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in Public Media Category

關於兒少法修法與平面媒體的批評

| 1 Comment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11/17號通過了兒福法修改草案,推動修法的團體包括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台灣家扶基金會等十餘個團體

很遺憾,我找不到草案全文,只有內政部的新聞稿上有列出修正方向,對於這次的修正案,兒福聯盟認為雖然還有不足之處,但算是很大的進步。

針對這次修法,最大的批判聲浪來自報紙等平面媒體(當然,報社也都同時經營網路媒體),根據中國時報的報導,條文對平面媒體及網路提出許多限制:

為了保護兒少身心健康,包括報紙、雜誌等新聞紙,不得描繪犯罪、自殺、施用毒品以及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的細節,違者將處十萬至五十萬元罰鍰,並公布負責人姓名。

「網際網路平台提供者」必須訂定自律規範,採取明確可行的防護措施,限制兒少接受到有害身心健康的內容,或先行移除相關內容,違者將處六到三十萬罰鍰,並得連續處罰。

在網路散布或播送有害兒少身心健康之內容,未採取防護措施或未配合網路平台提供者的防護機制,使兒少得以瀏覽者,可處十至五十萬罰鍰並得連續處罰,公布其姓名。

媒體和網路都不能報導受到虐待或吸毒的兒少姓名及其他足以識別身份的資訊。至於未來平面媒體報導犯罪、自殺等新聞,如果有觸法疑義時,地方政府會邀請相關學者、民間人士、媒體專家共同審議,然後才決定是否開罰。

但為了避免犯下翁奇楠命案的少年相關資訊不能被報導,危害社會公益,修正草案中也特別增列「廖國豪條款」,為了維護公共利益,經行政機關邀集相關機關及兒少福利團體共同審議,認為有公開必要時,不在此限。

蘋果日報罵得最狠,直接說這些規定是法西斯威權父屁復辟,然後又扯到馬政府是急著要跟中共同步。其實蘋果立場可想而知,畢竟「描繪犯罪、自殺、施用毒品以及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的細節」就是他們看圖說故事以及網站上動新聞的強項,跟招攬閱聽人的主要工具。加上他們家的壹電視一直被NCC擋(雖然我反對NCC不發照給壹電視的藉口),所以就發了這麼一篇很沒內容又泛政治化的評論:

除了《刑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還可引用「廣電三法」、《個資法》以及《兒少法》來壓迫媒體的言論自由。用四種法律對付言論自由,比中國還多,有臉自稱民主國家嗎?在法條中埋伏「犯罪」、「細節」等地雷,又不加以定義,等待媒體踩到地雷即如獲至寶,罰款禁播,展示威權,算是個什麼東西?

中國時報呢,大概是還自以為自己站在「捍衛進步價值」的那端吧,也在社論中大力批評

台灣在邁向民主開放社會中,確有不少有識者對媒體報導充滿著道德焦慮與不耐。一個想當然耳的理想是,我們希望有一個完全自由開放,但卻又乾淨的資訊社會環境。然而,正有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通理一樣,開放自由的資訊環境,不可能是完全整齊清潔的;純潔乾淨的資訊環境,一定是經過刻意剪裁控制修飾的產物。如果有人懷舊回想,卅年前只有三張報紙的時代,新聞是多麼清純可愛?而我們必須問一問每一個人,有誰願意回到卅年前重過戒嚴時代的生活?

我認為這個事件其實是台灣媒體沉淪現況的具體而微案例。

首先,台灣平面新聞媒體對自己總是把「好不容易爭取來的言論自由」用在鉅細靡遺描繪社會暴力、性交、自殺過程之上一事毫無檢討,殊不知就是新聞媒體長期以來的報導偏好,才讓「保護兒少」的訴求如今取得如此高的正當性。一竿子把推動該法的團體、立委都打為「道德焦慮跟不耐」或「法西斯威權復辟」,卻不想想看媒體所有的報導都基於批判、揭露跟誇大被報導對象的道德低下來顯示自己的高度,並樂於利用這些瑣碎的細節造成整個社會的焦慮跟不耐。台灣的假道學媒體動輒批判犯罪、暴力、色情、批判主流價值之外的生活型態跟次文化,卻又樂於以假理性口吻描述過程細節,大搞動畫模擬來消費這一切,大眾之所以對於兒少閱聽品質擔憂,正是媒體積極鼓動的結果。

而推動修法的立法委員,是否更該針對政府在媒體結構諸多環節上的放任進行審視呢?媒體競逐報導社會案件細節,無視未成年閱聽人的現況只是整個新聞環境破敗的結果之一,只想取巧拿軟木塞堵沈船的破洞,最後只會徒勞無功。台灣的立法者在媒體問題上對結構管制跟內容管制的著重程度總是失衡,該結構管制的問題,總是用內容管制取巧,真正的結構管制手法卻都被用來進行權利鬥爭。若依照中國時報報導敘述,法條中不明確的判斷標準-「網際網路平台提供者」?「有害兒少身心健康之內容」?-將只是管制者繼續重複將責任推給「學者專家」的慣用手法。

最後我還要問問這些擔心言論自由會因此被限制的媒體,是否可以先說明一下他們的編輯室公約跟媒體內部的言論自由還在不在?廣告主透過買廣告跟置入性行銷對媒體報導的限制就不算是對言論自由的侵犯嗎?媒體高層主管以個人利益主導媒體內容就不算是對言論自由的侵犯嗎?

我期待在台灣聽見媒體高喊「捍衛言論自由」時,是像紐約時報、衛報、鏡報那樣,在政府壓力下堅持公佈Wikileaks的電報文件,或是像朱淑娟、苦勞網、新頭殼、小地方/莫拉克新聞網等獨立記者寧願不要主流庇蔭,仍然要揭露台灣政府對生態環境的毀滅行徑,但總是難如我願。


延伸閱讀:

地理定位改變世界的十種方式

| 2 Comments
原文鍊結:10 Ways Geolocation is Changing the World
作者:Rob Reed
翻譯:Portnoy (鄭國威)
授權方式:因為這篇文章也轉貼在Beth's blog,而該網站的授權是CC-By,所以我就拿來翻了。

定位技術正在轉化我們體驗與探尋世界的方式,而最終將改善我們的世界本身。從全球到地方,以下是地理定位作為行善積極力量的十種方式。




社交媒體已經改變了世界 ,以全球為規模對傳播模式做出革命,這個轉變隨著每則最新動態、部落格文章、或影像串流而持續進行當中。全球公民已經結合成全球性的網絡。


自從這幾年來社交媒體受到廣泛採用以來,它以超強的力道推動著社會運動、目的性消費、以及社會企業。顯然,科技的真正價值不在於科技本身,而是在於我們如何使用它。今天,第二波創新正在定義新世代,設定未來十年即將促成改變的舞台。


行動科技將會把全球網絡延伸到每個配備行動設備的人身上,同時讓無數在地網絡在現實世界中結成。我們已經將媒體製作跟傳播去中心化了,我們也正在對能源作一樣的事。而這個趨勢將會延續至社交網絡、社會行動、以及商務之上。


智慧型手機、行動寬頻、以及定位感測應用程式將會以各種更有意義的方式,把我們與對我們最重要的人群、組織、活動、資訊、以及公司連結起來--也就是鄰近我們居住地跟我們所在地的他們。地理定位服務(LBS)能否改變世界?以下是十種方式


1.向好東西報到 (Checking in for Good)


如果GowallaFoursquare教了我們什麼的話,那就是人們會對單純的誘因表現出回應。這類程式僅僅因為提供各種徽章、市長資格、以及其他無形的獎勵,讓數百萬人在他們所到達的地方報到。其他應用程式,像是Whrrl就更進一步,讓擁有相同想法的「眾多社會」藉由在地因子結合。這些應用程式的下一步就是增加更多「目的」,鼓勵更多有意義的報到,並提供相應的徽章跟戳印,藉由這樣繪製出目標使命之完整圖像。或是將某個專有應用程式發展成可以獎勵意識性消費、社會責任、以及公民參與。例如應用程式CauseWorld就內建目標使命的元素,但尚未與目標使命相連之地點有關。


2在地飲食(Eating Locally):


