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07 Archives

OhmyNews的公民新聞學校招生中

| No Comments


羨慕嗎?有一點,但也還好。

簡單來說,南韓揚名世界的公民新聞網站OhmyNews買下南韓一間位於偏遠地區的小學,然後花了40萬美金把校舍改頭換面,變成了可能是世界上第一間專門為了培訓公民新聞記者而成立的學校。

從表面來看,OhmyNews為了增進公民新聞記者報導能力,同時給予公民記者一個實體化交流互動的場合,願意把賺的錢拿來投資,算是善舉。不過要是換個角度想,這大概是最徹底的商業媒體組織侵入校園,較之東森設立的傳播菁英獎學金(不知道還有沒有...)更勝好幾籌。

不過開放性不同,最後的結果可能也就不同。台灣公共媒體集團的Peopo也積極在台灣各地辦理公民新聞課程,其他像是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相關的媒體講座與營隊、苦勞網的活動、破報的DIY研討會....都讓更多人接觸並實踐屬於自己的公民新聞。雖然沒有一個固定的「學校」,但是他們的努力與成效是不容置疑的。

如果想要學得「專業的」編採技巧,將之應用在撰寫公民報導之上,有心人其實可以至設有傳播新聞相關科系的大學旁聽,應該也能有同樣收穫。

唯一一點讓我覺得很羨慕的是:能讓那麼多公民記者像在學校一樣,實體聚集在一起,討論某個議題,相約好探究某則消息時,那股由這麼多具有行動力的人匯聚起來的能量往往能夠瞬間爆發,發展成了不起的報導。我曾經想過在網路上的公民記者聚會是否可能實現這種目標;在全球之聲(不管是英文版還是中文版)的討論群組、或是在苦勞網的線上記者內部討論中都有這種感覺,不過由於GVO含括的範圍實在太廣,而我參與苦勞網的討論時間又太短(加上苦勞的人也不多),所以感覺還不太像。

或許dreamf寫過的這一篇比較像是我所想像的那種感覺。

[2007/11/30] 天天打野砲

| No Comments

我最近成了120迫砲的師資,每天在五百障礙場跳砲操,目前跳瞄準手的位置。

記者:請問您對於打砲有什麼看法?????

Portnoy:注意安全。


我由衷的討厭我取的這個標題。

不過這種讓人討厭的工作由「藍奴」來做,想必也不會引起太大爭議才是。

------------------

前情提要:有兩位台北市議員最近在議會質詢時「揭發」台北市的兩處眷村居民倒垃圾都不用專用垃圾袋,而且違反垃圾不落地原則,丟的到處都是。他們同時也揭露了另一件事:有一位89歲的「台灣」老阿伯在北市路旁的垃圾桶丟垃圾時被稽查員指責他丟垃圾沒用專用垃圾袋,甚至為此對其大小聲、甚至動粗。(搜尋:台北市議會 眷村 垃圾)

所以這兩位議員的「揭發」跟「揭露」告訴我們什麼事情呢?我到莊瑞雄議員的部落格去看了質詢全程,算是清楚當時議員與市長質詢時的全部互動過程,如果你覺得需要,可以自己去看一下,我不想重述,因為必定帶有我個人的偏見,而如果你想知道我個人偏見下的解讀的話,那就是莊議員真的表現得很生氣,很大聲,很霸道...這也不是不好,溫文儒雅也不見得就是好,端看個人接受度如何。不過影片內容中我也只見莊議員一直把族群跟兩則影片一張照片扯在一起談...背後那張大牌子寫得很明白...另外又暗指(其實算明指)因為選舉快到了,所以眷村居民不需要用專用垃圾袋是北市府的賄選手段。

而當環保局長跟台北市長答覆議員問題,表示將按照議員提出的問題(例如增強通報系統、嚴格查緝、提高提報獎金)來改善時,議員很明白了當的說:他不是要聽這些,他要罵的就是台北市環保局偏袒眷村居民。

