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10 Archives

環保跟永續到哪裡去了,這當然是個小問題,小到沒有人關心。

我也不是要驕傲地說什麼只有我在關心,因為其實整起事件我都不關心,所以才會隨便寫篇文章打發,作個紀錄罷了。

市府說新生高工程跟花博是無關的,所以不要把花博也拖下水。我就姑且接受這個說法。所以我盡量用分開的角度來看這兩個案子。

目前新生高工程的主要問題就是「買太貴」,整個工程價格太高、花卉單價太高管線價格也太高,都高出幾十倍到幾百倍。

買太貴這種事情其實你我都很熟悉,我們幾乎每天都在作,只是沒有感覺。什麼事情作多了通常就不會有感覺了,唉。

買花沒什麼不好。花博的花據說全部跟中南部花農採購,而且價格依照「市價」,跟新生高的「離譜花價」不一樣。我好奇的是,新生高工程跟花博採購這幾十億的花,不管高價還是低價,到底有沒有把公平貿易的標準放進去,還是只是便宜就好?:這些花是大量撒殺蟲劑除草劑並污染土地水源之下的產物嗎?看看下面這則影片:


另外,台灣重要的花卉生產基地在台中縣后里,而這裡正是中科三期的基地。后里花農現在面臨著大挑戰,因為中科三期污染了空氣、土地、水源,除了未來后里蓬勃的花卉產業可能消失這個比較遠一點的問題之外,最近的問題是這些即將運到台北的花卉可能都受到污染。花博在乎這些嗎?台北市在乎嗎?

另外,議員說新生高的PVC管線太貴,但我的問題是「你還在使用PVC嗎?

PVC是聚氯乙烯的簡稱,英文為Polyvinylchloride,被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稱為「毒塑膠」,卻也因為便宜、製造方便,而成為產量僅次於PE的第二大泛用塑膠,廣泛存在於我們的生活周遭,嚴重威脅著我們的環境與身體健康。.......
..............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之所以會稱PVC為「毒塑膠」,不是指不含任何添加劑的PVC本身而言,但也不光指含有添加劑的PVC產品而言,而是因為其整個生命週期,從原料開採、製造、使用、到廢棄的所有階段,皆會對環境與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如果真的有那麼高的預算可以用,我請台北市政府就不要省了,花多一點錢選擇別的材質的管線吧。但是看樣子工程標案完全沒有要求這一點。

還有是聽說花博把商標形象授權給在中國的台商,所以很多花博紀念品都是中國製造,儘管是台商承包。我想問的是:把商標形象授權出去的時候,有沒有考慮到花博紀念品的製造過程跟材質是否環保呢?有沒有要求獲得授權的台商對員工的福利要達到標準呢?我在花博的網站上找不到這些要求跟標準。
 
花上123億的博覽會跟與博覽會相關的工程,目的是要讓台北變美麗。台大生要靠著天生麗質去當Show Girl是個人選擇,有人覺得可惜,我認為無所謂;但是台北城要透過花博改變外表來吸引觀光,應該有不那麼膚淺的作法。

最後,我懇請台中市議員爭點氣。台中拼命種死花、種死樹的問題絕對比台北嚴重,胡志強的部落格裡頭都有詳細記載,請「花」點工夫吧。
老實說,這真的不容易。但根據剛投案的廖先生表示,他就是因為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殺手轉型教育才會走上這行業。儘管當殺手風險高、但工資更高,在資本主義的台灣,殺手一向是最有能力的創業者首選,只有能力不夠的人才會去賣雞排、開咖啡店、或是搞什麼社會運動,寫部落格喇賽。

但老實跟廖先生說好了,廖先生你儘管年輕有為,但是在殺手排行榜中還遠遠比不上許多成名已久的優秀殺手。首先,廖先生太年輕、經驗值太低、殺的人太少,而且沒有撐到最後殺光所有人的決心。看看台灣殺手榜上最近排名第二的郭台銘,他一根手指頭都不用動,就讓十二個人自殺。最後只要開個記者會嬌嗔一下,說「台灣欺負我」,就有成千上萬的人聲援他,並擺出任憑踐踏的身段,渴望他早日回台灣創造更輝煌的殺人紀錄。廖先生你跟郭台銘一比,還能不慚愧嗎,恐怕郭先生還會說你是殺手界的草莓族呢。

