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08 Archives

[2008/11/25 - 2008/11/29] 差點忘了馬英九很笨

| No Comments
  • 引述 :『樂生保存運動已經面臨重要關頭,在「全區保留」的運動目標勢必難以實現之時,如何守護住5年以來運動的成果,確保「530方案」中,被承諾留下的房舍的完整,不至於在新莊機場工期,因為圍籬的隔絕而遭到棄置、毀壞;以及在這段期間,維持樂生舊院區與外界的連繫、也讓這些年來充滿各種豐富想像 的各種活動不中斷、保持樂生的活力,新一波的社會力量如何匯聚,應當是關鍵。 』
    The Time has come
  • 引述 :『The Twitter warnings stemmed from reports that the attackers were carrying laptops and other gadgets that supposedly allowed them to monitor the soldiers' movements online. Said Tweeter rohitnalwade: "Terrorists were monitoring media through their Blackberries." 』
  • (標籤: 教官)
  • 引述 :『雖然此類的計畫在南非不是第一次,但策劃者說,這卻是第一次這麼廣泛使用手機來傳送健康資訊。目前看來此計畫前景看好。先前的簡訊測試宣傳活動,在約翰尼斯堡撥打國家愛滋服務專線的每日平均來電量增加三倍。如果計畫實際執行後也能這麼成功,希望也能擴展到整個非洲大陸。 』
    (標籤: hiv aids)
  • 引述 :『看著還在琢磨中的婚宴菜單,每一種食材都是一份來自各地農漁友的祝福,前菜是七股漁民在海水養殖的漁塭中採集的龍鬚菜,飲料是以溪底遙農園的馮小非提供十瓶(喝了會有幸福感的)玫瑰醋飲代替酒,主菜十道中從冷盤的烏魚子、蚵仔酥、到蛤蜊翡翠羹,西生菜加虱目魚炒米鬆,石斑魚,紅蝦,40斤台灣柳丁,蜞或蟳蒸的油飯,有鮑魚加巴西磨菇熬的湯,紅燒豬肉跟湯匙菜,甜湯,每一種食材背後都有一個農漁友為理想而堅持的動人故事,連米飯 都是耕讀傳家的旗山社大主任張正揚和母親合種的美濃兩代米。 』
    恭喜恭喜!
    (標籤: 婚宴)
  • 引述 :『業者拿下BOT開發案後,為節省成本,未經環評就先搶建工程,在2004年底即動工,工程默默地進行了一年多,業者遲至2006年9月才補送環評書到縣府,開發範圍卻由原申請0.99965公頃變成5.9公頃,尚未通過審查。台東縣政府2007年初環評,環保局對其違法施工、棄置廢棄物在3月開罰30萬元,並且勒令停工。兩年工程進行期間,以近200公尺的鐵皮封住,阻隔民眾親近屬於公共財的海灘,未通過環評,第一期申請80間卻蓋140間房的主體5樓建築,硬體已完工。 』
  • 跟大家介紹我的好朋友:Rezwan
    (標籤: 孟加拉)
  • 引述 :『在我看來,多數媒體似乎都忙著讓新聞更激情,沒時間想想他們所言造成的後果,不僅多數媒體報導只為煽動大眾的歇斯底里與恐慌,看著記者不斷描述警方行動與誰還在困在旅館內,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這些資訊可能也在幫助攻擊者。』
  • 引述 :『泰國政府剛剛宣佈,對曼谷兩座被反政府示威者佔據的機場實行戒嚴令。 報道說,政府將調遣警察控制機場,但是不會動用部隊。』
    (標籤: 泰國)
  • 引述 :『陳永龍清楚指出溪州部落的處境正說明了政府如此的作為是:把最貧窮、最弱勢的人趕走,這是第一層的不正義;拿納稅人的錢把它公園化後,變成附近高樓大廈的景觀,等於拿人民的錢補貼房地產炒作,這是第二層不正義;第三層不正義是房地產一飆漲後,想要居住的人因為房價太高而住不起! 』
    大推
    (標籤: 三鶯部落)
  • 引述 :『在德國的中國水資源問題專家王維洛在接受本台中文部的採訪時說,中國的淮河污染狀況比黃河還要嚴重。其他受污染河流還包括海河和遼河。 』
    真的黃了,真的黑了
    (標籤: 黃河)
  • 全滅
    (標籤: 美國)
  • 引述 :『Africa News is an ambitious project. There are now some 250 reporters from 32 countries but the aim is to create three times this number and to provide them with the necessary technology to produce their stories. I recently asked Ben White, responsible for commercial development for the site, how they hope to recruit so many reporters in 33 countries. How will they manage this number of reporters with the potential to produce a huge amount of content?』
  • 引述 :『您能告訴我們您寫作博客過程中最值得記住的一次經歷嗎?   回答:這樣的經歷不止一次,幾乎可以說每一次、一篇的文字都是我的吐血之作,從不無病呻吟。   倘若舉出一例的話,那要數2007年,我隻身騎自行車長途跋涉八千餘里,去往河北、山西、內蒙古、寧夏、陝西北部等地做田野考察的經歷。而就在那次的旅行中,我以73天的時間完成了133篇博客文字和近萬餘張照片、十數段視頻。』
    (標籤: 老虎廟)
  • 引述 :『對於政權更糟糕的事情是,經濟的蕭條正在打擊中國的房價與都會區的工作。都市的中產階級就是北京的重要支持基礎,現在發現他們唯一的資產,他們第一次買的房子,正在貶值之中,而他們的女兒與兒子出了校門後找不到工作。在幾個大城市裏,房價在去年一年裏就跌了百分之五十。也許不令人意外地,都會的中產階級抗議地價與強制拆遷的現象,正在像上海這樣的城市裏大幅增加。「這種形式的抗議,城市裏的人發動的,就是政府最擔心的,」一個房地產專家在上海這樣告訴我。「這些人是銀行家、醫生、教授,是真正有影響力的人。」』

Barcamp Nano @Taipei---Share or Die

| No Comments

我已經自告奮勇丟了一個主題「如何是好」上去,不過我更期待Joy談無線非洲聯盟跟她的非洲經驗,這是TED等級的知識饗宴。

Barcamp NANO 台北!

延伸閱讀:
本次BarCamp wiki頁面(Come All!)
2008文化與科技國際博覽會首頁 (IM.TV敝公司會提供部份場次的線上直播)
活動總表(玩很大)

快訊:懇請參加「抗議政府大跳票,樂生變廢墟」11/27(四)下午3:00行政院行動

今天從新竹回來之後還是先回公司處理了一下事情才匆匆忙忙趕去「海筆子」(林森南路120號,一個很難找的地方),參加一直關心並花費數年時間參與樂生的朋友們所召開的會議。

由於我到的時候已經開會約一個小時,前半段我沒聽到,我也沒有問其他人,但從我聽見的後半段內容,以及其他人手上的樂生圖表(屋舍分成桃紅色、黃色、白色)得知,今天的會議目的是要針對工程單位的怪手開動之後,要如何阻止各種破壞性行為以及為了執行破壞性行為所做出的各種非必要隔絕行為。

各種破壞性行為包括在工程進行中「不小心」造成的房舍損毀,古蹟與器物遺失、史前文物被破壞等等。而非必要隔絕行為則是今天讓大家都摸不著頭緒的「雙層圍籬」...(我沒辦法解釋這是甚麼...好像要把部份房舍跟生物完全隔絕就是了,不僅院民不能進入,施工人員也不能進入...)

為了盡最大的努力保護任何一棟不該受影響的房舍,以及院民的正常生活權利、與社區的持續互動,今天樂生眾提出了各式各樣的「房舍利用計畫」,結合這幾年來諸多樂生的旁枝活動與計畫,要讓每一間按照施工計畫應該保留下來的房舍在接下來的五年內都有用途,也都有人用、維護(老實說我也數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計畫了:故事館、圖書館、口述歷史出書、日本和平船來訪、韓國環保團體、愛地芽明天三月邀請各國史學家研討疾病史保留議題、漢生教育劇場、樂生那卡西、週末樂團表演、禱告會、大樹下、文社、理想生活節、中原景觀系學生進駐規劃、播放流浪神狗人與其其他樂生影像紀錄....這些是我今天聽到的一部份。)

當然,有許多都還只在規劃與構思階段,也已經知曉會遇到麻煩,像是中山堂不再外借、施工時需要有人持續觀察工程單位並與之溝通、愛地芽可能斷炊、與在地社區連結進展緩慢、台北知識份子關注時有時無、文建會撒手不管、捷運局與工程單位之間也有矛盾之類的....。儘管如此,沒有一絲悲觀、喪氣,這二十個坐在地板上的人在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透過類似公民審議的方式,很平和地相互分享意見。

我的觀察是:樂生的朋友很清楚問題是甚麼,很實際地在思考應對方式,他們早已經體認侷限在哪裡,但也從長時間的實踐中知道,有些事情講太多沒用,做了就是了。做了,大概會被侷限所侷限,沒關係,早就預料到了;但是不做的話就是被自己所侷限,怪不得任何人,怪手就要來了。

最後我開了口,表明我今天算是代表blogger來參加會議,沒有太多新的想法,但是如果大家有甚麼網路上的傳播問題需要幫忙,絕對義不容辭。由於會議中做出的一個決議是要整合現有樂生相關計畫組織成立一共同平台,所以大家也馬上想到應該要在網路上也成立一個可以集成各計畫最新訊息、統一即時發佈最新消息、可快速更新、資料整理簡易的平台。

簡單一點的話,一個wiki或google site可以了結。我的建議是看一下這次野草莓運動用的各式工具,以之作為基礎,然後再努力萌發創意,推出結合既有實體活動的線上活動,讓關注樂生議題的網友可以遠距參與;同時「log」所有活動紀錄並上傳,包括實體的跟線上的,不過兩者需要紀錄的東西不太一樣就是了。

