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08 Archives

This is Gaza

| 3 Comments

我有點厭煩重複說這些話,但是「請不要再類比台灣為以色列了」,「請不要再跟台灣人說要跟以色列人一樣捍衛自己的國家了」,「請不要再說『看看以色列對主權的堅定,想想台灣吧』這種話了」。

延伸閱讀:
這篇是以色列對外統一說法:
自由電子報 即時新聞 - 以色列駐台北代表籲台灣人民支持反恐行動

甘若飛呼籲同樣是民主國家的台灣,支持以色列保護自己人民生命財產的決心,並強調,以當今的國際情勢沒有任何民主國家可以對打擊恐怖主義置身事外。

這篇是GlobalVoices全球之聲 上 引用 Yaman Salahi這位現居美國的敘利亞籍部落客在Facebook上反駁以色列說法的整理(或許之後會有中文版,如果有人願意幫忙翻的話):
Global Voices Online » Syria: Myths about Israeli Attacks in Palestine

Since 2006, Israel has been holding the people of Gaza hostage, having imposed an embargo and siege on the Gaza Strip that has created unbearable conditions for its residents. Palestinians in Gaza have reached a point of desperation, building tunnels across the border with Egypt to import necessary goods because Israel and Egypt keep the normal border routes closed as punishment of the Palestinians for the way they voted.

如果你覺得阿拉伯人的話不可信,那就聽聽以色列人自己如何反駁以色列政府的說詞吧!(這篇很值得翻譯,有興趣者請幫忙翻一下)

延伸twitter:
如果你有twitter帳號並且想即刻得知Gaza現在的情況,請follow下面兩個帳號-
http://twitter.com/AJGaza 半島電視台的Gaza新聞快訊
http://twitter.com/gazanews 整合所有#gaza 的訊息

延伸Youtube:
這是以色列國防軍的官方Youtube頻道,內無血腥畫面,因為是黑白的攻擊方畫面,但其實或許更血腥。

Sara Roy, 她是猶太人,父母都是德國大屠殺的集中營倖存者,請看她的看法:
LRB · Sara Roy: If Gaza falls . . .

The breakdown of an entire society is happening in front of us, but there is little international response beyond UN warnings which are ignored. The European Union announced recently that it wanted to strengthen its relationship with Israel while the Israeli leadership openly calls for a large-scale invasion of the Gaza Strip and continues its economic stranglehold over the territory with, it appears, the not-so-tacit support of the Palestinian Authority in Ramallah – which has been co-operating with Israel on a number of measures. On 19 December Hamas officially ended its truce with Israel, which Israel said it wanted to renew, because of Israel's failure to ease the blockade.

以色列上千位國內公民也發起遊行,反對政府攻打加薩,因為他們很清楚問題無法透過互相保證毀滅來解決。

update:今晚(1229)去自由廣場得到的說法

| 5 Comments

[訪談]今晚於自由廣場採訪野草莓財務組出納李同學

[影片]今晚在自由廣場(還在等李同學)

[相簿]今晚在自由廣場拍的(隨便拍拍)

要先來睡了,睡之前總結今天訪談的想法。

1. 財務組三人之間溝通不暢通。
2. 想要到「最後」再將財務全部一次公開的想法跟作法不知道從何而來?
3. 雖然我不想過問錢怎麼用,但是就今天聽見的「野莓之家」用途,這半年快三十萬的房租跟整修費用是白花的。
4. 如果這兩天網站上沒有馬上公佈可公佈之帳目資訊,那就代表今晚的溝通是無效的,而野草莓內部的溝通也是無效的。
5. 如果最晚在一月中之前沒有提出完整的十一月及十二月開支細目,那野草莓對我來說就算是進入歷史了。

延伸閱讀:
廢業青年日記: [Finance] 錢?

想想看,如果有一天,就算公佈了哪個很好很強大的超級會計師,所背書的完美財報,卻已經沒有一個人有興趣去檢視它,我覺得那對野草莓來說才會是真正釜底抽薪的打擊;因為那意味著這運動連被檢驗的價值都沒有了。這種氣氛產生的可能,我覺得才是野草莓應該要感到憂心的事情。

當然,個別成員的說法,不會也不能掩蓋運動的成果和努力,但是若將所有外界的檢討聲音,都以敵意回應,這樣的社會運動又能有多社會?有多長久?此刻,我正不斷地敲著Enter鍵,我並不覺得我在搞什麼社運,但我感覺到的事情卻使我和真正從事運動時一樣憂心。我覺得我的信任和善意似乎在這種不必要的情緒中被消費、空轉掉了。

昨天發文之後就開始透過管道試圖聯絡現在野草莓(台北場)的決策小組,發了幾封客氣的信,也去justin的live上詢問,然後今天在Punch Party上(晚上七點零八分)收到一封簡訊,內容如下:

「你好,我是野草莓主播之一,財務收支暫表已曾在現場公佈,因多款張未報完而無上網,如要目前明細歡迎找財務組09XXXXXXXX」。

於是我馬上傳簡訊給該號碼,表示希望能獲得詳細的收支情況。過不久立刻收到回覆如下:

「當然可以,甚至可以提供黏貼憑證原本供您現場參閱,可私下約您方便的時間」。

嗯,我是希望能夠在網路上公開閱覽,畢竟想知道的人應該不只我而已,於是我回覆表示希望能公佈在網路上,或是寄給我(我會再公佈)不久得到回覆如下:

「目前帳目卡於甚多人惰於即時報帳,若公佈不完整且未經會計師審核之帳目只會遭到更多無謂之非議,但初版的帳目明細(至十二月三日)我會請會計寄至您信箱」。

嗯,有點道理,但是也不夠有道理。我還是回覆表示非常感謝,反正如果寄過來給我,我也是會公開。

回過頭來報告一下我為什麼會突然有開砲的意思好了。我最近看見不少文章跟twitter在討論野草莓(台北場)的開支,例如這近兩個月來收到超過4million的捐款、現場的諸多音響投影設備是現金購買,或是要在古亭站附近擇一地點成立辦公室,據說每月租金三萬五千元...之類的。

我的確耳聞一些朋友對這樣的作法加以批評,不過我自己並沒有太多意見;我不夠格討論野草莓未來的作法,畢竟我沒有陪他們在廣場上度過這一千多個小時,我也不是能下指導棋的前輩,我依舊支持野草莓,從開始到現在皆然。

只有一點,我不能忍受,也看不過去,那就是如果野草莓(台北場)真的收到那麼多人的捐款,也真的決定要花這些錢來達成接下來的目標,那就必須要讓收支具備足夠的「透明性」--這是野草莓的一切。

為什麼會有野草莓?因為學生跟教授不滿執政當局跟警方不透明的決策跟判準。為什麼野草莓會引起那麼多的網友關注跟支持?因為有幾位部落客起頭,然後學生接手讓靜坐現場透過網路直播,讓所有過程透明化,也讓想要照過去的作法污名化跟無力化反抗行動的有心人士難以達成目的。

而再看看最近的公視爭議,不也是立法委員意圖以監督之名將公共電視的位階變成政府可以藉由控制預算進而控制內容的國營電視台嗎?而為何立委提出的說法也真獲得不少人認同呢?因為公共電視的預算花費的確也不夠透明(所以公共電視當然應該被監督,但是不是用違反公視法規定的方式)。同時,立法委員自己的議事跟協商過程也不夠透明了,這也是這次公民團體一月一號要出來遊行的重要理由。

如果野草莓(台北場)無法儘快對收支狀況提出更完整的報告,不管野草莓(台北場)最後用這些錢達到甚麼樣偉大的目標,都沒有意義了。

當然,如果大家記得紅衫軍後期也有人不斷質疑後續的經費開支情形細目為何不公佈,而紅衫軍也表示「因為會計師查核尚未完成....」

等到我拿到收支簡表,再跟各位報告。如果可以,我會直接訪問財務組獲得更詳細資料,然後公佈在網路上。

update: 剛剛收到的野草莓台北場帳目(至12/3)(尚未對帳,更新中)

(我暫時移除,等待最新版本)

延伸閱讀:
對野草莓財務公開的建議 @ Cucurrucucu House :: 痞客邦 PIXNET ::

個人建議野草莓立即對財務公開的危機處理方案如下:

一、立即決定並公佈野草莓財務資訊發言人的單一窗口。

二、立即宣佈將財務送交會計師簽證,並公佈簽證會計師姓名或事務所名稱。

三、立即宣佈七日內,先公佈捐款收入明細。

四、最遲於三十日內,經會計師簽證後公佈所有財務收支。

五、建立財務、會計分立與書面傳票報帳的基本制度。

六、若設立帳戶之戶名、帳號,應於三日內公佈之。帳戶資料有異動時,亦同。

喇賽的鄉民 @ [平] :: 痞客邦 PIXNET ::

你們這些鄉民這麼想知道賬目 不然你們找時間來幫忙整理 就會很清楚了 不是嘛?
帳目出來了以後難道還要一條一條寫一千字解釋說是甚麼為什麼要花錢嗎?

