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09 Archives

研究主題:

Stroke by Stroke TeleCommunication:Google Wave對網路偕同合作的意義初探


研究目的:

網路傳播同時具有同步性跟異步性兩個重要卻衝突的特質。同步性可以用msn等即時通訊軟體為例,異部性則是指Youtube這類服務提供的隨選特性。但是Google Wave則加入了更刺激的元素,那就是我稱為「基進的同步性(radical sync)」。我對於這種網路偕同模式會如何改變既有模式非常感興趣。


研究方法:

實驗法、訪談法。




[轉載]網路如虎口 分級有必要?

| No Comments
作者:王玉燕
原文連結@卓越新聞獎基金會
http://www.feja.org.tw/modules/news007/article.php?storyid=429

《蘋果日報》因製播侵害人權的動新聞而引發數十公民媒改團體嚴正抗議,要求動新聞應維護 基本人權,停止以動畫方式模擬「性侵害」、「性騷擾」、「兒虐家暴」等犯罪新聞。對此,《蘋果日報》迅速做出回應,表示將參照新聞局頒佈的「電腦網路內容 分級處理辦法」,將動新聞劃分為限制級和非限制級,並於限制級內容標示「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瀏覽觀看」之警語。各界雖對此多半表示樂見其成,然《蘋果日報》 實乃刻意忽視侵犯當事人人權之根本爭論,轉而以網路分級模糊問題焦點。儘管如此,數位媒體時代下的網路管制確實是一不容忽視的課題,面對網路世界裡的龐大 資訊流,是否應納入篩選機制值得各方進一步審慎討論。


對於動新聞所引發的網路分級爭辯,長期關注媒改議題、「龜趣來嘻」部落格作者鄭國威表示,他贊成部分學者和政治人物所言,認為新聞應該都是普級的,「新聞產 製最大的目的在於讓消息可以有效地被傳播出去,其基本假設是以理性的方式傳播公眾需要知道的消息,這是比較傳統的新聞定義,現在很多人提出各自的新聞定 義,但如果我們認為新聞應該分級,如分為普級、輔導級、限制級或R級,那也代表我們允許新聞以煽色腥的方式呈現。」再者,鄭國威指出,不僅動新聞涉及是否 需分級的爭議,事實上,當前台灣媒體普遍有煽色腥的傾向,特別是在報導社會案件時,不時刊登屍體和裸體的照片,或是對於犯罪過程進行比較詳盡的描述。他認 為應該要抗議的是,「新聞漸漸變成一種娛樂的載體,而非真正的新聞。」

網路分級如何作? 明定分級方式、標準

鄭國威表示,網路分級事實上是一非常高難度的工作,「重點在於要用什麼方式分級、標 準又是如何訂定」。以中國政府原訂於今年7月1日強制安裝於中國境內生產銷售之個人電腦上的「綠壩」軟件為例,中國當局聲稱此軟件可打擊網路低俗,重整道 德風氣,以保護未成年的電腦使用者,避免觸及色情等有害內容。此一措施後來在網民的抗議下被迫取消,「因為不僅情色、暴力的訊息會遭到過濾,包括一些政治 敏感的消息也會一併過濾掉,且其過濾標準是很不透明的。」

鄭國威認為,由於網路無國界,因此要真正落實網路分級是不可能的。一般施行網路分級 有兩種方式,一是要求網站本身自行分級,限制未滿18歲的使用者登入;然這屬於自律的行為,並無強制力。另一個方式則是配合過濾軟體對於網路內容進行審 核,例如所謂的「家長控制軟體」(Crawler Parental Control),家長可設定孩童的使用帳號,限制他們讀取某些網站;不過這些軟體通常都只能在特定系統上運作,且大部分家長的電腦能力都比孩子低落,因 此執行上有其困難。