除此以外,我就不知道到底雙方是還有為了什麼吵的那麼大聲;會不會根本是為了演給媒體看的?或許,不過兩方的劇本肯定不同。

我也不曉得每個人心中是怎麼思考這兩位議員提供的資訊(請去看一手資訊,不要看媒體的轉述),不過莊議員在質詢時的確「表演得」很不爽,充分展現出他的狠勁...以及他對於台灣人被外省人或在台中國人統治之下受到的歧視與不公十分憤愾。而台北市長則是一開始軟,突然狠了起來,然後又軟了下來。不管怎樣,兩方的表演在媒體上呈現出來算是各盡其職。市長及市府官員不斷想展現出官僚的專業性與改善的誠意...(如果有的話),而議員則專注於「不想看這些假專業」以及緊扣著族群不放。

首先,從環保角度來看,台北市的專用垃圾袋政策實行的目的不外乎是為了促進垃圾減量與資源回收再利用,除了先前聽聞過,有的清潔隊將資源分類好的可再利用垃圾同樣直接拿去焚化爐燒掉以外,在此制度實行上沒聽說有遇到什麼太大挫折,這也有賴於無情的台北市民的戮力配合。然而高達九十X以上的配合率似乎讓莊議員很不滿意,於是他提出了很多要求,例如大聲辱罵環保局長要求環保局長下台,跟....環保局長下台....還有....嗯....環保局長下台...喔...對了!!還有環保局長下台。

制度最重要的就是公平,所以如果我是台北市長,我會做的大概也跟現任台北市長一樣,表示將徹查失職人員,檢討原因,不過可能不會為了這件事又要編預算在各處安置監視攝影機(據說台北市政府打算這麼做)...我認為靠透明牢籠來管理是最爛的領導。

而如果真的有台北市民只是把地上垃圾丟進路旁的垃圾桶就被粗聲粗氣的對待、污辱、甚至動粗,而如果我是台北市長,我顯然應該先釐清事實真相,然後不管事實真相如何,都要檢討稽查人員的業績壓力是否可能導致此類情事的發生,另外更要加強宣導:執法與公職人員的理性與態度是一座城市的門面。

如果莊議員要談的真的是專用垃圾袋政策執行的不確實跟稽查人員的工作態度問題的話,那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

不過,顯然當時的情形不是這樣。多了一個元素在運作。

那從中平空插入的元素是什麼呢?

是省籍或族群嗎?應該不是,如果是省籍或族群的話,那首先我得確定這兩處眷村目前都還是由外省人或是在台中國人所居住,而且現任台北市長或政府官員下令告知台北市的清潔隊員在這幾處地方不用嚴格執行專用垃圾袋政策,而且必需要任勞任怨地幫這些居民清理丟在路上的垃圾。同時,這些清潔隊員也必須都是外省籍或是在台中國人,不能由本省人士擔任職位,不然就成了台灣人包庇外省人或是在台中國人了。而兩名稽查人員也必須要是外省人或是在台中國人,不然就得是台北市長或旗下政府官員下令給這些稽查員:看見本省台灣人丟垃圾到路旁的垃圾桶的話,可以不分青紅皂白動粗或是盤查,所以...這代表這些稽查員要受過嚴格訓練,不然要是抓錯了,成了在台中國人內鬥!

不是省籍,那是台灣本土意識囉?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首先必須確定這兩處眷村的人都不具有台灣本土意識,甚而擁有所謂的大中國意識,而這與現任台北市長的意識相同,因此台北市長與其下政府官員下令給同樣具有大中國意識的清潔隊員,要他們在大中國意識區不需要嚴格執行專用垃圾袋政策,而在其他地區則要嚴格執行。而稽查人員也要受過嚴格訓練,能一眼看出在路旁丟垃圾進垃圾桶的老翁是否具有大中國意識光環的保護,如果沒有,或是如果擁有的反而是台灣本土意識,就可以肆意污辱或是盤查。

如果不是省籍也不是台灣本土意識,那是職業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得確定該眷村都是由軍人及眷屬組成,沒有擔任他種職業的住民...如果不是省籍不是意識不是職業,那是守法程度囉?如果都不是...那是環保概念囉?...................如果以上都不是...那是選票囉?

