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7日

{電傳國際講座3}Professor Richard Collins:「Internet governance-the role of hierarchy, markets and networks」



2006/11/15(WED)

You can watch it right here by clicking the "play", or you can click this link and go to google video page. You can of course download this video at the google video page, but be sure to install google video player in advance.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1月15日

{電傳國際講座}Professor Richard Collins:「Broadcasting regulation in the UK」

2006/11/14(TUE)

You can watch it right here by clicking the "play", or you can click this link and go to google video page. You can of course download this video at the google video page, but be sure to install google video player in advance.

Posted by portnoy at 10:07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11月12日

我又加入丐幫了

這種身上半毛錢都沒有的窘境,怎麼會一直發生在我身上.....
it_costs_more_to_be_poor00
圖片來源:http://www.irational.org/heath/it_costs_more_to_be_poor/

Posted by portnoy at 20:41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31日

[電傳所演講資訊]陳豐偉、林育賢

至尊寶那轉貼來的,我會去做podcast分享出來,以饗無法到現場的朋友們。

第一場:
【Web 2.0會害到台灣什麼】


智邦生活館總經理 陳豐偉先生

95年11月1日(三) 1:00~3:00PM 中正大學社科院207R教室



講者簡介:

陳豐偉先生,一位具有多重身分的精神科醫師;他是個醫師、作家、演講者,更是一位文字工作者。台灣第一份電子報《南方電子報》;創辦
人,「南方」建立了台灣社運、非主流文化圈使用網路發聲的模式典範。著有《網路不斷革命論》、《國民版網路全書》、《ICQ你不寂寞》等書。

個人部落格: 陳豐偉的 Xoops 愛玩站

951101email



【6號出口在南方】林育賢導演講座

95年11月2日(四) 2:00~4:00 PM 中正大學社科院207R教室

951102email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25日

我終於到中國了!

這篇本來是昨晚要發出的,可是上不去bigsound,所以....反正也沒啥內容....
----------------------------------------------

天啊!我本來應該早兩天就到了才對....

基本上這段烏龍可以又寫成[龜的懺情錄]第二集....不過我累了,改天再寫吧!

我現在在浙江省台州地區,我父親出生的地方。踏上這塊土地的感覺真的很特別,還沒來之前自以為很熟悉,來了以後才知道很陌生,見到親人以後又感覺很熟悉...

(有興趣的人可以來猜一下我幹了什麼傻事...很好猜的...猜中有獎!)
(這幾天可能沒辦法迅速回應,請各位自便!有空的話我會儘快回覆。)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1 | Comments (16) | TrackBack

2006年10月21日

[龜的懺情錄]幹!你到底是哪根筋斷了!?

(幹!不是說要來當主持人嗎?怎麼整場都不見人?)
..............

好吧,雖然我沒有什麼藉口好說,但是我還是要描述一下昨天我做了什麼蠢事,以致於我沒有能準時到場...(幹!你明明就整場都沒到!)

是這樣,昨天下午兩點多,我準備出門搭國道日統客運,想說再過30分鐘車才會來,有點疲倦,於是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這一閉就糟了。我沒設鬧鐘,醒來只剩下七分鐘!我趕緊隨便整理一下衝出門,搭客運的站離我住的地方很近,我想應該沒問題。

快走到時,突然發現自己忘記帶筆電的電源線,於是急忙衝回去拿,因為今天打算來作skypecast,不能不帶。跑回去的路上拖鞋還掉了。

匆忙收起電源線,走到樓下要跨出門口,才又想起沒把萬國轉接插頭也帶走,於是又跑上三樓,抓在手上衝下來。

走到客運,都沒人在等,我看手機上的時間,明明就剛好,而且通常客運會遲一點,應該還沒走。

於是我坐下來等,等了兩分鐘覺得怪怪的,看了眼牆上的時鐘...當場大驚失色,竟然已經過了10分鐘!我再看看我的手機,這才想起來,我原本手機時間太快,於是早上去電台錄音時就調整了一下,但是沒有看確切時間,就隨便調了一下...

糟糕!我馬上起身問櫃台小姐車子咧,她說剛走,我說我有買票,她說車子特地等了五分鐘才開走...

那下一班車呢?...要等到4點半!因為3點半的賣光了!

怎麼得了,嘉義到台北要三個半小時,根本趕不上,於是我想破了頭,決定衝回去騎摩托車,然後趕去民雄車站看火車時刻。

趕到車站,先把車子隨便停在不能停放摩托車的門口,進去看火車時刻表,紅色的電子走馬燈寫著3:01有班復興號到基隆,是最近的班次。我看了牆上的時鐘,已經2:57分,於是馬上把車停到附近的停車場,然後跑回車站。

我到車站,車也到站,我排隊買票,前頭還有兩個人,我多麼想幹倒他們然後掐住售票員的脖子叫他給我票!但是我不能...還好兩位前面的很快買完票。我問售票先生最快到台北的車是什麼時候,他說就是這班了。我抖著手跟他要張到台北的票。他看車子已經到了,準備要開走,於是先丟給我一張到斗六的票,要我上車再補票。

我拿了票衝進月台,車子已經緩緩開動,在站務人員的抱怨聲中,我總算是上了車,開往台北的車。

可是這樣行不通:復興號太慢了,我擠在高中男生汗臭味與高中女生嘻笑聲之間,心急如焚,盤算著該怎麼辦才是。

我站在車廂與車廂之間的連接處,右手撐著上方的天花板,下面階梯站著一個看漫畫的高中生,我眼睛向下看,他摳了摳鼻孔,竟然就往我電腦包上頭擦!

他眼睛往上看,對上我失焦的雙眼,然後又馬上移開...在那種心理狀態跟環境之下,我也不知怎麼反應。

斗六站到了,旁邊一位身材極為壯碩的高中生,一直跟我借過,其實我也打算在這站下車,但是他還是擠了過來,把我的黑色小包擠到階梯上,差點就掉下鐵軌。

我下車,看月台的紅色走馬燈上頭寫著再過十五分鐘有班到松山的海線自強號,真是太棒了!但是得先去買票才行,於是我跟著人潮走出車站,打算趕快買張自強號的車票。

我出了站,看見一班日統客運開了過來,心想,「啊!我可以搭這裡的日統到台北啊!可能更快,畢竟都已經到斗六了。」

於是我跑向日統售票處,問:「最近一班到台北的車是幾點?」「四點半。」

啊...果然還是不行,於是我又跑回火車站要買票,才發現斗六火車站正在維修改建,而且超多人排成數條長龍堵在各個售票窗口前,而離火車進站時間只剩下七分鐘。

要排隊買到票是不可能了,我懊惱幹麼出站,要是一開始留在月台等等就可以直接上車了...懊惱也沒用,我試著尋找自動售票機,打算買個月台票混進去再說,但是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原來因為車站整修,售票機統統停用,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排隊。

我在車站內外來回踱步,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來不及了。就算排隊買到下一班到台北的火車,也要等到4:26才有,還不如搭國道客運。

站外的計程車司機不斷向我吆和,滿滿的軍人,跟不知道哪來一大堆奇裝異服高中女生在我的眼前繞來繞去,看的我頭好亂,好像快爆炸了。

我走回日統售票處,跟售票小姐買了一張4:30到台北的票。遲到是註定的了,以三個小時預估,大概七點多才會到。

還能怎麼辦呢?只能這樣了。我打電話到媒觀,跟儒佳坦承這件很難啟齒的事,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打給管老師,看能不能找人頂一下。

上了車,心情還是很差。坐在座位上,一直很不安,隔壁的人也被我搞得很不安,一直翻來覆去。

可我沒想到這班車竟然那麼慢,我錯估了。塞車加上下省道跟交流道繞路,花了四個多小時才到台北,到總站時,已經八點30分.........論壇結束了30分鐘,而我還沒到會場。

快下車時,儒佳打電話來,告訴我論壇已經結束了,我只能回答我知道,我快到了...

本來就約好結束之後要去南京西路的乾杯燒肉吃飯,於是我就直接過去,結果我成了最早到燒肉店的人,儘管我錯過了整場活動...

最後....最後就是勉強振作,抱著無比的歉意,發洩兩個小時在燒肉上再搭統聯回台中啊!!...我在此向所有相關人士致上最高歉意,對不起大家!(全文完)

ps. 我等等凌晨要跟我家人出發去機場,前往浙江,探親順便參加2nd Cnbloggercon。遲到是不被允許的。
ps2. 燒肉照片在此

Posted by portnoy at 20:54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先從U and G來看為什麼很多人不再買流行歌曲專輯

有人認為某些CD一張300~400太貴,那我們試著從使用與滿足(Use and Gratification theory)的角度來歸納一下(以下列舉的幾種可能並沒有經過問卷或抽樣調查)。認為流行歌曲專輯不符其價格的原因可能有(先不管這樣的想法你贊不贊同):

1. 裡頭喜歡的歌只有幾首
2. CD防轉錄,無法轉檔到電腦裡
3. 個人經濟能力不足
4. 與其它替代性休閒娛樂(例如電影DVD、吃美食、上三溫暖、玩車、爬山....拷槍...)比較,買CD較不划算
5. 沒有具有相同喜好的同好朋友(我覺得這點很重要,我以前就是有同好,所以狂買重金屬樂)
6. 走在路上到處都聽的到,欠缺獨特性
7. 缺乏附加價值(例如明星海報、加值DVD)
8. 因為你認為資本主義下,唱片製作成本七成花在宣傳廣告而非加強音樂品質,因此覺得憤愾...
9. 網路上到處有得下載,而且被抓到的風險低
10. 請補完。

再來,如果CD打包出售的模式開始不被消費者接受,是為什麼?

1. 唱片缺乏整體感,不論是歌曲還是製作還是包裝...
2. 自己覺得好聽的歌只有幾首
3. 音樂混搭風盛行,跨專輯隨機播放才屌
4. 反正最後都是要轉錄到電腦裡頭,何必打包出售?
5. 沒那麼多錢,只想買其中幾首
6. 因為CD隨身聽落伍了...
7. 因為MP3 player正夯!
8. 也請補完

順便提出跟bias不同的看法以供討論。我也會抱怨有的商品定價過高,不符其價格...應該說,不符我心目中自己定出來的價值轉譯之後的價格,例如我認為無名小站收費過高,不符其價格。當然,無名可以定他們想定的價,然後其他消費者也可以買帳,但是這裡我支持個人可以對商品價值做出個人判斷,例如我在這一篇裡頭說到我的判斷標準

回溯閱讀:
因為我們已經不只是音樂的消費者了
音樂,好音樂,對的音樂

Posted by portnoy at 04:41 | Comments (13) | TrackBack

2006年10月20日

音樂,好音樂,對的音樂

之前回應過一篇了,不過眼見有些觀念越來越混淆,得趁早釐清。

廣義來說,音樂產業也是我所關注的媒體議題之一,而事實上台灣所有媒體都有類似的問題:短線經營、剝削勞工、市場朝消費力強的年輕人那端極化,不管是電影、漫畫、戲劇、綜藝節目、都市節慶、還是我們在討論的音樂,而且都有一段時間了。

很多人問為什麼?很多人給出了不同的答案,不管是教育、產業結構、文化傳統、競爭程度、市場開放程度、科技採用程度、政府扶植、法律管制、強大外來勢力.......等等,抑或是一切的加總。

但是只丟出一句「商人就是不長進」,指責其他「消費者就是沒品味」,就我看來,實在於事無補,而且不符事實。畢竟聽音樂不是只是聽音樂本身,而是一個包括了很多儀式性參與的日常生活實踐。再者,評量音樂品質的判準不是只有一種,好的音樂不一定是普世好音樂,也不一定是「對的音樂」--這點很重要。

對我來說,沒有比前衛金屬Dream Theater的歌更能打動我的了,而且我認為那種編曲、演奏的功力都已經到驚世駭俗的地步,當我聽到Labrie含渾但是極富情感的高音,Portnoy那精準無比的鼓技、Rudess那隨性所至的keyboard,Petrucci張力十足的速彈,以及Myung刻苦耐勞的bass時,我徹底享受被震懾的感覺。但是周杰倫等台灣主流流行當紅音樂也能滿足我與人交際、獲取溝通脈絡的用途,時常,台灣作詞者的創作也更能觸及我的感性。

例如,跟父母一起聽歌時,我們聽王芷蕾的秋水長天、聽李茂山的遲來的愛、聽江蕙的風醉雨也醉、聽余天的蒼白的記憶;跟小學同學去KTV開同學會時,我們唱鄭智化的水手、黃舒駿的失戀症候群;跟國中同學聚會時,會哼起草蜢的失戀陣線聯盟、鐘漢良的OREA;跟高中同學聚會時,會唱陳曉東的心理遊戲跟Beyond的想你;跟大學同學狂歡時,會唱七彩霓虹燈跟倒退嚕(不要問我為什麼)....

或許因為能力所及,絕大部分對現狀不滿的聽眾只能深感無能為力,然後少數人會開始咒罵、埋怨、控訴...但是就我來看,短視的批判,反倒更是幫助現狀繼續維持下去甚至惡化的一股力量。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2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7日

"They are Taking the Hobbits to Isengard"

Tagstory是韓國的視訊分享網站,以Tag為唯一標註方式。要找韓國影片,或許來這裡會比Youtube上頭來得多。不過我貼的這個跟韓國沒有關係...Orz

這個混音版本不免讓我想起之前的星爺rap...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3 | Comments (2) | TrackBack

媒觀論壇—青年媒體與青年發聲(我是主持人,請來捧場)

媒觀論壇—青年媒體與青年發聲

我們常說,媒體是社會的公器,但除了一些網路或是小眾媒體之外,一般民眾很難接近大眾媒體,更別提寄望這個媒體能發揮「公器」的功能。 或許現今的Calling In節目多多少少有讓民眾接近使用媒體的機會,然而在只有20秒的發言時間裡,恐怕連髒話講完都快不夠用了,更遑論暢談自己的理念。然而在現今的媒體環境 裡,身為青年的我們,感受更是如此。

E. Said在其著作《Covering Islam》(遮蔽伊斯蘭)中談到,西方媒體用「cover」表示「報導新聞」之意,然而「cover」另有「遮蔽」的意思,目的是使我們只能看得到媒體 在醜化伊斯蘭的形象,而「故意」看不見的伊斯蘭其他好的面向。有事曾相識的感覺嗎?沒錯!媒體只讓我們看到年輕人的「草莓」、「七年級生」、「敗家」、 「抗壓性低」、「衝動」,卻鮮少讓青年發表自己的看法、說自己該說的話。

顯然,青年人雖然名之為這個公民社會的一份子,卻猶如泡棉般地飄浮在這個社會上,不斷吸收外界的資訊,膨脹後卻找不到著力點紓發;因此,我們需要更多青年 發聲的機會,讓青年自己來暢談媒體理念。「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籌辦了一系列媒觀論壇的座談會活動,針對不同主題與新聞事件,邀請相關領域的朋友與學者專家一起與您對談。我們將在10月20 日舉辦第一場媒觀論壇活動。內容:

論壇主題:青年媒體青年發聲
時間: 2006/10/20(五) 晚上:6點到8點
地點:Youth hub青年交流中心:一樓。(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31號1樓 舒活區 (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與談來賓:

1.《大聲誌》編輯-何東洪。
2.「30雜誌」總編輯-游常山。
3.《挑戰者月刊》總編輯-林依俐。

主持人:鄭國威–「龜趣來嘻」部落格blogger。

報名表請由此下載

*備註:如要報名請填寫報名表後,以電子郵件方式寄至 media.watch@msa.hinet.net 

或傳真至 (02) 2703-4695 。如有疑問,請來電(02) 2703 4035 (02) 2700-2620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史上最大部落格--10/17英國人要記住歷史、創造歷史

進入Telegraph.co.uk的首頁,本來是想見識一下這家為人稱道的電子報做的有多好,不過還沒細看,就先看見首頁中間一個顯眼的廣告:
Telegraph Blogs
當然,旁邊的Scarlett也非常顯眼...

點擊之後會進入該報華盛頓通訊記者Ben Fenton的部落格文章:Blogging for Britain.從文中得知有個很有趣的部落格行動即將在今天(10/17)展開:History Matters.(歷史很重要)

這個活動希望所有英國人一起參加,紀錄10/17這天,歷史對你的意義,以及你生命中的歷史。你可能剛好經過一棟歷史建物、可能在牆上看見了一些老舊的學校照片,或是跟年邁的長者談論他們過去半世紀以來的生活變遷...等等。目的是為了留下一段段英國歷史的紀錄給後代子孫。

參與者撰寫的blog將會成為史上最大的metablog(後設部落格,關於blog的blog),並且將內容印刷為文,燒錄成CD,一起收進英國國立圖書館收藏。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到這邊來看更詳細的資訊,並且在這裡寫下你的blog-on-history....當然,這是英國人的活動,亂入有點不禮貌。

ps.我自己是覺得這個活動很有意思,而過去的228全球接力秀台灣跟最近的榮民與外省族群返鄉故事照片徵集活動都有類似精神...但只是類似...類似而已。

ps2.下次可以來玩一個「邁向未來」的版本,邀請大家在某一天一起寫下對未來的想望。當然,歷史很重要,只是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大家討論未來了...

ps3. Telegraph.co.uk網站做的真有專業新聞的格調,反觀....。另外Telegraph也被稱為是成功實踐networked journalism的主流新聞媒體,還沒研究....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7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3日

[影音報導]消失的夜市(士林夜市篇)

昨天晚上回來其實很快就剪好,配好旁白了,只是壓縮跟上傳搞不定。現在總算是大功告成了,歡迎收看!

緣起:
[公民記者團]明晚(10/12)九點半,士林夜市見
不辣閣:士林夜市又將改建,圓環第二? - Yam 樂多日誌

延伸閱讀:
媒觀系: 走!吃夜市去!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8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10月06日

[改詞]黑米之外

無聊亂寫的,不過我沒能耐配唱,僅附上用goldwave去掉人聲的配樂一首,如果有路過的金曲歌王,就幫個忙囉。

powered by ODEO
粥:
望螢幕發呆 宅男素悲哀 正妹喚不來
皮夾都打開 光碟拼命買 早知就不該

功課一直賴 老闆拼命塞 怎麼還能待
裝死看得開 任他人使壞 留言說聲嗨

信件來 垃圾還夾帶 忍不住打開
那色情郵件的大海 標題讓我很high

痱:
要做好網摘 黑米之外 還要懂得掰
2.0年代 不該還來 1.0的障礙

要做好網摘 書籤之外 也要分好壞
流量哪來 影響難猜 想發聲莫癡待

rap:
用筆電上網 尋找訊號 只有那wifly
我在台北外 聽別人說 其實那很塞

用筆電上網 尋找訊號 只有那wifly
我在台北外 聽別人說 不如發呆

痱:
順序穀歌排 商品奇摩拍 美女無名待
Flickr方外 Youtube怪胎 瀏覽不悠哉

粥:
商機處處在 服務難賽外 網友多徘徊  
Myshare網摘 UrMap圖來 未來可期待

痱:
信件來 垃圾還夾帶 忍不住打開

粥:
那色情郵件的大海 標題讓我很high

痱:
要做好網摘 黑米之外 還要懂得掰
2.0年代 不該還來 1.0的障礙

粥:
要做好網摘 書籤之外 也要分好壞
流量哪來 影響難猜 想發聲莫癡待

痱:
要做好網摘 黑米之外 還要懂得掰
2.0年代 不該還來 1.0的障礙

粥:
要做好網摘 書籤之外 也要分好壞

流量哪來

痱:
影響難猜

合:
想發聲莫癡待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7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10月03日

聽著...彷彿又回到了那段日子

危險心靈原聲帶

Posted by portnoy at 17:39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30日

我在中國醫藥大學

在外頭跟凱任閒聊,兼看待會的講稿。

不會抽煙的我,真是難以融入台灣獨立音樂圈啊.....

場次開始了,目前是凱同的部份:
CIMG4083

CIMG4082

CIMG4084

CIMG4086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8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9日

「動員、聯盟、社會轉型」研討會

「動員、聯盟、社會轉型」研討會
週六【Session4:獨立音樂、另類媒體與社會實踐】

時 間:2006年9月30日(六)15:30-17:00
地 點:中國醫藥大學立夫教學大樓101教室
主持人:

簡妙如助理教授(中正大學)(5分)
引言人:
鄭凱同 另類媒體發電機
吳逸駿 大聲誌
鄭國威 部落格媒體公民運動 (各15分)
回應人:
何東洪助理教授 輔仁大學
老 諾 台中老諾live house
劉慧雯助理教授 聯合大學(各10分)
綜合討論(10分)

主辦單位:台灣社會改造協會、中國醫藥大學
協辦單位:靜宜大學、衛生署、青輔會、教育部、健保局、文建會、陽明大學、台灣生命倫理學會、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

Posted by portnoy at 04:4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6日

[多元文化論壇 session 1]偏見可能放不下,但是處理偏見的方式可以改變

anarch在這一篇的標題呼籲福佬人放下偏見,我很感謝,但是他稱某些人為「保皇派」的用詞我一直不是很贊同,因為其實我也不贊成陳總統這樣下台(我也是保皇派?),事實上我目前只在「陳總統該怎麼下台」這個問題上面看見歧異;有人主張陳總統要知恥而下台、有人主張陳總統要當公民道德課本負面案例而下台、有人主張陳總統不下台他沒辦法教孩子所以要下台、有人主張陳總統要等公投結果看要不要他下台再下台、有人主張陳總統要符合憲政體例做完任期再下台...我並沒有看見有人敢極為自信地宣稱「陳水扁做的很好,所以不用下台」(最好再多作幾年)。

我認為陳總統最大的問題不是作不好,不是貪腐,也不是沒有成為全民的總統,而是根本沒有成為三次元象限上任何區塊能夠滿意的總統。對我來說,一個堪稱政治家的人物不需要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他要做的應該是在得到權力之後傾全力去實踐他的政治理想,然後在民主與法制的基礎之上,將權力重新分配,甚至於矯枉過正。他必須承受原有利益擁有者的反撲,必須承擔施政過程中的一切風險(但是不用背十字架...)...這些是他獲得權力之後必須擔起的責任,但他要負責的這件事並不會正當化以及合理化所有既得利益者的干擾作為,因此他必須站對和站穩位置--不是什麼狗屁道德的制高點--而是自己信仰的價值

講回主題,其實正如Torrent所說,我也認為包括福佬人在內的台灣人,比起外省人來說,族群偏見跟歧視小多了;其中有部份是為了自保,跟blasts說的一樣,有部份則真的是根深蒂固的歧見。所以我自己是沒有什麼立場去要求別人放下對「外省人」(通稱)的偏見或歧視,因為我應該從自身做起、我應該從自己周圍的外省親朋好友開始做起,而我也打算如此作,而不是要求我認識的,那些已經很寬容的福佬人來承擔這個責任。

大部份外省人之所以到今天還沒有辦法放棄族群偏見有其時空背景之下的理由,並不是用「為什麼這些外省人就是不肯」就能夠簡單了結,同理,任何對某人事物抱持偏見的人也不是我們站在高處喊「為什麼你們就是不肯改變?!」他們就會改變,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很能看的見他人眼中的刺,但是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我這麼說並沒有要正當化外省族群對台灣其他族群的偏見跟歧視,而是認為如果要解決偏見跟歧視,難道我們不該先瞭解這些想法在哪裡生長跟蔓延嗎?又是什麼東西在滋長這種想法?而如果有人認為我描述了我所知的外省賤民的生活與心境是意味著我想傳達「外省人才真的苦,本省人不苦;你們都不瞭解外省人,只會誤解我們」的話,我道歉,但也要澄清,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也不希望被這樣理解。我只是認為如果階級是衝突的原因之一,那麼我有必要向大家報告一個事實:外省權貴與外省賤民不屬於同一個階級。

其實就我的角色來說,難解的不是少數獨派的仇恨語言,而是我所熟悉的外省親人朋友鄰居們的心態。我有些看似針對獨派仇恨語言的喪氣文,只是出自於一種「哎呀...我正想盡辦法化解外省人對本省人的歧見,可不可以先拜託你們別幫倒忙」的心態。當我用各種管道跟我認識的外省人傳達「其實本省人人絕大多數都很友善,我們外省人要反省」的時候,網路上最熱門之一的台灣本土派部落格充斥著這種說法,看似蔚為主流。我的感覺跟周亦成的這一篇極為類似,只不過立場相反,我試著選其中一段來照樣造句:

您們的操作,激起了部份外省人的反感,使他們再度被迫在兩惡相權中取其輕者。而他們顯然認為您們的言語操作比所謂國民黨政權的腐化還要更為令人厭惡。
外省人又失去了一次反省改革的契機。外省人中的部份一群人,過去一再學到,只要不在乎本省人與台灣文化就可以不管本省人過去的一切。這次,他們又學到了最壞的一課,那就是抵抗少部份本省人的仇恨可以壓倒一切,包括族群和諧應有的開闊心胸。往後,只要繼續痛恨本省人就好了。
酥餅在這篇下面回應我前文的這兩句話:
之所以沒有去貴部落格留言邀請,是因為貴部落格有不少留言的網友在他們的文字中間接告訴我「意見不同就不要來(留言)」,而您二位似乎沒有反對這種說法的意思,所以我就賭賭運氣,希望您二位看得見我這篇文章。
他說:
要談歡迎來我的BLOG談,如果還沒開始談就預設立場,認為在我的BLOG無法交談,連邀請函都要境外函送,這樣要談什麼?

要講無理的網友,你那邊有長時間以幾近犯罪手法來我這裡鬧版的鴨鴨,誰的網友比較無理?

要談的話,來就談了,沒必要講一大堆在我看來是捧自己貶別人的無聊話,你的背景與你談話的品質與內容不見得有關係。

若有得罪之處請海涵,誠實是溝通的基礎,我就我口講我心,實話實說了。
這很好,起碼我得到了許可,起碼我證明了酥餅是反對下面這種說法的(取自這篇):
不能認同別來

至於我有沒有預設立場,或是有沒有人以為我預設立場,就不重要了。我的邀請函透過好心的網友傳至酥餅那兒,我很是感激,如果因為這樣就不能談了,那挺可惜,希望酥餅能夠海涵。至於「無理的網友」,這我真的不清楚了,我應該也沒有提到酥餅那裡有無理的網友吧...還有...誰是鴨鴨?我想如果酥餅認為他不需要替他部落格內的網友言論全部負責的話,我大概也不需要,但是我願意負責,所以請告訴我誰是鴨鴨,我又怎麼放任我不知道的人去酥餅那犯法了?

由於已經得到酥餅本人的允諾,所以我可以去酥餅那談了,所以如果需要,我會去的,但是大部分的時候,我希望透過雙方的部落格來討論。至於我有沒有講一大堆捧自己貶別人的話...如果酥餅認為被我的言論貶低了,那我先道歉,這不是我的目的,我也沒有這個意思。我的背景與我談話的內容跟品質是有關係的,就如同酥餅身為美國教授、台灣人、台南子弟,你的背景跟你談話的內容跟品質是有關係的,這麼說不知道有沒有錯?或許您可以提供更多讓我瞭解你的方式。誠實是溝通的基礎,我十分贊同,就如同我認為傲慢會導致溝通不良。

接著酥餅說:
老師找學生也好,學生找老師也好,都無所謂啦!我不太在乎這個。

只是對話這兩個字好像被太過狹隘定義,我讀康德的時候,對他所寫,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他寫的東西會推翻一些我所信的,也會激發一些我的新思考,這個過程,依我看來就是與康德對話,同樣的,我去讀不同的意見,基本上也是一種對話。

對話一定要彼此一問一答嗎?我看未必,就算有人覺得非得這樣不行,那我這裡也已經提供這樣的空間,事實上,許多不同的意見,每天出現在我BLOG的留言,所以對於有人想邀請不斷在對話的我對話,我實在有點摸不著頭,想對話的話,來留個言,發表你的意見,不就開始對話了嗎?
當然啦!對於邀請函的當事人願意在網路上表明自己的身份,我是可以把他當作願意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來加以稱讚,畢竟網路的匿名性本身也造成不少問題。

講到這個,對於前幾天一些涉及公然侮辱的發言,我已經正式報警處理。敬告網友在網路論壇發言,還是謹言慎行,網路並不是不受法律約束的蠻荒之地。
很好,我也不在乎什麼老師學生的,因為我也不是酥餅的學生或老師。對話的定義的確如酥餅所說,並不該被侷限,我十分贊同,所以我也不打算要來玩一問一答的審訊遊戲。我這裡也同樣提供了盡情對話的空間,而既然雙邊都願意對話,那麼我想對話已經展開了。網路的匿名性的確是一大問題,在不同情況下,有時候匿名是說真話的必備條件,有時候卻成為謾罵造假的防護盾...所以那酥餅願意也多說說自己的背景嗎?我非常有興趣瞭解。我目前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您攝影技術一流。

最後酥餅說:
要談,我這裡早就給所有人發表意見了,不用還特別寫個邀請函,邀請特定的人來談,對話在我的BLOG是現在進行式。

當然啦!留言的內容不能超出法律規範。
我想酥餅誤會了,而這誤會很明顯來自於我的文章表達能力不夠,沒有加強我前文最後一段ps2所說的:這次聊天歡迎所有台灣人與中華民國國民參加,尤其是認同酥餅與妙子部落格文章內容的朋友。所以我並沒有「只」邀請特定的人,而是邀請所有人,但是酥餅跟妙子是我特別想邀請的對象。

對話在我的blog也是現在進行式,而且我盡我最大的能力維持對話的多方都能在理性、平和、擁有足夠資訊、平等發言權、不受威脅的情況下進行,我認為這是身為一個公民部落客必須努力達成的,如果他認為對話的目的是為了達到更大的善,而非惡。

當然,在我這裡留言的內容也不能超出法律規範(但要遵守哪裡的法律規範...我還要想想,台灣太小了,部落格的世界大多了),不過我接受所有對我個人的人身攻擊。

那既然對話已經開始,酥餅及其它各位願意談談自己的族群背景嗎?Wenli這篇我認為是最佳範例,我希望這不是抱薪救火,因為後頭還有很多值得討論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3 | Comments (18)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5日

酥餅、妙子...能談談嗎?

兩位好,我叫做鄭國威,今年25歲,台灣中正大學的研究生,男,籍貫是浙江。父母都是民國四十四年從大陳撤退來台的「外省人」。

我家裏有三個姊姊,四隻狗(小白雖然上個月過世了,但依然與我們同在),六隻文鳥,兩隻烏龜,我自己在民雄有兩隻貓。

我目前是媒體改造學社的小小成員,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的義工,Global Voices全球之聲的供稿者以及中文翻譯版的發起人,Interlocal.net的編輯與撰稿人。閒暇時間在嘉義的雲嘉電台主持玩樂旅遊節目(但我根本不喜歡出門)。承蒙苦勞網看得起,偶爾會寫點東西刊登在上頭,頻率極低就是了。

網路上我大多用Portnoy作為暱稱,這是取自於我崇拜的夢劇場Dream Theater鼓手Mike Portnoy,在台灣最大的bbs ptt上的暱稱則是symphonyx,這是一個速度前衛金屬團的名稱。

寫部落格的資歷大約兩年,主要談的大多是媒體相關議題以及新媒體跟公民媒體的發展。我上過兩次電視,都是公共電視的節目,一次是跟許多大學生一起談族群,另一次主要是談媒體。我在上一屆的Bof聚會上露過臉,談的是媒體改革、政治與部落格。

我在台中出生,不過我父母跟姊姊都在台東的漁村住過好一陣子。我家原本住在眷村,後來聽說國防部要把地收回去,所以搬走了,不過到現在那塊地都還沒收回去就是了。

我最流利的語言是中文,接下來是英語跟台語。我們家小孩都不會講浙江話,因為台灣的國小沒有浙江話的母語教學,以後也不會有。我的女朋友是客家人,我最好的朋友都是本省人,我小學暗戀的對象是阿美族原住民。

說那麼多,只是希望能在對話之前先讓兩位知道我是誰,我大概是什麼樣的人,因為很可惜,媒體呈現出的個人永遠都是片面的、斷裂的,不管這個媒體是電視台還是部落格還是空氣跟光,不管傳播形式是文字、聲音還是動作,不管我們呈現的方式是暱稱、IP、還是anonymous...我們在與人討論某些事情之前,往往不知道對方是誰,然後快速地透過一兩句話或是一兩篇文章決定對這個人的觀感,以後要用什麼濾鏡來看這個人。

之所以想要邀請兩位來聊聊,是因為我認為部落格不應該只是互相取暖的慰藉、也不該是紅眼殺伐的戰場,部落格應該是對話、愉悅的對話、耐心的對話、真誠的對話...不斷的對話,直到我們確信我們的對話帶給自己與別人的是幸福,而不是傷害;直到我們找到彼此的共同點,發現彼此的殊異處,然後讓這共同點成為更大的善意,讓殊異處成為體諒的開始。

我不知道兩位有沒有時間來陪這麼一個人談政治、說台灣?如果可以,我們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吧!

ps. 之所以沒有去貴部落格留言邀請,是因為貴部落格有不少留言的網友在他們的文字中間接告訴我「意見不同就不要來(留言)」,而您二位似乎沒有反對這種說法的意思,所以我就賭賭運氣,希望您二位看得見我這篇文章。
ps2. 這次聊天歡迎所有台灣人與中華民國國民參加,尤其是認同酥餅與妙子部落格文章內容的朋友...。其他國家的朋友我們下次聊,有的是機會^^。
ps3. 如果想多知道一點我是什麼樣的人...看看我的blog吧。例如:誰要理解外省人?

Posted by portnoy at 04:07 | Comments (81)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4日

誰要理解外省人?

這篇文章是回應HemiDemi上的網友在這一篇下面的迴響
---------------------------------------------------------------------------------------
就我觀察,檯面上的媒體跟政客大致上的操作手法是這樣的:

1. 部份外省貴族說「自己從來不操弄族群,操弄族群的都是本省人,因為非外省人佔多數,這樣作對外省政客沒有好處」,這是謊話,可是許多善良的非外省人都會相信這種說詞,進而同情這麼宣稱的外省貴族,然後認為許多本省政客都在操弄族群。

2. 的確有部份的本省政客在操弄族群,但是他們會把其他大部分不這麼作的本省政治人物跟所有本省人也拖下水,他們很喜歡用「全稱」,例如我們台灣人、或是全體國民之類的,來加強自己的說服力。
有不少外省人的心態跟你說的一樣,這個沒有辦法否認,因為每個人或多或少可能都認識幾個或是聽過這種事,但是要說所有的外省人都有你描述的那種偏差卻也是一種偏頗。

相對地,就如同我努力地去理解與試圖轉變許多人對外省人的片面偏頗想法,想去瞭解那些過去數十年來「不被理解的本省人」,我想這篇文章的目的也是希望能讓大家去理解所謂的外省人並不是鐵板一塊。

據我所知,很多人有終身俸,很多人沒有,沒有的人大多是因為戰爭,兵籍登記不全、或是退休早。例如我父親九歲被抓去當兵(也不能說完全強迫,畢竟不當兵就要當乞丐一輩子),三十幾歲因為軍隊待遇太差提早退伍所以就沒有終身俸。我們(台中縣忠義村)村子裡頭還有很多沒有終身俸的,撿破爛作回收一輩子。

至於終身俸其實也是不過是國民黨用來簡單處理這些流亡軍人的便宜辦法而已,如果這些無親無靠,身體殘缺的老兵當時有什麼合理的社會福利制度可以選的話,我想他們會很樂意接受的。不過多半身體健全的人都又被國民黨叫去當開墾、築公路跟挖隧道的便宜工人,然後在沒有任何工作安全保障的情況之下,受傷的受傷,死的死,活下來的就變成所謂的外省賤民,或是很多人眼中礙眼的愛國同心會死老頭。

順便廣告一下,公共電視有太多值得觀賞的族群紀錄片了,最近還會有一部,我會出現在裡頭。(哇!又是個操縱媒體的外省人)

update:中間那張藍色的圖裡頭,就是我跟我爸。我會出現在11/03跟11/10的兩部紀錄片中。第一部是我們在天母的一個會館進行的討論,我不知道剪出來會是什麼樣,不過我希望幾位東華大學民族學院同學的部份都要全部保留,因為那真的太讓我感動、太精彩了。(10/4在中正大學會有試映會)

COOLCARD

回溯閱讀:
身為一個外省第二代...
一點回響
 公共電視!幹的好!
So be it...
Referendum 2.0
很有震撼力的迴響...

酥餅、妙子...能談談嗎?
[多元文化論壇 session 1]偏見可能放不下,但是處理偏見的方式可以改變

Posted by portnoy at 23:08 | Comments (18)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3日

我們需要笑容、更多的笑容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rian boulos.


所以我去HEMiDEMi申請了HemiBabe群組(剛成立,燒得很!)。

(如果要消除現在的紅綠紛爭,根本不該讓什麼政壇N大天王聚首商談,他們只會越搞越亂而已,只要金城武跟林志玲一起出面喊個聲就成了,我敢保證不管哪邊馬上少掉九成的人)

(...因為大家會忘記陳水扁,然後開始討論金城武跟林志玲是不是在一起了.....XD)

update:
因此首先就請每一位「摘豔」的成員先貢獻一張你/妳認為最美/帥的笑容吧!
影片也無任歡迎喔~

摘豔HemiBabe群組沒有尺度限制,也沒有美感歧視,不過任何侵犯個人隱私以及名譽的照片或影片會被馬上下架。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1 | Comments (6)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1日

...阻力最小的那條路?(二)

隔天星期日,我待在家裡,想寫些東西,但是擠不出來,不是沒有東西可以寫,而是需要冷靜與沉澱,順便等Wenli的電話,看今晚要在哪跟志工會面。

到了晚飯時間,我才接到Wenli的電話,原來他把Charlesc的電話跟我的搞錯了,所以一整天都打錯電話,偏偏又都打不通...還好總算是聯絡上了。

約好六點五十在台中河南路上的某家漢堡店見面,可當時已經六點半了,我飯也才吃到一半,不過事有輕重緩急,我趕緊再扒了幾口就跟家人報備一下準備出門。我爸看我接到電話就問我是不是要跟同學去唱歌?我這才跟家裡人提到可愛動物樂園的事情。我們全家都喜歡動物,而我爸比我更愛貓狗,從以前到現在都會固定餵養流浪貓狗,家裡的狗也都是我爸在溜,他聽了這件事自然火氣上身,而我三姐有上我的blog,大略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她還捐過錢給可愛動物樂園,沒想到園區管理跟人員心態上竟然出了這麼大的問題,於是決定和我一起去跟志工們見面。

由於出發晚了,我們騎車趕到時遲了一會,到的時候看見Wenli伉儷,然後再一起前往會面地點--一家附近的茶館。

四位志工已經坐定位,陸陸續續還有其他人報到,我們簡單彼此自我介紹之後就切入正題,也就是園區的管理問題以及「構陷志工入罪」的事情發展,而我跟Wenli則跟大家報告我們當天進園看見的光景。

很難從幾位志工的外表上找出什麼共通點,但是跟動物相處久了的人還是會有相似之處,那就是「很直」(哈!)大伙兒一下就聊開了,幾乎每位志工都有忍氣吞聲,為貓狗而與園方委曲求全的經驗,但是園區照料人員對於照顧手法的怠慢,還有不願意接受指正的心態讓他們這幾個月來充滿使不上力的挫折感。總歸來說,志工們唯一的要求大概就是希望園區人員能用「更在乎」的態度來面對這些生命,因為這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才是把懷孕母狗結紮、隨意選擇安樂對象、對早已僵硬的貓狗屍體視若無睹、放任貓狗舔舐被噴灑到身上的漂白水....等一切的淵藪。

只是,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力量驅使這些志工們走上阻力如此之大的這條路?聊到後半段,一位志工問我跟我姐要不要認養一隻狗回家,我跟我姐第一個反應就是回答「我們家其實已經有三隻狗了...」但我突然發現這對志工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很大的阻礙,他們的家裡頭最少大概也不會少於十隻吧...

同時我又想起大學時上聖經文學課,我們的老師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卻常常去佛教團體當志工,幫助照顧老人。我記得那天上課上到一半,他講到他今天早上看見一個很可憐的流浪漢在街頭,他很想照顧他,把他帶回家,給他吃的、住的,讓他看病,但是他沒有這麼做,「我不是沒有能力,我可以的,我有這個經濟能力,但是我就是辦不到!」講著講著,他就哭了,並且祈求上帝給他力量。之後他擦了擦眼淚,然後跟大家說他明天就要帶那名流浪漢去看病。

我每每想到這件事就會鼻酸,因為我了解這種感覺,這種痛徹心肺的無力感!這種無力感並不來自於我真的無力,也不是我使不上力,而是我自私、我捨不得、我不願意放棄我的安逸,沒有人會因此責怪我的大學老師,也沒有人會因此責怪我,但是我們自己知道,我們都很懦弱。

可是我眼前的這幾位動物志工,他們好勇敢,是真正的勇敢,他們才是勇敢的台灣人,我不是,我只是半桶水。

為了擺脫這種無力感,我勢必得做點事,在我能力範圍內也好,超出也好。

我們討論了接下來該怎麼走下一步,但是卻面臨進退不得的困境:其實志工們最近頻繁會面討論,也是希望盡快讓社會大眾包括政府機關趕緊注意到這件事,可是黃姓志工的官司讓他們無法大張旗鼓,不是寒蟬,而是擔心太大的動作會讓法官對黃姓志工的印象不好,甚至成為園方的把柄(例如偷貓不成又被告而惱羞成怒之類的)。

儘管如此,志工們依舊想方設法,要突破僵局,他們已經寫了很多封信給行政院以及農委會,要求有關高層單位正視(應該還沒有回應),另外也透過管道聯絡國外動保團體,希望能利用國外團體與媒體壓力逼最愛面子也最重視國際形象的胡志強處理此事(應該也還沒有回應)。

所以我們這些局外人反而可以在這個時機介入,幫忙志工們去完成一些工作:
1. 全國動保團體連署與個人連署
2. 請認識的民意代表出面調查、開記者會
3. 連絡國際媒體
4. 盡所能將這件事告訴愛護生命的朋友
5. 自己前往可愛動物樂園參觀,用自己的眼睛去證實

以上六件工作需要大家協助,而如果有什麼好的想法,也請馬上提出。

延伸閱讀:
廢業青年日記: [轉載]一份鄭重的聲明:我們絕不放棄

請大家告訴大家:唯有大家擁有一起想要改善這個大環境的心態,才能真正的朝向一個理想漸漸邁進!我們要的不是即刻為了「好看」而拼命刷洗、減少動物數量的虛擬美好園區環境,我們渴望見到的是一群真心想要改變心態,願與愛護動物的志工一起為台中市流浪動物未來謀福利的防疫所官員。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8 | Comments (9) | TrackBack

愛的串連(From關魚):我近期最感動的五篇圖文

很久沒參加這種可能會被稱為Spam的遊戲了,不管怎樣,充滿愛的SPAM...也不賴吧!

我翻了翻個人書籤,也回頭看了自己先前的網摘,發現自己的blog真的跟「感動」二字搭不上邊,跟動感超人可能比較有關係。

...我想了一會兒,對我來說,感動有好幾種,有「溫情」的感動、「激昂」的感動、「義憤」的感動,還有「清冷」的感動,我最喜歡的感動就屬第四種;這種感動很難形容,不過舉例倒是沒問題,像是布魯斯威利的靈異第六感最後結局就讓我覺得很感動,但是那種感動是帶著無奈與看開的情緒:「就這樣吧」;「一切已經沒有辦法回頭」;「只剩下道別了」。

關魚摘的幾篇我都歸類為「溫情的感動」,不過我這個人不太容易被這種文章感動到...

所以以下我就摘錄近期我看過最感動的五篇圖文,與大家分享:

1. 烏龍派出所三十週年祭
一位三十年來持續創作同一部作品,不拖稿不降低品質的漫畫家,理應獲得所有同業以及後輩的讚頌!而那麼多知名漫畫家以自己的代表作向作者致敬,如此壯觀的陣容,身為漫畫癡的我也不禁留下一滴男兒淚啊!!

2. [談政治]不要被媒體控制,為自己發聲
其實光是標題就已經道出我悶在心頭的千言萬語...當世界進入黑暗,這篇文章讓我找到繼續撐下去的理由,當自己陷入失語,依舊有人能幫你把一切想表達的都說出來,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3. 三言二拍:愤青,中国造
喜歡看Keso的文章,因為他筆觸中的人文關懷總是能穿透科技術語和商業爭鬥傳出來。這篇文章直指媒體炒作才是讓中國憤青如此狂憤的原因,目的只是為了「為其所用」,同樣的事情又豈止發生在對岸?Keso文中對轉變為憤青的青年流露出不忍與不捨,同時也告訴了我們:能看的清事實的義憤才是有價值的。

4. 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GVO)
請自己看吧! 如果懶得看,請在迴響區告訴我,我會把這篇翻出來。

5. 最後一篇是挑戰者月刊九月號的其中一部連載【日日美好】,漫畫家是SALLY,這回是連載第二回,故事主人翁是在人間的死神,以七爺八爺為腳本。這回的故事描述一個愛護孫子的奶奶....我不想爆太多雷,請大家自己去看。之所以會感動,是因為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台灣新銳漫畫家有那麼高明的分鏡技巧跟社會關懷,而且能夠跨越很多台灣漫畫家無法跨越的障礙,說出一個讓人感覺發生在台灣的故事。

接下來就請這五位接下去吧!
Asyura瓦礫benlaTony亞典波羅
我已經乾杯了,幾位就隨意囉~

Posted by portnoy at 04:59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Another Day



Live another day
Climb a little higher
Find another reason to stay
Ashes in your hands
Mercy in your eyes
If you're searching for a silent sky...

You won't find it here
Looking eighther way
You won't find it here
So die another day

The coldness of his words
The message in his silence,
"Face the candle to the wind..."
This distance in my voice
Isn't leaving you a choice
So if you're looking for a time to run away...

You won't find it here
Looking eighther way
You won't find it here
So die another day

They took pictures
of your dreams
Ran to hide behind the stairs
And said maybe when it's right for you, they'll fall
But if they don't come down
Resist the need to pull them in
And throw them away
Better to save the mystery
Than surrender to the secret

You won't find it here
Looking eighther way
You won't find it here
So die another day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3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0日

...阻力最小的那條路?(一)

九月十六,看見可愛動物樂園的"inconvenient truth"。

It's not horrible nor terrible, it is just "inconvenient".

這次在網路上約到了幾位同樣關注可愛動物樂園管理問題的朋友一起前往探查,就這個層面上來說,我感到很興奮也很雀躍。先謝謝除了我跟Wenli以外的八位成員,你們太棒了!!

在916前幾天,我們頻繁地透過skype與email和彼此聯繫,確定當天要扮演的角色與該帶的東西、該問的問題,見面的位置與之後的應變措施;其實也就是編採會議。

我們約916下午一點在可愛動物樂園下方不遠的台中監理所先會面。從員林趕來的林東尼先到,我第二個到,後來CharlesC與Snowred兩位也風塵僕僕地從台北趕至。之後iang和他的友人,以及小白跟佩兩隊二人組也分別騎車來報到。加上已經先到可愛動物樂園門口的mini,出乎意料地,這次行程居然有十個人參加,不禁讓我發起「排出那斯卡線」之豪語。

等了一會,有事耽擱的Wenli騎著野狼總算來了,於是咱們就騎車上山,來到上方約一公里處的「樂園」門口。因為車不夠,所以我回頭載東尼,我們正要停車之時,一位身材胖碩的警察伯伯也「剛好」來到現場。

大伙正要入園,但是入口處的工作人員馬上阻止了我們,先問我們是哪來的?來幹麻?我們虛以委蛇,就說自己是XX大學的大學生,來參觀的。接著他們要我們「換證」,不然不能進入,指著壓克力板上面貼著的A4告示,說這是最近才實施的新規定。

僅管Wenli說過因為事情爆發之後,原本可以隨意入園的方式改成了需要簽名,但是他也不知道現在竟然得留下證件與身分證號碼才能入園,於是心情有小小不爽,就在入口跟工作人員爭論起來。而我們卡在門口,園方的人卻越聚越多,一方面來勸我們換照,另一方面則上下打量我們這群人,阻止我們攝影跟拍照(但我還是拍了)。

最後我們決定不要在這裡花費太多時間,於是答應換證,而園方則大陣仗地派出一位課長與一位獸醫「陪同」我們參觀園區,儘管在後來聊天時課長不斷跟我們說園區人力不足...

我們首先參觀貓屋,令人訝異的是,裡頭只有三隻小貓。至於原因,Wenli說這麼多隻貓在這麼短時間裡都被帶走或認養....這不太可能...所以可能狀況稍微不好的都被安樂了。三隻小貓都很親人,很漂亮,讓人很捨不得。同時隔壁有兩位小妹妹正在等待醫生幫領養的狗打針,希望這隻小黑未來不要再回到這個地方了。

接著走到幼犬區,L字型的鐵絲網分割出七八個籠子,小狗按照年齡安置在不同的籠子裡,其中有的還不會走,眼睛大概才張開不久吧。小狗們都很活潑,籠子裡頭都有裝著水的碗,碗外面還有一層固定住碗的盆子,但是其中有一個籠子裡頭的碗跟盆子中間有著"青苔"。

除了我們以外也有其他人來參觀,於是不知不覺,我們十個人就從這裡開始打散,而原本跟著我們的課長跟獸醫也只好跟著分開。我跟幾個團員先到了成犬區,那兒一整排大概十數個隔間,裡頭各有一到兩隻不等的狗,看到一群人來,通通都叫了起來,邊搖著尾巴,邊往我們這邊靠過來。我蹲了下來想仔細看看他們,大部分都還算精神,但是有的身體狀況並不好,有傷口卻沒有擦藥的痕跡,大部分都瘦瘦的,毛色黯沉,當然也沒有經過整理。許多狗的眼眶周圍都有脫毛或發炎的樣子,看起來不太正常。簡單來說,園區裡頭的狗的情況並沒有因為「園區人員的照顧」而有任何優於一般流浪狗的模樣,眼神的呆滯反而更糟。

裡頭有半數以上是所謂的「名犬」,黃金獵犬跟拉布拉多最多,柴犬有兩隻,超級瘦的杜賓一隻,其他林林總總還有好多隻,其中有幾隻狗看見我把手伸過去就拼了命地舔,我說「好活潑啊!」Wenli說「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性命攸關的事...」

我想起電影「盧安達飯店」裡頭,飯店經理保羅敎其他職員與房客如何打電話出去求救:「向他們說再見,但是用一種讓他們內疚、讓他們知道掛上電話你們就要死了的方式說再見」。而我們後來去Wenli家的時候,我真的看見了台灣的動物盧安達飯店。

我拿著相機不停拍照攝影,這時突然有位穿著藍色清潔人員制服的先生走過來叫我不要拍照,說這裡不能拍照。很怪也很不合理的要求,但是我沒有打算跟他爭論,只是說聲好,等他離去之後繼續拍。

每個籠子外都有籠子裡頭動物的記錄卡,標明性別、年齡、捕獲地點、品種等資料,我稍微看了看,記錄卡上錯誤百出,有的公狗竟然標識母狗,有的籠子竟然放了未絕育的公母各一隻...而且實際置放的籠子跟記錄卡上登記的資料也都不符。當然,這很可能是「還沒有變更」,但是這種情形讓我很難相信園方會為了一隻貓而需要告上法庭。

之後我們也到其他地方參觀,畢竟可愛動物樂園裡頭不是只有流浪貓狗,還有很多其他動物,而如果我們關心園方對貓狗的照料有問題,我們當然也不能就不在乎其他動物的狀況。

兔子區裡頭只剩下兩隻兔子,但是原本應該有十數隻....園方說是送給東海大學了,至於東海拿去幹麻就不清楚了。兔子區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將未絕育的雄兔與雌兔放在一起,而兔子的生育速度又非常快...

天鵝、鴨子、鴛鴦等飛禽位在同一區,裡頭有個小池子,不過小也就算了,池子裡頭水位不超過二十公分才是重點,應該沒有哪一種鳥有辦法在上頭悠遊,而事實上我也只看見一隻鴨子在裡頭走來走去,費盡把自己弄濕,其他的鳥則都在佈滿排泄物的水泥台上坐著。

鴕鳥跟孔雀的毛掉的差不多了,或許是換毛,或許是其他原因,不過圓滾滾的大眼還是很可愛。乳牛、雉雞、跟梅花鹿的的狀態還不錯,尤其是梅花鹿,肥的很。

後來我、Charlesc、Snowred,以及Wenli四人一起走到【禁止進入拍照】的醫療隔離區外頭,鐵門跟百葉窗幾乎擋住所有內部光景,讓人摸不著這麼做的頭緒。我在四周走動,看到一扇窗戶的百葉沒有闔上,於是貼在玻璃上頭看,只見到一隻老母狗跟三隻幼犬關在同一個籠子裡,其他的就什麼也看不見,外頭牆上貼著新進貓狗的資料,飼主棄養占最多,園區門口發現的也不少。

逛過一圈以後,我們就在辦公大樓前方跟課長聊天,這位課長其實始終沒有說自己是課長,就連我在詢問編制的時候,他也說「我們課長...」,那為什麼知道他是課長呢?其實是東尼隨口問警察先生問出來的。

課長非常有禮貌有條理地回答我們的每一個問題,而我也很有禮貌地試著問出我想知道的資訊。聽的出他們在這裡工作有許多無奈、而志工在網路上爆發這件事之後更讓他們倍添憤怒。不過這並沒有讓他在我們面前直接口出惡言,當我裝傻問為什麼後來不允許志工再來的時候,他完全沒有提到「偷貓」一事,只是說志工的要求太理想,而志工的協助已經變成一種妨礙,每個員工都對志工不滿,這樣帶人很難帶....即使未來重新召募志工,也不會讓他們進入隔離區了。

我們提了很多建議,例如防疫所資訊透明化、定期公佈數據、公佈安樂死流程、公佈動物照片,課長也覺得無不可; 而當我們問為何不准照相時,他則說並沒有不准啊,只是要看是不是「帶著惡意」,我問什麼叫做帶著惡意,他說照漂亮的貓狗照片鼓勵人家領養就很好,但是照那些狀況不好的貓狗來批評就不太好....那麼志工們有惡意嗎?他說:我沒有這樣說。對,他沒有這樣說.....

聊天的同時,看見有人帶著狗來棄養,是對中年男女,帶來的是幼犬。我當時心情很複雜,因為儘管這個地方有著無數被棄養的動物,但是親眼看見人類把狗帶來送死的那一刻,還是....很難冷靜。

警察先生一直呆在門口,我們沒走,他也沒走。而當園區裡頭音樂響起,告訴我們關園時間已到時,我們才向園方人員道別,並且留下一句「改天再來」。

與其說這個地方可恨可惡,我倒覺得是「可憐」...可憐的動物包括了流浪貓狗、其他動物、還有因為看過太多動物死在園區裡頭而漸漸失去感情、失去同情的工作人員,自保,跟著法律規定做,跟著上司命令做、跟著慣例直覺做...走阻力最小的那條路。

之後我們下山來到山下的麥X勞,眾人什麼也沒點就上樓找了張大桌子坐下來討論事情。簡短的交換一下看見的情況順便啃食Charlesc提供的小公子麵之後,我跟東尼、Charlesc、Snowred、mini就跟著Wenli到他家去瞧瞧正宗 可愛動物園。

騎了約四十分鐘來到他家,這是個兩層樓的舊房子,不像年輕男女會住的地方。一進門,七八隻貓鑽來鑽去,每一隻都肥肥胖胖,精力十足,很難想像這是待養的中途貓,而進到中間餐廳,一隻壯碩的杜賓母犬很興奮的迎向我們,毛色黑的發亮,讓我想起我家上個月才過世的小白。

到了樓上還有五隻貓,五隻都是Wenli自己養的,而如果說樓下的貓是大關的話,上頭這幾隻就是橫綱集團了。最好客的西瓜讓我們幾個使了勁地非禮,其他幾隻有的害羞有的安靜,不過都超級可愛。

本以為就這樣了,下了樓才知道廚房裡還有貓狗,一隻是才從可愛動物樂園救出來的年輕米克斯小狗,另一隻是下半身癱瘓需要細心照料的貓,看到這裡我真的被震撼了,我在心裡頭問自己:要有多少愛心才做得到這種地步?才能付出這麼多?

