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in Techpolitics Category

一場選舉一場夢

| 1 Comment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這句話是台灣前任總統,目前因牽涉多起弊案而遭判刑坐牢的陳水扁1998年在競選台北市長連任時的著名口號,在當時深深打動人心,即使他後來在選戰中落敗,並未連任首都市長,但這句口號在兩年後卻陪著他登上了總統大位。 

是的,「有夢最美」,頻繁的選舉,對於還是民主實習生的台灣來說,就像是固定的作夢時間候選人就是造夢師,負責將集體潛意識投影在大街小巷的旗幟跟廣告招牌、每台公車跟電視螢幕上。也跟作夢一樣,選民有的深陷夢境,有的感到疏離,但不管怎樣,最終我們都會醒,而且過不了多久就忘記了夢境,在議題快速洗滌流轉下,想記都記不得。

這次的台灣總統選舉即將於1/14號見分曉,然而在經過兩次政黨輪替之後,台灣選民已經漸漸清楚仰賴超強領導者帶領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國家的種種沉疴不會在任何人選上之後就全部解決。同時,太過激烈的言詞對抗也在這次選戰中縮小了影響力,一方面是因為三組總統候選人都不以衝撞風格見長,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經過兩次輪替,許多激烈的衝撞跟威脅都被自證為只是選舉花招。整體來說,我覺得台灣的民主與選舉正在進步。

即使我非常不希望現任總統馬英九勝選,但我個人對這次總統選舉的結果並不太在意,因為我以為同日選出的113席立委才是台灣未來4年的關鍵,而非總統。上一屆的立委立法素質被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列為世界六大糟糕國會之一,我感到很意外,因為沒想到還有其他國家的國會能有資格與台灣立法院並列最爛。儘管執政的國民黨佔3/4的席次,立法的效率跟品質卻是有史以來最差,全面向財團跟傳統開發思維結合。沒有效能的行政體系或許只是讓我們原地踏步,但糟糕的立法體系讓我們快速退步。

台灣的選舉制度很有效地阻絕了小黨存在的空間,因此不願意加入泛藍或泛綠陣營的理想主義者參選立委的當選機率極低,但即使如此,這次選舉依舊有多個小黨推出候選人,除了希望一拼之外,也寄望於清新的形象能帶來政黨票。以我支持的綠黨--以環境保護為主軸的國際政黨--為例,這次他們推出了10名候選人,並期待起碼能有半數當選。雖然這只是不切實際的夢,但是是我願意做的夢。

最後,不免要談談中國。據我所知,這次來台灣觀選的中國記者跟民間團體非常多,在中國的網路上也充滿著對於台灣選舉的評論。但很可惜的是,除了經濟以外,各競選陣營幾乎都沒有針對中國議題提出政見。2008年的上次選舉,因為中共在奧運前鎮壓西藏變成國際議題,兩黨總統參選人還都花了點工夫表示抗議。然而從去年到現在,中國藏區已經自焚了16人,如此慘烈的消息卻完全沒有在這次選戰中成為議題。總統辯論的公民提問單元,沒有人提出中國民主議題、公民團體提出的投票建議,也沒有「如果你關心中國民主議題,你該投給誰」的項目。很顯然,台灣對於中國政治面向的關懷全盤退守,相較於中國知識份子對台灣選舉的高度興致,台灣社會對中國民主議題實在太過冷漠。從何時開始,「民主中國」連作為夢境中情節的資格都不存在了呢?

紐約市聘請首任CDO(數位長)Rachel Sterne

| 3 Comments

六個月前,紐約市長彭博宣佈要徵選一位數位長(Chief Digital Director)來協助紐約市更有效率地與數位原民社群溝通,今天這個人出線了,沒想到是國際公民媒體圈的紅人,GroundReport的年輕創辦人、曾經來過台灣拜訪公視PeoPo公民新聞平台的Rachel Sterne。

今年才27歲的Rachel Sterne是哥倫比亞商學院的兼職教授,教她最熟悉的社會媒體與創業,不過現在她又多了一個新頭銜,那就是紐約市的新任數位長。

她的職責是「針對社會媒體、數位溝通、以及Web 2.0計畫,幫助紐約市發展思想最前沿的政策,並且開發各種工具來服務大眾」。她的年薪將在七萬五千美元到十二萬五千美元之間,不高也不低,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因為她本來就很有錢。 

