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10 Archives

只要夠冷血,一切都對了

| 53 Comments
我真的不知道朱學恆自以為是的正義感跟對媒體的盲從要繼續傷害多少人。

朱學恆這篇文章用消費廖姓少年的方式再次發揮或展現了他「素來不懼威權」、「挑戰社會秩序」、「勇於替小人物發聲」的「宅譽」。挑戰陳凱倫、壓下慈濟、力挫紈褲子弟陳銳!?真讚!?真敢言?

媒體就是要營造這種「陳凱倫是溺愛、包庇兒子的假道學父親」論述,然後把一切校園黑幫的議題娛樂化、個案化、瑣碎化啊!!!!朱學恆你以為自己挑戰了權威嗎?你根本是是在替權威作嫁、當媒體權威的奴隸啊!!

媒體沒去過度報導廖姓少年,這已經該謝天謝地了,沒讓他的家人被騷擾、讓社福團體有空檔去介入處理,你還拿他出來當靶?你知不知道你這一寫很可能就會又有嗜血的媒體去追廖姓少年啊!你這是保護他嗎!?根本就是消費他,拿他來成就你朱宅神跟陳凱倫一樣重視的社會形象!

媒體把焦點全部放在陳銳身上,拿陳凱倫的社會形象出來大做文章,就是為了刺激你這種人的眼球,引發M型社會下的矛盾,這種「打擊假道學」的劇本從古至今上演何止千萬遍,你朱學恆難道完全沒看出來嗎?

你要拿李家同、洪蘭、還是慈濟當靶,都無所謂,他們有能力跟你鬥,你拿廖姓少年出來是幹甚麼?他被媒體騷擾,你要去保護他嗎?你要去保證他的姓名不會被公佈,未來不會被社會烙印上標籤嗎?

陳銳跟陳凱倫又怎麼變成你發洩正義感的工具了呢?陳凱倫今天要是大義凜然,說這孩子犯錯就是該關,然後完全不去看守所探視,就符了你的意嗎?這是矯情!你要的是這種矯情?

一個在演藝圈打滾那麼多年的父親,不顧一切,明知自己這麼作會落入媒體預設的陷阱,還是動用一切人脈去救自己的孩子,就算比不上去救艾斯的白鬍子,也犯不上你用這種煽動式的酸葡萄心態去寫這篇文章。

那些口頭上說要給陳銳機會進演藝圈的人,跟朱學恆是一模一樣的心態。今天陳銳的問題完全不是個案,廖姓少年也不是。

下面請見有話好說關於校園黑幫議題的整理跟討論,這才是最重要的,上面我所說的,如果有人覺得不爽,就請去找朱宅神取暖吧。


貓熊與錢

| 1 Comment
1. 中國宣佈要送貓熊來台灣的時候,爭議很多。
2. 其中一個爭議點是「貓熊排擠木柵動物園其他動物可以分到的經費」。
3. 記得當初還說成是「M型動物園」。
4. 然後現在報導開始質疑貓熊來台一年帶來的「收益」。
5. 「收益」?
6. 貓熊的收益?
7. 因為一整年下來發現來看貓熊的人帶來的收益跟觀看貓熊的人次其實比企鵝或無尾熊都低,所以要開始酸貓熊?要刪減貓熊館的經費?
8. 這是他馬的甚麼詭異心態!甚麼王八蛋邏輯?
9. 是怎樣?要貓熊少吃一點?
10. 如果原先的經費分佈有問題,請就事論事,去檢討、去調整。
11. 但是如果是要用「效益」來評估「待遇」,那台灣還需要甚麼動物園?拆掉蓋科學園區啊!
12. 糟糕,我看上面這句話過不久就要實現了。
13. 檢討動物園是不是應該存在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少女時代的背後

| 2 Comments

....是韓國總統李明博上任之後對於另類媒體以及公共媒體的制度化打壓、言論箝制與單一化、以及經營權管控。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佩服韓國這些年來的文化傳媒能量,認同韓國人的努力,不希望韓國跟台灣一樣墮落,請一起加入連署要求韓國電影協會和文化、運動與觀光部立即檢討「解散MediaAct」的決定,讓韓國媒體留下這一股強大、清醒,又明智的聲音跟推力。

以下是連署信的翻譯(來自inmediahk):

我們一同關心南韓目前受壓迫的民主處境,特別是目前攻擊Mediact的舉措,南韓的第一個公共媒體中心,自其成立以來,長期耕耘使得南韓在國際媒體社群中,溝通權利與民主、傳媒素養、智慧財產權與公益媒體議題上,能占有一席之地。

自從2002年以來,Mediact承接一份契約,用以支持獨立電影與映像工作者群、媒體政策之發展、終身媒體教育以及媒體公共性。七年以來,它透過尋求科技與媒體交界可能,並疊以南韓政治民主化過程的重要目標,開創了一個公共媒體界足以蓬勃生根的空間,提供重要基石作用。

Mediact的設備是透過韓國電影協會(Korean Film Council,KOFIC)所支援的。韓國電影協會過去被視為獨立自主的角色,由中央政府預算提供運作資金,角色與任務是為了厚植韓國電影在國內外的潛力,並支援獨立的媒體運動者組織--韓國獨立媒體與映像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Korean Independent Film & Video, KIFV)。最近新上任的韓國電影協會主席的最近決定--讓Mediact就地解體、全體職員在二月一日起自動強迫辭職生效,我們對於這一連串突發警訊高度關注。

我們作為國際社群的一份子、看待這份25日才唐突宣步即將發生在Mediact的一連串事件,我們必須鄭重指出Mediact在媒體政策、媒體教育、傳媒製作與溝通領域上的前瞻性角色。我們,以下這些連署人,要求李明博政府正視其對受迫的韓國民主應負起的責任,重新導正其作為「政府」應有的角色,尊重人民主權 以及南韓在國際媒體界耕耘許久的領航資產。我們要求韓國電影協會和文化、運動與觀光部立即改變其決定。

中央社刊出這麼一則關於巴西農民砍伐森林的新聞,讀完總覺得太單薄。通常遇到這種時候,看看全球之聲是否有相關文章是個很好的方式,每每可以從中挖掘出很多不一樣的聲音。

所以,請參考全球之聲的相關報導:

巴西:亞馬遜土地改革或森林浩劫?


巴西:國家公園遭惡火威脅


巴西:森林砍伐與選舉掛勾?


巴西:原住民土地紛爭可能引發內戰


巴西: 新官上任能解決亞馬遜的問題嗎?

本文由2010春季卯上主流營隊第一小隊(劉恬伶、李長儒、謝珊珊、潘沄莃、蔡靖薰、吳佳穎、周以欣)合作報導。

-----------------------------------------------------------------------

「50元皮帶買回家打老公~」星期天的中山北路上的騎樓下,一名中年台灣小販調侃似的對移工吆喝著。路過的行人紛紛發出訕笑聲,移工茹絲的臉上卻流露出一陣錯愕和不悅。對於離鄉背井的移工朋友,這種玩笑總是造成不舒服、被輕視的感覺,但也無可奈何。這裡是市區內的小菲律賓區,每到周末常會有許多的移工在此聚集,區內也有不少專賣菲律賓商品的商店、餐廳,充滿異國風情。來到這裡,我們就宛如置身於菲律賓。

    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 茹絲也是一名來自菲律賓的移工朋友,從事家庭服務。八年前她投出台灣的工作申請獲准,從此離鄉背井,成為菲律賓官員口中的「國家英雄」。有兩個小孩要扶養的她,在四年前遭受婚變,「我很多朋友都這樣」她眼眶泛紅地說,「以前我也一直哭,很難過阿,距離這麼遠...,可是這就是人生吧!」她無奈的笑了笑。

    而談到工作上,她說道,她很幸運遇到好的雇主。「但是我很多朋友的老板就沒有這麼好了。」在台灣,許多移工的處境是很艱困的:他們沒有、或是很少休假,但是星期天的禱告,對信奉天主教的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而且不斷的工作,「就算是機器人也會累呀!」移工來台灣時要扣掉很多「服務費」,而且依照台灣現行法律的規定,移工每三年必須回國後才能再度來台,導致他們為了繼續在台灣工作,需要往返兩國,不斷奔波可能一個月。

    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 傍晚時分坐在聖多福教堂禱告的瑪莉安,負責照顧雇主的母親,一個月才休假一次,「可是沒辦法呀,阿嬤有高血壓、心臟病,我不可以離開她。」今天她也是要打理好雇主一家的晚餐才能出門。平時照顧阿嬤也因為語言不通,產生溝通上的障礙,需要靠雇主的解釋才能理解,「可是老板常常不在家。」這是許多台灣移工的共同處境。

    移工遭遇了許多困境,而外人又是如何看待他們的處境?一名搬來台灣25年的菲律賓華裔老師和這群移工朋友同屬一個教會,在移工遭遇工作上不平等待遇時,也會予以安慰,可是他覺得:「移工來台灣工作都有賺錢,所以受一點苦也沒有甚麼好抱怨的。」