最後要說的是,我從會議離開後走到自由廣場,看見野草莓場子比我上次來的時候還熱!因為高雄野草莓的學生北上來分享南都經驗以及「野草莓戰歌」教唱XD。但更讓我感動的是現場三個大大的牌子分別紀錄了近年來樂生、環境運動、以及其他社會運動者因為集遊法而被起訴判刑的紀錄。我很高興看見這些紀錄,不只是可以讓來關心野草莓的人也看見這些歷史,更代表野草莓「知道」(acknowledge)這些並不久遠的歷史,並且重視,不管他們各自支持與否。

我也還在學習,不再「因人廢事」或「因事廢人」。

我安分守己,只是去交大而已,應該不會跟zola一樣,要去德國還被禁止出關。比較可能禁止我出門的是我的貓...起碼目前為止是這樣。

對了,Youtube也寬螢幕了,非常好。

  • 這年頭要成為國家威脅真的很簡單。
    (標籤: 中國 zuola)
  • 引述 :『中國是一個很難讓西方人琢磨的國家,想當初,西方搞文化滲透,和平演變,近20年來,除了把一些官員演變到境外,中國民眾並沒有因為吃麥當勞、喝可口可樂、看大片、聽搖滾樂而被西方人同化,相反,極端民主主義情緒更加嚴重,有點吃飯不買單的意思。當然,也有一部分人更加堅信西方社會制度的優越性。世界在中國人眼裡基本上是二元的,非此即彼,誰都有道理,爭來爭去挺沒勁的。每個人身上都是二元論,標準是是否對自己有利而已。 』
  • 引述 :『屏東縣基層農民拚經濟有撇步,高樹鄉大埔生產合作社為稻米「寫日記」,推出具產銷履歷的高樹好米,精緻包裝連續登上屏東、高雄的百貨公司,成為伴手好禮,最近合作社還準備進攻訂婚市場,以精緻包裝米與傳統喜餅一較高下。』
    那代言人要找誰已經呼之欲出了。
    (標籤: 稻米 高樹)
  • 引述 :『但外勞的冷僻素材,卻讓各戲院興趣缺缺,李奇憂心的說,因欠缺行銷經驗,也沒有財力透過專業團體,協助安排上映事宜,加上歧路天堂偏向悲劇,被認為比較不適合農曆春節檔期,目前為止,一直無法接洽到六家以上的戲院,願意排入放映檔期。如果明年一月二十八號前,不能獲得戲院的支持,恐將遭到新聞局罰款三百八十萬。』
  • 引述 :『但南灣亂 象若無法改善,投訴塞爆墾管處長信箱,實在有傷政府威信,南灣業者一昧反對OT並非治本辦法,不如考量籌組公司,參與投標經營管理,由水上活動業者自律,讓南灣真正成為國際級海灘,創造雙贏。 』
    (標籤: 南灣 恆春)
  • 引述 :『受到大環境影響,第四權的空間被壓縮,少數記者自廢武功,淪為傳聲筒,沒有批評聲音,只有歌功頌德,因此,一篇較有爭議性的報導,被視為非常態,才會有「你真得的敢」的說法。』
  • 引述 :『調查發現,國內的「環保漠視族」佔43%,其中以18-24歲的年輕族群居多。他們收入較低,雖對環保與節能減碳議題多有所聞,卻並不主動從事相關活動,對綠色商品亦興趣缺缺,不論政府企業如何高喊節能減碳,他們不會因此改變原有的生活型態。』
  • 引述 :『將於12月20日至28日舉行的CNEX「癡人。說夢」影展,昨天舉行套票首賣會,實力新秀張榕容也跨刀相助,支持這項台灣民間最大的紀錄片影展。』
  • 引述 :『將自殺視頻錄影並發布到網絡是否違法的討論讓人很無語』
    (標籤: 線上影音)
  • 引述 :『如今,馬政府不去因勢利導,將納稅人的錢用來進一步補貼大眾運輸系統與綠色交通工具,使更多的人得以享受更便宜、更舒適的大眾運輸系統與綠色交通工具,卻反其道而行,將錢拿來補貼原本在經濟上就處於優勢的開車族買新車,這是自打了「節能減碳」政策的嘴巴!』
  • 引述 :『聯合國食品與農業組織擔心,這類賤價出讓國土的協議,會演變成一種「新殖民主義」。靠著財富,有錢國家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就拿下別人家的領土。取得這些土地之後,開礦的開礦,栽培的栽培,在經濟上受益最多的,往往是富國自己。我們該不該允許,有錢的國家用這種方式,併購他國的土地? 』
    (標籤: 馬達加斯加)
  • 引述 :『緬甸軍人是於一九六二年就開始掌權,至今已有四十六年之久,其實同一段時間裡包括泰國、越南、印尼等區域內國家都是某種程度的軍人掌權,但是緬甸與前述國家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緬甸軍頭不僅僅掌握了政治權力,他們也把全國的經濟據為己有,形成了一個享盡榮華富貴、權力的共同體,對他們而言,他們已經不可能得到更多,但是卻有可能失去,所以才會緊密的團結在一起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而最直接、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就是靠槍桿子。 』
  • 引述 :『現年五十四歲的伍玲玲,嫁來台灣十幾年,先生是榮民老兵已經過世,兩人沒有留下小孩,伍玲玲一個人留在新竹縣竹東,收養了上百隻被遺棄的流浪犬貓,還把先生留給她的撫恤月退俸,悉數用來照顧這些可憐動物。 』
    向您致敬,希望您早日康復。
  • 引述 :『透過網路無遠弗屆的散播能力,一群網友四、五年來透過物品義賣、捐助募款來輔助聖心教養院,尤其在聖心籌建成人重殘收容中心「敏道家園」積極對外募款後,網友更成為背後最有力的應援團,蘇秀惠強調,幸好有這些網友的支持,我們才有信心面對不景氣的大環境。張大魯攝情部落格網址:http://www.wretch.cc/blog/haomei』
    (標籤: blog 公益)
  • 引述 :『據報,"天狼星號"有三艘航空母艦那麼大,船上有25名不同國籍的船員,包括兩名英國人。他們目前都平安。

  • (標籤: )
  • 引述 :『蘇治芬受到的壓力,應該被記上一筆,更不能被遺忘,這不是因為她蘇治芬個人,而是因為台灣政治品質之低劣。大家如果不健忘,應該記得當時蘇貞昌號稱「大投資」的行政院向環保署施了多少壓力要通過六輕擴廠環評,而2007年的六輕等14家廠商環保署超額用水罰單事件,之後的發展卻是行政院的壓力及陳水扁公開巡視六輕,更重要的,長久因兩岸政策爭執而許久未見面的王永慶及陳水扁,居然在陳水扁巡視華亞科技時,王永慶全程陪同,這除了讓環保署的罰單淪為扁政府高層與台塑的「大和解」籌碼,而後台塑大煉鋼廠在環評會議上一直有「高層」指示強渡關山,這些排山倒海而來的政治表態,都讓宣示反投資的雲林縣政府倍感壓力。
  • 引述 :『倒是台北縣政府在11月15日上午辦了淨灘活動,主場在萬里翡翠灣,其他沿海鄉鎮也同步辦理,有2841人共同參與,但閱讀活動新聞稿, 會誤以為根本沒有發生過漏油事件,顯然他們當天都沒有接觸到油污的區域,假如近3千人力在當天投入油污的處理相信可以很快看見成效,但並沒有。這群淨灘的 人在淨灘完之後能確保他們的西裝與衣服乾淨的可以參加接下來的沙灘車接力趣味競賽、親子法式滾球競賽,並與協助遊戲的比基尼的沙灘女郎合照。
    (標籤: 石門)
  • 引述 :『環保署表示,清除油污所需的費用,是由船東負責,若政府主動動員人力,未來船東可能不願支付清污費用,不過換個角度想,一旦喪失了搶救的黃金時刻,污染的影響就會愈來愈大,畢竟環境生態等不及漫長的行政程序,因此如何修改海污法,打破行政程序,將環境生態的損失降到最低,才是海洋污染事件發生時,最重要的第一步。 』
    原來是這個王八蛋理由。
  • 引述 :『就是指出,我們的政治污臭不堪聞問,這是屁股政治:他們一旦上台就捨不得放下箝制人民的統治工具,一旦在野就以人民代表自居要求廢棄此一戒嚴殘餘,他們是位子決定腦袋、屁股決定嘴巴,而我們是用腦袋決定屁股,所以我們今天坐在這裡。』
    (標籤: 我的偶像)
  • 引述 :『BIKEID網站6月啟用以來,全台已有超過2700位車友加入,車友可將自行車上的車架序號、品牌、顏色、型號、種類、年分、尺寸、特徵等,並附上照片登錄網站上,萬一車輛遭竊,車主可以主動通報協尋。』
    (標籤: bike)
  • 引述 :『所謂女性Blog,我個人以為它是女性輸出自身價值的一種Blog。它的訴求不是取悅和吸引男性,而是表現女性的特質,她們在這個時代裡的自立自信,她們對生活的理解和感受,她們自身獨特而閃亮的價值。』
    (標籤: blog blogher)
  • 引述 :『台北市政府今年度犬貓絕育補助經費僅剩33.4萬元。產業發展局動物檢驗所所今天表示,這項補助經費有限,採「先申請,先審核」原則,預算額度用完不再補助,提醒飼主動作要快。 』
  • 引述 :『很想收容街頭的流浪貓犬,但大家都力有未逮,自己才收容10多隻,每天就要花2至3個小時間餵食照顧,心想,何不集眾人之力為流浪貓犬結紮吧,這是降低流浪貓犬數量的唯一方法!」家住大溪的台灣動物流浪不再協會發起人董涵真說,2年前在米克斯樂園(MIXDOG)網站傳達她的理念並號召志工,隨即獲得迴響,已有30多人加入。』
  • 引述 :『苗栗縣府原住民行政課的博士課員潘秋榮,與台灣迪士尼合製「失落的傳說」影片,獨家在苗縣南庄賽夏族民俗文物館播映,讓年輕一輩的族人與遊客藉由五分鐘的影片,認識賽夏文化菁華。』
    (標籤: 動畫 賽夏)
  • 引述 :『經過一周的靜坐抗議,位在市民廣場的野草莓學運靜坐會場,遭受細雨寒冷,風吹日曬,一直都維持十多人靜坐,這幾天期中考剛考完,響應靜坐的學生人數在周六日的假期,人數逐漸增多。 』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但,有些事是科技永遠都幫不上忙的。因為,科技永遠都是工具、手段,而只要人類為惡的目的永不停息,科技就有可能為那樣的目的而服務。就像過去戒嚴報禁時代,總以為媒體開放、百家爭鳴,第四權、輿論的力量就能夠有效制衡權勢階級,結果,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實在。
    (標籤: web2.0)
  • 引述 :『婦女新知基金會希望能還給每一個在婚姻裡、婚姻外的女性自由,邀請每一位對通姦除罪化有 興趣的你,站在各種不同觀點對這個議題發聲。』
  • 引述 :『我們現在有了一個聯盟,接下來要做的,是想辦法將這些花園與花園之間串連在一起,我認為由「部落客」來負責這個「連連連」,會是很好的角色;由各地部落客作為代表,與居住在其他地點的部落客們,定期作一些「交換」,每天或許太多,至少每周換一次(我會這樣建議),帶給各地網民更多國際化的資訊。』
  • 引述 :『千里達與托巴哥最近的頭條消息,都圍繞在總理曼寧(Patrick Manning)據傳憤怒地前往廣播電台,抱怨節目言論對他有所批評,部分人士認為此舉已近乎迫害媒體自由;之後暫停節目更無疑是火上加油,不過電台管理人士堅稱「公司決定暫停兩位職員職務與總理抱怨無關」。雖然國內僅有少數部落客論及此事,不過立場均相當明確。 』
    這跟台灣最近金管會的作法也很像。
    (標籤: 千里達 托巴哥)
  • 引述 :『但部落客Elemental表示,結果可能更加可怕:偷腥男子死去時表情因害怕而瞪上雙眼,未曾不忠的男子雖能保住性命,但將終生不舉。 』
    這真是太....
    (標籤: 拉丁美洲)
  • 全世界的總統都要會說謊。
    (標籤: 哥斯大黎加)