紐約的數位社群過去對彭博不太滿意,包括市政府對創業團隊的支持不夠,以及鮮少聆聽創業者-而非已經成功的數位公司老闆-的想法。所以Sterne也必須要負責讓市府跟創業家雙方之間的關係更和諧、溝通更順暢。 她在回覆Capital紐約線上雜誌時這麼說:

「我的角色專注於協助這個城市利用科技更好地服務市民,同時藉由提高各項服務效率,讓服務都能被近用,來節省納稅人的錢。更實際一點來說,我將會展開一樁聆聽行動,請市民跟市政府單位提供他們對這個城市現有數位資源的想法、要求、以及抱怨。90天後這將會聚集成一份報告,分析我們的城市現有的數位跟社會媒體資源,並且開始規劃政策跟計畫的下一步。」
當然,她會用上經營Ground Report時結識的數位人脈,其中很大一塊是跟我重疊的,也因此我非常期待她接下來的作為,也祝福她與紐約市有個好的開始。 

延伸閱讀:
Rachel Sterne之前到台灣訪問時寫的文章 In Taiwan, Citizen Journalism Fights Censors and Sensation 

她之前在TEDxEast的演講:

兔年最佳獻禮:小白兔要造反!

| No Comments
 
據說這部影片上土豆網之後不到幾分鐘就被下架,才又上了Youtube。我看完影片,覺得這部影片能上土豆網十秒鐘都算是奇蹟。 

影片從毒奶粉、被拆遷、被自焚、李剛之子撞死人...一直涵蓋到最近村長被輾死,幾個大事件雖然是以動畫方式呈現,卻因為都是實實在在發生過的事情,讓人想笑也想哭。 

不知道最後小白兔兒們咬死虎的情節會不會依序上演,但總之,虎年已經過了,兔年即將到來,只能希望老虎別再逞兇,而兔兒也別再吞忍。

楊志良署長,我需要的只是一塊白板

| 5 Comments
最新消息,共和黨佔多數的美國眾議院以245票對185票否決了去年才通過的醫療保險改革案,然而參議院依舊是民主黨佔多數,所以這次否決應不會過參議院那關。
 

儘管去年通過的醫療保險改革案依舊被不少支持醫療改革者批評為妥協版本,但對歐巴馬以及白宮來說,此一法案能夠通過並全面施行依舊是重要的選舉承諾,更是兩黨攻防焦點。也因此,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否決醫療改革案」會有哪些負面後果,熟稔網路溝通的現任白宮隨即製作了下面這段影片,並發表在部落格上:

影片主講者是總統歐巴馬的特助史蒂芬妮卡特,相信你只要專心看完,對於醫療改革案被駁回將會有哪些負面後果(一般民眾保費增加、雇主保費增加、可創造之工作機會消失)都很清楚,姑且不論還有多少爭議點,以及你信不信任影片中提到的研究者、智庫跟論壇,但白宮的確懂得用友善、清晰、專業來跟民眾、尤其是網民來溝通。 

這部影片中用了任何花俏的工具嗎?沒有,就是一塊白板、一個清晰的講者、兩幅預先用白板筆簡單繪製的圖表。但需要的不也只是這樣嗎? 

於是我不得不回過頭來看看台灣前陣子也沸沸湯湯的健保爭議,以及即將為此辭職,準備卸任的楊志良署長,在解釋跟捍衛政策上到底怎麼作:

我到了中央健保局網站,在網站右側上找到了「二代健保」專區,進入後看見如下圖: 


除了第一個鍊結「二代健保專文」跟第五個鍊結「二代健保Q&A」指向另一個網頁以外,其他的都是WORD Doc檔或PDF檔。

老實說,我一看見這種東西,就反胃,一點也不想下載來看。 於是我點選了第一個鍊結,到了行政院衛生署的網頁,看見了如下的情形:


就如同健保局的網站,這五個鍊結都是WORD Doc檔,我真的一點都沒有下載來打開看的興致。

在這個網頁的左欄,還有幾個選項,但都一樣,都是資料夾,然後一個個WORD Doc檔下載連結。

由於我對「二代健保再修正案」並不了解,因此我點選進入「二代健保再修正案Q&A」,然後看見的是:

更多的WORD Doc檔下載連結!

如果我想知道這所有的問題,我就得下載29筆資料,而每一份doc文件其實都只有短短一頁不到。文件中也沒有圖表、沒有表格、只有文字。

但衛生署網頁卻依舊很貼心地提供了「變換網頁顏色」的功能,有六種顏色可供選擇。

那有沒有影片可以解釋二代健保呢?

