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in GVO Category

「為了不讓光誠家發生意外,我想最多的人群關注傳播錄相,並發出正義之聲是最好的保護光誠的方式。你的博客轉載了這一份錄相,就有可能為光誠減一份風險.讓真相傳遞更遠。」


 

補充:博訊網消息,光誠與妻子在八日晚被臨沂國保與派出所民警毆打成重傷,無法下床,也無法就醫.直接原因正是曝光的錄相。)(此消息有待確認) 

我目前在做的事

| No Comments
1. NomadGreen遊牧綠蒙古環境公民新聞平台,今年起我將轉為義務指導,絕大部分業務將由蒙方團隊接手,目前蒙方已經提出許多非常棒的新經營方式。

2. GlobalVoicesOnline全球之聲中文版,雖然還是擔任編輯,但由於時間很緊,大部分的文字編輯跟上稿都是另一位編輯soup承擔。我只負責引進新人跟解答問題。當然,如果能夠空閒一點,會參與多一點。

3. PanSci.tw(胖賽科學網),台灣數位文化協會與我的新計畫,這是一整個內容網站的第一步,目的是要填補目前網路上內容網站的縫隙,社會意義大過於營利發展。「與網友直接對話的科學」是我們認為台灣網路上最缺乏的。是我目前投入九成以上心力的計畫。

4. FutureChallenges,來自德國的計畫。我從去年中開始固定寫稿,主題環繞我們面臨的幾個大挑戰跟大趨勢。但是11月之後由於太過忙碌就停了下來。希望一月可以寫一篇。

5. PeaceReporter,來自義大利的計畫。我雖然去年底答應要開始寫稿,但是目前一篇都還沒寫。

6.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網管,現在的狀態是「有事上工,沒事退朝」。這是一個被嚴重低估重要性跟價值的網站,我認為。

7. 櫟木會社,與Winkai, Wenli等人一起建立的台中市政監督平台。我大概要到2月中以後才有辦法開始貢獻吧。

8. 東華大學「媒體與社會參與」講師。下學期會繼續開課,依照這學期的經驗,將會大幅調整教學方式。

9. 媒改年鑑,嚴格說來是去年底要寫完交出去的東西。但是目前僅完成一半。預計1月底前完成。

10. 台灣社會媒體與網路動員小論文,也是去年底就該交的東西,大約完成一半。遲交中。
天啊。我上次寫有關新媒體科技跟傳播的東西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了。據說敝部落格還有些傳播科系學生在看,所以就用這一篇向各位聊表敬意,順便拋磚引玉。

對這個近來釀成轟動甚至要排隊才能用的iPad App "Flipboard", Tenz寫了一篇很完整的Review,mr.6也針對它提出了「上游創業理論」(我是看不太懂)。不過如果各位還嫌不夠(真貪心),請看Scoble先生這一篇訪談加分析

我簡單一句話歸納一下:

Flipboard(翻版?)是一個iPad上頭的app,可以將社會媒體上其他人與你分享的資訊,不管是文字、影音、圖片、鍊結、文章....以精美又具備可讀性的類雜誌方式呈現,並且保留社交功能。

從Daily Me的角度來看,Flipboard搭配上iPad可說非常符合學者當初的想像:一份自己決定新聞、自己編輯版面、內容都關於自己的報紙--而且已經超越Daily,而是hourly或momently。

Daily Me讓學者期待又怕受傷害,有的學者認為這將人從媒體宰制中解放,因為議題設定權被全然交付到閱聽人手中,有的學者則認為這使人脫離公眾,無法再藉由大眾甚至分眾媒體凝聚共識,或是共同參與,因為人們將不再於相同的時間範圍內接收同一則訊息,反應同一則訊息,公共論壇反而會就此消失。

最近全球之聲的創辦人之一Ethan Zuckerman在牛津大學舉辦的TEDGlobal 2010大會中分享了他對於網路的觀察。 你也可以在他的部落格上看演說全文

