無止境地公開私密,而是要公民記者對於自己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預設條件多加警覺;另外,寫作時儘可能鏈結回原始資料,讓其他人能夠輕易地檢驗。
5. 獨立(Independence)—要去除商業與政府力量的把持,而在網路上一開始要展現獨立性可能比較簡單,但並不代表部落客能夠一直不被其他因素所干擾。

Gillmor認為「聆聽對話」仍是學習這些部落客公民記者寫作倫理的最佳與唯一方法。儘管對主流媒體來說,完整、正確、公平、獨立等特質也都是其專業新聞意理中的重要概念,但與主流新聞專業意理不同的是,Gillmor提出的數點特別強調其他讀者或部落客具有補充與參與報導的能力,新聞並非僵硬的固體,而是在網路上不斷循環、流動的開放超文本。主流新聞意理徒具概念,卻欠缺或是不願意接受來自於讀者的檢驗,不願意公開消息來源、更正錯誤消息、甚至不願回應;相較之下,對透明性的要求,才是實踐其他幾項標準的基礎,也唯有透明才能讓幾項標準不再是空話。

Ourmedia的創辦人Lasica(1998) 早在部落格剛為人所知的時候就建議記者部落客應該要遵循新的新聞學概念,「透明性」:「在這個資訊充斥的時代,消費者需要知道新聞報導的來源為何,唯有如此他們才能判斷這則報導的可信度。消息從何而來可能與消息的內容一樣重要。」而在2003年的文章裡,Lasica再次重申此一觀念:「當新聞變成一個過程而不再是靜止的產品時,閱聽人也拋棄了他們傳統的被動新聞消費者角色,而變成擁有權力去決定最終結果的責任承擔者,部落格就提供了推廣這種互動的方式之一」(2003:72)。例如從Viégas(2005)的研究調查當中就發現,大多數的部落客時常在寫作中發表個人資訊,而即使比例不少的部落客曾經因為寫作而惹上麻煩,絕大部分的部落客並不認為讓文章留存在網路上會有甚麼問題,並且都願意為自己的文章內容負責。Robinson(2006)同意Lasica的意見,同時也認為部落格對新聞實務的挑戰就在於部落格帶來不同的新聞框架,或是去除了任何框架,讀者將在原始資料來源、記者報導、個人詮釋、還有其他讀者的詮釋之間找到平衡;而後現代的新聞實務已經埋藏在部落格的型態之中,即將慢慢地改變主流媒體的樣貌。

部落格的寫手能在第一時間對新聞事件、文章、或評論做出回應,迅速地行動以爭奪文本意義的詮釋地位,同時對新聞內容及其作者(記者)提出真實性及誠信的質疑。網路傳播作為一種多對多(many-to-many)的媒介模型,能讓任何文章、鏈結、和評論都發佈在部落格上,藉此告知廣大的,互相連結的公眾,讓他們帶著自己的疑問來檢視這些文本的內容,即刻回應,並輔以相關的佐證及鏈結,或是也可能相反的,用更多相衝突的資料及批判來駁斥記者或新聞所宣稱的「事實」。新聞媒體(尤其是印刷媒體)提供的「讀者投書」機制的功能已經被這種新的即時虛擬反饋迴路所超越,部落格這種無歧視的本質(還是有僅限於個人或朋友才能觀賞的網站),讓回應者能越過編輯部的中介步驟,直接發表批評。而部落格也讓回應者能接收其他人的反饋與批評,讓每篇文章,每個論點都能受到眾人的檢驗及調查,帶領新聞學朝向更開放、更透明的對話形式。

部落格具有的媒體特質讓新聞產製傳播的過程產生改變,但真正改變新聞本身的是利用部落格寫作的部落客,他們掌握了平民化的網路媒體,也掌握了對於新聞的詮釋權,進化為新型態的閱聽人。

三、開放超文本

超文本(hypertext)的概念來源有許多種說法,不過一般公認Vannevar Bush於1945年所寫的〈As We May Think〉一文直接影響了後來多位逐步建立超文本與超媒體(hypermedia)系統的學者與發明家。hyper與text的結合意謂著其打破了傳統媒體的線性閱讀與時段、版面限制,文本應該配合人類思考的跳躍性,而非限制。

超文本中最重要的元素就是超鍊結(hyperlink),Bolter(1991;轉引自方念萱,1999)認為超文本中的鏈結執行了詮釋的動作,帶領讀者從一個符號進入它的含義中;超文本是一場符號的遊戲,做為讀者的我們遵循著這些鏈結,依著既定的詮釋之道在網際網路的空間中遊走穿梭。另外Burbules(1998;轉引自方念萱,1999) 也建議要多注意鏈結的置放與使用,因為這些意味著超文本設計者潛藏的預設或價值觀。

能夠閱讀超文本的網路瀏覽器與簡單的人機介面只是發揮超文本潛能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讓任何人都擁有撰寫超文本的能力與上傳至網路空間的權利。部落格回應了這些需求,它的高回應能力和低進入門檻讓更多人更有能力自己訂定遊戲規則,創造或挪用符號作為遊戲的籌碼。這種語藝上的動線所發揮的意涵值得進一步探討,尤其是部落格的社群意涵、部落客的自我身分認定、以及部落格對部落客的意義都可以從超鏈結的細節(例如鏈結出去的網站多寡和種類等)中發現端倪。

部落格的更新頻率應該要十分頻繁:根據Blood,「大部分的部落客都強調要每天都要給讀者一些新奇的。(p.9)」另外,典型的部落格很強調與其他網站或部落格之間的連結,而部落客會對這些其他的網站或部落格發表評論或感想。這種類型的部落格被稱為filter(過濾器),特色是部落客會「先逛」(pre-surf)過網站或部落格裡面的內容,然後以超鏈結的方式導引自己的讀者選擇接下來的文本,而其他讀者或部落客又可以自由加入這個空間,繼續延伸下去。

部落格的超文本(hypertext)使得互動的空間不受限於個別部落格空間當中。李依倩(1998)認為超文本事實上只是讀者在電腦系統的嚴密控制之下所構築出的一種意義網路,事實上互動性並不完全;此一說法對部落格來說不能完全成立,因為部落格之後有著一個真正的「人」。部落格的眾多機制提供了更高互動的可能;在部落格系統中,要在文章內容附上超鏈結(hyperlink)十分容易,也因此文本的閱讀走向呈現高度的跳躍。若是讀者對文章有感想或意見,大多可以藉由迴響、留言板或在自己的部落格引用種種方式發抒,同時又可以在自己的文章加入其他超鏈結,提供部落格主人和其他所有該部落格的瀏覽者、自己部落格的瀏覽者更多另外的文本開拓方向。可以說,文本的鏈結方向無可計數,而且不斷增加,因為網路上的部落客和瀏覽者和他們的創意也會一直浮現,意義也持續建構中。

部落格對於傳統新聞實務的影響,最為顯著的是在於,藉由創造一條即時的虛擬反饋迴路,部落格能把介在新聞記者及公眾之間盤據已久的障礙移除,同時讓媒介應負的公器與社會責任受到更多人的監督。部落格的確能實際去影響現存的主流媒介組織,不受時間與空間限制,即刻地挑戰新聞媒體與評論意見的地位及正當性。不少人把部落格形容為DIY新聞學,任何稍有知識的業餘權威,只要能連上網際網路,加上一點點技術知識,都可以進入網路空間裡,向所有的公眾發聲,成為眾聲喧嘩的一份子。

然而光是擁有部落客的頭銜,並不代表就能夠挑戰主流媒體,這種直接論斷並不存在。部落格的超文本讓部落客在寫作時更能輕易引用其他網路上的資訊,不管是文字、影音、網站,因此若要透過部落格寫作取信於陌生他人,部落客需要與主流媒體的權威式說服不同的寫作倫理,轉而以開放、透明的態度接受眾人的檢驗。

