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7日

[論文推介]The Process of Adopting Multimedia and Interactivity in Three Online Newsroom

By Pablo J. Boczkowski(2004). The Process of Adopting Multimedia and Interactivity in Three Online Newsroom.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June 2004.

研究者在這篇論文中關注的焦點為線上新聞室如何在報導中與網站上應用多媒體與添加互動性,包括應用網路新科技的過程與原因。研究者利用民族誌研究法親身參與觀察三個新聞室的作業流程,配合深度半結構式的訪談,分析「組織結構」、「工作情況」、與「使用者形象」三個因素對三家新聞室採用多媒體與互動網路科技的影響。

摘句:
McNair(1998):「可利用的新聞蒐集、製造、與傳佈技術對新聞的形式與內容具有關鍵性的決定力量。」
Pavlik(2000)在他的論文「科技對新聞業的衝擊」中破題說道:「新聞業(學)一直被科技形塑著。」
Sylvie and Witherspoon(2002):「電報、電話、與電腦...改變了人們(在新聞事業中)工作的方式。」
Huxford and Duda(2000)認為傳統與線上新聞室之間產生了極大的「文化衝突」,阻礙了線上原生內容的創造。
許多學者認為分散式與網路式的資訊基礎架構,例如網際網路,將會挑戰傳統守門人的角色,因為每個節點都可以同時是新聞的傳播者與接收者(Bardoel, 1996; Kawamoto, 1998; Newhagen, 1998; Singer; 1998)
Williams(1998):「在一個人人都可以成為出版商的世界,記者將無助地失去作為新聞守門人的特許權」(p.34)

Posted by portnoy at 18:56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10日

讀者的自戀即將拯救喪失公信力的新聞業?--論「公民記者」的公開展示與自我陶醉

Abercrombie和Longhurst兩位學者所提出的新閱聽人研究典範—SPP公開展示與表演典範—強調媒介的飽和滲透進了現代社會中的每個縫隙,而閱聽人的概念也從最早的簡單閱聽人(simple audience)、大眾閱聽人(mass audience),擴充為散佈的閱聽人(diffused audience)。相較之下,SPP典範中的閱聽人概念和其他典範底下的閱聽人概念 (如行為典範重視的動機與需求,合作抗拒典範強調的意識形態與二元對立) 在看待閱聽人與媒介的基本角度上有明顯的差異。

散佈的閱聽人概念在SPP典範中至為重要;根據Abercrombie和Longhurst,現代社會中的散佈閱聽人意涵體現在四個理解層次上:1) 閱聽人花大量的時間在消費媒體;2) 媒體無所不在,也無法與生活分割開來;3) 當代社會是表演的社會,許多活動都包含了表演的性質,以及4)無盡的公開展示與自戀,藉由媒體作為日常生活中的資源,形構了散佈閱聽人,此情形專屬於現代社會(藉此與較為廣義的日常生活表演論者 eq. Goffman 有所區別)。

兩位學者在其著作Audiences一書的第三章,特別針對「公開展示」與「自我陶醉」這兩個現代社會中的普遍現象,同時也是形成SPP閱聽人研究典範的兩個必須條件加以闡述。簡單來說,公開展示(spectacle)意味著當代社會中所有的一切,不論是固定靜態或流動動態,都漸漸被視為是「需要參與的」。其中的人們、事件、物件,則都需要被框架、注目、凝視、登記,甚至控制。自我陶醉(narcissism)則屬於現代社會的集體特質,兩位學者認為現代人隨時都處於被觀看的情況下,或是該說,隨時都「認為」自己處在視線的中心位置,四周則環繞著散佈的閱聽人。從此二概念推估,Abercrombie與 Longhurst在本章結論中認為:現代社會的「商品化」轉化了消費者及文化的意義,亦即一切都成為了商品,而每個人都成為了消費者。商品與藝術之間的區隔不再,因為消費本身也是一種藝術,商品與消費者互依互賴。所有的文化都可製作成商品,所有的商品也都具有美學上的意義。商品的符號價值與交換價值不再有高低之分,也無法分開。所有的閱聽人都成為市場,所有的市場也都被建構為閱聽人;所有的人都被看作是表演者,所有的人也都把自己看成是表演者。

兩位學者的討論裡用了不少現實生活中的例子來增強自己的論點,例如庭園造景、遊客行為,以及行為藝術,但並未對網際網路上的大規模公開展示與自我陶醉現象多加著墨,然筆者認為,網路的舞台特質與網路使用者的參與正是研究散佈閱聽人的良好場合(locality),而近來全球部落格盛行引發的「我即媒體」風潮更與SPP典範下的閱聽人概念極為契合。

運作良好的大眾新聞媒體一直以來被視為是民主社會的資訊基石,人們必須透過閱讀及收看新聞訊息以維繫個人在現代社會中的一切事務正常運作:從食品衛生到換季打折,從天氣預報到股市起伏,從文藝展覽到政治鬥爭—現代人的每日生活早已離不開新聞媒體,我們的步調時時刻刻皆受到許多來自遠方的最新資訊形塑著,然而越來越多的媒體和新聞充斥在我們四週,資訊隨處可得,這使得資訊不再珍貴,真正珍貴的反而是閱聽人的注意力。主客位置的反轉讓閱聽人對於主流媒體的報導更加挑剔,也引發了更多不滿。網路上的公民記者正是一群對主流媒體報導有所不滿,而欲透過網路將自己心目中認為更重要、真實、且可靠的事實傳達給其他人的表演者。這種網路行為自有網路以來就沒有間斷過,但操作簡易與容易取得的部落格寫作平台讓更多的網路使用者參與了公民記者的行列。

與主流新聞不同,公民新聞不再要求客觀中立,因為太多歷史事實證明主流媒體堅稱的客觀中立,從一開始就只是討好廣告主的手法,而如今則是欺騙閱聽人的口號。公民新聞轉而強調「透明性」與「開放性」:公民新聞的記者可以用第一人稱來撰寫新聞稿,可以加入個人的評語和感覺,但是必須將新聞產製的過程完整呈現在讀者眼前,讓讀者能自行判斷公民記者運用新聞素材的方式是否恰當,這就是公民新聞的透明性。另外,能輕易近用新聞素材的讀者也可以用自己的觀點,改寫出自己的新聞,或是跟隨原公民新聞的脈絡,將新聞繼續延伸,並隨時增加新證據,搖身一變也成為公民記者。而透過部落格,公民新聞的實踐變得易如反掌。

公民記者的認可直接來自於讀者的肯定,而非組織上司的賞識,因此公民記者訴諸於廣大的網友的直接與間接的回應;每一次滑鼠的游移與點選,每一個迴響與反向鍊結,每一個feed訂閱的數字,都象徵了電腦螢幕前閱聽人一對對注視的目光。在安全距離的保護之下,享受被觀賞的快感,一直是網路上網友自我展現的重要動機之一,公民新聞則是將「我」重新安置回新聞之中,一方面讓讀者可以跟隨記者報導的軌跡,另一方面則鼓勵讀者隨時成為記者,參與故事的鋪陳;公民記者將所見所聞紀錄在網路上,實際上就如同把自己的眼睛帶換成了照相機和攝影機,對他們而言,每日生活的經歷都是一幅幅可供鑑賞的畫作,這個角度下的新聞報導的不是「事實」,而是「印象」;然而,印象,不就是我們所能獲得的一切嗎?

(本文為Audiences一書第三章的摘要與心得)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9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01日

Audiences – Ch.5 Fans and Enthusiasts

一、迷與迷的實踐
(一)「迷」常常被認為是狂亂盲從的、是病態的:
1.心神不寧的孤獨者—受媒體嚴重影響,並且與名人之間有幻想般的聯繫。
2.在媒體上的迷常出現像是跟蹤者、威脅者、殺人犯等等形象。或是歇斯底里對著搖滾歌手狂叫的群眾。
3.此種指控和形象與大眾社會和大眾媒體閱聽人極為類似。Jenson:精神上有問題、對偶像忠誠以沐浴在反射回來的光芒之中、參加搖滾演唱會以感受社群的錯覺。

4.Jenson認為分割迷與非迷的目的只是要讓自己顯得比較正常、站在比較安全的位置。(p.123 第二段引言)將迷描寫成他者阻擋了分析與了解當代人們如何與媒體互動的情形。
5.迷是主動的;包括主動詮釋、主動參與、主動反應、主動展示。Jenkins認為迷與原始文本的製作人常發生衝突,亦即迷並不片面接收。迷與迷之間並沒有區隔、讀者與寫者之間也沒有區隔。
6.Jenkins認為迷多次「重讀」了文本,並且將節目資訊加進了持續的社會互動當中。意義從細微的差別與迷的生活社會脈絡當中產生,因此迷會用自己的方式去主動挪用文本,具有產製新文本的能力。
(二)迷的產製能力包括多種媒體文本。
1.Jenkins:迷的主動展現在其特殊類型的接收方式上,亦即「情緒上的接近性與批判的距離」。迷不會乖乖的吸收,而是非常批判去閱讀,透過內部刊物的交流與美學歷史的判斷標準來定義「經典」或是「差勁」的文本。
2.迷常常也是組成主動消費者的元素,例如要求製作人繼續或是重播某系列影集。迷也會將舊有的角色放進新的環境或是別的宇宙當中,創造新文本。迷是「主動(挪用與詮釋)且聯繫(迷與迷之間)」的。
3.許多早期研究多由女性提出,並採用自我陳述的方式:女性主義—個人的就是政治的。
4.以貓王的書寫為例:男性的角度多從對於貓王的性感與性特質來描寫,是一種將貓王的形象與吸引女性的能力連結起來的性幻想;而Wise以女性的角度自陳貓王給她的感覺反而比較像是隻溫暖且慈愛的「泰迪熊」。
5.家庭問題以及兩性問題造成的「連結」失靈讓男性成為了迷。
6.歸納:迷的活動主要圍繞在明星及媒體影像再現之上;迷多為媒體的重度使用者;迷參與多種社群活動。
二、狂熱者與狂熱
(一)狂熱:對於某種業餘的、癖好者的、或自願活動的系統性追求,對參與者而言,此追求是實質的,有趣的,足夠讓參與者以追求和表達其特別技能與知識為職業。
1.Hogget and Bishop: 狂熱是集體的、互惠的、狂熱者有各種不同類型的產出。
2.狂熱者與迷的區別:狂熱者並不僅在媒體圖像及明星身上打轉;狂熱者可能是輕度的媒體使用者;狂熱者更有組織。
3.Moorhouse研究美國改裝車狂熱者,發現: 狂熱分成許多層次—核心層次包括職業專家、業餘者;向外一層包括感興趣的眾人;在最外一層則是一般的大眾。
三、次文化
(一)Fine and Kleinman認為必須在符號互動論的架構之下重新思考次文化。
1.反駁伯明罕中將重點放在社會結構面而形成一種次文化的決定論。
2.次文化與次社會必須切割開來、次文化到底指涉為何、次文化並非一攤死水, 內部也非全然同質、次文化研究的挑選流於刻板諷刺,而忽略多文化共存的現象。
3.次文化始於團體文化—大眾媒體扮演散佈資訊的重要角色。
4.四種次文化傳播機制:透過個人所屬的不同團體、人與人之間的弱聯繫、結構角色的協助、大眾媒體的介入。
5.人們需要被看起來在文化之中做出選擇,與文化之間的認同識別需要被考量及研究。
四、迷、信徒、與狂熱份子
迷1
五、光譜的兩端
迷2
Tulloch and Jenkins提出「迷與追隨者之間的差別」。作者認為消費者越來越像追隨者,因為社會中的媒體越來越飽和。Stebbins則發現從業餘進展到職業的五個階段:開始、發展、建立、維持、下降。
六、不同的技巧
迷3
七、不同的產製
迷4
八、不同的身份認同
(一)Hall: 認同是主體位置暫時連結之處,而此主體位置是在論述實踐當中建構出來的。
(二)Stacey研究閱聽人的信件和問卷內容,發現三種論述主題: 逃避、識別、消費。
(三)Stacey提出看電影時會發生的五種類型電影認同實踐:投入、仰慕、崇拜、超越與渴望、鼓舞。前三者聚焦在明星形象的建構。超越則代表自我與明星之間的疆界崩解。(四)Stacey又提出了四種外於看電影的認同實踐類型:假裝、類似、模仿、複製
(五)認同有的很短,有的很長,光譜不一定會走完。
九、結論:身份認同與每日生活
(一) 認同的形成與再形成的過程,在少年及青年時期最顯著。後現代主義也認為認同形成的流動性在當代生活中愈顯重要。
(二) Harrington和 Bielby認為要分別迷與非迷,或是區別不同程度的迷,需要做的不只是看他們的行為活動,而更要注意「認同管理」。他們同時也強調存在於這些情感聯繫之間的愉悅,要注意愛的連結而非僅止於奮鬥掙扎與對抗的層次。

Posted by portnoy at 11:44 | Comments (3)

2005年10月04日

Audience Ch.6:The Spectacle/Performance Paradigm:Methods, Issues and Theories

一、前言
(一)此典範的主要概念來源是西方當代先進社會中的媒體位置本質上的轉變。
(二)散佈的閱聽人概念並未取代簡單閱聽人及大眾閱聽人,後二者的重要性反而有增加的趨勢。
(三)以足球為例,一個人可以同時是簡單、大眾、以及散佈的閱聽人。散佈閱聽人的表演行為更大規模地溢散在生活之中。

(四)研究方法上的區別:BP重數據、IRP號稱的民族誌研究只不過是焦點團體研究法的延長,都忽略了當代每日生活中的的高複雜性。
(五)幾個關鍵的社會學議題:現今認同的組成形式、信任的本質與社會資本、當代社會整合與解合的關係。