我的希望

周錫瑋說:「因為希望才是最大的災難啊,呵呵。」

舊文

我現在要談的消費就是純粹的消費,就是花錢買東西、買服務,不是甚麼社會學上或政治論述上的消費。總而言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於消費這件事就覺得很累,很煩,簡直是到了想完全棄絕的程度。

但是你我都心知肚明,想是這麼想,生活在這個社會裡頭,我是辦不到的。我得吃、得拉、得生病、得移動、得養貓、得交際,這些事情需要消費。

可是我真的是這麼感覺、這麼想的。當朋友說要買禮物給我的時候,我說不必了,是真的不必了,而不是客套。因為我沒有欠缺任何東西,而且我不希望變成別人消費的理由,所以請不要送我東西、我不需要新衣服、新褲子、新鞋子、不要買、出外遊玩的時候請不要想到我,不用幫我帶任何東西、不要去便利商店或是飲料攤順便幫我買飲料、團購名產時不用通知我....我不想買東西,不是因為東西好壞,而是不想買,也不想任何人幫我買。

長那麼大,除了幾件擁有特殊目的跟意義的t恤,以及臨時需要以外,我真的沒買過衣服,所有的衣服都是家裏人或女友看不下去才幫我買的。不相信嗎?我也沒辦法。就跟我說我沒去過夜店也沒人相信一樣。除了買書、電腦、食物以外,現在我幾乎所有其他消費行為都是被迫不得不為,沒有絲毫主動,也感受不到消費的樂趣。

我喜歡吃,但重點是能吃飽就好,品質真的沒那麼重要,反正我口味重,辣椒鹽巴下去我也分不出來是臭的還是爛的。另外,我對於需要排隊等候的所有食物都沒有興趣,光是看著排隊的人龍一長條就會讓我噁心,當我自己身處人龍中更是只有受不了的念頭。

當別人替我消費時,我也會覺得跟我自己主動消費沒啥兩樣,所以我能勸退就勸退,別人還常常當我是客套了,反而偏要幫我買。這讓我很難為,所以假使你是我的朋友,看見這篇文章,請記得,買東西時不要想到我,我不是不喜歡這些東西(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喜歡)、也不是不重視你的心意(我很重視),而是我不想消費,而你買東西給我,就等於替我消費,預先強迫我消費。

同理,我也不喜歡替別人買東西,更懶得送禮物,除了因為我不想消費以外,另一個重要因素則是我無能判斷要買甚麼給你,對一個不喜歡消費的人也沒有甚麼消費知識的人來說,我無從判斷這些東西對你的價值,我只知道這些東西對我沒有價值,我不想要,也不需要,那我為什麼要買這些我自己都不想要也不需要的東西給我的朋友跟我重視的人呢?

但是如果你真的需要些甚麼,我可以當作是工作一樣的,幫你買、幫你帶回來,送你都沒問題。

我分析,這是一種自我擴張且自大的個人主義作祟,但是它就是這麼在我身體內作祟了,我沒有辦法。

我曾經很愚蠢地跟想要買包包的你說:只是要裝東西,塑膠袋也可以裝啊!雖然我最後還是送你了。但你也知道,我真的就是拿著塑膠袋裝東西出門的人。

我也曾經很認真嚴肅的跟你說:請不要買牛仔褲給我,一件很夠了,我同一時間只需要一件牛仔褲。雖然你最後來還是幫我買了。但你也知道,我不會因此就輪流替換搭配上衣換穿牛仔褲,我只會一直穿同一條牛仔褲。

我也跟你說過,要甚麼就跟我說,講明白。這跟我浪不浪漫無關,因為我早就知道我一點也不浪漫,但是不浪漫的人也知道什麼時候該象徵性消費,我不屬於這種人。我除了不浪漫以外還不喜歡消費,這跟錢、跟數量無關。

我知道,你在乎的是心意。但是,如果你真的在乎的是我的心意,而不是普遍制度下應該表現的心意,那你就應該知道,我無法藉由消費表達我的心意。可悲的是,這似乎是現代人唯一表達「心意」的方式了....

等等,現代人?關現代人什麼事?扯那麼遠想脫罪嗎?可悲且可恨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自己。

延伸閱讀:
消費券的被消費命運 排富不過是為了低調迎富
啊到了要發消費券的地步了啊
消費卷,又一個無效率且不公平的工具!
論擴大內需成效不彰的根本原因
3600元的「消費券」可以買什麼、做什麼?

跟本文無關的視聽推薦兩則:

再加兩則:
學子靜坐訴求集會自由(上)
學子靜坐訴求集會自由(下)

光陰的故事,很笨的馬英九還記得嗎?

| 8 Comments

我大姐打電話給我,說我媽看了光陰的故事,好希望自己過去的照片也可以秀在電視上,所以就傳了這幾張照片給我,要我幫她參加活動。我大姐知道我什麼網站一定都有帳號,所以就懶得自己來,要我傳。我看了看,也好喜歡這些老照片,分享給大家:

這是我媽(右)跟她同事,看過沒有人說不正的。
右邊是我媽 當年18歲

這是我爸跟我大伯的合照。我大伯現在還住在台東,如果有人去台東富岡漁港或是綠島玩,請叫我大伯的車。(他開計程車)
民國46年 爸19歲

這是我爸媽在台中火車站前的合照。
民國58年 爸跟媽 台中火車站前

這是我大姐跟我爸。(人類還是不要長大比較好)
爸跟我 台東富岡

光陰的故事演的是眷村的故事,儘管我還沒看,播出至今好像評價還不錯,不過其實我不是在眷村裡面長大的,我們家沒有分到眷村的房子...是在眷村的周圍蓋起了違章建築,我在違章建築住到高中。

台灣的外省人大概分三種,第一種是權貴統治階級,第二種是眷村裡的榮民榮眷,第三種是自生自滅沒人在乎的。很遺憾,我爸媽剛好是第三種。通常大家在罵外省人的時候都是混著一起罵,我也常常罵,不過我只罵第一種。也倒不是第一種就欠罵,而是這些外省權貴都很配合作出許多欠罵的事情讓我罵,我也是無可奈何....XD

更遺憾的是,絕大多數二三類外省人的生命被第一類外省人綁死了。自己也多半不願脫離就是了。

ps. 今年想看的電視劇爆多的,目前沒有任何跡象可以挪出空閒時間看完任何一部。殘念!

那或許我們該送份報紙給總統。

是的,the Yes Men又來了。這次他們的目標是可能關門大吉的紐約時報,他們在今年十一月十二號當天(就是前幾天,國父誕辰紀念日)的清晨,在美國的紐約以及舊金山發送了一百二十萬份「假」紐約時報,上面印的日期是2009年七月四號,也就是明年美國國慶日。(不認識the Yes Men的人可以看asyura這篇詳細的介紹

這份報紙上刊登了所有美國人夢寐以求的好消息:大大的頭條寫著「伊拉克戰爭結束了」(可能比歐巴馬當選那天用的字體更大),還有「國家決定建立健全金融體系」。根據Wikipedia,那份報紙上其他的內容包括了建立全民健保、CEO薪水訂出上限、還有那時候已經變成前總統的布希控告他自己當美國總統八年以來犯下了叛國罪(XD)。想看更多消息,請上假紐約時報網站http://www.nytimes-se.com/.

當然,這也馬上讓我想起「假谷歌新聞」,瞧瞧上面的新聞,多們讓人振奮啊!當然,想必媒體是最不期待那天到來的,世界多無聊啊,不是嗎?

回到主題:最近行政院花了大筆預算跟各家媒體買了一大堆時段跟版面,進行新聞類的置入性行銷,明明確確的違反了馬英九總統當初自己的競選承諾跟上任後新聞局長史亞平的宣示。加上之前政府要求國營媒體如中央社、央廣,以及公共媒體,如公視,還有各家新聞局資助的地方新聞計畫「配合政府施政」、「避免批評總統」,我們很明確的可以知道中華民國現在的總統真的很適合去中國大陸發展。

如果總統跟行政院長都愛看報,看新聞節目,但是卻只想看見他們想看的新聞,所以就可以濫用權力,要求掌握的國營公共媒體學著甚麼可以報,甚麼不能報,同時花費巨資,收買商業媒體報導版面跟影響報導方向,再加上執政者對於集會遊行一致的打壓、對民意一致的忽視,我們還期待甚麼Change?