二、互動性

自有部落格研究開始,部落格的互動程度就一直是部落格研究社群爭辯不休的議題(e.g. Herring et al., 2005) 。有研究認為部落格的互動性很低,連結到其他部落格的超鏈結也很少(Herring et al., 2004)。也有人指出部落格逐漸出會話的實踐(conversational practices)正在逐步發展中(e.g. Efimova & de Moor, 2005),社群形成效應也顯現在部落格之中(e.g. Merelo-Geurvos, Prieto, Rateb, & Tricas, 2004, 轉引自Efimova L, Hendrick S. 2005)。越來越多的證據都證明了在部落格中逐步地在形成了一種社會結構。這些證據包括了部落客自己對於部落格產生的社會效應之談論(e.g. Mehta, 2004)、針對特定部落格社群文化的研究(e.g. knitting community in Wei, 2004, or goth community in Hodkinson, 2004)、還有對於部落格超鏈結的統計分析(轉引自Efimova L, Hendrick S. 2005)。這些證據,在在都指出,在部落格空間(blogsphere)中,社群的出現並非偶然,而是共同的興趣和話題讓部落客們「連」在一起。

與其它的線上社群(像是BBS論壇或聊天室)相較起來,部落格社群的形成來自於部落格與作者之間的聯繫,而非由於共用一個網路空間。Efimova & Hendrick (2005)認為,在一方面來說,部落格社群的出現是很詭異的,因為部落格理應是非常高度個人化的空間;但從另一方面來看,由於人類本來就是群居的動物,就像在城市裡有自己的家和公共空間一樣,個人私有空間與社群空間理當共存。就如同居住在城市裡一樣,部落格空間的人口分佈並不平均,也不整齊。在有的鄰里中,交流著許多的社會活動和溝通行為,有的鄰里卻只不過像是將房子隨便聚集一塊,居民之間毫無共通點,也沒有任何互動。有的部落格社群空間具有明顯的範圍和邊界,但是大體來說,要界定出社群的範圍非常困難,尤其是對於非社群成員的人而言。

對部落格玩家來說,他們也認為部落格是社會互動性高並且有社群特性的。除了部落格會連結到其他部落格以外(Cavanaugh, 2002 轉引自Herring et al, 2004),有些部落格也開啟迴響功能,讓讀者可以就個別文章發表評論,讓部落格具有對話的功能(Blood, 2002a, 轉引自Herring et al, 2004)。Blood稱社會互動性在日記式的部落格當中最為顯著。日記部落格的焦點在於生活書寫(Mcneill, 2003)。但與傳統日記不同的是,日記部落格不是只留給作者私人觀看的,也不是作者個人獨立完成的,而是藉由部落格公開的性質,與觀眾共同完成的。

Anderson(1996)認為作者在產製文本的過程當中就已經隱含了觀眾的存在,而Bloom(1996)的看法是日記的作者在寫日記的時候,都有觀眾在心裡—孩子或伴侶—以及一般的陌生人。Langellierc和Peterson(2004)將回饋(feedback)定義為在表演中,表演者與觀眾共同互相定位彼此所在的一種行為;他們認為表演者會依照觀眾的反應來調整自己的表演,就如同打靶時藉由觀察上一發命中的位置來調整下一發的準頭。對部落格來說,作者可以在正式表演前先以其他方式,如電子郵件和即時通訊先「預演」,以此來判斷表演需不需要修改,也可以在發表文章之後,視觀眾的迴響及引用來調整之後的文章。另外,作者也可以直接修改原本的文章中的所有元素,包括圖片、文字、引用等。

許多作者或部落客認為迴響、引用、與超鏈結這些行為在本質上是在進行互動的對話。Marlow(2004)提出「雖然部落格基本上是一種對於個人出版的創新型式,但同時也產生了一種新的網路社會互動模型:一個大量分散,卻又完全連結的對話,包含了所有想像的到的話題及喜好。」Blood(2002)說的更明白:「如果你在引用原始文章時沒有和它作鏈結—特別是那些與你立場不同的—無論你的網站長什麼樣子、更新有多頻繁,你都不是在經營部落格。」(轉引自Herring et al, 2004)

以開放的部落格為基地,以部落客所能利用的Web 2.0互動工具越來越多,像是留言板、行事曆、繪圖板、部落格寵物...等,都讓部落格寫作添增了許多樂趣跟實用性,更重要的是,部落客不需要熟悉複雜的網頁技巧,樂於分享與創造才是善用這些工具的基礎,雙向甚至多向的對話在部落格上稀鬆平常。然而主流媒體則往往受限於媒體本身的特質跟新聞意理,報導多半以封閉式包裹型態投遞給閱聽人,儘管媒體提供閱聽人以投書或要求更正的方式行使回應權,閱聽人也只能在主流媒體願意接受的前提下,用主流媒體規範過後的方式表達個人觀感與批評,可說是處處受限,已無法滿足部落客要求的開放性。

Blog一詞最早由weblog衍生而來,所謂的weblog是指網頁伺服器上紀錄的技術性記載,像是由其他電腦IP發出的要求和時間或是錯誤訊息,除了專家以外,對一般人來說並無法直接理解。雖然有人將網路教父Tim Berners-Lee於1991作的第一個網站視為最早的部落格,但目前的部落格形式實際出現於1996年,直到1997年,Weblog這個詞彙才首次被Jorn Barger用來稱呼這種新的溝通型態,指稱一種用網頁 (web) 來呈現的個人日誌 (log) 。

到了 1999 年四、五月間,Peter Merholz 開始把 Weblog 唸成 We Blog ;從此 Blog 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新的動詞。根據 Blogger.com創辦人之一的 Meg Hourihan 在〈What We're Doing When We Blog〉一文裡的說法, Blog 這個動詞指的乃是按照各自的規則來整理資訊。當某個人在 Blog 的時候,並不是(或不單純祇是)生產被人們稱之為「 Blog 」的一篇篇文章;實際上,她是在實踐個人的信念,以她所認同且認可的規則,將她的感官所接受到的種種資訊,整理後加以出版,成為其他讀者所能夠閱讀的文本。

此後,部落格這種線上活動成長突飛猛進,原因主要是因為第一個免費的部落格軟體--Pitas的出現,以及主流媒體對於部落格這種具草根性的另類媒介的宣傳,尤其是在美國911事件和第二次美伊戰爭之後,藉由部落格發布的網路新聞往往引起主流媒體的追隨。另外,由於部落格軟體使用越來越容易,部落格也越來越多,增加的越來越快;Blogger.com就宣稱只需要短短的三個步驟就可以完成自己的部落格。(鄭國威,2005)

部落格作為一種網路媒介形式,與其他許多網路傳播方式共享網路的特性,但部落格也有其特別顯著之性質。從歷史脈絡、媒介形式、使用者心態、以及社會期待等角度切入,研究者認為部落格已在使用者的不斷創新與加入之下,演化出不同於其他網路傳播形式的特殊性格,以下列舉四點,並從中發掘部落格形式與主流媒體的不同之處,而這種沒體型是又為主流媒體與閱聽人帶來哪些啟發。

一、超人際的自我呈現

部落格是一種進入門檻低的線上發行工具,讓個人的意見可以公開於大眾面前。部落格也被認為是一種個人表達的方式,提供了一個「私人的,受保護的空間」,部落格的作者可以藉此與其他人溝通,同時保有控制權(Gumbrecht, 2004)。然而,讓部落格與眾不同的不是發表的內容,而是作者的個性,部落格漸漸地成為了作者的線上身份。

絕大部分的部落格都不屬於傳統的、欠缺個人色彩的公司網站或新聞來源網站,而是由個別部落客編寫管理,是一種未經編輯(unedited)的個人發言(Winer, 2003)。一般而言,部落格被用來作為作者想法和心情的敘述(Walker, 2003; Herring, Scheidt, Bonus, & Wright, 2004),讓個性與價值觀浮現於文字之上。即使部落格裡只搜集了一大堆的超鏈結或短語,也一樣呈現出作者的某些特質。在部落格上,作者挑選出的網路鏈結和對文章的評論,正代表作者將個人的喜好以及在意的事情公開記錄於網路上。

Walther(1996)在電腦中介傳播(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一文中提出了超人際(hyperpersonal)溝通的概念,意指「電腦中介傳播所提供的互動經驗比面對面(face to face)溝通所能提供的更讓人渴求。」(Walther, 1996),也就是說,人們在社會中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在維持自我形象並吸引其他人注意,獲得其他人的欣賞(Bell&Daly, 1984, 轉引自Walther 1996)。這種發展最佳印象的能力和選擇性在電腦中介傳播的環境中獲得提升。Walther提出了兩個電腦中介傳播的特徵—減少的傳播線索(reduced cues)與非同步性傳播(asynchronous communication)的機會,正是這兩個特徵網路使用者能夠更有效率及效益地「選擇性自我呈現」(selective self-presentation),而部落格的設計更讓部落客能簡單地在個人空間裡添加各類元素,加強或減弱某些呈現出來的性格,讓超人際溝通顯得更為普遍;而也因為了解了部落格的易用性與高操控性,才促使了越來越多的網路使用者加入部落客的行列。