二、Scenes and localities
(一)研究散佈閱聽人的本質要從特殊且特定的場合(localities)開始。
(二)舉例:當代音樂的產製與消費研究
Ruth Finnegan研究1980-1984年Milton Keynes鎮的音樂世界。發現音樂在每日生活中的重要性,是建構當代社會生活的主要活動。職業演奏者與業餘者之間並無明顯區隔,反而形成光譜般的分布。與其說人們是符號的接收者或是領薪水的工人,不如說他們是實踐者與表演者,是藝術與道德的裁決者。
(三)上述研究指出了當代閱聽人研究的方式:要花費長時間進行深入詳細的田野調查、音樂(媒體)如何建構生活的方式,如何在互動中扮演其角色、強調人類的表演本質。
(四)Scene:複雜、互動、多程序、多變化、多軌跡、相互影響支持、包含歷史視野,但關注在地層次。在場景之內,製作者與消費者之間的界線模糊化,彼此共同參與非語言的對話,談論音樂(媒體)的含意與自我的建構。
(五)不只限於音樂:各種媒體,甚至多種媒體的互動在當代社會的認同過程與自我產製之間越來越重要。
(六)場景的概念對散佈閱聽人研究的意涵:必須盡可能接近散佈閱聽人的每日生活、必須在了解每日生活的前提之下檢視得到的資料。
(七)何謂每日生活:就是生活較富裕的那些人過的日常生活,規律且世俗。人們有餘裕的時間和精力投資在世俗且瑣碎的事情之上,包括如何消費自己的生活。
(八)每日生活會不斷擷取日常生活的元素,加以轉換作為己用。
(九)每日生活的繪製(mapping):認知繪製太過於理性,局限於馬克思的意識形態批判;情感繪製更顯重要,有兩種形式:肯定的與否決的;在肯定的型態中,閱聽人覺得自己與某種真實的,或是可能為真的東西產生了情感上的聯繫,ex 鄉愁。Bagnall認為現代人每天都被影像,尤其是過往的影像所轟炸,所以也更有能力去想像。
(十)以單一媒體或特定文本類型為焦點的研究方法對於理解當代媒介景觀的繪製幫助不大。

三、Identity
(一)媒體在個人的身份認同建構過程當中扮演重要角色,另外,更必須注意各類媒體之間的互動。
(二)Frith認為身份就是一種儀式,用來描述個人在關係的戲劇化模式裡的位置。Grossberg認為大部分的認同議題討論都聚焦在現代邏輯的層次,現代邏輯包括了差異、個人性、暫時性。他從Foucault的權利概念出發,強調身分認同的基礎是對他者的殊異感。

四、Trust, Inclusion and Exclusion
(一)Giddens定義「信任」為對於人或系統的可靠程度有信心,是一種對於正直與愛,或是一些抽象原則的正確性的信仰。
(二)Silverstone認為電視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其維持信任關係的重要性不言可喻。電視新聞製造出在緊張感與安全感之間的辨證構連,也創造出了信任。
(三)Fukuyama認為文化對於經濟表現與財富創造舉足輕重。社會資本高的社會,代表著社會裡充滿信任,這種社會通常也會有高的經濟資本。最有用的社會資本能夠形成新的連結,並且在認可的範圍內進行合作。
(四)散佈閱聽人和各類媒體對信任、包含及排除影響非常大;電視是家庭間的潤滑劑。過往的研究低估了媒體的重要性。
(五)現代人的品味不訂於一尊,而是傾向於通吃與折衷,但是並不代表再也沒有區別。階級取代種族成為新的排序標準。

五、Sociation and the Diffused Audience
(一)散佈的閱聽人分為四個層次:1.花大量時間消費媒體。2.媒體無所不在,也無法與生活分割開來。3.當代社會是表演的社會,許多活動都包含了表演的性質。4.公開展示與自戀:媒體作為日常生活中的資源,形構了散佈閱聽人—現代專屬。
(二)Erickson認為Bourdieu的社會資本概念並不完善;他認為最有用的文化資源是文化的多元性以及對其規則的了解。運動是跨越階級的文類。
(三)媒體在每日生活中更顯重要,尤其是在多個團體彼此互動的工作場合。每個人都可以接收到豐富的媒介訊息(足球節目),球迷和狂熱份子也會藉由簡單新穎的剪輯科技製作自己球隊的錄影帶。
(四)大眾閱聽人資源的功用就是將知識用來表演並運用以發掘彼此之間的差異。除了知識以外,表演還需要對特定對象(球隊)的情感投入。
(五)表演組成了個人的自我,加速了這個世界的「奇觀化」(spectacularization)。人們渴望更多知識,需要更多來媒介的資訊,這個過程形成了一種循環。
(六)新的與不斷改變的身分,植基於知識和表演的包含與排除的模式,都在這個過程當中持續發展。迷與迷之間除了敵對之外,也產生信任。
(七)SPP對於媒體飽和的認知更為深厚,也更了解表演、公開展示、自戀、以及想像等的重要性。
(八)未來的研究要從場合開始,並且要試著去刻劃出每日生活的網絡,判斷此網絡中閱聽人的本質。研究一定會遇到限制,但個別典範下的科學本質不就是這樣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Audience Ch.3(閱聽人研究)

就是當你花了三天唸完paper、標出重點、準備好詳細中文摘要,拿去影印給每個同學及老師各一份,回到研究室,心滿意得地準備收東西,好好回家睡個覺的時候,赫然發現你讀錯篇了!!!!!!!!

至於我「今天下午」要導讀的部份,還離我很遠很遠....................

以下的烏龍Audience第三章摘要,獻給負責導讀這篇的某同學,這是我的血汗:

Ch.3 Spectacle and Narcissism

一、散佈的閱聽人分為四個層次
(一)花大量時間消費媒體。
(二)媒體無所不在,也無法與生活分割開來。
(三)當代社會是表演的社會,許多活動都包含了表演的性質。
(四)公開展示與自戀:媒體作為日常生活中的資源,形構了散佈閱聽人—現代專屬。

二、公開展示(Spectacle)
(一)世界漸漸被視為是「需要參與的」。其中的人們、事件、物件,則需要被框架、注目、凝視、登記,甚至控制。
(二)造景庭園為例-鑄造的、認知的、再現的,非自然的。Gardens were to be conceived as pictures of nature.表面上看起來隨性雜陳,實際上卻是井然有序,是一種理想型,而不是自然的再製。
(三)造景庭園也在詩詞歌賦之中被重塑為一種公開展演。
(四)旅客則將周遭所有都視為公開展示;透過照相機的鏡頭,一切都成為表演。
(五)主題樂園(highly manufactured)與一鄉鎮一特色(what is mundane is transformed into spectacle)
(六)視覺接收為公開展演的基本條件,其他的感官體驗也都由視覺所主導。
(七)Urry認為出外旅行和日常生活隻間的區隔已然模糊化,因為我們不管在何時何地都帶著旅客的眼光在注視這個世界。
(八)現代生活的目的就是看與被看。整個世界就是商品,需要受到注意,這都要歸功於大眾傳媒的無孔不入。
(九)資本主義就是要將一切都變成商品,殖民每一天、每個細節,包括休閒、工作、個人生活與表達。所以我們的目光是佔有的凝視(possessive gaze)by Berger;當我們看著世界的任何人事物,就同時認為那是被別人擁有的,或是可以被自己擁有的。We are owners, and everything is to be owned.
(十)Debord:“The spectacle is capital accumulated to the point where it becomes image.”「資本不斷累積到了某個程度就變成了形象。」公開展示和閱聽人一樣,都散佈在生活之中,靜態或動態。
(十一)生活的美學化:型Style—表面的、短暫的、多變的。附加價值來自於美學領域而非實際功用。設計元素賦予了商品競爭的原創性,但同時也使其必然成為陳舊過時的。文化工業本身也漸漸被商品化,彼此之間已無差異,作用僅在於附與商品附加價值罷了。
(十二)日常生活漸漸美學化,同時,藝術卻變得越來越生活化。Featherstone:高級與大眾藝術疆界消失、藝術無處不在,樣樣都是藝術、生活也可以變成藝術。布希亞認為形象與物品分離開來了,脫離了原本的脈絡,不斷衝擊著閱聽人。Harvey:形象要能持久有力,需要精心設計,ex. 政客的形象與公司的品牌.
(十三)媒體扮演了重要角色,包括符號形式的製造、再製、傳布。

三、自戀(Narcissism)
(一)感到被觀看、認為自己受到閱聽人或是想像閱聽人的眼光注視著。是整體社會的特質,而非特定的人格型態。
(二)神話:追求、不成、送刀、自殺、詛咒、見影、自戀、狂喜、悲恨、不得、自盡。
(三)自戀與自恨本為一體。Lasch認為這種人格的特質包括:活在當下,不顧歷史與未來;依賴別人,卻又害怕這股依賴感;崇拜名人;內在空虛;虛假的自我了解,著迷於各種自療法;緊張,自貶的幽默;愛鬥卻又畏鬥;玩的不盡興;讚美團體合作,卻又有反社會的衝動;貪得無饜,想立即得到滿足,最重要的是,分不清楚自己與他人的分別,自戀人格建構並維持在他人所接收到的倒影之上。
(四)自戀的人在工作上不想要達成甚麼成就,但是想看起來很成功。
(五)Sonnett:自戀是現代社會的通病,無法將自己與世界區隔開來,「這是一種自我吸收,以避免自己了解甚麼屬於自己和自我滿足,甚麼則不是。」自戀讓人在滿足的那一剎那,又突然覺得這不是他想要的。
(六)親密社會、現世主義、與資本主義促進了自戀社會的誕生。
(七)作者認為自戀是社會整體的狀況,重點在於以自我為中心,環繞著散佈的閱聽人(真實或想像)。自己不斷地在表演,旁人則嚴格地檢視(Lasch)。Sonnett則不認為表演與自戀並存,因為關係太親密。
(八)某模特兒說:這是一種癮,你僅僅存在於旁人的眼睛裡,當他們不再注視你時,甚麼都沒有了。服裝雜誌就販賣一種理想的自我,將自己裝扮成眾人目光的焦點。
(九)Project of self(自我計畫):一切都可自求,非常個人主義。Giddens提出的反身性是現代性的一個條件:個人透過了解自己、建構自己的身份認同,不斷重新詮釋個人生命傳記,追求自我的軌跡。

四、跋>閱聽人與消費者(一)商品化將一切人事物都轉化為商品,也將所有人都變成消費者,每個人生命中最大興趣就是消費,商品與消費者互依互賴。
(二)所有的文化都被商品化,所有的商品都被美學化。商品的符號價值與交換價值同樣重要。所有的閱聽人都成為市場,所有的市場也都被建構為閱聽人。所有的人都被看作是表演者,所有的人也都把自己看成是表演者。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1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7日

New media, new audience? by Sonia Livingstone(閱聽人研究)

What's new about the new media?—nothing new
It depends—nothing is universal
That's the wrong question—nothing is only caused by technology per se.

Multiplication of personally owned media—new arrangement of space and time
Changed social context of use
Diversification in forms and contents—facilitate individualization, lifestyle
Convergent forms of information services—blurring of key social boundaries (home/work, entertainment/information…); democratization
Interactive communication—internet is flexible, impermanent, non-linear, hypertexual.

Beneficiaries of a new democracy or victims of a new and highly manipulable panopticon?
Identify the audience—Who are you?
Media theory as television theory…no longer—we need some upgrade
Confused audience: from “What's happening?” to “where am I”--重新定義媒體!
There is something new: the unlimited range of content, the scope of the audience reach, the global nature of communication.
It still depends: grand theory~~~ Middle and Micro theory
Social change rather than technological change
Evolution, not revolution

What we must do:
1.critical examination about the audience in media theory
2.trace the way in which audiences appropriate and consume new media goods
3.analysis of the ways in which audiences are themselves becoming transformed in response to new media and/or the changing social conditions.

Posted by portnoy at 04:0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Audience Ch.2 p61-76(閱聽人研究)

Mass Audience:
McLuhan:後照鏡
Elongated and f r a g me nte d
Higher division of labor
Constructed aesthetic vs. Immediate aesthetic
Mediated quasi-interaction: to potential indefinite number of participants
Social distance and actual distance
「Audiences want to fuse identities with that of the star.」--
星味來自於遙遠的距離

Privatization of reception (因為媒介價格下降與體積縮小)
反例:拜拜時看小虎隊主演的逍遙遊; 非洲—小孩子露天看成龍電影 (鄉下地方或經濟落後國家)
Mundane, but still ritualistic.—what’s your ritual?
Ceremony (我自己小時候看電視的經驗)
「The greater the ceremonial quality, the greater the attention given.」
Audience “move in and out”.---與收視率起伏的關係

Diffused Audience:
Audience all the time!
Media-drenched lifestyle and society
Media is always in the Background, offering a sense of companionship.
Regular schedule—因著媒體形塑生活
“The domestic and the televisual revolve around each other”—兩者互相影響
“Widening realms of human identity become object to the spectators’ gaze” by Kershaw
We the performer(互惠原則), And we are unaware of it
Modern society only—mass media as source 我們從中獲得靈感
World as spectacle and individuals as narcissistic
Not event anymore
Eliminated distance
Postmodernism: no boundary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8月31日

漫畫史上最強忠狗--BLANCA

谷口治郎是我很佩服的漫畫家,雖然之前只看過他的「K-登山者」,和描寫夏目漱石的「少爺的時代」等兩部作品,但是依然為他的畫功與分鏡技巧所折服,不過都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那天去台中火車站等車,發現我遲到了,下班到嘉義電車還要等兩個多小時,於是就到東京漫畫便利屋「採買」,看看有沒有新貨。

上研究所以後,漫畫就買的少也看的少了,除了把還沒蒐藏完的幾部漫畫慢慢買完以外,幾乎沒有向新對象下手的慾望了。

於是谷口治郎的作品成為了排遣空閒時間的上上選,一來他的書我很多都還沒看過,二來他許多短篇的作品都已經完結,不需要一直期待下一集。之所以會買BLANCA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是個有關於狗的故事,我對狗漫畫一向情有獨鍾,於是就買下手了。

這是個忠狗的故事,雖然內容還牽扯到美蘇冷戰時期的諜報戰、生物兵器、盜獵等等話題,但是這骨子裡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感人忠狗神話。這隻叫做布蘭卡的狗是一位蘇聯生物科學家列普夸教授的作品,同時也是他和他孫女的愛犬,雖然教授舉家已經投奔美國,但是教授和布蘭卡還是在出外散步的時候被蘇聯的情治單位給抓了回去。

接受過蘇聯軍事犬訓練的布蘭卡,奉教授之命逃出了莫斯科,要回到教授孫女的身邊,沒錯,教授要布蘭卡從莫斯卡跑回紐約!

看似不合理的要求當然有不合理的解答:布蘭卡經過生物改造,雖然外型上還是一隻普通的狗,但是卻具有驚人的力量、彈性,與速度;他在訓練期間能夠在兩秒內幹掉一個穿著裝甲,拿著機關槍的士兵,可以跳過五公尺高的牆,最高時速達到一百二十公里,而且可以維持二十分鐘的極速!