來到健保局的影音文宣區,有非常多影片可以下載。但...全部都是使用者證言廣告跟大概是置入性行銷來的新聞剪輯,沒有一個是針對二代健保的解釋跟介紹。

當我決定放棄的時候,我回到健保局首頁,瞥見下方關鍵字「二代健保」,於是點選進入,來到這個網頁

然後我才真的萬念俱灰。

親愛的楊志良署長,我需要的只是一塊白板。

Wikileaks與新聞媒體的下一步

| No Comments
我非常同意Nieman Journalism Lab這篇文章,我把幾個重點摘出來,順便加入我自己的一些想法,與大家討論討論。

首先, Wikileaks並不是因,而是果。許多人在討論Wikileaks是不是新聞,大抵都是被它掌握跟公佈的資料數量與強度所震撼,而認為它展現了比主流媒體更強大的吸引力。但是真正把Wikileaks洩漏出來的消息加上事件梗概、前因後果、並加以放大的還是記者,優秀的記者。

就算沒有Wikileaks,沒有那麼多電纜文件,光是當今政府公開的資訊,如國會議事紀錄、各級政府採購標案、各種公聽會、聽證會的紀錄、法庭的審判文、企業的財報...就足以讓有心的優秀記者挖掘無數題材了。而其重要性絕對不亞於Wikileaks至今洩漏的諸多爆炸性事實。

記者,或說「擁有高度資訊處理能力以及議題再脈落化能力」的這些人,當然會是未來社會上最重要的角色,因為這除了是專業,更是一種超能力。商業媒體環境變糟,加上新科技的解放,使得記者被迫或主動遠離主流媒體,在更大的網路空間發揮這些超能力。

Wikileaks沒有改變新聞:好的新聞報導一樣要經過查證、確認重要性,補完議題脈落。而更大量的敏感資訊非得靠更厲害的記者才能處理好。

一個問題是:Wikileaks會否佔去太多報導篇幅跟時段? Wikileaks會不會讓其他需要媒體關注的議題難以曝光?

關於兒少法修法與平面媒體的批評

| 1 Comment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11/17號通過了兒福法修改草案,推動修法的團體包括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台灣家扶基金會等十餘個團體

很遺憾,我找不到草案全文,只有內政部的新聞稿上有列出修正方向,對於這次的修正案,兒福聯盟認為雖然還有不足之處,但算是很大的進步。

針對這次修法,最大的批判聲浪來自報紙等平面媒體(當然,報社也都同時經營網路媒體),根據中國時報的報導,條文對平面媒體及網路提出許多限制:

為了保護兒少身心健康,包括報紙、雜誌等新聞紙,不得描繪犯罪、自殺、施用毒品以及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的細節,違者將處十萬至五十萬元罰鍰,並公布負責人姓名。

「網際網路平台提供者」必須訂定自律規範,採取明確可行的防護措施,限制兒少接受到有害身心健康的內容,或先行移除相關內容,違者將處六到三十萬罰鍰,並得連續處罰。

在網路散布或播送有害兒少身心健康之內容,未採取防護措施或未配合網路平台提供者的防護機制,使兒少得以瀏覽者,可處十至五十萬罰鍰並得連續處罰,公布其姓名。

媒體和網路都不能報導受到虐待或吸毒的兒少姓名及其他足以識別身份的資訊。至於未來平面媒體報導犯罪、自殺等新聞,如果有觸法疑義時,地方政府會邀請相關學者、民間人士、媒體專家共同審議,然後才決定是否開罰。

但為了避免犯下翁奇楠命案的少年相關資訊不能被報導,危害社會公益,修正草案中也特別增列「廖國豪條款」,為了維護公共利益,經行政機關邀集相關機關及兒少福利團體共同審議,認為有公開必要時,不在此限。

蘋果日報罵得最狠,直接說這些規定是法西斯威權父屁復辟,然後又扯到馬政府是急著要跟中共同步。其實蘋果立場可想而知,畢竟「描繪犯罪、自殺、施用毒品以及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的細節」就是他們看圖說故事以及網站上動新聞的強項,跟招攬閱聽人的主要工具。加上他們家的壹電視一直被NCC擋(雖然我反對NCC不發照給壹電視的藉口),所以就發了這麼一篇很沒內容又泛政治化的評論:

除了《刑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還可引用「廣電三法」、《個資法》以及《兒少法》來壓迫媒體的言論自由。用四種法律對付言論自由,比中國還多,有臉自稱民主國家嗎?在法條中埋伏「犯罪」、「細節」等地雷,又不加以定義,等待媒體踩到地雷即如獲至寶,罰款禁播,展示威權,算是個什麼東西?