中國的評論家羅皓菱(2004)認為博客(部落格)的出現是網路使用者們對於網路論壇及個人網頁不滿的反動。而相較於BBS或 網路論壇,他認為部落客在自己建築的部落格中具有更高的控制權,也不需要和經營個人網頁一樣費太多心力在複雜的網頁設計語法和效果之上,因此部落格算是最適合讓個人展現最佳化自我的舞台。部落客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可以自由選擇僅簡單呈現文字,或是輕易嵌入圖片、音樂、或是短片,端看文章的內容以及部客設定的 網頁風格而定。由於省去了面對面互動時,個人必須投注在注意肢體動作及週遭環境的高度集中力,部落客可以更為專注於訊息設計上:除了文章本身之外,還包括 了文章彙整的方式,部落格上各區域排列的位置,圖片、音樂、影片的安插及選擇,加入文章中引用的超鏈結及與其他部落格的鏈結等等。

在減少線索的前提之下,部落客們積極的提供資訊以打造部落格中的自我,藉著這個最佳化的形象與瀏覽者溝通,不論是直接或間接。一般而言,部落格中的資訊和表達遠比外表、性別、種族、喜好重要,但這並不表示以上的這些和其他特徵均不明顯,Walther(1996)就認為這些特徵還是可以「透過表現(而非外表)被透露出來」(p20)。Wynn & Katz(1997)的研究發現,大部分的個人網頁創作者皆整裝待發、以多向度的真實面目示人,在個人網頁中所呈現的非但不是如後現代理論中所說的破碎、分裂的自我,而是盡可能地整合有關自我的資訊及面向。這在部落格當中更為顯著,或許,網路上的部落格才是部落客們從零碎的線下生活中蒐集而來的集合體,這可以從部落格常見的文章分類彙整方式看出來。在此同時,部落客由於考慮到部落格公開的性質,也會做出不同程度的調整,例如文章內容的私密程度和嚴謹程度,可以說部落客們是面對一群想像觀眾努力表演的表演者。

另外,非同步性也使得部落客在發表、編輯、迴響、設計 版面等訊息設計工作上擁有更充裕的思考時間。這對於網路上的人際關係發展非常重要,因為在現實世界中,人們往往受到面對面溝通時無法避免的倉促而出錯,不 論是言語上或肢體上,而部落格上的人際交往由於不受時間限制,彼此可以有更多時間考慮一言一語,溝通時的壓力也隨之減少。非同步的互動比在同步的談話中,能更深刻地、注意地和慎重審議地計劃、仔細考慮、及編輯自己的論述(Hiemstra,1982,轉引自Walther, 1996))。Lois Ann Scheidt(2004)認為部落格的特殊之處在於它可以將個人的敘述(personal narrative)加上表演的特性,像是藉由使用顏色和圖像來佈置舞台,並且藉由迴響、文章發表、或是在部落格之外的傳播管道,例如電子郵件和即時通訊,來與觀眾互動。這些管道受作者控制,同時也受限於作者的技術能力。儘管這些性質也能在個人網頁上發現,部落格時常更新的特性提供了更高程度的表演和互動性。

在觀看部落客細心佈置的部落格時,讀者常常對於部落格有不一樣的觀感,而這觀感就會成為對部落客本身的感覺。Lea & Spears(1992)認為,在網路上因為對互動對方資訊的欠缺,反而容易造成「過度推論」現象(轉引自Walther, 1996)。在網路上我們很容易以很少的線索來假設線索的提供者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興趣,甚至人際關係如何。這些推論會反過頭來影響自己對這個人的喜好。再加上部落格提供了各種方便的聯絡機制,因此部落客與部落客,部落客與讀者,或是觀看同部落客的讀者間很容易產生「同伴」的情愫,成為「部落」的一員,甚至結成社群。

Nardi等人的研究(Nardi, Schiano, Gumbrecht, 2004; Herring, Scheidt, et al., 2004 Viégas, F. B., 2005)則發現,大多數的部落格都包含了部落客的個人資訊,而部落客也對此不以為意,願意為自己發表在部落格上的言論擔保,並且接受任何人對文章進行意見及立場的檢測與比對,這種開放的態度其實與部落格可供部落客高度個人化與調整表現方式的特點有關。

然而。在主流媒體的單向傳播模式裡,掌握最終呈現的人僅為少數幾名「守門人」,讀者或觀眾都只是被再現、被報導的客體,多半被用以「佐證」新聞媒體預設的立場或是為某些刻板印象背書;儘管許多的新聞網站早已強調個人化,讀者可以調整版面配置,訂閱想看的新聞類別,甚至追蹤特定關鍵字,打造屬於自己的新聞,但是閱聽人終究只能獲得接收的自由,而非創造與分享的自由。

三、主流媒體向部落格轉

以部落格為主的各式參與式媒體近兩年來已經成為主流媒體的新寵,這些隸屬在主流媒體之下的部落格嘗試以種不同的方式接觸讀者,也獲得不同的迴響,部落客與主流媒體都開始對彼此之間的互動關係極富興趣,相關議題常常成為部落格圈內和主流媒體報導中的重要討論議題,但探討部落格與主流媒體彼此之間關係的學術研究卻還在起步階段,相關文獻並不豐富,許多有關的精闢論述多在部落格上發生,但未能加以學術性統整;然而近來,傳播學界已經漸漸將焦點投注在部落格之上,開始探討部落格與主流媒體之間的諸多面向,例如Halavais(2002)、Papacharissi, Zizi (2003)、Herring(2004)、Johnson與Kaye(2004)、Ó Baoill(2004)、Gallo(2004)、Wall(2004)、Morozov (2005)、Meraz(2005)、Murley and Smith(2005)、Rutigliano (2005)、Trammell與Britton (2005)等人的研究都或多或少觸及到部落格與主流媒體之間的關係,但並非主要著力點。國內的相關研究數量就更少了,僅寥寥數篇碩士及研討會論文與部落格相關。其中絕大部分為部落格使用者的行為與動機調查研究,例如林佳靜(2005)、周立軒(2004)、權自強(2004);劉基欽(2004)則從部落格功能、介面、使用模式,探討部落格的信任;產業面研究有周恆甫(2004)以「交通大學無名小站」為例,對Blog發展與應用之初探研究。施力群(2004)、劉江釗(2004)則分別從「自我觀望」與「表演」的質性思考角度另闢蹊徑,然而也僅從個人角度著眼,並未將部落格與新聞媒體做出扣連。

杜念魯(2005)針對部落格對報業從業人員行為影響進行的初探性研究是目前唯一的相關研究。該研究採用深度訪談的方式,與10位在報業工作且有使用部落格習慣的從業人員進行訪談。研究結果發現,報業從業人員對部落格方面的概念仍受限於一般對網路媒體的刻板認知,所以多數受訪者未將部落格視為正式或具有效力的傳播管道,也未將部落格視為報業媒體的競爭對手,最多將其視為一個新的新聞傳遞管道,因此,受訪者也就不認為部落格對報業從業人員在工作方面會產生什麼影響。而杜念魯同時也在訪談的過程中,發現受訪者彰顯自身的「專業訓練」、「可信度」、「權威」及「不可取代性」的意圖。
國外最早開始對於主流媒體部落格開始進行專門研究的是Metheson (2004),他研究英國衛報最早成立的部落格,認為新聞的形式隱含了記者如何看待自己、這份工作、以及新聞業在社會上的定位,而新聞媒體所宣稱的,圍繞在新聞實踐每一個環節的「權威性」,都來自於記者以及閱聽人對新聞語言所承載的權威性之認同。若是貿然背離這些新聞慣例,閱聽人透過新聞去「追尋真實」的目標性將被摧毀,新聞論域的合法立足點(ligitimacy)也將陷入危機;對媒體而言,換另一種方式(部落格)來呈現新聞的風險比想像中來的大。