只會喇賽不會生產的鄉民 真是看不起你們。

錢的重量

我想,他們的支持很沈重,他們捐的錢也很沈重。那是一種寄託與相信,理想與希望。正因為這麼沈重,因此,態度更應該坦然與誠懇,以實際的動作打破所有質疑,而不是如你們批評的政府一般以官樣的態度面對質疑--這從來不是「部分人士」的質疑,而是這個運動從頭到尾便應有的態度。

要是玩過社團報過帳,都曉得組織活動上頭有許多細細瑣瑣,難免有瑕疵或錯誤的地方,然而大眾要求的並不是一份完美無瑕的報表,而是一種懇切面對大眾的態度,還有,對那一張張熱情且信任的臉孔表示負責。這若是一場社會初體驗,公民學習的過程,請一併納入學分當中。

飯島愛之死,一個時代的結束

| 2 Comments

這是一篇我打算翻譯成英文發表到GVO的文章,如果有人願意協同翻譯請到這邊
------------------

對很多台灣男性而言,今年的聖誕夜是個讓人惆悵跟失落的日子,這不是因為我們之中的一部分人會在這天晚上,因為商人跟廣告不斷地轟炸,而被迫花上一筆不小的金額來取悅各自的伴侶;也不是因為另一部分人會相對地因為欠缺情人在身邊一起過節而難過--是的,對大部分人而言,聖誕節在台灣更像是情人節...一年之中的第四個或第五個...。而是因為在性議題討論封閉的年代中,陪伴我們度過許多私密時光的一位前日本女優,後成功轉型為藝人的飯島愛,在當天下午被發現陳屍於東京都澀谷區的家中。

這傷心的訊息一下子就在twitter上傳開,由於當時還不知道飯島愛是在多日前就死亡,所以許多人紛紛嘆息並認為她一定是太寂寞了。不過之後更多訊息傳來,才知道她是在數日前便已身亡。聖誕節當天,台灣的幾家主要報紙紛紛以頭版或最大的版面報導了這件事(以及中國贈送的貓熊),許多男性部落客也表達他們的哀悼之意。

台灣最熱門的部落格,專門討論日本AV的AV NO.1在訊息傳到台灣的同時便發表了快訊跟分析

事實上飯島愛近年一直承受著心理和生理的雙重創傷,當初她自演藝圈引退的理由是「腎功能障礙」以及「背痛」,也傳出過因為「精神官能症」而困擾;但在日本網 友以及部分媒體的渲染之下卻變成了「性病」、「AIDS」,再加上自從走紅後她一直飽受流言攻擊,包括過去在酒店上班的同僚爆料、同時還有她投資失敗身負 巨債等等,所以自從傳出死亡的消息之後,一般日本媒體多半猜測她是自殺身亡(目前還沒有確定,日本警方還在找尋自殺或他殺的證據)
電影與政治部落客woosean回顧了他與飯島愛相遇的經過
我的女優初體驗,就是飯島愛給的。那是錄影帶與倒帶機還存在的時代,錄影帶會發黴,還需要清黴菌的藥水。高二的某天,我拿到飯島愛的片,那時的我交過女友、只看過寫真,那時最紅的叫做李麗珍,在此以外,我對性愛僅有概念、缺乏體驗,甚至沒有最簡單的視覺經驗,三級片並不算數,有個自認為這方面很強——個人推測是嘴砲——的同學把飯島愛的片交給我,囑咐我一定要看,似乎看了人生就會轉彎似的,我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

......

高中畢業後,就不聽到飯島愛的名字了,畢竟,女優界人才輩出、不像台灣偶像界幾年都不求長進,後進太多、前輩光彩立刻被壓過,要不是飯島愛後來轉型成功,只怕她也會被淹沒在人肉的洪流中。不過,就像宮澤裡惠代表著全裸寫真的濫觴,飯島愛也是另一種始祖,五、六年級生不可能不知道的名字,更是許多國、高中男生曾經幻想、膜拜、憧憬的理想(洩慾)對象,相信我,這其中必然包含了某種愛,雖然這個愛包含的是鹹濕與猥褻。

而有誰的青春完全不包含這種東西呢?

永別了,飯島愛,我永遠會記得妳的愛。


身為台灣阿宅代表人物的朱學恆Lucifer也用了許多照片來緬懷這位對台灣諸多男性十分重要的日本女優,文章中引用了PTT BBS上網友netjedi寫的一篇極為認真的文言文「祭飯島愛文」:
前年汝病,吾終宵刺探,減一分則喜,增一分則憂。後雖小差,猶尚殗煠,無所娛遣。吾來部落格前,為探戀情八卦可喜可愕之事,聊資一懽。嗚呼!今而後吾將再憶,教從何處呼汝耶! 
wangchingyu對飯島愛有個疑問
如果飯島愛知道這麼多人愛她,她還會想死嗎? (如果她是自殺的話)又或者是,其實她看穿了,所有的愛和目光都是虛妄的,死前的最後一眼,她看到的是什麼,想到的又是什麼? 如果死因是自殺的話。
而雖然身為女性異性戀,凱洛也寫了一篇文章悼念這位帶給她許多快樂的藝人
有人說上帝要了飯島愛當聖誕禮物,所以她離開人世,我好奇的是愛姐到底是去娛樂上帝還是去與閻王廝守,whatever,日本藝能界沒有愛姐的毒言毒語,真是一大憾事。

愛姐,謝謝你曾經帶給我好幾年的快樂,嗯,大家別想歪了,是因為男女糾察隊,不是因為硬碟裡的影片。如果妳已經在兩千英呎以上的天堂,希望妳下輩子能過得比現在自由舒暢。

除了台灣部落客對這件事反應甚大以外,中國的博客《槽邊往事》跟香港的「都是那些日子」也從青春期的結束,跟集體回憶的角度討論此事。

從被人輕賤到為眾人悼念,飯島愛的確是日本成人片界的一個奇蹟,成功轉型為暢銷作家與藝人的她也是許多人的模範,但是再多的懷念都換不回一條寶貴的生命。再見了,飯島愛。

如果今天之內(晚上12:00)之前我看不到詳細明細公佈在網路上,我就要開砲了。

今年聖誕節,請你跟我一起拯救伊朗的胡佳

| No Comments

CIMG1644

大家好,我是Portnoy

首先祝大家聖誕快樂,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有一件特別的事情等著我們去做:

在伊朗,有一對外科醫生兄弟Kamira 與 Arash Alaie被伊朗警方逮捕,未經審判就關進牢裡,到今天已經超過六個月。他們在被關進牢裡頭之前,積極的在伊朗乃至於整個中東進行推廣教育,降低吸毒者、性工作者、以及監獄犯人被愛滋感染的機率。

Clint Trout,這對兄弟的好友,在FACEBOOK上發起了串連活動,希望支持者能夠做下列三件事情:

1. 列印一張上頭有「Treating AIDS Is Not a Crime: Free Kamiar and Arash Alaei」字樣的紙,並與這張紙照一張相。

2. 參與連署

3. 鼓勵其他人跟你一起做。

所以我就這麼做了,而且還悠閒地一邊做一邊吃橘子。不過我沒有印表機,只能做一張大圖放在螢幕上代替。希望你能一起共襄盛舉,除了Free Hugs能溫暖人心,積極的做點本分能做的事情也會讓你內心暖暖的。

這麼做有用嗎?是的,的確有用。伊朗官方很在乎國際觀感,只要伊朗政府知道國際上有人在乎這件事、這些人,就算他們不會立即獲釋,在牢裡的境遇也會改善。所以你的參與對這兩兄弟來說非常重要。

這裡,你可以下載一封請願信寄給聯合國或伊朗政府。

謝謝大家,祝大家聖誕快樂。

延伸閱讀:
Action Alert: Campaign to Free Jailed Doctors in Iran | DigiActive.org
http://iranfreethedocs.org
連署信內容(可複製轉寄給聯合國跟伊朗政府)

We, the undersigned health professionals, HIV/AIDS advocates, and concerned individuals, call on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to either immediately charge or release Dr. Kamiar Alaei and Dr. Arash Alaei - two brothers internationally known for their work on HIV/AIDS - who were detained without charge by Iranian security forces in late June 2008. Their whereabouts remain unknown.