更別說跟台灣殺手榜上第一名的台塑王家殺手家族比較了。大家都知道,台塑王家殺手家族簡直可以把揍敵客家族當成小孩耍,揍敵客家族最厲害的爺爺也只能把圓的直徑延展到三百公尺,王家最厲害的爺爺一手創立2,603公頃的六輕石化王國,在這個能力範圍內沒有人動得了他,要怎麼毒殺、病殺、氣殺能力範圍內的人,都隨心所欲,無須顧忌。甚至到後來能力一擴展就讓整個台灣跟中國都莫之能禦,即便過世了也繼續保持著能力發動狀態,連中央政府派出來的除念師都說無法解除,只好再培植另一個殺人魔王國光石化來硬拼。

當然,廖先生也不用太難過,台灣殺人業蓬勃發展,創投很多,只要敢做,不怕沒有市場。在台灣、在中國、還有在鄰近的許多亞洲國家,殺人都是合法的,所以如果你想繼續殺人,但有又不想動輒進監獄,可以選擇當警察。在台灣絕大多數的人是贊成人互相殘殺的,也就是贊成死刑,其實就跟廖先生殺人的理由一樣,你說你是要報仇,要撫慰你因為被翁先生欺騙受傷的心靈,贊成死刑的人也說是要報仇,要撫慰被犯罪者傷害的心靈。當然現在翁先生已經過世了,於是他的女朋友也說絕對會向你報仇,這樣才能撫慰她的心靈。

不過或許因為你下手時還未成年,你可能不會被政府派出的公務殺手把你殺死,甚至有朝一日還可能出獄轉職成更生人。成為更生人是一個你是否能堅持殺手志業的重要階段,畢竟空窗期已久,要重拾手感可能需要勇氣跟練習,例如先虐殺貓狗試試看之類的。你不用太擔心,台灣社會會大力支持你出獄後繼續殺人,很多正義之士會努力讓你繼續選擇踏上偉大的殺手之路。但我話說在前頭,要知道,哲學家邊沁說過,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會把世界上的人分成兩種的人,一種不會。而更生人也有兩種,在台灣社會等級排比上天差地遠;你如果努力一點,繼續殺更多人,然後賺更多錢、控制更大的地盤、訓練其他人殺人,自己管理業績...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變成行政院長跟總統的好朋友,就算你死了都會有地方首長當你的治喪委員會主席,可不威風八面?但是如果你放棄了殺手這份志業,很沒用地去想去找別的普通工作的話,你將會面臨無數的拒絕,到時候你大概也只有自殺跟自我放棄兩種選擇了。

李家同先生認為,你大概是在學校成績不好,所以才當了殺手。但我知道,你就是適合當殺手。如果你學校成績好一點,你只是會從一個交白卷的殺手,成為一個英文數學達到75分的殺手。說真的,你不當殺手太可惜:你冷靜、你臨場判斷能力佳、你身手矯健、你善於不露聲色...這種種特質都顯示出你具有成為優秀殺手的潛值。

但其實除了殺手這種高風險的行業以外,其實下棋、撞球、戰鬥機駕駛員...等等,也非常需要你具有的這些特質。只不過或許你沒能想過、或沒有人給過你機會,讓你去學下棋、學撞球、學駕駛戰鬥機吧。

廖先生,我一直稱呼你為廖先生,因為你如今已經成年了,而你很有可能不會死在監獄裡頭,你很有可能需要重新進入社會,這個讓你有點失望的社會。我個人很不期望你出獄之後繼續當殺手,因為我幹了太多讓人討厭的事情,我怕有人僱用你把我殺了。而無奈的是,我也不能替你作什麼,我只是個打嘴砲的部落客,我只能借花獻佛,送給你下面這則演說,這是肯 羅賓森爵士在TED 2006年大會上的演說,我想你會喜歡。