如果是選票的話,那我首先必須確定這兩位議員將這兩個揭發出來的案例排排放,產生出的效果會讓部份選民感到台灣派被外省人或在台中國人執政的城市受到欺負,因而產生同仇敵愾、同氣連枝之覺悟,或是相信台北市縱容外省人及在台中國人不遵守專用垃圾袋政策是為了賄選,將對於這些外來政權的不滿投射在台北市長之上,然後再透過台北市長這個角色來聚焦,凝結,累積,擴大「特權階級」的負面印象跟聯想,最後變成對敵方陣營以及其支持者屬性的極度不滿,最終的效果就是穩固選票。

同樣的,台北市長也藉由當眾發怒駁斥議員論點,來表現出自己與該陣營過去一直猛烈斥責對方陣營的「挑撥族群」行徑,極力表現出公正不阿,以便扭轉局勢,讓自己這方的力道與對方的力道由原本議員攻、市府守的七比三之勢變成兩方皆進攻的五比五局面;市府若是加上媒體優勢,或可反敗為勝。最後同樣也能收得穩固自方陣營選票的結果,加深選民對敵方陣營善於「挑撥族群」的負面印象。

有趣,也不有趣的是:議員在乎的不是本該為核心的環保政策實施度跟公務人員執法態度,而是其他我看不出可能成為「合理」影響因素的因素。而市長在乎的難道當真是挑撥族群嗎?還是挑撥族群的是不是敵對陣營?

至於酥餅跟他這篇文章...我只能說我的邏輯果然還不夠台灣派...這輩子大概也無能為力成為一個擁有台灣派這般邏輯的知識份子了。


還好我一點都不覺得可惜。

雖然我沒有台灣本土意識,不過台灣本土美女意識還是有的....接下來就請把你的生命浪費在比這篇文章本文更美好千倍的事物上吧!歡迎小倉優子來台灣跟台灣美女PK!

[iPeen]哪裡可以找到非免洗筷餐廳

| No Comments


(Google Map的廣告)

我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好吃的牛肉麵,但是哪裡可以找到好吃又不使用免洗筷的牛肉麵店呢?

iPeen愛評網上聚集了很多好吃的餐廳資訊,不過如果你在享受美食跟分享資訊之餘,能夠順手記一下這家餐廳是否提供免洗筷,就可以讓大家有另一個選擇條件。

另外,你也可以加入我在iPeen成立的幫會,分享相關資訊。並不是僅限於會自備環保筷跟選擇不提供免洗筷餐廳的朋友才可加入,像我自己逛夜市時也常常忘記帶筷子,通常只能亡羊補牢...(少吃幾家、跟女友共用,或是把免洗筷帶到下一家...XD),所以成立這個群組跟加入也是要提醒健忘的自己少用跟記得帶筷子等餐具...

就這樣了,反正幫會成立了,既然有好用的Web 2.0工具能用就用囉。

從選舉廣告看政黨理念

| 2 Comments

我其實不太喜歡悲情或控訴類的宣傳廣告,我也不認為綠黨將來進了立法院有能力代替人民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應該說,我從來就對立法委員變成了要替選民解決問題的這種角色...覺得反感。

我認為立法委員或民意代表的工作是要讓人民有能力去看見問題、解決自己的問題,然後在行政事務上盡量協力,在法律層次上改革。

我認為人人都應該是行動者,而不是待援者;兩者可能面對同樣的困境,可能同樣都有反感與無奈,但是要改變是要靠自己,而不是靠政黨。

我認為新的政黨政治鷹該是政黨追隨公民,而不是公民追隨政黨;政黨的角色也不該與公民分開,沒有人可以憑空希望:只要把票投給綠黨(或任何一個政黨),讓綠黨(或任何一個政黨)立委當選,台灣就會改變,自己的生活就會煥然一新。想改變,只靠政黨而不靠自己,就算綠黨(或任何一個政黨)國會過半,拿下總統、成為執政黨,也不可能。

要改變,要靠自己。綠黨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尋求自助的方法,讓他們更有效利用正當的資源(包括政府的、社會的),然後讓這些人的實踐與精神領導綠黨。

理念與行動者先存在,才有綠黨,而不是先有了綠黨,或有了被大黨夾殺的小黨危機意識,才擠出理念,迎合選民。真的要迎合,贏得了大黨嗎?