演講非常精彩,中文翻譯或許很快會出來。摘要來說就是他發現:
  • 網路並沒有如當初出現時科學家所預期的將世界變成地球村。
  • 事實上,即便我們可以只點一個鍊結就前往一個山西的地方論壇,賴比瑞亞的新聞網站或是點入印尼推特圈最紅的hashtag並加入討論,我們並沒有這麼作。
  • 英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流量都留在英國,美國也差不多,中國更高。
  • 我們有越來越多的新聞管道,但是我們吸收的國際新聞卻越來越少。過去美國新聞媒體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是國際新聞,現在只有百分之十幾。(台灣大概是百分之零點幾,如果你把Youtube上撈來的外國影片介紹算是新聞的話,.....還是百分之零點幾)
  • 所以網路不是萬靈丹。那還需要什麼?
  • 全球之聲跟世界上許多其他社會翻譯計畫試著打破語言藩籬。
  • 但是還有四分之三的地球人不能上網,很多聲音傳不出來。
  • 即使傳出來了,也沒有人在聽。我們需要更多人對更廣大的世界感到興趣。
  • 所以他請所有人跟他一起思考,幫助他找出改變現況的方式:從教育、從媒體、從法規、從科技....
我想問的是:有了iPad跟FlipBoard,你會因此就訂閱更多更多元的訊息來源嗎?你會透過它認真的去參與社會公共議題討論嗎?

因為我沒有iPad當然也沒有Flipboard,所以我只能猜想。我其實強迫自己去多元吸收資訊很久了,但是這陣子以來卻突然發現自己的侷限跟對於學習新知識感到退縮。也發現自己過去以為多元多方吸收的資訊並沒有有效轉換成知識,也沒有真的多元到哪裡去。

人不需要也不可能知道太多事情,但是在沒有強迫跟壓力的情況下,我認為人的確會漸漸落入自己構築起來的「知識吸收感覺良好圈」,也就是在自己能夠快速理解的知識範圍內去採集資訊,而數位科技跟社會媒體的爆發更讓採集跟篩選資訊的速度加快,也讓感覺良好圈的形成跟縮小速度加快了--數位科技跟社會媒體就像是沖馬桶的水一樣,而自己就是一條X。

事到如今,其實已經不可能逆轉這個態勢了。你的朋友--不管是在推特還是噗浪還是臉書上--或許偶爾會分享一些讓你感到震撼且顛覆原本思維的訊息,但機會不多,就算分享了你也可能會直接跳過,而同質資訊的分享比例卻非常高。一個一個的塊狀割裂閱聽人原子社會將是無良企業跟政府的天堂。

而我並不知道該怎麼辦。

想要Taiwan Up, 先得Man Up

| 3 Comments
如果你認為台灣最巨大陽具象徵,「前」世界第一高樓101大樓跨年煙火的「Taiwan Up」語焉不詳或意義模糊,那是正常的,因為台灣政府就像up不起來的男人一樣,不斷在尋找偏方。

台灣政府想到的up大概是股市up、房地產up、科學園區up、BOT up,這些只能up 20秒,並不能真的讓台灣抬頭挺胸。

我很喜歡李敖選總統時的政見:「勃起台灣,挺進中國,威而剛世界」。我對於大男人主義沒有什麼批判,就如同我一樣歡迎大女人主義,但是賤男人主義就是我不能忍受的了。

我2006年去菲律賓參加東南亞言論自由論壇時認識了幾位泰國、菲律賓、印尼、跟越南的朋友,會後「一不小心」聊到移工跟外籍配偶議題,眾人都對他們國人在台灣的遭遇很訝異,也很不能理解。從此在我心中就不自覺有個陰影,跟東南亞國家的朋友交往時總是不知道該不該提這個議題,又能怎麼談。

台灣男性家暴外籍配偶的比率之高駭人聽聞,平均十個嫁來台灣的外籍配偶中就有八位曾經遭受過家暴,我也還記得四年前有位被虐待到只剩下20公斤還全身被針刺的越南藉配偶,她的名字我已經忘了,忘了也好,她大概也不希望有人一直拿她出來當做負面教育範本。類似的例子層出不窮,而即使入出國及移民法修改之後,外籍配偶若因家暴離婚仍然可以留在臺灣,但是還有許多人不知道這件事或是無法放心而依舊隱忍暴力的傷持續擴大。

