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in Book Category

日日美好 vol.1

這是最台灣的台灣漫畫。

這可能是妳第一次,發現其實台灣漫畫家的沾水筆真的可以畫出台灣。

至於下次,就等張季雅吧。

同場加映:總管的慣例

在前兩節中,研究者分別討論了閱聽人2.0現象的兩個要點:第一個要點為「相信社群參與更甚於傳統權威,對高度媒體識讀能力與新媒體技術能力的閱聽人」(以部落客為代表),再者為「進入門檻低的開放網路平台,容許所有能近用基礎電腦設備的人輕鬆地使用」(以部落格為代表),然而閱聽人2.0的存在更仰賴社會中一定程度的民主與自由,只有如此,閱聽人2.0才能壯大、發揮力量;也是為了讓更多人能在民主與自由的環境下發聲,閱聽人2.0的存在才有意義。

當我們說部落格能夠促進新聞的民主化時,隱藏的前提是現有媒體並不民主,或是還不夠民主。這類批判不只針對於那些以政府力量控制或壓迫媒體的國家,如中國、伊朗,還包括了那些表面上捍衛新聞自由,媒體亂象卻反過頭來侵犯個人人權的國家,如台灣或是美國。

主流大眾媒體曾被賦予社會中公共領域的角色。根據Habermas(1989),公共領域是一個由公民自己組成、介於公民社會與國家間的空間,以供公民發表意見及討論辯證,讓民意得以形成。換句話說,公共領域是一個讓個人表達各自利益及意見的公開場所,產生針對於這些利益及意見的論述,並且發展可能的集體行動之方向,以推動並落實這些利益。

任何能增進更多公眾近用的媒體都擁有促進社會民主化的潛能,然而,大眾媒體正身處危急存亡之秋,本身更需要「賦予其民主的特效藥來治好它的毛病」(見 Dahlgren & Sparks, 1991;McNair, 2000)。當今媒體所有權過度集中,傳統媒介組織欠缺透明性,資訊流動過於單向等等問題,已受到許多批判;如今,新聞被認為是塑造出來的,而報導中的訊息在向大眾傳播之前,已被動過了手腳。然而這並非表示新聞即將死亡,只是意謂著我們將換一種方式來認識何謂新聞。

在關於媒體的討論中,類似新聞與評論到底是媒體工業的產品,還是客觀的事實陳述與獨立見解等問題往往一再出現,部落格能否解決這個問題更受到許多人質疑,然而問題又是否僅在於追求公正客觀?Hans Magnus Enzensberger在《意識工業》(1974, p. 104)一書中寫道:

問題不在於寫作是否受到操弄,而是到底誰在操弄。革命性的計畫並非 要求操弄者就此消失,相反地,是要讓每個人都能成為操弄者。

Enzensberger描繪出的革命並非提倡把現有媒體實踐完全推翻;而是要讓廣大的公眾力量滲透進媒介組織的層級裡,以改善或糾正媒體現在對於資訊的操弄手段。從本研究的案例中可以發現,部落格等草根媒體讓每個使用者都能成為資訊的操控者,使用者可以建構自己對於資訊的詮釋,並且將這份詮釋傳回網路空間的論述領域,使意見及資訊能夠不受限制地在空間中循環流動,而不需要刻意維持。

部落格多半是由個人所維持的線上空間,能在傳統媒介組織的階層性結構之外存在,最起碼在這一點之上,代表著多元聲音呈現能在公共論域之中有所發揮。公民記者將所見所聞紀錄在網路上,實際上就如同把自己的眼睛代換成了照相機和攝影機,對他們而言,每日生活的經歷都是一幅幅可供鑑賞的畫作,這個角度下的新聞報導的不是所謂的「客觀事實」,而是「主觀景觀」,其實也就是世界上任何人所能獲得的一切;而在部落格本身的互動媒介形構內,以及部落格所支持的論域間互文性(intertextuality)中,就座落著部落格的潛能—亦即提昇傳播權(communication rights)--讓人們擁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民主的媒體管制、參與屬於自己的文化、語言自由、以及擁有享用人類創造力累積成果的權利、受教育的權利、隱私權、和平集會權,以及最後,自決的權利。其中,有的重點在近用,有的問題出在品質,但不管怎樣,傳播權都與人類尊嚴密切相關(Communication Rights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2005)。

而部落格的出現已經在全世界直接提昇了許多人們的傳播權,更間接讓傳播權議題獲得更多重視。部落格的發表形式讓部落客能與更廣大的網路公民群眾,透過文字或影音,在外於傳統媒介控制的平台上持續進行交流。這種形式規避了傳統新聞產製業務裡的控制程序,讓作者更能掌握內容,並且直接、立即地與其他使用者發生接觸。部落格因此能夠填補公共論域的空隙,這些空隙往往不受主流新聞媒體的重視,或是呈現的機會極低。而部落客在他們有興趣的領域當中,往往是專家中的專家,不但對議題了解深入,而且能夠挖掘出更深入的細節;當我們擁有無限的網頁空間來置放意見,並且利用網路的超鍊結向外鏈結可供延伸閱讀的參考資料時,部落客常常能將主流媒體故事當中只說了一半的東西變的更完整。

