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2日

[Asia247]A Taiwanese Blogger in China

感謝馬來西亞知名英挺俊俏帥氣blogger Jeremiah給我這次機會,讓我登上了Asia247

內容主要談的是我上個月前往杭州參加CBC的所見所聞與感想。說來慚愧,明明收穫很多,回來以後卻一直沒好好靜下心來紀錄一下,答應要給苦勞網的稿子也遲遲寫不出來。(Torrent,我對不起你)

其實Asia247的節目多半是英語,但是要我用英語表達我去杭州的感想,我大概會舌頭打結打到死吧,所以就只好用中文了,也要請Asia247的聽眾見諒。

Asia247目前固定發佈影音podcast,致力於聯繫亞洲網路使用者,提供許多訪談跟一手報導,跟Interlocal.net有互補功效;希望未來能有榮幸參與Asia247的計畫。

有興趣聽這段談話的朋友請到這裡來,或是直接點選下載節目收聽。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9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11月17日

瓜地馬拉的照片:Doña Maria

原文:Images from Guatemala: Doña Mari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Portnoy

Doña Maria

Doña Maria  攝影: James Rodriguez

Doña Maria,這位高雅的老婦人穿著顯眼的白色刺繡寬襯衫,神氣地坐在廚房裡。
Doña Maria是瓜地馬拉高地Ixil Maya社區的家族成員之一,最近在Rodriguez的攝影紀錄片中出現。在他的Flickr相片組頁面上寫著:
自1960到1996年,在瓜地馬拉發生了長達三十六年,蹂躪一切的內戰,住在Ixil 三角區的居民遭受的暴行最為慘痛。幾十次系統的大屠殺破壞了這個地方,數千人離散國內各地,有些則越過了墨西哥邊境。

今日,政府與游擊隊簽署和平協定十年之後,比照大多數其他瓜地馬拉地區,Nebaj準備依照該和平協定進行戰爭賠償措施。但不幸的,有些人會阻止計畫進行以便從中獲利。

接下來這家Ixil家族則因為參與了追求社會改革的活動而受到不知名人士的當面威脅。
有興趣多瞭解瓜地馬拉和平協定的讀者歡迎到瓜地馬拉團結網絡部落格繼續瀏覽。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1月10日

菲律賓:部落格反思

GVO在地化計畫需要你!我們需要翻譯者(英--中,中--英)、校對者、網站維護者,不要再猶豫了,現在馬上拿起電話...然後放下...接著email到GVO-translators@googlegroups.com!
原文:Philippines: Reflections on blogging
作者:Mong Palatino
翻譯:Portnoy
校對:

Solar Power(太陽能)在第一國立大學教新聞學,他讚揚部落格在民主化過程中能夠發揮的潛能,強調篩選網路資訊的重要性:
「這些發展可視為將權力賦予人民,讓他們能透過網路傳播訊息給全世界網路使用者。另一方面,這個情形也代表任何人都能上傳內容到網路上...網路上的資訊洪水不一定是好事,因為網路使用者也同時接收了錯誤、誤導,跟誇大,不可靠的資訊。」
他對部落客與記者之間關係的看法:
「必須要強調的是,不能將所有的部落格都當成記者的報導,同理,並非每個部落客都是記者...但無法避免的,部落客在自稱為記者之前,應該要先知道新聞的原則以及標準為何。」
Torn and Frayed in Manila 談到了為何部落格對菲律賓的政治影響那麼微弱:
「我想,部落格能發揮力量進入傳統政治掛帥的菲律賓式政治(或英國式政治)還要很長一段時間。前幾名的菲律賓政治部落格只接觸一小部份能使用英語的精英(而這又是選民中的一小部份),我懷疑他們能否宣稱自己對政治議題有任何影響力。許許多多極佳的菲律賓部落格已經且持續對菲律賓人的智識生活做出貢獻,但短期內我看不到部落格贏得菲律賓選舉的可能性。」

這篇文章引發了一條有意思的迴響,表示即使世界性的網路連結了,也不一定等於更多的政治參與:

「假設明天以後所有的菲律賓人都能上網,這能夠解決貧苦大眾對政治參與不足的問題嗎?不,因為其他社會與政治分割會阻礙集體的政治行動。例如英語作為這個媒介使用的主要語言--這對美國或是馬來西亞就不是問題了,在他們的情況中,網路能夠降低階級差、性別、以及族群差別,讓人們能使用網路,為了達成政治目標去合作、去動員。」

My Liberal Times指出了菲律賓政治人物不寫部落格的幾個理由:

1. 網際政治還未發展;
2. 政治文化不鼓勵寫部落格;
3. 政治討論高度私人化,而非議題取向;
4. 對政治人物來說,寫部落格非策略需要。

Peter Lavina提出另一個原因:

「或許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許多政治人物根本不知道怎麼寫作。他們用華而不實的英語談話,但是無法用簡單的方式把想法寫在紙上。」

A Nagueño in the Blogosphere 相信「大多數政客根本不知道部落格是什麼,也不瞭解部落格的巨大潛能。」

Far from Neutral 不同意My Liberal Times的部份論點:

「但政治人物不寫部落格的真正原因其實只有兩個字:信任。沒有人相信政治人物。人們怎能相信呢?我們花了好幾個世紀去學習不要相信當權者。你是搞政治的?我自動就不會相信你。職業政客並非為公眾服務,而是自我服務。」

Out of my mind 是少數幾位後來成為主流全國性報紙的部落客。Adarna's Attic 解釋說,她必須要以英文寫作,如此才能讓她「各國的部落格同伴」看懂。 Newsstand 談到他在書展遇到的一個人:「我們在現實生活中認出彼此,因為我們都寫部落格。」

Posted by portnoy at 03:43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11月07日

Another System Error in Taiwan's road to democracy?

以下是我想摘譯,然後放上GVO的文章,但是.....好難,真的好難...我的中譯英能力還很遜...不知道一審結束前翻不翻得出來...

魔力起訴書,揭露真相,開始究責& 阿扁記者會說了什麼?(廖元豪)
夢裡不知身是客民主的素養,沈重的心情
茄苳樹窠:這個時代還在打壕溝戰?
還有非主流的人存在著 - Ubi Amor Ibi Fides
漂浪。島嶼--munch:◎國務機要費案--政經結構毀滅戰◎
苦牢之最後一年 » 陳水扁總統 11/5 國務機要費報告 - 感想
西瓜的滋味:Tenz's blog » 我看陳總統的記者會
迷幻機器:陳水扁1105記者會之後:我的牢騷和推薦文

請求諸位大德提供更多您認為可以幫助外國人理解這起事件的文章,不管什麼角度,不管立場偏哪一方,都好!當然,如果有人願意幫忙翻譯,我會感激涕零...

滴咕:身為GVO的作者,我貢獻給GVO的文章數量寥寥可數,原因有二,比較主要的原因是我仍然將大部分精力放在GVO中文版上頭,然而另一個原因比較次要,但是解決不了,那就是對許多議題的知識過於淺薄,看的部落格也過偏,不太確定自己能不能總結台灣部落格圈對特定重要議題的看法,例如目前討論地沸沸湯湯的國務機要費案,以及陳定南先生的逝世,更遑論精準地把這些深奧的文字翻譯成英文。

有很多優秀的英語blogger努力不懈地介紹台灣,討論台灣議題,但是還有更多精彩的中文辯論應該讓更多人看見,這是我的責任,而我失職了。


11/11 update:看樣子沒辦法翻了,Orz....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GVOtest]2006/11/07 Global links 標題放送(更新中)

以下為今日Global links的短文標題,請點入鍊結瀏覽您想要看的故事:
伊朗:被關最久的政治犯
秘魯:對抗兒童色情網絡
尼加拉瓜:最新選舉結果
巴西:森林美景
墨西哥:三個炸彈在墨西哥城爆炸
墨西哥:多媒體瓦哈卡
玻利維亞:42區
瓜地馬拉:恭喜Ricardo Arjona
薩爾瓦多:火山警報解除
孟加拉:在東京的長工時
尼泊爾:皇室的沉默
巴基斯坦:世界伊斯蘭經濟論壇
印度:旁庶普,全球化,以及簡史
印度:在萬聖節前夕的紐約裝扮成Osama
斐濟:沒有政變這回事
馬來西亞:柔佛地區的自由進出特區
泰國:不參加百元電腦計畫
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拯救Neretva河
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俄羅斯:能源卡
阿爾巴尼亞:冬季大停電
俄羅斯:冬季大停電
俄羅斯:Karachais被遣送出境的歷史
塞爾維亞:Halovo的吸引力
牙買加:跳舞而死 與 重量級拳手被殺
哈薩克,塔克曼:德國外長Steinmeier來訪
哈薩克:電影Borat首映
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的傳福音人與科索沃的獨立
哈薩克:替二戰退休老兵免費理髮
塞爾維亞:「每個國家都想把科索沃納入憲法」--(諷刺寓言)
塔吉克:總統選舉
俄羅斯:國家統一日
摩爾多瓦:電影波拉特在摩爾多瓦跟羅馬尼亞
千里達與多巴哥:蚱蜢隊,酒測,犯罪
波多黎各:蚊子實驗
南韓:誰是美國的盟友?
中國:部落客實名制
台灣:前法務部長過世
台灣:貪污案
中國跟非洲:中非合作論壇(FOCAC)
中國:中國的網路媒體具有全球競爭力嗎?
非洲:D.R.剛果的緊張情勢

Posted by portnoy at 12:3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1月06日

[GVO]衣索比亞部落客搶先主流媒體

原文:Ethiopian blogger scoops mainstream media
作者:Andrew Heavens
翻譯:Portnoy

消息於下午12:42爆發, 一名衣索比亞人權運動者, 另一名不知名的衣索比亞人, 還有兩位來自歐洲委員會的資深官員在今晨於衣索比亞跟肯亞的交界被逮捕。

衣索比亞部落客Ethio-Zagol的報導稱該名人權運動者為Yalemzewd Bekele,而另外兩位歐洲官員為:

Bjorn Jonsson,是至衣索比亞出使團的財政與契約部主任,還有Enrico Sborgi,服務於貨品管理部門。
這篇文章,[知名人權運動家被逮捕],發表在Ethio-Zagol的部落格Seminawork上,裡頭說警察一週來都試著要逮捕Yalemzewd Bekele,因為他跟反政府活動有聯繫。文中也提到兩名歐洲委員會的官員被逮捕是因為「他們試圖幫助Yalemzewd逃脫」。

主流媒體於上週末被這個消息驚醒已經是事件發生後一整天的事了(這裡有BBC十月20號星期五的報導版本),而之後又過了六小時,記者才搞清楚相關人士的名字。又過了幾天,等到這起事件中的人名跟其他細節終於在正式頻道上播出,才發現那篇原始的部落格文章幾乎完全正確。

Ethio-Zagol,身為衣索比亞部落格圈中最神秘卻也最多人鍊結的寫手,在所有主流媒體之前搶得一個傳統的獨家。

過去幾天,Seminawork憑藉著上好油的新聞纜線固定在部落格上更新這起消息。例如警告與最新消息:揭露衣索比亞政府最巨大的貪污與非法偵探活動這篇文章中有更多與逮捕地點有關的細節以及警察追捕每個人的方法。

接著還有有關歐洲委員會非法監聽的更多消息Yalemzewd Bekele的最新消息,還有最近的這篇,衣索比亞人權律師的家屬否認見過他

其他衣索比亞的部落客隨即認可了他的成就,Meskei在喚作獨家的部落格一文中這麼寫:「你沒辦法不佩服他」,「Ethio-Zagol有極佳的管道。他搶先所有人之前知道那些名字。」

Weichegudi ET 政治當跳蚤開始噬咬一文中談及這個案件之前,追溯這個故事到了Saminawork:
衣索比亞政府宣稱他們具有權責去逮捕那兩名衣索比亞人,理由是他們犯下...嗯...「重大犯罪。」如果你對衣索比亞政府的司法觀念不太熟悉,「重大犯罪」事實上可以代表一切,從「你用了錯的鼻孔呼吸」,到「你行使了憲法賦予你的言論自由權利」,選個位於兩者之間的吧!
詭譎的歐洲人被拘捕,也僅僅代表過去兩個禮拜煽動性十足的衣索比亞政治新聞的其中之一。

衣國的部落客也針對一份先被洩漏,之後獲得官方公告的報告嚼起舌根,該分報告證實199人在去年的選舉後衝突中被殺害(這個死亡數字是當時暴力事件發生後官方迅速公佈的數字的四倍)。

在這個話題之上,還有總理Meles Zenawi的言論,他說衣索比亞目前「從技術面來說正處於戰爭」,敵人是索馬利亞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另外還有數千名厄力垂亞的軍隊正大舉跨過衣國的北境。

亂流四起的時刻,也激發該國的部落客寫下許多長篇且讓人反思的文章。

Enset用一個理論來解釋該國目前的政治情勢,焦點放在該國曾經快速茁壯的反對黨是否健全之上,而他們已經陷入了懷疑論與妄想,不去在乎事實
選舉前的政治過程,選舉後的政治亂流,大體而言,2005年五月的選舉徹底改變了衣索比亞的民主概念。好幾個世代以來,衣索比亞人以為政治力量來自於上層的賞賜;今天,大多數的衣索比亞人相信這個禮物(政治力量)是他們應得的。

今日,反對黨陣營正為自己惹出的麻煩而困窘,缺乏具有遠見的領導人,而且行動僅隨意而為,沒有清楚的攻擊目標。每一個政黨或是政治組織都因為相互矛盾的個人冀求而糾結在一起。
Weichegudi ET 政治在 政治到底多麼醜陋?你要怎麼要求另一個世代去療癒 兩篇文章中傾瀉她的憤怒。

但是她兩個禮拜前的對政治的反思文章溫厚多了;藉由她的外祖母第一次發覺民主概念的故事。她在AmlakE...feTaiyE一文中這麼寫:
外祖母剛註冊成為有投票權的選民,因此非常興奮,而她國小一年級的曾孫剛考完期中考回家。

外祖母問大人們,為什麼他們從來不告訴她投票這件事,大人們閃到一旁,嘴裡喃喃談論著排水溝該清了。外祖母認為她腰間的水果已經腐壞了。

外祖母將下面這段加進了早晨的祈禱中:「AmlakE, feTariyE… dehnawun sew asmeriTeN…」她靈活的手指在念珠上以裝配線的效率快速轉動。拉塔塔塔塔...「AmlakE feTariyE, ke erkuss sew sewireN. Antew ijEn yizeh asmeriTeN… Mela'ktoch, Emiye Mariyam.. ke innE gar teselefu.」(我的主啊,我偉大的創造者...請不要讓我選到異教徒。天使啊,我們的母親,當我投票時請與我站在一起。)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30日

After 2006Cnbloggercon



謝謝Owen、Issac、number5...等許許多多的網誌年會策辦者,這次的會議我個人收穫很豐富(儘管我幾個session中間昏迷好幾次,而且最後提早離開),不管是腦袋還是肚子都填得滿滿的,得花許多時間消化。

經由這次會議激發出來、值得繼續討論的議題不少,不過我想我自己最感興趣的應該是以下幾個:

  1. 全球之聲以及GV "Glocalization"的計畫該怎麼改進?該怎麼吸引更多人的參與?ilya在會前已經提出幾個亟待改善的部份,有待之後丟出來一起討論。GV
  2. blog aggregator的多樣性...與必要性!在台灣的話,就是要如何徹底發揮hemidemi的潛能,而且要避免重新發明輪子的問題。豆瓣阿北提到的微內容與網路言論空間的公共性層遞,雖然過去已經有許多研究討論,但是我的確忽略了要針對新web2.0服務去一一檢視他們的公共性考量如何體現在使用流程與使用者介面上。
  3. blog network在華文地區的發展機會在哪?營利的「營」應該不只一種方式,非營利的「非」也不該因此侷限寫手未來的發展。如何讓用心經營且想透過blog優質內容養活自己的人能夠不成為泡沫,而那些不需要靠blog攢錢而有其它目的的人要怎麼有效率地集結?真正泡沫化的是主流媒體,但是如果部落格與其它新媒體不能即時取而代之,這個真空更讓我擔心。
  4. 純網路原生NPO與NGO在台灣的空間與發展?如果NGO2.0如此複雜...
  5. 要怎麼找到更多傻瓜來搞公職人員(立法委員、各級候選人、內閣成員)監督wiki?最後這一點可能是最迫切的了。KJ是需要請益的對象--延伸:2006北高市長選舉wiki
我個性慢熱,千言萬語留待以後說,總而言之:到台灣找我玩,同志!

...不過我明天還在杭州....XD

Posted by portnoy at 00:07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9日

馬拉威:瑪丹娜,馬拉威,男孩大衛

原文:Malawi: Madonna, Malawi, and Baby David
作者:Ndesanjo Macha
翻譯:Portnoy
校對:

針對瑪丹娜領養馬拉威嬰孩的這件事,AfriKa-Aphukira寫道:「對Yohane Branda先生來說,他從來沒有聽過流行樂女王瑪丹娜的名字,直到她上週來到馬拉威,領養了他13個月大的兒子大衛,他才知道這號人物。他理解這位物質女孩最接近的方式是透過Dona這個字,這個字在馬拉威話裡的意思是富裕的白種女性。在幾天之內,他現在知道她是誰了,當然還有那個有錢人蓋瑞奇,他們兩個是他兒子的新父母。這起新聞一開始給我的感覺是驚訝,一個小孩的爸爸還活的好好的,而且可以照顧他的時候,怎麼會被當成是孤兒,而且還可以被人領養去。」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巴基斯坦:非政府組織

原文:Pakistan: NGOs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譯:Portnoy
校對:

Pakistani Abysmal談到巴基斯坦的非政府組織,「巴基斯坦有上百個,甚至上千個註冊的非政府組織,不但不用納稅,還能為了計畫向穆斯林收取天課(伊斯蘭教用語,指穆斯林必須繳納的法定賦稅),但是絕大多數的非政府組織都是政客的招牌,用來在選舉前向大眾呈現自己做出的奉獻,不然就是商人設立非政府組織藉此避稅。」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7日

剛果布拉薩:殖民者應該被視為建國者嗎?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
作者:Jennifer Brea
翻譯:Portnoy(總覺得這篇文章跟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
校對: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讀者
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 這週,法國-義大利探險家與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還有他的家人的遺物在阿爾及利亞被挖掘出來,並且重新安置在剛果共和國首都布拉薩一座花費數百萬打造的壯麗陵墓中,就連首都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國際主流媒體鮮少提及重新安靈這件事,他們的報導大多強調De Brazza的人道事蹟與反奴隸偉業。然而許多剛果人,包括其他法語系非洲國家的公民,都將De Brazza視為一個殖民者,並且對於布拉薩將他當成國父的決定非常震驚。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引發了複雜的歷史記憶、國家認同與主體建構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國家的根本存在還被同一批試圖主宰跟摧毀他們原本文化的外國勢力所掌握時。

法國剛果民主黨員組織發行的雜誌Mwinda Press針對De Brazza刊出幾篇文章,激發了如疾風般橫掃的讀者回應。以下,我會翻譯Mwinda Press上對話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見(法語)。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剛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計畫的人強調De Brazza跟其他歐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個人道主義者與和平主義者,他對抗奴隸制度、為了捍衛非洲人的利益而奮鬥。許多人竭盡全力反駁這種歷史詮釋。

在Mwinda Press網站上,一位讀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 上Mbé皇室宮廷的立場,該法庭將國家主權以聲名狼籍的條款讓給了法國,而這條款是De Brazza跟不識字的國王協商之後的結果。:

《跟某些「污衊」llo l與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間友誼的歷史學者所說的相反,De Brazza並非為了主宰或殖民才來到我們的國家,而是為了人道理由、為了寬恕、正義、與平等。這才是皇室宮廷慶祝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勵了剛果的領導人Gabon與法國開始思考將這段歷史放入學校課程與文化組織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宮廷第一家臣這麼說。

Moi 懷疑:

他們是拿了多少錢才念出這些彷彿失去記憶的胡言亂語?...還有太多剛果人依舊準備好把父母賣掉,以換得一點錢(譯按:寡廉鮮恥之意)。真是可恥!Ngailino!

讀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個諷刺的角度來詮釋De Brazza的「利他行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臨多少惡意,他都不傷害任何人類一毫--他只傷害黑鬼!

Mwinda Press有篇文章的標題是「De Brazza, 假 「人道主義者」, 真強姦犯?」 (Fr) ,有關一部影片,內容描述剛果的埃及古物學者跟歷史學者Théophile Obenga宣稱De Brazza強姦了Batéké公主,該文引燃了燎原之火般的讀者回應

cherie,一位Mwinda的讀者,引述了其他的暴行紀錄:

我甚至還聽過Brazza曾經用炸藥炸掉整個村莊。他絕不是什麼人道主義者,[總統]Sassou這麼拱他的原因是為了討好些曾經為了殖民利益而採納具爭議性法律的法國人。
多哥作家Kangni Alem認為即使De Brazza是個「正直」的人,依舊不能因此忽視他所代表的:
即使De Brazza是個「正直的殖民者」,與剛果國內的特許公司抗爭,但是看見一個為了強權利益服務的殖民者如此受到褒揚依舊令人驚訝。
另一位Minwa網站的讀者認為即使De Brazza比其他的殖民者好一點,對他表示感恩也是很荒謬的: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

為何不尊敬剛果的英雄?為何尊崇殖民的過去?

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讓他們質疑為什麼剛果要選出一個來自歐洲的殖民者當他們的國家英雄,而不是選一個他們自己的。

Mwinda Press的讀者Appolinaire KOULAMA說:

把Savorgnant De Brazza的骨灰送回去,以剛果自己的英雄...那些從De Brazza代表的殖民者手中,帶給我們自由的英雄來替代...
Kitmien在Kangni Alem的部落格上留下回應:
這真的讓人感到很難受,當你所屬的人民的領導傾向於去榮耀一個殖民者,而不給予自己國家內的兄弟一點掌聲。
Kangni Alem 引用了 歷史學家Théophile Obenga的理論來解釋為什麼剛果布拉薩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榮耀一個外人:
既然剛果人不自愛,既然剛果人對彼此抱持政治仇視,那麼他們會去榮耀一個政治上的陌生人,像是Savorgnan De Brazza就是可以理解的了。沒有一個剛果政客被納入考慮,Jacques Opangault沒有 、Youlou沒有、Félix Maléka也沒有,沒有一個政客被納入考慮。這對具有內在矛盾情結的剛果人來說,去喜愛一個外國人、一個外來的殖民者,是很正常的...」

陵墓花的金額

Mwinda Press的讀者Mbombo Mbua說 :

想像一下,如果超過一百億的剛果法郎被拿去投資布拉薩大學的改建,對剛果的學生來說有多麼棒啊!但是,這永遠不會發生,因為我們國家的獨裁者沒有孩子上大學,所以他改而把剛果人民的錢拿去蓋一間陵墓,燒給一個笨蛋。

B_Toutmosis3 在 Kangni Alem的部落格上評論:

這真是可恥...可憐的非洲!!!!!我們建陵墓、我們慶賀、我們榮耀那些要我們跪拜他們的人,同時疾病、慘劇、差勁的政府、無用的戰爭也都是這群人為了把非洲四分五裂而搞出來的...

Blaise KIBONZI 在Kangni Alem的部落格上也有所評論:

…我們在布拉薩花了很多錢蓋了一座陵墓...在一個連首都的主要醫院都沒有電梯的國家。病人要上這間(從殖民時代留下來的)醫院的五樓,靠得是「Zarian人的背」。屍體也是這樣背上背下的。每背一層樓,porteurs zaïrois就能賺一千剛果法郎。

Mwinda Press的讀者Bahonda說:
有那麼多其他該花錢的地方不花,卻花那麼多錢去替De Brazza蓋個紀念陵墓,這無疑是愚蠢到家:像是教室沒有桌子,民眾健康水準低落,常態性供電,還有營養不良的人們...
Apolinaire KOULAMA認為問題核心不在花了多少錢:
我的兄弟,Bahonda…即便我們有好的生活水準,即使我們富裕到難以想像,也不會正當化對於殖民者的崇敬。我聽廣播說,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曾經被殖民的國家去榮耀殖民者的。
不論陵墓花費多少,Mwinda的讀者Potiphard 認為這依舊可以達成有價值的社會跟教育目的:
陵墓幫然所費不貲,但考量剛果幾乎沒有花錢在任何文化建築上、博物館上、古蹟地點上,這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博物館,吸引遊客來,讓小學生跟中學生更瞭解剛果的歷史。我們不應該為了過去的歷史感到羞恥,歷史不會改變,不論好壞,它都已經塵埃落定,必須接受。不管De Brazza的家族留在剛果還是阿爾及利亞,我們會一直在歷史上談到這個人,到時候最好他留在我們身邊,以幫助我們瞭解我們的歷史。

殖民主義、國家主義,與國族認同建構問題

Mwinda與Kangni Alem部落格的讀者都探究了一個共同的主題,那就是在後殖民時期的非洲建立國族認同與在過往痛苦的歷史脈絡之下營造歸屬感的挑戰。

Mwinda的讀者Mbombo Mbua 認為剛果人的問題在於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誰:

但我們到底是誰?
我們過去接受了一切,我們還在接受這一切。
讓我們回溯過去幾年。自革命之後進入馬克斯列寧主義的時期,我們把偷走一切的政客Youlou剝皮。他的床舖被放在國家博物館展覽。在那之前,他所有的財產跟那些同黨都因「革命」而毀去。然而布拉薩還是叫做布拉薩;在法國大使入住之前,紀念De Brazza的紀念建築仍然屹立不搖,沒人敢動分毫。
今天,我們「拒絕」de Brazza的陵墓。讓我們看看自己,我們是誰?

如果我們變更首都名稱,如果我們摧毀這第一探險家的紀念建築,如果我們今天有那個臉去替他蓋一座陵墓?我們都有責任,因為我們根本不懂我們要的是什麼;更嚴重的是,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

同樣的,Musengeshi Katata (他也是 Forum Réalisance的部落客) 寫到

[黑人] 已失去了大部分的歷史,精神傳統,文化基礎。他已經不知道他身在何處,他是什麼,還有他要往哪去。然而,現在是他建立自身文化與踏上理解自我之途最重要的時刻。我們現在見到在非洲發生的事都只是讓我們分心,因為我們不願意要求自己,藉由向未來前進,認真地去看、去重新發現、去愛上我們自己。我們已經花太多時間在恨自己,卻把尊敬跟榮耀留給白人主人的文化與戒律--他的文化還有他的史觀。這早該結束了,但是好像沒有人理解這點。

Mouele Kibaya降低De Brazza這個角色在該國歷史中的重要性:

…剛果的歷史並非de Brazza的恩惠,而是這個地區革命造成的自然結果,只是剛好[剛果與歐洲人的首次互動]是跟法國人,當然也有可能是跟英國人。兩方遲早都是要會見的,所以不要再把我們的歷史跟De Brazza扯在一起了。這個地區的民眾在這之前就已經存在,而且會持續為了生存而奮鬥,不管以什麼形式;唯有自由與尊嚴才讓我們像個人...

有幾位認為這波辯論其實跟殖民主義無關,而是跟國族認同和政治合法性有關。Tima Bemba在Kangni Alem的blog上寫道:
蓋陵墓這件事本身就是一種異化的行為,但也可以被看成是內戰後為了重建國族認同的一種企圖,透過這個人,讓我們記得這個國家建立的核心...在我看來,對[移陵]的批評不該在反殖民的敏感情緒上打轉,而應該在對政治合法性的論述基礎上開始,這些現在正由剛果政治領導者進行中。
同樣的,Godefroy 也認為政府這麼作是企圖「創造一個國族的想像」,但他認為去榮耀殖民主義絕不是好方法。
創造國族想像的方式很多。我們會因為參與共同的計畫而感覺彼此更接近。我們意欲破除某些痛苦,像是殖民這件事,也能帶給我們歸屬感。這些是國族主義在其他脈絡下的目的。在「劃出界線」的過程中,建構與加強認同,然而這些界線被Sassou總統打破了。他的混亂執政不只摧毀了我們的國家,也經由他的倡議,我們又記起一段不算是我國歷史遺產的過去…

反對政府的決定

Mwinda Press 上面的對話最終演變成反對蓋陵墓的人該實際作些什麼以傳播他們的意見。

Mwinda Press的讀者Moi 說:

所以Douste Blazy [法國外交部長] 星期三會參加派對是吧?在民主體制內,我們可以用臭雞蛋跟蕃茄來歡迎他,但是我們不這麼作,因為這樣我們很快就會被Kalachnikovs鎮壓,或是在最好的情形下,被催淚瓦斯跟警棍伺候,但也因為,即使這些雞蛋跟蕃茄東西已經臭掉了,我們還是要嚥下去,當你在挨餓到極點時,擔心啥時嚥氣沒有意義。

關於移陵,衛報報導 de Brazza 是「少數幾位被尊敬的白人殖民者」,而且政府想打算「紀念De Brazza對抗奴役制度與批評歐洲人欺凌非洲工人的功績。」

而這跟大多數上述評論者的意見都不同。

我們雖然無力,但我們可以做的就是讓大家聽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試著讓媒體去報導十月三號的典禮。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已經寄了電子郵件給「鴨鳴報Canard Enchainé.」(法國的嚴肅報)

另一位讀者翻譯了這上百篇迴響成英文,並且寄給紐約時報、L'Express、衛報、BBC、每日電訊報。他寫道:「我希望這麼作能激起一點浪花。我們必須一直嘗試,特別是當我們能夠因為嘗試而獲得一些成果,而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時候...」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菲律賓總統Gloria的老公向記者提出43項誹謗訴訟

剛剛收到SEAPA的Roby寄來的群組信,信中提到了菲律賓總統Gloria的「第一先生」Jose Miguel Arroyo的面子有多麼薄,竟然向多名記者提出了多達43項誹謗訴訟,而根據菲律賓的媒體自由與責任中心指出,一間法院已經為此對多名媒體工作者發出逮捕令:
Arrest warrant out for Philippine newspaper publisher, staff «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

CMFR says Judge Silvino Pampilo Jr. of the Manila Regional Trial Court ordered the arrest of Malaya publisher Amado Macasaet; editors Enrique Romualdez, Joy de los Reyes, Ma. Teresa Molina, and Minnie Advincula; reporters Ellen Tordesillas, JP Lopez and Regina Bengco; and columnist Francisco Tatad.
這已經不是恐嚇而已了,簡直是對新聞自由的全面開戰,當然,菲律賓的記者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關於菲律賓的新聞媒體概況,請參考這篇文章:

槍口下的新聞自由:菲律賓新聞人員被肆意殺害
由於社會失序,行政體系貪污腐敗,官商勾結,罪犯橫行,揭發官商政客醜聞的新聞從業員成為暗殺的目標,從一九八六年馬可斯被推翻後至今,逾八十名新聞從業員命喪殺手槍下,許多案件至今沒有破案,菲律賓也因此在二零零四年被國際新聞從業員聯合會鑑定為採訪工作第二危險的國家,僅次於戰亂的伊拉克。

國際新聞從業員聯合會也在二零零五年初派遣一支由多國代表組成的真相調查團到菲律賓,親自了解當地眾多新聞從業員被暗殺的原因。每一起槍殺案都有不同的故事,不過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模式﹕槍手兩人、共乘摩托車、案件不了了之。

新聞從業員被暗殺的原因就比較複雜,部分是個人原因,更多則是因為發表的言論或文章損害當權者利益。菲律賓是個享有充份新聞自由的國家,該國有二百五十七家出版機構出版報章與刊物,六百二十九家廣播電台及一百三十七家電視台。電台被視為是菲律賓最具影響力的媒體,普羅大眾都是以電台為獲取資訊的主要來源。

被暗殺的新聞從業員中,一半是電台節目主持人,這或與菲律賓的電台操作模式有關。由於競爭激烈,許多電台,尤其是地方性電台經營得非常辛苦,為了搶奪有限的廣告資源,電台往往會把時段租給非僱員的節目主持人,並由節目主持人負責尋找廣告贊助商,六成廣告經費歸電台所有,四成則是節目主持人的佣金。因此,有關節目是否有廣告,很大程度在於節目主持人的表現。

菲律賓新聞從業員的薪酬非常低,根據菲國新聞從業員協會的調查,七成受訪者月薪介於六十美元至一百二十美元。一些新聞從業員為了生活接受賄賂或向貪污政客勒索的情況確也存在,這些不檢行為最終使他們付出慘重代價。

此外,菲律賓警方的辦案效率長期被民眾批評,根據菲國法律,警方只需鑑定一起案件的兇手,把調查報告提交給檢察署,即可被視為破案,兇手是否被逮捕不在考慮之內。

菲律賓新聞從業員職工總會發言人佐瑟表示,新聞從業員為何被殺害不是議論的課題,最重要的是警方必須把行兇者及幕後主使人繩之以法,只有這樣才能阻止暗殺事件的繼續發生。
而讓我深深感動的是:
儘管採訪工作風險高,菲律賓新聞從業員似乎並未因此退卻,為了新聞自由,為了民主與人權,他們堅守崗位,繼續戰鬥,期待黎明的到來。
據我所知,這段話這是真的。

雖然很多人,包括我,都對台灣媒體的差勁表現很不滿,但是我們絕不希望事情走到這一步。

延伸閱讀:
菲律賓記者遭殺害 新聞自由面臨考驗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8 | Comments (1) | TrackBack

史上最大部落格--10/17英國人要記住歷史、創造歷史

進入Telegraph.co.uk的首頁,本來是想見識一下這家為人稱道的電子報做的有多好,不過還沒細看,就先看見首頁中間一個顯眼的廣告:
Telegraph Blogs
當然,旁邊的Scarlett也非常顯眼...

點擊之後會進入該報華盛頓通訊記者Ben Fenton的部落格文章:Blogging for Britain.從文中得知有個很有趣的部落格行動即將在今天(10/17)展開:History Matters.(歷史很重要)

這個活動希望所有英國人一起參加,紀錄10/17這天,歷史對你的意義,以及你生命中的歷史。你可能剛好經過一棟歷史建物、可能在牆上看見了一些老舊的學校照片,或是跟年邁的長者談論他們過去半世紀以來的生活變遷...等等。目的是為了留下一段段英國歷史的紀錄給後代子孫。

參與者撰寫的blog將會成為史上最大的metablog(後設部落格,關於blog的blog),並且將內容印刷為文,燒錄成CD,一起收進英國國立圖書館收藏。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到這邊來看更詳細的資訊,並且在這裡寫下你的blog-on-history....當然,這是英國人的活動,亂入有點不禮貌。

ps.我自己是覺得這個活動很有意思,而過去的228全球接力秀台灣跟最近的榮民與外省族群返鄉故事照片徵集活動都有類似精神...但只是類似...類似而已。

ps2.下次可以來玩一個「邁向未來」的版本,邀請大家在某一天一起寫下對未來的想望。當然,歷史很重要,只是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大家討論未來了...

ps3. Telegraph.co.uk網站做的真有專業新聞的格調,反觀....。另外Telegraph也被稱為是成功實踐networked journalism的主流新聞媒體,還沒研究....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7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6日

感謝Charlesc,GVO中文版煥然一新

謝謝Charles的鼎力相助,不管是位在樂多的繁中版還是在cnblog的簡中版,現在都擁有跟GVO原站一樣美觀大方的外觀了!

歡迎取用貼紙喔!