想要永續,我們就得從離食物製造點最近的地方輸入食物。許多所謂的「在地饕」只訂購一百哩餐點100-mile diet,亦即這樣的人「不吃--或幾乎不吃--除了方圓一百哩之內獲取的營養來源」。為了照著這種規範來飲食,勢必在獲得跟辨認相關資訊這方面會遇上很大的困難,因此就有個以地理資訊為主的Locavore應用程式相應而生。這個程式提供你當季與下季食物的資訊、農人市集訊息以及食譜的連結。這個看似簡單的應用程式顯然才剛起步。隨著時間演進,地理定位感測應用程式除了能引領我們前往雜貨店或農人市集去之外,更能進行導覽。在導覽中程式將能夠依照我們各自的特殊餐飲要求或敏感度分別出不同的食物。


3. 政治組織動員(Political organizing)


在下一次的總統選舉中,除了地方事務會成為政治話題以外,地理定位更會介入其中。我們見證了社交媒體在2008年總統選舉歐巴馬大勝時起的作用。在2012年,地理定位應用程式跟各項技術將會扮演更核心的角色,用來組織、管理選舉活動,並最終贏得勝利。我們將在行動應用程式跟定位感測瀏覽器上看見這些過程。行動者跟志願者將會獲得更大的能力。選民將會在投票時刻更積極做出選擇。而在幕後,我們將會見證選舉陣營與活動能藉此得到大批資料,並用這些資料來尋找目標、提昇力量、優化策略。能夠掌握地理定位的黨派、候選人、以及行動目標將會獲得實際可精算出的益處(Elections app 將會為了2010年而更新)


4. 尋找綠色企業(Finding Green Businesses):


網路有效地替代了紙本的黃頁,成為尋找地方上企業跟服務的工具。然而這種「靜態網路」的體驗正在迅速被行動網路跟行動應用取代,讓我們在我們最需要獲得這類資訊時就能取得。Yelp 跟 Around Me 兩個應用程式在找餐廳、咖啡店、旅館等方面已經很受歡迎,但找通過綠色評鑑的商店呢?Greenopia 把原本平面印刷的在地指南變成了動態的全國性行動應用,你可以用來尋找地方上各個類型的綠色企業。不再用紙,體驗更佳。Green Map應用程式則是另一個發掘在地綠色環境,並將我們與這些綠色環境連結起來的方便工具。


5. 更有效率地旅遊(Traveling More Efficiently):


我們已經能夠獲得地理定位系統(GPS)搜索資料與靜態交通資訊好一陣子了,但直到現在我們才正要看見這些科技發揮全部的潛力。當我們能夠獲得根據我們所在位置跟路線,並時時更新的詳細交通資料後,我們便可以最小化交通堵塞,最大化交通流量(只要實體上允許)。最新的MapQuest 4行動應用程式 可以隨著我們的每個轉彎而更新資料就是一個好開始,透過這個程式你能針對你設定的路線獲得特定的交通警示。然而,透過TrapsterWaze等程式,使用者生產的資訊藉由群眾外包的方式(crowdsource)可提供更細節的交通資料,像是如何避開一個被有毒化學原料濺灑的路口。或著,如果你想要完全放棄汽車,Google地圖 也可以讓你輕鬆選擇公共交通工具或是自己騎單車到達目的地的方式。


6. 掃描道德產品(Scanning for Ethical Products):


線上購物讓我們習慣於在購物前先閱讀各方評論跟比較。現在這個步驟也可以在實體購物前進行,像是MyTown 還有 Stikybits就提供了這樣的功能。只要先用智慧型手機的相機刷過產品的二維條碼,就能開啟許多額外資訊(當然也有交易價格),可以作為你消費時的依據。這些資訊可能包括製造地點、運送里程、製造商的信譽、化學成份、碳足跡、或是完整產品生涯的分析。藉由讓我們更能接近在地商店跟在地生產的產品,定位感測應用程式將能改變商務本身。不論是蔬菜水果還是書籍、電子產品,如果你所在的幾個街區內就能找到你要的東西,實在沒有必要從老遠送貨過來。


7. 建構鄰居網絡(Networking Neighborhoods)


地理定位服務最熱門的一個項目就是建構鄰居網絡。許多這類型應用程式的目標就是強化我們自己的社區組織。你可以用DeHood這個程式追蹤居住的鄰里社區發生了哪些事,分享你最喜愛的地點,增進實體人際交流。畢竟,只要你曾經在這個程式上跟人認識過,在真實世界中碰面時要開口說聲「你好」就簡單多了Blasterous 是另一個讓你分享在地資訊的工具,BlockChalk 也有一樣的功能,但是以匿名方式進行。最後,NeighborGoods利用街道住址來促進一對一的有用物品借用跟交易。到頭來說,與你的鄰居們連在一起可以促成更安全、更有生產力、更永續的社區。


8. 追蹤環境災難(Tracking Environmental Disasters):


環境災難的規模跟大小似乎不斷成長。2008年,發生了田納西煤灰洩漏事件,當時被稱為「美國國內同類型環境災害中最大型的」。然後我們才知道這起事件的規模比原先預估的大上三倍。最近,英國石油BP的漏油事件又創下了「美國國內最大型的環境災害」紀錄。在每個案例裡,關注的公民都能利用地理定位技術來監控與追蹤災害影響。應變小組可以利用這些技術來協調災害控制跟清理作業。最終,這些技術可以用來正確估計災害的大小跟影響,以便更了解災難的破壞跟損失。


9. 用生態鏡頭看世界(Viewing the World Through an Eco Lens):


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與地理定位一樣,都是熱門行動技術之一。擴增實境讓你可以透過智慧型手機的相機(或類似的裝置)來觀看世界,然後看見許多層次的地理特定內容或資訊。其中最受歡迎的應用程式就是Layar,這是一個擴增實境瀏覽器/平台,能讓你選擇特定資料層或體驗項目。這對綠色環保或行動目標導向的內容來說有很大的開發潛能。你或許可以透過鏡頭找到通過綠色評鑑的企業、美國綠建築學會認證的建築、或是虛擬的溫室氣體如何排放進大氣層。與智慧電表科技結合之後,你可以即刻看見在你周遭能源使用效率最高跟最低的家庭。而對於我們之中的較憤世嫉俗的人,你可以藉此看見山巒、森林、河流、跟海洋過去的樣貌...在氣候變遷跟那麼多環境災難發生前的樣子。


10. 紀錄時時刻刻(Capturing the Moment)


更有效且快速獲取現在周遭發生的事件資訊--即時即刻--能夠大幅度改變生活品質。這種「地理空間感知」的覺察可以透過今日的智慧型手機來實現,因為它能夠將一小塊的資訊--一瞬間--捕捉下並按照發生的特定時間、地點,紀錄保存。這對紀錄空間時間非常重要。抗爭、自然災害、運動比賽、聚會、政治危機...包括任何東西、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以及事件發生歷程的實時資訊。 要實現,需要許多年,以及許多不同的應用程式的配合。最終,它將會徹底改變我們近用跟消費內容的方式。它將會補完新聞與資訊的民主化跟去中心化工程...用時間跟地點。


備註:隱私是地理定位服務產業最大也是唯一的議題。你必須要了解你正在跟誰分享哪些關於你的所在位置的資訊。


週四在政大傳播學院的劇場舉辦了一整天的Peopo公民新聞論壇,我也很榮幸受邀參加,與羅世宏老師、陳順孝老師、獨立記者朱淑娟,以及Mr. Friday一同擔任下午第四個場次、也是最後一個場次的與談人。

羅世宏老師最近開始研究中國的維權議題如何與網路結合,所以你可以看見他的推特帳號越來越活躍。當天羅老師主要擔任引言人的角色,沒有太多時間討論公民新聞,不過他主持的媒體公民行動網長期以來一直是我獲得媒體產業動態的重要資訊匯聚地,現在因為研究計畫告一段落,所以正在招募志工加入資料建構的工作。如果你平常就關注電訊媒體產業動態,也正好在研究相關議題的話,其實可以一邊當志工、一邊蒐集資料、甚至把媒體公民行動網經營為專門討論電訊媒體產業的論壇。(這應該很niche吧)

陳順孝老師的投影片可在此觀看,大家都很熟阿孝老師了,加上投影片內容結構完整,我就不多費唇舌,大家自己研究囉。

Mr. Friday當天也有準備投影片,還不知道他會不會放上網。裡頭提出好幾個我還不熟悉的新媒體計畫,得再跟Friday請教請教。當天來不及跟Friday說的是:台灣沒有明文規定的記者法,不過有的國家的確有,例如中國有《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或是透過各種成文不成文的方式限制取得記者身份跟權利。