部落格具有打開論域空間的潛能,讓所有的公眾都能進入。它的特殊價值在於改變了文本的固定存在空間,讓文本即時面對無數的公眾,由任何人來檢視。透過集體的檢驗,部落格增強了先前文本的意義,讓這些文本能在第一時間得到評價及考量,不同於越來越遠離真實的大眾新聞文化。部落格提供了一個虛擬的互動論域空間,圍繞在(超)文本的四周,同時將文本透明地呈現在公眾的集體知識及意見之前,透過互文性,替新聞事件創造了新的意義。

公民記者的認可直接來自於讀者的肯定,而非組織上司的賞識,因此公民記者訴諸於廣大的網友的直接與間接的回應;每一次滑鼠的游移與點選、每一個迴響與反向鍊結、每一個feed訂閱的數字、或是每一個Digg網站的「挖」,都象徵了電腦螢幕前閱聽人一對對注視的目光。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便是將閱聽人重新安置回新聞之中,一方面讓讀者跟隨公民記者報導的軌跡,同步回應,另一方面則鼓勵讀者隨時成為記者,參與新聞故事的鋪陳。也唯有這種民主的草根媒體與傳播權實踐,才能夠促進民主的公民跟社會參與,也才能體現閱聽人2.0的精髓。

你,準備好開始對話了嗎?

第二節 部落格的科技與文化形式

先前提到,在SPP典範下,閱聽人的概念跨越了被動或是主動的界線,也不再能以特定媒體來簡單分類,閱聽人的身份成為了現代人本質中的固定元素,原本的簡單閱聽人或大眾閱聽人概念也需要更深一層的解釋與轉化。尤其是在部落格的崛起引發了諸多激辯之後,包括企業界、科技界、甚至學術界都為此迷人卻又難以評估的新媒體力量而傷透腦筋。然而實際上,作為一種資訊傳佈的新方式,部落格帶給新聞媒體界的衝擊來的最為直接、猛烈,而部落格現象背後的科技與文化形式也和新聞媒體的表現密切相關。

對1999年11月於西雅圖舉辦的WTO會議過程進行案例分析之後,Owen與Palmer發現社會運動者為了要博取大眾認同與瞭解,需要透過媒體來傳佈運動的理念與精神。若選擇透過主流新聞媒體報導,社會運動者勢必難以掌控報導中呈現出的團體形象以及活動訴求;而若欲利用掌控性高的另類媒體來傳遞訊息,卻往往無法獲取大眾的注意力,而成為小眾同儕之間的互相取暖(Owens&Palmer, 2003)。而網際網路介於主流/另類之間的媒體特質似乎能解決社會運動者面臨的兩難困境;儘管網路讓社運者能與主流媒體站在更為平等的地位,網路也有其侷限之處。首先,網路介於主流/另類媒體之間的特質使得傳播者難以針對內團體及外團體個別設計訊息,容易造成團體間的關係緊張;另外,網路雖然具有不受時間空間限制的傳播潛能,卻極少真正發揮出來,而流於一種想像。

歸納Owen與Palmer的研究可以發現對社會運動者來說,主流媒體、另類媒體,與網路媒體各有優劣,三者之間的關係如下:



圖十四 另類媒體、網路媒體、主流媒體的比較(本研究整理)

然而此研究也發現:儘管主流媒體的報導常常不能盡如人意,但是網路媒體具有的即時回應性與無限容量,卻提供了許多看完主流媒體報導後,依然對運動本身訴求一知半解的閱聽人一個解惑的場合,就連社運網站本身也成為媒體報導下的「景觀」之一,間接地改善了社會運動者的形象,增加了議題在主流媒體上露臉的機會。

相較於先前的個人網頁,部落格具有更高的新聞即時性與鍊結性,更低的搜尋成本和發文難度(鄭國威,2005),也就是說,部落格在設計上更能充分地發揮網際網路應擁有的潛能,而這也讓部落格成為社會運動者及公民新聞實踐者的新寵。研究者認為,可以用Castells(1996)提出的「資訊節點」觀念來解釋部落格這種媒介形式的發展情形。

Castells認為新的發展方式—資訊主義—促使了資本主義這種生產方式再生,同時讓另一種生產方式—國家主義解體;於是資訊處理技術的提升成為了現代生產力的來源;更豐富有用的知識降低了單位成本,提高了單位收益,Castells稱此系統為「資訊化資本主義」,乃是全球資本主義的後盾,資訊社會正是此系統的表徵。在這個網絡社會中,個人能否佔有一席之地,與是否能和節點構成有利(距離與強度皆適當)的連結有關,因為在網絡社會中的權利掌握者就是能控制網絡開關機制的節點的人。
Castells認為科技去除了時間的意義,讓依附時間存在的空間開始流動,強調網絡的「節點」與「開關」,而非單純的上下層結構。以這個角度來看,雖然全球資本的觸角蔓延至各個角落,但是個別網絡之間都有相互的緊張關係與和諧關係,平民階級並非永不能翻身,也無法簡單劃分出平民階級,因為在社會網絡的形構中,「流動的力量取代了力量的流動」(the power of flows takes precedence over the flows of power)(1996: Vol. I, 469)。