所以我希望在宣傳廣告中出現的是遇到問題、了解問題、並自己積極解決問題的人們。他們可能有的是綠黨、有的是關心其他多元議題的社會運動者,有的是災民...是底層份子,但是他們都想要改變,靠自己改變,並且正在著手進行。因為綠黨也是由這種人組成的,不是嗎?
....


可能看起來像空話,但是是我的真心話。

其實不瞞這位小姐,我的blog也是用中文寫的....而且我也知道博樂飄飄喔!!(不過沒參賽資格啦...)

詳情請參閱無聊小站的介紹...雖然我想...看我blog的馬來西亞朋友應該很少。

[轉貼] 報禁解除二十年部落格開張

| No Comments


以下是媒觀董事林照真寫的網站介紹文

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這分隔線當然是我加的)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禁


報禁解除二十年部落格開張-全民共同的記憶

台灣在民國七十七(1988)年一月一日解除「報禁」,這個歷史時刻對新聞工作者是思想的啟蒙、對讀者大眾代表的是資訊的奔放,對傳播學者是重要的研究起點。因此,「解除報禁」不會只是官方記錄與學術研究而已,它是全民共有的歷史記憶,是台灣社會珍貴的文化資產與共同想像。

明年(2008)年一月一日,台灣報禁解除將滿二十週年。「解除報禁」不但是設立報紙禁令的解除,更是台灣媒體自由開放的起點。我們無法忘懷二十年前台灣解除報禁時,內心撼動的那一刻,那時我們多麼熱愛媒體,並給予極大的期望;但我們也無法忽視今日報紙惡質競爭與所有媒體失序的表現,逼使我們重新面對當日的激情,進一步反省解除媒體管制過程中的種種錯誤。

在報禁解除二十年即將來臨前,我們要為這重要的歷史事件,記錄全民二十年來的心路歷程。你我心中,有太多對於報紙(媒體)的情感與想法。在許多個人獨特的生命經驗中,二十年前的報禁開放事件,或許不只是一個政策的解禁而已,有太多人曾經參與這段歷史,甚至歷史還因為各位的參與而改變。這些歷史感,非常需要各位暫時拋下繁忙的工作,在台灣報禁解除即將屆滿二十年的前夕,打開電腦,把它記錄下來、並且傳播出去。

基於這麼一個情理相繫的信念,「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已著手設計一個「 全台感念-報禁解除二十年 」的部落格,網址是:http://lift20.mediawatch.org.tw。目的正是希望能牽動所有關心台灣媒體發展的共同心情,一起藉著這個部落格,抒發個人的感想、建議、與批判。你可以談你對報紙的想法、當然也可以擴及其他媒體;你可以談從過去到現在的感受、談你辦報與讀報的經驗、談挫折、也談你的期待與建議,並等待回饋與分享。

我們歡迎各種不同身份的人來稿,但希望能儘量扣緊「報禁解除」事件的前因與後果來談。同時文章的形式不拘,只是為了方便閱讀,我們建議字數在一千字左右即可(你亦可視需要增加或減少)。相信這樣的文章體例,應該不會構成太多的負擔才是。我們將此視為公開園地,並請原諒我們無法提供稿費等物質報酬。

最後,非常謝謝來稿,網上見。(林照真筆, 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

至於大奶...只是可有可無的附加套件...可遇不可求啊..

更何況有時還要收費...


Being a blogger, am I blind?

| 8 Comments

借用同梯手機上過blogblind一次之後,我就跟它「系色緣」了。

看到這個站,我想絕大多數的blogger第一步應該就是趕忙尋看自己的blog被安上了哪些標籤。手機介面難操作,能上網的時間也不長(總共半個小時),所以還沒找到龜趣來嘻就忙著去集合做資收了。

跟其他看見自己身上貼滿標籤而苦笑、憤怒、驚訝、悲哀的部落客不一樣,沒能看見自己被安上哪些標籤,更讓我萌生晚了一步的懊惱。簡單來說,我這種人就是欠幹!

我這個人啊,特別「不」了解自己,研究所的時候傳播理論唸得那麼起勁就是希望能夠多認識自己一點。我一直很好奇別人怎麼透過這個blog來認識我;如果龜趣來嘻是我的舞台,那我佈置的好嗎?舞台上的道具合我的意嗎?我的演出流暢嗎?有舞臺效果嗎?能傳達給觀眾嗎?