民進黨執政時同樣的事情也沒少做,不過多半累積在後半個統治期;如今國民黨回鑾,一切骯髒齷齰駕輕就熟,如魚得水,又從民進黨那多學了一點累積的經驗,未來真的...很刺激。

未來?那我們也應該送份未來的報紙給馬英九總統,就送到總統府去吧!反正樂生的朋友們已經教我們送禮給總統他一定得收這件事(很精彩要看完)。或許他看完了報紙,我們還可以請假記者去問他問題,然後他還會說:「我也是看報紙才知道集遊法廢除了,而國民黨把黨產都還交國庫了,而且連勝文又胖了兩倍」。

我用Miro訂閱了很多節目,全都是高畫質,內容又精彩豐富的免費Vlog,其中一個頻道是Mosaic,由Link TV提供的中東觀點世界新聞。這個頻道每天會剪輯好中東各大電視新聞台的精華,每一集約三十分鐘,把阿拉伯文的報導口譯之後加上英文旁白,讓我除了透過GVO了解中東部落客關注的消息之外,也能從當地主流媒體報導中更加了解中東。

忙的時候通常都只聽不看,不過當輪到杜拜電視台的時候就一定要看一下了,因為....
Screenshot

Screenshot-1

不管怎樣,我很推薦大家透過Miro這個方便的Video podcast訂閱器來訂閱Mosaic,了解中東動態,LinkTV提供的其他節目也都大推。不過如果硬碟空間不大、網路比較慢(用Miro都是下載到硬碟再觀看),也可以直接透過線上收看:
下面是最新的一集

[2008/11/11 - 2008/11/17] 馬英九很笨

| 4 Comments

接下來一個月,此部落格的新文章標題都會有這五個字,歡迎大家一起加入。

  • 引述 :『不要忘了,中華民國的體制裡還有一群只看老闆臉色辦事的「政務官」和「文官」,這群捧著鐵飯碗的公務員,可沒有選舉壓力,為人民服務是老闆的義務,不是他們這幫人的責任。所以,這群不知道競爭為何物的體制怪獸,只能隨著文官制度的越發僵硬、鈍化而日益淪為民憤的策源地,最終拖累並快速蠶食老闆的統治地基,對高層政治人物的意志貫徹起到了扭曲、變異的擴散作用。 』
    (標籤: 馬英九很笨)
  • 引述 :『台南東山搶救烏山頭的村民們 在台南縣政府前面已經靜坐1周了 除了第一天的衝突外 完全上不了媒體 用精神力與縣府對峙 雖然村民沒有什麼街頭運動的理論 但是井然有序的排班與動員 真正實踐 安安靜靜很大聲 下週要寒流了 強風低溫 對年紀老邁的村民 很擔心 很需要大家的關懷 有人要一起來坐 或施壓台南縣政府 ? 我要引用 我要回應 Add to My Web 儲存至「分享書籤」 』
    大家來幫忙吧!
    (標籤: 烏山頭水庫 台南 靜坐)
  • 來搞一下。
    (標籤: happy mobs)
  • 引述 :『募書:一人一書送到樂生。挑選對你來說意義重大、希望樂生能珍藏的一本書,在書頁裡寫下你推薦它的原因,寄至:台北縣新莊市中正路794號樂生保留自救會呂德昌收。寄出它的時候,你也可以下載這個logo,跟你的愛書合照一張,以照片連署的方式聲援樂生圖書館。』
    難道要我捐七龍珠??
    (標籤: 樂生)
  • 引述 :『即便霸權如蘇聯共黨,他們的砲口不會向著自己的人民,向著人民的,是播放音樂的擴音器! 』
    (標籤: 戒嚴)
  • 引述 :『「在歷史上,中國從來沒有辦法說整個國際社會都同意圖博就是中國的一部份。現在它可以這樣說了--這個是極大的變化。」 』
  • 引述 :『此外,動物之家也提醒我,小黑經過晶片註冊後,法律上就屬於該主人的私有財產,若是小狗在我手上生病、受傷、死掉,我將會有侵佔、毀壞他人財物的責任,這一點也讓我覺得很灰心。當初一片赤誠,拼著被家人罵、影響生活的不便,把小狗帶回,竟然因為這小小的晶片,有可能讓我這種“雞婆”的人犯法,這又是怎樣的天理?當初有關單位規定寵物要植晶片,不就是為了讓失主能找回寵物嗎?那遇到這樣明顯遺棄的情形(註冊資料失聯、也不見失主相有關單位報失),又得讓狗狗回到環境不佳的收容所,而非立刻找到接養者或中途之家,請問這樣的程序合理嗎?』
  • 引述 :『新聞秀

    憑什麼可以每天隨便摧殘我情緒
    每一天起床都一定會有最新的危機
    美麗的主播一直玩著驚悚的遊戲
    哎呦哎呦哎呦哎 哎呦哎呦哎

    像是個從不問斷的直播連續劇
    每一個演員都願意積極的參與
    它有紅的黃的綠的藍的橘的白的黑色的飛機
    這樣飛過來 丟過去

    烏煙和瘴氣是你們擁抱的主義
    方格子的風景全靠你們製造和分析
    SNG的連線是你們強大的武力
    推啊推啊推啊推 擠啊擠啊擠

    就是喜歡聽說的事情比真實還奇異
    故事精彩的程度要靠那重播來演繹
    嘿 還有
    把在上面下面右邊左邊大的小的全都在努力

    為什麼一直出現那充滿問號的標題
    轉載來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為什麼你可以佔據我們知道的權力
    又為什麼你眼中的社會是病態和扭曲
    為什麼都不在乎小孩子成長的回憶
    那你說 那你說

    偏偏我的眼睛沒有辦法暫時離開那電視機
    開了關關了待會又要開那台邪惡的電視機
    這時候我就很想要砸了那台電視機
    無辜蹲在那客廳角落全新的彩色電視機

    砸了電視機 電視機 彩色電視機

    人性的脆弱是每天你上班的借口
    這個世界比你想像的要好的太多
    除了金錢暴力色情權力之外還有寧靜的希望
    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那你說 該你說
    那你說 該你說』

  • 引述 :『所謂「名嘴」,無非是一群每天都會在電視和報紙上露臉的熟面孔。他們透過媒介,彷彿自身人格化為一個(偽)明星。其實,政治是一場十足虛偽的作秀,他們成為名嘴,卻難以提供任何關於真實觀點的選擇和論證,只要可消費,誰還在乎真實性和倫理感,消費循環才是利基所在。難怪論者早已指出,經濟發展的主要產品從「稀有奢侈」轉移到「日常消費」,就是所謂歷史。觀賞名嘴胡扯或爆料,形成一種日常消費,人們往往被迫更深地墜入無法掙脫的時尚景觀偽消費之中,也就更鞏固國家機器的「統治有理」。 』
  • 引述 :『埔里鎮民代表吳勝輝指出,數個月前才看到挖土機整地,沒多久便矗立雄偉的廠房,詢問負責人,對方表示是做塑膠射出,生產飲料容器,沒想到竟在廠房後方開鑿四百台尺深的水井;他質疑這種深度會破壞水脈,造成鄰近農田水井無水可抽,甚至造成地層下陷。 』
  • 引述 :『毒奶粉事件延燒已經整整兩個月,衛生官僚強調過不知道多少次「上架產品絕對安全」,卻永遠都會自打嘴巴。官僚寧可一批一批抽檢已經生產上架的商品,也不願意「管制原料進口」;本末倒置的政府、事倍功半的政策,於是我們一而再看見,這些有問題的產品「已經售出許多」。』
  • 引述 :『The United Nations refugee agency which distributes food to half of Gaza’s 1.5 million people has warned that it will run out of food in a day if Israel’s blockade of the Gaza strip does not stop. It called the blockade “a physical as well as a mental punishment."

    (標籤: 以色列 巴勒斯坦)
  • 引述 :『對此,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發表聲明,譴責王世堅、汪笨湖二人無視他者生命權益,把動物當政治、作秀工具的行徑,且透過媒體與網路播放,是最壞的生命教育反面教材。 』
    (標籤: 豬狗不如)
  • 引述 :『六個月前發生的汶川大地震留下了許多孤兒,但六個月後的今天,只有12名孤兒被正式領養。』
    (標籤: 中國 汶川)
  • 引述 :『蘇丹總統奧巴希爾宣佈在蘇丹西部的達爾富爾立即實行停火』
    (標籤: 蘇丹 達富爾)
  • 引述 :『為什麼只是因為他是北社的, 廣播台就不能夠訪問billy pan?
    為什麼只是因為成員中有支持台灣獨立的, 澄社就被參與的老師直接排拒在外, 不得進場演講?
    為什麼不能夠穿著勿通匪類的衣服進場? 個人穿著難道代表本場立場嗎?』
    這樣的潔癖或許是不得不為。當然可以更超克一點,不過能不能超克到這個程度...
  • 引述 :『摩洛哥法官似乎都在比賽,想看看誰能做出全國最誇張、最荒謬、最丟臉的判決,最新案例來自馬拉喀什省(Marrakech)的村落Ait Ourir,一位高中生Yassine Belassal被捕並判處一年半有期徒刑,因為他在黑板寫下「阿拉、國家、巴塞隆納」的字句,污辱了國王。』
  • 引述 :『十段決賽入圍影片請見此,不過似乎全數皆來自美國本土,讓筆者更希望看到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作品,不過在決選影片中,包括數件都觸及少數族群與移民相關議題。 』
  • (標籤: 不丹 西藏)
  • 引述 :『今年,他們還幫校園流浪狗拍照片,製成記事本義賣,所得都用在狗身上;「尊重生命不是口號」、「人們不可用殘暴的手段來解決自己所種下的種子」,記事本上宣揚學生的理念。』
    (標籤: 流浪狗)

今晚的悟

| 5 Comments

1.你是藍的還是綠的?這種令人害羞的問題我實在問不出口...........

我通常只會問「妳是粉紅的還是棗紅的?」這種比較直率坦誠的問題。

2. 學運搞到有處女情結是不被允許的.............

