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10 Archives

嘉義縣政府的回應,嗯。

| No Comments
大概是覺得我是局外人,所以不用跟我多費唇舌吧,非常「打招呼式」的回覆。

  嘉義縣政府回覆

六四天安門跟六九大埔門

| No Comments
六四天安門那時候坦克停下來了。這是198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  
TankMan1.jpg


六九大埔門的時候,怪手繼續開。這是2010年的中華民國苗栗。
Excavator.png

如果我們被迫用鈔票來購買自然...

| No Comments
那就買吧!不然呢?賺錢拿來幹麼?

請不要欺騙自己要等自己賺大錢了再作些什麼。因為當你賺到大錢的時候,你就會跟台塑王家、鴻海郭家、或是國光石化變成好朋友了。


奴隸之島

| No Comments
針對標題的問題,我的答案:對、是、沒有錯、是這樣。

我身為指責遠見、中時等媒體接受苗栗縣政府置入性行銷的始作俑者,還需要就以下幾個其他問題回應各位:

Q1. 遠見或中時到底是不是收了苗栗縣政府的錢作置入性行銷,為何如此肯定?如何證明有對價關係?

Q2. 為什麼要點名記者?難道不知道記者是最底層勞工?就算媒體作置入性行銷,該批判的也是媒體或是更大的媒體結構,而非個別記者。

Q3. 媒體不關心的事件何其多?遠見等台灣大多數主流媒體本來就有自己的立場(中產階級取向、經濟掛帥),如何證明媒體是收了錢才不報導苗栗大埔的強迫徵收、怪手毀田事件?

Q4. 最後,在證據薄弱的情形下如此粗暴指責記者,如何妄言媒體改革?與惡質媒體有何差異?

這四個問題都非常重要,非常關鍵,而且不只阿潑質疑,文章一發表後我就已經收到很多同樣的批評、指責了,所以本篇並非只回應阿潑的文章,也順便回應所有人。

A1. 如果要最直接的證據,像是苗栗縣高層或遠見高層對記者下的條子(還記得澎湖「劉大議長交代 這條稿子不能刪也不能改」嗎?)、苗縣府跟遠見廣宣部的電話錄音、或是苗縣府及遠見任一單位的直接發言承認...我都沒有。如果我有,早就拿出來了。

我有的證據是:苗縣府限制性招標而遠見及中時獨家投標又獨家得標、標案五月開而報導六月出來、遠見跟時報周刊同時都舉辦縣市評比而苗栗縣都獲得最高評價。而遠見從2006年劉政鴻上任以來已經從苗栗縣政府拿了總共11941000元的案子

此外,苗縣府劉政鴻最近幾年透過辦理諸多文化活動籠絡了很多媒體人士、文化領袖,包括高希均、包括李行

遠見雜誌聲明說廣告業務部在出刊之前都不知道評鑑結果,我不相信,且我要問:編輯部知不知道廣告業務部接了這個標?知不知道廣告主有誰?能不能公開調查的原始資料?能不能解釋五星級(十等分)的調查方式信度、效度在哪裡?是像這樣嗎

遠見雜誌說他們實地採訪了每個縣市,但請各位去便利商店翻翻雜誌,你會發現這特別報導的文字內容跟苗栗縣政府提供的新聞稿差不多,完全不需要去苗栗,不用作任何採訪,也沒有對苗栗縣府提供的數字作任何質疑,只要看看縣府的新聞稿就改寫得出來。是天下遠見文體生產機的典範。內容雷同程度與中時苗栗縣特輯那幾篇高達8成。

這些證據薄不薄弱,交給各位判斷。我一開始就攤牌了,我沒有別的後備資源、我打定主意就是跟苗縣府以及媒體對幹,而我透過經驗得到的判斷跟立場就是這樣。

(老實說,我批評台北縣新莊幾個議員硬是要拆除樂生,說背後有砂石利益;批評苗栗縣政府要徵收灣寶,說背後有砂石利益;說朱立倫只拆河岸原住民部落而不管鄰近的砂石廠,也說背後有砂石利益;批評傅崑萁挺蘇花高,也說背後有砂石利益。有證據嗎?唉,我也想要更多證據,但我無能為力)


