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in Tai'gang Category

政治人物與網路

| No Comments

因為明天要上壹電視的通告,談政治人物跟網路的議題,於是整理了這篇舊文網摘,供自己參考。


好多候選人的blog啊...(2005年10月18日的文章)

我個人提出幾點建議供所有誤闖這個小地方的候選人參考: 
 
1. 你不一定得開設自己的個人blog。和同陣營的戰友一起經營一個blog更有效率,也更添可看性。
 
2. 你不一定要自己寫blog。競選過程本來就很忙,blog不一定得自己寫,可以交由信得過的文宣人員或是寫手操刀,但是必須清楚註明blogger的身份,不要用甚麼XXX志工之類的代稱,盡量用真名,清楚交待blogger與候選人的關係,候選人更要替該blogger寫的每個字背書。
 
3. 你不一定只能寫軟話題。軟硬夾雜最好,至於硬議題,最好用清楚詳實的數據和邏輯陳述自己的政見和時事批判,你會發現網友對你的接受度更高。
 
4. 你不一定要有blog。Blog只是形式,如果你沒有打算發揮它的潛能,那就無謂開設blog,還不如紮紮實實地去跑地方,或是架一個有留言功能的競選網站;沒有內容的blog引來的只是口水,不會是選票和信任。
 
我就等著看這一大堆blog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囉,我想,大概選舉完第二天吧。

支持言論自由不等於支持瑋哥部落格 (2005年11月28日的文章)

但,就連髒話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而且平平是亂講,瑋哥部落格在網路上的亂講該負擔的責任遠比新聞台、政論節目等大眾媒體要小,而候選人作為公眾人物、未來公僕,更該要有接受任何批評的雅量,要能以理性回應,而不是歇斯底里地請警察「把這個網站關掉」;據說這叫做比例原則。
 
但我很期待將來有更多專門監督特定政客的網站或部落格出現;幽默諷刺也好,實際資料也好,如果網站主人能一開始就表達真實身份的話,會更有說服力。
 

部落格的力量 (2006年3月2日的文章,當時正在抗議聯合報污名化精神病患)

那部落格的力量到底在哪?很多人說是「點燃話題」(ignite),照這兩個案件來看的確是,但是點燃歸點燃,為甚麼有能耐燒得到政客和主播的尾巴呢?怎麼可能擋不掉、滅不熄呢?
 
點火的是部落格,但是砸下大桶油、大綑木柴的還是主流媒體,沒有他們,起頭火再旺也是枉然。但實際上會吸引主流媒體的議題邏輯並沒有改變:衝突、政治、狗血、混亂........主流媒體的工作就是從混亂中整理出衝突,加上政治正確的框架,最後灑上狗血,賣給觀眾。

Smart Mobs要如何真正的傾聽(2006年9月29日的文章)

我認為有一個中心思想,那就是「Web 2.0跟Smart Mobs都需要探索的勇氣與好奇心」。
 
我很敬佩魚夫能夠在適當的時候去傾聽台南民眾最簡單的心聲,並且用最真誠的方式將其傳佈出來,就如同我對munch之前替反貪腐運動群眾所作的去觀察多元且複雜的人們真實的行動因為這些不是商業媒體想做的,成本太高了風險太大了。
 
但是如果魚夫跨出一步呢?如果他拿著他的高畫質數位攝影機去觀察、去聆聽倒扁群眾的聲音,然後製作成影片,放在部落格上,或是什麼情形?會得到什麼迴響?我不想多作揣測,但是如果部落客的身份跟現實生活已經如此密合,而自認為是新媒體公民與新公民媒體的smart mobs在利用Web 2.0的時候依舊被線上與線下社群所限,那產製出來的資訊也很難不被侷限。

上知識家的姿勢要佳(2007年1月26日的文章,當時剛辦完HappyMobs的論壇,因為幫綠黨透過網路助選完,大家都有很多想法想分享)

政治人物用網路拼選舉歷來有三個目的:
初期是為了用奇招引起主流媒體注意與報導,以及獲得少數精英認同;
中期是為了募款以及進行點對點宣傳;
後期則是直接將網路意見當成幕僚(偽幕僚)。
越到後期,政治人物對網路的依賴就越高,這並不是說他們真的在乎什麼人民的意見,因為他們還是想要透過各種手段操弄這些意見,只是隨著網路茁壯不得不為的舉措。
 