保護兒少立意良善 但不可危害言論自由

儘管網路分級在具體的操作上有其難度,但網路分級究竟是否有其必要性?鄭國威表示, 「我從過去的直接反對,到現在我的態度是轉為比較中立的。」早先,鄭國威持反對立場的原因在於,他認為網路分級是不可能確實執行的,只會造成政府挹注大筆 金額建制效用不彰的網路過濾軟體,徒然浪費納稅人的錢。更重要的是,網路分級的判斷標準假如無法公開透明的話,勢必會危害到言論自由與多元價值。

目前鄭國威仍然堅持前述反對網路分級的理由,但他也願意相信部分公民團體的訴求確實 是為了保護未成年的網路使用者,使之免於受到色情、暴力等不當訊息的侵擾。事實上,透過架設色情網站或暴力網站以從中牟利的人也確實存在,是故公民團體和 特定網站經營者兩造之間的角力勢必會長久存在。因此,鄭國威認為他無法再像過去那樣,以網路分級不可能施行為由,斷然否定網路分級的必要性。

另外,鄭國威也呼籲,儘管公民團體的出發點是良善的,但也往往因而賦予政府過多權力,高舉道德的旗幟施行不當措施,以網路分級為例,政府甚至可能因強力推廣某過濾軟體,引發圖利特定廠商之嫌。

延伸閱讀

1.財團法人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


這是我部落格一個新的系列文章主題,主要目的是:
1. 因為我碩士畢業以後已經沒在作傳播研究了,但是三不五時會有些想要了解的傳播現象,苦於自己沒能力沒時間去深入探討,所以就寫在部落格上記錄這些與我無緣的研究議題。
2. 或許會有人看了我的部落格之後覺得這可能是個研究方向,然後真的去做研究,這樣的話我就有免費而且想看的論文可以看了。
3. 或許也有人已經寫了類似的論文,只是我沒有讀到,那也希望看到我部落格的人可以通知我哪裡有這樣的論文可以讀。

---------------------------
研究主題:

部落客「商業化」後的部落格內容分析,以彎彎、女王、艾瑪為案例

研究目的:

部落格在台灣從早期的自我抒發、社群集結、品牌建立、到現在已經成熟的「知名部落客」商業模式,到底經歷了哪些變化?在部落客搖身一變成為藝人、暢銷作家、商品代言人...等過程中,部落客寫作的模式是否有變化?內容上,包括一般發文頻率、內容深度、內容豐富度、與網友互動程度、廣告文發文頻率等等、是否產生變化,又為什麼會有這些變化?

研究方法:
訪談、焦點團體、內容分析。

12/13 中區資訊展反中科、挺彰農

| No Comments
今天是一個月寫中科的最後一篇,本來應該寫得更詳細點,很遺憾,我今天心情很糟糕,而且今天又是本來期望可以心情很愉快的日子,所以心情就更糟了。我明年再補上內容吧,如果我心情好一點的話。

以下是這一個月來寫的所有文章:

簡單來說,就是友達跟卓伯源


友達,你媽叫你回家吃飯!


友達他媽的縣長卓伯源、行政院長、與友達的三角關係


[耗資四千億打造超友誼線上遊戲]友達光電 - Welcome to AUO Online


Say No to Acer and BenQ! 拒絕購買污染犯友達的共犯宏碁跟明碁


那些科學園區教我的事


卓伯源跟友達光電的重大建設!台灣人的歷史共業?


[Action]@AUO @卓伯源 Don't Trade Your Waste Water with My ________!


「外地人」可以為反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做什麼


「右派」該不該反中科四期?


水就是水,哪管是重金屬污水還是農田灌溉用水...那要是沒有水了呢?


澎湖人擋的下賭場,彰化人擋不住中科?


盜墓筆記第n卷:魂斷中科 第x章 l 金屬人


是要躲到哪裡去?


每年都在領國科會錢的大學教授們,敢不敢站出來抗議呢?


Facebook打敗了誰?


動新聞,看對手好欺負就動一下的新聞


[轉]貓都反中科了,你呢?


明年想做的十件事


[如果電話亭]如果友達在中科四期設的廠完全無廢水污染...


高科技為哪樁?