除非參加學運的全都是處女才有資格有處女情結。

3. 很多事情包裹在太多學術語言裡頭,真相都看不清楚(我不是指瓦礫...)

只有回歸人類原始慾望才能互相了解(我不是指AV No.1....)

4. 人都會累,都會散.........

不用擔心退場,只要你們有「轉進」的企圖。定期辦個BerryCamp如何?Happy Mobs全力支援~

亂世中,我的座右銘

| 3 Comments

只有假高潮,沒有假中立

因為沒有人是中立的,除了住在中壢的人以外。更何況,比起假中立,假高潮傷人更深。

只有多重標準,沒有雙重標準

面對假性二元分割的社會,我們可能不自覺批評其他人雙重標準,但是事實上,我認為只有雙重標準的人實在太難得,多重標準才是現實,我自己現在的標準大概有十的八次方吧。

只有Change,沒有Range

人都是會變的,這是首先要認知的。接著要認知的是:人通常都是越變越糟的,而既然我們不期待聖人,那我們只能接受改變,或是突變。

這...是不是搞錯了?

| 8 Comments
From Drop Box

我是沒差,只是我怕有人會不高興啊....XXXDDD

陳仁丰真的很會唱

| 2 Comments

上週im.tv線上電視的新節目靡靡小客廳第一次錄影,一大群人在五樓錄影,我人在三樓加班,儘管我們直線距離不到10公尺,不過我還是選擇透過live TV(限IE 唉)上網觀看,順便跟其他網友聊天打屁衝人氣。

靡靡小客廳這個節目,是敝集團旗下三個公司資源結合之下誕生的:我們結合了靡靡幫的音樂平台、hitfm常態性的新人與DJ面對面、還有im.tv線上電視的技術跟協助,成功透過網路將新人歌手的第一次給奪走了....

我沒有從頭開始看這個節目,只知道有幾個要出專輯的星光幫成員最近也要出專輯,所以都到場了。直到我聽見陳仁丰的聲音,我才猛然抬頭,讚嘆不已。

雖然當天線上聊天室裡頭多半是星光幫的迷,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的也都是黃靖倫跟黃靖倫還有黃靖倫...不過我反而對這位來自馬來西亞的陳仁丰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以下是他當天面對DJ們的影片(高畫質):

有點像陶喆,事實上我也很喜歡陶喆的聲音,不過陳仁丰可能因為年輕,又是生面孔,所以感覺起來更有朝氣,未來性也比較強。值得注目。

其他相關影片可以看這邊(畫質都壓的不錯)。

本週靡靡小客廳節目邀請到的則是「暗黑公主—陳珊妮」(是怎樣?要把客廳燈關掉嗎),我應該還是會在公司看線上直播,畢竟...。(上次桂輪鎂來的時候我竟然在開會...)

對了,之前在推特上提到說要開一個部落客相關的節目是真的,只是一直沒把企劃案完成。這周一定要加快速度才行。到時候還要請大家多多幫忙,前來捧場。

關於Vlog近日的觀看權限調整

| 2 Comments

原文網址

各位會員大家好,我是im.tv的Vlog社群營運工作伙伴之一Portnoy。

我們已經於昨天晚間開始調整Vlog影片的觀看限制與一般會員好友人數上限,內容來源若非為「原創、或經授權改作,引用」,便僅限好友(一般會員好友數上限為五十人)觀看。而若是原創、或經授權改作、引用之影音,則可公開瀏覽不受任何限制。關於此新措施日前(十月31日)已在im.tv網站上進行公告及宣傳,以方便各位會員可以自行去更改影片來源之設定,將原先來源設定錯誤的影音自行調整。

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前,im.tv經過了漫長的討論,並不斷地自問:Vlog應該繼續跟一般影音網站一樣扮演大家的「線上硬碟」,還是勇敢的揮別過去,朝我們原本追求的目標前進。

引述 :『由於該3名女子是宣傳藏獨,並非單純散步且不聽制止離去,始依警察職權行使法予以驅離,至於該名女子手指受傷部分,因該名女子拒絕透露身分及傷勢,本分局在此表達關懷之意。 』
這位回覆的警官是我們的臥底嗎?怎麼那麼直接。
(標籤: 警察 維安)
引述 :『一位緬甸籍的網路咖啡老闆兼知名部落客(部落格格主)Nay Phone Latt ──對不起,完全搞不清楚何為家族姓、何為名字,暫譯為『賴乃風』──自 2008 年 1 月 29 號在仰光被緬甸官方拘捕之後,2008 年 11 月 10 號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創下全球第一樁刑期最重的反部落客的案例。 』
引述 :『這是紙包不住火的年代。 尤其是任何侵犯人權, 引起眾怒的行為, 都會被全力放送到全世界。 不論是各國政府, 或是商業團體, 若是習慣採取秘密侵犯人權的方式運作, 只要它不改變, 就會在這場 「與網路終極力量對抗」 的螳臂當車戰爭當中, 一再地被減弱力量, 一再地傷害自我形象, 直到它自己覺醒為止。 就算它強如中國, 大如微軟, 如果長期堅持與網路力量為敵, 也將會元氣大傷。』
引述 :『更廣的人際網絡、甚至是更多元的社會背景都可能正在閱讀學運發起人的號召。因此,將這次學運描繪成幾個掌握學生生殺大權的老師帶著「他們的」學生上街頭,這種將老師與學生關係塑造成直接利益關係人,或是直接權力關係的想像,其實很可能是不盡然正確的。 』
引述 :『他指出,達賴提出的所謂"大藏區"在歷史上不存在,更沒有現實依據。』
(標籤: 西藏)
引述 :『要求蘇縣長遵照承諾,應確認斷層、地下水危害事實,不可通過永揚垃圾場案道路變更;抗議南縣環保局長江世民未釐清污染烏山頭水庫疑慮,竟要決行通過永揚案道路變更,陷害縣長蘇煥智於不義。東山自救會邀請全國環保團體縣府接力靜坐抗議,要求蘇煥智縣長、環保局江世民說清楚講明白,抗議行動將至蘇縣長回應要求為止。 』

Zola的簡報:《BLOG、新技術與公民報導》

| No Comments

當然要聽他解釋才能完全知道簡報細節,不過從簡報大致可以看得出來他鋪陳的方式,值得一收。
來源

Ppt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zola blog)

野草莓,很酸嗎?

| 84 Comments

有人問修改集遊法不是讓黑道聚眾更方便?我笑了,黑道聚眾什麼時候申請過集會遊行了?怎麼那麼愛說笑。(我真的笑了啊!)

好了,我也來說說,對於這場「野草莓學運」的想法。是跟風,更是為了紀錄。寫部落格不就是為了紀錄自己當下的心情與感想嗎?

我沒參加過學運,對於野百合、野榴槤、野西瓜...等各時期的學運其實了解也不深,跟我寫部落格以來參與或推動過的甚麼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一樣(Global Voices, 精神病污名問題、流浪動物與動物權、媒體、綠黨、樂生、三聚氰胺....),統統都是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之下開始的。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上下窮盡五千年去變成專家之後再行動,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力,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我的一群好朋友的判斷力,我們是Happy Mobs,不是Scholars或experts,我們不受控制、不受指揮、不是我們高傲或難以溝通,而是因為我們連彼此都沒辦法控制彼此,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XD),非常亂。

不過我們做事原則倒是一致:透明、負責,and be happy。我們多半不是傳統想像中苦幹實幹的社運工作者,也沒那個能耐跟堅持,我們只想按按滑鼠輕鬆做社運,非常懶惰,非常草莓。我目前做過的最大犧牲頂多就是幾個晚上不睡而已。

我喜歡草莓(草莓牛奶更好,草莓百分百也很好),我自己也是七年級生,要是被人歸類為草莓族也不奇怪(更何況我還有草莓鼻...)。現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新竹、彰化...有好多比我還草莓很多的學生在露天下靜坐(不一定安靜啦,反正就是坐著),為的是修正集會遊行法對人民言論表達自由的桎梏。

他們自己定名這次從十一月六號開始的靜坐活動為「野草莓學運」。真有梗!

我一開始會接觸樂生議題,就是因為那天我看見我不能理解的事情:一群人數不多、聲音不大、由手腳殘缺的老阿公阿嬤跟學生集結而成的「群眾」在台北縣政府前抗議時,竟然沒有官員出來認真回應需求,而是來了多過抗議人數好幾倍的警力,把人用極為粗暴的方式拖走、拉走、架走。

因為他們違反了集會遊行法。

我是那時候才知道這個法律大到可以做出這種事情,我這才開始接觸樂生議題,了解其論述,但是我也說過,我是個懶惰又不重視歷史的人,單純用文資保存來說服我樂生應該保留其實沒辦法打動我(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樂生發展出那麼多論述來打動不同的人),但是當我知道一個政府為了要消除樂生微弱的呼喊竟然可以動用龐大國家警察力量來滅音,我就忍不下這口氣,這裡頭一定有鬼。

樂生議題開啟了我接觸其他議題的可能。所以我很高興今天學生們是因為反對集會遊行法站出來的,因為那他們就跟我一樣,知道當國家意圖要消滅一種聲音的時候,不管自己支持與否,這裡頭一定有鬼。

現在在靜坐的學生,你們不需要非得支持樂生不可,但是我希望你們知道在過去幾年到現在有過這麼一群人,他們承受過你們現在承受的以及即將承受的所有打壓、藐視、污名、抹黑、忽略、以及憎惡。他們承受的這些同時來自於藍綠政界,來自於不諒解的民眾、來自於帶有其他目的的打手。你們現在承受的負面回應主要來自藍營、藍媒、藍色部落客...、正面回應來自於綠營跟綠媒,跟綠色部落客...但是你們要知道,時空環境隨便轉換一下,他們馬上可以換張臉孔、變個說法來搞臭你們,或是突然又把你們捧在手心,只要你們的訴求能為他們所用,他們很樂意把你們利用到極限,然後丟掉。其實全世界所有掌權者或是依附權力者都是這樣做的,習慣就好。

會有人跟你們說,學生不要被有心人士利用了,把書讀好才是重要的事;會有人問你們說,你們怎麼不譴責後來的暴力行為,反而要求馬劉道歉;會有人問你們說,你們過去八年怎麼不出聲,突然針對起現在的執政黨,分明就是雙重標準;還會有人跟你們說,現在時間不對、你們力量不夠、知識不足、歷練不足...反正甚麼都不足。很快,你們的領導群就會被開始挖底,家世背景、同學證詞、學校成績、寫過的作文...被記過的過...抹黑你們的,你們要小心,支持鼓勵你們的,你們更要小心,因為他們的支持鼓勵正好會變成另一群人抹黑你們的最好藉口。(詳見:對於學生靜坐的十萬個為什麼

你們內部可能會內鬨,可能會意見不一,會有人脫隊,甚至轉而變成反對你們的人。就跟你們感到厭煩的台灣政治生態一樣,這些都可能發生在你們自己身上。

但是這些統統沒有甚麼好擔心的!