另外,布蘭卡和塞亞人一樣,受重傷之後會變的更強,而且擁有超強的精神感應力(動物的靈性?),能夠感應大氣的震動,簡直是個完美的殺人武器。

說到這裡好像這是個很虎爛的漫畫,其實不然,作者經過詳實的考據與資料蒐集,以最寫實的方法呈現出這隻漫畫史上最強忠狗的故事,而且非常感人。

故事一開始,布蘭卡就已經跑到阿拉斯加了,也就是說,他已經越過白令海峽,而且是在冬天,他不斷的跑,沿途和北極熊,麋鹿搏鬥,五秒就幹掉一隻,還吸引了一大堆狼群以他為首,盜獵集團就是在這時候發現布蘭卡的,本來想開槍把正在吃麋鹿的布蘭卡與狼群驅散,把麋鹿角占為己有,沒想到布蘭卡一個箭步上來,就把盜獵者的首級摘下,敢情是學過絕天狼拔刀牙才有這般實力!(絕天狼拔刀牙是另外一部狗漫畫銀牙裡的絕招)

之後就展開了一連串的諜報爭奪戰,因為布蘭卡要是真的跑回紐約,會洩漏蘇聯的軍事機密,於是蘇聯一開始請了盜獵集團來處理,結果五六個獵人都在一瞬間被開膛破肚;接著派了兩名蘇聯最佳的狙擊手來射殺布蘭卡,雖然傷到了布蘭卡,可是最後還是都被咬爛,布蘭卡也因此變的更強;司令部最後派了一整個軍事隊伍和十支和布蘭卡差不多的軍用犬來圍捕,還用上了雷射槍,結果依然通通陣亡。

但是布蘭卡此時氣力用盡,他體內細胞與新陳代謝也超越了生物極限,開始崩解,然而他卻一步也不停下,因此命喪加拿大,但是在死前,他見到了從紐約趕來的主人最後一面,含笑而終。(如果狗會笑)

不過布蘭卡也不是省油的燈,早就和狼群中其中一隻母狼暗通款曲,有了愛的結晶,於是作者說:「狼群的體內,展開了一場全新的進化」。

我形容的很誇張,但是故事過程真的很感人,我看了都快哭了。谷口治郎還有另外一部作品叫做神之犬,據說是布蘭卡第二部,我還沒買到手,但也是非買不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1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6月17日

不經一事 不長一智

我對這本書、或是這種文化一點都不了解,不過看到很多精闢的辯論很值得收藏:

空地開出第一朵花
搖頭花
全新類種的地下網路宣傳實驗?
《搖頭花》導讀
《搖頭花:一對同志愛侶的E-Trip》
奇書推薦:搖頭花
最後
讓我們來歌頌一些狗屁倒灶的事
浪花和搖頭
[代貼]何穎怡對日前「搖頭花」串連風波的說明
印刷的永恆優勢
〈串連〉「搖頭花 部落格大作戰計畫」
此書會不會被禁??? 同志愛侶舞廳經驗與嗑藥冒險
搖頭花與我-部落格大作戰!
搖頭花部落格大作戰(自省)
在抗爭中消失的商業大集團

一方面來說,該書宣傳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另一方面,我們也見證了blogger高度快速的串聯能力與回應能力。不管這次活動推手的想法為何,起碼以後的類似活動必定會受到更嚴格的檢驗。

Posted by portnoy at 14:15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6月16日

What VI-VI.4

本章的標題為「What」,也就是要探討意見自由市場裡流通的「內容」、「資訊流」,以及這些內容如何在傳播結構裡被販賣、製造、配送、與消費。尤其在「匯流」的資訊社會裡,什麼樣的內容受到如何地再現,誰才能近用,誰具有詮釋權?這些問題都亟待解決,也是Melody一直關注的焦點。在第一節,Roger Silverstone從道德的角度重新思考管制的目的,強調注重閱聽人的雙重身分:不僅是消費者,也是公民,他接著提出一個新的中道管制概念:適當距離(proper distance)。Anthony Smith在第二節中認為大眾媒體帶給我們的「共同時刻」已經漸漸消失,或著該說,公共領域逐漸退守,交棒給了大眾娛樂。接著在第三節,Gaetan Trembly講述全球化與文化多元性之間的辨證,他認為太過開放或閉守都不是解決之道,尊重各文化與國內差異才是基本出發點。最後,Werner A. Meier則將焦點拉回媒介所有權對於內容影響的問題;當幾家大媒體控制絕大部分的意見市場時,市場機能不再,閱聽人也無法再相信與期待獲得可信賴的訊息,民主焉能續存?

Posted by portnoy at 12:4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6月13日

The Promise of Digital Revolution

Chapter Two
The Promise of Digital Revolution

一、TiVo
1. 互動的數位科技將把電視的控制權從文化工業的上司歸還到使用者的手中。
2. Anthony Lewis:「在美國生活裡,TiVo是另一項社會力量的結束之始。」
3. Lewis認為TiVo並非將控制權交還給觀眾,而是節目編排人員與行銷人員監控消費者能力的大幅躍進。

二、分享控制權即為對於生產性自我揭露的邀請
1. 節目製造者渴求內容,轉向被選定的觀眾,邀請他們上節目自我揭露,有時薪水比最低薪資還低。
2. 本書討論的不是reality TV,而是從新科技表面上對大眾媒介的挑戰脈絡下,思考reality TV。
3. 「後現代」表面上標榜著彈性、客製化,與去中心,而本文的目的就在於提供一個框架,以利思考線上商務的政治經濟、窺淫癖、意識型態批判的命運。
4. 數位革命意謂著新媒體與舊媒體根本上的不連續,這種說法來自於網際網路的科技能力,與傳統由上至下的單向媒介產製大異其趣。
5. 本文分析採用Raymond Williams的文化理論:「研究生活中所有元素的關係。」

三、傳統與現代
1. 傳統社會是以現代的角度來描繪的:非異化的手工生產方式,和豐富、參與度高的社群生活。被現代性以及大眾社會摧毀。
2. 現代性的主題圍繞在「失去」之上:失去非異化的勞動力、失去社群、失去傳統、失去共同的儀式。Max Weber稱之為 “disenchantment(覺醒)”。
3. 這個主題不只是對於現代性的自我批判,也是鼓勵現代性本身的動力。
4. 這種鼓勵被數位革命重新包裝了起來:我們終於可以重拾一切!
5. 類似的,真人秀一再重複的主題也是讓成員回到傳統社群裡,記錄他們的生活節奏。這並非湊巧:現代性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失去傳統社群的互相監控以及出現都市生活的匿名性。
6. 手機就是一種互相監控的機制。Think:Skype、Instant Messenger(MSN)
7. Google也是水平監測的資料來源(Hitch透過google尋找目標資料)
8. Survivor、1900 House、Big Brother等真人秀。
9. Walter Benjamin:未來的承諾與虛幻的過去裡未能實現的欲望產生共鳴—“ur-past”。
  --The new distinguishes itself from the immediate past.
--The utopian images that accompany the emergence of the new always concurrently reach back to the ur-past.
10. Adorno/Susan Buck-Morss:歷史唯有與現代相連才有意義,並作為一批判的概念,解開現代的謎團。必須要考量新資訊傳播科技在整體歷史脈絡之下的意義。

四、大眾媒體與大眾社會
1. 大眾媒體提供廣告支持消費者社會,並且提供一個機制,將公共輿論與政治描繪變成可供大眾消費的公共景觀。
2. 數位革命(新資訊傳播科技的出現)如何在大量客製化的時代塑造商務、藝術、和傳播?
3. 何時出現消費大眾社會?20世紀前葉伴隨著:生產力大增,合理化大量生產與大量消費的策略,全國規模的,由廣告支持的大眾媒體。
4. 大眾媒體廣告—補助大眾媒體,同時合理化impersonal marketplace of vast scale,與福特主義和泰勒主義生產模式共生。
5. Bill Leiss:傳統的社會模式已經被消費社群所侵蝕與取代。文化傳統形塑個人消費模式與滿意感的功能也已經被各式各樣富含提示與圖像的媒介訊息所取代。
6. Antonio Gramsci:新的大眾生產模式除了需要新的消費者外,也需要創造新的勞工。1916年,Henry Ford派遣整個社會工作團隊前往移民工作者的家裡,確保這些勞工的道德、家庭生活、神智清醒(無酗酒),理性消費,能符合公司的需求與期待。
7. 本章於焉從大眾生產的科學管理方式、大眾媒介興起、以及二十世紀早期的現代性三者間來探討新社會型態的特徵。
8. 這些發展的共同主題為:生產過程的合理化、心靈與物質分工不斷增加。
9. 數位革命—彈性的資本主義vs大眾社會—工業資本主義
10. 「大眾客製化」的社會除了重新訓練工人和消費者去使用互動科技之外,還引誘他們進入「數位圈地」:自我揭露、被觀賞。

FROM ENCLOSURE TO DIGITAL DEDIFFERENTIATION

一、新科技的承諾:互動媒體提升了彈性。讓我們從時間與空間的束縛當中解脫,把工作與休閒的界線模糊化。
1. 增加工人生產力、工作的去制度化(去機構化):電子通勤讓雇主可以降低辦公室空間的成本,而對彈性電子通勤的員工來說,所謂的工作保障成為了遙遠的回憶。
2. 彈性讓時間的安排更個人化,符合個別需求:回到了前現代的客製化生產與消費型式,迎合了前大眾社會的懷舊感。
3. 藉由受到監視,真人秀將生活的固定節奏轉換為價值創造的活動。

Posted by portnoy at 10:08 | Comments (1) | TrackBack

Internet, Memory, and the Chinese Diaspora

The Case of the Nanjing Massacre Website

Wanning Sun

一、討論離散公共領域的形成不免得面對國家文化與全球文化之間的糾葛與矛盾。Anthony Smith:國家文化—特別的、受時間限制的、意味深長的。全球文化—去疆域化的、無記憶的。
二、離散的成員在國家之外的離散公共領域裡尋找國族認同。
三、南京大屠殺五十周年紀念時,寄給南京大屠殺網站編輯的一封信。
四、害怕失去自由與主權的訴求對於激起國族意識和愛國心非常有效,然而在時間與空間層次上都顯的很不協調—誰是「我們」?一群拿外國護照,可能連中文都說不好的華裔?
五、網路認同本該是無記憶、去疆域化的,然而卻與中國政府定義下的中國—有共同歷史與明確地理疆界的—接合在一起。

六、移民對於「我國」的想像根基於離開祖國之前的時空真實。
七、比起祖國同胞,中國移民對於國家主權議題更有興趣,儘管對於這些移民來說,中國不過越來越像是個想像體。
八、中國移民的離散想像依然維持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國族論述相符的策略性論述位置。
九、Appadurai:離開與放逐,移民與恐怖,創造了對於家鄉幻想的強力聯繫,比起以往更具疆域特質。
十、網路這種全球的文化型態—科技的、無時間感、無地域感—如何促進或禁止了後國家「游牧主體」的構連?
十一、受到壓抑的記憶並不就如此消逝,而是流傳開來,當受到動員時就能夠建立新的社群。
十二、Duara認為政治社群的歷史概念依賴基進的「他者化」過程,而必須靠著歷史記憶,這過程才能持續;透過間斷的他者化過程,不斷有新的社群受到動員。
十三、社群不是透過發明新文化形式或傳統而生,而是透過強化邊界—對特殊文化實踐的偏愛,作為社群組成的基本原則(共同歷史、種族、或語言)。
十四、Q1.新科技在離散脈絡之下如何幫助維持認同感?
Q2.離散認同的形成在哪些方面依靠了共同歷史?
Q3.歷史如何被運用或擷取,以建立分散與置換的認同?
Q4.新科技如何讓這些新的主體抒發出對於歸屬的冀望與欣喜?
Q5.新科技是否激發了新的敘事型態和策略,抑或,新科技只是再製現有的 敘事?
十五、先前研究:Naficy研究伊朗離散社群使用創傷影像;克羅埃西亞人利用VCR再製與消費鄉愁。Mitra研究網路科技帶來的新時空概念如何轉換我們想像離散認同的方式。

CHINA-A PLACE TO LEAVE BUT NOT TO FORGET

一、世界上的流動人口越來越多,這些人每天都得面對兩個問題:
「你從哪裡來?」「哪裡是你的家?」
二、全球人口移動使得固定的疆界變成離散的網路;國家變成超國家。
三、Appadurai:愛國心漸漸變得「多重、連續、情境化、行動」,更重要的是「易變」(susceptible to transformation)。
四、離散公共領域為何顯的虛假?可能是因為離散的想像侷限於時間和空間裡—國家的,而非後國家的。
五、1980年代,特別是1989的天安門事件之後,許多學者、學生、商人都離開了中國前往西方國家。
六、儘管對於中國持續批判,卻沒有停止對於中國的認同。
七、而六四之後中國的相對穩定政局與社會讓這些流亡者回到中國,並且找到了工作與商業機會。
八、流亡者在西方國家雖然安全,但是由於種族差異、外國腔調、還有「第三世界的長相」,他們遭到邊緣化。
九、「裡外不是人」(in-between)使得這些人很容易產生「錯置的悲痛(anguish of displacement)」與「流亡的鄉愁(nostalgia of exile)」。
十、由於不在中國,他們更希望看到中國在國際舞臺上能揚眉吐氣,立場堅定。「They have become more ‘Chinese’ since leaving China.」
十一、藉由消費中國的文化產品來與中國維持聯繫:同時還會搭配一些其他的社群活動,例如用中文聊天、做中國菜、吃中國菜。
十二、群體要形成這種認同感需要兩個條件:
1.對全體人民都有重大影響的事件的共同記憶;2.能夠近用那些能持續補充記憶並敘述的文化形式。
十三、許多離散社群的認同都植基於沒有國家的國家主義、失落感,這使得他們對於任何他們能擁有的文化資源都患得患失。
十四、「記憶銀行」:儲存了對於國家歷史(事件、創傷、悲劇)的共同記憶,由離散的(潛)意識所承載,不論這離散的社群如何地分散或是錯置。

CND-A VIRTUAL COMMUNAL HOME

一、為什麼要從這樣的網站來找答案?
1. 離散的中國社群逐漸被視為一股為中國認同抗爭的強大勢力。
2. 具有雙重局外人的身分:對外國來說是種族差異,對中國來說是政治差異。
3. 這些在西方國家的學者和學生比較有機會近用電腦和網路。
二、Chinese News Digest(CND)—研究對象:1991年由居住在美國和加拿大的中國學者和學生所創建。提供客製化的新聞及資訊配送服務。另外其下刊物還有第一個中文的網路期刊:華夏文摘。
三、總讀者大約十五萬人,由四十個志願者負責網站維護。以使用的語言來區分來訪者(英文或中文;繁體或簡體)。特定的歷史事件會讓某特殊團體起共鳴,例如文化大革命對那些1980年經濟改革時期左右離開的人。
四、並非所有人都可以在電腦上看中文,所以該站也將文章轉成圖檔的形式,每次進入該站,都會經過這樣一個自我認定的儀式:回答你從哪裡來?
五、楓華園是另一個CND旗下的電子雜誌,楓葉象徵加拿大,華則代表中國。