A2. 我以前也「以為」要批判媒體就是要去看見媒體的結構限制,而不是去痛罵一個一個記者腦殘。我也大義凜然地批判過那些看不見結構問題的人。我必須要承認,我最近寫的很多文章、說的很多話、都違背了我過去的「以為」。從中科開始就更明目張膽了。

因為這樣而被唾棄的話,我無話可說,因為我知道比較正確的作法的確是去試著改革媒體的結構性問題,我近來的作為並沒有走在正確的路上,我背離了許多師長同儕的教誨。

我認識的許多記者朋友都非常優秀,我也知道有的記者雖然也接置入性行銷,但是卻總是努力在可控制的範圍內讓新聞的內容極為有意義,呈現新聞價值,不是只呈現新聞價格,不只是單純的吹捧。這樣的作法我雖不認為是真正的解決辦法,但看見這些記者努力維護新聞與自己的職業尊嚴,掙扎作到最好,我還是敬佩的。而遠見、中時的報導毫無這種掙扎。

就請各位看幾篇過去我寫的東西吧:

我跟大家一樣會問:「台灣報紙根本沒有被保護的條件,那還補助什麼?」不過或許可以反過來問:會不會是因為台灣報紙工作者那麼沒有保障,所以台灣的記者才那麼忍氣吞聲,不敢組工會、不敢嗆老闆,而被短視的老闆逼著做一些同質化的報導,得過且過,使得整個行業越走下坡?這應該算是一個惡性循環吧:作為閱聽人的我們當然絕對有資格不去同情、不去理會、也不去改變品質低落的媒體,但是這個惡果大家都得嘗;就很像是小孩子進了黑道,做父母的可以繼續責罵他,唾棄他,不理他,然後讓他更依賴黑道,然後很快,他就會來殺父弒母了。

有許多的人在批評媒體,其中有些算是尋求改善的努力,但是其實大部分都是阻力。在媒體批評聲浪中,臭罵記者等媒體工作者的聲音完全壓過了替媒體勞工爭取權益的聲音,而事實上替媒體勞工爭取權益最終目的也是為了確保資訊的品質(非品味)。 

每每在討論中有人把問題癥結指向媒體勞工意識的時候,就會有很多人跳出來說:這些記者都是共犯、記者幹了那麼多混帳事都沒有道歉認錯,憑甚麼要閱聽人體諒之類的...老實說,我也頗感贊同...但是我知道這種度爛的情緒只會讓事情越變越糟,我多半強忍下來。(不過看我的blog就知道我還是常常忍不住...)

台灣的媒體改革運動至今不過十年,其實大眾對於媒體結構與產製流程瞭解非常薄弱,絕大多數人因為新聞標題而大肆批評記者時,不知道標題其實是編輯下的; 而當台灣三大有線電視系統盡歸外資的此時此刻,也沒有人在意。就好像小孩做錯事,學壞了,父母要做的絕對不只是打罵或是不理睬,應該回頭想想為何小孩交了壞朋友自 己竟然都不知道,或是除了打罵以外還有沒有別的教育法,例如做他的後盾,讓他敢勇於向壞朋友說不。 

不過啊,要說媒體工作者都是無辜的小孩也是太客氣了,我估計是六比四吧,應該有四成左右的小孩已經長大當上堂主了。

我認為,與其說是媒體工作者有障礙而不具有勞動意識,不知道捍衛工作權益以及工作品質,不如說是主流媒體的產製流程有先天上的缺陷,讓閱聽人無法成為媒體工作者尋求改革時的助力。之前說過媒體有二元性質,一則作為社會公器,一則作為商品,台灣的媒體則是掛社會公器的頭,賣商品的肉,然後肉臭了、被罵了,再拿新聞自由的盾來擋商品品質不佳的批評