我覺得我之前想得太複雜了,一直在想Ushahidi啊、想著如何找合作夥伴。但,如果網民認為監督五都候選人是必要的事情,那不管用什麼平台都可以監督;如果網民認為這是不重要的事情,那用什麼平台都沒有用。 所以我簡單開了一個Google Wave。連專門網站或部落格都省了。只要你有部落格、有 Google 帳號,就能加入五都選舉監督的行列。

妳不需要造訪我的網站,我更歡迎各位自己用自己的部落格發表一篇部落格文章(post)或是專頁(page),把以下的Google Wave程式碼貼進去,這樣你的部落格就成為了五都選舉監督網的入口囉。 

<div id="waveframe" style="width:500px; height:400px;"></div><script src="http://www.google.com/jsapi"></scrip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oogle.load("wave", "1"); google.setOnLoadCallback(function() { new google.wave.WavePanel({target: document.getElementById("waveframe")}).loadWave("googlewave.com!w+Z3kcGSd7A");}); </script>
Screenshot.png

地理定位改變世界的十種方式

| 2 Comments
原文鍊結:10 Ways Geolocation is Changing the World
作者:Rob Reed
翻譯:Portnoy (鄭國威)
授權方式:因為這篇文章也轉貼在Beth's blog,而該網站的授權是CC-By,所以我就拿來翻了。

定位技術正在轉化我們體驗與探尋世界的方式,而最終將改善我們的世界本身。從全球到地方,以下是地理定位作為行善積極力量的十種方式。




社交媒體已經改變了世界 ,以全球為規模對傳播模式做出革命,這個轉變隨著每則最新動態、部落格文章、或影像串流而持續進行當中。全球公民已經結合成全球性的網絡。


自從這幾年來社交媒體受到廣泛採用以來,它以超強的力道推動著社會運動、目的性消費、以及社會企業。顯然,科技的真正價值不在於科技本身,而是在於我們如何使用它。今天,第二波創新正在定義新世代,設定未來十年即將促成改變的舞台。


行動科技將會把全球網絡延伸到每個配備行動設備的人身上,同時讓無數在地網絡在現實世界中結成。我們已經將媒體製作跟傳播去中心化了,我們也正在對能源作一樣的事。而這個趨勢將會延續至社交網絡、社會行動、以及商務之上。


智慧型手機、行動寬頻、以及定位感測應用程式將會以各種更有意義的方式,把我們與對我們最重要的人群、組織、活動、資訊、以及公司連結起來--也就是鄰近我們居住地跟我們所在地的他們。地理定位服務(LBS)能否改變世界?以下是十種方式


1.向好東西報到 (Checking in for Good)


如果GowallaFoursquare教了我們什麼的話,那就是人們會對單純的誘因表現出回應。這類程式僅僅因為提供各種徽章、市長資格、以及其他無形的獎勵,讓數百萬人在他們所到達的地方報到。其他應用程式,像是Whrrl就更進一步,讓擁有相同想法的「眾多社會」藉由在地因子結合。這些應用程式的下一步就是增加更多「目的」,鼓勵更多有意義的報到,並提供相應的徽章跟戳印,藉由這樣繪製出目標使命之完整圖像。或是將某個專有應用程式發展成可以獎勵意識性消費、社會責任、以及公民參與。例如應用程式CauseWorld就內建目標使命的元素,但尚未與目標使命相連之地點有關。


2在地飲食(Eating Locally):


想要永續,我們就得從離食物製造點最近的地方輸入食物。許多所謂的「在地饕」只訂購一百哩餐點100-mile diet,亦即這樣的人「不吃--或幾乎不吃--除了方圓一百哩之內獲取的營養來源」。為了照著這種規範來飲食,勢必在獲得跟辨認相關資訊這方面會遇上很大的困難,因此就有個以地理資訊為主的Locavore應用程式相應而生。這個程式提供你當季與下季食物的資訊、農人市集訊息以及食譜的連結。這個看似簡單的應用程式顯然才剛起步。隨著時間演進,地理定位感測應用程式除了能引領我們前往雜貨店或農人市集去之外,更能進行導覽。在導覽中程式將能夠依照我們各自的特殊餐飲要求或敏感度分別出不同的食物。