‘THE SPECTACLE OF DYING’-THE NANJING MASSACRE MEMORIAL

一、CND還有三個虛擬博物館,展示近代中國的三大悲劇事件:南京大屠殺、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事件。內藏許多照片及文字檔案
二、Anderson:社群不由他們的虛假或真實來判定,而是由社群被想像的形式。
三、這樣的想像呈現出了矛盾與緊張、真實和虛構、事實與敘述、虛擬與實在、圖像與實體、自我與他者。
四、網站中呈現出的恥辱、創傷成為了緩和與強化自我/他者界線的行動者,或是觸發後國家榮耀與意識的不尋常觸媒。
五、為何選擇南京大屠殺?而不是鴉片戰爭、不是國共內戰、不是韓戰?
--顯示日本是中國最主要的「他者原型」;最能吸引廣大中國人社群的注意,包括台灣、香港、東南亞及太平洋國家。
六、與文革和六四不同的地方在於,南京大屠殺可以廣泛地凝聚所有中國離散社群,而不只是晚期才從中國逃離的部分人。
七、中國應用兩種主題來作為對日的文化外交策略:文化親近性與戰爭罪行。
中日衝突事件時有所聞,例如靖國神社的問題,但中國更將目標瞄準於贏得國際社群在道德上的支持,與對日本政府的壓力。
八、1980年以後,著眼於日本的低利借貸,中國開始禁止人民有組織地去接觸或談論南京大屠殺。
九、Juchau研究猶太人大屠殺時,發現在歷史再現中往往有矛盾與缺漏,並且以一種未經調查、未定義的立場來論述,「我們」往往沒有明確的界定(不管是社會的、道德的、或政治的)。這種歷史再現沒有洗滌的功用,因為其本身就必須受到檢視。
十、在網站中,語言文字被大量的圖像所取代,Juchau稱其為「silent spectacle of dying」。
十一、Ray Chow研究中國文學,發現根於帝國主義的中國文學有著企求正義的特徵—為了揭露當代社會的不公不義。
十二、直到毛澤東時代這種寫作風格依然盛行,引用了remembered grievances和cultivated glories。
十三、另一個包含在中國歷史寫作的比喻則是對於國家分崩離析的懼怕。Fitzgerald認為這種懼怕影響了二十世紀以來中國作為一個歷史社群的認同。
十四、該網站的敘述中常見的觀點為,中國未能堅定地回應日本不願為戰爭罪道歉的態度。中國的禁書(有關南京事件)被一位中國學者帶到美國並公開在網站上。
十五、另一個常見觀點為對於日本故態復萌的舉動以及對戰爭毫無悔意的態度感到憤怒。小故事:一個日本的中國留學生(郭同學)想在日本開雕塑展,卻被刁難與禁止,理由是因為展出作品都和日本的戰爭罪行有關。郭同學在日本受到他者化,很可能使他在他的作品中顯露出明顯的自我/他者的界線。

AWKWARD HISTORY AND POSTNATIONAL IMAGINARY

一、自我指定的「網路史學家」:這些人認為照片與圖像比歷史證據來的正確與有權威性。
二、該網站上的對於歷史的敘事十分線性且一元,使用非常多的照片,強調眼見為憑。
三、許多細節和重要問題都被省略了,包括攝影者的身分、敘事的情境和意圖。婦女受虐的圖片象徵在反帝國主義中受創傷的國家,或是在階級鬥爭中受壓迫的普羅大眾。
四、網路的超文本以及作者/讀者身分混淆,正常化了(而非強調)這種批判意識的欠缺。
五、在持續使用類似的敘事方式以及欠缺集體的儀式性參與兩者之間產生不連貫。1960及70年代的「訴苦(對國民黨的控訴)」在網站重現,不過敵人是日本人。
六、缺乏集體宣洩儀式,CND的網站訪客只能以留言或署名的方式來表達支持。CND成為了「中國」的替代品、一個去疆域化的網站,突顯了後國家認同--本質主義對於國家層級的自我/他者論述,這兩者之間的錯置與斷裂。
七、移民在西方國家被邊緣化,而祖國不斷改變,自己也無法預期和理解,進而產生雙重邊緣化的情況。一種裡外不是人的不可承受之輕。

CYBERSPACE AND CHINESE DIASPORA

一、部分遺忘與選擇性記憶—網路和其他的再現型式沒有差別。
二、遠離家園的離散社群試著抓住歷史的感覺,作為集體的記憶,因為他們和家鄉共享的事情越來越少,家只能在想像中尋找。
三、國家主義逐漸成為一種個人的計畫,受到後國家離散個體的激發與維持。歷史不斷被改寫,使過去為了現代而服務。
四、「說故事」成為現居北美的中國學者一種維持中國人認同的方式。
五、網路可以讓使用者有多重異質身分(MUDs);同時也可以建構集體認同與身份,就是藉由網路,讓在現實生活中具有不同身分的人們能夠跨越空間限制,協商出基本認同位置。
六、網路突顯了分散和錯置的情況,而非解決這些問題。除非離散社群發出自己的政治聲音,符合後國家認同,不然離散的公共領域無法成真。
七、網路和電腦中介科技一旦尋找到了聲音,就能將其擴大,但它永遠無法代換成聲音本身。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4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9日

Bias V-V.4

本章的標題取自於加拿大傳播歷史學者Harold Adams Innis,他的著作探討了傳播科技具有的特定「偏向」,包括了時間和空間,他的學說也影響了Melody以及他的夥伴。首先在第一節中,Sally Wyatt談到自己當初加入PICT團隊的經過,還有與Melody共事所學習到的重要概念—匯流(Convergence);匯流代表的不只是電腦和電訊科技匯流,和以數位方式傳送資料,匯流兩字更包括了市場匯流、軟硬體匯流、以及大眾傳播和個人傳播的匯流。

文中也提及Melody對於新古典經濟學的批判,他反對將資訊視為完美而不需成本的商品。接著在第二節中,Pascbal Preston駁斥了許多對於科技及資訊社會的美麗幻想,認為這都是在試圖重演一種老舊的線性現代化基本教義派理論,而這許多的遠景都缺乏了實證支持。他認為McLuhan的鬼魂一直圍繞在現代傳播科技的論述中,然而真正具備探討價值的Innis學說卻相對受到忽視。Innis認為傳播科技的時空偏向決定了資源分配,也決定社會階級與社會演化,Melody則更加細緻地將時空概念帶進特定脈絡,提供了豐富的創見。在第三節中,Edward Comor也持類似意見:他反對那種「越多資訊等同於越多知識」,而「越多知識等同於更好的社會」的論述,因為根據Melody,實際上情況反而相反:資訊化社會使得社會階級越趨明顯,貧富差距增加,而這些知識壟斷的利益是藉由犧牲弱勢而得來的。最後在第四節,Cho, Sung Woon則簡要概述Innis與Richard Du Boff兩人的理論,強調資訊傳播活動是在社會的經濟及政治系統下來運作。

Posted by portnoy at 18:5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6日

網際網路—解放能力的全球化

本週延續全球化的議題,從更多面向來剖析文化、政治、與流行音樂,同時描繪此三者在當今的全球媒體、擴張聯繫之下的動態與動力。首先James Lull在<Global Cultural Politics And Asian Civilization>一文中,以社會學家Huntington的文化衝突理論為巨觀基石,藉此反駁文化帝國主義的單面向。Lull認為文化帝國主義往往視文化為靜態、不該變動的整體,必須抗拒外來的勢力以維持內部的諧和。

然而Lull認為文化帝國主義者過度簡化地將敵意投注在西方企業,如麥當勞與迪士尼之上,卻沒有細膩去觀察這些西方公司產品為了進入不同市場而做的改變與造成的改變;例如麥當勞的飲食文化在某方面來說,解放了傳統的中國禮儀與制度,至今也已經成為了亞洲年輕人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份,消費這些產品並不那麼具有霸權意涵;迪士尼的【花木蘭】描述了中國古代的傳奇,將東方的故事成功包裝打入了西方市場,也讓很多離散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得以藉由這齣融合了西方特色的動畫來聯繫彼此,聯繫遙遠的家鄉。Lull認為亞洲文化並非無條件地接收西方文化,而是經過了交易、轉換、與挪用,同時,西方文化也並非一成不變的從原產地移植至亞洲,而是明顯的經過在地化轉變的過程。同時,許多東方文化元素同時也進入了西方世界,成為演化的動力。

Richard Kahn與Douglas Keller兩位學者則在<Internet Subcultures and Oppositional Politics>一文中探討網路空間中的次文化以及其對於主流媒體和主流政治的反動。網路作為一個支持次文化生長的寬廣空間,人們能夠自由地浸淫在另類文化的形式、經驗、及實踐之中,再定義與再建構自我認同。儘管大公司與政府是早期的網路推動者,依然在網路媒體上具有優勢,然而開放的網路事實上賦予了一般民眾在網路上發抒自我與彼此集結的能力,還有輕易散佈訊息的管道,其中尤以反資本主義全球化行動者、網路自由及無政府主義者、駭客運動等等為代表。藉由全球化媒體科技的聯繫,針對全球化造成的社會階級不公與對弱勢的傷害,這些人也能即時、有力的將反對理念與資料藉由網路迅速的擴散,並與偏頗的主流媒介相抗衡。當然,網路上負面的力量也不惶多讓,例如仇恨散佈、恐怖攻擊與惡意入侵。作者最後提及blog在2002年的蓬勃發展,以及Google Bomb這種新的社會運動,透露出冀望科技進展帶來民主的可能。

Steve Jones則在<Music That Moves: Popular Music, Distribution and Network Technologies>中強調音樂空間配銷的改變使得它在人類生活中的意義隨之改變;流行音樂的大眾產製模式破壞了音樂以往由地方時空脈絡中出現的傳統。網路科技讓企業控制音樂傳佈的力量逐漸縮小,因為閱聽人跨越了地理與時間限制去搜尋與分享mp3音樂檔案,這股動力難以再次受到箝制。

Posted by portnoy at 12:51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2日

Next:IV—IV. 4

本章一開始先介紹Melody的媒介改革理念,強調Melody並非只是以打倒AT&T為目的,而是希望讓電訊傳播市場能健全運作,因為他相信電訊結構會影響其播載之內容,而媒介內容的品質對於閱聽人乃至於整個社會的健全運作都舉足輕重。接著便介紹本章各節的作者與大意。在IV.1裡,Miles先介紹由Melody主持的PICT,這個組織關注資訊社會的議題與未來。Miles對資訊社會提出四個問與答,徹底檢視資訊社會這個名詞的本質,如何界定什麼樣的社會才算是資訊社會,以及強調不同社會的演進過程也大不相同。他接著提出資訊社會的三階段:小島、群島、與大陸,象徵著資訊社會的聯繫強度不斷提升。在IV.2中,Houghton以數據描繪出澳洲的資訊科技使用與生產製造兩者間逐漸失衡,國內的資訊科技製造業漸漸萎縮,使得國家赤字日增,國際排名不斷下降,是不能忽視的議題。在IV.3裡,Skouby比較了三種資訊社會理論與想像,包括Innis與McLuhan的媒介決定論、Freeman的社會觀、還有Castells的資訊資本主義生產體系,經過比較後,他認為Melody的微觀論述及理論架構更能有效針對各國不同情境做出不同協助。最後在IV.4,Sanatan概述了加勒比海地區國家的電訊發展現況,指出外國勢力入侵以及數位落差日增,加上教育與政策未能趕上科技發展及採用,都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30日

全球化與在地化的辨證、去疆域化與再疆域化的多重景觀

「全球化」是當代社會學難以割捨的一部份,有關全球化的論述與爭辯多不勝數,就連全球化是否真正存在也是一個難解謎題。Tomlinson探討「文化帝國主義」在全球化論述中的地位,發現文化帝國主義與美國化、西方化、資本主義、消費主義等概念連成一線,儼然成為難以分割、過於單面向的理解取徑,忽略了其中盤根錯節的複雜性與不確定性。

反全球化的思潮與行動動機可以大致分成經濟與文化兩面向;例如法國即著眼文化商品的經濟利益不能被美國大眾流行文化獨占,而加拿大則擔憂其國家認同/主權與文化認同/主權之間的紐帶將受到美國文化的衝擊而脫落。另外,反全球化也與第一和第三世界國家之間的權力失衡有關;第三世界國家欠缺足夠的商業力量與國際傳播佈局,因此成為了被動的資訊接收者,這些資訊皆來自於西方工業國家,尤其是美國,強力形塑了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世界觀,同時搭配以軍事產業和控制在西方國家手中的國際經濟組織,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方向就這樣受到操弄,難以自拔。

然而這樣的說法過於化約而不盡然呈現事實;Tomlinson認為看待全球化需要更多元的視野。舉例來說,反全球化國家所進行的管制行為,是否刻意地忽略了本國內的多元需求,而將國家意志遂行於人民之上?當政府以保護國內文化為理由時,是否將國內的文化視為固定的、不變的、單一的「國家文化」?另外,文化帝國主義的訊息皮下注射理論模式早已受到挑戰、甚至推翻,文化研究者發現閱聽人就算是被動的接收訊息,也具有主動解讀的能動性,研究者必須更細緻的去體察在地的認知,而非僅以強勢文化的內容來假定接收者的無可奈何。

這種說法並非為了特定國家或文化辯護,Appadurai也持類似觀點,他從而提出五種跨越國際疆界的全球化「景觀」--民族的、科技的、金錢的、媒介的、與意識形態的。他認為民族的流散、科技的革新、金錢的流動、媒介訊息的傳布、意識形態的混雜是「想像世界」的構成要件。這五種景觀帶來的快速流動,產生了「去疆域化」,解構了「民族(nation)」與「國家(state)」間的聯繫,同時造成此二者的互相吞噬。Appadurai進一步提出兩種新的拜物主義:生產拜物與消費者拜物,前者意指全球分工的生產過程本身受到崇拜,後者指的是消費者誤以為自己是行動者,而實際上依然只能受限地選擇。

Beck則簡略介紹多位學者的全球化理論,例如Bauman,他認為全球化的新貴階級不再需要窮人,第一世界的富人生活在時間裡,空間不成為障礙,他們需要的只是足夠的時間去做想做的事;而第三世界則生活在空間裡,受到束縛,無事可做,無能為力。但也有學者以較樂觀的角度看待此全球混雜性,強調我們已不能再以固有的連結方式來設想其他人,他們「該居住」的地域,以及他們「該有」的文化;因為「內在(心理)的移動」以及和多重地緣發生關係已成為常態,過於執著全球與在地反而將受到淘汰。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26日