所以要觀察政治人物的姿勢佳不佳,不是要看他們會用多少Web 2.0工具,懂多少詞彙,是不是請助理或幕僚幫忙看,而是用了這些等同於開門邀請群眾給予批評與反饋的網路服務之後,他們有沒有能耐回應,怎麼回應...接著網路群眾又怎麼回應...一來一往...這才叫做溝通,不然我們也只是面對一台又一台的發球機罷了。

用Web 2.0精神作危機處理(2008年2月2日的文章)

掌握Web 2.0的新媒體精神跟特性,你就會知道,新媒體讓你可以掌握發言的節奏,讓你擁有無限的言論空間,讓你可以不受其他非相干人士的守門。可以快速傳遞訊息給社交網路上可信任的人們,能讓你直接無中介的與受危機影響者互動,能迅速得知受害者或大眾的看法與反應。
 
更重要的是態度。如果危機屬實,不要試圖辯解或轉移焦點,因為你所說的一切都會被存檔,被成千上百的人檢驗;民眾對於承認錯誤的人是寬容的,有時候你甚至得把不是自己的錯都扛下來承認,這樣反而會讓民眾更信任你對問題的負責態度與改善能力。你應該迅速提出解決問題跟彌補損失的方法,甚至請民眾提供他們覺得好的方法,然後讓解決問題的麻煩過程變成增進社群團結的好機會。
 
最後,就是確實去落實承諾,不然,就是把自己丟入另一個更大的危機中了。

在我看來,這個活動一則鼓勵並實現了青少年直接與平常根本不想接觸也接觸不到的政治人物對話,讓他們體會到政治並不一定只是打高空,而是可以碰觸、可以質疑、而且可以得到回應的--只要方法用對、只要樂於參與、勇於提問,就能得到回覆。
 
現代社會中,媒體中介了政治,就連成人都逐漸冷感或是錯將焦點放在媒體撈出來的片段訊息,更不用提根本無意了解的下一世代了。透過這個活動,青少年能夠培養出對政治與公共事務的敏銳度與關注力,也會更重視自己現在以及未來能夠扮演的角色跟發揮的影響力。
 
再者,政治人物透過與青春無敵的青少年在網路上對話,我認為某種程度上也洗滌了平常的官腔官調,重新學習如何用一般人聽的懂的方式談政治、談社會、談國家。而對於參與跨國組的英國外政治人物來說,更是跨文化、跨年齡、跨「世界」(第一世界/第三世界)的良性刺激。
 

我也知道你們都開始玩起推特跟噗浪2009年6月30日的文章)

最後兩三個問題:

如果你有機會直接跟人民對話了,你會為自己曾經的所言所行道歉嗎?

如果你不選舉了,你還會在乎這些東西嗎?

既然你跟你的政敵都在同一個平台上了,為何不直接溝通呢?

以上問題都能問心無愧回答的政客(不管你的回答是「是」還是「否」),恭喜你,你可以開始第一步了。

至於回答地有點心虛的,我的建議是:

1. 先聆聽,透過搜尋引擎去看看網路上都怎麼討論你跟你的黨。
 
2. 主動去參與對話,回答問題,接受挑戰。
 
3. 然後你可以考慮是不是要開始寫部落格或是其他。
 
4. 不管你對3的考慮是怎樣,請持續聆聽,尤其是那些批評你的、討厭你的、憎惡你的嚴厲批評,你最最不需要的就是搞一個本來就支持你的人所集合起來的社群了,那一點意義都沒有。
-----------------------------------------
看完舊文,自己歸納如下:
1. 政客用網路宣傳自己,政治家讓網路檢視自己。
2. 政客用網路抬高個人身段,政治家用網路放低公民參政門檻。
3. 政客在臉書上請你按「讚」,政治家用網路讓你知道國家怎麼花預算。
4. 政客利用網路的現在,政治家推動網路的未來。
擷取選取區域_004.png
(可點擊圖片看清楚大圖)

