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2日

鬼扯的自由時報

自由時報的鬼扯產能越來越高了。

自由電子報-11/22社論

是以,我國民間消費之所以會低迷,中國是主要且唯一之因素。政局之紛擾是一時的,只要對中國之投資有效加以管制,逐年降低其金額,同時大力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即必會相對增加國內之投資,亦會降低到中國旅遊之需求,即國內消費及需求必能恢復過去八○年代或九○年代(西曆)之成長速度。能否如願,關鍵即只在於政府有無決心,及能否徹底從「中國之迷失」醒悟而已。
自由電子報-11/22《林保華專欄》紙老胡 看中國前倨後恭
中國的「前倨後恭」還不止於此。中國封鎖網路,迫使雅虎、微軟、谷歌、思科等俯首稱臣,甚至助紂為虐。去年十月,中國當局封殺維基百科英文版,但是維基百科沒有屈服,最近中國悄悄的解禁了
身體不舒服,懶得罵了。


回溯閱讀:
自由時報真的替獨派發聲嗎?
自由新聞台...再來啊

延伸閱讀:
迷幻機器:自由時報的「林懷民」在哪裡?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9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11月18日

可愛的中國時報民調是這樣做的

再坦承一次,作為一個媒體觀察志工,我是完全不合格的,因為約兩個月前我決定為了維護我自己的情緒穩定以及資訊咀嚼順暢度,因此選擇不再看台灣的商業電視新聞頻道跟商業報紙。

但是偶爾,偶爾在外頭吃東西的時候,為了打發時間,還是會找報紙來看一下,例如我今天就看了自由時報跟中國時報,沒什麼改變,還是依舊很可愛的兩份報紙。

不過中國時報今天又特別可愛了,比起自由時報可愛多了,因為他們刊出了下面的民調結果:

中時電子報|焦點新聞|本報民調 六成八民眾認為民進黨不清廉 (如果看不到可以看這裡)

印刷報紙上面還有一張圖表,說明調查問了哪些問題,順序為何。可惜我手邊沒有,也不想浪費十塊錢去買一份那麼可愛的報紙,所以請各位有機會自己去看吧,如果有人可以提供最好,我想圖文一起看會比較清楚

很明顯的偏頗跟刻意誤導,其實不用我多說。

簡單來說,這份民調是15、16號做的,然後五個(還是六個)題目中,前面幾個都是問受訪者覺得民進黨怎樣怎樣,先營造出民進黨問題重重的氛圍,藉此獲得中時想要的結果,最後一題才問受訪者覺得國民黨怎樣,作為一個反差問題,目的就是要讓受訪者在充滿民進黨不清廉印象的最後,回答出「國民黨是清廉的」這個答案。

然後解讀更有趣了。記者的結論下得很快:民眾不再認為民進黨清廉,因為受陳水扁拖累。國民黨在民眾心中變得比較清廉了,特支費問題對馬英九殺傷力不大。

真好笑!之前媒體密集報導陳水扁跟反貪腐報了多久?(五個月?)馬的特支費問題又報了多久?(兩天?)16號就做好的民調18號才公佈的原因又是什麼?

而且現在中國時報反而統統朝「建立制度」的論述轉向,跟之前針對陳水扁的個人取向報導完全兩個樣。

我不知道馬英九的特支費有沒有問題,就如我也不知道陳水扁的機要費有沒有問題,但是我知道這些媒體問題很大,非常大。

我今天也順便看了自由時報,一樣有得批,不過都是老毛病了,所以算了,我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0:19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11月02日

致魚夫先生

先聲明,這跟我支不支持軍購無關。
-------------------------------------------------------------------

魚夫先生,您好:

我是您部落格「魚腸劍譜」的讀者,您在部落格上的熱情分享與行動力為我所敬佩,儘管還未曾留言過,但也當了潛水讀者許久。

今年十月28日,您在部落格上發表了一則原載於自由時報,以軍購為主題的時事漫畫,該漫畫將屢次阻擋軍購案的在野黨描繪成三個穿著中東地區傳統服飾的伊斯蘭恐怖份子,紅藍兩色的衣服上標著國民黨黨徽,同時背後背著步槍,其中兩位樣貌彷阿拉伯人,一位則仿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兩名阿拉伯人表情兇惡地高舉雙手,似是要攻擊或是威嚇另一方穿著綠色衣褲,腳穿粉紅拖鞋,看似不堪其擾而不斷向後退避的台灣人。