The Alaei brothers have been leaders in addressing problems relating to drug use, with a focus on the spread of HIV/AIDS. They have played a key role in putting these issues on Iran's national health care agenda. They have worked closely with government and religious leaders to ensure support for education campaigns on HIV transmission, including those targeting youth, and for HIV and harm reduction programs in prisons. They have also worked to share their expertise with neighboring countries by holding training workshops for Afghan and Tajik health professionals.

Dr. Kamiar Alaei is a doctoral candidate at the SUNY Alban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in Albany, New York. Dr. Arash Alaei is a former Director of th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Cooperation of the Iranian 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Tuberculosis and Lung Disease. Neither of the men is known to have any involvement in political activities.

Therefore, we urge the Government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either to charge these physicians and provide them with access to counsel and family, or release them immediately so that they can continue their important medical and public health work for the betterment of the people of Iran and the world.

報紙。

所以我們應該把報紙放在木柵動物園才對,而不是下頭的生物

請看昨天公共電是有話好說節目的討論瞭解更多(感謝關魚、Wenli、與主持人信聰)

[Card]被管制的聖誕

| No Comments

Punch Party 9--2008年最後一場有良心網路聚會

| No Comments

[爆笑]不多說,看就是了

| No Comments

作者:胡戈
短評:擴大內需、提高就業率、抑制網路成癮必備

作者:蠢爸爸
短評:在迎向明年的悲哀之前要先總結今年的悲哀

(無誤)三秒鐘搞懂《農村再生條例》

| 3 Comments

我覺得馬英九長得有礙觀瞻,所以我可以把馬英九抓去整形成蔡頭,然後馬英九必須付我錢。


真是好條例。

我真的猜不透你啊。

關心此議題的話,請到護土地、反滅農的行動網站關注。

漂浪。島嶼--munch:◎三分鍾搞懂【農村再生條例】◎ - yam天空部落

第三十一條

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對農村社區內有妨礙整體景觀、衛生或土地利用之窳陋地區,得通知該土地所有權人或建築物所有權人,限期依已核定之農村再生計畫改善;屆期未改善者,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得逕為實施環境綠美化、建築物之維護或修繕。

前項土地所有權人或建築物所有權人有住所不詳或行蹤不明,經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於村(裡)辦公處所及其他適當處所公告三個月,期滿無人異議者,得逕依前項規定辦理。

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依第一項規定實施環境綠美化、建築物之維護或修繕所需費用,得由土地所有權人或建築物所有權人負擔。

政院版《農村再生條例》 恐強制離農、離土、離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行政院版農村再生條例是「強制整合+強制重劃+強制徵收」=「強制離農+強制離土+強制離家」。

他們指出,該草案有重大缺失:(一)剝奪農民自由處分財產權;(二)架空現有法律,方便財團炒地皮;(三)讓有力人士最受惠;(四)農委會藉機擴權,台灣空間大浩劫;(五)製造地方衝突,派系操弄資源。

草案中第9條要求農村在地組織及團體應整合,並互推其中依法立案之單一組織或團體為代表。然地方團體如何「整合」、「互推」?此條文遭批評不切實際,徒助長地方糾紛。

草案第16條要求,農村社區範圍內各級政府管有之公有土地及農會、農田水利會、國營事業土地,得配合農村再生計畫,實施活化空間再利用。則遭抨擊恐有大開國有地開發的方便之門。

草案第26,主管機關擬訂農村再生發展計畫時,可選定範圍實施「整合型農地整備」,經選定之範圍內私有土地所有權人超過3/5,且其所有土地面積超過範圍內私有土地總面積2/3之同意;不同意被劃入的私有地主,僅能選擇被徵收或價購。前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則認為,此項「農地整合」名詞,其實就是區段徵收和土地重劃。

第27更規定,再生計畫不足的土地與工程費用,「由範圍內之土地所有權人按其土地受益比率共同負擔,並按整備後評定地價,以範圍內之土地抵付」。換言之,被劃入整合型農地整備範圍的私人地主,還得自己買單附工程款。

宜蘭農村景觀。攝影:公共電視陳忠峰草案最具爭議性的31條:受主管機關認定有妨礙景觀、衛生或土地利用之「窳陋地區」,地主或屋主需限期改善,否則主觀機關可「逕行改善」,且所需費用得由所有權人負擔。

榖東俱樂部交流園地:農村出事情--音寧 - 樂多日誌

另外,強迫社區「整合」也是超可怕,
一個社區必須「整合」出一個團體,
提出單一(只能單一)一個計畫,
且如有違「社區公約」,
就可以報請主管機關「勸導」、「處置」,
這簡直是迂迴的集權統治,
迂迴的讓黑道勢力在農村「再生」。

農村再生條例 - Google 搜尋

首頁 ‎(護土地‧反滅農‎)

幾件事情報告:
Announcing the BlogHer '09 International Activist BlogHer Scholarship | BlogHer

If you or someone you know is a woman blogger,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blogging to raise awareness, consciousness or funding to change their community, region, country or the world, then please nominate yourself or such a blogger to win one of these five scholarships.

Scholarship winner will receive:
# A full 2-day conference pass to BlogHer'09
# Round trip airfare to and from Chicago, IL for the BlogHer '09 annual conference
# 3 nights stay at the Chicago Sheraton during the conference
# The opportunity to present their work during a session at BlogHer '09

The Criteria:
If you review the nomination form you'll see that we're asking you to describe not only the mission of the blog/blogger and how they are affecting change In Real Life, but also how they could benefit from their BlogHer experience.

婦女新知承辦友善職場擴展種子人員研習營
財團法人婦女新知基金會承辦「友善職場擴展種子人員研習營」,特別籌畫兩性工作平等法種子師資營隊,以全國社會團體專業人員及義工為主要對象,培養瞭解兩性工作平等法法案內容意義及落實工作職場性別平等意識的人才,鼓勵學員能加入兩性工作平等法的推廣、協助公、私立機構成立兩性工作平等委員會,參與實質調查審理案件,提供專業建議,以打造友善職場環境,進而成為推廣台灣兩性工作平等法的生力軍,以實現性別正義、友善的職場環境的最終目標。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如果有任職於NGO的朋友在看這個blog,請接受我最誠摯的邀請跟要求:將全球之聲GVO特定類別(特定議題、地區)的RSS聯播放在你們的官方網站上。我們會提供一個漂亮的聯播器給各位的網站的!如果可以或想知道更多,請email給我(rworkingman@gmail.com)。

[薩哈洛夫獎]曾金燕代胡佳致謝詞

| 1 Comment

這是2008年最讓人感動的文章。

原文連結:了了園 » 薩哈洛夫獎致謝辭
作者:曾金燕

尊敬的歐洲議會議員,各位關注和努力推進人權的朋友們,女士們,先生們:

你們好!

非常感謝歐洲議會把2008年的「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頒發給我的丈夫胡佳。由於目前胡佳仍然被關押在監獄,我們的通信受到審查,我們見面時隔著玻璃的通話也被監聽,胡佳和我沒有機會直接討論 他獲獎一事。2008年11月21日我去北京市監獄訪問他時,我們分別事先受到警察的警告:不能談論薩哈洛夫獎一事,否則隔著玻璃通過電話的交談會被立即 切斷。

鬥牛:彎道情人廣告遭限時播放,你認為?

| No Comments

還記得之前愛殺十七跟白色巨塔也都被莫名奇妙罰過,雖然法律上都解釋的過去,但是卻看不見半點進步性。NCC的節目與廣告審查委員會是個常設機構,由專家學者跟公民團體組成,當NCC無法決定該影片是否有違法之虞時,便會提交給這個委員會進行審理。而這中間的判斷標準就很模糊了...以下轉貼魏玓老師很久以前的文章:

流行開講:大家來找碴:NCC與新聞局的差別?