這種把女性當做奴隸的情形在台灣婦女身上已經少見,但是新的出氣包源源不斷跨海仲介而來,因此,台灣是否真的能搆得上是個性別平等意識成熟的國家,我一向高度懷疑。而以上所言僅是我個人比較關注的一個類型,也只是女性受暴案例中的一個類型,更多類似的情形在許多國家依舊大規模存在,在這些地區,女性的生存處境極為艱困,而當一個國家裡頭半數人處於這種艱困中,另外半數人卻整天把力氣花在讓另外半數人持續艱困上頭,便成為了阻礙社會跟國家up的最強大阻力。

跟我參與的蒙古環境公民媒體平台「Nomad Green遊牧綠」同一輪獲得全球之聲發生計畫(RisingVoices)小額贊助的計畫中就有一個來自葉門的計畫,叫做Empowerment of Women Activists in Media Techniques,希望能透過數位媒體讓葉門女性的聲音被聽見,提高社會地位跟待遇(請見Leonard翻譯的中文介紹)。

我在去年底說過我今年希望能去越南展開新計劃,原因也是在此:我認為要減少甚至終結外籍配偶或移工在台灣的低下處境,除了台灣這邊需要持續努力以外,更應該解決問題的源頭,也就是越南女性在本國內的處境跟待遇。目前這個計畫還遠遠未成熟,執行方式跟資金都還沒有著落,還在資料收集的階段,如果有進展會再跟大家報告。

今天在全球之聲的群組中看見一個新的行動組織,叫做Man Up。Man up作為動詞片語的意思是「展現你的勇氣」、「堅強起來」,但是在這個行動的脈絡下也可以詮釋為「男性站出來,力挺女性」。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即將在南非舉辦,這個行動也搭配著這個每四年一屆的全球運動盛會,號召下個世代透過運動(sports)、音樂、跟科技,徹底終結女性淪為受暴對象的現實。Man Up將會提供創新的訓練、所需資源、支持各地的年輕人跟人權組織,並與他們合作。2010年在南非舉辦的大會現正接受報名中(1/22截止),台灣雖然沒有資格參加,但是值得持續關注。我就覺得這個行動結合運動、音樂跟科技的想法很有啟發性,你認為呢?

我認為,台灣的國家尊嚴高低跟國際形象好壞從來就不曾為了101大樓變成世界第一、世界第二還是世界第一百高樓而受到影響,而是其他的東西,是吧。

明年想做的十件事

| No Comments
1. 完美地結束遊牧綠專案經理身份,交接給下一位能人。
2. 前往越南搞新計畫。目前規劃跟婦女議題有關(不是要當仲介...)
3. 學客家話。
4. 學一種台灣原住民語言。
5. 找人一起成立全球之聲閩南語版。
6. 寫滿365篇部落格。
7. 環島。
8. 在台東置產。
9.  去拉丁美洲。
10. 繼續擋中科。

Announcing the 2009 Taiwan blog awards

| No Comments
Taiwanderful (http://www.taiwanderful.net/), a Taiwan travel and culture guide, announced the 2009 Taiwan Best Blog Awards today. The awards are now in their second year and seek to highlight the best English-language blogs in Taiwan.

Bloggers can register for the awards during November with voting from 1-20 December. There is an overall award for the best blog and awards for eight different categories.

This year a new feature has been added to the awards. As well as popular online voting, there will also be peer-judged awards. These will be judged by a team of leading Taiwan bloggers.

"I hope the awards can bring more attention to the many great blogs about Taiwan. These blogs provide a unique window on Taiwan life," said David Reid one of the coordinators of the awards.

Taiwanderful is a community website managed by David Reid and Gilad Feldman. David is the author of the popular Taiwan blog, David on Formosa (http://blog.taiwan-guide.org/). Gilad, based in Hong Kong, blogs about Asia at Fili's World (http://www.filination.com/blog/).