另外,我這個人更討厭「猜」跟「等」。體現在生活當中,就是只要有人要我猜猜看,我就乾脆放棄回答;只要吃東西要排隊排長一點,我就不吃了。所以blogblind很可惡的讓我又猜又等,而且如今也猜不著等不到了。

好吧,我真的想要blogblind回來。如果blogblind的設計在道德上有缺點,我認為欠缺的機制不是下tag者要註冊或是紀錄ip位置,因為這樣就沒意思了;就算是中肯偏刻薄的言詞也是很難當著面跟對方說的,真心話有時候就是要夠狠才直接、才有力道,因此匿名這個重要的元素不應該被放棄。

我認為若要從道德上加以改進,應該給予被評論的blog或blogger接招的準備空間跟能力。也就是說,「敢」而且「想要」加入的blogger可以自行登錄自己的blog,然後迎接排山倒海或乏人問津的匿名點爆攻擊,登錄的blogger可以選擇自己被貼的標籤要不要公開、哪些標籤可以公開,哪些標籤自己留著看或留著幹(但不能修改標籤內容跟點擊數),但是一旦自願進入這個修羅場,就要放棄控告下標籤者毀謗的法律權利,因為下標籤者並沒有直接傳播給第三人,而是經過你再傳出去(或不傳出去)。

當真有那麼多欠X的blogger會自己報名嗎?這年頭求人滴蠟燭在自己身上、用高跟鞋跟踹自己、拿皮鞭跟麻繩相互取樂的人都那麼多了...

反正不管怎樣,如果blogblind以這種型態復站,我絕對會玩玩看。


延伸閱讀:

β ι α ∫ 偏 見 樂 隊: BlogDumb: SHUT THE FUCKED UP!!!

【moblogging】用手機寫部落格

| 1 Comment

真是麻煩!

我看我還是偷渡一台eeepc或Olpc來用好了。

。。。。。
保密是軍人的天職●●●●

、、、、
有人可以幫我衝一下blogblind的排名嗎!
..............
星光墜落在希伯來的劇情有色戒的feel...床戲不足了點就是。。。
》》》》》》
總算解決哈利波特小說(但是我不會去看第七集的電影...我不想看我的妙麗跟榮恩舌戰。。)
.............
可蕊寫的都市妖挺好看!我著迷於她構築出的妖獸都市!
※※※※※※※
其實傲嬌型的女角在武俠小說中很多...好像古代女性不是傲嬌就是古靈精怪、楚楚可憐....
................
如果役期確定改成一年又扣軍訓,那我2月5號就進入退伍ultimate edition了...

hehehe....
..........
問 為什麼支持綠黨?
答 因為綠黨支持我以及我所關心的。

Life is simple. If your life is not, change it!

[2007/11/10] 打我啊,笨蛋!

| No Comments

文魯彬並沒有提出這麼奇怪的要求,也沒有罵人笨蛋,不過還是被笨蛋打了。

下次環評請幾個人cosplay中華白海豚好了。

...還是說其實應該要改名為台灣白海豚會比較有主體性?