想與李家同跟洪蘭聊中科


[行動]1.抵制宏碁、2.縣長廢票!


正直跟善良會回來跟你抗議啊!卓大縣長!


杜拜與中科


可憐的卓伯源


馬英九說對了,是大環境出了問題沒錯


雖然一切攏是環境來造成,對你的幹情馬是沒變


離開台北。為甚麼?


「We are not sure that words can always save lives, but we know that silence can certainly kill.」


12/13! 咱們扯下這些傢伙的假面具!我也會去!


一起來吧!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時間12/13(日) 早上十點半
地點:台中資訊月-水湳機場展覽館
[抵制宏碁、友達排放廢水廢氣污染農田河川] 記者會

現場備有彰化優質農特產: 「二林蜜紅葡萄」 與 「芳苑優質鮮奶」 提供各位朋友現場試吃與募款活動。

請支持在地優良農產品,一起參與抵制宏碁、友達排放廢水污染農田河川的行動,給在地農漁民一個生存的希望。歡迎攜帶斗笠前往聲援!




這句話是MSF(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無疆界醫師組織)說的。

自從我寫部落格以來,很多人認為:
1. 我在狗吠火車。
2. 我別有居心。
3. 我吃飽沒事幹。
4.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啥。

其實我也不打算辯解甚麼,可能以上四者兼具也說不定。

不過我可以很坦誠地跟各位報告:寫部落格真的很棒,很多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這種樂趣。但不要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就阻止你自己在網路上寫出自己的看法,不要那麼擔心旁人的觀感、怕做錯事情、怕講錯話、怕惹到誰....就放開心胸去寫,把平常不敢說、不知跟誰說的話都透過部落格抒發出來,勇於去作各種實驗、各種批判,認識那些平常沒機會認識的人,交那些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很棒!

我覺得我是在網路上進行「壯遊」,成本又低、又不用擔心自己死在路上,多好。

把話說出來,總比悶著好。對自己來說是這樣,對社會來說也是這樣,不要把成敗都繫在自己身上,相信群眾智慧會趨向你所寄望的方向,然後作自己該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就好了。我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但是同時也不要等別人去作你想要做的事情....或許可以等一下啦,但是不要一直等,然後等著自己心煩,沒必要嘛~因為自己就可以作啦!一段時間過去看沒有人作,就自己搞吧!別等了。就算別人已經做了,但是做的不合你意,那也不用把全副精神都放在批評別人身上,反正成本不高,自己另起爐灶不是很愉快嗎?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啊!

中科寫了二十九天,我不知道改變了些甚麼,但是我很確定,如果我們都保持沉默,就甚麼都不會改變。

離開台北。為甚麼?

| 1 Comment

(影片跟內文無關,只是我正在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加上字幕)

再過幾天,我就要離開台北了。 離開台北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的目的是想多待在家人跟新家人身邊,而他們不在台北。在台中。

不過其實回到台中還是有距離問題:目前的折衷考量是租個房子在老婆家跟工作地點附近,但又能讓我或我爸媽搭個一趟公車就能到達彼此的地點,然後又不能太貴,這真的超級難的,因為我們兩家的中間是號稱台中的信義區,七期。

而既然目的地是台中,這個我從小出生長大的地方,我能不能多瞭解這個地方,然後替台中作點甚麼呢?

因為住在台北,很多朋友關心的議題發生在台北,很多媒體在台北,所以我更常參與台北的活動,台中的從來沒有過。

例如,台北市徐州路上的護老樹行動非常棒,當地社區、學生、還有環保團體聯合起來一起行動。我常在那附近跑來跑去(蒙藏會、數協、生態綠 ...)看著老樹要被砍掉也很心疼。永和公園的護樹行動也差不多。就更不用說松煙跟土城彈藥庫了。

但是上個月因為婚禮的關係常常回台中,路上看見好多修剪路樹跟翻修人行道的工程,跟砍樹幾乎沒差別,不是把樹枝截到光禿,就是嚴重破壞根部跟韌皮部,我肯定這些樹都會在幾個月內枯死,大規模的枯死。