那麼多隻貓狗共居的房子非常乾淨,也沒有不好聞的味道,房子不大,不過那是因為貓狗的用具已占去太多空間。Rach提供的豬腳讓我們食指大動,可惜因為我還有事,所以直到走之前都沒動到。Wenli女友對怎麼熱豬腳不在行,卻把家裡頭的貓狗和環境打理的如此之好,再加上每刻都有人打電話來詢問領養與照顧的問題,更讓我敬佩。

我們在台中火車站互相道別,握住每個人的手,都感覺的到那股從心傳到手上的熱度。我跟Wenli約好週日與志工會面,再談下一步該怎麼跨出去。

待續。。。。

Mini's blog - 可愛動物園區一遊之心得
[相片與影像]916旅團十人前往可愛動物樂園
廢業青年日記: 望高寮的孤兒──916可愛動物園記事
Mini's blog - 台中市「可愛動物樂園」一遊 <現場陳述篇>
Snowred.tw's watching...: 貓們狗們現在還好嗎?台中市政府可愛動物樂園一日遊
Flickr: Archive of charlesc's photos taken on 16th September 2005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5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7日

2006年09月15日

沈重...

昨晚熬夜看完盧安達飯店....
盧安達飯店

Posted by portnoy at 17:23 | Comments (3) | TrackBack

[轉貼]搶救台灣龜

文字:於立平(公共電視記者);攝影:張光宗(公共電視記者)

海巡隊在金門查緝到走私大陸的龜類8 月時,長期研究龜類的陳添喜老師打電話告訴我們,海巡署的人員在金門查獲數百隻的龜,剛開始我以前這只是一個動物走私進口事件,深入了解之後,才驚訝的發 現,原來這些全是台灣的本土龜,有中華鱉、斑龜,還有近兩百隻保育類的食蛇龜,而這些龜正準備從金門走私出口到中國,不知從何時開始,台灣竟淪為野生動物 的出口國度,更悲慘還不只如此,除了保育類的食蛇龜被搶救下來之外,其他的龜都依照「走私進口」的防疫條例,被全面銷毀,此點也引發了學術界與愛龜人士的 撻伐,為什麼台灣本土的珍稀物種,沒有辦法被保留呢?這其中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8月,金門海巡隊查緝到一艘中國漁船,上面載滿了665隻鱉、180公斤的鱉蛋、100多隻的斑龜以及近200隻保育類的食蛇龜,這些台灣本土的龜 類,正準備透過水路走私到中國大陸,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只是一件常常發生的走私事件,卻很少人會注意到,這個事件牽扯了近千個生命。

海巡隊          中興大學的生命科學系研究生正在替石蛇龜量體長及體重          水試所內臨時搭建的食蛇龜收容中心

這裡是金門水產試驗所,在樹蔭下有兩位研究人員,正忙著幫食蛇龜量體長、秤體重,當一聽到金門海巡隊查緝到大量台灣原生種的龜類時,中興大學生命科學所的研究生林奕甫以及蔡俊興就臨危受命,從台灣趕到金門搶救這些保育類的食蛇龜。

目前台灣原生種的淡水龜共有5種,而食蛇龜是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為了讓牠們有一個良好的棲身之所,金門水試所以及中興大學的工作人員,就緊急利用一些簡單的建材,在路旁的大樹下,蓋了一間臨時的食蛇龜收容中心。

食蛇龜緩緩的探出頭,小心翼翼的觀察四周動靜,然後快步的躲進新家,在歷經捕捉、販賣、運送等殘酷的摧殘,有些食蛇龜等不到新家完成,就已經傷重死亡,而剩下的這190隻食蛇龜,雖然與死亡擦肩而過,但是每一隻都是遍體麟傷。

雖然這些食蛇龜的處境堪憂,但相較之下牠們還算是幸運的了,在「保育類」的光環庇護下,食蛇龜得以免於一死,但是其他的斑龜與中華鱉,就沒有這麼幸運。

食蛇龜是唯一的陸棲性淡水龜          慘遭冷凍的斑龜與中華鱉          紅綠麻袋內皆裝滿了密密麻麻的龜與鱉

冷凍庫裡滿地都是紅紅綠綠的麻袋,這裡面裝滿了近800隻的中華鱉與台灣斑龜,有幾隻龜與鱉努力的掙脫出麻袋,尋求一絲生機,但最後生命還是在此凍結。

由於這些中華鱉與斑龜,都是台灣原生種的龜類,並非由其他國家走私進口,當事件一發生時,學術單位就直接向政府反應,不應該以防疫的理由,將牠們銷毀,然而這批「證物」,還是直接被放進了冷凍庫。

目前世界上的龜類,普遍面臨到生存的危機,所以國際間上對於查緝到龜類走私,大多以尋求收容來取代銷毀,政府的做法,也引發了學術界與愛龜人士的撻 伐;然而更令人憂心的是,今年金門海巡隊已經查緝到三起以上,本土龜類走私出口的案件,不知從何時開始,台灣竟淪為野生動物的出口國。

這裡是中國的清平市場,貨架裡擺滿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龜,只等待顧客上門挑選,目前中國的吃龜風潮,也感染了一股「台灣熱」,在市面上只要說是台灣來的烏龜,賣價就特別高,長期研究龜類生態的陳添喜博士,對於台灣原生種龜類的處境,感到相當憂心。

慘遭冷凍的鱉,已凍到四腳朝天          金門海巡署今年已查獲三起以上的走私本土龜的事件          中國的清平市場處處可見台灣龜

這一天,在金門查獲的這批食蛇龜,終於用空運回到了台灣,中興大學的獸醫們,幫食蛇龜一隻一隻的看診,許多食蛇龜在過度緊迫之下,有些感染呼吸道疾 病、有些不吃東西而日漸消瘦,即使研究人員細心的照料,部分的龜仍抵不過病魔的糾纏而陸續死亡,其實在每一個走私救援中,龜類的死亡率高達50%以上,當 人們將龜類帶離家園的那一刻起,牠們就一步一步往死亡邁進。

龜的家族在世界上已經存在了2億年以上,如今在人與龜的戰役中,正節節敗退,台灣的原生種龜類在獵捕的壓力、棲地的破壞以及外來種的夾擊之下,仍堅 毅的固守著家園,即使這個家園已經快面目全非,即使這個家園處處危機重重,在龜類的世界裡,存在著許多人們無法了解的生態機制,或許我們該放低角度,看看 這個世界,這時才會發現地球並非只為人類而運轉著。

中興大學的獸醫們正在為食蛇龜一一看診          僥倖生存的龜類妥善的運回台灣          中國吃龜的風潮正熱

採訪側記

這隻食蛇龜好奇的抬頭探望,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觀察龜類,與龜的接觸也打破了我對於龜既有的印象,尤其是主角食蛇龜,牠們走路可一點都不慢呢!一轉眼就溜進窩裡,拿起攝影機想拍都來不及!

只可惜大多數的人並不了解牠們,只把龜當作一種食物或是寵物;在拍攝過程中,最令人難過的就是看到那一袋袋被丟進冷凍庫的班龜與中華鱉,牠們被稱為「證 物」,原本以為查緝走私,可以將這些龜從刀口下搶救下來,沒想到最後還是難逃一死,這種處理方式,跟把牠們拿去市場上賣掉吃掉有何不同呢?

真的不懂,政府口口聲聲說是防疫的理由,必須銷毀,但是這些龜是來自台灣本土,這樣的處置方式,讓人不免懷疑台灣的保育工作真的進步了嗎?

搶救台灣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7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4日

Portnoy:黑米潮紅R級戰

身為龜趣來嘻的格策顧問,我該說的話已經說盡

回溯閱讀:
背景不重要,重要的是透明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二二八
Referendum 2.0

Posted by portnoy at 18:11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3日

[圖]被抹黑還那麼高興






Hottie08


Originally uploaded by Fois.Gras.


值得學習!



ps. 繼flickrbabechicksnbreasts之後...Hottie Watch來了!...之前我在hemidemi上面說過要開個beauty群組,絕對是很認真滴!

ps2. 如果您未滿十八歲,或是對於裸體的女性沒有興趣,請千萬不要點進上面的幾個鍊結。

Posted by portnoy at 13:06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2日

蝦叔,您好走。

hoisan
Google 新聞:關海山

香港資深藝人關海山逝世
新華網海南頻道 - 2小時前
新華網香港9月11日電香港資深藝人關海山11日淩晨4時左右,被妻子發現全身僵硬躺在住所,後送往廣華醫院急救,於早上7時宣告不治,享年80歲。 ...
港資深藝人關海山病逝 亞洲時報在線中文版
關海山病逝 中國報
香港資深藝人「蝦叔」關海山病逝享年80歲 中廣新聞網
多維新聞網 - 東森新聞報
所有19條相關新聞 »
關海山病逝終年82歲
香港新浪網 - 13小時前
資深藝人關海山病逝,終年82歲。綽號「蝦叔」的關海山,為粵劇老倌,又是香港著名演員,1950年代至1960年代為電影小生。1976年加入香港無線電視,之後拍過多套電視劇集。1992年憑電影 ...
關海山安詳去世向觀眾說拜拜
新城電台 - 8小時前
關海山(蝦叔)今日(11號)於廣華醫院去世,享年81歲,蝦嫂一直陪住蝦叔,蝦嫂表示,在今日早上六時她起床看看蝦叔,她發現蝦叔全身冰凍,樣子似有些不妥,故她即刻電999 ...
資深藝人關海山逝世享年八十歲
新城電台 - 11小時前
關海山凌晨在寓所內, 被太太發現全身冰冷昏迷, 由救護車送往廣華醫院後, 延至清晨不治. 人稱蝦叔的關海山, 是粵劇老倌, 曾經拍攝多齣電影和電視劇集, 在九二年憑電影 ...
回溯悼念:
再會了,驃叔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2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1日

[推薦]祖師爺的女兒

祖師爺的女兒

公共電視_祖師爺的女兒 今晚晚上九點,13台上映

感想等看完前兩集再補上;不過預告的精緻真的很對我的胃口,只可惜我沒高畫質電視,沒辦法看超高畫質版本...小時候真的很愛看歌仔戲啊...不過看的都是楊麗花葉青黃香蓮...的電視歌仔戲,明華園的現場表演就從來沒看過...。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1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08日

白色巨塔(tv)最大的謎解開了

看了第十七集...原來總統(外省籍漢人)早逝的妻子的確是原住民,總算解開了我長久的迷惑啊!!因為我在看戲的時候總是沒辦法忽略戲外的Saya是卑南族。我從這齣戲開播之前就一直跟別人說:「白塔電視版最進步的地方就是他們讓原住民成為第一家庭的成員啊....(可惜不是總統本人)」

劉心萍(總統女兒 Saya飾)在醫院的教堂裡說:

「我是教友啊!」
「小時候,我媽常跟我說,在山上,她住的山上,有個很美的小教堂,她每次跟我外公吵架,或是作錯事的時候,她都會到教堂裡面,然後在教堂裡面唱歌。」
「有一天,我爸爸剛好跟同學到山地服務,聽到她的歌聲,就愛上她了。」
另外一個謎也解開了,那就是這部戲的男主角根本就是戴立忍!他的角色才是有戲的部份啊~

ps. 什麼時候台灣會拍出一部當代的、探討族群的、權力與權利的連續劇呢?

延伸閱讀:白色巨塔<台劇>有感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3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06日

[徵blogger]一起去「可愛動物樂園」吧!

update:五人團已經集結,準備出團,但是還是希望大家繼續報名參加~!!

我希望能找到五位blogger一起前往台中市「可愛動物樂園」一遊,當天行程結束後我會順便帶大家逛東海夜市,然後送每個人一盒價值新台幣20元的高價雞爪凍。

如果您跟我還有Wenli一樣是台中人對你當然比較方便,不是的話也無妨,因為我也要從嘉義趕回去。我預定找五位的原因是我認為這樣氣勢大概夠;另一個原因是我猜大概也邀請不到太多人,大家都忙。扣除我跟Wenli兩個,現在只差三位。人數其實多多益善,如果能超過五位、十位、百位、百萬位更好,不過我們沒有打算排出神秘的台中市圖騰,請放心。

有意願的人請儘快跟我聯絡:rworkingman@gmail.com
當天要做什麼就等人數湊齊了再來討論吧!

延伸閱讀統統來自Wenli的廢業青年日記:
台中市政府和可愛動物園不希望你看,所以別看!
台中市政府和可愛動物園不希望你聽,所以別聽!
台中市政府和可愛動物園不希望你看,所以別看!(二)
[公民報導]9.1台中市動物防疫所控告志工偷竊事件
[公民報導]本站對台中市動物防疫所不實公告的正式回應
[轉載]可愛動物樂園志工群陳情書,歡迎轉寄
[公民報導]9.4防疫所控告志工竊貓事件媒體識讀與疑點
[公民教學]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明天不做了!
台中市政府和可愛動物園說照片是假的,可惜是真的!
[公民報導]9.5市府再發新聞稿 粉飾太平為哪樁
[公民漫畫]男子漢的小秘密
[公民支援]譴責台中防疫所可愛動物園串聯貼紙
[轉載]台中可愛動物園區干涉民眾拍照
[轉載]園區志工對可愛動物園區的分析與建言
[轉載]所方對於志工不得進入隔離區的說法

Posted by portnoy at 01:37 | Comments (18) | TrackBack

2006年09月02日

第一次拍A片就跟狗...

9/4 晚間最新最後update:
已經幫白巧克力向井找到了新伴侶,感謝翔文學長和他的家人!

...但是送走一隻狗,心情總是憂傷的....
9月3號 蒜頭糖廠 002
這是我昨天帶他去嘉義蒜頭糖廠拍的照片,也是我幫他拍的最後一張了...



昨天跟狗有緣,天註定。

白巧克力向井是我昨天在中正大學聯外道路上遇見的,當時他站在機車道中央,我怕撞上,趕緊停車,他一下就跳上摩托車,我看他全身泥污,腳好像不太有力,於是趕緊送到獸醫那檢查。沿路上他不斷非禮我的下肢,在高速行駛的摩托車上幹這檔事幹得那麼有條不紊,想必是練家子!

獸醫檢查過後,說他一切沒問題,只是毛打結比較嚴重,剃一剃就好。倒是身上沒有晶片,也沒有項圈,查不出來主人到底是誰,但是看他的模樣,一定被飼養過。所以我只好先帶回外宿的地方,再重操舊業,幫他找個新家。(研究所這兩年多已經業餘地幫幾隻貓狗找到新家了)

帶回家洗澡洗了很久,大家要知道,這種白毛犬真的很難洗乾淨,不過還好污泥沖沖就掉了,倒是他的性慾很難澆熄。我洗了多久,他就上了我多久,完全沒有停下來!

後來洗乾淨了,於是就想幫他拍幾張照片,後來不知道怎麼著,拍著拍著就變成上面的作品了。各位看倌,請不吝給予批評指教,最好是幫我轉貼出去,趕緊幫他找到好人家,男優不是狗幹的工作啊...

認領資格:好好待他一輩子就好了,不然我保證你會死的很難看......

影片播放有點問題,請直接回Youtube看吧

延伸閱讀:
Coconut keeps saying something:不可愛不可愛 馬爾濟斯一點都不可愛

9/4 更新:
影片觀賞人次破千...可惜表達認領意願者零。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8 | Comments (21)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8日

這就是我所謂的胸襟了


1
Originally uploaded by dubdevlin_.


Posted by portnoy at 12:10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6日

[部落格推薦]Asyura News Video

Asyura News Video
在資訊紛擾的網路上,整理與挖掘資訊是大學問,但是Asyura對國際議題、人道正義的關懷才是讓這個blog更有價值的原因。如果擁有上網機會的我們還寧願繼續接受單面向的、偏頗的、沒有國際觀的媒體貫頂,我們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7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3日

背景不重要,重要的是透明

這篇是寫給PTT MediaChaos版的版友們,你們都是我珍貴的夥伴,以此文共勉。

-------------------------------------

大家好,我是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研究生,鄭國威,媒體改造學社成員,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義工,目前主要在部落格龜趣來嘻上寫作。我父母都是所謂的大陳義胞、而我是所謂的外省第二代、所謂的眷村長大的小孩。其他相關背景可以透過我的部落格得知。

之所以開門見山地把大概沒有人想知道的個人背景簡單介紹一下,是因為這對我來說很正常,這是我寫部落格的目的,我想要跟主流媒體「不一樣」。

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為我發表的一切言論負責;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不掩飾我的政治偏向,不假裝客觀中立;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如果說錯話,我一定馬上道歉反省;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希望台灣更好,而不是更差;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從與網友的互動中得到知識與滿足,而不是拿收視率換來的金錢自慰。

我曾經在個人部落格上發動過一次抗議聯合報污名化精神病友的串連活動,當時也曾經來ptt media chaos版宣傳,活動得到許多人的參與與協助,在此先表達感激之意。

我想說的一點是:向媒體抗議從來就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的家人、朋友,為了那些被不斷傷害、不斷受騙、不斷因為主流媒體而沉淪的台灣公民社會。

TVBS藍嗎?笑話!TVBS一點都不藍,他們在乎的只是市場區隔,他們的面具寫著客觀中立、他們的皮膚刺著泛藍、但是他們的骨頭刻著「我愛錢」;三立綠嗎?放屁!三立一點都不綠,他們在乎的只是廣告收益,他們的連續劇跟政論節目用台語、他們的老闆過去做的是餐廳秀錄影帶、現在播的是5566連續劇,這樣就綠了嗎?

真正的藍,早就死去,真正的綠,早被放棄,媒體沒有藍綠,藍綠是用來區隔市場的,目的是為了在這個收視率從小數點後三位開始計較的血腥戰場中搏得一點基本盤。

TVBS何曾親中?他們何時關心過共產政權下被箝制言論自由的中國人民?他們何時關心過陳光誠、何時關心過吳皓、何時關心過師濤、何時關心過唯色??

三立何曾愛台?他們何時站出來指責周錫瑋打算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他們何時在乎過雲林縣岌岌可危的環境污染、他們何時在乎過自家連續劇的劣質台語污名化了台灣人的形象?

藍綠都是我們才能用的顏色,媒體跟政客能用的顏色只有「髒」!

何須拱手讓出詮釋權!藍是人民的顏色、綠也是人民的顏色,我們要做的是把顏色搶回來,不是怕了媒體,而學著媒體假客觀假中立。

我們要搶回詮釋權,所以要搶回媒體,他們已經把藍綠都弄髒了,弄髒很久很久了....

他們也把我們親人朋友心中的美麗色彩弄髒了,他們對我們愛的人說謊, 他們歧視精神病友、歧視原住民、歧視女性、歧視醜陋、歧視肥胖、歧視同性戀、歧視經濟地位低者...而且逼我們也一起歧視!!

我們不需要客觀中立,我們需要的是透明,以及願意接受檢驗的開闊心胸,我們要向主流媒體抗議,我們不必學習他們的邏輯,我們要告訴他們:Follow us! Because We Will Rule, not you!

延伸閱讀:
我成立的媒體觀察站@Hemidemi

我參與的Global Voices Online翻譯計畫
GVO 翻譯計畫 - Taipedia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
全球之声-全球博客内容中文翻译版

其他:
我目前正參與籌劃「監督NCC與公民審議電信媒體政策」網站。
翻譯freepress的媒體改革手冊。論文荒廢中。

難道台灣人不值得擁有更好的媒體嗎?只因為台灣有兩群在調色盤裡互鬥的王八蛋,所以我們就得忍氣吞聲?怕被抹藍、抹綠....其實是怕被抹髒!

我們能做的太多、太多了...

前進吧!我們要把不求進步的媒體與政治遠遠拋在後頭!!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0 | Comments (31)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8日

關於ubuntu 6.06 Dapper的螢幕解析度

我終究是把筆電的硬碟切出了一塊,拿來安裝了這個讓人喜愛的作業系統,目前使用上一切都沒問題。

唯一的問題是螢幕的解析度:因為系統預設最高解析度只到1024*768,但是我的筆電螢幕是寬螢幕的1280*768,所以看起來有點礙眼。我找了很多網頁,有不少人提到這個問題,也有不少解決方法,但是都不是我這個門外漢能夠了解的。

所以在此小弟誠心拜託路過的叔叔嬸嬸大哥大姐,有人可以指導一個Linux門外漢如何更改螢幕解析度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7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6日

我的「等價交換」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4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5日

公民社會,從《等價交換》開始

從看完judie35的這篇《壯大公民社會,如何去做?》之後,我一直在思考屬於我自己的答案。

陳水扁下不下台,我一直都不太關心,因為我早已說過:我不贊成陳水扁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下台,也不認為715學者連署聲明的真正目的是要陳水扁下台,更不期待民進黨只砍一個陳水扁能重練出什麼東西,但是,如何讓公民意識在台灣成長茁壯,卻是我以為真正重要的議題,也是我的職志。

就因如此,我期盼公共媒體與公民媒體在台灣扎根,我期待有格調的政治人物在台灣出現,但是我卻常常陷入徒批評而無建設的渾噩之中而感到難過與不堪。就算我想把惡質媒體惡劣政客鬥倒,那...鬥倒之後呢?

我想大家的初衷應該都是怎麼讓台灣變得更好,而不是怎麼把這些傢伙鬥倒;只是在極其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我們覺得不先把這些大石頭移開,根本難以繼續前進,久而久之,我們對「移開石頭」有了各式各樣的見解、研究、探討;我們用了各式各樣的方法,例如雕刻、打碎、鑽洞、侵蝕、甚至無視等方式想要「移開石頭」,但是我們似乎忘了:把石頭放在路中央的不是別人,就是我們自己。而且當一部分人想方設法要移開石頭的時候,另一部分人(該說大部分人嗎?)則依舊努力的把石頭推上山,然後讓石頭落下,擋住前方的路。

這「另一部分人」其實也想讓台灣變得更好,只是他們的作法是把一顆顆的石頭推上山,堆起來,建立起高聳的巨塔,希望能站在巨塔之上,將前方的路看得更清楚。但是在過程中,巨塔還沒建成,石頭卻已抵抗不住引力,紛紛墜落,堵在前進的道路上。

於是乎,不論是哪部份人,到後來統統都把心力放在石頭上,有的石頭高高在上,即使搖搖欲墜;有的石頭已經跌落谷底,但依舊頑強死硬,石頭就這麼主宰了我們的生活,我們只剩下石頭可以討論,不管是如何推石聚塔,或是破石開道,台灣人彷彿回到石器時代,或著說,進入了新新石器時代。

但,我們都知道,石頭只是工具、只是建材,不該是生活的一切,而石頭占據我們生命的比例,已經太大。

所以除了「一人一題」跟「我想聽你怎麼想」之外,我想要推動一個名為「等價交換」的串連。簡單來說,這個串連的意義就是:你願意付出什麼來成就公民社會,並以此來交換台灣政治與社會的某一項改變?例如:我願意永遠不亂丟垃圾,以此來交換環保議題更被政府重視。當然,等價交換也要符合比例原則,雖然我們都只是一個個個人,但是每個人的影響力與力量都不一樣。另外,每個人可以拿出來交換的絕對不只一項,關注的政治社會議題應該也不只一個,所以歡迎多提幾項。或者,如果你認為自己能貢獻給台灣公民社會的都很細微,但是你希望交換到政治社會的大改變,你可以用多項個人貢獻交換一個大議題。又或者你屬於某個組織,希望集多人貢獻交換一個大議題,當然也行,總而言之,還是要符合等價交換的基本原則,而我期待大家逼出自己的「底限」。

最後,我希望這串連也是對自己的「制約」--當你經過仔細考慮,寫下串連文章之後,希望你就此開始拿出自己要貢獻的東西進行「交換」:或許開始每天扶老太太過馬路、或許開始每天勤作垃圾分類、或許加入一個NGO努力貢獻...但是請自己時時告訴自己:一旦違背了對自己的制約,等價交換就會失敗,一切就得重來。

當然,歡迎Politikuso創意發想。

註:這個構想取材自漫畫《鋼之鍊金術士》的「等價交換」原理以及《獵人》的「制約與誓約」。我個人的「等價交換」會在稍後用video呈現。

update:我的「等價交換」


【CivilExchange︱等價交換】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4 | Comments (14)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7日

如果你爸爸是blogger...

而你正好想送他「流量」當作父親節禮物的話,可以考慮看看.....

當然,其實這些衣服是baby size,所以比較有可能是爸爸想拿小孩子當戶外行動廣告....
Read Daddy's blog infant T-Shirt Read Daddy's Blog OnesieRead Daddy's Blog Bib

(我跟這家公司一點關係都沒有)

從這看來的:
I want these Merchandise! | www.indrani.net

Posted by portnoy at 18:56 | Comments (4) | TrackBack

關於「有線電視無視運動」

第一:有線電視無視運動的目標群眾非所有的有線電視收視戶,而是那些願意給自己別的選擇的新主動閱聽人。而根據我的觀察,主動閱聽人的數量佔總閱聽人數量的比例逐漸增加,這也跟網路滲透率高、有線電視品質堪慮很有關係,最起碼大家現在都很善於把弄遙控器...

第二:要增加這個運動可能的目標群眾,各個替代方案也需要因應傳統閱聽人收視習慣作改變。例如P2P電視的自設關鍵字選單功能,或是根據使用者過去收視習慣的自動推薦功能,基本的頻寬與畫質問題,增加同儕互動機制以吸引新收視戶等等...

我想,身為有線電視無視運動支持者,我們該寫本清楚完整的介紹手冊出來,包括介紹各種替代方案,使用方式,以及優缺點。

不如現在就來寫吧!我剛剛去pbwiki成立了一個nocabletv的wiki(密碼cablesucks),我想就先在那裡編纂大致的章節吧!如果有人對任一個章節有興趣,歡迎認領撰寫。

延伸閱讀:
廢業青年日記: [推廣]有線電視系統台無視運動
廢業青年日記: 有線電視系統台無視運動‧相性分析
:: ephemeris ::»P2P電視的社會意義
「部落格」是優質電視節目的保證...

Posted by portnoy at 18:01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5日

[轉貼]你雖不是立法委員,但你可以這麼做

原文鍊結:犬間獄實錄---8/5--你雖不是立法委員,但你可以這麼做(請多轉寄引用)
作者:amanta
(本文格式經過修改與重新排列,任何最新消息請至原文網址)

為了要盡力推動修改動保法,我想,我們要讓一些有權力能夠進行協助修法的立委們了解民眾心聲、光靠一兩個立委在立法院內單打獨鬥勢必很辛苦...所以我想,身為人民頭家的朋友們也應該有權力有義務告訴這一群立法委員們我們的心聲與期盼--期盼訴求能夠被受重視,能夠順利的在立法院內以最快的速度推動並三讀通過修改法案:

以下的網址是目前立法院內最新的第六屆第三會期各黨團委員會名單

各個委員的網站可詳見此網址

各位朋友可以前往各個當下入選各黨團委員的網站去陳情或訴求,請委員能夠以生命為前提,以人民心聲為考量,以維護導正社會風氣為目的,讓動保法修法提案能夠在最短時間內順利完成動保法修法的連署及推動修改,不要輕易的讓政府弊端掩蓋立法院內的漫罵,而輕忽民眾訴求與心聲。

立法委員,是民眾所投票選出。雖然民眾無法進入立法院內主導立法修法,但...所選出的委員必須要能夠符合民眾所需的進行立法委員所需善盡的責任與義務...漫無目的的讓弊案掩蓋社會...不僅無法端正民心,更無法取信於民眾..

當我們有所需的時候...就是我們投票選你的原因。平常做秀就算了..但我們真的需要你的時候,就是你該為人民服務的時候了...

弊案永遠掀不完...(也不可能掀的完),愛揭弊案的讓他去玩,請有責任心的委員要站出來為民眾發聲,不要讓國會成天被弊案包圍..民眾的福利與訴求全都拋在一旁....

大家請儘量的去為自己該有的權力發出聲音,寫信也好,在他們板上留言也好。甚至打電話到他們的服務處也好。告訴他們現在台灣的社會動物因為人心變態而慘遭凌虐,卻無法可治..甚至縱容...動物保護法只是空殼...傷害多少無辜生命,讓國際笑話台灣的道德認知,告訴他們我們有多努力的在挽回生命,但卻無力救出生命。他們有職責需為缺失的法令做修改!

我們多作一分,我們就多一顆熱忱的心、我們就多一分累積的力量。民眾沒有上億的金錢可供揮霍,但有上億的熱忱為生命捍衛。說句話..動動手指頭....打個電話....舉手之勞..你就參予了生命革命的過程。不要輕忽自己的力量與存在。
--------------
另外,我目前正在努力收集受虐個案。我想藉由受虐個案的集錄..讓民眾以及官員看清楚虐待動物殘酷性有多高,而設置動保法卻無法做到保護的大笑話。一堆情緒性的文字指責無法讓人臣服缺失,只有真實數據的呈現才有可能明白指出缺失。畫面與數據才有可能把真相拉到檯面上,明白的指出動保法令嚴重的缺失程度,而殘酷的施虐手法也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社會施虐民眾的危險份子。

如果各方朋友以及各方團體協會有處理過確實遭受人類手法虐待的真實案例,請一起協助證據實據的收集提供,需確實為人類施虐,例如...被刀砍...被潑酸..被下毒....捕獸夾...等蓄意傷害事件。而..車禍..重病..或疑似(如橡皮筋)...不能確認是人類所為的事件,則無法成為確切案例的實據

若能協助提供者,請準備以下資料:
1.被虐動物受傷或死亡等之類可見其被虐手法的畫面照片
2.地點
3.發現時間(年月日等資訊)
4.處理結果
將資訊mail至信箱以便整理:amanta@edirect168.com;k59729@ms38.hinet.net

這是為了推動修法...每一個案例都會寫上援救單位...也希望各個角落的動保朋友一起站出來...因為推動修法是需要全台灣的朋友一起參予,偋棄個人之見...真正的幫台灣的動物一個有力的努力。這是一條很長的路,當初修定成立動保法也是歷經將近10年之久。但我想..當下的現在...大家的動物保護意識都以正面成長,聚集大家力量....修法案才有可能不會被凍結一旁。

我的力量非常有限,只能依靠大家及其他處理過相關案例的團體協會或義工才能將這些數據呈現出來,請各縣市的協會或團體朋友們大力幫忙這一次的資料提供...

萬事拜託~!!!!!

Posted by portnoy at 22:26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2日

可以...給我嗎...?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rian boulos.


我是指冰淇淋....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1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7月28日

統統一句話解決!

最近想寫的東西太多,擠在腦裡又丟不出來,乾脆偷懶,都用一句話解決好了。

1. 部落格、政治、公民社會(其實寫過了)
茄苳樹窠:壯大公民社會,如何去做?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一個人的學運?
Sounds and Fury:部落格如何改變政治?
結論:台灣政客跟媒體都無恥,再有抱負的部落格都改變不了無恥。
update:冷飯熱炒(我還是很想推起來就是了):台北、高雄的部落客們,動起來吧!

有感於此,小弟在此倡議,希望邀集北高兩市的部落客成立候選人監督與選風端正小組,儘早開始籌劃收集資料,讓所有人都能透過部落格來更了解候選人的政見與操守,迫使政黨以務實負責的態度面對選民的問題與質疑。

2. NCC爭議(舊瓶裝新酒)
NCC違憲後,該如何亡羊補牢?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NCC請繼續加油!
短評:NCC總辭的時機已經過去,行政院跟NCC如果不加強溝通跟互信,會很慘。現在要緊的是公民監督NCC,要讓NCC每場會議、每個決策都透明到不能再透明...降低政治、財閥的干預。

3. 公共電視影片素材開放(總算跨出一步)
言之無物: [媒體]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新聞跟討論區的RSS呢?新聞部的編輯部落格呢?我還在等...

4. 陳光誠律師受審(大家都在對抗政府)
光誠快回家: 莫之許: 記一次快樂的旅遊——沂南之行
比起來,台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我覺得台灣民主早就被政客砍掉了,所以我們不用擔心該不該砍的問題,擔心怎麼重練吧!

5. 網摘、著作權、RSS、CC爭議(國外版本)
MediaShift . Digging Deeper::Should Community-Edited News Sites Pay Top Editors? | PBS
…My heart's in Accra » Can Creative Commons and Commercial Aggregators learn to play nice?
台灣吵過了,接著國外吵。

6. 中國,網路,與人權(重要的是尊重)
RConversation: China, the Internet & Human Rights - a long analysis
身為台灣人的我又何嘗沒有犯這種毛病呢?要幫助中國人,要先瞭解中國人更希望大家看見他們的進步,而不是老是抓著政府的辮子在那扯啊扯的...西方人把中國人的人權議題當成西方人的偉大使命,不啻是又一種十字軍的偏狹與無知。

好了,就這樣交代過去吧!接下來的暑假我要認真主打這個議題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2 | Comments (6)

2006年07月27日

雖然被提名,但原因不明

我一個禮拜前收到Asia Society執行副總裁寄給我的一封信,告訴我被提名為Asia Society即將於今年十一月17-19號,在南韓首爾舉辦的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image001

信中內容是這樣的(懶得翻譯...直接貼):

Dear Mr. Cheng,

I am pleased to inform you that you have been nominated to serve as a delegate in the Asia Society's upcoming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to be held on November 17-19, 2006 at the Shilla Hotel in Seoul, South Korea.

The Summit will bring together the most dynamic next generation leaders from Asia & America to develop imaginative ways to address the most critical issu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The conference will explore the greatest challeng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develop common approaches to addressing these shared challenges, and cultivate the long-term relationships necessary for developing these responses. Following the meeting, delegates will continue to be engaged through a dedicated web space and invitations to future summits. Participants will attend a variety of keynote speeches (Former South Korean President Kim Dae-jung and other leading figures), panel discussions, and breakout sessions, in an effort to develop new ideas for building a stronger Asia-Pacific community.

This year's Summit will address critical issues involved in the building healthy, inclusive, safe, and vibrant societies within a framework of values-based leadership. Cross-sectoral and cross-national engagement is the hallmark of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and participants will include leading figures from across the fields of business, politics, civil-society, media, arts & culture and academia. This two-day forum will bring together 200 emerging leaders from multiple sectors from across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all under the age of 40.

The selection process for this exclusive, invitation-only conference has three steps. You have already passed the first step by being nominated based on your record of excellence. The next step is for all nominees to fill out the attached form indicating your interest, availability, and English proficiency, as well as provide a paragraph length bio, date of birth, contact information, and a brief 100 word description about your interest to participate in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An Asia 21 selection committee will then select participants in accordance with various criteria, including the candidate's record and willingness to devote the energy and expertise to help tackle the most critical issu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The Asia Society will provide accommodation and local hospitality during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s Summit. Although we ask participants to cover their own travel costs to and from the Conference, a limited number of travel grants are available for those in need of assistance.

As you may know, Asia Society is a leading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strengthening relationships and deepening understanding among the peoples of As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Founded in 1956 by John D. Rockefeller 3rd, the Society reaches audiences around the world through its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and regional centers in Houston,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Washington, DC, Hong Kong, Manila, Melbourne, Mumbai and Shanghai. A nonprofit, nonpartisan, educational organization, the Society provides a forum for building awareness of the more than thirty countries broadly defined as the Asia-Pacific region - the area from Japan to Iran and from Central Asia to New Zealand and the Pacific Islands.

We hope that you will be interested to be considered as a delegate to the Summit. We ask that you please contact Hee-Chung Kim on e-mail at hkim@asiasoc.org or by fax at (212) 327-2280 with any questions you may have and that you please send her your completed nomination acceptance form by no later than July 31, 2006.

We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oon.

Sincerely,

也就是說,我在不知道有這回事的情形之下通過了第一階段(聽起來是不是很像詐騙集團?)..........

當然,這不是什麼詐騙集團,而且我也很有興趣參加...但是有兩個問題:
  1. 來回機票和交通要自費;
  2. 十一月...我應該已經在軍中了。
這兩個問題不是不能解決,只是成本很高,我擔不起><....所以我拖到現在都沒有回信...

然後昨天從台北回來以後又收到一封催促信:
Dear Mr. Cheng:

The Asia Society recently sent an e-mail letter from Dr. Jamie F, Metzl,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the Asia Society, informing you that you have been nomina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Asia 21 Young Leader Summit to be held November 17-19, 2006, in Seoul, South Korea. The Summit will bring together Asia and America's most dynamic next generation leaders to develop imaginative ways to address the most critical issues facing the Asia-Pacific community today.

Since we have not received word from you as yet, we are following up to request your reply. Please let us know if you would like us to resend your invitation or can answer any other questions you may have. The Candidate Form is attached for your convenience.

We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oon.

我該怎麼辦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20:22 | Comments (21)

726記實

我搭上早上八點二十的日統客運從嘉義民雄前往台北,我背著筆記型電腦包,身穿黑色海虎戰袍[背後有「戰你娘親」四個大字],短褲拖鞋。

12點半,我飢腸轆轆,到了冷冷清清的國民黨八德大樓黨部門口。門口左右各站著一名警察,左右環伺著。許多台SNG車也在隔壁的中央日報大樓旁待命。我走過八德大樓,看見前方人行道上許多年輕人聚在一塊,我猜大概就是樂生聯盟的朋友們吧,不過我並沒有上前去打招呼,因為我注意到對街有兩台警用巴士,我跨過了馬路,開始對著這兩台巴士照啊照的,裡頭坐滿了的警察儘管見我如此,也沒有什麼反應。

我回到國民黨部前,坐在人行道上的矮圓柱上等著,等時候來臨。幾個年輕人開始在國民黨部前來來回回,好像在看地形。一名老伯伯坐在我隔壁的矮圓柱上,他看起來身體健康,手足完整,不像是樂生的阿伯,但他也一直跟樂生聯盟的年輕人聊天,大概是來聲援的(的確是)。

時候到了,人也越聚越多,大概七八十個人,拿著各式道具、文宣、海報,走到國民黨部前,這時原本坐在警車上的數十名警察也下了車,過了馬路,集結在國民黨部大門前,配備著警用盾牌,有的則拿著警棍,長短不一。

一位警察長官一直與樂生聯盟的領導者溝通,希望他們下次再來,回去申請集會遊行,警察會盡量給樂生聯盟方便,但是活動勢在必行,於是雙方大致同意互相留點空間,讓抗議用最快的速度結束,當然,也得國民黨的馬英九馬主席能趕快下來答應簽署連署書,承諾不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才行。

活動即將開始,抗議人士先排好陣型,幾個年輕人手拿各式標語文宣海報布條,面對著被警察擋住的國民黨部門口。領導人用麥克風說:等一下樂生的幾位阿公阿嬤過來,活動就正式開始。這時抗議民眾與警察盾牌之間的距離是3公尺。

樂生的阿公阿嬤很快的到了,他們站在最前面,站著對他們大多數的人來說,已經是種酷刑,樂生聯盟沒有準備椅子,只好跟八德大樓借,警察也允諾了。各家媒體攝影機也湧入搶畫面,這時候警察下令往前,盾牌跟阿公阿嬤的距離只剩下一層記者人牆擋著,開始互相推擠,抗議民眾只能稍微後退,因為再退下去就是大馬路了。我以為警察剛剛說要互相給一點空間,讓活動趕快開始趕快結束...我八成是見鬼了。

警察毫不相讓,阿公阿嬤索性脫下假腳,就坐在地上。過了十五分鐘,椅子還是沒有送到。又過了幾分鐘,就在發言人用麥克風再次向國民黨借椅子的時候,幾位大樓警衛剛好也拿著椅子下來。於是十幾位樂生的阿公阿嬤才有了座位,警察跟樂生聯盟也決定各自後退一步,留點位置讓他們能坐的比較舒服。

這時候活動才正式要開始,警察突然舉了第一次牌,警告抗議行為已經違法,要求現場民眾馬上離開。大家並未加以理會,發言人開始陳述今天來到國民黨部前抗議的緣由,就是多次的陳情抗議都無效之後,711更遭到北縣府拒絕承諾三大訴求,並以警力強行驅離抗議者,周錫瑋更在之後不斷放話,宣告一個月內不排除強行拆除樂生院,這不啻是最後通牒。

現場播放著711當天的畫面,各家媒體攝影機都拍了,但是會不會上...我猜是不會。接著台大劉可強教授與台灣人權會的代表陸續發言,表示樂生療養院的病友人權不容執政者忽視,說趕就趕,喊拆就拆。

樂生的幾位阿公阿嬤也輪流發言,我聽的不禁動容,不是因為他們的手足扭曲變形引我同情,而是因為他們言語中富有智慧,他們瞭解所有問題癥結,捍衛自己的人權,對於所有打擊樂生的謊言都能一一反駁,就連聯合國譴責台灣政府的公報內容都一清二楚,當然,這些資料應該都是樂生聯盟的年輕人提供的,但是真正拿來有力進行論述的是樂生的阿公阿嬤自己。

一位阿公說馬市長之前台北淹大水還說什麼哪裡的老樹很寶貴,請馬市長來看看樂生吧!到處都是七八十年以上樹齡的樹木,不看在人的份上,起碼也看在樹的份上。要把這些樹砍掉,馬主席會心痛死喔!

國民黨副秘書長還是什麼鬼的下來了,他講了很久,我聽了很久,一點重點都沒有,真是了得,敢情是受過專業的廢話訓練了。他一直重複希望達到四贏的局面,而第一贏就是樂生的各位阿公阿嬤,但是從頭到尾都不願意做出承諾,也不願意表示國民黨反對強制拆遷,最後一位阿公聽不下去了,直言「這種官話已經聽太多了」,於是這位什麼長的悻悻然地帶著陳情書離開了,離開前還說自己是第一次來跟樂生溝通,對情形不瞭解...我不懂那派他下來幹嘛的?

這位副秘書長講到一半,有人大喊台中市長胡志強來了,於是大家焦點馬上轉到他身上,我剛好在他旁邊,他本想快步通過,怎料被圍住,不過他的確是個見過場面的人,馬上沉穩地表示他瞭解這件事,他認為強制拆遷是不好的,但是地方政府有很多法令細節要考量,他是中常委也是地方首長,會幫忙傳達給周錫瑋跟馬英九,當發言人請他明確承諾他反對強制拆遷時,他狡猾地說:「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事實上他沒有說。

發言人接著宣佈要舉行一個儀式,象徵北市縣府替台灣弱勢人權送終:幾位年輕人抬著用白布蓋著的長箱狀物體(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棺材),配合鼓聲,緩步走向集會人士正中央。

警方舉了第二次牌,同時唸了幾個名字,大概是帶頭抗議的,說他們行為違法。之前那段期間警方並沒有其他舉動,只是依舊勸在場人士離開。我以記者身份穿梭自如,一下子繞到警察後方,聽他們論些什麼,一下子又能直接穿越盾牌圍陣,站在樂生這邊;有幾位警察問我是幹嘛的,我說「記者」,警察看了看名牌,就不管我了。

我聽到有警察說「這些人很煩」,我也聽到有警察說「不要擔心,我們是站在你們這邊的,不會趕你們」,不過絕大多數的警察,不管男女,都只是在作他們被交付的工作。

警察改而勸樂生的阿公阿嬤先離開,態度很禮貌,表示不希望看見阿公阿嬤被太陽曬中暑,但是也藉此小小威脅了阿公阿嬤:「不要害年輕人」。幾個阿公阿嬤心軟了,在攙扶之下站了起來,樂生的人還搞不清楚狀況,不知道阿公阿嬤怎會起身要離開,稍微溝通了一下之後,於是先讓阿公阿嬤到後面稀疏的樹蔭下休息。集會發言人這時候宣佈活動結束,但靜坐將持續到下午五點,如果國民黨繼續沒有回應,不排除絕食抗議。

一位大鬍子叔叔拿起麥克風告訴大家,中正紀念堂前的黎姓大學生已經昏倒送醫。他也舉中國六四天安門的例子,說只要人民持續下去,就算趙紫陽這個階級的人都來廣場跟人民見面,但是國民黨卻派狗來見人。

後來就沒有再見到發言人了,聽說被警方釘上了,所以幾位帶頭說話的人都先離開了。警方派出很多蒐證人員持DV不斷拍攝,我們也反拍回去,事實上,這真是場媒體戰,主流電子媒體派出的機器反而顯得勢弱了,人手一台的DV,DC,照相手機讓現場到處是你拍我我拍你。

接著就是耐力賽了,從兩點快三點起,所有人就三三兩兩各自圍成一圈,坐在地上,大多數人看著樂生的紀錄片,其他人則間或談話或討論接下來的事情。第二次舉牌之後,警察也沒有其他動作,開始輪流扛盾牌,天氣很熱,不時有人替阿公阿嬤擦汗倒水,警察也輪流進大樓去吹吹冷氣,或是不斷喝水。

我的相機記憶卡出了狀況,讀取異常,於是我改用內建的小小記憶體。好在靜坐也不需要拍什麼。各台連線記者去了又來,來了又去,好似看熱鬧般,很沒有參與感...他們不是公民,只是記者...還好個個都長得不錯,不然看了會很煩。

北市捷運局某官員這時離開大樓,被大家發現,他拿著白色紙袋匆匆坐上車,來不及擋住他。樂生的阿嬤說:「啊依丟心虛啊!」

兩位學生跟兩位阿公阿嬤決定主動進去國民黨部送連署書給馬英九,但是被門口的警衛與員警攔阻,溝通不成,只好請警衛代為轉達。

我跑來跑去,有不少人盯著我的名牌看,不過大多是好奇,不是認識我。有兩個朋友倒是認出我來,一位是Dylan,另一位是dreamf。很高興能跟這兩位聊了不少,交了兩位好朋友。dreamf也寫了一篇公民報導

鄭村祺跟楊偉中都來到現場聲援,混亂中我還看見李全教快步走進大樓。我來黨部的途中也看見國民黨立委潘維剛走進微風廣場。Torrent拿著相機滿場飛舞,他照的相片在這。一位年輕人和我說聲「不好意思,借過」,就開始坐在右側牆邊靜坐絕食,過了不久,另一位同學加入了他的行列,儘管許多媒體攝影機對著他們直拍,他們依舊帶著口罩,上頭貼著的標誌,低著頭不發一語。

五點,現場開始騷動,因為警方開來兩台空的警用巴士,停在國民黨部前的大馬路上。「五點半」,時間確定了,再過半個小時警方就要採取一些「必要動作」,聽聞這個消息,大夥還是不為所動。五點半,警察宣佈將開始「柔性勸導」,並且不斷要求每個警察注意「服務態度」,警方沒有動用警棍等武器,而是派出男女警員圍住還坐在地上的人,並且開始推進。我擋在中間,拿著相機,想用記者身份緩和他們前進的速度,卻根本擋不住,差點被推倒。

警察先說:「好啦好啦!~你們的訴求已經達到了,我們也讓你們待在這裡很久了,可以解散啦!」許多人被推擠,不得不站起來,還是有些人坐在地上手勾著手不願起身,警察決定搬人。一位警官氣急敗壞地對拿著牌子的警員說:「馬上舉牌!」但是那位警員沒有舉牌,彷彿沒有聽見,警官又說了幾次,這位警員才把牌舉起來。

我相信這些警察並不願意這樣作,但是不可避免的,還是有群眾因此受傷了。即使只剩下三兩個人坐在地上,表示自己是自願坐在這裡,有什麼不行,犯什麼法?警察依舊不理會,拉住他們的手臂大力向上拉。有個拿著相機的年輕人擠到裡面,一下子被警察推擠出來,於是他大喊「我是記者」,但是對面的警官說:「那是學生仔啦!」依舊被擠到外頭。

「不是要柔性勸導嗎?」這是我的質疑,也是被硬拉起身而手臂受傷的人的怒吼。

樂生的阿公阿嬤本來決定配合離開,畢竟相較起來,北市警察的態度比北縣好太多了,但是看見警察又再次動手,彷彿要重演711,於是甩開攙扶,停下腳步,對著警員大罵:「要抓就來抓我啊!」「我八十幾歲了,吃牢飯住平房比住高樓大廈可能還舒服點!」「國民黨不如共產黨!」「五十年前國民黨對我們這樣作,五十年後國民黨還是一樣!」一位阿嬤說:「看上面,大樓上寫著共產黨,只有心裡沒鬼的人才看的見!」

於是警員鬆開了手,我們被驅趕到人行道上,擠在一起,我站在阿公旁邊,看著露出無奈神情的警察。另一位樂生的女發言人扯開嗓子對著所有人,當然也包括馬英九重複表達了今天來到這裡的目的,只是希望國民黨承諾不要強制拆遷,然後我們才可以坐下來談替代方案。請馬英九要有政治擔當,不要一直切割,置身事外。

最後,大家一起大聲地向國民黨部喊了口號:「反對強制拆遷!樂生全區保留!...」就準備散去。不過我擔心地上的垃圾煙蒂會被有心媒體拿來做文章,於是趕緊跟幾個人一起把垃圾煙蒂清一清。一位警員看我們在清垃圾,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說:「辛苦你們了!」我也回說「你們也辛苦了。」他說:「我們沒辦法,我們是要賺錢啊,你們不一樣,你們是作義務的!」

我聽了很辛酸,我很想回他:「你們領的是人民的錢,要保護我們,不是政客!」但是我沒有,因為體制不改,這只是空談,我無法說服一個警察起來革命,也無法要他抗命、放棄工作、不管家計...在政客之前,人民只是一沱屎,警察又何嘗不是被當作奴隸使喚?

我跟Torrent打了招呼,就走了。我從頭到尾沒有跟樂生聯盟的成員打照面,我對他們的行為有很高的敬意,但是也認為操作手法上不夠細緻,沒有完整規劃。樂生的朋友們走到隔壁又隔壁的大樓下廣場坐著,沒有離開的打算,我想他們應該還有下一步。


Posted by portnoy at 17:18 | Comments (20)

726,我和你們在一起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0 | Comments (4)

2006年07月26日

habe ich geschwiegen...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大家可能都聽過First they came...這首詩,我也聽過,很久以前,但是我忘了是在什麼脈絡之下聽的,後來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有人引述這段文字,就連綜藝節目主持人李濤都很愛在知名的綜藝秀2100全民開講裡頭,指著厚西卡紙上的這幾行字,口沫橫飛。

我雖然忘記我起初在哪聽過「一開始他們來抓...後來沒有人替我說話了」,但是我記得那時候感覺並不是很好,總覺得這段話哪裡怪怪的。後來有一次跟lvoe在聊天時,剛好也聊到這段話,我才真正把自己對這段話的質疑想透徹:我覺得替誰誰誰說話,或是在誰誰誰遭遇困境時挺而作聲,不該是為了將來或許有一天,自己遭遇困境時需要自己幫助過的人回報,替自己發聲;我今天決定站出來,不是因為怕將來施暴者有日會將目標轉向我,而是因為當施暴者傷害與我毫無相關的人的時候,他們其實也同時重重地傷害了我的心、我的信念...而這才是我要站出來的原因。

事不關己,其實往往是假象。或許施暴者沒有直接對你動手,但是他們的骯髒行徑無不侵蝕著民主的基石--或許可以借用「民國維新學運」的說法:民主胎盤。危巢之下,焉有完卵?

「人溺己溺」的意思是說「別人溺水,要當作自己溺水一樣」,但是「當作」這們功夫很難,另一個人的靴子總是沒有那麼好穿;只是:何必「當作」呢?因為你我早已自溺而不自知。別以為自己是在岸邊高處,看著溺水的人拼命揮手喊救命;我們是在水底還沒浮上來!

下午一點,國民黨黨部門口,馬主席,周縣長,我要浮上來了

CIMG3712

7/27補記:
寶貝LUCKY的我 - 捍衛樂生,一種信念的堅持

我不認為你和我是近親,但是,如果每逢世界上發生非正義事件時,你就憤慨得發抖,那麼我們就是同志,這才是更重要的。

切 格瓦拉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9 | Comments (8)

2006年07月24日

各位公民記者,7/26下午一點國民黨黨部見

我是記者,不受集遊法限制的公民記者!

7/26日,我會戴著印有【龜趣來嘻-Unlimited】部落格總編輯兼總主筆兼記者身份的名牌,前往國民黨黨部大樓進行「採訪」。

如果有其他「同行」要順便來辦網聚,那再好不過了。人多一點可以現場辦卡啦ok大賽。


「反暴力迫遷,護樂生人權」726包圍國民黨緊急動員!
從康樂裡到樂生院 偽善的政客已無處可藏
毀棄社群 就是人群滅絕 逼遷樂生 就是人性犯罪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反迫遷護樂生連署行動【反對強制拆遷樂生院連署聲明】

義氣相挺!!:
       - Against the fucking law!!!

所謂客觀新聞編採邏輯,只是變成記者們快速製造新聞的一種偷懶手段
反正只要採訪固定政府官員嘛,只要乖乖記下發言人說的話處理一下就好

客觀新聞學的遺害,只是更鞏固了合法體制內的當權者! 那些體制外的老百姓變得連屎都不如!

Posted by portnoy at 15:04 | Comments (15)

2006年07月22日

我找到小真姊姊了

...Oops!!...Oops!! ----這是羅康妮的blog

如果我是小傑,我大概會為了看小真姊姊而繼續補習、寫重複的考卷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7 | Comments (3)

2006年07月19日

好聽到讓人想嘆氣...

聽歌聽到大嘆氣是我對好音樂的最高禮讚

...其餘...無話可說....

博客來音樂館>謝宇威 / 一儕花樹下


這有一首山歌可以聽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6 | Comments (5)

2006年07月11日

[新聞追蹤]遠興化工廠與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

剛剛例行性地上媒觀網站去看看有沒有網友投訴媒體,發現這篇新留言

媒體被收買~~無處吐苦水
你好!!我代表桃園縣大溪鎮月眉里
我們想訴求我們在地人的心聲
大溪鎮是個好山好水好風景
為什麼要讓化工廠進入我們大溪月眉里呢??
我們的訴求到那都被打回票
為了這間工廠 我們花了很多心思了解法律
但是卻沒有任何官員幫助我們
我們不是排斥任何公司來大溪鎮發展的
只是我們不懂
1.在板新水廠上游地區是水源水質保護區
卻可以建化工廠??
2.為什麼環保局說不需做環評??
3.為什麼乙種工業用地卻可以做石油製品呢??
4.我們桃園縣得官員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替我們說話??
為什麼?? 為什麼??
求幫我們主持公道!!
求幫我們主持公道!!
http://tw.myblog.yahoo.com/jw!1Vq4UvGeGRn_cLz9VwT3.RdG91Q-
我第一個動作自然是點進這個yahoo blog去看看,稍微瞭解了一下狀況,感到事態嚴重。接著我好奇為何留言者會來媒觀投訴,而且標題寫著媒體被收買,無處吐苦水?當真完全沒有媒體報導嗎?

我用google新聞和Yahoo新聞搜尋了遠興化工,桃園 化工廠,大溪 化工廠,大溪 砂石廠....等多種關鍵字組合,都找不到任何一則新聞,我也上了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蘋果日報、自由時報等電子報網站去搜尋,都找不到任何一則報導。

後來才想到應該用google和yahoo的網頁搜尋去全盤搜一次,才分別找到這兩則--
第一則是一個月前(6/6)的東森新聞,在Yahoo的庫存頁面裡頭翻出來的:
桃縣/化工廠進駐社區 大溪居民強烈反彈

【東森新聞報 記者陳威佑/桃園報導】

桃園縣大溪鎮月眉裡上石屯一處工地,因為一間化學工廠剛拿到建照準備進駐,卻遭到當地民眾強烈反彈,原本有民代是希望透過協調的方式,請縣府環保(新聞)局人員前往進行環境評估,不料,5日場內卻出現另一批抗議民眾,場面混亂,經過協調後,雙方同意在11日下午召開說明會再做處置。

據悉,位於大溪鎮月眉里上石屯第二旭橋遠興化學工業公司,目前正在大興土木動工,但因為附近住有許多社區居民擔心一旦化工廠設置後,日後可能衍生污染水源及鍋爐爆炸等問題,因此,5日齊聚在場內進行抗議。

縣議員邱顯二為了解該工廠有無申請設立公司、工廠登記及是否是出環境影響評估與該地號土地開發使用是否符合相關法令,分別找來縣府環保局、工務局、地政局、農業局及城鄉發展局等官員前往會勘,但在和廠方做協調溝通時,50多名抗議的民眾即不滿的表示要求該公司停工,場面相當混亂。

里長鄭添富見情況混亂,立即表示,社區內有化工廠進駐,他和里民一樣對於是否會造成環境污染感到擔心,但目前廠商剛拿到建照,還沒有進行運作,廠址也並非在山坡地,不在環保局列管的環評範圍,因此一切,希望能在11日和廠商進行溝通後再做定奪,如果該化工廠有任何不法,他將帶頭抗議,不讓該工廠在該處設置。

而工商發展局人員也表示,遠興化工的確是有申請證照,只是現在證照一切都在審核程序,要斷定廠方違法,可能會有憑無據,因此,希望民眾11日再處理此事。
另外一則就是桃園縣政府環境保護局的環保留言版
在水緣區興建化學工廠 留言日期: 2006/6/13
作者: 桃園縣大溪鎮月眉里居民
留言內容:
星期日那天
是益州(遠興)化工廠說明會
那天請來環保局ㄉ"大人物"ㄚ
來就說不需做環評
告訴我們做環評需要三個條件
還說他們不符合那三個條件
結果我們里民拿出條文給他看
在水源區須做環評
被我們這些里民回到沒有話
做在那傻傻ㄉ看
今天我替我們里民發文給環保局
想問看看為什麼??
為什麼在水源區不需要做環評呢???
有誰能告訴我們里民呢???