廢話、廢話、廢話、廢話.......敬祝 萬事如意。

果然是我們台中人會培養出來的公務員,非常有台中特色。

延伸閱讀--


....日本治台初期,在水利系統及稻米改良尚未完成前,曾經大量推廣小麥種植,作為副食品,等到台灣蔗糖、稻米大量種植後,麥田才漸漸消失。到了戰爭時期,小麥需求很大,台灣一度恢復種植,中部地區為主要產地。國府來台後,小麥依賴進口,台灣小麥僅供酒廠作為造酒原料,但是民國八十四年保價收購政策取消後,農民紛紛轉作,台灣就只剩下大雅一地,種植小麥提供金門作為麥種,製作金門高粱酒。 

大雅鄉成為台灣小麥的唯一產地,當地文史團體,在七年前思考推動小麥文化節,打造自己的故鄉。

趙家窯的趙勝傑,成為重要的麥田推手,在創作的陶藝之中,加入小麥的元素。陶藝工作坊成為小小社造中心,在工作坊裡充滿許多有關小麥的創作。今年的小麥文化節,趙勝傑想找些不一樣的產品,豐富小麥文化的深度。 

放下藝術家的身段,趙勝傑像一位社區推銷員,協助嘗試想以麥桿造紙的企業,加入大雅小麥節的行列。以收割無用的麥桿造紙,減少樹木的砍伐,其實是一種環保行動,具有生態觀念的企業,已經進行研發。 

忙完麥桿造紙的商談,趙勝傑又到當地一家餐廳,討論小麥生產的美味食物。餐廳老闆吳先生,感動趙勝傑的熱心,在今年小麥節打算推出麥香刈包,以小麥熬煮的東坡肉,搭配麥胚麵皮,成為具有小麥特色的美食。


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台中基地附近特定區計畫」,範圍共3千公頃,台中縣約佔1750公頃,主要集中在大雅鄉橫山、秀山、六寶、文雅、忠義、四德等村,開發方式如表 1所示。計畫分為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台中基地、新市鎮建設地區兩個主要發展區塊,目前正在台中縣都委會審議階段。

其中大雅鄉主要小麥生產區之一的秀山村被劃入新市鎮建設地區內,將採區段徵收方式開發,計畫作為住宅區、商業區使用;橫山村則是被劃為園區事業專用區、產業專用區等,將採一般徵收,引發地方居民強烈不滿。

秀山村長蔡錦塘表示,區段徵收方式已經不合時宜,政府把老百姓的財產徵收去做科學園區,卻以低廉租金出租給廠商,根本就是圖利廠商,「賺錢廠商他們賺,吃虧就百姓在吃虧」;且區段徵收時,政府用公告現值加4成跟我們買,但扣除抵價地、公設用地之外,其餘可建築用地,政府又可用市價標售,根本就是「吃百姓的肉、吸百姓的血」。

且 未來土地被徵收後,農民將難以繼續種田維生,秀山村每年春節前後黃金麥浪的梯田景觀也將消失。農會推廣股何文科表示,大雅除了小麥之外,也是國內少數紅薏 仁產地之一,這邊有一個國寶級的阿伯,幾乎可以說是國內種植技術最好的,他的地都在秀山、橫山,「如果這些地被徵收走的話,他就不曉得要怎麼樣,就沒地好種了啦!」

接著看:延燒到台中的農村危機─由烏日溪南、鐮村、大雅看土地徵收暴力

9月25日在烏日鄉溪壩村的南興宮廟埕,數百人群聚排坐,一起和台灣農村陣線的學者們討論如何面對土地徵收問題。他們是來自各地的12個農村自救會,在苗栗大埔案引起全國注目之後,仍在主流媒體不曾真正關注的農地上持續對抗政府蠻橫的徵收。光在台中縣市,土地徵收案件就多得慘不忍睹,無論是中科相關開發案或都市計畫,政府不變的核心概念是厚待工業而抹殺農業存在價值,並藉此圖利房地產市場炒作。在台中市郊區與週邊衛星都市/鄉鎮工業區林立的現況下,大台中居民可說生活在不折不扣的工業島內,卻只見檯面上的政客及計畫書中不斷以「陽光活力、文化涵養」包裝環境污染且官商勾結的事實。
環保跟永續到哪裡去了,這當然是個小問題,小到沒有人關心。