但是當地沒有學生也沒有社區團體出來護老樹。

之前不是還有個更離譜的消息是台中市為了建立「樹木銀行」而先把原有的林木都砍掉,然後再從其他地方把樹移過去嗎?這則新聞只出現一天,就消失了。

又例如,中科。

為甚麼我關注中科的議題是因為住在台北的立報記者Chyng,辛勤去跑新聞揭弊然後發表在她的部落格上,讓我看見,然後我一個住在台北,工作是搞專案培訓蒙古環境公民記者的台中人才開始對這個議題有比較深入的瞭解?

而且要是沒有Chyng呢?沒有環境報導的獨立記者朱淑娟呢?其他媒體都不報導耶!根本連地方記者都裁光了!

我很肯定我就根本不會有任何行動,因為我甚麼都不知道。

以前的教育讓台灣的學生讀書背中國的山川省縣背得比台灣熟百倍,很多人都批評,但是我現在明明就有能力去更瞭解我自己的生長環境,卻沒有去作。

Heretic是一個我這一年來才發現的超讚部落格,他的每一篇文章我都絕對認真閱讀,因為這幾乎是我在台北唯一能跟台中連結的管道。而且透過閱讀他的部落格,我才知道我對台中的認識根本跟外國人一樣少。

當然,我也訂閱了超級懂台中的英語部落客Michael Turton的The View From Taiwan,跟他相比,我對台中的認識程度就更像是外星人了(前提是這外星人沒有在地球長期蹲點)。

所以我想回台中作點事情。即使是一點小事情也好。


環境影響評估:一群人聚在一起用很短的時間決定如果特定地區的特定人類幹出X這種事,會如何影響環境,然後決定要不要幹X。

「大環境」影響評估:「大環境」作為絕對的、直接的、無所不在的不可抗力,影響所有人類做的所有評估。
-----------------------------------------------
環境資訊中心:台灣一群很拼的人做的很讚的環境資訊網站。

「大環境」資訊中心:大環境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台灣歷代執政者一向為其代言。
-----------------------------------------------
環境保護聯盟:一群希望維護自然環境免受過度人為破壞的人組成的窮苦團體。

「大環境」保護聯盟:台灣所有政客組成,為了避免「大環境」這個永恆的藉口被揭穿而拚死保護「大環境」的超級緊密集團。
-----------------------------------------------
彰化環境保護聯盟:關心彰化自然環境的人組成的苦勞團體。

彰化「大環境」保護聯盟:別稱彰化縣政府。
-----------------------------------------------
環境保護署:一個台灣的官署,聽令於「大環境」指揮。

「大環境」保護署:別稱為總統府。
-----------------------------------------------
環境賀爾蒙:例如戴奧辛或那些會讓人體以為是賀爾蒙而影響身體機能的化學物質。

「大環境」賀爾蒙:會讓人不斷想喊出「因為大環境影響,所以...」的賀爾蒙。
-----------------------------------------------
環境教育:教你如何與所處的環境和諧共處,認識環境議題,鼓勵親自保護環境。

「大環境」教育:大環境一直教育我們所有人。
-----------------------------------------------

造句:
因為大環境的影響,所以台東大鳥部落的人還住在帳篷裡面,沒有禦寒衣物,冷的要死,如果你有多餘的衣物可以送給他們的話,請寄到:


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活動中心 大鳥自救會 張琇櫻 小姐收 

聯絡電話:0928014394

自救會電話:089790119
前幾天接受了現在在中央社工作的學妹的訪問,學妹很正,所以整個訪談是愉快的(XD)。至於甚麼時候訪問內容會刊登出來,或用甚麼形式(專題、人物、引用)發佈,我並沒有過問。

剛剛才看見這則新聞裡頭有我的名字,基本上裡頭的話我的確說過,不過我的結論其實跟「微網誌非玩不可 隱私不可不慎」這個編輯下的標不太一致。

如果我印象沒記錯的話,當時的問答是這樣:

問:「那你覺得現在很多年輕人在網路上發生很多隱私暴露在公眾之前的問題跟案例,那你有甚麼看法嗎?」

我當時是這樣說的:「嗯....其實我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中間省略),簡單來說,人年輕的時候本來就會幹愚蠢的事情,只是以前的人沒有網路生活,所以沒辦法在網路上幹出愚蠢的事情罷了,所以就吃一次虧學一次乖吧~而且現在人也比較習慣在公眾之前表露更多隱私,所以我覺得這不是甚麼太嚴重的事情。」

我記得學妹也問我說那我怎麼好像都不太擔心隱私的問題而在網路上如此公開呢?很簡單啊,因為我私生活太乏味啦!住在台北不算短,活到28歲都結婚了,還沒有上過夜店,這種人的私生活想暴露都沒得暴露啊!

當然,隱私還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大力推薦很有想法卻擔心旁人觀感的學妹去匿名開個部落格來寫時論。

如果你也對特定議題有想法不吐不快,想透過網路匿名發抒的話,請參考全球之聲的匿名寫部落格指南

基本上中央社這一系列跟微網誌還有部落格有關的報導是跟青輔會「合作的」,然後據說在12/18號還會辦一場論壇來專門討論微網誌。據說我也很不知羞恥地有受邀參加。我是很想建議主辦單位,既然要討論微網誌,是不是就先訂個hashtag給大家知道,然後現場直接放兩個大螢幕秀出線上的討論呢?順便接受來自噗浪跟推特的網友提問跟回應也不錯,考慮一下吧。

更新:因為某些我不知道的原因所以活動改期到12/15了,我就沒辦法參加這場論壇了。

馬英九說對了,是大環境出了問題沒錯

| 3 Comments


Aviary twitter-com Picture 1.png 所以很簡單,要有更多人知道為什麼要罵這些個政客,並且我們要罵到有更多人跟我們一起罵。 一擊必殺的絕招沒殺成...就再使一次吧!

可憐的卓伯源

| No Comments
可憐的卓伯源,你連任了。

可憐的卓伯源,你連任了,但你一意孤行的中科四期二林基地將會讓你未來四年如坐針氈。

我想不到任何中科四期應該興建的理由,也看不到中科四期如果興建會成功的可能性。

友達進駐中科四期越來越只像是卓伯源的一廂情願,或許卓伯源自己也心知肚明。

選舉選完了,謊言也該暫時停止。

我只擔心卓伯源會開始「修理」相思寮自救會的老先生老太太,用各種方式。參與或是關注過樂生的人應該很清楚這種政客對於阻擋開發者的慣用手段。

可憐的卓伯源。


現在投票不回家 以後買機票也回不了家

| No Comments
不讓馮正虎回國是中國人的恥辱!

回家投票吧!

杜拜與中科

| 1 Comment
Aviary plurk-com Picture 1.png

杜拜最近好像炸掉了,跟銀行借貸的錢還不出來,只好請求延展借貸期。許多的移工就跟當初來的時候一樣,空手而來,空手而歸。

事實上,只要你是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 Online)的讀者,你應該很早就發現杜拜榮景已經結束這件事:

巴林、阿曼:移徙工人的生活


全球失業與移民返國現象


南亞移工返鄉潮

當初承諾會帶來多少工作機會,如今就會讓多少無依無靠的移工流離失所。就那麼簡單。

先不說中科四期二林基地好了,我家那裡的中科一期當初也聲稱會帶來多少工作機會,然後頓時一大堆建商卯起來蓋房子,整個房價被炒高。

但是根本就沒有人買,加上綠地變少,交通更擁擠,空氣變差,原本的向外看出去還有一點視野,如今只剩高樓跟高樓間的縫隙。

卓伯源花了不知道多少錢買媒體搞置入,每則都不忘提到二林中科基地將要帶進30000以上的工作機會,真是了不起。

先把即將因為中科四期進駐造成的污染而消失的十萬工作機會放在一邊不算好了,這三萬個工作機會到底是誰的工作機會?