3. 政治組織動員(Political organizing)


在下一次的總統選舉中,除了地方事務會成為政治話題以外,地理定位更會介入其中。我們見證了社交媒體在2008年總統選舉歐巴馬大勝時起的作用。在2012年,地理定位應用程式跟各項技術將會扮演更核心的角色,用來組織、管理選舉活動,並最終贏得勝利。我們將在行動應用程式跟定位感測瀏覽器上看見這些過程。行動者跟志願者將會獲得更大的能力。選民將會在投票時刻更積極做出選擇。而在幕後,我們將會見證選舉陣營與活動能藉此得到大批資料,並用這些資料來尋找目標、提昇力量、優化策略。能夠掌握地理定位的黨派、候選人、以及行動目標將會獲得實際可精算出的益處(Elections app 將會為了2010年而更新)


4. 尋找綠色企業(Finding Green Businesses):


網路有效地替代了紙本的黃頁,成為尋找地方上企業跟服務的工具。然而這種「靜態網路」的體驗正在迅速被行動網路跟行動應用取代,讓我們在我們最需要獲得這類資訊時就能取得。Yelp 跟 Around Me 兩個應用程式在找餐廳、咖啡店、旅館等方面已經很受歡迎,但找通過綠色評鑑的商店呢?Greenopia 把原本平面印刷的在地指南變成了動態的全國性行動應用,你可以用來尋找地方上各個類型的綠色企業。不再用紙,體驗更佳。Green Map應用程式則是另一個發掘在地綠色環境,並將我們與這些綠色環境連結起來的方便工具。


5. 更有效率地旅遊(Traveling More Efficiently):


我們已經能夠獲得地理定位系統(GPS)搜索資料與靜態交通資訊好一陣子了,但直到現在我們才正要看見這些科技發揮全部的潛力。當我們能夠獲得根據我們所在位置跟路線,並時時更新的詳細交通資料後,我們便可以最小化交通堵塞,最大化交通流量(只要實體上允許)。最新的MapQuest 4行動應用程式 可以隨著我們的每個轉彎而更新資料就是一個好開始,透過這個程式你能針對你設定的路線獲得特定的交通警示。然而,透過TrapsterWaze等程式,使用者生產的資訊藉由群眾外包的方式(crowdsource)可提供更細節的交通資料,像是如何避開一個被有毒化學原料濺灑的路口。或著,如果你想要完全放棄汽車,Google地圖 也可以讓你輕鬆選擇公共交通工具或是自己騎單車到達目的地的方式。


6. 掃描道德產品(Scanning for Ethical Products):


線上購物讓我們習慣於在購物前先閱讀各方評論跟比較。現在這個步驟也可以在實體購物前進行,像是MyTown 還有 Stikybits就提供了這樣的功能。只要先用智慧型手機的相機刷過產品的二維條碼,就能開啟許多額外資訊(當然也有交易價格),可以作為你消費時的依據。這些資訊可能包括製造地點、運送里程、製造商的信譽、化學成份、碳足跡、或是完整產品生涯的分析。藉由讓我們更能接近在地商店跟在地生產的產品,定位感測應用程式將能改變商務本身。不論是蔬菜水果還是書籍、電子產品,如果你所在的幾個街區內就能找到你要的東西,實在沒有必要從老遠送貨過來。


7. 建構鄰居網絡(Networking Neighborhoods)


地理定位服務最熱門的一個項目就是建構鄰居網絡。許多這類型應用程式的目標就是強化我們自己的社區組織。你可以用DeHood這個程式追蹤居住的鄰里社區發生了哪些事,分享你最喜愛的地點,增進實體人際交流。畢竟,只要你曾經在這個程式上跟人認識過,在真實世界中碰面時要開口說聲「你好」就簡單多了Blasterous 是另一個讓你分享在地資訊的工具,BlockChalk 也有一樣的功能,但是以匿名方式進行。最後,NeighborGoods利用街道住址來促進一對一的有用物品借用跟交易。到頭來說,與你的鄰居們連在一起可以促成更安全、更有生產力、更永續的社區。