主流新聞媒體的「力量流動」,如今也正受到全球部落格這股「流動力量」的撼動。新聞專業長期以來被大資本企業所把持,而新聞自由也早就限縮為「新聞媒體老闆的自由」:若沒有出版工具,一般人就沒有發聲傳諸於公眾的機會,然而傳統的桎梏出現了粉碎的徵兆,因為進入門檻極低的出版工具,也就是部落格,與新的傳播方式,也就是Web 2.0,現在被握在一般人的手中。

Dan Gillmor(2004)認為在「處處可見網誌人(部落客)」的時代,人人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些人大多並不仰賴發表意見為生,他們僅僅想要發出聲音,並且讓其他人聽到,而這一位位部落客正成為網絡社會的新節點,甚至逐漸將「線下」與「線上」的網絡合而為一。在文獻探討部份也指出,根據研究發現,部落客對於部落格上的公開個人資訊並不以為意,也願意為自己發表在部落格上的言論擔保,並且接受檢測與比對。另外,部落客更信任他們自己從部落格上得到的資訊、相信該部落客不會在文章多所隱瞞,這代表著部落客已經發展出有別於對主流媒體的信任方式,亦即被專業震懾的權威式信任,轉而投向部落式經營的社群信任,並以此信任為基礎,將部落格視為重要資訊來源。

Raymond Williams(1992)在《Television: Technology and Cultural Form》一書中駁斥了科技決定論一派的簡單思考,從而強調傳播科技(以電視為例)的出現與演化方向乃是受到科技之外的多重社會力量所影響,他更認為創造出科技形式並決定其運用方式的人的必然帶有特定「意圖」(intension),並將此一意圖灌注在發明當中。部落格的出現也是如此;越來越便宜的頻寬、免費的部落格軟體、還有對主流大眾媒體表現的不滿一同推動這股「流動的力量」。自從Peter Merholz 決定把 Weblog 拆解為 We Blog之後,部落格也被網路駭客(hacker)、媒體行動主義者(media activist)、草根媒體促進者(grass-root media promoter)賦予了「社群」、「合作」、「分享」、「串連」等等意涵,並極力推廣(例如在The Media Center出版的We Media報告中,作者Bowmen與Willis就認為部落格與參與式新聞實務將把Negroponte與Case Sunstein所擔憂的 “The Daily Me”轉化為更具民主價值的 “The Daily We”)。

不管是在國內外草根媒體運作的案例、與主流媒體部落格的互動,以及中時編輯部落格的兩次事件當中,皆可以明顯看到在現實生活中互不相識的部落客透過線上合作,展開串連活動:顯性串連讓議題明確聚焦,而隱性串連則增加了議題的深度,讓新聞意理、新聞表現、部落格寫作的社會規範、國內外新聞表現的比較都納入了議題的討論範圍當中。

在中時編輯部落格這兩次的事件當中,網友以及部落格的寫手皆在第一時間對新聞事件、文章、或其他評論做出回應,迅速地行動以爭奪文本意義的詮釋地位,同時對新聞內容及其作者(記者)提出專業及誠信的質疑。而網路傳播作為一種多對多(many-to-many)的媒介模型,能讓任何文章、鏈結、和評論都發佈在部落格上,藉此告知廣大的,互相連結的公眾,讓他們帶著自己的疑問來檢視這些文本的內容,即刻回應,並輔以相關的佐證及鏈結,或是也可能相反的,用更多相衝突的資料及批判來駁斥記者或新聞所宣稱的「事實」。在此情況下,整個網路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水晶新聞室,透過無數超鍊結的折射映照出真實的可能面貌;相反地,一向標榜「真實製造廠」(truth factory)的傳統新聞室反而顯得幽暗混濁,就如同本研究當中提到的諸多國內外主流媒體。

儘管部落格的應用科技並沒有甚麼高超或特殊之處,但是其簡易與可供自由調整功能的特性,使得部落格誕生在這個人們亟需發聲管道與空間的時代之後,隨即成為了這個眾聲喧嘩世界的最佳註腳。相較於主流新聞媒體的制式化產製流程與寫作格式,部落格的文章大多包含了更豐富和更明顯的部落客自我特色,亦揭露了更多的作者個人隱私。這些挺身而出批評和糾正主流媒體,甚至身體力行公民新聞實務的部落客,將本可能只有周遭朋友才能得知的個人感想及資訊選擇性地主動公開在網路空間裡,以此來與其他部落客或是讀者「搏感情」,藉此超越主流媒體設下的議題框架,讓來自於「人」的新聞,重新由「人」來詮釋,並且表現出個人的專業知識與邏輯思維能力,也為自己的言論負全責。例如部落客CCLu與許多部落客在吳清和事件中毫無避諱地批評中時,儘管在社會上佔有一定地位與包袱也不以為意。