Full details of the awards are available at: http://www.taiwanderful.net/blog/taiwan-best-blog-awards-2009

海嘯侵襲美屬薩摩亞

| No Comments
Wikipedia: 美屬薩摩亞
資訊無所不在,災難也是:歡迎來到災難資訊時代


2001年,美國911攻擊事件,紐約的部落客第一時間紀錄下發生經過與他們感到的震憾,更用部落格來抒發心中的痛,甚至串聯起來調查真相,部落格從此開始為大眾所知;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伊拉克人、外國記者、以及美國士兵分別用自己的角度描述這場戰爭,而更多人為了對這場戰爭表達看法,紛紛加入部落客的行列,使得擁有部落格的人等比級數成長;2005年,卡翠那颶風侵襲紐奧良,倫敦地鐵遭遇恐怖攻擊,網民使用Google MapFlickr發佈一手消息,被稱為社會媒體躍上主流元年;2006年,印尼爪哇強震,由網民跟NGO成立的災難資訊及援助中心迅速在網路上成立;同年,黎巴嫩與以色列衝突加劇,迦薩走廊情勢更為緊張,中東部落格圈為此激烈辯論,主流媒體忽略的當地觀點透過部落格而在網路上隨手可得;同年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校園槍擊案,記者紛紛湧向Myspacefacebook等大學生聚集的社群網站尋找蛛絲馬跡;同年日本接連發生水災、地震、以及核能事故,剛果共和國、巴西聖保羅跟泰國飛機失事,中國東南部、孟加拉、烏干達都遇上大水患,菲律賓更遭遇極端氣候祕魯地震牙買加遭遇颶風襲擊希臘森林大火,俄國南部城市公車爆炸案,敘利亞船隻在海上遇難;2008年,中國雪災,韓國崇禮門失火,馬達加斯加一個月內遭遇3個颶風緬甸發生死亡人數多達8萬人的風災,接著中國四川大地震葉門美國大使館恐怖攻擊,千里達&多巴哥,巴西同樣遇上嚴重水患跟土石流侵襲,再來是震憾世界的印度孟買恐怖攻擊肯亞選後暴力衝突哥倫比亞軍隊進入厄瓜多領土西藏314事件俄國、喬治亞、南奧賽梯戰爭中國毒奶粉事件...到2009年,斐濟馬來西亞同遭大水,澳洲遭遇史上最嚴重野火H1N1全球蔓延法航失事.....還有,台灣莫拉克風災。而伴隨著以上災難而蓬勃發展的正是由公民記者、社群網絡、以及數位科技結合起來的網路傳播體系。

web2.0.jpg
 Web 2.0的組成要素

2000年之前的災難餵養 了報紙 、廣播跟電視這些主流大眾媒體,這些重大的天災人禍透過大眾媒體的傳播而為人所知,大眾媒體也一次又一次利用這些機會自我訓練,建立了災難時的媒體應變措 施並以權威的角色在人民心中贏得主流地位,也因為災難實在太吸引眼球,所以即使沒有災難發生,主流媒體也常常自己製造災難,輕則在颱風天風雨最大時派記者 出去測試風雨力道,重則製造輿論、鼓吹戰爭。但是他們的時代已經過去,特別是在災難報導這個類型上。即便主流媒體聲稱擁有較多資源可以進行深度故事挖掘, 或是長期觀察事件演變,我們也都知道,他們越來越沒有意願跟心力這麼做。

當然,網路絕非救世主。誠實來說,無處不在的網民其實在這許多災難中做的事情,其實就是不斷重複兩件事:目擊/上傳,跟發表/擴散,實際作法有很多種,上傳 跟發表的平台數不清,效果都有所不同,但儘管絕大多數時候網路上的資訊比主流媒體來得快,資料來源跟觀點較多,連整理成懶人包(事件概要)都比主流媒體詳盡... 若僅就這層次來觀察,公民媒體跟傳統媒體的報導在本質上並未有太大差異。