8. 追蹤環境災難(Tracking Environmental Disasters):


環境災難的規模跟大小似乎不斷成長。2008年,發生了田納西煤灰洩漏事件,當時被稱為「美國國內同類型環境災害中最大型的」。然後我們才知道這起事件的規模比原先預估的大上三倍。最近,英國石油BP的漏油事件又創下了「美國國內最大型的環境災害」紀錄。在每個案例裡,關注的公民都能利用地理定位技術來監控與追蹤災害影響。應變小組可以利用這些技術來協調災害控制跟清理作業。最終,這些技術可以用來正確估計災害的大小跟影響,以便更了解災難的破壞跟損失。


9. 用生態鏡頭看世界(Viewing the World Through an Eco Lens):


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與地理定位一樣,都是熱門行動技術之一。擴增實境讓你可以透過智慧型手機的相機(或類似的裝置)來觀看世界,然後看見許多層次的地理特定內容或資訊。其中最受歡迎的應用程式就是Layar,這是一個擴增實境瀏覽器/平台,能讓你選擇特定資料層或體驗項目。這對綠色環保或行動目標導向的內容來說有很大的開發潛能。你或許可以透過鏡頭找到通過綠色評鑑的企業、美國綠建築學會認證的建築、或是虛擬的溫室氣體如何排放進大氣層。與智慧電表科技結合之後,你可以即刻看見在你周遭能源使用效率最高跟最低的家庭。而對於我們之中的較憤世嫉俗的人,你可以藉此看見山巒、森林、河流、跟海洋過去的樣貌...在氣候變遷跟那麼多環境災難發生前的樣子。


10. 紀錄時時刻刻(Capturing the Moment)


更有效且快速獲取現在周遭發生的事件資訊--即時即刻--能夠大幅度改變生活品質。這種「地理空間感知」的覺察可以透過今日的智慧型手機來實現,因為它能夠將一小塊的資訊--一瞬間--捕捉下並按照發生的特定時間、地點,紀錄保存。這對紀錄空間時間非常重要。抗爭、自然災害、運動比賽、聚會、政治危機...包括任何東西、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以及事件發生歷程的實時資訊。 要實現,需要許多年,以及許多不同的應用程式的配合。最終,它將會徹底改變我們近用跟消費內容的方式。它將會補完新聞與資訊的民主化跟去中心化工程...用時間跟地點。


備註:隱私是地理定位服務產業最大也是唯一的議題。你必須要了解你正在跟誰分享哪些關於你的所在位置的資訊。


新浪微博

| 3 Comments
新浪微博如果進入台灣市場會如何打亂一池春水的議題很有趣,儘管是個假議題。

為何新浪微博會大熱?有人認為是其延續新浪博客之名人策略奏效,有人認為是中國網路封鎖導致大部分用戶無法選擇其他平台,如Twitter或Plurk。

但只要自己去註冊一個帳號,用使用者的角度去體驗看看就會發現,新浪微博的設計真的很貼心,很符合中國用戶的習慣,絕對是研究了Twitter用戶對Twitter的批評,以及其他許多類似網站的案例之後才研究開發而成。

但更有人認為其實絕大多數新浪微博的用戶都不知道國內曾經有過其他微博平台,也不知道國外有Twitter先行者,根本無從比較起。就跟無名滴咕的使用者突然發覺有個網站叫做Twitter,介面好像滴咕,認定Twitter絕對是抄襲一樣有趣。