Wall(2004)認為主流媒體已經開始透過利用部落格,想重拾新聞的權威。Singer(2005)後續針對了20個由主流媒體設立,談論政治相關議題的記者部落格實際進行了內容分析,試圖了解主流媒體記者使用部落格的行為是否影響了長久以來的新聞型態與運作,包括不偏不倚、透明性、與守門人的角色。他發現,儘管這些討論公共事務與政治的主流媒體部落格都傾向於在文章裡加入個人評論與意見,但是依然想維持主流媒體作為資訊守門人的地位,即使他們正在使用如此高度互動與共同參與式的媒體管道。Singer也發現,這些記者部落客也常常在文章中添加超鏈結(hyperlink),但是絕大部分都導向其他的主流媒體網站。因此他認為這些剛入部落格大門的記者希望把部落格「正常化」,並整合成為傳統新聞慣例與實踐的一環。

關於部落格與新聞,Johnson與Kaye(2004)則透過對3747名部落客進行的問卷調查得知,相較於傳統大眾媒體與其他網路消息,部落客更信任他們自己從部落格上得到的資訊,他們相信該部落客不會在文章裡隱瞞自己的偏頗,並認為從部落格得到的資訊往往更有深度、思考層次更為豐富。Gallo(2004)認為以新聞傳佈為主要目的的部落格,創造了一種即時的虛擬反饋迴路,瓦解了傳統新聞產製與傳佈循環過程中的滯時性。此外,部落格更引進了一種新型態的混雜式新聞實務(hybridization journalism),將傳統的新聞室內部業務,以及來自於個人或團體的去中心化多方情報接合在一起,並透過網際網路傳佈到世界各個角落。

Robinson(2006)的研究針對美國主流新聞媒體記者的部落格進行質性文本分析,提出了許多重要觀點。他發現這些記者部落格(J-blogs)的確在某些層次上改變了傳統的新聞意理與新聞寫作規範,將新聞實務帶進後現代的領域之中。儘管主流新聞媒體一開始的目的是為了重新取得發言的權威,因此即使記者們在部落格上寫作也常常綁手綁腳;而當他們跨出傳統新聞實務的限制,成為了偏離新聞規範的「現行犯」之後,他們便會藉著操控事實或是呈現多重事實來為自己的行為尋求正當的理由。

Robinson(2006)分析了130個列名在Cyberjournalist.net上的「專業記者部落格」,這些記者都在主流媒體的網站開設的部落格下進行寫作。根據觀察,她將記者部落格分成以下七類:記者採訪過程的筆記本或採訪花絮、網路上的專欄或評論、由編輯負責的問與答空間、讀者的論壇、記者對其採訪路線與心路歷程的吐露、為了增進銷量的新聞重點摘要整理、或是記者不願在正式新聞報導上留下紀錄而專門成立的八卦謠言部落格。Robinson引用Kovach and Rosenstiel(2001)的標準(規範性)新聞媒體概念來檢視這130個部落格的文章,並將足以作為代表的記者部落格表現提出來當作案例,看這些習於主流媒體慣例的記者編輯們如何改變新聞學的定義與因應新聞學定義的改變。例如她發現記者在部落格中文章常常會與自己在新聞版面上所寫的新聞或專欄評論互相呼應與鍊結,但在部落格上,記者可以不受版面限制地添加其他資料來源與相關外部鍊結,或是讀者迴響,以表現出多元事實觀,而非傳統新聞實務的唯一事實觀,即使這些外部部落格或文章的可信度和真實性都還有待商榷,寫作方式與內容也都不符合傳統新聞意理的要求。

記者部落格也往往將記者本應具備的「獨立」性格給放棄。Robinson以Seattle Post Intelligence記者Lyke的部落格為例;在Lyke跟隨美軍前往波灣戰爭採訪時,她在部落格的文章裡每每使用第一人稱或是「我們」(Lyke與美軍弟兄)等詞彙,並加入許多個人意見與感想,甚至不再以記者而是以美軍的角度去看這場戰爭行動。而讀者的迴響也是這些記者部落格組成的重要因素,透過開放讀者迴響,這些媒體再次強調自己對人民與民主的效忠,而這些讀者迴響也或多或少改變了其他讀者對於新聞事件的看法,扭轉了原本報導的框架。另外,部落格逆時序與持續更新的性質也讓過去以倒金字塔為尊的新聞報導格式不再受寵,同時也破除了過往新聞報導的完整包裝,讓讀者可以即時地接收最新訊息、記者也無法透過敘述與刻意編排去控制新聞走向。許多記者更會將未經過編輯刪減的報導放上個人的部落格,或是特地為了部落格形式而重新潤稿或是添加鍊結,並與讀者進行互動,因此新聞不再是斷裂單一的固體,而是連結成為具有無限發展潛力的生命體。

儘管如此,透過文本分析,Robinson還是認為許多記者部落客對於跳脫傳統與後現代新聞實務的界線依舊懷有顧慮。記者部落客更常常在部落格上捍衛自己的工作,儘管他們在部落格上的寫作這件事正反過頭來逐漸改變他們工作的原始面貌。

除了部落格之外,其實同樣具有部落格特質的「個人新聞台」與電子報也曾在台灣獨領風騷。蔡珮(2004)以後現代的角度探討明日報-PCHome「個人新聞台」的新聞書寫如何顛覆傳統新聞概念的定義,她認為「個人新聞台」的「新聞」書寫呈現了後現代的多元樣貌,「新聞」回歸為人與人交換消息、私人互動的媒介;新聞與創作之間的界線也變得模糊。陳湘嵐(2004)以《南方電子報》為例,研究網際網路作為替代性媒介如何成為社會運動的溫床,她認為南方電子報有著比傳統媒體更為彈性的組織與運作模式,顛覆了過往消息來源的壟斷機制,呈現了多元內容,南方追求公共領域的公開性、透明性等價值,更讓社會運動的火花得以在網路中繼續燃燒,花費的金錢遠比過去來得少,效益卻能大幅擴張。

部落格在主流媒體使用下呈現了少數幾種特定的面貌,但是部落客應用部落格的方式卻無可勝數。部落格放大了網路媒體的特性,同時將個人領域與公共空間結合在一起,並且鼓勵線上互動與線下世界結合,因此,如果主流媒體要善用部落格,需要先瞭解部落格本身的媒體特質與部落客是如何一點一滴地透過不斷對話塑造出部落客的寫作意理。

二、風雨飄渺中的「準專家系統」

現在普及的新聞實務來自於西方社會;更精確一點來說,是來自於幾家在歷史上奠定了新聞典範的報社媒體,例如美國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在新聞實務的歷史上,這些新聞媒體以及與他們相連的事件(像是水門案及五角大廈報告書)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們藉由制度化、大規模的新聞產製作業流程,以及專業化的報導,逐漸在社會上建立起權威地位,成為事實的見證者與定義者。因此,從這個「傳統」以降,正統新聞報導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告訴閱聽人「事實」,而要如何蒐集、整理、傳遞這份「事實」,讓閱聽人能夠理解、吸收、進而思考,就是新聞實務的一切。然而媒體的鏡射論已被打破,主流新聞媒體的權威更是日漸受到質疑與挑戰,尤其是在許多報導出現錯誤、紕漏、偏頗、甚至造假之後,主流媒體遲緩的反應和一味否認的態度往往更令閱聽人瞠目結舌,甚至不願再投注信任。然而主流媒體長久以來霸佔社會資訊中介的角色,早已成為多數現代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資訊窗口,在社會結構中系統化而成為專家;然而主流媒體在當代社會中的職能與位置是否還符合閱聽人對專家的期盼與需要?