主題:
Re:在水緣區興建化學工廠 回覆日期: 2006/06/15
作者: 綜計課
回覆內容:

台端您好:
有關遠興化工公司設廠乙案,為免除民眾疑慮,本局業已函請該公司再提詳細設廠資料送審,俾利函轉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確認其開發行為是否須辦理環境影響評估,謝謝您的來信。

局長 蘇俊賓敬覆
按照東森一貫的雜碎報導方式,當地居民組成的抗議團體依舊被描寫成突如其來、不明究理的搗亂者,我根本看不出來這則報導能夠給任何人什麼有用的資訊。

媒體是否真的被收買還有待商榷,但是六月到現在,媒體的目光全部被莫名其妙的、和公眾利益無關的、裝神弄鬼、胡亂牽扯的、在偵查不公開原則下根本不應該被報導的兩件司法案件給佔據,卻一點不假。然而在這個害怕獨漏的媒體氛圍之下,有可能只有東森去採訪嗎?

想想覺得不可能,剛好我在學校,於是馬上登入學校的聯合報知識庫去搜尋,果然又找到一篇:
大溪設化工廠 鎮民連署說No
記者劉愛生/大溪報導

大溪鎮月眉裡、永福里民昨天連署陳情,質疑「大溪是河川水源保護區,怎能設置油煤製造業」,要求縣政府10天內召開遠興化學公司在大溪設廠公聽會,否則將發動200多人到縣政府抗議。

遠興化學公司經理郭進起表示,今年2月向縣政府合法申請建築執照,在大溪鎮月眉裡石屯段興建工廠,經營項目是購買中油公司基礎油後加工、包裝兼當倉儲,沒有汙染公害等問題,且石屯段非水源保護區,希望化解鎮民疑慮。

遠興化學公司上月在大溪鎮月眉裡大興土木,因建廠訊息不明,引起大溪鎮月眉裡、永福里民不安,成立「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居民擔心一旦化學工廠啟用營運,日後可能衍生水源汙染、排放廢氣等公害問題;並質疑大溪鎮是環保署規劃的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縣政府怎能同意遠興化學公司在大溪設廠。

「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昨天向縣政府陳情,質疑為何未被事先告知要興建化工廠?要求縣政府環保局、工務局、消防局等單位在10天內召開遠興化學公司設廠公聽會,逾期將發動200多人到縣政府抗議。

縣政府工商發展局表示,目前僅核准遠興化學公司申請興建工廠,業者尚未申請營利事業登記證,如果業者經營項目是「油煤製造業」,除了要召開環境影響評估作業外,依規定也不得在大漢溪上游的水源保護區經營任何汙染行業。

【2006-06-21/聯合報/C2版/桃園縣新聞】

中國時報的資料庫因為中正大學沒有訂閱,所以沒辦法找,但是既然知道是6/21的新聞,我就再試著換關鍵字去搜尋中時電子報,又被我找到這則報導
2006.06.21  中國時報
遠興擬建新廠 大溪居民反對

蘇守華/大溪報導

遠興化學公司計劃在大溪鎮月眉裡石屯段新建廠房,引發附近居民汙染疑慮,已組織自救會展開抗爭,昨天並向縣府寄發陳情書,希望10天內召開公聽會,否則將採取激烈抗爭。

遠興化學公司對於居民的疑慮表示不解,認為去年九月取得合法建照後,今年二月起開始在當地新建廠房,一切合法,新建廠房準備做為分裝加工基地,沒有製造及汙染疑慮,未來廠房還必須接受環保評估及消安檢查等,盼居民能夠理性對待。
不過,居民不信遠興化學公司說詞,昨天向桃園縣政府寄發陳情書,列舉反對建廠理由包括:工廠位於石門水庫、板新水廠的水質水量保護區內,可能威脅自然景觀與民生用水,加上鄰近住家安全堪慮等。

居民自救會長黃文中強調,遠興化學公司的說詞含糊,提不出數據資料,根本是敷衍了事,希望縣府重視這個問題,目前已透過縣議員楊朝偉聯絡,盼在10天內召開公聽會釋疑。
這樣看來,並非完全沒有報導,只是流於淺碟與表面,著重衝突而非實質,台灣閱聽人應該早已習慣這種報導方式。然而這是一則沒有被繼續追蹤的報導,這樣的新聞太多太多了,沒有衝突就沒有報導,沒有活動就沒有報導。當地居民懷疑遠興花了錢堵住媒體的嘴,所以沒有後續報導,這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如果真的如此,遠興只怕是白花錢了,因為台灣媒體根本沒有興趣去追蹤、去探究。而我們還能仰賴這樣的媒體嗎?

其他媒體報導就很難找了,如果有人找到煩請順手提供一下;另外如果有人知道水源保護區到底是怎麼劃分的,也請告訴我。我會試著繼續追蹤這則新聞。

7/13 更新:

我到自救會的blog去留言,很快就有了回應,虎爺說:
portnoy你好: 我是嘉義人.也是愛鄉反化工自救會發言人感謝相挺 溫馨難忘.大溪鎮除了南興里之外全部屬板新集水場上游也是石門水庫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為維護本地自然生態景觀避免過度開發,各級政府都以最高標準來規範,來保障幾百萬民眾飲水及環境生態安全。此種高污染工業進駐嚴重破壞及威脅水源保護區安全。

灣省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第十二區管理處來涵證實大溪鎮月眉裡石屯段上石屯小段2-1、8、11、11-5、11-6、13-5、11-2、10-12、2
-8等9筆土地,位屬板新給水廠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禁止或限制區域內貽害水質水量之行為,本案基地亦位於板新鳶山堰水庫集水區範圍。有你支持大溪
月眉依然美麗....也歡迎你有空可來訪.誠摯邀請  TKS
除此之外,自救會的成員還收到遠興化工發出的存證信函,恐嚇意味很重。雖然目前暫時停工,但是復工只是遲早的事。我很想找時間去大溪一趟,但是最近很難排出空檔....

7/17 更新:
遠興化工案發生過程 - 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

事由說明: 
位於桃園縣大溪鎮月眉裡信義路502號之遠興化學股份有限公司石化工廠於2006年2月份開始動工興建。令我們質疑的是,對月眉裡與永福二里居家生活環境有重大影響的該化學工廠從申請至動工,月眉與永福二里的居民們竟然毫不知悉,或是沒有被告知實情。


眾的不滿聲傳出後,廠方於2006年5月28日下午3時召開說明會。可是廠方代表敷衍其事,對民眾的疑慮含糊其詞帶過,引起民眾更加不滿,要求廠方於
2006年6月11日再召開一次說明會,並攜有關資料數據詳細解說。會後幾位有心人士相約成立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並立即積極運作,獲得眾多迴響。

2006
年6月11日下午2時召開第二次說明會,不料,廠方代表依然敷衍其事,不但說辭含混還提不出任何數據資料來,連縣府有關人員也對相關資料不甚理解!在憤怒
的民眾不斷質疑與要求之下,大溪蘇鎮長允諾行文縣府建請暫令停工,等廠方備妥詳細資料數據後,再向民眾清楚說明。結果,廠方依然繼續施工,不理會鎮長所
言。自救會正式成立。

2006年6月30日下午7時召開第三次說明會,自救會備妥相關法律條文質問廠方與縣府官員。令人憤怒的是,不但廠方還是說不清楚講不明白,連縣府官員也還是無法釐清相關設廠事實,只承諾會在一個月之內給民眾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們質疑,為何民眾們沒有被事先告知要建化工廠?為何廠方一再說不清楚講不明白?難道是不願說出真相?難道其中另有隱情?我們民眾沒有知的權力嗎?縣府官員為何不能依法行事?釐清一個違法的事實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嗎?

反對建廠理由:
一、遠興化工廠位於石門水庫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內。為維護本地自然生態景觀免受污染與破壞,我們反對建廠!
二、遠興化工廠位於板新集水廠上游並緊依大漢溪支流,為維護大台北地區民眾飲水安全,我們反對建廠!
三、遠興化工廠四周有眾多住家,一座化工廠聳立在旁,有誰能夠安心過日子?一旦出事將禍及龍潭、八德與三峽等地區,且等出事後再來善後就來不及了,因此,我們反對建廠!

我們不是無理茲事的暴民,但也不是坐等宰割的順民。我們要求的不多,就是希望安心生活而已。
為了這個小小的希望,我們將會堅持到底,決不放棄!

里民的疑慮:
遠興化工已經召開三次說明會,但是卻無法清楚說明下列事項:
一 針對第一次說明會的諸多疑問,廠方允諾將於第二次說明會時提出書面說明,不過,事實上沒有提出任何說明文件。第三次說明會時亦無提出。     
二 第一次說明會時,廠方自稱益州化工廠,並稱其製程為「蒸餾潤滑油」,且有色無味。第二次說明會時,廠方自稱遠興化工廠,並改稱其製程為「混摻調配油品」。第三次說明會時竟也含混帶過,沒有說清楚講明白。
三 有里民於說明會時質疑廠方,竟於會後收到廠方寄發之恐嚇性存證信函!廠方為何有該里民的詳細私人資料?是否有人洩密?     
四 遠興化工廠位於石門水庫水源保護區,依法不得設立,該廠是如何取得設廠執照的?我們強烈質疑有官商勾結情事發生!
五 第三次說明會時,縣府官員宣稱將於一個月內釐清遠興化工設廠是否合法。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改變許多事,我們擔心廠方將會有所行動,以排除各種設廠障礙。

如果遠興化工設廠成功,屆時大溪居民與大台北地區民眾將蒙受無法補救的傷害!
懇請台灣所有有能與有德人士以蒼生為念,全力制止遠興化工廠於水源保護區設廠,大功大德,不勝感激!

愛鄉土反化工自救會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5 | Comments (0)

2006年07月05日

我的危險心靈(十)

我決定把這些往事寫出來,透過自我紀錄,然後自我反省;至於寫完之後能不能繼續向前走?我不確定,畢竟我沒有打算進入教育界,也沒有再次成為補習班老師或家教老師的打算。

但是我很有可能,在將來有自己的孩子,然後成為國中生的家長,扮演這最後一個和國中牽連的角色。到那個時候,台灣的國中已經變成什麼樣了呢?或許還是一樣也說不定。

或著正如sagbr所說的:「 學校果然是社會的縮影」,而也如peiren所言,我們多半「..不會思考說老師這樣的教育方式到底是對還是錯,也不敢反抗。」

危險心靈不會隨著國中畢業就跟著畢業,我們只是邁入下一階段的危險心靈,重複著,控訴著,哭泣著。太多東西都被合理化成為人生的歷練,太多折磨都被自我美化為小時候的回憶,太多太多幼小的危險心靈,被習慣這種危險的大人期待進入他們的世界。

大人們的危險心靈呢?以下轉載自網友shyng發表在ptt 公共電視討論板的文章(公視危險心靈板也有)



今天看了危險心靈第六集

看到詹老師收了信封 把禮券退回去
"這些信封是空的 一個信封和上面的名字 代表的是父母的期望"
他對英文老師說 "你知道嗎? 謝政傑的父母也拜託過我"
演到這裡的時候 我流了第一次淚

另一次流淚 則是小傑被迫大聲說出 "因為我不知羞恥!!" 的時候
從詹老師在之前訓班上同學 訓到女同學害怕的哭了起來
一直到小傑大聲說 "因為我不知羞恥!!"
氣氛的營造很成功 不得不佩服編劇 導演 還有這些小演員(指年紀)的功力了

很多人覺得詹老師很嚴厲
但是他何嘗不是用心良苦

如果一齣戲裡的角色善惡分明
觀眾一定會看得暢快淋漓
但是相對的 也就失去了這齣戲所能刻畫的深度

很慶幸公視的危險心靈並沒有用簡單的標籤
主角完成一個從奮鬥到成功的冒險旅程
好像打倒大魔王以後天下就太平了

危險心靈反而從不同的角度看同樣的人與事
從學生的角度看詹老師 從家長的角度看詹老師 從同事(英文教師)的角度看詹老師
再用一些偶然的事件襯托詹老師的為人
如麵攤老闆的小孩在搶參考書 詹老師替他們多買了一本
打掃的阿姨要噴殺蟲劑(意味著所有的人都走光了) 詹老師掩著鼻子把考捲成績輸入完
凡此種種

讓詹老師這個"反派角色"的形象更為立體了
甚至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個反派角色
(侯文詠的這種筆法在他的另外一本著名小說"白色巨塔"裡也有出現)

從被害人到加害人的這個過程
其實也發生在我們四周 甚至就在我們自己身上
當我們是國中生 高中生的時候 想要教育改革 卻不知從何著手
當我們離開那個環境之後 卻又不那麼在意那個問題了
當男生當兵的時候 天天抱怨軍隊中的腐敗

當退伍以後 軍隊好像不存在一樣
"反正就是那個樣子"
某種體制讓我們受苦了 當我們長大了 卻也接受了同樣的體制

從被害人轉為加害人
口裡還唸唸有詞 "世界就是這麼現實"
言下之意 自己已經是個更成熟 更有智慧的人了

但是剖析其深層的心理 也許是
"如果我承認這個體系是錯的 當初我為什麼不反抗?"
因為"無力反抗"所造成的"沒有反抗"已成了既成事實
所以

為了認知(自我形象)與行為(曾經做過的事)的協調(為了證明"我"的不反抗沒有錯)
所以必須合理化這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既存體系
也就是成為另一個的施壓者 (體系是正確的 所以我沒有反抗)
或是冷眼旁觀者 (體系無法改變 不是我不去做)
當然 這只是眾多觀點中的一個偏向心理學的解釋

回頭來看"危險心靈"
高中的志願排名與升學率有關 是事實
大學排名的光環與工作機會有關 是事實
較好的大學有較多的經費補助 較多的教育資源 也是事實

那麼
眾所批評的 "升學主義"
真的就只是有沒有能力分班 有沒有體罰 有沒有課後補習這些事情嗎?

其實就像搶位子一樣 位子比人少 所以不得不搶 不得不拼
不得不借音樂課 不得不課後補習
不得不把考試以外的書籍視為 "不該看的書"
老師如此 家長如此 學生也跟著如此

詹老師改變了 也會有另一個老師來接替他紅牌老師的位置
因為 體制沒有改變
那冥冥之中牽引的力量也不會改變

只要資源分配有差異 爭奪就會產生
高中如是 大學如是 研究所如是 工作薪水如是

我們也許會說 "這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喔喔 等等
我們不也成了另一個詹老師?

教育 無可諱言與工作相聯繫
但是 我們往往誤解競爭的意義
社會有不同的需求 需求透過市場引導供給的走向

在相同的貨品之中 則產生了競爭 最有效率的 會被消費者選擇
而消費者也因這樣的比較而能選到最好的商品

而競爭中的輸家 就必須重新發掘他的比較利益 成為"另一項"商品的贏家

然而 我們的教育
卻是入學改成多元了 待遇卻還是單元的

高中可以排成一條線
大學可以排成一條線
現在連教授都要被SCI SSCI TSSCI的發表點數排成一條線

(我相信有些人已經很了解這些簡寫所代表的意義
但由於BBS是個擁有廣泛讀者群的園地 所以請原諒我不厭其煩的加註
SCI SSCI TSSCI 這些
分別是 Science Citation Index 科學論文引用索引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 社會科學...
Taiwan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 台灣...
本為幫助英語世界圖書館採購期刊之目的而設計
現為台灣用以評鑑教師學術貢獻的指標
相關批評可參見"全球化與知識生產:反思台灣學術評鑑"一書 於此不詳述)

至於那些新進教師 博士生 碩士生的辛苦 就由他們自己來說
我只是做個引子

連學術界的最上層都尚且如此競爭單向化的資源
其下環環相扣的大學 高中 國中
能獨立出來做教育改革嗎?

競爭是引導目標的轉向
讓你真正的潛能在不同領域的試驗之中嘗試出來
不跑不知道你能不能跑 不游不知道你會不會游

現今的教育(更正確的說 是這個社會)卻把這些先行排序了
例如 跑步比游泳好 所以大家拚死拚活訓練跑步
卻不是最能跑步的在跑步 最能游泳的在游泳
然後彼此交換這多出來的效益 共同獲益

總之 教育改革絕對不會只是教育單方面的事
不是詹老師一個人的事
不是小傑一個人的事
不是一個班級 一所國中的事
更是整個社會體系的事

如果社會挹注到各大學的資源不平等
挹注到人文與理工科系資源的不平等
挹注到各高中的眼光不平等
那麼 又怎麼能擺脫國中前段班 後段班的不平等?

我們該以另一種思維 來引導每個孩子發揮他的長才

如今單向的排序 像小傑這樣 或像是拾荒婦人這樣的人
就在偶然之間被關在了窗外 再也回不去教室 再也回不去那個"正常的世界"

14 15 歲的孩子們很可憐 這齣戲的主角如果不是他們
如果不是可愛的黃河(謝政傑)與紀培慧(張心如)
一定會少了許多同情與共鳴吧

其實那些所謂的大人們 甚至專家學者們 其實也同樣的有著一顆"危險心靈"
終日汲汲營營的發paper 算點數 卻無法 甚至不知反抗

這個社會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可笑 也還要可悲

無論如何 危險心靈真是齣好戲
導演演員還有工作人員都好棒
加油喔!!

延伸閱讀: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這是你算的,不是我算的」--從危險心靈談教育(上)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這是你算的,不是我算的」--從危險心靈談教育(下)
aRe You LoOkiNg aT mE ?! - 危險心靈
家庭必備良藥:萬金油: 只是忘記而已
謝政傑(黃河)的Blog

戲上檔了 大家對我似乎感到特別多的疑問

好奇我的名字身高體重三圍耳朵眼睛鼻子嘴

好奇我的生活學校朋友住址出沒地和出生地

好奇我的頭髮幾根指甲多長或是有幾個腳指

好奇我的過去我的現在更好奇的是我的未來

不用好奇因為你們該好奇的應該是危險心靈

Posted by portnoy at 04:15 | Comments (15)

我的危險心靈(九)

當上老師的我,一開始沒有想過怎麼教書才好,於是我在我的記憶中搜尋老師的模樣,然後模仿。

有的老師喜歡寫黑板寫很大力,有的老師喜歡叫學生站起來念課文,有的老師喜歡要學生上台來解答,有的老師三不五時會穿插笑話...而我,就一直模擬著這些記憶中的老師,複製、貼上,貼在我的學生身上。

補習班通常九點鐘下課,但是很少真的準時下課,因為班主任要求我下課之後馬上考當天老師上過的內容。通常我都自己出個幾題在黑板上,或是剪剪貼貼個幾題講義上的題目然後印成一張A4的考卷,就當作是測驗。

心情好的時候,我會讓他們交換改,然後我念答案,考完考卷收回來,大家再見,我登記成績到10點。

如果遇到我必須「偽裝成」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會收回考卷自己改,坐在教室的辦公桌前,用冷酷的眼神盯著每個學生,要是有人敢出一點聲音,我就站起來喝叱。改完考卷之後,我會「假裝」很生氣地慢步走上講台,然後掃視所有人,尤其是考的差勁的學生,融合「不耐煩」、「生氣」、「失望」、「疲倦」、「憂傷」、「放棄」...等等情緒,讓每個學生都知道我對他們的考試成績「很不滿意」。

我會打學生,我本來以為我可以不需要動手,但是那個環境很鼓勵我動手:班主任鼓勵我、家長支持我、學生挑戰我、其他老師教導我,而每個老師桌上都有一隻棍子,不管是藤條、愛的小手、椅子的一部份、還是一把長尺。學生哭過,喊過痛,也低頭假裝反省過;然而漸漸地,我厭倦了...到了第二年開始,我幾乎沒有動過手了,但是棍子還是常常拿在手上,用來敲黑板管秩序還是有用。

因為到後來學生也摸清我的底細了;他們知道我根本沒在生氣,只是要嚇他們而已。後來我越打越輕,最後甚至變成了師生之間的遊戲,有時候處罰一個學生的時候,其他同學還會幫忙數,要是少打了還會提醒我(!),有的時候我找不到藤條或棍子,學生還會很熱心地主動拿出自己的長尺或是鐵尺,接著乖乖伸出雙手,讓我執刑。偶爾聽到他們說:「我們學校老師打的更兇...!沒在怕的啦~」我反而覺得有點放心;反倒是班主任會訓我:「學校老師打的更兇啊,你這樣要怎麼教學生!」

我趕學生出教室過,少則一兩個,多則七八個,反正吵鬧睡覺就給我出去,洗個臉站個五分鐘再進來。畢竟學生是花錢來補習的,我也不能一直讓他們待在教室外。

我也會對學生訓話,方式跟詹老師如出一轍:先讓學生產生緊張感(你們很混嘛!),接著是羞愧感(你們爸媽、老師,還有我那麼辛苦都白費了!),最後以威脅作結(明天我再考一次,沒考好就自己看著辦!)  我也和選擇不補習的學生相談過無數次,大致上我的作法也跟詹老師一樣,期許他們不補習以後要自己用功唸書;但是班主任當然會要求我留住每一個學生直到千秋萬世,於是我多多少少必須打幾通電話去和家長談談,甚至還得在班主任的要脅下直接去作家庭訪問;感覺和去討債沒有差別,因為班主任要求我帶著帳本直接去把學費收回來。

學生去網咖,我要去逮人;學生沒車坐來補習班,我要去載人;學生從二樓教室跳下窗戶,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對,真的有學生從二樓教室窗戶跳出去,只不過那陣子我剛好不在--請假去畢業旅行好幾天,回來之後也倦勤藉故沒去上班好幾天。據說那時候班主任替我代班,班上秩序很好,每天考試很多,外加一個學生跳下樓,手臂骨折。

對,有好幾個學生根本不想補習!家長交了錢,班主任收了人,於是這些學生就得來報到。我現在想起他們的樣子,覺得心很痛。他們和我以前一樣不知道老師在教什麼,一樣看不懂、背不起來、聽不進去,一樣灰心喪志。但是當他們想走,他們自己也害怕「要是成績更差怎麼辦?」

對,他們的家長逼他們來,但是他們的家長也是被逼的,被這股「一定得補習」的氛圍逼的,被自己因為讀書不多無法自己教導小孩的挫折感逼的,被繁忙的工作逼的....有好幾個學生幾乎把補習班當成家,因為家裏沒有父母,不管是離異還是走了還是不理睬...有時候我們11、12點要關門了他們才願意回去,因為待在補習班起碼可以跟人吃喝聊天,即使這個人是個「大學生老師」。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9 | Comments (4)

2006年07月04日

我的危險心靈(八)

在補習班工作的流程大概是這樣:我五點半左右到補習班,先上樓確定有多少學生到了,然後準備今天六點要考的考試卷。六點全班都要到齊,如果沒到,那就得趕快打給家長,囑咐還在家裏的學生趕快過來。考試半個鐘頭,六點半開始上課,一堂課一個半小時,通常是數學英文、英文理化、理化數學...這樣輪著排,英數理這種「主科」一個禮拜都有兩堂課;只有在段考或模擬考前,班主任才會請歷史老師或地理老師或自然老師或國文老師來臨時替學生惡補,通常是以每科兩堂課的速度上完三分之一學期的進度...然而班主任對外宣傳這種班級為全科班,收的錢比僅上英數理三科的學生貴的多。

班主任很重視秩序,儘管她自己正是讓這個補習班毫無秩序的源頭。她要的秩序就是學生安靜、聽話、考試好好考,然而她常常臨時更動課表,自己跑進教室來發表長篇訓話,目的也不是真的想要訓話,而是因為她請不到老師或是忘記和老師約時間,為了不讓教室開天窗,只好裝作很多話想講的樣子,跑來訓話,就這樣虎爛個一節課兩節課。

但是更多時候,她連虎爛都沒有空,所以我必須擔起助教之外的工作,成為真正的上課老師。

班主任替全修班買了很多考卷,主科每科有兩份,甚至三份,其他科目各一份。所以可以無止境地用考試、交換改、檢討、複習、訂正、再考...混過這些正牌老師不在的時間。當然,這些國中程度的考題對我來說真是駕輕就熟,不是內容我都學過的緣故,而是考卷的考法一點都沒有改變的緣故--學生考試的時候,我偶爾也會自己寫看看;國中時代寫考卷寫到騰雲駕霧的感覺又回來了,選擇是非題,我都可以不用看題目就寫答案;很多填充題或是英文克漏字,我更可以看前一個字和後一個字就把答案寫出來。是啊!已經過了七年,竟然什麼都沒有改變!

有時候學生會很高興的和我說:「我們學校和補習班用同一份考卷喔!」這代表著她不是先在學校寫過一次,再來補習班寫一次,就是先在補習班寫一次,然後再去學校寫一次。通常在這種情況,他們會要求我進度快一點,趕快安排考試,不然就把考卷發給他們,因為學校隔天要考了,如果他們有答案,那就棒呆了!學校成績很重要,因為推甄要看學校成績,所以每一次考試「都很重要」。

有那個學生事先能拿答案或考卷而沒有要求的嗎?嗯,沒有,只有我忘記發而已。學校的考試、補習班的考試都是一樣的,都是書局製作的,都是書商去兜售的,而雖然學校的成績漂漂亮亮,他們的人生不一定會漂漂亮亮...但是,起碼,她們可以讓這一週的成績單漂漂亮亮,而這代表著他們可以去網咖、可以去打排球、可以利用僅剩的那個週日,然後,睡個好覺,面對接下來的六天。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3 | Comments (5)

我的危險心靈(七)

於是我成了「鄭老師」。這間補習班叫做「宏觀」,我去應徵之前就已經有班上同學去應徵過了,也做了幾天,但是他很快就受不了辭職了。經過高中時期的解放和蛻變,大學的我自認抗壓性很強,事實上也真的很強。儘管我同學把那間補習班形容的如同鬼域,我還是穿著拖鞋、T-shirt、短褲去應徵,馬上錄取,而且馬上上班。

看公視的「危險心靈」,讓我覺得我身體裡頭有個怪物,就要炸了!...這個怪物不是什麼折磨人的高中聯考、不是能力分班、不是叛逆、不是不良中輟學生、腐敗教育體制...因為我平安熬過來了,而且我取得了
一些令人稱羡的小小成就,這個在戲中被批判的教育體制、師生關係、填鴨教學反而成為我的憑依,成為我平安長大的理由。

真正讓我好幾次有拿起遙控器轉台的衝動,是因為戲裡頭扮演小傑班導師的「詹老師」...根本就是我!和當時的我一模一樣!

我進補習班工作的時候正好負責帶一班剛升上國一的新生,這是個人數約40人的「全修班」,也就是說,這些學生每一科科目都補,每週一到週六都要到補習班報到,而且每天晚上要上課到晚上10點鐘。

這間補習班問題很大,很多,從學生管理、課程安排、教室調配、老師人數、消防安檢...外籍美語老師資格...統統都有問題。但是它已經倒了,我大四不做之後很快就倒了,所以現在也無從追究了。

看到戲裡頭詹老師的說話方式,一舉一動,我的天啊!根本就是我,當時的鄭老師!

第一集裡頭,詹老師為了逼問小傑是誰提議在督學前面唱歌的,他用冷漠且極具威脅的眼神盯著小傑,不斷地重複念「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謝政傑」...我猜想很多人看這個段落時,應該自我投射成小傑吧,我一開始也是的,我覺得詹老師很過份,這種壓力...不應該就這樣丟給學生;但是當他念到不知道第幾次的時候,我看著詹老師的臉,我突然想起:我幹過這種事!對我的學生,我作過一模一樣的事!

一瞬間,我從一個體恤被壓迫者、自以為有同理心的旁觀者角色,突然變成了「施壓者本人」,我本來以為我可以在這部戲劇裡頭找到些什麼積極的人生意義,對不同的人生產生同理心,就好像我看45度C天空下、看米可GO、看許許多多紀錄片一樣...但是這次沒有那麼「輕鬆」....我面對了我從未反省過的那一段日子,我很怕。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0 | Comments (8)

2006年07月03日

我的危險心靈(六)

高中後期其實成績拼了起來(我拿過一次社會組全校第一),但那只是曇花一現,沒有什麼用處,大學聯考算是我很大的挫敗,儘管我沒有難過多久;現在想起來,我好像就是在升上高中以後變了一個人:我不想再當國中的我了!進了一中之後的我開始對成績毫不在意、也對補習很沒興趣(但是我還是有補),常常翹課出去打撞球、一撞就是一整天。在學校不是聽重金屬就是看漫畫、睡覺...下了課就是練直排輪,後來還接了溜冰社的社長。

成績也沒有因為混而爛到哪裡去,依舊維持在班上15名以內,但是名次又有何意義?各科小老師都是自己人,覺得自己考的不夠好,直接叫該科負責登記分數的小老師改成績就是了...連作弊都省了!現在想想,那時候我們班真是目無王法...

大學聯考考的不盡理想,但是念得總算還是國立大學外語系,沒有給家裏人添太多麻煩,而且我自己對外語也很有興趣,雖然沒能考進我想念的傳播系所,但整體而言,我大學過的很快樂、也很充實,交到了很多好朋友,愛上了很多人;十三歲死去的那一半是救不活的,但是我找到了新的另一半。

大學生涯令我最難忘的卻非與同學的點點滴滴,而是我在補習班工作的日子。

身為台北大學改制後招生的第一屆人文學院學生,大一的我們被迫來到台北縣三峽鎮,在三峽國中借教室上課,理由很簡單:三峽校區還沒蓋好,想要蓋好就得有經費,如果三峽沒有學生在上課,教育部就不給經費,北縣每個月就要交一百多萬的租金,所以一定要有學生在三峽上課---不管在三峽哪裡。

因為大學生和國中生的上下課時間不一樣,所以當國中生打鐘下課時,我們往往都還在上課,常常有學生好奇地跑來走廊上隔著窗戶看我們,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呢?...我也說不上來...有點怪,但是更多的時候,國中時的回憶湧上我心頭。三峽算是鄉下,所以那兒的國中生和我國中時很像,很土,不像都市的孩子都已經很會打扮了;說句老實話,我看見西門町原生種的國中生會害怕...純粹是一種鄉下人對都市的那種害怕。

大二以後三峽校區人文大樓完工,碩大的校地與大樓僅有200名師生,下完課以後,留在三峽的學生更是不到100,而我是其中之一。

除了上網、打籃球以外,在三峽沒別的事可作,於是我觀察到一件事:三峽的國中補習班非常多,就這樣興起了我找打工作作的念頭。這一作就是兩年半。

Posted by portnoy at 05:45 | Comments (8)

2006年07月01日

我的危險心靈(五)

我認識很多後段班、B段班、「壞班」的學生,其實都是我的小學同學,因為我很多小學同學比較叛逆,也不太愛讀書。事實上後來小學同學中也只剩下我一個人在A段班。

雖然沒有人問我「你怎麼會認識那種人?」但是我班上同學看見我跟他們打招呼的時候還是會側目。我天天都可以聽到他們的名字被訓導主任用校內廣播呼叫,然後路過訓導處偶爾會瞥見有學生跪在門口或是裡頭。當時還沒有搖頭丸,但是抽菸、打架、飆車、吸膠都很常見。前陣子小學同學會知道大家現在大致上來說都過的很好,也都有正當工作,其實還讓我這個米蟲覺得挺羨慕的。

我也是國二開始瘋狂的愛上漫畫,別人去補習,我就往租書店和動漫便利屋跑,漫畫真的彌補了我很多空虛,到現在還是如此。

但是回家唸書時就真的很認真,通常是從晚上7點開始坐在書桌前動也不動念到晚上12點,所有的參考書、裡頭每一個題目我都要寫完,寫不到當天進度就不睡;要是想睡就馬上去開蓮蓬頭用冷水衝頭,然後猛喝冰水(後來聽說喝冰水反而會讓精神不好....Orz)。三姐也很好奇我怎麼有辦法坐的住,二姐則在我書桌的白板上用黑色簽字筆寫了六個大字:「不讀書,像條豬!」

高中聯考很順利,考上了台中一中,我把所有的課本講義考卷統統拿去回收,沒有半分留戀。

於是從國中以來一直持續的緊繃感就隨著聯考放榜消逝了。高中的我用功程度我自己估計不到國中的十分之一,所以後來沒有考上想讀的校系也怪不得誰,儘管我高三的成績有迴光返照的紀錄。

但是到了大學我又反而又和國中牽扯上關係了...而這段時期可能才真的是我看危險心靈看到快爆炸的原因...

(謎之聲:啊...那(一)到(五)都是廢話?.......)


Posted by portnoy at 07:23 | Comments (9)

我的危險心靈(四)

成績好的人也會透過各種方式炫耀,太過戲劇化的那種「驕傲」並不常見,比較多的是寫完考卷就趕緊把筆放下,在寧靜的教室氛圍中製造出碰撞桌面的清脆響聲,這樣所有的人都會知道你寫完了,很輕鬆愜意地考完了。

打,還是照打的。雖然我再沒有因為成績差而被打過,但是伏地挺身做了不少,因為我們理化老師很喜歡讓學生鍛鍊身體,反正寫錯答錯就到教室後面作伏地挺身,上課唱歌唱的不好聽也到教室後面作伏地挺身...通常都是二三十個人擠在教室桌椅的縫隙中作伏地挺身,男女都不能免,不過做的認不認真就自由心證了,通常我都是雙手撐著地面然後唸完一二三四五就起來了。

國二的英文老師很嚴,會死盯著學生看,眼白範圍很大,看著都會毛到心裡去。她出的作業極多,每天的份量都相當於其他老師一個禮拜出的份量,而且她就是隨性念中文出翻譯題,要我們用極快的速度抄完中文,然後回去翻成英文。她用學期總成績當作威脅利誘,每個學生都為了0.5分拼命舉手答題或是上台翻譯。除了少數幾個英文成績好的同學以外,大部分都撐不住,常常有人一下課就累哭了。

國三的英文老師也打,但是笑笑的打,同學也都笑笑地被打...因為她就像個大媽,很難創造出肅殺的氣息;打手心對這位老師和同學來說代替了摸頭和拍拍肩膀。

但是這時候的我除了考試以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考試變成定義我的唯一方式。我不再參加任何比賽、也沒有社團活動、我再也沒碰過水彩了,再也沒有帶著畫板出去寫生了,曾經珍惜的筆墨紙硯也早已塵封;音樂課國二國三兩年沒上過,家政課偶爾上,偶爾借課...工藝課老師直接就是數學導師,所以從來沒上過。

教室佈置不再重要,起碼我沒有參與過了,沒有再翻過美勞範本書,沒有放學之後和同學約好去買保麗龍版和壁報紙...;籃球不再重要,因為我已經忘記怎麼打了,寧願坐在場邊看書背課文的人也不只我一個....

但是第八節課以後全班留下來晚自習是有趣的,因為可以一起吃飯、一起聊天、打鬧、看別人談情說愛,或是在教室後面玩起追逐遊戲、人體疊疊樂(就是隨便看準一個人然後大家會很有默契開始壓...)、三字經、躲貓....每天五點到六點半這一個半小時休息時間應該是我國中時期最快樂的時候。

Posted by portnoy at 06:43 | Comments (5)

我的危險心靈(三)

我不記得我有沒有被責罵,我也不記得那天晚上我到底怎麼離開那個現場,人真的會選擇忘記一些東西,讓自己繼續活下去。

那時候學期已經要結束,導師午休時叫我出來,帶著自己的數學講義。她站在教室的陽台旁,身旁還有另外一位老師,也就是我國二國三後來的導師。她引介這位數學老師給我認識,要我把不懂的東西都說出來,接著她就離開了。這位我未來的導師年紀不大,但是已經一頭白灰髮,所以後來同學們都叫他無尾熊。

他看著我幾近空白的數學講義,他知道我沒有問題要問他,就算問了也是言不及義,因為我不懂的不只是一個兩個問題,而是怎麼學習數學?

他沒說什麼,只是說以後有問題可以去找他,然後勸我不要去補習了。另外還有一句話:「要挑戰數學,要贏過它!」

後來我果真進了他帶的好班:二年15班。很多以前常常認為無法觸及的全校前三名人物都聚集在這一班,一開始令我望而生怯。但是我的數學成績真的慢慢進步了!我自己也覺得很神奇,當然,我是花了加倍的時間去算題目,但是我真的聽的懂數學課了,我看的懂解題該怎麼解了,公式對我來說也不再是火星文了。他的教法跟國一的老師有什麼不一樣?我當時其實沒想那麼多,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差別在於「節奏」--他留了時間給我思考,讓我沈澱;而國一時我只是跟著老師抄、只能算是用各色的筆把空白處填滿而已;整齊美觀一字不漏的數學講義代表我只是一部機器。

數學成績提昇之後,我的整體成績就整個起來了,我很快攀上全校排行榜,國二上結束之前我就已經成為全校第一名。

各科的考試每天沒有少過,一堂課可能就考個兩三張考卷,為了國三複習,我還把考卷都整理歸檔地清清楚楚。

導師每週都會做成績單,這對那時候的我來說是個褒賞,因為我總是第一名,我終於又取回我的成就感!到後來我甚至懶得和爸媽炫耀了,因為他們也膩了,我也膩了。

考前三名是可以賺錢的:每週小考成績前三名,導師直接發獎學金,大概就是一兩百塊。要是段考或模擬考全校前三名,學校和老師都會發,可以領到雙份,加上一本藍色封面的筆記本。

成績好是有特權的,當別人在大太陽底下升旗聽訓的時候,我領了獎就可以回去教室乘涼。

成績好的人會被透過各種方式鼓勵,不管間接或直接;例如考英文的時候,英文老師常常直接當著大家的面說:「鄭國威,考卷給我」然後
大家交換改的時候,就直接拿去當作標準答案檢討;或著直接要我站起來幫大家念正確答案;或著要我幫老師改考卷;或著考卷要是印的數量不夠,就乾脆要我不要考了,把考卷給別人,直接給我滿分。

Posted by portnoy at 05:54 | Comments (10)

我的危險心靈(二)

上國中之前,我就耳濡目染,知道國中生必須為了聯考放棄很多東西,但是當時的我並不在意,或許是因為小學生活太豐富了,無法想像後來的枯燥。

進了大雅國中,很多事情要從頭開始,很多東西不知不覺就不再擁有了。剛開始我依舊維持小學的成績水準,但是到了第二次月考以後,嚴重的問題就浮現了。我的數學成績開始一落千丈,我完全無法理解數學的一切,老師在課堂上重複地「幫我算」,但是我背不起來--我除了背根本沒有辦法。情形嚴重到,當數學考卷發下來,我只能憑著感覺作答,我完全不知道要用什麼公式去套用,我只是把每一題中出現的數字用我高興的方式去組合和分解,然後填下一個符合該欄位寬度的數字。

這樣的情形一直沒有改善,但是我靠著把其他科目,其他可以背的科目都飆至滿分,試圖把數學的極低分彌補過來。我補習,但是我也不知道補習班老師在算什麼...他只是語調比較高昂、偶爾穿插一點笑話地「再幫我算一次」,而我依舊不懂。

我的導師是國文老師,她很擅長使馬鞭,每天早自習,就會看見我們班一排男生站在教室外,面向著教室窗戶,屁股對著對面大樓,一個個接受馬鞭的寵幸。聯絡簿沒簽名?打!成績單沒蓋章?打!課本沒帶?打!書包用立可白亂畫?打!考試沒到標準?一分一分打!打著打著到了國一下學期,學校要準備分班了,據說是用下學期的成績為準。是的,明目張膽的能力分班是當時的必然。

國一以來差勁的數學成績是不能被家人知道的,我的自尊心不容許!所以我欺騙家人也欺騙自己:竄改成績單,竄改考卷分數,竄改名次,總之所有掩飾的手法我都做了,我想當時的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尊心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吧。直到有一天模擬考結束,我知道數學又考差了,而且是極差!但是回到家,我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吃著晚餐、看著電視,反正要動什麼手腳也要等成績出來再說;直到一通電話突然響起。

大姐接起電話,接著把電話轉交給父親:「威威他們老師打來的」。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臟好像已經停止,第一次感到世界要塌了,真的要塌了!

父親聽著電話,看著我,他在和老師講電話的同時,也同時將對話內容轉達給所有人,我整個人開始盜汗,眼睛昏眩,我聽不清楚父親在講什麼,但是我聽到他嘴裡念出一個數字:四十分。然後我開始哭泣。

模擬考的數學總分不是100分,是120分,但是我只拿了四十分--這是不及格中的不及格。

關於這通電話,我的記憶就到這裡為止了,真的,後來發生什麼事我現在一點都記不起,但是我知道就在那刻起,我腦中有根弦斷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5:06 | Comments (6)

我的危險心靈(ㄧ)

來說說過去的事吧!看了公視「危險心靈」,我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要說國中,必須先提小學,要提小學,又得從托兒所開始談。我六歲的時候就讀忠義村唯一一間村立托兒所,當時的我很喜歡早起,不論夏或冬,在走向托兒所的途中,樹木和草叢散發出的清香總是讓我精神奕奕。住在托兒所旁邊小屋子的伯伯對我很好,每每看到我頭一個到達,都會鼓勵我,說我很棒。我在托兒所待了兩年,拍了兩次畢業照,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讀了兩年大班。

我那時候真的被村子裡的人叫做神童,因為我還沒上小學就認得五六成的國字,好幾次在路上溜達的時候,被鄰居的阿姨嬸嬸叫住,要我念故事書或是小學國文課本「表演」給他們看,通常他們會把自己的孩子叫到旁邊,要他們「反省」和「學習」。至於我為什麼會那麼早認得字,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應該跟大量看電視有關。幼稚園畢業典禮時,我上台領獎,發現獎品的品名和名字不搭,於是就大聲喊:「這不是我的」,然後就把獎品又塞回給頒獎的老師,然後直接走下台。後來老師們都開玩笑說:「太早認識字也不太好。」

上了忠義村汝鎏國小,我自然而然成為了一個標準的「好學生」,功課好不用說,還參加了無數的校內外比賽,從書法、繪畫、演講、說故事、籃球...到模仿比賽,模仿陽婆婆(後來才知道陽帆是模仿志村健),每個學期的壁報、教室佈置、班級共同規約也都是我包辦,我還當了五年半的班長。後來升上高年級,司儀、旗手、糾察隊...國小學生能有的頭銜我大概都有了,包括拿了不知道幾次的模範生。我連校內減肥隊我都參加了,雖然沒有什麼成效。

現在我回想當時的學習生活,反而覺得有點難以想像,因為太豐富、太多采多姿了。事實上,進了國中以後,一切的多采多姿就告一段落了,說自己上國中以後就死了半個人也不為過。

Posted by portnoy at 04:41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24日

這是什麼鬼...?

我從逆向鍊結追到的網頁.....

我一直以為我已經算是很胡扯的人了,我現在知道我錯了,我差得遠了....

<除 空間玄毒>嗡 空沏納噫耶 納耶貝哩耶 唏喋剎唎耶 喋唎耶 喏啞喋唎耶 喋唎嗡<除 空間玄毒>
國際反恐專刊 International Anti-Terror Special Report


很像Kuso,但是又絕對不是Kuso....這張
三實一虛911......


真的超屌!~

Posted by portnoy at 05:56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20日

自然又奇幻的婚宴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看的東西越來越多,頭腦裡塞了越多族群、文化、歧視、隔離、差異、融合、超越...等等的字眼,說句老實話,常常有點腦筋被堵塞住的感覺。

前天(週六)回台中參加我國小同學的婚宴,託了上次同學會成功之福,這次他的婚禮才能成功地把我們都找來。婚宴的地點在我老家眷村的活動中心籃球場,這是個很適合辦露天酒席的地點,大概也是忠義村唯一適合的地點。我小時候多半在三個地方逗留,活動中心、小學、還有土地公廟,這三個地方都離我老家不到五十公尺,彼此之間的距離更是不到十公尺,我幾乎很少進行任何遠一點的探險旅程;所以我想:從小習慣於在熟悉的地點待著,或許也是造就我不愛出遠門、間接造成我變成路癡的原因...

雲嘉電台現場節目結束之後,我就從嘉義市趕回民雄,準備搭電車回台中,但是山線的電車已經走了,我正煩惱之際,突然發覺其實我可以搭海線的車到沙鹿,畢竟沙鹿離東海不遠,距離和我搭山線從台中火車站回到東海差不多,可能還近一點,所以我就臨時決定改搭一分鐘後要進站的海線復興號,這對我來說是個挑戰,因為我極有可能出了沙鹿站然後迷路兩個小時。

還好,一切順利,我回到東海家中,急急忙忙換了襯衫和褲子,穿上皮鞋,上了機車快速奔馳在東大路上。這是條剛蓋好的路,隨著中科進駐,這條路如今和高速公路差不多寬,應該有八線道,才能應付不斷來回穿梭的砂石車和大卡車。看著中科土地上以驚人的速度蓋好一座又一座巨無霸廠房,我心裡想著:綠油油的油菜花田和甘蔗田都消失了...我以後還能安心喝水嗎?

距離不遠,筆直的路只花了我十分鐘就回到老家,經過了活動中心,看見人潮,我趕緊把機車停在老家前面,快步走向婚宴場地。活動中心門口是一座老牌坊,雖然我從小就進進出出,但兩旁的對聯我卻記不得內容,大概是忠心為國....義膽.......的七言對子,眷村裡有幾位伯伯還蠻擅長寫對聯的,有時候也會在公佈欄看見他們的作品。牌坊下有幾位著阿美族服飾的女性,熱情的招呼客人進場,收禮金的桌子則排在旁邊一點。遲到一會的我正在想要先排隊交禮金,還是先進場找同學,我眼睛瞄著瞄著,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哎呀!是甲班的傑倫(我是乙班的),好久不見了!他看見我也很高興,畢竟小學畢業之後好像就見過面了,他長高好多,突然覺得他們那一家的血統都是這樣,小時候矮,然後突然抽高。

寒暄兩句過後,我先進去找同學,看見不少人已經坐在同學預留桌了,我打了招呼以後回到入口付禮金,才發現坐在桌子對面幫忙收禮金的也是甲班的同學志傑,現在真的帥到一個境界,以前都曾一起打過籃球,雖然不太熟,但是看見好久不見的同學還是很高興。

我回到同學桌,小學老師也已經到場,而且又多了幾位同學,基本上上次同學會的陣容大概都到齊了。活動中心的司令台權充表演舞台,司令台在九二一的時候倒塌了,後來重新建了起來,不過前總統蔣中正和國父孫中山的裱框照片依舊在,司令台屋頂的國旗也依舊飄揚。台上一位不高略胖的中年女性主持人賣力地用台語請大家入座,並預告待會的精彩表演包括了辣妹鋼管熱舞;她穿著高岔到腰的連身旗袍,非常盡職地保持現場熱絡-她的熱絡,司令台沒有後台,後面只有條大水溝,所以「辣妹們」就坐在燈光照不到的舞台邊上,身上罩著大外套。音響的聲音震耳欲聾,要和隔壁的同學講話都是一件難事,我也很久沒參加這種場合了,因為小時候和爸媽去吃喜酒,覺得等了太久沒東西吃,後來就再也不跟著去吃喜酒了。研一時聽學長說民雄三不五時會有全裸脫衣舞的慶典,不過到現在還沒能拜見,憾甚。

菜一道道的上了,我食指大動,雖然沒有我期待的阿美族美食,但是海鮮全餐也很合我的胃口。台上的主持人也一直賣力地「催下去」,反正在那麼大聲的音樂下,小姐們唱的好不好聽其實很難判斷,但是衣服穿的很少倒是很好判斷。據我觀察,幾位小姐好像有點興致闌珊,往往要主持大姐三催四請才願意走到司令台中央,可能是職業倦怠了吧。當然,台上主持人用的語言和唱的歌都是台語,光是這個景象就夠奇幻了,因為台下有八成五是原住民(主要是阿美族),一成是外省人,剩下的才是本省人或其他語族。

不過這一點都不阻擾賓客們的興致;一位小姐在熱歌勁舞時,台下一位小弟弟突然站起身來跟著電子音樂跳起頗具水準的舞步,同桌的賓客大聲叫好,隨即就吸引了主持人的目光,邀他上台。小弟弟(大概十五歲左右)上台之後繼續他的專業舞步,不過主持人很想給他點福利,於是請兩位辣妹上台跟他比舞,要他負責扮演「鋼管」(畢竟司令台上沒有這種器材...),不過小弟弟很害羞,只想跳自己的舞,於是就在司令台上上演了追逐戲碼,主持人命令兩位辣妹把小弟弟的上衣脫掉,然後拖了張凳子,讓小弟弟坐在凳子上,兩位辣妹輪番坐上他的大腿「表演」...頓時讓我很想大喊「play one!」

我估計我是受不了這種刺激的,為了我的性命著想,我忍痛放棄了上台的慾望。不過小弟弟真的很專業,下台之後隨即被一群更小的弟弟妹妹們(七八個,大概十歲左右)圍繞,逼問他剛剛的感想...我看他沒說什麼,自顧自的又走到隔壁的溜冰場繼續跳他的舞,嗯...要是我是他的話,我的人生大概改變了吧...

熱舞完接著是阿美族舞蹈表演,由男方(我同學)的阿姨、姑姑、姊姊們擔綱。歌曲一放下去,氣氛隨即轉變成濃濃的族群風格,台下不少人跟著唱和,許多人乾脆放下筷子離開凳子也跳了起來,真是歡樂無比。同桌的另外一個同學建旭也是男方的親戚,因此其實台上的表演者他都認識,看樣子我們村子裡頭的原住民,阿美族占大宗。

串場都是主持人和辣妹負責,所以其實一場婚宴下來,三位辣妹的運動量都非常大,除了要懂跳舞以外,體力也要很好。主婚人,也就是大雅鄉的一位原住民的鄉民代表拉著雙方家長以及新人上台了,他說:「我們蔡倫是非常優秀的原住民第二代,不抽煙不喝酒,非常上進...」老實說,不抽煙不喝酒和上進沒什麼必然關係,但是我同學真的很上進是事實,而且他上次同學會也真的滴酒不沾也不抽煙,真的是好男人。女方和他是國中就相識相惜的愛情長跑伴侶,我這才發現我小學同學都還蠻專情的,另外有一對也是國中就交往到現在。

女方應該是本省人,長得也很漂亮,和我同學很配,真的很替他們高興。主婚人致完詞,鄉民代表也致完詞,接著就是必備的卡啦ok時間了。流程很簡單,到台前拿歌本點歌,填完點歌單送給控音師,等主持人點名就是了。許多人迫不及待上前排隊點歌,雖然都是阿美族,但是歌曲庫裡頭也沒有原住民歌曲,所以大家大多唱台語歌唱得很高興,基本上大家發音都非常標準;我也是這樣,唱台語歌時我的台語就標準多了。

我們到場的同學也決定點一首歌,一起唱給男方,後來決定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拉著老師,全班一起上台,好久不見的小寶(上次同學會沒來),本來在台下還硬是不願意上來,結果麥克風一拿到手就沒放過,最後還很專業地帶動唱,替中途上來的新郎新娘打拍子助嗓,感覺真的很好...不過後來聽說他吃飯時灌了五六杯的XO(酒名,非顏文字)。

下台後大家又約了約要去唱歌,選定了青海路的一家Holiday。離開婚宴會場前,新人在出口拿著喜糖與煙等著賓客,男方和我們說:「你們要去唱歌對吧,待會去找你們!」當然,他沒有來,因為同學們來的目的是要鼓勵他邁向下一段生人...人生的旅程。

蔡倫婚禮2蔡倫婚禮6

Posted by portnoy at 02:40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16日

生命的反思-從「犬間獄」談起

這篇文章真的拖了很久,不知道該怎麼開頭。(<---所以我就這樣開頭了...)

最近很多人可能都看到了amanta做的公民報導,有關屏東的台灣之星寵物批發商...唉...(看了照片又有點寫不下去...)。我想說的是,人類在大自然中到底佔據什麼位置?而怎樣對待其他動物才是「正確」的,人類對動物的差別待遇又「正確」了嗎?

我去年曾經在BBS上和人進行我這輩子第一次筆戰,就是討論台北大學三峽校區內的流浪狗問題:

網路生涯第一次筆戰
筆戰延燒...
差不多該停戰了
筆戰之最後的灰燼

如果您沒時間看上面四篇...那我的立場很簡單:我知道人類會繼續殺害、浪費、毀滅其他生物的生存機會,以延續、維持、豐富人類的生活,我沒有打算去違逆這個我自己也深陷其中的走勢,但是我不喜歡看見人類在殺害、浪費、毀滅其他生物之前,還要先把該生物給污名化,因為配得上用「奸詐」、「兇惡」、「嚇人」這些形容詞的只有人類,因為只有人類會為了生存以外的目的而做出許多多餘的破壞行為,其他動物不會。如果要殺害這些流浪狗,就殺吧!但是不要為人類的嗜殺找藉口--儘管我發現人類很難不這樣作。

同樣地,說到保護或是拯救動物,我的想法是:人類不需要保護或是拯救什麼動物,因為人類自己就是動物,不應該認為自己比較高階,背負著什麼神聖使命;人類應該以平等和自然的心態看待其他生物,我們消耗其他生物才得以生存,而我們也必須成為消耗品,幫助其他生物生存下去,人類不需要因為正常的、必須的消費生命而感到內疚、自責,但是人類必須要思考「生命消費的理性」,因為理性,是自然賦予人類這種無自制本能的生物的一帖解藥。

例如前陣子曾經吵過的中國廉價毛皮製品與歐美毛皮市場需求的問題,我的想法是,富裕的人類買昂貴的毛皮來穿戴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不要假裝自己是無知的,或是高貴的、美麗的;雖然我個人對此敬謝不敏,但是我不會譴責穿戴毛皮的人,這是他們的權利,他們有權標誌自己為「我是一個願意花錢請中國的窮困勞工活生生剝下動物毛皮,經過歐美名牌服飾品牌設計師剪裁之後,並將這些非用以禦寒的毛皮穿戴在自己身上的人類」。這是他們的選擇,我雖然自己對此沒有興趣而且感到噁心,但是我尊重。

但是當穿戴毛皮的人類自願如此標誌自己之後,請不要假裝沒有這回事,不要假裝這些屠殺和你們沒有關係--不要自欺欺人,不要用感性的光華璀璨遮掩你理性的嗜殺。

同樣的,買賣寵物也是一樣的道理。我不齒台灣之星寵物批發負責人,以及所有從事類似行為的人類,不是因為他們違法,而是他們隱瞞這些事實,以虛假的面目販賣動物;我不屑所有去寵物店買動物回家的人類,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權利,而是他們自欺欺人,他們假裝自己「愛護動物」,但是他們的行為與自己宣稱的正好牴觸。

我看見男男女女去逛夜市的寵物攤販,我就作噁,但是我尊重他們有標誌自己為「我是一個願意花錢買寵物回家,然後間接促進流浪動物的增加、店家虐待寵物、強迫過度繁殖的人類」。這些才是事實,人類啊,我們有力量對其他動物做出任何事情,但是請接受並且承認這些事實,不要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為。

延伸閱讀:
犬間獄實錄--6/12日--我們需要您一起怒吼準備出擊

Posted by portnoy at 06:26 | Comments (9)

2006年06月12日

[公視]出路~傾聽人民的聲音

時間:95年6月12日至15日(週一至週四)23:00-24:00首播
          翌日11:00-12:00重播為台灣找尋善意與希望的聲音

有感於現今台灣社會,處於一個相當關鍵的時刻,政治的不安,撼動台灣各個層面,從今日(6/12)起一連四天晚間十一點,公華視將聯合製播特別節目「出路~傾聽人民的聲音」,由公視主播黃明明及東吳大學教授羅致政主持,而這也是今年四月華視正式加入公廣集團後,兩台首次一同出擊。

近七年來,台灣歷經九二一大地震、九一一國際恐怖攻擊、台灣政權轉移、SARS危機、口蹄疫與狂牛症、三一九槍擊案、朝野對峙、治安與政治情勢惡化等危機,台灣民眾普遍感到失望。台灣社會陷入一種不安的氛圍,此時公視基金會思考公廣集團可以為台灣社會傳達出什麼善意與希望的聲音?在這樣的使命與社會現況下,公視與華視首次聯合製作四集特別節目「出路」。

「出路~傾聽人民的聲音」節目針對當前台灣政經社會情勢,邀請社團、婦女、上班族、學校師生等族群意見領袖或各階層、各族群代表進棚專訪,傾聽他們的聲音,每集內容均涵蓋「認同危機與政黨對立」、「經濟瓶頸與台灣出路」、「社會困境與族群衝突」、「教育的下一步」及「外交僵局如何破解」等五個話題。

部落格中也該同步針對這五個話題進行討論!有沒有哪位願意來辦個論壇的?一個人負責帶起一個議題,然後最後再蒐集意見發表著的文章,寫成一篇集錦的報導,這樣不是挺好嗎?