GVO中文版連結貼紙

連到繁中版:

連到簡中版:

壞消息是...GVO正在進行使用者調查,據說不久後外觀會有大幅調整....XD

Take the Global Voices Reader Survey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0 | Comments (4) | TrackBack

9/11,解開千千結

免費9/11相關影片

· Loose Change 2nd Edition Recut (01:29:23)
· 9/11 Revisisted (00:59:41)
· Who Killed John O'Neill? (01:40:23)
· 9/11 Press for Truth (01:24:15)
· 9/11 Mysteries (01:30:41)
· Improbable Collapse (01:09:08)
· What's the Truth? (01:26:30)
· Face the Facts (00:47:22)
· The Great Conspiracy (01:10:22)
· Take Back 9/11 (01:44:34)

其他免費影片

· Terror Storm (01:52:21)
· Unprecedented - The 2000 Presidential Election (00:49:50)
· Mind the Gap - London 7/7/05 Bombing (00:45:00)
· Oklahoma City: What Really Happened? (01:16:25)
· Who Killed The Electric Car? (01:32:40)
· Carlyle Group (00:48:04) (the first 1:45 in German, the rest in English)
· GHW Bush and JFK's Assassination [VIDEO] (01:30:27)
· The Capitalist Conspiracy: An Inside view of International Banking (00:47:06)
· Steal This Movie ! (01:47:45)
· Uncovered: The Whole Truth about the Iraq War (00:56:08)
· Unconstitutional - The War on Our Civil Liberties (01:08:20)

影片與資料來源:
TRUTH911.NET
很多都在asyura那裡看過或聽過了,這裡順手作個紀錄與補充。台灣也有很多懸案未破,但是我們大概還沒有那麼高的研究能耐與想要知道真相的熱誠...我們都在等別人替我們動手...

然而等待真相倒還好,問題是我們往往等待的是錯誤跟假象,而且很多人即使知道等來的只會是錯誤跟假象,還是願意等....

Posted by portnoy at 01:2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1日

[Interlocal]十月十五,世界農村女性日--但是誰在慶祝?

待譯....
Interlocals.net | October 15 World Rural Women's Day – but who's celebrating?

Posted by portnoy at 18:2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03日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24(未校對)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譯:Portnoy
校對:

今天的文章多半充滿著各種揭露。找出隱藏在伊拉克暴力危機背後的到底是什麼...伊拉克政府這些天來到哪裡去了...對於教宗批評伊斯蘭言論的第一手反應...拯救敗壞國度的方法...如果猶太人跟穆斯林真的能和平相處...為什麼有位部落客對美國士兵極為憤怒,如果你讀完這篇,會見到很不得了的揭露。

一開始,我要熱切歡迎新的伊拉克部落客Marshmallow26,她的部落格名稱伊拉克玫瑰就跟她的的文章一樣甜美。為什麼叫做伊拉克玫瑰呢?Marshmallow這麼解釋

我來自伊拉克,而儘管伊拉克人正經歷戰爭以及悲傷;在戰場中依舊有盛開的玫瑰,這些玫瑰就是伊拉克人民:擁抱著希望、和平、英雄、以及愛。伊拉克萬歲!
如果你這禮拜只看一篇blog,就看這篇:

Konfused Kids寫下他個人的悲劇。他把那天稱為6/11。在六月十一號那天,Kid在伊拉克的暴力攻擊中失去了他的好友。他寫到:
我的四名好朋友,在六月十一號星期日,被Karada街上的巨大雙重炸彈殺死了。沒錯,四個人,數數...也就是,如果你能認得出他們的屍體的話。永遠不會回來了--你能想像嗎?因為你們都待在舒適的空調房間裡,坐在搖椅上,吸著百事可樂或是Kool-Aid、或是任何你們想要喝的飲料,因為你們的兒女可以安安全全地上大學,你們的配偶睡在遠離我這裡數百萬英里遠的臥室,我很想提供你們機會,讓你們也來體會看看身處伊拉克的無間地獄有多麼瘋狂,不論是因為天氣,還是因為人。我希望我能塞滿剩下的文章...他們都是再好不過的好人。其中兩位,我最好的朋友,一位是什葉派;另一位是遜尼派,還有一位則是天主教徒--這個團結一心的例子再過幾百萬年都不會出現在那些偽善的、虛假的、麻痺我們的電視廣告上。
而他回溯了四人中的三位在現場死去的痛苦故事,以及第四個人又是怎麼掙扎求生了五天,並且描述了爆炸時的情景。Kid的結論是:
我很抱歉,但是沒有一個神智健全的人能夠生活在這裡...我們伊拉克人太習於在泥巴地上被踹、被拖著走,我們甚至無法理解我們是怎麼讓自己墮入這個無底深淵。但是,當你環伺周遭的世界,而且再也無法承受任何一點的時候..(...)今天的伊拉克人是詭異且不健全的生物--迷惑、總是偏執、充滿著不信任以及仇恨。
這周的政治

有些時候你恰巧看見一個能夠稍稍釐清這個瘋狂世界的句子。這是一段Konfused Kids他部落格上的某篇迴響的回應,他簡要地總結了整個伊拉克的暴力情況。
很清楚,看來你對於伊拉克內部的權力爭奪只有膚淺的知識,事實的複雜遠超過你能想像的。你說的對,暴力大多是貪婪的伊拉克人犯下的,但是這些伊拉克人扮演的是伊朗、美國、或基地組織的前鋒部隊。伊拉克是世界戰爭的戰場。
在大部分其他的城市裡,警察保護學校讓家長稍微放心了點。但是巴格達沒有那麼好。Zappy解釋道
[伊拉克的教育部長]的確說過今年教育部的施政要旨就是「學童反恐」,他打算派伊拉克國家警備隊以及警察來守衛學校,這讓他們成為再好不過的狙擊目標...我好奇他的小孩上哪間學校?當然不在伊拉克內。愚蠢的聲明引來了更多注意;請遠離我們的孩子。
而這篇文章也帶起了其他伊拉克部落客心中對於伊拉克警方類似的怨恨。Miraj寫道:「Mansour跟Yermouk地區,在伊拉克國家警備隊以及警車到處入駐之前好的很,來了之後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現在整個地區都毀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商店不是在威脅之下關門,就是自願這麼作,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性命。」MarshMallow26補充說:「我們這兒的街道等著鋪設道路等了四年,終於在上個月清除了所有石子,然後鋪好了兩邊的道路,但是自從警察聽說了這件事,他們就佔領了一棟附近的空大廈,並且駐守在裡頭,把路給封了」。

政府到底上哪去了?巴格達連線報導了他們最近的一次會議:
當內閣成員本週開會時,內閣秘書長發現總理竟然在伊朗,另外兩名內閣成員-一位庫德族,另一位阿拉伯人,都在國外旅遊,共和黨的兩位副總理也在國外。最後,秘書長驚訝地發現「31位內閣官員(有男有女)中,22個都在國外,最後會議自然是延期了!」
Ishtar列出了一張長長的名單,上頭是伊拉克政府在安全問題上犯下的錯誤,他寫到「世界上任何一個政府要是有像伊拉克每天這麼高的謀殺率,一定會馬上宣佈總辭,承認執政失敗,承認他們無法提供人民基本的生活所需,讓人們能像個人般活下去...但是所有的內閣官員,從總理到各部部長,這些總是爭吵不休的人,統統把位子抓的緊緊的」

而政府也沒有從模範伊拉克(Iraq the Model)得到任何喘息的機會。教宗對伊斯蘭的評論傳出之後,巴格達教堂被炸的新聞緊接而來,Omar寫道:「先不論攻擊的動機為何,政府以及維安部隊必須要為沒能提供天主教祈禱場所足夠的保障而被譴責,尤其是在恐怖份子已經公開宣示他們將針對這些地點展開一波波攻擊之後。諷刺的是,相反地,內政部反而公佈要提供清真寺以及什葉派的教堂更多保護的計畫。」

談到羅馬教宗引起的爭議教宗最近談論伊斯蘭的言論以及後續反應,在伊拉克部落客之間引起了許多激烈的詰問。Iraqi Pundit對那些只顧抗議教宗言論,而卻對伊拉克內部犯罪的沒甚反應的穆斯林感到十分生氣
要不要上街頭去抗議那些以無辜者的無盡鮮血汙辱我們的宗教的殺人犯?這週四,有一個汽車炸彈在巴格達的孤兒院外頭爆炸。難道說整條穆斯林的街坊真的沒有半個人對這件事感到噁心難過,沒有人願意站出來說說話嗎?
伊拉克模範的Mohammed從伊斯蘭的歷史中挖出了一些骨骸,他說:「不管教宗說了什麼,阿拉伯以及穆斯林世界又再次經由緊繃而侵略性的反應,展示出這些領導人如何無能,沒辦法用文明的方式回應批評。」

Hala_s對於那些穿戴宗教頭飾的人越來越敏感。像是圍著頭巾的女性(在家鄉我們開玩笑說頭巾是智慧的阻斷器)或是戴著主教禮冠的教宗。Hala強調我們應該試著連結兩方,並且藉由承認自己的錯誤開始接受彼此:
教宗如果多說一些天主教自己的暴力歷史或許會讓他的話更有意義;除了他提及伊斯蘭的部份,還可以多提十字軍,宗教裁決所,歐洲的宗教戰爭。我們都在尋找一個接合的點避免更大的衝突。

但他會嗎?他總是戴著某些東西在頭上,不是嗎?
最後交給AL Tarrar來說,他直接了當地譴責了教宗,還有Takfiris(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因為他們為黑暗世紀提供了範例。

最後,Miraj說出了伊拉克人民過去30年來被餵食的食譜
在國家上頭加點薩達姆,然後再加一小撮自我、鼓勵、謊言,配上一小碟的挑釁跟武器,這樣國家就能分崩離析,而薩達姆會變得更大。接著跟伊朗一起放在爐子裡八年。拿出來之後你就會看見薩達姆整個鼓了起來,兩個國家則裂開得更多。

放在陰涼處兩年,然後拿第三個國家來撞擊第一個混合物,加上一些媒體還有四分之一的武器,以及一碟愚蠢。

用你所有的力氣去擠壓這個混合物。

加上制裁,放在旁邊十五年,直到混合物完全壞掉。

在壞掉的混合物上加上另一場戰爭,一些化學武器和其他剩下的武器,直到麵糰完全爛掉,而且軟得可以讓我們想作怎麼形狀就做什麼形狀。注意薩達姆,伸出你的手,把它拿起來然後丟出去垃圾堆,因為它沒有用了。它在作麵糰的第一階段還有點用。繼續擠壓你手上的麵糰,然後陸續將其他材料加進去,持續四年(請見附表)

我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容易控制的混合物叫做「新伊拉克」,我們可以加入任何東西並且把它變成任何形狀。

最後一個步驟是在麵糰表面都灑上一些冷血,就可以上菜了。

Sim u Za8naboot.(最接近的翻譯--「毒藥與毒藥」)

P.S:請稍待下一道菜,伊朗與敘利亞。
街頭的絮語:從紐約到巴格達

到自由的24步住在紐約,並且受一位朋友的邀約,參加猶太人週五的晚宴。身為一個伊拉克人與穆斯林,24步有點緊張,不敢說出他的身份。但是他的朋友還是跟在場的每個人說了。其他人的反應讓他很驚訝:
「Al Salamu Alaikum」猶太人中心,也就是晚宴舉辦場地的經理說,願和平降臨你。「非常歡迎你來,」他繼續說著,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我認為他是真心的。....
我吃他們的食物。我喝他們的水跟果汁。我感覺他們根本不在意我是不是在場。他們舉止很正常。...我希望Ehud Olmert,Hassan Nasrallah,Ismael Haniyeh,Jihasists,還有許多其他的大人物...能看看我們昨晚的情形。他們應該要看的。他們看了就會知道中東無法達成和平的原因是他們,不是我們!
Ibn_Airafidain蒐集了20年來在伊拉克發生的戰爭中,落在他家周遭的榴彈碎片。最近他量了量總重量,發現超過了半公斤。他為盒子裡頭的每一個碎片各說了一個故事

Sunshine簡要地介紹了她在伊拉克的每一天。從看見她爺爺奶奶的喜悅到目擊自家房子外頭發生槍戰的驚恐。除此之外,她也感到生氣。為什麼?因為當她的爺爺向一名美國士兵詢問一個簡單的問題時,士兵叫他「閉嘴!」。Sunshine寫道:
我超生氣的,因為這名士兵的態度,嚴重影響了我對軍隊的尊敬,因為這名士兵應該要展示出他們國家的道德,並且留給我們好印象,這位差勁的士兵太無禮而且野蠻,我跟我奶奶說「放心,奶奶,這位士兵的父母並不會跟他一樣,這是假設他有父母,但我很確定他一定住在橋下的箱子裡頭,並且在坦克車的庇佑下睡著!」我現在依舊這麼認為,我的爺爺很有教養且受人尊敬,每個人都愛戴他,我的爺爺是一位土木工程師,曾在美國求學,他去過世界各個地方,因為他替「阿拉伯工業發展組織」工作,那名士兵不應該這麼跟爺爺說話。
最後:

風雨欲來El Delilah污辱了一位最有名望的伊拉克部落客,Zeyad
我讀了他的部落格,我得到得映像是一個年輕人的終生夢想就是能住在大蘋果紐約,適應那裡,成功受到那個社會的接納。但是在這過程中,他拋棄了他的身份,我老實說吧,我對這種人除了藐視以外沒有其他想法了。Zeyad透過替他人擦鞋照亮自己,拜託...有太多太多的自我不斷擴張,然後卡在喉嚨發不出來。很棒的部落客?或許吧。別再吹捧自己了,儘管每個人都這麼作。喔!還有一件事...美國是文化混和物,試著維持你自己的文化吧。
嘖!還好Zeyad遠離了這場泥巴戰。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0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6日

Taiwan:Media Riot(翻譯中,有人可以幫忙翻跟校嗎?)

Mainstream media in Taiwan have longtime been the highest "Chinese wall" on its way to a matured democratic society, and recently, the whole island is bombarded by newsreports that cover nothing but rallies opposing and/or supporting Taiwan's President Chen Shui-bien. Most od the newsreports are biased, one-sided, trivialized, and even fictional. Many Taiwanese bloggers are furious about the lousy performance of Taiwanese mainstream media, because they are way from the "neutral", "non-partisan","professional media" that they claim they are.

待續......

能夠幫忙的請到這裡^^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以色列:難怪他們恨我們

原文:Israel: No wonder they hate us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Portnoy
校對:

以色列的錫安主義左派份子很會說...但大家都知道他們沒那麼會作。Shulamit Aloni好幾年來都是以色列國會的成員。當她指出黎巴嫩人民受到的不公待遇時,她的聲音很大、很清楚,但是從來沒有任何實際行動付諸實行。

她現在呼籲展開和平談話...太棒了!我們正需要這個。但是在和談之前,我們需要引領向承認哈馬斯政府的氛圍。以色列至今不承認哈瑪斯是巴勒斯坦的民選政府。要是沒有哈瑪斯的參與,怎麼可能有對話?DesertPeace 這麼說。

Posted by portnoy at 05:0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4日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譯:Portnoy
校對:

我有時打算放棄了...當我早上因為炸彈聲而驚醒。感覺像是有人把我的心奪走,然後又把它塞進我的身體...就像是台電腦...如果你正在用電腦,結果突然關機,你大概會失去你正在處理的檔案,但是前一個版本還會留著。你能瞭解我的意思嗎?

伊拉克部落客 HNK,於美國做的訪問
這篇文章獻給來自伊拉克的聲音,接下來我會開始寫部落格的情況。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上禮拜都花了點時間緬懷那些五年前撞上美國大廈的飛機上的罹難者,伊拉克的部落格圈則在伊拉克的日常生活中體驗什麼叫做地獄。伊拉克人又怎麼看待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HNK又說了...
我只想要問問你們。自從九一一之後,你們有什麼感覺?你們覺得痛苦嗎?我每天都感到痛苦。只不過是一棟大廈被摧毀...五年前...而你們依然記得這份傷痛,而且被它折磨。嗯,對我來說,可不只是一棟大廈,我整個國家都被摧毀了,而且還被佔領。每天有一千個人死亡,你認為我會忘記這些嗎?我無法忘記...如果我活到一百歲,或許我會忘記我的名字跟我的國家,但是我不會忘記我現在正遭受的痛苦與折磨。
你或許可以從這首ZZ的詩中得知伊拉克目前的進展。
禮拜五,太陽乍現,
彷彿不會出現在任何一天。
稱它為「太陽之日」吧,
但那天我們歇息,
讓太陽親吻我們的肌膚。
...
禮拜五,如龍車輛互鳴喇叭
人們相對微笑。
他們聚集在市場,
擁抱、親吻,
比較菜價。
...

禮拜五,我們看了晚間新聞

一場接著一場的戰爭,
我們盼望
更好的日子來到...

今天是禮拜五,清真寺成了煉獄,
燃燒的塑膠拖鞋焚燒著屍體
在焦黑的大理石階梯上...

現在是禮拜五,街頭一片寂靜。
靜肅啃蝕著旅人的耳朵,
他們在影子下移動,看不見,
祈禱著能回到家...

現在是禮拜五,人們喝著黑咖啡。
越過一個追悼會,接下來是他的鄰居,
苦澀的滋味成為慣習。

現在是禮拜五,人們害怕看見晚間新聞。
一場接著一場的戰爭...,
他們想,是否已經看見了最糟的...
或是還早得很...
Konfused Kid發表的一篇文章,概述了這如同地獄的一週,他的結論是:
過去一週的日子讓我確定了好幾個推論,這些都是我向神許願過,希望永遠不要成真的推論。從那一刻起,我感到冷酷、殘忍的風像一位憤怒的母親一樣打我巴掌...我心中滿佈的失落以及憎恨快要溢出。憎恨每一個坐在官位上,透過麥克風胡亂說話的傢伙。我相信我對國家的信心已經動搖到無以復加、無法彌補...

我最後一次希望我能夠留在伊拉克,是當我上大學時,那時候我遇見了許多好幾個月不見的朋友,我們一起笑、擁抱、談天、談女人、電影、還有足球,就像以前一樣,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每個人都該這麼活著--但即使在我封閉的大學校園裡,邪惡依舊召喚來了黑暗,像是我三個月前被殺害的四個好友留下的死亡記號,或是我們系上半數的人都出國遠走他鄉。
對Miraj來說,絕望不是生活的狀態。而說她沒有經歷艱辛絕對是低估了:
我離開我第一間公司,因為公司遇上搶劫,我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但是那家公司被恐怖份子炸毀...我花上好幾個禮拜、甚至好幾個月的時間待在沒有電、氣溫低於攝氏五十度的地方,在那兒,你會感覺你的靈魂掙扎著想逃出你的身體、想解脫;在那兒,我必須看著我年邁的父親在晚上發起氣喘。我哭了又哭,我感到噁心,我認為我失去了信仰...我在我的家裏遇上可惡的動物襲擊,我尖叫、我感受、我像個峱種一樣逃竄,並且弄傷了我自己,我詛咒我的生活,吶喊為什麼是我,我好幾個月都無法闔上眼,
但,當她問:「她放棄了嗎?」她的回答是...
不!我找了另一份工作來磨練我的技術...我很驕傲,當這個國家清掃乾淨以後,我會是最有資格重建這個國家的人。
不!我依然得在夜晚出門去操作發電機...我依然帶著我父親的槍,檢查整個房子,一間一間地檢查,只要我聽見一點聲音。
不!我依然在線上,寫著文章,挺立在你們面前。
不!我依舊堅守我的道德觀以及價值觀...並且以此為傲。
說到道德,Hala_s 說了一些故事,有關那些從戰爭中獲益的人們的故事。像是一個朋友的老公在一年內賺了超過意百萬..
「轉包什麼契約?」我問道。「虛構的計畫跟沒有用的投資案,這就是他們這些日子在伊拉克賺錢的方法,只要你跟綠區裡頭的人能搭上線。」
Hala在想他朋友那位在80年代為了捍衛信念而死在伊拉克監獄的父親會怎麼看現在,但這些還微不足道..
那些大咖根本沒進過伊拉克。
我遇見的一位「前愛國者」在世界各地招募伊拉克人加入重建伊拉克的計畫
當然,除了在伊拉克境內以外。
這些人賺的錢超乎想像的多。
但是至今在這塊土地上沒有任何有意義的目標被達成,這豈不是個謎?
而這些人如何自圓其說,解釋這種詐欺的行徑呢?她的一位朋友告訴她「...拿我將要賺到的錢跟伊拉克人的利益拿來比一比,錢重要多了!」她則認為:
我的夢想,跟我遇見的這些人的現實,有任何契合的地方嗎?
事實是,我根本分辨不出來彼此。我以為我會遇見一批和我一樣做夢都想著如何改善伊拉克的熱情份子,而不是一群見風轉舵的投機份子。

我只想著回到巴格達,開一家小體育館;這是我真心的期盼。
如果考量荷包的話,我想,在村子裡開一家小工廠做新潮的拖鞋也不賴!
談論完活著的人之後,我們必須記得那些逝去的人。Zappy替Rasool「Brooh Oobook」寫了訃聞,他不是名人也不是要角,事實上完全相反。Zappy寫到:「他是個愚蠢膚淺但是有許多天賦的人,他原本是個擦鞋小弟,一直都是一副髒髒又卑賤的模樣...他總是向人乞求一根香煙,或是一張250元的伊拉克幣(約十分錢),告訴我們「Brooh Oobook」(看在你父親的靈魂上),給我250。」但是這附近的店老闆都對他的惡作劇與幽默很瞭解:
有一天他告訴我們,等他到了法國巴黎,而且成為大使的時候會記得打電話給我們,嘲笑我們,而且朝我們吐口水。...他也開始打掃鐵匠鋪子跟清理車子,而且對他清理的車子越來越挑剔。「我比較喜歡BMW,因為這種車的主人比你們這些臭死人的傢伙好多了」,他在我們面前翹著腳抽我們給他的煙,喝著我給他的一小杯茶。
因為有個人在搭公車回家途中「忘記了他的塑膠袋」,Rasool死了。

最後...

並非每個部落格都陷入絕望,有的時候還是很高興的。起碼我們能夠被當成Sunshine最好的故事之一。她聽到一個謠言,有個有名的好萊塢演員在某次接受採訪時提到她的部落格。後來查出來那個人是Gary Sinise。但是她在網路上找不到任何訪談的資料。靠著朋友幫忙,她要到了他的email,並且寄了一封信給他。接下來就讓Sunshine自己描述發生了什麼事...
隔天我檢查我的電子郵件信箱,我嚇到了,我收到了一大堆email,告訴我我上了MSNBC新聞頻道,我不斷地尋找這則新聞,但是我什麼都找不到!接著我收到一封信,我媽正在看電視,我跟她說我收到了另外一封信,她問「誰寄來的?」(我簡直不敢想像這封信是知名演員Gary Sinise寄來的),我媽說「喔,或許真的是他」,我說「我也不知道,我看看,」我不期待那麼一位知名演員會那麼快回信,當我看見信的標題時,我大叫「哇!真的是他!」我簡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等不及想讀信(但是你也知道,網路很慢),我用大聲但是顫抖的聲音讀著信,我高興極了,興奮死了,我不停顫抖,大笑,這是我最棒的一天,當然,我那天晚上根本睡不著!!
Gary向她解釋為何伊拉克部落格那麼重要,他寫到...
Sunshine你好,很高興收到你寄來的信。是的,我的確在一次廣播訪問中提到你的網站,因為我認為你做的很棒,而且我希望美國人能夠看看你對當今的伊拉克生活有什麼看法。我們的視野非常偏頗,因為我們有很多的媒體,而他們有時候非常偏頗。媒體只告訴我們那些恐怖的消息,炸彈啦、死亡人數啦,但不告訴我們伊拉克人民的日常生活。我們不知道一般伊拉克人怎麼看伊拉克的這些事情,而妳描述妳在Mosul的生活寫的非常好、身為一個小孩上學去,試著過好日子。

Posted by portnoy at 18:05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3日

9/11,Shock & Awe: clip from Hijacking Catastrophe



與Asyura News Video同步聯播中

我前兩天在Democracy Player上面看見這部片,覺得非常好,於是拜託Asyura把這部片找出來分享,在此先謝謝他。

這部片可以透過Google video免費下載,只要去安裝Google video player,就可以存在電腦裡面播出,不會有延遲的問題。

Asyura這篇後面還回顧了他之前介紹過的幾部其他影片,都值得一看。Asyura News Video是台灣最好的新聞頻道,如果你覺得有些東西太硬了,可以先看看比較輕鬆的,例如這個這個(Find more in this archive)。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1日

菲律賓:為什麼菲律賓沒政變

原文:Philippines: Why no Coup in Philippines?
作者:Preetam Rai
翻譯:Portnoy
校對:

Torn and Frayed in Manila的部落客比較了菲律賓與發生政變前的泰國兩地的政治情勢。在菲律賓,人民越來越對總統艾若育(Gloria Macapagal Arroya)感到不滿,但是總統依舊屹立不搖。這位部落客認為其中一個因素是「從一開始,避免軍事叛變一直就是Gloria最主要的政治目標。她一開始成為總統的唯一理由就是軍隊不再支持上一任的總統,並且藉由扭轉軍事領導權,她指定前一任的軍事將領進入政府,對軍隊裡頭的腐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允許軍隊打壓左派團體,她才能繼續仰賴軍隊的支持。」

Posted by portnoy at 22:27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0日

泰國:政變新聞沒了?

原文:Thailand: Coup News Blackout?
作者:Rebecca MacKinnon
翻譯:Portnoy
校對:

Metroblogging Bangkok一邊關心政變的發展一邊寫部落格。他說CNN、BBC還有所有國際有線電視新聞頻道都停播了,他寫道:「現在只剩下把網路也給斷了...這樣咱們就等泰國恢復文明之後再見吧...」

Kwanzoku那兒有幾張從電視新聞抓下來的螢幕快照,不過那是之前,「現在我們失去了所有的衛星電視-包括爛到家的電影頻道!而我正在看欲擒故縱...這實在太不體貼了 !」

Posted by portnoy at 06:39 | Comments (2) | TrackBack

台灣好平靜

伊拉克逼近內戰邊緣,每天都有教派衝突
以色列跟黎巴嫩剛打完一場
阿富汗有自殺炸彈
印度跟巴基斯坦鬥不停
匈牙利國營電視台被砸,五千人要求總理下台,百多人受傷、被逮捕
泰國伊斯蘭教徒引爆炸彈,不滿塔克辛的軍隊發動政變
菲律賓社運人士跟記者持續被審判謀殺
梵蒂岡為了教宗不當引述焦頭爛額
索馬利亞軍閥割據
剛果共和國大選完首都發生動亂
蘇丹達富爾地區人民面臨大屠殺
美國有毒菠菜跟最愛打仗的笨總統
墨西哥幾乎分裂成兩個國家
玻利維亞中產階級舉行大規模抗議
英國國民醫院餓死病人
.
......
........
...................
...................................
...........................................
...............................................
台灣亂的程度大概還在低標徘徊,難怪上不了國際媒體。
不過最平靜的大概還是北韓吧...日本又要對朝鮮實施經濟制裁了,想必會越來越平靜。

延伸閱讀:
世界新聞] 今年是政治抗爭亂亂年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03:43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6日

約旦:教宗只是引用...

原文:Jordan: The Pope Quotes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Portnoy
校對:

教宗並沒有說先知穆罕默德(pbuh)是「邪惡且殘忍的」,或是說他傳教的內容以及方式是「邪惡且殘忍的」,他只是說曼紐爾二世 Paleologos這麼說過。但是你可以說這是別人說過的所以就全身而退嗎?Nassem對此感到質疑

延伸閱讀:
BBC NEWS | Europe | Pope's speech stirs Muslim anger
BBC 中文網 | 國際新聞 | 教宗就其言論向穆斯林致歉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7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5日

以色列:改變中的以色列道德指針

原文:Israel: Altering Israel's Moral Rudder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Portnoy
校對:

Liza擔憂以色列正漸漸迷失該往何處去。她說:「我聽到越多以色列在黎巴嫩衝突中的舉措,我就越感到害怕與噁心。這世界會怎麼看我們?我們的政客和軍隊怎麼會如此傲慢?我們的領袖宣稱希冀和平,但是我不時懷疑。行動遠比話語來得有力,當我們說我們不是與黎巴嫩的人民打仗,但是後來卻發現我們的軍隊可能已經投下超過一千八百枚炸彈(威力相當於一百二十萬個微型炸彈),這不禁使我質疑政府的用意。我無法想像任何可能的場景能讓這種行為獲得正當性,同時也抹煞了任何以色列想要消滅真主黨基地的合法性。」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馬來西亞:雙重標準

原文:Malaysia: Double Standards
作者:Preetam Rai
翻譯:Portnoy
校對:

馬來西亞的Nik Nazmi替該國總理喝采,因為他敦促美國讓兩名拘留在關塔那模灣的馬來西亞籍人民獲得公正公開的審判,但是這位部落客也質疑馬來西亞能不能用同樣的標準來對待自己國內被內部安全法拘禁的人民。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06日

巴勒斯坦:天氣預報

原文:Palestine: The Weather Report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Portnoy
校對:

「夏雨」已經在加薩走廊下了兩個月以上,而且還在持續。九月二號,以色列佔領部隊的這陣北方之風橫掃了Beit Hanoun的小鎮,用了全部的武力,殺害了一位父親、他的兒子,同時使他兩個女兒重傷。看情況,這段時間內低沉的雲塊已經移往該國別處。看情形,原本針對加薩走廊的風暴已經稍稍轉向,開始前往西岸,那兒有很多人被檢查哨擋下,其中許多是要趕往醫院的懷孕婦女,Cristopher Brown說。

Posted by portnoy at 14: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科威特:科威特限制網路自由

原文:Kuwait: Kuwait to limit Internet freedoms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Portnoy
校對:

Amer報導了科威特政府不打算站在抗議報紙受到「管制」的上千位人民這邊,因此也不支持「Safat Square」這種網站上頭完全沒被動過手腳、不受審查、直言不諱的政治分析、當然也不樂見和政府貪腐有關的影片,還有為了憲法規定的自由權的努力出現在這些極佳的網站上。因此,他們決定用更嚴格的規定來限制言論自由,藉以「管制」網路,他們討論了很多方法,想要在「媒體與出版品法」裡頭加上限制網路的語句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5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09月05日

盧安達:記住大屠殺

原文:Rwanda: Remembering Genocide
作者:Lulu Kitololo
翻譯:Portnoy
校對:

Enanga's pov部落格回顧了一本名為《還未敘說的:在盧安達種族屠殺中發現神的存在》,這是一位大屠殺倖存者的親身經歷。以猶太人遭遇大屠殺後不斷持續的記憶反思為比較,部落客Rosemary宣稱,儘管已經有許多有關盧安達的書,但是永遠不嫌多。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5 | Comments (1) | TrackBack

墨西哥:總統演說擠滿抗議者

原文:Mexico: Presidential Address Blocked by Protesters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Portnoy
校對:

看來墨西哥的政治情勢已經不能用好笑來形容了。為了捕捉總統Vicente Fox發表國情咨文的現場緊張情況,Ceci Connolly推薦了一幅由Luis Carreño畫的漫畫,而Ricardo Carreón則推薦了漫畫家Paco Calderon的作品。Eduardo Arcos現場透過部落格轉播了這次演說。Boz認為這起衝突可「幫助結束當前的抗議」。最後,Ana Maria Salaza談到了「『另一個政府』的憲政基礎」。

-----------
跟2004大選完過後的台灣很像。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8月31日

布吉納法索的洪水,奈及利亞從Bakassi撤離

原文:Flood in Burkina Faso, Nigeria withdraws from Bakassi
作者:David Ajao
翻譯:Portnoy
校對:未校對,請勿引用。歡迎協助校對。

Flooding in Burkina Faso

布吉那法索的Under the Acacias發表了一篇Gorom-Gorom洪災的最新情況更新--八月23

事情發生的很快,感謝大家。因為募集金錢援助的延宕,我們分配物資的工作被迫延到星期五。但一切會很順利,我們現在正與基督教救援組織和其他在今天和禮拜一、三,一同協助分配物資的團體合作,確保每個需要幫助的人都獲得幫助。

我家鄉教堂Glenwood教堂的成員非常慷慨地提供許多幫助,撒瑪利亞人的脈動與食物組織也一直在幫忙我們。

Cameroon enters

Scribbles from the Den 也分享了一些奈及利亞從巴卡西半島(現為喀麥隆的領土)撤離的照片巴卡西半島: 奈及利亞開始撤離了

一名奈及利亞士兵將下了奈國國旗,兩名喀麥隆士兵升起了喀國國旗,象徵著巴卡西半島的主權移交給了位於阿齊邦(北巴卡西首府)的喀麥隆當地政府。

Nigeria leaves

George Ngwane說: 非洲發展的問題 (NEPAD非洲發展的新夥伴關係的例子)

2001年七月,在辛巴威路薩卡舉辦的非洲聯盟組織會議期間,非洲發展的新夥伴關係(NEPAD)誕生了。五年後,以這個新經濟典範對非洲人的影響地位來看,重新檢討與評估NEPAD不小心陷入的困境絕對是必要的。

首先,意識形態的問題。NEPAD是沒有必要的。於1980年非洲聯盟組織高峰會採行的拉哥司行動計畫(LPA)已經提供了1980到2000年期間我們該如何推動非洲的經濟發展。

Home of the mandinmories 談到甘比亞的政客:Stop it already…

愛因斯坦曾說「瘋狂的定義就是重複作一樣的事卻期待不同的結果」。花幾秒鐘想想這句話,然後問你自己,幾封UDP/NRP聯盟與NADD的信件往來會讓他們靠得更近而成立一個有用的聯合陣線,一起對抗APRC嗎? 相反地,這樣作只是在兩位聯盟領袖之間產生了位置爭奪。其中一位在他發出的公文內容中最後寫著:為了真理與其它目標服務:為了國家服務。這不是開玩笑,這到底在說什麼鬼?有誠意很好,但是我怎麼判斷?這是一場社會學家與律師之間的信件競賽,像我這樣的小人物怎麼會懂。但如果我真的再讀一次這些字句,我發誓我會嘔吐。

Posted by portnoy at 21:59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6日

百度也把陳光誠關起來了

作賊總是心虛。

百度搜索_陳光誠
許志永文集--法律博客網站
龜趣來嘻-Network: 陳律師,不要灰心,加油!
无言 - 对牛乱弹琴 | Playin' with IT

(2006/08/29)update:
幫陳光誠打官司的律師的blog.....
被屏蔽...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6 | Comments (1) | TrackBack

黎巴嫩:停火後一週

原文:Lebanon: One Week after the Cease Fire
作者:Moussa Bachir
翻譯:Portnoy
校對:也是我

大部分的黎巴嫩部落格依舊在討論戰爭以及戰爭帶來的後果。有些人貼了黎巴嫩人試圖重新恢復正常生活以及他們努力重建敗壁殘垣的照片,其他人分析政治以及社會層面的影響以及未來該做些什麼,當然也有些人寫自己的個人感受。這裡有些例子,希望你讀的愉快。

Blogging Beirut發表了幾張美麗的照片以及數則影片,敘說著人們踏上臨時搭起的橋,越過河流,回到自己的村莊。貝魯特的夜生活再現也是重點之一。Blogging Beirut寫了這篇文章談到Al-Khiam監獄/博物館被破壞的事情。

Zeina發表了她如何努力地清理
吉耶赫(Jiyyeh)發電廠被炸彈攻擊後造成的燃油外洩。她也在同篇文章中描述了她對戰爭的感受:

如處地獄的一個禮拜。
過去一週時間過的好緩慢,而且好難受,就好像上個月的慘況統統又在這週快轉重播了一次,而且自從停火之後,我們動的好慢。上個月,我只想著所有事情趕快結束...現在,我不知道要從何處開始著手。上個月,我會刻意試著麻醉我自己,因為我害怕地不想去感受任何事...今天,我乞求我的感受趕快回到我身上,因為要是沒有感受,我活不下去。
中東需要什麼?又不需要什麼?Les Politiques的Sophia寫下了一些答案

