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9 Archives

明天到經澳門到北京,後天到蒙古

| 1 Comment
八月一號回來。

OB,鄭妹就拜託你了,有空多來看看她吧。


哥本哈根的童話...

| 6 Comments
是這樣的,今天晚上我在聽王心如的個人新專輯「哥本哈根的童話」。目的只是要聽專輯中的那首「寂寞愛情部落格」是在唱什麼。

(王心如就是在一系列payeasy廣告中正翻的那位不出門的宅正妹。想回味的自己點進去看。她之前演華視的「親親小爸」時給我不錯的印象,不過那之後就很少聽見她的消息。)

不過這不是這篇的重點。

重點在於「哥本哈根」,哥本哈根是丹麥的首都,也就是下圖的A點。

penis.png

不覺得這個地名的翻譯很有趣嗎?

penistweet.png

而且,連地圖相對位置也很有趣:

penis.jpg

其實會這樣聯想也是因為亮媽的一句話: p.png

還是人妻比較厲害!

這張1888年的古地圖看起來就更有感覺了:

老師:小明,你知道哥本哈根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哪一帶嗎?
小明:... 在性感帶....


好吧,或許上面的對話除了我重當一次小學生以外不會發生,但是丹麥的確給許多人一個刻版印象:
d.png

丹麥其實也是偉大童話寓言作家安徒生的故鄉,應該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把專輯取名為哥本哈根的童話吧,他眾所皆知的作品如:《野外露出!國王的新衣》,《悶絶・絶叫・號泣・羞恥之醜小鴨》,《新人:究極新人 美人魚》,《賣火柴的小女孩與她的火柴們》之類的.... 晚安了,各位。

雲林北港鎮溝皂里的重金屬污染危機!

| 2 Comments
關注中:
南部縣市於96年嚴厲稽查整頓鹽濕豬皮製造皮革工廠後,相關業者即(或以代工方式)遷移至北港溝皂地區從事鞣革作業(高污染製程),期間開始於農耕地上大 興土木設置製程設備及廢水處理場,並於操作中持續排放(逸散)超過標準之硫化氫有毒(臭)氣污染,引起附近里民呼吸困難、嘔吐、頭痛、睏倦、頭昏眼花等症狀並使鐵皮屋(鐵製品)鏽蝕財損,而所排放含鉻(Cr)廢水更導致鄰近水體及底泥變色,農田(種植水稻)表土重金屬鉻(Cr)濃度超過土壤管制標準,嚴重危及農業生產及農糧安全。

莫忘,Minamata

 

怪手到我家門前了

| 3 Comments
我家的確是違建。

我現在說的是我從出生住到高中一年級的家。

從小到大我也聽過不下數十次「軍方」要把地收回去的風聲。小時候的我聽了也沒什麼感覺。

這則報導中說的地方是我好幾個小學同學的家。我還記得不管天氣多熱,只要一進到這狹窄到不行而且毫無光亮的巷弄中,就會很涼。巷弄裡頭裡頭隔著許多很小間的房間,大小若要說是病房也行,馬房也行,我也不知道。記憶中,裡頭住著很多老爺爺。當然,隨著我一步步邁向死亡,走的比較前面的他們絕大多數已經衝破終點線。

我家的確是違建。

雖然我是住在以眷村為主體的村子裡,不過我們家不在眷村。我爸跟我媽雖然是從大陳撤退到台灣來的,但也不是什麼大陳義胞;一個是9歲就跟著浙江反共救國軍打仗打到當時14歲才苟活著來到台灣的傳令兵,另一個是那時候年僅三歲的奶娃,活著只是運氣好,因為更小的妹妹就在船上因為生病而被丟下船。

為了養活大姊跟二姊還有準備出生的三姊跟我,爸媽從台東來到台中這個小村子,頂下一間小平房,一進門就是一大塊褟褟米,全家人就睡在褟褟米上。

後來,孩子越來越大,需要自己的房間,所以決定打掉重建,花了不少錢。改建那陣子就借住在對面的鄰居爺爺家,我記得我那時候明明就還是個小孩子,食量卻比我現在還大,每天早上可以吃上好幾碗稀飯。我家現在最老的狗,小麥可(原名阿福),也是這位老爺爺送的,因為他看我們家老麥可(更之前養的,有一天不見了)跑走之後,我鬱鬱寡歡,所以就把小麥可送我了。