Mansell 第三部份 Change III~III.4

本章以「變」為名,先從電訊政策面臨的挑戰與改革作為開頭,文中首先介紹加拿大經濟學家Melody的資歷,以及其他幾位Melody的同事以及學生們的經歷與貢獻,可見Melody作為美國,甚至是國際電訊改革的中流砥柱及良心角色。接著在第一節先由Trebing來講述美國的公用事業去管制歷程以及後果,包括產權集中與寡頭壟斷等,而Melody又扮演了什麼樣的顛覆角色。第二節中,Pisciotta論述在資訊社會時代所需要的新管制觀念,過往以媒介科技型式為基礎的管制需要檢討,尤其是在科技匯流的時代,將就的教條強加諸在新的科技之上會掩蓋了可能的創新,例如VoIP。在第三節,Parker以Melody如何挑戰AT&T塑造出來的當時顯學—自然壟斷為例,強調Melody個人的改革決心以及論辯能力。最後,在第四節中,Kelly列舉了Melody在國際電訊改革上的努力,尤其是他對ITU組織文化的影響,以及間接對國際電訊政策的影響。

Posted by portnoy at 19:0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23日

無間道的教父David Harvey

在本週的閱讀裡,David Harvey與許多其他的理論家一樣,將焦點放在時間與空間在歷史軌跡與生產方式改變之下所受到的影響,然而他另闢途徑,指引出了一個從地理學與馬克斯理論結合的新取徑。一開始,作者首先將時間與空間當做社會權力的「手段」與「目的」,亦即,時間與空間藉由貨幣的形式轉化成可方便利用的流通象徵,而在流通的過程中,貨幣又可以換得時間與空間;然而決定時間與空間「價值」的權力以及分配價值的權力都被掌握在資本家的手中。

自然空間(natural space)在更為細膩也更為跋扈的現代社會生產關係下,已經逐漸退守,而人為的社會空間則一步步地在仔細的空間規劃與生產邏輯控制之下成為可操縱的貨品。科技讓人類生產漸趨規律化,零碎化,機械化,最明顯的莫如時鐘或打卡鐘的出現。資本為了追求利益,必須透過定義與操縱時間與空間的相對價值,然而在定義與操縱的過程中,勢必要克服某些空間障礙的限制,而這些需要花費時間與金錢。

如何減少作者提出的「資本週轉(Turnover)時間」,以獲得最大利益,是資本家追求的目標。資本週轉時間就是生產的時間與流通的時間的總和,這些時間若是越短,資本越能快速週轉成利益,並且抑制價格喪失。為了達到目的,現代管理與科技亟欲提高工人的單位時間產出,降低單位時間成本。作者提到資本累積會藉由重塑其地理(空間)的基礎,不斷地解構社會權力,這就類似藉由重新定義與限制遊戲規則與範圍,資本家可以享受「球員兼裁判」的好處,因此再疆域化與去疆域化的情形不斷上演。

接著作者在17章討論後現代的時空壓縮。在過往的垂直整合市場教條褪色之後,為了追求更快速的資本週轉,諸如外包、外製與訂製等去垂直整合的方式成為新的管理圭臬。作者認為24小時對於股匯市場來說太長了,然而,現在的網際網路更將即時性變成理所當然,「用完即丟」的貨品一方面符合了時間壓縮的特質,另一方面也幫助改變了生活型態,包括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對時地物的情感。

Baudrillard認為馬克斯的商品生產論在現代不再適用,理由是資本主義轉而將符號,圖像,以及符號系統變成生產的主力。這種轉變來自於亟欲縮短資本週轉時間的資本家需要。「擬仿」與圖像產製工業讓商品與時尚的短暫多變的特色發揮到極致。作者提及一種文化空間的混雜,類似於流行的全球化與在地化論辯。在時間與空間壓縮下,個體開始回過頭去尋找永恆不變的價值以及公開場域裡的個人空間,這種「永恆的變動」與對這種現象的反動,或許是我們不可迴避的宿命。

Posted by portnoy at 13:2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9日

Convergence and Change: Reforming the Regulators

在一片去管制的浪潮聲中,媒體管制者的地位反而更形重要,Collins以英國的媒體管制機構現況為例,點出媒體管制者必須負擔的社會責任。Collins首先介紹了英國媒體管制機構紊亂的現況,並且點出幾個問題,包括:管制權的重疊、管制力量不足、管制機構內部不透明、管制機構的權力來源不明、管制者該向誰負責等等問題,而這些問題需要從結構的改變來著手,例如科技的進步,頻道的增多,全球化之下其他國家媒體的進入。Collins在結論當中認為內容管制必須由內容的公開程度來決定,亦即透過不同媒介傳布的相同訊息可能會受到不同的管制,而管制機構應該要更「民主化」,更能代表消費者及公民的利益,而非出錢成立管制機構的公司;另外,管制必須要簡單但全面,亦即要能反映媒介匯流的現況;政策目標應該由議會訂立,由獨立的管制機構來實行,不受其他外力干擾;促進競爭與鼓勵自律必須並行,最後則是因應媒介傳播無國界的現況,與其他國家共同合作,避免管制上的窒礙。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6日

全球生產與在地消費的Walkman

本週閱讀從全球化、在地化、消費與生產、還有規範的角度來探討Sony公司與Walkman隨身聽的多重意義。Sony致力於成為所謂的「全球公司」,在公司名稱、全球保固、電力系統標準化、還有產品客製化等方面都下了工夫,理由是為了降低成本、提高經營效率、招攬全球菁英、以及擴大行銷範圍。然而事實上,全球公司只存在于定義之中,並非現實。全球生產佈局往往只是利用便宜勞工以及接近利基市場的手段;更重要的是,所謂的「在地」如何在生產過程中受到彰顯。

記取了先前的教訓(Beta vs VHS),Sony在推出Walkman之際,也積極向上游收購,取得「內容」,例如購買唱片公司以及電影公司。這種「綜效」來自於垂直的整合,是商管領域中重要的一環,卻也是文化工業論者批判的要點。Frankfurt School視現代大眾文化的產製過程已經與工業生產一般貨品無異,而大眾的需求往往只是被撩撥起的虛假需求,必須藉由消費來滿足。Sony與Walkman更進一步入侵了個人空間,產製適合銷售的文化商品,以配合公司生產的硬體。

然而這種說法規避了對於個體消費實踐的主動性。就如同美國實證傳播理論的大效果理論與使用與滿足理論之爭,在文化研究領域中,也有著相同的辯論,例如Baudrillard就強調產品的意義不完全由生產者決定,而是在個體消費與使用的過程中實現。例如,批判角度認為隨身聽讓個人脫離社會,遠離真正美好的文化,例如基督教義;然而使用者往往只是為了在上下班時間避開擁擠的人群,嘈雜的車聲等等,這類的消費實踐並未脫離社會,而是以另一種方式與社會接觸。

另外,在不同文化脈絡之下,隨身聽作為一種消費象徵,也有不同的詮釋,例如在中國,帶著耳機與隨身聽聽著搖滾樂,是一種反叛的行為,可以讓個人暫時脫離高壓統治以及國族集體歷史。由Baurdieu的資本觀點來看,消費是物質活動,也是象徵活動,亦即,消費同時再生產了經濟資本以文化資本,以及社會資本,而這三者的集合就是象徵資本。這種觀點認為消費行為穩固了既有的階級組成,然而卻忽略了消費者做為社會行動者的能動性,以及去研究更細微的使用行為,例如以民族誌法。消費也可以是尋求身分認同與歸屬的一種方式。例如次文化團體與特定消費行為的接合,或是在公共領域以私領域行為挑戰。

作者就談到,所有的消費個體都是文化專家,因為深入了解消費文化,他們打破了現有的社會差異以及反抗社會自然分類,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消費習慣,因地制宜地透過消費展現個人特性,甚至結合不同社會文化因子,超越了原訂的界線。Walkman的歷史不斷重演,類似的戲碼在現今的iPod(麥金塔的個人隨身聽)以及Sony的新數位隨身平台PSP(PlayStationPortable)再次上演,唯一不同的是產品的推出速度還有消費的速度都大幅加快,滲透的更深罷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3:5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5日

終於看完We the Media

解開了我很多疑惑,也帶給了我更多疑惑(哈)。像Dan Gillmor做了那麼多功課,大概不會有人說他在什麼都不清楚的情況之下就隨便預測遠景吧。

不論如何,未來都是值得期待的。有幾個段落讓我笑的蠻開心,例如他提到美國記者與南韓記者地位上的不同,不禁讓我想到台灣的記者現在地位如何。又例如他在書中描寫一些氣急敗壞的大老闆受到新時代洗禮的窘況,也讓我聯想到鴻海被Google Bombed時的情形。

到了後面幾章,作者開始從結構與法律管制面來看科技發展,讓我讀的是心有戚戚焉,因為這些帝國大反擊的事例顯而易見,台灣也多的是例子。

台灣醫生的blog我還看過幾個,律師或是會計師的我就沒看過了,這些專業人士的blog會在台灣出現嗎?另外,台灣有公司老闆的blog嗎?如果有,請各位朋友不吝告知!

Posted by portnoy at 18:00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2日

廣電媒體產權再管制論

管制傳播產業素來必須同時考量其「產品」的社會影響及外部性,而科技匯流與全球化的浪潮使得傳播產業去管制之聲震天價響,一時之間似乎成為提昇產業競爭力、公共資源利用效率、消費者服務滿意度的最佳良方。然而作者以近幾年來去管制之後造成各國的主要負面影響以及管制者與被管制者之間的私相授受來反駁去管制的論述。從歷史角度來看,管制自始即有,差別在於管制的結果是利於公共大眾或是少數財團,因此去管制論實乃無稽之談;從經營績效來看,公民營媒體之間績效差異並不明顯,以為民營化與私有化就能改善服務品質的迷思可廢矣。另外,民營化及資本主義必然造成的傳播產權集中之負面影響,也非如少數見樹未見林的研究所指稱的毫無差別。最後,作者提出三個行動方案:消弭民主落差、建立公開透明制度、與學術社群投入行動,作為台灣在媒體產權管制議題上的三個使力點。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3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5月09日

Walkmanの誕生

本篇文章的核心在於利用文化研究的方式,探討Sony Walkman「如何」成為流行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文中一開始提到文化的定義還有文化和語言符號的關係,第一個議題長久以來一直沒有定論;文化的範圍和社會形式眾說紛紜,或許也正反映了文化本身的多變,讓個體在面對文化時很難做到全觀判讀。文化和社會的關係尚未釐清之際,語言的層面更加複雜(或豐富)了這個問題,尤其是當近代社會語言學家發現語言往往就是形塑文化和社會生活的主要動力。

回到「Walkman」尚未成氣候的1979,作者認為我們為了了解一項新事物,往往以舊事物來比喻,在此同時,我們替這一條無起點也無終點的「意義之鏈」添加了新鏈結,也調整了它的方向。而要挖掘Walkman的意義,我們可以從它具有的意涵來分別延伸,或是以比較功能的方式凸顯出它的特點,例如公共場合私人聆聽。

廣告分析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廠商在推銷產品時如何定位自己的產品,從廣告中透露出(或隱藏)的訊息,可以發現廣告刻意的將某些迷人特質鑲嵌在產品之上,例如年輕、活力、多變、個人主義等等。塑造身分認同的方式除了性別,喜好之外,還有生活型態以及世代特色等,然而產品並非也不願就成為世代專屬的,而是藉由營造該世代與生活型態可親的形象,讓不同世代不同生活型態的消費者也願意來購買,也就是,藉由購買,我們可以獲得想要的身分。作者將這種情形定義為文化的循環(the circuit of culture):經由再現的實踐而有了意義的製造。

接著作者從歷史的、組織的、個人的、還有國際的角度切入Sony公司,在這多元脈絡之下,我們發現Walkman的成功並不在原本預料之內,然而它的發展也絕非公司單一政策之下的產物,而是與許多外在因素息息相關,包括美國與二次大戰。另外,以最實際的生產面向來看,成功製造Walkman,並且讓成本有效下降,讓目標消費者買的起,靠的不是檯面上的發明之父,而是經濟奇蹟背後的無名女性工作者。

Sony的行銷手法結合了口碑行銷與試用行銷,掌握了創新傳布的精髓,而這種行銷方式也恰好符合了Walkman這項產品的個性:新穎的、個人的、與眾不同的。Sony的設計師作為「文化的中介者」,連接了產品、市場、與消費者;設計師同時反映出當時的時代精神與公司的目標,以創意來滿足消費者,但同時也無時無刻吸收著來自於各方的反饋,才能琢磨出一項成功的商品,灌注文化、也融入文化之中。因此,與其不斷從產品中挖掘特定的文化痕跡,不如溯源而上,找尋本來的面貌,同時順流而下,探索物質如何再現文化,人類與物質的互動實踐如何改變了文化。

5.09附記
NY Times:As the iPod Stays Hot, It Risks Losing Its Cool

Posted by portnoy at 08:3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4月27日

Ch.13 Price Regulation and its Implications

William H. Melody

電信事業的費率管制必須合理,在本章中,作者提出三種衡量合理與否的標準:公平近用(equity),經營效率(efficiency),與表現改進(improving performance);兩種常用的管制的方式分別為投資報酬率管制以及RPI-X模式,這兩種模式都具有節省時間與低複雜度的優點,然而採行投資報酬率管制模式的美國遭遇到了幾點困難,包括資訊投資難以計價,業者容易產生浮報或故意增加開支,以降低投資報酬率,造成無效率的投資,也造成業者以掠奪式定價及交叉補貼進行反競爭行為。

RPI-X是將零售價格指數與生產效率掛鈎,用於控制電信服務資費整體漲幅情況,即每年電信服務資費的整體漲幅不能超過RPI-X,然而這種方式也未考慮到零售價格指數可轉嫁給消費者,而且主關機關也不公開預估的RPI,有黑箱作業之虞。因此,作者建議,未來必須考慮在壟斷市場設立合理的基本設施最高收費,合理的最低收費,避免反競爭行為,並且將設立收費規定的標準判斷原則公開,尤其是在資訊化時代裡,我們將必須面對更多複雜的資費管理問題(e.q.VOIP)。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25日