中國時報呢,大概是還自以為自己站在「捍衛進步價值」的那端吧,也在社論中大力批評

台灣在邁向民主開放社會中,確有不少有識者對媒體報導充滿著道德焦慮與不耐。一個想當然耳的理想是,我們希望有一個完全自由開放,但卻又乾淨的資訊社會環境。然而,正有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通理一樣,開放自由的資訊環境,不可能是完全整齊清潔的;純潔乾淨的資訊環境,一定是經過刻意剪裁控制修飾的產物。如果有人懷舊回想,卅年前只有三張報紙的時代,新聞是多麼清純可愛?而我們必須問一問每一個人,有誰願意回到卅年前重過戒嚴時代的生活?

我認為這個事件其實是台灣媒體沉淪現況的具體而微案例。

首先,台灣平面新聞媒體對自己總是把「好不容易爭取來的言論自由」用在鉅細靡遺描繪社會暴力、性交、自殺過程之上一事毫無檢討,殊不知就是新聞媒體長期以來的報導偏好,才讓「保護兒少」的訴求如今取得如此高的正當性。一竿子把推動該法的團體、立委都打為「道德焦慮跟不耐」或「法西斯威權復辟」,卻不想想看媒體所有的報導都基於批判、揭露跟誇大被報導對象的道德低下來顯示自己的高度,並樂於利用這些瑣碎的細節造成整個社會的焦慮跟不耐。台灣的假道學媒體動輒批判犯罪、暴力、色情、批判主流價值之外的生活型態跟次文化,卻又樂於以假理性口吻描述過程細節,大搞動畫模擬來消費這一切,大眾之所以對於兒少閱聽品質擔憂,正是媒體積極鼓動的結果。

而推動修法的立法委員,是否更該針對政府在媒體結構諸多環節上的放任進行審視呢?媒體競逐報導社會案件細節,無視未成年閱聽人的現況只是整個新聞環境破敗的結果之一,只想取巧拿軟木塞堵沈船的破洞,最後只會徒勞無功。台灣的立法者在媒體問題上對結構管制跟內容管制的著重程度總是失衡,該結構管制的問題,總是用內容管制取巧,真正的結構管制手法卻都被用來進行權利鬥爭。若依照中國時報報導敘述,法條中不明確的判斷標準-「網際網路平台提供者」?「有害兒少身心健康之內容」?-將只是管制者繼續重複將責任推給「學者專家」的慣用手法。

最後我還要問問這些擔心言論自由會因此被限制的媒體,是否可以先說明一下他們的編輯室公約跟媒體內部的言論自由還在不在?廣告主透過買廣告跟置入性行銷對媒體報導的限制就不算是對言論自由的侵犯嗎?媒體高層主管以個人利益主導媒體內容就不算是對言論自由的侵犯嗎?

我期待在台灣聽見媒體高喊「捍衛言論自由」時,是像紐約時報、衛報、鏡報那樣,在政府壓力下堅持公佈Wikileaks的電報文件,或是像朱淑娟、苦勞網、新頭殼、小地方/莫拉克新聞網等獨立記者寧願不要主流庇蔭,仍然要揭露台灣政府對生態環境的毀滅行徑,但總是難如我願。


延伸閱讀:
四年前寫過這篇,四年後又要選舉,法規已經有所更動,請參考。

以下內容引用自全國法規資料庫入口網站>>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民國 99 年 09 月 01 日修正)

第40條:
公職人員選舉,候選人競選活動期間依下列規定: 
一、直轄市長為十五日。 
二、立法委員、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縣(市)長、鄉(鎮、市) 長為十日。 
三、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為五日。 前項期間,以投票日前一日向前推算;其每日競選活動時間,自上午七時起至下午十時止

第41條:
各種公職人員競選經費最高金額,除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選舉外,應由選舉委員會於發布選舉公告之日同時公告。 前項競選經費最高金額,依下列規定計算:
一、立法委員、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為以各該選舉區之應選名額除選舉區人口總數百分之七十,乘以基本金額新臺幣三十元所得數額,加上一固定金額之和。 
二、直轄市長、縣(市)長、鄉(鎮、市)長、村(里)長選舉為以各該選舉區人口總數百分之七十,乘以基本金額新臺幣二十元所得數額, 加上一固定金額之和。 