但另一個問題又來了:是誰在阿拉伯-以色列的衝突間率先展開恐怖主義的?根據憤怒的阿拉伯新聞服務,答案在這

貝魯特Beltway的Abu Kais對戰爭的結果有話想說:
什麼勝利?勝利在什麼基礎之上?
就我來看,真主黨的政權結束了,不管他們認同與否,也不管那些宣稱真主黨勝利的學者權威知道與否。這場無感戰爭或許無法在軍事上了結真主黨,但不論真主黨在他們自己的社群中獲得多少支持,它都已經失去了遜尼派,基督徒,以及德魯茲派(Druze),我或許還可以額外加上有點想法的什葉派。所以他們「勇敢面對」以色列軍隊。儘管以色列無法摧毀他們,但這不代表何梅尼(伊朗什葉派領袖)士兵的勝利。成千上百的黎巴嫩人性命毀於一旦,真主黨沒有辦法將這些污點掃去,佯稱勝利。
以色列人把Anarchistian的朋友稱作恐怖份子,但她有著不同說法
我的朋友從小就沒有父親;帶著從不知道他父親命運,連接觸父親的機會都沒有過的痛。這種痛對數千名黎巴嫩人以及巴勒斯坦人來說太熟悉了,他們期待知道他們愛的人的命運,他們已經這樣默默等待了幾十年。更重要的是,他極力地想要擺脫法西斯的想法,儘管他承受的悲痛讓他不得不這麼想。這是多麼艱鉅的一場戰爭啊!他不斷問我,而當他費力吐出他的問題時,我可以看見埋藏在他眼中的恐懼與難過,「我的父親到底有沒有殺害平民?」他被他還沒採取的行動給折磨著,在對正常家庭的渴望以及對父親謎般過去的道德質疑之間快要被撕裂。他來到黎巴嫩尋找他父親,但如今已放棄。

見見Dan,他是我的朋友,我跟他一起在街上唱歌跳舞,抗議戰爭,一起面對警察,一起阻塞交通。這都是為了吶喊正義。Dan,他是東貝魯特長大的孩子,現在則是南方抵抗軍的一員。這就是Dan,我的朋友,所謂的恐怖份子。
貝魯特Spring的Mustapha針對美國對黎巴嫩的金援議題請教了美國總統布希
是這樣的,布希總統,我不知道美國那兒是怎麼樣,但是在中東這裡,你不能同時投放炸彈跟援助。我們都知道你運了很多高準確性的炸彈給以色列,可以用來殺害黎巴嫩的兒童。我們都知道美國在背後阻礙停火協議,直到以色列達到「目的」。老實說,總統先生,不論你向咱砸了多少錢,你都無法彌補你對我們的折磨。
這裡有另外一封來自住在Ms Levantine的M. K. Saad的信,要給英國總理布萊爾,內容有關該做什麼才能根絕真主黨:
你應該透過消除真主黨的存在意義來打擊它。你該阻止以色列像個在運動場欺負弱小的壞學生。你該推動一個公平且公正的聯合國決議案。你該給絕望的巴勒斯坦人與困窘的黎巴嫩人一些可以失去的東西。你該給他們學校、你該給他們醫院、你該給他們工作、你該給他們希望與夢想,你不需要給他們米糧,你該讓他們自己種植,和平地。
最後,Dr. Victorino寫道「論真主黨、法國,以及最近的聯合國決議案...還有為何布希默特(Bushmert=Bush+Olmert)想要把伊朗從地圖上抹去」。

延伸閱讀:
联合国将开会落实清除东地中海油污行动

Posted by portnoy at 03:39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7日

[轉貼]公民新聞:從時論小冊到部落格



來源:
Citizen Journalism: From Pamphlet to Blog - blip.tv (beta)
真希望能讓李教授與其它許許多多「大腦孔固力」患者看看。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5日

一位學生領袖的死亡與黎巴嫩(未校對,請勿引用)

原文鍊結:Death of a student leader in prison & Lebanon
作者:Farid Pouya
翻譯:Portnoy
校對:

Akbar Mohammadi這位伊朗學生領袖近日因為絕食抗議而死在監獄中。Akbar Mohammadi一開始被逮捕是在1999年,在德黑蘭大學前一場維安警力與學生的衝突中。根據新聞報導,Mohammadi的父母在他們來到伊朗的同時就隨即遭到逮捕。許多部落客對這則新聞感到十分震驚,並且透過許多方式分享了他們的想法與感受,像是在他們的部落格上為文、繪畫。

永恆的自由


Nikahang是位知名漫畫家與部落客,他畫了一幅漫畫在他的部落格與Roozonline網站上以紀念Mohammadi。



從Zahra Kazemi到Akbar Mohammadi

好幾位部落客將Akbar Mohammadi的死與Zahra Kazemi的死拿來比較,他是加拿大籍伊朗人,也是攝影記者,在非常令人懷疑的情況下,死在牢中。Jomhour提醒我們加拿大籍伊朗攝影師Zahra Kazemi的死與Akbar Mohammadi的死有許多相似點。這位部落客說Mohammadi的屍體未經過任何家人與律師的同意之前就下葬了。他也說死者的父母被逮捕的原因是因為當局想要避免任何示威抗議行為。Jomhour也說當局應該回答為什麼他們要拒絕獨立醫師重新檢驗Mohammadi的屍體。他說我們記得死在獄中的Zahra Kazemi這位攝影記者是在什麼情形下被埋葬的。我們會以比忘記Zahra Kazemi的死更快的速度忘記Mohammadi的死,這位部落客寫道。

Akbar Mohammdi的律師宣稱他的死因令人懷疑,並且表示直到真相揭露之前,屍體都不該下葬。Akbar的父親比Albar更早過世,而當他也透過絕食抗議被逮捕時,他說過他的兒子被嚴刑折磨過。
Hanif Mazroi說如果在四年前當局就處罰了謀殺Zahra Kazemi的人,今天我們就不用面對更多如此恐怖的事件。Mazroi說只要伊朗的輿論被國際大事牽絆著,他們就可以對伊朗的年輕人做出任何事

Fm Sokhan說我們不會原諒也不會忘記犯下這罪行的兇手。這位部落客也登了一張由知名攝影部落客Kosoof拍攝的Mohammadi的照片。


漠不關心


Roozmaregiha說所謂的改革派領袖談論一大堆黎巴嫩境內違反人權的事件,他們也擔心那塊土地上的政治囚犯,但是他們對於伊朗不發一語。這位部落客繼續說這些改革者沒有一個人提到Mohammadi的名字。Akbar Mohammadi在改革期坐牢坐了八年。Akbar Ganji與其它數十名政治犯都是在這個時期入獄,他補充說:
現在Akbar Mohammadi已經不在了,談論誰該為他的死負責也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在絕食抗爭時死在Evin監獄...人權不是一個確定的概念,每個人都有他/她自己的定義。
Mikhak說慘案過後任何事情都不會改變。這位部落客認為黎巴嫩的新聞和聯合國要求伊朗停止濃縮鈾的警告佔據了媒體

Iranpaparazi說他不認識Mohammadi和他的意識形態背景,但是將一個活生生的人帶走,帶回的卻是一具屍體,實在沒有公義。所有官員的說法都表示他們是無辜的,這全是Akbar Mohammadi的錯...真是噁心

Mohammadi的悲劇不是伊朗部落客談論的唯一一場。不少部落格也討論了黎巴嫩戰爭與慘況。

政府與志願學生

Ansar Qods說伊朗政府命令阻止伊朗與土耳其邊境想去加入黎巴嫩戰爭的志願學生。這篇部落格甚至說有些人因此被安全警力毆打。看起來伊朗政府對於要不要讓這些擁有護照的志願者跨越邊界這件事還在協商當中

Hojreh是一位神學士部落客,他說有些志願前往黎巴嫩的伊朗學生會得到Maku地方當局的允許,跨過伊朗土耳其邊界。同時這位部落客也說土耳其宣佈只要他們腳踏進土耳其土地上,就會馬上將他們逮捕

------------------------------------
只批判以色列濫殺無辜、美國袖手旁觀,而不去批判伊朗...這就是偽善!!(倣詹老師)

Posted by portnoy at 03: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2日

[轉錄]西藏詩人部落格被關閉

轉錄自:Tibetan poet's blogs closed down

記者無國界今天譴責西藏詩人唯色的兩個blog七月二十八日被突然關閉。這兩個部落格是被提供這部落格服務的網站,一個是西藏文化網站(Tibetcult.net)和一個地方部落格平台(大旗 Daqi.com)關閉的。這些網站關閉這兩個部落格,應該是按照中國政府在這一波持續的網路審查中的指令進行的。

「我們對唯色的部落格被關閉極其憤愾,並呼籲立即重新恢復開放這兩個部落格,」該新聞自由組織說「由於她的詩在中國被禁止出版,這兩個部落格是她所剩下的表達自己唯一的方式。這些部落格的消失表明中國官方已經偏離了為吸引遊客而將西藏傳統文化限制在民間流傳的作法。」

無國界記者組織表示:「中國官方對網路的政治控制愈來愈嚴格。在政府命令關閉論壇的同時,中國的搜索引擎近期也已經更新了過濾詞彙庫。我們再一次呼籲中國官方尊重言論自由,這也是中國憲法所保證的。」

唯色使用了兩個部落格(http://oser.tibetcul.net/http://blog.daqi.com/weise/)來上貼她有關西藏文化的詩和散文,也貼了她丈夫,獨立中國作家王力雄的文章。她的部落格的主要讀者是同唯色一樣的西藏學生們,他們接受了中文教育而同時又希望重新建立同正宗的西藏文化接觸。

唯色是以中文寫作的少數西藏作家和詩人之一。她致力於捍衛西藏文化,其小說「西藏筆記」由於對達賴喇嘛的正面介紹,而於2004年被禁出版。她為此還被強迫寫文章,承認其「政治錯誤」。但是,她仍然堅持寫作,近年她的一些作品已經在台灣出版

她的這兩個部落格被關閉是在她丈夫的「遞進民主網」(Dijin-democracy.net)和一個在中國知識份子中非常著名的「世紀中國」網站被關閉後數天後發生的。

「遞進民主網」還是進的去,但是世紀中國就關的很徹底。


延伸閱讀:
劉曉波文選: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無神論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2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6年07月31日

尼泊爾:新一輪談話(未校對)

原文鍊結:Nepal: Another Round Of Talks
作者:Paramendra Bhagat
翻譯:Portnoy
校對:

尼泊爾部落格圈迫不及待地期待毛派與七黨聯合即將展開的對話。

United We Blog集體部落格上有幾篇文章:毛派詭辯 不願歸還霸佔的財物尼泊爾和平進程:緊盯週五的高層會議尼泊爾的春雷...閃耀卻不得要領-二尼泊爾預算:幾個數字與毛派的反對獨立軍隊(尼泊爾軍隊好似另一個政府)尼泊爾的村莊故事:毛派鎖住屋子、父母被解僱,兒子不當兵

「看著他們穿著乾乾淨淨,臉上也沒有鬍鬚,我總覺得他們不會再回到叢林了」...一名叫做Aasish的男孩說過的話我一直記著,尤其是每當我看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毛派領導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發表了兩篇從別的地方轉貼來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訪談。Bhattarai是兩名毛派主要最高領導者其中之一。
我們希望廣大人民能夠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輕賤的窮人、女性、賤民、受壓迫的國族主義者、Madhesis(喜瑪拉雅山腳下縱谷平原的居民)...我們的意識形態並非教條式的固執己見。我們注重的是科學,按照21世紀的需求而發展。如他們所說,馬克思主義並非教條,而是一種行動的指引...我們的叛亂或行動都是獨立,完全沒有其它勢力操控的。我們沒有尋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國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根據且令人困擾的言論--...時代已經改變,但是Moriarty似乎還滯留在冷戰時期的心理預設之中...直到CA選舉之後我們才會放下武器,在那之前,沒有人會放下武器--不論是尼泊爾軍或是PLA...在每個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與中美洲,或是北愛爾蘭,沒有任何一個衝突中的政黨會在最終的政治問題解決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爾的經濟已經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屬於私人產業。所以根本沒有私有畫的問題,一切早就已經私有化了...我想在幾周內,我們會見到臨時憲法誕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聯邦制的構想與一部臨時憲法DFN也談到了臨時君主政體、臨時軍隊、臨時國會,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會議

DFN與Samudaya上頭都有許多ANA會議的照片,這是在尼泊爾國外與尼泊爾人有關的最盛大的一次會議。Samudaya部落格的Sarahana談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問道在這個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軍隊瓦解,而非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訕笑、置之不理的民主政體中,做什麼才是對的?Roy 承認她對民主的信仰已然耗盡...需要領導者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國家復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頭有一篇Dr. Govind Shah寫的文章,有關國家建立過程中對Madheshi社群的社會包容Reason And Revolution說看見中國與毛派開始對話是件好事。Random Jotting關心受困在黎巴嫩的尼泊爾人
在BBC線上新聞有一篇的標題是「身處戰區 受困又受怕」,報導說到受困在黎巴嫩的尼泊爾人的困境,缺乏尼泊爾使館的幫助,一名尼泊爾工人,Gopal Ghimire擔心客死異鄉。
Blogdai對於和平談判的機率十分悲觀
毛派會破壞和平談判,Madhav Kumar Nepal會向毛派哲學靠攏,Girija Koirala這個老人會在年內死去,Sujata Koirala會繼承總理寶座,當前的Koirala國會永遠不會舉辦任何選舉,Paras,不再是王,將會被放逐。RNA會容許毛派自己在行動之前就奪取政府,James Moriarty會在九個月內辭去美國大使職位,印度會對毛派的政變企圖與殘暴行為袖手旁觀,中國會與槍砲結盟,默默地支持毛派....有點意思吧,嗯?blogdai的預言一直都很準,所以尼泊爾,等著看吧,混亂就要來臨。

延伸閱讀:
Nepalis Protest Against Middle East War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唯有用自己的雙手爭取過民主的人,才懂得民主的可貴,與和平的重要性。

ps. GVO翻譯小組永久徵募翻譯與校對志工中,請至wiki閱讀相關資訊。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5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07月29日

黎巴嫩:當前的以色列侵略

原文鏈接:Lebanon: The Current Israeli Aggression
作者:Moussa Bachir
翻譯:Sweet
校對:Portnoy

對最近的黎以危機,部落客們是怎麼看待的呢?下面是個範例。雖然它無法涵蓋一切意見,但至少可以提供大概的想法。

Jamal 用他自己的方式支持真主黨行動的權利,並認為他們是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必須處理的的強有力的反對者。

真主黨展開了單方行動,他們將因此受到一些黎巴嫩內部的指責,尤其是這威脅到了難得的旅遊旺季。但無論如何,在中東區域他們得到了成百上千萬的擁護者,因為他們是世界上唯一對以色列在加薩的掠奪有所反應的組織。當然,真主黨領袖納斯魯拉堅持今天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黎巴嫩和黎巴嫩的俘虜們,但他只是在唬人。事實並非如此,儘管如此也是極為正當。奧爾默特不同意我的觀點,他認為他應該殺死、焚毀5個月大的嬰兒恐怖主義者,殺更多的人,然後再去面對不可避免的談判。

從各方面來看,真主黨證明了他們的強大——事實上是非常強大,而以色列並不習慣應付這樣強大的敵人。
以下是Jamal繼續陳述他認為接下來應該會發生的事:
奧爾默特可以選擇將真主黨殲滅殆盡,但這會引發一場大型區域戰爭,我不認為以色列打算面對此後果,也不認為國際社會會允許它發生。所以這個環境只給了奧爾默特一個選擇權,即選擇停止殺戮開始談判的時機:今天就開始,帶著那死去的30名平民;或下週再開始,帶著300名亡靈。

我恐怕300這個數字也只是接近於滿足他的嗜血之慾而已。

這是Lebanon.profile今天在貝魯特看見的景況:
黎巴嫩的政治機構已經完全陷入混亂。政黨領導人對此局勢不知如何是好。總理西烏尼拉進退維谷。他頻繁地聯繫外國領導人。

貝魯特的生活如常進行,但比平常略微安靜了些。今早我同往常一樣,有一些會議需要參加,工作忙碌。我計劃著白天晚些時候去健身,然後參加一個派對。

電力等能源照常供應著。網絡也在運行。移動電話的線路完好無損。我們的電話並沒有被切斷,無論是通向國內還是國外。只有一個我接到的從敘利亞打來的電話受到靜電干擾。

我確信貝魯特北部的任一地方的情形都差不多:Metn、Kesrouwan、Coura、Tripoli、Bsherre、或Akkar。

貝魯特南部市郊和黎巴嫩南部的情況不好,但還算不上險惡。無論是規模還是死亡人數,它都不能和1982年的以色列侵略相提並論。電線和電話線被切斷了,但Saida和Nabatieh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的家人都很緊張,但安然無恙。

Moussa講述了他如何努力地去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他的家人。

Abu Kais則告訴我們他聽到了什麼,然後宣洩了他對真主黨的納斯魯拉和以色列的憤怒:
根據al-Jazeera,至今為止黎巴嫩已有26位平民喪生,LBC說其中有十位屬於同一家庭。我的家人從電話中告訴我他們與貝魯特已經被徹底隔離。他們居住在貝魯特的南方,他們能看見以色列向機場跑道發射炮彈。據報導已有不只10座橋被炸燬。未經確認的報告說通往機場的隧道也被炸毀了。

Rafik Hariri國際機場關閉了,黎巴嫩如今只能藉由...敘利亞向世界接觸(……)

你已經得到你所想要的了,納斯魯拉,
現在請展現你所能做的。
展現你的力量,
用那些火箭。
黎巴嫩正遭受摧殘,而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你那張臉:

去死吧。
以色列的懦夫們,在大馬士革和德黑蘭暴施淫威吧。懦夫!

Anarchistian 熬夜至遲,在凌晨一點寫下這篇文章:
此刻是凌晨一點,我一直豎著耳朵聽著任何一點噴射機的轟鳴聲,並邊寫此文邊注意以色列的媒體報導。(從當地媒體發出的)最新報導說IAF瞄準了鄰近貝魯特的海邊城市Damour的一座橋,而一些地區的電話線因此被切斷。據報導,在各式各樣的襲擊中傷亡眾多,包括一輛救護車被擊中、NewTV與Al-Manar TV的許多新聞工作者受傷(想確認就自己去看)。而接下來,會是什麼?這一切究竟何時才會結束?如果這些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的囚犯們僅僅只是「安全犯人」,監禁他們又為何增加更多不安全?其中的含義是什麼呢?難道以色列就應該將整箇中東地區變成一個大監獄,用它自己的方式來實現「和平」?在接下來的數十年內,以色列人就可以清楚而愉快地確定,他們及其所愛是安全的,從而良心安穩地上床安眠,而其他人的孩子卻得在監獄和露營地中衰敗,沒有最基礎的能源、水、食物和健康照料?這樣做可以終止以色列那貌似永無止境的,認為自己弱小、貧困、受到壓迫、乖順的遵守規矩者、假裝成大衛的巨人哥力亞?(譯者註:語出聖經,其為被牧羊人大衛殺死的 Philistine 的巨人 )還是會有更多?更多的要求,更多的難民(從難民營產生),這是為了替屯墾者開路?然而這一切至今不曾讓我為真主黨的行為辯護。為什麼要呢?我認為那不是正當的,即使它是個聰明的、計劃周全的、有效的復仇行動。希望這些話同樣能送給我們南方的鄰居。

Dove's Eye View的反應:
我想對你們中關心我親戚的人身安全的人說,即使機場的爆炸也沒有直接襲及到他們。記住,黎巴嫩遭遇過這樣的事情。1996年以色列轟炸貝魯特時,我母親的飛機在貝魯特上空盤旋了一個小時。我關心黎巴嫩。當我知道7月13號的黎明襲擊殺死了27名平民,包括遙遠的南方某家庭中的12位成員時,我感到悲哀。我尚不擔心我的親戚。讓我們坦誠地面對本地的種族劃分,現出醜陋的一面吧:我的村莊信奉基督教。以色列人長久以來已經瞭解這情況。他們至今為止從沒轟炸過黎巴嫩的天主教徒,所以我並不害怕。我感到厭惡和痛苦,但是沒有為我的家庭感到擔心。

對於今日受罪的黎巴嫩家庭我感到遺憾。現在別問我任何其他人的任何事情,我是一個有缺點的、自私的女人,我的心今晚只能容下這麼多。
最後,對於現在,Bob發出他對和平的呼喚:
炸彈就在離我家幾英里處落下,我無法不記住這個下午,當時我正在開車返家途中,看見貝魯特的真主黨支持者正在提供過路的人餅乾跟糖果!

聽到爆炸聲時,我無法不看見真主黨支持者放著煙火,在下午慶賀他們「偉大的勝利」。

而明天當我看到連接我的家鄉塞達至貝魯特的橋時,我只有從心底發出吶喊:夠了!戰爭,死亡,毀滅,這些都夠了!為了被破壞的一切,為了所有的死亡,我詛咒你們,真主黨人,下地獄去吧!不,這不是以色列的錯!這是你們自己的錯!去死吧!

我們無法再過這樣的生活了!人們建設、教育,努力和平地生活,而其他人卻想著死亡、摧毀和戰爭……時候已經到了,而這個詞該出現了:和平。

我想要與以色列的和平關係,現在就要!我不在乎你們的意識形態,也不管你們在地圖上的邊界!不在乎你們的宗教信仰,不在乎一切!現在就和平吧!
Mustapha 提醒大家,以色列現在所採取的攻擊黎巴嫩以求釋放它的士兵的措施是無效的:
以色列海軍正對黎巴嫩沿岸實行海運封鎖,這對由轟炸機場而造成的空中封鎖如虎添翼。顯而易見,封鎖不是為了防止將兩名士兵從海路暗運走。如果真主黨真想把士兵送離黎巴嫩,最簡單的方法是通過極為樂意幫忙的敘利亞。

封鎖有一個明確的目的:讓黎巴嫩人的生活更悲慘,藉此向真主黨施壓。(……)

這個計劃能成功嗎?

不可能的。以色列向來低估普通民眾的不幸所激發出的凝聚力,他們用了錯誤的方式,不必要地讓整個國家都挨餓,這只會讓人們越發憤怒。
Vox寫了一篇文章,標題呼喚以色列直接向伊朗/敘利亞發送訊息而不是轟炸黎巴嫩。

Lazarus 寄了一封信給Nassrullah 和奧爾默特。在給奧爾默特的信中他寫道:
親愛的Ehud,
你是不是正在閱讀夏隆的筆記?我想知道,如果你被視為以色列的保護者,如果他們知道你在黎巴嫩的所作所為,你回到家中會不會因你的勇氣和精神而受人致意。我希望你像今日被燒死的兒童那樣死去,得個可憎的死法。

調頭吧。收回你的飛機,駛走你的航船。回以色列去。

這是種什麼樣的復仇?我們想知道以色列究竟想說什麼:安全和和平,但你的所作所為,卻讓安全與和平永難降臨,只要以色列依舊在我們旁邊。讓你回到家,殺死黎巴嫩人,把孩子活生生地燒死——這是成為一個男人的必經過程嗎——是典禮的一部分?如果是這樣,那麼夏隆一定是個偉大的人了。佩雷斯、內塔尼亞胡也一樣

更多的即時訊息來自Anarchistian 此篇長文:
這張新的、醜陋的、骯髒的以色列臉孔,將把整個地區捲入火焰。我一直釘在我的電腦和電視機前,看著突擊的實況。我應該停下不再看,它讓人太難受了。孩子們被集體大屠殺,整棟住宅大樓被夷為平地。我用數碼相機從電視上捕捉了一些鏡頭:一個男人帶著一個用毯子裹著的10個月大的死嬰;無頭的屍體;一個死去的小女孩在鏡頭展示著。Qana(希伯來語:死亡)到處都是。
最後(也就是現在) Haitham 警告說,以色列的侵略將使他們付出昂貴的代價。
真主黨不是以色列六年前認知的那樣了。譬如哈桑·納斯魯拉(真主黨領導人)昨日警告以色列將得到一個「大驚喜」,而今天他向以色列展示了此預警的一部分。真主黨現在用火箭推進到了以色列北部30公里以內,他們說過下一個目標就是海法市。如果這句話實現了,對以色列將是一個災難。

各位,這不是加薩,不像你們在那遇到的巴勒斯坦人那微弱的抵抗。真主黨有著良好的裝備和支持。因此,如果你們認為這個遊戲可以很快結束,你們就錯了。回顧下黎巴嫩南部的抵抗歷史吧,你們會知道我在說什麼。

哦以色列,用你的坦克演奏音樂,黎巴嫩將用德布卡刀劍舞來回應!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6 | Comments (9) | TrackBack

印尼:一天不看電視

原文鏈接:Indonesia: One Day without TV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譯:Ahom Kuo
校對:Sweet;Portnoy

我們可以一整天不看電視嗎?印尼的部落客們幾乎同時貼了一篇寫其為紀念7月23日的印尼兒童節而一天不看電視的文章。

其中有很多人對印尼電視節目的品質感到擔憂。尤其是從視覺品質的角度來看,他們認為那是對兒童創造力的一種威脅。

比如Banana Talk的Lita Mariana、 PriyadiTriajiSolyarisBocah Cili等許多印尼部落客就都呼籲人們停看電視以尊重兒童,並警告電視台他們的節目可能從多方面對孩子造成傷害。

這個「一天不看電視」行動是由一個叫Kidia的門戶媒體特別為兒童教育發起的。

Lita Mariana全力支持這種行動,作為幾個孩子的母親,Lita對許多電視節目對她孩子將來的行為方式可能造成的影響非常擔心。

既然大家都知道,,除非有相應的法律規定,否則這種行動只是紙上談兵,,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呢?這條評論告訴了我們答案--

Rendy AK說道:

我們不是反對電視本身,只是因為印尼的電視節目上暴力和垃圾節目太多了。也不是想要用法令讓電視成為違禁品,只為了對國家兒童節致敬。

我們都知道,印尼的電視節目距離「兒童適宜」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印尼的兒童看電視的時間卻比用於其他活動更長。
Masindi寫了一篇有趣的《不看電視有何益處》:
從許多年前開始,不看電視的我們過著幸福的生活:

讀這個:「慶祝沒有電視的家庭生活

—我們讀更多的書。
—我們和更多客人度過歡樂時光(真的,我們有有意義的對話,還玩樂器)。
—我們花更多的時間做愛。
—我們試作了更多有趣的烹飪。
—現在,我們有的是時間用來照顧Noe。

Posted by portnoy at 14:1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07月28日

統統一句話解決!

最近想寫的東西太多,擠在腦裡又丟不出來,乾脆偷懶,都用一句話解決好了。

1. 部落格、政治、公民社會(其實寫過了)
茄苳樹窠:壯大公民社會,如何去做?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一個人的學運?
Sounds and Fury:部落格如何改變政治?
結論:台灣政客跟媒體都無恥,再有抱負的部落格都改變不了無恥。
update:冷飯熱炒(我還是很想推起來就是了):台北、高雄的部落客們,動起來吧!

有感於此,小弟在此倡議,希望邀集北高兩市的部落客成立候選人監督與選風端正小組,儘早開始籌劃收集資料,讓所有人都能透過部落格來更了解候選人的政見與操守,迫使政黨以務實負責的態度面對選民的問題與質疑。

2. NCC爭議(舊瓶裝新酒)
NCC違憲後,該如何亡羊補牢?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NCC請繼續加油!
短評:NCC總辭的時機已經過去,行政院跟NCC如果不加強溝通跟互信,會很慘。現在要緊的是公民監督NCC,要讓NCC每場會議、每個決策都透明到不能再透明...降低政治、財閥的干預。

3. 公共電視影片素材開放(總算跨出一步)
言之無物: [媒體]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新聞跟討論區的RSS呢?新聞部的編輯部落格呢?我還在等...

4. 陳光誠律師受審(大家都在對抗政府)
光誠快回家: 莫之許: 記一次快樂的旅遊——沂南之行
比起來,台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我覺得台灣民主早就被政客砍掉了,所以我們不用擔心該不該砍的問題,擔心怎麼重練吧!

5. 網摘、著作權、RSS、CC爭議(國外版本)
MediaShift . Digging Deeper::Should Community-Edited News Sites Pay Top Editors? | PBS
…My heart's in Accra » Can Creative Commons and Commercial Aggregators learn to play nice?
台灣吵過了,接著國外吵。

6. 中國,網路,與人權(重要的是尊重)
RConversation: China, the Internet & Human Rights - a long analysis
身為台灣人的我又何嘗沒有犯這種毛病呢?要幫助中國人,要先瞭解中國人更希望大家看見他們的進步,而不是老是抓著政府的辮子在那扯啊扯的...西方人把中國人的人權議題當成西方人的偉大使命,不啻是又一種十字軍的偏狹與無知。

好了,就這樣交代過去吧!接下來的暑假我要認真主打這個議題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2 | Comments (6)

2006年07月24日

阿根廷:「我的第一台電腦」計畫,與批評者的聲音

原文鍊結:Argentina: My First PC Program and its Detractors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Portnoy
校對:未校對版本(歡迎讀者校對)

阿根廷政府已經重新啟動該國的聯邦計畫MiPC[我的第一台電腦],或者如Mariano Amartino說的(ES),MiPC Reloaded(我的第一台電腦之重裝上陣...)。這個計畫的起初是希望透過提供價格合宜的電腦給全國人民,藉此縮減數位落差,這個計畫於去年四月問 世,卻遭到部落格社群大力批評(ES),因為政府屬意由英特爾跟微軟公司負責此計畫。如果是GVO的忠實讀者應該記得相同的情形在智利也發生過,智利的部 落客更從草根成立了「我的第一台電腦,貨真價實的」計畫。

然而觀察這次的情形,Amartino說這次計畫提供了消費者更多的選擇

電腦可以內建AMD或是Intel的處理器;作業系統也可以選擇使用Windows Starter或是Pixart Linux。有不少家銀行提供貸款。這一次的計畫比上次好一點,而且避免了首次計畫招來的許多批評…起碼處理器跟作業系統開放選擇(如果他們逼我用 Starter Windows那會是個大災難),此外,現金價格還是高了點,但是這正是貸款的重要性。

Pablo M. Beca也認為第二次的版本比起第一次來說有改善

根據第一次的經驗,MiPC計畫今年重新啟動了,而且這一次帶來了好消息:AMD跟Linux加入了。我猜政府把他們加進來的原因是因為上次 計畫招來的無數批評,很多開放源碼社群盡力讓他們的聲音能被上層聽見。微軟跟Intel過去一整年一定賺了不少,因為這個計畫有很多人支持。除此之外,政 府免費替他們作公關,而政府辦的活動是很有力的,Intel跟微軟的品牌不斷出現在政府聲明當中。我認為,由於AMD處理器跟Linux的加入,購買設備 的花費將顯著下降,更多人因此能受惠。許多人可以藉此機會擁有第一台電腦,而其他人則可以把握機會進行平台升級。

來自阿根廷Santa Fe的Luciano Kay對此MiPC剛起步的成功以及政府扮演的角色持保留態度

2005年MiPC計畫開始時,電腦賣是賣出去了,但是我沒有看過任何一個公共使用與培訓中心。根據Carrier和Associates五月26日於郵件群組發表的信件內容,MiPC計畫賣了將近十萬台電腦,比官方一開始預計達成的數量少的多。更有趣的是,除了個人電腦的銷售數字以外,只 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人透過貸款來付款,這證明了--根據Carrier與Asoc.--政府的角色在這個計畫的成功當中並沒有太大作用(繼續讀完郵件群組 的完整評論,很值得。)

其他的部落客就技術面向同時批評了Windows與Linux兩種作業系統。例如Fabio宣稱

Pixar Linux 根本不是Linux。Linux的專家說過,這個版本不只違反了GPL[通用公共許可證] (違法),它根本是個災難,而且它還沒有說明他們使用的是哪一個軟體包,或是由哪個軟體包發展出來的。他們欺騙使用者,Linux任一版本都不容許這麼作,就算是已經賣出去了也不需要這樣作。

Javier Salinas大力批判「Windows Starter」這個有名的作業系統的其中一種版本。根據微軟的說法,「設計這個版本的目的是為了提供一種可負擔的,簡單使用的方式,讓使用這可以進入 Windows家族產品。這個版本專為當地市場量身打造,使用當地語言,具備許多Windows專用的應用程式與工具。」

Windows Starter爛到家。爛到能夠「運作」就是一個奇蹟。它不只會耗光你的耐心;還有你想像不到的。我拿到一台裝有Starter版本的筆記型電腦,我建立 了一條ssh通道以連結遠端MySOL資料庫。難以想像。通道建立了,遠端連結也沒問題,但是應用程式卻抓不到資料庫。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5 | Comments (0)

2006年07月18日

十四億...加十一億

根據GVO這篇報導,印度政府把Blogspot跟Typepad也封鎖了;至此,世界上兩個人口數量最高的國家、兩塊商業人士眼中的金磚、兩家世界工廠、兩個即將受邀加入G8會談而成為G9, G10的政治與經濟實體....兩個亞洲歷史文化悠久的古國....在GFW的牆角下統一了....

Lih這篇報摘做的很詳盡,也提供了很多其他資訊:
Andrew Lih » Blog Archive » India Internet Filtering Headlines


Scoble先生也談到了這件事,照慣例,沒什麼內容,但是他已經是大眾媒體了,所以還是要感激他重視。
Scobleizer - Tech Geek Blogger » Blocking Blogger

Lih這篇文章談到了不少我們好奇的問題:
Andrew Lih » Blog Archive » India's Blocking Tech, Learning from China?
印度資訊科技部的長官說印度的封鎖技術還不成熟,所以為了封鎖一兩個特定站點,只能把整個根伺服器都擋掉。所以可能的發展是:中國家將發展已久的精確封鎖技術轉移給印度,或是印度請國內高超的軟體工程師來完成這一點。不過樂觀預估,這種全面封鎖的情形會改善一些。

綿羊的看法,很有道理:

印度加入了G.F,W的行列! - 綿羊日記

全世界網路最自由的國家...想必就是台灣吧...

不過Jas這篇讓我想到,如果世界上多數人都不自由了,那自由還有什麼意義?

Jas9 Taipei.: 印度政府封鎖我的blog

update 7/20
印度要求停止封鎖含博客內容網站

上週﹐印度電信部向互聯網服務商發佈了一份名單﹐上面有超過15家網站﹐電信部要求阻止印度國內用戶接入這些網站。電信部發佈通知時對為何要封鎖這些網站以及封鎖持續的時間等均未作說明。結果﹐很多互聯網服務商採用了拉網方式﹐將封鎖範圍擴大至那些網站的全部內容﹐谷歌(Google Inc.)的Blogger也在被封鎖之列。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協會發言人阿米塔布•辛哈爾(Amitabh Singhal)說﹐協會已向所有成員發出報告﹐建議他們重新設置服務器﹐只封鎖博客子域﹐而不是整個網站。此前﹐服務商因急於執行政府命令﹐結果封鎖了整個網站的網址。這是錯誤的。希望這個錯誤在48個小時內得到改正。
update7/21:
Andrew Lih » Blog Archive » India Blocks Slowly Lifted
Reports are trickling in that ISPs in India are slowly releasing blocks on the big guys - Blogger and Typepad, either because they're refining the blocks to be more precise, or they're backing off completely for the short term. There still seems to be a directive in place to block specific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2 | Comments (9)

阿拉伯: 燃燒的中東

原文鏈接:Arabisc:The Blazing Middle East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轉載自:http://blog.yam.com/gvo_chinese/archives/1898987.html

中東永無止境衝突再次上演的第三天,以色列黎巴嫩衝突,阿拉伯博客圈有話要說。 激戰雙方在憤怒,慶祝,譴責和支持之間擺盪,可以看出博客們的觀點與他們從何處而來有相當大的關係。有些人很極端, 而有些則客觀和理性,但大家都希望這次能以長久的和平和找到解決問題的最終方法而結束,越快越好。

來自巴林的Ali讚揚真主黨是「最值得榮耀的阿拉伯人」,還指責遜尼派參與對真主黨的陰謀,他說道:

真主黨人在第三次行動中成功的抓住了佔領者錫安(猶太)士兵。像一個魔幻般的呼吸和狂風暴雨一樣,這條新聞迅速傳遍了整個世界,到處是歡呼 聲和慶祝,但阿拉伯政府保持沉默。強權國家,聯合國,國家和國際組織都要麼支持、要麼譴責了,但阿拉伯政府呢?半天以後,我們被告知阿盟已經準備好了阿拉 伯各國外長關於此事件的會談,很好,然後黎巴嫩情報處長官出來說:;我們不支持,我們也不知道,我們還不負責?!?!巴林政府,出來譴責印度的「恐怖爆 炸」,但對真主黨的行動也保持沉默。關於真主黨的陰謀論突然跑了出來,將真主黨邊緣化與打壓。開始時有人說這次行動是為了毀掉「黎巴嫩夏日」(一個讓黎巴 嫩聚類大量金錢的計劃),然後他們又說這只是一齣戲,還有很多毫無頭緒的故事。 不知為什麼,我總有種感覺整個事件是因為真主黨是什葉派的,別無其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遜尼派跳出來反對什葉派的任何主張建議。問題是這個叫「真主黨」的什 葉派正在讓他們感到尷尬,這不僅是遜尼派政治上的失敗,更是遜尼派的失敗。假裝不知道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和其他那些遜尼派政黨所作所為。

約旦的Rami給我們提了幾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有人認為猶太人只是在保護他們的私產嗎?換句話說,他們只是在為生存而戰鬥嗎?「上帝的國度」(猶太國)難道困惑了,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找不回威望了嗎?然後對幾乎手無寸鐵的哈馬斯和真主當游擊隊使用了「過度的武力」?或者,我們該把這個看作是和平的希望?