如果你還沒成為獨立記者朱淑娟的「環境報導」的忠實讀者的話,那我建議你先暫停閱讀這篇流水帳,然後趕快先去訂閱環境報導的RSS再說。她也已經在部落格上把對於公民新聞未來發展的看法整理成文,請務必要讀。

而在此,我想延續朱淑娟已經在文章中點出,而論壇當時沒有討論完的問題:

1. 如何擴大公民報導的影響力
2. 如何評估或要求公民記者的專業性
3. 公民媒體如何永續

過去這三個問題也不是沒有被廣泛深入討論過,不過由於那時候(2004, 2005年左右)許多網路神話罩頂,所以我也曾異想天開地認為crowdsourcing,wiki model就可以讓一切公民媒體遇到的問題迎刃而解,也就是說以為只要「大量的用戶製造內容」x「議題強度」+「網路亂數」= 公民媒體的未來。

這幾年下來,透過經驗累積,才明白事情沒有那麼單純(眉頭一皺)。

簡單來說,單單靠公民記者的熱情無法組織成一個有影響力、獲得讀者信賴、並且可以長期發展的公民媒體。鬆散的構成偶爾可以迸發出令人想像不到的力量,但是那也只是偶爾,偶爾無法帶給讀者信賴。

以公共電視的Peopo來說好了,據我所知,實際上運營Peopo的專職人員只有三個人,這種組織模式勢必只能以鬆散、無編輯、後發式的管理來運作,再多的公民記者加入、提供再多的內容,都只會讓Peopo的工作人員疲於奔命,因為除了管理Peopo上的內容以外,他們還得到處辦活動、工作坊、開會、解決使用者的問題、策劃....。

在繼續下去之前,我先把兩個看似相違背的前提說清楚:

第一:我認為,用傳統新聞專業的判準去要求公民記者是完全不適當的。熱血的公民記者或許可以一個人跑新聞、寫評論、透過網路發表,然後還透過社會媒體傳播,但是他畢竟沒有媒體組織的資源挹注,也無法從努力作公民報導上頭獲得報酬,公民記者也都是一般人,請不要期待公民記者都是聖人,都可以為了公共事務到處奔波一毛不取、還要自己買攝影機、買相機、到處紀錄。所以這是首先要破除的迷思。有些人批評公民記者的報導品質很差,因此全盤否定公民新聞,可說是完全就是搞不清楚狀況。

第二:然而我認為,作為閱聽人,想要獲得高品質的新聞是全然合理的。閱聽人沒有必要忍受品質糟糕的報導,強迫自己咀嚼只因為那報導冠上了公民新聞四個字。我認為公民新聞的品質應該更高於備受批判的主流媒體,公民媒體應該正面承接閱聽人對於優質媒體的渴望,並回應其需求,而不是以公民的概念代換為素人的概念然後用低品質的報導跟道德訴求來搞公民新聞。

不能過份要求公民記者,又要要求公民媒體的品質,兩難嗎?

完全沒這回事。癥結在於我們長期以來忽略了編輯的重要性,而編輯對於公民報導的助益更甚於編輯之於主流媒體。

對,網路給予了所有人一個不需要被編輯審查的發表空間,但是「不需要」不代表「不重要」。我們看見主流媒體上太多編輯的負面案例,以致於我們認為一旦新聞內容經過「編輯」,就是扭曲觀點、就是審查意見、就是服膺於上層,然而編輯本來不該是如此的一個角色。編輯的好處在於以他的經驗、帶領新手記者學習如何跟閱聽人溝通,如何從不同角度觀照議題、如何把手上的資料轉化為更容易吸收的資訊。

近用新媒體的門檻低,讓更多人的意見能被放上檯面,但我們也要認清現實,那就是人的注意力永遠是有限的,所以我們不該捨棄編輯,而是要找到更好的編輯制度,一個可以大幅提昇公民媒體品質的編輯制度。

公民媒體需要怎樣的編輯制度呢?不同的組織會有不同的作法,以下我提出可供討論的幾個原則。

1. 每個公民記者都要有一位編輯。每位編輯能帶的公民記者數量則可以自行評估後決定。
2. 編輯可以由資深的公民記者擔任。
3. 編輯不干涉公民記者要報導的議題、角度篇幅,但是公民記者需要與編輯討論報導手法跟呈現方式,編輯要能以其經驗提供公民記者各種讓報導更具可讀性的建議。包括從最基礎的用字遣詞到多媒體使用,以便讓每篇報導都達到品質要求。
4. 加入公民媒體的每一位公民記者都必須同意,自己的報導在編輯幫助下,需要達到內容品質要求,否則不予發表。
5. 編輯必須為報導內容最終呈現負責,並保證報導產量--所以必須多多跟自己的記者交流,並鼓勵他們去報導,如果公民記者數量不夠,也要主動招募。

而只有報導的品質提高了,報導才會有影響力。有了影響力,才會有更多人願意加入,也才有可能找到永續經營的方式。公民新聞的品質不從要求每個公民記者去提昇所謂的專業能力而來,而是要從整個公民媒體組織改造下手。把編輯的角色加回公民媒體裡頭,讓每一篇報導都更有力量,讓每個公民記者都更有成就感,讓每個公共議題都獲得更深入的關注,而在同時又建立起資深公民編輯/記者---新手公民記者的社群,我認為只有如此,台灣公民新聞才有未來。

2010 PEOPO公民新聞論壇議程

| No Comments
轉引自此
時    間
流    程
來    賓
9:00~9:30報 到 
9:30~9:40主辦單位致辭(公視代表)/(政大代表)
9:40~11:00新媒體與新公民-
公民記者培力
鍾蔚文 (政大傳院院長) (主持人) 
張正揚(高雄縣旗美社大主任)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 
大暴龍(公民記者)
11:00~11:10
休       息
11:10~12:30地方事與公民運動-
公民新聞議題經營
胡元輝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主持人) 
孫曼蘋(政大新聞系副教授)
何宗勳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秘書長)
楊志彬(社區營造學會秘書長)
12:30~13:30
午        餐
13:30~14:50公民新聞與大眾媒體-
擴大公民新聞效益
何國華(公視新聞部經理)(主持人) 
李彥甫(聯合線上副總經理)
馮建三(政大新聞系教授)
鐘聖雄 (www.88news.org採訪編輯)
14:50~15:10
茶        敘
15:10~16:30People Power: 
公民新聞的未來發展
羅世宏(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陳順孝(輔大新聞傳播系副教授) 
鄭國威(全球之聲中文版編輯) 
Mr. Friday (MMDays部落客) 
朱淑娟(公民記者)

最近Peopo公民新聞平台中幾位最為積極的公民記者討論起了公民記者的專業問題,有人覺得公視最近的作法反而揠苗助長,對公民記者的影片剪輯專業要求過高,反而讓部份公民記者感到畏懼以及能力不足。 

我希望在我的session中也能碰觸到這個問題,今天稍晚會把自己對於這個議題的想法寫清楚一點。

只要夠冷血,一切都對了

| 53 Comments
我真的不知道朱學恆自以為是的正義感跟對媒體的盲從要繼續傷害多少人。

朱學恆這篇文章用消費廖姓少年的方式再次發揮或展現了他「素來不懼威權」、「挑戰社會秩序」、「勇於替小人物發聲」的「宅譽」。挑戰陳凱倫、壓下慈濟、力挫紈褲子弟陳銳!?真讚!?真敢言?

媒體就是要營造這種「陳凱倫是溺愛、包庇兒子的假道學父親」論述,然後把一切校園黑幫的議題娛樂化、個案化、瑣碎化啊!!!!朱學恆你以為自己挑戰了權威嗎?你根本是是在替權威作嫁、當媒體權威的奴隸啊!!

媒體沒去過度報導廖姓少年,這已經該謝天謝地了,沒讓他的家人被騷擾、讓社福團體有空檔去介入處理,你還拿他出來當靶?你知不知道你這一寫很可能就會又有嗜血的媒體去追廖姓少年啊!你這是保護他嗎!?根本就是消費他,拿他來成就你朱宅神跟陳凱倫一樣重視的社會形象!