漫畫右上角,一台配備機槍的戰車,一架戰鬥直昇機,還有兩名表情憨厚,配備精良的美軍似乎剛剛來到,正應對一名身著粉紅上衣,紅色褲子,手拿白色手帕擦眼淚的台灣婦女哭訴:「這些恐怖份子,只有拜託美國大兵了!」

我不清楚您當時為何會選擇以這種手法來呈現,您或許沒有想太多,只是慣常地如同大多數人一樣,將美方視為求之不得的天降神兵,永遠站在正義這一方,同時認為恐怖份子就是要穿著伊斯蘭服飾,有著中東地區人民臉孔,扮演純粹的反派角色,目中無人,態度張狂。

您的漫畫將反軍購者描繪成刻板印象中的恐怖份子,同時汙辱了穆斯林、中東地區人民、還有台灣其他不認同軍購的人民(侮辱馬英九或是其他在野黨政客我沒有意見);您也將支持軍購者描繪成純樸、無力的台灣老百姓,完全忽視了執政黨政客的存在,甚至把人民跟政客捆綁為一體;您更將美國勢力描繪成強大的、中立的、善良的、隨時可以插手國家內部事務的「介入者」,一方面合理化了美軍這數年來以反恐為由侵略中東地區,恫嚇美國民眾,以及屠殺阿富汗、伊拉克百姓的行徑,另一方面也忽視美方在台灣軍購案中是絕對的受益者此一事實。

丹麥前陣子發生的漫畫污辱先知事件引發的風波殷鑑不遠。身為一個知名漫畫家跟創意工作者,我相信您可以用許多種其他方式來表達您對於軍購案的看法,而不需要犧牲穆斯林的形象;我既非致力於反軍購運動者,亦非穆斯林,更非在野黨支持者,但望您將該幅圖片自部落格與自由時報上撤下。

Portnoy@龜趣來嘻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Posted by portnoy at 15:42 | Comments (29) | TrackBack

[推薦網誌]聯合滋事庫

這種持續的、微觀的、主動的媒體監督是我所嚮往的。

一起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觀賽有感

好累!但是真的是大豐收,我想評審們應該也跟我有一樣的感覺,甚至跟我一樣對台灣公民媒體的未來感到越來越樂觀。不過看這三百多個部落格的近千篇代表性文章已經是我的極限了,也沒辦法逛完三千多個參賽的blog。

相較於第一屆,我這次很安靜,沒有多說什麼,最主要是因為該說的一切早就說過了,既然沒有什麼改變,也無須贅言。部落客參賽的心態與意圖百百款,湊熱鬧有之、賺獎金有之、交朋友有之、還人情有之、增人氣有之、逆滲透有之...要把這許許多多認真勤奮、文筆卓絕、內蘊深厚、風趣幽默、思想開闊的blogger都說成是「被收編」,豈只太過,更不符事實。

我比較有興趣瞭解的一點是:中時電子報未來的藍圖為何?對部落格有什麼打算?我知道是有的,但是又過了一年,卻沒感覺出什麼積極性。

要辦比賽我雙手贊成,但是身為「出錢單位」的中時電子報有沒有問過自己是以什麼角色參與其中?滿足這樣的角色嗎?

講明白一點,看了那麼多參賽的部落格,我反而完全不擔心有什麼主流媒體收編的問題了,因為悟空那超越超級賽亞人的光能不是一隻被商業魔導師操控,額頭上寫著M(oney)的嗜光外星人可以吞得下的。想吞,只會自討苦吃。

報名--入選--公告--評審--初選--公告--決選--公告--頒獎--採訪--邀請至中時部落格開格...這樣的流程難道不覺得有點死板嗎?為何不在這個基礎上加點符合這個時代的新創意呢?

例如,在現在這個階段,也就是初選結果出爐的時刻,可以採用入選者互評的方式來選出進入決選的部落客,增進類別內blogger的互動;或是利用google map,把入選者的地理位置也標示出來,作成blogger map,鼓勵大家做實體交流;或是使用hemidemi成立一個群組,把各blog摘入書籤,舉辦票選,將推跟收藏的數字納入一定權重。

又或者:持續釋出活動過程的影像在imtv、相本角落;放棄原本設計不良的活動網頁,改用wiki去公佈比賽活動情形跟資料;整理出入選者的rss-opml,燒個feed供大家訂閱;摘錄bloggers的入選宣言來做網摘報導...這些技術門檻都非常低,對中時電子報絕對不是問題,只在於願不願意花一點點時間。同樣地,這許多對參加比賽的blogger來說,自己就可以站出來做,但我也沒見到有人去做;主辦單位難道滿足於當個出錢掛名單位?部落客參加了比賽卻對比賽沒有參與感?部落格是活的,部落格比賽卻是死的?