你們是野草莓,是這些想要把你們踩在腳下的人從來沒有應付過的一群,他們就是害怕所以才會幹出這些事,野草莓被打壓之後流出來的不是血,是甜美的果汁,你們是有史以來學習能力最高、行動效率最快、最有媒體識讀能力跟數位資訊素養的一個世代,你們是發明Kuso的世代、你們是ptt的擁有者、你們是可以背出周星馳每部電影台詞的鄉民、你們是最習慣自拍跟自我紀錄的一群、幾乎所有的電視節目流行音樂電影遊戲都是為了你們存在的。這些政客多麼想讓你們對政治、對公共事務冷感啊!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靠樁腳、靠悲情、靠金錢、靠暴力、靠歷史來穩固政治地位,你們已經嚇到他們了,接下來還有得瞧。

因為,首先他們忽略你、然後嘲笑你、最後反對你--而你獲得勝利

趙少康,再見

| 13 Comments

以下轉貼piawfu (抱玉) 在ptt2看板: camduck上的文章。

簡直就像是幫我寫的一樣。

謝謝piawfu。

------------------------------------------------
作者: piawfu (抱玉) 看板: camduck
標題: 致趙少康先生
時間: Sat Nov 8 10:06:43 2008

趙先生:

要稱您為什麼,讓我思考了好一會兒。我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您,您是環保署長,在一個兒童或是青少年節目出現。再聽到您的名字時,您以驚人的票數進入立法院。等到您的名字真的成為我和家人每天生活裡不斷出現的話題時,我們更想稱您為趙市長。

時間是1994年,我就讀大安區的一所國中。應該是國二, 台北市長選戰是班上的熱門話題。我和支持陳水扁的好朋友因為選舉差點反目,或者可能真的反目了一小段時間。現在想起來,當時的熱情,放在一個國中生身上未免有點突兀,但回頭看當時的社會氣氛以及我的家庭背景,這一切都不奇怪。新國民黨連線改名為新黨後的一週以內,我坐在新黨的辦公室內——是青島東路嗎?我忘了,那是一個年幼的我第一次聽到的路名。家母跟新黨表達支持之意,並交換了許多想法。另一個來加油打氣的長輩不知名男子,指著辦公室裡的牛皮紙袋信封,說這樣就對了——他指的是信封袋上的印著的「新國民黨連線」用原子筆劃掉了「國民」和「連線」,變成了「新黨」。

我家裡有新黨黨徽和中華民國國旗合併的旗幟, 我想我不說您也記得那面旗子。在大安森林公園,或很多地方,我們揮舞過他。我們家的車上總是放新天地電台,我最喜歡的主持人是路克。我家裡有一張,或兩張,黨員編號前一百號的新黨黨證。我不知道您是否記得新黨創黨後第一份刊物的名字,它叫做《小市民心聲》——我家有人參與了編輯工作。

陳水扁選上了,在跨年晚會扮麥克霹靂超人扁,我們全家一起笑他。 我跟連詠心同一年考上高中,一進高一就在校刊社留言本跟人討論她搭什麼車上學。不知道您是否記得,在「民進黨是亂黨、國民黨是爛黨」的口號下,連戰並不受新黨支持者的歡迎。

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到不那麼久以前, 都還有人將我稱為泛藍支持者。我在網路上跟人筆戰何謂「愛台灣」、批判對外省人片面、一概而論、過度化約的刻板印象;我跟人爭執著將2004大選後的泛藍支持者稱為暴民是否太過武斷。閣下節目的來賓老沈發表「愛台灣不應該成為選戰主軸」時,我在台灣最大的BBS站向罵他的人澄清沈大老的原意。是的,過了十多年,我一丁點都不像國二那年一樣,覺得台獨很可怕;過了十多年,我發現我不再認為蔣介石是一個好總統;過了十多年,我發現自己會在李慶華稱杜正勝為「靠屌部長」、批評教育部某本手冊用詞不雅的時候,一邊回想他當初在新黨通訊上寫的黃色笑話一邊冷笑。但是,我仍然不是一個民進黨支持者。謝長廷打綠卡戰的時候,我對那些以為綠卡是身份證的人無奈;有人拿「綠卡不會因為不換發(renew)就失效」的條文論證馬英九的綠卡不可能失效時,我直接批評他混淆視聽,因為該條文並沒有說綠卡會否因申請非移民簽證而失效。當馬謝大戰打到最後,許多學者先進錄製了「逆轉論」的影片時,我對李明璁「無法想像一個曾經要終極統一的人今天可以喊台灣萬歲」的說法感到不舒服,因為我認為該說法無法公平地看待許多人摸索國家認同的過程。

這是我要跟閣下說明的事:一天以前, 我在我曾對其影片不以為然的李明璁的個人板,貼文章表達了我對學生行政院靜坐的支持。沒多久以後,您在您的節目裡說:「我告訴你,他們就是民進黨派的」

如果我現在能夠去靜坐,我也去靜坐了。如果我靜坐到一半, 聽到您的說法,我該怎麼回應?

這篇文章算是我對您的一點回應。這個回應分成三點。

第一,如前所述,我不是民進黨支持者。以前不是,現在不是, 以後也很難是。

第二和第三點比較複雜,我想說的是, 閣下對行政院靜坐學生的武斷說法雖然令我不舒服,但我仍然試圖理解。我試著從兩個方向,找出您會不假思索做出這種判斷的原因。換言之,我想說明的是,您忽略了哪些事情,導致您忽略了我這種人存在的可能性、無法理解或想像一個非民進黨支持者支持行政院靜坐的事實。

既然我前面說了我國中到高中的政治啟蒙經驗, 我想我可以把故事說下去,當作這些回應的開頭。這牽涉到存在於我和您的世代間,一個很重要的差異:網際網路。您知道的,《小市民心聲》發刊時,用的文書處理軟體還是在MS DOS環境下運作的倚天中文輸入法,而我上大學時,我們每個人都已經開始接觸網際網路。我在台大計算機中心上PTT,開始了我虛擬匿名的公共參
與生涯。

時間是1999年,我進入大學。標示這個年份的意義在於, 我幾乎是一進入BBS的世界,就被捲進了2000年總統大選的浪潮裡。像我之前說的一樣,我抓著每個表述「外省人不愛台灣」觀點的人爭論,用我才剛剛學會幾年的論辯能力,跟這個我從1994年市長選舉就在面對的論點對抗。某種程度上,這仍是在延續您參與過的那場選戰。

在網路論戰的經驗中,我獲得了許多若非經過網路, 就難以如此迅速累積的經驗。我曾經自詡為理性的選民,一如1994年選戰中新黨選民間隱隱浮現的論述:新黨支持者是理性的,民進黨支持者是暴力不講理的。這種印象很容易就在面對面的人際關係之中自我複製:在1994年的那個時候,不同政黨傾向的人,若非一見面就大吵、就是各退一步不談政治。要談,也不能多談。形式上較為理性的政治話題,往往在相同政治立場的圈子裡傳遞。不同政黨的支持者很難有機會,在同一個議題上面進行細緻平和的對話。

網路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場域。在PTT政治板, 我寫文章不是寫給泛藍支持者看的(我想1999年根本沒泛藍這個詞),而是寫給所有人看的;民進黨的支持者,也必須面對我這樣的讀者。在這個匿名的、成員來自四面八方的空間之中,你必須準備好讓自己的論點面對最理性、論點最深刻的對手——而這樣的對手的確是存在的。在許多議題上,我終究發現我在1994年到1999年之間所抱持的觀點,並不總是能夠以理性的方式說服民進黨支持者。不是因為對方會拿柺杖鎖敲我(這是當年新天地電台一再重複的民進黨形象),而是因為對方雖然觀點跟我南轅北轍,卻也有他的理由。同時,這些理由表達的形式,跟我所用的一樣理性。或許跟我筆戰的人也有類似的感覺,無論如何,我開始試著反思自己的論點,挑出比較有說服力的社會論述、然後把比較接近價值觀、個人信念的東西收起來慢慢自己思考。而許多像我這樣長期在BBS上混的人,也都是這樣。

當我在貿易問題上跟人從三通討論到自由市場模型與依賴主義模型的 問題時,一個被某個世代、一部份人所共享的經驗開始在我身上成形。我們在面對政治議題的時候,開始試著跟某些投票給不同候選人的網友比資料、比觀點、比研究方法,甚至比社會理論。我一點都不想告訴您,這樣的討論比較「理性」、「客觀」或甚至「優越」——這些詞都可能是知識份子的傲慢,而這是我所不願沾染的。我要說的是,在這種討論經驗之中,我們開始試著把「政黨偏好」和「對議題的觀點」區分開來,於是,不同政治傾向的人,開始產生了一些對議題的共識。我們開始學著把對社會議題的意見,跟個人的政黨偏好做出一點區分,也跟其他議題做區分。我可能不贊同某個人的的統獨立場,但是我支持他對經濟的看法;我可能不贊同某個人的經濟觀點,但是我們可能都希望有更好的決策過程。