過去台塑六輕對雲林麥寮居民的承諾,實踐了多少,大家可以自己看看

除了以回饋機制爭取民眾支持之外,台塑也曾對民眾提出未來發展的願景報告,包括增加地方就業機會、工業區帶動觀光產業、加速新市鎮開發等。實地走訪麥寮與 台西地區,民眾卻似乎沒有看到當初的願景,對他們來說,六輕建廠後並沒有因此提高就業率,其根本問題在於六輕的正職員工裡大部分是從原本高雄五輕直接轉任 過來,而其他正職員工的職缺則需要一定的知識技能,那些剩下的工作機會則是清潔工、水泥工等較為基層的勞動臨時工,除了須與外勞搶工作外,對當地居民來 說,這類工作並無實質提升就業機會。

如果中科這些廠商並沒有真的開放出工作機會給台灣勞工,或是都只是一些清潔工、臨時工之類的工作的話,彰化縣政府能對他們怎樣嗎?

當然不行,也不會,這是一個就算破了也沒關係的謊言。不,這種不叫做謊言,叫做選舉語言,其實也沒有人真的當一回事,只是拿來協助自己矇著良心投票的安慰劑。

這三萬個工作機會又能維持多久呢?杜拜維持了六年,友達六年後也會繼續像病毒一樣自我淘汰二林廠,尋找下一個更大更便宜更多勞工可剝削的地方或國家....或是直接在下一次的金融海嘯中被淘汰。

到時候彰化人還要作甚麼工作?一定得工作啊,不然沒有錢買水啊!你以為到時候水龍頭打開還會有水流出來嗎?就算流出來,你敢喝嗎?

現在殺機取卵,接下來就是飲鳩止渴。

最後順便廣告一下:

還沒休假--2009移工大遊行





[行動]1.抵制宏碁、2.縣長廢票!

| No Comments
行動1:
環團有嘴說到沒口水,呼籲宏碁懸崖勒馬!


環團重申,吃台灣奶水長大的宏碁企業集團,應當善待台灣環境、善待農漁民,並即刻回應以下訴求:

一、為與環保團體建立互信的溝通模式,宏碁應具體逐項回應去年環保團體即以嚴正提出的訴求。

三大問題:

  1. 供應鏈廠商還要污染台灣環境多久?
  2. 符合環保法規就等於零污染?還要掰多久?
  3. 比照惠普公開供應鏈資訊,還要拖多久?

五項提醒:

  1. 供應鏈惹禍,品牌廠責無旁貸;停止下單給製造污染的供應商;
  2. 負起稽查責任,確保供應商不毒害在地環境;
  3. 超越惠普資訊公開,公佈供應鏈完整名單;
  4. 合法不等於CSR,與在地團體共同催生更好的環境法規、施行細則與執法標準;
  5. 停止企業漂綠,做真正的綠色企業。

二、我們認為,宏碁做為台灣、乃至全球電腦品牌的龍頭,對於國家法規制度面的催生與健全化,亦有責無旁貸的責任。下述法規進程的推動,宏碁應與在地團體共同努力。

  1. 健全環評及公共參與機制,落實政策環評、行政聽證
  2. 修正政府資訊公開法,新增企業污染資訊揭露專章並建立污染地圖
  3. 修正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以落實新興化學物質用量登記與風險評估制度
  4. 針對高科技業生產製造的特性,訂定廢水、空污及廢棄物管制標準,推動污染物減量
  5. 制定環境損害責任法,促使污染者肩負無害舉證責任,並推動環境強制責任險制度

三、針對上述訴求,宏碁應提出過去一年來已採取之因應作為(例如,與供應商之間溝通之基本成果、落實資訊公開與EICC規範、催生環境制度面改善之具體作法等),以及未來落實相關計畫之時程。