科威特的Moodless把這次事件看作是「愚蠢政策」...

以綁架兩個士兵來換取自己人的交易,然後發現自己已經在與一個強大到能摧毀任何東西的國家作戰了,以平民的生命做賭注;40個小孩、青年人、長者已經被害...這除了叫「愚蠢」還能叫什麼?

來自黎巴嫩的Eve在最新的一篇帖子中為我們展現了一副殘暴、毀壞、門口台階上、橋上、樓房裡、機場及任何成為以色列空襲目標的地方傷亡的人們的景象。第二部分則向我們展現了她聯合抵抗以色列侵略的希望

第二部分是有關於勇敢的騎士騎上他的白馬,穿越艱險,拯救那些處在人間暗道的受害者們,不惜一切代價,再說一遍,不惜一切代價。

在這一部分,我們要謹慎選擇我們的冠軍英雄,要選出好的那個。而那些讓我們陷入今天僵局的英雄們....(對了,那些還想利用黎巴嫩土地來 達成個人目的的人,請好心地在等候名單上留下你的名號,等待輪到你的時候。)我們當然沒有被告知,我們算什麼,有什麼能耐擋在這些冠軍英雄之前?

這就是官方版的情節了。但是,對我來說,整個過程沒有英雄。整個事件充滿了人員傷亡...一大批的人員傷亡...和一批罪人。無疑問, 真主黨是罪人。但真主黨的政策仍然具有代表性(雖然不代表全體黎巴嫩人)。我放上官方版是為了說明現在不是把衝突上升為國家間戰爭的時候,不是討論該指責誰的時候,而且這個時候不該指責任何人。現在該做的是盡快制止以色列對黎巴嫩的侵略行動,並且儘量減少人員傷亡。然後,我們就可以談了,要心平氣和的談。 基於此,站在黎巴嫩的一邊,發出一個聲音,這才是官方該做的。

這些場景仍然出現在電視上,我關了聲音,靜靜的看著夜色中的貝魯特,沒有聲音,沒有眼淚,仍然那麼美麗,不問塵世。

來自埃及的Jar el-Kamar從另一個角度談了真主黨的行動並試著解釋誰真正從此次事件中受益...

我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真主黨的行動要與我們的巴勒斯坦同胞聯繫在一起。我個人認為巴勒斯坦的困難處境在這次行動中被用來爭取同情和認同。現在,真主黨已經取得了更多的支持和更多抵抗的理由。也許Nasrallah天真地認為當以色列忙於在加薩的戰爭的時候是不會有時間來進攻黎巴嫩的,而且就算來了,也不過是跟以往一樣,兩邊發發導彈而已。

最後一種浪漫的結局是Nasrallah想利用巴勒斯坦當前的局勢來發起全面的綜合的伊斯蘭戰爭。這種可能性是被美國採納的,而美國認為敘利亞和伊朗得為此負責。

最後,來自巴勒斯坦的Osama在博客上發了些以色列斷壁殘垣的照片,是被真主黨炸燬的,一些以色列人躲在庇護所裡,Osama取了個標題:他們受到的苦的和你一樣多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8 | Comments (2)

2006年07月17日

[推薦]GVO中文聯播

謝謝FoolFitz

只要把以下這行程式碼貼到sidebar上就好了!

<script
src="http://services.newsgator.com/ngws/headlines.aspx?uid=313208&mid=1"></script>

這樣中文全球之聲線上的文章就可以在你自家聯播囉^^

<script src="http://services.newsgator.com/ngws/headlines.aspx?uid=313403&mid=1"></script>

上面是簡中版的程式碼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9 | Comments (4)

2006年07月14日

Hyperlinking...

我從AsiaMedia看到這則新聞:
AsiaMedia :: SINGAPORE: Distorted views in mainstream media must be rebutted, says Minister

Full-time writer and blogger Lee Kin Mun, who writes under the monicker mr brown, commented on June 30 that hikes on taxi fares and electricity tariffs had come after the General Election and at a time when a government survey showed a widening income gap in the country.

The Minister's press secretary K. Bhavani issued a strong response which was also carried in Today. Last Friday, the freesheet's editors decided to suspend Mr Lee's column, drawing sharp criticism from bloggers and netizens.

所以我馬上去找mr. brown的blog,很容易就找到了,因為他是新加坡數一數二的blogger,也是GVO的編輯之一,我記得我很久之前有訂閱過,但是後來取消了。趁這次機會再訂閱回來。

我在他blog上找不到引發新國政府強烈反應的那篇文章,想必是沒有一稿兩用。於是我去找mediacorp,才知道新加坡這家媒體巨擘規模如此龐大。而這個亞洲新聞網應該也可以納入阿孝老師之前整理過的中文國際媒體,只是沒有提供rss,可惜。

逛了一會才想起來應該直接去找Today報的網站比較快,但是過期太久,找不到那篇文章。儘管Today很沒種地刪除了mr. brown的評論,但是但我很喜歡這個報紙網站的設計,希望國內的報紙網站可以學習,早日擺脫花花綠綠

儘管沒有找到那篇文章,但是印入眼簾的頭條新聞卻讓人震撼:以色列攻擊黎巴嫩,奪走46條人命!

我看不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只看見BBC亞洲版的報導:英外相對中東危機升級表示嚴重關注 怎麼口氣那麼委婉??!以色列在屠殺黎巴嫩的百姓耶!

而接著我看見GVO這一篇:Lebanon: The Current Israeli Aggression (lvoe已經認領這一篇了,很快就會有譯稿)

...我看的很難過....

update:

BBC 中文網 | 國際新聞 | 以軍撤離加沙中部 繼續攻擊黎巴嫩
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一位顧問表示,安理會很可能會陷入僵局,因為許多國家希望譴責他所稱的以色列軍事行動引發的人道災難,但是美國很可能會否決任何它認為片面、不考慮極端組織行動的決議案。

美國在周四已經否決了一項譴責以色列入侵加沙的決議草案,形容決議案不夠公正。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9 | Comments (5)

2006年07月13日

ohmynews國際公民記者論壇遠距同步參加中

這是一場大咖雲集的論壇,叫得出名字的大概都來了,如果你想要現場收看webcast與線上討論,請到這個網址:
ohmynews international citizen reporters' forum

各Session的主講者和議題在這裡:
OMNI Forum On-Air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Dan Gillmor(citimedia), J.D. Lasica(ourmedia), Craig Newmark(craigslist.org), Bryan Nuenz(witness.org;在菲律賓見過), Tim Lord(Slashdot.org)...and a lot more...

我本來想做即時報導,但是Ethan(在現場)已經做了很棒的現場blogging,所以就請大家去他那裡看:
Dan Gillmor - the technology's not the thing…
Technology Panel at OhmyNews forum
Who are citizen journalists?(本篇介紹了多位ohmynews的公民記者)
Scoop and Flix - the offspring of OhmyNews?
More faces of OhmyNews
Japan versus South Korea: Can you export OhmyNews? (這篇很有參考價值)

Democracy, he notes, is new to Japan, introduced after WWII. And
it’s still not very popular - despite Koizumi’s popularity, only 67% of
people voted in the last election. (This would be a phenomenal turnout
by US standards!)

Citizen - “shi-min” - sounds a little odd
in Japanese. It calls up implications of “taxpayer”. But it’s important
that citizen reporting include housewives, students, and foreigners
living in Japan. But there are differences between Korea and Japan that
may make the OhmyNews model difficult to replicate:

- South
Korea had a succesful democratic movement in 1987, which generated a
great deal of political will and power. In Japan, a dominant political
party has ruled for over 60 years. Thus politics in Japan tends to be
covered as a horserace or a baseball game, not a participatory
phenomenon.

- There’s a strong distrust of mainstream media in South Korea, but great respect for mainstream journalism in Japan.

-
The relationship to the Internet is complicated in Japan. Yes, there
are 8.6 million bloggers, many of them writing expert blogs on esoteric
subjects. But there’s a lot of resentment of this culture, largely
based on the culture of “Second channel”, a Japanese site that shows
much of the worst of the participatory internet.

- Many
Japanese aren’t comfortable connecting their names to their opinions -
they’re more comfortable in a culture of anonymity.

Gary Chapman on Citizen Journalism and the Digital Divide
(更新中)

Citizen Participation and Technology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這是ohmynews的官方報導,也很詳細。
Where Do You Head, Citizen Journalism?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Exporting Citizen Journalism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介紹了以色列的Scoop.co.il與丹麥的Flix.de這兩個以ohmynews為標的和基礎而建立的公民新聞網站。


OhmyNews Japan Ready to Launch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Bridging the Digital Divide - OhmyNews International

Posted by portnoy at 11:44 | Comments (0)

2006年07月12日

印度:部落客對孟買炸彈攻擊的反應

原文鍊結:India: Bloggers react to the bomb blasts in Mumbai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譯:Portnoy


孟買今天遭遇多起炸彈攻擊。搭乘火車通勤的人們在一條軌道上(西部軌道)被炸彈奪走了生命,七輛不同的火車同時發生爆炸。爆炸發生時間大約是下午六點25分,正好是孟買通勤的尖峰時段,下班的人潮正離開南孟買,準備回到郊區。估計目前約有180具屍體。

幾分鐘之內,孟買救助部落格馬上有了新訊息、迴響、以及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們。這個部落格於去年成立,目的是用來應付洪水災情,彌補了資訊與傳播的隔閡。這篇文章要求讀者提供想要聯絡的人的電話號碼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續更新這個主題。這是一個開放的回應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斷在他發表的文章中更新情況的演變。當主流媒體的報導依舊愚蠢且一無所知的時候,Jayesh有更多孟買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評論了某主流電視新聞台的裝模作樣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記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來自主流媒體與部落格的鍊結。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話特別獻給在大眾運輸系統上結交的朋友:

給「火車上的朋友」,給所有的朋友:記住這個城市失去了什麼,我們要以團結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為榮耀我們對他們回憶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傷

對這座城市來說,今天很不好過,這場悲劇對我也有所打擊。我以及我認識的人很幸運地沒有成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幹線是「我的」幹線。我常常在那些軌道上坐著火車旅遊。想到將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讓我膽顫心寒,憤怒難耐,悲慟不已。

Contrapuntal 問為什麼是孟買 並且向前看,希望不要產生強烈後續效應。

為什麼是孟買?為什麼總是孟買?因為這城市很大很繁榮,所以如果你想要幹票大的,孟買自然是首選。(為什麼大家都愛去孟買?) 拜託,千萬拜托不要產生強烈的後續效應。我寫的很沒條理。我不是在寫論文好嗎?火車,一個無防備的點,要下手簡單到讓人害怕。之前沒有發生過類似事情才真是奇蹟。那現在呢?你要怎麼檢查每個登上孟買火車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談論到此時此刻許多人做出的無理假設。 Ultrabrown 針對恐怖攻擊以及媒體報導的畫面擷取做了註記。The Renegade of Junk 談到美國右翼部落客沉醉在他們自己設定的標準模式中無法自拔。

許多美國右派部落客試著要將這些炸彈攻擊和他們在國內支持的布希愚蠢政策連在一起,像是bongopondit在迴響中指出的。其他的則努力地用根本不存在的線索去分析這起事件。例如Captain Quarters部落格的Captain Ed。

Scout 提到在這個時候卻不在印度的心情 以及他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新聞的感覺。

人們替我們印度人感到憂傷。他們沒有辦法想像這種炸彈沒被檢查,而恐怖主義是政治科學課課程之一的生活。但是對我們來說,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避免不了。此時不在印度讓我看事情更尖銳,我同時從兩個角度去看這件事情,但結果反而更讓我傷心。

Dhoomketu 談到這場爆炸 以及他今天學到了什麼。 On the Ganga Mail 回想起這座城市。

這就是孟買:你不用到這個城市去親眼看它。那些深入印度的電影已經跟著孟買一起成長,儘管我連一步都沒有踏進去。這也是為什麼孟買的悲劇會讓比哈爾坦和孟加拉人如此受傷。孟買對每個看印度電影長大的人來說都算是第二故鄉。

Dilip 前往其中一個爆炸的車站, 並且寫到了一台小客車被迫載滿乘。 一個 flickr 叫做黑色孟買的相片群組 已經成立,用來蒐集所有爆炸現場的照片。

無能的政客還是一樣無能,另外,拜託,不要提什麼神

----------------------------------

請看看這兩篇,很重要:

Waking up Twice » Bombay Blasts/Mumbai Blasts
The Renegade of Junk: Mumbai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8 | Comments (0)

2006年07月11日

吳皓獲釋!

先恭喜再說,同時也希望不要再有類似事情發生。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Wu Hao released

BBC報導:中國異議獨立製片人吳皓獲釋

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組織昨天(7月11日)宣佈,中國互聯網博客作者兼記錄片獨立製片人吳皓在被關押近五個月之後在北京獲得釋放。

吳皓的姐姐吳娜在當天的博客日誌上簡單的寫道,「皓子出來了--剛剛得到家裡電話,被告知皓子出來了。謝謝大家的關心,但他需要清靜一陣子。」

據報導,吳皓今年2月22號在北京被捕,當時他正為拍攝反映中國地下教會情況的記錄片做準備。

關押近5個月

吳皓被關押了將近5個月,期間單獨關押140天,期間他沒有得到任何律師的幫助,北京市公安局也一直沒有說明拘留他的理由。

記者無國界組織曾在星期一致函歐洲議會主席博雷利,要求他在訪華期間向中國政府提出吳皓等3名被監禁網絡異議人士的案例。

該組織宣佈吳皓獲釋的信息時還說,中國目前還有大約50人因為在網上撰寫了官方認為具有顛覆性的言論仍在囚禁之中。

Posted by portnoy at 23:34 | Comments (2)

2006年06月24日

勇者!記者!

From Buzzmachine ,這篇Media Report的專訪請到了一位阿富汗的記者Masood Qiam,現年23歲,為了報導真相,每天都必須和死亡為伍。

雖然塔利班政權倒台,阿富汗的社會民主與媒體空間也有成長,但是終究非一蹴可及,而且新的貪腐馬上就會重新集結。

以下是一些訪談節錄(粗體是我加的):

The MPs are already scared of Tolo TV cameramen because previously webroadcast footage of MPs falling asleep in parliament, and of anotherone picking his nose. So we were already unpopular.
I was called before the Supreme Court to answer a charge of defamationafter we did a story revealing corruption within the court. While I was in court, they threatened me, and said if it's proved that you have defamed the head of the Supreme Court, Maolari Shinwari, you'll be jailed for two years, and it shocked me.
I'm not afraid of anyone, and I think this is necessary to make our society good, and for the progress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of speech.
. . .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public life in our new democracy. There are those who are ready to be interviewed by us, and we are not afraid of them because they believe in media, and they believe in freedom of speech and they will never threaten us. Then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not ready to be interviewed by us, who have their fingers in corruption and drugs, and we're afraid of those people because they're very dangerous for the people, and also for the journalists. And they are the ones we worry about attacking us when our backs are turned.

Threats against my life are not such a big issue. For 23 years I grew up here. I was here under the Communists and under the Mujahadeen, with the Taliban. For us, life is always full of risks. The most fearful thing for me is not death threats to us; yes, we are afraid of these people to some extent, but most of all as journalists, we're afraid of the Parliament. In Parliament there are MPs who will limit our activities by issuing laws that will confine us into four walls and will stop us from asking open questions. And when we ask them about their intentions to bring in harsher media laws, they just give vague and evasive answers. So we're afraid that they are planning to bring in laws that will completely limit our activities. That's what hurts me, and I think that's what's dangerous for Afghanistan.

Let me explain again that threats like slapping and beating are not a real threat. It's a threat, but not too serious for us. It's not a serious threat that can stop us from working. But the most serious and frequent threat is to limit our activities by law.

My other fear is that the government starts to ignore our reports and not react to them. when your job is not effective, this is dangerous. Ignoring our reports is the biggest way they can hurt us. This is the threat, this is dangerous for us, this is painful,I think it's going to be like American democracy, the media is free to say anything, but the government is deaf to them.

Posted by portnoy at 06:24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20日

GVO 簡體中文版也成立了 志願翻譯者與校對者持續徵募中

感謝Issac、undersound、Bruce等對岸的朋友,GVO CN在CNblog開站了(其實快一週了...):Global Voices Online之中文版

Wordpress的系統非常穩定,速度也很快,是個可以常駐久安的好地方。中國的讀者請多多利用。

陸陸續續有很多高手加入志願翻譯者的行列,實在很感動,也很興奮!現在的翻譯量已經比以前多的多了,而且大部分成員都喜歡挑長的翻,可以說是毅力驚人,佩服佩服。

以下是幾篇我個人推薦給大家的譯文: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玻利維亞天然氣燒起了巴西的政治爭議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非洲:西非部落格巡禮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伊朗: 暴力,女警和足球

透過這個機會,小弟在此還是要工商服務一下,翻譯小組的成員來來去去,沒有強求或強留、沒有硬性規定產量、更沒有規定文章選取的原則,一切都和以前我一個人在翻的時候一樣,想翻就翻,只是透過wikigoup進行協調和合作,讓流程更有規律罷了;所以您可以今天加入,明天退出,後天又加入...反正您願意貢獻一點時間、貢獻一點精力來翻譯的時候,就來吧!就算這輩子只翻了一篇兩篇也好,就當作是一個嘗試吧,請加入我們,成為GVO的志願翻譯者!

另外,如果您覺得翻譯比較麻煩,我們也很需要校對者,您可以只做校對的工作,對您來說或許負擔較小,但是對我們來說助益極大!當然,目前成員中都不是專業的翻譯工作者,所以出錯乃難免之事,希望所有讀者也可以成為校對者,指出應該改正的部份。


feed for GVO-TW: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 - powered by FeedBurner
feed for GVO-CN:
http://blog.cnblog.org/gvo/?feed=rss2

Posted by portnoy at 21:33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12日

什麼是GVO翻譯計劃?

什麼是GVO翻譯計劃?

GVO翻譯計劃就是將GVO網站上的英文公民報導翻譯為中文的計劃,此計劃最初由台灣的inertia提出構想,由Portnoy開始實行,於他個人blog「龜趣來嘻」上開始固定翻譯GVO的報導

在進行一段時間之後Portnoy決定邀請更多志願參與者加入翻譯行列,成立了GVO-translator群組,開始討論相關事宜。之後成員ilya則於Taipedia上建立了GVO翻譯計劃的頁面,此後群組開始藉由wiki的形式協調翻譯進程。

GVO翻譯的目的?

簡單來說,GVO翻譯計劃有兩個目的:

第一:透過翻譯,將世界其它地方的在地觀點傳達至中文世界。

第二:提供主流媒體忽略的視角,讓中文網絡世界能與其它國家的blogger對話。

GVO翻譯的意義

與其它翻譯介紹國際信息的文章的最大不同:我們的關注點是平凡人的個人體驗,建立一個草根的集中平台。不一定有鮮明和宏大的主題,不一定是專家的專業論述,我們希望讓人們了解到的是同樣身為庶民,看到的周遭世界。

我從哪裡可以了解到更多的相關信息?

Google group的GVO翻譯小組

在這裡可以交流各項信息,討論在群組活動中遇到的各種問題。特別是最近Calista發起的的《目的何在》和巴治奧發起的《大家好,請教幾個問題》,有對這個小組主旨的一些探討。

wiki上GVO的翻譯計劃

這是我們發布信息的公開場所。您可以在此看到我們的工作流程和工作清單,已經處理和等待處理的稿件等。在討論區內還有GVO翻譯小組的基本原則。

我可以做什麼?

您可以在以上兩個地方發貼或通過信件告訴我們您的想法 / 幫助宣傳 / 加入我們而成為翻譯小組的一員。現在要在大陸開一個GVO翻譯分站,聚集所有人的文章。需要選擇穩定、界面簡單大方的bsp,最好能有多人共用同一blog的功能,沒有也沒關係。還有個附加條件:希望自由度能儘量大一些。:P 有誰可以提供下大陸BSP這方面的信息嗎?謝謝。

附:什麼是GVO?

GVO全名為Global Voices Online,是一個非營利的全球公民媒體計劃,由哈佛法學院的柏克曼網絡與社會中心贊助成立。

GVO底下有多位區域blog編輯,負責尋找、聚合,與追蹤全球網絡上的對話,而許多的橋樑博客(bridge bloggers)則以英文寫作,提出地方觀點與重要事件。

GVO的兩位創始者是Ethan ZuckermanRebecca MacKinnon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8 | Comments (8)

2006年06月10日

GVOTW已經開站了!

從今日起,Global Voice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TW) 正式啟用,所有過去的譯文已經搬移過去,新的譯文也會在那裡刊登,希望大家移駕至該站瀏覽,謝謝!^^

至於GVOCN的位置則還在商討之中,但相信很快就會出現,文字會改為簡體,在兩岸差別用語上也會作適當調整。

之所以將GVOTW放在蕃薯藤的BSP,是考慮到BSP的人潮較多,而且具有匯出機制。希望各位舊雨新知多多支持、指教以及批評。

目前徵求GVOTW的css設計,願有高手拔鍵盤相助,色調和格式希望能仿照GVO原站(就是藍啊綠的)

如有任何疑問,請至GVO-Translators Group,或是email: GVO-translators@googlegroups.com

補記:如您想直接訂閱GVOTW的rss,請使用這個網址

Posted by portnoy at 21:11 | Comments (3)

2006年06月08日

[GVO]中国: 六四:沉默,記憶和博客們的聲音

譯者:lvoe
校稿:Portnoy

今天是6月4日,天安門事件的17週年紀念日。那一事件宣告了1989年從3月持續到6月、由北京引發至全國的學生民主運動的終結。中國共產黨至今仍不承認,這個通過示威遊行和絕食罷課來要求民主政治和罷免貪官污吏的群眾事件,是一個和平的學生抗議活動。

在中共的輿論政策下,公共場合和報紙、電視網絡都不准紀念這個運動。甚至連一個暗示性的提及都沒有,這一天悄然而過。就像著名的專欄作家和博客作者連岳在Google進入中國市場時寫的:「我們(Google)保證:6月3日之後當然就是6月5日」,受官方控制的媒體們裝作十七年前的那件事從未發生過;同樣地,歷史教科書對這運動只是一筆帶過,稱它為「一個發生在1989年春夏兩季的政治事件」。

沉默不僅僅存在於媒體出版物,也存在於互聯網上。各大網站均象主流媒體那樣喑然無聲。當許多外國媒體打算講述民權組織的故事、提出異議、邀請象「天安門母親」那樣(向政府)索賠並要求對事件中犧牲的人們進行承認的團體時,一個令人尷尬的基本事實是,政府會採取禁絕對目擊者的接觸和提高網絡封鎖一類的措施,加緊對網上及網外的信息的控制。

即使是Google這個在被審查通過與未被通過的言論中折衷地提供它的中國搜索引擎服務的公司,同樣不能免於強有力的審查。在過去的幾天裡,中國大陸的許多地區都報告了對Google的連接失敗,儘管已通過審核並建立在中國主機上的Google.cn當時仍可使用。Andrew Lin報導了此事。Shizhao也警告大家不要在局域網上使用Google Desktop,因為Google Desktop的新聞抓取功能會抓取到很多來自BBC等網站上的敏感新聞,從而導致google服務長時間被「大長城」阻斷。

幸運的是,互聯網的分散性意味著這些內容無法被完全忽略或移除。T-Salon的Andrea 提醒我們del.icio.us tag "8964"再次活躍了起來,從互聯網上,尤其是博客裡統計人們對那一事件的思考和反省。1989年6月4日香港報紙的副本可以在Flickr和YouTube上的Video裡找到。就像當年那起事件的參與者之一,中國數據報的蕭(OR 肖?)強在最近的一個採訪中所言,「互聯網使得天安門的精神長存」。

Keepwalking拍下了天安門廣場的照片,並把它貼在他的博客上,命名為「[貼圖沒話] 今日,廣場」:繁榮安寧之下,不再是精神極度痛苦的學生,而只有歡樂而好奇的遊客。他們可能甚至沒聽過「六四大屠殺」這樣的說法,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是在此事件後出生的,而政府禁止公開討論它。與現在那個著名的「坦克人」——1989年,一個鎮靜地站在一列武裝坦克前以阻擋它們在街上繼續前進的人,一個抗議者精神的真實代表——的形象相比,今天的廣場是這樣安靜如常,彷彿沒有人記得,更不必說為它而戰。

鄭,中國最早的博客作者之一,在他的博客上以「17年」為名寫下今日

「17年,一代人都已經長大成人了。
但是,17年前的那段吶喊、熱血、嚮往,卻沒有向種子一樣的生根、發芽,長成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繁衍出一個自組織、自適應的民主生態來。
……
被放大的,應該是那些個聲音,是延續。而不是一年一年沒有新意的悼念。
歷史不會重現,但是在我們的面前,總會有新的問題,新的問題,才是17年前的聲音得以復活的土壤。」
SideKick,一個香港博客作者,展示了她的「8964」特別版手錶,並把她的博客模板換成全黑色作為一種「間接的紀念」。在另一篇帖子裡,她編排了一個歌單以紀念這個週年紀念日。每年香港都舉行一個非官方聚會,向17年前喪生在街上的人們進行弔祭與緬懷。HiRadio有許多這個聚會的資料。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June 4th:Silence, Memorial and Blogger’s Saying

Posted by portnoy at 16:24 | Comments (10)

2006年06月06日

[GVO]伊朗:不只是為了性!

在Sargashte部落格中,一位伊朗女同志寫道許多人以為同性戀只想滿足性慾。然而這位部落客認為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都和異性戀一樣,追求愛情關係。她說最近在一本雜誌中她發現總人口的百分之十到十二都可能有同性戀傾向。這位部落客說看樣子我在伊朗並沒有那麼孤單(波斯語)。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ran: Not Just For Sex!

註:此篇原文為匿名寫作。

Posted by portnoy at 17:10 | Comments (2)

[GVO]巴西幫派發動與警方戰爭

譯者:ilya
校對:Portnoy

巴西最大的幫派 PCC(第一首都指令,Primeiro Comando da_Capital,PCC)對抗聖保羅市政府,從週五開始發動一連串策劃的暴力行動。強大火力的武裝幫派人士發動了 150 次的警察局攻擊,總共殺害了 74人(包括至少 40 名警察)併發動 24起監獄暴動,目前有數千名訪客被當作人質。整晚幫派群眾火燒公車、攻擊銀行與持續攻擊巡邏警員與警察局。截至目前為止,政府只控制住六起暴動,但是控制住的同時,更多的暴亂正同時在發生。這些暴力事件很明顯是因為政府決定將 765 名幫派份子從目前的監獄移轉到高度安全警戒的監獄,聖保羅最大的幫派PCC 對此加以反擊。這一系列的暴力行動被認為升高了政府當局與 PCC 幫派的對峙情勢。(BBC 影片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azilian Gangs Wage War On Police

Posted by portnoy at 16:24 | Comments (0)

[GVO]汶萊:來自和平之地的部落格報導:部落客與婆羅洲快報

原文:Brunei: Blog report from the Abode of Peace: Bloggers vs Borneo Bulletin
譯者:PipperL,校對者:lvoe

除了記錄迫在眉睫的考試午餐幾篇與壘球相關的文章之外,真的沒什麼事。

過去幾年以來,在這個富含石油的國家,寫部落格(blogging)的風氣一直沒有超越個人圈子,真正深入當前的公共事務。這可能是由許多因素導致:也許是害怕偶然問了禁忌的問題,惹惱了潛在的讀者;也許是擔心讓外人對汶萊產生不好的印象;又或許僅僅是對於書寫重大事情不感興趣。無論是什麼原因,一般認為,部落格被視為是大眾宣洩個人情感、公開學校和家庭生活的一個途徑,而非一個討論國家發展、政策、教育和經濟的園地。

少數汶萊部落圈外的人意識到部落客和當地報紙間的關係存在著某種程度的緊張。據悉,有幾個直爽的部落客公開地批評了當地唯一的英文報紙,婆羅洲快報(Borneo Bulletin)

Ourlocalstyle.com,由LSM經營,是幾個最嚴肅的部落格其中之一,擁有一整個專屬的分類來記錄這份報紙中各式各樣的錯誤,比如語法錯誤和荒謬的頭條。然而,他也清楚地告知讀者

與某些人可能會推測的相反,我並非那樣強烈地痛恨 BB(Borneo Bulletin)以至於「我祈禱某天變種鼠會去啃這座大樓的基座直到它坍塌陷入地球的岩層中」。然而,當我看到我的國中老師都必須糾正的錯誤時,我感到沮喪。沒有哪種刊物,尤其是全國性的報紙,可以犯下這類錯誤。
這種部落格和當地報紙間的緊張關係並非毫無來由。幾個月前,這家報紙發表了一篇頭版新聞(可在這兒看到),威脅當地的部落客:除非他們已經在《政府報章法》下恰當地取得了登記,否則可能對其訴諸法律。
官方的消息來源指出:寫部落格文章被視為是「發行」,且其相似之處顯示其應在國家的報紙法規之下管理。

(婆羅洲快報, 25/02/06)
文章本身含糊不清,且建立在不具名的「相關官方人士」和「法律專家」毫無根據的理論,而非事實的基礎上,但它引發了一場當地部落客的騷動。這個議題最終在一封寫給總理辦公室的私信(這裡可看到)後被解決了。而且LSM等當地部落客透徹地分析報紙法規廣播法規網際網路法規(Internet Code of Practice)之後,向其他的部落客保證沒事,經營一個部落格也不需要經過政府的許可。

在這個事件之後,婆羅洲快報並未聲明道歉。然而,在部落客間,這件事已經相當地削減了這報紙作為可信消息來源的地位,並且得到了「小報」的評價,而非合適的報紙。

Ches寫了篇文章,載明此事並得出下列結論:

    這(…) 是另一位部落客在對抗懶散的新聞媒體和記者的草率時的感受。

    切~ 的確是小報.

而且大部份的汶萊部落客都同意這一點。

Posted by portnoy at 15:59 | Comments (1)

2006年06月01日

[GVO]印尼:爪哇地震救助維基需要線上志願者協助

因應2006年5月27的爪哇地震,世界救助團體成立了爪哇地震救助維基,自成立之後,過去二十四小時內眾人積極結合災難援助行動與當地主要的救難組織及救濟隊伍。那兒也有其他合作的團隊,在該地先前的救濟基礎之上,設立手機簡訊傳播系統,深入災區。

這個維基已經有了基本的設計和結構,但是現正急切缺乏線上志工幫忙以下完成幾項任務:

1. 從海嘯救助南亞地震救援部落格將有關的內容移過去。
2. 從Technorati上尋找報導地震消息的部落格,把消息歸類在相關的維基區塊下。
3. 翻譯Help Jogja部落格,並把文章放上維基(經由Andy Carvin的鍊結:toggletext.com)
4. 移除無關的訊息。
5. 增加靜態資訊至首頁。
6. 把這個維基告訴全世界。
...等等。

團體已經和國際紅十字委員會、TSF、國際紅十字會暨紅新月聯盟等組織聯繫上,並且獲得像是災難評估等重要資訊,這表示這些組織知道他們在部落格與維基上的努力。此外,來自當地救援工作者與隊伍的資訊24小時不斷湧入,他們在世界救助部落格不斷更新。許多非營利組織也拜託他們與其合作和溝通,並藉此把現況報告發佈在維基上。

任何有關維基內容管理的幫忙都無任歡迎。如果你有意願助一臂之力,請直接進入維基,或是寫封信至javaquake AT worldwidehelp DOT info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Java Quake Help Wiki Needs Online Volunteers

Posted by portnoy at 03:33 | Comments (0)

[GVO]如何幫助印尼地震受害者

印尼地震至今已造成超過五千名死者以及更多的傷患,關切此災難情形的國際社群成員可以到Merlyna Lim的部落格去看看,她在那努力地蒐集各個國際與印尼援助機構的地址與聯絡方式

日惹的一位部落客成立了「幫幫印尼部落格」,這位部落客自己的家也被完全震倒,這個部落格有一個地震新聞聚合連播,蒐集來自Yahoo, Newsvine(英文版),以及Help Jogja(巴哈沙印文版)的新聞,讓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藉此獲得有關這場天災的最新消息。

如果你不知道那個援助救濟組織值得信任的話,Unspun提供了一些建議

每當有災難發生時,要知道那個非營利組織能夠相信,會真正去提供協助,都是件令人困擾的事。如果你也這樣覺得,那你可以考慮HOPE worldwide這個組織。我的公司和客戶,Citigroup印尼已經與HOPE合作過多個企劃,像是在亞齊省的重建與恢復工作,而我們發現HOPE事值得信賴的、有效率的、能起作用的組織...如果你有能力幫忙的話,就找他們。
居住在印尼的印尼人如果想按照Unspun的建議的話,你可以與HOPE Indonesia聯絡。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How to Help Indonesia Earthquake Victims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8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30日

[GVO]印尼:地震儀與獎學金

在印尼地震過後,企業捐助不斷流入,然而Yosef試著尋找另一種捐助:「A公司承諾重建學校,B公司答應恢復寺廟與醫院的原貌...捐出了數十箱的泡麵、茶葉、礦泉水...等等...但是我還在等待的是...有個聰明的人捐出一架地震儀或是提供獎學金給研習地球科學的學生...」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Seismographs and Scholarships

預防甚於治療...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8 | Comments (2)

[GVO]印尼:地震救助

Merlyna(經由Enda快捷鍊結)整理了一份接受捐助的慈善機構名單。「我簡單的調查了一下,確認這些慈善機構皆具規模、值得信賴。位在美國的慈善機構都是以501(c)(3)註冊的公共慈善機構,並特別針對2006年五月的印尼地震進行賑災募款。」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Earthquake Relief

501(c)(3)好像是非營利與慈善組織的意思...?不解。

Posted by portnoy at 23:38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26日

[GVO]南亞:同性戀與伊斯蘭

要如何將「性」安置在信仰這個更大的框架之下?Morofilm指出一部名為「阿拉之名」的電影,「同志穆斯林導演Parvez Sharma以前所未見的貼近與深度,揭露了身為男同志、女同志、雙性戀、以及跨性人的穆斯林教徒的生活,他並前往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伊拉克、巴基斯坦、埃及、以及孟加拉這幾個一向對此議題保持緘默的國家探訪,另外,影片中也呈現了土耳其、法國、印度、南非、美國、以及英國等地的狀況。」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South Asia: Homosexuality and Islam

這部片應該會被禁的亂七八糟吧,我想。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8 | Comments (5)

2006年05月25日

[GVO]蒙特內哥羅:「看樣子歐洲要有新國家了」

montenegro

上週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國之一(人口約六十多萬)的蒙特內哥羅,在獨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點四的票數比例決定邁向獨立--在投票率極高的情況下,雙方差距僅百分之零點四。

以下是一些部落客針對五月21日公投結果的反應。

一把歐元的Doug Muir指出這次公投過程算是平和--「以巴爾幹的標準來看」--但是雙方陣營領導份子的動機與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部落格的老讀者都知道我對蒙特內哥羅總理久卡諾維其的看法;我認為他是個沒道德的投機份子,鼓吹獨立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繼續掌權。然而,統派的反對黨也不是甚麼勇敢的民主派;他們被塞爾維亞的國族主義者給支配了,其中許多人都曾經和米洛塞維奇一起出遊過。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後的文章這麼開頭:
看樣子歐洲要有個新國家了。
他繼續敘述塞爾維亞今年將要面臨的重大衝擊(不只一個):
這對總理科什圖尼察來說是個重大打擊。他極力反對公投,連模糊的惡意威脅都使了出來,像是如果公投通過,那他的政府會對蒙特內哥羅怎樣怎樣之類的。但現在公投已經通過,儘管蒙特內哥羅的分離事實上沒有甚麼大影響--這兩個國家早就分離好一陣子了--但在心理層面上,這是個衝擊。
Belgrade 部落格的 Viktor不認為短期內會有甚麼重大改變--不管蒙特內哥羅獨立與否:
如果蒙特內哥羅成為獨立國家--塞爾維亞也會成為獨立國家,而我們都將回家過我們自己的生活。如果我們維持統一,那情況就和以前一樣,我們還是回家去過自己的生活。

想一想,這其實是個雙贏的情況。我們應該常常辦公投才對。

總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內哥羅人民好運,要冷靜、有智慧、而且別惹上麻煩,不管你選擇甚麼,我都為你祝賀--因為不管怎樣都不會有甚麼改變。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結果之一也是塞爾維亞將面臨的獨立--他對此樂觀以待:
...老實說,我真的很高興他們獨立了。現在起,塞爾維亞終於再次是個獨立的國家了,經過那麼多年,天知道中間有多少個聯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樣,我祝福蒙特內哥羅,我更祝福塞爾維亞。這兩個國家一直以來都有(某種)聯繫,我相信未來也將如此。而且,或許在五年之內,我們都會進入歐洲聯盟,所以到最後還是老樣子。或許我能拿到兩本護照(事實上兩國可能更快加入歐盟),因為我媽來自蒙特內哥羅!
他唯一關切的是科索沃:
這整件事當中令人煩惱的就是科索沃將自蒙特內哥羅的獨立中獲得最大好處,因為有關科索沃的獨立公投已經討論許久。很不幸地,這是個壞消息。
跨大西洋議會部落格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個面向常常在主流媒體中被混淆--「族群差異的幻象」:
...外國記者掉入了陷阱,以為蒙特內哥羅的政治分歧是因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為觀察家在蒙特內哥羅待了很長一陣子,她希望分離不會使得賽爾維雅人與蒙特內哥羅人反目成仇。她批評蒙特內哥羅執政黨在票數粗略估計都還不清楚時就開始慶祝--並解釋為什麼她在獨立議題上維持中立:
我不願意對這件事發表意見,因為我認識兩方陣營的許多人--支持獨立的蒙特內哥羅人以及反對者,瞭解蒙特內哥羅人為什麼要獨立的塞爾維亞人以及不瞭解者。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個問題,所以我只能誠實說,我對於那個決定比較好沒有意見,因為我能理解大多數人說法中的邏輯。
Pustolovina:塞爾維亞歷險記 的Rachel有強烈的意見:她反對蒙特內哥羅的獨立--原因是:
我在這裡唯一愛喝的啤酒是蒙特內哥羅產的。為了這自私、瘋狂的原因,我希望兩國能維持統一。是的,我很沒說服力,我對廣大人民自決的意見僅取決於我對好啤酒的需求。
一位回應者--Rachel的「來自貝爾格雷得的迷」--這麼說:
別擔心,所有的事情都沒改變。「Niksicko 」啤酒也是。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Montenegro: 「It Looks Like Europe Has a New Country」

我覺得我好像在翻台灣的新聞。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7 | Comments (8)

2006年05月24日

[gvo]非洲部落圈:從非洲之角到蘇丹 與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譯者:FoolFitz@天生反骨

非洲部落圈:從非洲之角到蘇丹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ps. 請問一下:yam blog在牆外還是牆內?