我明天會去參加其中一集的錄影,有關教育和族群,如果有什麼意見歡迎提出,我會轉達。

我拿到的通告傳真:
訪談大綱︰
教育改革何處去?台灣主體文化在哪裡?教育改革推動至今,雖略有成效、教育變得活潑多元,也去化教育的僵硬回歸人本,但是,過度的校園民主、教學自由開放,在無完整配套下,形成更複雜的教育問題。學生中文、數學程度越來越差,教材屢屢引發爭議,在堅持台灣本體、文化認同的教育原則下,教材紛亂、師資不足,高等教育品質直直落。網際網路多元文化興起,顛覆傳統的教育學習和資訊管道,也打破了教育一元性。教改成效何在?未來何去何從?台灣主體文化是什麼?文化認同如何與教育脫鉤?台灣與中國的歷史文化,能否從政治上抽離?
社會困境與族群衝突~為台灣社會把脈。台灣社會因為政治人物的刻意炒作,省籍意識與國家認同成為撕裂社會族群的殺手,族群衝突、價值扭曲。在經濟上,貧富差距日益擴大,隨著經濟景氣的惡化,有越來越多弱勢團體生活陷入困境甚至想不開。但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卻又極度擴張信用、陷入物慾主義、追尋物質崇尚名牌。社會價值被扭曲,藝人、名人、有錢人變偶像,道德倫理被遺忘,外來人口(外籍配偶、外籍勞工、中國新娘)成為台灣新住民與新貧階級,他們也成為台灣社會的隱憂。未來台灣社會的走向如何?如何建立均富、公義、好禮與和諧的台灣新社會,傾聽學生、婦女、上班族與社團領袖的聲音。

這兩段文字我都有不太同意的地方,不過我想等到明天回來以後我再把我的意見表達清楚吧。各位如果有什麼意見也請迴響告知。

Posted by portnoy at 12:45 | Comments (29)

2006年06月11日

喧嘩吵鬧...卻又聽不見彼此的台灣社會

annpo發出了一口長長的嘆息,我看了也心有慼慼焉。

不過「吵」我可以忍受,「鬧」我就受不了了。人在吵的時候,還是有目標的、有想法的;但是人在鬧的時候就是完全另一個樣子了...

「吵」需要技巧,就像是包龍星在窯子苦練一載之後和眾老鴇對吵,吵的字字淌血、句句穿心,要是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不知道目標在哪是辦不到的。

「鬧」也需要技巧,但是鬧是毫無針對性的無差別攻擊:化成招式名稱大概是--唾涕連打真  唾涕亂舞,或是唾涕亂舞  改 ,化成組織名號應該是裏 唾涕亂舞N人眾新唾涕組...

吵的目的可能是要壓過對手、可能是要打破寂靜,也可能是要破舊立新,但是不論什麼場合、什麼脈絡,鬧的目的都只有一個:讓「觀眾」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讓大部分的人都累了,不想管了,灰心了。

吵還需要使用語言或是任何帶有象徵意義的符號;鬧只要把任何一種動作放大就可以了。

我不怕吵,我只怕找不到人認真地吵,但,我的害怕已經成真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8:00 | Comments (2)

[轉貼]很愛演

來自麻糬 柔

歡樂的大家:
松田崗之愛裝

這是前一秒:
松田崗之還沒裝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9 | Comments (4)

2006年06月09日

[轉錄]那一夜 Kimbo

【利格拉樂.阿(女烏)】

從媒體上得知Kimbo(胡德夫)獲得今年金曲獎多項提名,心裡想:「這一 天終於來臨了!」對於Kimbo的聲音,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在台灣任何場合所聽到,而是1999年我們因緣際會共赴日內瓦時,以台灣原住民的身分混水摸魚進 到聯合國會場內,參與了WGIP(原住民工作組會議)的議程;到了那裡才能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被打壓」,很窩囊又氣憤地在美麗的日內瓦停留了一個星期, 聯合國大樓內憤恨難消,步出會場卻是個美得不可勝收的城市,一進一出之間搞得幾近精神分裂。

就在會議結束前最後一晚,大會依照慣例舉行了晚會,因為這是一個熱鬧的餘興 活動,無關政治角力,友善的他國原住民朋友前來詢問,我們是否要在晚會中表演節目?這一點我一向無能為力,原住民族擅長的歌舞天分,我一點兒都沒從母親那邊繼承到,正在猶豫不決之際,Kimbo一口就答應了下來,我雖然久聞他在音樂上的表現,但是真正親耳聽見Kimbo現場發聲,卻還是頭一遭。

會議依然爾虞我詐地在聯合國萬國宮內進行,我們一行身上背負著「台灣」二字 的人,被中國代表重挫得遍體鱗傷,運用種種曾在台灣社會運動使用過的策略,加上他國友人的幫忙,勉強才能在發言紀錄上留下蛛絲馬跡;但是,重重圍堵的最後 結果,卻是連基本文宣都必須從會場內被撤掉,所幸已經到了會議的最後一天,與中國代表交手的過程中仍有不少斬獲。

七月的日內瓦,天氣宜人舒適,在會議結束後步出萬國宮,大家漫步往晚會會場前進,從抵達之後即一路陪著我們奮戰的翻譯(服務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Rebecca),分別一一擁抱我們這群孤立無依的原住民,政治場上的廝殺一點兒都不比商場上來得輕鬆,對於這次所有參與其中的族人而言,算是有深刻的體認和經驗了。

日內瓦是個美麗的城市,倘若不是因為政治因素前來,絕對會讓人樂不思蜀,聯合國大樓前有片美麗的薰衣草花圃, 傳說中薰衣草具有鎮定的功效,站在紫色花園前深深呼吸,幾番吸吐之後彷彿也真的得到了安靜,就在前方不遠,晚會的場地已經可以望見,我和身旁的翻譯有一搭 沒一搭的隨便聊著,分享這次會議的收穫與衝擊,而Kimbo因為要上場演出,所以早我們一步先行抵達會場處更衣,放下心中積累了一週的鬱悶,這才終於有眼 睛可以看看美麗的日內瓦。

夜色,慢慢地降臨,熱鬧不已的會場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國的原住民,繽紛的傳統 服飾撩亂了目光,加上有跳蚤市集陳列販售各種小東西,我們只好選擇先去逛逛這些原住民攤位之後,再回到已經不知道排了有多長的領餐隊伍中,夾雜著各種母語 的行列顯得怪異又親切,迥異於過往英美語充斥的場合,在放鬆的時刻裡,我聽見來自各個族群最美麗的母語在傳唱,幾次就要落下淚來。

大概正是這種氛圍的影響吧,我看見Kimbo眼神裡的深潭,霍霍地冒著火 光,雖說他的年紀已接近我的父執輩程度,但是,旺盛的精力和體能每每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從丹田而出的說話音量,更不是我的小聲小氣所堪比,我湊上前拍肩 問著:「大哥,準備好等下要唱的歌了?」Kimbo露出十足把握的笑容,比了個大拇指說:「等我吃飽就OK了!」然後又是一陣開懷大笑。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選擇了戶外,演出在餐會進行中依序上場,從美洲原住民到加拿大甚至到菲律賓等國,那些長期以來遭受壓迫的原住民族人,披上最驕傲的服飾與頭冠,開口說出最熟悉流利的言語,吟唱自古流傳下來的歌謠,緊緊被我捏在手中的餐盤,幾乎就要變形讓食物散落,那情景直到今日仍然撼動著我的心靈;Kim-bo的節目被安排在晚會的後段,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已經飽食,散落各地,或低聲交 談或欣賞節目,大會設置了好幾個大型音箱,置放在會場的四周,我們還因為嫌現場音量太大,跑到了約有一百公尺外的公園裡,然而即使與會場小有距離的公園 裡,都還能清楚地聽見各族群的音樂表演。

在終於聽見主持人宣布Kimbo的名字時,我們一行人才又興匆匆地跑回現場,一上台,我就望見了一股氣勢源源自Kimbo身上流瀉,那是一種對自己的自信與族群的驕傲,他先是用母語簡單地向祖靈祝禱,再以英語向會場的大家問好,第一次我有仰望熊的感覺,被龐大的氣勢壓迫著幾要喘不過氣,而後他一開口,現場驟然就安靜了下來,那是〈美麗的稻穗〉卑南語版,我的淚潸潸落下,一聲一聲綿延不絕的音浪,強烈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而這一夜的這一首歌,正是我首次聽見Kim-bo的歌聲。

正當沉浸在〈大武山的母親〉歌聲當中,忽然有工作人員穿梭在台下,透過友人 翻譯,我們才意外地得知Kimbo居然把音箱中的高音杯給唱破了,讓在場的音效人員直呼不可思議,幸好晚會也已接近終點,破了一二個高音杯尚可控制,但這也讓在場的人見識到了來自台灣原住民的聲音。那一夜的Kimbo,在我心中恍如熊一般巨大。

事隔多年,欣聞他既出唱片又獲金曲獎提名,正如許多聽過Kimbo現場演唱的人所說:「只要聽過就很難忘懷。」私心地希望他能順利獲獎,因為,這正是用靈魂與生命所唱出來的聲音。

【2006/06/09 聯合報】

Posted by portnoy at 19:42 | Comments (4)

2006年06月08日

6/10 (六)上午11:00~12:30 公視:『兩岸未來--台灣民間的智慧與想像』

合照-改


尋找傑利~~!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5 | Comments (1)

迴響突然不見了十幾篇!

竟然會有這種事!

又突然恢復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0 | Comments (2)

2006年06月04日

四四六六

中國時報:一則
聯合報:零則
自由時報:三則
蘋果日報:零則
台灣日報:四則
中央社:七則
民視:一則
中廣:三則
台視:一則
中視:零則
華視:一則
公視:零則

TVBS:零則
東森新聞(ETToday):零則  (pipperL統計)


我真的住在民主自由人權立國的台灣嗎?

Google Blog Search:223則
或許則數不是重點:

人行道 | sideway: 1989年6月4日一則足矣!

Posted by portnoy at 22:02 | Comments (10)

2006年06月03日

Dream Theater--Erotomania Live

這段精彩的表演應該是收錄在Metropolis 2000: Scenes from New York的現場演唱會DVD裡,如果我記得沒錯。

難得Youtube上有那麼清晰的影片,而且又是我最愛的樂團,不放上來對不起自己。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0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02日

中文部落格圈 印尼震摘

印尼遭遇前所未見的大震災,各國皆慷慨解囊相助,中國更是在第一時間捐出200萬美金,同時派遣救援隊伍前往災區,然而在中文部落格圈中,卻有一些其他的看法,其中尤以中國部落客的反應最為強烈,例如diemark在他的部落格中說道

這兩天印尼地震了,震的何等好啊!這回下決心,再也不捐錢給流氓國家了.不捐錢,他們很生氣,上街殺中國人.捐錢,他們高興,吃飽了,然後殺中國人.
阿飛也持類似觀點,他認為:
我們不需要做君子,不需要在別人打完左臉後還把右臉伸過去的神經病,我們的友好是只給予朋友的,對於敵人,我們會記仇而且會尋找機會給予致命報復的。
而在日本工作的ninja518則表示
這回地震沒上次利害,就捐1日元吧.不是捨不得,換了別的國家早就掏大票上去了,只是覺得世上萬事,都有因果報應,回想起印尼前些年搞得那場反華大暴動,進行慘無人道的、反人類性質的種族大屠殺......
finfin更是生氣的認為
任何人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不能作恶,老天还是有眼的。不管怎么样,这次是坚决不会捐款的。
在電視台實習的中國記者Vivtoria則平心靜氣地把問題癥結說清楚
中國和印尼這些國家的關係一直非常微妙,在印尼,華人的所 遭受的待遇非常可怕,每年都會有好些華人遇害事件傳來,讓人痛心不已。可是,中國就是願意發揚所謂的「人道主義精神」,對印尼的援助似乎有些沒有了底線。 就在印尼地震前幾天,山西省左雲縣發生了煤礦透水事件,因為礦主的瞞報,成為了轟動世界的大事。可是,這只是偶爾被披露出來的小小一樁事件而已,相對於整 個茫茫大國,可謂是九牛一毛,每天,在中國,有多少這樣的災難發生,有多少人為此而受害,根本不計其數,可是政府有實實在在做些什麼嗎?中國政府向要樹立 起國際形象,想要在東南亞國家樹立起威信,這毋庸置疑,但有時也該量力而為,所以,在看到光輝的同時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失落。
她分析中國之所以大手筆捐出兩百萬美元,其中也包含了壓制台灣的目的:
...中國政府表現出一幅大無畏的高大形象,靜觀事態變化,在國際上贏得了聲譽,同時又無形中迫使東南亞國家一方面認識到大陸當局的誠意和能力,一方面警告如果同台灣方面有什麼曖昧,結果也會很難堪。
超級無敵小臭臭則自問
我時常問自己,我能夠對那一年的印尼暴亂心態平靜嗎?我能夠忘記周恩來總理和華僑早在印尼所遭受的奇恥大辱嗎?
並非所有中國部落客都對印尼感到如此憤怒,例如南京的記者Bruce就曾經去過印尼,也對印尼留下極好的印象,他也希望印尼受難者能早日獲得幫助:
去年在印尼去的四個城市,雖然日惹是其中行程最短的一個,但印象卻最為獨特。今天,仁慈的日惹蘇丹的子民們在地震中受罪,作為一個在那留下過美好印象的中國人,謹對他們致以深深的祝福,願生者和傷者,能脫離苦海。
另外林恩則寫了一篇很特別的文章: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先进——印尼地震之启发,歌頌中國共產黨的奉獻精神。

香港的部落格界則普遍鼓勵大家多多捐款相助,例如香港的部落客蕭雅在他的部落格上公佈了香港可接受捐款的機構,Foxymcdee則積極籌劃募款晚會活動,希望大家能共襄盛舉。而Block27則說他也有親戚住在印尼,他過去也曾經前往日惹旅遊,留下非常好的印象。Jay認為香港應該先放下「巴士阿叔」,關心更重要的事情

新加坡的部落客燕子飛則藉此機會教育大家印尼以及地震相關知識,非常受用

至於台灣,部落格圈面對此一災禍的反應不大,僅寥寥數篇文章談論到此事。例如EcogardenWillers

輔大猴則在他今日的心情繪畫中表示他經過天人交戰之後,決定捐出飯錢五百四十三元給紅十字會,讓這筆錢能夠幫助印尼的受難者,但他也認為印尼在國際上對台灣並不友善。

一直關注社會福利的annpo則認為儘管台灣媒體盡把焦點放在國內政爭與社會新聞上,而幾乎完全忽略印尼震災,但是依然有不少熱心民眾表達援助意願:
我一直對台灣人的善心與熱情感到感動,大家都願意去關心別人的困難。相對於此,媒體似乎只是當成一則新聞處理,應付一下就過去了,畢竟,災難的新聞不如駙馬爺汙錢來得新鮮有收視率。
她也在另一篇網摘中提供了她先前前往印尼爪哇拍攝的照片,她同時表示:「...同樣受到地震威脅的台灣,更應該感同身受,並且時時警惕...」而從她的文章也發現airportman介紹了兩個國外的印尼震災部落格與網站,分別是IndonesiahelpYogYes.com。airportman更提供了一個簡單的部落格貼紙,可供網友串連傳播。印尼地震資訊網(英文)

而台灣慈濟大愛電視台的主播倪銘均則獲得當地慈濟志工的第一手消息,更大力呼籲觀眾一起替災民祈禱。

目前台灣接受印尼震災捐款的組織有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慈濟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以及世界展望會等,若您有意願捐款,請速上上列網站。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8 | Comments (13)

2006年05月29日

睽違六年的小學同學會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0 | Comments (16)

2006年05月26日

這是怎樣?

Taiwan-Linux 促進會

可供下載的文件檔案用的都是微軟的格式....

從這篇看來的:
沒見過壞人嗎? » Blog Archive » Linux促進會的人用M$ Office啊

話說我重灌電腦之後用Open Office 2.02,給我一種難以言喻的自由感....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6 | Comments (4)

怎麼改變誘使人腐化的制度?

其實我常常被人家質疑:「你以後會不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上面的「他們」就是我時常在批評的媒體,而我大概註定要吃媒體這行飯了,所以就算沒有人問,我自己也會思考這個問題。

批評媒體常常可以見到一個固定的路徑:批評內容--批評記者--批評編輯--批評媒體頂頭上司--批評制度--批評結構--批評意識形態--批評生產方式(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

批評內容、記者、編輯算是輕鬆的了,反正從釘錯字到罵腦殘,大部分人都可以隨手捻來、毫不費力;批評到媒體高層上司、或是制度結構的時候,絕大部分的人就會累了,感到無力了,因為這結構好像就定在那了,而我們「永遠」都會選出一些完全不在乎人民聲音的民意代表和政府,這怎能不叫人心酸!只剩下少部份人「希望」實施釜底抽薪的改革,而更少部份的人會真正去作、去參與。

但是批評到意識形態或是生產方式的時候大家興致又來了,因為早就知道這絕對改變不了,所以可以天馬行空、大肆批評,反正就到了「我知道你不會同意我,也不會被我說服,但是我就是要講!」的境界。

不管左派右派自由派管制派消費者派公民派還是像我這種騎牆派,其實大家都想改變制度和結構,但是有甚麼制度真的變了嗎?

異鄉人:不想長螞蟻, 就不要把糖放在地板上
意識型態咖啡:【看到新聞,聯想舊文】改變誘使人腐化的制度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8:17 | Comments (2)

2006年05月25日

看圖說故事第二輯

CIMG3236
上禮拜去士林夜市看到的店。

CIMG3243
票都拿了可是去不成的演唱會

CIMG3241
這張是學校側門外面的招牌,我怎麼看怎麼有趣...

Posted by portnoy at 20:56 | Comments (2)

2006年05月21日

妳好,我的興趣是看書和聽音樂

圖騰樂團
總算入手。

挑戰者
我以後每一期都會買。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6 | Comments (5)

2006年05月20日

[本格訊]傳嘉義民雄某大學研究生疑似熬夜重灌電腦

檔案不備份,當有餘辜!

根據國安局不具名高層表示,嘉義縣民雄鄉某國立大學研究生鄭同學疑似因電腦鄭氏小強嚴重故障,導致C碟資料損毀,無法開機,而在一時情急之下決定重灌電腦作業系統,整夜未眠。

由於鄭同學如今正處於趕論文的水深火熱階段,因此電腦中儲存大量研究相關資料、文獻、訪談錄音與訪談稿。但根據記者調查的結果,除了進行中的論文本文有備份以外,其他資料都在這次的災害中「付之一炬」,鄭同學整晚未眠,汗水與淚水讓他的房間成為名符其實的「水鄉澤國」。

「我只是想重新安裝sp2,誰料得到會這樣?」鄭同學憤愾不平地表示,「這還有天理嗎?難道這是每台xp電腦都會犯的錯嗎?帳單門先生!」鄭同學表示,他不排除提出國賠申請,並保留對米國總統與7788的法律追訴權。

學者意見大不同

「我覺得,反正都沒辦法順利兩年畢業了,那就放寬心吧!」鄭同學的指導教授簡小妙指出,「而且他動作很慢,應該還沒訪談到幾個人,損失不算大啦!」不過她也表示,寫論文資料備份的確很重要,之前她也有同儕由於電腦故障,資料又備份不全,而面臨研討會論文趕不出來的窘境。

世新大學管中祥助理教授則表示,鄭同學平常荒淫無度...不...是枕戈待旦,熱衷於網路發表與寫作,如今遭逢此般不幸,他也表示遺憾,但仍強調:「電子報還是要記得準時發,不要每次都要我催。」

哈佛法學院教授勞倫斯拉稀個也表達了他的看法,他認為編碼就是法律,而不懂電腦又愛亂改系統設定的鄭同學可以說是嚴重違法,對此鄭同學稍早則做出回應:「關你屁事!」

疑點重重,有待水落石出

目前嘉義縣檢警已經展開調查,針對鄭氏小強的屍體進行解剖,發現主機板內竟然沒有蛇毒與針孔殘留,而且鄭同學竟然沒有替鄭氏小強投保鉅額保險,實教人感到不可思議,因此不排除鎖定鄭同學凌晨看過的影片內容進行採樣,對此,鄭同學不滿地表示:「最好是看A片會當機當成這樣啦!」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5 | Comments (17)

2006年05月17日

[轉載]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以下轉載文章來自:

陳豐偉的 Xoops 愛玩站 - 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 1

晚上九點,巡視過住宿的十五位孩子、簽完十五本家庭聯絡簿,南投縣草屯國中專任柔道教練李松鑫得強迫自己入睡。凌晨十二點起,他必須不斷咀嚼口香糖,維持四小時的清醒,好把名間屠宰場的豬隻送往南投、彰化的數十家肉攤。

凌晨,我跟在運豬車後面。成人大小、去掉內臟的豬隻雙腳舉起,吊掛在卡車上,隨著卡車轉彎的旋律搖晃,微微顫動。陰暗的夜裡,露出脊骨的開腹豬肉波浪般抖動,竟有種無法言喻的美感。李松鑫花了一小時將數十頭成豬吊掛在卡車裡,然後每運送到一個攤位,他就要扛著八十公斤重的豬屍體,像過肩摔一樣——但輕輕的——將豬放在攤位上,從名間、草屯一路送到彰化芬園。

民國九十三年七月,擅長角力、柔道的體育老師林靜妙來到草屯國中,發現李松鑫精神、體力長期透支的狀況,主動提出由她負責晨間訓練,李松鑫才有機會回家好好睡一覺。之前,他把卡車停好,回家小睡,六點半還得到學校的道場督促學生。為何如此辛苦,還要在外兼差?因為,他的柔道班學生三分之二來自山區的原住民家庭,多數家境貧寒,學校能提供的資源有限,學費、住宿費、比賽費用,常要靠教練張羅、代墊。更不用說,李松鑫也有兩位成長中的小孩,而專任教練的薪水,一個月實領不到三萬元。



■ 2

問李松鑫為什麼能在艱辛的環境中持續付出十一年?木訥的他簡單地說,民國八十四年,草屯國小體育組長希望成立提倡武德的體育團隊,於是找練過柔道、正在餐廳當廚師的他來當教練。李松鑫利用餐廳下午休息的空檔教課,草屯國小柔道隊很快就得到獎牌,打出名號,草屯國中便成立柔道隊來銜接。五年前,縣政府發現李松鑫的學生成績很好,聘請他擔任專任教練,於是李松鑫辭去廚師工作。可是,專任教練的薪水比廚師少,李松鑫只好再找一個晚上兼差的工作。
 
曾經有撐不下去的念頭嗎?李松鑫說,九二一之後,有一段時間他很想放棄,可是想到當初對朋友的承諾,他又咬著牙堅持下去。許多對學科缺乏興趣、活力十足、難以規範的學生,在體育團隊中可以培養團隊合作的人生觀、建立自我認同的目標。從國小就開始練柔道的李松鑫清楚地瞭解這點,所以不肯放棄。尤其,他協助的對象,還是最弱勢的原住民小孩。



■ 3

「小孩進柔道隊後,比以前更懂事、更守規矩,也更能獨立生活。」在家庭訪問時,新鄉部落的家長肯定李教練。「小孩到山下後才知道世界有多廣大,自己以後要跟誰競爭。如果直接送到山下很容易學壞,到柔道隊有教練幫忙管理,我們都很放心。」

但,當初為什麼要送小孩進柔道隊?家長不約而同地說:「我們念不起私立的學校,要跟平地人拼功課沒什麼希望,練柔道可以讓小孩進公立高中,也許以後還有機會當警察、當老師。」

如同多數山區原住民的命運,新鄉部落的產業模式是:把土地租給漢人,租期數年,先拿幾十萬。幾十萬蓋個房子就沒了,然後原住民要到自己的土地上當臨時工。

臨時工工資不高,也不是天天有工作做,一下雨就沒有工錢拿,收入很不穩定。原住民的小孩很努力,週末回家還要幫忙田裡的工作。可是,城鄉差距加上文化差異,讓山區原住民小孩進入都市,學業上幾乎都是輸家。這時,練好體育,是他們所能想到最穩健的一條路。

兩年前,新鄉部落八名國小六年級女生,彼此約好一起到草屯投奔李松鑫。才十二歲的小女生,就要離開媽媽,自己洗衣服、自己吃飯,一星期只能回家一次。每天晚上,小女生都要哭著打電話回家,一回家就捨不得離開、晚上一定要抱著媽媽一起睡,一定要拖到星期一一大早才趕回學校。媽媽到學校參觀,看到女兒被大力地摔在墊子上,常會難過地衝到外面大哭。可是,為了前途,小女生也只能忍住眼淚,繼續打拼。

這不是李松鑫一個人的英雄故事。這是一整個部落的下一代,為了在漢人制訂的遊戲規則裡有更好的生存空間,忍痛和家人分離、忍受長年辛苦的訓練,只為了和宿命挑戰的故事。



■ 4

「我一度也幾乎撐不下去、很想離開,可是當我拿到全中運第一名,我對自己開始有信心,也知道未來要做什麼。」一位十四歲的女生,早熟地說出她對柔道隊的想法。
 
強調武德訓練的運動競技,如果遇到重視身教、言教的好教練,所能提供的不只是運動技巧,還包括生活管理、品行教育,以及自尊自信的建立。從國姓國中空手道班、草屯國中柔道隊,再再說明,對於城鄉差距、文化差異、破碎家庭、中輟生等引發的青少年教育問題,運動競技團隊是一帖良藥。

類似的報導見報時,總能引起讀者共鳴。問題是,制度問題如果不解決,像李松鑫這樣不擅言詞、不懂得經營社會關係的教練,就只能不斷犧牲自己的健康與家庭生活,來彌補社會福利殘缺的破洞。

比如說,草屯國中一年的體育活動經費只有二十萬,要支撐四支運動團隊。筆者採訪當天,李教練正進行內部選拔賽,因為學校經費不足,只能讓七位同學參加比賽,其他學生因此失去在正式競賽中學習的機會。

比如說,柔道隊可以申請課輔經費,請老師晚上帶晚自習時間。可是,所有學生混在一起上課,年級、程度不一,讓授課老師難以因材施教。如果要一次找三位老師來授課,就得自行尋找財源。

比如說,草屯國中體育代課老師曾伯朗,學生時代多次為南投縣爭取榮耀,也曾擔任國手。現在他投入許多課餘時間協助李教練帶柔道班學生,包括早上六點半監督晨操,一起帶隊訓練,學生生病時協助就醫。但,因為學科成績不佳,曾伯朗可能永遠沒有機會轉為正式教職。

林靜妙老師感慨地說:「像我們體育科班出身的老師,從國中時代就開始不眠不休的練習,在學科上很難跟考試進來的體育老師競爭。我們最瞭解體育學生,也願意投入時間帶訓練,可是我們很難得到制度的肯定。」

有位原住民學生出身破碎家庭,曾因躁鬱症發作,媽媽還打電話找李松鑫從草屯趕到埔里,在馬路上把發狂的學生帶回療養院住院。好的教練付出的關懷常比學校老師還多,甚至學生繳不出學費,還會有編制內老師請教練幫忙。可是李松鑫永遠只能領取比照工友的專任教練薪水。

是怎麼樣的制度、怎麼樣的社會,讓李松鑫三更半夜還要運送豬肉、打工來幫助他的原住民學生?

國姓空手道班的廖德蘭教練說:「原住民學生是最艱難、最難處理的部分,連我們都是現在站穩腳步後,才開始思考要收原住民學生。李教練一開始就針對最困難的事情來做,所以他遇到的挑戰也最大。」

經由國姓空手道班黃泰吉、廖德蘭教練的推薦,我才知道李松鑫。近身採訪李松鑫36小時後,我認為,我們這社會深深地虧欠李松鑫一份很大的人情。

■ 5

我們能怎麼做?

如果你有自己的 blog 或個人新聞台,請你轉載這篇文章所有圖文,但請記得加上回到原始網頁的連結,讓網友能追蹤進一步消息。也歡迎你在邊欄加上本次活動貼紙。

希望你能寫信、傳訊息給你的朋友,請他們在部落格、新聞台、BBS上轉載這篇文章、加上活動貼紙。

你可以寫信給媒體朋友,請他們深入報導李松鑫的故事,以及背後所反應的種種社會問題。

慈善、宗教團體可捐款給草屯國中,增加草屯國中對原住民學生、弱勢家庭的補助款。

企業界人士請考慮長期支付李松鑫教練薪水,讓他無後顧之憂,可辭去凌晨運送豬肉的工作。

學生團隊、社會志工團體如願意組織平日或寒暑假課輔團,可聯絡草屯國中林靜妙老師,增強柔道班原住民小孩的學科能力。

國姓空手道班黃泰吉教練等社會善心人士正在輔導李教練成立社團,等完成所有合法程序,擬好募款計畫後,才會正式對外募款。屆時,智邦生活館將會協助草屯國中柔道隊募款。

如果你還想幫什麼忙,請寫信到blog@corp.url.com.tw ,留下你的聯絡方式、blog 或個人新聞台網址。等李教練準備好接受社會大眾捐款,你一定能協助把訊息再次傳出去。
 
寫這篇文章,並不是想要快速募款。一年幾十萬,就可以大幅改善李教練的處境,募款難度不高。問題在於,我們需要讓更多人來瞭解、一起來關心運動團隊在教育體系裡的處境。李松鑫可能是這些專任教練裡最令人感動的故事,但還有許多運動教練,同樣透支自己的資源,有意或無意地輔導對學科缺乏興趣的青少年走上正途。

我們虧欠李松鑫。我們虧欠那些從小為國家榮譽努力、畢業後繼續培育學生的運動選手。我們虧欠那些因為漢人的強勢經濟力量不得不在自己土地上打零工的原住民。我們一定能做點什麼,來改變這個社會。

(感謝智邦生活館全力支援,以及國姓空手道班黃泰吉教練協助,我才能完成這篇文章)


運豬人李松鑫和他的柔道學生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5 | Comments (3)

史上最差MV?

其實我覺得還不錯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3 | Comments (10)

2006年05月10日

能不能想想「銷毀」以外的辦法?

瞄準大陸寵物熱 龜蛇蜘蛛綠鬣蚚 台灣走私3萬隻

但基於防範疫病在兩岸之間傳來傳去,這些被查獲的私貨只有「安樂死」一途,將儘速交由防疫單位銷毀處理。這回,算一算有近3萬條小生命將要「報銷」,連岸巡幹員也痛罵私梟太缺德了。
很難過...非常難過....

人類難道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嗎?還是說只是懶得想?
One method of defeating smuggling is to legalize the activity the smugglers are undertaking and reducing or eliminating the taxes which the smugglers are avoiding, thus reducing the profit potential and making the smuggling activity uneconomic as the goods would then be available for a lower price via legal channels.--from Wikipedia
這是解決走私唯一的辦法嗎?那在解決之前,應該想出安置這些動物的方法,除了「銷毀」...

延伸閱讀:
Wildlife and Animals Trafficking
Accoding to published reports, the trade in wildlife and animal parts generate 10 Billion US Dollars a year.

Posted by portnoy at 18:59 | Comments (12)

我發現我很喜歡看男人跳舞?



其實我更愛米兒絲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7:57 | Comments (3)

2006年05月09日

與其說是抒情,不如說是悲情

這是和eliner互相成為彼此部落格共同作者之後的第二篇文章,應eliner出的題目,寫了篇抒情文。

其實我在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時期還蠻愛亂寫心情札記的,尤其是大二大三左右。想看的人可以看一下我很早期的文章,那些是我發表在大學bbs版上,後來我轉貼過來的。

有甚麼想法就去eliner那回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4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08日

就算是剪接的也不容易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9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05日

今天(Fri)要參加雲嘉電台與台視的記者會

地點在國賓飯店(的樣子)...我不是很清楚。

反正又得去台北就是了,接著禮拜日要參加公視的錄影,要怎麼到公視還是一個問題...

禮拜六空出一天沒事,希望可以把要做的podcast做完。

update:
一些照片~~

CIMG3085CIMG3073CIMG3063
CIMG3042CIMG3068CIMG3075

Posted by portnoy at 02:32 | Comments (10)

2006年05月04日

[廣告]成為與眾不同的媒體人–2006媒觀新聞營

連我都想報名了...可惜超齡....

--------------------------------------------------------------------------------------------

你是否對媒體工作充滿憧憬,但又對媒體亂象感到疑惑?
你想成為媒體界的閃亮之星,但又缺少指引的方向?
作一個與眾不同的媒體人,需要的是真誠的態度、豐富的創意、多樣的知識、批判性思考的能力,才是對現實媒體生態進行顛覆性理解的要素。
史上最豪華師資陣容等著你來報名!

超強師資

◎ 詹怡宜TVBS副總編輯兼製作人、主播、金鐘獎文教資訊類節目主持人獎)

何榮幸(中國時報資深記者、卓越新聞獎、曾虛白新聞獎、吳舜文新聞獎得主

高瑞麟(漢聲廣播電台資深記者、卓越新聞獎得主)

蘇啟禎(公視新聞記者、紀錄片製作人)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世新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電台節目主持人)

陳順孝(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專任講師、阿孝札記blog、生命力公益網指導老師)  

黑手那卡西樂隊(超酷炫獨立天團)

郭笑芸(紀錄片工作者、前「全景映像工作室」導演,作品:「梅子的滋味」(2005年)、「海棠、馬沙與珊瑚」(2006)

報名時間:即日起至5/28止。

報名資格:人數有限,這次只限高中生哦!
報名費用:單人報名$3,800;三人以上團體報名,每名$3,500;並提供五名清寒獎助名額。清寒獎助相關辦法,請洽詢媒觀辦公室
活動時間7/8(六)、7/9(日)、7/10(一)
活動地點富邦淡水教育訓練中心(台北縣淡水鎮八勢里八勢一街3939號)。
報名方法:下載 報名表,填完,繳費,寄到媒觀辦公室。(詳情請見報名表內容)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媒觀網址:http://www.mediawatch.org.tw
媒觀電話:(02)2703-4035
媒觀Email media.watch@msa.hinet.net

想要快速累積媒體工作能力值,你一定要通過殘酷營隊快樂訓練!「媒觀新聞營」邀請大學教授震撼你對新聞的想像;召集史上最優質媒體人講師群,從廣播、電視、報紙的實務經驗,告訴你成為優秀媒體人的必備條件;還有酷炫的獨立樂團現場演唱,引爆你一拖拉庫的熱情!
很心動吧?別再耍矜持了,快來報名吧!  

活動網頁:http://www.mediawatch.org.tw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0 | Comments (0)

2006年05月02日

記性不好

其實不是一直以來都不好,我記得我小學到國中記性都滿好的,但是到了高中以後就越來越沒辦法「記」東西了;到了現在,如果你吩咐我做什麼事,或是和我有約,如果沒有前一天前一刻不斷提醒我,那我有九成的機率會忘記。

有朋友和我說我不是記性不好,而是不想記得的東西都選擇性忽略;想想還蠻有道理的。

Google Calendar推出以來好評不斷,但是我一點使用的意願也沒有。我從來沒有用過記事本、沒有在書桌前貼過小紙條、也沒有在手指上綁過紅線。我總是認為:如果我把這件事忘記了,而且沒有人提醒我,那這件事一定不重要。如果和人約好要出去,然後我忘記了,對方也沒有告知我的話,我就會認為這次約會或是聚會並不差我一個人,所以忘記也沒有關係。

再說認路這件事好了。我是個路癡,有一次騎摩托車上了高架橋,另外還有一次從台北大學合江街宿舍找最近的南京東路捷運站花了兩個小時(我問路問了好幾次,而且下一次我走的時候又多花了半個小時...)。

左右不分是我的問題之一,但我發現我更大的問題是不會去記路標和路名,我總覺得把記憶力拿去記這些東西太浪費了,儘管我的記憶力多半都沒在用...

舉凡親戚朋友的電話、生日、星座、血型、喜好...我幾乎沒有一個記得的,因為電話都在手機裡找得到,生日我也沒有要送禮,星座血型占卜我不信、喜好一直在變動更沒有記得的必要...

打開電腦之前準備要做的事,握住滑鼠以後就忘記了--這種事情愈來愈常發生。

更進一步,我現在認為:與其記了一會又忘記,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知道,這樣就也沒有忘不忘記的問題了。

所以這篇文章是為了讓我記得我記性不好這件事而寫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3 | Comments (4)

2006年04月30日

「我從加拿大回來,不會說中文」

標題與我要推薦的這篇文章關係不大,但是稍微有一點啦!(不知道標題是甚麼意思的人...去問別人!)

從The View From Taiwan 本週的台灣英語部落格巡禮看來的:

Suitcasing: Bananas and Onions
為甚麼東方人比較容易被西化?而西方人難以被「東化」?(我發現中文連「東化」這個詞都沒有)

作者Daniel Wallace提供了很多種可能解釋,包括文化、媒體、階級、性別、認同、社會結構等等因素,挺有趣的,值得一看!

有人有其他解釋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22:07 | Comments (14)

2006年04月26日

剛聽完小棣老師的演講

IMG_1466
要成為一個會說故事的人,要先懂得聽故事,挖掘故事。

很精彩的演說,小棣老師兩小時以內大概飾演了三十個左右的角色,個個栩栩如生,導演就是導演!

一開始老師就說:「台灣電影戲劇這一行的問題之一,就是外行人管理內行人。」...這個我想大家都有共識了

最後老師也提到國片的困境,她覺得其實現在的國片比全盛時期的國片好看多了,她也樂觀的認為:「當下一波國片復興的時候,台灣電影會比先前更好看。」

最後問答的時候我問:

「老師與許多年輕演員合作過,那麼有沒有覺得哪個演員最有潛力,或是最有素質?對戲劇工作最認真?」
小棣老師回說:
「講好的沒意思,講壞的好了,那就藍正龍嘛!」
「他一開始真的不會演戲,而且很不會跟記者打交道,久而久之記者就都把難搞、高傲的形容詞放在他身上」
「不過他很認真,一直一直在進步,我覺得這比很多一開始就很聰明很靈活的演員來的好,因為他還沒有飽和。」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8 | Comments (5)

2006年04月25日

米可,GO讓我無法關機

米可,GO

今天終於讓我看到了!

雖然沒能從第一集看起,不過今天看完第三集還算接的上,好險。

米可,GO的編劇是鄭芬芬,為了替導盲犬協會募款而創作了這部作品,她也表示既然珠玉在前,她要達到的目的也達到了,所以打算把劇本「封起來」。

我不知道「可魯」有沒有讓台灣觀眾更瞭解導盲犬,不過可魯在台灣儼然已經成為導盲犬與拉布拉多代名詞倒是確切之事。我看到不少寵物專賣店和夜市攤販打著「可魯」的名號在做生意,也看過不少ptt網友在閃光中心呼喊可魯(雖然結果通常是連可魯也瞎了)...

我佩服擅長厚描的導演,但厚描往往會和戲劇結構產生矛盾,若是矛盾解不開,戲就毀了;所以為了節省力氣,絕大多數戲劇中的角色都只有工具用途,用來代表特定的人格與情緒,頂多讓主角多點身家背景厚度,其他配角只要能把一種表情和情緒忠實的表現出來就萬幸了。厚描的角色會讓觀眾覺得認識她很久了,膚淺的角色就只能靠誇張的表情動作和狗血情節來遮掩。

另外,戲劇多半有主線,但是為了厚描每一個角色,勢必分出許多支線,支線如果能和主線搭配無間是第一等;支線不干擾到主線是第二等;支線干擾到主線是第三等;但要是觀眾看到後來主線支線都分不清楚,那就是最下等了。簡單來說就是要能環環相扣,而且除了情節的「縱扣」,角色之間也要有「橫扣」,然後縱扣再和橫扣搭起來,成為一張綿密的劇情網--到這個境界,觀眾自然會看得津津有味,難以自拔。

老實說,因為被45度C天空下「洗禮過」,我很難相信還有比其更「厚」的連續劇,所以我沒有抱持這麼高的期待來看「米可,GO」(我本來是衝著李佳穎的啦!)。我很肯定梁修身導演導的忠貞二村(沒辦法,太接近我的生活體驗了),但是我還是認為45度C天空下略勝一籌。

不過今天看了米可GO之後,我發現這部戲和45度C一片不相上下,但是卻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人物的厚度。

如果王小棣導演是用寫實的紀錄片風格把非洲和台灣的圖像直接印在觀眾腦海,那麼梁修身導演就是透過多角度的人物沉默獨白吸引了我。何來沉默又獨白?靠得當然是人物的動作表情與導演運鏡。例如月美(少萱母-柯淑勤飾)與黃明(少宣父--朱陸豪飾)今天吵架,鬥氣的過程,尤其是睡前月美欲道歉又止的動作和表情真是太逼真!帶少瑄去看醫生時握緊手臂的特寫、開車昏睡的那段,還有黃明走在凌晨五點台北街頭上的背影...都讓我很有感觸。

少萱(李佳穎)飾演的失明女孩更是不得了。要表現出失明不是只要眼睛看旁邊、看遠方、頭歪歪就行了。李佳穎成功表現出無神、無法對焦的眼睛,微微的鬥雞眼真是一絕。我記憶中大概只有歸亞蕾能模仿盲人模仿那麼像!

至於主角米可今天還沒甚麼表現,所以暫不多提。不過梁修身導演說他私底下和米可聊過很多次,問他上輩子到底是不是人類演員...

這齣戲還有很多人物沒有出場,期待中

ps. 如果你知道你要失明了,你會怎麼辦?--這個問題之前問過了,不過在這再問一次。

突然覺得這齣戲有個問題:角色通通都是外省人!雖然台北市的確外省人比較多,但是那麼不平均我覺得不太好。

延伸閱讀:
網路城邦|【涵~"QuRuRu巧柯力DesiGn工坊"】網誌|創作文章:★新鮮現做日記:米可~GO!公視新偶像劇
皮博士的秘密研究基地: 米可,GO!
米可 GO - 熊熊我的動物園 - Yahoo!奇摩部落格
米可,GO!--winki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電視推薦】米可,GO!兼談再見可魯
普萊斯小棧:公視新戲「米可,Go !」

謝謝公視,謝謝大愛,也謝謝製作「浪淘沙」的民視,因為有這些電視台的認真製作戲劇,我從來沒有對台灣本土戲劇感到過徹底失望。從後山日先照、孽子、孤戀花、浪淘沙、草山春暉、再見 忠貞二村 ... 一直到現在公視的最新戲劇「米可,Go !」,這些精彩好戲大大超越了一些所謂的偶像劇跟本土劇的層次,不灑狗血,不用太過刻意的方式演繹劇情,就能夠緊緊抓住觀眾的心。
組織:
台灣導盲犬協會TGDA

4.27
今天這一集不太流暢。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6 | Comments (10)

2006年04月23日

六度分離是真的

本來要先寫馬尼拉會議的後記,但是看了幾篇blogger的文章以後決定先動筆寫了這篇

(是的,我開始寫英文blog了,但是我得先拜託大家一件事:Please Do Not correct my grammar or typo...or I might simply lose confidence...)

說到台灣的中文與英文blogger之間的距離,其實我今天才發現,這距離並不大,起碼對我來說。

例如Michael Turton住在豐原,而我家在台中市,近得很。而且他認識schee,我也認識schee;他認識Jerome Keating,我也認識Jerome Keating(他是我大學老師,大好人)。

又例如Scott Sommer;他認識Steven Krashen,我也認識Steven Krashen(不過他不認識我,我算是他的徒孫--他是我大學老師的老師,來過台北大學演講很多次,他的演講功力也是令人佩服)。

其他的non-Taiwanese Taiwan blogger和我有甚麼關係我還不知道,不過我猜都在三度分離以內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22:05 | Comments (4)

2006年04月18日

I am in Philippines

I arrived at the airport at abouyt 15:50. Then I took a taxi to Makati, downtown of Manila.

I met Mr. Roby Alampay, the secretary of SEAPA, while checking in. He looks so young , just like a college student.

We are now going to enjoy our dinner by the swimming pool of AIM(Asian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I'll be back and updating soon!

Posted by portnoy at 19:57 | Comments (4)

2006年04月16日

很有震撼力的迴響...

蕭艸梅之艸梅垣:無法無天,令人憤怒:泛藍立委聯手封殺檢察總長提名人選!

重點在傑克先生的迴響...非常有力量......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打算來殺我?

老話一句:
So be it...

update:
太好了..除了傑克,又來了殺氣更重的「中國人」...真是XX相報何時了.....

我這兩天看到那麼多國家的人平和相處,為了共同的言論自由而努力...如果是為了這種自由,那實在太諷刺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3:19 | Comments (8)

2006年04月14日

[非政治文]記憶的自由,還是傳播效果的爭論?

Innis說石碑或是石雕等笨重的媒體是時間偏向,而草紙或竹簡等輕便媒體則是空間偏向;前者能留存久遠,但是動彈不得,後者則能夠無垠散佈,可是極易消逝。

Benjamin說「奧拉」存在於獨一無二的藝術作品上,機械複製(甚至是如今的數位複製)則會讓奧拉消失。

如果把甚麼石碑、神社、偉人銅像、紀念堂、匾額、裱框照片.......等等都當作單純的戶外廣告的話,問題就簡單了:

廣告的目的就是要在態度、認知、與行為三個層面上去影響消費者,按照ELM(推敲可能模式),若是涉入程度高則訊息走「中央路徑」(central route)的話,改變順序就是 認知--態度--行為;若是涉入程度低則改走「邊陲路徑」(peripheral routes),改變順序則是態度--行為--認知;石碑或歷史不會造成記憶的衝動消費。

早期的說服理論則告訴我們,如果宣傳要有效,那麼正反並陳對高知識份子比較有用,歸因理論則說在正面屬性之外增加負面屬性會讓消費者覺得廣告比較誠實。免疫理論也告訴我們只要先為可能會出現的負面訊息打預防針,就能夠有效逆轉負面訊息的影響。

回力鏢心理(psychology of boomerang)警告我們對於過去訊息經驗的反彈可能會造成對單向訊息的厭惡,與完全相反解讀。漫畫理論也一而再、再而三告訴我們:主人翁一定要有缺陷!

最後,我最愛的第三人效果告訴我們:自以為的知識份子和社會位階較高者往往都會認為其他人比較容易受到片面訊息的影響,因此做出一些預防或是補救的行為。


延伸閱讀:
異鄉人:記憶的自由
具有靈性的野獸:尊重「記憶的自由」(Freedom to Remember):關於高砂義勇隊紀念碑事件的發言備忘錄
茄苳樹窠: 從多元歷史記憶看高砂義勇隊紀念碑
InnoNation Reloaded:當記憶的自由被遺棄於塵土

以下才是政治文:
死人的利用價值
拜與不拜

Posted by portnoy at 19:50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09日

[東清村3號入手]308元大大滿足

陳建年 新專輯
陳建年 - Wikipedia
陳建年資訊網
MAGULIS蘭嶼心情:井圓助理擅自貼廣告:新作品《東清村3號》上市啦!
史蒂芬李 - 我就在這兒 - 陳建年《東清村三號》電影配樂自選輯
*~紫色狂想曲~* - [轉]陳建年--想你一切都好
Yuren's 文舖: 陳建年《東清村三號》

20060330:東清村三號

如果不是他在專輯中描寫自己靠著「一支不到兩千元的麥克風、一台薄薄的筆記型電腦」,就在自己的小房間裡搞起音樂創作(而且還有圖為証),你很難想像這麼動聽的聲音是在這麼克難的環境中誕生的,是的,心靈最重要,有真實的感情,才會有最感人的力量撲面而來,不管它是質樸或富麗。

我前天去唱歌,點了兩首陳建年的歌,分別是第一張「海洋」的「海洋」,以及第二張「大地」的「藍藍的唸珠」...真爽.....比唱Beyond的「想你」還要爽!

看到陳建年作音樂的方式,我很難不聯想到podcasting;我作podcast的時候也是這樣亂糟糟的,不過沒有那麼多樂器就是了...

陳建年 作音樂

不過其實今天在挑專輯的時候猶豫了一段時間,不曉得該買圖騰樂團的新專輯還是這一張東清村;雖然後來是買了這張,但是我還是念念不忘上次在台中科博館聽見圖騰live的經驗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6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06日

[血淋淋的案例]恐怖的制約

今天Portnoy要跟大家分享一個極為駭人聽聞的實際案例,就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是這樣的,我和女友聚少離多,因此大多靠電話溝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電話的結尾都會以kiss聲()作結,次數不定,大部分是一次,如果女友覺得不夠,就會看情形增加次數。(不准笑!)

日子一久,一開始的羞澀也早已成為慣習,就算在大庭廣眾之下我也「」得很自然,反正講完電話就是要來那麼一下(還笑!),就當作再見或掰掰。

問題就出在,會打電話給我的人,不是只有她。

我記得第一次是我大學同學兼現任室友那個塔(男)打給我,內容談甚麼我忘記了,講完要掛了之前,我很自然、很流暢地說:「沒事啦,掰掰...~」

當我「」出來的那一秒,我整個心都涼了,彷彿靈魂出竅,又像是體驗瀕死的人生走馬燈。還好,我馬上隨機應變,在後面加上低沉的「嗯....」,藉此把那一聲「」轉化成思考的發語詞。(轉得很硬,但是我認為我成功了)

掛上電話之後我狂笑三十秒,伴隨著對自己的嘲諷以及詛咒。

但是根據破窗理論,事情總是接二連三地發生。

我大略估計,到目前為止起碼有超過20位男男女女被我莫名其妙地「」過,包括家人、高中同學、大學同學、研究所同學(是的,建利被我過...)、電台同事、詐騙集團工作者...指導教授(...唉...).....打錯電話的陌生人..................每一次都讓我懊悔羞愧不已。

絕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沒有發現,因為大部分的時候對方都先放下手機,掛上電話了,有的人可能也以為那只是雜音,沒有想太多。


我一直極力避免這種事情再次發生,所以曾經試圖尋找制約的原因。我本來以為是手機壓在耳朵上的觸感形成制約(我沒用耳機),或是對方先說掰掰引發的反應(我和女友講電話都是她先說再見),但是前天之後,我發現都不是。

我會選擇現在說出來是有原因的。

前天schee突然打來(via skype),問我是否願意參加四月十五號舉辦的BoFBlog Media討論組,和大家分享一些想法。我當時人在台中,頭一次接到schee的電話自是興奮莫名,我強掩心中澎湃,詞不達意地和Schee聊了幾分鐘。

是的,最後結尾的時候,我「」了。

不可能啊!!!我用的是五十元的麥克風和筆電的喇叭,不是手機啊!而且我記得是我先說再見的!

還好,Schee那時候已經結束通話趕著去開會了,我想我那一聲「」應該沒有傳到他耳朵裡。

制約真的好恐怖啊!!!!!

ps. 希望藉由自我揭露,能排除這恐怖的制約。
ps2. I'm in!

Posted by portnoy at 04:35 | Comments (15)

2006年04月05日

如果非得要中英夾雜...

那就看看下頭的指引吧!!我想台灣應該也適用。

Chimp Talks: 在香港廣東話引用英文字的指引

這其實很值得寫成一篇語言學的小論文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21:28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04日

讓我們來看看扁馬會的現場實況


2586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6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03日

[轉載]五問廖本煙立委!

苦勞論壇2006/04/03
◎作者:黃莉莉、黎雪玲(南洋台灣姊妹會,印尼籍)

  我們是一群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姊妹,我們在南台灣有組成一個全國性的團體(中華民國南洋台灣姊妹會),今天我們看到兩位堂堂身為影響眾多民眾的立委,竟說出毫無醫學根據和充滿歧視的言論,讓我們感到十分憤怒可悲,在號稱民主進步的台灣,還有人的水準如此落後!

  廖立委說他到越南考察,發現有「很多」因為越戰化學藥劑 而成畸形病例,一問,廖立委考察了整個越南、走遍越南地方了嗎?怎可以偏概全!我們越南姊妹承認有些村落深受這些毒物侵害,但此僅限於某些村落,並不能預 設所有越南配偶皆有問題;二問,難道台灣沒有經歷過戰爭嗎?是不是所有台灣人也都要經過檢查?當各方都在努力研究解決辦法,但廖立委觀點卻只是對戰爭受害 者在傷口上灑鹽!三問,廖立委是否有深入地方與嫁來台灣的外籍配偶接觸?僅到越南考察,但卻以此推回台灣外籍配偶身上!鄰居和老師都很讚美我們的小孩「既 可愛又活潑」,人人疼愛,我們也都身體很健康,來到台灣平均八、九年了,也幾乎沒生病,請您「自費」到我們家看看!四問,黃立委質疑老榮民娶新娘後服用 「威而鋼」,生出的嬰兒會有後遺症,難道我們可以限制他們服用嗎?如果年紀已老或者經濟不佳的人娶外籍配偶,不是台灣社會的問題嗎?不是政府應該負責的 嗎?況且政府准許「威而剛」上市,如果會有後遺症,是我們的錯嗎?五問,廖立委擔心以後「劣幣驅逐良幣」、「好的孩子都生不出來」,請問我們的小孩哪裡不 好?有關學習遲緩、會有其他病變,請問有任何醫學根據嗎?而且台灣人許多女性不願生孩子,政府有深入了解原因嗎?

  廖立委有心出國考察,本應予以正面評價,但立委卻「帶了眼睛、帶了耳朵,卻忘記帶腦袋」,對於看到的現象,並沒有真正接觸了解台灣外籍姊妹,便隨意發表帶有深度歧視的錯誤言論,對我們已造成傷害!希望台灣民眾不要對我們造成誤會!希望大家能更深入了解我們。

國外案例延伸閱讀:

Trent Lott's Controversy and resignatio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CNN.com - Lott apologizes for Thurmond comment - Dec. 10, 2002
PressThink: The Legend of Trent Lott and the Weblogs

移工議題同場加映:

這就是愛台灣
如果我們將一個24小時都住在你家裡,用手指頭幫你重病老父、老母挖出沒有辦法自己排泄的糞便,而你卻認為理所當然,並且處處限制她作為一個人最基本所能擁有的隱私與自由、一點點的休息時間,而其他台灣人對這樣的事情沒有感覺,甚至可能「讚聲」說:「對,就是不可以讓外勞出門,她就是必須24小時工作…」她必須如何、如何這樣的話語,那我真的不知道作為一個「台灣人」還有什麼比這個還要可恥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12:09 | Comments (3)

2006年03月31日

來去馬尼拉

先前提過這件事,我徵詢過家人以及老師朋友的建議之後,決定前往菲律賓馬尼拉參加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會議

我身為一介宅男兼路癡,老實說,要隻身前往陌生國度還是挺害怕。

以下詢問幾個簡單(但是我不懂的)問題,盼有能人幫我解惑:

  1. 可以買比較便宜的外勞票嗎?
  2. 沒有信用卡要怎麼買?
  3. ezfly的票價算ok嗎?
  4. 是不是要辦簽證啊?去哪辦?多久之前要辦好?有沒有甚麼整人的國際慣例?
  5. 役男頻繁出國會不會有問題?(我剛從Bali回來...)
感激不盡!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2 | Comments (7)

2006年03月30日

從BALI歸來

剛從Bali回來嘉義,這幾天都沒有上網。雖然在Bali也有網咖,但是為了好好享受旅程,決定暫時拋開我的資訊焦慮症。不過也不能說是完全拋開啦,應該說是這五天把對資訊的飢渴轉移到我從未接觸過的印度教、殺價、水上活動、搭飛機、SPA、給小費、住五星級飯店...等----我是個徹底的鄉巴佬。

我大概不會寫詳細的遊記,但是這次畢旅讓我對很多事情都萌生了新的感觸,以後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

至於這幾天部落格上諸位朋友先進的留言,我等等就會回應。

Posted by portnoy at 00:43 | Comments (0)

2006年03月24日

[轉錄]老闆!我要看別台!No Showing of Junk News in Public Venues!