我好久沒回去了,不知道老爺爺還在不在,不過我還記得老爺爺從中國大陸把年輕時的元配妻子接來台灣以後,兩人手牽著手逛菜市場的背影。比起其他村子裡頭大多數的爺爺們,他算是幸福的。

我家的確是違建。

從我家走到我念的汝鎏國民小學出門左轉不用三分鐘,對面就是羽毛球場(多半被直銷業者拿來當作說明會場地),羽毛球場隔壁是土地公廟,再隔壁就是活動中心,有涼亭,籃球場,溜冰場,圖書館,托兒所,一條河溝跟小森林。夏天晚上都是螢火蟲。

我家出門右轉到菜市場也不用三分鐘,非常非常熱鬧的菜市場。我吃過最好吃的肉粽、碗粿、烤大餅、燒餅、油條、臭豆腐、陽春麵、魯肉飯.... 都在這,只在這。

靠國小這邊在往上走是教堂,每個聖誕夜我一定會為了貪圖抽獎而報到。我記得我有一次抽到一塊肥皂,而我媽抽到我想要的紙傘,我心裡好生氣啊!

再往上走又是一塊森林,然後對面是軍營,軍營中有福利中心跟電影院,外人都可以進去消費,我記得我就是在那看鄭進一的鬼故事,嚇到幾乎挫尿。軍營被一條林蔭大道切成兩塊,最尾端還有崗哨,也就是代表整個社區都還在軍營範圍內(所以我們才可以進去消費)。大道兩側的樹林,夏天時蟬鳴聲大到嚇人,要掩耳才能受得了。即使掩著耳朵撿蟬殼跟灌蟋蟀,還得很大聲的跟同伴討論戰略才行。

我家的確是違建。

說要拆,也說了二十幾年了,現在才真的要拆,老實說,我沒什麼怨言。

但是其實原本的軍營已經全部撤走了。而當初說要拆除的理由是我們佔用軍事用地。

原本的軍營地已經都變成獨棟式社區住宅了,我小時候還天真的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能能在那塊地蓋房子。事實是只要有能力,國防部可以非常配合。

我的小學也已經拆掉,遷走了,現在一半變成從沒用過的原住民文化中心,另一半變成幾乎沒有車的停車場。軍營也遷走了,所以賣軍用品的店跟賣小學生文具的兩家文具行都倒了,縫繡章的、幫小學生繡學號的阿姨,也都沒生意做了。菜市場也只剩下一半的規模。

眼睜睜的看著家鄉廢墟化,這就是大多數台灣人的成長史。

我家的確是違建


拆了它吧!
----------------------------

搶救大雅馬房 鄉代要求正名
大雅鄉民代表孫玉鳳(左)強調忠義村沒有馬房,只有日治時代的醫療院所,她昨帶副縣長張壯熙(右)到場參觀並說明。
記者游振昇/攝影

中縣大雅鄉忠義村昨舉辦清泉崗眷村文化園區「馬房」保存與社區營造研討會,大雅鄉民代表孫玉鳳在現場抗議說,忠義村的醫療院所竟被指為馬房,她要求政府不能自欺欺人,鄉公所秘書王建平強調,「馬房」之說傳聞已久,至少可確定是日治時期營舍,不同時期可能有不同功能。

台中縣文化局、大雅鄉公所與忠義社區發展協會,昨邀副縣長張壯熙和當地榮民、榮眷參加研討會,播放日前在忠義村拍攝的眷村紀錄片,替即將被拆除的「馬房」請命。

忠義村長劉公展說,忠義村目前有1600戶,400戶面臨拆遷命運,其中79戶是原眷戶,住在日治時期的7棟舊建物內,將抽籤搬入清水的和平新村,日治時期的「遠東地區第十三航空大隊醫療站所」將被拆除,地方希望列為歷史建物保留。