    走在中山北路上的兩名男子,說:「這些外籍勞工只要安安份份工作就好。我身邊有很多親戚朋友雇用外勞,這些人不但做事隨便,有時還會偷東西呢!」一對周末帶著小孩出遊的夫婦,則認為移工所受的待遇應該不錯,「他們用的東西比我們還好吧!」

    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每年都會舉辦倡導移工訴求的遊行活動。他們認為,移工應該享有適當的休假時數;設立政府與政府間的仲介機構,以改善目前私人重借機構資訊不透明、溢收服務費的缺點;以及通過保障從事家庭服務移工的法律;取消在台工作到一定年數必須返回母國再回台的規定等。他們期待政府對此能有所回應。

公共電視的爭議,我來隨便講講好了

| 6 Comments
1. 馬政府想不想控制公共電視?想的,就跟民進黨執政時一樣想。

2. 公共電視董事會跟總經理是否作的不好?這個要看用那些指標來看,就收視率來說,可能是變好了,但是就員工評鑑來說,是非常低分的不及格(可見最近公布的員工評鑑報告)。

3. 所以立委要介入公視經營有了正當的藉口,要換掉經營層需要透過增加董事員額,但是手段粗糙,審查新董事的委員公信力不足(很多都是立委)。

4. 但是新聘的董事也不是傻子,當然也知道這裡頭有政治力的影響,只是也希望透過這個機會反過來改革公視,同時從此隔絕政治力隨意進入。

5. 但是一開始董事產生過程的粗糙影響了新董事們的資格跟公信力,而新董事也太輕視現任董事長可能的反制,缺乏政治手段。出征之前沒有名正言順的檄文,而是直接單挑硬幹,即使原始目的是好的,也會造成紛爭。

6. 新董事要換董事長卻不給現任董事長下臺階,因此現任董事長的反制方式也是完全不給新董事下臺階的方式:假處分封口。

7. 新聞局是主管機關,平時若董事會沒有問題,當然可以也應該不多加干預其運作,但如今紛爭不斷卻還是坐壁上觀,就反而有點故意放水讓兩方相爭,只等著屍橫遍 野的意味了。

8. 很多公視員工發出了意見,當然很好。但是那麼多的聲音其實也代表原先的董事會跟新任的董事跟公視員工之間的溝通都很不足夠。

9. 其實只要新舊董事能好好坐下來談,問題應該會很快解決。

10. 我的結論是:幼稚的大人。建議觀眾從今天起拒看公視,拒絕捐款給公視,直到大人停止幼稚。建議公視員工集體罷工,直到大人停止幼稚。

11. 以上對公視紛爭評論只代表我個人的立場。
作者:謝曉陽、朱一心
來源:亞洲週刊

香港一群「八十後」年輕人,利用facebook、twitter等互聯網社群,組織反高鐵等社會運動,以「這是我的城市,我要參與它的規劃和決策」為訴求,反對地產主義,反對中環價值所壟斷的發展模式。它有別於七十年代的社運,超越意識形態,重視環保和落實到一般市民的利益,但也面對主流民意不認同和被政治否決的痛苦命運。社運的過程,在這城市留下了重要的烙印。

這是誰的城市?七十年代中,香港作家西西以文學手法在《我城》中發出了這個拷問。然而,回到現實,關心城市的社會運動,卻要等到今天才蓬勃茁壯。數十年來,香港的社運歷經高潮低潮,七十年代的社運,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參與中文運動、保衛釣魚台;八十年代的社運,爭取居民權益,為弱勢社群吶喊;在九十年代和二千年後十年,相對低潮,沉寂多年。今天,一群「八十後」(八十年代出生)年輕人超越意識形態,喊出:「這是我的城市,我要參與它的規劃和決策。」日前被警方以「襲警」罪名拘捕的遊行參與者陳巧文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也說道:「這個社會太多不公義的事,像建高鐵,小市民基本上得不到好處,是圖利了大財團、大地產商。」

反高鐵的深層意識是反對香港的地產主義和中環價值,拒絕再讓地產集團壟斷和主宰這城市的發展,也不再讓「中環價值」只計算GDP和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成為城市發展的唯一標準。陳巧文和部分同齡人一樣,關心城市,關心地球,對於過度開發、「不公義的經濟發展」嗤之以鼻。「零三年從英國回來後,我就發現這城市有很多問題,比如地產商壟斷樓市,一般平民可能熬一輩子都買不到一層樓。這是不公義的自由經濟。」幾年來,在大大小小抗議示威中,都可看到陳巧文的身影。

不過這場社運也面對主流民意不認同的痛苦和被政治否決的命運。香港高鐵興建也勢在必行,但社運的過程也許比目標還重要。它使香港人重新思考當前生存狀態,也使港府當局重新釐定與民眾溝通的方式與策略。

這次社運採用了許多新的動員方式,除了突破過往集隊叫口號等儀式外,這次最大的兩個突破,是非常規聯盟,以及突破互聯網單向發動。這次,動員方式主要由許多小圈子及個人發動,他們從身邊的人際關係凝聚力量。在互聯網方面,這次再不是傳統由上而下,由一個主體送出電郵或facebook邀請,大家聽命出發;這次,是多方向網絡交織互動的發動,包括利用facebook和twitter等微博客。香港互聯網協會會長兼時事評論員莫乃光及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講師葉蔭聰均指出,互聯網只是輔助及帶動效用,最重要仍然是現實裏有許多個人及小圈子關心這件事,他們機動而全情投入,創意多變,凝聚力量推動這場運動。

從二零零六年開始,保衛喜帖街、天星碼頭、皇后碼頭、鳳園等社會運動此起彼落,大部分媒體和政府都形容這是保育運動,也有人指這是一場集體的回憶,這些,都是誤讀。引用法國社會學家Henri Lefebvre的論說,這是一場Right to the City,對城市行使權利的運動,而這一輪新社會運動的指向,是捆綁香港三十多年的地產主義,以及和這套主義共生共長的中環價值。多年來一直是這場城市運動中堅分子的朱凱迪坦言:「我們就是希望透過這次反高鐵,去揭示今天香港的政治體制,是在鞏固一群人的利益,同時又增加他們的政治權力。這裏頭,地產商及圍繞著這個行業的其他財團,都扮演很重要角色。」

今天的社會運動,早已在三十年前埋下伏筆,並由二十一世紀高速的網絡動員去譜寫。一九七八年,中國開放改革,香港工業北移,殖民政府推出高地價政策,房地產業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華人富豪,中環價值開始從港島滲透至城市每一個角落......,三十年來,港人把自己捆綁在高樓價的牢籠裏,也服膺於「發展是硬道理」的價值,或營營役役,早出晚歸,或炒樓炒股,當中有人買車買樓,也有人仍然住在十數呎的籠屋。八零年代迄今,房地產及相關行業貢獻了香港GDP的四分之一,但伴隨著這些GDP成長而受傷害的,是城市的弱者和城市的歷史及記憶。文化評論人馬國明說:「今天主要由年輕人動員起來的社運,教懂了我們這些四、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很多東西。他們不再做順民,他們關心城市空間,要參與城市的規劃,也希望讓社會『追認錯失的歷史』(班雅明語,意指港人當年忽略了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和皇后像廣場所形成的空間,是港人反殖民空間的歷史)。」

如同「八十後青年反高鐵」的陳景輝在電台節目《香港家書》中所言:「我們爭取的不是經濟改善,亦不是報紙訪問我時所說的民生,亦不是傳統的普選問題這樣簡單,而是要回歸城市空間政治。可能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陌生的觀念,但對我們這一代來說,這是一個清楚的訴求。」

十二月十八日、一月八日,反高鐵大聯盟發動了兩次包圍立法會行動,運動組織者透過苦行、互聯網、媒體輿論,吸引大批市民支援。反高鐵運動始於新界石崗菜園村,當地居民主要務農為生,政府卻希望廣深港高鐵香港路段的維修廠設在那裏,要求村民搬遷,部分村民同意賠款遷出,部分人卻強調「不遷不拆」,他們結合社運力量,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反高鐵風暴,連九十後的中學生也受感動。

一月八日下午,還在念中學、九一年出生的鄧詠珊一下課就來到立法會前參加反高鐵行動,問她為什麼來?她指著環繞四周的高樓大廈說:「我不希望香港每一個地方都像中環這樣,都是石屎(水泥)森林,很少樹木。這座城市需要樹木,我們的大氣層已經暖化,繼續再這樣大建築,地球很快就完了。」她之前去過多次菜園村,對村民能保持簡樸生活非常感動。