Slack:法律是資本家的遊戲

Slack從結構的角度來批判傳播科技的演化過程,指出占有壟斷地位的資本家如何「利用」專利法為其所用。在第一章裡,作者首先區分出三種觀察科技的途徑,分別是科技評估(Technology Assessment)、對立科技(Alternative Technology)、和Luddism(勒得主義),然而對作者而言,這些簡單的因果關係判斷掩蓋了科技與社會、政治、經濟等因素交融的全貌。

接著在第八章,作者以美國的傳播科技發展與專利法之間的關係為主要軸線,解釋在資本主義生產模式中,專利法如何界定了發明與發明者、甚至發明過程的所有權。作者將專利的演進分成三個時期;在初期,作者論及專利法的起源,由威尼斯的專利法可以看出:專利法中闡明的原則,如保護個人創意以及想法,其實原本是為了經濟發展與國家利益為主要目標而生的。作者認為法律與意識形態糾結的結構掩蓋了階級關係。在後期,競爭的激烈程度加劇,資本家除了與非資本擁有者競爭之外,資本家之間也競爭激烈,因此對於專利權的控制更顯重要。

為了獲利與避免競爭,資本家有效率地控制專利權,並且延長專利的保護時限;作者區分出三種專利:basic, umbrella, bottleneck,而basic的專利市場為競爭最激烈的戰場,因為獲得basic的專利等於獲得壟斷市場的門票。作者以貝爾電話公司的崛起與達成壟斷地位的案例來解釋專利法保障的真正內涵;貝爾用盡各種方式,例如買進與申請專利,卻不拿來應用,以保障自己的收益,並且隔絕其他可能競爭與創新的可能。

作者接著論及獨立或外於資本企業的研究者與發明者的角色;資本家往往願意保留小部分的獨立發明者存在的空間,而非全部招攬進自家企業,理由是因為這種方式讓公司不需要為發明投入大量有風險的投資,僅需要以高額薪水來誘惑發明家並買進專利權就足夠,因此更能鞏固資本企業的收益,再者,獨立發明者往往也不具有將發明應用化並且廣泛傳佈的能力,所以為了不讓自己的心血白費,也只能拱手讓出。就算無法買得專利,透過抄襲或模仿專利,企業依舊可能利用法律訴訟的費日耗時來拖延。

到了第三階段,也就是所謂的資訊時代,資本家重視軟體的專利甚於硬體的專利,作者強調,在專利系統之下,軟體發明者的地位成為了資本企業的勞工,就算將賦予軟體專利權,發明者也並不真正能獲得保障,更何況軟體就是思想,將思想禁錮對於社會與經濟並無益處。讀完本週的閱讀,我再次確認,在我們身處的資本主義社會裡,資本家的確藉由各種方式,高度地掌握並控制了科技的進步腳步與方向,而法律—這種人為的制度—永遠是為了服務上層階級而存在。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22日

Melody Ch.5 Interconnection: Cornerstone of Competition

在電訊市場中,網路互聯是促進及維持有效競爭的必備基本條件,也唯有在此基本要求之上才能實現公共政策的目的。政府或國際組織的介入管制對於網路互連的實現及公平性非常重要;要是缺乏了公平及有效率的規則制定,市場往往會受領導者的力量所掌握,市場領導者往往會藉由建立高度的進入障礙,拖延協商的時間等方式,讓後來的競爭者無利可圖,甚至完全無法進入競爭。網路互連的關鍵議題包括技術面(包括網路相容性、訊號品質、開放式網路機制等)、服務面(包括服務的的互通程度、統一的服務定義及條件、共同負擔的責任等)、競爭面(接取的規定、費用、風險等)、和管制面(公平的接取程度及費用、成本與價格的理性評估、建立持續的問題解決機制)。尤其在管制面,政策制定者必須要洞燭機先,對科技的快速演變與國際化的腳步十分了解,才能讓電訊市場有效持續運作。

Posted by portnoy at 11:5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8日

Castells:吾道以一貫之

Castells認為技術並未決定社會,社會也沒有編寫技術變遷進程的劇本,他駁斥科技決定論者視科技為自主演化的最高掌控機制,而提出「科技就是社會」的解釋;另一方面,他認為社會也不能決定技術的出現,但是透過國家的壟斷力量,卻可以使任一技術的發展窒息。對照後文,可以了解Castells認為科技,尤其是資訊時代的ICT為資本主義注入了新血,但同時也需要國家角色的介入(或不介入),以推動(或阻擾)這波新血在社會網路中流動。

Castells稱資本主義與國家主義(共產主義)為兩種生產的方式,而工業主義是這兩種生產方式傳統的發展方式,新的發展方式,資訊主義,則促使資本主義再生,同時讓國家主義解體。相較於一般認為現代社會與自然之間的關係已不像以前那麼親密,Castells反而認為歷史的勞動讓人類自然的將自然環境納入了社會,或許該說,我們對於環境的操控能力高度入侵了自然,甚至能夠再生產自然;Castells就直言人類的文明是在與自然搏鬥當中發生、成長的。

於是資訊處理技術的提升成為了現代生產力的來源;更豐富有用的知識降低了單位成本,提高了單位收益,Castells稱這個系統為「資訊化資本主義」,是全球資本主義的後盾。資訊社會就是這個系統的表徵。在這個網絡社會中,個人能否佔有一席之地,與是否能和節點構成有利(距離與強度皆適當)的連結有關,因為在網絡社會中的掌權者就是能控制網絡開關機制的節點。Castells並未直接指出資本階級該如何定義,但他指出有一種整合的「全球資本網絡」根本地決定了經濟,並影響社會。

「真實虛擬」與「流動的空間」是他的兩個重要論點;Castells認為科技去除了時間的意義,讓依附時間存在的空間開始流動,在他的訪談中,我們可以發現他的意思更接近於「相對」的概念:亦即空間與時間結合的絕對性被打破,因此不能再以單一的視角來判斷空間的位置。他所謂的真實虛擬(real virtuality)就是指陳人類生活在實實在在的虛擬當中,並且受到虛擬的真實影響,而虛擬就是流動的空間,難以捉摸,但確實存在。

馬克思的思想在Castells的論述中可見一斑;包括權力與生產,資本控制與商品剩餘,但是Castells並未簡單地將社會畫分成上下層,而是指出其舉有的網絡特質,強調節點與開關,以這個角度來看,雖然全球資本的觸角蔓延至各個角落,但是個別網絡之間都有相互的緊張關係與和諧關係,平民階級並非永不能翻身,也無法簡單劃分出平民階級,因為在社會網絡的形構中,the power of flows takes presence the flow of powers!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4日

Chapter 7 Competition

本章介紹傳播政策中的競爭意涵,作者強調競爭為促進意見自由市場正常運作、發展多元意見及在地價值的方法,而管制或去管制的目的往往就是為了保持傳播市場中能有最恰當的競爭,進而提供閱聽人最好的服務、最多元的資訊可供選擇,最終促進整體社會的福祉。然而競爭與其他的政策意涵一樣,都具有多重面向;首先,媒體的市場具有雙元性,一方面是內容市場(又可分為產製及通路間交易的上游,和通路與觀眾間交易的下游),另一方面是觀眾市場(將觀眾的注意力販賣給廣告主)。另外,由於科技的發展,媒介產品和市場的劃分也越來越模糊,傳統的地域限制和產品之間的相互替代性需要更進一步的探討。市場集中度為判斷競爭強度是否適當的一種方式,但更有意見認為從使用與滿足的角度來分析媒介內容市場集中度才是正確之道。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1日

Giddens的現代性

英國社會學家Giddens認為七零年代後期興盛的「後學」並未真正描繪出當今社會所遭遇到的各種敘事結構,他雖然認為人類歷史必然經歷「斷裂」,而現代性也的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將人類社會演進的沿革再次顛覆,但是這斷裂並未受到重視,而是受到了社會演化論的思維所遮蔽。Giddens認為當今的社會事實上正處於一種高度的現代性,這種極遽演變的速度讓很多人以為現代已逝,後現代已至。

在他的著作中,他舉出社會學三大家Marx, Durkheim, Weber與自己理論上的連接與分歧。他指出,三位社會學者都重視現代性的「機會」面向,他們都認為現代社會將帶來的獲益是可以大於其損害的,他們皆看到現代性的負面後果,但也都替現代社會設想了可以遵循的方向,然而Giddens認為他們三位都未能參與之後更快速緊繃的現代發展,因此也無法預測環繞當今社會的風險與危機。

Giddens認為在現代性社會的形成中,資本主義(Marx)、工業主義(Durkheim)、合理資本主義(Weber)都具有重要的影響力,不該視其為受到單一力量主宰的結果;社會學對於「社會」的定義更需要重新檢視,了解其定義與歷史並不久遠的民族國家和嚴格國家疆界劃分事實上有很大的關連。

現代性必須由時間-空間的轉換來定義。前現代社會中,時間和空間相互連結,而這種情形到了現代社會中被完全改變,造成disembeding(脫域)的主要原因乃「象徵標誌」與「專家系統」兩者。象徵標誌的代表為貨幣,特徵是它能將標準統一化,跨越時空藩籬。專家系統是由技術成就和專業隊伍所組成的體系,生活在現代社會破碎分工之下,我們必須「信任」這兩種機制。

Giddens將信任的概念所包含的要素分為十點,總歸來說,信任往往是盲目的,我們對象徵標誌與專家系統投注的信任是因為我們根本無能為力。他接著指出反思性在現代社會中應該具有使思想與行動彼此之間形成連續不斷且相互反映的系統,社會實踐持續受到新知識與新實踐的改造與檢驗,這點來自於他提出的結構化理論(structuration theory)。他認為,所謂的傳統實際上正來自於對現代性的反思。

Giddens雖未在此篇文章中深入探究媒體與社會的關係,但是他所提出的概念,可供我們加以扣連,例如現代性的時空分裂和網際網路、象徵標誌與媒介訊息、專家系統與新聞室等。然而,我們也該反思Giddens所處的脈絡與他論述中的社會侷限性,了解理論背後的後設思考,並不該直接套用在研究之中。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2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3日

Chapter 6 Diversity

本章探討多元性概念在法律上的起源以及多元性在政策實行上所具有的三個面向。多元性是意見自由市場的一環,作者認為要了解多元性必須從來源的多元性,內容的多元性,以及最終閱聽人接收的多元性三方面來判斷多元性是否受到保障。一般認為,來源的多元往往能帶動內容的多元;然而在立法時往往缺乏實證而容易遭攻擊。內容的多元性則一向太過於倚賴計算節目種類來決定多元程度,而忽略了多元意見才是和意見自由市場直接相關的關鍵。作者認為,閱聽人接收的多元性比起前兩者更常受到忽略,但是卻是驗證意見自由市場理論的必需,而根據多樣研究證據顯示,越多元的媒體內容環境反而造成閱聽人接收資訊的極化,此項證據與意見自由市場之宗旨大相逕庭,需要更多探討。

2005年03月28日

The Aura of Benjamin

Benjamin身為法蘭克福學派的成員,對媒體科技的批判與觀感卻與其他幾位有著明顯的差異。學生認為可從以下幾點來探究:

Aura何在?Aura的存在倚靠於藝術品本身特殊的時間性與空間性;包括藝術品被製造出來的時間空間,以及受到觀賞的特定時間空間。Benjamin認為複製科技可以讓藝術品的Aura消失,讓大眾能擁有更多的近用機會,這點與其他法派成員對大眾文化之下齊一、固定的商品批判截然不同。

科技決定論?
Benjamin認為複製科技可以轉變社會對於藝術的膜拜,將權利下放給大眾,此論調不禁讓我聯想起科技決定論的主張。

藝術品 vs 閱聽人
如果以經濟學的詞語來形容,傳統時代,藝術品與閱聽人之間的資訊是不對稱的,閱聽人對於藝術品所知有限,也僅能抱持著崇敬的態度遠觀而不敢褻玩。然而複製科技讓原著與複製品之間的差異消失,閱聽人有更多機會接近藝術品,兩者之間的鴻溝已然消失,因此藝術品受到嚴厲而仔細的檢驗,對其尊重也不再。

對電影的推崇
在Benjamin的時代,電影是最主要的大眾娛樂,而他認為這種新的藝術可以帶給大眾解放,但是演變至今,電影的解放能力似乎並沒有展現,反而成為束縛大眾娛樂口味的鎖鏈,因此學生認為,人的因素,金錢的因素還是掌控了科技的走向。

複製 vs 控制
Benjamin也提出,讀者與作者之間的界線已經越來越模糊,既然如此,複製也不再是部分人的專利,一台電腦在手,任何資訊的複製都只在頃刻之間,這早已不稀奇;然而科技還賦予了我們控制資訊的權利,除了複製既有的選項,加以品頭論足之外,我們更可以進一步創生屬於自己的選項,若Benjamin在世,他將如何看這種現象呢?

金色的Aura vs 黑色的Aura
Aura在Benjamin的解釋中帶有著崇高的意涵,是精英的代表。然而現在社會中Aura並未消失,反而更受到重用。例如所謂的「限量發行」,「特別版」,「精裝版」等等,都是為了要為商品附上一點實質上的Aura;又或者在商品之上加上名人的推薦、媒體的讚賞,來賦予商品精神上的Aura。這些操作手法的運作都是基於人類對於Aura依舊無法自拔的膜拜衝動。

Posted by portnoy at 17:10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3月21日

Raymond Williams--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Raymond Williams,文化研究的大師,在他的《Technology and Cultural Form》一書中駁斥了科技決定論一派的簡單思考,從而強調傳播科技的出現與演化方向乃是受到人類及科技外的多重社會力量所決定,並非突然從實驗室中冒出,接著就橫掃全世界,如科技決定論者所言。

文中作者主要以電視做為描述的對象。電視這種對現代社會影響深遠,受到科技決定論者推崇的新電子媒介,在作者從歷史與社會的角度剖析之下,顯露出了原型。在這個的黑色方盒內,包含了許許多多的技術,從影像的呈現到廣播訊號的發送與接收,在在都是由前人所累積的發明技術加以組合而成,電視的發明過程有著眾多人的企圖包含其中,雖然有所改變和新意,電視的應用與內容形式也並未全然跳脫傳統媒介的掌控。

作者特別提及了Schiller的文化帝國觀點,並將此作為佐證傳播科技的散佈絕對是意圖性極高的,另外也比較了英美兩國公共電視與商業電視的差異性,以強調相同的科技在不同的人為制度與意圖影響之下,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景觀。

學生將科技決定論與Williams的文化觀綜合來看,發現各自在解釋上有自己的一套。如果視媒介正式受到使用的時間點為一個里程碑,那麼科技決定論者關注的往往是里程碑之後的路,對他們來說,科技如何發明並沒那麼重要,反而是之後所帶來的影響才是該研究的重點,這也使得科技決定兩大家Innis和McLuhan很「短視」的將電視看作人類歷史演化的一個終點,或是人類感官延伸的一個極限;事實證明,他們沒有預料到網路所帶來的衝擊。

而Williams則專注在里程碑之前的路,他認為若是缺少了眾多前人發明與社會歷史因素,電視也沒有存在的可能。然而這樣的解釋也沒有辦法合理化這些研究的原始目的,若說照相技術的發明當中存在著替網路出現作預備的意圖,也難以讓學生認同。所以問題就在於,一項科技發明之源流到底要回溯到何時?