我也不是要驕傲地說什麼只有我在關心,因為其實整起事件我都不關心,所以才會隨便寫篇文章打發,作個紀錄罷了。

市府說新生高工程跟花博是無關的,所以不要把花博也拖下水。我就姑且接受這個說法。所以我盡量用分開的角度來看這兩個案子。

目前新生高工程的主要問題就是「買太貴」,整個工程價格太高、花卉單價太高管線價格也太高,都高出幾十倍到幾百倍。

買太貴這種事情其實你我都很熟悉,我們幾乎每天都在作,只是沒有感覺。什麼事情作多了通常就不會有感覺了,唉。

買花沒什麼不好。花博的花據說全部跟中南部花農採購,而且價格依照「市價」,跟新生高的「離譜花價」不一樣。我好奇的是,新生高工程跟花博採購這幾十億的花,不管高價還是低價,到底有沒有把公平貿易的標準放進去,還是只是便宜就好?:這些花是大量撒殺蟲劑除草劑並污染土地水源之下的產物嗎?看看下面這則影片:


另外,台灣重要的花卉生產基地在台中縣后里,而這裡正是中科三期的基地。后里花農現在面臨著大挑戰,因為中科三期污染了空氣、土地、水源,除了未來后里蓬勃的花卉產業可能消失這個比較遠一點的問題之外,最近的問題是這些即將運到台北的花卉可能都受到污染。花博在乎這些嗎?台北市在乎嗎?

另外,議員說新生高的PVC管線太貴,但我的問題是「你還在使用PVC嗎?

PVC是聚氯乙烯的簡稱,英文為Polyvinylchloride,被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稱為「毒塑膠」,卻也因為便宜、製造方便,而成為產量僅次於PE的第二大泛用塑膠,廣泛存在於我們的生活周遭,嚴重威脅著我們的環境與身體健康。.......
..............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之所以會稱PVC為「毒塑膠」,不是指不含任何添加劑的PVC本身而言,但也不光指含有添加劑的PVC產品而言,而是因為其整個生命週期,從原料開採、製造、使用、到廢棄的所有階段,皆會對環境與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如果真的有那麼高的預算可以用,我請台北市政府就不要省了,花多一點錢選擇別的材質的管線吧。但是看樣子工程標案完全沒有要求這一點。

還有是聽說花博把商標形象授權給在中國的台商,所以很多花博紀念品都是中國製造,儘管是台商承包。我想問的是:把商標形象授權出去的時候,有沒有考慮到花博紀念品的製造過程跟材質是否環保呢?有沒有要求獲得授權的台商對員工的福利要達到標準呢?我在花博的網站上找不到這些要求跟標準。
 
花上123億的博覽會跟與博覽會相關的工程,目的是要讓台北變美麗。台大生要靠著天生麗質去當Show Girl是個人選擇,有人覺得可惜,我認為無所謂;但是台北城要透過花博改變外表來吸引觀光,應該有不那麼膚淺的作法。

最後,我懇請台中市議員爭點氣。台中拼命種死花、種死樹的問題絕對比台北嚴重,胡志強的部落格裡頭都有詳細記載,請「花」點工夫吧。


「究竟進步是什麼?幸福是什麼?美好的是你擁有好整以暇的心情,去細心為客人燃起一團火星,以木柴燻煮出一壺茶,還是匆忙再匆忙,以盲目的購買代替情深,以單調消費代替意濃?



國科會,這是我唸大學跟唸研究所時才開始聽到的神秘組織。

國科會是台灣科學工業園區的主管機關,每年發出很多很多很多的錢給很多很多的單位...。

國科會雖然是國家最高科學機關,但是網站做的很爛,而且雖然中科已經蓋到四期、準備計畫已經擬到六期,但是網站上的這一個園區介紹入口頁卻完完全全沒有提到中科。

點到園區動態嘛,選單上有列出中科,可是所有資訊都是2008年的,而現在聽說是2009年年底。

好在,點到園區統計,總算看見中科的資訊了。

先看A-3土地使用情形表
中部科學園區 台中園區 412.86 186.94 185.33 99.14 1.12 99.74 0.49 0.26
虎尾園區 96.52 42.15 22.16 52.57 11.22 79.19 8.77 20.81
后里園區 255.67 142.07 117.57 82.75 0.00 82.75 24.50 17.25