媒體把焦點全部放在陳銳身上,拿陳凱倫的社會形象出來大做文章,就是為了刺激你這種人的眼球,引發M型社會下的矛盾,這種「打擊假道學」的劇本從古至今上演何止千萬遍,你朱學恆難道完全沒看出來嗎?

你要拿李家同、洪蘭、還是慈濟當靶,都無所謂,他們有能力跟你鬥,你拿廖姓少年出來是幹甚麼?他被媒體騷擾,你要去保護他嗎?你要去保證他的姓名不會被公佈,未來不會被社會烙印上標籤嗎?

陳銳跟陳凱倫又怎麼變成你發洩正義感的工具了呢?陳凱倫今天要是大義凜然,說這孩子犯錯就是該關,然後完全不去看守所探視,就符了你的意嗎?這是矯情!你要的是這種矯情?

一個在演藝圈打滾那麼多年的父親,不顧一切,明知自己這麼作會落入媒體預設的陷阱,還是動用一切人脈去救自己的孩子,就算比不上去救艾斯的白鬍子,也犯不上你用這種煽動式的酸葡萄心態去寫這篇文章。

那些口頭上說要給陳銳機會進演藝圈的人,跟朱學恆是一模一樣的心態。今天陳銳的問題完全不是個案,廖姓少年也不是。

下面請見有話好說關於校園黑幫議題的整理跟討論,這才是最重要的,上面我所說的,如果有人覺得不爽,就請去找朱宅神取暖吧。


少女時代的背後

| 2 Comments

....是韓國總統李明博上任之後對於另類媒體以及公共媒體的制度化打壓、言論箝制與單一化、以及經營權管控。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佩服韓國這些年來的文化傳媒能量,認同韓國人的努力,不希望韓國跟台灣一樣墮落,請一起加入連署要求韓國電影協會和文化、運動與觀光部立即檢討「解散MediaAct」的決定,讓韓國媒體留下這一股強大、清醒,又明智的聲音跟推力。

以下是連署信的翻譯(來自inmediahk):

我們一同關心南韓目前受壓迫的民主處境,特別是目前攻擊Mediact的舉措,南韓的第一個公共媒體中心,自其成立以來,長期耕耘使得南韓在國際媒體社群中,溝通權利與民主、傳媒素養、智慧財產權與公益媒體議題上,能占有一席之地。

自從2002年以來,Mediact承接一份契約,用以支持獨立電影與映像工作者群、媒體政策之發展、終身媒體教育以及媒體公共性。七年以來,它透過尋求科技與媒體交界可能,並疊以南韓政治民主化過程的重要目標,開創了一個公共媒體界足以蓬勃生根的空間,提供重要基石作用。

Mediact的設備是透過韓國電影協會(Korean Film Council,KOFIC)所支援的。韓國電影協會過去被視為獨立自主的角色,由中央政府預算提供運作資金,角色與任務是為了厚植韓國電影在國內外的潛力,並支援獨立的媒體運動者組織--韓國獨立媒體與映像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Korean Independent Film & Video, KIFV)。最近新上任的韓國電影協會主席的最近決定--讓Mediact就地解體、全體職員在二月一日起自動強迫辭職生效,我們對於這一連串突發警訊高度關注。

我們作為國際社群的一份子、看待這份25日才唐突宣步即將發生在Mediact的一連串事件,我們必須鄭重指出Mediact在媒體政策、媒體教育、傳媒製作與溝通領域上的前瞻性角色。我們,以下這些連署人,要求李明博政府正視其對受迫的韓國民主應負起的責任,重新導正其作為「政府」應有的角色,尊重人民主權 以及南韓在國際媒體界耕耘許久的領航資產。我們要求韓國電影協會和文化、運動與觀光部立即改變其決定。

公共電視的爭議,我來隨便講講好了

| 6 Comments
1. 馬政府想不想控制公共電視?想的,就跟民進黨執政時一樣想。

2. 公共電視董事會跟總經理是否作的不好?這個要看用那些指標來看,就收視率來說,可能是變好了,但是就員工評鑑來說,是非常低分的不及格(可見最近公布的員工評鑑報告)。

3. 所以立委要介入公視經營有了正當的藉口,要換掉經營層需要透過增加董事員額,但是手段粗糙,審查新董事的委員公信力不足(很多都是立委)。

4. 但是新聘的董事也不是傻子,當然也知道這裡頭有政治力的影響,只是也希望透過這個機會反過來改革公視,同時從此隔絕政治力隨意進入。

5. 但是一開始董事產生過程的粗糙影響了新董事們的資格跟公信力,而新董事也太輕視現任董事長可能的反制,缺乏政治手段。出征之前沒有名正言順的檄文,而是直接單挑硬幹,即使原始目的是好的,也會造成紛爭。

6. 新董事要換董事長卻不給現任董事長下臺階,因此現任董事長的反制方式也是完全不給新董事下臺階的方式:假處分封口。

7. 新聞局是主管機關,平時若董事會沒有問題,當然可以也應該不多加干預其運作,但如今紛爭不斷卻還是坐壁上觀,就反而有點故意放水讓兩方相爭,只等著屍橫遍 野的意味了。

8. 很多公視員工發出了意見,當然很好。但是那麼多的聲音其實也代表原先的董事會跟新任的董事跟公視員工之間的溝通都很不足夠。

9. 其實只要新舊董事能好好坐下來談,問題應該會很快解決。

10. 我的結論是:幼稚的大人。建議觀眾從今天起拒看公視,拒絕捐款給公視,直到大人停止幼稚。建議公視員工集體罷工,直到大人停止幼稚。

11. 以上對公視紛爭評論只代表我個人的立場。

[轉貼]閱後即焚:"GFW"

| No Comments

轉貼自自曲新聞

------------------------------------------------------------------------------------------------