以下行動說明轉引自joshuashao,我以個人身份加入此活動。紅字部份刪除線是我自己加入的。

-------------------------------------------------------------------------------------------
說明:

no news.jpg
   這個行動主要是在公眾場合把電視由新聞台轉到公共電視、Discovery、國家地理頻道等優質頻道。想想,在外頭啃著香噴噴的炸排骨時,卻要忍受那些 記者整天胡亂報導,政治人物藍綠惡稿的新聞,食慾不是變差不然就是變得更暴力的猛咬排骨,這真是台灣公共場合的一大笑話,幾乎所有的餐廳、車站、理髮院、 醫院等,只要有電視,都在播報導新聞,難怪大家被弄得烏煙瘴氣,我曾經做過多次實驗,在餐廳把新聞頻道轉台,原本用餐緊張的氣氛,頓時歡樂了許多,如果每 個人都站起來轉台,社會的祥和之氣,一定會比政治人物整天談和解來得更為有用。
行動宗旨:
  一、拒絕劣質新聞頻道在公眾場合播放,污染社會大眾

  二、暴力或煽情新聞應列為保護級,禁止在公眾場合播放
  三、對於不配合的場合,以柔性勸導與拒絕消費為懲罰的方法
  四、追求國民在公眾場合得到無壓力、無政治對立的愉快空間
行動地點:
  一、餐廳
  二、車站
  三、醫院
  四、休閒、健身、娛樂、理容中心

行動方式:
  一、直接對老闆說:「
不好意思,我想看XX台。」
  二、如果有其他人在看新聞台,跟他說明後轉台。
建議轉換頻道:
  一、公共電視、原民電視、客家電視、
大愛電視、未來的華視
  二、知識性頻道:Discovery、國家地理頻道、旅遊頻道
  三、兒童頻道:東森幼幼、卡通台
--------------------------------------------------------------------------------------------
joshuashao:歡迎大家轉載轉摳轉用轉轉轉!謝謝!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4 | Comments (11)

2006年03月23日

誰有辦法一天之內幫我辦好護照

有外交部官員看我的blog嗎?

哈哈........

「依國際慣例護照有效期限須半年以上始可入境其他國家。」
心情真是插到無以復加..............

我沒有打錯字....


Laobagu midagunu ishigudani damasa salusaikin
midaguunu siguamimidadunala

Aluedabunu jimisikikamasa belandakudulanihaiba
adulaisaikin adumalaiyabu gisamidahulundudaisa


Posted by portnoy at 17:08 | Comments (15)

2006年03月21日

范冰冰與Firefox...

一點關係都沒有...

直到我看到這一篇...Orz......

两只狐狸,一只红的,一只白的。 - 范冰冰 - 新浪BLOG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3 | Comments (0)

2006年03月19日

阿里山上認識的朋友...希望你能平安長大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9 | Comments (10)

2006年03月17日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摘]絕對不要相信選舉過程中就違法的候選人

以下資訊來自全國法規資料庫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民國 95 年 02 月 03 日 修正)

第六節選舉活動

第 45 條

公職人員選舉,候選人競選活動期間依左列規定:
一 省長為二十五天。
直轄市長為十五天
三 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省 (市) 議員、縣 (市) 議員、縣 (市)
長、鄉 (鎮、市) 長為十天。
四 鄉 (鎮、市) 民代表、村、里長為五天。
前項期間,以投票日前一日向前推算,其每日競選活動之起、止時間,由選舉委員會定之。

第 45-1 條     
各種公職人員競選經費最高限額,應由選舉委員會依規定計算,於發布選舉公告之日同時公告之。
前項競選經費最高限額依左列規定計算之:
一 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省 (市) 議員、縣 (市) 議員、鄉 (鎮、市) 民代表選舉為
以各該選舉區之應選名額除選舉區人口總數百分之七十,乘以基本金額新臺幣十五元所得數額,加上一固定金額之和。
二 省 (市) 長、縣 (市) 長、鄉 (鎮、市) 長、村、里長選舉為以各該選舉區人口總數百分之七十,乘以基本金額新臺幣八元所得數額,加上一固定金額之和。
前項所定固定金額分別定為省 () 長新臺幣一千萬元,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縣 (市) 長各新臺幣六百萬元,省 (市) 議員新臺幣四百萬元、縣 (市) 議員、鄉 (鎮、市) 長各新臺幣二百萬元、鄉 (鎮、市) 民代表新臺幣五十萬元,村、里長新臺幣八萬元。競選經費最高限額計算有未滿新臺幣一千元之尾數時,其尾數以新臺幣一千元計算之。
第二項所稱選舉區人口總數,係指投票之月前第六個月月終該選舉區戶籍統計之人口總數
第 51 條

候選人印發以文字、圖畫從事競選之宣傳品,應親自簽名除候選人競選辦事處及宣傳車輛外,不得張貼
候選人懸掛或豎立標語、看板、旗幟、布條等廣告物,不得妨礙公共安全或交通秩序,並應於投票日後七日內自行清除,違者,依有關法令規定處理。
第 51-1 條      
政黨於競選活動期間,得為其所推薦之候選人印發以文字、圖畫從事競選之宣傳品及懸掛或豎立標語、看板、旗幟、布條等廣告物。
政黨印發之宣傳品,應載明政黨名稱,除政黨辦公處及宣傳車外,不得張貼
第 52 條     
政黨及候選人於競選活動期間,得使用宣傳車輛及擴音器。候選人為競選活動使用宣傳車輛,其數量,每人不得超過二十輛。但以直轄市或縣 (市) 為其選舉區者,每人不得超過十輛。以鄉 (鎮、市) 為其選舉區者,每人不得超過三輛。以村、里為其選舉區者,每人不得超過一輛。
政黨為競選活動使用宣傳車輛,其數量,每直轄市、縣 (市) 不得超過十輛。但以村、里為其選舉區之補選不得超過一輛。
政黨及候選人為競選活動使用宣傳車輛,應懸掛選舉委員會製發之標幟。
政黨及候選人為競選活動使用之擴音器,以裝置於宣傳車輛或競選辦事處為限,並不得妨害其他政黨及候選人發表政見。
政黨懸掛或豎立標語、看板、旗幟、布條等廣告物準用前條第二項規定。
第 55 條     
政黨及候選人或其助選員,不得於規定期間之每日起、止時間之外,從事公開競選活動。

Posted by portnoy at 19:55 | Comments (4)

2006年03月14日

嘉義市立委補選當日

這次雲嘉電台要我負責跑國民黨籍的候選人江義雄的競選總部,不過我沒帶相機,所以沒有現場畫面,殘念。

六七輛SNG車擋在競選總部門口,煞是壯觀,不過我一個人帶著手機也可以做live,這就是廣播的好處。看著十幾位攝影記者扛著笨重的機器,捲著繁複的線路,我心想,要是以後要是攝影手機畫質好一點,然後blog可以結合即時串流視訊的話,自己SNG也不是什麼難事,起碼不用開那麼大的車子來來去去佔住半個車道。

我三點五十左右到他的競選總部,媒體區已經都是人,另外一個房間則聚滿幾十位支持者圍著TVBS新聞等開票。我沒連線的時候就觀察各家連線記者的模樣:東森的連線記者(女)連線完就回來用超小台的華碩筆電(大概九吋吧)在MSN,年代的一位男記者異常認真,低頭狂寫連線稿,不斷murmur,年代另外一位高挑女記者就顯得一派輕鬆,我也沒看到她連線,不過為了宣傳世足賽而貼上的麥牌實在感覺很怪。

TVBS的長髮美麗女記者和總部的人很有話聊,好像很資深;三立的嬌小大眼女記者一直坐在媒體區內,好像是來聊天的,記得我上次市長選舉在陳麗貞總部看過她,快六點才看她拿起麥克風連線。公視的車五點半以後才來,完全不跟其他電視台搶位置,夠悠閒,女記者看起來很幹練,蠻眼熟的。

總部外聚集的支持者越來越多,總部內也隨著開票結果漸趨樂觀而響起一波波的如雷掌聲,不過很多人好像是來總部借廁所的。結果揭曉以後,總部的人開始在外頭的宣傳車上歡呼,先熱個場子等當選人來到現場。我聽到很多支持者在批評陳麗貞(廢話,我在競爭對手的場子),但是理由有點怪,像是民進黨政府把國有地都賣掉啊,或是經濟不好啊之類的。好像沒聽到有人批評她對嘉義市市政大樓和郡役所幹的事...我想或許是上次選舉就批評過了吧。

後來當然照慣例,該上台感謝的都上台致了詞。不過很亮眼的倒是江義雄的兩個兒子,長的真的很帥,和爸爸一點都不像!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2 | Comments (0)

我被邀請了

SEAPA(東南亞記者協會)與PCIJ(菲律賓調查新聞學中心)將於今年四月19至21日,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辦一場研討會,名為"Free Expression in Asian Cyberspace: A Conference of Asian Bloggers, Podcasters, and Online News Providers",由於GVO的Rebecca MacKinnon與另外一位部落客Jeff Ooi的推薦,該協會邀請我前往馬尼拉參與這次研討會,當然,是以一介部落客的身分。

能被邀請真的很榮幸,而且我對網路言論自由與線上新聞等議題的確非常感興趣,再加上這次會議的在地性因素,以及越來越糟糕的台灣網路言論管制政策,我認為這絕對會是很重要的一次會議;另外一個很大的誘因是:主辦單位願意負擔所有行程花費,包括來回機票、陸上交通、及食宿,可說是誠意十足(暗爽在心內)。

但是基於我論文進度的考量,我還沒有辦法馬上做決定。目前我還不知道有沒有其他台灣的部落客被邀請;如果有,那或許可以請他集思廣益,蒐集台灣部落格圈對此議題的意見與立場,然後把參加會議的任務交給他,那我即使去不成也樂意。如果沒有,那我則有兩條路可考量:第一條,自己去;第二條,詢問主辦單位能否將名額轉給別的台灣部落客。

不管怎樣,我都希望台灣不要在這次會議中缺席,我們是東南亞的一份子,我們共享某些特殊的歷史背景與社會環境,而且彼此緊密連結,雖然實體的聚會對習慣在部落格上發表言論的部落客來說可能有點矛盾(我的感覺),但是偶爾為之也無不可。

我這兩天就得做決定了,如果我決定要去,我會徵詢大家的意見,並先把自己對這個議題的立場表達清楚,當然,也得先複習一下英文口語...Orz

Posted by portnoy at 18:30 | Comments (14)

2006年03月10日

So be it...

第一次被人罵的那麼凶,但是我卻懶得回嘴。
「你是外省人,所以你一定有省籍歧視!」

「我沒有啊...」

「你有!我說你有你就有!我看過太多外省人了,只有少數人和電視上的幾個名嘴沒有,所以你一定有!」

「......」

「外省人大多有優越感,第一代外省人是中國人狹隘的心胸造成的,第二代是黨國奴化教育造成的!」

「...可是我爸媽沒有啊,我爸從小就是孤兒乞丐...我媽來台灣的時候才三歲...為什麼你會認為中國人都心胸狹隘呢?」

「不管! 錯就是錯,可以因為那是你Portnoy的父母,就可以變成對的嗎?莫非Portnoy就是這樣的奴私心態看事情呢?」

「可是你根本不認識我啊!為什麼要恨我呢?」

「 Portnoy這些外省人面對族群仇恨的態度居然是這麼心虛,這樣喜歡栽贓別人是仇恨,那麼我們也可以知道他們所談的正義,公義是如何的自以為是了!!」

「所以...我誤會你了嗎?你不恨我?」

「 台灣人只有[省籍歧視反彈情結]而已!!!」

「省籍歧視反彈情結?」

「對!因為你們外省人歧視我們台灣人,所以我們要反彈!」

「...可是我沒有歧視你們啊....」

「 台灣族群問題最可怕的地方,就是這些有偏見且歧視台灣的外省人,永遠找藉口為自己脫罪!!」

「我....我有罪?」

「當然!我的批判這麼有力,心虛的外省人都視我為烈陽酷日!」

「So be it......」

Posted by portnoy at 18:34 | Comments (24)

2006年03月04日

沒想到王宏恩的歌可以讓我感覺如此活力充沛!

真是熬夜寫論文的良伴!

王宏恩,讚!

ps. 我聽的是他第一張專輯:「獵人」

王宏恩

樂評?我聽音樂只有分爽和不爽而已.....

update:布農族語怎麼那麼好聽!越聽越好聽!我本來想學阿美族語的,現在要考慮一下...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0 | Comments (7)

2006年02月23日

再會了,驃叔

_23gk15

叔,您好走。

延伸悼念:
鳳凰城基金會的Pete Thornton過世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3 | Comments (7)

2006年02月22日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二二八

我想到了標題,但是我還沒想到內容。所以,這篇文章就先放著,有空再寫吧!

回溯閱讀:

最近參觀的藝文活動
嚴正斥責中時利用讀者投書及社論設定議題!
公共電視!幹的好!
一點回響
身為一個外省第二代...

沒想到我竟然寫了那麼多「二二八」...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6 | Comments (4)

2006年02月21日

為甚麼要害怕智障人士與精神病患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談這個話題,所以我先說我的經驗。

我小學六年級那年,開學第一天,在教室外面的遊樂設施玩耍;那是個叫做「浪板」的設施,結構很簡單,就是一塊長長的板子上有很多鐵製的握環,長板的兩端各用一條鐵鍊與旁邊的A字型鐵柱相連,所以可以同時讓五六個小孩子一起跨坐在長板上搖來搖去,簡單來說就是規模比較大的鞦韆。搖快的時候可以搖得很高,非常刺激。不過得要有人在下面幫忙推才行。

大概是新學期的關係,大家玩的很樂,而且這種足以展現男子氣概的遊樂設施很受到我們男生歡迎,大家擠著要排隊都想坐上去玩。好不容易輪到我,卻也快上課了,只剩下幾個特別愛玩的同學一起坐,其他人都先進了教室;沒有人在下面推那可玩不起來,所以我們就吆和了一個「比較特別」的男同學在下面負責搖。

他雖然是輕度智障,但是我們小學校沒有所謂的特教班,所以各班幾乎都會有一兩個這樣的同學。他也是我的鄰居,他父親(老兵)取了中度智障的太太後生下了他,沒想到遺傳沒有放過他;他父親有時候會很不好意思得來我家請我去他家,教他功課,所以我雖然和他不熟,但是也算是朋友。他是那種做事很賣力的人,舉例來說,如果我們全班去除草或是撿石頭,他一定是最賣力的,而且只要我們在旁邊稱讚他幾句,他就會和超人一樣拼了命的幹活,雖然看不出來他的表情,但是應該是很驕傲吧。

我們要他在下面幫忙推,他推得很賣力,我們說慢點他就慢點,說大力點他就大力點,後來鐘聲響了,幾個同學紛紛跳下板子,只有我因為膽小和笨重的緣故,不敢在浪板搖動的同時把腿跨過另一邊,只好繼續坐在上面。

先下去的同學開始在旁邊喊:「XXX好棒喔!再大力一點!快一點!」他受到鼓舞,越推越用力,彷彿推這浪板是他人生中最光榮的一刻,捨不得停下來。

浪板離地越來越遠,已經超過兩公尺,但是他還繼續地推,我極力抓住握環,但是事情還是發生了:我鬆開了手,整個人騰空飛了出去,下巴先著地,四顆門牙連根震落,整個人動彈不得,血流不止。

但後來的事情很複雜:全班總動員幫我在草叢裡找牙齒、我被即刻送到醫院、台中榮總醫師隨隨便便幫我把牙齒放回去、然後我國中去矯正牙齒、矯正完發現那四顆門牙根本沒有接回去、所以統統打掉作假牙.......大概花了快20萬,為此受過不知道多少折磨人的看牙經驗。

故事說完了。我應該從此害怕智障者或是精神病患嗎?當然不,因為誰都看得出來這根本不關他的事;如果我們學校有適當的分班、如果浪板設計好一點、如果我當時勇敢一點靈活一點、如果我的同學不要在下面替他加油、如果有任何人看到浪板太高而過來勸阻...這件事根本不會發生。

但是我知道,後來大家都怪他,沒有人去想過以上幾點才是造成這起意外的主因,包括我這個明白一切經過的當事人,因為他是個功課極差的輕度智障,而把一切過錯都怪在他頭上是最輕鬆的了。我六年級後來都沒有和他講過話,別人大概都以為我記仇吧,但其實我是配合班上的「氛圍」,別人應該也都希望我只記得他的錯,都是他的錯。

我講這個故事是因為我覺得我們的媒體也在作同樣的事情:把問題化約,刻板化,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決定某個人或某個群體需要負最大責任,有時甚至是唯一責任;往往,被眾人認為需要負責的人或群體,其實是其他人卸責考量下的犧牲者,他們也通常是最弱勢、最沒有社會地位的一群人,不會有人為他們出頭,不然也會一起被打成黑五類。

媒體報導不一定會造成直接傷害,但間接傷害有時候更嚴重。如果你是一個精神病患或輕度智障者,看到電視上人心惶惶,把和你一樣患病的人描述成「不定時炸彈」或「潛藏在社區裡的危機」,你怎麼想?你會不會開始認為媒體呈現出社會普遍的共識,開始擔心與其他人來往會遭到嫌惡,開始封閉自己...然後其他人越來越沒有機會瞭解你,也越來越懶得瞭解你,因為媒體「代勞」了。

我不想用數據來說服誰,因為我也不懂。我只看過「醫界風雲」這套日本漫畫描述日本的情況(不要和我說漫畫不可信,我會翻臉),裡頭說:精神病患犯罪比率遠比所謂的「正常人」來的低,傷害也輕,但是媒體的報導卻是好幾倍;日本媒體也很愛用「疑似精神病患」來幫所有犯罪事件下結論,雖然我想台灣應該更嚴重。

我想問大家,你怕不怕智障人士與精神病患?為甚麼?你有和我一樣的經驗嗎?你有更難過的經驗嗎?還是你的周遭有人有這樣的經驗呢?如果有,你認為全都是他們的錯嗎?如果沒有,為甚麼你要怕?誰希望你怕他們了?

我沒有打算和媒體一樣把問題簡單化,把所有錯都怪在媒體頭上,但是我認為媒體佔的比重絕對不少,而如果公民繼續放任這種情況下去,我們永遠看不到社會面與政策面的思考,永遠把一群人丟下,任其自生自滅。

延伸政策思考:

告訴我,怎麼幫精神病患
不願再忍受,馬上站出來!--反應不當媒體內容,我們可以怎麼辦?

繼續看:
回應
媒體無能,讓污名化更嚴重

瞧!我們偉大的聯合報又來了:
聯合新聞網 | 意見評論 | 聯晚大小聲 | 精神病人家屬無奈 想管管不住
聯合新聞網 | 意見評論 | 聯晚大小聲 | 警力不足 訓練用槍沒時間
雖然上頭這兩篇看起來像是非報社立場,但是斧鑿痕跡清楚的不得了....

台北市氣爆案及台南市流彈誤傷少女案新聞事件一覽表

我們可以做什麼:
米果‧私生活意見:聖心教養院——我們的責任


既然,網路是無遠弗屆的寬廣,就不該只侷限在詐騙援交、攻訐謾罵與垃圾郵件的死胡同裡,1億1千萬的缺口,是不是可以靠網路力量把它填補起來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0 | Comments (19)

2006年02月15日

原諒我!我看的時候一直想到某摩托車狂熱者...

我高中時期也曾經有打算穿直排輪跳舞就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1:53 | Comments (50)

2006年02月12日

Keroro惡整女友計畫之台中燈會篇

在家3

台中燈會2
其實標題改成「凌辱女友」或許更合適...

我從上禮拜就開始跟她預告我要作花燈給她,她一直說不用了啦,有這分心意就好了...但是要是男生聽了這幾句話就算了豈不是整個遜掉?(其實我本來也只是開玩笑)所以我更是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出花燈!...但是我的血液和基因卻又不容許我做出這麼浪漫的事情,所以勢必要攙入一些其他元素才行....

我前天買了材料,熬夜做了一個晚上,到了元宵節當天早上宣紙和支架卻才黏好一半,於是我決定和她吃完午餐之後,把她帶回家親眼看我繼續作,讓她也參與這個凌辱計畫...

她第一眼看見我做出來的未完成品,整個臉都垮了:「真的...要繼續作嗎?」

「當然!」

「可是我想去逛街耶...」

「可以啊,等我做好帶著燈一起去。」

「我不要!!!!!!!!!」

「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做好。」

「...............................」

於是我在漫畫房裡繼續動工,她三不五時會從客廳發出勸導:「不要做了啦...天都快黑了...」「我想去逛勃肯啦!」「好想睡覺喔...」「要你姐說好看才可以拿出去喔...」

但是我心意已決,黏好宣紙,裝上燈泡手柄之後,拿出綠色廣告顏料和毛筆開始著色,她的臉色開始驚慌失措:「你到底想要幹嘛?」「鄭國威...你....!!」

我只自顧自地回說:「等一下你要拿著我送你的花燈走一圈台中公園。」

她的臉色越來越差...但是似乎還願意接受。

塗滿綠色之後,我拿出黑墨開始畫keroro...

「你不是要作西瓜嗎!!!????」

「...我改變主意了...」

她竟然哭了!!眼淚大滴大滴地流,可是嘴巴卻在笑,笑得直咳嗽!

「...你怎麼了啊?」

她想把眼淚擦乾,可是還是一直流:「哇哇哇~~~~~~」

「....怎麼...妳不高興喔?」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她努力地吐出這句話。

她哭了將近五分鐘,情緒終於平復,而我已經興奮地不得了了!

「好了,可以出發了!」

「不管,你給我一個大袋子裝!!」她強烈要求。

Fine,騎車的時候把花燈保護好也是正確的,於是我拿了個大紙袋給她,她迫不及待趕快把花燈裝進袋子,感覺很像是把大便沖進馬桶。

到了台中公園,她還是遲遲不願意把花燈從袋子裡拿出來,她對我說:「你如果真的有心,就再買一個給我...我就提...」唉...我就是太有心了啊!!XD

她終究把花燈拿出來了,但是她嘴巴還是不住滴咕,而且她以一種「拿著垃圾要去丟」的離地僅僅幾釐米之拖行姿態握著把柄,大概是認為這樣的高度別人就不會發覺這是個花燈...

我豈能讓她得逞!馬上要求她提到胸口高度,不准放下。

她幾乎快崩潰,我爽的不得了!

說時遲那時快!兩女上前希望我們幫她們照相,沒想到她竟然利用此機會把花燈移轉到我手上,高招!

就連我這個始作俑者提著花燈也感到異樣眼光不斷如滔滔江水般襲來,渾身不自在,但怎知在過燈橋的時候,燈泡不亮了,我趕快抓住這個機會說:「唉...一下子就壞了,收起來吧!」

回家前,我把裝在袋子裡的花燈遞給她,要她好好珍惜,她白了我一眼;我接著說:「端午節我會送妳香包喔!」

她竟然白了我兩眼然後催油門急速離去!

我真是滿心歡喜!

回到家以後,我二姐問我:「你...真的把那個花燈送給人家?她真的有提?」

「是啊!」

「神經病...啊燈咧?」

「我讓她帶回家了...」

「...現在應該在路旁的垃圾桶吧!」我二姐斬釘截鐵地說....


香包該怎麼作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2 | Comments (33)

2006年02月10日

國王遊戲

前天上台北開小型大學同學會,在錢櫃裡玩起必玩的國王遊戲。

sagbr抽到王,她說:「二號打電話給阿肥的新男友說新年快樂。」我們大家都還沒和她的新男友打過照面,想整整他。

阿肥說:「好啊,沒問題!」接著展示出自己抽到的二號籤。

「這樣不行!沒有整到啦!」於是sagbr就臨時改變規則,決定由國王自己出馬打電話給阿肥男友,順便打個招呼。

「不要啦,不要整他啦...」說是這樣說,阿肥還是很守規矩的把電話給sagbr...其實自己也想玩吧...

「喂~~」喔,這男生聲音還蠻好聽的,sagbr於是再次臨時改變原本決定要說的「新年快樂」,開始假裝酒家女:「babe~~~(嗲)~~~你在哪裡啊~~~人家好想你喔,你怎麼都不打電話給人家~~~~.....」

話還沒說完就被掛了電話,sagbr覺得好沒面子,大概是女性的自尊遭受打擊。「好丟臉喔~~!!!」

眾人笑翻,但也督促阿肥趕快打個電話回去,和她男友解釋一下。

阿肥走出包廂外打電話,過了兩分鐘又走了進來:「...他說他剛剛沒有接到電話耶...」。

眾人齊聲說道:「他怕妳生氣啦!」sagbr說:「叫他別假了啦!」

「可是他真的說他沒接到電話啊...」。怪了...

比照了電話號碼...sagbr:「我...我打錯了....」

王整到自己了...
眾人笑到脫肛。

至於誰是誰,請自己連連看。
大學同學

Posted by portnoy at 20:02 | Comments (6)

2006年02月06日

[爆笑]如何避免惹上警察(by Chris Rock)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4 | Comments (2)

2006年01月31日

[廣告]我二姐缺現金....

所以大過年的就要我幫她變賣家產求現......

雖然放上了奇摩拍賣,但是我想賣出的機會不高,如果有朋友想買的話可以直接和我聯絡。

Burberry 藍標 斜格紋 側背小方包與皮夾組合 Yahoo!奇摩拍賣

ps. 第一張照片裡面有我家的狗...基本上是非賣品。

Posted by portnoy at 17:17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30日

第一大題:看圖說故事

CIMG2010
這張是我家(台中東海)附近的流浪狗,我這次回去才認識她,我二姐和我爸一直有在餵她,說她很乖巧又懂事(好像要推薦給我當老婆似的...),我姐說如果有人願意帶她回家,她願意幫她出打疫苗的費用!

CIMG2053
這張是除夕當天下午去普濟寺祭拜我從未蒙面的爺爺和奶奶。

CIMG2070
這是大甲鎮瀾宮的豬,和鎮瀾宮負責人好像...

CIMG2073
這是大年初一鎮瀾宮的人潮,熱鬧的緊~!

CIMG2079
這是我女友親戚家的黃金獵犬,我第一次和黃金獵犬玩,很有魄力!

CIMG2091
我在車上亂照女友的,覺得很有素人初脫自拍的感覺....哈哈!

CIMG2093
這就是傳說中的資金流動工具,押大賠大、押小賠小,下好離手!...今年就靠這樣過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6 | Comments (5)

2006年01月26日

笨蛋,問題不在火星上!

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懶得多講了,智邦的網摘師蒐集了很多相關文章,如果還不知道這起笑話的人可以參考一下。

但是這次的爭議其實跟國語教育、火星文、網路用語、或是考試生活化的程度等等都「完全沒有關係」!而事實上也已經有人點出問題的癥結了(某篇投書還是社論,我忘了是哪一家報紙的):那就是考試方式

題目標不標準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前的聯考、現在的學測、還是我國小國中高中考過的無數次隨堂測驗模擬考都有封閉性的標準答案這種恐怖的東西,而標準答案就是大家都討厭的言論箝制啊!不是嗎?我們討厭微軟箝制言論、討厭Google箝制言論、討厭中共伊朗美國箝制言論、討厭執政黨(兩個都一樣)箝制言論...可是卻對台灣教育當局幾十年來不斷用國家機器箝制言論感到很自在。

這個世界既然沒有標準,為甚麼還要有標準答案呢?題目出的爛沒關係(事實上題目會爛也是因為得設計出標準答案),考生要有能力答的好才是真功夫。

不是不能考選擇是非題,而是要給答題者回應的機會與空間(例如:我選ABD,因為我覺得.....我選X,因為.....)。就算是單選題也要讓學生能有複選的膽量啊!不然不就和「你媽和女友都不會游泳同時掉下河,要救哪一個?」的問題一樣嘛!讓我們和酷拉皮卡一樣有選擇沉默的權利吧!

電腦閱卷真是閱死台灣人的創造力。

ps. 雖然我認為問題和火星文什麼的都沒有關係,但是相關的討論還是很有趣。

Posted by portnoy at 15:06 | Comments (11)

2006年01月25日

感冒雖然痊癒了

但是精神還是有點萎靡;這一兩天大概不會有甚麼更新了。

這樣也好,過年前先把感冒債也還一還....

update:
我錯了,我竟然還是手癢寫了文章.....看樣子我染上的是另外一種病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1 | Comments (6)

2006年01月23日

這兩天

  1. 我又去台北了,而且還是去很少去的天母,本應該汲汲營營尋找金髮碧眼辣妹,但是兩天都關在農訓中心...憾甚!
  2. 我和很多不認識的人說了很多從來沒和別人說過的話,這才發現其實我的blog還可以再開放一點。
  3. 參加成員都是大學生,年齡上雖然僅有些微差距,但我說話的口吻卻好像比他們老了很多很多。
  4. 族群是甚麼?經過這兩天,很多事情都清楚了...感謝和我同組的同學們!東華、世新、還有中正的學弟妹,你們很棒!
  5. 雖然不知道何時可以得見紀錄片,也不知道紀錄片最後呈現出的觀點是甚麼模樣,但是過程才是最重要的。
  6. 謝謝製作人呂東熹、導演許伯鑫、吳東牧先生、劉昌德老師(雖然您快閃了...)、管中祥老師、林福岳老師、李廣均老師、陳順孝老師(更感謝您接受我的訪談)、侯尊堯老師,以及公共電視胡元輝總經理、屠乃瑋經理(更感謝您最後送來的炸雞),還有所有工作人員,謝謝。
  7. 附近那家小吃店你可以再貴一點沒關係.....滷蛋一顆十五元....坑啊!
  8. 7-11的店員小姐是沒看過天母有那麼窮酸的人嗎?一直盯著人家看真讓人害羞~~
  9. DT,我錯過你了,對不起。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6 | Comments (3)

2006年01月09日

為什麼取名為「聖稜的星光」

因為兩個男主角,一個叫阿星,一個叫阿光...是真的!

雖然這部由新聞局影音專案贊助的電視劇先前已經在華視的數位頻道播出過,但是由於國內收視無線數位電視的比例尚低,因此看過的人也不多,我也還沒看過。

之前為了突破這個困境,讓大家都能看到這部「本土高山偶像趨勢影集」,製作單位非常努力的透過各種管道來行銷,工頭大哥查理王也推這齣戲推得很賣力

此外,包括Vistaivan、還有整個憂鬱馬戲團...都極力推薦這部臺灣電視史上最「高檔」的一齣戲。

最後在諸多網友連署之下,這齣從拍攝到映演不知道經過多少波折的「聖稜的星光」終於要在華視主頻道播出了,就在1月15號

僅看過預告片幕後花絮的我還沒有辦法說出甚麼感想,不過我對這部戲的期望之高,並不亞於45度C天空下。而45度C天空下這部戲的表現甚至遠超過我的期望,害我現在每天晚上都悵然若有所失...所以我真的非常期待「聖稜的星光」能帶給我另一種感動。

一般而言,我對於幫部落格活動衝人氣並沒有太大興趣,但是這次活動與我推薦好戲的宗旨一致,因此在此推薦這個官方的串連活動,希望能把收視率衝高!



ps. 看看幕後班底,我相信你對這部戲的期望只會增不會減。
ps2. 剛剛發現,原來官方網站是村山小學的作品喔!甚麼?不知道村山小學?那...929...絲襪小姐...?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3 | Comments (7)

2006年01月05日

來函照登(內有友情廣告,厭惡者勿入)

PB110062

此照片由廣告主提供^^

各位來到龜趣來嘻的朋友們大家好
我是版主的同學Smallove
最近參加了「Yahoo!奇摩生活+ 圓夢之旅」的活動
活動內容大略是網友自己規劃兩天一夜的旅遊行程
然後開始網友報名參加圓夢之旅及投票(2005/12/27-2006/1/11)
投票總票數前10名進行專家評比,並做總評比(2006/1/12-2006/1/17)
冠軍可以獲得免費的兩天一夜旅遊
這是詳細的活動說明
希望各位朋友能幫我投個票
支援一下我的計畫
謝謝:)

請先到活動的首頁
然後選右上角的「會員加入」填一下帳號密碼
這裡申請的會員跟各位原本就擁有的Yahoo!奇摩帳號是不一樣的
不過請放心
這個帳號只是這個活動專用的
等加入會員後點選畫面上方的「人氣排行」
我的計畫是歸類在「情侶檔」那一欄
隊名是「☆想像愛☆」
計畫名稱是「洄瀾未完成」
各位點進去之後在右手邊有「我要投一票」
按一下後就完成了投票

如果各位有什麼話想說的話也可以留言給我
最後先向各位說聲謝謝
並感謝龜趣來嘻的鼎力協助
祝福各位平安順心

Smallove 2006.01.02

Posted by portnoy at 00:43 | Comments (0)

2006年01月01日

這是...?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3 | Comments (8)

2005年12月31日

媒改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昨天特地從嘉義北上,去吃我今年第一頓尾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舉辦的尾牙。

每次去台北都會感受到文化衝擊:在西門捷運站看到兩個十幾歲的小女孩抱在一起擁吻、在忠孝敦化站看到一位辣妹,穿著屁股都遮不住的短裙...龜不禁喟嘆:「台北好!」

原本因為坐了五個小時客運,而頭昏腦脹的我,在捷運裡打起了....精神...,接著就走出捷運,步行到東區的一間「韓江」韓式烤肉店。

我、時健、玉鵬夫婦比較早到,後頭西瓜、儒佳兩位美女接著來到,於是我們幾個「小喀」就先坐下來準備開動,畢竟烤肉皇帝大...過了不久,佳岑和兩位老師,還有舞賽記者、和馬躍導演都陸續進場,一家人終於團聚,真是可喜可賀!

大夥吃吃喝喝,聊天打屁,時間很快就過去,等到大家酒足飯飽,管老師突然拿出他精心策劃已久的「抽獎地圖」和他準備的數十樣「精美禮品」,進入了尾牙的重頭戲。

我抽到了一本製作精美的書籍「音樂事情」,我稍微翻了一下,是本把「音樂」介紹的很透徹的一本好書。獎項無奇不有,有的人拿到「黑手那卡西」的CD,有的人拿到去除衣物異味的備長炭,還有人拿到一包巧克力(是怎樣?又不是情人節!)。

抽獎不只一輪!馬躍導演慷慨提供四張紀錄片「把名字找回來」的DVD,可是地圖已經走完,於是在佳岑建議之下,大家改用「call-in」的方式搶獎品:規則很簡單,誰先打通兩位老師和舞賽、馬躍的手機,誰就得到DVD,四位會先告訴我們他的手機前九碼,留下最後一碼用猜的;到第四輪的時候,我成功撥通舞賽的手機,得到了DVD!

抽獎抽的大家都很高興,不過據說本來還要來演行動劇,是「立法院委員與新聞局長互罵」的戲碼,在大家起鬨之下,我差點就得扮演「搖局長」。

吃完準備離開,正當我最後一個走下樓梯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說:「喂,我是舞賽,請問您哪位?」「嗯????你是...你是舞賽喔...我是....」原來舞賽看他手機有未接來電,就趕緊撥了回來,但...明明就是剛剛玩遊戲的時候打的啊!這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我卡住了,因為我今天和舞賽是第一次見面,而且剛剛全部的人都一直叫我「搖局長」,舞賽根本不知道我的真名!

「ㄟ...我是...我是剛剛打給你...我是局長...我是國威啦!」

趕緊走下樓梯,舞賽已經笑到不行,我也尷尬到不行...講給其他人聽,統統笑翻!

不過除了歡樂以外,今天還聽到不少令人失望的消息,像是公股釋出條例再次破局,原民台今年標案又被東森標走...還有我錯過了45度C天空下最後一集...

回嘉義大概要到凌晨三點才到的了,我於是先坐車回台中,睡個一晚,下午才回到嘉義。晚上雲嘉電台還有現場節目要作,我得準備出發了。

ps. 我帶了很多本「大聲誌」創刊號回來嘉義,編的真是精美,這期贈閱,嘉義的朋友如果想要看可以直接來中正大學找我拿喔!

Posted by portnoy at 18:37 | Comments (12)

2005年12月29日

[結案]不知道讀那間北部新聞所的阿曼學姊....

您的大作:
斷層的媒體改革之路--也談黨政軍退出媒體

與小弟的拙文頗有相似之處...事實上...有點太相似.....

當然,我該篇文章是以CC授權,可重製、改寫,但請注意我的授權條款:引用時需要註明出處,而且您的文章也必須以同樣的條款授權。我剛剛看了一下東森的論壇投稿規則,好像定的蠻死的耶....

而且偷偷告訴你:我真的不喜歡東森....

ps. 暫時置頂不是置好玩的,請阿曼學姐您儘快與我本人聯繫(skype:portnoyzheng ;gmail(gtalk):rworkingman@gmail.com)

update:Jan.2  2006
阿曼小姐回應了,case closed!

Posted by portnoy at 10:52 | Comments (28)

2005年12月25日

我很能體會宇青的感受



很多人看了45度C天空下覺得劇中的林宇青(李佳穎)實在是個任性驕縱的富家千金,但是我卻不這樣想。

王小棣導演是位擅長「厚描」的厲害導演,一般來說,一齣戲只要能夠厚描出一個角色,那麼這齣戲就成功了;在45度C天空下短短二十集裡面,王小棣導演同時厚描了十個以上的角色,真是讓人害怕的功力。

劇中角色經過厚描以後,觀眾看見的不再只有好人壞人、英雄狗熊;各個角色也不再只剩「工具用途」,而是真正成為有血有肉的人、成為你我身邊所熟悉的人。

宇青並非刻板的大小姐角色;從故事裡可以得知,她是一個聰明慧詰的學生,學的是女生止步的生物科技。她家裏很有錢,但是她那同父異母的大哥從來就不願意接受這位「阿姨」,一直都與家裏其他成員保持距離。相反地,她的二哥隨著母親改嫁之後,卻得不到像繼父關心大哥那般的感情,儘管這種感情事實上只是一種做了虧心事之後的補償。

宇青自己也知道父親只能把發自內心的寵愛都留給她,而去接受這股溺愛,反而成為宇青為了維持家中和諧所「必須」要去做的一件事。相反地,母親失婚改嫁之後再也抬不起頭,整天唯唯諾諾,不停找尋多根槓桿交錯的平衡點,卻永遠找不著。

第一次全心全意地認識一個男孩子,沒想到才交往不久,男朋友突然跑去非洲服替代役,彷彿是要炫耀自己的大愛,而絲毫不顧宇青的感受。懷恩(劇中)自以為是地以為仿效宇青的大哥去落後地區服務,會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卻絲毫未查覺宇青家中難以道人的情況。

期待懷恩從非洲回來,對宇青而言,似乎變成一種無力的盼望,因為懷恩老是有作不完的事,惹不完的麻煩,這些事情和麻煩卻在在都成為了向宇青炫耀的刺,炫耀他有多麼的「能者多勞」,多麼的有同理心,但是卻一丁點也不願意分給宇青。

自己成為了諾貝爾獎大教授的徒弟,人人都羨慕她,人人都妒忌她,人人也都想利用她。她統統都知道,然而聰明的人就是註定要忍受「統統知道」。

但是她在非洲的男朋友甚麼都不知道,因為她不需要他操心,或著說,她不希望他知道她需要被操心,因為這會讓她覺得她輸了;可是在她內心深處,她其實渴望輸掉這場讓她註定是輸家的比賽,她渴望懷恩主動關心她,主動去瞭解她的悲與喜,然而這些關心與瞭解現在都不在她身上,而在數萬公里外的非洲人身上。

當然,這些都是我自己對宇青這個角色的感受,或許早已超出導演或演員的意圖。不管怎樣,這齣戲的的確確讓觀眾深涉其中,不禁想去摸索各個角色的內心。除了宇青以外,仰生(緬甸僑生)和宇強(林家二哥)也是讓我很有感覺的角色,不過仰生的內心告白已經納入在戲中了,如果有機會的話再來談談宇強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3 | Comments (5)

2005年12月17日

到ubuntu一遊

我對Linux一直有濃厚的興趣,或者應該說,我對免費的東西一直有濃厚的興趣。雖然undersound說自由,而不是免費,不過我倒認為,軟體的免費的確是導向自由的一個必要條件,使用門檻越低,軟體就越自由。

不過我卻一直都沒用過Linux的作業系統。我雖然很愛在Window上灌任何亂七八糟的自由軟體,而且往往嘗鮮五分鐘後就移除(因為根本用不到),但真正要我換一個作業系統來用....還是有點怕。

所以Linux的推廣者很熱心地做出了各式各樣的LiveCD,讓像我這樣的門外漢膽小鬼也可以放膽來玩玩Linux,我也下載過一兩次iso,燒成光碟,但不知為甚麼,都沒能成功載入,而且花的時間又很久,燃起的興致往往就這樣澆熄了。

昨天看到btsb很守規矩地提到了他收到ubuntu安裝光碟的事,我突然興致大好,決定再試一次。我先前並不知道ubuntu這套軟體,尋著btsb文中的鍊結加上自己查的大略資料,才知道這是一個完成度很高的Linux操作系統,開發社群的積極程度更是讓人驚嘆!

於是我下載了5.10版的LiveCD iso,燒成了光碟,然後重新開機。讀取過程非常順利,大概五分鐘內就進入了操作介面,雖然我筆電的光碟機老是運作的很吃力,氣喘連連,但是試用的感覺還是不錯,完全沒有換操作系統的滯礙感。

接著當然就得來用用看操作系統的各個功能以及內附的軟體。Firefox和OpenOffice用起來都和Windows底下沒有差別,上網瀏覽和IM也都沒有問題,資料夾的整理和排列方式也簡單易懂,像是綜合了Windows與Mac各自的特色而成。

我雖然在安裝時將解析度設為1280乘768,但是卻覺得不夠清楚,而且螢幕解析度似乎沒有辦法在操作系統當中改變,大概是因為我用的是LiveCD版本的緣故吧。除此之外,整體使用的感覺很不賴,也就是親和力很夠的意思。

這讓我非常想直接把作業系統換成ubuntu,但是....硬碟裡那麼多的檔案和資料不知該如何是好,有哪位大德知道任何無痛轉換平台的好方案嗎?

最後補上ubuntu的宣言:
「"Ubuntu" is an ancient African word, meaning "humanity to others". Ubuntu also means "I am what I am because of who we all are". The Ubuntu Linux distribution brings the spirit of Ubuntu to the software world.」"Ubuntu" 是一個古非洲語,意思是 "對他人仁慈"。 Ubuntu 也意謂著: "我們都是同源一體"。 " Ubuntu Linux 將此 Ubuntu 的精神帶進軟體世界中。

I am what I am because of who we all are!我愛這句話!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3 | Comments (11)

2005年12月14日

我是623(kukuku~~)

623

蠻準的,因為我也在做廣播.....
光看漢字覺得描述的內容應該還不錯吧...雖然我比較想當kururu。

Posted by portnoy at 09:29 | Comments (4)

2005年12月09日

笑話一則

女友在客廳看電視,我在房間用電腦,不小心轉到「楚漢驕雄」...

她大喊:ㄟ!!這部是項羽和劉邦嗎?

我:....嗯....對啊.....

追問道:項羽和劉邦最後誰會死啊?

我:.............................都會死.....................................

The End

Posted by portnoy at 16:57 | Comments (3)

2005年12月03日

今天去跑選舉

今天中午錄節目時只能稍微「偷渡」一下,幫林瑞霞老師宣傳個五分鐘,殘念。接著,我下午替雲嘉電台到嘉義市長陳麗貞的競選總部當現場連線記者,照了一些照片。我的感想只有一個:嘉義市的確不愧其民主聖地之美名,因為即使支持的候選人落選,在場的支持群眾依然十分理性且冷靜。

照片在這裡

Posted by portnoy at 21:14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14日

K隆星五人眾,集合!

共鳴吧~~~

keroro五人眾
keroro五人眾黑

CIMG1861
CIMG1860

Posted by portnoy at 17:31 | Comments (8)

Warn us!

英國衛報的編輯Alan Rusbridger引用華盛頓郵報政治記者David Broder的話,認為理想上,每份報紙都該在版面上加註警告如下:

It's the best we could do in the circumstances and we'll be back tomorrow with a corrected and updated version.」

延伸閱讀:
其實我只是想聽真話
好諷刺的師資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7 | Comments (0)

2005年11月11日

漫畫還是自己畫的好看

最近迷上日本史上軍國主義最濃厚的漫畫,不能自拔。恰巧今天看到zonble「自己動手樂趣多」的精緻作品,我也感到有點手癢,於是隨便抽了一張A4,拿起自動鉛筆和橡皮擦就畫了起來...

以下是半成品(還差兩隻):
keroro三人眾

keroro
tamama
giroro

Posted by portnoy at 00:07 | Comments (14)

2005年11月09日

最近研討會多到恐怖

所以我想參加的研討會又多了這一個:第二屆「網路文學」研討會

不過舉辦時間是11.26,和我們所上研討會撞期....所以還是看看有沒有其他人要去聽好了。

雖然主題是討論網路文學,但是九篇裡面就有七篇談到blog,如果沒有人去live blogging一下實在太可惜。

我在想:或許台灣沒有那麼多Web 2.0 conference,但是像是這類型的研討會其實就可以充當聚會的場合了,差別僅在於發表的人都是窮學生罷了。(這好像就是重點...)

順便廣告一下,歡迎大家踴躍報名參加我們所上的研討會喔!也很2.0喔(因為是第二屆....)

Posted by portnoy at 10:30 | Comments (2)

2005年11月08日

夢劇場成軍20週年台北演唱會!

轉自CCB 2.0 (beta)

Dream Theater 成軍20週年世界巡迴台北演唱會
Dream Theater 20th Anniversary Tour
時間:2006/1/21(六 Saturday)
地點:台北縣新莊體育館(Hsinchuang Stadium Taipei County)
入場:18:00
開演:19:00-22:00 (表演時間三小時, 3 hours)

-------------------------------------------------

DT第一次來台灣是在我高中三年級快聯考的時候(5.20),我和家人說要去凱任家研究功課,實則是和凱任、虯髯客一起偷偷跑去台北聽演唱會。我還幹了一張海報回家,現在貼在我房間裡。

DT第二次來台灣是我大二的時候,那時候我的腳踝因為打籃球而骨折,行動極不方便,但是我還是撐著拐杖,拐著腳參加了DT在FNAC辦的簽名會,當然也去了演唱會。三個小時的演唱會我幾乎沒有坐下來,不是因為沒有位置或是看不到,而是因為心情太激動,根本坐不住!

明年一月是DT第三次來台,也差不多是我忙論文忙到焦頭爛額的時候,但是沒什麼好說的--我一定會去!

Posted by portnoy at 14:46 | Comments (1)

我一直想知道她們是誰...

妳是誰2妳是誰

有人知道她們是誰嗎?只要是錢莊、貸款、或是徵信等電視廣告或戶外廣告,幾乎都可以看到這兩位美女的容顏,曝光率非常高,都有一張完美又標準的秘書臉。但是從沒見人討論她們...


這個疑問我放在心中很久了,在此求教於諸位大德,不然的話我只好去ptt呼叫神龍了。

11.9補記:
兩隻螞蟻說右邊那個長得像「平淡生活」的女主角,所以我去查了一下....
還真的有夠像!!
沈佳妮
來台灣發展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00:02 | Comments (7)

2005年11月07日

你唸過的課文串聯台灣篇

以下是來自Bloximania的你唸過的課文串聯台灣篇。
--------------------------------------------------------------
活動宗旨:
零:證明你的國文老師沒有白教你。
一:證明十年叫改與一缸多本剝奪學生們的共同記憶與快樂。
二:證明念國立編譯館跟考聯考長大的小孩創造力不會比較差。
三:總覺得比甚麼支持網路內容分級大串聯這種過不了多久你就不知道你當時在幹麻的活動有意思的多。

限定資格:
一:限定你是念國立編譯館課本長大的好青年。
二:限定你是不怕因此被揭穿你的年齡層的人。
三:自認或是你身邊國文成績不錯的,能找出可以共鳴句子的。

活動方法:

一:用力回想起你的國民義務教育期間,印象深刻或是在班上校內傳唱一時或是你抄來的課文內容。
二:依照指定格式回答;一個人最多回答五項,最少零項。
(註: 同一課文裡如果有兩句以上的名言,請挑一個就好,剩下的留給下線。)
三:如果一項都答不出來,請寫下理由 (比方我國分都考零分),就可以繼續傳給你的下線。
四:複製活動辦法與限定資格給你的朋友,至少一個至多五個,被點到的回答時請註明來源並trackback 回去。
五: 允許作弊。換言之,你可以抄課本,如果你還能找到的話。
六:如果你發現前面的人有寫錯的地方,請幫他訂正。

Benjamin @ Bloxmania:布拉西梅利亞
‧說了這一大堆,還是那句老話:「你自己決定吧!」/ 劉墉《你自己決定吧》
‧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所以只好謝天罷! / 陳之藩《謝天》
‧「數大便」是美。 / 徐志摩《西湖日記》

---------------------------------------------------------------
好玩!!那我接下去啦~

Portnoy@龜趣來嘻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歎息。:「木蘭詩」/ 不可考《木蘭辭
ps. 點進去還可以看到"特別加料版"喔~~真是有共鳴啊~

‧ 來了!來了!從山坡上輕輕地爬下來了。來了!來了!從椰子樹梢輕輕地爬下來了。 / 楊喚《夏夜
ps. 自從上過這一課,只要有人說「來了!來了!」,身邊就一定會有人接著說「從山坡上輕輕地爬下來了」.............

‧鞭數十,驅之別院 / 沈復文《童趣
ps. 自從上過這一課,每次同學都會在課堂上開玩笑,叫老師把某某人鞭數十,驅之別院...


接下來是過激的點名時間。
1. 自稱是國文魔人的sagbr
2. 羅曼史作家sandior
3. 羅曼史作家身旁的參與觀察研究者flyingclouds
4. 國文老師沒教好的chris
5. 根本沒有上過國文的poohliu

哈哈!!!真是完美的組合啊!!!!kerokerokerokerokerokerokerokerokerokero

Posted by portnoy at 20:21 | Comments (5)

2005年11月06日

又一個適合聽X-Japan Ballad的夜晚

ballad_songs


沒有甚麼特別原因。

只是抱著一種聽老歌的心情.........

Posted by portnoy at 00:04 | Comments (1)

2005年10月29日

如果有人和你說「我心情不好」...

你會怎麼回答?

一句話就好了,我只是想做個簡單的調查。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5 | Comments (34)

2005年10月14日

提醒自己要常讀《歸去來辭》by 陶潛

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缾無儲栗,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余為長吏,脫然有懷,求之靡途。會有四方之事,諸侯以惠愛為德;家叔以余貧苦,遂見用於小邑。於時風波未靜,心憚遠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與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厲所得;饑凍雖切,違己交病。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於是悵然慷慨,深媿平生之志。猶望一稔,當斂裳宵逝。尋程氏妹喪於武昌,情在駿奔,自免去職。仲秋至冬,在官八十餘日。因事順心命篇,曰歸去來兮。乙巳歲十一月也。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遊。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會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乎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籽。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Posted by portnoy at 11:54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10月09日

在科博館遇見天籟

慈彗過兩天生日,所以今天陪她去買生日禮物。

在台中車站見面之後就先找地方吃午餐。發現一廣附近的印尼料理店越開越多,我們隨便找了一間坐下來吃。店內全都是印尼人,菜單、海報、電視也全都是印尼語,不過老闆中文說得很好,我們就請他為我們介紹幾樣菜色。我們兩個都愛吃辣,所以就亂挾了幾樣看起來挺下飯的菜,例如沙嗲和雞雜,還有老闆認為我們絕對吃不下去的綠咖哩。整體而言,東西味道還不錯,加一瓶印尼原裝進口的飲料,兩個人也才吃了120元,下次可以點點別的來吃看看。

吃完就前往中友。我對百貨公司越來越過敏,我指的是真的過敏。我從進門起就開始打噴嚏、流鼻水,連賣飾品的專櫃小姐都看不下去,建議我去她之前看過的醫院求診。當然,後來也因為這位專櫃小姐的親切,慈彗就也沒甚麼考慮地訂下了這一櫃的項鍊一條。

好啦,今天的主題已經結束,但是時間還早,也不能就這樣各自回家,慈彗提議去豐原,可是我過敏嚴重發作,很不舒服,不適合人擠人逛夜市,於是我們就騎上機車亂繞,我後來決定去我們兩個都愛去的科博館散散步,順便看看有沒有新的太空或立體劇場可以看。

才剛走進科博館外的廣場就聽見音樂聲,我們好奇地前往湊熱鬧,看見好多人或坐或站,正在欣賞樂團的熱情現場演出,這倒是很稀奇,因為一般來說科博館的廣場不太可能外借為演唱會場所,我們鑽到前頭,看到標語,才知道這是這場特別的演唱會是由野火樂集主辦、Benq基金會贊助的原浪潮音樂節

我們很湊巧地遇到演唱活動的開頭,因此沒有錯過任何一個段落。圖騰樂團首先上陣,帶來三首歌曲,濃厚的搖滾氣息和快歌一下子就把氣氛炒的好熱,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大概接近八百人左右。幽默的主唱Su ming說他們是台東的五月天,不過上次演唱只有兩個媽媽帶著到處亂跑的小孩子來聽,把全場觀眾都逗笑了。

接下來演出的kasilaw鹹豬肉樂團則是以整齊的偶像團體外貌水準加上主唱渾然天成的高亢歌聲震撼了在場所有聽眾。主唱李智偉的聲音嘹亮到一種異常的境界,唱起阿美族的歌謠,搭配上樂團伴奏,讓我覺得好有施孝榮的感覺。

接下來演唱的是盧皆興,主持人特別向大家介紹他對傳承部落歌謠的貢獻,他上場一開口就把全場觀眾都帶回了台灣的高山,起碼我的感覺就是這樣。他的聲音和其他人有著明顯的不同,有一種部落古老的氣息,好像來自歷史、來自山林,卻又在耳邊那麼清澈地響亮著。他還介紹了兩種自製的樂器:口簧琴,在嘴巴和手指配合之下,居然可以做出和電子音樂極為類似的音效,據說這是部落很早以前就流傳下來的樂器,讓在場觀眾十分驚訝。

Am樂團接著上場,成員共有五人,都有親戚關係,其中幾個剛剛都曾客串演出,唯一的新面孔是家家,是R&B超級唱將,慈彗說她怎麼和紀曉君長得那麼像,我也覺得好奇。五個人分別帶來各自的拿手歌曲,各有特色。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每個人都那麼會唱,慈彗更是直說陳永龍長的好帥。最後一首歌時,整個觀眾席都拍手拍到快hi翻了!

主持人再次出場介紹接下來的演唱者,一開始故弄玄虛要大家猜,可是後頭搞笑的音樂人突然迸出張惠妹三個字,頓時又把緊張氣氛解除了。台下零星地喊出紀曉君的名字,我這才驚訝於此次陣仗之大,居然連紀曉君都來了!果然沒錯,紀曉君一席輕鬆合身褲裝出現,馬上就帶來三首動聽的歌曲,沒想到今天我竟然能在現場聽見,真是太幸福了!啊~天籟啊!

我更沒想到的是,除了紀曉君以外,連胡德夫都來了!上學期末本來和劉昌德老師約好要一同去聽他在嘉義的洪雅書房的現場表演,可惜實在抽不出時間。我萬萬沒料到是在這麼湊巧的情況之下聽見胡德夫,而且更沒料到他的現場演出這麼能打動人心、撼動靈魂。我整個人都被吸進了胡德夫的鋼琴聲中,注意到的時候我嘴巴已經張了好久忘記合上,慈彗轉過頭來對我說好好聽喔,這對音癡的她來說是很難得的事。其中一首胡德夫與家家合唱,獻給爵士之都紐奧良的奇異恩典,更讓我們以及在場觀眾聽的如癡如醉。

最後則是所有音樂人統統上場,一起演出,場面極為熱鬧,無懈可擊的黃金陣容!全場觀眾隨著節奏鼓掌不休,最後更狂喊安可,胡德夫老師也很慷慨地與所有音樂人再次上場,帶來兩首安可曲,到第二首的時候,所有的聽眾不論老少都站了起來,湧向台前,隨著節奏搖擺歌唱,真是hi到不行!