在乎公共利益的閱聽人太少了,根本沒有辦法用消費者力量改變以廣告為主要營收來源的商業媒體生態,因此媒體只要抓住大眾口味的上下限,大可不管什麼公共利益、社會公器,只須在乎閱報率,收視率,而這也是廣告主唯一要看的。

因此閱聽人的批判無法成為記者在內部進行反抗的助力,能主導記者的力量就只有商業力跟政治力。所以說問題就出在閱聽人/消費者的力量太小,根本沒辦法要求媒體老闆重視什麼,跟非以廣告作為主要商業模式的商品不同。

直接一點來講,廣告支持的商業模式中,閱聽人才是真正的商品,我們的注意力被媒體分眾打包賣給廣告商,哪有商人會在乎架上商品的批判?

當然,我的「黑道、小孩、家長」的比喻也只是一種比喻,站在不同的位置就會有不同的想像,我大概是因為站在一個傳播研究生跟媒體改革支持者的位置,所以會認為閱聽人做的太少,太冷漠。

困境總希望有人站出來打破,我們多半會認為記者跟媒體工作者應該要站出來為自己說話,然後我們再去支持、再去聲援,不過老實說,就是因為怕得不到支持,就是因為現在台灣人都不同情記者,或是一般媒體工作者(這也是惡性循環很久之後的結果...能怨誰..),所以困境才沒能解決。 

因為誰該先出來改變這一切呢?大家都在推託啊。 

媒體工作者該先站出來嗎?但是他們怕啊,工作沒保障啊,工會天天被打壓啊;那政府先站出來嗎?這樣妨害自由市場啊,侵犯新聞自由啊!閱聽人該先站出來嗎?可是我們忍受這些記者的爛報導那麼久了,沒有一句道歉、沒有一次反省,誰能有那麼大慈悲心去同情...

還有這篇這篇這篇這篇這篇.....

因為阿潑讓我看見我的錯誤,所以我會把點名記者的文章標題改掉。我並不後悔我的莽撞,我承認我的粗暴,我不收回我對遠見與中時兩位記者以及媒體的批判,但是我會把標題改掉。要採取法律行動的還是請直接找我,其他轉貼或是引用我文章的人的責任也都在我。


A3. 大家可以先讀讀Torrent這篇令人拍案叫絕的文章

Torrent、阿潑、不少人,都認為這些主流媒體本來就不會想報導弱勢議題,跟有沒有收錢無關。

我只能認同一半。我相信媒體不是因為收了錢才不報導大埔事件,而是單純界地就是不在乎居多。我清楚主流媒體的價值觀媒體已經這樣很久了。但我堅信媒體高度依賴地方政府行銷預算的現象是媒體記者養成習慣不去關注地方政府違法、不在乎地方議題的主因。

所有的媒體都在等業配,對記者來說,縣市政府首長就是大廣告主,有機會甚至還得去兜售媒體版面,不然就是接受縣市政府邀請到地方觀光旅遊,要怎麼獨立?長期下來,記者都會學會自我審查、適應媒體價值觀、或是在一層一層的守門之下漸漸妥協。

我們姑息地方政府買媒體搞門面作宣傳,眼看著地方新聞死亡,結果就是這樣。

A4. 一樣,證據薄不薄弱各位可以自行判斷,我的判斷沒有改變。粗暴的行為我已經做了,責任在我,沒有任何後悔。

與惡質媒體有何差異?