菜園村的故事,讓人想起最近全球熱放的電影《阿凡達》。片裏的地球人,為了搶奪潘朵拉星球的稀有資源,軟硬兼施,均告失敗。地球人很不明白,在太空艙內怒吼:「為什麼我們幫他們建公路,蓋學校,他們還不滿意?」影片傳出「捍衛家園,保護土地」的訊息,正是當前全球城市運動中最重要的議題。反高鐵團體抓住《阿凡達》的時代意義,一名「有心人」出資數萬,邀請支持反高鐵團體和菜園村村民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看電影,希望將看《阿凡達》的觀眾帶到立法會前,參與這場新社會運動。

從權益到權利的轉變


這一場抗衡地產主義和中環價值的是新社會運動,因為它有別於香港過去數十年的社運。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受全球左翼思潮影響,加上本地客觀社會因素,出現了一連串社會運動,包括中文成為法定語文運動、保衛釣魚台和反貪污捉葛柏等,但大背景是「意識形態先行」,當年運動骨幹黎則奮對亞洲週刊說:「七十年代那一代人,將精力放在搞大理論上,包括毛派、托派、無政府主義、民族主義、反殖民主義等等,但只停在那裏,大部分人都不知你說什麼?」在那個「火紅的年代」,年輕人熱血沸騰,心懷國家大義,「年輕人整天在理論上爭議,最終變成學社」。

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這些以「意識形態先行」的社運急速低沉,取而代之的是在不同社區爭取居民權益的運動。像艇戶事件、反公屋加租和分戶、天台屋事件、反公屋富戶政策等等,連串攸關居民權益的運動,貫穿了整個八、九十年代,也成為當時最重要的社會運動。但這些居民運動和今天主要由八十後發動的社運,有明顯區別,二、三十年來不懈投入基層社運的基層發展中心組織者伍建榮對亞洲週刊說:「兩者最明顯的差別是,我們爭取的是『權益』,一些實際看得到的東西,像租金、搬遷賠償、安置,以及近年的老人退休保障等問題。我們強調在社區扎根,從社區出發,是由下而上的。而今天的年輕人爭取的是『權利』,一些本來已經擁有但即將要失去的東西,像菜園村關注組喊出『不遷不拆』,就不是賠不賠償的問題。」

如果說,今天八十後的社運主要抗衡的是地產主義和中環價值,其實,伍建榮和他的朋友近年所做的,又何嘗不是!近年,他更積極參與了撼動社會的「反領匯事件」,提出「反對公共資產私有化」的問題。二零零六年,香港特區政府將全港大部分的居屋、公屋商場及停車場包裹上市,成立領匯管理公司,由於上市行為將使居屋及公屋內的鋪租上升,從而推高物價,引起居民強烈反彈。基層社區組織便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反領匯上市運動,事實上,一場來自四方八面基層百姓的反領匯運動,也是一場反中環價值、反對以「經濟」、「致富」、「效率」、「發展」、「全球化」作為社會進步指標的運動。今天這場新的社會運動,不是石頭爆出來的,它累積了香港人多年來對政府經濟政策向大財團傾斜不滿的大反撲。

沉潛西方思潮的馬國明說:「九七後,香港的城市空間就經歷翻天覆地的大變化,政府為了吸引遊客,市區重建的規模越來越大,從旺角朗豪坊到灣仔喜帖街,每一次的重建,平民百姓都是輸家,大財團就從中圖利,貧富差距在重建的過程不斷拉大。」

善用策略爭取議員支持


不過,這一場新社運和議會的關係,也迥異於以往的社運,甚至和保衛天星、皇后的階段,也不一樣。七十年代街頭戰士黎則奮說:「我們當年的運動是反殖的,和官員當然沒有合作空間,但八十後這群年輕人就很聰明,在反高鐵時,他們甚至騎劫了泛民議員,讓運動產生更大影響力。」由於泛民主派議員的策略運用,導致高鐵撥款兩度在議會內無法通過。

在「保衛皇后碼頭」階段,本土行動成員極少主動尋求政治力量支援,而泛民主派的議員不是隔岸觀火,就依然抱持「發展是硬道理」的心態,別說在議會內支持,就連到現場慰問絕食學生的也寥寥可數。但今天,朱凱迪說:「我們都看到,香港政制發展已經一潭死水,議員們沒有什麼可以發揮的地方,當我們有組織有策略去說服他們,讓他們也站在我們的台上,號召市民參加元旦大遊行和支持五區總辭方案,他們就選擇了支持運動。」近日,公民黨和社民連宣布參與五區總辭方案,黎則奮預言,「不用很久,五區總辭會和反高鐵運動結合」。

另一名「七零分子」侯萬雲談到今天香港的八十後反高鐵一族,也感到八十後不僅比他們更有勇氣和策略,也有理論,他說:「若給他們找到政府更多問題,特區政府肯定『頭暈』。喜帖街、天星及皇后碼頭,到現在的菜園村,他們在等待一個『釣魚台』。」

八十後有機肥皂生產者葉子僑(Bella)是「我不需要高鐵」的社區經濟生存空間支持者,也是反高鐵Railway Truth(鐵路真相)的站長及設立人。一年前,她開設網站時還不清楚自己能做些什麼,但她有的是激情以及朋友網絡,包括大學生、記者及老師、有機農友及環保組織等,她先發動身邊的朋友,再帶動朋友的朋友,再開始建立自己的小組,理工大學聯盟及不少有機組織的發動就是由此開始。這些年輕人繼而在facebook建立群組。葉子僑對亞洲週刊說:「現在,我很清楚自己在這場運動中扮演的角色,我們堅持溫和,不用暴力,因為不想人家抹黑,我們用苦行,希望用念力感染走過中環的每一個人。當我苦行經過警察時,我心裏在跟他們說話,希望他們明白我們在做什麼,經濟效益是要落實到平民老百姓的生活裏,我們要有公義心,盡能力去改變社會的看法。」

此外,其他組織例如民間電台組織FM101、網上電台青台等,也一如葉子僑,先透過人際網絡感染朋友,請他們來講節目,再擴散開去。初時,反高鐵聲音只有菜園村居民建立的菜園村關注組、葉子僑的Railway Truth、本土行動、FM101及青台等,逐漸發展出別具心思及感染力的行動,包括菜園村導賞團、二十六公里高鐵沿線步行、菜園村千人大合照及一些用心編寫的小刊物,逐漸帶動網民以及八十後的大力參與,隨後,八十後反高鐵一族亦開始建立他們自己的facebook反高鐵群組。

葉蔭聰指出,他們由鬆散的個人網絡,透過互聯網、香港獨立媒體、農村產品、生活方式及苦行等,逐漸拉緊整個運動網絡,慢慢製造一種廣泛的情感力量,「這場運動強調的是親身體驗以及機動。因為運動不是單純的理性計算」。雖然今次也成立了反高鐵大聯盟,但形式就與過往的聯盟動員很不同,葉蔭聰表示:「過往最大的問題是運動的綱領,例如由民陣主辦的七一遊行, 因為要符合大家接受的東西,大家接受的同一句口號,很形式化,有些人會不滿意,這次反高鐵雖有大聯盟,但個別仍自由發揮。」

反高鐵在香港剛開始時不受大家關注,直到去年末才出現意想不到的局面,正是小圈子小組醞釀成熟,再發揮互聯網最大效果。莫乃光指出:「這次,突破了傳統的單向性,善用web2.0,由小圈子甚至一個人在facebbok 發動,群體或個人感染網上的人,立即回應,網民及發動者均有很大滿足感,支持者像雪球,人數越滾越大。」今次他們還玩一種網上流行的做法,就是利用facebook協議「數人頭」以及twitter,例如「一萬人包圍立法局」,在網上點算支持度。莫乃光說,在最近兩次反高鐵包圍立法會行動中,他每秒至數秒就收到一個新的twitter,這次更用了一個新方法,就是以stop-xrl(停建高鐵的縮寫)作標題,大家在這標題下搜索及互相追隨,一段文章接一段,在極短時間就能如親到現場般了解整件事件,「在最高峰時,在這標題下一分鐘有逾百條twitter流過,每一秒都能掌握最新消息」。而且,莫乃光發覺,很多跟隨者都是發來簡體字,還留言說:「要多支持香港,這是大陸的未來。」

不少媒體、甚至特區政府,都將這一場新的社會運動視為八十後的運動,然而,只要親到現場,就會發現,有六十後的新移民婦女在賣有機菜、有五十後曾經參加保釣運動的老將前來加油,還有九十後的中學生穿著校服趕來......無疑,這是一場跨世代、具有時代精神的社會運動。

[轉載]谷歌退華 說說網友鮮知事

| No Comments

作者:佩刀懦夫

環球網論壇15日

引用自:大公網(http://www.takungpao.com/news/10/01/16/_IN-1202521.htm



我最近讀了許多網友對谷歌(Google)退出中國的看法,發現各種觀點相差很大,但跟我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多。故再寫幾句。

