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7 Archives

Wow, 當前幾天阿醜,我們公視新媒體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峰哥打電話給我,跟我確認今天的主題與流程時,我聽到會有140人左右到場,著實讓我大吃一驚,畢竟我在那麼多人面前公開講話的經驗不多,而且又心知肚明今天在台下坐著的都是對我要談的議題了解程度不亞於我的先進,所以真的蠻忐忑不安。不過我靜下來想了想:平常我在網路上大發議論的時候也不知道有幾百人幾千人看見,我還不都是講的很高興嗎?這真的就是電腦中介傳播CMC跟面對面傳播FTF的一個很大的不同點,僅僅是換個傳播方式,你就可以獲得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容我先簡短的自我介紹:我是北部地區後備部隊訓練中心的下士鄭國威,駐地在苗栗縣的斗煥坪。我畢業於臺北大學應用外語學系,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於兩年前成為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的義工、媒體改造學社的社員。我是台灣綠黨的支持者、雲嘉電台的前DJ、大聲公bigsound.org的一員、數位文化協會的理監事、龜趣來嘻部落格的格主、我爸爸跟媽媽的小兒子。我是男性異性戀,有些朋友說我好像似乎特別喜歡蘿莉型的女生,這真的是誤會,因為我不是好像,是真的特別喜歡。

同時呢,我也是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的作者,中文版全球之聲的作者及譯者,也是發起人。我更是一個公共媒體與公民媒體的研究者、愛好者、參與者,這也是我今天在此與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想法的緣故。

奇怪了,我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7/21今日金句

| 2 Comments

1. 我為甚麼要@我自己呢?

2. 豬小草:唉,不能用你的邪念發電
鄭龜:可以的話,還需要蓋核四嗎?

本來以為這件事不會鬧那麼大,沒想到香港的政府如此蠻橫,也沒想到inmediahk與GVO合力之下那麼快就讓這件事上了BBC(藹雲在bbc的專訪在此)。

John Kennedy,GVO的中國區編輯很快的成立了Free Oiwam Lam@blogspot,上頭有關於這起事件的最新消息整理。如果你無法上blogspot,可以試試這個由pkblog提供的備份服務

當然,這起事件的中文資料比英文資料更多,所以如果你可以輕易的上網找找。

另一個延伸議題則是Flickr在這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不知道是何緣故,Flickr香港對性感圖片的安全等級調得很高,以至於絕大多數不知道或是懶得去調整帳戶中的安全設定的用戶看不見任何有女性裸露的照片或圖畫。

正如香港網友所描述的:「這是只針對男性異性戀者的懲罰。」

拖搞拖搞拖搞~~統統拖搞~~

| No Comments

雖然沒有人催我,不過我自己對於自己拖了太多稿沒寫感到很不滿。

目前累積有:今年三月到七月的挑戰者月刊心得跟星光墜落在希伯來的單行本讀後心得,如果不分篇的話共要寫六篇。

這就是王功的系列三還沒寫,又欠一篇。

上禮拜本來要寫的「超越在地性」文章,又一篇。

工校結訓感想,又一篇。

絕望先生購入與閱讀心得,又是一篇。

禮拜日的Peopo隨便聚論壇演講稿與投影片(45分鐘),加上八月二號高雄的兩小時講稿。

討厭總是以當兵為藉口而拖自己稿的我。

[2007/06/19 - 2007/07/14] 突然很想念你們

| 2 Comments

我的大學同學們,你們好嗎?


vamoquevamo!半島電視台!

| 2 Comments

GVO的作者Mohamed Nanabhay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 Channel)工作,最近他們忙著將所有的影片新聞都放上Youtube,並且在Youtube成立了兩個專門頻道,一個是阿拉伯文,另一個則是英文

我只能說:很大方,而且很聰明。如果你的東西品質夠好,如果你亟欲讓大家都看見,如果你最在乎的不是短期的利益,那就別笨下去了,聰明一點吧!


延伸觀看:
公視聰明的獨立特派員
(何時會有聰明的晚間新聞跟全球現場呢?)

訕笑我自己的訕笑

| No Comments

當我聽說我的朋友阿藹oiwam--香港獨立媒體interlocals 、與GVO的重要編輯成員--可能會因為在這篇文章(英文版在)中抗議香港政府利用《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來威脅和震懾香港網民在討論區、留言板、blog、乃至於所有超文本上添加超鍊結的(hyperlink)的權利,而陷入官司紛擾,甚至面臨敗訴之後入獄數月的可能性時(希望這可能性不高),只能覺得荒謬、可笑。

不過才想訕笑香港政府的濫權爛法時,我馬上就想起晶晶書庫因《猥褻罪》而被定罪,以及何春蕤教授的學術教學網站因為張貼兩張人獸交圖片以及相關網站超鍊結而被台灣十三個團體聯名告發的動物戀網頁事件簿

所以我只好訕笑我自己的訕笑。

延伸閱讀:
聯署(請廣傳): 勿讓香港成為一元禁色死城

這條路也是龍,如何屠龍

好吧,還有哪些詞可以拿來用?

| 1 Comment

一直沒有針對twitter這個服務寫點東西,因為我到現在也還在觀察;觀察這種「微網誌」,或者該說是「真網誌」,到底會不會又走著走著走成了「部落格」...