我不在乎了。


我就當個惡質部落客吧。我能繼續給各位的承諾只有:第一,我寫文章的動機是透明的,第二、我寫文章如果獲得任何直接或間接報酬,絕對公開,第三,如果我認為我做錯事了,我就立即道歉改正,並且不推諉責任。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惡質部落客
原來苗栗國王劉政鴻今年是蟬聯五星級縣長,他去年就得過了

miaolijen幫我們整理好了:底下是國王上任之後,天下遠見出版有限公司取得的苗栗縣政府標案。

-------------------------------------------

(決標日期)--(標案名稱)--金額

2010/05/19--有效行銷苗栗.宣導縣政案--925,000

2009/09/22--98學年度苗栗縣政府推動閱讀旗艦計畫委託專業服務案--4,300,000

2009/06/09--採購遠見雜誌六月號--1,188,000

2009/05/05--苗栗縣競爭力廣宣案--901,000

2008/08/01--2008飛躍苗栗論壇委託專業服務案--1,320,000

2008/04/22--苗栗縣就業新前景論壇--跟著苗栗富起來--672,000

2007/11/21--城市的遠見系列論壇-苗栗縣躍升新時代-產業起飛新契機案--855,000

2007/06/06--創建理想幸福城--城市競合新趨勢--桃竹竹苗區域整合高峰論壇--500,000

2007/01/25--苗栗縣2007「平面媒體宣導縣政」委託專業服務案--980,000

2006/05/11--平面媒體宣導縣政委託專業服務--300,000

資料來源:政府電子採購網

-----------------------------------------


苗栗人Vergil去年選舉時參加過苗栗縣政府邀請余秋雨來苗栗的活動,只要到場,每個人都送一本天下遠見創辦人高希均的書

  2.gif

你認為這書真的是高希均贈送的嗎?

我們就來猜猜看,今年國王會不會再花幾百萬「採購遠見雜誌六月號」吧!
 

如果你夠聰明,就不要理我,不要加入串連,不要轉載轉貼轉噗轉推我的爛文章,不要討論,嗤之以鼻就可以了。真正聰明的人就會這樣作,對待一個憤青幹的蠢事,這樣是最聰明的作法。只有跟我一樣愚蠢、口無遮攔、容易被人利用、憤怒到看不清楚現實,而且在現實生活中毫無能耐,只是準備跟我一起失敗的人才會響應我。

我早就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一定會失敗。他們連一根指頭都不用動,只要不理我就好了。因為我是一個懶惰沒有恆心也沒有能耐的傢伙,我不用過多久就會放棄這樣的窮追猛打。我一開始就說了,我  一   定   會   失   敗

幹!你以為我在用激將法嗎?激將法我過去用過,我現在不想用,也沒有要用,我沒有,我現在是跟你說心底話:我是打從心底認為,我過去到現在就是徹底的失敗。我不是在激你,我真的就是這麼覺得。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分析我這種個性;為了名聲?我的確想要名聲啊,我從2005年開始寫部落格就說啦,可以出名我也想啊!但同樣找對象開幹,朱死神幹到家喻戶曉,我幹到什麼?

我幹到看著樂生不只沒有保留,還整個園區快要隨著地基滑動、自己崩解、我幹到一個一個曾經患過漢生病的老人就這樣含淚掛掉!!!!

我幹到中科一期、二期、三期、四期、五期、竹科竹南、後龍、宜蘭園區....全部順利開工!!!!就算被法院判決環評無效還是可以繼續運作!!!

我幹到台塑高雄仁武廠即使排放超標30萬倍的有毒廢水還是可以繼續營運!!!!

我幹到只要出門還是可以看見到處都是皮膚潰爛的流浪狗在路上夾著尾巴過馬路,不然就是極痛苦地死在公家收容所!!!!

我幹到集會遊行法繼續他馬的只打蒼蠅不打老虎,黑道辦喜事喪事還可以有警察護衛,幾個老農民要向馬英九申冤卻要被抬走!!!!