前項所定固定金額,分別定為立法委員、直轄市議員新臺幣一千萬元、縣 (市)議員新臺幣六百萬元、鄉(鎮、市)民代表新臺幣二百萬元、直轄市長新臺幣五千萬元、縣(市)長新臺幣三千萬元、鄉(鎮、市)長新臺幣六百萬元、村(里)長新臺幣二十萬元。 

競選經費最高金額計算有未滿新臺幣一千元之尾數時,其尾數以新臺幣一千元計算之。 第二項所稱選舉區人口總數,係指投票之月前第六個月之末日該選舉區戶籍統計之人口總數。

第49條:
廣播電視事業得有償提供時段,供推薦或登記候選人之政黨、候選人從事競選宣傳,並應為公正、公平之對待。 

公共廣播電視台及非營利之廣播電台、無線電視或有線電視台不得播送競選宣傳廣告。 

廣播電視事業從事選舉相關議題之新聞報導或邀請候選人參加節目,應為公正、公平之處理,不得為無正當理由之差別待遇。 

廣播電視事業有違反前三項規定之情事者,任何人得於播出後一個月內, 檢具錄影帶、錄音帶等具體事證,向選舉委員會舉發。

第50條:
中央和地方政府各級機關於公職人員選舉競選活動期間,不得從事任何與競選宣傳有關之活動。

第52條:
候選人印發以文字、圖畫從事競選之宣傳品,應親自簽名;政黨於競選活動期間,得為其所推薦之候選人印發以文字、圖畫從事競選之宣傳品,並應載明政黨名稱。宣傳品之張貼,以候選人競選辦事處、政黨辦公處及宣傳車輛為限。 

政黨及任何人不得於道路、橋樑、公園、機關(構)、學校或其他公共設施及其用地,懸掛或豎立標語、看板、旗幟、布條等競選廣告物。但經直轄市、縣(市)政府公告供候選人或推薦候選人之政黨使用之地點,不在此限。 

前項直轄市、縣(市)政府公告之地點,應公平合理提供各政黨或候選人 使用;其使用管理規則,由直轄市、縣(市)政府定之。 競選廣告物之懸掛或豎立,不得妨礙公共安全或交通秩序,並應於投票日後七日內自行清除;違反者,依有關法令規定處理。 

違反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所張貼之競選宣傳品或懸掛、豎立之競選廣告物 ,並通知直轄市、縣(市)政府相關主管機關(單位)依規定處理。

第53條:
政黨及任何人自選舉公告發布之日起至投票日十日前所為有關候選人或選舉民意調查資料之發布,應載明負責調查單位或主持人、辦理時間、抽樣方式、母體及樣本數、經費來源及誤差值。 

政黨及任何人於投票日前十日起至投票時間截止前,不得以任何方式,發布有關候選人或選舉之民意調查資料,亦不得加以報導、散布、評論或引述。

第54條:
政黨及候選人從事競選活動使用擴音器,不得製造噪音。違反者,由環境保護主管機關或警察機關依有關法律規定處理。

第55條: 
政黨及任何人,不得有下列情事: 
一、於競選活動期間之每日上午七時前或下午十時後,從事公開競選或助選活動。但不妨礙居民生活或社會安寧之活動,不在此限。 
二、於投票日從事競選或助選活動。
三、妨害其他政黨或候選人競選活動。 
四、邀請外國人民、大陸地區人民或香港、澳門居民為第四十五條各款之行為。

fuck.jpg

台灣有太多傢伙欠「幹」。
人民默默地、咬著牙關被這些傢伙「幹」。
卻連對他們為甚罵「幹」的權利都被剝奪。
幹!
為什麼美麗的溼地要被政府拿去送給財團蓋重污染石化廠!?
幹!
為什麼幹你娘的爛政府連對話都不願意!
幹!
為什麼幹你娘的爛總統、爛行政院長總是站在財團那邊!?
幹!
為什麼我們總是被逼著要拿自己的歷史、生命、未來去成就政客跟財團的「繁榮」?!
幹!
為什麼把環境弄髒到不可挽回的大官大老闆是家長要孩子學習的偶像,我嘴巴髒一點就是教壞小孩、敗壞社會風氣?!
幹!
為什麼冠冕堂皇的政客財團謊言可以被接受,而我誠實地罵「幹」要被唾棄?!
幹!