中時電子報可以不用跟中國時報一起溺死,廣義來說,你們也算是新媒體,讓我瞧瞧你們的革命性吧。不要說我要求太多,因為你們已經很幸運了,最起碼,你們還可以舉辦部落格大賽,選出一些很棒的blog....blogger們要是舉辦台灣優質媒體大賽,哪一家有臉敢來報名?辦都辦不成...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Posted by portnoy at 13:58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10月27日

媒體,亂談(繼續)

對媒體觀察者不爽的人太多了,不過對媒體觀察者最不爽的絕對是媒體觀察者自己,這點我想很多人應該和我有相同的感覺...

1. 再解釋一下:為什麼媒體跟廣告主以為有人看呢?因為閱聽率的調查是有瑕疵的,而這個瑕疵的結構被層層維護著,像是個一戳即破的泡泡,尤其在台灣。原因有三,第一,壟斷、第二,資料不透明,第三,沒有質性資訊(亦即除了看與不看之外的喜好厭惡認同反對...),您千萬不要低估這些廣告主跟廣告公司的愚蠢。所以這個數字跟民眾力量沒有關係,所以也不存在您說的本質了。另外,我發現您很常提到「本質」,但是很多東西並沒有這麼簡單的本質存在,這點是我要先提出來的。

我如果對媒體有期望,那是因為我認為我知道怎麼去達成這些期望,而不是想像這些期望應該要存在。就社會學的角度來說,社會上必須要有所謂的惡,而事實上也沒有什麼是永久的善或永久的惡(需要舉例嗎?),所以其實您認為的「諸善奉行,諸惡不為」這種期望或原則依舊屬於某種想像,我並沒有打算否定,只是想像歸想像。

您把媒體獨立出來而不考慮其運作組織,讓我有點混淆,因為沒有獨立存在的媒體;如果您要這樣談,那應該是從媒體的廣義角度吧,也就是殷尼斯的論法:世上萬物皆媒體。但是即使如此,殷尼斯也不認為媒體只是視窗,而是具有空間偏向、時間偏向,足以影響歷史進程的重要關鍵。您認為閱聽者要的是新聞品質,那什麼是新聞品質呢?客觀中立?刺激有趣?血腥暴力?又或者您為何認為閱聽者要的只是新聞品質呢?使用與滿足理論雖然我不太喜歡,但是起碼也揭露了最簡單的一個事實,那就是閱聽人選擇與使用媒體的理由跟得到的滿足千奇百怪,就如同有人看新聞是為了得到資訊,有人是看好玩的,有人是看笑話的,有人是為了媒體監督,有人是為了喜歡的主播,有人是為了打發時間,有人是為了尋找跟社會互動的話題,有人是忘了關電視...而您又以為商業媒體只能從廣告主跟閱聽人兩方獲利,卻又忽略了新聞媒體作為社會輿論建構者的多向性功能跟新聞媒體企業的多角化,也難怪您會問「為什麼媒體變成這樣了」,因為媒體獲利的方式不是只有一種,媒體也不一定是主戰場,更有可能只是政治、跟其他企業領域爭奪範圍的工具;這是一個有多個角色並存的世界,不是只有媒體,消費者,廣告主三種人。媒體改革牽涉的消費者利益範圍很廣,更不只是新聞這小部份,與其說是品質,不如說怎麼讓消費者能在他們想得到資訊的地點跟時間,用合理的金額,去得到想要的資訊,並且依照個人目的而應用這些資訊。

什麼叫做企業經營常識?不是很清楚,有待您解釋。您這段有太多不符事實的個人想像了,靠外資硬撐的媒體?TVBS?東森?還是中嘉?如果是以上三家,都不是因為什麼忽視消費者利益或缺乏新聞品質喔。必然?儘可能?證據在哪?長期來看會倒閉?證據在哪?您認為不太可能是什麼...新聞台?證據在哪?必然是求.....從....尋找...證據在哪?