我累了。

我的憤青生涯到此結束。

我明確地知道我就是一個無能的傢伙,其實在這之前我就常常被告知了,我只是那時候還不承認罷了。

所以,我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搞串連。

我還是會三不五時開幹,不過我不會再搞什麼最後只有我自己一頭熱的活動了,我的能耐就這樣而已。

你也不用好意地跟我說我可以改變作法,我可以嘗試其他管道之類的。

你也不用落井下石貶低我,我已經自己把自己砸死了,你省點力氣。

我在猜啦,我這篇串連文章大概被幾個新聞台記者看見了。

所以他們也在昨天上了Facebook去看苗栗縣長劉政鴻的帳號

然後這就是他們寫出來的報導:

TVBS:〈獨家〉臉書秀愛好!「AV女優」 苗縣長尷尬笑
「那臉書上的愛好跟興趣,是助理的傑作嗎?劉政鴻說要再查一查,不然看到這畫面的人,不明究理,恐怕會覺得縣長真的很誠實欸。」

Nownews:臉書愛好和興趣裡有「松島楓」 劉政鴻尷尬笑說:不認識

「那麼這是否意味劉政鴻也把她當成偶像?面對記者的詢問,劉政鴻說,Facebook都是助裡在弄,日本的怎麼跑到我這邊來?一陣尷尬的笑聲後,還說自己被問傻眼了,他強調,根本不知道松島楓,甚至反問記者,松島楓的名字怎麼寫。」
------------------------------------------------------
我不禁懷疑我自己:還有什麼好媒體改革的? 有什麼東西還殘留著可以讓我改?

Nownews政治中心或許是哪個記者拿TVBS的稿來改。大概也因為這樣,連記者姓名也不敢寫。 

至於TVBS,我只能說:林秉儀廖雅玉,您兩位果然是大媒體培養出來的傑出記者。

  擷取選取區域_012.png 擷取選取區域_013.png

在苗栗王國開發,不需要獲得地主同意

| 5 Comments
擷取選取區域_010.png 

這是一位苗栗縣政府工商發展處的副處長黃智群科長,不知道單位、姓名。照片擷取自獨立記者朱淑娟這則報導裡的影音。

在影片的三分零八秒到三分二十二秒之間,黃副處長告訴我們,在苗栗王國:開發不需要獲得地主同意

也就是下面這個法規不存在於苗栗王國:

擷取選取區域_011.png

This basically explains everything. 

我們都誤會了,苗栗王國的公務員是奉公守法的。 只是他們國家沒有這條法。
這是苗栗縣政府發包中心2010年五月底決標的案子:
[招標方式]限制性招標(未經公開評選或公開徵求)
[採購級距]未達公告金額
[底價金額]925,000元
[總決標金額]925,000元
[投標廠商家數]1
[廠商名稱]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這是遠見雜誌2010年六月號288期的「特別企劃」:

所以你知道劉政鴻的五星級縣長是怎麼來的了。真「有效」。














真下賤!

然後,

就在昨天,苗栗縣政府又花了一百八十萬買媒體
[標案名稱]苗栗縣政府委託製播99年縣政宣導專業服務案
[招標狀態]第一次限制性招標
[預算金額]1,800,000元
[開標時間]099/06/17 10:00

現在還不知道得標的下賤媒體是哪一家,或許也不用查了。
擷取選取區域_008.png

這是我(鄭國威Portnoy)在部落格上發起的第N起的串連活動,
也是最後一次串連活動---而這活動必然失敗。

1. 因為就我發起或積極參與的所有網路活動,以結果來看,都是失敗的。

2. 我反對的對象從未因此就「小徹小悟」、「略改前非」,而我支持的理念從未就此成為主流,或起碼更為人所知。

3. 聯合報從未對他們污名化精神病患道歉、中國時報、自由時報從未對偏頗報導更正、蘋果日報從未改變傷害社會案件當事人的露骨報導模式、電子媒體從未停止過置入性行銷、樂生沒有保住、綠黨沒有當選、三聚氰胺引發的食品問題依舊發生、集會遊行法變本加厲、動物被虐待、中科四期如期動工、河岸原住民部落繼續在迫遷跟抗爭的循環中、政府資訊依舊封閉.....