我上上個禮拜收假回營帶了本大學時念的教科書跟著我去受訓。Reading and Writing Short Essays, 這是一本教學生如何閱讀與寫作短篇英文散文的教科書,書裡頭有非常多名家的短篇散文或是摘錄,可以打發一點晚自習的時間......最起碼比D7R Caterpillar推土機操作與保養手冊好看一點。

我特別用心地讀了書中的「Diary and Journal」這部份,其中Emily Dickinson等作家的日記內容讓我眼睛為之一亮:每則都短於140個英文字母,許多作家一天數則,某些日記的內容不負作家詩人之名,讀起來雋永諧趣,有的則是完全的流水帳,完全不帶修飾,起碼我看不出來有刻意修飾的痕跡。

而這讓我想起一些忘記很久的ABC。

在寫blog之前,我從不寫日記,就算開始寫起blog,我也不認為自己是在寫日記,很多看過我blog的朋友可能也不這麼認為。打從一開始blog,我就把龜趣來嘻當成是「對話」的窗口;我不是在對自己說話,也不是在假裝對自己說話,事實上卻是對某些有心人說話,而是開門見山的對「你」說話,Yes, I am talking to you. 並且耐心地等待你的回應,不論以何種形式呈現,例如寂靜。

隱約記得看過這麼一句話(大概):「A weblog is not a diary, or would you let 9 million people read your diary?」我的答案是NO。

我的理性在我需要靠打字才能將生活上的渾渾噩噩整理清楚之前,就已經用各種後設且反芻再反芻的方式把一切都消化過了,所以我不需要透過書寫來餵食自己心靈雞湯或是心靈張國周強胃散;我只有一根直腸子通到底,比我真正的腸胃運作效率好得太多了。

twitter有著IM的內涵;使用者基本上被綁在同一個服務上,你能夠大致掌握到底是哪些人在亦步亦趨地被你的絮語牽動,或是你被誰牽動,當傳播者對「觀眾」的資料越明瞭,傳播者就越能有效率且正確地根據自己的知識來選擇最有用的傳播方式。

1992年,當Tim-berners Lee開始作自己的個人網頁時,他大概很清楚會上去看的人有誰。而現在,我們可能得靠各式各樣的meter跟網站流量點集分析工具才能稍微猜出是什麼原因讓某個人爬過一層又一層的複雜超鍊結網來到我們的blog,當然,也可能是簡單的鍵入跟搜尋,然後讓好手氣或Stumble把人給帶了進來。

最早期的部落客可能都還記得自己只有幾十個feed需要讀的時代,在沒有那麼多達人、那麼多報章雜誌電視廣播採訪、那麼多各類型聚會講演動員的時代...當部落格圈都還不成圈的時代(事實上也不過才幾年前)...

同樣地,許多比較晚一點起步的blogger可能也記得曾經不需要強迫自己訂閱那麼多陌生人的blog feeds、曾經只看自己親朋好友同學的幾個blog、不需要被那麼多報章雜誌電視廣播疲勞轟炸告訴你Web 2.0時代你該學會什麼,Wikinomics時代你要怎樣才能賺錢,或是你不可不知的長尾理論或Everything 2.0的那個時間點;在那個時間點--可能才幾個月前--你雖然身在部落格圈中,但是不受其影響,不用擔心。

在那個時間點,你還能掌握你的觀眾群,還有自信能夠不為點閱率、迴響引用數量、與流量所役。

身邊的小圈圈越變越大,某個層面上是讓人高興的事,但是你總是會懷念那個你可以直接跟幾個「對的人」溝通的時間點,而不需要顧慮潛在的觀看者;我不知道女生怎樣,不過很多男生可能都有一種經驗,就是在喜歡的女生面前跟自己的哥們總是聊得特別high、特別風趣幽默、想藉此讓自己顯得更有魅力;簡單來說,你雖然是在跟男生說話,但是你心目中真正的觀眾是那個女生,重視的是她的反應,而不是對面那個「哥們」。事實上你跟那個哥們可能也根本不是什麼要好的哥們,只是在有重要觀眾在場的脈絡下,你們會突然聊起來聊得很像是哥們。左右交相賊啊。

twitter的模型跟現在普遍所認知的blog到底有什麼不同?對我來說,我認為blogger像是拿著擴音器吶喊,而twitter則是在聚光燈沒照到的角落,伸出食指在地上畫圈圈,或是像阿拉蕾(丁小雨)一樣拿著樹枝蹲在路旁,調戲著大便,自得其樂,喃喃自語

對,這樣就夠了,這樣才真的是雞犬相聞啊!即使偶爾會有別人走過來,看著你蹲在那,過了一會,也安靜地蹲了下來,做起同樣的事;三五個人,頂多七八個人一起玩一沱雞屎狗屎就算了,要是幾百人一起玩,不嫌臭也嫌擠啊~

如果twitter不是專注地在角落畫小圈圈,那跟部落格有什麼不同?更快速、更即時、更陽春、更多限制....更假根、更流行?

我可以熱切興奮地訂閱數百甚至上千個陌生人的blog feed來閱讀,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要我盯著幾十個半生不熟的人的twitter從Gtalk不斷冒出,會讓我很囧。

不應該是這樣的,如果我不認識你,如果我不在乎你,我不應該訂閱你的twitter;如果你只是聽過有Portnoy鄭龜這個人,你也不必訂閱他的twitter,不要勉強你自己,他不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除非你看過他用心寫的blog....(雖然不是每一篇,但也不少啦),覺得他有資格當你的朋友,有資格讓他的一句喃喃牽動你的思想跟生命。

我更想看見的是更小的圈圈,比twitter功能更侷限也更專注的服務,而也不再需要背著喃喃自語的包袱;例如或許可以有個Ganggiao.com,把ptt恨版跟twitter參在一起;LaSai.com,專門給大學生或高中生使用的twitter;Flashbombr.com, 專門給情侶發綿綿情話的twitter;tigeroichid.com,只能吹牛兼虎爛的twitter.....

簡單一點不用搞那麼多個站出來也可以,給我群組功能就得了。給我搞小圈圈的空間,我是人類,天性喜歡搞小圈圈。Buboo, will you?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uly 2007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June 2007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August 2007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