Posted by portnoy at 00:49 | Comments (6)

2006年05月23日

[GVO]加勒比海:西印第安人的國歌?

Kyk-Over-Al鍊結到了圭亞那Stabroek新聞的一篇專欄,上頭批評最近CARICOM(加勒比人社群)採用的新西印第安人國歌,加勒比節奏部落格詢問讀者們認為加勒比海的領導人該用甚麼方式選出一首適當的國歌。「透過競賽、向加勒比海區域最棒的作曲家與音樂家邀曲?或著有現成的歌曲或音樂本身就具有足夠的意義,能被當作這個區域的國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aribbean: A West Indian anthem?

我討厭一切和國家有關的象徵事物...但是如果要換國歌,直接換成國旗歌比較省事。

Posted by portnoy at 05:30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20日

[GVO]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在說些什麼 — 觀光事業和淘金

譯者:PipperL@終極邊疆

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在說些什麼 — 觀光事業和淘金

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們常常思量:什麼型態的經濟發展,對於提升這個國家的人民整體狀態是最好的。已經有共識指出觀光事業不錯,但是哪種觀光事業比較好? Hunnapuh 檢視了薩爾瓦多國土面積小所帶來的優勢 — 人們可以在短短幾個小時從涼爽的山頂雨林到陽光海灘和海鮮晚餐。他發現對觀光事業的成長而言,最大的障礙在於實際上及感覺上的暴力犯罪率。觀光客因此卻步,即使犯罪和幫派主要局限在部份地區。

薩爾瓦多的部落客們喜歡「咖啡觀光」這個主意。 El Visitador,討論了這種觀光事業的可能性,包括薩爾瓦多的咖啡工業和薩爾瓦多美食家咖啡(gourmet coffee) 的種植、採收和烘培過程。他評論最近一篇由得獎咖啡家 Jim Seven 寫的部落格文章,該文章描述 Jim 最近的薩爾瓦多咖啡莊園之旅。Hunnapuh 同意且描述了一家位於聖薩爾瓦多火山斜坡上的 咖啡專門餐廳 ,作為此一可能性的範例。

不同於被廣為支持的觀光事業,淘金在薩爾瓦多部落客們和在部落格上發表迴響的人們間產生了深刻的歧異。隨著黃金價格的攀升,加拿大礦業公司正積極地探勘薩爾瓦多可能的礦脈。El Visitador 慶賀這種一個礦可以製造 340 個工作機會 的探勘行動。Tim 認同這種帶來工作機會的好處,但是質疑 是否薩爾瓦多可以節制這些礦業公司,避免環境的衰退及保障勞工權益。Hunnapuh 斷然反對 薩爾瓦多淘金產業的擴張,並指出其他開發中國家礦業的骯髒歷史。

那些容易被冒犯的人們將不會喜歡 El Trompudo 這個西班牙語部落格。一個對 El Trompudo 的 死亡威脅 被部落客們當作是榮譽的象徵(badge of honor). El Trompudo的 激烈文章 抨擊這些薩爾瓦多的當權者為 “grand sons-of-bitches”。在死亡威脅之後,El Trompudo  收到了成打的支持留言,還有來自 Hunnapuh 及其他人的同仇敵愾。

El Trompudo 的風格與另一部落客 Meg 的閒散形成強烈的對比。Meg 是一個薩爾瓦多非政府組織的志工。本週她描述了薩爾瓦多的女性地位的貧乏。她發現貧窮的掙扎和單親媽媽的身份常 驅策有能力的女性 成為強勢的角色。 “這些能照料好每個小孩(不論什麼年紀)且跟上男性腳步的女人"。一個特別的母親節快樂(薩爾瓦多的五月10日) 獻給所有的這些女性。

Meg 也寫了關於週日在聖薩爾瓦多大教堂舉行的 兩個天主教彌撒。在樓上正式的教會中,會舉辦傳統的天主教階級彌撒。但是每週日同樣的,在位於樓下,被刺殺的Oscar Romero大主教墓塜處,也有一場彌撒。Meg寫說,這是讓San Salvador低下窮人可以參加的彌撒。同樣在本週出現的,是一個為了薩爾瓦多所愛的 Romero ,專注於遵循天主教超凡成聖迂迴曲折過程的 新部落格(譯註:此連結似乎有誤?)。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6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17日

[GVO]Bruna Little Surfer:部落格集結成書,妓女轉身成寫手

Bruna Little Surfer是她現在廣為人知的名稱。Rachel Pacheco,這位巴西的部落客,她把自己從事妓女工作的細節發表在她的線上日記裡,跟著集結成書,書名為「蠍子的甜蜜毒藥」(The Scorpion's Sweet Poison),她也因此成為名人。(葡萄牙文版本的PDF檔案在此)。近來,Larry Rother替紐約時報作的報導表示她的文章「顛覆了傳統,並且引爆了對於性價值與行為的熱烈激辯,這顯示出這國家並非如同世人一直以為的那般開放。」或許沒錯,許多其他當地的部落格也響應了此說法。但這只不過觸及到巴西國內對此議題所展開的對話的表層,忽略了更深層的意義。

「記著!巴西本身就是個充滿矛盾的國度:這是個滿佈虛偽信仰與天主教肖像研究的環境,伴隨著放蕩、囂張的淫窟、以及年輕人崇尚的『隨它去』心態。我期待Bruna的故事能引起眾人的興趣,不論是批評或是支持都好。她或許是巴西最後一個賦權、羞恥、與表彰的象徵。這是份偉大的著作!」
The Real Deal Sells: The Scorpion’s Sweet Poison - Lawyers and Business Executives in the News™

「據說紐約時報,目前世界上最為讀者所尊崇的報紙(至今),宣稱Bruna Surfistinha成為了巴西的『文化現象』。她的功勞大概是把一個國家叫醒,要人們辯論性行為議題,同時揭露這個社會並非像嘉年華會時所表現的那麼自由。他們跟著甚至把她叫做是『性學大師』!別再說些假道學的話了,拜託!這整件事已經扯太遠了。」
Brazilian program for export - Infoblog - Ana Maria Brambilla - Ibest
主流媒體強調「麻雀變鳳凰」的事蹟,而部落格圈內則提供了一些極為有趣的討論。例如 Pedro Doria 這位巴西的A-list部落客就讚美網路的力量讓先前一般人難以親近的議題如今能為多數人接觸--在這個案例中指的是裸露與性。他在自己的書中幫忙宣傳了Bruna,這本書書名為「Eu gosto de uma coisa errada‘」(我愛錯了),他在書中報導了許多人透過網路公開個人隱私與洩漏個人親密性關係而成名的案例。他對Bruna Surfistinha與「濫交者、窺淫癖、還有其他網路性革命的特徵」的描述都來自於他發表在「nomínimo」網站上的文章。Doria認為這將會帶來許多益處,因為道德隱喻使得過去要與年輕人談論性愉悅和其風險困難重重,而這些都將被去神秘化以及推廣真實對話的語言所取代。
「28號星期五,Bruna Little Surfer即將邁入21歲。她準備要退休了。她早已經打算好,從去年就開始存錢。她賣淫三年又十天。她和爸媽吵架離家的那天才17歲。她在聖保羅的一家私人俱樂部工作,度過了生日...我在 GPGuia 找到她,這是個線上論壇,顧客在那談論妓女的表現如何。Bruna是票選出的冠軍。顧客們談論的不是她的技巧高不高超。她實在是太甜美了。接著我找到她的部落格--這是巴西第一個由妓女所寫的部落格,而且她的自我表達能力真的很不賴。」
The Farewell of Bruna Surfistinha - nominimo

「一位名為Paula Lee的巴西妓女(24歲)登上了葡萄牙的報紙頭條,因為她的部落格包含了許多性愛故事,她稱其為性療法。把Paula Lee與Raquel Pacheco, 或 Bruna Little Surfer拿來比較是無法避免的。她替自己辯護時說道她跟隨著Bruna的部落格,在九月開始寫下第一篇性愛故事:『她非常勇敢而且堅毅,而她揭開賣淫世界的面紗具有偉大的價值,讓很多人看見他們原本以為根本不存在的人類另一面』」
Brazilian Erotic Blog Succeeds in Portugal - Terra
從巴西部落格的角度來看,Bruna是第一個跨越性疆界,嘗試線上社交互動的人。從論壇再到部落格,她成功地抓住了目標群眾的注意力(以及幻想),達到了她一開始的目標:替她的服務打廣告。事實是她真的很喜歡寫作,而且仔細地替她服務過的每個客人留下紀錄。當這些紀錄在部落格上發表之後,這種新型態的互動發展並擴張了與讀者間的親近性與讀者數量。接著Pedro Doria的書向更多人揭露了這新奇的故事,因此才讓她自己的書得以出版上市,並獲得驚人的銷售成績。接下來則是西班牙語版本上市與宣傳巡迴。現在她正快樂的和她的男友Pedro從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艾利斯前往烏拉圭的蒙特維多。
「我對蒙特維多印象不錯,但我不會住在那,因為:那裡沒有嘈雜的聲音和來自四方的壓力(stressing...怎麼翻?),和聖保羅不同。對於習慣聖保羅的瘋狂生活的我來說,要待在這麼一個乾淨又冷靜的城市是不可能的。但我打算再回到蒙特維多,為了去Punta Del Este(烏拉圭東南的海邊城市),待在Conrad的家並且去賭場賺一筆。在前往機場之前,我們照了一些照片,因為我將要成為烏拉圭知名雜誌的封面人物。」
The day - Bruna Little Surfer’s Diary

「我不會愚蠢到跟隨某些評論家所說的,認為這本書揭露了一位妓女的秘密生活,因為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根本沒有秘密可言。把虛偽放在一旁,我們才能面對此書中包含的真正秘密。Bruna的秘密和所有道德捍衛者一樣:事實就是在賣淫的背後,散發出秘密的氣息以吸引男性。這就是Bruna耍弄的矛盾,把選擇當妓女的閨女和選擇變回閨女的妓女對立起來。在所有拿身體做買賣的女孩裡頭都藏著令人陶醉的化學作用。」
What is behind Bruna Little Surfer? - Possentisson’s Blog
任何有關巴西社會文化的研究發想都得先上Orkut--Google的社交網站--去看看這個議題熱不熱門。七成的Orkut用戶都是巴西人,約有一千四百萬人。簡單的搜尋「surfistinha」,我們尋得228個社群,主要包括了:bruna surfistinha (19,452 成員);我讀bruna surfistinha’s 部落格 (2,221); bruna surfistinha與 pedro (2,136); bruna surfistinha過去的客人 (939); 受夠了bruna surfistinha我討厭bruna surfistinha (494); 支持bruna surfistinha 選總統 (263) and bruna surfistinha =壞榜樣 (55)。部落格間的對立清楚呈現,這很自然,也很必要,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當我們談論性的時候都是如此。部落客和社交網路用戶同樣地表達出讚賞與譴責的不同立場。「她或許很酷,但是她絕對不是個好榜樣。」
「我在Bruna Little Surfer的部落格上留下這段迴響:恭喜你,我原本不知道當個妓女能帶起那麼大的風波。真的...你在這人吃人,而且還吃錯人、吞噬一切價值的世界中得天獨厚。妳很美,但就如同所有其他骯髒污穢的人類一樣,妳作不正當的事情來牟利。請妳站在妳現在的位置想想,從妳所選擇的生活中學習,並且停止繼續當個壞榜樣,說妳就是想當個娼婦。眾人實在給了某人太多空間,而這人根本沒有甚麼值得拿來說嘴。」
Stop the world!! I want to step out - Débora Domingues - Blog

「沒錯,Bruna Little Surfer現在是本部落格的偶像。這個女孩憑著智慧賺錢成名。她自力更生,賣淫賺錢,而當她發現她能夠靠著販賣她自己的故事而成功時,她就毅然從之前的生活脫離,開始投資她的寫作事業。」
Bruna Surfistinha - Woman on the wheel
更有趣的是,她的故事告訴我們這整個世代一件事,那就是一個小小部落格與好的寫作技巧結合能夠做到些甚麼。當紐約時報和傳統地編輯作家武斷地決定文化和道德時,當學院份子針對Bruna Little Surfer與她亂糟糟的性行為寫出新的社會人類學論文時,孩子們學到了其他的東西。他們發現藉由網路和良好的寫作能力的傳播可以帶給他們成功的機會。正如我們期待的,孩子們更能了解Bruna Little Surfer現象背後的意涵。」
「我會一點一滴地紀錄下我的生命...就像寫一本我不停在寫的書。我不像Bruna Little Surfer一樣有那麼多瘋狂的冒險,但是有很多事情,直到今天,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順帶一提,既然說到了Little Surfer,我建議你們讀她的書...但別帶著有色的眼鏡,反而像個父親一樣,或像個預備中的父母親,去學著觀察與了解孩子...仔細地。」
Presentation and start of this blog - Neco’s Diary

「我不是Bruna Little Surfer...但是我有一個個人部落格...今天天氣穩定...我媽和Duda出門去看醫生,而我花了整個早上上網...安裝msn windows live...接著我發現msn plus不能用,shit...我該怎麼辦?但不管怎樣,我愛它...它給了我個人空間...我以前也有過部落格,但我不知道它有甚麼價值...現在我知道了...嘿嘿嘿!!!」
Today I start my journey in my little space!!!!!!! - Barbara Beyonce
這些孩子才剛起步,他們從談論自己開始。他們安心地在自己的空間中表達他們認為的真實,帶著熱情與技能。他們正向外延展,與彼此和其他讀者連結在一起,未來有著許多可能。有一天他們之中某些人將會改變世界,或著寫些東西讓我們放聲大笑或大哭。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una Little Surfer: blog turns into book, call girl turns into writer

為甚麼我覺得這篇文章有閃光彈?!!...Pedro...你好樣地....

Posted by portnoy at 01:35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12日

[GVO]哥倫比亞:墮胎法鬆綁

要知道,「哥倫比亞是個天主教信仰很虔誠的國家」,Steven Taylor提到昨天憲法法庭的判決允許在「強暴、亂倫、或母親和嬰兒的性命難保時」可以墮胎。Bluelephant認為(ES),「儘管偽善依舊,但是我們該對總算跨出的這一小步給予掌聲和歡迎,其他法律也會跟上的。」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olombia: Easing Abortion Laws

據說台灣好像要往相反方向走

ps. 原作者的網站名稱有稍許變動。

Posted by portnoy at 17:22 | Comments (3)

我想找人一起來翻GVO

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興趣?

我只有大略的構想,還沒有技術,也缺乏同伴...而且我寫blog的時間會越來越少了...

只要你稍微有點興趣,歡迎來這裡發表你的意見!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5 | Comments (6)

2006年05月11日

[GVO]巴貝多:古巴電影會被禁演嗎?

巴貝多自由媒體好奇巴貝多政府會不會禁止The Lost City上演,這部片由安迪賈西亞執導,劇情是關於「切,卡斯楚,以及古巴革命」,在「許多中南美國家與加勒比海地區被禁演。」「很顯然,有很多左派情願記得切以及卡斯楚是『英雄般的革命者』--而非親手拿著手槍,在無辜的人民與婦孺的家人面前,對準他們的頭轟下去的人。」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arbados: Will Cuban film be banned?

延伸閱讀:
The Lost City (2005)
有人看過這部片嗎?感覺好像是從舊古巴的資產階級來看古巴革命。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9 | Comments (0)

[GVO]馬來西亞:男同性戀不得捐血

The Outreach覺得男同性戀不得捐血的規定很怪。這位部落客在他的部落格上增加了一個虛擬的帳號,以表現男同性戀者可能會受到的冷酷對待。「如果你有多重性伴侶,你不應該捐血,這沒有甚麼問題;但是為甚麼要限定男性與男性呢?男同性戀的身份會讓你顯得不專業嗎?男同性戀的身份會改變你待人處事的方式嗎?」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Malaysia: Gay blood donation ban

延伸閱讀:
同性戀與狗不得捐血
性別人權協會:論身分的不理性捐血禁令 該被時代淘汰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4:08 | Comments (4)

2006年05月07日

怒!巴基斯坦部落客被耍了!

昨天又收到Dr. Awab Alvi的信,他很沈重的向大家道歉(儘管他不需要),因為僅僅好景不過三天,巴基斯坦PTA又再次封鎖了blogspot整個域名,這真是讓人難過的消息!

這種貓抓老鼠的遊戲似乎還得繼續玩下去。五月三號那天解禁的時候,他們歡欣鼓舞,慶祝成功的開始,那天也正好是世界新聞自由日,就連之後的We Media論壇第二天也有講者以此為例,讓大家都覺得人民的力量真的被政府重視了...

儘管如此,不過沒關係,Dr. Awab Alvi說:

This brief period of freedom followed by the censorship actually makes us even more determined to create change.  We will fight them to the nail and I assure you with good support from you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encies we can indeed dream of knocking some common sense into the bureaucracy.
加油!加油!加油!

延伸閱讀:
…My heart’s in Accra » They blocked the blog again…

Posted by portnoy at 23:17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04日

賀!巴基斯坦人可以上Blogspot了!




剛剛收到Dr. Awab Alvi的信,他說他們推動「Don't Block The Blog!」的行動最近終於有了好的發展:巴基斯坦電訊管理局(PTA)昨天解除了對Blogspot的全面封鎖,巴基斯坦的部落客終於能夠回到blogger繼續使用了!

先前由於褻瀆伊斯蘭教的漫畫在部落格上流傳,因此巴基斯坦決定封鎖12個網站,其中一個網站是blogspot上的部落格,PTA不只封鎖這個部落格,而是把整個blogspot都封鎖掉。

目前被PTA封鎖的16個網站中,只有三個已經可以重新訪問,wikipedia還在被封鎖的名單之中。

不管怎樣,這是個好的進展,Congratulations!

新聞稿如下:
Help-Pakistan.com » Press Releases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8 | Comments (1)

2006年04月29日

[GVO]伊拉克的部落格狀態

伊拉克部落客對主流媒體來說有點麻煩。這些部落格文章的品質很高,有時部落客甚至能提供比記者更好的新聞,然而該怎麼利用呢?有些媒體用對了,忠實的將部落客們正在談論的事務報導出來。例如這篇廣泛被閱讀的美聯社報導。有些媒體就真的搞不清楚狀況,只會用部落格的形式來製造自家的新聞。親愛的媒體公司啊,看起來像個部落格並不會讓你的新聞變得比較好。

伊拉克的新任總理上任了,部落客也紛紛表達他們這位新總理的第一印象。這篇報告包括了伊拉克媒體的現狀、傳承自上一代的箴言、部落客如何融入英國社會...還有很多很多!

如果你這禮拜只看一個部落格,就讀這個

閱讀這篇文章你將會感受到她的悲傷。Neurotic Wife用故事交代了她自己與她生命中的伊拉克。她某天傍晚走路回家,看見一個女孩獨自坐在人行道上。他的名字叫做Wa'ad。她問Wa'ad她的家人去哪了:

他們拋棄了我...我們曾經是個大家庭...有很多小孩玩在一起、笑在一起...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經有鄰居...很多很多...他們常常來拜訪我家,在美麗的庭園中一起喝下午茶...但是他們也拋棄我了...

我為甚麼這麼問

我不知道。她邊說邊掉淚,眼淚流下她的臉頰...我不知道為甚麼...自從我的家人離開我之後,我去我鄰居家門口敲門...但他們一看到我...就把門狠狠關上...我不知道為甚麼...但是我保證...我保證我會回來...

但這個故事其實是個隱喻,Neurotic Wife做出了承諾:

我保證我會一直待在這裡...我會一直等待,等著他們...因為我就是Wa'ad...我是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Wa'ad永遠不會放棄...伊拉克的Wa'ad被我的家人拋棄...被我愛的家人...伊拉克的Wa'ad被她的兄弟姊妹拋棄...他們是我關心的兄弟姊妹...我的鄰居曾經傷害過我,不是一次,也不是兩次,而是百萬次...但我保證...我保證我會回來...因為我就是Wa'ad...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承諾...

解開死結


伊拉克有了新總理,而在他被選出前,Neurotic Wife就開始對這整個過程感到噁心

「我無法理解,為甚麼這些被稱為政治人物的傢伙不能好好坐下來做出決定...他們到底關不關心他們的人民???他們在乎嗎???又要爭奪大位了...Al Jaafari下台了,但你認為有哪個被提名者比他好到哪裡去嗎???....
我對此感到萬般噁心與厭煩...就如同我字面的意思...我問我自己這些事情可能好轉嗎...伊拉克何時才能恢復正常???希望存在嗎...你能告訴我哪裡可以找到希望嗎,因為我已經忘記了..」

然而她住在美軍嚴格管制的Green Zone,你可以想像一下住在「Red Zone」會是甚麼景況。

Chikitita告訴我們他參與的所有伊拉克選舉概況。從海珊1995年舉辦的公投開始:「我當時還只是個小孩,當我看到我兄弟姊妹怕得半死去投下贊成票時,我笑得亂七八糟」。接著是第一次選舉:「我選了前伊拉克王朝的後代,不是因為他是個精明的政治人物,我只是覺得這傢伙看起來長得不錯,乾乾淨淨的,起碼他在阿拉伯聯盟高峰會時不會讓我們覺得難堪」;最後是最近這次選舉:「我不想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這麼和我媽說...這一次我選了那些承諾釋放所有被羈押的無辜民眾的政治人物,因為我哥也是被羈押的其中一人。結果和我預料的一樣,承諾落空。」她做出結論:

這真的讓人氣到翻掉,伊拉克人冒著生命危險弄髒了三次手指,但生活卻一丁點都沒有改變。另一方面,政客卻越來越肥、越來越有錢,這都多虧了窮人弄髒的手指,這些人又掉入了更急迫的貧窮與屠殺威脅中。
我們知道現任的總理Jaafari將要下台,被Jawad Al-Maliki所取代,Iraq The Model的Omar問道:「Jawad甚麼?」可是他對這個新人沒什麼好印象,因為他認為在他的領導下「伊拉克未來四年將會持續向下沉淪,就如同去年的臨時政府一樣」幾位左翼右翼的部落客都同意這個觀點。即使是被認為應該很期待這次選舉的Hammorabi也不怎麼高興:「任何延遲都會給這段接棒時期帶來更多的攻擊。Maliki 的第一個錯誤就是說他需要三十天來重組政府。他應該...在一天之內就提出內閣人選,或是一個禮拜之內。」我所能找到對Maliki最正面的評論來自於住在紐西蘭的Zan Iraqi blogger。她含混地表示:「和幾個伊拉克友人討論過Maliki的提案之後,我相信這本質上是好事,但真正運作起來會是壞事。」

Truth About Iraqi提到民兵的問題:
Maliki在他的第一次記者會中說民兵將會加入內閣...他也讚美什葉派的戰士...因為他們與海珊政權作戰。許多戰士如今都是民兵的重要角色,像是Badr Brigades等人。因此,這種說法無法降低遜尼派議員的憂慮,因為他們指控內閣支持甚至促進死亡小隊不受拘束。讓這些民兵加入內閣只會讓他們對伊拉克人民犯下的罪行變得合法化,確保他們不會被起訴。
Salam Adil(也就是作者本人)指出,在Maliki的聲明(排除內閣選舉中的教派意識)與執政黨的聲明之間有另外一個事實

伊拉克媒體的現況

Mahmood's Den的Mahmood寫了一篇很精彩的摘要,來自於他在杜拜參加的第四屆阿拉伯媒體論壇其中的「伊拉克的媒體現況」單元。他告訴我們「一個讓人驚訝的事實,那就是伊拉克境內有非常多的媒體:根據論壇報告,伊拉克有26家衛星電視台,40個無線電視台,以及超過一百家報紙和幾家小報!」但他也說:

但談到自由,儘管大家都同意現在媒體絕對比以前自由了,但是如果記者依舊害怕生命被威脅,沒有安全的工作環境,那我們也很難感受到自由。Adnan Hussain念給我們聽他常常收到的死亡恐嚇信就證實了這一點,那封信是伊拉克一個對於Hussain批評Jaafari感到很不爽的人寄的。

在別的世界

Riverbend在家裏接受了皇室榮耀,或者該說這是當他家族中最年長的成員來他家居住的時候,他所感受到的。Bibi傳授了一些智慧箴言:

「歷史不斷重複...政客是投機份子...但是他們不讓我憂心--他們很壞,但是伊拉克人好多了。」他繼續闡述,他說打從上世紀以來,透過所有劇變的結合,形成了當今的伊拉克政治景象,有如色彩繽紛的馬賽克,然而有件東西沒有改變--那就是伊拉克人的忠誠與對他人的關心...

最無法原諒的罪惡就是向外國的佔領者表達忠誠。「今日,能確保自己生存的就是那些向佔領者投誠的傢伙--而儘管如此,他們也未必安全。」她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乾瘦的手摸著念珠。

「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懼怕死亡...所有人都會死,而我已經比大部份伊拉克人都來的長壽了--今天,孩子和年輕人一個個死去。我懼怕死亡,只因為我出生在外國政府的佔領下,卻沒想到死的時候還是如此。」
Baghdad Treasure發佈了一則伊拉克人常常告訴彼此的新聞,這是悲痛與慘案交織成的心碎故事。他解釋:「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這類意外。我們看到的每個人都會和我們提起壞消息,只因為根本沒有好消息。」「有人被殺了,另一個人被綁架了,X被搶了,Y的頭被砍下來了,路旁的炸彈發出巨響,汽車炸彈爆炸了...blablabla....」

伊拉克人對所有事情都有格言可以形容,Chikitita告訴了我們一個新的:「如果這世界沒有好人,世界就會反轉」...她接著描述她的一位鄰居,正可作為這句格言的表徵,並說道:「絕對有好人,我想我們還找的不夠努力!」

Shaggy有天早上去買藥。他「上街發現將近半數的商店都是藥局...當時差不多是早上九點,每一間都關門。行動電話商店與雜貨店是開的,但神不讓藥劑師起床開店。就像是星期五,這兒的藥局星期五也關門,這是甚麼道理?伊拉克人最好不要星期五生病。」

Hala談到他融入英國社會的冒險

頭幾年我像瘋了一樣拼命購物、拼命玩樂,後來我變得比較有判斷力,開始喜歡上在鄉間漫步,並且培養了看劇場的興趣,我甚至試著去搞懂板球要怎麼玩!...

而他抓到了都市英國人的精髓,也唯有伊拉克人能做到:
最大的障礙依舊是「飲酒文化」。我不反對喝酒,但當喝酒成了主要的目的、理由、與唯一的樂趣時,我和其他人就難以理解了。去郊遊最後是喝酒;陽光普照也代表要喝酒,看場足球賽,出去哪裡玩也都一樣,喝到不支!
問題是喝酒對人的影響,不只是使得每一次對話到最後都變成廢話連篇;人們也開始變得比較豪放,有時候還會說出侵犯到你或是徹底改變你對他這個人認知的話語。

最後

Fayrouz解釋是甚麼讓伊拉克部落客顯得與眾不同
開始寫部落格三年以後,他們大部分都變得比較快樂。但是,當伊拉克開始改變時,他們的意見也隨之改變。就算是最樂觀的伊拉克部落客最近也變了。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伊拉克的日常體驗。

我們作為伊拉克的部落客,明白我們在心境上與意見上的改變。不幸的是,我們的國際領袖似乎不了解這簡單的事實。他們依舊期待我們像三年前那樣寫作。以下適用於左翼、右翼、與中間的讀者...如果我們開始寫部落格時說XYZ是人性中最偉大/差勁 的東西,那麼我們就不能再改變我們的心意。當我們改變心意時,我們就會被特定讀者視為看過最糟糕的部落客。

簡單來說,我們和西方人不一樣。我們賞識彼此並且了解我們之間的差異。我們不是沒主見的傢伙。

差異萬歲!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好久沒翻那麼長的了....累....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6 | Comments (2)

2006年04月22日

[鄉巴佬說]世界真的本一家

I'm back.

我還在考慮要寫遊記還是心得感想就是了。但是這次的會議以及會議外的交流都讓我收穫豐富,我希望能儘快把重點整理出來...雖然我積了很多東西還沒寫(包括我的論文和BoF講稿整理)。

我在此真的十分建議大家都把議程內容的錄音或是錄影聽過一遍或看過一遍,很多東西不是我三言兩語說得清楚的。

簡單的感想:相對於其他國家來說,台灣真的太幸運了!但是我們付出的卻那麼少....

CIMG2905CIMG2931
CIMG2932CIMG2935
以下是PCIJ(菲律賓調查新聞學協會)的報導: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Asian conference on free expression in cyberspace begins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1: Why the Internet is important to Asians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2: Shaking up Asian cyberspace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3: The power of citizen journalism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4: The battle for the Internet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5: The Law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6: Non-legal, non-technologicalpressures on the Internet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Session 7: Protecting cyberspace
INSIDE PCIJ: Stories behind our stories » Technical workshops

Posted by portnoy at 20:59 | Comments (6)

2006年04月21日

"Stop using Yahoo Mail !"--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今天的會議都是技術工作坊,從早上九點開始(現在是午餐時間),由GVO的Ethan與Citizenlab的Nart主講,內容是與所有人都密切相關的censorship 與 anti-censorship。

由於內容實在太豐富,所以我實在無能即時紀錄與翻譯,但是現場的錄音檔已經發佈在會議的blog上了,希望大家都能上去聽。如果有人演講的功力比Steve Jobs好的話,那大概就是Ethan了。

他們介紹了很多現成的工具可以避開IP check,或是混淆ISP與網路警察的目標,像是Tor、

希望將來有機會把他的演講全部翻成中文,這應該會非常有用(即使我不希望我有天得在台灣用上這些技巧...)

CIMG2918CIMG2915
CIMG2917CIMG2916

進入下午的議程,一樣由Ethan 與 Nart介紹如何"near-anonymously blogging"。簡單來說就是:hushmailtorpark加wordpress。

接著Ethan也深入簡出地提到了許多blogger應該都很熟的東西,包括Technorati、pubsub、tagcloud、aggregator...不過對其他許多非blogger而言是很重要的資訊。

Ethan has a mirror site here.


CIMG2921CIMG2923
CIMG2922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8 | Comments (4)

2006年04月20日

"Don't block the blog!"--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CIMG2860
第二天的會議開始了,首先由中國北京的Issac報告在中國如何應付GFW,GFW是一個很有效率的網路言論管制方式,除了科技層面,還包括了網路警察與ISP自我檢查、以及法律暴力的威脅。他提到了許多種方式可以用來解決GFW,包括設proxy與利用skype的p2p技術,另外還有藉由國外blogger協助的方式...儘管此舉可能會讓該blogger的網站也被中國ban掉。
CIMG2861
第二位講者來自巴基斯坦Dr. Awab Alvi,他介紹了巴基斯坦的網路管制,真是嚴格到難以想像,尤其上次延燒整個中東地區的漫畫事件使得問題更為嚴重。該國的blogger極力爭取使用blogspot。然而他也提到已經有很多國際媒體,包括GVO,都開始重視巴基斯坦的網路言論自由問題,He along with all the bloggers will keep on fighting!
CIMG2862
在輪到第三位講者之前,Rebecca 與另外兩位與會者問了幾個問題,也提到了吳皓依舊被中共綁架的事實。

第三位講者是Nart Villeneuve,他是駭客,也是GVO的一員。他分析整個世界的網路言論自由管制現況。包括各國使用的方式,從上到下的管制。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有網路管制,一開始可能只管制色情網站,但是漸漸的把管制延伸到各個議題。Overblocking:例如為了block某一個blog而禁止整個blogspot,或是直接砍IP。但是與其和政府硬碰硬,不如把filtering視為normal,但同時也把繞過這些filter變成normal!

CIMG2865CIMG2864
CIMG2867

session開始了,
CIMG2868
首先登場的是Article 19 的 Dini Widiastuni,針對亞洲各國的網路法律管制簡要介紹。我的感覺就是法律千萬條,用處都一樣:保護當權者。例如在馬來西亞,連空氣污染指數都是不能公佈的「秘密」....不過他把東亞雨中亞的國家都點完名以後,卻沒提到台灣,這算是好事吧!(雖然我們也有無聊的網路分級制)
CIMG2870

第二位是新加坡的James Gomez,詳細的介紹新加坡各層面的言論管制。其中政治blog需要註冊,而且提供超詳細的註冊資訊(個人資訊、目標群眾....)給官方這件事讓我覺得很誇張。
CIMG2871CIMG2872
CIMG2873
第三位是記者無疆界的Jeff Ooi,因為他和Rebecca的推薦,我才有機會參加這次會議。他從來沒在媒體工作過,但是他已經寫了幾年的blog,他提供了許多令人驚訝的數據,亞洲,尤其是中國,真的是記者和網路異議者的地獄。
CIMG2874CIMG2875
CIMG2876

session 3討論的主題和台灣很有關係:商業對媒體的影響。

首先第一位主講者是菲律賓INQ7線上新聞的編輯JV Rufino,他講的東西台灣人應該都很熟悉了:廣告主的壓力、娛樂取向的報導、置入性行銷造成的扭曲與假造...他們當然也想解決這些問題,但是在以廣告為主要收入的模式下,機會不大...