最後一欄粗體字表示的是園區土地未使用率。除了中科一期土地差不多用完以外,虎尾跟后里園區都還剩下五分之一左右的空間。

南部科學園區 台南園區 1,043.15 517.00 359.25 69.49 2.04 69.88 155.71 30.12
高雄園區 569.99 194.14 89.34 46.02 54.24 73.96 50.56 26.04
小計 1,613.14 711.14 448.59 63.08 56.28 70.99 206.27 29.01
南部的科學園區剩下的土地更多了,幾乎都還有三分之一左右沒用到。

我們再看看A-4 科學工業園區標準廠房使用情形:

中部科學園區 台中園區 100.0 48.0 48.00 2.0 50.00 50.0 50.00

最後一欄粗體字的部份就是未出租率。也就是說,標準廠房的部份還有一半是完全乏人問津的。

然後中科四期要花多少錢來蓋呢?

489.6億!!!
還不納入其他同樣數額龐大的費用,例如建造 大度攔河堰.....

「學者」這兩個字到底有甚麼意義呢?如果這兩字只是用來申請國科會計畫的話.....

延伸閱讀:

黑箱作業  中科闖關

簡單來說,就是友達跟卓伯源

| 13 Comments
在香港的最後一天,我總算買到了由「壹報」博客翟明磊編著的「中國猛博」,在擁擠的九龍油麻地街道與香港中環鬧區邊走邊看,從連岳PX事件開始看,看著看著,想起台灣,想起中科四期。

中科四期環評不用進入二階段,已經在10/30以附帶19項要求的方式通過。中科管理局現在應該已經開始整地了,等待號稱將投入4000億台幣的友達十代廠入駐。

我決定倣傚連岳,我決定把話說得簡單一點,直接一點。如果我說服不了你,那就是我自己的問題,跟你冷不冷漠、對公共議題關不關心沒相干。但是如果你接受我的說法,請立即開始行動:

1. 中科四期基本上是不必要的建設。
2. 台灣現在有非常多閒置的工業區用地,而中科四期則要以遠低於市價的價格徵收農民土地
3. 中科最大一筆投資是友達,友達每天在新竹排放四萬頓廢水進宵裡溪,造成魚蝦滅絕,檢察官至今毫無動作
4. 彰化雲林地區農業用水將會遭到嚴重排擠,無灌溉水可用;而被中科拿去在製程中使用後的重金屬廢水又會排放到濁水溪及近海口,進入食物鏈。
5. 簡單來說,台灣最重要的農業產區就此消失,剩下沒人敢吃的農漁產品。觀光跟飲食業連帶滅絕。吃蚵仔煎?吃LCD吧!
6. 所有台灣納稅人都付錢替中科四期建設跟水電買單,讓大賺黑心錢的高科技大廠享受低廉土地跟超賤價水電優惠。然後我們還要再掏錢負擔隨之而來的環境污染跟醫藥費
7. 卓伯源渴求要政績拱他上位,我們必須要讓他知道中科四期只會讓他上政治斷頭台首位。
Aviary blog-udn-com Picture 1.png
 
8. 友達最大的股東是全世界電腦賣第二好的宏碁Acer,也是口頭上非常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間公司。
9. 友達跟中科四期不會帶給你任何好處,除了9平方公尺的LCD螢幕。當然,如果你買得起也真的買了那麼大的螢幕拿來看A片,請通知我一聲。
c485845packagemi8.jpg
10. 網友,我的朋友們,你們只需要作幾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11. 在部落格、推特、噗浪上告訴你的朋友這件事。最好加上你自己的看法。
12. 跟你的線下朋友聊天時也提到這件事。
13. 就這樣。這樣就夠了,其他貼紙、串連、視訊、連署、cause、遊行、標語、找其他政客幫手、靜坐、撒冥紙、告洋狀...都不趕著作,也都不排除作,但是首要還是你要知道這件事,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裡頭起碼要有三五個人也知道這件事。