但,如果網路只是讓我們更快一點知道狀況有多糟糕, 災區有多悽慘,哪裡現在急需哪些物資的話,就實在太小用了網路,也太低估了網路的能耐。除了擔當媒體以外,其實網路更重要的角色是作為資訊的骨幹,而且是 開放的、可透過多種平台近用的、不被壟斷的,而這是主流媒體絕對辦不到,而我們也必須跳脫媒體角度才能理解的「災難管理體系」。



儘 管民間力量越來越強,我們不能否認,災難管理的各階段,最能仰賴的力量還是政府(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政府,或是政府是否根本就是災難發生的主因)。如果政 府平時對於災害資訊跟教育做的不確實,而災時的救災資訊又無法在各層級各單位之間有效流通,民間的聲音跟需求不能適時傳達給政府,那麼災難的擴大與延續就 難以避免了。

我們假設一下:如果災難發生時,政府單位 1)馬上在地方緊急應變中心設置資訊專員,在中央層級成立專責小組統整各種管道中竄流的訊息,並用清楚簡明的方式呈現在網站及電視跑馬燈上,2)建立使用 者親近性高,適於災難期間,耗費低頻寬的回報系統介面,讓民眾透過網路、電話等方式回報消息的網站,3)將政府與民間單位救災措施跟處理流程仿照購物或快 遞公司的流程查看方式供回報者查詢處理進度...這些都是這次政府沒有做到,而部落客跟網友們搶著做的事

美國災難資訊管理研究中心的資深電腦科學家Victor Cid認為Web 2.0 能夠應用在災難管理上的部份包括了(Victor Cid, 2009):
1. 傳播防災教育與災害意識:除了傳統的學校、社區等實體防災教育以外,相關單位也可以成立Youtube頻道上傳防災短片(要有趣),或是在 Facebook上設計災害教育小遊戲或招募志工,把有用的資訊設計成清楚的投影片上傳到Slideshare,透過Twitter或Plurk傳播即時 資訊。
2. 成為專業人士的協作工具:Wiki跟Google Doc讓多人協作簡單至極。如果要快速建立網站,善用blogspot, WordPress.com, wikidot, Ning,或是Google site,只要稍做調整,馬上能針對不同需求客製化成為專屬網站。
3. 監看災變情形:利用Google Map或Google Earth結合災變資訊,透過網路攝影機看現場情形,透過電腦或手機接收跟查詢離自己最近的災害風險,以及哪裡可以取得協助。
4. 迅速警示公眾:提供推播模式,讓民眾可以在手機上、桌面上、個人入口網(如iGoogle)、以及自己的部落格上貼上個人化災難資訊。
5. 緊急狀態下的溝通管道:119打不進去時,用twitter、plurk或是facebook也能快速把消息傳給救災單位。
6. 模擬災害情形與演習:可以透過社會媒體快速收集民眾意見,用虛擬世界(Virtual World)摹擬實況,例如災難(傳染病)的傳播路徑跟速度。
7. 研究:網路提供大量樣本,資訊隨手可得。


台灣公民新聞研究者陳順孝(2009)則在莫拉克風災過後歸納了災難過後接下來的資訊需求:
1. 讓災民的處境、需求、觀點,能夠被社會看到、聽見。
2. 讓政府、民間的救災行動和重建措施,能被災民快速掌握。
3. 讓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救災、重建作為,能被社會 充分瞭解,並受到嚴密的、長期的監督。
4. 讓社區的重建進度和成果,能受到社會的持續關注和支持。


這 些事情對握有最多資源的政府並非難事,問題在於政府習慣且喜愛的傳播方式一向是啥都不說的「不傳播」跟由上至下,由一對多的「宣達」,這在數位時代已經行 不通。再者,如果政府平常就欠缺這樣的網路對話訓練,那麼到了緊急情況想要讓網站獲得關注並取信於人也是不可能的事,但這也正是美國歐巴馬政府上任之後積 極改造的重點:除了用網路打選戰,更要讓網路變成政府的資訊骨幹。