CIMG2879
第二位是Rebecca,向所有與會者介紹網路巨頭們在中國幹的好事,包括google對搜索內容的審查、MSN Space對言論的審查、Skype與中國政府的妥協....這些公司除了配合中共以外,為了能在中國做生意,他們往往會做的比中共要求的更多...這些公司在用戶利益與政府利益之間選擇了政府,而這終究會導致他們失去用戶的信任。
CIMG2880
接著是巴基斯坦的Owais Aslam Ali,他提到語言以及經濟對於近用的阻礙,如果沒有近用權,如果數位落差無法解決,那麼have and have-not之間就會逐漸「極化」,缺乏聯繫。
CIMG2881CIMG2883
CIMG2882

午餐之後進入下午的議程...
CIMG2889
第一位是Melinda Quintos De Jesus,代表Center for Media Freedom and Democracy(類似媒改社的組織)。她講的內容和我研究的主題很接近,她從部落客的責任與專業開始探討,提到了HuffingtonPost的案例(偽George Cloney文章...)。另外也回歸新聞最初的樣貌:當富蘭克林Benjamin Harris辦報時,報紙的四個頁面只會有三面有內容,空白的一頁就是留給讀者發表意見的,看完寫完可以繼續傳給別人看別人寫,所以blog形式的新聞其實就是最初的新聞樣貌。
CIMG2888
接下來的講者是Dini Widiastuni,她早上已經講過一場,不過這回的主題是Article 19的詳細介紹。Article 19的條文只有短短幾句話,但是要達到「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 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 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播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有非常多需要努力,包括了數位落差和隱私保護等。
CIMG2890
第三位講者是Dinesh Nair,馬來西亞的超級駭客,他講的主題就是介紹駭客到底是甚麼?總而言之,「Hacker is our friend.」,他別提到Hacktivism,也就是hacking與socialism, activism的結合,他也介紹了好幾位著名的hacker,包括自由軟體的大將Richard Stallman。駭客其實和記者或是部落客是很類似的,我們都在追求言論與資訊自由,只不過方式和定義不太一樣。
CIMG2892
第四位講者是CPJ(Comittee to Protect Jurnalist)的代表,他介紹了CPJ的歷史、行動與目標。他們最近才開始把bloggers或podcasters納入他們定義中的「journalist」。
CIMG2893CIMG2894

中斷一段時間之後,Andrew Lih開始介紹Firefox與Wikipedia,他目前正在寫一本有關wikipedia的書,大概明年會出版。這裡有篇他的文章:Wikipedia and the rise of Participatory Journalism。

他說其實大部分將wikipedia當作資料來源的人並不清楚wikipedia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在Copyleft的原則之下,wikipedia不斷成長。而每一分鐘都有上百人進入wikipedia修改詞條。

CIMG2898CIMG2897
CIMG2899
wikier如果意見不合,可以透過回溯或是討論等方式達成協議。但是許多受爭議的詞條,例如人物(Bush)與事件(南京大屠殺)會不斷遭到修改,而不同語言的wikipedia的同一個詞條可能會有不同解釋與定義。

之後Issac介紹了中國網友利用wiki協力翻譯了Free Culture 與 We the Media兩本以CC授權的書籍。不過很可惜,沒有台灣或是繁體中文使用者加入。

CIMG2900
GVO的Ethan Zuckerman(上圖)則與Rebecca介紹GVO的Bridge blog wiki,但是像他們這種中型的wiki,很容易遭到google rank spam,也就是有人惡意洗版。這些技術性問題將會在明天與其他人集思廣益,找出解決之道。

Posted by portnoy at 11:21 | Comments (10)

2006年04月19日

"We are at the center of happenning!"-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CIMG2790
我坐在內圈,前面數來第二個位置,Rebecca坐在我右邊,我左邊是馬來西亞的Jeremiah Foo(唱片製作人),懂華語。他正在即時製作video clips at Asia0900

標題是香港大學的Ying Chan教授說的,她認為即使相對於歐美而言,我們的獨立媒體還位在邊陲地位,但是我們也同時正在目擊新時代的中心!

網路不是很穩定,所以沒辦法很即時更新。

現在是尼泊爾的代表Kunda Dixit在報告該國目前的情況,報告的時候投影片突然消失好幾次,他說:「這就跟他們的國家一樣,突然消失在世界上。」

CIMG2816CIMG2807
他們國內的報紙雖然還在發行,但是發行之前都會受到嚴格審查,所以報紙上會東缺一塊西缺一塊,很有中國水墨畫留白的感覺...

10:00 update
緬甸代表Sein Win報告,他說該國政府可以關掉任何他們想關掉的網站。要在國內使用網路非常昂貴,比一般家庭每個月的收入高出好幾倍,而且只能上政府網站、用政府提供的email...(真是見鬼了!)

CIMG2813
Blog is banned in Burma!

10:34 update:
剛剛菲律賓的blogger問了Prof. Ying Chan一個j問題:應該把google等大網路巨頭、新媒體霸主視為我們(獨立blogger)的朋友?還是敵人?

另外,菲律賓調查新聞學的Director Sheila Coronel問了緬甸代表Sein有關skype和google talk在緬甸的用處,Sein說透過這兩種im,他們得以將訊息傳播出去,因為政府檢查不到上頭的交談。但是在網咖使用的時候要很小心,因為有人在背後監視。

以下是這次會議的網站,最後會把所有的資料和幻燈片放上來。
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10:54 update
短暫的休息之後來到session 2

中國博客代表來不了,所以四缺一。首先由馬來西亞的Steven Gan主講。
他說:泰國清邁北方日報的編輯揭露了地方官的貪污,因此被人開了四槍,但他活下來了,接著介紹其他國家的媒體自由現況。

Repressive laws: 出版法限制,一年一期。其他還有很多法律規定媒體報導與限制記者。

Media ownership:媒體幾乎統統在執政黨掌握之下,不管是間接還是直接。
在網路出現之前,政府壟斷了所有真相。但是網路也並非全然自由,儘管不用申請執照,但是其他對媒體的限制都套用在網路上。

他show了幾張照片,是12名警察來抄報社Malaysiakini,直接拔下電腦電源插頭,然後帶走「嫌犯」。但是報社記者依舊盡責的拍照,準備報導自家慘劇。

CIMG2819CIMG2818
抗議活動開始,許多馬國民眾參與。網路讓平面媒體多媒體化。前陣子馬來西亞女囚遭虐的新聞就是透過手機攝影才揭露的。

第二位presenter:越南的代表(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去掉他的名字)
越南的媒體也一樣,完全在政府控制之下,也不能批評一黨專制,壞了規矩的記者還有他的家人會被騷擾,而且永遠找不到工作(驚!!!)
(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把照片撤下來...)
目前有百分之十二的越南人上網,但是政府也嚴格控管網路,只要瀏覽和民主自由有關的網站就會被騷擾,甚至面臨監禁!

接下來:網路如何改變越南媒體景觀--
線上新聞可以跨越地理疆域,發佈更多更快的新聞;
民眾可以透過網路聚會;
然而這些論壇多半避開政治話題,大多論壇由旅居在外的越南學生建立;
網路已經成為異議者唯一的溝通管道;
「In order to bring down the dictatorship, people must know their rights!」
她們避免直接與政府競爭科技,但是使用各種聰明的技巧去越過這些限制,例如用許多email帳號,手機(她自己就有三隻),IM,各傳播一小部份訊息,將訊息拆散!

或是不寄出email,但存在草稿夾裡,其他人可以用同樣的帳號上去看!一樣達到傳播效果!

11.39, 泰國的Piyapong Phongpai報告:
他認為泰國的Online Diary(blog)已經站上檯面,很多人認為主流媒體都各有立場,無法給予閱聽人真正的事實,因此他們轉向blog尋找真相。

CIMG2820

許多公民記者利用數位相機進行報導。
「Save the whole ecosystem not a species」--除了記者以外,還有很多人需要保障。

問答時間又到了...
馬來西亞的Steven說當記者真的很辛苦,每每看著自己才寫出來的文章馬上被政府刪掉,改掉,意義變得完全不一樣...

午餐時間結束,回到下午的session...The Power of Citizen Journalism

Jeff Ooi是這場的主持人,首先由菲律賓的Manuel Quezon報告該國先前的發生的事件。政府除了禁止真實消息傳播以外,同時命令主流媒體發佈許多假消息。這使得新聞變成胡鬧,真實消失在真空中,但是部落客繼續追蹤,延續了議題。

CIMG2836
第二位是香港大學的Andrew Lih報告中國的博客與播客現況。提到了ESWN和安替、廣州兩個穿著籃球裝配上後街男孩歌曲的影片,還有Message Milk前陣子「開的玩笑」。
CIMG2837
接著他講到一篇被網友聯合改作的「一堂管理課程」,還有大家都很熟的無極惡搞by 胡戈。

第三位是Rebecca MacKinnon,首先她提到儘管主流媒體現在人人喊打,部落客成為民主自由的代表,但事實上許多專業記者也是為了促進民主自由才成為記者的。

CIMG2838

現在我們有了新的媒體生態系統,長尾的尾端越來越具有意義,最尾端的訊息會被中段的blogger提起,而中段的blogger則會被A-lister提起,A-listers則已經很接近主流媒體了。

談到Global Voices Online,Rebecca大致介紹其運作方式,「It's an Editors' Aggregator」;結合在地的blogger匯聚全球人的聲音。GVO與路透社的合作...世界各地出現的GVO-like sites....

結束之後是短暫的點心時間。

回到今天第一場workshop,由Jeremiah Foo介紹如何製作podcast。他真的很強,竟然能把1.2G的檔案壓成12mb,但是依舊保持一定品質。他已經把之前幾位講者的錄影都作成了podcast,幾乎是同時!

CIMG2841CIMG2842

他介紹了日本的podtv,非常有規模,每天都更新。

接著他一步步介紹video podcast製作過程,並現場請Issac與另外一位新加坡blogger作示範。Jeremiah錄下了Issac訪問新加坡blogger的過程,並馬上上傳至ftp,透過feedburner燒成的feed,網友馬上就能透過itunes下載。

報告結束之後新加坡的Martyn問道如何透過手機來podcast,Jeremiah也馬上請一位手機具有錄影功能的與會者拍一段短片,然後隨即透過bluetooth傳至jeremiah的電腦,接著就迅速上傳至ftp,產生feed,大功告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8 | Comments (6)

2006年04月17日

[GVO]辛巴威:新部落格

夠了就是夠了(Enough is Enough)是辛巴威的新團體部落格。寫手包括了Zimpundit,而成立此站的目的是為了讓你能從其他辛巴威部落客、觀察家、以及海外辛巴威人所創作的的多媒體與多元觀點中發現豐富的資訊。Curt這麼形容:「夠了就是夠了會成為一個部落格聚合器,一個關注辛巴威資訊的辛巴威人交流站、同時也是一座「部落格橋樑」,將這個國家(辛巴威目前完全沒有獨立媒體)的新聞資訊傳播到外面的世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Zimbabwe: New blog

不如這樣...我們也開一個英文的group blog,三不五時用英文上去寫個幾段?...畢竟把工作都交給vista有點過意不去...

Posted by portnoy at 20:36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11日

[GVO]中國:媒體審查

Life After Jiangxi的部落客描述了他生活在嚴格管制媒體的中國的情形

「我去大飯店住,看著BBCWorld,然後知道尼泊爾國內目前的情況劍拔弩張,然後我回到正常生活,接收來自中央電視台和網路的資訊,彷彿尼泊爾這個國家根本不存在世界上似的,真是怪!」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Media censorship

話說回來,最近TVBS李四端和中國時報都出現了比較多的國際新聞(而不是世界搜奇),這也讓我覺得很Spooky!

Posted by portnoy at 20:28 | Comments (0)

[議程]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我會勤作筆記的,但是如果我聽不懂的...就真的愛莫能助.....

有沒有人希望我哪個部份作筆記做的詳細一點?


April 19 to 21, 2006 

 
Welcome Dinner

(April 18)

 
Participants arriving on April 18 will have informal dinner by the swimming pool of ACCEED.
 
7:00-

9:00PM

 
Day One (April 19): The Asian Internet Experience
 
MORNING SESSION
 
Registration 
 

Welcome

 
Please proceed to the ACCEED Electronic Library, where all sessions will be held
 
7:00-

8:30 

8:30-

8:40

 
 
 
 
Roby Alampay, Executive Director, SEAPA
 
Keynote
 
Our Common Ground: The Internet and Free Expression in Asia: Free Expression in Asia: A situationer; The limits of (and on) traditional media
 
8:40-

9:00

 
Sheila Coronel

Executive Director, PCIJ, Ramon Magsaysay Awardee for Journalism

 
Why the Internet is important to Asians
 
Asian Internet usage/access vis-à-vis trends restrictions on traditional media; Profiles, projections in Internet usage in Asia (from South Asia to SEA and China); The Internet as a primary source of news and info in Asia 

Nepal: How the Internet keeps a nation from disappearing. 

Skyping in Burma and why governments tolerate cracks in the firewall 

Open Forum

 
9:00-

9:15 
 
 
 
 
 

9:15-

9:30 

9:30-

9:45 
 

9:45-

10:15

 
Prof. Ying Cha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Kunda Dixit,

Nepali Times 

Sein Win, Mizzima.com 

  COFFEE BREAK 10:15-

10:30

 
 
Shaking up Asian Cyberspace 

How the Internet is changing the media landscape and public discourse in Asia

 
Circumventing traditional restrictions on print and broadcasting media: the Malaysiakini experience 

China and the Internet: Experiments in democracy without mentioning the word 

The Internet and political reform in Thailand: blogging, podcasting, online radio, and political reform in Thailand 

Vietnam and online news: How Vietnamese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ountry are reaching out to each other to keep their democratic aspirations in sync 

Open Forum

 
10:30-10:45 
 
 

10:45-11:00 

11:00-11:15 
 
 

11:15-11:30 
 
 
 

11:30-12:00

 
Steven Gan, Malaysiakini.com 
 

Kevin Wen, Bokee.com 
 

Piyapong “Jib” Phongpai 
 
 

Chi Dang, Free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LUNCH 12:00-1:30
 
AFTERNOON SESSION
 
The power of citizen journalism 
 
Independent blogging/podcasting in China 

Tag-teaming against the President: Philippine case-study on how bloggers and mainstream media kept a “banned” conversation going and online  

Collaborative models for bloggers and mainstream media from around the world  

Open Forum

 
2:00-

2:15 

2:15-

2:30 
 
 
 

2:30-

2:45 
 

2:45-

3:15

 
Andrew Lih 
 

Manolo Quezon III 
 
 
 
 

Rebecca MacKinnon, Global Voices

  COFFEE BREAK 3:15-

3:30

 
 
Technical Workshop 1
 
Introduction to Podcasting and Multimedia blogging
 
3:30-

5:00

 
Jeremiah Foo, SEACEM
 
Welcome Dinner
 
Dinner will be at the Manila Bay. Transportation for delegates will be arranged, to depart ACCEED at 6PM
 
7:00-
 
Office of Senator Juan M. Flavier
Day Two (April 20): The Battle for the Internet
 
MORNING SESSION
 
Technology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Pakistan’s fight for Blogspot 
 

Open Net Initiative findings on blocking and filtering in China, Burma, Singapore, Yemen, Iran

 
9:00-

9:15 

9:15-

9:30 

9:30-

9:45

 
Isaac Mao 
 

Dr. Awab Alvi, Don’t Block the Blog 

Nart Villeneuve, Citizenlab.org

  COFFEE BREAK 9:45-

10:00

 
 
The Law
 
A scan of traditional media/insult laws affecting the Internet in Asia 

Who needs filtering? Defamation in Singapore 

Terrorism and national security laws affecting cyberspace 

Open Forum

 
10:00-

10:15 

10:15-

10:30 

10:30-

10:45 

10:45-

11:15

 
Dini Widiastuti, Article 19 

James Gomez 
 

Jeff Ooi, RSF

 
Non-legal, non-technological pressures on the Internet
 
The business of the Internet: Lessons from Google, Yahoo, and MSN in China 

Economic pressures on online news media 

Economic factors affecting access; How to make the Internet work for the “offline community” 

Open Forum

 
11:15-

11:30 
 

11:30-

11:45 

11:45-

12:00 
 

12:00-

12:30

 
Rebecca Mackinnon,

Global Voices/ Berkman Center 

JV Rufino, editor, INQ7.net 
 

Owais Aslam Ali, Pakistani Press Foundation

LUNCH 12:30-2:00
 
AFTERNOON SESSION
 
Protecting Cyberspace 
 
Ethics and Professionalism as Protection  
 
 

Know your rights: Article 19 in Cyberspace 

Hackers are your friends: Malaysiakini’s volunteer protectors 

Short introduction to existing projects and programs aimed at protecting bloggers, online writers, and cyberspace in general: Emergency Emails to keep, hotlines, etc. 

Open Forum

 
2:00-

2:15 
 
 

2:15-

2:30 

2:30-

2:45 
 

2:45-

3:00 
 
 
 
 

3:00-

3:30

 
Melinda Quintos de Jesus, Center for Media Freedom and Responsibility 

Article 19 
 

Premesh Chandran, M’kini/SEACEM 
 

CPJ, RSF, SEAPA

 
Needs assessment
 
Distribution of survey to discuss capacities and needs for technology, training, funding
 
3:30-

3:45

 
To be faciliatated by Premesh Chandran, SEACEM
 
Technical Workshop 2
 
Wikis and online collaboration tools, paving way for continuing collaboration and discussions, and the building of an Asian network for the defense of free expression in cyberspace
 
3:45-

5:30

 
Andrew Lih
Day Three (April 21): Tools and mechanisms for protecting Asian Cyberspace
 
Technical Workshops
 
How to know if you’re being blocked, censored, monitored 

PC and Web tools for anonymizing and getting around blocking, filtering, monitoring

 
9:00,

Whole morning

 
Nart Villeneuve, Citizenlab, and Ethan Zuckerman, Berkman Center
LUNCH 11:30-1:30
   
Technical workshops (continued) 
 
 

Presentation of findings of previous day’s survey/discussion, and facilitation of discussions for moving forward on ways to protect Asian cyberspace 

END, discuss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future collaboration

 
1:30-

2:30 
 

2:30-

3:00 
 
 
 

3:00-

3:15

 
Nart Villeneuve, Ethan Zuckerman, Berkman Center 

SEACEM 
 
 
 
 

SEAPA

   

Posted by portnoy at 20:16 | Comments (3)

[gvo]肯亞女性的悲哀與救贖

Gukira: Yet Another Rape Poem

Forthese rape poems, whatever their formal merits, suggest how women understand their structural position within gendered norms. The rapepoem captures the experience of space and time, in which routes taken during the day may not be traversed at night.
And it captures whispered stories told to close friends, often accompanied by binding promises: don’t tell anyone, please. Even now, I do not betray these secrets.

上面這篇是從GVO看到的,本來想翻,但是我覺得我翻不出原文的意義,就請大家自己看吧...

當然,如果有人翻出來請受我一拜!

Posted by portnoy at 20:09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07日

[GVO]巴勒斯坦:巴勒斯坦兒童節

今年,伴隨著巴勒斯坦兒童節的情況和往常一樣--我們的孩子依舊受佔領的痛苦所擾。以色列的軍隊持續剝奪還們生存的權利--單單在今年內,已經有十二名孩童遭到殺害,自2000年抗議佔領的起義(intifada)以來累計兒童死亡總數已經達到740名。同時,有將近4000名未成年者遭到逮捕,其中400人還在監獄裡不得釋放,Laila 這麼說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Palestine: Palestinian Child Day

Posted by portnoy at 05:56 | Comments (0)

[GVO]消除非洲的科技落差

最近有好幾個為了消除非洲「數位落差」計畫陸續出現,獲得注目。我(原作者)想我應該把這些個計畫挑出來,作個簡短的摘要,加上網址鍊結。

Mlogik

mlogikMlogik是非洲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利用開源碼科技來設計與銷售加值行動服務。Mlogik的總部地點在模里西斯,他們的目標是在2006年底之前將業務擴展到整個非洲。


Ndiyo!

Nivo - by NdiyoNdiyo! 計畫的目標是為了促進簡單、可負擔、開放、對環境無害,而且比現在的網路科技更不仰賴精深科技支援的網路運算技術。他們有一支有趣的影片,解釋了他們正在進行的偉大計畫。


Mobile for Good

Mobile 4 GoodMobile
for Good (M4G) 是一個社會公民福利計畫,目標是利用行動電話技術來減少貧窮、改善發展中國家人們的生活。這個計畫將透過SMS行動電話簡訊傳遞重要的健康新聞、聘僱資訊,與社區訊息,希望能夠讓生活缺乏的人們也能得到資訊,進而提昇力量。



Manobi

超過3400位的製造商、中盤商、零售商,以及飯店管理人每天都會透過電話收到一通免費的簡訊,告訴他們在哪一個市場有他們想要的貨品,以甚麼價錢出售。


好消息是,這些只是發展中計畫的一部分,展現了這件浩大工程對個人、非政府組織,以及私人企業的貢獻,讓每個非洲人都邁向數位時代。你注意到這其中許多公司都利用廣泛使用的行動電話作為連結彼此的平台--這是一個在未來數年之內定會持續的趨勢。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idging the Technology Divide in Africa

Posted by portnoy at 05:45 | Comments (2)

[GVO]俄羅斯:俄羅斯人看史達林

The Accidental Russophile的W.Shedd提到當今的俄羅斯人怎麼看待史達林:「我觀察到的態度大致是:『是啦,史達林是個爛人,但是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又能怎麼辦?現在和以前早就不一樣了...而你們這些美國人應該把嘴巴關緊,因為你們那位想成為希特勒的喬治布希不但攻擊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而且還到處偷石油...等等....。』」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Russia: How Russians View Stalin

Posted by portnoy at 05:43 | Comments (0)

2006年03月21日

釋放吳皓!

释放吴皓Free Hao Wu
三月22號就是影片製作人與Global Voices 東北亞編輯吳皓毫無理由被中共拘留滿一個月的日子。我們訴請中國政府立刻釋放吳皓!

吳皓發生了什麼事?

吳皓是一位中國的的紀錄片工作者,1992年至2004年都居住在美國,於2006年二月22日星期三下五遭到中國國家安全局的北京分局強行拘留。當天下午,吳皓與一群不被中國政府認可的基督教教會團體會面,為了拍攝他的下一部紀錄片。

吳皓與高智晟律師一直保持電話聯繫,高律師專長為人權訴訟案件。高律師與吳皓的一位朋友確認過,他們兩個曾經用電話聯繫過,並計畫於二月22日會面,然而因為高律師曾向吳皓提供建議,他們始終沒有見到面。在二月24號星期五,有人去吳皓的住所將他的編輯器材與多卷錄影帶都拿走。吳皓從二月22起就與家人保持聯繫,但是從他講話的語調來判斷,他無法自由發言。自從吳皓被拘留之後,他的一位朋友已經被審問兩次。北京的公共安全局(警察)承認吳皓遭到拘留,但是拒絕說明對他的指控為何。

吳皓遭到拘留的原因還不清楚。一個可能是當局打算利用他和他拍攝的影片去起訴中國地下教會的成員。吳皓是一個有高度道德操守的人,他的朋友與家人認為他不可能答應當局的要求。因此,我們非常擔憂他的心理與身體會不會因此受到威脅。

更多吳皓的資訊:從科學家到電腦玩家,再到影片工作者

吳皓從2004年開始拍攝影片,當時他放棄了在亞特蘭大Earthlink公司的資深產品部經理的職位,而回到中國拍攝Beijing or Bust,這是一部有關居住在北京的美籍華裔的訪談集錦。在進Earthlink工作之前,吳皓曾經於2000年至2001年在加州的Redwood城擔任網路入口網站Excite的產品部經理。而在這之前,吳皓也當過Merchant Internet Group的策略規劃與產品發展部主任,美國運通公司的實習員工,以及UCB研究機構的分子生物學家。

吳皓於2000年五月從密西根大學商學院獲得管理碩士學位,1995年七月從Brandeis大學獲得分子與細胞生物科學碩士學位,他在那獲得了全額獎學金。去美國唸書之前,吳皓於1992年六月從安徽省合肥市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獲得了生物學的學士學位。

吳皓也是部落客

吳皓是一位極為活躍的部落客,以Beijing Loafer為化名,在
以他拍攝的電影為名的個人部落格Beijing or Bust寫作。由於中國政府封鎖了他使用的部落格服務Blogger.com,他也在MSN Spaces成立了一個鏡像站。二月初,吳皓加入了Global Voices Online,成為東北亞區的編輯。Global Voices Online是一個國際部落客網絡,設立在哈佛法學院的伯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他透過筆名Tian Yi,將中國以及東北亞的公民聲音傳達給英語世界。

為甚麼我們不早一點公告他被拘留這件事?

吳皓在中國的家人與朋友不想在這時候接受媒體訪問,所以我們不會提供記者他們的聯絡資訊。我們為了讓吳皓早日被釋放,成立了一個網站,網址在:www.freehaowu.org。我們將持續更新這個網站,提供最新消息和吳皓的處境。

任何問題都請寄到:freehaowu@gmail.com.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Free Hao Wu!
Blogger吳皓遭中國政府逮捕


ps. 我決定去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0:45 | Comments (7)

2006年03月15日

[GVO]新加坡: 亞洲之心

讀完一篇本地的商業報告,其內容將新加坡描述為「亞洲的心臟」之後,王先生提醒大家別再使用這種自我恭賀的辭彙:「最適合開始向上爬的地方就是你所在的真正位置-而不是你想像中的位置。」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Singapore: Heart of Asia

我喜歡這種踏實。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0 | Comments (0)

[GVO]泰國:佛教信仰的困境

thai-blog.com的Paul很擔心泰國的佛教信仰現狀:「似乎對很多人來說,佛教信仰是為了積德。僅止於送錢給和尚或改善自己的社會地位。很抱歉,但對我來說這不算佛教。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Thailand: Struggling with Buddhism

手段與形式早已取代絕大部分的宗教內涵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8:33 | Comments (0)

2006年03月10日

[GVO]非洲:尋找你的根

Ethnic Loft評論了最近有越來越多的非裔美國人想追溯他們的家譜,了解自己的祖先來自哪裡。「南非則用不同的作法吸引觀光客該國遊覽。他們邀請南非人與外國旅客來比對自己的DNA和曼德拉的DNA,看看有沒有什麼關係。」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Africa: Searching for your roots

做生意頭腦真的要動的很快...

Posted by portnoy at 01:22 | Comments (0)

[GVO]哥倫比亞:買賣女性

在國際婦女日這天,John Guzman對於他上網去搜尋「哥倫比亞婦女」得到的結果感到很難過,因為絕大部分都是宣傳「買個新娘」的網站。Juan Gratinaiano Lopez提醒他的讀者,「不要只把女人看作是性的玩物,而要視女性為人類--充滿著偉大的力量,為了更好的世界而打拼的人類」。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olombia: Trafficking of Women

在google上搜尋vietnam woman或是china woman,你也會看到隔壁的「贊助商連接」有類似的情況...原來搜尋引琴還可以當淫媒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0 | Comments (0)

[GVO]尼泊爾:負責的新聞

尼泊爾播出的印度主流媒體似乎不重視新聞的負責倫理,Nepali Netbook這麼說。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Nepal: Responsible Journalism

--------------------------------------------------------------
作者的文章裡舉了很多例子,很熟悉的例子...很熟悉的報導方式...台灣果然應該朝印度發展...起碼看新聞不會水土不服。

Posted by portnoy at 00:58 | Comments (0)

[GVO]烏茲別克:媒體新法

Nick Walmsley 提到烏茲別克針對外國記者新立的法條會讓已經很差的情況變得更差
-------------------

簡單來說,烏茲別克將要求與該國簽訂雙邊條約的國家的記者,必須受到烏茲別克政府的約束,作者說,和烏茲別克的政客一樣討厭被媒體批評的國家可能會答應這種要求...我心中突然浮現出兩個字...

Posted by portnoy at 00:47 | Comments (0)

2006年02月28日

[gvo]薩爾瓦多的選舉與伊拉克的未來

不好意思,實在是沒有時間全部翻,唉...我發願發了好多個,實現了幾個,半途而廢的很多。

儘管如此,這兩篇最近的文章依舊值得一讀,可以瞭解薩爾瓦多最近的市長選舉和他們對於選舉的看法,才發現這個世界真是驚人地相似!(不免想起之前發的另外一個願...):

Meanwhile Salvador Canjura points to the movement of thousands of people changing their residence prior to the elections, to tip the balance of power from one party to the other. Canjura also wishes that the political campaigns, which seem to have lasted for more than a year, would simply be over.
而伊拉克那一則可以讓我們看見伊拉克人民對目前政治情勢的看法,他們對於記者和國外評論對伊拉克的未來(即將內戰)如此悲觀感到很嘔。下面這一段讓我覺得在台灣也很適用,換掉幾個人名就是了:
I think we should all look at ourselves first and for me I think the major problem is that Saddam’s mentality is still running this country through people like Sadr, Al-Hakeem, Adnan Al-Dulaimi and Barzani. It’s those people who keep inflaming those already existing divisions for their own benifit, as they represnt nothing but ethnic and sectarian hatred and they feed this fear and hatred among their people so that they vote for them. We Iraqis need to see that and then Americans need to see that too. The solution is certainly not even visible now but I think it helps a lot to identify the problem first.
另外這句話也讓我很有感觸,儘管我還沒有過這種感覺:
I love my country. Shit, I never knew I cared so much.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politics and nostalgia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raq in Crisis - The Optimists Strike Back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5 | Comments (0)

2006年02月18日

[GVO]印度:女性與期望

文化與社會要求女性符合特定角色。抗拒這些刻板角色是很重大的挑戰,需要很大的決心,Inkspillz這麼說。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ia: Women and expectations

有趣!作者認為有兩種女性在主流中產階級的觀念下是註定被譴責的:一種就是一直保持單身的女性,另一種則是沒有孩子的婦女。

荒蕪別坵穡有一篇<熟女、刈菜都不苦>就是談這個現象,值得一讀。(由於現在連不上去,無法直接提供網址)

Posted by portnoy at 17:19 | Comments (0)

[GVO]印度:企業部落格

Aloo Techie 參加了一場部落格討論會議,他提出了自己對會議內容的迴響,以及企業部落格的趨勢(或毫無生氣),和印度企業部落格的未來發展。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ia: Corporate Blogs

作者認為印度的企業不使用部落格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欠缺想像力,他們認為網路只是交易場所,而不是社會空間,他們同時也不願意給予員工太高的自由去談有關公司與工作的事情。

老實說,純粹變成廣告行銷之用的企業部落格更讓人討厭。我認為企業部落格是用來提高消費者信賴的管道,廣告還是和企業部落格分家比較好。

不過現在的趨勢好像是置入性公關行銷萬萬歲,廣告則漸漸被淘汰...所以我的觀念還是太老舊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7:09 | Comments (0)

2006年02月11日

[GVO]衣索比亞:冬季奧運

Ethioblog 說衣索比亞的越野滑雪運動員,Robel Teklemariam將會成為這個月舉辦的冬季奧運中唯一的衣索比亞代表,可能也是唯一的非洲代表.....「Robel Teklemariam說他希望由他的同胞所締造的田徑長跑紀錄能夠轉換成越野滑雪比賽的勝利。」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Ethiopia: winter olympics

好像看過一部迪士尼的勵志電影是講四個參加夏季奧運甄選失利的非裔美國人,轉而參加冬季奧運雪橇比賽獲得金牌...不過看來這位衣索比亞的選手的故事更有意思,強!

Posted by portnoy at 01:32 | Comments (2)

2006年02月09日

[GVO]越南:發展的兩難

Our Man in Hanoi(我們人在河內)討論了身為一名發展工人的矛盾,因為他必須努力工作去改變他的國家,但是如此一來卻也改變了他所愛的國家的原始面貌:「我有一個在越南偏遠地區和族群團體一起工作的朋友和我說,許多遊客已經開始抱怨傳統老式木造小屋都被"不真(non authentic)"的磚屋所取代。但就如她所說...誰不想住在有水有電的涼爽(新潮)房屋裡?而我們有甚麼權利去阻止這樣的進程?」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Vietnam: Development Paradox

觀光旅遊的人希望aura一直存在著,但是住在當地的人可能不這樣想吧!反正等到越南經濟再好一點以後,就又會回頭思考觀光產業與文化產業的價值了,就和台灣一樣...來不及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7 | Comments (4)

2006年02月03日

[GVO]奈及利亞:禁止同性戀是違憲的

Agodi News批評了奈及利亞政府禁止同性戀(遵照宗教文本的基礎)的提案,並認為此舉不但違憲,並且具有法西斯主義的意含。「法律不是取決於家長主義的反覆無常作為,也不是靠甚麼道德,更不是宗教世界觀可以決定的。法律的權威性是為了要促進社會整合,讓正義得以實現,而在民主社會中,我們為了自由所付出的代價就是所有的人都能獲得同等的自由,不論他的觀點與道德。」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Nigeria: homosexual ban unconstitutional

我只是好奇:同性戀在社會上遭到貶抑,宗教的原因佔的比例是多少?尤其是台灣社會?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3 | Comments (3)

2006年01月20日

[GVO]厄利垂亞:新聞自由

厄利垂亞的EMDHR寫到了當地的新聞自由問題:「在現今的厄利垂亞,當權的政府控制了所有大眾媒體。報紙、廣播、電視台統統都是國營,內容都受到檢查。因為這樣,一種莫名的恐懼氛圍與興致索然瀰漫在記者圈內,以及所有想透過這個管道來發表意見和觀點的人們身上。當這種天賦人權被剝奪之後,人們無法真誠地表達自己內心所想,就算被問到,也不敢表達自己對政府的立場。」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Eritrea: Press freedom

在台灣則是,即使你能自由的說、自由的講,當權者也不甩你。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6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19日

[GVO]巴基斯坦:人道救援

Metroblooging Islamabad談到寒冬中的人道救援行動:「連續多日的大雪和大雨嚴重阻擾了震災區域的援助物資分配,也使得直昇機自一月十五以後就無法起飛,使得震災倖存者遭遇到了諸多不幸。」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Pakistan: Humanitarian Efforts

除了難過還能怎樣?不過還是要感激持續伸出援手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Posted by portnoy at 13:26 | Comments (0)

[GVO]秘魯:部落格嘉年華

BlogsPeru再次舉辦了部落格嘉年華(西班牙文),在嘉年華活動當中,整個部落格社群將針對一個選出來的特定議題來blogging,這次的主題為「部落格與新聞學」,所有人將會一同討論這個議題直到週五嘉年華結束。整個討論的摘要則會在之後刊登。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Peru: Festival of Blogs

我用google翻譯了原文來看,大概知道這個活動的梗概了;只是沒想到遠在秘魯,部落格與新聞學的糾葛依然是部落客們密切關心的話題。其實我也很希望台灣部落格界也能自己設定議題來討論,而不是每每都被主流媒體牽著走。又或著是不是該來點「硬話題」的串連遊戲呢?例如治水條例之類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8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18日

[GVO]南非:公民媒體

South Africa提到了在南非崛起的公民媒體。僅管他認為這種新媒體的包容性值得稱讚,他同時也擔心部份新聞提供者公然在報導中流露出的偏頗。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South Africa: Citizens Media

作者似乎一直都在關注網路公民新聞,而且對ohmynews知之甚詳。他在Reporter.co.za 看到一則新聞由南非學生會議領導人Nyiko Floyd Shivambu提供的新聞 ,內容傾向幫這個組織說好話,但是作者卻沒有坦承自己與這個組織的關係....嗯....看樣子透明性的確是公民新聞最重要的一個原則。

可是這樣會不會造成另一種的「以人廢言」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03:01 | Comments (0)

[GVO]非洲:中國

AfricaBeat整理了許多談論中國勢力進入非洲的文章,並且發表了自己的見解:「大家共同的疑問是:中國的角色在這片大陸上持續擴張會是好事還是壞事?就如同中國在非洲:新的殖民者?這篇部落格文章所言:中國對非洲的野心會演變成新一輪的殖民運動還是一個帶來真正發展的機會?」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Africa: China

作者的看法很有趣,他說:和美國人不一樣,中國人願意和所有人做生意,不論有沒有發生過衝突、也不論他們的背景是否受到質疑,所以有好有壞~

Posted by portnoy at 02:34 | Comments (4)

[GVO]衣索比亞:西方媒體報導

Redeem Ethiopia對西方媒體對衣索比亞的報導內容--盡報導花豹、真人秀..而不願報導政治情勢--有所不滿:「我們把有關衣索比亞的新聞都看了一輪,卻發現這些竟然就是美國媒體認為需要花功夫注意的消息。我們無法把這個情況看成理所當然,我們也不禁會認為這其中必然有些惡劣的計畫正在運作。」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Ethiopia: Western media reports

台灣人很需要這種反思:主流新聞媒體刻意將報導內容弱智化,會不會其實是某種陰謀?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0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14日

[GVO]非洲:西方媒體報導的偏差

Musing of a Naijaman評論BBC報導非洲時的差勁表現:這真是讓人喪氣!都已經是2006年了,本應該是自由而且啟蒙的BBC依舊把非洲看成一個龐大、死硬又悲慘無助的烏合之眾,根本沒有能力搞清楚錯綜複雜的非洲真面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Africa: Western media reports

報導框架這玩意....原文中提到BBC電台報導了英國的非洲社群所具有的巫術信仰和社會問題,但是在報導中卻把這特例說得好像在英國非洲社群當中很普遍似的....不但污名化了整個在英國居住的非洲社群,也把整個非洲國家都囫圇吞棗地扯了進去。

作者覺得更荒謬且難以接受的地方在於:明明在英國就有不少白種人信仰巫術,而且還就在BBC前一天的同一節目也報導了這件事,但是就沒有人會去下個結論說:巫術信仰在北英格蘭很普遍!