張壯熙參觀後表示,舊建物確實很有特色,且保有許多人的共同記憶和經驗,如何規劃和連結,才能完整保留,他希望相關單位能執行,而非紙上談兵。

眾人在觀看紀錄片、討論時,孫玉鳳到場抗議說,她在忠義村住了50多年,村內從無「馬房」,她的住處和日治時期的建物都是倉庫和醫療院所用途,曾有軍官騎 馬到村內,將3匹馬暫時綁在建物前樹下,竟穿鑿附會說成是「馬房」,她要求政府說出實情,才能深入探討保留眷村文化和遺址問題。

王建平表示,馬房的說法流傳已久,至少可確定是日治時期營舍,當時日軍如何使用無法考證,他認為這些建物在不同時期有不同功能,辦研討會目的在討論如何爭取保留。

28歲,該立志了

| 11 Comments
大學畢業22歲,研究所畢業25歲,當兵當完26歲,工作到現在28歲。接下來呢?

今天巧巧地跟商姐見到面,聊了一下,這種灌頂機會不常有,但來得正是時候。

其實我最近的狀況很不好,一切的事情都跟原先預估的有誤差,許多的小誤差加在一起簡直要我的命。今天出門之前坐在馬桶上,突然一股氣來,狠抓自己的頭髮。上次在捷運上,也是突然千頭萬緒,整個腦神經揪結在一起,所以狠狠的打自己的頭,打到其他人都在看。

年底結婚,明年三月之前要搬回台中,這是預定計畫。但是搬回台中之後呢?

我一向是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人,但內心一直有兩股力量在拉扯;我的家庭跟所學,以及個人的野心,讓我一直都有進入公共領域的企圖,簡單來說,就是搞媒體或從政。我知道,要改變我想要改變的現況很難,而且也不是只有這兩種方式,這只是個人選擇而已。

但是這種企圖跟我先天的懶散個性產生衝突,也就是另一股拉著我回到台東富崗老家吹海風終其一生的力量,這股力量其實越來越大,這幾年以來,我更認為這才是正途。

很多事情沒有我,也會運作的很好,而如果我因為追求一些可能性極低的目標,而放棄了帶給我自己,家人以及所愛的人快樂的機會,那就跟那個向墨西哥漁夫說教的商人一樣愚蠢。

商姐對我說:「我觀察你們這群人也有一段時間了,包括你,你們這些人的問題就是一盤散沙。」

誠哉斯言。

當我有機會累積公共領域實力時,我退卻,我不敢認真去爭取或是去表現,因為我還沒有立志真的要從政。當我理應放下手邊的事情去享受自己的生活,或是陪伴家人跟所愛的人的時候,我也退卻,因為我欺騙自己,跟自己說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場域需要我。

這樣真的不行。

得立志了。
(揭露:這篇文章是受前im.tv同事之邀所寫,有稿酬,跟上一次有話好說的價碼差不多。第二屆全民影音創作大賽的主辦單位是Tavis國家影視產業資訊平台,網站是im.tv製作)

「到底有沒有人專門靠參加報名網路徵件活動來謀生呢?」

我心裡頭一直有這個疑問。進網路業工作之前,就常常注意各個主要網站主辦或承辦的網路行銷活動,偶爾也會萌生參加比賽的念頭,不過都因為懶惰而作罷。

進 了網路服務業之後,因為自己就負責舉辦跟籌劃這類活動,所以對於網路上各式各樣的活動動態更是敏感。看久了,對於幾家台灣主要的網路業者的玩法也都有點心 得;有些活動網站做的很好的,成效就是不彰,報名參賽的人沒幾個,而有的網站普普,但是就是不知道從哪裡吸引來一大堆參賽者。