所以新浪微博會火是多種原因的集成,在中國能火,在台灣不知道,不過更重要的是,新浪微博根本不會作什麼進入台灣市場這件事。

討論新浪微博如果進入台灣市場會怎麼辦之前,可以先評估一下它是否有這麼做的必要性。

首先要定義一下「進入台灣市場」是什麼意思。嚴格一點定義的話,大概必須開設繁體中文版、針對台灣用戶客製化或微調整介面、甚至在台灣辦場記者會,請台灣已經在微博開帳號的名人站台支持、發幾篇新聞稿。到最後是在台灣建立個辦公室,養著一小群人。

如果不嚴格定義的話,那就跟現在這樣,放一個繁體中文切換在那裡就算有誠意了。有人說這繁體中文版就是給台灣人用的,但我想給說是給香港人用的比較實在吧。FACEBOOK當初開始火紅的時候也沒有繁體中文版啊,更何況Twitter到現在也只有少數幾種語言,還不是全球都在用。

首先,如果名人效應有用,新浪微博如果因此在台灣火紅,那新浪博客也應該早就要火紅才對。社交網路是社交出來的。名人的微博就跟名人的博客一樣,要麼不是自己寫的,要麼寫了不看回應,要麼看了網友回應但是自己不回應。除了熱情粉絲會追著沙發坐以外,對大多數人來說實在沒有意義。

更何況大多數台灣人還不習慣處在中國網路習俗中,被多出萬倍的中國網友淹沒。應該說,如果這名人是中國人,而且只有微博帳號可以追,那台灣迷應該還是會追,只是如果這名人是台灣人,在台灣無名、Pixnet、Facebook等地方都有落腳處,實在不必多費功夫到微博去搶沙發。

再者,先不管台灣市場(跟中國比起來)到底小不小,我懷疑進入台灣市場會有任何利益可言。待過網路公司都會感受到在台灣要靠網路廣告賺錢有多難。

最後是言論管制的問題。其實對新浪來說,能夠不監控絕對是最好的,因為那造成了新浪極為龐大的人力成本。所以說,如果要進入台灣市場,新浪首先就得選擇是否要把台灣版跟中國版徹底分開,如果不徹底分開,那就得連著台灣使用者發表的內容一起監控,多個頂多一兩百萬人對新浪微博來說大概不算什麼,但是對偶然被審查到的台灣人大概很不是滋味。

要知道,台灣名人早就為了中國市場培養出自宮的覺悟,就算是在台灣的網站上也決然不敢侵犯中國敏感的自尊分毫,更別說要提到任何政治社會話題了-- 因為根本就不知道有任何政治社會話題。再者,如果要靠名人號召,又得分裂網站,那就會很麻煩。新浪不會傻到跟名人說你們得開另外一個台灣版本的帳號,那也會惹到部份名人,或許還會刺激中共。而如果設計出一個機制讓名人發微博可以自動跨兩個版本,然後網友回文會自動標示出「來自中國版」跟「來自台灣版」的話,大概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後續問題一定更多、更大,要解決這些問題實在是不合成本啊。

在不把新浪微博台灣版與中國版徹底分裂開來管理的前提下,新浪最要緊的抉擇是使用者條款,而新浪微博必定是選擇不自由地區的中國版本使用者條款來讓台灣人用囉,也就是現在的情況啦。

新浪微博現在並沒有用很嚴格的事前關鍵字偵測來消除不當言論,而是用使用者條款跟對於名人的加強監控來管理,避免惹禍上身。對你我一般台灣人來說,我們大部分的推不會跟中共敏感議題有關,就算罵也都在罵台灣領導人跟政客奸商,不會突然因為玩起新浪微博就進入大中華共榮圈。但在天威難測跟新浪內建的刪文員工突然認真起來的偶然率之下,還是有可能遇上微博短文被砍,或是整個帳號被刪除的情形。如果我們當初答應的使用者條款遵守的是中國版本,那就請自己認虧。

新浪微博我也有,玩了一會發現沒意思。對我來說,我既不想追不會屌我的名人,也不需要透過新浪微博去宣揚什麼理念或自我行銷,更不需要透過它去結交中國朋友--因為值得交的中國朋友都在推特上了。