把這個問題拉回到台灣來看,我覺得被污名化的最嚴重的大概是外籍女性配偶吧!新聞報導動不動就說她們是來賣淫的,再不然就說他們的孩子都會生長遲緩....更常見的是說會影響台灣競爭力,造成嚴重社會問題....我除了髒話以外沒有甚麼好回報這些報導了。(請用你心中最髒的髒話來模擬我的憤怒...)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9 | Comments (3)

[GVO]吉布地:美軍助學

透過蓋學校來打擊恐怖主義。Yebo Gogo說美軍已經在吉布地蓋了「超過三十間學校、二十五間診所和橋樑」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Dijbouti: US building schools

其實是來自於這裡的報導

不過不管怎樣,用教育來抵抗恐怖主義聽起來有建設性多了!幹得好!

Posted by portnoy at 01:33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12日

[GVO]南韓:對於幹細胞造假事件的思考

Oranckay端詳了有關這次南韓科學家黃禹錫引發的爭議事件,黃禹錫一直被認為是國家的英雄,直到他承認他在「突破性」的幹細胞研究上造假,許多人依然替他辯護。Oranckay說:「我認為韓國人應該為了世界上其他人知道黃禹錫造假之後的反應而感到欣慰。」大部分的國家只有能耐寄給你詐欺信件而已。十到十五年前,如果有一群韓國科學家說他們成功複製了幹細胞,大概會被大肆嘲笑。或許大家下次會對韓國進行更嚴格的檢驗,但是這個世界已經相信韓國有能力達成前所未有的科學突破,而且願意被愚弄。」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South Korea: Thoughts on the Case of the Stem Cell Fraud

.............韓國人什麼時候變成心態那麼扭曲的民族了..................................................應該只有少數人吧這樣想吧.....

不過這樣都能自我安慰........EQ有高.....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0 | Comments (3)

[GVO]拉美,西班牙:第一本探討部落格的書籍上市

Dialógica “Blog. La conversación en internet que está revolucionando medios, empresas y ciudadanos” (”部落格,革新媒體、商業、與公民的線上對話”),為「第一本探討部落格的專書」。目前在西班牙部份書局已經看得見,據說馬上也會在阿根廷上架。不用多說,這本書也有自己的部落格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Latin America, Spain: First Book Dedicated to Blogs

感覺很不錯耶!很希望能有中文版或是英文版!!也沒有西班牙語翻譯高手要去和出版社談一下?畢竟我對其他語系的部落格生態很不瞭解...

Posted by portnoy at 15:02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11日

[GVO]奈及利亞:月收入十五元美金

Chippla寫道:儘管奈及利亞再也沒有貪污腐敗的事件,貧窮還是無法消除。他計算了一下奈及利亞的財政狀況,得出了結論:...「奈及利亞政府從上到下,2005年10月的平均收入一個人才15元美金。這聽起來奈及利亞實在是個很貧困的國家,雖然它一直被稱為石油富裕國之一!」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Nigeria: $15 per person per month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名稱和事實常常不符。

Posted by portnoy at 17:55 | Comments (1)

[GVO]土庫曼:遮掩

meweurasia說土庫曼政府非常擔心禽流感的問題,但是卻打算壓制任何相關的資訊流出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Turkmenistan: Coverup

好吧,只能提醒大家最近別去土庫曼旅遊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7:44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07日

[GVO]薩爾瓦多:盜版光碟商抗議新法案

TimSalvador Canjura的部落格都談到有關盜版CD小販上街頭抗議新的CAFTA-相關法案,這法案將對侵犯著作權的產品進行更嚴格的取締和處罰。El Diario de Hoy有相關的照片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El Salvador: Pirated CD Vendors Protest New Law
-------------------------------------------------------------------------
CAFTA就是中美洲的自由貿易協定,協定國包括了美國、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和哥斯大黎加等國,簡單來說就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中美洲版本。CAFTA的相關法案就是說:既然要加入CAFTA,那麼各國也都要配合修改國內各個層面的法規...和WTO延伸出來的GATS、TRIPs、AoA等差不多啦,被批評的地方也差不多。

至於這是好東西還是壞東西...請看這裡

不過薩爾瓦多的盜版商也太屌了...要是台灣的盜版商走上街頭抗議,大概正好來兩個抓一雙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6:52 | Comments (1)

2006年01月03日

[GVO]來自約旦部落圈的消息



「約旦導演Amin Matalqa在阿曼市中心的一棟大樓屋頂表演他的武術功夫」Laith Majali攝。

新年到了,首先要祝約旦部落格圈新年快樂!

想知道阿拉伯部落格圈的方向嗎?去看看Sabbah的部落格吧,Haitham Sabbah分享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與觀察

Zeid Nasser檢視了去年一整年有關資訊科技的現象,認為「網路犯罪對每個人來說,絕對都是2005年的頭條新聞...簡單預測如下:這個現象在2006年會持續下去。」Isam Bayazidi回報了阿拉伯維基百科的現況,「阿拉伯語的維基百科幾天前終於超過了一萬條項目,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件,世上僅有35種語言的個維基百科有這樣的規模,而阿拉伯語是其中之一。」同時,Zeid Nasser也很好奇維基百科的意義:「那麼...維基百科到底是資料參考的來源還是一場規模龐大的遊戲呢?」

時間過的很快,像約旦這樣的國家對所有加諸其上的衝擊有甚麼樣的反應和改變呢?它是否成為恐怖主義的受害者,抑或隨著潮流而逐漸進化?Rami AbdelRahman研究了發生爆炸事件的首都阿曼在幾個月內的改變,他說:「Zarqawi先生,不論你是誰,你達到目的了,我們的自由像朝霧一樣逝去,可笑的偏執成了現今阿曼的新態度!」

在語言方面,Banzeen的Ammen Malhas對橫掃阿拉伯世界的新語言現象感到有趣--Arabizi,一種新的言語,結合了阿拉伯語和英語;「我們應該很浪漫地說大家來拯救阿拉伯語(我支持這個選項,但我認為阿拉伯語需要現代化);還是當個徹底的實際派,採用這種新的"Arabizi"呢?」Wael Attili則注意到了阿曼的建築現況,他研究阿曼城中許多新的玻璃與金屬大樓,然而這個城市以往是以其白色石造房屋而聞名。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From the Jordanian Blogosphere

Posted by portnoy at 18:58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01日

[GVO]柬埔寨的人權運動領導人Kem Sokha 在新年夜被逮捕


看起來,2006年對於那些正在為言論自由而奮鬥的柬埔寨鬥士而言,將會是更艱辛的一年,因為根據Jinja發表的消息,Kem Sokha在新年夜遭到逮捕。新聞報導指出,這代表著四名政府的批評者現在正在牢獄裡等待即將到來的審判。

這些指控針對的是Sokha先生所屬的組織:柬埔寨人權運動中心,於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假奧林匹克運動場,為了慶祝言論自由而舉辦的公開活動內容。

Sokha先生也是柬埔寨言論自由聯盟的一份子,這是一個由超過三十個柬埔寨非政府組織共同組成的新團體,此團體舉行了全國性的提倡言論自由活動,利用黃絲帶的標誌作為象徵(如上圖)。Sokha先生在柬埔寨是堅定的言論自由提倡者,對於「蜂巢電台」Mam Sonando被逮捕的事情直言不諱。

KI-Media部落格發表了逮捕當時的照片,還有來自首都Phnom Penh的目擊證人Theary Seng小姐的說法,她也是「Asrei:殺戮戰場之女」的作者。

Jinha統整了相關的新聞和電子郵件討論名單上的討論,並且承諾會持續更新。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ambodian Human Rights Leader Kem Sokha Arrested On New Year’s Eve

Posted by portnoy at 11:21 | Comments (2)

2005年12月28日

[GVO]智利電影趨勢

智利的電影產業每年都在成長,“Festival de cine de Valdivia” (ES),亦即智利電影節,自從1993年就開始在Valdivia (ES)盛大舉辦。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智利的製作人與導演都會帶著他們最新的作品來參加這場國際盛會。在智利的部落格“Fuga Magazine” (ES)“Voraz Film Festival”(ES) 裡,你可以看到與今年的電影節與諸多新智利電影有關的細節。你也可以讀到有關 “Viña del Mar 電影節”(ES) (地點在Viña del Mar(ES)城,就在Valdivia電影節之後一個星期舉辦)。在“Analizame” (ES) (Analize Me)這個部落格裡,劇作家Gonzalo Maza發表了他對於國內與國際場景之間的分析。在 “Las Peliculas de mi Vida” (ES) (The Movies of my Life)部落格裡,作家導演Alberto Fuguet發表他認為他的電影“Se Arrienda” (For Rent)對媒體與演員獎項的影響。而在 “Esta es la Sagrada Familia” (ES) (This is the Sacred Family)部落格中,導演Sebastián Campos則寫了他對整體電影事業的批評。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lean Cinema Trends

智利會不會是下一個韓國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13:02 | Comments (1)

[GVO]哥倫比亞:新破壞環境法

Adam Isacson(亞當 艾薩克森)仔細分析了議論紛紛的新森林法,這條法案在哥倫比亞國會通過的時候,「沒有一位參加該會議的議員看過他們允許通過的法案內容。」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olombia: New Destructive Environmental Law

這種事情,習慣就好......
美國也是如此,台灣也是如此....

Posted by portnoy at 12:33 | Comments (1)

[GVO]古巴:對同性戀的接受度

「左邊」說道,由攝影師Robert Mappleethrope在古巴舉辦的一項展覽可以看出,古巴社會對於同性戀的接受度已經有非常大的改變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uba: Tolerance of Homosexuality

嗯....文中提到在革命之前和革命時期,反同性戀的態度與法律佔絕對優勢...很多拉美國家也還是非常反同性戀...
是真的嗎?怎麼在我(不知道哪來的)印象裡頭,同性戀的地位在南美很自由很平等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12:28 | Comments (2)

2005年12月25日

[GVO]伊朗:巴士罷工

根據部落客Carne提供的消息,德黑蘭的巴士勞工工會已經宣佈將在十二月25號星期天進行例行的巴士罷工行動,為他們被開除的工作夥伴向資方抗議。工會也要求要有更好的工作環境和加薪。根據Harfi baraye Goftan,有部份的工會負責人已經遭到逮捕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ran: Bus Strike!
---------------------------------------------------------------------------------------------------
罷工百百款,境遇大不同。

Posted by portnoy at 15:04 | Comments (0)

2005年12月24日

[GVO]伊朗:不准演奏貝多芬

自由思想(Free Thoughts)這個集體合作的伊朗部落格中,我們讀到一則消息,那就是伊朗總統Mahmoud Ahmedinejad已經決定禁止所有來自西方世界的音樂,不准在國內的廣播和電視台播放。TCS日報的一則新聞「報紙專欄作家攻擊Ali Rahbari」當中指出,Ali Rahbari這位德黑蘭交響樂團的指揮選擇要演奏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而因此被指控犯下了「推廣西方價值」的罪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ran: No More Beethoven?

---------------------------------------------------------------------------------------
太極端了一點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00:57 | Comments (0)

2005年12月21日

[GVO]日本:詭異的調查

日本在想什麼(What Japan Thinks)是一個把有趣的日本話題翻譯成英文的部落格,像是最受歡迎的遊戲行動電話機是甚麼,或是日本的RSS讀者現況之類的。但是這個部落格上最受歡迎的的調查蔓延到了全亞洲的部落格:詢問日本的丈夫們,在婚後過了多久,他們的老婆才敢在他們面前放屁。

原文鏈結
---------------------------------------------------------
不會詭異啦,還蠻有趣的調查。

update(2006.02.06):感謝tm指正最後一句^^,我終於抓到笑點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3:08 | Comments (2)

2005年12月17日

[GVO]杜拜:封鎖部落格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電訊管理局封鎖了一個名為「對不起 杜拜」的部落格,這件事就發生在該部落格批評獨占當地市場的電信公司Etisalat之後。這個部落格也批評了Etisalat封鎖Skype的作法。現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部落客都為此十分緊張。

這個部落格的寫手名為FeedYourHead(餵你個頭?),他已經把他的部落格刪除,然而我們還是可以透過Google快取找到一些「遺跡」。他的文章大多非常負面,但是又生氣勃勃。

原文鍊結
-------------------------------------------------------------------------------
從這個故事我們學到了一件事:壟斷的企業和獨裁的國家是言論自由之敵。
不過餵你個頭這位寫手的寫作風格好像似曾相識.....

Posted by portnoy at 12:10 | Comments (0)

2005年12月13日

[GVO]巴哈馬:流放的吸引力

Nicolette Bethel想到自己出國在外的感受,因而提出了一個很特別的論點來說明為何巴哈馬甚少有文化輸出:理由就是因為該國藝人與加勒比海島國的人不同,傾向於維持穩定不動,而不喜歡過著流放般的生活。

原文鍊結
----------------------------------------------
的確是很特別的論點...全球化經營下,藝人與流放者的類比?....差多了吧,有錢賺和沒錢賺就差很多了...等我看完作者原文再多聊一點...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1 | Comments (0)

2005年12月08日

[GVO]非洲:Yahoo新聞搞什麼?

New Age Hippie(新世紀嬉皮)寫了一封信給Yahoo,抱怨Yahoo網站上有關非洲的新聞太少,或著都把負面新聞統統算成「非洲」新聞...在今天Yahoo 非洲新聞的31則頭條新聞當中,只有12條真正算是能跟非洲扯上一點關係。這代表著你所看見的,超過百分之五十的非洲新聞在技術上都該被歸類在「謊言與欺騙」的類別之下,這些新聞都是用來宣傳你對非洲的負面觀感。美國在伊拉克打仗到底關非洲什麼事?為什麼不乾脆把這些新聞歸類在「美國新聞」之下呢?

原文鍊結
-------------------------------------------------
嗯...在台灣,非洲新聞都放在新聞的「新奇」區....

Posted by portnoy at 01:23 | Comments (1)

[GVO]埃及:記者遭到拘留

來自Alaa的消息中指出,武裝國家安全部隊強行拘捕了一名埃及記者Ahmad Abdollah 「Abo Islam」。這些人在週一闖進他家;五名部落客前往他家拜訪,從他兒子口中得知國家安全部隊用槍指著他的家人作為威脅,沒收了他的電腦、硬碟、CD,和書籍。他是工黨「El A'aml」的成員,也是ASha'ab報的前任編輯,發行過另外兩份報紙。目前他主要在一個叫做Balady Net的網站上寫作。Abo Islam也是伊斯蘭啟蒙中心的負責人,此機構的目標是為了讓不同的宗教能互相接近與了解彼此。

原文鍊結
----------------------------------------------------
這才叫做第四權!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2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30日

[GVO]埃及:獨裁之源

Egyptian Person說道,有個壓迫人民的極權政府當然是不好的事。更糟的是,生活於同一社會裡的人們卻去壓迫那些意見與主流大眾相悖的少數同胞。更慘的是,兩種災難同時存在,因為你無法解決一個問題而不解決另外一個,而且,你也不可能同時解決兩個問題。

The Egyptian Person其實是在談論兩篇最近的文章,文章展現了埃及的人們如何壓迫他們自己的同胞,或者認為他們根本沒有權利當埃及公民,僅僅因為他們選擇和其他埃及人有不同的看法。

原文鍊結
--------------------------------------------------------------------
不只是極權政府,民主政府也一樣會有這種狗屁倒灶的事。

Posted by portnoy at 13:23 | Comments (0)

[GVO]奈及利亞:人人有電腦?

Grandiose Parlor繼續討論有關於一百元美金電腦、Simputer、還有各種給非洲大眾使用的電腦...。難道我們不需要在「人人有電腦」之前,先讓「人人有學校唸」和「人人有健康保險」嗎?

原文鍊結
---------------------------------------------------
說得很好,電腦這種死物從來就不是萬靈丹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3:03 | Comments (1)

[GVO]伊拉克:殺好玩的

Khaled住的離影片裡的地點很近,影片中可以看到巴格達的安全警衛任意地向伊拉克市民開槍這段影片在網路上披露之後,當局已經展開調查。

原文鍊結
-----------------------------------------------
靠!真的太誇張!請一定要看影片!
這些亂開槍的以為自己在打電動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12:56 | Comments (3)

[GVO]哥斯大黎加:網路對2006年總統大選的衝擊

這次的總統大選特別之處在於網路首次在過程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各政黨及其候選人都推出了各自的網站(ML, PLN, UPC, PAC, PUSC),這些網站讓人們可以討論每個候選人提出的政見、意識形態、以及觀點,表達反對與支持。更重要的是,哥斯大黎加茁壯中的部落格社群積極地參與了這些討論,例如,jdclarke(1.2.3.4)將辯論的實況錄影放上網路。fusildechispas則對上次的總統大選辯論有所意見,認為長達五個小時的過程實在讓人越看越沒勁。

在別的部落格,如La Suiza Centroamaricana1.2.3.4),Dean Cornito常常發紓他對國內政治人物的不滿。Bandidocr,則屬於少數幾位有毅力勇氣看完所有辯論的人,對每位候選人的表現都稍作分析Se salvó el pais 談論選舉中的口號與活動宣傳戰,認為這些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可笑至極又浪費時間

總而言之,隨著大選逼近,不少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在形塑輿論引發對總統大選的正面討論上,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候選人從來沒有受到像現在這般嚴格的批判與檢驗。

原文鍊結
------------------------------------------------------
一號候選人可以再帥一點............

Posted by portnoy at 12:41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27日

[GVO]伊朗:部落客潛逃出境

Shahram Kholdi 在部落格裡提到Seraji這位部落客的事。Seraji先前因為發表政治言論而被關進監獄,但他已經從伊朗潛逃至土耳其,儘管他身上沒有任何堪用的護照。

原文鍊結
--------------------------------------
希望台灣不要出現這樣的案例.....
唉....

Posted by portnoy at 13:08 | Comments (2)

2005年11月23日

[GVO]阿根廷:世界第一部落格

阿根廷的部落格「放尊重點,我是你媽」被選為2005年德國風潮國際部落格大獎的最佳部落格。該部落格上的小說已經出了西班牙文的實體書版本,很快就會在拉丁美洲發售。部落格的作者,記者Hernan Casciari現於Orsai繼續寫作。

原文鍊結
---------------------------------------
順便恭喜Global Voices Online榮獲最佳新聞類部落格!

Posted by portnoy at 21:13 | Comments (1)

2005年11月22日

[GVO]亞塞拜然:巴庫的危機

根據Carpetblogger 的回報,首都巴庫的盜版DVD供應量突然大幅減少

原文鍊結
----------------------------------
這個有幽默到.....作者說應該是因為俄羅斯--盜版電影DVD供應源--最近大刀闊斧查緝盜版,才害得住在亞塞拜然的他沒首輪電影可看。作者認為俄羅斯應該還有更重要的要管,別忘了現在是奧斯卡季節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4 | Comments (2)

2005年11月17日

[GVO]約旦:約旦人反蓋達

Natasha 說道,將近有三分之二的約旦人現在對蓋達組織深惡痛絕,造成改變的原因是前陣子在阿曼的旅館發生的自殺炸彈攻擊。她覺得非常難過和沮喪,因為竟然得靠著在阿曼發生的攻擊慘劇才能讓部份約旦人改變他們對蓋達組織的看法。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23 | Comments (0)

[GVO]約旦:抵禦數位恐怖主義

Zeid Nasser呼籲大家團結起來,揪出恐怖團體的動作,並且成為網路上的義警,監督網路上具有顛覆性的可疑行為。「最起碼,我們網路社群還有這個能耐」,Zeid這樣說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7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15日

[GVO]尼泊爾:打壓媒體

國際尼泊爾聯合網路說,保護記者協會(CPJ)對於尼泊爾法庭在制止媒體打壓上的失職很不滿意

原文鍊結
------------------------------------------------
其實尼泊爾這次事件和台灣發生的TVBS事件有點類似,政客的理由一樣是擔心媒體替敵人宣傳(也就是不能批評政府),然而尼泊爾的Kantipur媒體集團乃是該國境內最大的獨立媒體,似乎頗得民心,應該是比TVBS好多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9:29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14日

[GVO]孟加拉:南亞區域合作會議與西方媒體

Adda參加了在孟加拉首都達卡舉辦的南亞區域合作會議高峰會,質疑西方媒體是否過於偏頗,對此活動的報導竟如此地少。儘管這個論壇的影響力並沒那麼大,它依舊代表了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

原文鍊結
--------------------------------------
何止西方媒體,台灣媒體也沒有半點報導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6:22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10日

[GVO]馬拉威:西方新聞學

馬拉威的部落格afrika-aphukira批評西方記者在報導非洲時都無法跳脫出「將問題描繪的栩栩如生」的層次,而且「沒有對問題發生的脈絡進行深入分析,總是把非洲人寫的好像不知道怎麼解決問題似的,而且根本沒有花工夫去了解我們遇到這些問題的過程與理由」。

原文鍊結
-----------------------------------
不只是描寫非洲問題,這種新聞敘事其實在各種新聞裡都很常見。
但是,這種將他者描繪成「需要幫助的人」,或是「無自我解決能力的人」的目的在哪裡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04:43 | Comments (2)

2005年11月08日

[GVO]亞美尼亞:垃圾電視

Martuni or Bust!!! 說亞美尼亞的公共電視是一堆無法寬赦的垃圾

----------------------------------
亞美尼亞的公共電視和彩虹有的拼耶!!!!
哇靠!國情大不同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3 | Comments (4)

2005年11月06日

[GVO]死在巴黎,毫無意義

巴黎的非裔社群成員已經在巴黎街頭聚眾暴動長達九天。點燃這起暴動的是兩名非裔青少年的死亡;15歲的Bouna Traore和17歲的Zyed Benna在躲避警察時,在Clichy-sous-Bois 的一間電力站觸電而死。剩下一名少年躲過了死亡,他說他們驚惶逃跑的原因是他們發現自己離某個闖空門的事件地點很接近,而警方即將來到。警方當然否認與青年之死有任何關聯。要提出來的是,這些年輕人不是移民,他們的祖父母或是他們的父母可能是移民,但是這些年輕人是在法國土生土長的,都是法國的公民。一直將他們稱為「移民」並不正確,而且有意無意地將他們排除在主流法國社會之外。

這些孩子沒有犯罪紀錄,警察也不認識,為什麼要逃跑呢?巴黎IndymediaLaurent Levy的解釋十分有力:因為法國警方那令人害怕的種族主義紀錄。他們知道要是他們被攔下來檢查身份會發生什麼事。他們可能會被拘留並且耗上好幾個小時,持續地遭到警方的羞辱--你不需要過分想像這些孩子會遭到甚麼樣的嘲弄。當時已經很晚了,而這些孩子想要趕緊回家,因為他們的家人都在等待。Levy也質疑為什麼內政部長Nicolas Sarkozy要說這齣戲碼發生在一樁搶劫案件之後,暗示著這些孩子或是和這些孩子一樣的非洲及阿拉伯人涉入這樁犯罪。

星期四男孩們死後,接著是兩天的暴動。在星期六,社群的成員試圖將情形冷靜下來,並將活動組織轉為替兩名青少年弔祭的遊行。晚間,一百五十名的非裔青年與市長會面,討論此次事件。市長談了很多損害造成的損失,但並沒有提到任何有關過度粗糙及嚴苛的警方行徑。青年們對警察、對壓迫、對辱罵他們母親的髒話、叫她們是娼妓等等所引發的憤怒越升越高。警方帶著武器,駕著防暴車陸續開進,不斷挑撥群眾的情緒。他們叫一名死者的哥哥趕快回家,他反而向前三步,警方隨即向群眾發射催淚瓦斯。隔天,也就是星期天約晚上八點半,另一起意外發生在當地的清真寺附近。根據Netlex,這次情況已經平定,但警方在該區域嚴加防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還不確定,但警方投擲了催淚手榴彈,其中一顆落在當地清真寺,當時正是祈禱的時刻,裡頭有很多來自各個家庭的禱告者。建築物內充滿了煙霧,人們大聲喊救,咳嗽,逃竄。這起事件再次引爆了暴動,直到現在尚未平息,情況越來越糟,甚至散布到了法國其他城市。

Tarik 說道:「我要告訴你們一些事實。他們對當地居民做了很多極為挑釁的行為和侮辱。星期日那天有很多警察到這裡就是為了要開戰。很多婦女在逃離清真寺時受到侮辱。警察向清真寺投擲手榴彈,而暴動再次展開。我們住在一個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權的國家。我要求政府再次向人民提出保證。」

這次暴動與英國1980年代中期發生在內城的暴動極為類似,當時也有黑人青年被逮捕,之後種族緊張持續升高,聚集的黑人走上內城的街頭,衝向警方開始鬥毆。當時英國黑人面臨的問題和現在法國北非及西非非裔人民面臨的問題如出一轍;較低的教育水準、缺乏工作機會、極差的居住環境(今年在西非非裔人民居住區就發生了三起縱火案件)、在政治運作過程當中遭到排除,政府內或警方之中沒有任何代表;制度性的種族主義、抱持種族主義的警察系統性地騷擾年輕西非和北非青年;將配戴頭巾視為犯罪。

塞內加爾的部落客,SEMEtt ou l’étincelle noire 解釋了弱勢族群在今日的法國有甚麼感受:

法國需要了解他自己。這裡越來越不像是一個有獎品可拿的終點站了,種族主義、不和諧的國族主義,以及仇外心態逐漸升高。非裔與弱勢族群遭受到的低等待遇,像是在我們的建築物裡放火或是將我們驅逐家園,這在我們看來,已經構成了對我們人權的侵犯。這讓我們認為上次大選中法國國家陣線的勝利,是某種在法國即將發生的社會大爆炸的前兆。

換句話說,法國存在兩個問題,一個是人民遭到不公平待遇,另一個則是Le Pen(極右派)率領的國家陣線越來越受到歡迎,把兩者放在一起,你就可以知道巴黎和其他法國城市發生了什麼事--人民的不滿爆炸了。

政府的回應鼓勵了警方繼續採取高壓控制手段,包括使用武器。一段Afric.com上面的影片放映的似乎是便衣警察向巴黎街頭的市民開槍。法國政府不願意去了解弱勢種族社群面臨的經濟與社會剝削,證明了法國不及格的種族關係維繫。內政部長 Nicolas Sarkozy 對這些青年的形容--「racaille」--無用的糟粕,使情形變得更糟。

你們已經受夠了對吧!你們已經受夠了這些下等人幫派了吧。我們會替你們將他們通通清除。

Netlex Blogs補充說,透過借用極右派的詞彙去刺激「這些下等無用的人」,「部長就像是在同時扮演縱火犯和救火員」。

有趣的是,在部落格及主流媒體的報導中,開始不斷指涉「恐怖份子」、「伊斯蘭教徒」、或是「基本教義派」。LittleGreenFootballs引用一則法國的英語報紙Expatica的報導,上頭宣稱某「阿爾及利亞人」集團將法國點名為「頭號敵人」。

「唯一能讓法國人得到教訓的方法就是聖戰和伊斯蘭的烈士」,該集團的領導人Abu Mossab Abdelwadoud,或稱Abdelmalek Dourkdal在本月初的某則網路訊息上這樣說。

這則報導繼續說道,法國警方週一逮捕的九個人極有可能屬於GSPC集團(蓋達組織的關係團體)

另一個部落格,AndrewSullivan.com,則提到來自紐約郵報的報導,報導結論為:

這依舊是宗教戰爭:基本教義派對抗政教分離派。席哈克發現了不管怎麼試圖平息都沒有辦法避開。

Palemtto Pundit 也提到了這種「恐怖份子與伊斯蘭」的指涉行為。這種語言是極具煽動性的,並且使討論偏離了事情發生的真正原因--法國的種族社群的不滿情緒與邊緣化的待遇。

我們必須要質疑,誰會因為散佈這種消息而受益,當事實真相根本是穆斯蘭社群領導者不斷試著將情形穩定下來。

北非部落格圈(摩洛哥、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除了The Moor Next Door以外,都對這次巴黎暴動的沒有甚麼反應,為什麼?

有人一定會說:不管甚麼理由,在巴黎發生的暴動和計劃性破壞都是不對的。當然,任何人都可以這樣說,但是我不認為這麼說對於正在發生的暴動有甚麼幫助或是任何建設性,因為事出有因。現在在巴黎發生的情形已經醞釀了三十年。在日常生活中,遭受持續不斷的種族主義和邊緣化對待的人民,尤其是年輕人,不論是在美國、歐洲、巴勒斯坦、種族隔離下的南非,或是玻利維亞,遲早都會走上街頭。這場暴動是經歷與事件長期累積之下的結果,並非在真空之中產生。法國必須面對事實,否則法國還有整個歐洲都會隨著社群越來越極化而陷入更劇烈的暴力漩渦。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02:34 | Comments (9)

2005年11月04日

[GVO]埃及的部落客遭到拘留

Manal 和 Alaa的部落格上提到

Abdolkarim Nabil Seliman是名二十一歲的埃及法律系學生,就讀於Azhar大學(歷史悠久的一間回教法律大學)的Damanhour校區,他也同時身兼女權運動者與Copts聯合的通訊記者。(Copts就是埃及Coptic教會的成員)

除了在公民對話網站上發表意見之外,他也有屬於個人的部落格

在今年十月二十六號,埃及國家安全局將Abdolkarim拘捕並帶離他家,將他的文章資料統統沒收,現在不知道被帶到哪去拘留了。三位埃及的部落客拜訪了Abdolkarim他家;他的家人認為是因為他的文章才害他被逮捕,但還不知道他寫部落格的動作有沒有直接的影響。根據他的兄弟所述,在他們所住的街坊中,Abdolkarim和一個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支持者,Alexandria之間的關係很惡劣,極有可能是一些基本教義派向安全局投訴而害他遭到逮捕。

更多資訊在:Committee to Protect Bloggers, Egyptian Blogs, and http://technorati.com/tag/abdolkarim

更新: Karim 提供了新消息;根據Alaa的說法,MalcomeX(阿拉伯語) 拜訪了Abdel Karims 他家,並提供協助,但Baheyya說(Alaa確認過)他現在可能正處於極端的困境,因為他對伊斯蘭太過直言不諱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2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03日

非洲的OpenCafe一週歲囉

消息是從GVO看來的,和公平貿易咖啡豆還有星巴客沒有關係。OpenCafe是非洲的一個開放原始碼社群,這個社群十分積極推廣及在地化開放原始碼軟體,主要的活動範圍在南非,但也常與其他開放原始碼社群交流合作。

非洲以及類似的第三世界國家都非常努力開發可用的開源免費軟體以降低軟體購買的門檻,提高電腦的使用率,縮減數位落差不遺餘力。

有趣的是這個:Freedom Toaster。這個看起來很像自動販賣機的東西其實是開放原始碼軟體的免費供應站!由於非洲大部分區域的網路基礎建設並不完善或是才剛起步,要透過網路下載軟體實在很拼,所以就發明了這個「自由的烤麵包機」,只要在螢幕上用手點選需要的開源軟體,烤麵包機就會馬上應你的要求燒光碟給你,可以一次要很多份也沒問題!

剛剛則看到emarketer的調查報告,上頭說美國黑人與白人間的數位落差逐漸弭平,上網人數持續快速增加,雖然在最根本的電腦持有率上還差一大截。

台灣的數位落差其實一直都有許多人在關注,光是我們所上研討會就有好幾篇是在談這個議題,關於數位落差我也寫過幾篇作業和心得,僅供參考:

Reconsidering political and popular understandings of the Digital Divide
Ch.2:Policy Objectives and Models of Regulation
Next:IV—IV. 4

延伸閱讀:數位機會中心的機會在哪裡?

順帶一提,Open Office 2.0中文版挺好用的,鼓勵大家採用,尤其是像我這種怕被微軟抓走的罪犯。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4 | Comments (0)

2005年10月28日

[GVO]巴勒斯坦:以牙還牙、針鋒相對,何時休?

Sabbah想知道:媒體難道不能公平公正嗎?難道以色列人殺害巴勒斯坦人就是被允許的,但巴勒斯坦人殺害以色列人就是錯的、不可為的?事實上這根本就是彼此針鋒相對、以牙還牙,但這麼做並不正確。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6:07 | Comments (0)

[GVO]以色列:中東的恐懼與憎惡

on the face(在臉上)部落格的格主Lisa Goldman說:「我們猶太人和阿拉伯人,比鄰而居、眼睛看著對方、偶爾也有所互動,但我們並不了解彼此。我們以為我們了解,但事實上不是這麼一回事。無知帶來恐懼,而恐懼時常帶來憎惡。」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5:52 | Comments (0)

2005年10月26日

[GVO]伊朗的教會人員與部落格寫作: 什葉派走進虛擬世界

越來越多的伊朗神職人員開始寫部落格,透過網路分享自己的意見、信念、與日常生活了。讓人吃驚的是,沒想到連控制伊朗國內所有事務的神職人員都得透過部落格來表達自己的意見。信奉伊斯蘭教的伊朗有許多位宗教部落客(神職人員)在部落格上用比較和緩的語氣批評伊朗的境況,並試著跳出官方的宣傳手法,去討論人們真正關心的事。

其中一位部落客是PejvakeKhamoush(沉默的回音)(以波斯文寫作),一位來自庫什斯坦的部落客,目前居住在Qom(位在德黑蘭南方147公里處)。在他的部落格裡,我們看到了Ganji(身陷囹圄的記者)的照片,並要求官方放這名記者自由---他提到了自己在伊朗店舖門前遭遇到的生活經驗。他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人很難購得他們的日常必須食物,他說道:

「連麵包和肉都沒得吃了,還要核子技術幹麼」

他勇敢地在自己部落格上發佈來自於其他伊朗網站的消息與文章,包括那些被流放的異議份子的言論。

另一位是Hajji(波斯文)。他說在伊朗,迷信和宗教信仰混雜得很厲害。根據這位神職人員的說法,許多人來到位階崇高的什葉派宗教領袖的辦公室,只為了施塗油禮或是祈求神蹟。通常他們會給宗教領袖的僕人一些物品(例如衣料之類的),然後領袖就會摸摸他們,然後讓他們回去。

另一位部落客是Hojreh(波斯文):他說伊朗的高僧有時會脫下他們的傳統服裝,因為他們知道人們對他們沒有好感。他們寧願不讓人家知道他們是神職人員!