引言

標題的GFW之所以加上引號是因為,GFW是局外人起的綽號,它的真實稱呼並非如此,但「GFW」也確實如實涵蓋了這一在中國一貫隱晦而模糊的概念。

時間表

  • 1998年9月22日,公安部部長辦公會議通過研究,決定在全國公安機關開展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金盾工程」建設。
  • 1999年4月20日,公安部向國家計委送交金盾工程立項報告和金盾工程項目建議書。
  •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練習者圍攻中南海。
  • 1999年6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成立,局級事業單位。
  • 1999年7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佈法輪功妨礙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認定法輪大法研究會及法輪功為非法組織,決定予以取締。
  • 1999-2000年,在哈爾濱工業大學任教多年的方濱興調任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副總工程師。
  • 1999年12月23日,國務院發文成立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任組長。其第一下屬機構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設在已經成立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取代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部際協調小組,對「公安部、安全部、保密局、商用密碼管理辦公室以及信息產業部」等部門的網絡安全管理進行組織協調。
  • 2000-2002年,方濱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任總工程師、副主任、教授級高級工程師。
  • 2000年4月20日,公安部成立金盾工程領導小組及辦公室。
  • 2000年5月,005工程開始實施。
  • 2000年8月19日,大紀元時報創刊。
  • 2000年10月,信息產業部組建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
  • 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
  • 2001年,方濱興「計算機病毒及其預防技術」獲國防科學技術三等獎,排名第一。
  • 2001年,方濱興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信息產業部「在信息產業部重點工程中做出突出貢獻特等獎先進個人」稱號,中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等聯合授予「先進個人」稱號。
  • 2001年1月19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分中心成立,位於上海市黃浦區中山南路508號6樓。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上海分中心工業和信息化部直屬的中央財政全額撥款事業單位。
  • 2001年4月25日,「金盾工程」經國務院批准立項。
  • 2001年7月,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批准哈爾濱工業大學建立國家計算機信息內容安全重點實驗室胡銘曾方濱興牽頭。
  • 2001年7月24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廣州分中心成立,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建中路2、4號。
  • 2001年8月8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組建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縮寫CNCERT/CC
  • 2001年8月23日,國家信息化領導小組重新組建,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任組長。
  • 2001年11月28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互聯網交換中心成立。提供「互聯網交換服務,互聯網骨幹網華東地區數據交換,數據流量監測與統計,網間通信質量監督,交換中心設備維護與運行,網間互聯費用計算,網間互聯爭議協調」,位於上海市黃浦區中山南路508號。
  • 2001年11月28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廣州互聯網交換中心成立,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建中路204號。
  • 2001年12月,在北京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綜合樓開始興建。
  • 2001年12月17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湖北分中心成立。
  • 2002年,方濱興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信息安全首席科學家。2002-2006年,方濱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任主任、總工程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陞遷後任其名譽主任。
  • 2002年1月25日,報導稱:「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互聯網交換中心日前開通並投入試運行,中國電信、中國網通、中國聯通、中國吉通等4家國家級互聯單位首批接入。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接入正在進行之中,近期可望成為第五家接入單位。」
  • 2002年2月1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新疆分中心成立。
  • 2002年2月25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貴州分中心成立。
  • 2002年3月20日,多個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省級分中心同時成立。
  • 2002年9月3日,Google.com被封鎖,主要手段為DNS污染。
  • 2002年9月12日,Google.com封鎖解除,之後網頁快照等功能被封鎖,手段為TCP會話阻斷。
  • 2002年11月,經費6600萬的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大範圍寬帶網絡動態阻斷系統」(大範圍寬帶網絡動態處置系統)項目獲國防科學技術二等獎。雲曉春排名第一,方濱興排名第二。哈爾濱工業大學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內容安全重點實驗室李斌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網絡技術研究所清華大學網格計算研究部楊廣文有參與。
  • 2003-2007年,方濱興信息產業部互聯網應急處理協調辦公室主任。
  • 2003年1月31日,經費4.9億的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國家信息安全管理系統」(005工程)獲2002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方濱興排名第一,胡銘曾排名第二,清華大學排名第三,哈爾濱工業大學排名第四,雲曉春排名第四,北京大學排名第五,鄭緯民排名第七,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有參與。
  • 2003年2月,在北京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綜合樓工程竣工。
  • 2003年7月,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更名為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
  • 2003年9月2日,全國「金盾工程」會議在北京召開,「金盾工程」全面啟動。
  • 2004年,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大規模網絡特定信息獲取系統」,經費7000萬,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 2005年,方濱興國防科學技術大學兼職教授、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
  • 2005年,方濱興被遴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 2005年,「該系統」已經在北京、上海、廣州、長沙建立了互相鏡像的4套主系統,之間用萬兆網互聯。每套系統由8CPU的多節點集群構成,操作系統是紅旗Linux,數據庫用的是OracleRAC。2005年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北京)就已經建立了一套384*16節點的集群用於網絡內容過濾(005工程)和短信過濾(016工程)。該系統在廣州、上海都有鏡像,互相以十萬兆網鏈接,可以協同工作,也可以獨立接管工作。
  • 2006年11月16日,「金盾工程」一期在北京正式通過國家驗收,其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設計,處理中國公安管理的業務,涉外飯店管理,出入境管理,治安管理等的工程」。
  • 2007年4月6日,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上海分中心機房樓奠基,位於康橋鎮楊高南路5788號,投資9047萬元,「......是國家發改委批准實施的國家級重大項目,目前全國只有北京和上海建立了分中心,它是全國互聯網信息海關,對保障國家信息安全擔負著重要作用。」
  • 2007年7月17日,大量使用中國國內郵件服務商的用戶與國外通信出現了退信、丟信等普遍現象。
  • 2007年12月,方濱興任北京郵電大學校長。
  • 2008年1月18日,信息產業部決定免去方濱興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名譽主任信息產業部互聯網應急處理協調辦公室主任職務,「另有職用」。
  • 2008年2月29日,方濱興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安徽省代表。
  • 2009年8月10日,方濱興在「第一屆中國互聯網治理與法律論壇」上大力鼓吹網絡實名制。

機構關係

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安管中心)是原信產部現工信部的直屬部門。

安管中心與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CNCERT/CC,互聯網應急中心)是一個機構幾塊牌子的關係。比如方濱興簡歷中「1999-2000年在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任副總工」與「計算機網絡應急處理協調中心」的成立時間兩種說法就有著微妙的矛盾。實際上幾個機構的人員基本一致。

安管中心下屬互聯網交換中心與國家互聯網絡交換中心是不同的機構。

各安管中心省級分中心一般掛靠當地的通信管理局

安管中心的主要科研力量來自「哈爾濱工業大學一定會興盛」方濱興當博導有一批學生的哈工大以及關係良好的中科院計算所,這兩個機構是那三個國家信息 安全重大項目的主要參與者,之後還在不斷吸引人才並為安管中心輸送人才和技術。在方濱興空降北郵之後,往安管中心輸血的成分中哈工大的逐漸減少,北郵的逐 漸增多。

CNCERT/CC的國內「合作夥伴」有中國互聯網協會主辦北京光芒在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中國互聯網用戶反垃圾郵件中心,是個沒有實權的空殼;國家反計算機入侵及防病毒研究中心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是公安部、科技部麾下;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是國新辦勢力範圍;國家計算機網絡入侵防範中心是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機構,同樣直接支撐CNCERT/CC。

CNCERT/CC的應急支撐單位中民營企業最初領跑者是綠盟,後來綠盟因其台諜案被罷黜,啟明星辰取而代之。而安管中心具有一些資質認證、准入審 批的行政權力,這可能是民間安全企業趨之若騖的原因。不過,民營企業並未參與到國家信息安全的核心項目建設中,安管中心許多外圍項目交給民企外企做,比如 像隔離器之類的訪問限制設備外包給啟明星辰以作為輔助、備用,或者在與他們在網絡安全監測上有所交流。

GFW與金盾沒有關係

敏銳的讀者從時間表應該已經看出這樣的感覺了。實際上,GFW與金盾就是沒有關係,兩者涇渭分明,有很多區別。

GFW主要是宣傳系統的工具,而金盾主要是公安系統的工具。GFW的總支持者是負責宣傳工作的李長春,最初的主要需求來自各610辦公室;而金盾的 總支持者是公安系統的高層人士,主要需求來自公安部門。GFW主外,作網絡海關用;而金盾主內,作偵查取證用。GFW建設時間短,花費少,成效好;而金盾 建設時間長,花費巨大(GFW的十倍以上),成效不顯著。GFW依附於三個國家級互聯網交換中心(不存在省級GFW)分光到自己的交換中心搞入侵防禦,再 擴散到一些放在ISP那裡的路由封IP,位置集中,設備數量少;而金盾則是進駐各大交換中心數據中心,無處不在,數量巨大。GFW的科研實力雄厚,國內研 究信息安全的頂尖人才和實驗室有不少在為其服務,比如哈工大的信息安全重點實驗室、中科院計算所、北郵;而金盾的科研實力較弱,公安系統的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信息網絡安全研發中心國家反計算機入侵與防病毒研究中心都缺乏科研力量和科研成果,2008年8月成立信息網絡安全公安部重點實驗室想 與哈工大的重點實驗室抗衡,還特意邀請方濱興來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不過這個實驗室光是電子數據取證的研究方向就沒什麼前景,而且也沒什麼研究成果。GFW 之父方濱興沒有參與金盾工程,而工程院裡在支持金盾工程的是沈昌祥;實際上那個公安部重點實驗室的學術委員會名單很是有趣,沈昌祥自然排第一,方濱興因為 最近聲名太顯赫也不好意思不邀請他,方濱興可能也有屈尊與公安系統打好關係的用意。

GFW發展和狀況

GFW主要使用的硬件來自曙光和華為,沒有思科、Juniper,軟件大部為自主開發。原因很簡單,對國家信息安全基礎設施建設,方濱興在他最近的 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也一直強調「信息安全應該以自主知識產權為主」。而且GFW沒有閒錢去養洋老爺,肥水不流外人田。李國傑是 工程院信息工程部主任、曙光公司董事長、中科院計算所所長,GFW的大量服務器設備訂單都給了曙光。方濱興還將安管中心所需的大型機大訂單給李國傑、國防 科大盧錫城、總參56所陳左寧三位院士所在單位各一份。所以GFW為什麼那麼多曙光的設備,GFW為什麼那麼多中科院計算所的科研力量,為什麼方濱興成為 中科院計算所和國防科大都有顯赫的兼職,為什麼方濱興從老家哈爾濱出來打拚短短7年時間就入選工程院盧浮宮?就是因為方濱興頭腦靈活,做事皆大歡喜。