更何況我如果推薦什麼文章,大概九成的鍊結在中國國內都打不開或連不上吧,包括我自己的部落格跟全球之聲。就連用蒙文寫的遊牧綠都被封鎖了。

其實新浪微博真的做的很不錯,很可惜因為言論審查的關係無法在全球規模上跟Twitter等其他競爭對手比較看看,但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才有崛起的可能性。

雖然我認為新浪微博不會進入台灣市場,台灣使用者也不可能熱情湧入,但如果把我自己的判斷否定掉的話,我其實是非常期待中國社交網站大咖們--如新浪、騰訊、開心網、人人網、百度等中國網路大公司--都進入台灣市場。把台灣當成一個不需要擔心封鎖跟自我審查的中文網路實驗室,並在這裡與台灣在地霸主以及其他外國網站硬碰硬地鬥爭一番。

另一方面,我也很期待看見台灣政治人物從馬英九到五都候選人都上微博去開個帳號。國民黨的(包括楊秋興)趕快上去招商,民進黨的趕快上去學著跟你們認為只會吐痰、隨地小便、破壞景點的中國遊客溝通溝通。

最後,新浪微博現在活得很好,除了我的中國朋友們在新浪微博的帳號不斷「被轉世」(就是砍了又砍,只好一直開新帳號)以外,大多數的微博網友已經發展出獨屬於新浪微博的文化,不管是不是在審查之下形成的,都是值得研究的網路文化。如果我還在唸研究所,中國微網誌平台的歷史,新浪微博的崛起、發展,以及使用者文化,跟中國言論審查等之間的互動絕對是我必選的研究主題。

近況報告與我期待的三位女演員

| No Comments
在進入主題之前,先近況報告。

從蒙古回台灣大瀉三天之後,腸胃依舊不太正常,不過已經從「水汪汪」變成「氣沖沖」,可說已經不用擔心土石流或是深層崩塌會突然在褲子上動搖個人生命財產安危。

前天接受了三立新聞的簡短採訪,在大雨滂沱的大里中興路7-11[佔用騎樓]咖啡座回答了三個問題,據說當晚新聞就以「大埔事件 部落客聲援」之類的標題播出了。我並沒有看見報導。不過我想我還是要再說一次:我只是個打嘴砲的。

另外,當我昨日後庭依舊水淹七軍時,我為了要去媒觀開會而前往台中車站搭統聯北上。還沒到達統聯,城牆就即將不堪大水衝擊,為此只好儘速到鄰近的麥當勞免費佔用廁所長達半小時。

待這波洪災過後,呈現脫水狀態的我渾然不覺地走進了旁邊的諾貝爾書局,然後在入口左側的新雜誌區無意識地浮游了五分鐘。要離開前看見架上最新一期的商業週刊,封面頭條有著中科三期跟大埔等關鍵字,於是我就拿了一本到收銀台結帳。順便說一下,最近這陣子天下雜誌、商業週刊、今週刊等雜誌紛紛討論起我所關心的環境議題,報導內容皆值得一讀。我於是自以為是地以為能鼓勵這些記者繼續關注環境下去而掏錢買了這幾期雜誌。

我常常得了便宜還賣乖,是個賤人。所以我還是要在這裡跟本期商業週刊的讀者說一聲:我並沒有被商業週刊採訪,也不知道「秒速人脈力」專題會提到我,並當作一個案例。雜誌中說「甚至有人稱他是『台灣部落格第一人』」這件事基本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就算這個「甚至有人」真的存在,他說的也不是事實。請各位朋友笑笑就是,如果各位看不過去,打算要求商業週刊糾正此一說法之錯誤,我也很贊成。

當然,如果說真的有錯誤要糾正,這期專題最需要糾正的是:
1. 呈現出大埔問題已經因為眾多網友關注以及三千人上街頭夜宿而解決的假象。我們都知道,完全沒這回事,只有更糟糕而已。
2. 一方面要談新的「無組織的組織」(可能是接下來有代理Clay Shirky書的計畫?),另一方面又用舊的「無名小卒英雄」手法切入案例,頗為衝突。
3. 阿孝老師躺在草地上的照片沒有露乳溝(大誤XXXDDD)

好了,接下來可以談正題了。很遺憾的是,在講完完全跟正題無關的近況更新之後,我已經快睡著了。(今天花了一千多元買了草蓆,希望待會可以睡好一點)(我為什麼不乾脆分成兩篇文章呢?)