我將這種經驗稱為「網路公共領域」的經驗。在這種經驗之中, 我們接觸著來自四面八方的議題,分享、爭論著來自四面八方的觀點。到了今天,我們爭論樂生、我們爭論動物權、我們爭論政黨政治,我們在不同的議題中跟不同的人達成共識,這種共識在很多時候超越了在您那個世代擁有強大支配力的政黨框架。在樂生爭議之中,有很多青年學生參與。一部份的人走上街頭支持樂生保留,一部份的人反對。上街頭的人,有人在過去或在未來,把票投給民進黨,也有人投給國民黨。網路上的反對者,可能也是這樣。我不是說社會議題已經在網路上全然與政黨偏好脫鉤,但是,的確,在一些議題之中,有人不問黨派地結合起來,表達同樣的意見。

我從網路上得到了這樣的經驗,我也相信,若不是透過網路, 這種經驗會比較難獲取。這或許可以部分地解釋,為什麼我,一個被稱為泛藍支持者的人,會支持一個你認為是民進黨「派去」的活動。我支持他們的議題,也很清楚這些支持者裡面,有很多人跟我一樣,不以政黨的架構思考集遊法及警察執法的問題。這些人包括了我認識多年的朋友,可能跟我有類似的家庭背景、類似的人生經驗,而且我確知他們從未把票投給民進黨。我不能告訴您這在靜坐活動的支持者之中佔了多少,我也不可能告訴您活動支持者中沒有基於政黨情感而前去抗議的朋友。但是,我們這種人是存在的,而我們這種人的存在,可能是您完全無法想像的。

您之所以無法想像,可能是因為在我們這些人的成長經驗中, 網路已經建立起了一種以論點、資料與邏輯說服不同意見者、尊重對方理性、並且試圖妥協的公共領域形式。我們面對的不同觀點挑戰,遠比您參加過的選舉辯論、或是您主持過的政論節目中的更多元、也更尖銳。我們面對更不可預知的多方觀點、我們面對更多論述的策略、我們甚至面對更多的非理性爛仗,這些,都迫使我們更堅持自己論述的一貫性、更小心謹慎地發言、更清楚地分辨立場、情緒、觀點、事實之間的區隔。我們可能做得還不夠好,但是「就事論事」、「尊重多元」對我們之中的許多人,的確是重要的。在這種信念底下,我們可能可以建立針對議題、跨越政黨偏好的聯盟。

這是我要表達的第二點。您直觀地認為靜坐學生是民進黨派去的, 可能是因為您根本無從想像、無從解釋我這種人的存在。

第二點是關於我們這種人的形成,接下來,第三點, 讓我們來看看這種人是怎樣採取行動的。

同樣是網路公共領域的問題。在您選台北市長的年代,號召群眾採取行動大致有幾個辦法:政治人物的公開發言、電台的訊息傳播、支持者的口耳相傳。這些管道相當有效率,但是都需要一個政黨作為號召者、或至少是凝聚行動力的符碼。

而在我們這個年代,情況有點不一樣。 這次的靜坐活動是在網路上發起的,不同於其他的傳播媒介,網路上的動員根本不需要一個政黨的鎂光燈吸引力、不需要成立電台的資本。透過前述關心特定公共議題的網路使用者,號召一群人以行動支持某個議題,也不需要動員對某個政黨的支持。事情很簡單,幾個學者和學生號召網友去靜坐,然後關心這個議題的網友就去了。可能有人支持這個議題,但是不支持這個形式;可能有人支持這個議題,但是認為部分發起人的背景(例如李明璁在上次大選中的表態)會模糊焦點。可能有人本來就支持民進黨,所以覺得根本沒差。可能有人不支持民進黨,但是支持這個議題,並願意在活動與民進黨切割的前提下支持。也有人雖然支持民進黨,但是拒絕讓政黨沾染訴求本身。等到走上街頭,可能有人覺得切割得夠,有人覺得不夠。支持者之間已經為這些事情展開了論辯,但是他們也都很清楚,彼此之所以聚集在一起,是因為議題,而不是政黨。跟政黨政治的關係要如何劃得更清楚,在活動執行上要怎樣小心謹慎,是他們在表達對議題支持的同時,必須注意的技術問題。

這一切都在網路上形成。活動的召集、活動路線的論辯、 社會力量的整合,都在網路上漸漸成形。支持者的聲音是喧嚷的,在對議題的支持之外,還有各種不同的思辯。比之當初您的支持者在大安森林公園揮舞國旗的造勢大會,這已經是一個從提議、動員到實踐,都完全不同的群眾活動。

這個活動是不是有些發起者支持過民進黨?是。 這個活動是否有參與者支持過民進黨?是。他們下次選舉是不是還會投給民進黨?我想有的人(我無法確知比例)是。但是,這是一個人口組成多元、並且從一開始就不受政黨框限的活動。您可能無法理解這種群體的形成,您可能無法想像不經政黨組織動員的活動,因此,您無法考慮我這種人存在的可能性。

這一切的一切,都可能,至少部分地,來自一個簡單的、 你我之間的差異。

我是鄉民,您不是。

如果您甚至不知道什麼是「鄉民」,那請您留意這個詞語。 這一群人,可能正在改變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的政治與社會實踐地景。

鄉民可能是民進黨支持者,可能是國民黨支持者, 可能是無政府主義者。鄉民可能是統派、是獨派。鄉民可能是保守派、也可能是自由派。鄉民可能什麼派都沒有。鄉民可能是戴金邊眼鏡搭電車的文員,也可能是帶扳手踢足球的汽車維修員。鄉民不是一個整體,但是在無邊無際的網路上,他們之中的某些人可以不分黨派、不分性別、不分社會位置地集結成針對某個議題而存在的群體。甚至同時形成分據正反兩方的兩個群體。

這是我這個世代、我這種人,每天生活、論辯、 參與公共行動的方式。

市長選舉失利之後,您開始主持電視節目。我去過一次您的攝影棚, 因為你認識家母的緣故,廣告時間你來跟我們握手。那一次的節目談的是《蠟筆小新》,跟我同樣年紀的人或許都還記得,這部漫畫曾經有能力在1990年代的台灣引起爭議、記得當時的台灣社會比現在更加保守。時間過得很快,2008年了,《蠟筆小新》已經一點都不聳動,您還在電視上主持節目。而我,身為鄉民,正跟許多人一樣,透過跟電視截然不同的媒介,活在跟您截然不同的世界裡。

寫這篇文章,或這封信,不可避免地會勾起許多回憶。 我很訝異自己還記得「大地一聲雷」怎麼唱,您還記得嗎?那曾經是我的政治啟蒙,卻也是我已經一步步告別的政黨性(partisanship)印記。

於是我寫了這一封信給你,兼與自己生命史的一個非此即彼、 熱情但侷促的年代致意並告別。

空想電視台現場直播(如果你不能到現場)

| 8 Comments

這是野莓之歌
1106 - Mahaleo

但是如果你能到現場,就到現場。

以下是訴求(Zh/En):
Protest Statement

Get your own at Scribd or explore others:

1106靜坐吳叡人簡短演講

這是串聯貼紙|Designed by Jas9(請貼在部落格文章內或邊欄):
道歉、下台、修法

馬的警總回來了

這是GVO的相關報導:

這是wiki
這是blog
這是KEKEKE即時好料
這是英文部落格

這是線上IRC
這是Google Site

這是Flickr群組

這是Google Map

檢視較大的地圖

這是funp精華區

這是1106事件媒體監督與蒐集

陳也雲林,拜也雲林

| No Comments

想當年,雄霸「成也風雲,敗也風雲」,如今,台灣卻是「陳也雲林,拜也雲林」。

繼張銘清以學術交流名義來訪之後,陳雲林也以中國特使的身份來到台灣跟執政黨以及諸多政府官員會面、甚至簽署協議。對於像我這種「超終極統一論」(就是全世界都統一為一個國家,進而消除「國家」的存在)的支持者,對這起事件我最在意的並不是主權,也不是稱謂,更不是旗幟,其實就算台灣這個名字消失我也不會有一點感覺;我只在乎是否有任何人又蠢蠢欲動,打算激化對立,拿人類的生命來構築鍊成陣,只為了他們心中日思夜想的「賢者之石」

以上文字跟影片...看看就好,看懂就懂了,不瞭解多說也無益啊...

延伸閱讀(有點多...):

Taiwan: The Phantom of Police State is Back, Officially

| 2 Comments

update: 已經發表在GVO上,請過去多多留言回應。

Co-authored by David Reid and Portnoy Zheng

The visit of Association for Relation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ARATS) Chair Chen Yunlin marks a historic moment in cross strait relations. Chen is the highest ranking official of the PRC ever to visit Taiwan. His five day visit to Taiwan includes talks on economic and transport links.

While some welcomed his visit many Taiwanese were extremely concerned that it threatened the nation's sovereignty. It comes after newly elected President Ma Ying-jeou told a Mexican magazine in August that relations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were between two regions. This downgraded the state to state formulations made during the terms of the two previous Presidents, Chen Shui-bian and Lee Teng-hui.

Chen arrived in Taiwan on Monday 3 November. Approximately 7,000 police were mobilised to prevent any protests. However, the actions of police went far beyond merely preventing any disruptions to Chen's visit. Bloggers had plenty of comments on the actions of the police.

CoffeeShop was one of three women who were assaulted and detained by police for carrying Tibetan flags. She wrote:

我很害怕,我從沒這麼害怕過。直至半夜一點半了,寫著部落格,我的手還在發抖;我眼睛很痠了,但盯著電腦螢幕,我必須將我的感受及害怕都寫出來。

我懇請各位部落格讀者及我各位網友們,不要以各種形式去嗆陳雲林及警察。

因為,台灣人,我很怕下一個受到這種暴力對待的人,會是你/妳;我真的很怕。

I'm so afraid and I've never felt so afraid before. Up until 1:30 at night my hands are still shaking; my eyes are hurting but still looking at the screen and I must get my experience and fears written down.

I sincerely request every blogger and online friend to read this. Don't use every kind of action to go out and protest against Chen Yunlin and the police.

Because, Taiwanese people, I'm afraid the next one to be on the receiving end of this kind of violence will be you. I'm really scared.