傳統大眾新聞媒體儘管肩負了傳遞公眾訊息的重責大任,對其新聞的產製流程、報導框架,與影響報導的力量卻未見有公開負責的態度,反而成了另一種被遮掩的「私領域」;因此研究者認為,傳統新聞媒體在新聞產製與報導上的「公私分明」造成了新聞品質的墮落,相反地,部落客藉由對隱私觀念的重新考量,結合部落格本身的高度互動特質與超文本/媒體型態,以透明的新寫作意理成就了部落格取信於讀者的能耐,也重拾了里鄰為美,雞犬相聞的社群參與式新聞。

運作良好的大眾新聞媒體一直以來被視為是民主社會的資訊基石,人們必須透過閱讀及收看新聞訊息以維繫個人在現代社會中的一切事務正常運作:從食品衛生到換季打折,從天氣預報到股市起伏,從文藝展覽到政治鬥爭—現代人的每日生活早已離不開新聞媒體,我們的步調時時刻刻皆受到許多來自遠方的最新資訊形塑著,然而越來越多的媒體和新聞充斥在我們四週,資訊隨處可得,這使得資訊不再珍貴,真正珍貴的反而是閱聽人的注意力。

主客位置的反轉讓閱聽人對於主流媒體的報導更加挑剔,也引發了更多不滿。網路上的公民記者便是對於主流媒體報導品質不滿意,而希望透過網路將自己心目中認為更重要、真實、且可靠的事實傳達給其他人。這種分享行為自有網路以來就沒有間斷過,但操作簡易與容易取得的低門檻部落格寫作平台讓更多的網路使用者加入了公民記者的行列。

與主流媒體不同,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不再要求客觀中立,因為太多歷史事實證明主流媒體堅稱的客觀中立,從一開始就只是討好廣告主的手法,而如今則是欺騙閱聽人的口號。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轉而強調「透明性」與「開放性」:以第一人稱來撰寫新聞,加入個人的評語和感覺,但是必須將新聞產製的過程完整呈現在讀者眼前,讓讀者能自行判斷公民記者運用新聞素材的方式是否恰當,這就是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的透明性。

另外,能輕易近用已開放的新聞素材的讀者,也可以用自己的觀點,改寫出自己的新聞,或是跟隨原公民新聞的脈絡,將新聞繼續延伸,並隨時增加新證據,搖身一變也成為公民記者。透過部落格,參與式媒體/公民媒體的實踐變得易如反掌。

加上先前介紹與分析的諸多案例—包括國內外的草根媒體、主流媒體部落格、還有編輯部落格的兩起顯著事件--閱聽人2.0的時代意義已經逐漸明瞭,而接下來研究者將總結以上論述,同時延伸討論。

第一節 部落客自我展演創造的新媒體景觀

在探討閱聽人的典範轉移相關文獻時,曾經提到擴散的閱聽人藉由「迷」的角色,展現了個體的創造性格,而不再是大眾媒體敘述下的流行文化囚奴;而在部落格與主流媒體的爭辯當中,也可發現迷與非迷的競逐、消費者與製造者位置的轉換,以及「迷」在本質上的矛盾。Hills曾表示,身為一個「迷」,在一方面是商品的完美主義者,另一方面卻又透露出反商業化的信念或「意識形態」,追求商業之外的滿足(Hills, 1997),而這種心態在與主流媒體抗衡的草根部落客身上也非常顯著,例如在前述的中時編輯部落格中,就有許多部落客認為主流媒體的新聞品質不及格,同時以串連等網路集體發聲的方式,來實踐其反商業化媒體「差勁表現」的信念。

事實上,針對新媒體而延伸而出的新舊媒體辯論從來未曾歇止,然而如此大規模的網路文本書寫與多媒體創生浪潮—亦即部落格和Web 2.0—的確值得關注者轉換角度,重新思考其意義。許多人歌頌部落格的解放能力,並且認為這種從下而上的「集體參與新聞實務」實踐將會成為主流新聞媒體最大的競爭對手,甚至將其淘汰,然而,有倡議者必然有反對者,例如暢銷書《Does IT Matter?》的作者Nicholas Carr,曾在個人部落格上發表〈amorality of Web 2.0〉( October 3, 2005)一文,華盛頓郵報專欄記者與特聘部落客Joel Achenbach也曾寫過〈Mainstream Media Not Dead Yet〉 (November 4, 2005),兩篇文章站在反方立場,都曾在美國部落格圈內燃起了熱烈討論。Nicholas Carr於文中大力駁斥部落格、維基(wiki),及草根集體智慧支持者的論點,並視之為一種「對業餘者的信仰」(cult of amateur)。Achenbach則嘲諷部落客整天到處舉辦各式各樣的討論會與研討會,聲稱自己是未來的資訊中心。