首先,穀歌退出中國確實是中國網民的極大損失。一旦google.cn被停掉,而google.com又被封掉,那麼絕大多數中國的網民們將會轉向百度。但是,我相信會有更多人開始使用翻墻工具。原因很簡單:他們習慣了穀歌搜尋和穀歌工具,他們不能沒有穀歌。

其次,我相信會有更多的中國網民開始使用GMAIL 等穀歌工具。這次的突發事件的導火索是有人有組織地攻擊GMAIL電子郵件帳號,但他們的攻擊沒有成功。這個事件正好幫了穀歌,它說明穀歌的系統非常強,人們對它可以絕對放心。

第三,穀歌退出中國其實是不得已的,正如某些官員說的:「穀歌撤出中國大陸是遲早的事」。穀歌對此處境心知肚明。它即使不退,以後的處境也只能越來壞。現在的做法其實是絕地反擊。有一篇「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穀歌以退爲進逼北京上談判桌」有一定的道理。

第 四,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沒有穀歌在前不久的1月7日宣布設立一項新的獎「打破邊界獎」。也有人翻譯成「無國界獎」。「旨在鼓勵政治參與,資訊交換自由和 全球民主運動。」這件事和現在的退出事件不是孤立的。它表明,穀歌已經在采取措施,尋找新的途徑了。我相信谷歌已經開始開發自己的工具,將尋找進入中國的新的突破口。我還相信,憑著穀歌的實力,它能成功。

第五,還有一件事可能國內的網友不知道,1 月6日,美國參議院Luger在美國著名的《外交政策》雜志上,發表了一篇名爲「微博對抗恐怖(Twitter vs. Terror)」的文章,宣傳美國國務院應該利用新網路技術,來爲美國全球的「自由」推廣運動而戰。緊接著1月7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國務院請 吃飯。這是一場小規模的晚宴,規模雖小,來客劫都是通訊科技界的重量級人物。客人名單上有穀歌首席執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Twitter聯合創始人杰克・多爾西(Jack Dorsey)、微軟首席研究與戰略官克瑞格・蒙迪(Craig Mundie),以及Mobile Accord CEO James Eberhard,斯科CMO Susan Bostron,紐約大學教授Clay Shirky, Personal Democracy founder Andrew Rasiej等。看來,這些巨頭要聯手搞一項新技術,保證地球人可以不受當地政府控制自由上網啥的。表明上穀歌退出是一個公司行爲,但背後很可能是美國的 政府行爲。天知道,他們已經做了什麼。這回該貴國政府緊張了。

基于這些理由,我相信穀歌退出中國應該是暫時的,在穀歌采取這個行動之前,它應該已經在做準備了。我們只是不知道它何時,用什麼方式返回中國。

對這樣大的一件事,商務部只是表示了關注,對此我們可以理解,因爲穀歌真正的叫勁兒不是和商務部。外交部發言人回應說「中國的互聯網是開放的」,不過,她的 那張嘴不用張開我們就知道會說什麼了。退出中國事件在國際上,特別是科技界,已經引起強烈反響。貴國的形像會受到損害。所以,我們不能說只是穀歌的損失, 網民的損失。南方新聞網有一篇文章「穀歌中國,你被誰抛弃?到底誰是最後的贏家?」

到底穀歌受 到了什麼樣的攻擊,我們不得而知。據網路安全專家解釋,很可能是通過暗藏在PDF文件里的程式。這些程式對于熟練的電腦工程師來說也很難發現。Adobe 系統表示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用家被用來攻擊了穀歌,但它表示已經修復PDF安全漏洞。還有一種可能是0day攻擊。這種攻擊通常是有組織的,發動者都是網 路安全專家。

寫了一封信到總統府,然後得到回信如下:

Aviary mail-google-com Picture 1.png

超讚的啦!馬總統!

我當然知道這不關你的事啊!台灣有什麼事是關你的事呢?

助選站台時關你的事,選完當然就不關你的事啦!

一個爸媽都是印尼人的小女孩沒有國籍沒辦法上學關你什麼事啊?這不關你的事啊!你無聊去插什麼手呢?這是內政部的事,關你啥事啊?

生態綠賣公平貿易咖啡關你什麼事啊!?你去生態綠幹嘛?你跟宏都拉斯的大使很熟嗎?這是外交部的事啊!關你啥事啊?

新竹飆車族很多砍很多人關你啥事啊?這是新竹縣政府的事啊!

台灣職棒簽賭簽很大關你啥事啊!這是...這是體委會跟組頭們的事啊!

苗栗竹南地區的人房舍農田要為了科學園區被賤價徵收關你什麼事啊?當然是不關你的事啊!這是苗栗縣政府的事啊!

你只要把信轉給苗栗縣政府就解決啦! 等到科學園區落成剪綵就關你的事啦!到時候苗栗縣政府要是發公文邀請你去剪綵,請總統把公文轉給我吧!我替你去剪綵,畢竟這不關你的事啊!我比你更關心這件事,我替你剪綵理所當然吧!


轉吧!轉吧!轉信吧!LET'S Forward!!!

[轉載]中科死期,精選回顧-懶人包

| 1 Comment

轉載自「農村再生條例群組」

也可至此下載PDF檔案

-------------

『環保死,彰化陷』,攸關彰化雲林沿岸數十萬農漁民生存權的中科四期開發案於98年10月30日,在行政院為政策護航之下強行通過環評,寫下環評史 上最黑的一 頁。依照髒化縣長濁伯源的競選口號,中科二林可帶動地方發展,創造在地三萬個就業機會,並使『彰化朝科技大縣邁進』。然而隱藏在中科這頭科技怪獸光鮮亮麗 的外表之下,是吃掉大量的水資源,排放大量有毒廢棄物,毒害台灣母河濁水溪以及台灣米倉-彰化的驚人事實。還有更多國科會與環保署不能說的祕密,媒體不敢報,但您一定要知道,敬請幫助傳閱中科死期訊息!

簡單來說,就是友達跟卓伯源 @龜趣來嘻

當權者一點都不在乎我們 @Jeremy's Boxxx

1.毒很大!科學園區污染在哪裡?

(圖片:謝和霖、張豐年醫師)

科學園區噪音污染、夜間偷排廢氣造成中科三期后里園區砷污染、以及排放毒污水造成新竹香山綠牡蠣事件、廢水灌溉農田、新竹宵裡溪居民飲用毒污水長達十年...等。

[環保署一級幫凶殺很大]

環 保署多次檢測科學園區廢水廢氣皆符合標準,並宣稱依照歐盟REACH指令。然事實並非如此,友達、華映以商業機密為由,不願公布使用的化學物質內容,並有 環保署檢測標準作為依據,繼續毒害台灣環境。而環保署落後的儀器並無法檢測出高科技產業新興的化學物質,就包庇宣稱其符合標準。「矽谷毒物專家」Ted Smith表示,台灣空有21世紀的高科技產業,卻只有19世紀的防治標準。環保署公告列管的259種有毒物質,根本不是針對高科技產業。環保署縱容友達、華映每天繼續排放四萬噸的毒污水至宵裡溪,讓居民飲用毒污水長達十年、並禁止新竹香山養殖綠牡蠣,至今繼續縱容,未對其做出任何懲處。

矽谷毒物專家:台灣高科技治污標準落後200年 @環境資訊中心

霄裡溪的水 環保署的嘴 @朱增宏 自由廣場

友達,華映,環保署 同陣線毒害人民 @林聖崇老師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工業污染要將后里帶往何處? @朱淑娟 小地方新聞網

[廢水污染殺很大]

廢水污染相關事件多如毛牛卻甚少見報,因科學園區的面板業是國內經濟的大龍頭,1997中國時報記者揭露竹科污水處理場未能妥善處理的嚴重毒污水事件,換來的却是廣告制裁。

科學園區不敢公開的事實! 重度污染的真相!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1997竹科毒污水 污染飲用水後續觀察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中科前三期對環境之衝擊(張豐年醫師) @張豐年醫師

[空污與致癌殺很大]

2007年,"交通大學環工所教授高正忠最近發現,新竹科學園區周邊空氣中砷濃度超高,最高每立方公尺竟達120奈克,「全世界文獻沒有看過這麼高的砷汙染,超恐怖的。」"

工研院監測竹科砷濃度高 @環境資訊中心

中科啟用後台中砷空氣暴增54倍 @環境資訊中心

砷』污染報導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2.農業大縣邁向科技大縣之路,誰是高科技巨輪之下的犧牲者?


(圖片:張豐年醫師)

簡單來說受害者就是你!中科四期進駐之後,毒氣與毒污水灌溉出來的食物,將造成全國食物鏈污染。中科四期所在地,有運送到全台的濁水溪灌溉出的西螺 與溪湖兩大果菜市場,有年產量約25-30萬噸,占全國總產量超過1/5的稻米,有360年的養蚵歷史-王功牡蠣『珍珠蚵』,而彰化雲林養豬數量為本省之 冠,彰化並且是全國最大飼養蛋雞縣市,芳苑鄉的蛋雞近800萬隻。廢水灌溉米倉,破壞環境荷爾蒙,嚴重影響全民健康,而污染過的西部沿海與大片農田若被迫 休耕將造成國內糧食短缺與糧價飆漲,過度仰賴進口糧食的惡性循環。

中科環評會議 @jenovaexe, youtube

農業大縣的迷惘與期待 @劉國信 台灣生態學會

[廢水排哪?]