■魏玓(文字工作者)

通俗雜誌或網路上經常會出現「大家來找碴」之類的遊戲,看看兩張圖片或兩段影像之間究竟有哪些地方不同。最近國人社會均寄予厚望、取代新聞局的獨立傳播通訊主管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以下簡稱NCC)的部分舉措,卻讓人不免懷疑兩者之間到底有何不同。

自從成立以來,NCC除了要面對組成辦法的合憲爭議之外,處理龐大繁雜的廣電與通訊事業問題,大概是分身乏術,焦頭爛額。不過,在這種緊張高壓的狀況下,NCC對於廣電媒體內容的管制和處分,卻非常有效和經常性地進行著,數度對電視節目內容開罰。

最近一次在本月12日發佈的處分中,總共處理了13個案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已經播畢的中視連續劇《白色巨塔》,因為出現「女上男下女性背部全裸之畫面,已踰越普遍級尺度」,被處以罰款。導演蔡岳勳提出抗議,認為NCC「扭曲創作、令人失望」。NCC隨後回應:「依法處理,與製作理念或藝術表現並不相涉……依法核處之對象係電視台,而非創作者或製作單位。」

換句話說,NCC認為一切依法行事,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創作自由的問題。這種思維和處置邏輯,跟過去幾十年來新聞局處理相關案件的態度,如出一轍。其一,硬說處分電視台不會影響創作者,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其二,電視分級辦法其實有很大的彈性解釋空間,女性背部全裸的性愛鏡頭,到底會怎樣影響未成年觀眾身心,是一個可以辯論的開放性問題。但NCC選擇了跟最保守的立場站在一起,完全不見其進步性。

NCC或許會說,這是他們委託「社會公正人士及專家、學者組成之諮詢會議的評鑑結果」,因此評鑑責任不在他們。但是NCC不能否認的是,就評鑑程序上來說,他們完全沿襲了過去新聞局的做法,同樣沒有任何的進步改革。事實上,許多民間媒改或關心媒改的團體,不只一次呼籲NCC在內容管制方面,必須擴大公民參與代表性,並建立委員會制度,專責處理,以避免特定的保守或政治意識型態主導,進而有害於創作和言論自由。然而至今我們並沒有看到任何改變,NCC近乎是充耳不聞。

嚴格來說,一個進步的傳播通訊管制機關,應該是多花力氣在傳播環境結構的改革上,內容則是管得愈少愈好。NCC號稱比新聞局更適應新時代的要求,然而很多作為卻讓人看不出他們的差別。但也許事實上並非沒有差別,只是不曉得是不是更壞?

難民、部落客、笨總統

| 1 Comment

首先,我們要知道,這個世界很大。第二,我們更要知道,這個世界連結的緊密度遠超過你我的想像,最後,我來跟大家說三個地方的難民、部落客、跟笨總統的故事。

打頭陣的,是美國的難民、部落客、跟笨總統。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布希,在國際人權日那天與多名目前在居留在美國的異議難民部落客在白宮會面,與會的還有即將卸任的國務卿萊絲。根據華盛頓郵報上Jackson Diehl的評論報導,他認為這是布希唯一留給下任總統歐巴瑪的資產,因為布希儘管在任期內大錯小過不斷,但他一直對於與外國異議人士直接親身接觸非常積極,不管是在美國本土還是國外皆然。

雖然我認識的中國異議blogger,柏克萊大學新聞研究院中國網絡研究項目主任蕭強也參與了這場論壇,不過一位也以來賓身份參加這次論壇的GVO之友Patrick則在他的部落格上對此多加批評。基本上,他認為這場以「人權跟科技」為主題邀請異議難民部落客的圓桌論壇問題多多,他還認為美國政府最好還是不要繼續公開跟這些人權部落客會面,因為這會讓還居住在壓迫政權內的運動者處境更艱難,這些政權會以此為藉口更大力打壓;更何況,其實多數的人權部落客對於資訊安全並未充分了解,他發現還有很多人在用Yahoo的email,這很恐怖(想想師濤吧)。

GVO也報導了一位受白宮邀請卻拒絕了的埃及難民部落客Wael Abbas的看法,他說:「他不是害怕與布希會面會替他帶來什麼不好的後果,他只是不想跟布希這種人見面而已」(XD)「布希甚至還稱穆巴拉克是和平的代表...」的確,要是我我也還真是不知道幹麼要跟布希見面。

接著,我們來談馬達加斯加的難民、部落客、跟法國的笨總統

根據GVO報導,馬達加斯加「原本」有一部舞台劇要公演,內容是有關1947年馬達加斯加爭取獨立時遭受法軍鎮壓並大肆屠殺的史實,史學家還在激辯死亡人數,從三萬到十萬人不等。

「原本」要公演,但是公演之前卻遭到法國外交部反對,要求取消所有公演。部落客自然是群情激憤,但也積極思考別的方式,要讓這起歷史事件不被遺忘。請看GVO的報導

如果大家有注意到,幾乎是同時間,法國總統面會了達賴喇嘛,也使得中國網民群情激憤。達賴喇嘛象徵的是圖博(西藏)自1950年中共軍隊壓境、1989年胡錦濤屠殺圖博人、2008年再次鎮壓拉薩動亂,以及從未停歇的圖博文化滅絕行動。這其中的諷刺跟矛盾,大家自行體會。

但是有趣的事情絕對不只如此。也幾乎是同時間,台灣,中華民國,這個依舊認為西藏跟蒙古為其固有疆域的國家的現任總統馬英九,拒絕了達賴喇嘛訪問台灣,因為「時機不宜」。可是同樣的馬英九在選前則是大言如果中共繼續鎮壓西藏,不排除抵制中國奧運。

而這也只是這一連串有趣的故事的一部分:因為在同時間,陳水扁,台灣之子,卸任的中華民國總統被起訴,而他本來聲稱他任期內動用的國務機要費是用來支持中國海外民運跟維權人士這件事也被證明為天大的謊話。(倒是把錢捐給了台教會跟給他的兒子陳致中買內褲)

我們一邊看兩任台灣笨總統,同時也來看看兩岸的難民跟部落客,還有中國的笨國家主席跟總理。

因為就在同時間,公共電視的獨立特派員報導了專題「何處是我家」(1, 2):

蔡陸軍從大陸來台灣申請政治庇護,一紙「入出境許可證」每三個月一簽,既不能居留也不能工作,蔡陸軍只能靠陸委會每個月一萬塊的生活補助過日子。在台灣,像蔡陸軍這種沒有「身份」的大陸異議人士總共有九個。

所以就算陳水扁任期內真的有拿錢捐助中國海外民運維權人士,怎麼對現居住在台灣的這九個人不理不睬呢?

而,也在同時,滯台的一百多名西藏難民開始在自由廣場集結,不,是「集體自首」:他們待在那麼顯眼的地方唯一的目的就是「請台灣警察把我關進牢裡吧!」因為他們已經求救無門;而如果他們被遣返回印度、尼泊爾,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被印度跟尼泊爾政府送回中國,然後?你不會想知道結果的。但是台灣警察人太好了,當波麗士大人們半夜裡把不懂華語的他們抓上警備車時,他們以為可以坐牢了,可以有飯吃了,可以不用繼續忍受寒風苦雨了;但是結果只是把他們送到台北市郊「放生」,然後當他們掏盡身上的錢租了一台遊覽車又回到廣場之後,警察阻止他們架棚子、或是把防水布蓋在身上,因為這是「路霸」。

這就是中國民國現任總統馬英九的依法行政:「根據憲法,大陸跟台灣是一國兩區」「根據憲法,陳雲林來台前要威脅圖博人不要惹事、示威時要沒收雪山獅子旗、達賴現在不宜訪台」「根據刑法,要取締路霸」「根據集會遊行法....」而這又可以牽扯回來達賴訪台的議題;為甚麼達賴要訪台呢?因為每次達賴訪台,中華民國政府都會特赦這些滯台圖博人,所以達賴是他們的一線生機,然後現在這一線生機已經消失了。

但各位也知道,我對於什麼國啊、區啊的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是終極統一論者,所以我在此決定簽署中國國內外智識份子、農夫、網誌作者(博客)紛紛簽署的「08憲章」,因為其內涵是對人權的保障,這就夠了(我好像是第一個簽署的台灣人?) 可是呢,這麼一份語氣平和、訴求妥當的「08憲章」其起草人劉曉波跟鄭恩寵卻被中國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藉口綁架,如今下落不明,其他連署加入者也都人人自危,被調查的被調查、被警告的被警告...在自己的土地上,要求民主跟人權的中國人淪為難民。

如果你看過08憲章的內容,你或許會跟我一樣喟嘆:中國人有得到更多的資格,而台灣人有失去所有的危機。胡錦濤跟溫家寶,你們還要笨到什麼時候呢?延伸閱讀:「落实零八宪章、营救刘晓波博士」。

什麼?馬英九對這件事的看法?我不知道,不過可以看看會說謊的歷史。今天的段子就說到這了。

[野草莓]校園中立的迷思

| 3 Comments

沒有時間討論,所以我直接下結論:我認為,老師當然會有自己的政治傾向,也未嘗不可在課堂上討論,只是老師跟學生的角色跟地位還是不同。所以老師除了表達自己之外,要能盡量循序漸進,讓自己變成一個勝任的moderator,而不是把學生當成激辯對手。與其鬥一時,更該培育學生擁有受益一世的多元思考力....(當然,如果老師自己也沒有的話...)