接下來一個月內(11/11-12/11),我每天起碼都會針對中科四期寫一篇部落格文章,每天針對友達跟卓伯源猛打(包括我婚禮那天)。這是我可以作到的堅持。

延伸閱讀:
◎中科四期--低利時代的科技迷思◎
【中科四期審議】相思寮的眼淚


要憑什麼來反死刑

| 2 Comments
首先我假設 Muser寫這篇文章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看了我的文章,所以我自己跳進來再針對Muser提出的論點進行反駁。

部落格有趣但麻煩的一個地方就是你不知道誰會跳出來跟你對話,而你原本行文的對話對象不一定會理你。我上篇文章試圖以朱學恆的方式跟回應朱學恆的文章(當然,對方不一定會回),宅就用宅對抗。事實上真要我引學術理論找當事人說法也不是不行,畢竟寫過社會科學類論文,雖然學術語言已經很不熟練,但是要擠一下 還是辦得到,只是這不是我想用來傳達個人想法的方式。所以我這篇還是會用一般的個人討論方式來回應。

或許該從最後一段來回應,也是貫穿Muser文章的一個重點:受害者當事人或受害者家屬出面倡言反死刑才站有道德高點,即使他不見得同意,但是他對這種人格跟選擇表示尊重。至於其他人,那邊涼快那邊去。

從事任何運動者大概都會對類似的說法很習慣。

環境運動者會被當地主張開發人士質疑:「我住在這裡一輩子了,窮也窮一輩子了,你們這些環保團體只會說一些學術語言裝清高,不要假了!」

倡言保留樂生的人被新莊民代質疑:「政府已經蓋了一棟大樓給他們了還不夠嗎?你們這些學生怎麼懂我們想要捷運通車想那麼久的苦?!」

推動媒體改革的學者被媒體業者質疑:「你們這些學者多半記者都沒當過幾年,就在那裡說三道四,有種就來當記者看看啊!」

以下就不列了。

所以如果是別人寫這篇文章來辯論,我大概就當作沒這回事不回了,因為對這種對話已經麻痹了。不過因為Muser是我佩服的一位網路寫作者,所以當然要回,順便補充上一篇文章不足之處。

憑什麼?我到底知不知道受害者遭受到怎樣的遭遇,我到底有沒有辦法感同身受,到底有沒有自己去體驗過?如果我沒有,有資格站出來說話嗎?如果哪天發生在你自己或是所愛的人身上,你還會這麼堅持嗎?

這個問題,可以很簡單用很理性單純的方式來回應,例如這本來就是公共事務,是言論自由,誰都可以談;或是引一段非常老掉牙的話來回答,就是「一開始當他們來抓...什麼什麼人的時候,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什麼什麼人.....」,但是這樣其實我也說過我並不那麼喜歡這段話

用個人角度來解釋的話,就是我當然不希望我哪天變成受害者:我不希望變成犯罪事件下的受害者,但也決不希望變成政府公權力之下的受害者。我們通常會舉一些很明顯、很模範的案例來強調自己的論點,例如朱學恆從網路上跟媒體上找資料,Muser從個人經驗來敘述,都是在舉出:

1. 台灣現在的法律不足以嚇阻犯罪者,更遑論廢除死刑之後了。
2. 有太多罪大惡極的犯罪者被輕饒,也有太多可憐的受害者被忽視。

這兩者在我看來都不構成保留死刑的原因,我的看法是:

1. 如果我們最終的目的是要降低犯罪率,那不能只單靠法律跟死刑來嚇阻犯罪,我會選擇以其他方式配合法律來達成這個目標,而根據研究,死刑事實上並無法有效嚇阻犯罪,真正能降低犯罪率的方式得從經濟發展、社會福利、資源分配、教育、宗教、家庭等許多社會控制的層面來改善。犯罪者事實上也是社會控制的一環,並沒有辦法根除,健全的人類社會想運作可能還得維持一定比例的犯罪才行。