廢水排放地點從舊 濁水溪三和制水閘以下,到排放至濁水溪或是設置海洋放流管,排放點因民眾抗議而改來改去,甚至行政院長吳敦義還說出把中科廢水給國光石化當冷卻水用之荒唐 決策,毫無專業考量。而在十月三十日通過環評大會的決議時,針對廢水排放點並無決議,「賦予開發單位『愛排哪、就排哪』的權利」,以草率的決策忽視當地數 十萬農漁民的生存權。

別說中科跟你沒關係,連蚵仔煎都不能吃了!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中科廢水排放,承諾又毀諾,今環評審查提出兩方案:排入彰化縣、雲林縣都可行 @環境報導

公視-有話好說:中科4期廢水 追追追!(1) @youtube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 ─中科四期‧風暴從這裡開始-1 @youtube

科學園區廢水人人怕,只有中科說麥驚啦 @環境報導

[水從哪來?]

二林為全台地層嚴重下陷區、每年下陷8公分為全台之冠,且是水資源匱乏區, 中科在開發計畫中表示,工業區用水是使用自來水,但彰化地區的自來水用水是來自地下水,中科四期每天用水16萬噸,農民擔心將來彰化會無水可用,而彰化 二林是全台灣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地區,恐將成為下一個林邊。而大度攔河堰則是再度大花公帑,完全為了提供工業用水而興建,目前正處於二階環評的階段。

豪賭下的大騙局:中科二林園區審查的觀察分析(上) @施月英、黃怡婷

豪賭下的大騙局:中科二林園區審查的觀察分析(下) @施月英、黃怡婷

中科用地下水「二林」變「林邊」 @小富富的網誌

[土地掠奪]

中 科四期土地使用完全違反國土計畫、國土復育策略方案、區域計畫的原則,在特農區發展高科技之外,並強制徵收土地,二林相思寮居民約有兩百位地主的田地與住 宅被低價徵收,成為中科四期最直接的受害者。中科四期佔地龐大約六百多公頃,中科前三期的起租率卻只有「41.04%」,試問四期為何不進駐那些蚊子工廠 呢? 強佔農民土地,興建獨棟住宅與公園卻不願分配給原有居民,且政府一坪土地才租給廠商4.125元

相思寮的眼淚 @環境報導

吞食土地的野蠻遊戲 @廖本全老師

政府浮濫徵收民地 @徐世榮老師 土地關懷

國土計畫法規劃 分級應更明確 @徐世榮老師 土地關懷

相思寮耆老:用麥芽糖騙田地和祖厝─中科四期園區內的飛地 @陳韋綸 破報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 ─ 大地輓歌 @youtube

3.官商勾結拼經濟,苦了彰雲沿岸數十萬農漁民


[浪費人民納稅錢]

中科四期預計會花掉730億人民納稅錢(含大度攔河堰與彰工火力發電廠),且2008年科學園區開發基金負債一千多億,全民為它年繳利息20多億, 政府還在積極投資即將在2015年消失的面板業。中科四期對外宣稱將創造三萬個在地就業機會,由后里的案例可得知,當地增加的就業人口連一千人都不到,帶 來的污染卻將使彰雲農漁畜牧業人口數十萬人被迫失業。更令人生氣的是,以遠低於市價的價格趕走居民,一坪土地竟然才租給廠商4.125元!

◎中科四期-低利時代的科技迷思◎ @漂浪。島嶼-munch

環評大會前夕 為反中科二林 彰化蚵農北上行政院陳情 @苦勞網

[為二林大學城炒地皮事件解套]

翁金珠選前曾質疑中科四期基地放在二林,是為阮剛猛縣長任內「學城炒地皮被套牢的地主解套,據傳許多政商名流都是套牢戶,當地包工程的黑道也放話誰敢反對就打誰,連身為二林人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都不敢站出來反對。

請作正常人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中科二林基地鄰近土地炙手可熱 @台中部落格-阿福的家

4.中科四期環評已死,八輕再度荒謬上陣!

(photo by Chengintong)

中科四期環評審查未審先定案,先有行政院下令『排除萬難,加速通過環評』,後有環保署為其污染背書。罔顧此重大開發對環境有嚴重影響,程序倒錯、決策草 率、忽視環團意見與大批北上陳情的民眾,一再顯示環評無力捍衛台灣的環境正義。再者讓人百思不解的是,環評審查機制理應標榜獨立公正客觀的原則,組成委員 卻有三分之一為官派代表,環評顯然是官方操弄,所有參與的人都被耍了。

中科四期決審前的公開呼籲 @環境報導

中科廢水排放,承諾又毀諾,今環評審查提出兩方案:排入彰化縣、雲林縣都可行 @環境報導

林聖崇:中科二林,公共決策理性專業與溝通協調? @youtube

中科四期環評 附19條件過關 @自由時報

中科審查為什麼讓人生氣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中科四期環評政策的系列評論 @杜文苓老師

為政策護航?中科四期1個月內審6次 @shuchuan, Peopo

中科四期環評審查專業何在? @看守台灣觀點

中科二林園區環評大會第185次會議書面意見 詹順貴律師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中科四期開發案-政府為民眾做了甚麼努力?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 施月英

除此之外,後續還有越域引水工程-大度攔河堰、高排碳量的彰工火力發電廠,以及位於芳苑、大城的八輕國光石化輪番上陣!反污染,救彰化!搶救米倉! 歡迎散撥中科死期訊息,並在您的部落格留下您對中科四期的看法!

更多訊息請上 反中科熱盟網站:http://antictsp.wordpress.com/

想要Taiwan Up, 先得Man Up

| 3 Comments
如果你認為台灣最巨大陽具象徵,「前」世界第一高樓101大樓跨年煙火的「Taiwan Up」語焉不詳或意義模糊,那是正常的,因為台灣政府就像up不起來的男人一樣,不斷在尋找偏方。

台灣政府想到的up大概是股市up、房地產up、科學園區up、BOT up,這些只能up 20秒,並不能真的讓台灣抬頭挺胸。

我很喜歡李敖選總統時的政見:「勃起台灣,挺進中國,威而剛世界」。我對於大男人主義沒有什麼批判,就如同我一樣歡迎大女人主義,但是賤男人主義就是我不能忍受的了。

我2006年去菲律賓參加東南亞言論自由論壇時認識了幾位泰國、菲律賓、印尼、跟越南的朋友,會後「一不小心」聊到移工跟外籍配偶議題,眾人都對他們國人在台灣的遭遇很訝異,也很不能理解。從此在我心中就不自覺有個陰影,跟東南亞國家的朋友交往時總是不知道該不該提這個議題,又能怎麼談。

台灣男性家暴外籍配偶的比率之高駭人聽聞,平均十個嫁來台灣的外籍配偶中就有八位曾經遭受過家暴,我也還記得四年前有位被虐待到只剩下20公斤還全身被針刺的越南藉配偶,她的名字我已經忘了,忘了也好,她大概也不希望有人一直拿她出來當做負面教育範本。類似的例子層出不窮,而即使入出國及移民法修改之後,外籍配偶若因家暴離婚仍然可以留在臺灣,但是還有許多人不知道這件事或是無法放心而依舊隱忍暴力的傷持續擴大。

這種把女性當做奴隸的情形在台灣婦女身上已經少見,但是新的出氣包源源不斷跨海仲介而來,因此,台灣是否真的能搆得上是個性別平等意識成熟的國家,我一向高度懷疑。而以上所言僅是我個人比較關注的一個類型,也只是女性受暴案例中的一個類型,更多類似的情形在許多國家依舊大規模存在,在這些地區,女性的生存處境極為艱困,而當一個國家裡頭半數人處於這種艱困中,另外半數人卻整天把力氣花在讓另外半數人持續艱困上頭,便成為了阻礙社會跟國家up的最強大阻力。

跟我參與的蒙古環境公民媒體平台「Nomad Green遊牧綠」同一輪獲得全球之聲發生計畫(RisingVoices)小額贊助的計畫中就有一個來自葉門的計畫,叫做Empowerment of Women Activists in Media Techniques,希望能透過數位媒體讓葉門女性的聲音被聽見,提高社會地位跟待遇(請見Leonard翻譯的中文介紹)。

我在去年底說過我今年希望能去越南展開新計劃,原因也是在此:我認為要減少甚至終結外籍配偶或移工在台灣的低下處境,除了台灣這邊需要持續努力以外,更應該解決問題的源頭,也就是越南女性在本國內的處境跟待遇。目前這個計畫還遠遠未成熟,執行方式跟資金都還沒有著落,還在資料收集的階段,如果有進展會再跟大家報告。

今天在全球之聲的群組中看見一個新的行動組織,叫做Man Up。Man up作為動詞片語的意思是「展現你的勇氣」、「堅強起來」,但是在這個行動的脈絡下也可以詮釋為「男性站出來,力挺女性」。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即將在南非舉辦,這個行動也搭配著這個每四年一屆的全球運動盛會,號召下個世代透過運動(sports)、音樂、跟科技,徹底終結女性淪為受暴對象的現實。Man Up將會提供創新的訓練、所需資源、支持各地的年輕人跟人權組織,並與他們合作。2010年在南非舉辦的大會現正接受報名中(1/22截止),台灣雖然沒有資格參加,但是值得持續關注。我就覺得這個行動結合運動、音樂跟科技的想法很有啟發性,你認為呢?