以下僅引近日相關報導及評論三則。很巧的,三位老師分別是二「周」加一「洲」:

自由電子報 - 嗆馬建中生 遭師當眾訓50分鍾

嗆馬建中生 遭師當眾訓50分鍾

〔記者林秀姿、林相美/台北報導〕馬英九總統本月六日以「總統校友」身份參加台北市建國中學一百一十週年校慶時,被高一蘇姓小學弟當面嗆聲「馬英九不要做秀!不要出賣台灣!」蘇同學事後遭校方嚴重關切,導師周麗麗還在十日課堂上公開訓誡長達五十分鍾,並強調「看不出來馬英九有賣台!」引發其他學生與家長不滿,認為白色恐怖入侵校園。

聯合新聞網 | 地方新聞 | 基宜花東 | 上課播野草莓 東女惹爭議
台東女中部分學生家長近日向校方反映,指周姓公民教師授課長期批判執政黨,上週五在課堂中播放野草莓影片要求學生提出見解,學生擔心不符他意會拿到壞成績,順他意思寫又違反自己的想法,造成學生困擾。

周姓教師昨天說,他並未要求學生支持特定的政黨立場,上課正好提及民主政治及社會運動,剛好野草莓學運提供活教材,才以公共電視對野百合、野草莓學運專題作授課題材。他認為家長或學生「自己心中有立場,才會認為我教學有立場」。

I'm Vlog-[野草莓與新聞]訪問余陽洲

FODC II:公民媒體與城市發展

| No Comments

今年的城市數位論壇(FODC)在預期的冷清下結束了,因為原本的講者之一公共電視副總郭至禎跟公視團都身陷在更危急的課題當中,臨時無法趕來,邀請的傳播學者也全都跑去聲援了XD(我差點也去了),我們的政府真的很會創造議題分散與消耗民間戰力,對此我非常「呸服」。

但是姑且不論參加人數多寡,今年的講者比起去年帶給我的收穫更大。雖然浸淫在公民媒體相關論述已久,但是有時候會忘卻某些重點,有時候別人的一席話可以讓我豁然開朗,以下簡單紀錄我在這次論壇中得到的收穫:

Isaac的大講

雖然我很早就知道meme這個概念,但是Isaac是我看過把這個概念闡述的最清楚的人。要解釋meme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不過更棒的解釋方式是用案例來描述meme的網絡傳播以及如何在"memedia"時代中抓住瞬息萬變的「演化」軌跡。

循著這個演化的軌跡,我問了Isaac一個問題:「您對中國的未來保持樂觀,主要是因為您看見透過網路傳播模式,中國人的思考模式開始轉變,雖然中國還未獲得全面的言論自由跟民主體制,但是思想自由卻已經不是政府力量能夠阻擾;然而如果以台灣作為一個範例來看,我們雖然表面上擁有高度言論自由、民主體制,但是我們的網路公共言論有極化的問題,大多數討論也難以脫離主流媒體的議題設定跟框架,您怎麼看這種現象呢?您還依舊保持樂觀嗎?」

Isaac以2008年中國發生的兩起「反法風潮」來舉例回答我的問題,他觀察到:頭一波因為奧運跟圖博(西藏)動亂而發生的反法、反家樂福風潮好似轟轟烈烈,但是最近這波針對法國總理薩柯吉面會達賴的反法風卻有點吹不太動,甚至也完全不是同一批人在反法了。主要是因為上次反法風潮中的meme演化到這次時面貌已然大不相同。我們常說媒體是社會的鏡子,網路是媒體的一種,但其實對網路更好的形容詞應該是「社會神經元」。而台灣的網路集體演化絕對也在持續進行中,但是為何我會感覺演化速度極為緩慢甚至停滯呢?Isaac認為這或許是因為--相較於中國--台灣欠缺多個大型的社群網路,簡單來說,可能就是神經元叢集太過分散,每一個叢集的規模又太小的關係。

Isaac的slide:

Censorship meets Sharism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David Sasaki

David介紹GVO 跟 RV,這當然我再熟不過了。不過在QA中他回答了我的大學同學盈秀提出的問題,其中的一句話非常好,大意是「我們並不欠缺資訊,在資訊爆炸的情況下,我們需要的是整理資訊的能力跟有效傳達的管道」,而GVO就是在做這樣的工作,我想也就是我的畢生職志了吧。另外他也介紹了Change.org這個網站,相較於GVO的訊息傳達角色,Change.org針對不同的cause提供了不同的行動方案,基本上也是接下來我要花時間加強學習的部份

如果這世界上有那麼多看不見的城市,那看不見的偏鄉村落又有多少呢?我想RV是回答這個問題的一種方式、PunCar當然也是。

David的slide在此:

Culture Mondo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cmrt08)

Jean(From Ohmynews)

Jean的演講方式非常活潑,不過他完全不做任何置入性行銷,整個演講幾乎沒有提到ohmynews,而是從很未來很前瞻的角度在談在未來科技將如何加強網路與實體的緊密結合,而又將如何影響公民媒體以及公民記者的報導。這由全世界寬頻網路速度最快、滲透率最高的韓國公民媒體代表來談的確是名副其實,而且感覺他們真的有實踐的可能。Jean也表示接下來有將ohmynews引進到台灣的可能,因為他認為台灣人比較願意表現。(日本版會收起來,大概則是因為他們認為日本文化不鼓勵民眾表現跟出頭)

未來發展如何先不談,除去使用更多更新更簡便科技網路工具之外,據我所知,ohmynews在市郊跟政府租了一間廢棄的小學,改建成公民新聞學校,而我非常好奇那麼強調游擊隊記者概念的ohmynews為什麼會回過頭來成立學校?而課程內容又有哪些?Jean回答表示培養寫好新聞的最基本能力需要教育,他再三強調教育的重要性,並強調實體的接觸還是必要的。

其實很有趣,前一天我才去文化大學跟阿孝老師以及其他幾位媒體業界前輩一同參加一場研討會的專題論壇,鄭貞銘老師會議中認為新聞教育並不能因為公民媒體人人都能當記者的說法就偏廢,而他在幾十年前就早已提出「新聞應該社會化」的倡議,其內涵跟公民新聞相呼應。我2005年剛寫部落格的時候也引用過全球之聲發起人之一Rebecca McKinnon的blog文章,談論「與其教新聞學,不如提昇媒體素養?」的議題。而上上週我分別去了交大跟中正大學談GVO,更明顯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我並不是也沒有能力從上至下灌輸些甚麼,而是我認為現階段台灣的公民記者或是有志者欠缺一個互相學習的機制,有點各行其是,或是只針對技術方面研究。我想這也會是我接下來希望多加討論的部份。

Jean的slide

Culturemondo Ohmy News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cmrt08 k)

至於我的部份,主要是從「城市的擴張建築在弱勢的犧牲」上來談。1)melaminefree以及savetbs兩個運動,2)台北縣的溪州部落、三鶯部落、樂生、淡水老街、高雄打鐵街等文化&人權議題,3)台灣農業空間(包括實體跟文化)的退讓。城市的實體擴張造成許多的犧牲,我們如何用數位的途徑來解決?又能應付到甚麼程度,有甚麼瓶頸?...不過這實在是個我還沒想透的問題,所以講得有點七零八落。可以的話,我會製作podacast或vlog來重新談一次。

民間搶救公視基地,以及不容迴避的省思

| No Comments

民間搶救公視

首先,請大家到這個地方去看看。建置者是我,但幾乎完全參考了上次Bob Chao設計的Melaminefree站,在此感謝他。

這次的問題真的新鮮嗎?真的是公視史上頭一遭嗎?老實說,並不是;或許形式不同,但是公視一直重複被同一顆石頭絆倒卻是毋庸置疑的。

這顆石頭就是錢,以及因此永遠有縫隙伸手進來胡搞的立委跟政客。

錢真的很重要,工作之後更有所體悟,但錢也並不真的那麼絕對,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朋友為了那麼多沒錢賺的事情而努力了。現在Happy Mobs還不夠有力量、有專業、有組織(更何況本來就是個反力量、反專業、反組織的暴民亂黨),但沒有資本也真真確確做了一些事情,錢也從來沒成為我們做事情的阻礙。