活動在依依不捨中結束了,原本身體因過敏而不舒服的感覺早就一掃而空,整個人更是精神奕奕,我自己騎車回家的路上還不斷大聲唱著剛剛聽到的歌,簡直停不下來;本來只想打個幾行字而已,卻也不知不覺寫了一堆。上網去找了一些資料,才發現十月二十一號原班人馬將會來到中正演出,我想這場我非參加不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5 | Comments (6) | TrackBack

2005年10月08日

我在台北

今天早上八點二十搭上日統,前往台北赴約。

坐在最後一排的我覺得不是很舒適,想睡也睡不著,只好拿出下週的閱聽人研究paper來看,翻了兩下,隔壁的帥哥(李政忠型)突然出聲了:「使用與滿足是吧,我也是做使用與滿足的。」原來隔壁坐的也是位教傳播的老師,目前在吳鳳技術學院任教,專長是運動傳播,真是巧!

不過我生性害羞,因此沒有多聊,只是稍微介紹了一下彼此,順便提到我們所上的劉昌德老師也在研究運動傳播,不過這位帥氣老師沒有聽過,我想也是,畢竟劉老師是走政治經濟學的,兩個人大概會不合吧。

paper看沒幾頁,車上就放起楊紫瓊的電影飛鷹,雖然是部很B的片,不過我還是看的很高興,結果上片放完,下片就不放了,改放無間道第三集終極無間。我依舊抗拒不了無間道的魅力,所以就繼續看下去。

看完也差不多要下車了,和隔壁的老師打過招呼之後就先下車,走了幾步,後頭老師突然喂喂叫了兩聲,我回頭還以為他要載我一程,不過只是我自作多情,他只是要和我說,我走錯方向了,要搭捷運的話西門站比較近。原來我這幾年來都走錯方向了啊~~

搭捷運到公館與時健見面,比我想像中要來的娃娃臉,看不出來是博士生了。我們到附近的一家餃子館用餐,味道不錯,我倆順便聊了一下,增加彼此的熟識,順便問他一些有關媒體觀察基金會媒改社的消息,例如誰是誰之類的,因為我一直都只聞其名見其文,卻不見其人。

吃完就去一家叫做挪威森林的咖啡店,因為我要和時健請教媒觀和媒改網站及電子報的事情,所以得到有提供無線上網的店。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就請時健教我如何運用XOOPS,不過我還是三不五時分心跑去bloglines亂晃。

後來玉鵬來了,我和他之前在中正辦演唱會時就見過面了,他負責媒改的部份,所以他也跟著我一起聽時健開示。後來談到該如何重新啟動媒改的電子報,時健原先已經和智邦申請了,不過好像還沒通過,我們突然想到:何不用google group!只要將發言權限限定為管理者一人,然後選擇將文章及時寄到會員的電子信箱不就是貨真價實的電子報了嗎?

於是在五分鐘之內,我們喚醒GOOGLE 神龍,讓媒改的電子報復活了!感謝來自那美克星的google,威力果然還是比地球神龍來的大。之前在KESO的google group有人問要怎麼用google group賺錢,老實說,對非營利組織,例如媒改和豬小草常在提的教會組織來說,利用許多企業提供的免費服務就已經可以幫我們省下很多金錢和時間了,這也算是賺吧!

三點多,遲到的我和時健前往歷史博物館開會,這也是我第一次和管老師、洪老師,以及媒觀的其他夥伴見面。我們聊到五點四十,話題很雜,包括如何鼓勵更多人到媒觀網站投訴與討論媒體現象,還有如何快速誠懇地回應投訴的觀眾朋友。當然更重要的是該如何檢討這些只懂OGC的新聞檢討節目,我覺得澎恰恰的光碟可能都比這些主持人在節目裡公然OGC來的直接,來的誠懇。最後則是要趕快邀集媒觀志工團,人力不足也是麻煩啊。

開會的時候我隨便亂喵,發現好多熟悉的口音和很多穿著很華麗時尚的紳士貴婦,真是不到台北,不知道台灣有那麼多有錢的外省人;想起我老家那些可憐的老兵伯伯,卻和這些人一起被說成外省政權共犯結構,真是冤了。

開完會就到隔壁的教育廣播電台參觀本週的媒體觀察站節目實況。今天由管老師一人主持,不過請來了特別來賓魏旳老師一起來談「認識迪士尼」這本書,從剛開幕的香港迪士尼樂園聊到獵奇活動與血汗工廠,也聊了一些迪士尼童話文本的改裝與意識形態。廣播間很大,設備很不錯,據說前陣子才全面改成完全數位控管,相較之下,我們雲嘉電台的廣播間一下就被比了下去。

節目結束之後,我們邊走邊聊,不知道我講了什麼,好像是虧了一下時健吧,讓魏老師笑了起來,還跑過來拍我的肩膀說我不錯喔,挺幽默的;不過我幽默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魏老師大概以為這個戴著粗框眼鏡頂著平頭穿著拖鞋,志願接下媒觀和媒改工作的研二生是個書呆子吧,不過其實也是啦!

和眾人告別之後,走到歷史博物館外的人行道,俐君已經到了。她是我大學同學,現在在政大教外國人中文,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是前提是彼此有時間談。我約了她吃飯,順便問他可不可以待會載我去政大那,因為我今晚本來要在時建那叨擾一晚,不過後來我們決定就讓我直接在俐君家睡一晚,比較省事。

我們騎車到師大夜市吃她心目中排行第三名的義大利麵,店名我沒記,但奶油培根義大利麵的味道真是不錯,麵條Q,調味又辣,我三兩下就扒光了一大盤,價錢便宜的很,才七十元一盤。接著就買了一些炸的甜不辣,百頁豆腐,和香菇,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開槓。

就隨便亂聊囉!反正久沒見,我就問她怎麼和學弟分手的,又是怎麼認識現在的男朋友的,原來學弟出軌了,真是看不出來,後來看到他出軌的對象,更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初俐君那麼生氣,唉,學弟眼睛小歸小,視力應該還可以,怎麼....唉...俐君說這女的長的像我,我看了照片都不知道該說是誰被侮辱了。她現在的男朋友人也不錯,愛踢足球,比她大幾歲,應該會成熟點。

她說怎麼搞的,不管搜尋什麼,都會找到我的blog,而且還都排在很前面,我只能說我和google私交不錯,不少關鍵字被我買斷了,例如悲哀啊,草山春暉之類的,但是更好玩的是搜尋龜趣來嘻到第十一十二頁左右就會發現全都是情色文學,這也難怪,畢竟龜X,情趣,我來了,嘻笑之類的詞都是情色文學裡常見的語彙。

我和她提到我前兩天透過skype認識的兩個網友,周小姐和東東先生。周小姐的名字很復古,但是八成是假名,所以就不說了,照片裡的她像是二十來歲的愛自拍小女孩。她把我加入好友之後就開始安安啊,呵呵,呵呵呵...我本來以為她是看了我的BLOG才把加進來的,後來發現不是,因為她呵了半天就突然問我要不要跟她做,說她現在有在兼職喔!這句話蹦出來的時候我人不在研究室的位置上,是韶翎率先發難,開始狂笑不止,我們五個還呆在研究室的人才通通跑過去看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她很直接的向我要電話,我們還在商量要給她哪個教授的電話,她就先把自己的手機號碼丟了過來,果然有職業道德,不過可惜不是我喜歡的型,介紹給建利他也不要,只好給她民雄派出所的電話,接著就把她封鎖了,唉,友誼真是來的快去的也快。

第二個認識的東東先生是對岸的朋友,他就真的是看了我的BLOG才把我加入聯絡人名單的了,我和他素味平生,但是我們都主持廣播節目,也都對傳播媒體議題很感興趣,所以聊的十分開心,他的北京話口音非常標準,講話也十分有條理,懂的相關知識更是豐富,不過我沒有麥克風,只好我打字他講話,我週遭朋友常說我聲音好聽,但是和東先生一比只能甘拜下風。他說他常聽台灣廣播節目,覺得飛碟挺不錯,但是有很多很娘的主持人,他不太喜歡。在聊天的過程他常常注意自己是否說起台灣腔,我是沒什麼感覺,不過他一直覺得今天的講話真是太有台灣味了,平常上節目可是絕對不行的事。

就這樣和俐君亂扯了一個多小時,突然下起了毛毛雨,於是準備動身回家,本來她還提議要去大安森林公園看什麼非洲樂團的演奏,不過雨越下越大,只好作罷。

回到她家,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於是就開始打起這一篇遊記,不過一次打不完,因為她明早還得去帶華語師資班,必須早起,於是就打到一半,關燈睡覺。我在客廳打地舖,和俐君的乳牛貓互瞪了快兩個小時才睡著,半夜突然下起大雨,配上淒戾的貓叫聲,這一晚睡的真好。

早上八點我們出發前往政大,雨還在下,台北下雨的感覺讓我十分懷念,不過也害我們沒搭上公車,只好攔了輛計程車。途中和俐君聊天,司機也加入一起聊,司機先生是外省人,車上正放著趙少康的廣播節目,我和俐君繼續聊昨天還沒和她講完的skype奇遇,提到東東先生正在研究飛碟的聯播型態,覺得很適合大陸,不過司機先生大概沒聽清楚,以為我說東東先生研究的是趙少康的節目,就插話說:「台灣是有自由,趙少康才可以這樣天南地北的講,共產黨那裡研究不出什麼東西的,沒有言論自由嘛!不開放不可能進步的!...」不過我也趁機提了一下聯播制度的負面影響,和廣播節目明顯可見的置入性行銷,例如趙少康現在正在介紹的旅行社行程,讓司機大哥(他應該和我一樣是外省第二代,就叫大哥好了)了解飛碟其實也沒那麼偉大,靠講話賺錢的人目的還是要賺錢。

下了車就到政大校內某間全家便利商店,本來打算買早餐,怎知今日便利商店竟然公休,而且還一直休到國慶日,真是詭異。因此我們就直接走進大樓,和華語中心的朱老師打過招呼,俐君就去忙了,至於我呢,就開始打字,打到現在。

待會中午要和好久不見的大學老師彼得陳彥豪教授吃午飯,他最近剛升上教授,大概可以凹他請吃一頓了。我主要是要和他討論將GVO中文化的計畫,畢竟他除了翻譯口譯的專長與教學之外,也身兼未來WTO談判中心籌備人一職,我想他對這個計畫應該會有興趣,學弟妹的課堂活動與作業如果能和GVO結合對於他們的翻譯能力與國際視野應該都會有不少幫助。

就先到這裡,該來看一下paper了,等到我回台中再繼續囉!

國慶日補記:
俐君說:
媽媽咪啊~真沒想到你會寫在blog上面...
果然是有職業病>"<
....
他不是真的出軌啦!!
而且我告訴你的原因也不只那個原因呀^^"
學妹很可愛好不好!>"<
又不是因為是學妹才生氣的...
我也還記得以前曹定人老師教過,
闡述事實只說一半是謬誤~未表明意見表達者也是謬誤唷~
真的跟你有一點像啊...黑黑的,鼻子大大的,嘴巴很有型,眼睛大大的,也是運動型的,不過她的眼睛比你有神!
你趕快去交一個男朋友啦!
這樣就了解我的意思了.

啊啊還有,
很抱歉你睡得不好,
我以為你睡得不錯,因為
早上你的鬧種明明鬼哭狼嚎了三次,
最後我叫你起來之後...
你昏昏沉沉地說:
"鬧鐘有夠爛,一次都沒有叫!"
讓我懷疑自己幻聽..

還有我比較喜歡陳文茜的節目,
不知道是不是飛碟的?
~她的聲音真性感,詞鋒尖銳直接,用字很專業~

真希望可以用收音機聽到你的節目.

還有還有,
以後要常常記得我說的"培養說服力"的事情唷~

---------------------------------------------------

我的反駁:
學妹很可愛??所以現在是我的腦有問題就是了....

說服力沒有那麼好培養的啦,武俠小說讀太多了妳~

Posted by portnoy at 11:10 | Comments (6)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6日

有人說愛滋病是美國政府搞出來的

AIDS Causes: Are We Given The Straight Facts From Mainstream Media?

很恐怖的陰謀論........................................................

HIV和AIDS無關?絕大部分死於所謂愛滋病的第三世界人類其實只是缺乏基本的營養?

第一種說法:美國在古巴施放化學武器(ASFV),然後傳到海地,接著傳到三蕃市和紐約,這種化學武器本來是用來殺豬的,它可以降低豬的免疫功能。

第二種說法:AIDS是美國刻意用來控制人口成長的,美國政府在生化實驗室裡發展這種疾病,並散佈給特定人口。

那HIV用來幹麻的?不為什麼,讓藥商賺錢罷了。

我個人希望這消息是假的,不然世界要大亂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9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5日

第三人效果和主動閱聽人攙在一起...

胡思亂想~~
第三人效果:我認為訊息對別人比對自己影響來的大(前提:被動接收訊息)

加上

主動閱聽人概念(第一個層次):閱聽人主動尋找媒介訊息以滿足需求。

等於

主動第三人效果:我認為會主動去接收這些訊息的人一定具有某些特質,但我自己沒有。

-------------------------------------

第三人效果:剛剛講過

加上

主動閱聽人概念(第二個層次):閱聽人主動創造訊息

等於

超級第三人效果:我認為會主動創造訊息的這些閱聽人一定有某種特質,但我自己沒有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4日

我的高中同學進了演藝圈!

本來在看面對觀眾超無俚頭留言板,後來一不小心逛到了主持人區,定睛一看:吳欽憲!?

仔細看了一下照片和內文,確定是他沒錯!當真讓我吃了好大一驚!!

我和他高中同班,不算熟,畢業之後也沒聯絡,不過在我印象中,他的確是個非常非常有表演天份的人,如今真的前進演藝圈,或許能闖出自己一片天。

我和他一樣都遭逢聯考失利,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大學過的很愉快,他如今也即將在演藝圈一展長才,我就在這裡先恭喜他了!

巧的是,和他合照的洪曉蕾是我三姐的高職同學........

Posted by portnoy at 04:12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2日

我的新Skype帳號

之前笨笨的,電腦重灌就把帳號密碼都忘了,只好重新註冊一個新帳號。

新的帳號是:PortnoyZheng,歡迎舊雨新知不吝賜教!

當然,google talk還是繼續在用。

Posted by portnoy at 20:2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15日

快樂歧視每一天(再修訂版)

歧視2

Posted by portnoy at 23:02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5年09月10日

[MV推介]水餃地雷股

CIMG1778
CIMG1779

CIMG1780
CIMG1781
CIMG1782
CIMG1783

第四台看到的,名稱就叫做"水餃地雷股",不知道是單曲還是專輯....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9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06日

一份有關台灣數位音樂的問卷

網址在這,好心的大爺奶奶啊~要是路過就抽個空填一下吧!

是我研所同學的研討會論文問卷,有什麼建議或問題也歡迎提出,我會負責轉達。

我是很懷疑能在我這裡蒐集到多少樣本就是了....

不過我很期待看到研究數據,尤其是在看完EFF的這份報告以後。

Posted by portnoy at 17:26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9月04日

沒有反派不成戲?看看「草山春暉」吧!

之前住院的時候看了第一集,那時候的感想我也提過了,就是很舒服,不會讓我這病軀看的頭疼,不過我出院之後就沒有繼續追看了,電腦的吸力是超過電視的。

最近無心寫論文,偏偏我又是個御宅族,不喜歡出門,於是就打開電視,打發時間;看到了大愛正在播出的這齣連續劇,想想之前看了也覺得蠻好看的,於是就順著看了下去。

這齣戲根據真人真事改編,描寫陽明山上高家一家人的故事,相關資訊都可以從這裡看到,我也就不必多說,就談談個人感想吧。

最直接的感想不是對劇情的感動或是喜悅,而是驕傲;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在電視上用閩南語演戲的演員,可以不用老是背對著正在講話的對象、或是用凶狠的眼神互瞪、用連珠炮般的詛咒對罵了;我更是很久很久沒有看到一齣沒有尖叫、沒有強暴、沒有毆打、沒有勾心鬥角的台灣戲劇了;我更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沒有看到有一齣戲可以連個反派角色都沒有,卻還能如此富有戲劇張力、緊扣人心,事實上我根本就懷疑我有沒有看過沒有反派的戲劇。

我不是學戲劇的,大學時學的英美文學概論也早就歸還的一乾二淨,只記得有個單字叫做antagonist,然後propp曾經研究過俄羅斯的民間故事,歸納出許多必備元素,反派角色也在其中。我不知道反派角色是否是戲劇當中必備的元素,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反、反到什麼程度才能被稱作反派角色,不過我一直覺得這和我的現實生活完全不符合。

媒介真實與社會真實之間的關係撲朔迷離,往往最後還是交給主觀真實來決定,而我個人的主觀真實就是:這個世界上的壞人都到哪去了?我怎麼從來沒遇過?!

老實說,我不太確定這對我是好事一件還是壞事一樁,我只知道我的生活圈裡沒有半個可以被稱為壞人的人,但是電視上、新聞裡卻到處都是!在戲劇裡,就連好人也都得壞壞的,才可以在最後拿著槍把壞人逼到發瘋跳樓。而在據說是報導真實的新聞裡,更是誇張,政治新聞的主角們基本上就是永無止境的說謊與圓謊,社會新聞裡的主角姦淫擄掠乃家常便飯,這是真實嗎?

電視暴力相關研究早就指出螢幕與真實生活之間有極大差距了,只是這差距在台灣好像大的不像樣,起碼我感覺是這樣。

話題似乎扯遠了,草山春輝這部戲除了沒有反派這個特點以外,更讓我替台灣戲劇驕傲的是其雋永的對白與演員細膩的演技;一齣沒有反派,沒有大悲大喜的戲劇能抓住觀眾目光嗎?我想很多編劇都會說:「台灣觀眾口味太重啦,就是要猛一點才有收視率。」「台灣人就是愛看垃圾,所以我就寫垃圾!」

不談劇情取向或內容深度,單是劇情的流暢這一點,草山春輝就讓我刮目相看!絲毫不拖泥帶水、節奏明快、對白合理,不會有人在那猛自言自語,或是拼命作表情。此外,每個演員也都演的恰如其分,這些演員也都不是什麼大牌,也都在其他商營電視台的戲劇裡演出,但是在這齣戲裡的表現卻有如脫胎換骨,浴火重生,不可思議。我不知道演員及導演下了多少苦工,不過我確定,商業媒體真的讓這些演員的演技完全埋沒了。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草」劇比起日劇都毫不遜色,比起韓劇更是勝出不止一籌,如果真的要輸出台灣戲劇文化到其他國家,就得有這樣的品質,我才會與有榮焉。

我已經可以把下屆金鐘獎的女主角獎頒給楊麗音了,畢竟要從35歲演到93歲不是一般演員能辦的到的。之前我幾乎已經把所有獎項通通頒給公視的「再見忠貞二村」了,當然,這包括我個人對於眷村情感的偏見,不過平心而論,草山春暉整體完成度似乎有凌駕於「忠」劇之上的可能,只要後頭描寫慈濟的部分不要太過頭,我看戲劇類的獎項就公視和大愛平分掉吧!(好像這幾年都是如此...)

770

02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0 | Comments (23) | TrackBack

2005年09月02日

我是受災戶

接連兩次的強烈颱風都帶給我們家不小的損失。

上次海棠颱風,我在清泉崗的老家屋頂被掀走,雖然難過,但是損失還不算大,畢竟房子也老舊了。

這次泰利颱風把我二姐在台中榮總經營的飲料舖摧殘的很徹底,上萬元的戶外桌椅被倒塌的大樹壓的全毀,才裝潢好的料理間也被風撕裂,榮總還遲遲沒有找人來清理現場,等於無法做生意,所以估計還得加上好幾天的租金。

想想紐澳良的情況,還有巴格達的慘劇,自家的遭遇好像不算什麼,唉!就容我滴咕幾句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8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8月31日

模型,與一個照相技術很差的人

CIMG1734CIMG1732

CIMG1711CIMG1709

CIMG1681CIMG1662

CIMG1657
CIMG1601

Posted by portnoy at 19:02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8月25日

誰是Portony?

其實我是不在乎啦,但是這名字是我取自一位我崇拜景仰的超強鼓手:Mike Portnoy,總不能把他的名字搞錯了。

剛剛看見對岸的blogger非常認真的做了這麼一幅怪癖傳染圖,可是定睛一看,還是打成了portONY,無語問蒼天啊~~

只能怪Tony太紅了吧....

不過我還看過更誇張的,把我的名字打成了PORNOY,突然有點情色的感覺(老實說,我還蠻喜歡的....)

以後說不定就有人用Portony和Pornoy為名了,要是佔了人家的位置可非我所願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1 | Comments (11) | TrackBack

2005年08月19日

最近參觀的藝文活動

昨天打算去參觀卓志賢老師的紙飛機創作展,早上十點多出發,吃個早午餐,再慢慢騎到嘉義市區,到達目的地以後,我本以為博物館和文化中心是連在一起,就莫名奇妙的跑進了嘉義市文化中心,糊裡糊塗的參觀了文化中心三樓及四樓正在展出的幾項展覽。

首先參觀的是畫家吳淑貞的畫展,網路上找不到她的資料,就連文化中心也沒有任何資訊,我雖然藝術造詣不高,不過看了其中幾幅畫卻很喜歡,例如以「母女情深」還有父親為題的幾幅水彩圖。這位畫家的風格很一致(就我看來),展出的畫作從二十年前到現在改變都不大,用色很大膽、構圖很抽象、人像彷彿都不是靜止的,而是正處在動作的瞬間。

接著就到四樓參觀已酉年雕木巧藝特展,展出的作品有寫實也有抽象,不過我對寫實的幾件作品評價最高,真的是巧奪天工,連葉子和壁虎的紋路都刻的栩栩如生!

後來沒參觀完就到了中午十二點,不能繼續,所以就轉往位在文化中心後面的博物館。可是博物館當然也關門了,下午一點半以後才開放,所以就先轉往附近的麥當勞消磨時間。

一點二十五分我就到博物館門口等候著,透過玻璃門看到我的博物館員跑出來問我是不是某某某,我答不是,她說「再等一下喔,燈還沒全部打開」,非常客氣。過兩分鐘之後我就入館開始參觀了。

紙飛機展位於一樓離入口不遠的大廳,在還沒進入大廳前的天花板上就羅列著幾架大型的紙飛機模型,不過我想應該不是折出來的,材質是塑膠。但是一進大廳,我就被整其列在兩旁的眾多紙飛機的氣勢給震懾到了;雖然每架紙飛機的尺寸都不大,但是卻都製作精巧,而且嚴格來說這根本不像是紙飛機了,而是以紙為材料做出來的各式精細戰鬥機與客機!

諸如蘇愷戰機、F16戰機、太空梭、太空飛機、協和號、幻象戰機....等等,都不可思議地以一張紙折了出來(頂多加一些剪裁),讓我佩服不已!在飛機下方還有卓志賢老師的製作動機與心得,以及原始飛機的小介紹和歷史,雖然展場並非富麗堂皇,但是智作者灌注在作品上的用心可以想見,而且每一架飛機都能飛,更有能飛超過五十二公尺以上的「機形」,足以打破世界紀錄。

雖然我是個沒坐過飛機的土包子,但是由於我父親退休前在航空發展中心工作(現改為漢翔),我小時候得以參觀過停機庫和許多類型的戰鬥機,印象中還曾經坐在IDF的駕駛艙中照相,所以對這紙飛機展覽感覺特別深刻。

既然來到了博物館,那就順便逛一逛吧!而且外頭還是大太陽,在裡頭吹冷氣也挺舒服。我這麼想,於是繼續參觀了一二三樓;一樓佈置的很像台中的科博館,不過在地質方面介紹的更詳細,也著重嘉義地區的地質狀況;二樓則是化石館,裡頭的化石多不勝數,幾乎都是在嘉義地區發現的,也就是說嘉義是個化石生成的好地點,二樓的燈光特別美,好像是間以化石風格佈置的夜店,然而讓人驚訝的是:這上千件的化石都是由嘉義的一位化石專家:薛文吉,所捐贈的!展市場也有大型投影影片介紹,薛文吉達人就在影片中現身說法,這位喔里桑真是達人中的達人,雖然他好像被稱為素人化石採集家(?)

這時外頭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又是閃電打雷的,我不以為意,繼續逛了下去。同樣是二樓,還同時展出了嘉義著名的石猴雕刻以及交趾陶作品展;說到石猴,我也是最近才從誠品的一本書上知道嘉義是石猴的故鄉呢!之前搬到民雄這裡就感到很特別,附近的洗衣店門口竟然擺了座超大型的石猴雕刻,連公寓對面間的房客也在門口放了一堆石猴,之前也看到有人在樓下院子的池塘邊雕石猴,一直都沒去深究,直到博物館之旅才讓我知道嘉義有許多位專雕石猴的藝術家。我看了牆上的許多資料,但依然搞不懂為什麼石猴雕刻會如此風行,因為我看到的理由都是無師自通和子承父業,或許這得問在地的嘉義人。

石猴展示的動作千奇萬變,最多的是擺出「非禮莫X」姿勢的石猴組合,也有正在性交的石猴、很抽象的四面猴(佛)(靈感會否來自許純美小姐呢?)、從蚌殼裡跑出來的猴....各有巧妙不同,但都給人樸實堅毅的感覺,或許是因為石頭吧,反正我這個沒藝術細胞的人就只能有這些感覺了。

隔壁的交趾陶展也不賴,之前在鶯歌陶瓷博物館也看過些許資料,知道嘉義是台灣交趾陶的重鎮,嘉義博物館的展覽品大多是幻想動物及佛像,幻想動物就是那些龍頭狗臉鹿角豬鼻虎身馬尾....的動物,神像就是關聖帝君等,色彩都非常鮮艷,很適合買一尊放在客廳(對,我就是只能說出這種評語啦!)

雨越下越大,於是我就前往三樓繼續探險。三樓和一二樓截然不同,是個很開闊的平面畫作展覽廳,正在展出何文杞台灣畫展,這位畫家風格寫實,對象大多是台灣鄉間及原住民人物與景色,每幅畫的尺寸都不小,顏色很美,捕捉到了很多珍貴的台灣鄉間風情,與建築人文特色。

同廳展出的是陳澄波的文物及畫展。根據我看到的資料,陳澄波是台灣早期很重要的畫家,曾在日本學習美術,獲得很高的榮譽,入選「帝展」,很喜歡賽尚及梵谷的畫風,也曾在上海的美術學校教書,但是在台灣光復後卻英年早逝,死在二二八事件中,展場也展出當時的刑衣,上頭的血漬還很清楚。wikipedia裡有介紹,可以看一下。

他的一幅自畫像風格像極了梵谷的自畫像,許多幅作品也都看的出受到賽尚及梵谷的影響,我覺得非常美,就好像梵谷用它的筆畫出台灣似的。

參觀完了,但是雨還在下,而且越下越大,後來就冒著雨去吃附近的阿官火鍋,味道不錯,服務態度也不錯,吃到一半還發現侯佩岑她母親林月雲就坐在隔壁隔壁桌,近看真的是風韻猶存,氣質高雅,隔壁的男士是誰我不認識,大概是邱嘉雄吧。後來又來的兩個和她同桌的人,其中一個年輕女孩和侯佩岑的樣貌有一點相似,不知道是什麼關係。

不過最近參觀的活動不只如此:前幾天去台中新光三越看紅孩兒的時候,也順便參觀了正在展出的昆蟲展;裡頭的昆蟲都大有來頭,主要是天牛、鍬形蟲、以及兜蟲(金龜子與獨角仙),有活的也有死的,看到那麼大隻的昆蟲,真的有點怕怕,有的張開翅膀大概有A4那麼大吧。他們的名字都很威武,不是什麼海神就是力士,還有泰坦和巨角之類的,其中還有一類叫做「安達祐實」,我看了學名才發現是「antaeus」,譯者真是有趣。不同種類之間樣貌各有差異,有的鍬形蟲的角比身體還長,有的獨角仙的頭角向上翹,胸角向下凹,也有幾乎一樣長的,好像在拿筷子。

當然啦,百貨公司有展覽都是為了要賣東西,走到出口,等著顧客的就是模型和飼養小屋,當然也有標本和活生生的甲蟲,個人對於這種行為很難忍受,所以就直接轉頭離去了。

我發現台灣各地其實有很多免費吹冷氣,又可以增加知識和消磨時間的好地方,嗯,收工,睡覺。

Posted by portnoy at 05:0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8月15日

開刀住院記事

我被插了......................而且兇手不明.......

我住院第一天被麻醉醫師告知要全身麻醉,而非我媽說的局部麻醉,讓我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再加上麻醉醫師信誓旦旦地說:「像你這種年輕人,出問題的機率低於百分之一啦!」(好高的機率啊!!!!!!)

本來我是一派輕鬆的,畢竟我這囊腫還沒影響到我正常作息,頂多讓我熬夜時感到脖子有點疼痛,於是我進醫院的第一天像是逛大街似的,穿著球褲,插著口袋,裝做一副很健康的樣子。

在病房裡也是,嚴肅的護士小姐來問問題時,我更是一派輕鬆,心中想著,我和護士這個行業可熟的呢,不怕妳!

第一天晚上十二點後禁食,但我從晚上六點吃完晚餐之後就滴水未進了,大概是想力求完美吧(詭異的心態);八點多時有人來敲門,是義工,推著書車來問我要不要看點書。我挑了兩本,分別是【麥可K與他的時代】,和【為偏執狂得以生存:十倍速時代】,真巧,兩本書都在談時代。

我真的有資訊焦慮,靜不下來,所以一直K書K到一點,直到值夜班的護士來「請我」入睡,我才把書闔上,不過我還是堅持把麥可那本書看完了;這是一本講述南非改革開放之前的小說,主人翁是一位兔唇黑人,中間穿插了一個白人醫生的視野,很平鋪直敘,但是卻很深刻,看書皮上的簡介,似乎得了不少獎,總而言之,是本好看的小說,翻譯的也很流暢。十倍速那本就沒看完了,這是intel前總裁寫的,重點只有一個:策略轉折點很難抓,但是如果高層的決策者忽略了,整個公司就會死的很慘,另外,高層的最好要多聽聽中階主管的意見和反應,因為第一線的他們才最能感受到商場脈動。

寫著寫著好像變成書評了....反正我接著就睡著了。隔天早上醒來,醫生來巡房,我再次和他確認,希望他保證不會順便割掉我的甲狀腺,他笑著說不會,我也就只能相信他不會。八點半,一位阿嬸來病房要我換上手術衣,其他的衣物要全部脫光,好吧,屁股雖然不好看,看的也不是我,我就當作沒損失吧。還好,有輪椅可以坐,暫時免去露屁股的下場,接著我就被送到手術室,那裡有一大堆護士和病人在等著,牆壁的白板上有一大堆密密麻麻的事項和紀錄,我還沒來得及看,就被推進更裡面一層的手術室了。

我躺上了床,周圍圍繞著一群很忙碌的人,一位護士小姐對我說:很冷嗎?我說:嗯,畢竟我沒穿衣服啊(而且有點緊張),另一個接著說:要開始囉。然後,一個面罩從天而降,我吸了一口裡頭吹出的氣體,兩秒內就昏迷不省人事了。

醒過來已經是下午一點多,我還是躺在床上(或是叫作手術檯?),身體感覺有點怪,我想是剛退麻醉的關係,不太能動,但是卻感覺十分尿急,趕忙和身旁的護士小姐要求,讓我去上個廁所,不然給我個尿壺也好,可是護士小姐很悠然的回說:「現在有插尿管了啊,你直接尿就可以了。」什麼!!!!!!!!!!插尿管!!!!!!!!

原來下體的異物感和疼痛感是這樣來的!我還沒能接受這個事實,我就被推出休息室,移回原先的病房。我插著尿管,被推來推去,在眾人的觀摩之下,我彷彿像是揹著十字架的耶穌,但我很不得有人能丟石頭幫我把尿管砸掉,因為我已經快受不了了。

躺回病房,我媽和我大姐都在,慈彗過不久也來了,我依舊插著尿管,生不如死,我憋尿憋的彷彿已經尿毒攻心,我透過家人和護士提出要求,希望能把尿管拔掉,但是護士說那異物感是正常的,而且我的尿液會自動透過尿管排出來,不用擔心,更何況尿管要到明天的早上才能拔掉。但我的感覺卻不是如此,聽到還要插那麼久更是幾乎崩潰。最後護士去問醫生之後,終於答應幫我把尿管拔掉,但要看我排泄狀況來看要不要再插回去。於是來了另一位可能比較有拔尿管經驗的高個護士,先開我的衣襬,拉住我的那根管子,叫我深呼吸,然後吐氣.............靠!!!!!拔掉的那一瞬間,我好像從無間地獄掉到阿鼻地獄,虛弱的我幾乎整個身體弓了起來,又重重的落在床上。

我馬上感受到沉重的尿意,挺起上半身,慢慢的移動下半身,提著點滴走下床,到廁所解決。咦?怪怪的...........靠!!!!!!尿液通過最終端尿道的那瞬間我又回到了阿鼻地獄,痛不欲絕,手撐著牆壁,看著無法控制航道的尿液朝左右亂噴,就是不往前行,而且尿完還是痛,尿意也不知道為什麼還存在,沒辦法,我拿蓮蓬頭沖乾淨之後,就又躺回床上,但是沒過五分鐘,濃重的尿意又湧上心頭,我只好又去廁所,再痛一次,再亂灑一次....躺回床上,十分鐘後又一次.................十五分鐘後.......又一次..............直到晚上才感到些許好轉。

由於是脖子開刀,進食和講話都受到影響。晚上七點以後可以開始吃東西,但是我六點五十就忍不住了,一次吞進幾克的麵包,都會讓我痛到要喘口氣,休息一下,但是快餓瘋的我依舊不懈怠,就這樣慢吞吞的吃完了四分之三的草莓麵包和一盒林鳳營牛奶,大概花了我一個多小時吧,我那時候想:要是我吃東西都如此細嚼慢嚥,大概可以多活幾年。

晚上早早就睡了,隔壁床是位年約六七十的客家阿伯,雖然住院,看起來卻非常紳士,他的家人朋友真不少,每天來的都不一樣,不過一群人狂講客家話真的有點太熱鬧了。不過阿伯的日語也很溜;他接到電話時喊了聲mosimosi,我本來以為是裝可愛,沒想到批哩啪拉地講起日語毫無罣礙,真了不起。

醫生特別交代要冰敷和喝冰飲,降低傷口疼痛和消腫,但是喝冰飲本身就是一件會讓傷口很痛的行為,隔著超厚紗布,也不知道冰敷有沒有效,反正我是都照著做了。

接下來的三天就無聊了,雖然尿尿不再那麼痛,看著病床前的電視卻讓我的頭很痛。住院期間不知道怎麼搞的,看到台灣的電視節目頭就會開始痛,可是看外國的節目就不會,真的很詭異。偏偏我媽和阿伯都愛看電視,我又不能很白目地叫他們別看了,因此還蠻難受的。我覺得這可能和台灣電視節目的色彩和聲音對比有點關係,身體不好的時候還是少吸插電毒品比較好。

不過第三天我大姐來送衣服的時候,推薦了一齣大愛的八點連續劇【草山春暉】,先不談劇情,起碼我看的時候頭不昏不痛了,這倒是好事。

剛好看到第一集,劇情大致上是描寫台灣二三零年代,陽明山(草山)上的一家人,飾演父親的王豪先前也在大愛的【流金歲月】裡出現過,不過我想大家應該對他在三立八點檔的印象比較深刻。大愛的戲一向很好看,沒什麼好說的,不過鄧安寧導演改進了一項大愛唯一的缺陷,那就是說教說的太明顯,所以相較起來,草山的劇情比流金更自然,雖然流金的劇情我比較能感同身受。

阿伯出院之後,換一位原住民先生入住,看他傷的不輕,不過人倒還挺清醒,我就負責幫他轉台,我們一起看了香港殭屍片,成為了知己.....................假的...........

怎麼又變成在討論電視劇了?算了,總而言之,我漸漸康復,醫生就決定讓我在星期五出院,這段期間不能上網,資訊焦慮症發作,於是一回來就試著接上線,沒想到ADSL剛好故障,而且週休二日還沒人來處理,讓我火冒三丈!所以這篇文章的前半段是用撥接網路完成的,感謝蕃薯藤,後半段就恢復寬頻了。

待會要去醫院回診了,拆了線應該就沒事了,接著就要回嘉義忙了,累積好久的進度要趕快趕上了。另外感謝大家的關心,希望這輩子不要再接觸任何要插進我尿尿地方的管子了。

8.17補上照片:
CIMG1568CIMG1566
CIMG1565CIMG1561

Posted by portnoy at 04:31 | Comments (22) | TrackBack

2005年08月08日

交代後事....

明天要去住院,把脖子上的囊腫摘掉,大概要個三四天,但是不希望Blog The Media的計畫停擺,所以先交代及拜託幾件事:

1. 增加支援furl,topic也是"blogthemedia",請多加利用。
2. 徵求中文名稱,不見得要和blogthemedia有什麼關係,只要是您認為適合,簡潔有力的,都歡迎提出。
3. banner或貼紙:只是想讓目前簡陋的介面增添一點可看性。
4.現在已經加入了幾位bloggers,不過大多是我不請自加,還來不及一一通知,如果您認為有所侵犯或因為任何原因,希望我把鏈結拿下來,請務必通知我。
5. 最後,依然歡迎任何建議!

Posted by portnoy at 20:05 | Comments (13) | TrackBack

2005年08月06日

好吧,我網路脾氣太差了

我很擔心我的回應對參與審議的老師們帶來傷害,因為我口氣太差了,修養不夠。

黑傑克先生,如果你看到這篇文章的話,請接受我的道歉,不接受也沒關係,只要知道我有歉意就好了,我真的很討厭打筆仗,唉...

不過我回應中的所有論點我都負完全責任,有任何問題,請針對我一個人。

之後若繼續討論,本人絕對不做任何無謂的人身攻擊,如有再犯,即刻退出,永不再發言。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3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9日

今天實習正式結束

非常充實的一個月,學到了很豐富的經驗與知識,感謝雲嘉電台的所有同仁及長官,接下來,我將會希望能以主持人的身分回到雲嘉電台,並延續本部落格的精神,推介台灣獨立音樂、華語片、及網路新知。正式挑大樑將是艱難的挑戰,但我會把握這個機會,做到最好!

待會就要回台中了,接著明天要參加國中同學會,大後天就要暫時放鬆,到北部走走;接著就準備開刀,把那惱人的囊腫解決掉。我不在的時候,各位朋友請隨意叨擾。

對了,一直忘了說:首頁旁邊有個顯示我skype狀態的貼紙,如果有任何指教,也歡迎來電洽談。帳號是portnoy1211, portnoy1211~~~(唸廣播稿上癮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0:04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7日

[格宣(歡迎轉載)]好客戲 新民謠運動大會

好客戲 新民謠運動大會

8/6(六)8:00pm 紅樓劇場

交工樂團解散後,原團員冠宇、嗩吶手第一支(郭進財)、鼓手阿達(鍾成達),加上胡琴手蕭仔(蕭詩偉)、電吉他手小豪(柯智豪)組成「好客樂隊」,帶著台灣人的「好客」精神,以客家、福佬、原住民民謠為骨幹,西非音樂為肉,客語歌詞為皮,做出比爵士還即興,比搖滾還跳躍的混搭新民謠。7月剛推出首張創作專輯「好客戲」,「戲」在客家話中是傳統節慶或祭典,也是遊戲之意。對好客來說,音樂並非遙不可及,新專輯推出後,他們開著團車、帶著音響、樂器跑遍各鄉鎮的公園、大街、工廠與小酒館,一步一腳印重新上路去。這次的西門町紅樓演唱會,將是好客這一路行旅的最高潮!演唱會中更特別邀請原住民民謠教父胡德夫一同演出,讓客家與原住民音樂碰撞交會,勢必將激起新一波的音浪共振!

除了向內融合各族群聲音,好客樂隊也以自身的創作歷程,見證了民謠如海洋般的廣納百川,讓恆春的陳達乘著音樂的風帆航行,跨國界、跨時空地與西非藍調吉他大師Ali Farka Toure,對坐庭院話家常,客家音樂從此有了熱帶非洲的繽紛曲線,對話的內容實在妙不可言,一定要來現場聽聽才過癮!

在好客的音樂故事裡,都是現下你我的生活切片,不論是「七朝歌」中藍領母親的心願、「心光」中小夫妻寒夜取暖的款款深情、「嘎啷啷之戀」現代農村生活裡的卡拉OK加米酒,還是電玩世代月光族的嘻哈「窮苦人」..等,每一個世代與階層都在好客的歌聲中尋找到自己熟悉的氣味,或者曾經失落的兒時記憶,也難怪好客的觀眾群能下到八歲上到八十歲,這種可以讓少年郎跟著搖擺、中年人懷舊兒時、老人家一臉疑惑可是挺開心的客家新民謠,現今大概也只有好客做得出來!

傳說中精彩的現場影音對話,亦將在紅樓劇場完整呈現!好客五男子為了「七朝歌」,找來七年級新銳女導演跨刀,創作一段五分鐘的實驗默片,充滿紀錄片寫實筆觸又兼具實驗片剪輯節奏,這一部具有音樂節奏的「默片」,加上樂隊現場即興演出,據說在巡迴現場就令台下痴迷不已。八月六日,就著紅磚古樓的特殊氛圍,來看主唱冠宇精湛的客語念唱,鼓手阿達如何中西合璧,展現全世界獨一無二、客家八音加爵士鼓的「達鼓七代」,蕭仔野味十足的飆胡琴、電吉他小豪與嗩吶第一把交椅第一支的精彩對話,在「好客戲」中每一個份子都是主角也都是導演,盡情狂飆、挑戰極限,追趕跑跳碰出一場新民謠運動大會!(更多訊息請見好客戲部落格

------

好客戲,新民謠運動大會

8/6(六)8:00pm 紅樓劇場(台北市成都路10號,西門捷運站1號出口)

■ 售票訊息:
好客價:NT$ 500
售票地點:年代售票系統紅樓劇場〔不對號入座,位子有限歡迎先預購〕

好康:凡持有紅樓之友卡、綠光之友卡、紙風車之友卡、學生證、國泰世華卡可享9折優惠,團體十張以上可享9折,相關訊息請洽紅樓劇場 02-2311-9380
指導單位:行政院客家委員會
主辦單位:角頭音樂
承辦單位:好客樂隊
協辦單位:台北市紅樓劇場

蔡之今 Gioia
0937040572

角頭音樂 tcm
TEL:2812-1921
FAX:2811-7776
mail: gioia@tcmusic.com.tw
msn: montageT@hotmail.com
www.tcmusic.com.tw

------------------------------------------------------------------------------------

插個花講兩句話:最近的新聞指出新力博德曼等唱片公司,利用龐大的財力,賄賂廣播電台,要求他們播送他們公司歌手的歌,並且營造很多人點播的假象,把歌曲維持在排行榜上,這和職棒打假球一樣讓人痛心。

台灣有沒有這檔事呢?我不想多做臆測,但獨立音樂如何能在這種險惡的環境下喘口氣呢?

對了,以上宣傳資訊是由我在角頭實習的同學julia所提供,感謝她!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4日

女友來襲 休業一天

結果這篇休業宣告也成了一篇blog....

做點網摘:
全球新聞週刊被評鑑為優良節目
獲閱盟評鑑為優良節目的有民視「浪淘沙」,台視「群星會」,中視「大小同心ABC」,華視「決戰濁水溪」和「全球新聞週刊」,東森S台「台灣亮晶晶」,八大第一台「台灣望春風」、三立都會台「住左邊住右邊之幸運小套房」、客家電視台「暗夜客語新聞」,中天娛樂台「身體密碼」,好消息電視台「健康醫食代」、非凡新聞台「當代理財王」。

是的,這是樂生療養院的現況
嘉義郡役所和老市政府也差不多慘。

從媒體改革到教育改革

五花八門的大眾創意
若說blogger可取代文字記者,那麼網路廣播podcast的存在,便是培養真正「發聲者」的搖籃

Internet study warns politicians on power of the blog
幹麻警告他們????這樣他們會有心理準備的~~!

Dan Osman,攀岩界的格瓦拉
猛男一枚。

對了,請問一下:牛比是什麼意思啊?還有什麼叫做牛人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7:45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2日

一次爆炸是國際事件,一千次爆炸是統計數字

【標題與內文無關】

反正我又沒有要拿這個blog來行銷,自然也不用依照Micropersuasion的建議了(他說標題裡一定要有關鍵字)。

今天一大早去參觀了民雄的國家廣播文物館,是由雲嘉電台的胡大哥帶隊,他是資歷深厚的老廣播工程高手,與文物館上上下下都極為熟稔,既然在嘉義當地就有那麼好的學習空間,那麼在廣播電台實習的實習生當然有義務去參觀了解。

真的很近,離我住的地方大概十分鐘摩托車路程就能到達,不過很久沒七點起床了,騎車時有點搖頭擺腦,還好路寬,旁邊又都是田。

我們三台機車直接騎進大門,停在主館旁的灌木叢邊,胡大哥安全帽還沒脫下,就有人出來和他熱絡的打起招呼,不過他趕著下班(早上八點?),因此也沒能知道他是哪位。

我們三人走進大門,館長和台長便出來招呼我們,台長是位和胡大哥年紀差不多的中年男子,瘦瘦的,但很有精神。館長是位身材高瘦的女性,看不太出年齡,不過很有「總司令(孤戀花的袁詠儀)」的感覺,兩位都很親切,隨即帶我們兩名實習生參觀整間文物館。

整棟建築物都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當時是日本放送局的廣播中心,後來被國民黨政府接收,就成了央廣在嘉義的據點。

外觀十分典雅,裡頭有許許多多的小房間,據館長說,以前都是陳列雜物的倉庫,因為主控室才是重點,不過現在房間裡頭擺設著各式珍貴的廣播文物,從小指頭大小,到瓦斯筒般大的真空管(據說是最貴的一顆);各式各樣的老式麥克風,讓人很想抓起來學貓王唱歌;各種收錄音機器,有的像極了卡式錄音機的十倍放大版,有的則是隨身聽的前身,當然,黑膠唱盤是少不了的收藏,館長還特別提了一下,她到最近才知道那些DJ原來玩的是這種舊玩意(說不定館長是高手?!)。

由於要轉型成觀光廣播文化園區,所以也設計了很多互動音效,例如走進某間房間,你會聽到蔣中正總統的訓話或是國父孫中山的演講(雖然我聽不懂內容,口音實在太重),或是飛機的機槍掃射聲(大概是希望我們回想抗戰時期美軍掃射吧)。在二樓主控室裡,還有三台龐然巨物,正中央的是日本留下來的廣播發送設備,大概有二十公尺長,二點五公尺高,裡頭擺滿了真空管和舊型的機器,需要一台面對它的控制台來操縱,靠近窗戶的背面還有不少彈孔,據說是美軍掃射留下的,不過沒傷到機器,算是萬幸(不然就沒有接收的價值了)。

左右還有兩台稍微小一點的廣播機器,是美軍捐贈的,上頭還有西屋電子的標誌,和日本那一台上面的NEC標誌,頗有對看不順眼的感覺。

二樓其他的許多小房間包括了戰時的播音間(特隱密),今昔廣播技術的比照(不過數位廣播的機器被拿去參展了,沒能看到),許多珍貴文稿(當時的廣播節目可是要照著稿唸的),再回到一樓,台長介紹我們參觀樓上那台日本廣播機的水冷系統:因為真空管及機器運作會產生高熱,必須藉由風冷或水冷系統來降溫;館後方還有一座大池子,就是用來水冷的。

越過水冷裝置,後頭則是現代的廣播設備,是央廣向國內及國外播送的重要陣地。國際短波和調幅廣播都可由此放送,四塔定向天線與三塔定向天線分別向東南亞及中國華北華中播送,算是台灣的統戰吧!無定向天線則傳至四面八方,主要負責國內區域。央廣也與世界多國合作,交換廣播節目,目前還以將近二十種語言向世界發聲(不過帶子都從台北來)。

館外的天線功能大致清楚了,不過看紀錄,以前還有一座高達206公尺的天線塔,以人工搭建,大約七十五層樓高,要是沒拆掉,大概就是台灣的艾菲爾鐵塔了。據說當時央廣發不出薪水,所以就把沒在用的塔拆了,拿廢鐵去換錢(我覺得有點扯)。不過台灣鐵塔的特色是:塔底比塔頂「尖」,這一根細細長長、紅白相間的柱狀物,僅靠著四周的鋼纜撐起,倒是開了眼界。

當然,館長和台長依舊很客氣的問我說:「你是唸電訊的,所以應該對這些機器比較有興趣吧!」真不知道還要不要再解釋一次(見昨天那篇文章的ps3),還是乾脆在系務會議上提案,把所名給改掉算了!

明天再補上照片囉!

7.23
晚了一天:照片來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7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0日

很多亂七八糟的ideas害我睡不著

例如豬小草說道:「...若是把「青年公民記者」放在「公民教育」的脈絡下去理解的話,從以前的小市長、小議員,到現在的小記者,這中間的轉變也挺妙的。不過,為什麼都沒有小小社會學家啊?」

這段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認為當一份職業或一個位置,具有某種特殊的光環,能讓人掌握權力時,必然會引來許多人的爭奪,也因此會有小市長、小議員、小記者、榮譽黨主席、第一副主席之類的假頭銜,讓那些爭不到的人過過乾癮(我好像當過小議員...記不太清楚了)。

我記得我剛接觸社會學的時候,整個人有如任督二脈被打通,世界頓時換了個模樣,雖然只是淺嚐,但已經讓我受用無窮,最起碼我會很認真的看其他社會學專家或有關社會學應用的文章,而非看篇幅太長,就直接跳過。

我那時候就在想:「小學生最該學的不是英文數學小提琴,而是社會學!」如果我小時候就接觸簡單(入門)的社會學,我的世界早就看起來不一樣了,而如果全部的小孩子都能提早接觸社會學,這個世界就會真真正正的不一樣了!

既然豬小草願意支持我,把這個想法入憲,那我就勉為其難接下大法官的聘書吧!(哈)

再者就是有關「公民記者」的定義了;我看了Joe的文章,突然覺得公民記者的稱號已經開始被污名化,用來指稱任何有照像手機、有blog、喜歡窺人隱私然後放在網路上的人;當然啦,或許公民記者四個字會因此加速掉入凡間,喪失光芒,而這不一定是件壞事,只不過「公民」對我來說還是具有崇高的意義,正職記者可以是公民,也本該是公民,盡公民之責,行公民之事,但如果他們能在資本和飯碗壓力之下維繫其公民的角色,或許根本也不需要公民記者了。

扣連回第一個idea:只要從小扎根社會學想像,大家都會是堂堂正正的公民,現在也不用在公民新聞學上攪和了。

另外一個想法或許可以落實,但是我自己想一想又覺得有點難。

我在凱同那回應,希望能用很簡單的機器和剪輯來模仿7-11最近的廣告,但是在其中加入核四與環保相關訴求,反正7-11還不是模仿了日本廣告的創意(就是那個喊破喉嚨的女生)。

要做應該不難,但是如果能做的品質好一點,會讓觀看的人覺得我們比較認真,我現在人在嘉義走不開,又找不到同學幫忙,總不能要我一人分飾三角吧!?

簡單一點的方式就是寫個腳本,錄成廣播劇,然後放在網路上供大家下載,自由修改,不過缺乏視覺共鳴,力道就輕了。

有人能幫忙嗎?提供個腳本的idea也好!

延伸閱讀:
蛻變中的大學系列完:叫賣聲中消失的大學精神
熱血之書的心得報告
看這篇文章也 讓我好熱血!不過喊「全家就是我家」雖然好玩,但還不夠反叛;如果哪個團突然在舞台上喊「你們腳底的沙,是台灣的骨灰」,就更屌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5 | Comments (9)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7日

一個風雨欲來的下午

Zonble不一樣,我今天的下午沒去海邊、沒去游泳池(加錯消毒藥水的那一家離我最近)、也沒去圖書館,在這颱風即將襲台的炎熱下午,我吃完樓下越南新娘賣的好吃越南牛肉河粉,把累積的一簍待洗的衣服丟進樓下的自助洗衣機,然後用三十秒逛完萊爾富,就又回到我的小房間裡。

房間裡的悶熱破了紀錄,我決定馬上沖個澡,但是不擦乾,也不穿上衣服,把電風扇開到最大,讓皮膚表層的水氣帶走我的體溫。

所以我現在裸體坐在硬梆梆的鐵椅子上,用我那小強牌電腦,以及爛的要死的嘉義世新有線cable modem連上網路,試著臆測一番。

我是這樣理解東森的「實習生報到」系列文章的:首先先說明一下,暑期傳播系所學生實習的原因有兩種,第一是系上規定(以大學居多),第二種是選修學分制(以研究所居多),而選擇實習地點的方式也很多,有的是照成績順序來挑,有的是自行選擇,依照個人喜好及實習地點而不同。像我就是為了能待在學校,所以才選擇雲嘉電台做為實習地點。

實習生在不同媒體、不同部門,會有很不同的遭遇。例如我在台北市新聞處實習的同學,就因為被安排在攝影單位,所以整天跟著小馬到處跑,到處拍照、攝影,而我在民視中區新聞部實習的同學,則在實習第二天就遇上台中化學工廠大火,得跟著SNG車衝鋒陷陣,火裡來火裡去,煞是刺激;另一位在警廣新聞部實習的同學則常常台北跑透透,成為厲害的新聞稿量產機。還有個在記協實習的同學,更親眼見證了記者對記者自己勞動權益漠不關心的景況。

當然,實習生原先的專長與經驗也會影響所交付的任務,例如和我同在雲嘉實習的另一位實習夥伴在學校的電台已經有一年以上的現場廣播主持人經驗,所以馬上就被交付上現場,與另一位正職主持人搭檔的任務。而我則因為成了全電台除了工程部主任之外,最懂電腦的人(我自己也很難想像),所以常常要幫忙現場及預錄工作的器材設定、剪輯、轉檔等等。

除了從做中學以外,實習單位有時候還會安排很詳實的課程計畫,例如媒體購買公司凱絡;有時候總經理級的管理階層還特別喜歡和實習生打交道,例如民視高雄總部。更有那種讓實習生掌大旗的實習單位,像是角頭音樂,實習生比正職人員還多。但是除了實作與課程之外,很多實習生遇到的是「不聞不問」。例如三立節目部,就讓我學長當了一個暑假的便當跑腿,東森、中天、年代等都差不多,基本上都把實習生當成負擔。

所以今年暑假,我們所上選修實習課程的同學,幾乎沒有人去那幾家學不到東西的媒體實習。而我首次注意到東森的實習生報到,是在管老師一篇文章的鏈結中發現的,當時也把它摘入進我當日的網摘裡。其實我覺得東森這個舉動沒有什麼特殊意義,也達不到什麼成效,只不過是讓實習生有作業可以交差罷了。這算是揭露媒體內部運作、或是決心與閱聽人對話的開始嗎?當然不是,因為這過程中並沒有對話,沒有立即而直接的反饋與持續的互動。

什麼叫做傳統媒體?可以分成兩個部份來觀察:「平台」和「內容」。在平台部分,新傳播科技包括了衛星、有線電視、網際網路等等,這些科技形式之所以被稱做為新媒體,是因為它們具有雙向互動的潛能,傳送的速度比傳統媒體更快、範圍更廣。雖然平台的科技日新月異,傳統媒體的「內容」卻未歷經相稱的改變。傳統媒體受制於舊傳播平台,是一種「有去無回」的訊息傳播,加上廣告支持的商業模式,使得閱聽人的反饋遠不如廣告主的訂單重要;然而新傳播科技出現,並未帶來太多革命性的改變,而是在傳統經營思維之下,壓抑著互動與溝通的潛能。

這就是為什麼「橘越淮而為枳」了,思維不變,其他的部份也很難改變。傳統媒體目前最常受批判的不是他們的科技不夠新,而是內容和思維趕不上閱聽人的期待與科技的發展,或著,刻意不趕上,刻意拖慢整體的發展,以維續信息傳播者的壟斷地位。實習生的日誌經過多少守門程序我並不清楚,但是其內容依舊傳統,思維依舊刻板、閱聽人依舊無法反饋,撰文者與編輯,或是更高的上層,依舊不會回應我們的疑問,不會對內容做出改正、不會做出公開、透明、深刻的批判與檢討--這就是傳統。

實習生日誌?只是用來填充版面的「枳」罷了,而且放出的消息也了無新意,全都是累積好久的陋習,並且也不是針對自家媒體所做的批判(新聞室的影響依舊在),說它是個實驗或是美學,實在太高估了。

至於公民記者該不該拿小贈品?這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難答。如果我出了一團公民記者團,到嘉義民雄來採訪鳳梨季,農民親切的請我們吃上等的牛奶鳳梨,我該不該吃?我想我會吃,但是我會在我的報導中寫出這一點,讓我的讀者知道我吃了人家請的鳳梨。如果是付錢呢?我會和對方說:「我如果收下你的錢,我會在報導中寫出來,這樣以後讀者就會懷疑,是不是所有有關於你賣的鳳梨的新聞,都是用錢買的,儘管有的新聞沒有寫出來。」這裡正好有一個調查,有興趣的人可以做做看。

小贈品到底要「多小」才不會被認為是賄賂,真是個難解的問題。完全不收不太可能,這只好靠記者的道德倫理來把關,很不幸的,這關已經破了。但是真正的記者該不該收錢寫新聞新聞媒體該不該把版面賣掉增加業績?我認為絕不應該,而這種行為正大喇喇地持續上演!