然而科技決定論與Williams也並非兩條平行線,事實上他們兩者皆強調「意圖」,意即科技本身已非中立,McLuhan認為科技本身就是訊息,就是意圖,而Williams則認為創造出此項科技並決定其運用方式的人的必然帶有特定意圖,若從這個觀點來看,雙方或許也可以不要吵的如此面紅耳赤,握手言和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9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7日

Ch.4 The Public Interest

在本章中作者首先闡述公共利益(public interest)的源起與爭議,根據作者所述,公共利益是傳播政策法規的核心及基礎,然而一直以來受到來自多方的爭辯,作者強調公共利益在意義層次上有所區別,並且認為必須先確定爭論的層次才有意義。作者接著列舉三個公共利益的意義層次,分別為最上層的概念層次,次之的操作層次,以及最低的應用層次。在概念層次上又可分為三種不同的概念化方式:主流民意(majoritarian)、程序結果(procedural)、以及已成為共識的單一規範(unitary)概念化方式。在操作層次上,作者認為美國法律和政策皆未能將操作策略詳細闡述,容易造成誤解與誤用;最後在應用層次上,作者認為由於操作層次上的意義模糊,使得政府與法律詮釋皆有朝商業組織靠攏,而非真正兼顧公眾利益的傾向與事實。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4日

殷尼斯的媒介異想世界

讀完本週有關Harold Innis的三篇文章,心情上的震撼和腦海中的混亂都到達了一個里程碑,比起先前讀McLuhan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細細品嚐之下,卻也不得不佩服Innis思想上的獨到,更不難瞭解為何McLuhan願意把自己的著作當成Innis論述的一個小註腳。

時間 vs. 空間

Innis的媒介史觀立論在他對於媒介獨到的分類方式之上,他將媒介的偏向切分為二,一是時間偏向,一是空間偏向。根據Innis,時間偏向的媒體具有固定、不易變動、意義內嵌於文字內等特性,例如象形文字、石刻、抄寫本,這類媒體導致宗教權威的出現,強調過去和傳統。空間偏向的媒體特性為變動的、易於轉移的、文字與其代表意義互不隸屬,例如拼音文字、印刷術、草紙,這類的媒體促成了現代大型帝國的產生,以及世俗政治權威的管治。

依照這樣的分類,當今的網路科技該屬於哪一種呢?網際網路的特色是去疆界、同步性的,網路空間裡的紀錄比起印刷媒體更難以消除。若將網路看作為一容器(container),那麼現今網路承載的資訊幾乎不會消失,因為各大搜尋引擎如Google、YAHOO!,幾乎在網頁誕生的同時就加以備份了,就算將自己伺服器上的資料刪除,上傳過的網頁也不會就此消失,所以可以說,網路是固定的。但若將網路比喻為一管道(conduit),那麼網路上的資訊不斷增加,上網人數也持續成長,意即網路是無時無刻變動不羈的。這樣看來,網路同時具有空間偏向與時間偏向的特性,該怎麼樣介定呢?筆者以為,網路將光譜兩端的空間與時間偏向拉成了一個不斷循環、沒有終點的梅比斯環,就像將一張長條紙片轉個圈黏起來,空間與時間都不再有意義。近來有個網站,可以計算出一個人的「網路年齡」,這個網站利用網路上搜集到的資料,來判定使用者在網路上的活躍程度;如果你有自己的個人網站或部落格,並且常常受到引用,那麼你在網路上的年紀可能十分年輕,而在網路上默默寡聞的人就可能呈現出老人的樣子,而McLuhan認為科技是人的延伸,而電子媒介更是人類神經系統的擴張,另外他也曾說過「使用者即內容」,這樣看來,網路其實更像社會本身,而非決定論中,受到網路媒介影響之下的客體。

演化論 vs. 決定論

Innis認為一種新媒體的長處,將導致一種新文明的產生。該文明會適應期當代媒介的偏向而創造出歷史,但是筆者認為,歷史是呈現多重決定的,媒介技術的出現和發展不可能自動導致社會變遷,社會的進步(或退步)需要人的因素主動介入。Innis提出每一種媒介或新科技都會基於它的偏向,令社會上某些人得以壟斷它,而能夠壟斷意念和知識的利益集團便成為特權階級。像中世紀的僧侶及修士就壟斷了文字知識及抄寫複製技巧,他們於是成為社會的當權者,直到印刷機的出現才打破這種壟斷。

  然而印刷技術並非憑空出現,而造成美國獨立革命的印花稅、讓中國朝代不斷更遞的統一文字、甚至使亞述帝國崩潰的草紙都不是自然出現的,全然以Innis的論述為根基反而使的眼光過於狹隘,看不見媒介之外的影響力,又或著容易掉入蛋和雞何者是目的、何者是結果的無間論戰。

哲學層次的理論往往代表著個別學者的一種信念,因此筆者也不願對Innis獨到的思維做出贊同或反對,反而欲將其納入筆者將來思考的可能方向之一,但是這樣的想法或許正代表著筆者依然侷限於印刷媒體的線性思考當中,無法自拔。

Posted by portnoy at 15: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1日

Foundation Principles and Communications Policymaking

本章首先指出傳播政策法規與一般的不同,主要表現在三點上:第一,傳播政策法規的影響很大,除了產業的結構和運作受到影響之外,也會使得意見的產製和流通受到改變。第二,傳播的管制往往同時牽扯到經濟面及社會面,除了客觀數字衡量之外,也包括主觀的裁斷。第三,個別傳播法規政策的目的很難切分成經濟考量或是社會考量。接著作者大略地介紹傳播政策法規制定的基本原則,包括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公共利益、在地主義、意見自由市場、普及服務、多元性、還有競爭等七項。這七項之間互相關聯,儘管對於這些基本原則內涵的爭辯從不曾停歇,但它們一直都是傳播政策法規制定的重要元素。其相互關係以憲法第一修正案為框架,公共利益為基本考量,並以促進競爭做為達成經濟和社會目標的主要方式。

Posted by portnoy at 00:0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02日

我很懷疑台灣有學者真正懂McLuhan...

今天有幸能拜讀麥可魯漢大師的原著,這雖是功課,但其實也了卻我一樁心願。畢竟常提到它的理論和概念(例如地球村或媒介就是訊息),要是連原著都沒看過,只知賣弄大師名言,豈不是貽笑大方?

不看還好,一看看的我頭昏眼花;怎麼搞的?拿莎士比亞來談電視、拿波普來談電子媒介、拿生物學家和歷史學家的著作來佐證媒介就是訊息、甚至拿小說內容來幫助闡述印刷媒體造成的線性及次序性思考。看到現在沒出現半個社會學家或是傳播學者的名號,真是開了我的眼界了!

下週一要導讀,自求多福了我.......。

(圖解: 「不想點花招怎麼能出奇制勝呢!學著點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23:1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2月27日

Ch.2:Policy Obj. n Models of Reg.

Policy Objectives and Models of Regulation

by William H. Melody

  政府立法並設立獨立公機關來管制電訊媒體的理由在這一章節裡講的十分清楚。簡單的說,管制的目的就是爲了不再管制。講起來有點弔詭,但事實是如此;根據文中所述,為了要達到經濟成長與社會公平的目標,像電訊事業這種攸關公共利益的Public Utitlities(公共事業),由於其具有自然壟斷及進入障礙極高的特性,需要政府在初期介入以維持市場健全,加速電訊建設;但是到後期,獨佔公司的坐大,往往致使消費者權益受損,忽略社會公平,加大數位落差,減緩科技進步的循環。再管制的目的即是爲了促進競爭,規劃出符合國家邁向全球化所需的電訊市場遊戲規則與範圍。以台灣為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就是朝這個目的來規劃,但是如今卻卡在政黨之間的意氣之爭,為了佔領台灣媒體發言台而各推出不甚公允的草案意圖闖關,而忽略了機關獨立行使職權,向公民負責的基本要求,令人不甚唏噓,也擔憂台灣未來的傳播發展。

Posted by portnoy at 19:0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1月28日

佐藤秀峰--Say Hello to Black Jack--醫界風雲

這套漫畫是近期的傑作

內容主要描寫一位實習醫生的所見所聞

在白色巨塔內另人難以想像的各種故事不斷上演

作者以一個大學醫院實習醫生的角度呈現出各種光怪陸離卻又見怪不怪的醫院生態

人性在生死之間有什麼意義?

醫生扮演的角色是天使還是死神? 或者只是另外一個無力的醫局螺絲釘?

醫病關係的極端失衡造成了許多的誤解和傷害

如果病人的生命威脅到教授的升遷

如果藥商的回扣大於個人的尊嚴

如果疾病只是用來研究的對象

如果這就是現實 無法改變!!!



各個醫院部門 各個醫生 各個病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這套漫畫強迫我們正視這些故事

不再把這些事情當作理所當然

我想最近我會買一套回來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5:07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1月03日

The Internet and the Persistence of Law and The Yahoo! Case

網路世界該管還不該管?這個問題的答案,以各國政府的積極介入情況看來,逐漸統合,趨向管制。

問題又來了,網路該怎麼管?網際網路是超越國際疆界的,而現有的法律施行變的窒礙難行;以第一篇文章作者的論述看來,傳統的,認為法律具有適應性的一方掌握了麥克風。最後的問題則在於,誰來管,誰是受害者,而誰又該負責?

首篇文章的作者將網路法律的觀念分成三階段:無法無天(no-law)、兩個世界(kingdom)、合而為一(translational);明顯的,或許是因為整個社會是傾向於維持現況的,法律也不例外,因此以不變應萬變的哲學成為法律界應付網路崛起的顯學;這種觀念的基礎是將網路世界和現實世界視為一體,由於網路世界中的行為後果會溢散到現實世界中,我們很難另立一套和現實世界標準相違背的規定,即使那可能比較適合,甚至能改善很多現實世界的不公,因為那對管理者而言,實在太麻煩了。

除了線上和線下之外,還必須考慮國內和國際。首篇文章裡提到三種跨國網路法律形成的模式:由上至下的(top-down),柔性規範(soft-law)的,以及自然生成的(the invisible hand)。即使世界各國在很多議題上已經達成協議,或者已經明文制定類似的法律,問題依然重重。首先是切實實行的問題;每個國家執行法律的績效和決心不同,雖然有各國建立的共同的法律標準,個別國家之內還是常常我行我素。第二個問題是各國文化歷史背景不同,許多牽扯到民族情感或是歷史傷痛的非理性因素永遠難以協調。Yahoo!的案例就是最好的佐證。

從Yahoo!的案例中推引出來的更大問題是言論自由。網路時代的言論自由是亟需全球共同制定標準,卻又永遠不可能的無解難題。由於言論自由牽扯到各個國家立國之基石,每個國家都怕自己的政體(不管是民主還是專制…)被網路顛覆了,只是程度差別而已。在實例上我們可以看到每個國家用的手法各有不同:中國用警力加上萬里長城般的防火牆;英國請駭客來監控每一封電子郵件;美國用資本主義壓倒其他意見;台灣則急欲推動網路分級。

在各國政府的操作之下,似乎傾向於塑造出網路的虛擬國界,以維護現有法律的適用性。美國也不例外;她的方式是讓全世界的網路都適合她的法律。作者將網路比喻為公司,而每個國家都是股東的比喻蠻不錯;今天若是一個小國家或是小團體控告Yahoo!,縱使理論基礎一樣,判決結果可能截然不同,畢竟大股東講的話和小股東的話份量就是不一樣。現實世界的「現實」在網路上一樣適用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12月27日

Reconsidering political and popular understandings of the Digital Divide

Neil Selwyn


數位落差,正如作者所言,其涵義一直被人小看了。此篇文章中指出數位落差並不只是「有」「無」「近用」「數位」「資訊」及「通訊」「科技」的分別,而是具有多面向、關係複雜、需要釐清因果的社會現象。作者首先花了很長一段篇幅點出目前政治正確並廣為接受的數位落差定義,並且提出案例佐證在這種思維指導之下,縮小數位落差的政策在已開發國家(或者如作者說的「過度開發國家」)中實施的模樣如何。

顯而易見的,許多國家的執政當局,包括台灣在內,都汲汲營營的為了趕上這班新世紀的科技磁浮列車,大張旗鼓的進行所謂的「熱點建置」、「打造無線網路城」、「鋪設全島光纖」、「送電腦到山區」等等內涵相同的政策。並不是說這些政策不好(好不好還有待觀察),而是這些個政策目的往往停留在Bourdieu的經濟資本上打轉,忽略了「文化資本」和「社會資本」在數位落差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配套措施」四個字近來常常聽到,不過前面通常會加上「沒有考慮」這四個字。作者在這篇文章中針砭了在二元邏輯結構(有或無)下的政策走向太過強調「設施」而非「人」。的確,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的字義上往往讓人誤以為跨過這唯一的阻隔,問題就解決了。但是落差不只存在於有電腦可上網和沒電腦不能上網之間,更存在於近用(access)與真正使用(use)之間、生活環境禁止和鼓勵之間、還有生活型態更多樣的不同之間。沒有政府提供基礎設施,部分人的確難以近用數位通訊及資訊科技,但是即使政府提供了「這份美意」,真正有能力,有意願,有時間,也有支持去使用的人卻少的可憐;當每天三餐溫飽都還有問題時、當孩子午餐費還湊不出來時、當家中人口過多時、當半工半讀時,誰還有閒工夫去使用「數位科技」呢?