很多徵件活 動都會送獎金跟獎品,不過卻也不是決定活動熱度的真正因素,我看過很多活動獎項多獎金也高,但是人氣就是低於海平面,看看參賽作品,還得替評審捏把冷汗。 也有些活動獎品根本沒什麼,甚至只是象徵性的虛擬鼓勵,例如送幾顆星星、提昇會員等級之類的,但是通常反倒是這樣的活動會意外獲得網友青睞,創意參賽者 多,活動熱度高到不用打廣告,主流媒體也心甘情願來報導,這對行銷人員大概是最大的鼓勵了。

有趣的是,我常常發現有些常見的身影跟暱稱出 現在各個徵件活動中,任何主題都能參一腳,不過通常也是因為許多活動把參加範圍放得很廣,以利吸引各方人馬。一種類型是把傑出的作品拿去重複參加各個競 賽,所以他可以在A活動贏得首獎十萬,在B比賽奪得大獎五萬,然後又在C遊戲中拿到金牌100萬。另一種是大量製作質量尚可的作品去參加各個競賽,一個人 投稿多個作品(如果活動辦法沒有限制),但是因為其實有很多競賽根本乏人問津,所以參加者的「積極性」常常成為評審的判斷標準之一,所以能夠固定拿到一些 小禮物跟佳獎之類的回饋,這些回饋如果是獨家贈品,再拿去拍賣其實利潤還不差。

大多數的網路徵件競賽都是純粹的行銷事件,這無可厚非,但 能持續經營,甚至在缺乏贊助廠商的情況下依舊作出口碑,建立品牌的,就真的值得鼓勵。在我的印象中,「前」中時電子報華文部落格大獎與樂多夏日部落格傳 說,曾經擁有形成「慶典」般氣氛的高潮,但現在也已經是歷史了,就跟越來越多的部落格變成了廢墟一樣。

影音的徵件活動自從各家平台開始有 自己的Youtube-like service之後越來越多,儘管台灣到底有沒有這個市場跟商業模式在Youtube之外撐起一家影音業者這個問題的答案越來越明顯,在地的影音服務的確 比Youtube這種跨國公司更有動機,也更努力於催生本土影音創作。然而現在看來比較有機會撐下去的活動也只有無名的「無名良品」跟TAVIS的「全民 影音創作大賽」。

第一屆的全民影音創作大賽是民進黨執政時「愛台灣」意識型態的產物,我記得當初活動在舉辦時,我私底下跟研究所同學對活 動有不少批評,不過最後得獎的作品的確精彩。現在想想,或許當時我的批評是出自於我對政府的膚淺「愛台灣」口號之厭惡,也就狠屋及烏地假設參賽的作品會是 膚淺的,完全輕忽了參賽者的能動性,其實膚淺的是我自己。

雖然政權又轉移了,第二屆的Wow! eye Taiwan還是繼續辦。或許是獎金誘人,或許是製作影音的門檻越來越低,或許是單純的網友捧場跟這兩年來各家影音平台活動累積的成果,今年的報名件數比 第一屆多出一倍。我不是評審,也沒有足夠的時間看完每一支影片,但大致瀏覽過後,卻也發現好幾支傑作(夾雜在很多「勇氣可嘉」只求報名的作品中。) 我也再次發現好幾個熟悉的名字跟團隊出現,有的團隊還真的能夠連續產出優秀作品,佩服!有的就真的....很勇敢。

因為接下來會開放線上投票,主辦單位希望大家能多多關注,我也在此衷心期盼優秀的作品能夠脫穎而出(畢竟這活動花的可是納稅人的錢)。

面對台灣的「新疆」吧!

| No Comments


(影片引用自官場現形記之協調會變說明會 桃縣府:你的意見我都「聽」到了?)