  • 引述 :『其實整個討論也不是我說的這麼膚淺啦,過程中很多環保團體跟環評委員都超認真的提出很多我聽不懂的數據跟名詞,他們臉上展現的那種專業跟堅持,真的不是用吵吵鬧鬧的畫面就可以帶過的,尤其是雙方為了到底有沒有中華白海豚而吵起來的那一段,有個人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說當年濱南案提到黑面琵鷺,也是讓支持者當場跳起來,可是事實證明七股是真的有黑面琵鷺,如果現在只出海調查兩次就否定台塑煉鋼廠所在地是中華白海豚棲地,那等蓋了之後一切都來不及了。在會場聽這個人用堅定的眼神說完這段話竟然讓我眼眶泛淚......。』
    (標籤: 環評 台灣 台塑)
  • Google Earth真好用!
    (標籤: 公民新聞 環境保護 慈濟)
  • 引述 :『綠黨第一波候選人名單,三位不分區候選人包括:陳玉峰(靜宜大學教授)、陳曼麗(綠黨共同召集人、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張輝山(全國教師會前理事長)。』
    (標籤: 綠黨)
  • 引述 :『Peopo下一步也會在各社團間嘗試舉辦更長的活動,譬如舉辦一連六天的課程等等。或許有人覺得這樣做有悖於網路的原則,但我覺得應該持續下去,繼續發掘新的使用者,只要到達一天100篇報導的實力,Peopo或許還真的可成為全球第一個「全民」媒體呢。』
    (標籤: 公民媒體 web2.0 公民記者)
  • 感覺好賤!!!
    (標籤: 日本動畫)
  • 引述 :『我不知道除了牽扯國家機密的差旅支出外,有哪個政府機關有權力拒絕民眾看到這些資料的。有的政黨口口聲聲改革,那就麻煩順便在「公務出國報告」中,增加每位出國人員的實報實銷帳目吧。』
    (標籤: 政府公務 支出 公開)
  • 引述 :『小弟最大的希望,是中華電信能夠透過 On-demand 看到大量的電影片庫,還有,古典音樂片庫。如果中華電信能夠提供100台以上有質感的頻道,加上上萬片的片庫,這樣一個月600我也願意啦。』
    (標籤: 中華電信)
  • 引述 :『「網路主筆室」單元將自十一月一日起,暫停更新;未來可能重新規畫,另行改版推出。』
    (標籤: 部落格)
  • 引述 :『對於追求娛樂刺激的閱聽眾,上述這些策略可能在吸引閱聽眾注意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同時名嘴的口才與辯論能力,對於某些閱聽眾可能也是提供娛樂滿足的重要來源。從電訪的結果,我們也發現:教育程度較低與政治興趣較高的民眾,比較會因為談話性節目內容精彩有可看性或名嘴們互相辯論很過癮而收看。同時,富娛樂性節目的選擇很多,並非所有人都會希望透過談話性節目達到娛樂的目的,本研究發現具政黨傾向的選民比較會因為這些娛樂元素來觀看談話性節目。』
  • 引述 :『在大會上,發言者一個接一個譴責了美國的禁運政策,稱其不人道,是冷戰的後遺症。

    投票結果宣佈後,代表們短暫地鼓起掌來。184個國家贊同要求美國取消禁運,四個國家反對,另有一個國家棄權。但是這個投票結果沒有法律約束力。』

    (標籤: 古巴 美國 禁運)
  • 引述 :『近日,美國國務卿賴斯要求加大對私人保安公司的監管力度,對保安員進行當地文化習俗等內容的培訓。 』
    我想,黑水公司應該不至於因為不了解伊拉克的民情風俗就開槍殺人....他們只是想開槍殺人。
    (標籤: 伊拉克)
  • 引述 :『於是《最遙遠的距離》以此為絲線,牽起了三個住在同一個都市裡、不同世界的角色。對聲音非常敏感的小湯把聆聽與追尋結合在一起,成了一道浪漫的創作;而對聲音的沈醉與嚮往則開啟女主角小雲在心靈上、以及最後在空間上的出走。擁有神奇嗓音的阿才身為一個心理醫師,日復一日地以聲音來治療他的病患。當他透過自己的口白、以難以抵抗的魅惑力操縱對方的思緒時,其實是把自身的經驗丟進病人腦海裡,藉此治療著自己。』
    (標籤: 評論 電影 台灣 最遙遠的距離)
  • 引述 :『因為我們相信,任何社會介入行動的有效性,必然要建立在對社會的理解之上。而要促進行動者對社會的理解,則深度的調查報告必然是不可少的過程及工具。唯有經由發掘社會事實、考究社會調查的研究方法,以及不斷辯論對社會事實之詮釋與判斷,我們才能找出最有效之行動介入方式。』
    (標籤: 苦勞網 新聞報導 調查性新聞)
  • 引述 :『上面的幾個blog介紹摘自「幽默趣味類」前兩頁。我沒時間往下看。官方對這個分類的說明是:「反映時代,嘻笑人生,解放苦悶。」所以我只能說,有不少blog報名參加幽默分類,這個行為本身就很幽默。』
    XD
    (標籤: kuso)

Well, scary is good, but slut is bxxxxr.

| No Comment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November 2007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October 2007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December 2007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