進入重建跟復原階段更需要網路, 因為主流媒體到那時候已經自動脫離報導黃金期,對災區以及災民的關注更已成為零星點綴,如果不是完全消失。然而這時候更多錯綜複雜的問題才漸漸浮出,不管 是面向災民的安置、重建、談判、會議、輔導、補助,或是其他,政府除了應該將一切資訊公開之外,更要用最清楚的語言跟表達方式來主動提供這些資訊,這不是 苛求,而是Web 2.0 時代政府應該學習的資訊素養。

舉例來說,面對同樣造成大災難的金融危機,美國新政府成立了Recovery.gov, 在網站上你可以清楚查知每一分納稅人的錢用在哪些項目上、進行的階段到哪裡、目前成效如何,其他如相關執行單位的聯絡方式,監督單位的回報管道,還有也將 投注金額根據投注項目、地區(各州)、執行單位、受補助者公開給全民監督,各每個項目的每一筆錢用到哪裡,用了多少都一清二楚。

即使如此,美國政府先前依舊被公民團體如Sunlight Foundation嚴 厲批評,直指其網站上提供的資料不是機器可閱讀的格式(machine readable format,多半是.xml),無法讓其他人快速用電腦分析比對網站上的數據是否有誤,並未完全達成政府公開透明的承諾。美國政府在聽取批評之後, 也馬上從善如流的提供了相對應的格式。所以「資訊素養」不只是技術層面的提升,更重要的是要有主動分享資訊跟回應批評的開放心態。

體貼入 心則是有效溝通的法門,尤其是當新傳播科技被運用上的時候,因為新傳播科技之所以是新傳播科技,就代表它還不夠普及、不夠親近。例如,如果我們能夠透過手 機接收跟回報災難預報或現場訊息,但操作方式比傳一則簡訊來的困難的話,那就沒有意義。同樣的,如果災害資訊網站的介面無法設計成讓人人都能在5秒鐘之內 知道自己需要的資訊在哪裡,無法透過RSS或Twitter或手機簡訊等方式同步資訊更動,或是即使獲得資訊卻不知道如何理解跟應用的話(例如充滿密密麻麻的數據表格或是只允許下載docx檔跟其他封閉格式),也是一樣枉然。而如果使用者需要把災害應變資訊地圖印出來帶著走,那提供一份最單純的Jpeg地 圖圖檔,也比會用但只用Google Map更符合需求(例如現在在非洲布吉納法索的大水災)。

我們的確是進入了資訊時代,毋庸置疑,只不過這個時代也同時疊合著無數災難跟對專家信仰的全面崩解。要求政府落實資訊公開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讓人民站在 平等的地位去跟政府對話,以免時候到了得跟災難直接面對面。製作充滿Web 2.0時尚感的網站或用上一堆社群媒體也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透過分散的網路,讓重要的災害相關訊息可以隨時被取得並使用,以免災難比網路更快變得「無所不在」(Ubiquitous)。

「香港良知 尊嚴 是非心」博客創作活動
「香港良知、尊嚴、是非心」活動簡介

我們是一群香港自由博客,近日內地以暴力打壓香港記者採訪自由、甚至誣捏記者煽動動亂,令我們憂 慮香港一直堅守的言論、新聞自由、網絡自由受到侵蝕,互聯網世界是言論自由的最後一片樂土,作為自由博客,我們不能置身事外,有責任捍衛香港言論自由、新 聞自由、網絡自由不受侵害,所以我們發起「香港良知、尊嚴、是非心」博客活動,呼籲全港網民、博客、以致每一個網絡參與者,成為我們自由博客的一份子,為 捍衛香港言論、新聞、網絡自由發聲,利用網絡力量,保護香港最寶貴的核心價值,以下是我們的活動宣言:

宣言

新疆武警毆打香港記者事件,發生至今,除了泛民、記者團體、人權組織之外、就連左派和保皇人士也站在香港人、香港記者的一方,要求中央給予港人一個合理解 釋,甚至連董建華亦表示「黑白最終自有交代」;這足以證明,今次新疆當局已到達指鹿為馬、刻意顛倒是非並藉以展現自己權威的地步。