而從本研究中也可以發現,在草根媒體議題上也出現了迷與非迷之間的對立,儘管對立並不顯著;然而,研究者不禁要問:迷的對象為何?對倡言草根媒體的部落客來說,媒介景觀(mediascape)與一般人有著不同的意義,因為他們閱讀或收看的媒介訊息除了來自主流媒體之外,其實極大部分來自網路上彼此交流。雖然有些主流媒體的訊息依舊是這些部落客熱衷討論的話題,但是訊息也已經過部落客的個人觀點,加以轉化與調和,成為了一種次級文本。許多統計數據也顯示部落客使用最多的媒介就是網路,超過了電視、廣播、及報紙;所以說,對支持草根媒體的部落客而言,他們最常接收的文本就來自於網路上的公民新聞和對草根媒體的討論,亦即,草根媒體的信奉者其實就是業餘的狂熱者,Carr認為這股草根媒體的風潮是「對業餘者的信仰」,但這句話其實省略了主體,完整來說應該是「業餘者對業餘者的信仰」--也就是自己信仰自己、自己就是自己的迷、自己也是自己的偶像。

網路上的個人部落格更是具體展現了這樣的特色。提倡網路草根媒體與經常討論媒體議題的部落客更是其中的代表;透過網路,這些部落客在網路上將自己「備份」:對公共議題及媒體現象發表個人的意見、轉貼來自主流媒體或是其他部落格的文章、用網摘的方式整理其他人對共同議題的看法,或是再針對這些看法做出回應,過程則利用了各式各樣的網路服務。Jenkins認為迷會透過內部刊物的交流與美學歷史的判斷標準來定義「經典」或是「差勁」的文本,而在本研究中也發現,提倡草根媒體的部落客常利用開放、參與、透明、互助、自我更正…等等詞彙來判斷及定義何謂「好」的部落格文章特質。這些特質就是部落客長期浸淫(美學歷史)與大量吸收相關訊息(內部刊物)之後,所產生的判斷標準—用來判斷一個好的部落格。

部落客之所以崇尚這些價值,並以這些價值與主流媒體有所區別,部份原因來自於早採用者的鼓吹,以及部落格媒體本身媒體特質,如超人際、高互動性、與超文本的驅動;但是研究者認為部落客作為閱聽人,長期浸淫在媒體滿盈的景觀世界中,才是默默推動著典範轉移的力量。而在先前的文獻探討與案例分析中,也可發現一個最主要的特點,那就是部落客與各類參與式媒體的成員對「分享」的熱切,不重視私、公領域在部落格上相互交錯,以及積極結合線上與線下生活,閱聽人2.0就宛若大規模人類遷徙,只不過不是從一塊實體大陸前往另一塊大陸,而是從真實生活中的人際網絡跨進網際網路的虛擬網絡,並相互交織而成為一張更大的網絡。Andrejevic(2002)認為這種「遷徙」並非自然形成,而是網路數位經濟的大眾客製化(mass customization)經濟典範下的產物;Andrejevic認為近年日漸風行的真人實境節目提供了機會,讓觀眾也可以躍上原本被少數人掌握的表演舞台,並自願奉獻出個人隱私以獲得鉅額金錢與公共名聲等回饋。

若以政治經濟學來看,此即為讓使用者心甘情願付出額外勞動和個人隱私,以換取個人化產品與服務的一種經濟模式;消費者透過「個人化」的勞動來滿足自己的獨特需求,同時也讓消費者透過消費來「定義」自己的社會地位與個人風格,然而,消費者付出額外的勞動通常得不到補償,甚至反而會為了獲得更多的個人化服務而更需要額外付費。然而在網路上,額外勞動並非一次了結;企業會在消費者勞動的過程當中,透過種種方式採集個人資訊,消費者在無能為力地情形之下進行自願或非自願的隱私揭露,而企業則試圖將消費者揭露自我隱私的行為與「不做作」、「自然」、「坦蕩蕩」等個人特質的想望連結起來,讓消費者漸漸對揭露自我隱私的行為不再感到害怕,反而認為這才是「應該的」。Andrejevic更認為網路上無所不在的監視(surveillance)提供了某種程度的可信賴性(authenticity),這種可信賴性被轉化為「自我表達」、「自我實現」、與「自我確認」的方式,也產生了一種新的構連:「如果你想要對自己真誠,你必須先把最真實的自己表現給別人看」。