對,我們看到的世界全是扭曲不實的,但也可以說是符合個人真實的,重點不在真不真實這種簡單二分法,而在於你有你的真實,其他人有他們的真實,消費者利益前面已經說過,至於消費者想得到真實?其實是您這位消費者想得到您想要的真實。不過您說「透過媒體大大小小不同尺度不同面向不同深度的視窗,才能看到更廣大的世界」,這我是非常同意的,接觸更多選擇,得到的真實會更全面。

2. 您說您不會把感受當真實,但是從上面的文章看來,這是您最大的一個問題,您有太多來龍去脈沒弄清楚,就做出判斷了。我何時認為立委介入資源分配就不對了呢?您「不認為」媒體為了廣告不敢監督?「不管政府是多大的廣告主,除非是不實,否則都不會是媒體的大問題」?又是您的感受?除了造假以外,其他造成的寒蟬效應、政媒互利等問題都不在乎?那我也不知道還要在乎什麼了...

3. 基本上我完全反對「只要限制政黨不從事以營利為目的產業,政黨應該有搞媒體的權利」,您高估開設電子媒體的經費了,也不知道您對政黨不會使用媒體來進行宣傳戰的信心從何而來。何謂正常民主政治的政黨競爭環境下?可否舉例?

4. 看完您的解釋,我很確定我沒有過度或錯誤解讀您的意思。如果今天媒體要忠實反應社會活動體的信息,那麼為什麼只反應藍綠紅政治?為什麼不反應樂生療養院、不反應愛滋人權、不反應國際事務、不反應成千上萬的部落客、不反應ptt、不反應科學、不反應生態、不反應非洲?只反應東南亞某小島的政治意識形態的均衡?原有的比例原則?到底為什麼政治上要比人多聲音大,而不是比政策進步與否、政見實踐與否、前瞻視野與否?而為什麼社會弱勢會是另一個課題?如果按照視窗說,社會弱勢應該永遠被屏棄才對啊。

如果您看懂我的觀念,就不會認為我是說媒體回覆過去服務國民黨了,我也不知道您這結論是怎麼推出來的;我一直重複強調的是:狹隘的藍綠政治不應該成為媒體的重點。美國兩黨政治媒體均衡?何來此說?媒體不均衡是偏頗,所以要成立另一個偏頗的媒體來抗衡?還是矯正原來的偏頗媒體,以及成立一個新的更公正的媒體?如果您的答案是後者,那很好,我們有共識了,如果不是,那就回到原點。其實您完全不知道我的意思...而且誤解的很嚴重,又給我戴了太多帽子(老實說,我不是很高興)。強調藍綠媒體不均衡然後呢?我的解法會是分析出藍綠只是媒體分眾目的下的偽裝,而不是真正的進步政治,所以我希望矯正這種情形,透過市場結構改革與管制並行。您的想法?(如果您有看我之前提供給您的文章,而不是視若無睹,或許就不會有這種情形發生了)

您不認為我有何證據,或許您也沒有主動尋找證據的動力吧,我已經提供很多了。結果比以前好?什麼結果?國民黨228殺了很多人,後來台灣經濟起飛進步了?這結果很好嗎?只看結果....您看的是哪一段結果?現在陳水扁能怎樣我不知道,也沒有心情體諒,但是這個政見是2000年就提出來的,我有必要替他擔心六年半嗎?

5. 這段看得很模糊。我沒有打算體會您說的精義,我只就我能提供且您能檢驗的事實來談。再重複一次:第一,媒體不會只是視窗,第二,求真求實又客觀公正又深入又廣又藍或綠的媒體?....真是不解啊。媒體觀察(改革)者努力的方向都不一樣,不過沒有人會用希望媒體遵守某些精義或是認為媒體應該怎樣怎樣的方式來做。

6. 媒體對弱勢團體怎麼污名化,請見這篇文章作為一個範例。那您現在的問題已經確定是「習慣性造假」與「八卦化」了嗎?那也很簡單,第一,絕大多數閱聽人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質疑新聞造假與否,第二,區隔化閱聽人市場之後,特定媒體的閱聽人多半都屬於相同意識形態者,對訊息接受度較高,第三,台灣媒體缺乏外部監督人(ombudsmann)制度,第四,新聞記者對報社方向決策者的抗衡力量太小,未能簽訂編輯室公約,第五,媒體激烈競爭下,訊息爆炸,閱聽人已經習慣於多種矛盾資訊紛陳的現象。