Richy說的沒錯,有良知的記者,以及他們的報導,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鼓勵與支持,因為我們閱聽人和當今的媒體表現一樣,都喜歡把醜陋、負面、令人厭惡的地方放大。所以我們應該也要有對等的機制,把好的報導、好的記者、好的媒體機構,利用我們的熱情讓大家知道,還有這些人願意在體制內奮戰,為公眾的利益把關,畢竟物以稀為貴啊!

台灣媒體運動者其實越來越多,越來越蓬勃,這或許也得歸功於我們的媒體環境(苦笑),像是苗栗社大的關機運動、閱盟、媒改、媒抗、另類媒體發電機、獨立音樂人支持媒體公共化聯盟,還有傳學鬥等族繁不及備載。我剛剛就看到傳學鬥新一期的電子報,上面說,有個「傳播素養學社」即將成立,會同時發行實體刊物[嗆報]及線上Blog,讓我非常期待,雖然我認為他們選錯開blog的地點了(聯合城邦??gosh...不如到Bigsound來?)。

IAMCR的Mansell大師,我仰望已久,這次本不該錯過機會,可是實習一直要到七月底,憾甚!不知道羅老師會不會去,如果老師有去的話,應該就能聽羅老師的講述,從中得到許多收穫。不過,如果Zonble願意和我說Von Morgen bis Mitternacht的最後一句台詞是什麼的話,我收獲會更大(中譯版就更好了)!

------------------------------------------------------------------------------------------
補記:
東森將比較有爭議的幾篇實習生文章撤下來了,正好是Zonble的文章裡提到的幾篇。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1 | Comments (11)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4日

每間公司都想把自己的名字變成動詞

我目前記憶中包括有yahoo, google, skype, msn(應該僅限台灣), benq...等等;blog應該不算,畢竟是weblog先變成了動詞才有公司出現。

以後如果開公司,一定要取個又能當名詞、又能當動詞的好名字。

還有哪幾家呢?我想想....
-----------------------------------------------------------------------------------------
7.15
還可以補上一個對岸的bokee,我在猜方興東大概也和我打同樣的主意。

至於slashdot應該也算。
-----------------------------------------------------------------------------------------
7.16
我發現有人用 del.icio.us-ing這個字,很有意思!
另外,flickr也早就有人動詞化了。

2005 10 17 補記:
[數位時代]用網路打造turbo級的品牌魔力

在全球百大品牌榜單中,網路公司的進榜速度成長最快,原因就在於網際網路的滲透力與精準性,能讓品牌快速被全世界的網民認識、接受,進而成為融入日常生活的生活用語。

剛在九月份宣布的eBay以二十六億美元收購Skype一案中,促成交易完成的原因之一,「是Skype已成為人們打網路電話的動詞,」eBay執行長在回答分析師詢問時指出。

「你Yahoo!了嗎?」、「你Google了嗎?」隨著這些知名網路公司的使用人數增加,公司名稱也習慣被當做動詞,在幾年內成為朗朗上口的語法。北京的中文搜索公司百度,在最新品牌宣傳中,主打「有問題百度一下」,也是要把百度變成使用者口語的動詞,將品牌深入到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這件工作並不容易,但是在網路產業裡卻不是難事。

過去,Zerox(全錄)一度成為影印的動詞,把文件拿去影印可以說是「把這個拿去Zerox一下」,Fedex(聯邦快遞)則是快遞的動詞,把東西快遞給別人可說成「我會Fedex給你」,但這類例子非常稀少。通用汽車、微軟和IBM都是知名品牌,但他們的名字都沒有成為動詞。不過,微軟旗下的入口網站MSN,倒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網路動詞,代表與同伴進行線上即時通訊,像是「我待會兒MSN你」。

網路品牌變成生活化動詞

這些網路動詞尚未被新版韋氏大字典收錄進去,卻已是全世界十億上網者所熟悉的字眼,完全不需翻譯,在各種語言當中代表的意思都一致,這種品牌價值比任何花大錢砸的廣告都有效。「網際網路最特別之處,在於它的全球性,」雅虎執行長西摩(Terry Semel)強調。

在今年的全球百大品牌榜單中,雅虎、亞馬遜、Google和eBay四家網路公司進榜,成為榜單上最新的產業類別,而且很可能是未來幾年進榜家數成長最快的類別,端視它創造新動詞的速度。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0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2日

現在的兒童如果變成未來的主人翁...

我同學現在在公視實習,負責這個徵稿企劃的宣傳,所以我就義務把這則消息登出來。台灣的兒童影視環境不知道該說好還是糟;反正日本動畫幾乎壟斷一切,絕對不愁沒節目看,另外就是東森YoYo那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也算佔有一席之地;其他的我倒是孤陋寡聞了。

更別提電影了,台灣連拍給大人看的電影都快死絕了,哪裡能有閒工夫重視到兒童觀眾。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這句老掉牙的話說它千遍都不厭倦,我覺得影視與教育息息相關,除了老師可以利用影片教學之外,兒童平常接觸到的影視內容,其影響力絕不在家庭及學校之下啊!(港漫句型)

記得我小時候算是個標準電視兒童,還沒上幼稚園就整天掛在電視機前面,很神奇的,我也就這樣打下了我的國文底子,在上幼稚園之前就認識了很多的國字。村子裡的左鄰右舍大叔大嬸還曾三不五時在路上堵我,拿著一本書,隨便翻一頁就叫我念念看,我照著唸了,接下來就可以很虛榮地被叫作神童。

幼稚園某頒獎典禮時,我還曾經因為認出獎品上不是寫我的名字,而把獎品退還給頒獎人,然後就跑下台,造成嚴重的尷尬場面。我記得當時幼稚園老師說:「太早認識字也不一定是好事。」

小學時期(大概到三年級)的電視沉迷程度可以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我那時候嬌貴的很,吃飯都得要我媽拿湯匙一口一口餵我,因為吃飯得轉身或低頭夾菜,我認為這會影響我看電視的流暢度,所以我祇好頭一動都不動,眼睛死盯著電視螢幕,吃飯只負責張嘴,讓我媽把食物慢慢送進我口中,夠誇張吧!(我媽竟然配合我,更誇張)。

我記得三個姐姐都問過我媽說:「你幹麻餵他吃飯啊?!」我媽回:「沒辦法啊,妳弟弟要看電視啊!」知我者莫若母啊~~(後來在三位姐姐的輿論之下,這項特權被取消了。)

國小因為愛看電視,所以常常和姐姐搶電視看,雖然沒有勝利過,不過總有點懷念那段家裡只有客廳有電視的年代。長大以後,親戚的小孩子要是來訪,我總會很體貼的把遙控器的掌控權交給他們,畢竟我很了解要和大人搶遙控器的痛苦。

國中以後,電視就是奢侈品了,回到家吃完飯就上樓唸書唸到睡,電視時間就只剩晚餐吃飯時間。高中以後和電視的關係就很淡了,而且也早已不算兒童了,暫且不提。

上禮拜日回台中,去國際兒童動畫影展嘉年華看了四部卡通,雖然展場的人稀稀疏疏、雖然展場佈置亂亂糟糟、雖然提供的食物都是小孩子不該碰但最愛吃的高熱量垃圾食物,但是影片的精采可以抹消這一切,同時也讓我羨慕起歐洲的小孩子。

展場共播放12部動畫(包括台灣的蝴蝶夢之梁祝),我看的四部動畫為:男孩變成熊、三怪人、嘰哩咕與女巫、佳麗村三姐妹。除了三怪人我評價普普之外,其他三部都我都給予最高評等。這幾部都在公共電視上播過,我也曾經在公視上看到一點點的嘰哩咕與女巫,不過片段沒能給我多少記憶。

男孩變成熊與迪士尼的熊的傳說應該是根據同一個北歐童話改編而來的,不過前者幾乎讓我熱淚盈眶,久久不能自已。嘰哩咕一片更是少見以非洲黑人部落為主題的動畫,故事的情節與動畫呈現的方式與好萊塢或吉卜力都大不相同,真的很適合給兒童觀賞(雖然全面露點畫面超過九成...)。佳麗村三姐妹真的是嚇到我了,單看片名我還以為是個農場三姐妹抵禦外侮的故事(不要問我為什麼會這樣想),但是故事裡的反諷與深沉,加上難以至信的高超手繪動畫技巧,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動畫不一定是給小孩子看,但是專做優質動畫給小孩子看是件偉大的事。

現在的台灣兒童看的是哪些內容呢?除了日本卡通、好萊塢超人電影和YOYO之外,大概有很多人跟著爸媽看霹靂龍捲摩天輪,或是乾脆就待在電腦前面玩線上遊戲;我無法預測這些孩子長大以後會變的怎麼樣,畢竟我自己認為電視暴力理論沒在我身上實現,所以也無謂當個「第三者」去擔心別人的小孩看了什麼,將來心智上一定會變成怎樣。

我只是覺得,如果自己的國家、自己的產業,能替孩子多想一想,做出更多適合兒童,能啟發兒童思考的影視節目,那麼這個國家與產業是偉大的,而這些兒童是幸福的。

CIMG1115CIMG1097

Posted by portnoy at 21:41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1日

指導教授(aka my boss)人選確定!

本來有很多其他的事想blogging,包括昨天參觀的台中國際兒童動畫影展嘉年華、台中豐樂公園的商業入侵、好吃的泰國小吃、我同學們在blog上寫的精采實習日記(集結起來有出書的價值)、地區電台對數位廣播的因應之道、電台結合地方特色產品行銷的流程、好好回應Zonble的典範一文.....

不過一切都放在一旁吧!今晚我為我找到老闆而慶祝~~

CIMG1105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4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5日

實習中偷懶速記

1. 今天在嘉義射日塔10樓作open studio live show,這地方我今天是第一次去,風景非常好,算是嘉義市的地標,正下方是嘉義公園與植物園,林木繁盛,夜晚去的話情調應該不錯.

2. 廣播主持人現場臨機應變的能力真的很強;因為播歌電腦臨時當機,我趕緊衝回本部拿CD,還好兩位主持人依舊能掌握全局.

3. 餐廳的雞肉飯套餐還不賴,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不過餐廳的佈置有待改善.

4. Cnet推出的photo sharing site:Webshot,還不賴!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6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4日

[聯播]Bigsound網聚啦!

Bigsound.org成立至今已逾年半,承蒙各位站內blogger對本站的認同,以及在本站所付出的心力,才使得本站的內容更加充實。 Bigsound今日的成果,是屬於大家所共同分享的,因此本站擬舉辦開站以來首次網聚,進行站內成員聚會,增進彼此的認識,並且討論後續經營及站務議題,事關各位日後使用權益,請各位站內成員踴躍出席。

基本上這是一場聯誼性質的聚會,目前聚會時間暫定7/17(日)晚上。聚會地點在公館附近(時間地點,都可以再討論)。

歡迎非站內成員插花,想參加的人、有好建議的人、知道哪裡好吃好玩的人,直接在這裡回應。為便於聚餐訂位,請盡量於7/13前回覆,以便統計人數。

謝謝!

---------------------------
剛剛聽說整個bigsound都被對岸的GFW給擋下來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畢竟我們和「民主」、「自由」站在同一位階了...

唉...我才開始高興能和對岸網友交流呢....
--------------------------
最新消息,我上面說的是錯的,大陸還沒有封的那麼仔細~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1 | Comments (7) | TrackBack

周采詩...別當主播...拜託...

i917263

剛剛在這則新聞裡被我喵到她(左二)的照片,竟然跑去參加年代新聞主播徵選!!!

不要啊~~當主播太浪費了,最近不是廣告多的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嗎?去當藝人啦!不要步上小狐貍的後塵啊....

雖然十個女主播八個嫁入豪門,但是九個都和某陳姓體育記者有一腿啊。還是說大家都想循侯佩岑路線:先在主播檯上建立好形象,再挾主播身分跨入演藝圈?

培任的眼光比較好,起碼李文儀到現在還很安分。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1 | Comments (18)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2日

This is a social experiment

有我MSN Messenger的人都知道,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使用它了,今晚以後我的主要IM就會是skype了。我在一個禮拜之前開始用暱稱預告我的退出宣言,很多朋友丟訊息過來詢問原因;老實說,沒有特別因素,只是膩了,或者想耍耍任性,有的人懷疑這一定有鬼,問我是不是收了skype的錢(我也想收啊...但是想得美...)、還是想避開某些人;也有人不深究原因,但是極力勸阻我轉換IM,因為這樣要討論什麼的會很不方便,我則更任性的回一句:so be it!

有人聽完我的任性理由之後,很爽快地加我進skype,也有連問都不問的朋友,直接就把我加入好友名單(這些人應該最了解我)。但是占最多的則是不聞不問,也不加我進skype的人,這些人大部分是不常聯絡的朋友,只是佔了msn好友名單上的一個位置,偶爾透過彼此的暱稱來間接地關心彼此。

這些人當然也是我的朋友,而且其實交情深淺都差不多,但是卻引來那麼多不同的反應,這倒讓我很驚訝。現在回想起來,這個動作可以算是個有趣的實驗:六度分離概念很熱門,但是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連一度的朋友都影響不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2:37 | Comments (9)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1日

雲嘉電台是個好地方

今天是第一天實習,內心其實很平靜,不過我這個人心情一平靜,表情反而給人緊張的感覺(?)

負責指導我的大哥人非常好,每位雲嘉的職員,不管是台長,經理,到櫃檯小姐,都十分和藹可親,不過每個人都問我是不是太緊張了,其實我只是撲克臉而已.

一起實習的還有一位文化大學本科系的大四生,相關經驗已經很豐富,讓人佩服,我想建利應該也在警廣如魚得水吧!我這個沒資歷的,就乖乖學囉!

我現在在等另一位負責指導我們實習生的雲嘉人,他還沒到,待會應該也可以看到他主持的現場節目.前一個時段(12-14)已經見識過live on air的播出實況了,挺有趣的,希望有機會玩到.下禮拜就帶929和薄荷葉的歌來放吧~(Dream Theater有點過激,不宜...)

總而言之,我喜歡地方電台!Local 萬歲!

Posted by portnoy at 15:2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鳥瞰中正與民雄

中正大學全觀
¤¤¥¿¤j¾Ç.

靠近一點...
2

再靠近一點...

3

還可以再近一點...!
4

什麼?還要再近!?看到社科院了耶~
5

直接命中社科院!!
6

看一下大吃市吧...
7

民雄鄉耶~~
8

我在中間的大廈裡面喔~~!!
9

Posted by portnoy at 01:33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5年06月24日

政大傳院的研討會

亞洲數位傳播內容與科技研究生研討會將在七月一、二號舉行,看樣子和我們所上的研討會性質十分雷同啊!不過真奇怪,徵求論文時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直到剛剛mimi通知我才驚覺有這麼回事,真是資訊落後。

第一天下午最後一場議程與部落格有關的就有三篇,分別是:

作爲政治新聞公共空間的記者博客-安替博客的話語分析(陳韻,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Private dialogs go global: a report of blogging in popular blog communities
(Raymond Philarou Fei Loi LAI,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憑窗對望的想像:論網誌(blog)中的自我觀看(施力群,政治大學新聞系碩士班)

我十分有興趣,回頭去找了一下資料,發現原本的題目和最後交出去的題目不太一樣,這是常態,不過正好可以讓我猜一下論文的走向:

* 「部落格」(blog)中的自我觀看--以PChome個人新聞台為例

* Blogs As Public Sphere in China: A case study of some Chinese Journalists』 blogs

* Private dialogs go global: a study of Weblogs』 framing the world

另外還有幾則有趣的論文:

「台灣數位無線電視發展之「共同營運平臺」與「共同傳輸公司」構連探討- 以英國、瑞典、義大利之個案分析為例」 (李羏,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系碩士班)
(正好是我的比較電訊政策作業!!!真想看!!!不過能寫的比程宗明老師完整嗎?蠻難的...)

國小兒童行動電話的性別使用差異與人際關係發展(詹筱苹,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系碩士班)
(這個好玩!畢竟三歲定終身啊~~)

Exploring Identity in Multi-User OnlineRole-Playing Game: A Case Study of Hong Kong Youth(童菲,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誰說線上遊戲的題目已經被做濫了呢?還是有人寫啊~~建利上吧!!)

我KUSO,故我在:從台灣網路KUSO現象探討閱聽人主體性(羅紓筠、林佳儀,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系碩士班)
(Kuso論文應該會和部落格論文一樣越來越多吧...)

「網友說」──探討網路作為一種新興的消息來源(鄧麗萍,政治大學新聞系碩士班)
(這不是我在說了,我身為一名網友,早就對這個現象有興趣了!Richy也寫過類似的感想。)

這次研討會來自大陸與香港的發表人特別多,台灣代表就幾乎是政大的學生,不知道怎麼回事,台灣其他傳播系所沒有人投稿嗎?還是真的都被刷下來?還是說這場研討會是政大學生與友校的專屬盛會?

順帶一提,我剛剛才發現他們的網站是用wordpress架的,也提供rss和atom,幹的好!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5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6月23日

漫畫人生

這裡看到的新聞,蠻想看看這本叫作《論日本》的漫畫。

漫畫的地位在台灣一直沒有高過,起碼我開始看漫畫到現在十幾年來的感覺是如此。很多人的入門書應該都是小叮噹(哆啦A夢),我也不例外,不過我對漫畫的執著與狂熱讓我在小時候能很有耐性的看完很多知識性與歷史性書籍,像是整套的漢聲小百科,小小百科,橫山光輝的史記(那時候不是以漫畫名義出版的,而是歷史叢書),牛頓出版社的一整套漫畫中國史(對岸許多漫畫家一起畫的),還有很多,已經忘了名字的科學漫畫、自然漫畫、描述發明家與科學家故事的漫畫(大部分是日本漫畫家畫的)。

我小時後的驚人閱讀能力與專注讓我獲得許多大人的讚賞,因為我常窩在同學或親戚家的書櫃前,一耗就是一整天。書櫃上擺滿著我同學或親戚的父母買給他們的知識性漫畫書,琳瑯滿目,而我的同學和親戚的小孩似乎都對這等福利不屑一顧,於是兩相對比之下,我就成為了大人眼中的「乖小孩」,「那麼愛看書,將來一定有出息」。

小時候我姐或是我爸帶我去逛街時,常常把我一個人丟在書店,然後他們才去買衣服買鞋子,那時候的我真的應該比同年紀的小孩子好打發,只要丟在書店就可以了,不會吵也不會鬧,三四個小時過去之後再回來接我回家就行了。我在書店看的還是這些披著知識外皮的漫畫,這時回想起來,我當時的閱讀量可能不輸現在。

小叮噹各個盜版版本都買了好幾套之後(包括那種10元超小本),我開始在姐姐的書櫃裡找漫畫來看,主要就是敖幼祥的烏龍院與朱德庸的雙響炮、醋溜族,還有一堆四格漫畫,不過不是買來的單行本。記得我姐們(共三名)當時在我爸的督促及協助之下把報紙上連載的四格漫畫通通剪了下來,分門別類,貼在空白的素描簿上,做成了一本本美觀大方的自製單行本,當時真是看得如痴如醉,而我也效法了一陣,不過持續不久,最後連我姐留給我的寶貴收藏也不知流落何方了。

除了小叮噹、知識漫畫,和我姐自製的單行本以外,還有一個合法的地方可以看到漫畫,那就是小學的參考書。裡頭的題目我做的不多,不過印刷精美的附錄漫畫我倒是一則都沒錯過,儘管內容無聊到不行。我英語教學漫畫也看了不少,除了自己去補習帶回來的吉的堡教科書之外,還有一些是親戚送的英文成語漫畫、加菲貓漫畫、史努比漫畫、菲力貓漫畫,大多我都只是看下面的中文翻譯,但是對英文的興趣或許是那時候培養起的。

腦筋急轉彎盛行的時代,我看了好多類似的口袋尺寸單格漫畫,大多是時報出版的,好多知名的漫畫家都擔任過主筆,也是從那時候我開始迷上麥仁杰的。此外,還有很多不知名出版社出版的類似套書,那時候連小學福利社都有賣,流行的不得了!直到現在都還常看到綜藝節目拿腦筋急轉彎的題目來考藝人,或是成為藝人表演的一部分,我一直相信腦筋急轉彎才是現在冷笑話的始祖。

之後就是少年快報、童年快報等盜版日本漫畫雜誌的天下了,當時的連載陣容可是全世界僅有,據說還有台灣編輯直接去向日本漫畫家要稿的神奇事件。那時眷村的圖書館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大堆快報,有空的時候就去晃晃,就算把舊的一看再看也覺得爽快。

小六到國一這段期間開始收集起萬變卡,一張五塊,其實現在想起來真的很貴,當時就算看不懂半個日文,還是能照著上面的漢字與同學玩的不亦樂乎,偶爾把隱藏卡拿出來現一下也真是夠虛榮的了。這以後就越來越少接觸知識性漫畫了,一方面是因為能看的都看完了,另一方面則是國內出版社正式取得日本漫畫版權在台上市,排山倒海而來的漫畫量讓我難以招架。記得寶島少年第一期的封面正是悟空的帥氣塞亞人,劇情則是賽魯的第二階段變身。

於是從那時候起,就跌進了漫畫蒐藏地獄。第一套漫畫應該是時報出版的怪博士與機器娃娃,接著是將太的壽司...之後的順序記不起來了,到現在為止蒐集的量大概有上千本,畫冊與相關叢書也不少。我買漫畫的原則包括了:每個作者的漫畫都要有一套、每本小說改編的漫畫要買一套、朋友有的我就盡量不買、髒了就要買一本新的、介紹不同領域的漫畫都要有一套,例如足球、籃球、撲克牌、搏鬥、拳擊、醫療、政治,每個不同歷史時代的漫畫也都要至少有一套,例如古羅馬時期、三國時代、慕末維新、西部拓荒....。

當然,除了這些原則之外,朋友的推薦和自己的試閱感想也很重要,我常常去租書店翻翻新書,然後就決定下一個目標。我很自豪的一次選擇是選中了浦哲直樹的「怪物」,記得那時我只是在家裡附近的書店櫃上看到出到第四集的Monster,還沒聽過也沒看過怪物的評價,也不記得這名作者就是畫「以柔克剛」的大師,不知道怎麼的就伸出手來把書拿去結帳。我看完迫不及待推廣給我的同學,佳評如潮,差點借出去要不回來。這套漫畫也理所當然成為我的最愛,與手塚治虫大師的「火鳥」並列。

還有,新發行的漫畫雜誌都一定要買一本來看,一方面是因為試刊號或第一期往往物超所值,彩頁特別多,特別厚,像是午安和動感,還有最近復刊的龍少年與夠創意漫畫誌;我還連續買了兩年的動感半月刊,算是蠟筆小新與臼井宜人的早期忠實擁護者。高中時期也加入過漫畫社,還買過漫畫用具,不過我實在是不喜歡社裡的御宅族風氣;我有一次提議來討論星野之宣的2001太空漫遊以及其意涵,結果大家一點反應都沒有,似乎只喜歡畫一些露很多的美少女,所以我待不到一個月就沒再去過了。

後來上大學得離開台中,自己知道這之後買漫畫的機會就少了(我的漫畫都是在台中市的東京漫畫便利屋買的,有打折),所以乾脆在臨行前設定目標,要把烙印勇士、頭文字D、還有ARMS都買回來,這也成了我每次回台中的動力之一;想到回家就可以買漫畫來看,就有著莫名的興奮。

家人不是沒有反對過,尤其是我國一數學超差的時期,以及考大學考差的反省期,我心裡頭念茲在茲的都是「漫畫會不會被丟掉」,這的確是會逼著我反省課業的一個極重要因素。到了暑假就是我瘋狂看漫畫的時候了,雖然要在租書店找到我有興趣而且沒蒐藏的漫畫有點困難,但就因為這樣,我甚至強迫我自己去租一些我本來沒興趣的漫畫,耐著性子去看,像是內衣教父與銃夢就讓我十分慶幸我這麼做了。

不知怎麼的,大概是年紀漸長,覺得該成熟一點了,同時也想開闊新視野,大學以後對少年漫畫興趣漸漸淡了,取而代之的是弘兼憲史、川口開治與其他許許多多的成人漫畫成為我閱讀與採買大宗,覺得能從漫畫裡得到很多知識讓我看漫畫看的更是起勁,同時也不得不佩服日本漫畫家的專業與用心。

漫畫常常成為我和同學之間的話題,也時候也成為了社會話題,我還記得很清楚有一位台北市議員拿著新少快裡面的戀愛白書內容去質疑市政府,怎麼能讓這種情色漫畫登堂入室。說來好笑,那應該是我第一次產生強烈的反政府意識。小林善紀的台灣論也引起過很大的風波,不過我到現在還沒完整看過,只看過報章雜誌節錄的「許文龍談慰安婦」部分。

上研究所之後買漫畫的頻率極低,下載漫畫反而多一點,頂多就是把還沒完結的單行本照慣例繼續買下去,比起我以前狂買港漫的時代,現在真的是很省(看到一堆小兵器堆在房間還是會讓我感到很無奈)。偶爾也會突然手癢,就去附近的漫畫出租店直接請老闆幫忙訂一套,新暗行御史就是這樣到手的。

我爸偶爾會帶一大包漫畫回家,一大包亂七八糟的舊漫畫,雖然是他在散步途中從回收箱裡喵到的,我可能也已經買了或是看過,但我還是覺得非常感動,我的龍狼傳有好幾本就是這樣來的(其實我不想收集 ...)。

我大姐和二姐也義務地贊助了我不少漫畫,像每一集的腦筋急轉彎都是我大姐買了,另外我大姐還從大陸帶回來了福爾摩斯的簡體中文版;柯南與射鵰英雄傳則是我二姐在便利商店工作時固定會幫我買回來的禮物。

但我媽才是最早的金主:小叮噹都是從我媽皮包裡的零錢買來的,第一本機器娃娃怪博士(第五集),則是我媽帶我去剪頭髮時,我用交換條件--乖乖坐在椅子上剪頭髮--換來的。

這篇落落長的文章為何會憑空出現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寫,於是一直寫(或許是對寫不出作業的我一種另類解放)。我蠻羨慕博智可以堅持一直研究動漫畫,我也想過,很久以前,不過我放棄了。在這個議題上,我選擇當一個無知的讀者,嘗試不去思考任何文化宰制、文化入侵、文化雜交等問題,也不去思考台灣政經情勢和政策對本土漫畫發展的鉗制,產業的環境營造策略,對未成年閱聽人的影響。

我的漫畫人生要直到末日。

Posted by portnoy at 02:33 | Comments (6)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8日

你說手機是不是很重要

前天熬夜一整晚,一大早去上課,後來又一直待在研究室直到晚上十點寫作業,整個人近乎昏迷。大約晚上九點多,我打了電話給慈彗,和她說我準備回家了,不過精神不振、很想睡覺,暗示她今晚可能不是聊天的好時機。我書包收了、電腦收了、講義帶了,就和203的夥伴道別。

一路上昏昏沉沉,到家幾已癱瘓,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機和慈彗報備我要睡了。嗯?我的手機呢?遍尋不著我T39的蹤影,我知道事情不好了,趕緊打起精神、拿出筆電上網,還好203的夥伴都還在,透過msn,我趕緊向建利詢問是否有看到我的手機。

還好,手機的確是忘在研究室,但是問題是慈彗已經打了好幾通,而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未接來電(我有讓她連打50多通沒人接的紀錄),我整個人慌了,我該怎麼連絡慈彗呢?於是靈光一閃,我問建利:

「你有沒有skype?」
「沒有耶」
「嗯.....」

我打的主意是這樣的:我要在家裡用skype和建利的電腦連線,然後把我的聲音傳到研究室,接著請建利幫我打電話給慈彗,然後用建利的電腦喇叭把我的聲音傳到我的手機裡,讓我和慈慧說一聲。我認為這是唯一可行的方式,而且自認為腦筋動的很快。

「你不會去打公共電話嗎?」

啊!!!!!!!!!!!!!!!!!!!!!

但是蠢事有一就有二;我由於精神太差,雖然隔天導讀還沒準備,但是已經抗拒不了床舖的呼喚,整個人攤成大字。入睡前,我心裡頭擔心:「糟糕!我手機在研究室,那我不就沒有鬧鐘了嗎?這樣怎麼能早起準備導讀???!!!」還好,睿智如我,馬上想到了解決方案,那就是「嗯,既然研究室的夥伴知道我沒帶手機,所以沒有鬧鐘,那應該會很好心地打電話叫我起床!」

於是我心安理得地睡著了....


不知怎麼地,一大早自然醒來,想找手機看看時間,想起手機忘在學校,然後我才發現:
「靠!!!沒有手機人家怎麼打電話叫我起床!!!!!」


幸好老天保佑,我六點多就醒來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9 | Comments (9)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6日

台北大學應外系一二三代公演

Blithe Spirits
Blithe0062

The Matchmaker
1098200957

Cat on a Hot Tin Roof
CIMG0877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24日

力量抑制器 著裝

最近又到了我穿上力量抑制器的季節了。我從小到大都有這種「習性」,就是衝了一陣子就會開始放慢腳步,等到卸下了抑制器,就又會開始狂衝一陣子,不管是學業、工作、人際、或是感情。

我心裡頭也清楚的很,因為發生過太多次了,久而久之我也不太在意,反正過不久就會卸下這套抑制器了。這種感覺好像冷眼旁觀一個再熟都不過的朋友-也就是自己-的生活,不過和以往不太一樣的是:最近頻率變的很頻繁,持續的時間卻不長。

也就是說,我可能早上很high,到了中午就悶了,到晚上又瘋起來,睡覺前卻又down下來。這和身體狀況沒關係,也和遇到的人事物沒關係;我很清楚,因為完全是我自己在控制的,我知道我可以在下一秒鐘自己high起來,但是我拒絕。

我高中時期「曾經」有一個朋友(他現在已經不把我當朋友了)和我說過,「諸事不順的時候,就讓自己放假去」,我很喜歡這個說法,不過這應該是他看日劇長假學來的,拿來當作自己翹課去打撞球的藉口倒不錯用。

但我現在沒打算放自己假,我也沒有衰到諸事不順,所以我只是單純的穿上了力量抑制器,但是我不知道這樣穿穿脫脫要持續多久。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0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6日

獨立音樂人支持媒體公共化演唱會--中正吶喊!

Movie1

Posted by portnoy at 23:01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1日

恭喜馬先生

我那無緣的同窗馬先生,經過了半年重考之後,終於考上了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研究所,可喜可賀!

回想去年,我敗於廣電所面試老師要我講個笑話的KUSO要求,也成為我人生中重要的轉捩點....(謎之聲:誰叫你在自傳裡面寫自己很幽默呢??活該!!)

進了中正以後,我埋首於書堆之中,其實並沒有感受到「資源不豐」或是「遠離傳播產業」的問題,反而常慨歎自己無法善加利用取之不盡的學術資源(包括老師),無法接近中正美麗的校園。

或許這是因為我早已在大學時期體會過什麼叫做真正的資源不豐,又或許是因為我隨遇而安的個性使然,而我的研究取向也不太需要常往台北跑。政大的傳播資源絕對夠格稱第一,但如果當初我真的上了,恐怕也是浪費了。

想當初讀書會五人眾都一致想前進政大,結果反而分別落在台大、中山、中正(2)、業界,大概沒有人想的到吧。

總之,得多拜託馬先生記得多和鳳梨田中的我們交際交際,時常援助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9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0日

禍害始終是留千年~

剛剛聽完報告回來,確定是良性的囊腫,所以不必擔心了。這個size還是得開刀,醫生說可以等到暑假再處理,不過我還是打算早割早快活,不然會有越來越腫的可能。總之沒事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6:07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5月07日

吾與Gizmodo同

台灣奇蹟再次出現!

EZ Tangent and Top Tangent,再次正面迎擊IPOD Shuffle!而且還給你螢幕喔

這裡的留言更是一面倒地支持咱們台灣廠商趕緊推出,而且都說一定馬上買一支呢!

看樣子muser所說的還真是有道理。

我的看法和Gizmodo一樣:只要真的出了,價錢和省電能力和Shuffle差不多或是更便宜,我就去敗一支!

咦?我不是不喜歡這種理不直氣仍壯的抄襲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12:30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5月03日

完成了

不能熬夜,還是熬夜了

剛剛寫完期中兩份大報告的另一份,但是對於這兩份報告我自己都不滿意,因為我投入的時間太少,投入的心力也太少。

一份是專家系統 守門人 Blogger
一份是分析紀錄片生命的網路寫手行銷

這兩個我都很感興趣的題目,卻寫出了兩份不值得放在自己blog裡的作業,有點頹喪。

我在這裡發誓:不論如何 我都要修改這兩份作業 讓它們能夠見人 老師 請多擔待。

Posted by portnoy at 05:29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4月26日

屋漏偏逢連夜雨

兩個大報告下禮拜交,一份企劃書本週四中午前交,一個大活動下下禮拜辦,一場大學朋友聚會這禮拜六在台中,好多的想法想分享、想blog...所有的事情都沒有一點進度,但這些算什麼呢?!輕而易舉!!但是祢不能讓我生病啊!!!!馬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3 | Comments (4) | TrackBack

甲狀腺腫大 但機能無異常

以下資料來源為台北榮總新陳代謝科甲狀腺疾病衛教

統括起來甲狀腺疾病分為三大類

第一類:僅有甲狀腺功能異常,並無甲狀腺腫大,如甲狀腺功能過低症,服用
過量甲狀腺荷爾蒙,卵巢甲狀腺以及少數的葛瑞夫茲甲狀腺高能症和少數的橋
本氏甲狀腺炎等。

第二類:僅有甲狀腺腫大,而甲狀腺功能正常,如單純性甲狀腺腫;甲狀腺囊
腫、橋本氏甲狀腺炎、大部份的甲狀腺瘤、大部份的甲狀腺結節,以及大部份
的甲狀腺癌等。

第三類:合併性甲狀腺腫大及甲狀腺功能異常,如亞急性甲狀腺炎、橋本氏甲
狀腺炎、缺碘性甲狀腺腫、甲狀腺荷爾蒙製造障礙以及大部份的甲狀腺功能過
高症等。

甲狀腺結節的原因

造成甲狀腺結節的原因很多,常見的有結節性甲狀腺腫、腺瘤、慢性甲
狀腺炎、功能自主性甲狀腺結節、分化良好甲狀腺癌、囊腫等;比較不
常見的則有亞急性甲狀腺炎、急性化膿性甲狀腺炎、先天性單葉甲狀腺、
甲狀腺舌管囊腫、分化不良甲狀腺癌、甲狀腺髓質癌、淋巴腫喊轉移性
癌等。

甲狀腺結節與甲狀腺癌

甲狀腺結節對臨床醫師非常重要,但也常造成許多困擾,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就是甲狀腺結節非常多,其生物行為(Biologic behavior)也十分多
樣,由完全良性之非腫瘤、家族性腫瘤至快速進展,數月內甚至數星期內
即可致命的未分化癌。第二,約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之甲狀腺癌,其臨床
上第一表徵即為甲狀腺結節。甲狀腺結節中有多少百分率為甲狀腺癌?精
確數自目前不得而知,但可確定的是大部分甲狀腺結節均為良性的。
Schottenfeld和Gersham做5,636例解剖時,將甲狀腺左右兩葉各做一個切片,
僅發現36例(0.64%)原發性甲狀腺癌。如果做更仔細的切片檢查,其流行
率更高。除了日本以外,世界各國甲狀腺癌的流行率約為5.6%-9.1%(加拿
大6.0%,美國5.7%,哥倫比亞5.6%,波蘭9.1%,日本則高達20%)。如以外
科手術標本而言,約有5-10%之甲狀腺結節是惡性的。就流行病方面而言,
美國每年新產生的甲狀腺結節人口20萬,但每年診斷出來之甲狀腺癌僅有
12,000例。故絕大部份之甲狀腺結節是良性的,這是無庸置疑的。

甲狀腺結節鑑別診斷

1. 家族史:

家族中有甲狀腺腫之病史,則傾向於良性。但髓質癌或第二型多發性內
分泌腫瘤症以及極為罕見的Gardner氏症和Cowden氏症常有家族史。

2. 年齡:

一般甲狀腺結節發生於30-50歲之間,絕大多數為良性,但發生於青春期
以前之學童則有20-73%可能為惡性。初發生於60歲以後,惡性可能性亦
增大。

3. 性別:

甲狀腺結節男女之比約為1:5,但分化良好之甲狀腺癌則為1:2.4,未
分化癌更高達1:1.5。

4. 頸部X光照射治療史:

曾接受頭頸部放射線治療者,10-20年後,甲狀腺良性或惡性腫瘤均增加。
Mazzaferri和Woolf等人的主張甲狀腺結節而有頭頸部放射線治療者,均
應予以外科手術治療。不過良性腫瘤增加遠比惡性者多,故癌症之比例
可能並不增加,且照射引起之癌症其豫後和一般甲狀腺分化良好癌相似,
所以Hamburger等人,認為對這一族群的人,應和一般甲狀腺結節相同看
待處理。

5. 局部症狀:

結節如果突然間發生,可能是囊腫,出血性囊腫或亞急性甲狀腺炎。數年
來大小均很穩定,沒有變化,則為良性。一般甲狀腺癌輒常幾個月內慢慢
長大,以甲狀腺素治療無效,甚或變大。疼痛性的結節多發現於急性或亞
急性甲狀腺炎,甲狀腺出血性囊腫。少數侵襲性甲狀腺癌可造成局部疼痛
或吞嚥、呼吸困難,以及聲音嘶啞,但少數良性病灶譬如多發性甲狀腺結
節、橋本氏甲狀腺炎亦可造成壓迫症狀。

6. 甲狀腺功能檢查:

絕大部份甲狀腺癌患者治療前均為正常甲狀腺功能狀態。功能自主性甲狀
腺結節常為甲狀腺高能症或潛伏性高能症。亞急性甲狀腺炎則可能高、低
或正常甲狀陷功能狀態,視病期而定。橋本氏甲狀腺炎,末期則為甲狀腺
低能症。不過葛瑞夫茲病亦可能伴隨甲狀腺結節或癌,而橋本氏甲狀腺炎
有稍高的淋巴腫瘤可能性。

7. 理學檢查:

較硬的甲狀腺結節可能是惡性的,也可能是亞急性甲狀腺炎或良性鈣化結
節。結節如與頸部組織沾黏,如氣管、肌肉或同側前頸淋巴陷腫大,則惡
性可能大。聲帶麻痺可能為甲狀腺癌造成,但也可能是多發性甲狀腺腫或
橋本氏甲狀腺炎之故。甲狀腺結節伴隨中,高度發燒可能是亞急性甲狀腺
炎、急性化膿性甲狀腺炎,也可以是未分化甲狀腺癌。

8. 其他檢查方法:

各種放射線同位素掃描檢查,已證實對鑑別診斷良性或惡性結節價值不很
高。其他如電腦斷層和核磁共振造影檢查亦是如此。超音波檢查雖然對鑑
別診斷良惡性結節並不理想,但由於設備較便宜,操作簡單,且不具放射
性,故仍常用於診斷囊至腫、孕婦甲狀腺結節、觀察結節大小、性質和治
療效果,以及偶而指引作細針穿刺細胞學檢查。

較具癌症相之甲狀腺結節

表一所列各項病史和理學檢查結果為較具癌症相之甲狀腺結節,其中近期
逐漸長大,聲帶麻痺,局部侵襲,同側頸部淋巴腺腫大,或遠處轉移最具
診斷癌症價值,但出現機率不大。至於年齡、性別、家族史,先前頭頸部
放射線治療,以及對甲狀腺素之療效等,則為非特異性因素。

表一、較具癌症之相的甲狀腺結節

1. 較硬之結節,並有局部侵襲
2. 近期逐漸腫大
3. 聲音嘶啞,聲帶麻痺
4. 遠處轉移
5. 同側頸部淋巴腺腫大
6. 頭靜部放射線治療病史
7. 發生年齡小於14歲或大於65歲

Posted by portnoy at 23:11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4月25日

My Tumor Diary?

右邊的甲狀腺腫大,明天要去嘉基看新陳代謝科,希望大腫化小,小腫化無,我可不想開始寫我的腫瘤日記....

Posted by portnoy at 16:08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5日

愛情

難分難捨 敢分敢捨 當分當捨 不分不捨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4日

關鍵字行銷?好樣的~

耍無聊系列又來了~~

以下是聯合電子報的畫面:

有個藍藍的關鍵字看到了嗎?點進去...

好特別的關鍵字啊....難道是電腦自己比對的嗎?

這樣的話,每次鬥毆事件新聞都會有「扁」這個字吧,乾脆也都加個鏈結好了...

或是利用白痴造句法原則把同音類音的也都加入鏈結好了,例如:

1. 這批光碟都無碼,因久不能在台灣販售。
2. 唸中文由於需要大量背誦,處於乏人問津的情況。
3. 嘉義的方塊酥真猖獗。
4. 多謝多謝!常停在你家門口,不好意思!
                   ........

我該去睡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9 | Comments (6) | TrackBack

地方有線電視系統的多角化經營—以嘉義世新有線為例

壹、前言

自從民國八十二年通過有線電視法,民國八十八年修正為「有線廣播電視法」以來,短短數年,台灣有線電視涵蓋率已然超過全島百分之八十五,成為民眾每日不可或缺的資訊、教育及娛樂來源,只要接上電纜,民眾即擁有多達一百個電影、綜藝、動畫、運動及戲劇電視台可供收看。目前台灣的有線電視已呈現三大多系統經營者-東森,中嘉,卡萊爾-寡佔的局面,然而在數位競爭的時代,地方系統業者也都亟欲在單純的地方分枝角色之外拓展自己的事業版圖,以顯現差異化,開發新的獲利來源。本報告即以嘉義縣的地方有線電視系統台世新有線為例,來探討地方有線電視系統的多角化經營策略及經營概況。

貳、調查方式

本報告採用的調查方式分為網路資料蒐集、電話訪問,及實際體驗。首先,在網路資料蒐集的部份,世新有線的官方網站(http://www.cyccatv.com.tw/)提供了初步的資料,接著學生以電話訪問的方式詢問世新的服務人員,但得到的回應是「都在網路上了」,最後學生以自己的親身體驗來對於世新的多角化經營模式做出個人解讀。

參、世新的多角化經營介紹

世新有線起於民國82年1月成立的「世新視訊股份有限公司」,並於民國91年1月取得第一類電信事業特許執照,為嘉義地區的主要有線電視經營系統業者。目前經營的其他事業包括:

一、寬頻申辦服務:世新有線也於民國90年11月取得了第二類電信事業許可執照,目前提供四家ISP的寬頻網路安裝服務,包括新世紀資通(SPARQ),台灣電訊 (TTN),和信多媒體 (GIGA)、數位聯合 (SeedNet)。
二、自製頻道:分別為頻道49(世新新聞),頻道58(台糖房屋),頻道82(大嘉義生活館購物頻道)。
三、網路內容:包括網路串流直播世新新聞、網路電影院、數位學習館(佳煜國際數位親子館)、雙向簡訊發送系統。
四、購物及房屋仲介:明星公仔預購(亞洲巨星5566及周杰倫)、台糖房屋、大嘉義生活館網路購物。
五、其他事業:遠端監控保全系統、大嘉義行銷管理(提供整合行銷服務)、吉米鳥不鳥主題餐廳(各國飲食、下午茶)。

肆、對世新多角化經營的感想及建議

以地方有線電視而言,世新有線算是觸角非常廣的一家系統業者,除了因應數位匯流而提供寬頻網路服務之外,也積極利用通路資源,切入網路購物與電視購物的市場,並與實體店鋪結合,在嘉義地區佔有一席之地。再者,世新更擴大事業版圖朝地區整合行銷公司的目標前進,成立了大嘉義行銷管理公司,並且固定發行刊物,可算是地區性的傳媒巨擘。

在自製節目方面,學生以親自體驗的方式收看過世新新聞及台糖房屋仲介頻道。新聞是以全閩南語方式播送,內容以地方事務為主,於特定時段(早中晚)播出,稍嫌單調枯燥,內容也常重複,或許這與台灣有線系統業涵蓋地區太小,全國性新聞台數量太多,以及閱聽人不重視地方觀點等因素有關。台糖房屋頻道的廣告方式採輪播制,然而介紹方式簡陋,很難挑起購屋慾望,頂多只具有告知效果。有時候也會兼賣二手車。

在寬頻服務及有線電視方面,學生親自使用的感受非常差勁:不僅網路實際速度遠不及應提供頻寬表現,收視中斷及網路斷線也是常有之事,從未通知用戶或做出任何賠償。學生曾多次以電話抱怨,然而服務人員之態度極之惡劣,皆以拖延為主要解決方式,並不在意用戶感受。學生認為這種情形可能導因於地區性的壟斷地位讓世新不在乎用戶有離開的可能性,缺乏競爭的負面後果十分嚴重。

整體而言,世新的多角化經營符合一般經營策略,利用競爭優勢來延伸相關服務,然而在服務方面,世新的多項事業都直接與最終消費者有接觸,卻沒有對這方面嚴格加以把關,實在令人詬病。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9 | Comments (2) | TrackBack

傳播理論之陽光男孩

去年的三月,正處於研所考試緊繃期的我在讀書會版上寫了這一篇非常無謂的東西,但是自己寫的東西總該收藏回自己的地盤,所以今天把它放上來,各位過客,能不看的話就不看吧!

作者 Portnoy (等一下啊) 站內 P_media
標題 Re: 網路將會對民主政治帶來什麼影響   
時間 Tue Mar 9 20:31:13 2004
───────────────────────────────────────

所以結論就是說
1. 雖然我是陽光男孩,但是在團體壓力之下而被迫順從了主流意見。

2. 網路雖然是多元文化的發聲管道,但是在版主及電子極權之下,陽光男孩依舊必須屈服於霸權(hegemony) 而現實生活中的階級 (黃種黑人vs黃種白人) 依然出現在cyberspace之間。

3. 以符號學的觀點來看 陽光男孩作為一符號具 其符號義已被社會約定俗成而任意人為地與開朗、活潑、喜好運動、思想正面積極等內在人格特質,以及皮膚膚色均勻 、有迷人笑容及潔白牙齒、最好高大且喜愛水上運動等外在形象連結在一起。

4. 以框架理論來說,我和讀書會其他成員的框架間產生了框架競爭,彼此在BBS的媒介場域中爭奪發言權以及定義權。

5. 以認知基模而言 鄭國威 陽光男孩 兩者之間長久以來是被分類在不同的檔案夾, 因此人們無法以之前的經驗以及記憶來幫助處理此兩者間的關係。

6. 也就因此 在讀書會其他成員心中產生了認知不和諧 (Festinger) 這時若以Osgood的協調理論模式(congruity model)來解釋的話,讀書會其他成員會扭曲訊息,而若是無法扭曲,就轉而攻擊傳播者的可信度。

7. 若是以議題設定理論加以解釋,那麼在看完這篇文章之後,讀書會其他成員下次聚會時腦中認為最重要的是很有可能就是討論鄭國威的精神狀態是否正常,然而依然要考慮最佳效果時距的問題,如果如Funkhouser所言需要十年的話,效果就難以觀察。

8. 而此時,在所有讀書會成員心中已經造成了預示效果(priming effect) ,也就是,再以後聽到鄭國威三字就會引起立即聯想----神經病 若是聽到有人自稱是陽光男孩很有可能會撲ㄘ一笑。

9. 睡眠效果可能在5月後發生,因為考試都考完了,大家也都自然而然的忘記誰是誰了。

10. 根據沉默螺旋理論,人應該是害怕孤立的,所以會察覺環境中的意見分布情形,並且此觀察將會影響到意見表達的意願,但批評也說要重視個人差異性,也有的人是,不要臉的 .....

11. 以歸因理論來看的話..我正在為大家為什麼認為我不是陽光男孩作系統化的歸納分析而所作的分析結果將會影響到我自己。

12. 很有可能是鄭國威的looking-glass是個哈哈鏡...而無法正常運作。

13. 這次實驗也證明了將我是陽光男孩這個訊息以低介入感週邊路徑來傳輸是無效的看樣子可能要重複說三次,或是達到門閥效應才行。

14. 而也因為讀書會成員選擇性的暴露認知理解接收,使得子彈論完全失效。

15. 以Hall的製碼解碼來看,讀書會成員身為閱聽人擁有主動解釋文本的力量,並不受傳播者意圖的絕對控制。

16. Fiske提倡的文本多義性以及互文性在這個討論串之中展露無遺....Lull也認為閱聽人可以享受到[變動不羈的意義]。

17. 至此,陽光男孩已經解構了,在後現代的意涵,陽光男孩和鄭國威之間的隔閡消失了,和神經病之間的隔閡也消失了,而產生了[超神經病陽光男孩鄭國威]。

18. 而要是此一構想有賺頭,根據文化工業的邏輯,超神經病陽光男孩將會迅速推出第一張同名專輯,開拍自傳電影,替創世基金會以及喜憨兒哄培雞代言拍廣告,上遍所有call in節目以及talkshow,和沈玉琳簽約,與上流美,萱萱一起主持帶狀節目。

19. 此舉勢必帶來閱聽人監督媒體聯盟的抗議,而神經病在電視上的扭曲再現手法將會引起數十公益團體宗教團體同聲撻伐,但是此種治標不治本的監督手法並無法真正改善台灣媒介的市場商業惡性循環。

20. 這時候很有可能會有民族誌學者以參與觀察研究法對鄭國威的生活型態作出詳實的厚描,然後發現他是一個自以為自己很有文化經濟力,可以一直打逼的快考研究所的笨蛋。

21. "給我個機會 我想做陽光男孩" "好啊 去跟讀書會成員說, 看她們讓不讓你做陽光男孩" "那就讓我考上" "對不起 我是宋學維" "誰知道?" 類似此類的電影對白改裝將會盛行於網路上 因為McLuhan說過,舊媒體將會成為新媒體的內容。

22. 而將會有許多人將鄭國威的大頭照作成T恤 、馬克杯、或是面具、而在生活中盡情的公開展示、表演,形成特殊的媒介景觀,造成了典範轉移。

23. 天氣冷 尿急 掰掰...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1日

誤會哪有美麗的

夜已深,不過有些感受現在寫正是時候。

「誤會」這件事其實很少發生在我身上,不管是誤會別人還是被別人誤會。我做人一向喜歡把話說的清清楚楚,也喜歡把別人的意思弄清楚了再決定該怎麼回應。我常常聽朋友還有同學說她或他如何如何被誤會了,對方是怎麼把意思扭曲了,我心裡頭總是疑惑「你真的確定嗎?你會不會也誤會對方了?」

不知道是不是人一生中都要被誤會一定的次數,總之我上研究所之後開始常常被誤會,而這種感覺非常難受。

倒不是被同學或朋友誤會,面對面的交談很少能讓我被誤會,其實最近三次嚴重的誤會都在網路上,一次是在生涯首次筆戰中被人罵怎麼不趕快去死一死,一次是和天空部落的sean討論著作權的問題,最近這次則發生在剛剛,為了這篇文章

我的文筆不好我知道,但是我一向盡量清楚且誠懇地說出我的意思。被誤會其實還不打緊,喪失了和對方可能的友誼才是我最擔憂的;尤其是當我發現誤會我的人和我的想法根本一樣,而他可能是我所崇拜,所學習的blogger,或可能是一個難得的好友時,這種損失實在不是我能承擔的。

言多必失,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美麗的誤會對我而言,並不存在。

Posted by portnoy at 02:43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0日

沒有時間blog...

...那就來分享一下無聊的發現吧!

要對方道歉還得用求的?台聯立委脾氣真好....

搭配剛剛的標題,解讀這一段得把「要求」兩字拆開來看,會讓我覺得有點講話要哭要哭的感覺.....

純粹無聊,不帶政治意涵,不過我認為不管台聯去拜了誰,都不該被罵瘋子。

Posted by portnoy at 23:12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7日

公益就是為了所有的人

     能毀滅人類的只有人類自己,能幫助人類的也只有人類自己

如果大眾媒體要做點事,現在是時候了,智邦生活館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忙,將關懷的目光從政治的紛紛擾擾,八卦的漫天飛舞,轉向這一群迫切需要整體社會關注的同胞們。

這是該活動網址,希望大家能散佈這個消息,並且積極參與!

Posted by portnoy at 16:5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6日

鯨豚悲歌

剛剛在國家地理頻道看了一段紀錄片,內容是描述日本埠頭和大地的獵捕鯨豚行為,拍攝影片與口述者是一名記者兼生態保育人士,他走遍世界拍攝鯨豚,希望能藉由紀錄少數日本地方屠殺鯨豚的殘忍手法,來減少獵捕行為,並鼓勵當地將利潤微薄的賣鯨豚肉行業轉型為利潤高的賞鯨保育業。

影片中他也訪問了日本的生物學家,提出吃鯨豚肉事實上是有害人體的論證(因為海中的哺乳類動物體內累積了非常多的重金屬),這個消息散發出來之後,買賣鯨豚肉的人明顯減少,但是蠻悲哀的,正如記錄片裡所述:「保護鯨豚的一個有力訴求,居然是因為這些生物體內含有太多人類製造的有毒物質,很諷刺。」

另外他也訪問了日本的海生館和以「與海豚共游」為訴求的遊樂園,證明了現在捕鯨豚業絕大部分的利益誘因是來自於要讓人類可以近距離的在這些牢籠內和鯨豚共游,看這些大腦複雜度不亞於人類的生物被迫在我們面前玩球、耍把戲、跳來跳去,肉品的買賣只是額外收入。

內容我不詳述了,不過影片拍攝的很好,很值得一看,當然啦,影片中將日本漁夫描述的很兇殘,其實並不公道,這點要注意就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8:43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4日

日頭督後

下午趁著陽光和煦,微風輕送的好天氣,騎車到附近的田邊逛逛。

我從來沒下過田,但是我很喜歡接近稻田,看著綠油油的稻苗在陽光下閃著,是種享受。

我拿著相機到處亂拍,拍田、拍狗、拍房子、拍樹、拍紅綠燈....

好愜意的一個下午。

最近的作息很特別

和上一篇一樣,今天我也是早早就睡了,可是凌晨兩點又自動爬了起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而且剛剛發現上一篇的標題竟然是4月4號!?

我真的是越來越迷糊了。。。。。。。

我的待寫list上累積的數量越來越多,代表著我就算每天寫個一到兩篇也都趕不上,blog讓人變的更有思想嗎?我看是讓我變的比較多話而已....

稍微記錄一下最近生活瑣事吧!