幹!



為什麼???


為什麼只能看名嘴罵幹你娘掀起口水戰,自己沒有種罵一聲「幹」?

為什麼你還不願意站出來替這塊溼地、替所有生物的未來、替自己跟家人的健康,向他馬的政客跟財團罵一聲「幹!」


幹?
還是欠幹?


 

問題一:

王加佳議員你好,很高興看見來自大雅的議員,我也是大雅人,從出生直到上高中都住在大雅,住在大雅搭公車到台中市的人一路望去有兩種店面最多最密集,兩種都是台中名產,太陽餅跟酒店。因此我們都知道與其假惺惺地說台中是文化城,不如說是風化城比較貼切,然而我很宅,也很窮,所以雖然有幸住在台中這個肉慾橫流的都市,但我的性消費也僅止於在家跟老婆兩個人互相取暖。但很多人沒有我那麼幸運,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因素,例如長相不討人喜歡,身體有障礙,個性超級內向,或是個性太豪放等等因素,找不到性伴侶或是需要很多性伴侶,因此性交易的需求因應而生,他們不想妨礙任何人,但也不想總是孤單寂寞覺得冷。所以我要請問議員,在不久後性交易合法化之後,你贊不贊成將性需求納入未來大台中社會福利的一環?例如提供性消費券給性弱勢族群?同時妳要如何照顧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讓他們免於現在被黑道控制跟剝削的困境?

問題二:

請教王岳彬議員, 您的主要政見之一為改善北屯區的交通,以及讓台中人能夠擁有更貼近大地的生活,建設各區的活動中心跟社區公園。然而不只是北屯區,整個台中糟糕的馬路品質其實讓台中人其實隨時都有用自己的臉去貼近大地的機會。無論是飆車族還是一般機車騎士,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喪命在巨大、密集的馬路坑洞跟無數人孔蓋上了。加上路邊停車、路霸、人行道上的攤販猖獗,一年比一年嚴重,行人走在馬路上不管對行人還是行車都很危險,可說時時刻刻都在威脅市民生命,另外,台中市不是沒有公共建設,而是品質很糟糕,一個公園常常種樹不成改種草,種草不成改鋪枕木,枕木沒過多久壞掉又改鋪水泥,然後又把水泥打掉重新種樹...,而這種情形之所以長期存在都是黑道包庇、議員關說的產物,這些比表面上黑道槍擊或飆車族造成的問題大太多了,也是之所以黑道喜歡待在台中的原因。我要請問您,是否應該先檢視一下台中縣市的道路品質、公共工程跟管理?不要一直卯起來蓋新房子跟新馬路,同時,你有沒有信心跟能力糾正與挑戰包庇道路工程跟使道路管理鬆散的黑道跟民意代表,替台中人討回公道?

問題三:

我現在同時要以重度網路使用者跟台中選民的身份來請教二位。今天討論了很多台中市的治安問題,在場應該沒有人反對治安需要改善,但改善的過程要能否納入資訊透明跟政府2.0的思維才是我所期待的。美國有一個網站叫作EveryBlock「每個街角」,前身是芝加哥犯罪地圖。Everyblock能夠把地方上的警察局跟派出所公的公共犯罪資料紀錄重新整理,與網路地圖結合。所以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上這個網站,透過網路地圖清楚看見哪個社區或哪個里最近發生了甚麼犯罪事件,例如飆車、搶劫、偷竊、性侵、槍聲響起..等等,除了從地理空間來看,也可以從時間來了解案件發生的趨勢,例如從二月到十月,哪個地方或是哪條路上常常發生搶劫事件之類。如果我是當地居民或是要去當地拜訪的人,上這個網站就很清楚知道哪條路晚上不要經過,或是最近最好把門窗都鎖好,作一些消極性的自保行為。警察更可以利用這個網站找到破案線索或加強巡邏的重點。同時,如果你有iPhone或智慧型手機,這個網站的手機應用程式還可以在你進入或靠近某個區域時提醒你要注意。