知道問題在哪之後,該如何解決跟誰能解決就簡單了,而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一直都在想辦法去做,不過即使解決了,我想也沒有人會成為中國(?)歷史上的什麼人物...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22日

媒體,亂談(續)

這篇也是回應tiger的文章,以下的「你」指的是tiger。

1. 媒體的力量來自於閱聽率,但是閱聽率與民眾的力量並不能等同,首先,閱聽率的調查是有偏誤的,尤其在台灣一家獨攬的情形之下,標準無法被檢驗,閱聽率不能代換成真實的民眾數量,也無法呈現民眾對內容的態度支持或是反對,更無法代表所有階級的意見。但是閱聽率這種簡單的數字可以讓媒體跟廣告主拿來自我催眠。沒有人看還會有力量嗎?有的,只要媒體跟廣告主以為有人看就好了。我認為媒體並非按照這些原則運作,因為這些原則跟運作沒有關係,也不是什麼原則,而是呈現手法,同樣是商業媒體,各家的呈現手法都不一樣。我的確質疑您這些論述不對,因為這些事實上就不是媒體的核心價值跟原則,商業媒體的核心價值就是賺錢,原則就是要賺更多的錢,跟新聞意理完全無關。並不是說您認為媒體「該有什麼」核心價值跟原則,他們就該有,這就是您簡化或忽視的部份了。我並不期待商業媒體改變其核心價值或是堅守什麼原則,因為本來就不可能改變,更沒有什麼原則。改革媒體是希望藉由更良性的競爭,讓媒體不要繼續為了追求核心價值--賺錢--而可以忽略消費者利益,又不負起商業倫理與責任;所以我們要推動市場競爭多元化,讓觀眾能接觸更多選擇,能更簡單地轉換,從其他平台獲得想要的內容。我沒有辦法定義公理正義,更沒有辦法判斷真實?哪一家媒體的真實比較真實?哪一家媒體報導的真實是你想看見的真實?我也很好奇您怎麼判斷他們去真實公平地「反應」了哪些民眾的那些公理正義??您的觀念把媒體想像成一個視窗,但是視窗就是框架,框架就是侷限。您的視窗論並沒有足夠的說服力,而您認為的媒體核心價值與正確的原則也只是片面的想像。

2. 您的感受不就是您認為的真實嗎?而我要指出的就是您認為的真實不是真實。您接受環境的信息有那些,又有多正確,怎麼判斷正確...我無法得知,所以也不便猜測,我僅從您的文字中得到的訊息與您討論。立法院目前就是您所謂政黨競爭之下的K手之一,也是主要的K手,但是立法院集體分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需要例子的話再舉給您。主流媒體又何嘗真正地K了什麼?只不過在意識形態基礎上浅碟式地浮空掠過,甚至捏造稻草人來K,如果他們真的能切重要點,深入地K中了什麼,那媒體怎會還被批判如此?

3.您說「只要不以營利為目的,那麼不管哪個黨只要有錢就可以去搞個媒體,我肯定搞不大,像民進黨沒錢根本連想都不用想。」 我的解讀是:您認為,政黨只要有錢就可以搞非營利媒體,但是因為民進黨沒錢所以搞不大。而我反駁:政黨就算有錢也不能搞電子媒體,因為電子媒體深入家戶,具有言論主導力量,至於民進黨有沒有錢我不清楚。如果您認同的話,那沒問題,就請您把那段看似情緒性的發言跳過吧!我承認誤讀。您問國民黨如果沒錢能負擔一個深入家庭的但沒有廣告收入的電視台嗎,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您是要強調國民黨很有錢,還是期望國民黨變窮?

4. 原民台跟客家台不是用來均衡藍綠而開台的,請不要期待他們去達到藍綠均衡。更不是藍綠均衡就是均衡,那挺環保/促開發之間的均衡呢?女權/男性沙文之間的均衡呢?同性戀/異性戀之間的均衡呢?原住民/漢人之間的均衡呢?為什麼這些均衡就不被在乎呢?這種只重視意識形態而沒有其他議題空間的媒體表現,對民眾哪裡有利?藍綠均衡其實不是均衡,是極化,因為絕大多數的人並沒有深厚的藍綠認同。其他媒體為了商業目的而多播出國民黨參選人新聞,那是媒體堅守其核心價值--賺錢與壓寶--的表現。您不必相信主事者會不會忘記目標,只要觀察他們做了什麼就好,您認為族群電視台的功能只要做到用其語言製作相關節目就夠了,那真是讓人難過。如果他們用各族族語跟客語去偏頗藍營,您還會認為他們這樣就夠了嗎?