我認為,台灣的國家尊嚴高低跟國際形象好壞從來就不曾為了101大樓變成世界第一、世界第二還是世界第一百高樓而受到影響,而是其他的東西,是吧。

[轉貼]閱後即焚:"GFW"

| No Comments

轉貼自自曲新聞

------------------------------------------------------------------------------------------------

引言

標題的GFW之所以加上引號是因為,GFW是局外人起的綽號,它的真實稱呼並非如此,但「GFW」也確實如實涵蓋了這一在中國一貫隱晦而模糊的概念。

時間表

  • 1998年9月22日,公安部部長辦公會議通過研究,決定在全國公安機關開展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金盾工程」建設。
  • 1999年4月20日,公安部向國家計委送交金盾工程立項報告和金盾工程項目建議書。
  •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練習者圍攻中南海。
  • 1999年6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成立,局級事業單位。
  • 1999年7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佈法輪功妨礙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認定法輪大法研究會及法輪功為非法組織,決定予以取締。
  • 1999-2000年,在哈爾濱工業大學任教多年的方濱興調任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副總工程師。
  • 1999年12月23日,國務院發文成立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任組長。其第一下屬機構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設在已經成立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取代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部際協調小組,對「公安部、安全部、保密局、商用密碼管理辦公室以及信息產業部」等部門的網絡安全管理進行組織協調。
  • 2000-2002年,方濱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任總工程師、副主任、教授級高級工程師。
  • 2000年4月20日,公安部成立金盾工程領導小組及辦公室。
  • 2000年5月,005工程開始實施。
  • 2000年8月19日,大紀元時報創刊。
  • 2000年10月,信息產業部組建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
  • 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
  • 2001年,方濱興「計算機病毒及其預防技術」獲國防科學技術三等獎,排名第一。
  • 2001年,方濱興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信息產業部「在信息產業部重點工程中做出突出貢獻特等獎先進個人」稱號,中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等聯合授予「先進個人」稱號。
  • 2001年1月19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分中心成立,位於上海市黃浦區中山南路508號6樓。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上海分中心工業和信息化部直屬的中央財政全額撥款事業單位。
  • 2001年4月25日,「金盾工程」經國務院批准立項。
  • 2001年7月,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批准哈爾濱工業大學建立國家計算機信息內容安全重點實驗室胡銘曾方濱興牽頭。
  • 2001年7月24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廣州分中心成立,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建中路2、4號。
  • 2001年8月8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組建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縮寫CNCERT/CC
  • 2001年8月23日,國家信息化領導小組重新組建,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任組長。
  • 2001年11月28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互聯網交換中心成立。提供「互聯網交換服務,互聯網骨幹網華東地區數據交換,數據流量監測與統計,網間通信質量監督,交換中心設備維護與運行,網間互聯費用計算,網間互聯爭議協調」,位於上海市黃浦區中山南路508號。
  • 2001年11月28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廣州互聯網交換中心成立,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建中路204號。
  • 2001年12月,在北京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綜合樓開始興建。
  • 2001年12月17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湖北分中心成立。
  • 2002年,方濱興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信息安全首席科學家。2002-2006年,方濱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任主任、總工程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陞遷後任其名譽主任。
  • 2002年1月25日,報導稱:「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互聯網交換中心日前開通並投入試運行,中國電信、中國網通、中國聯通、中國吉通等4家國家級互聯單位首批接入。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接入正在進行之中,近期可望成為第五家接入單位。」
  • 2002年2月1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新疆分中心成立。
  • 2002年2月25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貴州分中心成立。
  • 2002年3月20日,多個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省級分中心同時成立。
  • 2002年9月3日,Google.com被封鎖,主要手段為DNS污染。
  • 2002年9月12日,Google.com封鎖解除,之後網頁快照等功能被封鎖,手段為TCP會話阻斷。
  • 2002年11月,經費6600萬的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大範圍寬帶網絡動態阻斷系統」(大範圍寬帶網絡動態處置系統)項目獲國防科學技術二等獎。雲曉春排名第一,方濱興排名第二。哈爾濱工業大學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內容安全重點實驗室李斌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網絡技術研究所清華大學網格計算研究部楊廣文有參與。
  • 2003-2007年,方濱興信息產業部互聯網應急處理協調辦公室主任。
  • 2003年1月31日,經費4.9億的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國家信息安全管理系統」(005工程)獲2002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方濱興排名第一,胡銘曾排名第二,清華大學排名第三,哈爾濱工業大學排名第四,雲曉春排名第四,北京大學排名第五,鄭緯民排名第七,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有參與。
  • 2003年2月,在北京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綜合樓工程竣工。
  • 2003年7月,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更名為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
  • 2003年9月2日,全國「金盾工程」會議在北京召開,「金盾工程」全面啟動。
  • 2004年,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大規模網絡特定信息獲取系統」,經費7000萬,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 2005年,方濱興國防科學技術大學兼職教授、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
  • 2005年,方濱興被遴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 2005年,「該系統」已經在北京、上海、廣州、長沙建立了互相鏡像的4套主系統,之間用萬兆網互聯。每套系統由8CPU的多節點集群構成,操作系統是紅旗Linux,數據庫用的是OracleRAC。2005年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北京)就已經建立了一套384*16節點的集群用於網絡內容過濾(005工程)和短信過濾(016工程)。該系統在廣州、上海都有鏡像,互相以十萬兆網鏈接,可以協同工作,也可以獨立接管工作。
  • 2006年11月16日,「金盾工程」一期在北京正式通過國家驗收,其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設計,處理中國公安管理的業務,涉外飯店管理,出入境管理,治安管理等的工程」。
  • 2007年4月6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分中心機房樓奠基,位於康橋鎮楊高南路5788號,投資9047萬元,「......是國家發改委批准實施的國家級重大項目,目前全國只有北京和上海建立了分中心,它是全國互聯網信息海關,對保障國家信息安全擔負著重要作用。」
  • 2007年7月17日,大量使用中國國內郵件服務商的用戶與國外通信出現了退信、丟信等普遍現象。
  • 2007年12月,方濱興任北京郵電大學校長。
  • 2008年1月18日,信息產業部決定免去方濱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名譽主任信息產業部互聯網應急處理協調辦公室主任職務,「另有職用」。
  • 2008年2月29日,方濱興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安徽省代表。
  • 2009年8月10日,方濱興在「第一屆中國互聯網治理與法律論壇」上大力鼓吹網絡實名制。

機構關係

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安管中心)是原信產部現工信部的直屬部門。

安管中心與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CNCERT/CC,互聯網應急中心)是一個機構幾塊牌子的關係。比如方濱興簡歷中「1999-2000年在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任副總工」與「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的成立時間兩種說法就有著微妙的矛盾。實際上幾個機構的人員基本一致。

安管中心下屬互聯網交換中心與國家互聯網絡交換中心是不同的機構。

各安管中心省級分中心一般掛靠當地的通信管理局

安管中心的主要科研力量來自「哈爾濱工業大學一定會興盛」方濱興當博導有一批學生的哈工大以及關係良好的中科院計算所,這兩個機構是那三個國家信息 安全重大項目的主要參與者,之後還在不斷吸引人才並為安管中心輸送人才和技術。在方濱興空降北郵之後,往安管中心輸血的成分中哈工大的逐漸減少,北郵的逐 漸增多。

CNCERT/CC的國內「合作夥伴」有中國互聯網協會主辦北京光芒在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中國互聯網用戶反垃圾郵件中心,是個沒有實權的空殼;國家反計算機入侵及防病毒研究中心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是公安部、科技部麾下;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是國新辦勢力範圍;國家計算機網絡入侵防範中心是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機構,同樣直接支撐CNCERT/CC。

CNCERT/CC的應急支撐單位中民營企業最初領跑者是綠盟,後來綠盟因其台諜案被罷黜,啟明星辰取而代之。而安管中心具有一些資質認證、准入審 批的行政權力,這可能是民間安全企業趨之若騖的原因。不過,民營企業並未參與到國家信息安全的核心項目建設中,安管中心許多外圍項目交給民企外企做,比如 像隔離器之類的訪問限制設備外包給啟明星辰以作為輔助、備用,或者在與他們在網絡安全監測上有所交流。