網上有人諷刺GFW夜郎自大,事實上這是盲目樂觀,無知者無畏。GFW的技術是世界頂尖的,GFW集中了哈工大、中科院、北郵貨真價實的頂尖人才, 科研力量也是實打實地雄厚,什麼動態輪什麼Feed Over Email算什麼蔥。所有的翻牆方法,只要有人想得到,GFW都有研究並且有反制措施的實驗室方案儲備。GFW主要是入侵防禦系統,檢測-攻擊兩相模型。 所有傳輸層明文的翻牆方案,檢測然後立即進行攻擊是很容易的事情;即使傳輸層用TLS之類的加密無法實時檢測,那種方案面向最終用戶肯定是透明的,誰也不 能阻止GFW也作為最終用戶來靜態分析其網絡層可檢測特徵。入侵檢測然後TCP會話重置攻擊算是干淨利落的手段了,最不濟也能通過人工的方式來查出翻牆方 法的網絡層特徵(僅僅目標IP地址就已經足夠)然後進行定點清除。如果是一兩個國家的敵人,GFW也能找到集群來算密鑰。GFW是難得能有中央財政喂奶的 科研項目。那些在哈工大地下室、中科院破樓裡的窮研究生即使沒有錢也能搞出東西來,現在中央財政喂奶,更是干勁十足了。GFW什麼都行,就是P2P沒辦 法,因為匿名性太好了,既不能實時檢測出來,也無法通過靜態分析找到固定的、或者變化而可跟蹤的網絡層特徵。就這樣也能建兩個陷阱節點搞點小破壞,而且中 科院的242項目「P2P協議分析與測量」一直都沒停。什麼時候國外開學術會議還是Defcon誰誰發一篇講Tor安全性的paper,立即拿回來研究一 番實現一下,已然緊跟學術技術最前沿了。不過實際上,即使GFW這樣一個中國最頂尖的技術項目也擺脫不了山寨的本性,就是做一個東西出來很容易,但是要把東西做細緻就不行了。

不過可能有人就疑問,為什麼GFW什麼都能封但又不真的封呢?我的這個翻牆方法一直還是好好的嘛。其實GFW有它自己的運作方式。GFW從性質上講 是純粹的科研技術部門,對政治勢力來說是一個完全沒有主觀能動性的工具。GFW內部有很嚴格權限管理,技術與政治封裝隔離得非常徹底。封什麼還是解封什 麼,都是完全由上峰決定,黨指揮槍,授權專門人員操作關鍵詞列表,與技術實現者隔離得很徹底,互相都不知道在做什麼。所以很多時候一些莫名其妙的封禁比如 封freebsd.orgfreepascal.org(可能都聯想到freetibet.org),或者把跟輪子的GPass八桿子打不著的「package.debian.org/zh-cn/lenny/gpass」 列為關鍵詞,都是那些擺弄著IE6的官僚們的頤指氣使,技術人員要是知道了都得氣死。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講一個 立足國情的原則,說:「主要是強調綜合平衡安全成本與風險,如果風險不大就沒有必要花太大的安全成本來做。在這裡面需要強調一點就是確保重點的,如等級保 護就是根據信息系統的重要性來定級,從而施加適當強度的保護。」所以對於小眾的翻牆方式,GFW按照它的職能發現了也就只能過一下目心裡有個底,上峰根本 都不知道有這麼一種方式所以也根本不會去封、GFW自己也沒權限封,或者知道了也懶得再花錢花精力去佈置。槍打出頭鳥,什麼時候都是這樣。

方濱興一個人把GFW崛起過程中的政治勢能全部轉化為他的動能之後就把GFW扔掉了。現在GFW是平穩期,完全是清水衙門,既沒有什麼後台,也無法 再有什麼政治、資金上的利益可以攫取,也無法再搞什麼新的大型項目,連IPv6對GFW來說都成了一件麻煩事情。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 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也感慨道:「比如說Web 2.0概念出現後,甚至包括病毒等等這些問題就比較容易擴散,再比如說IPv6出來之後,入侵檢測就沒有意義了,因為協議都看不懂還檢測什麼......」GFW 一直就沒有地位,一直就是一個沒人管的蘿莉,國新辦、網監、廣電、版權、通管局之類的怪蜀黍都壓在上面要做這做那。所以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 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也首先強調一個機制,「需要宏觀層面,包括主管部門予以支持。」所以,想解封網站,不要去找GFW本體,那沒用,要去找GFW 的上峰,隨便哪個都行。而ISP就根本跟GFW沒關係了,都不知道GFW具體搞些什麼,起訴ISP完全屬於沒找到脈門。

不過GFW現在還是運行得很好,工作能力還有很大潛力可挖,唯一害怕的就是DDoS死撞牆。GFW的規模在前面的時間表裡也有數字可以估計,而且 GFW現在的網站封禁列表也有幾十萬條之多。網絡監控和短信監控也都盡善盡美。不過GFW也沒有像機器學習之類的自組織反饋機制來自動生成關鍵詞,因為它 本身沒有修改關鍵詞的權限,所以這種技術也沒必要,況且國內這種技術也是概念吹得多論文發得多實踐不成熟。現在GFW和金盾最想要的就是能夠從萬草從中揪 出一小撮毒草的數據挖掘之類的人工智能技術。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提到「輿情駕馭核心能力」,「首先要能夠發現和 獲取,然後要有分析和引導的能力」。怎麼發現?就靠中科院在研的973課題「文本識別及信息過濾」和863重點項目「大規模網絡安全事件監控」這種項目。 金盾工程花大錢搞出來,好評反而不如GFW,十一局的幹警們臉上無光無法跟老一輩交代啊。公安系統的技術力量跟GFW沒法比,不過公安系統有的是錢,先遊 山玩水吃喝一通,然後把剩下的稅金像沖廁所一樣隨便買個幾十萬個攝像頭幾萬台刀片幾十PB硬盤接到省市級網絡中心,把什麼東西都記錄下來。問題是記下來不 能用,只能靠公安幹警一頁一頁地翻Excel。所以說,雖然看起來GFW千瘡百孔,金盾深不可測,只是因為公安部門比起GFW來比較有攻擊性,看到毒草不 是給你一個RST而是給你一張拘留證。反而是GFW大多數時候都把毒草給擋住了,而大多數毒草金盾都是沒發現的。

國家信息安全話語範式

在輪子鬧事被取締之後,輪子組織仍然在從四面八方進行各種手段的宣傳,而且逐漸依靠上了各種境外背景。境內的宣傳活動很快就被公安和國安清理掉了, 然而從境外網上而來的大量網絡宣傳讓從未有過網絡化經驗的中央無所適從、毫無辦法、十分著急。這些東西對中央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安全威脅,為這些威脅又發 生在網上,自然國家網絡安全就被提上了首要議程。適逢信息化大潮,電子政務概念興起,中央下決心好好應對信息化的問題,於是就成立了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 組。我們可以看到,首批組成名單中,安全部門和宣傳部門佔了大多數席位,而且其第一下屬機構就是處理安全問題,第二下屬才是處理信息化改革,安全需求之強 烈,可見一斑。

正是這個時候,一貫對信息安全充滿獨到見解的方濱興被信產部的張春江調入了安管中心練級。方濱興對信息安全的見解與高層對網絡安全的需求不謀而合。 一個方濱興見解的集大成概括,方濱興在他最近的講話《五個層面解讀國家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中說:「一定要有一個信息安全法,有了這個核心法你才能做一系列 的工作。」國家信息安全體系的首要核心就是以信息安全為綱的法律保障體系,通過國家意志----法律來定義何謂「信息安全」。信息安全本來是純技術、完全中性 的詞語,通過國家意志的定義,將「煽動...煽動...煽動...煽動...捏造...宣揚...侮辱...損害...其他...」定義為所謂的網絡攻擊、網絡垃圾、網絡有害信息、網絡安全威 脅,卻在實現層面完全技術性、中立性地看待安全,絲毫不考慮現實政治問題。這樣既在技術上實現完備的封裝,也給了用戶以高可擴展性的安全事件定義界面。對 國家安全與技術安全實現充滿隱喻的捆綁,對意識形態與信息科學進行牢不可破的銲接,這就是方濱興帶給高層的開拓性思維,這就是方濱興提出的國家信息安全話 語範式。