Du Gu Mu(獨孤木) @ disappearing ROC asked if legal gatherings can make Chen Yunlin understand Taiwan's democracy.
他媽的民進黨就算打了一萬個共匪好了,他媽的這干一般民眾什麼屁事呀?警察就可以沒有搜索票就闖入民眾合法租賃的飯店空間?這關一般在路上拿著國旗抗議的民眾什麼事?民進黨不管哪個人打人你都法辦了,可是拿這個當藉口就可以侵犯人權?你還真以為他媽的台北戒嚴了喔?幹!沒有用的無能低能總統!
Even if the bloody DPP just go out and hit 10,000 Communist bandits, what the fuck does this has to do with other normal citizens? The police can't just enter and search a hotel room that a person has legally rented. Stopping ordinary people on the road from flying the national flag in protest? For the DPP no matter who hit someone they are brought to justice, but how can the justice itself turn back to infringe on human rights with the DPP's excuse? Do you still really think bloody Taipei has gone back to martial law? The useless and incompetent President!
Melon Daily wrote that they never imagined the police would snap the national flag.
有這樣的警方嗎?陳雲林來台,台灣民眾舉國旗嗆聲被員警當場折毀,但五星旗卻可以公然飄揚,歡迎陳雲林車隊通過,連國民黨議員自己都看不下去,罵警方毀國旗已經公然觸法, 甚至更離譜的是,還有女警禁止民眾拿國旗,理由竟然是因為機場是「公共場所」?

這一頭員警竟然硬生生將把象徵中華民國的國旗扯斷,但反觀中山北路這裡,這群號稱是「 中華統一促進黨」的民眾,卻可以大喇喇的舉著中國五星旗,迎接陳雲林車隊通過。

Do we have this kind of police? Chen Yunlin comes to Taiwan and people raise the national flag in protest then the police break the flag on the spot. Yet the five star flag [of China] can be openly displayed. When the motorcade of Chen Yunlin was welcomed even some KMT councillors couldn't stand to see what was happening. They scolded the police for openly acting against the law. Even worse was a female police officer who prohibited people from waving the national flag. She went so far as to give the reason that the airport is a public place.

This one police officer's harshly the ROC flag which is the national symbol of ROC. But on Zhongshan North Road [near the Grand Hotel] a group called the China Unification Promotion Party was able to wave the Chinese five star flag to welcome Chen Yunlin's motorcade.


June Beans Charles said the orders of superiors overruled the law.
馬英九上任不到半年,
過去八年無法想像的事一一發生.

警察的眼中竟然沒有國家法令,只有上級命令.
明明是執行毫無法源依據的勤務,
明明是在戕害民眾的自由,
明明是缺乏正當性的行動,
但你在這些警察眼中看到的是理所當然的表情,
彷彿他們很樂於戕害民眾自由,
彷彿在他們眼中維護上級的利益高於維護民眾的利益.

這個就是軍閥的心態啊!

Ma Ying-jeou has been President for less than six months, and for the past eight years things I never imagined something like this could happen just happened.

The police suddenly don't even recognize the laws of the nation, they're just following the orders of their superiors. Obviously they're carrying out their duties without regard to the law. Obviously they're destroying the ordinary people's freedom. Obviously they don't know the appropriate way to take action. But in the police officers' eyes you can see a natural expression. It's as if they are happy to destroy the people's freedoms. It's as if they see safeguarding the interests of higher authorities as more important than protecting the people's interests.

This is just the attitude of a warlord!


kiantix wrote:

民進黨那四個議員在圓山掛布條,警察要趕;吹氣球抗議黑心食品,警察要趕;光是在機場舉著國旗,警察也要趕。

這些行動夠理性夠和平了吧?但警察大人將它們同視,這無異宣示,我們莊嚴神聖的法律,平等地禁止一切集會遊行,不論理性或激情,不論和平或暴力。

說得更極端一點,在警察國家眼裡,群眾的存在就是暴力,個體意志的存在就是暴力;在中產階級看來,國家暴力以外的暴力永遠都是錯的,既然是錯的,它為什麼存在也就無須探究了。

The police want to catch four DPP city councillors who hung the signs at the Grand Hotel; the police want to catch the people who released balloons protesting against contaminated food; the police want to catch the people who just waved the national flag in the airport.

Aren't these actions peaceful enough? However, the police who have made vows to protect the solemn and sacred laws which prohibit everyone coming together for parade or assembly, no matter whether its reasoned or passionate, peaceful or violent.

To speak even a bit more extremely, in the eyes of the police the people's existence is violence, the people's will is violence. It seems that the middle class think violence, except for state violence is always wrong, so why don't they need to have an inquiry about this violence if people's existence is violence?

English language bloggers also had something to say about the police. Eric at Taiwan Dream Foundation wrote that the arrival of Chen Yunlin looked like a return to martial law and was also a huge waste of police resources.
How does Ma Ying Jeou ( 馬英九) and his government deal with a person like this? By deploying 10,000 Taiwanese police just to protect Chen Yun Lin's eyes and ears from seeing and hearing the voice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By the way, the entire police force in Taiwan numbers 70,000 to put the 10,000 into perspective. If Ma Ying Jeou is so worried that Chen Yun Lin might see the R.O.C. flag or hear someone say that Taiwan is independent and not a part of China, then he should just give Chen Yun Lin a blindfold and some ear plugs. Problem solved, and just think of all the money Taiwan could save.
A-gu at That's Impossible: Politics from Taiwan writes of some incidents that make it seem like martial law really has returned.
I think it's fair to say the government really is going WAY too far. The excuse that police are only taking measures designed to protect Chen's safety and avoid illegal demonstrations is simply not true. Martial law really is in the air. Arbitrary detentions and "banned songs" are back from the dead.
Lao Ren Cha responded to the way the media often labels Taiwan independence supporters as extremists.
They're not extremists! Well, some are. If you want extremists - those guys with that van on Dihua Street who advocate China joining the USA as the 51st state (well, 53rd after Canada and Iraq I suppose) fit the bill better. They're activists, and more people agree with them than foreign correspondents seem to realize - but so many independence-minded people don't dare say so, and realize that recognized, de jure independence is unrealistic now. That doesn't make those who voice their views extremists. It means they're exercising their right to free speech.
Looking at the last protest, I don't think 600,000 people (the author himself offers this figure below) can be labeled as 'extremists' - they're a legitimate political bloc.
tony4tw laments the attack on freedom of speech and calls on all bloggers to unite and take action.
As a Taiwanese citizen here in Taiwan, we are asking for your help. Today, we were getting oppressed to our freedom of speech. Tomorrow, will we loose our right to any forms of freedom? After China’s invasion of Taiwan, Taiwanese will all be marched to the concentration camp! Therefore, all the Taiwanese beseech all the Plurkers to help us by passing out our message. Without your help, we are all alone! With your help, we will be able to raise awareness and fight the Goliath.
As Chen Yunlin's visit to Taiwan continues there are sure to be many more loud voices in the blogosphere making their opinions known.

---
請在本文下方留下妳的意見,跟妳希望能登上GVO的部落格文章鍊結。GVO跟紐約時報以及路透社、半島電視台都有長期合作,跟其他國際主流媒體、公民媒體也互有連結,目前將報導翻譯成超過20種語言

「她沒有薪水堅持了七年」

| 1 Comment

我沒有薪水,能堅持多久?

或許甚麼都沒有,堅持的最久

From Drop Box

我不信神,不過我相信那美克星人。所以,丹丹啊!請給我力量,讓我能從瀕死狀態復活,讓我繼續朝溫和的超級賽亞人之路前進。

凱洛,對不起,除了欠妳錢好幾個月沒給妳以外,我最期待的這次台中場PunchParty8我沒辦法去了,我真的期待許久,也非常想看這次上場的好朋友們的表現...只是...唉,也跟PipperlWenli說聲抱歉:我真的很期待PL的洞房十八招與雯麗的下跪熊裝扮。

既然沒辦法回台中,我會去「蓋幫大會」捧捧場,也歡迎沒能前往這次PunchParty的朋友一起來看看。

唉。

以下是廣西蓋校舍行動網頁上的背景介紹
--------------------

背景

「九分石頭一分土」,我們來到一個土壤貧瘠的瑤族村莊。人們種植玉米、喝玉米粥維生。種植玉米、喝玉米粥維生,世世代代這樣過活。在中國急遽的社會變遷之中,他們跟不上腳步,也很少與社會對話。在這裡我們結識了班愛花老師,她在七年前回到家鄉照顧父親。她驚訝地發現離家20多年,村裡還是一樣貧窮,沒有說瑤語的老師,沒有出外謀生的能力,整個村連一個初中畢業生都沒有。班老師想了很久,決定辦學,讓這些孩子學會識字、算數。

在這裡我們談的教育不是很高等或菁英的教育,而是基本的與外界對話的能力。在廣西「壯族自治區」裡與人交往,瑤族的孩子需要學會壯話、漢話;為了獲得工作,孩子們也需要瞭解簡易的數學。因此,一名瑤族老師的投入非常的珍貴,她有母語的優勢可以成為孩子與社會的橋樑。

另外,我們覺得過程中讓人欽佩的一點是,班老師會主動到窮困的山區,帶一些孩子出來。經過幾個小時的山路,蜿蜒地到達大化鎮的龍馬村龍萬屯,展開這些孩子人生第一趟「學習」的旅程,開拓許多瑤族山區孩子們的世界觀。

去年,班老師的努力受到地方政府認可,政府蓋了兩間校舍,一間上課用,一間放置教材。目前30位學生在照片左手邊的教室裡上課,程度從學前班到三年級不等。

30名學生中有11名學生寄宿在班老師弟弟的家。不過這個地方是十年前蓋的,當初也沒想到會容納11名小孩,居住空間變得相當擁擠。比如說:

五個女孩睡在一張床

一間廁所+洗澡的地方要給4個大人跟13個小孩使用!

沒有書桌,寄宿的學生在外面做功課

床、廁所、洗澡、書桌,都是基本的居住條件,甚至是基本的學習條件。海星到廣西才一個禮拜,就陪小朋友去了一個禮拜的醫院,感冒、中耳炎、小兒性痢疾,就是因為生活條件不好,小朋友才會生病、生病、生病。

蓋校舍不只是蓋校舍,還直接地改善學生健康,讓他們好好學習。在這裡請大家發揮涓滴之力,一起蓋校舍!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November 2008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October 2008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December 2008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