GFW與金盾沒有關係

敏銳的讀者從時間表應該已經看出這樣的感覺了。實際上,GFW與金盾就是沒有關係,兩者涇渭分明,有很多區別。

GFW主要是宣傳系統的工具,而金盾主要是公安系統的工具。GFW的總支持者是負責宣傳工作的李長春,最初的主要需求來自各610辦公室;而金盾的 總支持者是公安系統的高層人士,主要需求來自公安部門。GFW主外,作網絡海關用;而金盾主內,作偵查取證用。GFW建設時間短,花費少,成效好;而金盾 建設時間長,花費巨大(GFW的十倍以上),成效不顯著。GFW依附於三個國家級互聯網交換中心(不存在省級GFW)分光到自己的交換中心搞入侵防禦,再 擴散到一些放在ISP那裡的路由封IP,位置集中,設備數量少;而金盾則是進駐各大交換中心數據中心,無處不在,數量巨大。GFW的科研實力雄厚,國內研 究信息安全的頂尖人才和實驗室有不少在為其服務,比如哈工大的信息安全重點實驗室、中科院計算所、北郵;而金盾的科研實力較弱,公安系統的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信息網絡安全研發中心國家反計算機入侵與防病毒研究中心都缺乏科研力量和科研成果,2008年8月成立信息網絡安全公安部重點實驗室想 與哈工大的重點實驗室抗衡,還特意邀請方濱興來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不過這個實驗室光是電子數據取證的研究方向就沒什麼前景,而且也沒什麼研究成果。GFW 之父方濱興沒有參與金盾工程,而工程院裡在支持金盾工程的是沈昌祥;實際上那個公安部重點實驗室的學術委員會名單很是有趣,沈昌祥自然排第一,方濱興因為 最近聲名太顯赫也不好意思不邀請他,方濱興可能也有屈尊與公安系統打好關係的用意。

GFW發展和狀況

GFW主要使用的硬件來自曙光和華為,沒有思科、Juniper,軟件大部為自主開發。原因很簡單,對國家信息安全基礎設施建設,方濱興在他最近的 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也一直強調「信息安全應該以自主知識產權為主」。而且GFW沒有閒錢去養洋老爺,肥水不流外人田。李國傑是 工程院信息工程部主任、曙光公司董事長、中科院計算所所長,GFW的大量服務器設備訂單都給了曙光。方濱興還將安管中心所需的大型機大訂單給李國傑、國防 科大盧錫城、總參56所陳左寧三位院士所在單位各一份。所以GFW為什麼那麼多曙光的設備,GFW為什麼那麼多中科院計算所的科研力量,為什麼方濱興成為 中科院計算所和國防科大都有顯赫的兼職,為什麼方濱興從老家哈爾濱出來打拚短短7年時間就入選工程院盧浮宮?就是因為方濱興頭腦靈活,做事皆大歡喜。

網上有人諷刺GFW夜郎自大,事實上這是盲目樂觀,無知者無畏。GFW的技術是世界頂尖的,GFW集中了哈工大、中科院、北郵貨真價實的頂尖人才, 科研力量也是實打實地雄厚,什麼動態輪什麼Feed Over Email算什麼蔥。所有的翻牆方法,只要有人想得到,GFW都有研究並且有反制措施的實驗室方案儲備。GFW主要是入侵防禦系統,檢測-攻擊兩相模型。 所有傳輸層明文的翻牆方案,檢測然後立即進行攻擊是很容易的事情;即使傳輸層用TLS之類的加密無法實時檢測,那種方案面向最終用戶肯定是透明的,誰也不 能阻止GFW也作為最終用戶來靜態分析其網絡層可檢測特徵。入侵檢測然後TCP會話重置攻擊算是干淨利落的手段了,最不濟也能通過人工的方式來查出翻牆方 法的網絡層特徵(僅僅目標IP地址就已經足夠)然後進行定點清除。如果是一兩個國家的敵人,GFW也能找到集群來算密鑰。GFW是難得能有中央財政喂奶的 科研項目。那些在哈工大地下室、中科院破樓裡的窮研究生即使沒有錢也能搞出東西來,現在中央財政喂奶,更是干勁十足了。GFW什麼都行,就是P2P沒辦 法,因為匿名性太好了,既不能實時檢測出來,也無法通過靜態分析找到固定的、或者變化而可跟蹤的網絡層特徵。就這樣也能建兩個陷阱節點搞點小破壞,而且中 科院的242項目「P2P協議分析與測量」一直都沒停。什麼時候國外開學術會議還是Defcon誰誰發一篇講Tor安全性的paper,立即拿回來研究一 番實現一下,已然緊跟學術技術最前沿了。不過實際上,即使GFW這樣一個中國最頂尖的技術項目也擺脫不了山寨的本性,就是做一個東西出來很容易,但是要把東西做細緻就不行了。

不過可能有人就疑問,為什麼GFW什麼都能封但又不真的封呢?我的這個翻牆方法一直還是好好的嘛。其實GFW有它自己的運作方式。GFW從性質上講 是純粹的科研技術部門,對政治勢力來說是一個完全沒有主觀能動性的工具。GFW內部有很嚴格權限管理,技術與政治封裝隔離得非常徹底。封什麼還是解封什 麼,都是完全由上峰決定,黨指揮槍,授權專門人員操作關鍵詞列表,與技術實現者隔離得很徹底,互相都不知道在做什麼。所以很多時候一些莫名其妙的封禁比如 封freebsd.orgfreepascal.org(可能都聯想到freetibet.org),或者把跟輪子的GPass八桿子打不著的「package.debian.org/zh-cn/lenny/gpass」 列為關鍵詞,都是那些擺弄著IE6的官僚們的頤指氣使,技術人員要是知道了都得氣死。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講一個 立足國情的原則,說:「主要是強調綜合平衡安全成本與風險,如果風險不大就沒有必要花太大的安全成本來做。在這裡面需要強調一點就是確保重點的,如等級保 護就是根據信息系統的重要性來定級,從而施加適當強度的保護。」所以對於小眾的翻牆方式,GFW按照它的職能發現了也就只能過一下目心裡有個底,上峰根本 都不知道有這麼一種方式所以也根本不會去封、GFW自己也沒權限封,或者知道了也懶得再花錢花精力去佈置。槍打出頭鳥,什麼時候都是這樣。

方濱興一個人把GFW崛起過程中的政治勢能全部轉化為他的動能之後就把GFW扔掉了。現在GFW是平穩期,完全是清水衙門,既沒有什麼後台,也無法 再有什麼政治、資金上的利益可以攫取,也無法再搞什麼新的大型項目,連IPv6對GFW來說都成了一件麻煩事情。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 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也感慨道:「比如說Web 2.0概念出現後,甚至包括病毒等等這些問題就比較容易擴散,再比如說IPv6出來之後,入侵檢測就沒有意義了,因為協議都看不懂還檢測什麼......」GFW 一直就沒有地位,一直就是一個沒人管的蘿莉,國新辦、網監、廣電、版權、通管局之類的怪蜀黍都壓在上面要做這做那。所以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 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也首先強調一個機制,「需要宏觀層面,包括主管部門予以支持。」所以,想解封網站,不要去找GFW本體,那沒用,要去找GFW 的上峰,隨便哪個都行。而ISP就根本跟GFW沒關係了,都不知道GFW具體搞些什麼,起訴ISP完全屬於沒找到脈門。

不過GFW現在還是運行得很好,工作能力還有很大潛力可挖,唯一害怕的就是DDoS死撞牆。GFW的規模在前面的時間表裡也有數字可以估計,而且 GFW現在的網站封禁列表也有幾十萬條之多。網絡監控和短信監控也都盡善盡美。不過GFW也沒有像機器學習之類的自組織反饋機制來自動生成關鍵詞,因為它 本身沒有修改關鍵詞的權限,所以這種技術也沒必要,況且國內這種技術也是概念吹得多論文發得多實踐不成熟。現在GFW和金盾最想要的就是能夠從萬草從中揪 出一小撮毒草的數據挖掘之類的人工智能技術。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提到「輿情駕馭核心能力」,「首先要能夠發現和 獲取,然後要有分析和引導的能力」。怎麼發現?就靠中科院在研的973課題「文本識別及信息過濾」和863重點項目「大規模網絡安全事件監控」這種項目。 金盾工程花大錢搞出來,好評反而不如GFW,十一局的幹警們臉上無光無法跟老一輩交代啊。公安系統的技術力量跟GFW沒法比,不過公安系統有的是錢,先遊 山玩水吃喝一通,然後把剩下的稅金像沖廁所一樣隨便買個幾十萬個攝像頭幾萬台刀片幾十PB硬盤接到省市級網絡中心,把什麼東西都記錄下來。問題是記下來不 能用,只能靠公安幹警一頁一頁地翻Excel。所以說,雖然看起來GFW千瘡百孔,金盾深不可測,只是因為公安部門比起GFW來比較有攻擊性,看到毒草不 是給你一個RST而是給你一張拘留證。反而是GFW大多數時候都把毒草給擋住了,而大多數毒草金盾都是沒發現的。