Beck在《風險社會與超越》一書中提出了風險社會的概念,他認為在工業社會的快速分工發展之下,衍生了大量難以預測、影響深遠,卻又無法避免的風險。人類社會和風險密不可分,風險更成為我們無所不在的伴侶,不論是政治、經濟、社會、生態都離不開對風險的考量。在風險社會中,人們對「未來」的想像與畏懼,而非「過去」,才是推動「現在」的主要力量,人因對「未來」產生恐懼,而影響到「現在」的行動(Beck,2000)。因此,風險並非全然不可預知的重重暗幕,而是具有若干不確定性的未來;為了降低不確定性,控制風險的範圍、影響,更為了盤算風險過後的未來,人必須不停做出抉擇,然而每一個抉擇又將會回過頭來影響未來的風險。Giddens(1991)在《現代性與自我認同》一書中,提出類似貝克的觀點;他認為當一個人離開過去,離開傳統行為方式,本身將面對一個問題式的未來社會,風險概念便變成為了核心概念。Luhmann(1993)亦認為現代社會系統本身製造出來的危害,社會必須自己加以回應。

Beck(2000)認為現代社會是以知識為基礎的社會,強調知識為本的同時也讓人們對風險的產生機率產生恐懼,但他也認為所謂的專家並不一定就能讓人們免於風險危機,並指出當專家同時在生產者、分析者與獲利益者的角色間徘徊時,就不免產生內部風險與危機,因此當人們企圖去限制與控制風險時,卻反而擴大了風險與危機。精準的科學引發的不確定性反而遽增,而透過理性生產的知識可靠性也令人質疑,黃浩榮(2003)認為這種來自風險的複雜性反而成為了解構科學權威的破壞力量;風險讓人們重新檢視成為定見的權利體系與信仰,不再置身事外,從而透過別的路徑積極參與風險與知識建構。反省邏輯取代技術經濟邏輯、風險理性取代科技與目的理性成為風險社會中的重要信念。

當人們越來越仰賴知識與專家建議作為行為依據的同時,專家的意見卻也經常性出現不一致,即便是專家自己在其特定專精領域中,也同樣會遭遇到選擇的問題,所以個人是否完全信任專家進而有所行動會存在著兩難問題。也就說在現代社會中所仰賴的知識與專家系統本意在提昇控制與減少風險,而卻在科技與知識急速發展的同時成為一種形塑風險社會的風險因子。在個人主義化的風險社會中,專家知識無法持續提供個人日常生活所需的安全感,造成專家系統逐步失效,個人難以透過社會結構獲得充分可信的行動指引,生活中的不確定性與焦慮陡升,反之自我認同漸漸崩解。從而整個社會在對風險評估的最終決定上,專家與非專家是彼此平等的(孫治本,2001: 85)。

儘管在風險社會的論述中看不出大眾媒體與專家系統的直接關係,黃浩榮(2003)認為,由於媒體是當代社會中資訊傳佈的重要載具,承載著專家系統產製的大量知識,因此成為了一般公民獲得安全感與生活指引的主要來源;再者,媒體也和專家系統一般,具有專業的運作規範來產製新聞產品,具有知識加工者的角色;最後,媒體除了傳遞專家知識以外,也擔任公眾間論述的橋樑與公民意見的代言人,讓社會理性(social rationality)與科學理性展開交流與對話,因此,黃浩榮主張將大眾媒體視為「準專家系統」(quasi-expert system)。

黃浩榮認為新聞媒體事業作為準專家系統之知識特殊性比起醫療、法律、或是建築等高度專業領域,顯得較為普通,但是新聞媒體卻具有橫跨各種領域的必要,新聞從業人員也需要具備一定的專業素養,並且經過長期的訓練與磨練,才能培養出新聞的敏銳度。儘管這種素養與敏銳度卻又遠不及社會中其他專家系統具有嚴格的審核標準。

研究者認為新聞媒體具有能夠穿越時空限制的能力,這種能力可以從兩方面來看,第一,新聞本來的原始用意就是讓沒有親身參與事件發生的人也能夠知道遠方所發生的事情,而拜新科技之賜,訊息傳播的範圍與容量越來越大,傳送的速度也幾乎等同於即時,任何地方發生的事件都能藉由新聞媒介讓世界上任何角落的接受者共同參與;多媒體的聲光影音更具有強大的再現震撼力,例如在美國與伊拉克戰爭當中,隨行的戰地記者與攝影鏡頭就呈現給了全球觀眾一次即時的「真實戰爭」。第二,主流新聞媒介的企業進入門檻和工作的複雜性與日俱增,尤其是電視新聞業,已然形成了寡占市場,普通人無法對新聞業內部的例行作業層次以上的層次做出具體影響,傳播者與受眾彼此之間的資訊和權力高度不平等,但是民眾接受資訊的需求卻已然穩固,必須不斷接觸外來訊息;所以一般民眾必須相信新聞媒體這種專家系統能正常運作,就算懷疑,也往往無力可施。

因此歸納上述,研究者認為新聞媒體作為「準專家系統」的地位來自於以下四點:第一,新聞媒體內部高度分工,平常人難以得窺全貌;第二,新聞媒體各層級之間所須知識大相逕庭,皆具有一定的專業特質;第三,新聞媒體長期以來就以閱聽人的信任為重要資產,並且營造可信的形象;第四,閱聽人如不相信新聞媒體,自己也無法得知遠方的確切資訊,在對環境的未知無法滿足之下,閱聽人面臨的是一種沒有選擇的選擇。

準專家系統—主流大眾媒體—也同樣面臨反身性的挑戰。當大眾媒體競逐商業利益,僅以最低標準要求自己,動輒餵食偏頗、錯誤、乃至無中生有的新聞以搪塞版面或時段時,或當重要的公眾議題被棄置一旁,而善於勾引眼球的聳動刺激衝突成為報老闆或電視新聞編輯的首選時,媒體賴以維生的讀者或觀眾信任反而遭到唾棄而蕩然無存,例如美國與歐洲商會於2006年10月聯合發佈的「亞洲利益關係人報告」 就指出,台灣民眾對公眾事務抱持高度懷疑的態度,是亞太地區十個國家中最不相信政府、企業、非營利組織(NGO)及媒體的國家,僅有百分之一的受訪者認為媒體報導具可信度。(中廣新聞,2006年10月24日)

新聞報導品質的下降反而造成更多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發生,閱聽人的生活逐漸被喪失公信力的同質化媒體所環繞,所滲透(孫翠蘋,2005);然而閱聽人並非僵化不變的一塊鐵板,而是不斷適應媒介景觀而重新自我定義的有機群體。因應著對於結構中專家系統與準專家系統的信任感消逝,作為結構中行動者的閱聽人,並不打算就此坐以待斃,而是如上述所說的:尋找新的信任對象,甚至自力救濟,讓自己成為信任提供者,成為陌生他人的資訊管道。

因此,雖然新聞媒體亟欲重拾閱聽人的信任,恢復專家的角色,卻已經不能再用過去的方式。部落格雖然被許多人認為是對主流新聞媒體的一大挑戰,但同時在媒體的眼中,部落格也是轉機,因此如何與部落格圈結合,如何利用主流媒體的現有豐沛資源在部落格看似陽春的表演舞台上吸引目光,博取信任,已經成為主流媒體如今的大方向之一。

本章將從傳統媒體新聞在現今社會中的表現開始出發,探討新聞意理與媒體守門人概念在這一兩百年來對新聞型態與內容的影響,而這種影響力的崩解肇因所在;接著以部落格為現今網路新興草根媒體浪潮之代表,自部落格的簡史開始,現象、以及傳播涵義。並從以上兩點導引出閱聽人的新典範,論述閱聽人2.0的力量何以在此時此刻湧現,又代表了什麼。

第一節 過去的新聞,現在的包袱

新聞媒體在社會中的地位與影響力不言可喻,本節將從守門人與新聞專業意理的反省出發,論述主流媒體在社會中扮演的結構性角色以及這個角色如今的轉變,轉變的理由。最後針對主流媒體步上部落格之路的表現跟學術研究,提出傳統媒體因應變化的方式如何改變了過往的守門人概念與新聞專業意理。

一、擋在新聞之前的守門人

新聞成為一門專業的歷史並不長遠。現今的新聞專業乃伴隨著19世紀大眾媒體的出現而成立,而愈趨先進的印刷術、造紙術、以及愈來愈多的識字人口為孕育大眾媒體傳播模式的溫床;大眾媒體的傳播模式也賦予了一部份人從未能掌握的高度政治權力,也因此,這些人自動地成為了監督與抵抗政府、大企業的社會角色,負起社會期許,自號為社會公器。

起初,17世紀的新聞媒體並不像現在這般具有專業性質,街談巷語反而更接近新聞原先的樣貌,而新聞皆由業餘者提供、撰寫,畢竟當時也沒有記者這一行業。直到演變至大眾媒體與專業新聞的時代,業餘者的報導反而被剝奪,不管是用硬性的言論箝制、或是透過軟性的片面標準—客觀、中立—等新聞意理來否定業餘者的報導可信度。在主流媒體上,編輯權集中在少數幾個人手上,他們雖非全知全能,卻能決定數百數千萬人能看見的真相,替閱聽人決定認識世界的方式。