不過反過頭來看公視。真的是錢一被卡住就好像甚麼都沒了;一個那麼大的單位,居然要被弱上無數倍的公民搶救,徹底的荒繆啊。

當然,公視沒有自償能力有很多客觀因素,但是一旦固定從政府捐贈的錢被卡住就手足無措實在可笑,更可笑的是,都拖了那麼久了,拖到最後關頭才來訴諸民意?為什麼要拖呢?想必是一直認為可以跟政治人物喬吧。沒有公共媒體的Guts而一直退讓,退無可退了還得買其他媒體版面來申冤,可憐啊。

其實同樣的爭論,上次,也就是台聯立委說公視是飼老鼠咬布袋的時候也討論過了,問題都有兩個層面:表面上是政治人物要影響公視獨立性,真正的問題是捍衛公視的人不知道為何而戰,包括外部的我們跟內部的工作者,這次尤其是與管理階層之間非常不和諧的公視工會。

公視管理階層跟公會之間的矛盾在馮總上任後激烈了起來;於是公視議題要按照好多個元素被切成好幾塊來看,包括藍綠政客之間、勞資之間、支持公共電視跟反對公共電視的閱聽人之間,每一個切分又會跟另一個切分產生化學效應...

支持公視跟反對公視也不是那麼二元的問題。就算要支持公視,要支持公視的什麼呢?公視做的夠好嗎?那裡不夠好呢?以甚麼身份甚麼年齡甚麼種族跟階級去看公視覺得公視做得好或不好呢?做的不好要怎麼改變呢?關台?讓政府控制預算?公民監督?公民?誰是公民?還是乾脆右派一點,挑明了反對公視的存在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過這些都不是我的問題,是公視要自己問自己的問題。

我也還不知道我支持什麼,也可能是我支持的不夠;不過我絕對不支持讓公視變成國民黨自家的電視台,目前先這樣。

如果您認為公共電視應該被監督,但不是用林益世提的那種方式,請你到這邊留下您的寶貴意見。如果您想找到支持公共電視的一百個理由,請到這邊,您可以分享您的看法

馬英九再笨,也會穩穩當完八年總統

| 1 Comment

馬英九總統近日積極上媒體接受專訪,尤其是「綠營媒體」,不避諱任何問題,幾乎是有問必答。劉兆玄以及內閣則是要求國營媒體配合報導、要求政府資助媒體加強政令宣導、然後透過預算箝制對公共媒體施壓、啟動置入性行銷策略購買報紙版面。此舉不免讓人聯想到陳前總統水扁也曾在任期中的幾個備受質疑之階段主動聯絡特定媒體,接受媒體聯訪,直接在府內召開長時間記者會,同時大搞置入性行銷。

我看了大部分馬英九近期接受專訪的內容(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找來看)(接下來可能還有),就如同我當初也看了所有陳水扁接受的媒體專訪跟記者會內容,比較起來,還真是沒什麼不同的地方,也因此,沒有甚麼可看性。

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當備受批評的總統即使主動接受對立陣營媒體採訪、不避諱任何問題、幾乎有問必答的時候,我們的媒體依舊問不出甚麼呢?

同一種顏色的媒體會主動護航,雖然可悲,但是我已經習慣了,但是對立陣營的媒體對總統提出問題時依舊搔不到癢處、打不到痛點,著實令人失望。如果把故意放水這個可能性排除的話,我想原因還是要回到我不斷不斷不斷提的老梗,那就是:台灣媒體沒有分藍綠,這些媒體只有一種顏色:那就是髒。

自願沈浸在藍綠對決裡頭的媒體,基本上就是藍綠兩黨發言人的複製,他們選出來鬥的是黨跟黨之間的衝突,而不是人民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如果有人拿李濤當初訪問陳水扁跟胡婉玲訪問馬英九的片段來比較一下,會發現這兩個主持人在訪問時一樣沒有直指問題核心的能力,甚至沒有能力瞭解跟詢問真正產生人民與政府之間矛盾的社會議題。而是在收視率考量跟某種不知從何而來的膽怯驅使下選擇去問一些看似很重要、其實永遠也無法回答,也不可能有對任何一假性政治陣營來說是理想答案的問題,更糟糕的是:完全欠缺追問的能力,最終都成了總統的秀場加上一個舌根斷掉的主持人。

馬英九會跟陳水扁一樣安穩的當完八年總統,因為作為監督者的媒體不是不願意監督,就是沒有能耐監督。所以不是我認為網路是社會改革的未來,而是如果連網路都不會用,社會改革倡議根本沒有未來;又與其說「按enter做社運」,不如說「如果你連按個enter這種最不費力的動作都不願意,還妄想甚麼社會運動?」社會運動絕對需要組織動員能力,當然可以選擇各種媒體或傳播管道,但是如果要繼續寄望主流媒體,等死比較快。

說到死,公共電視已經快要死了。

延伸閱讀:
簡余晏部落格: 國家機器的媒介控制(一)李漢卿、刑事局給媒體的公文
【內幕】記者抗議黑手進入公視 - PeoPo 公民新聞

本文引用自詹臏的網誌
,文章內連結為我加的。因為詹臏的網站上不去,所以轉貼在這裡。

從前,有個人殺了警察,本來需要好多天才能檢測的「精神病」幾個小時就搞定說這個人精神正常。

這個人他媽精神很正常,結果卻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從前,有些人實在活不下去了,去上訪,結果,變成了精神病

從前,有些人將另外很多人診斷為「精神病」,他們說網癮是精神病。啊?你每天上網都沒6個小時啊?你!精神病!送去治療!——中關村、國貿好多好多人,都是上網6個小時。嗚嗚,我是精神病。

「精神病」,很好玩啊。《雷雨》裡面繁漪也是「精神病」。

所以,你們!我們!都是!精神病!來啊,來啊,看看我們這個精神病世界。它荒誕得好高級啊。

[CNN]Activists take the 'revolution' online

| 3 Comments

本文轉貼自CNN

Activists take the 'revolution' online

  • Story Highlights
  • The Web unleashes new wave of cyber-activism
  • Activists changing the world one mouse-click at a time
  • The Web "changes the rules" for nonprofit groups, expert says
By John Blake CNN

(CNN) -- The singer Gil Scott Heron once declared that "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televised."

It is, however, going online.

Social activism is being transformed by the Web. Some of the most creative forms of protest and philanthropy are taking place online.

Activists are conducting demonstrations on YouTube, holding virtual fundraisers and using social network sites like Facebook to change the world -- one mouse-click at a time.

These cyber-pioneers include a nonprofit group that uses animated 3-D characters to protest the global shortage of drinking water; a Web company that allows ordinary people to create their own personalized charity; and a Goodwill blogger who reshaped the thrift store's image so thoroughly she was invited to New York Fashion Week.

Ted Hart, co-author of "People to People Fundraising: Social Networking and Web 2.0 for Charities," says the Web has already become a crucial source for nonprofit fundraising. Americans donated $550 million online in 2001, but that number grew to $10.4 billion in 2007, he says.

"It's a new world for a lot of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Hart says. "No longer is it good enough to say give us some money. The rules have changed."

Yet some people warn that this new world offers people an excuse to engage in "drive-by activism," superficial forms of cyber-activism that require little commitment.

"The Internet makes it very easy for people to jump in and out of social activism," says Matthew Hale, assistant professor at Seton Hall University's Center for Public Service. "If all the activism is online, it is easier to quit than going to meetings every week."

Real change: online or in-person?

Yet the Web makes it easier for a nonprofit group to reach more people than a meeting ever could, one nonprofit group says.

WaterPartners International is a U.S.-based nonprofit group that created a global campaign to create safe drinking water. Another company may have flown a spokesperson to an impoverished village and hired a film crew to promote their campaign. But WaterPartners says it saved money and time by putting its campaign online -- through animated, virtual characters built from actual people, says Nicole Wickenhauser, a company spokesperson.

Daily Web traffic doubled to WaterPartners' Web site during the campaign and the campaign attracted support from around the globe, Wickenhauser says.

"Real change is most often accomplished by committed individuals working together for a cause they feel passionately about," Wickenhauser says. "Whether they work together virtually or in person is less important."

Web-based activism not only enlarges the reach of social activists, it empowers ordinary people, its advocates say.

In another time, a person had to find a charity to give their time and money to. Now they can create their own charity through Web sites like "YourCause.com."