4.「屢敗屢戰」?這四個字太偉大了,跟事實不符。

5.「懶人行動主義」?我其實甚至懶得去辯論。

6. 我從不認為我夠格被稱為社運人士,或是我在透過網路搞社運。我學的是媒體,我研究的是閱聽人2.0,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7. 我想知道,在台灣,部落格(社交媒體、公民新聞...)能把被掩蓋的真實傳得多遠、而部落客(鄉民、網友)能不能無視主流媒體的箝制或代理權,透過發表言論直接影響公共議題的方向?

8. 以及,在Web 2.0的時代,要如何當個稱職的公()民?

9. 我們沒有保住樂生,所以會有下一個樂生、再下一個樂生、再下一個樂生....

10. 這就是「下一個樂生」:苗栗縣政府捨大筆閒置工業園區用地不用,強徵民地、為了鴻海旗下群創光電用地,編織謊言,動用行政暴力,於6/8封住大埔里所有出入管道,然後在6/9凌晨四點派怪手跟大批警力「整地」。

11. 事發至今,沒有任何主流媒體報導。事實上,過往的幾次抗爭也沒有獲得過任何大媒體的青睞。

12. 如我一開頭所說,這是我最後一次在部落格上發起的串連活動,儘管這活動必然失敗。因為這次的對象是「五星級縣長」、曾是「立法院中少數為農業爭取權益的農業立委」、是「施政滿意度達八成,打造健康、幸福、快樂城」的劉政鴻。

13. 不需要貼紙、不需要Facebook、不需要建抗議網站。

14. 請在你的部落格,發表一篇文章,
標題:「劉政鴻,你可以收買媒體,但是你無法收買部落客!
內文:隨意。可以留白,自己寫些東西,或是給個鍊結到這篇文章。

15. 呵,當然,我很清楚地知道,有時候,部落客是可以被收買的。

16. 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樣,認為自己的人格價碼還沒有低到看見這種事情發生在台灣可以毫無反應,你就知道劉政鴻收買不了你的良知。

17. 媒體可以待價而沽,你我的良知不能!!

以下是中國時報資深記者、苗栗市(火旁)龍攝影比賽得主,苗栗社大「公民新聞寫作訓練」課程講師陳慶居先生6/12在中國時報上的A16全版報導:

  苗栗很「藝文」 吸引大批觀光客

苗栗縣長劉政鴻 打造健康、快樂、幸福城

解決業者難題 招商成效超優

社福大加碼 是宜居幸福城市

再窮不能窮教育 培養全才下一代

Google陳慶居,才發現他去年也幹過同樣的事情。食髓知味啊。

日 期:2009/11/10

報 系:中國時報

版 面位置:A10 專 輯

主 打縣市:苗栗縣    

出 現首長:劉政鴻

註 明廣編:專輯

標 題

撰 稿署名

苗 栗大改造 蛻 變健康幸福城市

陳 慶居/苗栗報導

文 化藝術饗宴 開 拓國際能見度

陳 慶居/苗栗報導

首 創文武雙全教育 繳出佳績

陳 慶居/苗栗報導

增 加社會福利 照顧勞工朋友

陳 慶居/苗栗報導

備 註:全版

 

 

日 期:2009/11/10

報 系:中國時報

版 面位置:A11 專 輯

主 打縣市:苗栗縣    

出 現首長:劉政鴻

註 明廣編:專輯

標 題

撰 稿署名

苗 栗縣民光榮感 高達七成四

艾 普羅民調/苗栗報導

劉 政鴻 獲評最有執行力的縣長

陳 慶居/苗栗報導

觀 光人潮大增 為業者創可觀商機

陳 慶居/苗栗報導

傳 統農業縣 蛻變成現化山城

陳 慶居/苗栗報導

備 註:全版


從苗栗縣發包中心查到今年的這個標,所以中國時報可能就是拿了這九十萬,讓自己自甘墮落成北韓媒體等級,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資訊更新見下方)