Lewin(1947)提出守門概念(gatekeeping)之後,White(1950)開始在將守門人概念應用在新聞組織研究中,之後萌生出許許多多相關研究,守門人一詞也漸為新聞傳播學界與實務界所熟悉;然而新聞守門人的專業意理早已受到質疑,許多人甚至不認為新聞可以套上「專業」二字,例如Elliot(1977)就認為在某些脈絡之下,聲稱具有新聞專業只不過是代表能夠具有完成工作的能力,他認為一個組織當中的許多功能活動被冠上專業的形容詞,其實不過是給予這些工作者一種文化與社會上的信賴。Elliot直接了當地批評所謂的新聞專業僅不過是能完成固定慣例工作的能力,例如報導正確性、趕在截稿前交稿、懂得版面編排、和理解某新聞室強調的新聞價值(1977, p.149)。

Elliot繼續批評媒體試圖保持中立,與事件維持距離,到後來「專業的廣播者會將自己與內容切割開來,並且拒絕替訊息負任何責任」(p.150)。另外,這種新聞意理也隔絕了過度爭議性議題被報導的可能,使得整體氛圍趨向保守,甚至產生對言論的箝制。自認為新聞專業的人們掌握了決定報導適合與否的權利,Elliot認為這是一種道德領導(moral leadership),亦即新聞專業自認為比客戶或公眾自己更瞭解他們要什麼,以此自居於仲裁者的角色,判斷何為好品味,何為正確行為。

新聞媒體的挑戰來自於可信任性愈來愈受到閱聽人的質疑,其中一部份原因就是因為記者及其他新聞從業相關人員作為守門人的專業性不再顯得可靠,而問題並非單一層次的問題,而是在每個層次上都。產業化的新聞媒體在產製新聞時受到許多的作業規範或常規的限制,例如字數的限制、版面的安排、標題的長度、必要的聳動性、截稿時間、記者路線、攝影的角度、記者之間的互動、新聞媒體的自我定位以及屬性等等,這些限制與慣例對於閱聽人如何接觸到資訊,接收到哪些資訊影響甚鉅。在過往,這些例行作業大抵受到組織的保護,一般閱聽人不一定能了解,但隨著資訊的快速流通、閱聽人長期接觸媒體所反芻出的瞭解、更多與相關議題與從業人員接觸的機會、以及記者自行揭露的工作例行流程,此層次內的運作情形已不再是秘密,成為了常識。

組織的既有新聞價值標準在新聞的產製過程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稿件的撰寫、修改、編輯、刪除及添加,都會依照新聞組織內的價值標準作為基礎,Whitney& Becker(1982)的研究指出,電訊編輯稿件篩選型態,與其對報社外電選擇標準的認知一致。新聞媒體組織的官僚體系受到詬病,記者被迫跑不熟悉的路線、過長的工時、以及缺乏稿件的決定權,只有上繳的義務。因此有許多新聞媒體記者要求簽署編輯室公約,以保障新聞工作者的自主性不受侵犯,然而新聞媒體內部的緊張與紛爭,也解構了新聞媒體本身亟欲呈現出的中立、客觀、冷靜判斷等「形象」。

過去的研究顯示,消息來源、閱聽人、市場、廣告商、政府及利益團體等社會機制的確會對守門人新聞處理造成影響。現今的新聞媒介專業性受到的質疑,也包括了:消息來源的固定與偏差、閱聽人的壓力、市場需求的迎合、廣告商的訂單、政治勢力的介入、以及其他利益團體的施壓,在在顯示出「中立」的新聞傳播者只是一種迷思,而非真實。Metheson(2004)引申Foucault對新聞論域的概念,認為在一方面,只有某些事情能夠透過記者的話語傳達出去,因此記者也受到新聞形式的限制;另一方面,這些約定成俗的慣例讓我們有機會去透過特定方式來理解這個世界。記者利用許多的技巧來整理發生的事件與對這些事件的陳述,歸類為具有或不具有新聞價值,轉換成適當的語言,定位目標閱聽人,最後將上述一切行為正當化,使這些行為具有權威、可信、並且有效。

不僅媒介組織或周圍的社會機制會影響到編輯的新聞處理,社會當中的社會文化及意識型態也是形塑守門人守門行為的重要因素。John Hartley就認為新聞專業扮演著重要的意識形態角色,功能就是協助再製社會結構,經濟統治階級靠著媒體產生力量,並將其施加至社會各活動之上,在傳播過程中,他們的意識形態被自然化為必須的、本質的、合法的、無法分割的(O'Sullivan et al., 1983, p.183)。

一國國內的政治版圖轉移,也會連帶影響媒體對於國家的認同、對社會的觀感,因此逐步調整媒體守門的標準。例如Tichenor, Olien, Donohue & Griswold(1986)針對七十八名明尼蘇達州編輯的調查發現,多元化及分歧性等民主社會的觀念在1960年代以來愈來愈得到新聞編輯的強調,選擇稿件時則趨於都市化及多元化社會結構的現象(轉引自Shoemaker&Reese, 1991)。

因此,守門人對媒體樣貌以及新聞內容的影響極大,再加上社會環境與主流意識形態無時無刻不在轉變,守門人的標準也依人事時地等因素而改變;新聞媒體企圖以一種宣稱不變的中立客觀意理來取得閱聽人信任,然而實則限縮了閱聽人的知識空間,保障了新聞媒體對詮釋權的壟斷;然而,如今這種中立客觀的說詞已受到來自新聞媒體內部跟外界的挑戰,正處於風雨飄渺之中。

三、部落格,有話直說

傳統媒體產業不斷萎縮,多元新聞報導不再紛陳;反倒是網路寬頻的家戶滲透率持續攀升,新興部落客崛起,成為重要的意見領袖,這一切似乎是巧合,但更像是因果。不論如何,台灣民眾對主流新聞媒體的不滿意度的確在最近幾年來,一步步攀升到了最高點;而部落格(Weblog),這種被稱為「草根媒體」或「我即媒體」的代表性網路發聲方式,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進入了台灣的網路世界,並受到了來自各方的關愛眼神—一般網友、企業界、政治界…當然,還有媒體界。

Dan Gillmor,美國著名的科技新聞記者與部落客,同時也是《草根媒體》(We the Media)一書的作者在該書書序中開門見山點出該書主旨:「閱聽大眾以往只是新聞消費者,正在學習怎麼做出更好、更即時的報導。他們也在學習如何參與新聞製作過程,協助我們建立大型對話,有時候他們做的比專業記者更好…到了最後,我們會有更多的聲音,以及更多的選擇」(Gillmor, 2004 / 陳建勳,2005 A17) 。

雖然在他的書中描寫的絕大部分是部落格最蓬勃發展之處—美國—的現象,但是類似的景觀正同時出現在世界各地,其中,也包括台灣。台灣第一個部落格平台由藝立協率先於2002年引進(藝立協BlogBook,2003),並將Blog命名為部落格。隨後,很多網路高手開始自行架設個人部落格或是小群組的部落格;接著,以系所或是學校名義開設的部落格服務提供者(BSP)漸漸增加,當前使用人數最多的無名小站網誌,一開始就是由一群交大的學生,利用學校的舊機器與學術網路所架設的(目前已商業化)。更多由企業提供的部落格服務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有的來自於台灣本土的公司,有的來自於國外服務的中文化,有的來自於跨國入口網站的附屬服務,在諸多因素的推動下,激起了全民上網寫部落格的風潮。

單純的部落格所提供的只是一個網路上的發聲管道,內容可以千變萬化,隨心所欲,但根據多份調查指出,主流新聞媒體報導的新聞依舊是部落客們最常圍繞討論的話題。但是主流媒體報導的可信度與權威感卻降到歷史新低,許多調查更指出,當前台灣人民認為台灣最嚴重的亂源正是記者與新聞媒體。透過部落格,很多台灣部落客對媒體的錯誤報導、偏頗立場,或是部份記者缺乏專業素養等問題發出了抱怨。這些部落客自身抱持的立場、觀點,與關注興趣或有歧異,但是都同樣地對於台灣媒體感到不滿,並利用部落格,以及網路上其他的「解放」或「草根」媒體,進行各式各樣不同的「反撲」。