然而這樣的說法過度隱蔽了資訊自由與來源透明所帶來的民主豐富性與開拓性,尤其是諸多部落客透過網路書寫、串連、回應,與引用等實踐,帶起的一波波理性思辨和對話,更有為數不少直指主流媒體的運作邏輯與疏失,替代了主流媒體而成為民主體制內真正的Watch Dog。研究者認為,與其執著於批判新型態線上經濟與大規模客製化的「現象」,不如思考這看似不可逆的改變會對隱私、價值觀、與公共領域的實踐等帶來甚麼樣的衝擊。

van Zoonen(2001)就以不同角度切入有關公私領域的辯論;她認為,隱私概念的成形本身就是現代工業社會強硬區分公私領域、挑撥群體意識、突出特定價值的手段。從歷史上來看,隱私的觀念形成至今僅僅兩個世紀,也並非普世之價值,而女性主義的崛起以及其所提倡的私領域價值,對van Zoonen而言,正代表著人類試著跨越中產階級築起的水泥森林,透過媒體網路,重拾舊有的頻繁互動與交流,感受傳統的親近、熟悉(familiarity)、與社群聯繫(communality)。相較於透過觀看真人秀得到的交流,網際網路能提供的「頻寬」更廣,更即時,個人開設的部落格在此基礎之上,集體地傳遞出了對「真誠」(authenticity)的渴望(desire)。

因此,閱聽人2.0與SPP典範下的擴散閱聽人之間的決定性差異就在於閱聽人2.0實際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媒體,對該媒體有最高控制權利,甚至也擁有高度的技術能力(例如駭客),閱聽人不僅僅是SPP典範中描述的一種互為景觀的意象,而是更實際地成為了媒體,擁有與主流媒體一樣的地位,一樣的傳播力量,甚至逐漸凌駕於其上。當業餘者擁有媒體,並且集體發展出一套新的新聞意理時,誰是專業,誰是業餘,更難一刀切開;閱聽人不會只是主流媒體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臨時道具,負責低價甚至無酬地填充版面跟時段,而是以個人角度出發,結合網路社群,讓主流媒體不得不彎下腰來正視的一股力量。當人們不再需要透過主流媒體中介重要資訊,而能自行透過網路取得及發送消息的此時,所謂的守門人反而是不得其門而入的一群人。

六、蘋果日報blog

蘋果日報為香港傳媒大亨黎智英壹傳媒旗下的報紙,以庶民新聞學及狗仔隊報導的風格迅速在台灣竄起,已成為台灣目前銷售量最高的日報。

蘋果日報來台後即成立網站,後於2006年三月十七號隨著網站的改版推出了部落格服務,稱為蘋果blog,並且積極透過報紙與網站首頁宣傳。蘋果blog的性質近似聯合網路城邦,也提供一般網友不需經過申請審核即可以開設個人部落格,網友可免費擁有固定容量的相簿與影音空間。另外,蘋果blog也利用自家媒體資源,邀請日報的專欄作家駐站開設部落格,例如知名散文作家吳若權、女性話題作家劉黎兒等人,不過基本上這些作家部落格內的文章皆為專欄文章的轉貼。蘋果blog也具有「推薦功能」,網友可以用滑鼠點擊,推薦自己覺得優秀的或喜愛的部落格與單篇文章。

蘋果日報社內記者已經有不少人至蘋果blog開設個人部落格,然而蘋果blog並未明確將這些記者部落格標示出來或是劃分至同一區塊,因此研究者僅能就部落格的內容來判斷該部落格是否屬於蘋果日報記者的部落格,也無法確定正確數量。而「蘋果官方」則偶爾會利用部落格集結特定議題的相關報導,例如台開案,但內容僅為報紙原本的報導與評論轉貼,並無額外內容。

整體而言,與國外主流媒體的部落格使用方式與內容比較起來,國內主流媒體的部落格對部落格與網路新媒體的想像還是過於呆板與保守,對草根部落客的聲音也不夠重視。

國內的主流媒體部落格很少屬於真正的「編輯部落格」,亦即「透過部落格將編輯室內部的工作透明化」,藉此提昇閱聽人對媒體運作過程的瞭解,也增加閱聽人對報導的信任;又或著透過部落格延伸傳統媒體報導的議題,讓重大議題能夠獲得更深入討論;或是利用部落格的無限網路空間將更多受限於版面與時段的新聞呈現給需求多元的當代閱聽人,讓媒體反映更全面的真實;又或者是利用部落格增加草根部落客對報導的參與、監督與批評,讓每一則新聞都成為報導者、閱聽人、被報導者等多重角色之間的對話,而不是單調地上對下的講演。

國內主流媒體部落格的特殊之處在於有多家(除了中時部落格以外)皆提供免費部落格空間給網友,這在國外主流媒體的操作中是少見的。然而儘管提供了免費空間,也從未見到記者至一般網友成立的部落格上留下迴響,加入討論,媒體更未曾重視與善加利用這些由使用者創作的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看不出任何前瞻性思考;顯見主流媒體面對部落格依舊採取若即若離的態度:建立部落格,但不為部落格內容背書,開放一般使用者開設部落格,卻不看重使用者提出的意見。