國家信息安全話語範式

在輪子鬧事被取締之後,輪子組織仍然在從四面八方進行各種手段的宣傳,而且逐漸依靠上了各種境外背景。境內的宣傳活動很快就被公安和國安清理掉了, 然而從境外網上而來的大量網絡宣傳讓從未有過網絡化經驗的中央無所適從、毫無辦法、十分著急。這些東西對中央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安全威脅,為這些威脅又發 生在網上,自然國家網絡安全就被提上了首要議程。適逢信息化大潮,電子政務概念興起,中央下決心好好應對信息化的問題,於是就成立了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 組。我們可以看到,首批組成名單中,安全部門和宣傳部門佔了大多數席位,而且其第一下屬機構就是處理安全問題,第二下屬才是處理信息化改革,安全需求之強 烈,可見一斑。

正是這個時候,一貫對信息安全充滿獨到見解的方濱興被信產部的張春江調入了安管中心練級。方濱興對信息安全的見解與高層對網絡安全的需求不謀而合。 一個方濱興見解的集大成概括,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說:「一定要有一個信息安全法,有了這個核心法你才能做一系列 的工作。」國家信息安全體系的首要核心就是以信息安全為綱的法律保障體系,通過國家意志----法律來定義何謂「信息安全」。信息安全本來是純技術、完全中性 的詞語,通過國家意志的定義,將「煽動...煽動...煽動...煽動...捏造...宣揚...侮辱...損害...其他...」定義為所謂的網絡攻擊、網絡垃圾、網絡有害信息、網絡安全威 脅,卻在實現層面完全技術性、中立性地看待安全,絲毫不考慮現實政治問題。這樣既在技術上實現完備的封裝,也給了用戶以高可擴展性的安全事件定義界面。對 國家安全與技術安全實現充滿隱喻的捆綁,對意識形態與信息科學進行牢不可破的銲接,這就是方濱興帶給高層的開拓性思維,這就是方濱興提出的國家信息安全話 語範式。

這個話語範式是如此自然、封裝得如此徹底,以至於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中國的網絡化發展出現了怎樣嚴重的問題。幾乎所有網民都沒有意識到,給他們 帶來巨大麻煩和沮喪的GFW竟然是本來應該為網民打黑除惡的國家互聯網應急響應中心;幾乎所有網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網上某處的一畝三分地修剪花草對於 國家來說竟然是網絡安全攻擊事件;幾乎所有決策者都沒有意識到,那個看似立竿見影的防火牆實際上具有怎樣強大的副作用、會給互聯網發展帶來怎樣大的傷害; 幾乎所有決策者都沒有意識到,使用GFW這樣專業的安全工具來進行網絡封鎖意味著什麼。意識形態面對網絡化這樣變幻莫測的景色無法忍受,就只能用眼罩封閉 住眼睛。在討論網絡化的中文理論文本中,擺到首要位置佔據最多篇幅的便是網絡安全和網絡威脅。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第一下屬機構便是處理安全問題。這 樣,在網絡本身都沒有發展起來的時候,就在理論上對網絡進行種種限制和控制;在網絡仍然自發地成長起來以後,便在文化上對網絡進行系統性妖魔化,在地理上 對網絡中國進行閉關鎖國。更嚴重的是,在根本不瞭解技術本質和副作用的情況下使用國家信息安全工具,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把玩槍械。在維護安全的話語之 下,決策者根本不知道使用GFW進行網絡封鎖就是在自己的網絡國土上使用軍隊進行鎮壓,切斷網線就是在自己的網絡國土上種蘑菇。

更悲哀的是,GFW的建設者們大多都沒有意識到他們在做的究竟是什麼事情,在簽訂保密協議之後就無意識中投身黨國事業滾滾長江東逝水。像雲曉春這種 跟著方濱興出來打江山的,方濱興倒是高飛了,雲曉春們就只能鞠躬盡瘁干死技術,在安管中心反而被王秀軍、黃澄清之輩後來居上。而當初在哈工大跟著方濱興的 窮研究生們,最後也陸陸續續去了百度之類的公司。GFW面臨與曼哈頓工程一樣的倫理困局。科學本是中立的,但科學家卻被政治擺弄。技術工作者們只關心也只 被允許關心如何實現安全,並不能關心安全的定義到底如何。他們缺乏學術倫理精神,不能實踐「對自己工作的一切可能後果進行檢驗和評估;一旦發現弊端或危 險,應改變甚至中斷自己的工作;如果不能獨自做出抉擇,應暫緩或中止相關研究,及時向社會報警」的準則。結果就算他們辛辛苦苦做研究卻也不能造福民生,反 而被扣上「扼殺中國人權」「納粹幫凶」的帽子,不可謂不是歷史的悲哀。

這種話語範式浸透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在這種話語之下,中國有了世界上最強大的防火牆,但中國的網絡建設卻遠遠落後於世界先進水平;中國有了世界上最 龐大的網癮治療產業鏈,但中國的網絡產業卻只會山寨技;中國有了世界上最多的網民,但在互聯網上卻聽不見中國的聲音。GFW已經實現了人們的自我審查,讓 人們即使重獲自由也無法飛翔,完成了其根本目的。現在即使對GFW的DDoS的技術已經成熟,然而推倒牆卻也變得沒有意義,只能讓公安系統的金盾得勢,更 多的網民被捕,最終新牆豎起。這一切都出自意識形態化現代性與網絡化後現代性之間巨大斷裂,以及「國家信息安全話語」這種致命的諱疾忌醫。

結語

一部GFW簡史同時也是中國網絡化簡史。網絡化既是技術變革,也是文化變革。網絡文化這種「有害成份」無法分而治之,因為網絡化的技術變革與文化變 革是一體的;後現代的網絡文化也無法與現代的意識形態文化進行同化,因為兩者分屬不同的範式。網絡的確是意識形態完全的敵人,因為網絡多元化文化要求取消 意識形態的中心地位;但意識形態不是網絡的敵人,事實上網絡沒有敵人,因為網絡只有解構對象。因此對於執政者來說,意識形態的中心地位與網絡化發展趨勢兩 者只能選擇其一。實際情況是,執政者選擇了前者,而把大刀揮向了Web 2.0。於是網絡用它一貫調侃的風格模仿意識形態話語進行了如下諷刺:「我們對你陳舊的政權概念和意識形態爛醃菜毫不感興趣。你無法理解在人類網絡化的歷 史潮流之前宏大敘事為何而消解,你也無法理解國家和民族概念為何將分崩離析,你無法改變你對互聯網的無知。你的政權無法成為我們真正的敵人。」其實, 《2009匿名網民宣言》只是過早的預言,cyberpunk式的謎語。

然而,無論中國的互聯網受到了怎樣的限制和壓迫,即便中國網民的眼界已經被成功禁錮,中國的網絡還是以它自己的方式適應種種壓力頑強地發展。無論有多麼強大的GFW或者金盾,即使被關在果殼之中,網絡仍然在以意識形態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走向後現代藍海,自成為無限空間之王。

研究主題:網路公民連署的使用與滿足

研究目的:網路連署已經成為新興公民運動的必備項目,設立簡單、連署快速、格式清楚,而且網路上有多個免費平台提供這類工具。然而設立連署跟參加連署的人都抱持著甚麼樣的心態呢?連署的目的跟意義有因為網路工具的使用而與傳統連署有不同嗎?網路公民會因為連署更簡單而輕易連署,還是會因為沒有面對面接觸的說服而興趣缺缺呢?

研究方法:文獻探討,網路問卷調查

台灣政府徵收人民土地如此猖狂?

| No Comments
相思寮何止相思寮。

中科四期二林基地、竹科苗栗竹南基地......接著陸續有來啊!

台灣的國土規劃真是簡單明瞭:

1. 把原住民驅離傳統領域,逼到都市邊緣。
2. 把農田休耕,然後蓋科學園區,把鄉下人趕到都市。
3. 積極哄抬都市房價。
4. 剩餘土地蓋核電廠跟放核能廢料。要是還用不完就BOT、OT... 轉手給財團。

了不起。

以下影片來自Peopo公民新聞公民記者dino utopia:苗栗縣長,這是我們的土地!



看完影片我真的氣不過,很愚蠢地到總統府信箱寫了一封信寄過去。

我很明白馬總統擅長作小小的善事,行大大的惡事,但誰知道呢?說不定他2010年許了願想作三件好事也說不定。 唉。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anuary 2010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December 2009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February 2010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