宏碁、友達狼狽為奸

宏碁重要的面板供應商-友達,連續兩年受邀報告CSR,但在中部科學園區第三、四期的開發案中,友達作為最大的進駐廠商,與當地農民搶水搶地,並以 商業機密為由,拒絕揭露製程中使用的化合物,讓地方居民承受不明之毒害風險。其可能排放到濁水溪或舊濁水溪的廢水,更可能污染全國百分之六十的蔬果供應, 以及西南沿岸之酪農業與水產養殖業。位於桃園龍潭的友達廠早已惡名在外,其廢水長年排放到甲級水體霄裡溪,污染沿岸居民之飲用水與灌溉用水。

宏碁與友達高層系出同門,不但是友達的大買家,而且透過佳世達(前明碁)間接持股友達,是為大股東,卻視而不見其營運對於台灣社會的負面影響,也拒絕正視自己對於台灣環境保護、維護社會正義的影響力,只一味高談闊論管不著台灣的漂綠式CSR。

-------------------------------------------------------------------

行動2:

廢票救彰化/ email給候選人-呼籲重視環境問題


請大家email/致電給彰化縣長候選人,請他們重視環境問題,撤銷高污染、高耗能的中科四期與八輕國光石化,推動低碳社區,發展永續觀光農漁村。

------------------------------------------------------------------------
翁金珠辦公室 ly10632e@ly.gov.tw

翁金珠辦公室主任 張烽益 ly10632d@ly.gov.tw

翁金珠留言版 http://blog.yam.com/msg/greencoolbee

卓伯源留言版 http://blog.udn.com/guestbook/post.jsp?uid=PoYuanBlog

卓伯源 新聞聯絡人:卓仕文 0953-752046 04-7514003
-------------------------------------------------------------------------
請邀請你的彰化朋友參與此活動,感激不盡!
-------------------------------------------------------------------------

想與李家同跟洪蘭聊中科

| 5 Comments
沒讀過他們兩位寫的書,沒上過他們兩位的課,也沒在任何場合接觸過他們,只是近幾年常常看見他們在媒體上發表的議論,媒體對他們言論的報導,跟隨之而來許多網友的「反駁」,所以我很自然地也把他們兩位貼上「傳統」、「保守」、「討好主流」、「自我感覺良好」、「趕不上時代」、「老古板」、「不懂年輕人也不想懂,只會強加自己的價值」等等的標籤。雖然不像許多大德曾經花時間為文針對他們兩位言論中的謬誤跟落伍加以指出,卻也抱持著同樣的看法。

老實說,在網路上討論話題的時候,我很容易自己為自己是站在比較前進的位置,然後從後照鏡嘲笑這些只能緊抓主流媒體,並在上頭「大發厥詞」的老傢伙。不過愚笨如我,偶爾也會反思一下:「會不會我是在附合網路上的主流看法呢?」,「會不會我是在迎合另一個場域的主流價值呢?」

當然,站在那個場域的主流價值也不是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我想要知道的是,我自己真的信任這些價值嗎?還是我只是在假裝成進步青年?或是用更具象化也更誇張一點的說法:我是不是其實是在學習當個小紅衛兵?在群眾壓力之下自以為在破四舊,打垮黑五類,其實在批鬥自己家裡頭的父母長輩?

先打斷一下,我這篇文章主要都是在反省自己,我也毫不覺得我看過得任何一篇文章有像是紅衛兵的行徑,所以請不要誤會了。

繼續。

我覺得,李家同教授跟洪蘭教授近來因為他們的言論所間歇性引發的一些爭議,來源可以先分成幾種:
1. 接受媒體訪談或是在某個場合的發言被媒體紀錄後傳播出來。
2. 主動投書媒體。
3. 言行不一,或是過去的言論跟新的言論產生矛盾。

先從1開始講起。作為一個媒體批評部落客,我發現我在閱讀李家同跟洪蘭等類似人物的媒體報導時,會喪失警覺性,也就是我原本對於媒體的不信任,會被我對於這兩位的批鬥心蓋過,所以選擇快速地去相信主流媒體對這兩個人言論的呈現方式。