回頭看台中市,我只看見胡市長跑來跑去說治安改善了,或是在台中市區到處貼著「台中治安變好了」的文宣,這實在是很落伍的自我宣傳方式,也對市民沒有丁點幫助。我想請教兩位,可不可以承諾在未來一年內將大台中的犯罪資訊以機器可閱讀的格式公佈在網路上?然後仿照EveryBlock的模式,讓市民或來台中的人都可以清楚了解如何妥善利用資訊確保自身安全

政治人物與網路

| No Comments

因為明天要上壹電視的通告,談政治人物跟網路的議題,於是整理了這篇舊文網摘,供自己參考。


好多候選人的blog啊...(2005年10月18日的文章)

我個人提出幾點建議供所有誤闖這個小地方的候選人參考: 
 
1. 你不一定得開設自己的個人blog。和同陣營的戰友一起經營一個blog更有效率,也更添可看性。
 
2. 你不一定要自己寫blog。競選過程本來就很忙,blog不一定得自己寫,可以交由信得過的文宣人員或是寫手操刀,但是必須清楚註明blogger的身份,不要用甚麼XXX志工之類的代稱,盡量用真名,清楚交待blogger與候選人的關係,候選人更要替該blogger寫的每個字背書。
 
3. 你不一定只能寫軟話題。軟硬夾雜最好,至於硬議題,最好用清楚詳實的數據和邏輯陳述自己的政見和時事批判,你會發現網友對你的接受度更高。
 
4. 你不一定要有blog。Blog只是形式,如果你沒有打算發揮它的潛能,那就無謂開設blog,還不如紮紮實實地去跑地方,或是架一個有留言功能的競選網站;沒有內容的blog引來的只是口水,不會是選票和信任。
 
我就等著看這一大堆blog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囉,我想,大概選舉完第二天吧。

支持言論自由不等於支持瑋哥部落格 (2005年11月28日的文章)

但,就連髒話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而且平平是亂講,瑋哥部落格在網路上的亂講該負擔的責任遠比新聞台、政論節目等大眾媒體要小,而候選人作為公眾人物、未來公僕,更該要有接受任何批評的雅量,要能以理性回應,而不是歇斯底里地請警察「把這個網站關掉」;據說這叫做比例原則。
 
但我很期待將來有更多專門監督特定政客的網站或部落格出現;幽默諷刺也好,實際資料也好,如果網站主人能一開始就表達真實身份的話,會更有說服力。
 

部落格的力量 (2006年3月2日的文章,當時正在抗議聯合報污名化精神病患)

那部落格的力量到底在哪?很多人說是「點燃話題」(ignite),照這兩個案件來看的確是,但是點燃歸點燃,為甚麼有能耐燒得到政客和主播的尾巴呢?怎麼可能擋不掉、滅不熄呢?
 
點火的是部落格,但是砸下大桶油、大綑木柴的還是主流媒體,沒有他們,起頭火再旺也是枉然。但實際上會吸引主流媒體的議題邏輯並沒有改變:衝突、政治、狗血、混亂........主流媒體的工作就是從混亂中整理出衝突,加上政治正確的框架,最後灑上狗血,賣給觀眾。

Smart Mobs要如何真正的傾聽(2006年9月29日的文章)

我認為有一個中心思想,那就是「Web 2.0跟Smart Mobs都需要探索的勇氣與好奇心」。
 
我很敬佩魚夫能夠在適當的時候去傾聽台南民眾最簡單的心聲,並且用最真誠的方式將其傳佈出來,就如同我對munch之前替反貪腐運動群眾所作的去觀察多元且複雜的人們真實的行動因為這些不是商業媒體想做的,成本太高了風險太大了。
 
但是如果魚夫跨出一步呢?如果他拿著他的高畫質數位攝影機去觀察、去聆聽倒扁群眾的聲音,然後製作成影片,放在部落格上,或是什麼情形?會得到什麼迴響?我不想多作揣測,但是如果部落客的身份跟現實生活已經如此密合,而自認為是新媒體公民與新公民媒體的smart mobs在利用Web 2.0的時候依舊被線上與線下社群所限,那產製出來的資訊也很難不被侷限。

上知識家的姿勢要佳(2007年1月26日的文章,當時剛辦完HappyMobs的論壇,因為幫綠黨透過網路助選完,大家都有很多想法想分享)

政治人物用網路拼選舉歷來有三個目的:
初期是為了用奇招引起主流媒體注意與報導,以及獲得少數精英認同;
中期是為了募款以及進行點對點宣傳;
後期則是直接將網路意見當成幕僚(偽幕僚)。
越到後期,政治人物對網路的依賴就越高,這並不是說他們真的在乎什麼人民的意見,因為他們還是想要透過各種手段操弄這些意見,只是隨著網路茁壯不得不為的舉措。
 