其實我們都很怕事。

我們的內心裡,在某些時刻,會有個聲音,漸漸地越來越大聲,想要對某個「對象」說:「幹嘛要這樣,不能好好談嗎?」「照規矩來啊,大家都一樣嘛!」「不要鬧了,你們這樣沒有用的,會給別人帶來麻煩的。」

這個「對象」,可能是別人,但大部分其實是對自己說的。

到最後,其實導出的問題都是:「如果你們可以,那我也可以囉?其他人也可以囉?」

我們的內心一直以為是「不可以的」,因為我們得不到,其他人也不該得到。

我們沒有辦法想像「原來這是可以的,原來這本來就屬於我們的,原來我們一直以來都被唬弄了」。

我們一定也都幹過這種事:把決策權跟控制權把握在自己或自己信任的一小群人手中,因為我們認為「這樣事情才不會亂」。然後我們再用這個預設的前提來決定作法、政策、法律、制度。

我覺得這是普遍的人性,沒什麼邪惡,但是人性集體展現出來的作為很容易是邪惡的。

怎麼會有那麼矛盾的一個人啊

| 1 Comment
興高采烈地把手臂砍掉,換上義肢,然後再跟別人要一根手臂,接在自己的屁股上。


淡水298四連棟的下場 @ Blue JOE Photo Diary :: Xuite日誌
報紙寫承辦的城鄉局人員則無奈地說「縣長很堅持」,設計圖送縣長室後一改再改。因為他一個人的意志,堅持要蓋一個三層樓的「藝術沙龍」,無視所有反對拆除的意見,也沒有任何的協商。

日本木造古宅 移築淡水 | 台灣百寶鄉 | 地方新聞 | 聯合新聞網
這棟日本古宅重建於淡水滬尾砲台旁邊的「淡水和平公園」內,昨天周錫瑋和淡水鎮長蔡葉偉等人舉行日式傳統上樑祈福儀式。

「我感同身受」

| 1 Comment
Freddy問巴奈,參與自由西藏的意義是什麼?巴奈說:

「我感同身受。」
------------------

前天去三鶯部落守夜,另一個巴奈不斷跟我說他們幾十年來受到的待遇。

祖籍浙江黃岩的我,才過了一代,一句黃岩土話都不會說,什麼習俗歷史傳統通通不懂,其實也感同身受。

我只是湊巧加入了漢人或白浪這個集體概念之下的一個靈長類而已。

我不想麻痹。

-------------------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Jan 3 568 1035 1430 2806 743 276
Feb 2 604 1201 1449 2536 1008 343
Mar 3976 957 786 1789 2614 1538 416
Apr 3437 1256 1025 1590 2436 1261 484
May 545 619 1226 2103 2769 760 332
Jun 593 833 1215 2426 2108 670 100
Jul 650 762 1444 3159 2568 584  
Aug 790 823 2165 2743 2333 592  
Sep 553 943 1330 2408 1221 535  
Oct 493 947 1201 2924 1185 528  
Nov 478 1533 1208 2969 1043 473  
Dec 529 906 996 2662 903 522  
  12,049 10,751 14,832 27,652 24,522 9,214 1,951

新疆發生的事情,我很難過。

但是看看上面的數據:伊拉克人因暴力事件跟炸彈攻擊已經死了那麼多人了,而我們都麻痹了。


我已經麻痹了。

------------------


台灣的藏人昨天在桃園東眼山舉辦了首次「煙貢節」的祭典。

從我的角度來看,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祭典。

但是藏人們好高興好高興,從沒看過他們那麼高興。(我不常看見他們就是了)

有藏人一聽說要辦,馬上掏出5千塊。

這5千塊比山西布政司的5千兩重多了。

蒙藏委員會要裁撤了,「之後還有機會在台灣辦嗎?」「呵,不知道。」

-----------------

去年7月一號,蒙古國會選後發生大規模抗爭,一樣是當時的在野黨抗議選舉不公跟當時的執政黨作票。以蒙古的總人口來說,規模不亞於最近伊朗發生的。

街頭一樣死了不少人,我的蒙古朋友Boum當時也在街頭,肋骨被軍人跟警察打斷好幾根。

如果他們當時用起twitter,會有比較多人關注嗎?