2. 這可能是事實,但前者同樣牽涉到法律、審判、警察、司法制度改革,單要靠一個死刑來解決,我認為反而是太過於輕鬆的作法。後者,據我所知在其他國家有更完善的受害人補償跟保護體制,但是如果因為台灣這方面體制不成熟而要以死刑來安慰受害人跟家屬,也是太過輕鬆的作法。這兩者之間不存在互斥關係,亦即:犯罪者被嚴懲,並無法讓受害者就不被忽視或得到安慰,受害者得到關注跟保護,也不代表犯罪者就不該受到應有的懲罰。應該是分頭進行,各自改善才對。

Muser在推特上增補了他的看法,在我看來依舊存在謬誤,以下分別解釋。

3. 過去沒反(例如陳進興案件),現在就沒資格反:這也是運動者常常受到的質疑,簡單來說就是對一個議題的「忠誠」被質疑。例如「你之前當記者怎麼沒出來喊媒體改革,離開了媒體才在喊?」「你們這些人以前國民黨執政怎麼都不出來反貪腐,現在我們執政了才出來叫囂?」「你們以前什麼時候關心過西藏了,現在大張旗鼓只是想出鋒頭暗地搞台灣獨立吧!」

這個嘛,我認為人是會變的,如果人都不會變的話,那按照性善說跟性惡說,世界現在不是烏托邦就是殺戮地獄。我們也不用浪費時間討論這些了,因為如果人的想法都不會變,那辯論跟說服這些行動就沒有意義跟目標了,就這樣。你當然還是可以質疑運動者跟理念者的 「純度」,但只是以這個角度來反反死刑者,顯得有點小孩子氣了。

死刑這個議題我投注多少心力呢?老實說比我投注在漫畫上的少太多了,但是人的時間跟精力是有限的,人會對許多議題有立場,但是如果因為這個人沒有一輩子投入而且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就認為他沒資格插話,那就....那就大家都閉嘴吧。

4. 廢除死刑真能用別的方式對犯罪有效管理?沒有驗明結果之前怎麼可以斷然廢除!:運動者對於未來都有不同於現在的想像,通常這些人認為現有體制有問題,應該改變(甚至廢除),例如集遊法,例如媒體治理,例如環評制度,例如性別平等....有些東西的確可以妥協,所以會有先在某地方或某些群體上先試行某新機制,然後視結果看是否要擴大辦理的情況,例如垃圾費隨袋徵收。例如地方自治,例如經濟特區,例如同性戀婚姻,例如老人年金,例如死刑廢除。

我們可以來想想該怎麼做:今天台灣的法律沒有辦法讓地方議會或地方公投決定是否廢除死刑,所以這條路不通。除了現有的年齡跟某些極特殊條件以外,大概也不可能再針對其他群體屬性進行劃分來決定什麼樣的人不處死刑,什麼樣的人可以處死刑。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先把其他的機制都先完善了,再來廢除死刑。這種說法事實上排除了政府以及其他人事物的存在,把一切都成敗都掛在反死刑運動者之上,其他個人或團體或政府突然對於降低犯罪率都沒有任何責任了,「要廢死刑的是你們反死刑這些人,那就你們把一切都處理好再來叫我,我先去睡一覺。」而反死刑者提出的研究證據、他國經驗、跟改革方案都無法被採信。

事實上這其實是大多數運動者面臨的困境。政府常常在爭議議題上突然消失,不然就變成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孩子,等著運動者提出方案,樂生就是這樣。即使提出來了,政府也不會認真。

5. 反死刑者將極權爛刑國家拿來一起討論,而要求法治國家放棄死刑,荒謬!:嚴格來說,我認為要劃分出誰是法治國家誰是極權爛刑國家還真難。美國跟英國是極權 國家還是法治國家?虐囚行為可都是國會跟法律通過的。日本算法治國家嗎?前陣子一個被裁定殺害四歲女童的男子坐了十七年半冤獄,最近進行DNA覆檢發現根本不是他,如果他已經被判死刑了呢?台灣跟美國比起來算法治國家嗎?跟日本比起來呢?