所以要觀察政治人物的姿勢佳不佳,不是要看他們會用多少Web 2.0工具,懂多少詞彙,是不是請助理或幕僚幫忙看,而是用了這些等同於開門邀請群眾給予批評與反饋的網路服務之後,他們有沒有能耐回應,怎麼回應...接著網路群眾又怎麼回應...一來一往...這才叫做溝通,不然我們也只是面對一台又一台的發球機罷了。

用Web 2.0精神作危機處理(2008年2月2日的文章)

掌握Web 2.0的新媒體精神跟特性,你就會知道,新媒體讓你可以掌握發言的節奏,讓你擁有無限的言論空間,讓你可以不受其他非相干人士的守門。可以快速傳遞訊息給社交網路上可信任的人們,能讓你直接無中介的與受危機影響者互動,能迅速得知受害者或大眾的看法與反應。
 
更重要的是態度。如果危機屬實,不要試圖辯解或轉移焦點,因為你所說的一切都會被存檔,被成千上百的人檢驗;民眾對於承認錯誤的人是寬容的,有時候你甚至得把不是自己的錯都扛下來承認,這樣反而會讓民眾更信任你對問題的負責態度與改善能力。你應該迅速提出解決問題跟彌補損失的方法,甚至請民眾提供他們覺得好的方法,然後讓解決問題的麻煩過程變成增進社群團結的好機會。
 
最後,就是確實去落實承諾,不然,就是把自己丟入另一個更大的危機中了。

在我看來,這個活動一則鼓勵並實現了青少年直接與平常根本不想接觸也接觸不到的政治人物對話,讓他們體會到政治並不一定只是打高空,而是可以碰觸、可以質疑、而且可以得到回應的--只要方法用對、只要樂於參與、勇於提問,就能得到回覆。
 
現代社會中,媒體中介了政治,就連成人都逐漸冷感或是錯將焦點放在媒體撈出來的片段訊息,更不用提根本無意了解的下一世代了。透過這個活動,青少年能夠培養出對政治與公共事務的敏銳度與關注力,也會更重視自己現在以及未來能夠扮演的角色跟發揮的影響力。
 
再者,政治人物透過與青春無敵的青少年在網路上對話,我認為某種程度上也洗滌了平常的官腔官調,重新學習如何用一般人聽的懂的方式談政治、談社會、談國家。而對於參與跨國組的英國外政治人物來說,更是跨文化、跨年齡、跨「世界」(第一世界/第三世界)的良性刺激。
 

我也知道你們都開始玩起推特跟噗浪2009年6月30日的文章)

最後兩三個問題:

如果你有機會直接跟人民對話了,你會為自己曾經的所言所行道歉嗎?

如果你不選舉了,你還會在乎這些東西嗎?

既然你跟你的政敵都在同一個平台上了,為何不直接溝通呢?

以上問題都能問心無愧回答的政客(不管你的回答是「是」還是「否」),恭喜你,你可以開始第一步了。

至於回答地有點心虛的,我的建議是:

1. 先聆聽,透過搜尋引擎去看看網路上都怎麼討論你跟你的黨。
 
2. 主動去參與對話,回答問題,接受挑戰。
 
3. 然後你可以考慮是不是要開始寫部落格或是其他。
 
4. 不管你對3的考慮是怎樣,請持續聆聽,尤其是那些批評你的、討厭你的、憎惡你的嚴厲批評,你最最不需要的就是搞一個本來就支持你的人所集合起來的社群了,那一點意義都沒有。
-----------------------------------------
看完舊文,自己歸納如下:
1. 政客用網路宣傳自己,政治家讓網路檢視自己。
2. 政客用網路抬高個人身段,政治家用網路放低公民參政門檻。
3. 政客在臉書上請你按「讚」,政治家用網路讓你知道國家怎麼花預算。
4. 政客利用網路的現在,政治家推動網路的未來。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23-en

Technorati

Technorati search

» Blogs that link here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世界正在倾诉,你听见了吗?
禁虐 搶救七星潭 反中科熱血青年聯盟 樂生還在 護土地反滅農 反烏山頭掩埋場 去國民黨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recent entries in the Techpolitics category.

Tai'gang is the previous category.

Vidpower is the next category.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