還記得Vogue前陣子有一期封面是十位一同穿紅衣的台灣女優,主題為NEWPOWER火紅十顆星嗎?如果忘記了或是根本不知道,可看這則影片

事實上這十位女優我都非常喜歡,相較於另一期的十位男優,也比較沒有硬湊的感覺。但如果要分,這十個人我會分成以下四群:

第一群(已經有自己的類型,代表作也大受歡迎,可說已經脫離NEWPOWER,應該勇於嘗試別的類型):林依晨、楊謹華、陳怡蓉。
第二群(類型還很不明顯,要謹慎,切勿亂嘗試):柯佳嬿、曾珮瑜、郭碧婷。
第三群(類型越來越明朗,很有機會成為該類型霸主):郭采潔、張榕容。
第四群(戲外形象遠強烈過戲中表現,如果沒有大躍進,可能淪為萬年代言人):張鈞甯、關穎。

而這十位當中屬於第三群的張榕容跟郭采潔,以及沒有進入這十人名單中的陳意涵,就是我覺得將會成為接下來五年台灣影壇最有發展的三人。

一、張榕容
chang.jpg

二、郭采潔
guo.jpg

三、陳意涵
chen.jpg

這三人在我看來的共通點都是可塑性極高、聲音有辨識度、口條不生澀,不用靠緋聞就能吸引目光,感受的到各自對戲劇的熱情,都經過電視劇磨練而且非常有戲劇天份。是演員,而不只是偶像。

而且勢頭正好。

其實第一群中的林依晨等人在各方面都比我所期待這三位更上一層,但是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感覺屬於她們的那個勢頭已經過去了。不能說不會還有下一個勢頭,可欲也可求,但是難。

接下來張榕容、郭采潔、陳意涵這三位的作品將陸續跟觀眾見面,分別是《殺手-歐陽盆栽》(張榕容)、《近在咫尺》(郭采潔)、以及《痞子英雄電影版》。我是一定都會去電影院看了。

在部落格上,這三位也展現很不同的風格,有興趣可以去逛逛:

張榕容:我的紀錄

哽咽

| No Comments
哽咽,根據漢典(跟陳漢典沒有關係)的解釋是:不能痛快地出聲哭。

在中文應用上,哽咽通常有幾種使用的方式,可從以下例句中了解一二:

1. 說著說著,總統馬英九又哽咽起來了。(哽咽+起來。動詞加起來為中文特殊用法)
2. 總統馬英九不禁哽咽道。(哽咽作為動作分詞轉化為形容詞修飾「道」這個動詞)
3. 說到激動處,馬總統再次哽咽。(最常見的單純用法)
4. 馬總統痛批:「都是民進黨害得!」(哽咽)(把狀態動詞放在最後面並括號呈現,屬於輕小說寫法)

哽咽作為一個表述狀態的動詞,基本上後面是不加受詞的。不過我們都知道語言是會演進的,端看使用者如何應用,例如:

當吳伯雄打開總統府辦公室的門時,馬英九正在哽咽金小刀。(哽咽變成了可以後加受詞的及物動詞)

而哽咽原本只有主動態,沒有被動態,但如今經過演化,也出現了被動態:

在馬總統的漠視、吳敦義院長的縱容、地方首長劉政鴻的蠻橫、以及媒體的集體忽視之下,苗栗大埔的農民被哽咽了。(被動態的哽咽)

當然,哽咽持續演化,也已經出現了形容詞的用法,例如:

馬英九的施政真的讓我很哽咽。(哽咽作為形容詞)

最後也別漏掉了哽咽作為名詞的潛力,例如: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entries from August 2010 listed from newest to oldest.

July 2010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September 2010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