1.回台中前從學校騎車回民雄的路上看到一個老伯開著電動車,行進速度異常緩慢,好像根本就沒有在動,我騎車經過他,喵了一下,老伯衣衫不整,有點不乾淨,於是又繞了回頭,問老伯需不需要幫忙,是不是車子有問題。

我的爛台語讓滿臉皺紋的老伯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我甚至比手畫腳了起來才讓他聽懂,可是他的話我也聽不懂,不是因為我聽不懂台語,而是因為他上排的移動假牙非常不牢靠,只要嘴巴稍微張大就彷彿要掉出來似的,又花了好一陣子,我才聽懂他說:「我係DE跨轟Gin啦!」

原來他把車子停在路中央是為了看風景啊.......好詩好詩......

2. 牛仔外套真的穿不得!我難得趁天氣好穿上我這件薄薄的牛仔外套,但是走在路上撞衫機率高達百分百,坐火車時旁邊的陌生人穿的和自己一樣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

3. 我家小白自從上次追貓失足之後,就一直有下半身不遂的跡象。走是還能走,但是比起以前活蹦亂跳的模樣差了太多,讓我看了好不忍。雖然不排除是在演戲(因為X光檢查都做過了,沒有問題),但是看牠連在洗澡的時候都寧願坐著不動,讓我懷疑牠演技實在太好。

好了,該來做正事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09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1日

現在是April 4th 3:21

八點多昏昏沉沉,吃飽飯就睡了,也沒跟寶貝講到電話。本想就乾脆一覺到天亮,怎知生理鬧鐘還是吵的我凌晨兩點半爬起床。

閒來無事上個網,發現天空的指數一切都已歸零,不過好玩的地方在於我的閱覽人次只輸給南波杏小姐15次,哈哈~~!!若和得到天空達人比較起來,這個紀錄應該比較難吧~~

(圖:愛田由小姐如果也有blog就好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31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3月26日

臺北大學應用外語系15分鐘亂講大綱 plus 超精準應外系專用性向測驗-改!!

講者兼施測者兼製卷者:鄭國威

題目(共5題,請依指示作答)

壹、 妳最喜歡上什麼課呢?
(一)、 我最喜歡喪數協課啦~~(做答完畢,去吃午餐吧)
(二)、 我喜歡文學,我愛喬叟,我愛坎特伯里,我愛You-are-dead教授!!阿珍萬歲!奇丁萬歲!!~~(去考文學所)
(三)、 我喜歡翻譯,我熱愛口譯,而且我們口譯老斯斯長請假!!~~(去考口筆譯所)
(四)、 我喜歡教書,我篤信i+1,而且我最愛把我鎖在門外的教授了!~~(去考語言或教學所)
(五)、 糟糕!不知道耶,好像有的上就上,可以不上就翹。~~(請繼續做第二題)

貳、 為什麼妳要代替妳爹?
(一)、 因為你們都是我最愛的人……~~(做答完畢,去吃午餐吧)
(二)、 因為我爹老了,叫我趕快當兵出來工作。~~(請趕快去考預官或是聽別場演講)
(三)、 因為我爹怕打仗,所以叫我先去研畢或是去研究所避避風頭。~~(請繼續做第三題)
(四)、 因為我爹想抱孫子,所以叫我趕快結婚生個獨眼龍的龜兒子。~~(請選好你身邊的異姓,推倒她/他)
(五)、 關我爹啥事?我是自己要繼續唸書的。~~(請繼續做第三題)
參、 為什麼林志玲會紅?
(一)、 因為言承旭流鼻血了~~(做答完畢,不過你已經沒有吃午餐的資格了)
(二)、 因為她長的美,而且她英文很好,學歷高,還雙主修喔!~~(蠻重要的)
(三)、 因為她長的美,而且她懂得說場面話,善用語言~~(有道理)
(四)、 因為她長的美,而且她懂得利用媒體,和媒體共生~~(請繼續做第四題)
(五)、 因為她老爸老媽是民進黨的~~(神經病啊妳!去搞政治吧)
肆、 為什麼侯佩岑、王怡仁可以當主播?
(一)、 因為她們長的漂亮~~(可是許純美也當過超視主播啊…)
(二)、 因為台灣人喜歡消費美女,在競爭過於激烈的有線電視新聞環境之中,女主播只是一種裝飾很精緻的商品,用來麻痺我們對於媒體新聞品質惡化的批判~~(和我一起加入媒改社吧!)
(三)、 因為什麼我不關心,我有其他的志向~~(請繼續做第五題)
伍、 為什麼學長要跑回來講垃圾話?
(一)、 不會啊,我覺得這份題目很有用,學長好帥!黑不媽機的超長臉好迷人~~(請私下和我聯絡…)
(二)、 不會啊,學長是用一種淺明易懂的說法讓我們了解研究所不是為了考而考,而是要先確定自己的志向再決定的人生大事。~~(很好)
(三)、 我哪知道啊?我又不認識他,我只是被逼來的~~(誠實的你也很適合來加入媒改社)
(四)、 我是老鳥我知道!因為他除了垃圾話以外其他的語言都不懂。~~(恭喜妳!!答對了)

計算方式:凡是能做到第四題的都適合讀研究所,特別適合讀傳播相關研究所。做到第五題而且還選1的同學,這個可以說是前途可以說是無量!!

Posted by portnoy at 14:09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24日

明天要回北大

應大學老師之邀,明天中午要回台北大學應外系去和學弟妹談談研究所該怎麼準備以及研所與大學該如何銜接等等話題。

身為第一屆畢業的學長,能受邀回去分享經驗自然是義不容辭,再加上此行還可以順帶拜會好久不見的同學、學弟妹、及老師們,就算當天南北奔波也是值得

15分鐘的短短演講,該說些什麼好呢?研究所怎麼準備?就去補習啊!該怎麼銜接?啊就苦讀啊!考不上怎麼辦?男的當兵、女的上工啊!除了這些還能講什麼呢?

該談的應該是些更基本的問題:你為什麼要考研究所?你想從研究所得到什麼?你認為你能從研究所得到你要的嗎?

我想,唯有自己能回答出這些問題,才有必要談考研究所吧!

(圖說:我最喜歡的一張rush tribute,是Magna Carta出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7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3月20日

高中同學聚會

今天為了替即將要去日本上任的承翰餞行,好久沒聚在一起的老大、凱任、凱任嫂、承翰嫂,還有我一行六人,來到了母校台中一中,回味過往的歡樂時光(?)

四個男生話夾子一開就像洩洪一樣(兩位嫂子容忍度真高),六年多前的高中回憶又湧上心頭,大家長相都沒啥變化(老大依舊維持30歲的外表...),個性也都還是一樣 。在也沒啥大改變的學校裡說起高中時期的瘋狂與荒唐,好像又回到從前,可以笑的那麼大聲,玩的那麼正當。

吃完豐仁冰,恥笑完我高中上課時青春痘爆炸的慘劇之後,我們和先行離開的造謠機器老大道別,五個人騎往NOVA探險。我們三個男的對電腦3C產品有興趣,逛的自然是如魚得水,不過兩位嫂子也毫無怨言的陪著逛,老實說,我倒是很驚訝。

接著又很無聊的三個男生決定去附近的國中打球,雖然穿著牛仔褲和皮鞋,不過我們以為電電國中生應該還可以吧。沒想到打了好幾場,輸的一蹋糊塗,雖然不是和國中生打,但是也不免感到歲月不饒人(凱任同學,請不要以為自己戴著棒球手套打籃球!)兩位嫂子依舊很體貼的站在場邊觀戰,一點怨言也沒有,我越來越驚訝了。

最後五人決定前往星期五餐廳用餐,這是鄉巴佬龜的初體驗,整體而言,吃的東西不錯(雖然我覺得不太習慣,容易膩),店內裝潢也真的很美式,服務小姐也...嗯...很不錯!

服務態度更讓我驚訝,既貼心又不壓迫的服務很讓我讚賞,這倒是第一次我覺得餐廳的百分之十服務費讓我付的心甘情願的。

最後酒足飯飽的五人走出餐廳大門,在門前瘋狂擁抱熱吻纏綿,結束了這場讓我回味無窮的餞別會。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8日

連續兩篇大長篇...

真是累啊~~~

不過倒是趁這機會把想說的都說出來了,心情舒坦不少。

本週的各科reading都份量十足,明天還要去和高中同學聚會,看樣子今晚依舊得挑燈夜戰了。

為什麼大家都愛google呢?好多部落格自願當google的傳聲筒,嗯,值得blog一下!

對了,我決定加入媒改社了。

(圖解:其實這不是尼可拉斯,是我)

2005年03月16日

[KUSO]嘉X縣民X鄉發生死亡車禍

(本格訊)今天上午九點半在嘉X縣民X鄉往中X大學路上發生了一起造成一死的重大車禍,死者白色粉蝶(0.2歲)在採蜜途中橫越馬路,被機車迎面撞上,當場不治死亡,肇事者波諾伊歸隨即逃逸,家屬悲痛欲絕,已決定提起上訴。

機車駕駛波諾伊歸(23歲)今晨九點半在騎機車前往學校途中,煞車不及,撞上了違規橫越馬路的白色粉蝶,根據本格深入探訪,肇事者波諾伊歸由於昨晚熬夜趕稿加上感冒,騎車時精神不濟,是使得這慘劇發生的主要原因。

根據波諾伊歸表示,車禍發生時他「什麼感覺都沒有」,是到了停車場之後才發現外套上有死者的屍體,並非故意肇事逃逸。死者白色粉蝶的家屬忿忿不平,認為此說法過於牽強,也傷害到了家屬的感情。

根據白色粉蝶妻子的說法,白色粉蝶身為家中支柱,是家中主要花蜜來源,如今突遭巨變,不知道如何維持家計,盼社會大眾伸出援手。她同時譴責政府未能開闢蝴蝶專用的蝶行道,根據本格記者資料顯示,此一工程延宕多年,但是由於縣政府遲遲不肯撥經費,加上議會中缺乏蝴蝶席次,工程似乎遙遙無期。

經過車禍現場勘驗之後,目前警方初步排除波諾伊規蓄意謀殺的可能性,但是將依反分裂法對波諾伊歸將白色粉蝶分裂的事實提起公訴。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5日

沒稿投就沒搞頭

我們自己所上的研討會論文摘要截稿在即,但是我卻連半個題目都沒想出來,老實說,非常挫折。

本來想論述blog與公共領域的關係和blog可能帶給公共領域的衝擊和可能性,還喜孜孜的認為國內還沒有相關論述,於是資料找的差不多了,摘要也寫了大概一半,沒想到今天上去南華傳管的網站,才發現不過這題目先一步被一個博士生寫走了,我自認為沒法寫的更好,於是放棄選項。

那好,既然這學期修了行銷的課,那不如來寫點有關blog行銷的東西吧!方向定了,但是知識不足,左想右想胯下想也想不出來個好題目。唉~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不過好消息是最近的兩篇小投稿分別上了傳學鬥和南華網路社會期刊,這兩篇投上算賺到,加上之前中時的投書總共累積了三篇小的,總之「一小」著作審查是不用擔心了(其實也沒人在擔心)。

今天家聚見識到了研三那屆的瘋狂與縝密,在咱們所上還可以玩的如此精采,我是沒有想像過的。嗯,該更有活力一點才是!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不過沒聽到有啥人去慶祝,我希望這個亂七八糟的鬼節日可以永遠都維持的這麼低調,不過還是最好被「D掉」才是治標之道。

Posted by portnoy at 01:2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3日

最討厭看到的論文

怪了!!

所有研究網路的博碩士論文都得從ARPANET開始談嗎!每一份論文都這樣子搞,網路發展都已經幾十年了,哪個看的懂論文的不知道網路是啥啊!湊頁數也不需要這樣湊啊.....不知道這種怪情形啥時會停啊~不會二十年後的論文還是這樣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9:26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3月11日

Ride with me!

睜開模糊疲累的雙眼

跨越前頭的障礙

思考誰在控制自己

而誰又甘心讓人控制!


             (看完魔戒三,幫自己打打氣)

2005年03月07日

身心都很疲乏...

沒有目標嗎?

這一向不是我的問題,

因為我從來不想要有目標,

因為目標從來就是用來「未達成」的,

因為我要目標在後面追我。

但是...曾幾何時,方向錯了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23:1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3月01日

最近的公視真好看!!!

最近真是迷上公視了!蔡康永的「今夜不讀
書」上集介紹的主題是:「誰能接手塚治蟲的棒?」和「摩托車日記」,讓我看的目不轉睛。兩位來自傻呼嚕聯盟的達人做的選擇和我的選擇一模一樣!包括了科幻
大師星野之宣(最近的作品星際迷航超好看!)、怪物漫畫家浦哲直樹、灌籃高手和浪人劍客的井上雄彥,還有醫界風雲和海猿的佐藤秀峰,兩位達人對這幾套漫畫
還有漫畫家為何能承繼手塚大師做的很深入的剖析,真是知己啊!第二部份的摩托車日記竟然請來了王丹和盧郁佳,哇塞,他們兩個人的評論真是棒,若是再加上工
頭的切˙格瓦拉介紹一系列文章,再配著calliope的背景音樂,勝過海景佛跳牆啊!



每天的「住左邊,住右邊」
讓我不得不佩服王偉忠,證明台灣也能拍出像樣又好笑的情境喜劇。尤其是各個演員對故事節奏的掌握極佳,讓我十分驚訝能看到這種以前只在外國影集才看的到的
順暢感。公共電視越來越好了,或許有人認為它變的大眾化了,但是我認為現在的公視取得了一個很好的平衡點,讓我更期待也更希望公媒體集團的出現。

還有昨天的二二八特別節目也做的非常用心,難能可貴,真是一股清流。看的我整個人、整顆心都暖活了起來,若有重播一定要再看一次!

Posted by portnoy at 19:4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2月28日

奧斯卡四美

左邊數過來第二個那個美女好眼熟,忘了她還演過哪一齣戲...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8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2月23日

溫暖的感覺

這是狗狗們

今天上午11點多照的,她們呆在樓下的自助洗衣店裡,我到的時候也有人在看,不知道是不是愛心領養者就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6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2月22日

流浪狗悲歌

我家(嚴格說是嘉義外宿)樓下的流浪小母狗,長的一點都不討人喜歡,個子很小,大概類似貴賓的大小。她和其他的流浪狗沒什麼分別,都有一雙昏暗灰黑無神的眼睛,身體很髒,平常靠樓下的住戶有一餐沒一餐的給她剩菜剩飯過日子。但是她今天生了第二胎,頓時又成了七隻小狗的媽。

之前那一胎也生了一大窩,不過聽說都有好心人認養了,沒想到才過不到半年,又懷孕了。我對這七隻新生兒的命運感到極度憂心,我不期待還有那麼多人願意認養難看的小流浪狗,而我更害怕看到他們死在樓下。

現在我可以做的就是確保附近的公狗不要再有任何機會讓她懷孕,同時等她過月子過完,盡快帶去結紮,結紮的費用還沒有著落,大概是和我那個塔-我大學同學兼現任室友-分吧,希望有人願意幫忙。

明天幫她還有她可憐的孩子們照張像放上來好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2月12日

Arthur Miller過世

大學時期看過他的銷售員之死(the death of a salesman)還有改編的電影,雖然說是由於作業的緣故,也沒有真的很仔細閱讀,但是乍聞他的死訊依然感到有點落寞,默哀三分鐘。


Posted by portnoy at 12:4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2月09日

今天我女友要來我家吃晚餐

我大姊和姊夫也要回來,希望不會有什麼麻煩發生。這是第一次讓女友和家人見面,其實有點忐忑...我二姐說過:「沒有到要結婚就不用帶回來!」這是爲了避免再次發生我三姐的慘痛經驗(她之前交了個好幾年的男朋友,常常來我們家,和我們家人都很熟了,沒想到還是被甩。)(我大學同學好像也有幾個是這樣...)。
我雖然還沒要結婚,但是既然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來家裡吃吃飯應該很正常吧!我也不想煩惱那麼多,一切就順其自然吧!不過我之後大概也得去她家拜訪了,台語不好的我老實說比較擔心溝通問題,要是我不講好像不太好,講了又怕出錯,唉!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2月08日

用最熱的臉去貼最冷的屁股!

我長那麼大還沒這委屈過我自己....

老實說,朋友做成這樣,很慘,再慘不過了。

悲哀啊!!!

爲了個女人?

真的值得嗎?

高中時候的回憶好像都是假的一樣

一起溜冰

一起看妹

一起打屁

都好像沒發生過似的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
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我不認為我自己看清你了
但我也不打算去弄清楚了
要斷就斷吧!
做兄弟的我該做的都做了
從今以後,恩斷義絕!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5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2月04日

和openoffice搏鬥了一天...

昨晚電腦中毒重灌,害我4點才睡,熊熊發現我沒有MS Office在身邊,恰巧又看到這篇報導,於是燃起了一股雄心壯志,決定正式脫離微軟!

以前就用過它的1.0版了,現在出到1.1.3,據說的確有好用很多。檔案很小(比起MS Office來說...),載完開始用它來設計我姐要的小dm;

發現依然很難上手,只好上網找教學資料,在這裡發現很多的資訊,於是開始挖啊挖,挖了我一個晚上,看的我是頭昏眼花,總算有點概念了。我現在用的辦公軟體正式換成了Openoffice,加上公文系統套件,基本上和MS Office沒啥差別了,而且功能還完整的超乎想像!

另外我還去下載了自由天碟,內含51套自由軟體,我主要是要它裡面的openoffice套件啦,其他的就等有空在玩;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勇氣乾脆一點地把作業系統也換成LINUX,不過這會是我努力的目標!!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2月01日

今天我姐新門市開張 新人生開始~~!!!



我姐從高職畢業以後就開始工作
做過的職業我也數不清 記不起了
不過大多都是當店員 幫人作嫁
常常聽到她批評自己的老闆老闆娘
也常聽到她不可思議的對待客人態度....
真是只有一個字形容

不過今天她自己的店要開張了
是間飲料舖 類似休閒小站 地點在台中榮總
據說前前後後連標金大概和我老媽借了60萬
她這次真的很積極


希望這會是她最長也最值得驕傲的一份工作

我負責幫她想店名和做宣傳海報
算是CMO(Chief Marketing Officer)啦
...不過呢 她要我幫她外送真是....慘慘慘
誰不知道足球是用兩腳踢的
又有誰不知道我是天生路癡呢(我的經歷可以改天再談....)
希望是在榮總裡面送一送就好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1月29日

北大應外男籃精神果然長存!!

之前連贏三場 這是系隊前所未有的紀錄!!

不過我都沒看到....

之後這兩場都不幸落敗(?!)

不過比賽過程倒是非常讓人讚嘆

對方完全對我們的垃圾話攻擊束手無策

隔壁其他學校的隊伍紛紛投以不可思議的眼神(!?)

裁判也笑的十分開心(?!)

加上我們出色的隊服和隊呼(!!!!????)

尋常隊伍就是難以招架啊~~

真是有北大應外風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1月24日

時空虛無

準備回民雄了

1. 對mac mini的渴望持續升高
2. 寒假來學一下組裝電腦好了
3. 二姐的店開幕在即 菜單要趕快做出來了
4. photoimpact和super xp趕快要到
不然什麼也沒辦法做
5. 我個人覺得移動城堡是宮崎駿失敗作
6. 一個禮拜又過去了 blog論文一篇都沒看
這還和人談什麼投稿?

回去之後要加油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6:29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4年08月28日

跆拳狂想曲

七個月前...

雄哥:這小子真是越打越好了呢....

教練甲:可不是嗎 他可是一直以你為努力目標練上來的 你自己還不是一直鼓勵他嗎

雄哥:可是這次奧運我們兩個的量級重疊 阿炎他....

教練甲:我懂..阿炎他的確有可能因為有你在同一量級而鬆懈...

畢竟你實力還是高出他一籌...這次他或許沒機會出賽...

雄哥:...教練...我認為該給年輕人多點機會...我...我打算挑戰更高量級!!

順便也替我的跆拳生涯畫下一個句點!

教練甲:你是和我開玩笑吧??!! 現在是你的最佳狀態啊!而且這個量級你已經練了那麼久

對手的資料和打法也都記熟了 反覆的苦練 你別說笑了!!

雄哥:我是認真的 不瞞您說 我已有決定去美國進修的打算...

而且要是這次阿炎沒能參加奧運 要知道 跆拳選手是沒有那麼多四年的...

我之前已經參加過了...我想要向自己的極限挑戰...


教練甲:...好...就算你是認真的 你也該清楚那個量級的選手的厲害吧

其他國家的人可沒像你那麼傻去挑戰什麼鬼極限啊!

他們都早就確定好這次的目標了 加上你身高還有打擊力都還不夠

你是要氣死我嗎?而且 你爸媽也不會答應吧!

雄哥:我家那我會解決的...拜託你教練 這可能讓台灣多拿一面牌

而且磨練出一個年輕有前途的新戰神啊!

教練:...我考慮看看...還有這件事先別說出去...你真是的...穩穩的拿面金牌不好嗎?

培育新人是政府的事...是我們教練的事...你的個性就是這點不好

不懂得為自己想...唉....

雄哥:和伊朗那傢伙比起來我不算什麼啦...他連自己拿過的牌都拿去賣了...

幫的還是不認識的災民...我只不過是想幫一下小老弟

而且我又不是沒有拿牌的機會 別擔心啦!

---

一個月後

木炎:教練!這我不能接受!雄哥實力比我好太多了 沒道理要他讓我啊!!

教練甲:這是我們一致同意的 你近況非常好 國際賽頻頻拿牌

這是一個有把握的賭注!!

木炎:可是!!雄哥就算厲害 在短短幾個月時間要跨一級去比奧運太難了吧

更何況那個量級是出了名的怪物多啊 !!

雄哥:你還不懂嗎...阿炎...

木炎:?

雄哥:你練跆拳道的目的是為了什麼?說出來...是為了賺大錢?

還是為了當明星?

木炎:當然都不是啊...是為了和更強的對手交戰並且獲得勝利!!

雄哥:教練..看吧...阿炎骨子裡和我是一樣的...我們都留著格鬥家的血

我們比賽不是為了獎金 也不是為了什麼狗屁名氣

我們戰鬥的目的就是為了贏! 贏過挑戰者 也贏過自己啊!

教練甲:(笑)我想...我會記住你這番話的 阿炎 你也別再推辭了

阿雄想要挑戰自己的心從來也不輸給別人啊...

木炎:我懂了.....雄哥....六個月後...我會為了你拿下金牌的!!

雄哥:(敲頭)你說錯啦 金牌我自己會拿 你自己拿的自己留著吧你!

木炎:啊...也對啦...哈哈哈!!(相視而笑)


教練乙:聊天聊開了是吧!!想拿金牌還不趕快給我去練習!!!!

尤其是你 阿炎 你的動作對奧運等級的選手還得再修

從今天起訓練時間早晚各加兩小時 沒異議吧

木炎:兩小時哪夠??我從今天開始就睡在道館裡了!!!!

雄哥:好!!有志氣 我等著聽你領獎時的國旗歌囉

--

六個月後 台灣戰神朱木炎拿下金牌 黃志雄超越極限拿下銀牌

舉國歡騰
--

亂寫一通

純屬想像

--

Posted by portnoy at 16:20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4年03月30日

Re: 說了也沒用嗎?--2

瘋狂kuso了一整天....

好累....

我幫自己找到了藉口

不用打電話給妳

不用知道妳的反應

因為..

已經好晚了...



妳是一個我騎車到妳家樓下

打電話和妳說想見妳

卻因為想睡覺而懶的下來的人

妳不知道我騎過去

...有多遠嗎?......



妳是一個會因為我一年前在電梯裡

看到妳的好朋友沒打招呼

一年後生我的氣的人

妳不知道我對陌生人本來就不理不睬嗎?

累啊...

我已經很久沒吃藥了....

..........................



交往....不是這樣的吧.....

不是偷偷摸摸 鬼鬼祟祟的吧.......

在我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愛的是妳的時候

妳甩了我

一個人必須做出多少改變去迎合另一個人呢?

好害怕......

害怕其實妳從未愛過我

我說我們已經分手

好像還是安慰自己



對妳來說

我們交往過嗎?

哈哈哈哈............



我太抬舉自己了 是嗎?



我是妳最聊的來的男生朋友是吧....



哈哈..........





又PO了一篇.....我大概是要趕上angra的進度吧.......





還有人不知道我是誰呢~~~~~~~~~~



















XDXDXDXDXDXDXDXDXDXDXDXDXDXD我連分隔線也惡搞了啊XDXDXDXDXDXDXDXDXDXDXDXDXDXDXD





眾所皆知

瀅外幫第一強者乃釘人武神

但是在當上幫主後虛耗過度...每每使出自毀境界

之後細胞重組可說是大耗真元的舉動....

可是好大喜功的她 無法克制自身的慾望

遽然一頭埋入研究修羅訣....達至藍國天王暗修羅的境界...一切植物皆掌控自如

要雨林有雨林 要蕃茄有蕃茄 因而忘卻了白紙的可貴....

而少了那份氣魄

她就不該以為麾下四聖會永遠忠心於她啊.....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倫敦鐵塔趕快垮趕快垮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





瀅外四聖乃於大戰之後

釘人為了鞏固自身勢力

避免又出現如風騷女助教那般的"作惡人",傾倒封建勢力而設立的

四聖又分為二老二少



二老是在上次大戰後僥倖未死的----



和平武神和三角武神



二少則是新崛起的鎂刑派當家和二當家



鎂刑派興起不過幾年 卻已有駕臨四大世家天地盟及十傑之上的聲勢



西門町正是其下游幫眾聚集之地

而之所以命名為西門町乃是因為其死對頭就叫做西門

為了不忘大仇 將根據地叫做西門也是很合理滴....

而本舵設在東區 其處被強大磁場力量所籠罩 要是稍微不夠美形

必定是十死無生 受眾人凌辱

其手段之兇殘只有當年的克里斯敲對他愛犬的殘酷才及的上啊!!!











這日...



四聖和十傑中的八人聚在仁閺墊第6層密室中.....能有能力將他們聚在一起的

也只有釘人武神了..



"...自從我鑽研修羅道...悟出論辯力量以來..."她手扥著下巴,

一副慵懶的姿態,緩緩道來:"本以為武林中無人能再與我抗衡,沒料到除了你們這班廢柴

之外,竟然無人再敢入幫!四大世家及天地盟的勢力全都投靠了澌飲禮那賤人!

說!誰能馬上給我一個DATA?否則下次提journal來見我!!!!!!!"





"啟秉幫主" 三角武神說話了"嗯...以我哈佛教授的專業素養來看.

您的武功雖然登峰造極 但是卻不鱔魚收徒(我敗給微軟了).

無法給徒弟們成就感...內功心法也不夠吸引人...這是很正常滴..."



話未說完 只見白光一閃 釘人武神一個手起刀落

手是小手 刀卻是大刀 是虎魄啊!!!!!!虎魄遽然是在釘人武神的手上!!!!

江湖中盛傳 虎魄重光

天地稱皇

誰可匹敵

唯獨天晶



如今乍見虎魄霸道 在場眾人哪一個不是嚇的屁滾尿流

三角武神卻恍然無所覺...只看見兩個碇人武神的身影...

說:"妳已經屎了" 原來...原來..三角武神已被剖開兩半了啊!!!!!!!!!



左腦右腦分了家...大腦與語言脫節...在臨死前..三角武神說出了這輩子絕不願

被其他強者知道的秘密 .............





































是的........這個秘密........











就.......





















































只有我知道了..........















































話要是說透支

痛風就痛到鼠傒啊















































話說回來..

在場眾強者皆懼自己是虎魄的下一個犧牲者

連原本聽到三角武神發言 正點頭如搗蒜的西門武神和肥君武神都在煞那間被\"釘"住了!

















咦?停停停.....肥軍司令不是死了嗎?











































是的......這是一個bug........不過正如我心目中銅臭味長存的一位babe的的漫畫家

黃慾狼曾經解釋過了.....連載一長難免的啦!!!!!!!













































不過事實是,肥君司令的夫君--BF武神

耗盡真元 集齊七顆龍珠和魔人pooh大戰之後為了延續生命

說出韓國話 召喚出神龍...而逼不得已和胖pooh合體了....

兩人並沒有界王神的耳環....所以是用合體技才合體的.....



合體技三十分鐘之後失效

BF武神吸收了Pooh的力量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回來了

但是身形體態從此和胖pooh如出一轍...儘管得到了超賽3左右的能力

這依然是他永遠的痛啊...所以以後看到他不要說他胖...他是為了拯救世界啊!!!!!





而相信大家都發現到...普烏=pooh=winne the pooh=維尼熊啊!!!!!!!!



沒錯!維尼熊正是壞孩武神的召喚獸, 力量比巴哈姆特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但是壞孩武神在武林中備受景仰 沒道理作出這種事啊!



想當年翹龜武神血氣方剛 來到鬖霞宮

垂涎大頭司令的美色..(是的...那時他還不知道他是男的)

自以為能手到擒來 沒料到壞孩武神消息靈通

為救愛妻 施展大耗真元的極速移形趕來

以其召喚獸登時將翹龜武神殺敗!!



原以為死路一條的翹龜

卻出奇的被放了一條生路...凱薩也說過:真是條條大路通羅馬啊!!!!!

壞孩武神名壞心好

從四次元口袋裡掏出了仙豆和誠實豆沙包

將仙豆遞給了快翹了的翹龜武神

卻反手將誠實豆沙包塞入大頭司令口中...





是滴

謎底揭曉了

翹龜看著壞孩武神

流下了一滴淚

" ㄟ?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會流淚呢?有一種哀傷感......

壞孩:是洋蔥,我加了洋蔥。

翹龜:實在太貼切了!原來是洋蔥啊!

吃了這顆仙豆,令人感動的流淚,怪不得叫過期的仙豆啊,

實在是太黯然、太銷魂了,簡直太好了!哈!







而翹龜武神吃了仙豆之後

食量變大了 頭腦卻變差了 每次考試都考十幾分呢!!!!













































是的!!!!!!!我離題了!!!!!!!

不過呢,身為一個kuso入門者,一個晚上沒睡離個題也是很合邏輯的.........











所以!!!請期待下一回







|||||||||||||||||||||||||||||@@@@@@@@@@@老眼昏花@@@@@@@@@@@|||||||||||||||||||



下期精裝版內容搶先抬!!!!!!



鎂刑派大當家到底是誰?

為何身懷先天乾坤功卻甘願助紂為虐?





澌飲禮是何方神聖?

為何能在短時間得到四大世家和天地盟餘黨的人手?





而壞孩武神和BF武神之間到底有何恩怨?



三線發展保證毋得頂啊!!!!!

















精裝版附贈



整人整鬼 原注 誠實豆沙包



一顆飽到死 別注 仙豆一顆(實物大)



只要200NT!!!!不用等到書展!!!!!!











Posted by portnoy at 16:40 | Comments (2) | TrackBack

Re: 說了也沒用嗎?

po了那麼一大篇文章

...

發洩了一點點吧...

賭起氣來...班也沒去上

枯坐在電腦前....

這就是我想要的嗎?

如果

如果有那麼一點可能

可以藉著不知所謂的胡亂po文

趕跑...趕跑隱藏在腦中的聲音

我會一直下去的.....



不過...妳現在會在家嗎?



妳會因為我的那封自私的短訊而生氣嗎?



我想...妳大概會又說一次:

"我們是好朋友啊!!!!!"



在妳的觀念裡大概也沒有

...所謂的忘不了吧......

妳可以隔天就一副沒事樣的和我打招呼

而一副臭臉的我反而是自作多情了..

是否就是因為妳的無動於衷

我才不斷折磨自己



照道理說我不是一個那麼有著無謂的執著的傢伙啊...

本來該兩個人一起承擔的

我自己擔下

我哪有那個臉皮要妳和我一起擔呢?













我想...我說再多...妳大概還是那句...

"喔...那你慢慢想吧...."





只有單方面的失落....

單方面的埋怨...

及...單方面的自以為是....







要到什麼時候呢?

到妳獲得幸福吧...我原本承諾要給妳的...我背棄了承諾...也背棄了妳...



如今我自己被自己背棄了.....

沒有人需要我快滿溢的感情...

我也不知道該向誰付出...



























所以呢......我又累積了一篇文章啦.......















!!!!!!!!!!!!!!!!!!!!!分隔線:都是幻覺啊!嚇不倒我的啊!!!!!!!!!!!!!!!!!!!!!!!!



So the story continues...



話說在帝紀3388年出現了一位絕世強者

她就是世上幾千個被稱作武神的強者之中 唯一的女性

釘人武神就是她的稱號...

而她驚人的白紙力量已經讓她殺敗了無數自以為是的司令級強者

其中更有雄霸一方的金剛武神.....



說到金剛武神就不能不提他那成名絕技"宇陰六絕"

宇陰六絕是演化自聶風的傲寒六絕

但更為辛辣狠毒 金剛武神自闢蹊徑 以十大天神兵之一的噬魂貫體

結合了噬魂的陰寒奇力 再加上盜學自羅剎教四妖之一的飛妖之玄冰勁

可謂戰無不克 鮮少有人能自其下保住一命 不過功高震主 被雄據文化寺的幫主驅逐

最後來到天涯另一頭的鬖霞宮避風頭...卻也謀到了宮主賤惺武神的賞識

而坐上了新成立的旁枝瀅外幫的幫主





???????????????????疑惑的分隔線?????????????????????????????????????????



沙漠.....

強風.....

兩個都擁有著反地心引力五十重天力量的強者擦身而過

彼此喵了對方一眼...

白光一閃!出手了!

雙方不靠兵刃 血肉之驅的互轟了上千擊 竟然爆出金鐵交擊之聲!

周圍的鋼筋水泥泰勞全都被兩人互擊造成的狂風捲起

這無心的幾招 破壞力卻高過海虎武神的"狂風\"不知幾倍!!!!

他倆的境界實在駭人聽聞啊!!!!



這時雙方都釘住了...

風沙稍止 鋼筋水泥和泰勞全都安然落地

看來這兩人其實並未有取對方性命之意啊!



"看來妳功力又有長進了啊,沒想到被邱針武神廢了功之後還能有如此的境界!"



"妳又何嘗不是呢?想必妳近來潛伏在宮中受益良多啊"



聽這兩人的談話 已然知曉是大頭司令和肥君司令了...

此二人功力早已超越無數武神...卻自願降級為司令級強者

原因乃在於擔心樹大招風...其他的武神會來搶奪其名號...

不過其實也是杞人憂天...兩人的夫君:壞孩武神和BF武神皆乃不世出之高手

一個鎮守於新竹傾嘩派...另一位更是中正堡的幹部...一手奪命飛羽早已轟敗無數

高手...連鬖霞宮的冰凍武神也敗於其下!哪有無知匪類敢於太歲頭上動土呢?

但兩司令仍然戰戰兢兢...似有不可告人之密....



"依我看來...這次鬖霞宮內部之爭已無法避免..."肥君司令在口袋裡邊搜索著邊說



"嗯...以我在幫主身邊伺服許久得到的消息來看..他繼續留任的或然率低過零啊!"

大頭司令蹲了下來...在肥君司令的耳邊悄語....

卻又同時注視著肥君司令在口袋裡的手...



掏了出來.....



是一隻.....恐鳥的腿啊!!!!!



大:"妳還是執迷不悟嗎? 想當初被火雞腿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經歷妳忘了嗎?"



肥:"我如果退縮了...我就不再是我了..."說著,便使出化量訣將炸恐鳥腿一口咬下..



只聽喀啦一聲, 她脫了.......













沒錯.....她完全的脫了......







"抗盎個...歐蛤賀欸購幫啊"(下巴脫臼語:看樣子...我還是未夠班啊!)



沒錯!!與小帥虎吳奇隆一樣的絕症~~~~習慣性脫臼~~~~

只不過肥君司令發作的地方是下巴....



看樣子...這次再發作就離死不遠了......



這時候大頭司令滴下了淚,說:"撒"孩子...我們好不容易才變成女人的啊!

妳要這樣就放棄嗎?下巴給我接起來啊!!!!!!!"接著就使出了30萬匹力量

誓要接回肥君的下巴...但無濟於事...一種只有在強者被轟殺而死才會出現的情況竟然

發生在肥君司令身上...是的...

她化為碎片了....由下巴開始碎裂.....



她谷盡最後一絲力量以思想和大頭說:"別自欺欺人了...我們雖然用力量作出女人的特徵

但終究還是男人啊!不過這個秘密就讓我隨著死亡帶走吧,妳今後要好好的幫助其他同胞

別再重蹈我的覆轍了................"



"妳真是太"灑"了,........妳安心的去吧...沒有人會和妳一樣\"灑"到吃東西下巴

脫臼而亡的了...."



是滴....身為男人就是他們的秘密...

但是還有多少人用著同樣的手法...以力量偽裝自己呢?

我想這是個mistry吧~~~~~~~~~~~~



MMMMMMMMMMMMMMMMMMMMMM想吃麥當勞的分隔線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大頭司令的哭號

傳進了仁閺墊內...



傳進了這幾個成名已久的武神



在會議廳中,有七個人列席而坐

分別是-------



金剛武神 金剛硫

釘人武神 釘人嶆

邱針武神 邱針徐

和平武神 和平栩

前冰凍武神 晏豪晨

玩笑武神 奇丁



以及坐在最後...但殺氣最盛的三角武神 信奉無(微軟新注音好棒啊!真是猜不透你啊!)



"事情總該有個了斷!"



"你這句話夠精確嗎?你是依什麼data作出這個claim的呢?"



"哼~~~~先拿份outline出來頂吧妳!"



"要有同理心~~~~~~來~~~我給你一隻小綿羊"



"嗯...技術問題....呵呵...不好笑......"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chui mei-fong?"



"..................(我堂堂一個哈佛教授要和這班廢柴爭?).................."





各人心懷鬼胎 看樣子氣氛已然到達臨界點!海這個moment...要爆啦!!!





"我先說明這次幫主選拔的規則:1.不可以用非本門武功 2......



"這樣是錯誤的,你應該先用\"一"...後面才能用\"1"....."

"哼~~~~是啊是啊~~~~~" 沒料到釘人武神和邱針武神同時發難,白紙神功四成功力

隨意吐出,和演變自雙重之極限的雙重死亡境界融合一體...令人割膚生痛....

看來兩人在暗地已作出妥協啦!





"其實各憑本事又有何妨?"



此句話以絕強內勁說出 震的整座仁閺墊搖晃不已 眾強者雖然面色如常

但心中早已暗自戒備....稍微弱一點的鎂志武神卻已感到五臟六腑翻騰不已

頓時吞吞吐吐了起來.....



原來這含著霸道無比內勁的一句說話...竟然是由在旁的年輕助教說出?!











"好傢伙!果然長江後浪推前浪!"





白紙神功和雙重死亡境界遽然被消化的無影無蹤....





"沒可能啊?"金剛硫心想.."我練了十幾年 ,妳才來不過幾天,沒道理那麼厲害啊?!"



沒想到年輕助教竟然回過頭來微微一笑說:"這種事,講天份的"





金剛硫臉色忽然一沉...她怕什麼了...想當初文化武神的姪子喪標在辦公室兔了他一草

讓他拿著一把紅筆把他從一年級語音學當到四年級口筆譯30學分,

學校裡那個人不認識他『千筆金剛』?





可是他懼了......因為在他面前的赫然是風騷女助教啊!!!!!!



"你...你...你把她帶去哪了?????"



"哈哈哈~~~~~你以為你的宇陰六絕能廢我功嗎? 宇陰你老木啊!...我一年來專心潛修

逆練金鐘罩...整個人練至金髮碧眼...再加上我的朱孝天犬...誰可匹敵?哈哈哈哈!!!!"



頓時金光暴射!!!在場7人全部吐血飛退!!!這邪惡風騷小花的境界真是匪夷所思啊!!



"講那麼多還不是要給我~~~~~!!!!!!!"



眾人皆無力反抗...真可謂是床前明月光...酒缸倘賣無.....好詩好詩....





他緩步邁向幫主之位..正要坐下之時...朱孝天犬突然狂嚎!!!!彷彿身中劇毒!

臉色發青...不斷脫毛...肌肉萎縮...這...這不是品客武神的替身"cancer"的能力嗎?

怎麼會????小花頓時逆運金鐘罩達第13關境界 赫然超越了達摩啊!!!!!

但是cancer的能力和射程皆不輸白金之星....





"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

"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

"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



隨著喬努洛家族特有的轟殺聲,cancer具像化了...小花俊美的臉龐被打的不成人形

早知如此..還不如就死在宇陰六絕之下還快活些....



(為何品客武神會擁有jojo一族的替身能力呢?以後會在第六部揭曉謎底....)



品客武神扶起了釘人武神,說道:妳可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啊!你不能死!



原來品客武神人為替身役已久,日前得知釘人武神身懷抗拒cancer的家傳武功

急欲從她那得到秘笈....儘管會自廢武功也在所不惜!!!



於是品客武神就扶著釘人武神登上了寶座...

眾所皆知釘人武神乃一權力慾極高之人 白紙神功更是因此練成

只見她渾身冒出淡淡白煙...連頭髮都薰白了.....



這時精光暴射!緩緩旋轉飛升!釘人武神達到最後境界了!!!!

"呼呼呼呼(這是笑聲)!!!!!大喊一聲:教室EQ啊~~~~~~~~~~~"

"你們這班隨便進教室休息室的廢柴給我敗啊!!!!!!"



力量達到頂峰的釘人武神肆意發出EQ砲~!!就連鍾聞幫的司令級強者亦無法倖免

紛紛仆街去了~~~~!!!



"呼呼呼呼(這真的是她的笑聲)!!!品客啊...我就如妳所願!"



自毀白紙力量一發動, 配合口訣"白紙是很珍貴滴"...頓時風雲變色

有如孔子當年死於十字架上的悲涼景象..又有如俾斯麥刺秦王時的刺激啊!!!!



一道豪光射向品客...

奇像發生了.......奶神歸位!!!!!!!

品克說十持那石塊(好個微軟新注音啊)

感到自己的身體有點不一樣.......

她往下一看 只見自己的胸部竟然.....................!!!!!!!!!!











凹了啊!!!!!!!!!!!!

























怎麼會凹了呢!!這或然率低過零啊~~~~~



品客武神呆了啊!!!!!她與其死也不願沒胸部啊!!!!



只聽見釘人武神冷淡的說:"好啦....起碼你現在不會得乳癌了.........."



































一切純屬虛構....絕無雷同啊!!!!!!!!



不要轟殺我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說了也沒用嗎?

有時候

有些事

在心中轉了兩圈

就是說不出口

原因是

覺得說了也沒用

但是

這樣子的"理性\"

會讓人內傷...

所以呢

就po到了bbs上

讓不認識的人或不知道詳情的人

來評斷自己的矛盾

期待著什麼呢?

就算朋友看到了

關心的問候

卻更是悲傷的reminder

自己不說

你要人家怎麼幫你?





我已分不清

膽小 體貼 理性 ???

我希望會有回應的那人

絕對不會有回應







絕不會







我不說出來

為了什麼

為了她

還是為了自己

我這樣做就是體貼嗎

是膽小嗎

我以為是我

才是

淌血的那一人





一定也要對方和你一樣難過的不知所云

才叫做難過嗎?



她一定得難過嗎?

我要的是什麼?

是她的回心轉意

還是她的痛苦?

她一定得和我一樣痛苦才算愛過我嗎?

有這種心態的我算是愛一個人嗎?







而我現在po這不知所謂的東西

用意又是什麼?

要人關心嗎?

要人罵嗎?

要人懂嗎?



都不需要吧...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自己的事

自己不解決

是要乞望些什麼呢?





所以謎底揭曉啦!

這篇文章只是用來累積篇數的





------------+++++++++++========我是瘋了的分隔線*******////////////////





據說我的腳要包六個星期

據說我老闆叫我待會五點去上班

據說我有一大堆衣服沒洗

據說她今天去逛街了

據說有一個600多的玩意現在剩下3就是不...合體...





>>>>>>>>>>>>>>>>>>>還有話要說,所以有分隔線是很合理滴<<<<<<<<<<<<<<<<<<<<<

話說6000多年前海虎白軍浪達到最終境界100萬匹自毀力量之後

就只有白首男和白千軍兩個白家後裔打出過100萬匹力量

之後...大地蕭條...

直到白家旁支後裔白爛峰再起,才重振了白家雄風...不...是冷風...

他高傲,但是宅心仁厚;

他謙虛,但是受萬人敬仰;

他可以將神賜給人類的語言應用得冰封三呎!

可以說出媲美聶風冰心訣的傲寒六絕!

他究竟是神仙的化身?

還是地獄的使者?

沒人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

每個人都給他一個稱號......

冷凍武神!







號稱冷凍武神的他...有那麼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分隔線好耶)))((((真好耶)))))))))))))))))))))))))))



就在扁帝登基後第2年

偏安東南的局面已然確立

這時...有一個衣衫不整的大學ㄙㄣ走過號稱京城最高的新光樓...

他被電視牆上正在播放的"電視笑話冠軍"給吸引了..

他就是昔日人稱\"黃金中心腳\"的龜哥!



看著電視裡的人放縱的講著不知所謂的冷笑話

他只能暗自嘆息



"冷笑話...不是這樣講滴,"



一個身高187的肥男正在石獅子前扭動他的腰 敲著他的鼠傒部...



"你工ㄇㄟ話?"



"我說: 冷笑話...並不是這樣講滴\"



"那該怎麼講啊?"



"一句話:技術問題!



"何謂技術問題?"



這時187能力不足男停止了扭動 敲著鼠傒部走了過來



龜哥彷彿看見了冰山在他後面,iceburg ahead!!!



"技術問題呢海我心目中浩氣長存的一位偉大的教育家陳彥豪先生已經解釋過滴,

如果你想多了解點, 就和我上兩堂文學表演學囉!



"上什麼文學表演學啊!看你的樣子還不是在這識女仔!"



"識女仔只是我的表面工作,我真正的身分海一勾汽車維修員,不不...是一個研究ㄙㄣ\"



"研究ㄙㄣ?"



"從事如何有效率地發揚冷笑話地研究工作 這張~~是我的卡片"



"三峽祖師正宗冷笑話?"



"海押!好冷的啊!"



"隨便耍耍嘴皮子你找別人吧, 我受過高等教育滴"



"錯~~~~~~~~啦~!~~~~~!!!!! 你看看那個靚女\"



這時人稱連哭泣的小孩看到都會停止哭泣的臭臭鍋女王









































那個塔走了過來......



哇!那個塔太棒了!塵世間沒有形容詞可以形容他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讓我認識到一位這麼可愛的那個塔,如果以後他XX了怎麼辦?!















































龜哥接著說:"靚女又怎麼樣 我海讀書人..."



"不不 哎~~~~~~你抬你抬你抬...........嘿~~~~~~"

這時那個塔踩到了













































減肥球~~~!!!!!!!是啊竟然是一顆減肥球!!!!!

他怒了!!!!站起來後硬生生滴把減肥球給轟爆了啊!!













"如果他會彥豪派地冷笑話 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啦!!一定可以自我解嘲的啊!!"

這時龜哥表演"不好笑"這句話來替自己找台階下.......



"你~~~~看~~~!!!!!!! 所以說冷笑話的確是神~~~~~~ 嘿~~~~~~小姐

有沒有興趣學功夫啊!!!!"



那個塔:"神經病!"



"ㄏ一ㄏ一~~~ 你再看看那邊那位太太 如果他會彥豪派地海龍王 追女仔就不用那麼愁啦!"



這時人稱流星電腦王滴陳艷\"婷\"正在和.....咦? 停停停...我說什麼了?喔~~

是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啤酒搖不停 炸雞請不完的張眼睛討教如何識女仔啊!!!



這時龜哥表演雖然插學弟妹的話插不進去,還是能自得其樂的說出:哇~~~那她是海龍王喔"



"所以說冷笑話的確是行~~~~~~~ ㄟ~~~~流先生 有沒有興趣學~~~



電腦王:"行了行了 那邊要去\"....說著邊丟下了一張完全破解的XP光碟...



"這一張光碟我也有份的"



"哎~~~~~別那麼掃興 你再看看那一邊"



邱針武神:"你上什麼課啊你?一張生日卡寫了3遍還寫錯,哼~~~~You are triple dead!!!



肥仔君:"對不起啊~原諒我這個外文系的數學比英文好啊~~~"



邱針武神:"走吧!!!"



是滴....187能力不足男依然在敲著他的鼠傒部..說..

"如果那個大學生會彥豪派地論辯方法地話 哪還用那麼麻煩\"



這時龜哥表演舉出\"現今大學生懶\"的data warrants backing ...一下就為

自己拼錯單字找出藉口...



問:"論辯方法...不是定人派....???"



"天下偷懶招皆出彥豪\"啊...你沒聽過嗎?"



這時龜哥表演捧場彥豪的冰笑話然後簡直連吃撒尿牛丸都不用就學期成績90好幾啊!



"冷笑話的確是適合男女老幼練 耍耍嘴皮是大家對它地誤解 冷笑話更加是一種藝術 一種

不屈的精神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在找方法想將冷笑話重新包裝起來 使的你們這些身斗小民

對於冷笑話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龜哥全身覆蓋著薄冰說:"好啦好啦!!!!!!"



"我還沒說完呢\"



"差不多啦差不多啦, 我還有幾片載下來的A片要看...今天就這樣啦..."



"好吧...那掰囉..."



這時龜哥勃然大怒, 使出絕技"烏龜烏龜翹\"

把187研究生的腰都給打斷了!!!!!



"掰什麼掰啊! 掰你老木啊! 你這個籃下三秒搞錯邊的傻瓜有什麼資格說我掰啊!"



"對不起~~"187陽光男孩嘴角已流出血啦!!!



"掰!!!!!! 是啊我是掰啊 怎麼樣啊!!!!!你有的掰嗎?????? 掰!!!!!!!~~~~~~掰你老

木!!!!!!!!!~~~~~~~"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一點回響

我發表了那篇文章在ptt的阿扁版



一方面想要看看不同觀點的朋友有怎麼樣的感覺 順便糾正自己的偏頗



另一方面 算是做個實驗



實驗一個人生活環境 和 所接觸的片面人事物思想



會對一個的認知有多大程度的控制



實驗結果是讓人滿意的



但卻不是我樂見的



其實絕大多數和我持相反或對立立場的人



都是理性且具同情心的



他們的論點也都是具有說服力以及正確性的



而到底是什麼在阻隔我們呢?



是省級? 是年齡? 是性別? 是居住地?



我覺得重點在於認知 長期以來由教育以及家庭同儕所建構而成的



根深蒂固的認知



我的文章發表之後 絕大多數的反應是正面的 且以一種同情的眼光來看待



就如同我看白色恐怖 看二二八 看語言宰制一樣



我也同情本省人曾經受過的無情的不公平的打壓



但是 那對我來說只是歷史 是過去的傷痛



似乎以一種聽床邊故事般的心態在自以為了解的前提之下"同情"弱勢



受制於我自己的生活環境



發出一點不濟事的悲鳴罷了



相反的 對很多本省籍的同胞而言



這就和外省老兵之於我一般的貼近 那麼的深刻 那麼的難以忍受"外界"的視若無睹



或是以訕笑辱罵的方式來貶低自己最親的親人



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出我們台灣似乎逐漸缺乏了感受對方整體的能力



將對方視做主體而非客體的能力



也就是所謂的本位主義



一切以自己的利益或意識形態為出發點



再以之為前提去詮釋其他人的行為或是言論



而卻無從解釋 自己的觀點是從何而來 是自己心智的自然發展嗎?



還是選擇性 或許該說 "無\"選擇性接收理解資訊之後的結果



造成我們以極少數之樣本去推估全部的人



過度推論



這和媒體和政治人物為了從割裂中獲取利益而努力撕開傷口有關



也和我們自己狹隘的人群接觸有關



當我們接觸到一兩個負面範例就卻步之後 刻板印象就揮之不去了



我不諱言 我的父親就是那種認為



"有的台灣人還不錯啦\"的那種人



他認識很多本省好朋友 一起打台灣麻將 也學著唱台語歌學台語



用台語罵髒話(用浙江話罵人要讓人聽懂是有困難的...)



但是對他來說大部分的"概括化(generalized)本省人\"是沒有氣質的 不講理的



他必須要一個一個認識 增加其樣本數 但是他的前提卻始終難以改變



他會認為他運氣很好 認識很多好的本省人 自己的兒子也沒被欺負



但事實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好的 誰也不想欺負誰 不論是言語或是行為



就算我們認為他某方面不可取 那也只是某方面 某個人的 某種看法



完全無損這個人甚至整個族群的生存價值



每個人背後都有自己的歷史 自己的故事



政治家也一樣 政客也一樣 媒體工作者 擁有者也一樣



老兵一樣 二二八受難者一樣



你一樣 我一樣



或許我們不能融合 或許也沒必要配合政治人物為了獲取選票而喊出來的融合



在那手牽手 心連心



但是我們可以了解



了解自己眼光的狹隘 了解限制其他人眼光的限制 了解這限制背後的限制



了解這一切的一切是從哪來的



這樣我們這一輩 我想 可以知道往哪裡去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6 | Comments (2) | TrackBack

身為一個外省第二代...

※ 引述《nihility (nipple sucker)》之銘言:

> 要落選了

> 好難過

我只希望我爸 我姐 都不會這樣想



我希望我昨天去投票時看到的叔叔伯伯阿姨大嬸都別這樣想



我生長在一個外省家庭 住在眷村到高中一年級



我很了解這次選舉的結果對他們的打擊是什麼



這不只是輸了一次選舉 他們輸掉的是對人生的信仰 他們一直認為是普世價值的信念



民主的運動家精神和根深蒂固的認同比起來 他們會選擇後者



你可以說他們沒有風度 說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或是輸不起



這些話某種程度上都沒錯 但也都錯了



就像是吞下了紅色藥丸



並非每個人都能接受



我的村子是全台灣大陸新娘比例最高的村子(我也是看新聞才知道)



有很多老榮民(儘管他們現在被叫做中共同路人 賣台的台奸 或是健保黑洞的原因)



本來也有很多外省第二代 第三代 但是大部分都搬走了 和我一樣



這些老伯伯昨天抱著一副二次光復的心情去投票 七成以上路都走不好了



他們的忠心 已經被貼上標籤



他們被認為是鐵票 也因此被認為是不理性的



但是他們能怎麼辦呢? 前總統背叛了他們 成為台灣之父了



現任的總統 台灣之子 執行著本土化的政策 在公開場合說著他們聽不懂的語言



舉辦公投 要全民相信台灣 堅持改革 勇敢的向大陸說不



他們前半輩子的回憶都在那 他們恨中共 比總統恨一千倍 一萬倍



比台灣之子台灣之父有權利大聲譴責中共 但他們不恨大陸人民



反而 對他們來說 儘管待在台灣已經五十多年 大陸總是他們的根



他們會返鄉探親 然後被騙光終身俸 騙光一切積蓄 但他們不恨大陸人



恨的是時代



如今 他們是殘存的外來政權勢力 必須要被消滅



他們是會在西門町找援交的老色鬼 會是想娶大陸新娘的糟老頭



會是去總統官邸包圍台灣之父民主先生的暴民



會是要在選後把李登輝抓去遊街的愛國同心會成員



但是對我來說 他們是從小看我長大的親人 會教我要孝順父母 好好讀書



會養了兩支大狼犬然後讓我摸 會每天五點把幼稚園義務打掃乾淨 然後和我們打招呼



會教我唱詩歌 教我畫圖 教我打籃球



買營養口糧給我吃



說著我聽不懂的各省口音 想和我聊天



外省人啊 很多是既得利益者 是早期台灣的獨裁者



但是他們不是 他們是為了要捍衛一個國家而斷腿 耳聾



一個被好似已經在這次選後被宣告滅亡的國家........



第一次總統大選 他們選林洋港郝柏村 因為他們相信李登輝是要台獨的



他們輸了



第二次總統大選 他們選有的選宋楚瑜 有的選連戰 因為他們不知道要相信誰



他們輸了



第三次總統大選 他們選連戰和宋楚瑜 因為一切的相信都被證實了



李登輝是忍辱負重 是台獨之父



他們以為真相清楚了



他們輸了



他們很多人是看不到下次選舉了



老兵怎能不凋零



老兵又怎能想到 當年他誓死保衛的的反共基地



如今成了不再容許他活下去的地方



替台灣擋子彈 坐牢 的總統 副總統



您可曾想過這群為台灣擋砲彈的"榮民"



還是說他們永遠只是二二八活動的反方 永遠是殺害台灣數萬精英的劊子手



永遠是外來政權殘餘勢力



永遠是外省人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4 | Comments (11)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