當然也有傳統的神職人員。其中一位是ye donya pedar gom kardam(波斯文)。他的部落格有許多神蹟、聖人、和禱告的故事...

Webnevesht是該國前任副總統的部落格。這名鼓吹改革的部落客,Abtahi先生,在網路上發表他照的照片、他的政治意見,以及他的日常生活。最近他則聊到有關於民營電視台的議題:

如果憲法的創立者如今安在,他們絕不會同意讓廣播與電視享有如此的獨占性!

開設民營電視台頻道的可能性依然在,但是很多人依舊不了解冷戰已經結束、傳播革命已經將國與國之間的疆界拔除!

有趣的是,不同領域的伊朗人民都開始寫部落格了。如果神職人員,也就是統治伊朗的這些人都需要部落格來表達自己的意見的話,那我們就不難了解對其他人來說部落格有多麼重要。

原文鍊結

-----------------------------------------------------

在類似伊朗的國家,部落格的意義特別重大!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1 | Comments (2)

2005年10月21日

[GVO]智利的總統部落格論壇

[這篇文章有點長,因此以摘要方式翻譯]

儘管整個南美洲都在見證部落格、podcast、和其他公民參與的線上方式以指數般蓬勃發展,但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像智利一樣,將這些新的工具全盤制度化,並且整合進政治運作當中。統治階級如此擁簇線上媒體以激勵更高度的公民參與和責任政府的濫觴可以追溯到兩千年的九月,當時總統Ricardo Lagos派出了由領導階級組成的代表團前往矽谷、西雅圖、和華盛頓,目的是為了讓智利的政府官員及企業管理者能向美國的高科技公司取經。代表團回到智利之後,決定讓這個飽受多年高壓軍事獨裁統治,現下正在復原中的國家轉型成為一個「數位國家」,讓所有的智利人民都能有更有力量的發聲管道。

一年過後,也就是兩千零壹年,數位國家基金會正式成立,主要任務為發展智利的數位文化、統合政府、企業界、公民社會、以及教育系統,共同推廣資訊、傳播、與發展。時至今日,這個基金會讓智利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所有總統候選人都要用部落格發表政見、選舉承諾、以及發佈新聞的國家,也因此,此舉讓總統競選的辯論過程變成持續不斷、以部落格為介面,並且開放給所有想參加的人民

智利的參議員Fernando Flores在他自己的部落格Abriendo Juego, Abriendo Mundo上,很直接地介紹了此次2005總統部落格論壇

2005總統部落格論壇是一個網站,每個總統寶座的候選人都有一個部落格,可以將她/他的觀點及提案放上去,並且與註冊的網站使用者互動,使用者可以發表自己的看法。

這個計畫看起來極為成功,有部落客發現個別候選人得到的迴響與民調結果極為相近。這個部落格論壇的運作方式為:每個候選人都要回答由同一個使用者提交的問題,這些問題由一位主持人負責篩選。註冊過的使用者可以自由回應每個候選人的回答內容,這些回應會一直保留在網頁上。論壇只有三個規定:1.)所有註冊使用者都必須提供全名和可用的電子郵件地址 2.)歡迎不同的意見,但不容許任何侮辱性言詞 3.)只有和內容相關的迴響才能發佈。

四位候選人分別就資訊科技發展對外關係網路近用、以及對抗愛滋病等議題各自表述,而網友提出的意見和反駁也十分犀利。但就一個外人的角度來看,此論壇提供了一個全然開放並且讓網友能透過網路接觸候選人的機會,但同樣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極少的智利人民善用此一機會提交問題。大多數的迴響來自於一小撮智利極為緊密的部落格社群的部落客,這些人大多位於首都聖地牙哥。

智利的部落客Pehuen對這個論壇宣稱的成功有所懷疑,他在「智利:數位國家或數位泡沫?」一文中認為所有智利媒體對線上參與大幅成長的吹捧宣傳與事實並不相符。他援引上星期三的一則新聞,上頭驕傲的宣佈有超過了一萬五千名的使用者拜訪總統部落格論壇,但他指出直至星期三,總共只留下六百則迴響,亦即只有百分之四的參與程度。一位網友回應更指出絕大多數的問題都停留在科技議題上,儘管論壇本身容許各式各樣的討論。

在Atina Chile這個部落格入口上,對於總統部落格論壇有許多不同的反應。有些部落客說這個論壇失去了部落格的感覺,尤其是無法使用暱稱這一點,有的人則懷疑候選人根本沒有看過他們自己文章下面的迴響。另外也有人對新科技促使真正的公民參與選舉過程而非常感激。

對Patricio Navia而言,2005總統部落格論壇還算不上是今年選舉中最好的線上創新。他反而告訴他的讀者去看看由芝加哥大學和智利大學合作進行的Bolsa Electoral計畫,亦即「選舉市場」,這個計畫運用經濟學的工具模型去計算每個候選人從選舉當中脫穎而出的機率。根據該網站,領先的Michelle Bachelet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機會將成為下屆智利總統。

最後,值得指出來的一點是,2005總統部落格論壇是用Drupal這套由全球志願程式設計師共同發展的開放原始碼內容管理系統所架設的。


原文鍊結

------------------------------------------
不如我們也來搞一個吧!2008年台灣總統部落格論壇?
延伸閱讀:好多候選人的blog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5:08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9日

[GVO]伊朗的人權鬥士開始寫部落格了:她戰勝了牢獄、流放、和言論管制

有不少伊朗的部落格專注於討論人權議題。這些部落格有很多種「類型」:Penlog就是一個致力於保護部落客,反對言論檢查制度的集體部落格。另一個類型的則是具有單一主題的部落格,像是釋放Ganji。這個部落格報導有關Akbar Ganji,一位身陷牢獄的記者的消息,還有他絕食抗議的過程。不管是討論伊朗的政治、社會生活、甚至文化,都很難不碰觸到人權議題。不管是伊朗境內還是境外的寫手,為政治犯抗辯或大聲訴求反對言論檢查制度,都是許多伊朗部落格的主題。

我要介紹一位用波斯文寫部落格的人權鬥士:Mehrangize Kar女士。她和她的夫婿,Siamak Pourzand長期以來致力人權運動和人權報導,並且都為此付出了很高的代價。

Mehrangize Kar現居美國,也就是說正處於被流放的狀態。這位人權律師在革命之前就因為她的寫作風格而聲名大譟。她因為與Ganji還有一些其他的伊朗智識份子與人權運動者共同在德國參加一場會議而遭到逮捕,在伊朗坐了幾年牢。她曾得過癌症、待過個人監獄、最後慘遭流放,但是她活了下來。她已經在西方待了四年而無法回到伊朗。她在許多美國大學教書,教授伊朗的民主和其他相關主題。她說她無法在伊朗發表任何著作,因此她轉向寫部落格:

我想要活下去。我對這個方法(網際網路)不熟。我屬於紙和筆的世代。但是沒有其他辦法...我已經六十歲了,一丁點技術知識都沒有。還好有年輕人幫忙,替我開了這扇窗...

我們歡迎她,並致上最高的祝福。

原文鍊結

-----------------------------------------------

全體敬禮!!
相較起來,台灣的人權律師處境就好多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8日

[GVO]Miriam Makeba: 非洲最紅的歌劇名伶告別巡迴演唱會

超過四十年的歌唱生涯,Miriam Makeba,儘管已七十三歲,唱起歌來依舊氣勢恢宏,她最近舉辦了為期十四個月的告別巡迴演唱會,向她去過的每個國家的支持者道謝,並為她的表演生涯畫下句點。Miriam Makeba,或廣為人知的非洲媽媽,拜訪了無數的國家,前陣子更到了古巴,當地的評論家認為她的演唱會「令人難以忘懷而且極具權威感」。

我(作者)從小就聽她的歌長大,早就愛上了Miriam Makeba的美妙歌聲;我小時候最愛的一首歌是「Pata Pata」(Pata是祖魯話的碰觸)。我到後來才知道她的音樂在世界上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她的「Malaika(某種班圖語中的天使之意)」在整個非洲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的音樂更激發了許多非洲的音樂家;最有名的應該算是Angelique Kidjo。她每每讓我驚艷的原因來自於她能夠融合非洲與其他類型的音樂,創造出她獨特的風格。她能夠用多種非洲語言演唱,包括Kiswahili(班圖語的一種)、Shona(也是班圖語的一種)、Bambara(上尼日語)等等,另外還有阿拉伯語、法語、葡萄牙語。

儘管她還會持續灌錄唱片,這次巡迴依舊象徵了一個傳奇音樂家偉大時代的終結。在八零年代,我曾經在倫敦的皇家慶典大廳觀賞Miriam Makeba的表演;她那晚表現出的精力與優雅簡直讓人呼吸停止。她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有格調,在兩個小時的表演裡換了四套服裝,每一套都比前一套來的更讓人驚豔。

Miriam Makeba出生於約翰尼斯堡的一個小鎮,她的母親在白人家庭裡幫傭,她被禁止前往南非三十年,她因為勇於談論以及唱出她對總族隔離政策反對而遭到流放,「我並不歌唱政治,我唱的是真實」她說。

她灌錄了無數的唱片,並且參與許多人道主義工作,例如擔任聯合國食物與農業組織(FAO)的代表。被流放之後,她到了幾內亞擔任幾內亞的聯合國使節,並且在聯合國大會上報告有關於總族隔離政策的議題。她更成立了Makeba中心--一個專為小女孩成立的庇護恢復中心,教導街頭的孩子學習音樂,這將會是她這次巡迴結束之後的首要工作。

Miriam Makeba,一位傑出的藝術家,她的音樂陪伴了我們數十年,她是非洲最偉大的音樂使節。

原文鍊結
-------------------------------------------
糟糕...很想聽聽看這位絕世名伶的歌,但好像下載不到.................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GVO]在伊斯蘭的齊月裡看反恐電視節目

Sabbah 說道在今年的伊斯蘭齊月(九月)當中,兩部連續劇都以恐怖主義為主要題材,在阿拉伯各大電視台播送,例如中東廣播公司(MBC)、敘利亞、約旦、和阿布扎比的多家電視台。

原文鍊結

---------------------------------------------

侏儸紀公園告訴我們:生命會找到出路.........,阿拉伯世界的電視台也會。

Posted by portnoy at 01:3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4日

[GVO]黎巴嫩:阿拉伯世界第一份同性戀雜誌發行了

Sabbah提到黎巴嫩的一個非政府組織日前發行了Barra雜誌,這是阿拉伯世界第一本專為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雙性人和酷兒所發行的季刊。這些議題一直以來都是阿拉伯世界的大忌。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6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3日

[GVO]印度:捍衛言論自由

印度的部落格圈最近都圍繞著一間極富爭議的教育機構。「優勢點」是Gaurav Sabnis所經營的部落格,他收到該教育機構寄來的電子郵件,要求他移除部落格上所有質疑該機構的文章。在JAM雜誌這裡可以看到引發這些部落格討論文章的原始報導。這本雜誌的策劃人,也就是「青春咖哩」的部落客,Rashmi Bansal,則是收到了許多惡毒的匿名迴響。許多部落格,像是Sambhar Mafia Desi Pundit 對此事件發展有詳細貼近的觀察

許多印度部落格已經開始聲援言論自由最新的發展則是Gaurav Sabnis正式辭職,離開了IBM。他說:

…我離開IBM了。這是我個人的決定,IBM沒有要求我這樣作,我也沒有受到任何上層的壓力。我下此決定的原因,乃是由於我考慮到IIPM(也就是那家教育機構)對IBM所作的詭譎行徑 …

同一篇文章中,他提出一個強而有力的案例來為他先前的文章辯護,並且提到為何他堅持維護他的文章:

…我堅持維護我的文章,因為我相信言論自由。我沒有寫出任何可被視為毀謗的字句。IIPM是自由印度土地上的組織,它在廣告裡做出了某些宣稱。我所作的僅僅是行使我的公民權,對廣告中的資訊做出回應…

印度的部落客已不是第一次面臨來自於公司企業與龐大組織的憤怒了,但這次事件又將我們帶回老問題-在一個以身為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政體為競爭優勢的國家,言論自由為何消失無蹤?欺負一個部落客,比欺負一家雜誌或是主流媒體來的簡單嗎?身為一介部落客有任何權利嗎?

原文鍊結
-------------------------------------------------
根據其他文章指出,IIPM這個教育機構剛好是IBM的顧客,而Gaurav Sabnis又是IBM的員工,為了顧全大局,Gaurav只好選擇辭職來同時維護他的公司和他文章裡的信念。

GVO原文底下的迴響很長,也值得一看,其中有一則是說:印度有很多法律、有很完善的規範,只不過都沒有真正實行;想想,其實台灣也差不多。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1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1日

[GVO]伊拉克:伊拉克的民營化

巴格達居民說道目前極右翼份子正激進地散佈一種迷思,認為民營化才是解決第三世界國家經濟問題的終極方案,這些國家中教育程度比較低的當地人也接受了這種迷思,儘管這與事實完全相反。

原文鍊結

----------------------------------------------
說得沒錯,同屬第三世界的台灣也瀰漫著這種迷思。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GVO]巴西:部落格是民主的載具

Alex de Carvalho是第六屆世界網路民主論壇巴西代表團的召集人,今年的論壇在巴黎近郊舉辦,他概述了部落格如何影響了巴西的政治現況。

原文鍊結

-----------------------------------------------------
非常讓人羨慕!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GVO]不丹:充滿笑容的國度

Nanopolitan 紀錄了不丹的「國民快樂總額(G.N.H)」政策,不丹國王決定了該國的首要目標是提高國民快樂總額,而非國民生產總額。

原文鍊結

----------------------------------------
我個人覺得非常屌!!偉哉!不丹王~

延伸閱讀:
首要國家目標是全民快樂總額的國家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1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10月09日

[GVO]南亞:對大地震最初的反應

今天早上一場芮氏規模高達七點六的地震衝擊了南亞震央位於喀什米爾。Saleem印度部落格收集了許多人經歷此次地震的故事。Mubee的部落格則描述了在地震時發生在他身上的駭人經驗。

Metroblogging 拉合爾(巴基斯坦的第二大城)描述了星期六早上被接連顫動驚醒的過程,在傷亡報告一文中則談到了接連不斷的餘震以及極為嚇人的體驗。這裡有一則為伊斯蘭瑪巴德祈禱的祈禱文。布萊恩也為那些受難者祈禱,儘管彼此的文化與信仰不同這是南亞地震及海嘯部落格上的相關照片鍊結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8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10月06日

[GVO]索馬利蘭的選舉

Siad Barre於1991年下台之後,索馬利亞絕大部分的區域就一直危機重重,情勢極不穩定,然而位在前索馬利亞最北部的索馬利蘭卻一直維持令人驚訝的穩定局面。有著維持運作的政府、警力、貨幣、以及對主權的熱切渴望。這個尚未得到承認的國家剛舉行了自從宣佈獨立之後的第一次民主投票,選出了八十二名國會成員Head Heeb 說道選舉委員會將會在選舉結果出來之後,將結果放上網路,這是很多美國選舉還辦不到的事情...

Yvette Lopez是深入索馬利蘭的部落客,做出了精彩的第一手選舉報導。她在選舉監督團隊裡服務,位在Erigavo, Sanaag的首都,屬於索馬利蘭的南部疆域,但同時也被龐特蘭宣稱為其領土。她在Erigavo拍了不少很不錯的照片-很值得一看。

原文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10月02日

Rebecca MacKinnon邀請台灣blogger參與Global Voices Online

剛剛我正在翻譯這一篇,翻完了才發現這則MacKinnon留下的迴響。她是RConversation的作者,同時也是Global Voices Online的發起人之一。她特別關注中國的網路自由與人權,也能流利的讀寫中文,這可以從她的blog裡發現,而且看樣子她還要去參加過不久要舉辦的中文網誌年會,雖然我覺得她關注的議題不會是這次年會的重心。

她邀請台灣的blogger參與GVO的行列,如果有能人願意,請和她聯繫,她的email是rebecca.mackinnon@gmail.com。

你要是點進去GVO的首頁,很快就會發現上方的banner是由國名的tag cloud所組成,其中最最顯眼的就是「China」。如果你有訂閱GVO,你也會發現標題打上China的消息特別多,這代表了兩件事:第一、中國的blogger很積極地向世界發聲(因為言論自由受到壓迫),第二、西方人亟欲了解中國官方與主流媒體之外的中國景觀。

我在這一篇裡面也說過了,目前GVO的訊息來源只有兩個台灣blogger,而且沒有半個bridge blogger(負責以英文統整台灣部落格圈的最新消息),我本來有意願,但是總覺得有那麼點服膺於英語霸權的感覺,再加上自己能力不足,本身意見立場又不那麼「台灣正確」,所以作罷,轉而翻譯我覺得重要的GVO文章,介紹給中文的讀者。(原因之一是看了inertia的這篇)

GVO不算是什麼大媒體,但看的人絕對來自於世界各地,所以我呼籲有心幫台灣做外交的blogger加入GVO的行列,起碼要讓多一點其他國家的人知道有個島上有人住,這個島上正在經歷什麼事,又有哪些人對這些事做出了什麼反應、影響、及改變。

當然,我估計還是有很多人比較熱衷於網路上的叫罵、互相攻擊、以及國族和文化歧視

10.3補記:
剛剛發現媒抗有不少人關注GVO,也把GVO的部分資料翻譯成了中文,可以參考,不過似乎成效不彰。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9 | Comments (3) | TrackBack

[GVO]庫德族部落格圈-沉默的身分

最近伊拉克部落客中繼站上發表了第七部份的庫德族/伊拉克人的部落格更新(就是類似GVO,不過都只介紹庫德族和伊拉克的部落格),這篇文章上摘要了許多部落客正在討論的話題,非常值得一看!文中也詢問部落客一個問題,為什麼庫德族的部落格和伊拉克的部落格會互相鏈結?原因其實在於多重身份認同。要先強調的是,並非所有屬於庫德斯坦部落圈的寫手都來自南庫德斯坦。大部分以英文寫作的庫德族部落客來自於伊拉克北部-庫德斯坦南部的中間區域。所以一個人有可能同時具有庫德族和伊拉克人的身分,就像一個人也可以同時擁有美國人和庫德族的身分、荷蘭人和庫德族、伊朗人和庫德族...庫德族的身份只不過是我們的一部分罷了(所以作者應該是庫德族人)。

伊拉克思想的Sami就是這樣一個能在伊拉克人以及庫德族人身分間找到平衡的部落客,他最近在新文章裡談論到了「拒絕」這個話題。拒絕就是一種受到來自各方的逼迫的感覺,因為他不同意那些發生在他週遭的事,這些事,我想很多部落客應該也能感同身受。在最近另外一篇名為「愚蠢」的文章裡,Sami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用來描述伊拉克人,但同時也可以適用於庫德族人身上:

伊拉克人現在有言論自由了,然而他們正在濫用這份自由,令人難過的是,他們沒有用這自由來推動國家改革,而是試著建構內部和諧。遜尼派的說聯邦制度會讓國家分裂,但事實上他們真正擔心的是聯邦制度意謂著他們無法利用南北兩邊的豐富資源(石油?)。

儘管Sami對他看見的濫用言論自由情況(沒有將其當成是促進行動的觸媒)感到很憤怒,但有不少對話正在進行當中。深入庫德族部落格圈,就很清楚可以發現什麼話題受到討論,哪些話題無人聞問。伊拉克/庫德族部落客正在討論當今的幾個重大議題,像是最近的伊拉克憲法會議。然而,來自庫德斯坦別的區域的部落客卻安靜地讓人驚訝。我認為我們正見證了在網路上的庫德族對話的成形過程。許多庫德族人不將他們的想法放在部落格上,轉而參與線上論壇的討論,例如KBU論壇,很多庫德族人覺得在這樣的論壇辯論比較自在,不用擔心各自的政府部門隨時監視自己。其他人則努力經營新聞網站,許多庫德族人將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的新聞寫了出來。其中一個值得注意的網站是The Kurdstani。雖然寫作新聞不真的算是寫部落格,但是這動作本身不也是自由言論的展現嗎?

所以,在庫德族不再繼續沉默之前,我們該做什麼呢?好問題。閱讀新聞,瀏覽論壇,耐心的...並且常常到庫德斯坦部落客以及從荷蘭到庫德斯坦這些部落格去看看上面的對話,不酒後庫德族部落格圈就會再次蓬勃起來了。

原文鏈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30日

[GVO]柬埔寨語的部落格寫作

NIDA, 亦即國家資訊傳播科技發展管理組織,是柬埔寨政府專事國家電訊傳播政策的組織。柬埔寨政府提出的資訊傳播科技政策鼓勵開放原始碼軟體的發展及使用。

這個計畫的執行夥伴為穀美爾語開放原始碼計畫小組,這是一個將開放原始碼軟體在地化的計畫小組,致力於將應用程式與操作系統(最近開始)改為穀美爾語版本。(Tharum提供了一張從Da那得來的螢幕快照)

政府授命推動開放原始碼軟體,將其穀美爾語化,對柬埔寨的部落格圈帶來什麼影響呢?在夏天的時候,穀美爾語開放原始碼計畫小組釋出了開放原始碼的柬埔寨語部落格軟體,而到了九月的時候,註冊的部落客數量整整多了一倍,從一百攀升到兩百零伍。

根據我(本文作者Beth Kanter)所閱讀的少數幾篇英文文章,這個年輕有活力的部落格社群正漸漸成為一個極佳的資訊來源。部落格上的對話包括了科技議題,例如,「Avitar(專屬圖像)這個字要怎麼翻成柬埔寨語?」另外還有其他的討論聚焦在文化活動、音樂、和政治議題上。

(最後一段較無關,因此略過不翻)

原文鏈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7:43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9日

[GVO]新加坡:部落格比色情更糟糕

Huichieh Loy, 在新加坡視角上談論到了最近海峽時報的新聞,新聞表示部落格比色情還要糟,並且鏈結到了部落格圈裡有如暴風雨般的反應。

原文鏈結

ps. 在新加坡,部落格比色情更糟,而在英國,部落格還不如野合來的知名....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5 | Comments (4) | TrackBack

[GVO]約旦有老大哥

Firas 覺得怪怪的,為什麼約旦星球(約旦的部落格聚合)上的部落客都不談論或提及當地的議題。他表示,如果你瀏覽約旦星球上的部落格,你馬上會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約旦是個民主綠洲,每個居民的安居樂業生活富足繁榮。

原文鏈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3日

[GVO]伊朗部落客與集體部落格寫作:從民主運動到捍衛言論自由

在過去六個月當中,伊朗的部落客開始進行一項新的嘗試:集體部落格寫作。六個月前,一群來自不同地方的、帶著不同觀點的部落客一起開設了以波斯文為主的部落格KHABARCHIN。Khabarchin的創立者稱其為部落格Shahr(波斯文的「城市」)的通訊社,是第一個能讓許多部落客共同合作的平台。這個集體部落格寫作計畫的目的在於告知讀者一些有用的鏈結、部落格、還有新聞,同時也要讓人們了解,即使是立場不同的人,也能一起努力構築共同的寫作平台,更為了要證明伊朗人也能夠進行集體作業。Khabarchin維持了六個月,成員們都同意停止這個計畫。在Khabarchin的最後一篇文章裡,成立者表示這是一次成果豐碩的民主經驗,他們打算在這個部落格還很熱門的時候停止這次活動。回顧部落格裡的文章匯整,我們可以看到在一則很短的新聞裡,涵蓋了各式各樣的主題,從政治犯,到文化活動的檢查制度,甚至音樂議題都包含在內。Majid Zohari是Khabarchin一名勤奮的成員,他也是一位很勤奮的加拿大部落客。

Penlog 的創立則是另一個集體部落格寫作實驗。Penlog是伊朗的一個部落格寫手聯盟,約有兩百名成員。他們的主要目標是要捍衛伊朗的部落格、抵抗檢查制度、提倡網路上的言論自由,並且提供成員技術上的支援。Penlog在Paltalk上統整了許多不同主題的討論,例如檢查制度以及如何規避這些檢查。在Penlog上我們可以讀到許多被逮捕的部落客的消息,無疆界記者組織主管的訪談(波斯文)...等等。這個部落格同時以波斯文及英語書寫。

維持六個月的Khabarchin體驗對於如何進行集體作業有舉足輕重的意義。Penlog則有可能一步步成為捍衛部落客的虛擬機構。2005年三月時,Penlog對於部落客Omid Parvar被逮捕的事件表示抗議。希望這個部落格在未來能代替無法喊出聲音的部落客發聲。

原文鏈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5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1日

[GVO]新加坡政府鎮壓部落客

是自由言論,抑或濫用網路表達意見?

前陣子馬來西亞的部落客才為了讀者在部落格上留下的煽動性迴響而緊張不安,深怕會惹上法律問題,沒想到新加坡政府決定在同一個禮拜內以騷動法案起訴三名部落客。

此舉讓不少海峽兩岸,也就是東南亞連結最緊密的這些國家的部落客,感到無比的矛盾及驚愕。根據美聯社的報導,這幾次由新加坡和鄰近的馬來西亞所進行的逮捕行動,已經在網路上造成恐慌,因為這兩個國家擁有類似的法律及種族敏感。類似的地方在於回教馬來社群在網路上是被詆毀污蔑的目標;不同點則在於回教馬來社群僅佔新加坡百分之十五的人口,而卻在馬來西亞佔有百分之六十五的高人口比例。這使得這兩個鄰近國家的部落客對這件事產生了截然不同的反應。

九月十二號,新加坡政府引用騷動法案起訴二十五歲的Nicholas Lim Yew、二十七歲的Koh Song Huat,因為他們在網路上發表了種族主義者的言論,引起騷亂,這是近十年來第一次引用此法。

九月十六日,新加坡的部落客Gan Huai Shi,一個十七歲的學生,因為提倡仇視,違反騷亂罪的第29章,而被指控七項罪狀。

根據消息指出,新加坡人要是被指控違反騷亂法,一旦判刑定讞,最高可處三年有期徒刑。

在第一個案子當中,Nicholas Lim和Benjamin Koh兩名部落客因為在網路上製造反穆斯林言論而被起訴。兩人的言論是為了回應海峽時報論壇刊登的一封信,信中詢問道計程車公司是否容許沒被關在籠子裡的寵物上車,因為新加坡大部分的回教徒不能接觸狗的唾液。

Lim在新加坡一個線上愛狗人論壇發表了他的評論,www.doggiesite.com。Koh在狗舍工作,負責照顧狗,據說也在他自己的部落格,Phoenyx Chronicles上發表了類似的種族主義者言論,部落格設在www.upsaid.com

根據新報公佈的法院文件,Lim在論壇上的留言一開始就這麼說:「這些人是白癡」。他接著繼續發表對穆斯林貶低藐視的言論。跟著他把注意力轉到中國人和印度人身上,他寫道,聽「中國人和印度人的抱怨也讓人很煩」。

Koh的言論更為銳利。根據媒體報導的法庭文件指出,他的部落格文章充斥著粗話,針對著馬來人及回教徒發表長篇大論。在他的部落格裡還有一幅烤豬頭的圖片,上頭有著專為回教徒處理的肉品標誌「a Halal look-alike logo」。

在第三個案子裡,Gan被控經營一個倡導種族主義的部落格,他稱之為第二次大屠殺,內容主要攻擊基督徒及同性戀。他也被指控常常抨擊當地馬來社群的生活型態、宗教信仰、以及經濟情況。

為什麼有關當局要插手,並引用騷亂法案來對付這些在網路上斥罵伊斯蘭及穆斯林的公民呢?有很多種說法。

網路上有說法認為這是為了要剝奪網路上的爭論,因為網路無邊無際,有關當局很難徹底巡查或是加以控制。也有人認為此舉是政府為了間接向網路中的政治及其他領域的言論發放警告,要他們知道界線在哪。

兩種說法都有道理,因為就在九月十七號,官營的新加坡海峽時報就刊出了一則由政治新聞編輯Paul Jacob所寫的評論,替官方先設下了立場。這則政府發言將在網路上支持及維護法律的責任分擔給了部落格及網站的擁有者。評論中指明:

網路不是個人空間。

但是那些透過網路發放誹謗訊息的人認為他們不僅是匿名的,而且沒有任何規定及約束可以限制他們。要是網站主人及管理者沒有盡責,網路公民又不嚴格遵守規矩,便會加深這種認知。

據說新加坡約有超過一百萬名積極的網路使用者,可想而知,比起那些鼓吹仇視、嘲笑、以及對別人的信念表示懷疑的份子,有更多人有能力去做好事,並且維持網路系統的治安。

所以與其質疑政府為什麼要這麼做,或是還有沒有更適合的法律可以引用,又或著這是不是一次政治壓迫的前奏曲,不如由主動的使用者施展力量,並且自己將這種情形壓制下來。

這篇文章以一個抱怨者的話結尾:

這些傢伙所作的,就如同一些人已經說過的,就是要讓部落客和聊天室背上惡名。

如果社群不想要有老大哥在後頭監視,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監視自己。

評論發表當天,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隨即給了此議題一個適當的背景。海峽新聞亞洲報的一則相關新聞馬上被北京的人民網新華網採用。

「這就是訊息,這是難以接受的。這是違法的,騷亂法特別註明如果你引起種族間的不信任和敵意,我們就會依法處理。」

媒體引述新加坡總理的話,強調新加坡對於多元種族和多元宗教十分重視,政府將會對任何發表種族主義言論的人採取行動。

毫無疑問的,不少新加坡部落客說這些違反法律者不值得同情,因為他們的言論讓人感到不愉快,但是這起案例也引發了新加坡政府可能加強社會控制的疑慮。

「一部分的我對於這兩個發表極端種族評論的人得到懲罰感到很高興,」部落客「MercerMachine」寫道,「另一部份的我,對於現在這樣連一點假裝出來的言論自由都沒了的情形,非常反感。」

Coup de Grace」是另外一個很快就對於這起事件有所回應的部落格。他承認他在部落格裡曾經反對過新加坡版本的增進婦弱就業行動,「這會讓我吃上官司嗎?」他問道。他認為這項法律行動會讓對社會有益的言論與辯論都消失,並且將騷亂法中讓部落客遭到控訴的章節描述為「模糊的讓人很煩」。

同一時間,那些求知若渴的部落客開始上網查閱騷亂法部落客Zeenie說道:「我唯一一次聽到「騷亂」這個字,是在電影Last of the Mohicans裡頭。」

有關這個法案部落客Sammyboy說:「根據這張表單,每個母親的兒子和女兒只要在這裡留過言,馬上就會被送進監獄了。」

部落客大衛的身分是個二十來歲的軍人,他說民眾會因為「說出他們的意見」而遭到逮捕這件事嚇壞了他。「人們會說如果我玩弄這些規則,我不會有事,但是誰來決定這些規則的?」

其他人則質疑此法是否為雙面刃。住在上海的加拿大部落客Myrick觀察:「這樣做並無法解決種族主義的問題,只是讓這個問題躲到檯面下並且更惡化。」

另一方面,Benjamin Lee,也就是Miyagi先生,他透過部落格娛樂讀者,但從不牽扯種族或文化的敏感地帶,他告訴海峽新聞亞洲報:「很多人會開始盯著他們的部落格,思考自己有沒有發表任何騷亂的言論。我認為因為如此,這件事會開始傳播,這對新加坡部落格社群來說是個負面宣傳。」

即使是諷刺作家布朗先生也察覺到了這股恐懼的氛圍,並且發表了一篇忠告:「在任何媒體上發表種族仇視的文章,不管是部落格、電子郵件、平面媒體、電視、廣播、還是你放在人家車上一張小紙片,在新加坡都算是犯罪,即使在許多其他國家,如英國,也是一樣。有些事情要記牢,不管你是不是部落客。」

如同已經準備好應付將接踵而至,來自部落客的「支持言論自由」說法,Alee J,英國布里斯脫大學法律系的學生支持布朗先生的論點,指出新加坡並不是唯一限制言論自由的國家。

原文鏈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2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5年09月19日

[GVO]印尼部落格圈的消息

兩噸榴槤:

上禮拜一,九月五號,超過一百名罹難者死於空難,一架由小航空公司Manlada擁有的印尼波音客機在降落時發生問題,並且墜毀在Medan的住宅區,Medan是北蘇門達臘省的首府,同時也是印尼第三大城。罹難者中包括現任省長Tengku Rizal Nurdin,還有前任省長Raja Inal Siregar。

這禮拜一位印尼的部落客在JalanSutera.com寫著,根據媒體報導,這起意外發生的原因是因為飛機超載了兩噸重的榴槤,榴槤是一種氣味很重但是卻很受印尼人喜愛而且價格昂貴的茶點。

部落客Pujiono在後面補上他的意見,他不知道這份令人大吃一驚的報告到底是真是假,總之,他不希望發生這起悲劇僅僅為了這種愚蠢至極的理由。

印尼總統訪問美國:

印尼總統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簡稱SBY,正進行在美國的總統之旅,他已經於九月十三去過哥倫比亞大學,並且對Aceh議題發表演說,詳細介紹了當地的分離主義運動。Roby Muhammad,一位哥大的博士候選人在他的日曆blog Beruang Halus上記下了這次演說。

在他這禮拜的blog上,他也寫出了許多歸國海外印尼人的困境。根據他的三個標準(精神的、物質的、智識的),他決定在結束研究引用工作之後回到印尼,他認為在精神及物質上,對他來說住在印尼比美國更好,雖然在智識層面上,美國是個好的多的地方。


澳大利亞大使館炸彈客獲判死刑:

Bali blog的Nick寫道:Iwan Darmawan,或是稱為Rois,也就是2004年在雅加達發生的澳大利亞大使館炸彈攻擊事件的主謀,已經因此而被判處死刑。這起奧大利亞大使館炸彈攻擊奪走了11條人命,包括炸彈客本人。

因為某些原因,積極的Jemaah Islamiyah或稱JI ,在他們的恐怖攻擊中,將目標對準澳洲人更甚於美國人。

Nick提到:

這是因為澳大利亞政府插手中東事務的關係。當你和意識形態狂熱者打交道時,任何詭異想法間的連結都有可能成真。JI的頭子要的是大一統的伊斯蘭國度,並且憎恨以色列。美國支持以色列,攻擊伊拉克。澳洲人支持美國,因此很曲折的,使得澳洲人和英國人成了某些人心中理所當然的攻擊目標。誰想的到2002年的時候澳洲人會在度假時遭遇到峇里島炸彈攻擊事件,只因為美國支持以色列?總之,這事的確發生了。

Rois請求總統SBY替他定罪,然而此舉不會有任何結果。

他稱讚總統SBY,儘管總統是個社會保守主義者,卻不是個宗教基本教義派。

GVO's From the Indonesian Blogosphere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Guess what...

There are only two blogs in Global Voice Online's blog aggregator.

Where are you? Where are my dear pro-independent bloggers? You see? They view Taiwan as a country, and I think it's a great chance for you guys to take part in.

Of course, politics is just part of the Taiwan(and maybe the most trivial part);however, we should still use this platform well to let the rest of the world know more about us, the people living on the island, and our stories and our thoughts...

I am not going to apply for the job as a Bridge Blogger, but I would like to see some Taiwan bloggers do so. My plan now is to translate the whole GVO into Chinese Traditional, because I think our sights are even much narrower than Americans, thanks to our newspapers and newschannels.

The plan has just begun. I had post my plan on my college(NTPU. FLAL) BBS, and I do wish the plan works.

From now on, I'll translate 1 to 2 posts from GVO into Chinese Traditional every day. I'll do my best.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1 | Comments (3)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