不會。蒙古不是伊朗。

就跟今年蒙古人紀念當時死去的人而舉辦的燭光晚會一樣,沒有人關注。

不會。蒙古不是香港。

-------------------

今天心情糟透了,在捷運車廂上,用拳頭打自己,重重的。

還好回到家有Dream Theater的新專輯可以聽,不然我也要上街去進行打砸搶的非法行徑了,沒有一撮人,就我一個。

---------------

馬達加斯加的主流媒體跟公民記者一起討論危機報導的相關議題

我最近出去介紹全球之聲都一定會介紹馬達加斯加的例子。

如果馬達加斯加辦得到,其他國家其他組織團體也該有為者亦若是啊!

------------

出去買貓食跟貓砂。

圖片來自這裡

這問題我也不是第一次抱怨了,我在這裡再把話說清楚一點。

「網友的意見」基本上跟遠古時期電視台在台北車站新光三越門口拉個路人詢問意見是一樣的。網路還不夠普及的時代,主流媒體為了「顯得客觀」,他們會:

1. 上者:任意挑選路人甲乙丙進行訪問,詢問他們對某件新聞事件的看法或意見,然後記者在

  • 諸多訪問中挑選出其中他自己認為某個足以代表主流大眾立場的路人意見,然後加入新聞報導中。
  • 記者挑選出非主流但特殊的觀點,然後加入新聞報導中,呈現記者認為的多方平衡,型塑中立性。
2. 中者:記者至特定場合,挑選預期會說出記者所需要的立場的路人甲乙丙,詢問他們對某件新聞事件的看法,然後:

  • 記者已經設定好要呈現的主流意見,只是找個意見相同的陌生人把話出來。
  • 因為沒有蒐集,所以也沒有打算呈現特殊觀點。
3. 下者:記者不在乎主流觀點也不在乎另類、進步觀點,只在乎聳動性跟企業立場,所以:

  • 製造假路人,例如請媒體內的實習生或菜鳥記者假扮,或是直接讓利益合作的對象派人來演出路人,製造有利意見。
  • 以虛構的路人意見為絕對中立或主流觀點,去刺激跟質疑新聞事件中的當事人等,並設計出各類反應方式之報導手法。例如,當事人聽了之後氣急敗壞的離去/低頭沈默不語/反唇相譏/臉帶笑意.....透過這種方式一方面提供閱聽人一個框架好的詮釋空間,另一方面很低成本地又製造出一條新聞。

不用我說,各位也看得出來現在上中下者那一個最常被主流媒體所應用。在這邊要強調:不管是上中下者的路人報導,都不存在任何代表性、中立性、跟客觀性,只是在新聞道德上略有差異而已。

但是到了網路時代,這些過去還得出機採訪才能取得的路人意見已經比俯拾可得還容易到手,因為只要google一下熱門的討論區、部落格,就可以找到無數更聳動更另類更誇張的「有網友認為」。

同樣的,在主流媒體的報導呈現上,網友意見可以用具名程度大略分成三種模式:

  1. 涵蓋最廣者--無敵的「有網友認為」:在這個模式裡頭,記者只要隨便在網路上找到一段言論,就可以肆意延伸運用,記者不需要知道這言論到底是誰說的,是不是引用、抄襲、虛構、編造,因此記者當然也不會在報導上列出言論的引用來源,他們不屑給予網友任何credit,因為他們覺得在報導中寫出一個像是「porntoyi69」的暱稱是很低級的,他們可能也不知道怎麼把網址放在報導中。

    就跟路人意見運用法的下者一樣,記者只是要一個聳動的意見,就算這個意見是自己到網路上發表的也一樣,接著記者只要在把這個意見包裝成網路上的討論主流看法就好。下一步當然就是丟給新聞事件的當事人,問他們:「有網友覺得....你怎麼看?」當事人當然也不知道這個「有網友覺得」的網友是誰,就像跟躲在暗處的變態對話一樣,沒經驗的當事人只會覺得沒頭沒腦,有經驗的當事人還可以加以利用,不過這也都在記者的預期中。