這個話語範式是如此自然、封裝得如此徹底,以至於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中國的網絡化發展出現了怎樣嚴重的問題。幾乎所有網民都沒有意識到,給他們 帶來巨大麻煩和沮喪的GFW竟然是本來應該為網民打黑除惡的國家互聯網應急響應中心;幾乎所有網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網上某處的一畝三分地修剪花草對於 國家來說竟然是網絡安全攻擊事件;幾乎所有決策者都沒有意識到,那個看似立竿見影的防火牆實際上具有怎樣強大的副作用、會給互聯網發展帶來怎樣大的傷害; 幾乎所有決策者都沒有意識到,使用GFW這樣專業的安全工具來進行網絡封鎖意味著什麼。意識形態面對網絡化這樣變幻莫測的景色無法忍受,就只能用眼罩封閉 住眼睛。在討論網絡化的中文理論文本中,擺到首要位置佔據最多篇幅的便是網絡安全和網絡威脅。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第一下屬機構便是處理安全問題。這 樣,在網絡本身都沒有發展起來的時候,就在理論上對網絡進行種種限制和控制;在網絡仍然自發地成長起來以後,便在文化上對網絡進行系統性妖魔化,在地理上 對網絡中國進行閉關鎖國。更嚴重的是,在根本不瞭解技術本質和副作用的情況下使用國家信息安全工具,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把玩槍械。在維護安全的話語之 下,決策者根本不知道使用GFW進行網絡封鎖就是在自己的網絡國土上使用軍隊進行鎮壓,切斷網線就是在自己的網絡國土上種蘑菇。

更悲哀的是,GFW的建設者們大多都沒有意識到他們在做的究竟是什麼事情,在簽訂保密協議之後就無意識中投身黨國事業滾滾長江東逝水。像雲曉春這種 跟著方濱興出來打江山的,方濱興倒是高飛了,雲曉春們就只能鞠躬盡瘁干死技術,在安管中心反而被王秀軍、黃澄清之輩後來居上。而當初在哈工大跟著方濱興的 窮研究生們,最後也陸陸續續去了百度之類的公司。GFW面臨與曼哈頓工程一樣的倫理困局。科學本是中立的,但科學家卻被政治擺弄。技術工作者們只關心也只 被允許關心如何實現安全,並不能關心安全的定義到底如何。他們缺乏學術倫理精神,不能實踐「對自己工作的一切可能後果進行檢驗和評估;一旦發現弊端或危 險,應改變甚至中斷自己的工作;如果不能獨自做出抉擇,應暫緩或中止相關研究,及時向社會報警」的準則。結果就算他們辛辛苦苦做研究卻也不能造福民生,反 而被扣上「扼殺中國人權」「納粹幫凶」的帽子,不可謂不是歷史的悲哀。

這種話語範式浸透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在這種話語之下,中國有了世界上最強大的防火牆,但中國的網絡建設卻遠遠落後於世界先進水平;中國有了世界上最 龐大的網癮治療產業鏈,但中國的網絡產業卻只會山寨技;中國有了世界上最多的網民,但在互聯網上卻聽不見中國的聲音。GFW已經實現了人們的自我審查,讓 人們即使重獲自由也無法飛翔,完成了其根本目的。現在即使對GFW的DDoS的技術已經成熟,然而推倒牆卻也變得沒有意義,只能讓公安系統的金盾得勢,更 多的網民被捕,最終新牆豎起。這一切都出自意識形態化現代性與網絡化後現代性之間巨大斷裂,以及「國家信息安全話語」這種致命的諱疾忌醫。

結語

一部GFW簡史同時也是中國網絡化簡史。網絡化既是技術變革,也是文化變革。網絡文化這種「有害成份」無法分而治之,因為網絡化的技術變革與文化變 革是一體的;後現代的網絡文化也無法與現代的意識形態文化進行同化,因為兩者分屬不同的範式。網絡的確是意識形態完全的敵人,因為網絡多元化文化要求取消 意識形態的中心地位;但意識形態不是網絡的敵人,事實上網絡沒有敵人,因為網絡只有解構對象。因此對於執政者來說,意識形態的中心地位與網絡化發展趨勢兩 者只能選擇其一。實際情況是,執政者選擇了前者,而把大刀揮向了Web 2.0。於是網絡用它一貫調侃的風格模仿意識形態話語進行了如下諷刺:「我們對你陳舊的政權概念和意識形態爛醃菜毫不感興趣。你無法理解在人類網絡化的歷 史潮流之前宏大敘事為何而消解,你也無法理解國家和民族概念為何將分崩離析,你無法改變你對互聯網的無知。你的政權無法成為我們真正的敵人。」其實, 《2009匿名網民宣言》只是過早的預言,cyberpunk式的謎語。

然而,無論中國的互聯網受到了怎樣的限制和壓迫,即便中國網民的眼界已經被成功禁錮,中國的網絡還是以它自己的方式適應種種壓力頑強地發展。無論有多麼強大的GFW或者金盾,即使被關在果殼之中,網絡仍然在以意識形態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走向後現代藍海,自成為無限空間之王。

簡單來說,就是友達跟卓伯源

| 13 Comments
在香港的最後一天,我總算買到了由「壹報」博客翟明磊編著的「中國猛博」,在擁擠的九龍油麻地街道與香港中環鬧區邊走邊看,從連岳PX事件開始看,看著看著,想起台灣,想起中科四期。

中科四期環評不用進入二階段,已經在10/30以附帶19項要求的方式通過。中科管理局現在應該已經開始整地了,等待號稱將投入4000億台幣的友達十代廠入駐。

我決定倣傚連岳,我決定把話說得簡單一點,直接一點。如果我說服不了你,那就是我自己的問題,跟你冷不冷漠、對公共議題關不關心沒相干。但是如果你接受我的說法,請立即開始行動:

1. 中科四期基本上是不必要的建設。
2. 台灣現在有非常多閒置的工業區用地,而中科四期則要以遠低於市價的價格徵收農民土地
3. 中科最大一筆投資是友達,友達每天在新竹排放四萬頓廢水進宵裡溪,造成魚蝦滅絕,檢察官至今毫無動作
4. 彰化雲林地區農業用水將會遭到嚴重排擠,無灌溉水可用;而被中科拿去在製程中使用後的重金屬廢水又會排放到濁水溪及近海口,進入食物鏈。
5. 簡單來說,台灣最重要的農業產區就此消失,剩下沒人敢吃的農漁產品。觀光跟飲食業連帶滅絕。吃蚵仔煎?吃LCD吧!
6. 所有台灣納稅人都付錢替中科四期建設跟水電買單,讓大賺黑心錢的高科技大廠享受低廉土地跟超賤價水電優惠。然後我們還要再掏錢負擔隨之而來的環境污染跟醫藥費
7. 卓伯源渴求要政績拱他上位,我們必須要讓他知道中科四期只會讓他上政治斷頭台首位。
Aviary blog-udn-com Picture 1.png
 
8. 友達最大的股東是全世界電腦賣第二好的宏碁Acer,也是口頭上非常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間公司。
9. 友達跟中科四期不會帶給你任何好處,除了9平方公尺的LCD螢幕。當然,如果你買得起也真的買了那麼大的螢幕拿來看A片,請通知我一聲。
c485845packagemi8.jpg
10. 網友,我的朋友們,你們只需要作幾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11. 在部落格、推特、噗浪上告訴你的朋友這件事。最好加上你自己的看法。
12. 跟你的線下朋友聊天時也提到這件事。
13. 就這樣。這樣就夠了,其他貼紙、串連、視訊、連署、cause、遊行、標語、找其他政客幫手、靜坐、撒冥紙、告洋狀...都不趕著作,也都不排除作,但是首要還是你要知道這件事,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裡頭起碼要有三五個人也知道這件事。

接下來一個月內(11/11-12/11),我每天起碼都會針對中科四期寫一篇部落格文章,每天針對友達跟卓伯源猛打(包括我婚禮那天)。這是我可以作到的堅持。

延伸閱讀:
◎中科四期--低利時代的科技迷思◎
【中科四期審議】相思寮的眼淚


超地方新聞的契機與挑戰

| No Comments
公民新聞的概念發展到2009年,已經出現3個概念完整的支線,雖然他們共享公民新聞的理論基礎,卻各自在不同的面向上實踐出不同的樣貌,這3個支線分別 是參與式新聞(Participative Journalism) ,Networked Journalism(網絡化新聞),以及超地方新聞(Hyperlocal Journalism)。