YourCause.com has been described as a MySpace for do-gooders. The new site allows a person to do everything a charity traditionally does -- raise money and awareness and recruit support -- all from a Web page designed especially for their needs.

Matthew Combs, the site's co-founder, says his site designs Web pages and vets charities for people who don't have the time or expertise to do it themselves.

"It's for people like the 73-year-old woman from New Jersey who created her own page to help out with a rare genetic defect she's suffering from," Combs says. "There's not a lot of 73-year-olds on MySpace. How do we make it easy as possible for them, but credible?"

Social network sites like MySpace are also throwing their support behind Web activists. MySpace has an "Impact" page that connects users with political and charitable causes. YouTube recently launched a "Nonprofits and Activism" channel.

'The reaction was priceless'

One of the most audacious forms of Web-based activism comes courtesy of Em Hall, also known by her blog name, the DC Goodwill Fashionista.

When Goodwill of Greater Washington wanted to expand its customer base, its leaders devised a campaign to reach out to a younger, hipper crowd.

The campaign's centerpiece was Hall. In her witty blog, She dispensed fashion advice, conducted an online virtual fashion show and sold Goodwill clothing on eBay (she once sold an $11.98 suit for $175 on eBay.)

Hall's blog averages 1,500 readers a week and has attracted readers from at least 100 countries, says Brendan Hurley, a Goodwill spokesman. Hall's blog became so popular she was invited in September to Fashion Week, a high-octane fashion show that features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designers.

Hall still recalls how Fashion Week officials acted when she told them what clothing label -- Goodwill -- she represented.

"The reaction was priceless," she says. "A look of confusion came across people's faces as they desperately tried to figure out why Goodwill was at Fashion Week."

Despite the possibilities created by the Web, calling people to action still depends on people putting their bodies -- not just their mouse-clicks -- on the line, says Hale, the Seton Hall professor.

"All of the stuff you can do online ultimately has to show up in the real world," Hale says. "I don't see the Internet as a substitute [for social activism] but as a complement to it."

Paul Loeb, author of "The Soul of a Citizen,'' a book that examines the psychology of social activism, also says online activism can be powerful but limited. He tells a story from his book to make his point.

He says a friend took her kids to a protest against nuclear testing in front of the White House during the early 1960s. But she became dejected because only a few people joined her demonstration and then it rained.

Years later, the same woman attended a major march against nuclear testing. Benjamin Spock, the best-selling author and pediatrician who opposed the Vietnam War, was a featured speaker. He told marchers that he was inspired to join the march after seeing a small group of women huddled with their kids in the rain while marching in front of the White House years earlier.

"I thought that if those women were out there," Spock said, "their cause must be really important."

"He's seeing these ragged women in the rain and it touches his heart and he ends up getting changed by that," Loeb says. "That story couldn't exist in the virtual world."

[happymobs] 各位,國際人權日一起來吧

| No Comments

本文轉貼自Happy Mobs

各位好,我是苦勞網的窮理。

12月3號樂生迫遷當日,在樂青西華飯店的行動中,苦勞網的特約記者蕭立峻,以及目前在苦勞網實習、當天執行「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工作的EM,在進行採訪工作時,被現場警方驅離現場,同時,當場也有「影子政府網站」的記者被自稱松山分局長的男子驅離,警方在群眾場合,對待在場紀錄的人員,一律以「假記者」視之,完全不顧一般公民也有採訪、報導、紀錄的權利,在執法的時候,甚至連所依據的理由都不會提出,在主流媒體失職的條件下,警方為所欲為的暴力行為,完全失去監督,這將使得其行徑更為囂張,所以,我們決定不再默不作聲,而要挺身出來;我們不以記者的「採訪權」為訴求,因為這些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有的權利,「我不是記者,為什麼我不能拍?」我們要向警政署長王卓鈞提出這樣的問題。

所以在12月10號(三),也就是國際人權日的下午2:00,我們將去警政署,進行一個「集體採訪行動」。

歡迎大家一起來參與。

這裡有幾則12/3當天電子媒體的新聞剪輯,提供大家參考: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31483

[2008/11/29 - 2008/12/08] 動物伴侶,不是財產

| No Comments

給寵物遇到好主人的機會!

  • 引述 :『請你想想:為什麼不是你久病在床的老人家獲得醫療照護?為什麼政府要把這樣的醫療資源用在「不需要躺在病床上的人」,為什麼要製造這種「錯誤的醫療資源分配」,讓與你擁有相同遭遇的家庭,承受長輩久病而不得社會照顧的煎熬。』
    摘文為企鵝的回應
    (標籤: 樂生)
  • 引述 :『中國對於世界領袖與達賴喇嘛會面的極度敏感,簡直是匪夷所思。』
    還好, 台灣的才叫匪夷所思
    (標籤: 圖博 達賴)
  • 引述 :『《新京報》說,今年10月,新泰農民孫法武去北京上訪,被鎮政府抓回送進精神病院20餘日。』
    在中國上訪等於有病?
    (標籤: 精神病 中國)
  • 引述 :『伊哈瑞亞區是雅典無政府主義者的主要活動區域,他們經常將警察誘至這一地區後以石塊進行攻擊。 』
    ?????
    (標籤: 希臘)
  • (標籤: 認養 動物保護法 修法)
  • 引述 :『為了讓更多人瞭解野草莓運動的主要訴求,野草莓運動更架設了屬於自己的官方網站,透過官方網站的建立,使得各地區的訴求目標一致,讓野草莓運動的運作更為順利。野草莓運動網路管理組負責人饒祐嘉表示,網站瀏覽人數在十一月十日起有明顯的增加,顯示有更多的人關心此運動。此外,官方網站上除了中文以外,還有英文、德文、韓文的翻譯,這些都是留學生自願協助加以翻譯,希望讓世界各地都能聽到野草莓運動的訴求,香港也有學生透過野草莓官網和台灣學生聯繫,發起跨海靜坐以表示對野草莓運動的支持。』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林柏儀表示,靜坐也許是一時的,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將這項訴求持續下去。集會遊行法的修改不僅讓社會團體的訴求可以完整的申張,更像徵著一個國家的人民所擁有言論自由的範圍,目前集會遊行法已由國民黨團立委朱鳳芝、鄭麗文提案,接受等待行政院版本併案審查。』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在瞭解此運動訴求及緣由的前提之下,偏向支持此運動的同學有99位,不支持的有97位,人數相當,但在校園裡卻感受不到聲援或反對的氣氛。管中祥表示,中正大學學生以比較冷漠的方式表態,可能與中正大學地理環境相關。』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一般人想到學運,會和靜坐、抗議等行為劃上等號,但是劉昌德表示,並非在廣場上靜坐、示威才算是學生運動。近年來,學生運動開始轉換成不同的形式,關心不同的議題,如:保留樂生療養院而努力的「樂生青年聯盟」、為維護學生打工權益的「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反高學費運動,或是一些性別平權、環保的運動,都是由學生發起。學生開始試著替社會上弱勢族群,爭取該有的權力,不再以對抗威權體製為主要訴求』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野草莓學運的參加者,大多數是支持網路上的言論而臨時決定參加,因為之前沒有參加過其他類似學運,所以經驗上較為不足。政大社會學教授苗延威表示,野草莓學運不像野百合學運,許多參加者之前已有豐富的學運經驗,因此事情都是邊做邊學。但隨著時代的不同,野草莓學運的一些創舉,像運用新科技的方式,可能成為未來學運取經的對象。』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而社會運動促成的改變不只是在社會上,影響更深入地往下至底層的參與者。有人因為學生運動的思想啟蒙,改變自己的人生方向,參與過野百合運動的嘉義縣社會局長翁章梁即是一例。本來學資訊工程的翁章梁,因為參與了野百合學運,使他的觀念和行為受到衝擊,並改變了自己未來的方向。現在的他是嘉義縣政府社會局局長,致力於關懷弱勢團體的工作。』
    (標籤: 野草莓)
  • 引述 :『台南縣平埔族西拉雅文化協會創會長萬正雄,十多年前開始發起西拉雅文化重生,交棒給女兒萬淑娟、菲律賓籍女婿萬益嘉後,歷經7年的努力,以新港文書「馬太福音」為基礎,重新找回西拉雅語言及文字,昨天在新化鎮綠谷西拉雅號召「族人」舉行新書發表會。』
    (標籤: 語言 原住民)
  • 紐約時報的網站首頁頭條下方開啟了一個blog區塊,連結到討論這篇文章的blog。是這對主流媒體來說算是很大的一步。台灣的網站目前還僅止於連結到「站內」的部落格。
    (標籤: 紐約時報)
  • (標籤: 警察)
  • 引述 :『行政院新聞局所舉辦的「公民新聞寫作訓練」課程訪視列車於11月12日來到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地方新聞處趙處長義弘特地從台中搭乘台鐵觀光列車來到台東,與學員座談分享學習心得和聽取學員對該項課程的建議。』
    新聞局??? 我笑了。
    (標籤: 新聞局死吧)
  • 引述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療專家透露,長期飲用被六價鉻污染的水,會引發人的心、腎、肝等器官及骨骼的功能衰竭,伴隨出現頭疼、流鼻血、皮膚炎等病症。秀山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專家發現錳礦有九名工人患上了重金屬病,據說該病如繼續加重就會導致帕金森氏綜合症或錳中毒性精神病。』
    很想哭。正在罵髒話。
    (標籤: 中國)
  • 引述 :『反觀台灣,原本應著重歌藝評比的內容,在節目快速製播下一屆、並著重「人情趣味」的走向下,一再以參賽者的個人背景、賺人熱淚到公式化的私人故事做為賣點。重複的內容創意,讓觀眾再也辨識不出誰是誰。可以說,製作單位並未長遠地經營節目品牌及優勝者的永續價值。 』
  • 引述 :『而政院版中,有關「警察的命令解散權限縮在使用暴力、違反安全距離及壅塞交通」,以及「在重要機關、處所周邊舉行之集會、遊行,由內政部會商有關機關劃定必要安全距離並予公告」,劉惠純表示,其實這只是「變相」的警察行使命令解散權和規劃禁制區的主要依據,完全不符合野草莓的期待。 』
  • 引述 :『選前的希望地圖 計畫中,樂生有著一塊篇幅。危機發生我一直問著自己:樂生會不會是希望地圖中最早遺失的那一塊?我想不會,只要還有希望,樂生就不會消失。』
    (標籤: 樂生)
  • (標籤: blogger)
  • 引述 :『「Better Earth」部落格中的文章常將生活與環保結合,張貼一些在日常生活中就可以做到的環保行為,也會引用國外一些網站的文章,例如以分享環保資訊著名的網站treehugger,翻譯過後推薦給網友們。在部落中也張貼了許多關於環境及環保的新聞,並有許多關於環保的照片,分享給讀者。』
    (標籤: blog)
  • 引述 :『匪夷所思的是,對於藍委長期凍結公視預算,府院高層至今竟然不置一詞,好像公視存不存在都沒關係。媒體圈甚至傳出藍軍高層欲藉此「讓前朝提名經立法院通過的董監事知難而退」說法,如果這項陰謀論是真的,藍軍高層只想把手伸進公視,視公視法任期保障於無物的心態實在可議。 』
  • 引述 :『「就這樣,網友冒著被騙的危險買我家的蓮霧。」陳靜瑩說,在網路賣蓮霧就是這樣起家的。利用自己在企管的專業知能,她在網路上打出「陳老爹蓮霧寶」的品牌,每年12月到隔年5月,在網路上賣蓮霧,一天至少可賣百餘斤。』
    (標籤: 網路 農業)