「我們家報紙除了可以透過報導把劉大縣長吹捧上天之外,不管苗栗縣發生了什麼骯髒事?只要給我們家報紙九十萬,都可以當作沒看見。」

「國王萬歲!」

劉政鴻.jpg



賤。

-----------------------

更新:我先前原本找到的標後來發現是給電視的,所以:

1. 中國時報拿得可能是別的平面標。不過我現在找不到,因為苗栗發包中心的資料並沒有更新到最新。
2. 還是有可能就是這個標。中時可能派旗下電視子公司來標,標案計劃書中則加上中國時報可以替苗栗縣政府額外多作一個整版置入性行銷當作誘因。通常有多個媒體的媒體集團都會用這種方式來提高得標機率。例如,我在苗栗發包中心網站找到另外一個去年的標,是中視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中時集團旗下子公司之一--得標。總額為兩百一十萬。陪標沒上的是聯合報。這個標應該就是去年十一月陳記者那幾篇報導的由來。

-------------------------
更新2
找到了,應該就是這個六十一萬八千一百元的標

[標案名稱]平面媒體宣導縣政委託專業服務案 
[招標方式]限制性招標(未經公開評選或公開徵求)
[採購級距]未達公告金額
[預算金額]630,000元
[底價金額]618,100元
[總決標金額]618,100元
[投標廠商家數]1
[得標廠商代碼]03798509
[廠商名稱]中國時報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是否得標]是

[圖]Twitter參與度層級

| No Comments

奉獻?

| No Comments
歌名:奉獻(?)
附註:
語言:國語,  曲長:4m41s
作曲:翁孝良,  編曲:陳志遠
監製/填詞:楊立德
改詞:Portnoy

podcast from myaudiocast
西瓜奉獻給政鴻 蚵仔奉獻給伯源
你拿什麼奉獻給我 我的縣長
生態奉獻給友達 農地奉獻給群創
你拿什麼奉獻給我 我的縣長

你拿什麼奉獻給我
我不停的問
我不停的找
不停的想

海豚奉獻給石化 人命奉獻給台塑
你拿什麼奉獻給我 我的縣長
百億奉獻給花博 治安奉獻給黑道
你拿什麼奉獻給我 我的市長

記住#8964, 關注#flotilla

| 2 Comments
1. 我當然已經很清楚,我們的馬英九總統從選上之前的積極要求六四平反,到選上第一年的讚揚中國人權進步,到如今的悶不吭聲,是有軌跡可尋的。諷刺跟假設馬英九今年會講出什麼蠢話,或是認為他會乾脆忘記六四這天,其實某一方面還是希望他不是真的那麼...但,我想大家還是跟我一樣早點放棄無謂的期待比較好,更何況,政治人物的表態真的跟屁一樣。#8964

2. #8964之後,台灣的廠商反而逆著國際譴責潮流轉進中國,用「台灣奇蹟」在中國打造出「中國模式」。或許曾經也有些商人以為經濟情況的改善可以促進中國民主化吧。儘管現在聽起來像個笑話。

3. 我們可以停止紀念六四,問題是六四一直在發生,這二十多年來沒有中斷過。四川地震過後那些姓名被禁止公佈的學童們,上訪村裡被當成精神病患、被毆打、被強姦的上訪者們、西藏哲蚌寺的喇嘛們、因北京奧運、上海世博而被迫遷者、富士康的員工、胡佳、譚作人、黃琦、師濤、陳光誠、高智晟、劉曉波....以及所有因言論入獄的中國網誌作者們---六四從未過去。#8964

4. 而很遺憾地,歷史就像個螺旋,同樣的悲劇,換個時間地點人物,不斷地重演。#10531 #flotilla #gaza  我只要一想到這件正在進行中的慘劇,就難以入眠。

5. 從今年總統府六四新聞稿中,可以知道馬英九完完全全忘記台灣有原住民、有數十萬新移民、還有許多根本不認同中華民族這個東西的人。兩岸在人權方面的距離,的確拉近了,但是多半是台灣主動向中國標準靠近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June 2010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May 2010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July 2010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