  2. 涵蓋範圍中等者--最有效的「兩方意見並陳」:在這個模式中,記者必須較有目的性地去找到適合刊登或報導的網友言論,並以引言的方式原文刊登。而所謂的兩方意見並陳,是記者受懶惰新聞學影響的結果,記者當然還是按照自己的角度去決定要拿出來並陳的網友意見是哪兩方,只是他得多做點功課,總體而言,網友依舊只是新聞的配角跟媒體試圖表現自己跟得上時代的手法,目的是用來吸引早就不看報、不看電視的網路使用者。
  3. 涵蓋範圍最小者--建立網路「新權威」:既然網路上冒出那麼多莫名其妙的新意見領袖,聰明的主流媒體自然會想到「收編」這方法。這些知名部落客或論壇版主的意見因此常常出現在相關議題的訪問中,變成主流媒體的「網路線民」。多半的網路意見領袖都擁有「不能被全面收編」的自覺,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因為被收編而失去原本網路上的地位,那可能得不償失,因為到時候如果沒有成功轉型,那就等著被主流媒體一腳踢開。不過當然,我們可能很快就可以看見失敗的例子了。

我對媒體的標準這幾年來早就被磨到寬厚到不行,品質再差我也只是笑笑就算了,所以現在我只針對第1種網友言論使用法表示強烈抗議,也就是無敵的「有網友認為」模式。

怎麼抗議呢?我也不能怎樣,頂多把以後情節嚴重的記者跟媒體紀錄在這個部落格上,讓你們在搜尋自己跟自家媒體的時候會突然發現「有網友認為」你們的報導很爛!


以上。



ps. 在此也敬告各家媒體,請認真思考一下未來該如何在報導中呈現網友的意見,建立一個規範,包括如何引用、如何標註、如何給予credit,如何讓「意見」可以穿透網路、電視、紙媒等不同介面,因為現在你們還有機會,因為大部分的網友(包括我)也都還願意讓你們在媒體上中介我們的言論;不要等到你們完全沒有人在乎的時候再來靠腰,因為到時候我們連你們家媒體的名字也叫不出來了。

獨立特派員與部落客宣言

| 4 Comments
以下是【部落客宣言】新書座談那天的實況(應該還有一段沒有放上來)。感謝獨立特派員節目。請訂閱獨立特派員的部落格twitter。如果你對該節目有任何期許、鼓勵、意見、批評、責怪....都可以透過這兩個管道直接跟製作團隊溝通。

為什麼脫光衣服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 6 Comments
wm-Naked Office.jpg

1. 救生員A表示:這樣子當有人溺水時,我就可以很快速地跳下去而不必擔心衣服會弄溼啦!
2. 魔形女表示:「我可以自由變成任何模樣,穿上衣服是累贅。」
3.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Q剛表示:「你有生過孩子嗎?難道你都穿著衣服辦事的嗎?」
4. 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W郁琦表示:「M總統只要穿的越少,支持度就越高,這對於競選跟施政都非常重要。」
5. 電玩廣告人氣美少女YY嬌嗔:「如果我衣服穿太多,大家都會走了...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6. 身份不明的冷豔殺手雷慕S冷冷地說:「不這樣,我怎麼拿得到英雄的槍呢?...呼呼呼~」(我比較喜歡他身上那一把....呼呼呼~)
7. G壩花季護航軟體製造廠商表示:「如果圖片上肉色的區域不夠多,我們很難判斷那是不是應該封鎖的內容...喔對,這邊也要提醒全國的養豬戶,請幫豬都穿上衣服,以避免誤判。」
8. 台北市長郝龍B表示:「台北好好看!台北脫光光!為了因應即將來臨的花博,我們將會把全台北市的樹木都砍掉,讓大家能夠一眼就看出花在哪裡。」
9. Robert S. 與 Shel I. says that "naked conversations" is how blogs are changing the world of marketing. "Wanna be a winner? Be naked!"
9. 聶小倩表示:「姥姥要我今天交50個男人給她,當然得使出渾身解數囉!」
10. Tyler表示:「...那則新聞真的跟我無關....」(狀態顯示:一絲不掛)

Google說他們沒有賺很大

| 1 Comment



資料來源

廣告業跟媒體業,害怕吧。因為Google還不滿足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uly 2009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June 2009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August 2009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