有的部落客挑剔新聞報導中出現的「形式上錯誤」,像是成語用法錯誤、主播咬字錯誤、報紙打字錯誤等等。也有部落客對於新聞報導引用錯誤數據,斷章取義,移花接木,過度腥羶色等違反新聞專業的行為,提出嚴正抗議,並提出反駁證據。當然,也有部落客對新聞媒體的政治立場與偏頗觀點大加撻伐。除了批評與糾正,很多個人或社會團體開始利用部落格作為另類的發聲管道,主動蒐集資料,採訪事件,撰寫評論,推薦文章,透過部落格發佈新聞,並與其他部落格或團體進行串連與合作。這些部落客有意在主流新聞媒體之外,開闢另一個寬廣的空間,致力於帶給讀者不一樣的觀點,傳播那些被主流媒體忽略的故事—這些部落客就被稱作是「公民記者」(citizen journalists),他們所使用的網路平台與工具也被稱為「公民媒體」(citizen media)或「參與式媒體」(participatory media)。

主流媒體對於部落格現象並非毫無知覺,沒有反應。剛開始,除了持續報導與評論部落格現象之外,主流媒體對於自家記者寫部落格的行為多半採取打壓作法,動輒開除或命令記者關閉個人部落格。直到後來勢不可擋,主流媒體也開始「利用」部落格,儘管利用的方式各異其趣(本文會陸續說明)。

台灣的主流媒體也對部落格現象有所反應,其中又以台灣最早的網路電子報—中時電子報—的大動作最為人所注意。中時電子報在2005年三月二十二號率先推出了「編輯部落格」,為「編輯台報告」的延續與革新,邀請了多位中時報系的記者與編輯共同參與。中時電子報編輯黃哲斌在他自己的第一篇部落格〈編輯部落格,有啥了不起?〉裡提出他的看法:

身處部落格洪流裡,除了袖手旁觀或心懷抗拒,媒體能夠作些什麼? …除了收視率、閱報率、點閱率這些『量的評價』,更重要的是『質的評 價』,在採訪對象、編輯流程之外,媒體人必須開始思索自己與閱聽大 眾的關係、思索自己與傳播環境之間的關係、思索自己與未來趨勢之間 的關係。

而有關於編輯部落格到底「有甚麼了不起」,黃哲斌則認為:

答案是『沒有』,我們像你一樣,只是一群對網路充滿熱情與好奇的寫 手,決定打造一個小部落,手工生產一些傳統媒體裝不下的內容、新聞 裝配線外的非規格品。

就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編輯部落格成為了中時電子報,同時也是所有台灣主流新聞媒體進軍部落格疆域的第一個灘頭堡。編輯部落格吸引而來的人氣不可小覷,眾多新聞媒體見狀開始跟進,例如TVBS推出的Pop Blog、聯合新聞網整合聯合網棧而成立的UDN網路城邦、東森電子報的Bloguide、蘋果日報的蘋果blog等,各媒體使用部落格的方法略有不同,但皆以中時編輯部落格為仿效對象,讓媒體內的工作人員,包括記者、編輯、主筆、主播…等等都開始透過部落格的形式寫作。

Gillmor與黃哲斌的說法都共同指出了新聞媒體業面臨的最大危機/轉機,那就是有越來越多的部落客不甘繼續停滯於新聞接收的末端,因此起而透過網路等新媒體打造多重的、雙向的、相互串連的對話渠道,打破了過往訊息渠道被主流媒體壟斷的局面;值此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主流媒體察覺了網路科技賦予閱聽人的解放潛能,其中有的媒體決定開始參與,放下身段,讓新聞從「演講」變成「對話」,但也有的媒體試圖繼續仰賴過往的光榮,盡力穩固已經搖搖欲墜的演講台;然而更多的媒體與媒體人則是滿懷躊躇與疑惑,在跨出一步與後退兩步之間搖擺不定。

而由O'Reilly(2005)喊出的Web 2.0 一詞適時地抓住了這股「使用者想要當家作主」的網路氛圍,成為2005年以來至今的網路新顯學,影響遍及各個層面,也是諸多部落客朗朗上口的行話。Web 2.0一詞概括歸納了2000年第一波網路泡沫之後新誕生的網路媒體特色,包括了技術面、功能面等的轉變,然而更為重要的則是Web 2.0揭櫫的新一代網路參與機制,大幅提昇了網路使用者對網路服務的決定能力、降低了創造門檻,而Web 2.0以部落客為主體,強調開放、分享、透明的網路精神也受到各方重視,在全球都引起了新一波討論浪潮,許多營利與非營利組織也趨之若騖,

部落格與部落客支撐了Web 2.0現象,而有關Web 2.0的討論也鮮少能排除部落格。部落客對於主體性的堅持以及對線上社群的熱衷參與,不僅展現在部落格內,甚至也展現在部落格之外的其他空間,乃至現實世界。這些閱聽人不再沉默,也不再等待。他們--或者該說我們--這些部落客,改寫了過往傳統大眾傳播模式下的閱聽人定義,更不只於思想上與媒體內容抵抗協商,而是化為網路上的分散位元,不斷聚合又不斷分裂,這種特質讓我們已經無法繼續簡單稱呼這些部落客為閱聽人,而若以他們服膺的主體性堅持與參與對話的熱誠來衡量,我們該稱這些部落客為「閱聽人2.0」,以新版本問世的閱聽人將藉此與過往的閱聽人樣貌做出區隔,這也是本研究的核心論點與研究重心。

由於部落客對於台灣主流媒體的大動作褒貶不一,最早試部落格水溫的中時電子報編輯部落格更是首當其衝,時常遭受部落格圈的討論與批評。研究者便欲藉由親身參與和觀察這些討論的經驗與紀錄,描繪出部落客對於主流媒體以及主流媒體部落格的感想與觀感,以及部落客如何以實際行為加以反應。在新媒體時代裡,新聞的閱聽人定義需要重新改寫,因此,研究者將透過對國內外個案的多角度觀察與分析,了解部落格對傳統新聞學的挑戰為何、部落客對於新聞閱聽人定義的挑戰是真是假,並檢驗草根部落客在主流新聞媒體之外所展現的能動性與開創性。

二、網路,時勢又造英雄

歷經2000的網路泡沫化,網路公司紛紛倒閉,倖存的網路公司積極尋找實際可行的商業模式,網路神話似乎就此沈寂;然而從那時起,網路才真正開始快速滲透進大多數人的生活,並且與其他的平台,如電視、手機、甚至家電,進行統合。隨著各先進國家積極發展網路基礎建設與電腦設備價格的下跌,具備上網功能的個人電腦與寬頻服務日漸普及,新一章的網路歷史就此展現了與先前不同的面貌,這次的網路英雄不再是幾家大公司,而是一個又一個熱情參與的使用者。

以部落格搜尋為主要業務的Technorati 公司總裁David Sifry 2006 年10月提出最新的部落格現況報告(State of the Blogosphere)時指出:Technorati追蹤的全球網誌數量超過五千七百萬(如圖2-1),部落格總數每兩百天就會成長一倍,在過去三年以來已經成長了一百倍,每天平均以100000 個新部落格的速度往上攀升,亦即每一秒都有兩個新部落格出現。

另外,Technorati的調查報告也指出目前每天約有一百三十萬篇新的部落格文章發表,亦即每秒約15篇,而每當世界上各地發生重大事件時,更是部落格文章數量激增的時刻,可見部落客如何熱切地針對時事發表言論,分享意見。

更令人訝異的或許是東亞地區的部落格數量呈現爆炸性增長,在Technorati承認嚴重低估韓國部落格數量的情形之下,光是中文與日文的部落格數量就已經佔據超過一半以上的部落格,日文部落格(33%)更逼近英語部落格(39%)成為第二大宗的部落格語言,中文(10%)與西班牙文(3%)部落格則分列第三第四。(Sifry, 2006)

將焦點轉回台灣,根據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公佈調查結果顯示,截至2006年六月,台灣地區上網人口已達1538萬人,其中寬頻網路使用人數約1225萬人,佔總人口數62.87%。儘管台灣各地區依然有滲透程度上的差異,但比例最低的東部低區也已經超過半數,達到51.76%。尚未使用寬頻方式上網的上網家庭,約佔16.47%,但用戶多半表示,只要價格下降至能負擔限度,考慮於未來半年內申裝寬頻上網。 (聯合新聞網,2006年8月12日)