根據本章節的歸納與分析,描繪出了國內外主流媒體使用部落格的方式,也從中瞭解了他們對部落格的看法與態度有哪些不同之處,同時也瞭解了閱聽人2.0如何透過建立跟參與開放的草根媒體,開始展現力量;然而為了顯現出互動過程中細微的差異,包括媒體人的角色、部落客的想法、部落格對新聞意理的挑戰及不足,研究者在接下來的部份將透過中時編輯部落格發生的兩個案例來深入剖析台灣主流媒體與草根部落格的第一類接觸,而中時編輯部落格為台灣主流媒體開設部落格之濫觴,中國時報本身同時具有代表台灣傳統報業的象徵意涵,中時媒體集團更在台灣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象徵個人媒體的部落格與富有組織力量的主流媒體,在網路上碰撞出的火花格外值得研究與瞭解。

五、台視部落格

2005年12月由台灣電視台網站推出的免費部落格空間服務,也是唯一由台灣無線電視「老三台」推出的自製部落格。採申請制,凡加入台視會員便可以免費申請,但需要通過審核。

根據部落格屬性而有多重分類,在其「人物」分類中列出了七位台視主播與記者的個人部落格。根據研究者觀察,這些部落格的內容多半屬於個人生活札記,但也有談論到新聞工作實務的文章,例如體育主播簡政光的部落格「運動發光體」就常常提及她作體育報導時的甘苦談;新聞主播劉孟竹則頻繁地透過網路批評媒體亂象,以其身份來說在台灣非常少見

四、東森新聞報的Bloguide部落指南

東森新聞報的Bloguide於2005年6月16日正式對外公佈,Bloguide採申請制,想要使用此部落格服務的網友需要在網頁上註冊並提出申請,Bloguide的部落小工會定期開放名額,讓網友進駐開始使用。而得到名額的網友在成為Bloguide的部落客之後,必須遵守時常跟新的規定,若是太久沒更新,帳號將會被刪除。在Bloguide的介紹中提到:

我們是這樣想的,既然現在網路上已經有那麼多的平台在提供許許多 多人自由自在的發聲,夠了,我們就不需要再往這個方向走。我們也許 不能確定那些聲音比其他聲音更有價值,但我們可以做的是,讓學有 專精的、對特定領域有熱情的聲音真正被聽見,而這個,就是bloguide 的來由。

捨棄全面開放所有網友自由使用的模式,Bloguide採用半封閉式的篩選方式,網友必須通過申請、審核、通過、監督等繁複流程才能成為Bloguide的部落客。Bloguide會詳細分類網友撰寫的文章,如果要開立新的議題類別也需要Bloguide的同意。由此可見,Bloguide是以經營傳統媒體的角度來看待部落格,部落客被要求「必須」遵守嚴密的規則,而且文章的質量與數量都必須達到一定標準。此外,Bloguide也具有推薦的功能,網友可自由推薦部落格與單篇文章。

目前東森bloguide共有40位來自東森新聞、客家電視台、原住民電視台1的主播入駐開設部落格,當該名主播正在播報新聞時,電視螢幕上也會列出她的個人部落格網址。根據研究者對Bloguide主播部落格的觀察,每位主播的寫作風格差異頗大,不過由於東森以藝人形式經營主播,因此主播的部落格也多以個人生活與遊覽為主軸,而非針對新聞議題或新聞專業深入探討。

2006年五月Bloguide與東森電子報改版,將Bloguide與東森電子報作更緊密的結合,Bloguide上的文章標題與鍊結會按照內容的類別出現在相關新聞的頁面上,依照時間順序連播。然而聯播憑靠的標準是部落客對自己文章下的「分類」,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核對機制,因此部落客若沒有仔細設定分類,就會使得完全無關的部落格文章出現在新聞頁面上。

三、TVBS的POP BLOG

TVBS為台灣第一家24小時新聞頻道,也是後續台灣新聞頻道激增與SNG氾濫的起源。自從TVBS在網路上開設POP BLOG之後,陸續開設了2100全民開講部落格及多個主播部落格與節目專屬部落格。POP BLOG也提供一般網友申請部落格服務,但是使用者與其他部落格服務提供者比較起來並不多。

目前屬於TVBS旗下主播與新聞性節目主持人的十一個部落格都劃分在名人/主播部落格的分類之下。各個部落格的型態略有不同,例如「2100全民開講」節目就在部落格中提供節目精采片段的線上收看;「2100周末開講」會整理出節目來賓評論摘要;而「101高峰會」的部落格則只有每週固定文宣與來賓介紹;「大選縣市報」則是台灣主流新聞媒體中唯一一個利用部落格形式來報導選戰新聞的節目,但是隨著2005年年底縣市長選舉結束,此部落格也未再更新。

整體而言,TVBS並未積極經營POP BLOG,僅僅將部落格視為早期網站的替代品,部落格對於TVBS新聞的意義也不大。

二、聯合報的網路城邦

聯合新聞網與中時電子報同為台灣傳統報業跨足線上新聞之濫觴,聯合新聞網在中時電子報推出編輯部落格後不久,也整合了新聞網原有的網路論壇而成立了網路城邦,每一個論壇則稱為城市,個人的網誌(部落格)則代表城市裡的家戶,以類似虛擬國度與線上遊戲的概念,讓網民能擁有自己的身分。網民可以依照自己的興趣建立「城市」,討論議題。城市有討論區、精華區、公告區、留言、影像館、投票、推薦連結等等功能。