我們一群關心新聞自由及互聯網自由的博客想告訴香港網民、告訴曾特首、告訴新疆當局、告訴北京甚至告訴全世界,沒錯香港人從來是務實和揾食至上,不過我們 也擁有良知、尊嚴和是非之心。因為有良知,我們絕不會對抹黑坐視不理;因為有尊嚴,我們不會為了利益而擦鞋;因為有是非之心,我們不會容忍指鹿為馬和顛倒 是非。因此,我們可以義正詞嚴地說:「有錢並唔係大晒,我們不會對抹黑坐視,不會為了利益做狗奴才,更加不會容忍顛倒是非黑白。」

相信很多人也聽過這個故事:

二次大戰德國牧師尼默勒(Martin Niemoller)的一句著名懺悔話:「在德國,他們先來對付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然後他們對付猶太人,我也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 猶太人。然後他們來對付貿易工會,我又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然後他們對付天主教徒,我還是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他們來對付我,到那 時,已經沒有人敢出聲了。」他最後因反對希特勒的納粹主義政策而被關進集中營。

我們想提醒各位網友,今天如果記者被抹黑和毆打我們不出聲,當他日博客被審查內容、甚至Twitter或Facebook被查封的時候,可能也沒有人再敢出聲了。新聞自由和互聯網規管,可以說根本是同一件事情。

我們希望更多香港人能接收到以上的訊息,故此我們發起此「香港良知 尊嚴 是非心」博客創作活動,若您支持這個活動,請參與撰文並幫忙宣傳,將這個活動傳播開去。

活動細則

1. Blogger

- 以「香港良知」為題材發表博客文章(例如:香港良知 / 誰說香港沒良知 / 温水煮蛙與conscienceless)
- 體裁不限(包括文字/圖像/影片)。
- 請在相關的blog post加上「
 香港良知尊嚴是非心,hkconscience」tag。
- 使用trackback功能將發表文章連結到
hkconscience.org的介紹文章。(若blog沒有trackback功能,也可在介紹文章留言
- 請到hkconscience.org留下約一百字的文章摘錄。
- 發文時間:9月15日至9月30日自行貼出。
- 發文次數不限。

2. Twitter用戶

- 題目一:以「香港良知」為題材一人一tweet。
- 題目二:一人一tweet最無良知的人。
- 題目三:一人一tweet最有良知的人。
- 請在相關的twitter post加上「
 #hkconscience」hashtag。

活動網站

Blog - http://hkconscience.org
Blog Sticker - http://stickeraction.com/hkconscience
Twitter - http://twitter.com/hkconscience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pages/-/133560443785
Plurk - http://plurk.com/hkconscience

支持「香港良知、尊嚴、是非心」活動方法

無論閣下發表博客文章與否,我們都很歡迎您循以下方法支持是次活動:

1. 幫忙於Blog、Twitter、Plurk、Facebook及其他網站轉貼相關訊息
2. 積極參與Blog(博客)或Micro-Blogging(微博客)活動
3. 取用Blog Sticker(博客貼紙),以示支持此活動

活動核心成員

wanszezit
DaisyMarisFung
yardleyluk
JonathanSin
 
活動及自由博客聯絡人


Charles Mok 莫乃光

Tel: 
9195-5156
Email: charlespmok@gmail.com
Blogwww.charlesmok.hk

----------------------------------------------------------

相關新聞報導

2009-09-13 (蘋果日報) 網民聲討 博客年會跟進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913&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3203484

2009-09-16 (SCMP) HK bloggers back local journalists beaten in Xinjiang
http://wanszezit.wordpress.com/2009/09/16/hk-bloggers-back-local-journalists-beaten-in-xinjiang-scmp/

2009-09-16 (蘋果日報) 不滿中央坐視疆官又打又屈 博客大行動 聲援港記者
http://ow.ly/pz2x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recent entries in the GVO category.

essayiwant is the previous category.

GVO Digest is the next category.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