我並不是說李家同跟洪蘭兩個人的言論都被扭曲了,或我都誤會他們了,而是的確可能有其發言脈絡受限於媒體管道的「頻寬」限制才變成爭議。而我認為比例不少,甚至我感覺有些案例其實是媒體刻意把靶畫在他們身上,讓網友來批。

當然,還有第2種,那就是李家同跟洪蘭主動投書或受邀發表的情況。在這種情況,我更可以假設他們兩人的言論沒有受到任何扭曲,也沒有脈絡上的問題,而是他們的真實意見。他們部份的真實意見在我來看,的確存在「保守」、「強加價值」、「趕不上時代」 ....等等我之前提過的,也就是包括我在內的許多網友替他們貼上的標籤。我認為按照一部分他們的發言來如此評斷,我問心無愧。

3則是言行不一或是前言不對後語的問題,這大概也沒有甚麼好辯解的。所以我想網路上眾人的評斷應該也沒有過份之處。但是人本來就是會變的,個性會變、遭遇會變、環境會變,我知道我也一直在變。

但是,反而因為作過以上簡單的反思之後,我突然發現,這樣的人、這樣的言論、這樣的價值觀,我一點都不陌生啊:不就是外省眷村裡頭,最疼我的那些叔叔伯伯奶奶嬸嬸嗎?而他們的頑固不就是我認為他們最可愛的地方嗎?

李家同跟洪蘭有保守的權力(當然,他們不見得為認為自己是保守的),我也有批評他們的權力,我批評他們可能是因為我想要提供另一種思考方向、另一個看事情的角度、或是很單純地只是想藉由批評他們而獲得關注,不管動機為何,都沒有甚麼不對。

但是就以最近幾個例子來說好了,

1. 李家同的雲端說
2. 洪蘭的台大學生上課吃雞腿說
3. 李家同的微網誌只是聊天無意義說
4. 洪蘭的醫學生竟不知史懷哲哪國人說

李家同的雲端說可能稍嫌誤人子弟,但微網誌無意義說不過只是重複他先前部落格無意義說的2.0版本,這樣來看還算是一以貫之。對部落格或社交網絡沒興趣因而不瞭解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事實上真的瞭解的人也不多吧。而老人家被媒體問總是得給個說法,說他是挑釁網路族群就有點過頭了。

至於洪蘭的上課吃雞腿說跟不知史懷哲說,我完全不知道有甚麼問題在。我當學生在上課的時候也吃便當、嗑雞腿、上網、看漫畫、聽音樂,甚至乾脆就請人代點名,跑去打撞球跟打籃球,但是我當老師的時候也要求學生上課不要作這些事情,而且如果有學生做了這些事情而影響上課秩序或我的心情,我一樣會發火。這不就是亙古長存的正常狀態嗎?多個學生對一個授課者,雙方之間的角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學生該有哪些常識,該不該知道史懷哲是誰,這跟事件當時發生的脈絡有關,如果我只是看報導中的呈現,很容易從脈絡中抽離,覺得洪蘭小題大作,但是如果是我問我的學生他的模範是誰,然後一個態度屌兒啷鐺的學生隨便掰個人名回答我,然後又屌兒啷鐺的回答我說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故事是甚麼,我也會生氣的。

寫了這許多,我也沒有個定論。但是我在推特上看見有幾位的評論我非常喜歡,發推者是哪位我現在忘了,但大意是他不擔心現在的學生品質跟上課態度如何,他更擔憂學生是否關注社會議題,能否實踐所學。

而我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問問李、洪兩位科學家,您們對於台灣科技業污染環境的看法是啥麼?你們知道中科的爭議嗎?你們如果不知道,那是都沒在關心台灣的科技業嗎,李教授?也不關心台灣人的健康嗎,洪教授?如果知道,那為何視若無睹呢?為何從不用你們的大眾影響力去關注這些極為迫切的問題呢?

真的,希望我有這個機會。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December 2009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November 2009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anuary 2010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