網路城邦網民的等級會隨著啟用網路城邦服務的時間長短、登入次數、與發表文章數量而改變。新加入的網民等級為一級,只要在城邦中越積極發言或寫作,就能持續升級,而不同等級的網民會有不同的功能和權限。越高等級的網民,當然能使用的功能就越多。

除了單純的部落格服務提供者的角色以外,聯合報系(包括聯合報、經濟日報、聯合晚報、可樂報)旗下的部份編輯與記者也開始使用聯合網誌成立個人部落格,目前總共有99名記者編輯加入。在聯合報系blog的首頁上註明著:

媒體Blogs,搭起媒體和讀者的超連結 ,一顆幼苗初發的新媒體種子 -媒體Blogs 讓媒體與讀者的對話,不在「報紙上」

由此可見,聯合報也有意透過部落格增加與讀者之間的互動。然而聯合報的使用介面與方式卻常受到使用者詬病,包括需要申請帳號才能留言,無法自行增加功能等等。最近UDN更邀請了許多政治名人、名作家、以及藝人加入UDN blog,打算以此為號召,吸引注意力。

以部落格在台灣的發跡時間與短暫歷史來看,台灣主流媒體應用部落格的動作並不算慢。中時電子報最早開始有所動作,成立了中時編輯部落格;之後各家媒體,不論是平面或是電子,都搭上了部落格列車,儘管作法各有不同。而將台灣與國外主流媒體接觸部落格的方式加以對照,可以看出國內外主流媒體看待草根媒體部落格的態度有何異同,而這些國內主流媒體對待部落格的方式又是否反過來對台灣新聞意理和新聞實務造成了衝擊,哪些衝擊?

一、中時編輯部落格

1995年九月十一日,中國時報推出了「中國時報系全球資訊網」(chinatimes web),開始著手將報紙的內容轉為數位格式,中時電子報的雛型由此建立。1998年四月,中國時報將中時電子報獨立出來,成立「中時網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高經營比重,全力投入。1999年10月2號之後,中時電子報全面改版,以打破傳統平面報紙的界限為口號,結合中國時報系的採訪資源與新聞內容,提供「新聞快報」服務,固定於每日的凌晨2點半及下午2點更新新聞,以提供即時新聞為目標。

中時電子報2004年成立了「編輯台報告」,為編輯部落格的前身。編輯台報告由數位中時報系與中時電子報的編輯主掌,每一位編輯都擁有屬於個人的編輯,輪流針對時事發表個人心得與評論。

中時編輯部落格於2005年3月22日推出,初期運作模式是透過邀集中時報系內部編輯與各路線記者,分別在編輯部落格平台上開設個人部落格並各自寫作,同時鼓勵外部的部落客向編輯部落格自我推薦,受到推薦者將接獲電子郵件通知並給予一「貼紙」,讓部落客用來表明自己的部落格或文章獲得中時推薦。推薦模式分為「嚴選優格」、「嚴選好文」、「優格推薦」三種,部落客必須在部落格上或是受推薦的該篇文章上加入貼紙,並且寫一篇新文章作為獲得中時編輯部落格推薦的宣告。

根據研究者長時間觀察,初期的編輯部落格並未提供多數部落格具有的RSS簡易聯合供稿技術與引用功能(trackback),迴響(comment)功能則交由個別編輯或記者自行決定是否開放,後期才陸陸續續增加RSS與引用功能。整體而言,中時編輯部落格首頁的外觀與陳設從上線至今並未有任何重要改變,個別寫手則可以自行改變部落格的外觀,例如改變網頁上端的橫幅圖片與部落格名稱,或是在左右兩欄的部份添加自己推薦的文章與網站、部落格的超鍊結。左上角為寫手照片區與自我介紹區,編輯部落格的作者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放上照片或任意圖片,以及是否加入自我介紹的文章。

編輯部落格於2005年8月6日進行改版,增加了「來賓所有格」與「作家部落格」兩個部份,邀請多位新聞媒體業界人士、學者、名嘴、知名作家共同加入部落格寫手行列,例如范立達(TVBS及飛碟電台主持人)、方念萱(政大新聞系教授)、瓦歷斯諾幹(原住民詩人)、張大春(小說作家、電台主持人)等數十位富有名氣的寫手。之後又在10月初增加「旅遊部落格」的分類,同樣邀請了多位中時旅行社的旅遊專家與寫手加入,包括耕耘部落格已久的「工頭堅」與「查理王」兩位部落客。

另外,2005年7月27日則在編輯部落格分類中開設了一個新的部落格,名為「部落格編輯」,專責統整部落格相關新聞、報導編輯部落格的動態、介紹台灣部落格的知名特色部落客,或是解答訪客與自薦者對編輯部落格的大小問題。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recent entries in the Book category.

BlogtheMedia is the previous category.

Crazyyyyy is the next category.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