拿極權爛刑國家來比較,是因為台灣並沒有那麼法治,台灣極權爛刑的歷史離現在不超過30年,很容易就會走回頭路,所以要把握機會一直讓台灣前進。世界各國都有反死刑運動,連沒有死刑的國家都有。透過國際串聯, 其實對於所謂極權爛刑國家的批評從來沒少過,要求別人的時候同時要求自己,這合理吧。

6. 要花錢養這些罪大惡極的混帳,浪費!:但其實我們一直都在養白領犯罪者啊。這些人或許沒有直接殺人或傷害,但是他們造成的貪污腐敗、政府運作失常、經濟蕭條,失業自殺潮所傷害的人何只街頭犯罪者所傷害的千百倍?我們所花來養他們的錢又何只幾億倍?

當然也不是說養了這些白領犯罪者,就得順便養街頭犯罪者。但是如果只是單純經濟考量而主張死刑的話,那應該先從白領犯罪者先殺啊!而如果經濟考量可以無條件凌駕其他價值,那其他運動也都別搞了。事實上加州的確因為財政困難打算釋放罪犯,但是如果一個政府治理成這樣,那該怪誰呢?

7. 最後則是棒打出頭鳥的邏輯:其實台灣支持死刑的依舊佔絕大部分。朱學恆也說,怎麼可以讓少數人權團體決定該不該執行死刑?但這不就是所有運動的現況嗎?社會運動在成功之前(甚至成功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可能只得到少數人的同意,例如同性戀婚姻,例如保留樂生,例如反核能電廠,例如廢除奴隸制度,例如實行民主。今天不代表反死刑運動者就不關心受害者人權,相信我,他們更關心。因為在現實情況下,沒有獲得更多受害人以及家屬的理解,反死刑運動無法成功。但如果刻意將反死刑運動者的運動主軸跟受害者的處境對立起來,這又同樣把問題通通丟給反死刑運動者來解決了,而之前已經論述過,反死刑跟改善受害者權益,兩者之 間不是互斥關係,除非,除非你認為支持保留樂生的人也該負責把捷運蓋好(幹,事實上還真的把路線圖都畫出來了,但是政府不甩),反對興建松菸巨蛋的人也該負責為政府再找一塊地蓋巨蛋,反對蓄奴的人也該替別人解決想虐待奴隸卻沒有人可以虐待的問題。

8. 如果反死刑運動者哪天自己親人或是自己被犯罪者傷害了,還能面對鏡頭替犯罪者求情,就是真心反死刑!:如果是我的話,這種以德報怨的作法我完全不認同。犯罪者應該獲得應有的刑罰跟公正的審判,完全無須為其求情,我應該還會狠狠對著鏡頭痛罵,但是我的情緒將無法影響判決。在法官判決是公正的,法律制度是完善 的前提之下(促成這種前提就是運動者的目標),廢除死刑的情況下,我也可以接受他被關到死。如果他沒幾年就假釋出獄,那代表他罪行沒那麼重,如果他出獄之 後再犯?如果他變大好人?太多如果了,如果根本就不是他幹的呢?如果真正兇手一直都逍遙法外呢?.....

打完收工。


自1996年以來連續舉辦12年,成功帶動宜蘭觀光產業、凝聚地方向心力、並且作為後來台灣各縣市鄉鎮文化節慶之表率的宜蘭童玩節自從明年開始,就要向所有慕名而來、甚至一來再來的大朋友小朋友了道別了

跨越了不同黨派的多任市長,宜蘭童玩節見證了近年來宜蘭與台灣其他縣市「不同的進步與成長」,也讓許多宜蘭人為童玩節而驕傲,但為甚麼曾經如此成功的指標性活動必須在今年劃下句點?在8/7投下震撼彈的國民黨宜蘭縣長呂國華歸咎於「時空環境變遷、物價指數變動,影響民眾旅遊意願,讓主辦童玩節的財務元氣大傷」,加上中央政府又不給予經濟上的支持,因此他忍痛做出這個決定,但他也信心高昂地表示將會在今年九月底以前規劃出新的宜蘭縣暑期活動來取代童玩節,並保證規模不會小於歷屆童玩節--儘管這個保證聽起來不太認真。身為童玩節工作團隊一員的Volare就語重心長的將背後的矛盾娓娓道來:

(欲閱讀全文請見抬槓|Tai'gang: 宜蘭:「再見童玩節」,那...不如縣長再見!)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recent entries in the Tai'gang category.

Public Media is the previous category.

Techpolitics is the next category.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