[樂生還在]樂暴民Happy Mobs必備研讀

| 1 Comment

樂生還在

我不相信我能做的只有眼睜睜看著人間公義盡喪。

Global Voices Advocacy » Guide: Blog for a Cause!

Blog for a Cause!: The Global Voices Guide of Blog Advocacy explains how activists can use blogs as part of campaigns against injustice around the world. Blogging can help activists in several ways. It is a quick and inexpensive way to create a presence on the Internet, to disseminate information about a cause, and to organize actions to lobby decision-makers.
Global Voices Advocacy » Advocacy 2.0 Guide: Tools for Digital Advocacy
The Advocacy 2.0 Guide (Tools for Digital Advocacy) describes some of the best techniques and tools that digital activists - and others who wish to learn from this subject - can use as part of their online advocacy campaigns. While our previous guide (Blog for a Cause!) focused on the effective use of blogs as an advocacy tool, this guide will explore creative uses of other web 2.0 applications.
The Youth Movements How-To Hub - Howcast
The Youth Movements How-To Hub brings together youth lead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to learn, share & discuss how to change the world by building powerful grassroots movements.

NetSquared, an initiative of TechSoup.org | remixing the web for social change
Net Tuesdays are a chance for social changemakers interested in the social web to come together offline to share success stories, learn about projects and tools, and collaborate.

樂生線上,火線上,前線上

| No Comments

傳出去!

Taiwan: HIV+ Bloggers' Love for Life

| 4 Comments

2008世界愛滋日

For most of the bloggers in Taiwan and around the globe, Dec 1st is World AIDS Day, but for HIV+ bloggers, everyday is AIDS day.

Two days ago I yelled on my personal twitter :"Does anyone know any HIV Positive bloggers?" Soon I received lanhenry88's reply. Following the links he gave me I found a whole lot of bloggers who blog about their life with HIV. Initially, I was really shocked to know there are so many blogs kept by HIV-positive bloggers in Taiwan, but later, after I read them blog by blog, post by post, I was deeply moved by the way they blog and live. Below are only a few of them I would like to introduce.

Name: 傑(Jay)
Blog:傑的祕密花園(Jay's secret garden)(zh)
Location:Taiwan
Description:Told infected by HIV on Jan. 10, 2008, Jay wrote his first blog post Twilight 2008 3 months later. In his another post Fearless, he described his experience when diagnosed as HIV-positive in the hospital. He told his mother that he is gay and is infected, he feld deeply sorry to her and to his family, but she warmly accepted it. He said:
"thinking of my mother's love, I become fearless to face death, because I have had everything".

Name:原之人生(Yuan's life)
Blog:原之人生HIV+ (zh)
Location:Taipei, Taiwan
Description:Told infected by HIV on Feb. 16, 2007, he encourages people like him in a post by saying:"lift up your head, don't let the tears drop".

Name:Eddy
Blog:這是給感染hiv,還不須服藥者的新聞台 (This is a blog for people who are HIV-positive, but haven't got the need of taking medicines )(zh)
Location:Taiwan
Description:Told infected by HIV on Apr, 2006, Eddy is energetic and vigorous even when he was told infected. He started his blog to help people fight against the virus. He publishes news, methods, people's experience to encourage HIV-Positive victims, and according to his blog, his heath siruation is even getting better than before. He suggests people (who are infected or not) keep regular life and try "Qigong". One more thing: he says that thanks to Taiwan's heath care, it is almost free to get medicine against HIV.

Name:Wilson
Blog:HIV你好(Hello, HIV)(zh)
Location:Taiwan
Description:Wilson knew that he was infected on July,10, 2007, and he started this blog 2 months later. He is somehow more afraid and according to his blog, he sometimes told lies to protect himself and to pretend everything is fine, even to his friends who are also infected. However, he has changed his mindset and no longer hates the man who infect him. He says:"If this(HIV) did not happen to me, I will never be able to know so many volunteers, firends, leader, who are cute, kindhearted, and willing to explore the true meaning of life enthusiastically".

Name:冠德(Guan De)
Blog:有了愛滋~還能擁有愛嗎? (Can I still have love even when I have AIDS?) (zh)
Location:Taichung, Taiwan
Description:For 3 years, Guan De keeps on posting and sharing his HIV-Positive life with love stories on his blog since 2005. He is very brave and optimistic toward his situation. He still desires to love and to be loved.

Name:崇慕思 (Chung Mu Si)
Blog:等待HIV的奇蹟 (Waiting for the miracle of HIV) (zh)
Location: Taiwan
Description: Even though he has started this blog to record his life with HIV for more than 2 years, Chung keeps his blog funny, informative and welcoming. His blog contains various topics, from love, politics, to gay news critics and hospital experiences.

Name:祈寬(Qi Kuan)
Blog:♥我與HIV生活的日子♥ (Everyday living with HIV) (zh)
Location: Taiwan
Description: On his blog he says:"I knew HIV and started to date with "him" back in 2002. HIV is my boyfriend and lives in my blood, though I don't want him be my boyfriend, he still loves me relentlessly and all I can do is to keep dating with him with my strongest determination".

Name:小底底 (Little Kid)
Blog:底底18歲的生日禮物 H I V (My 18-year-old birthday gift: HIV) (zh)
Location: Taiwan
Description: A young victim of HIV, his heath situation is not good, but he gets a lot of encouragement via other experienced HIV-positive blogg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Global Voices' speacial coverage on World AIDS Day 2008.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December 2008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November 2008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anuary 2009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