相較於其他兩支線,超地方新聞不 但實踐成功的案例更多(如Outside.in、Placeblogger、Patch、以及剛被MSNBC買下的Everyblock),也早已被許多 主流新聞媒體視為未來在網路時代下生存的唯一道路,美國報業的轉向尤其顯著,在需求度高、可行性高、獲利預期也高的前提下,可說不管規模大小,各家媒體通 通都為了進入了超在地新聞的領域而不斷嘗試(完全逆向操作而裁撤地方新聞中心跟版面的台灣新聞業則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案例)。但,相對來說,超地方新聞也 具有更多的限制。

大眾媒體漸趨著重全國性消息、重大犯罪、醜聞爭議等普遍性議題,以及從業人員以為如此最能滿足大部份閱聽眾「知的權利」 而釀成的偏差與超地方新聞的需求提高有關。在報紙版面跟電視時段有限的情況下,許多地方上的「小事」就被依照某些不成文的新聞守門條件待為雞毛蒜皮而濾 去,而即便被青睞而獲得小小的曝光,也難以呈現出事件的軌跡,更別說統整成有意義的、便於理解跟瀏覽的資料庫。地方新聞後來演變成乏味的新聞稿發佈平台或 是煽色腥聚集區也嚴重地影響了地方新聞存在之必要性,因為社區閱聽人的需求並沒有被滿足。

超地方新聞的實踐可行性高,是因為其關注的地理 範圍極小,頂多是一個村裡或社區,加上有更多方便的網路開發技術、發佈平台系統、開放的公/私部門資料跟巨量且現成的「使用者創造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在網路上任人取用。欠缺的本來就只是具親和力的使用者介面,或著說是能讓閱聽人印象深刻、快速瀏覽、又能即時接收的多樣管道,以及能夠創 造出這種介面的編輯團隊。

預期獲利高則是因為超地方新聞結合閱讀興趣跟地理位置,閱聽人的屬性也就更容易為廣告所掌握。 craigslist的的成功讓很多媒體大亨紅了眼睛,也讓很多人盲目的想複製其成功然後失敗。。但即使眼睛紅著,還是可以看見這些過去只會定點發放的文 宣、在社區公佈欄或電線杆上張貼的超地方廣告現在也漸漸轉移到網路上,因為對愈來愈多不再注意實體公佈欄,只愛逛網路告示板的網路使用者(就是你跟我)來 說,網路才是找資訊的首選。

而開發的成本相對低廉其實讓許多非營利組織以及個人都可以自行成立超地方新聞媒體,因此即便無法獲利,也不會是過當的投資。

但 超地方新聞最迫切的挑戰之一,就是它需要大量的資料來支撐,而這毫無疑問只能出現在人口到達一定規模的都市或城鎮,且公/私部門須開放提供機器可閱讀之格 式資料,例如這個社區的犯罪資料、水電油氣供給、道路狀況、甚至是空氣品質、河川水量、土石流危機警報等等。編輯跟網站設計者可以應用這些資料讓他們具有 「新聞性」,但如果公部門提供的資料是機器無法閱讀的(有時甚至是手寫的),更新太慢,或是太粗糙,那也就派不上用場了。

另一個挑戰就是 要如何將這些資訊呈現出來。超地方新聞網站絕大多數都應用了線上地圖(主要是Google Map),但是否只有這種方式?分門別類的方式更是學問,也就是如何引領跟幫助使用者在資料庫中非常快速地搜尋到資訊,或是以何種相關性判準來提供使用者 可能也會感興趣的資訊、範圍要多大或多小才有意義、才有效率?

目前我以及蒙古國的夥伴在推動的「遊牧綠」計劃(蒙古環境資訊平台),即屬 於超地方新聞媒體。目前我們已經在蒙古首都烏蘭巴托以及東方邊境都市喬巴山共辦理8場工作坊,訓練了近150位公民記者,也透過實地參訪垃圾掩埋場、河川 污染區、城市綠建設計劃區、跟農業區,讓參與者能夠應用網路工具,親自瞭解問題,寫出更深入的報導,讓針對環境議題的使用者創造內容(UGC)更豐富(短 短三個月內大家發表了快一百篇文章),但我們也遇到難題,例如儘管朋友們說蒙古國政府有花費經費空氣、河川、土地污染的情形進行研究,但要在網路上找到研 究數據卻不太可能,因為蒙古政府並未公佈。反倒是何處蘊藏何種礦產的資訊,在有利可圖且政府積極委外開發的情形下,非常容易取得。

烏蘭巴 托的公司行號同樣不太重視網路,再加上Google Map的蒙古圖資更新慢、而且蒙古國地址系統特殊,因此即使我們想試著想建立烏蘭巴托的綠地圖,例如將一些具有環保概念、或與綠色產業相關的公司跟店家地 點添加在地圖上,也都得用最土法煉鋼的方式:在地圖上慢慢逼近、找到地點、加上圖標跟內容...  一個一個重複作,非常耗時耗力,對於網路普及率不高的蒙古公民們來說更是高成本的作業。

回過頭來看台灣,台灣可說是擁有最適合超地方新聞 媒體發展的所有條件:網路普及率高、使用者製造內容的風氣興盛、人口稠密、再加上主流媒體在地方新聞上退守(原本應當負起地方新聞渠道角色的有線電視從來 就沒有真的發揮過)。但是除了消費性新聞網站告訴我們哪裡有好吃好玩的之外,真正需要媒體幫忙傳達,否則一般人很難主動接觸的公共議題,反倒很少被曝光。

除 了告知閱聽人發生那些事情,超地方新聞媒體其實更應該累積歷史資料庫,讓通往未來的軌跡更清晰可見,在小範圍的空間,預測的準確度也會比較高,例如這個社 區冬天車禍多、每逢假日竊盜案會增加、每年幾月會發生排水不良的問題、地方上店家的增加與減少情況與道路壅塞程度的關係、或是哪個路口總是有人遛狗不清理 排泄物...

在地的媒體也該成為當地人的公共論壇,讓地方上的事情可以廣泛受到討論:為什麼這裡要開一條新路?為什麼這棟足以成為城市景 觀的老房子要被拆除?為什麼人孔蓋的蓋子通通都不見了(蒙古)?為何要把公園的樹砍掉建停車場?為何沒有經過環評就在海灘上蓋飯店?離我們社區最近的農民市集在哪?....台灣近年來許 多地方性的環境問題都透過網路引發全國聲援,但常常支持建設跟開發最力的是地方人士,反倒是外地人在插手想維護自然。超地方新聞媒體當然也無法突然介入然 後改變情勢,但也提供老是苦惱於無法讓訊息被看見的地方環境組織一個選項,用比較低的成本跟人工去維持一個有效且有效率的在地新聞平台。許多國外環境組織 已經開始結合愈來愈多被解僱的前主流媒體地方記者進行這樣的實踐。

也有人批評超地方新聞事實上侵犯了社區隱私、或是有可能刻版化當地曾經發生過的負面紀錄。但我樂觀的認為,這才是公民新聞的起點,也是地方新聞原本應該做的。

延伸閱讀(其他的相關內容請搜尋hyperlocal journalism或類似關鍵字自行閱讀,以下提供幾條最新動態跟有趣的計畫網站):

Howard Owens shows how journalists can become successful news entrepreneurs

全篇乃是超地方新聞媒體創業者的珍貴經驗談,絕對值得一讀,如果有空應該全文翻譯。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nd The New York Times Plan San Francisco Editions
Both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nd The New York Times are planning to introduce San Francisco Bay Area editions, hoping to win new readers and advertisers there by offering more local news, in what could be the first glimpse at a new strategy by national newspapers to capitalize on the contraction of regional papers.

What is Yahoo! Local Neighbors?:Yahoo作這種知識通服務已經得心應手。
A practical discussion board for any topic - from neighborhood safety to contractor recommendations.
  • Get answers to questions you haven't thought to ask from neighbors you haven't met
  • Make an announcement, sell something, or get free stuff
  • Discover what's up in your area and join the discussion

DataMasher:Apps for America的第一名。

Quakespotter:非常適合台灣。

This We Know:我非常喜歡這個。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recent entries in the Public Media category.

News Forum is the previous category.

Tai'gang is the next category.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