在許多的結構性隔絕之下,要縮小數位落差需要配套措施。除了要考慮各種造成數位落差的原因及人口、心理特質之外,還要注意近用與使用ICT之後帶來的影響與衝擊。作者在文中提到五種活動可視為是正面應用ICT的結果:包括生產活動、政治活動、社會活動、消費活動、及儲蓄活動。文中未深入介紹數位科技如何幫助原本貧乏的人們從事這些活動,但點出了可以研究的方向。例如針對現實社會中弱勢個人(如外籍新娘、山區原住民兒童)如何利用網路結成社群以獲得社會支持的質化研究。另外,學生認為必須從批判的角度來看政府的數位政策;政策的手段與目的是否一致,有無利益關係在其中運作,在縮小數位落差的政策中誰受益最多,數位落差到底是社會不平等的原因還是結果等。

Posted by portnoy at 15:3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12月19日

The Digital Dilemma

此篇文章雖然只是書的摘要,但其中闡述的觀念言簡意賅,將數位資訊時代的智財權概念、困境、重要性、還有可能性一一做了清楚的解釋。誠如作者所論述,現今IP面臨的兩難無法只藉由改變法規來解決,因為IP的問題牽扯的領域面向極廣,除了法規政策,還必須考量到與科技發展、商業競爭、人文教育、及社會民主之間的關係。不同種類的資訊不能一條鞭式地硬性規範,而是必須先顧慮到規範的方式是否能給予作者及出版者適當的鼓勵因素(incentives),同時讓一般消費者能有效率地近用,以發揮資訊的最大價值:增進社會整體福祉。

科技是數位時代IP的毒藥與解藥。此篇文章首先點出目前IP面臨的許多問題與數位資訊特性的關係:傳統類比資訊的公共性、存留性、以及固定性在網路上被顛覆了。這使得不論是消費者、作者、出版者、甚至法規制定者都無所適從;學生認為對科技過與不及的依賴或擔憂才是造成目前混亂情況的主因,而非科技本身。也就是說,要先對網路及數位資訊的各個面向(經濟的、社會的、心理的等等)加以瞭解,才能知道立法的基礎在哪。

就著作權法而言,其目的是應該是為了要促進資訊的最大價值得以發揮,而非只保護作者或消費者任何一方。對著作權片面的了解,使得商人與消費者為了各自的最大化利益與最小化支出疲於鬥爭,政府則周旋於兩端忙的焦頭爛額,或是做些膚淺的宣導,紮根教育的重要性被遺忘了。學生認為,數位科技的特性不需贅述,然而科技的使用方式依然操縱在人的手上;數位資訊的獲利模式已逐漸浮現,我們必須深入探討在這些獲利模式背後的著作權概念是否已經轉變。像是文中提及的傳統低價模式、販售注意力模式、以及販售服務模式等等。

此篇文章的另外一個重點是數位資訊的再製與衍生。近來出現的創意公用授權條款(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正呼應了作者的問題:複製(copying)是否依舊適合作為著作權(copyright)的概念基礎?的確,網際網路就是無止境的複製與再製(Accessing is copying),公共財與私有財在輕易的複製技術之下界線十分模糊,CC就試圖在兩者間找到一個平衡點。以CC作為出發點,個人或組織可以將自己的作品貢獻至公領域,增進創意的激盪,造福大眾。這在傳統出版通路被把持的時代是無法想像的。麻省理工學院就將其所有的電子化課程以CC的方式開放給大眾,台灣已經有人在著手翻譯(魔戒的譯者朱學恆),台灣第一張以CC授權的唱片(朱約信的搖滾耶穌)也已經出現。

學生認為,資訊數位化及網路帶來的許多「問題」事實上是幫助我們解決舊有法規想法造成的真正問題。貧乏的公領域不可能孕育出豐盛的私領域,當電影、電視、書籍平均製作成本的四分之三用在買廣告、炒新聞的時候,所有人都該從頭想想資訊的價值何在。

Posted by portnoy at 15:3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12月11日

republic.com Chapter 5~9 Case Sunstein

作者在此書的後半部開始提出一些他個人對於「無限過濾」或網路負面後果的解決和挽救之道。首先他在第五章要分清楚的是「公民」與「消費者」概念上的不同,以及其造成對自由看法的不同。對作者來說,媒體的使用與滿足觀表面上強調人們擁有高度的自由,實際上,這種消費理性帶來的消費循環實際上反而是不理性也是缺乏選擇的。人們在消費循環中得到的不是更多的快樂,而是在有限選項中打滾而缺乏了探索世界的勇氣及接觸其他觀念的機會。人們必須要體認自己公民的身分,而不是被商業機制牽著鼻子走。學生認為,人都具有公民及消費者雙重面向,問題在於如何提高人民的公民意識。事實上,就算網路未出現,民主國家的人群也早就篤信消費教的教義了,這不是簡單的把錯歸在大眾媒體之上就可以解決的了,這是資本主義的必然結果。

接著在第六章,作者以其法律背景清楚的告訴我們:管制無所不在。問題在於怎麼管制?學生認同作者的看法,但是也覺得作者故意離了題,只為了反駁那些反管制的自由基進份子。學生認為,言論管制和其他行為的管制是很不同的,作者在文中卻往往將之混淆,把散播電腦病毒和言論自由擺在一起而認為言論需要被管制是很怪的論調。另外,在第七章,作者又用了幾個極端的例子—例如侵害個人隱私的反墮胎網站—來佐證他認為言論需要被管制的立場,學生認為實在是引喻失譬。就如同詐騙集團的電話不能被視為言論自由之下的保護對象,當言論實質侵害到他人的財產和名譽時(包括網路上的),當然不受到保護,或許作者想要反駁某些強調絕對自由的網路基進份子,但是這種論調似乎並不恰當。

第八章中作者提出一些促進民主的可行之道,首先是商議的領域。作者也體認到網路的特性同時也提供了公民參與民主論壇的機會和場地,因此認為或許可以有個NGO來籌設商議民主網或公共網,讓網民也能積極參與民主,討論各種「話題」,政府可以對其(公共網)進行補助,就如同補助公共電視一樣,讓它能為人民所近用,提供完整的資訊和辯論的場所。另外,主要的媒體也必須把自己的所作所為暴露在陽光下,接受公評。最後則是期待媒體自律,以超連結的方式必載意見或立場不同的網站。

就所謂的共同經驗來看,公共網或是商議民主網的概念是可行的,只要確定討論是以議題而非以社群為基本來進行,重要議題也都能得到相同的注目,適時地提供正確資訊促進討論。但是讓網站暴露在陽光下的想法就窒礙難行,原因在於網路的無國界和個人即可建構的低門檻,或許主要的入口網站會配合,但是其他網站既沒意願也沒經費,偏偏作者擔憂的偏激網站大多都屬於這些。網路媒體自律也是一樣,作者雖然提供了一個「想像」,但實際執行的門檻還是太高。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12月05日

republic.com Chpter 1-4 Cass Sunstein

看完本書一到四章,事實上可以大致了解作者的立場和見解,正如導讀中所指出的,本書旨趣在於探討網路是促進民主還是顛覆民主。一到四章的內容也不斷的對此一問題作論述,就作者的基本立場來看,網路的客製化(customization)會使人們只看的到想看到的,無法「巧遇」資訊進而產生群體極化現象,社會中的人在思想及行為上逐漸趨異,彼此間的立場鴻溝也越來越大,那民主所必須的公共論壇及討論也將不復存。然而,正如導論中所說的:這只是一本小書,作者所提出的許多論點和例證讓學生不敢苟同,茲簡述如下。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什麼叫做民主?現在的美國民主了嗎?美國的民主制度又可一視同仁適用全世界其他民主政體嗎?作者在論述之時似乎沒有考慮到這些,處處透露著美國本位思考,將民主視為人類最高價值,把民主當成萬靈丹,或者應該說,作者好像認為美國儼然是世界上施行民主最為成功的國家,小心翼翼的想要維持現狀,十足的保守思想。

第二,早期大眾傳媒(雖然作者在書中都稱其為「公共」傳媒),造成的思想僵化、資訊停滯、資訊壟斷、誤導等等持續至今的缺點在本書當中被刻意的忽略了,而成為建立社會共識不可缺少的黏著劑,在這一點上,法蘭克福學派對於大眾文化的批判似乎更為有力。作者雖然也會點綴式地解釋自己也認為網路會帶來某些好處,例如資訊更快速流通等,他依然過於強調網路個人化的負面影響。事實上,哪種科技的出現不是伴隨優點和缺點呢?把大眾傳媒當成公共傳媒(一種在美國根本絕種的體制)一般來看待就已經很不適當,更遑論緬懷其帶來的社會凝聚力或討論空間卻沒看到其缺點,學生難以認同。

第三,作者似乎忽略了人依舊生活在社會當中與人互動。少數的極端份子脫離現實社會沉溺於網路世界,但社會中還有其他機制在運作,包括學校、宗教、工作場所、及最基本的家庭。社會不是只靠傳播媒介在支撐,而是與其他許多力量一起產生動態的影響。最後,作者對人性的假設非常明顯,就是人好逸惡勞,是x理論的觀點。作者認為人如果可以,一定會選擇自己喜歡的、能接受的資訊來吸收,卻又認為民主的機制建築在公共討論之上,試問,若是人知道公共論壇中必定會接收到與自己觀念相左的訊息,為何還要加入討論呢?事實上,人類是願意接受觀念上的挑戰的,沉默螺旋理論也並非通則;必須回頭想想,造成人想鑽進網路社群,訂製Daily Me,而不願意接受其他看法的原因有哪些?若是現實社會真的如此民主、人人都能公開討論自己的立場,彼此也都願意虛心看待,還要操網路的心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11月29日

Language and libertarianism

作者在這篇文章中主要的論述重點是語言在網路文化中扮演的主宰角色,和自由意志論(libertarianism)與無政府主義(anarchism)對網路政治的影響。首先,作者提出網路使用人數比例分布與人口變項等統計資料,強調在網路世界中富裕的白種人是網路社會的主要成員,已開發國家的網路使用戶數遠高於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而即使在開發中國家富裕的中產階級網路使用者也依然是少數的。再者,網路空間的建構幾乎完全在英語的基礎之上,不論是程式語言或是
原始碼,英語是唯一的開發工具和了解工具,就連網路中的溝通使用模式也一併受到影響(eg.flaming或trolling)。因此,網路的種種基本前提恆久地支持著盎格魯薩克遜人的文化和地位。

學生對於作者的看法有贊同有反對;贊同的是學生也認為網路的基本設計語言與原始碼的確使得英文成為網路近用的高門檻,而許多的網路社群及論壇也都是以西方本位來建構;反對的是,我不認為其他語言的使用者在網路上的生存空間當真如作者所論述的如此稀少或相對之下較無力,事實上,比起現實社會中的情形,學生認為網路世界帶來的低進入門檻和搜尋成本的降低對於其他弱勢語言的使用者有正面的幫助和提升。現實社會中的不平等必然會反映在網路空間中,但是網路的性質是否能促進公平性是值得期待的。

接著作者提出網路政治的文化有兩個部份,分別是自由意志論和無政府主義。自由意志的代表為EFF電子邊疆基金會,他們的主張是中央政府的縮減及外在管制的完全消失,他們相信網路空間中人具有自由意志,自我管理(self-governance)才是維持網路秩序的唯一規則;而無政府主義的代表是駭客和鬼客(hackers and crackers):他們要求解開資訊的束縛,認為在網路空間裡自由探索不該受到拘束,也不該被視為犯罪,這樣的激進作為招致來自各方的批評,有人認為這種行為只不過是另一種試圖控制其他人的手段,不同的地方只在於掛著資訊自由的煙幕。

誠如作者而言,網路文化的政治和網路政治的文化彼此是相互交纏又密不可分。然而學生認為,不論在現實社會或網路空間裡,詮釋權的激烈爭奪是永遠不變的戲碼,網路的規則尚未成熟,其不穩定和不斷創新的型態賦予使用者很高的權力去呈現自我的詮釋方式;即使不受廣泛認同,也總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空。後設的思考是:對於身處不同文化區域的網路研究者來說,我們必須跳脫西方的思想脈絡,發展植基於地區文化的網路政治思潮和網路文化。例如:在華文網路世界中網路政治與網路文化之特點為何?與作者文中提及的有何不同之處?為何不同?都是值得研究的課題。

Posted by portnoy at 12:5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11月22日

Physical and Cyberplace: The Rise of Personalized Networking

Barry Wellman在這篇文章當中強調了社群(community)與網路(network)的概念,並以通訊科技的進步與其個別特徵來鋪陳人類社群網路的進展過程,檢視人類是如何隨著科技的發展,同時改變了社群的定義以及傳播的核心: 從door to door, place to place, person to person, 到現在的role torole。在過程中使用了許多作者本身以及實際生活中常見的案例加以佐證,讓我能輕易了解作者的想法。

然而學生認為,雖然新科技給傳播帶來了更高的頻寬、更好的移動性、更多的全球連結性、以及更為個殊化的媒體,舊有的溝通型態並未被取代,而是轉化成為新傳播媒體的基礎;role to role的傳播也並未全然取代door to door,只是在新的時代更為常見,或者更為突顯罷了。

許多社會性的改變是否全然受社群及傳播型態的改變而變呢? 在作者的例子裡,透露出份量不小的科技決定論思考,例如男性與女性掌握社群的能力等;雖然有趣又吸引人,但是尚待檢視。從作者描述的進程當中,人類社群受到通訊及交通工具的進步所影響,對於時空的感受也漸漸改變,時間與空間被割裂的同時,人也逐漸從地理上的社群轉向至心理上的社群,而一個人心靈上有多少層次或變化,他的社群網路就有多複雜。這一點對我的思考有很大的啟發。

然而,學生認為這各種的傳播型態並非肇因於新媒體,而是亙古長存於人類溝通當中,新科技的產生只是幫助我們更能輕易地觀察到人類多樣化的傳播方式,人類在溝通當中是有意識地選擇還是受媒體制約而轉換不同的溝通方式是學生感到好奇的地方。根據作者,人類理性地掌握控制各網路中可得的資源,包含了了解如何連結上線上或線下的社群網路(knowing how to network),以及如何使這網路成為重要的有價值的資產,感覺是將人類視為能夠精確衡量社會交換價值的動物,然而現代社會的異化以及疏離難道是人類理性思考後想達到的結果嗎?

傳播形態的出現及改變對於人類多面向及全觀的本質造成的影響是什麼呢? 是擴展了更多面向? 是專一於少許面向? 還是強調了特定面向? 學生認為人類具有適應(adapt)各種傳播媒介而找出有效傳播方式的能力(例如印象管理模式),作者文中提到了有關在公眾場合旁若無人般講手機的例子,是將之看作人類思想與肉體的抽離,而往往也抽離了社會情境,使得作者感到難以忍受。然而這種不自然感造成的怪異感受,在學生的日常生活觀察中,已經有逐漸受到適應的傾向,也就是說這種行為逐漸成為我們手機世代的新基模(schema),而學生更認為隨著傳播科技的發展,這種情況將一再發生。雖然,相關的禮節考量也會從反方向來抑制這種旁若無人的溝通,但最終人類還是會持續「適應」下去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6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