台灣資策會2006的最新調查報告則指出,截至2006年6月底,我國寬頻網路用戶數達428萬戶,較前一季增加7萬戶,成長率為2%。資策會估算,2005年12月底止,我國經常上網人口達968萬人,網際網路連網應用普及率為42%,上網人口已進入飽和期。而根據台灣創市際調查公司2006年5月的調查,38.7%(約370萬)的台灣網友擁有個人部落格,具有部落客的身份,而有25.6%的網友即使沒有建立自己專屬的部落格,仍會瀏覽別人的部落格,也就是約有64.3%的網友會主動上部落格瀏覽,將近620萬人之譜。(創市際,2006年5月)

由以上資料可見,網路在當代生活中的高滲透率以及部落格的急速竄起已不容忽視,當傳統媒體正憂心找不到明天的讀者以及煩惱要裁減哪些部門的員工時,原本默默無聞的閱聽人卻藉由進入門檻極低的部落格,一肩扛起了新媒體大旗。

傳統新聞媒體,如報紙、雜誌、新聞台面臨了過去不曾經歷過的危機,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為主要因素,尤其在網路滲透率高的國家,像是南韓、美國、以及台灣,商業新聞媒體銷量與收視率持續下滑;而在某些言論受到箝制的國家或地區,為了擺脫媒體控制,網路也成為當地人獲取外界資訊以及傳遞自由訊息的最重要管道。而不管在何處,部落格的蓬勃發展都激勵了越來越多的閱聽人挖掘出自己的另一個身份—創作人,並且熱切地將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用各種方式發佈在網路上。因此本節將分別從新聞媒體經營現況、網路發展、以及部落格的風潮三個部份來揭開這個新時代的序幕。

一、新聞,不再值得印刷?

根據美國新聞業精進計畫(Project for Excellence in Journalism)發佈的第三次年度產業報告,新聞業面臨的麻煩不僅僅是表面的銷售量下跌,而早已病因深種,甚至病入膏肓;該報告一開頭即擔憂地說道,2005年「會不會在未來,成為我們記憶中平面新聞業開始邁向死亡的那一年?」(Project for Excellence in Journalism, intro, 2006)

儘管現代的閱聽人能接觸越來越多的新聞出口(news outlets),包括報紙、雜誌、電視、廣播、有線電視、線上電子報…但是這些媒體上的新聞報導卻「越來越少」,而且品質越來越差。此研究計畫的主任Tom Resenstiel認為這是一種「資訊幻覺」:亦即表面上看似資訊爆炸,實則資訊不斷重複。也就是說,當今的傳統新聞媒體並未致力於開拓更廣泛的話題與更深入的新聞報導,反而因為傳播管道不斷擴張,各類媒體平均分配到的閱聽眾人數萎縮,也造成媒體內部的新聞工作者數量也不斷減少,挖掘多元議題與觀點的可能性也隨之減少。

根據該份研究表示,許多數據顯示新聞業持續萎縮,例如在2005年,紐約時報從新聞室裁減了將近60位新聞工作者,洛杉磯日報裁減了85人,聖荷西水星報裁減16%的新聞記者,費城質詢報則裁減了15%的記者,而該報才在五年前解僱過相同比例的記者。2005十一月,美國的報業巨擘Knight Ridder決定出售,但是在低迷的報業市場下,大多數的報紙公司都對這宗拍賣視若無睹,毫無興趣。直到2006年三月Knight Ridder才被不到其一半規模的McClatchy出版公司以45億美元買下。

傳統媒體正面臨新網路媒體的挑戰,儘管這些新網路媒體很少有足夠的能耐與資源去支持具時效性的第一手新聞報導。孫曼蘋(2005)探討蘋果日報對台灣報業衝擊時也表示,根據AC Nielsen的資料,自1991年起,台灣報紙閱讀率從七成六的高峰開始下滑,至2004年12月底為止,民眾閱報率只剩下四成八,亦即台灣有超過半數以上的人是不看報紙的。尤以2002年跌幅最大,閱報率比前一年跌了4.4個百分點。同時統計數字也顯示出,根據潤利公司統計顯示,2002 年台灣報紙總體廣告量營收將近122億元,比前一年165.14億元下跌了26.18%;2003年廣告量營收近152億元,比2002年增加24%,情況雖然轉好,但是從整體趨勢來看,報業黃金歲月已逝,現在已是艱苦產業。

孫曼蘋(2005)認為蘋果日報進入台灣市場前後,台灣另外三大報(中時、自由、聯合)也同步「蘋果化」,但是過往的包袱卻讓他們在小報市場的競爭中節節敗退,在同質競爭的場域中更顯頹勢。事實上,目前除了自由時報以大量贈報策略維持閱報率以外,台灣日報、中央日報、中時報系底下的中時晚報、聯合報系的民生報都接連吹起熄燈號,而即使蘋果日報成功打入台灣市場,其所能取得的銷售量也遠不如過往的中國時報與聯合報曾有的榮景,台灣報業的冬天已經降臨。

儘管新媒體逐漸佔上風,但媒體產業之間的競爭或許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定出勝負,過往的經驗也告訴我們很少有新媒體全面取代舊媒體;但是除了產業萎縮跟資訊減產的問題之外,我們更該問的是傳統媒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而為什麼閱聽人不再輕易接受主流媒體的資訊餵養?是哪些客觀環境與主觀意識正在塑造媒體的未來與未來的媒體?

[2007/04/28 - 2007/05/06] HappyMob II 好濕好濕....

下次我會記得帶傘。


宇都宮夫婦的十年協力練習曲

| 5 Comments

今早跟女友及其同事約在豐樂雕塑公園附近的一家茶館吃早餐(隨便吃吃一個人也要一百多元,好布爾喬亞的感覺啊~XD),我對於她們討論熱烈的工作議題及同事上司八卦可以說是完全插不上話,於是隨手拿起旁邊桌上的聯合報起來翻閱,看見了一則很有意思的報導(翻拍如下圖三、圖四),不免回味起上禮拜看的電影「練習曲」(註)。

酷愛單車旅遊的日籍男子宇都宮一成,娶了不愛運動的妻子友子,為讓妻子加入他單車環球的夢想,十年前,決定騎難度加倍的協力車逐夢;十年後,他們踏遍五大洲,走過八十七個國家,昨天抵達終站台灣...

我報紙才放下,就瞥見門口有兩名風塵僕僕的單車騎士戴著單車安全帽走進茶店裡.....

啊....就那麼巧,就是宇都宮夫婦.......Orz

同時也很幸運地認識了藍色空間文化出版社的Vicky與Pinky,他們兩位是宇都宮夫婦的車友,也曾騎單車闖蕩世界(WOW...and they are bloggers, too!),這次他們倆位也將陪同宇都宮夫婦一起環島,詳情請見這則報導

將陪宇都宮夫婦環島的林存青、江心靜,是政大國貿系同學,現為中正大學和逢甲大學講師,兩人合開藍色空間文化出版社。

林、江兩人於民國八十七年至九十年,結伴騎單車環球,於八十九年經紐西蘭時,聽說宇都宮一成夫婦騎協力車經過當地,便上網到宇都宮一成的網站聯絡。

林存青說,後來騎到納爾森時,宇都宮夫婦看到她們單車上的英文名字貼紙,馬上來打招呼,四人一同吃飯聊天,友善且溫暖。

江心靜說,她與林存青決定陪宇都宮夫婦騎車環島,下周從台中南下,經東到基隆,送宇都宮夫婦離台,沿途以文字、影像紀錄,讓台灣的美為他們的旅程畫下句點。


想要獲得更多宇都宮夫婦在台灣的相關訊息,或是想認識Vicky與Pinky兩位,一起共譜練習曲的朋友請上www.vickypinky.com,今天晚上五點到八點他們也會一起在台中的無為草堂分享他們的故事,如果你剛好在台中而且不需要擔心逾假被憲兵抓走的話,請不要錯過。

CIMG4788 (by WorkingMan)CIMG4784 (by WorkingMan)
CIMG4785 (by WorkingMan)CIMG4786 (by WorkingMan)



註:我沒有寫影評的天份,儘管我的確為了它而感動流淚...所以就隨隨便便地以早前在twitter上的一句吶喊:「反正看完就是會很想騎單車環島認識正妹啦!」來總結好了....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May 2007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April 2007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une 2007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