您理解「陳水扁認為華視的問題在「本土化」與「公共化」,而不是賺錢」的這份理解,我不知從何而來。您或許不知道江霞在任內時表示只要有收視率,一切都可以;您或許也不知道當時缺乏經營理念的華視根本沒辦法達到本土化的目的,包括製作精良的本土戲劇、傳達多數人不偏藍綠的觀點;您或許也不知道江霞並不支持華視公共化,而是希望政府將華視官股賣出徹底私有化。江霞有本土化使命感?江霞的操作變成公共化助力?您如果能提出更多證據,而不只是您認為,會比較有說服力。跟陳水扁有什麼關係...這關係就是他的媒體改革政見上支持華視台視公共化,而他完全沒有積極作為,這跟環境社會政治的動態有什麼關係?

5. 就您上篇回應中的脈絡,我的理解是您認為媒體定位成藍綠是正常的,既然您表示您沒有這個意思,我為我的誤讀道歉。但是我應該沒有誤讀,因為您又說「媒體不要背離我說的媒體原則,定位成藍色跟綠色又有何不可?」您不斷重複談到您認為的媒體原則(傳達真實),但如果媒體可以定位藍綠,用意識形態操弄閱聽人,閱聽人又能得到什麼真實?藍綠市場是極化的市場,是小眾市場,是收視率小數點後兩位起伏的市場,而極化報導本身更不可能傳達什麼真實,這就是問題。

CNN會崛起是因為他們求了「某些人心目中的真實」,並且透過SNG與24小時新聞台的經營模式竄起,就如同Fox channel以報導另外一種真實跟經營模式竄起。這跟台灣的情形並無二致。您個人的媒體原則當然是很多人的期望,這我不否認,您也可以繼續希望媒體可以只當個視窗,忠實呈現一切,但是這是不可能的,每個人只能呈現出他眼中看見的真實,媒體也是一樣,而且大眾媒體本身的系統運作會從根本否定這個可能:一則新聞經過多少人的處理,這些守門人的過程非常繁複, 可以分為個人層次、例行作業層次、組織層次、媒介外,社會體制的層次及社會系統層次等五個層次,媒體永遠不會只是視窗。另可見舊文

我知道您問的是什麼,不過我不知道您所謂的「主要民主國家」是什麼,因為民主國家的媒體形式有很多種,如果您要就美國的新聞來說的話,美國的媒體監督與改革力量相對於台灣來說是比較大的,而美國公民的民主素養跟公共觀念比台灣要成熟一些,他們鼓勵發聲的傳統更與台灣人的含蓄與息事寧人不同,這些您應該知道。您要我說明「問題是怎樣」,但其實我是跟著您的問題而回應,您的問題是:「這些媒體為何會變成這樣?」,所以我回答您,這些媒體會變成這樣「這個問題」已經被解答了。如果您要問為什麼台灣媒體從業人員犯錯可以不負責,那很簡單,因為市場結構限制而無法直接給予懲罰,新聞自由被錯誤解釋,還有閱聽人欠缺對於新聞專業的要求。如果您要問為什麼台灣新聞會偏頗,那也很簡單,因為偏頗可以站穩市場利基,加上長年黨政軍對媒體的介入。如果您要問媒體為何污名化弱勢團體,那也很簡單,因為從業人員對所報導的對象並不了解,而且容易跟隨編輯室要求而做出刻板印象的報導,加上弱勢團體並無法對媒體有效施加壓力。那媒體從業人員為何如此輕忽?因為台灣媒體勞工意識不張,缺乏強有力的工會,媒體從業人員無法與雇主的權力抗衡。從我上述所說,還可以延伸很多很多問題,也都有很多解答。

沒錯,要讓更多人知道,這非常重要,而且也一點不難懂,有很多根本只是常識,跟理工專業比起來好懂多了,但是傳播這些常識的管道過去被主流媒體控制,以致於很多人被灌輸另一種常識。我從來沒有貼什麼雜七雜八的文章給您,這是網路上blogging很正常的溝通方式,請您體諒。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21日

媒體,亂談

這篇是給tiger的回應,想說有點長,不如重貼於此。文中的你指的是tiger。

1.媒體為何被「誤稱」為第四權的原因已經解釋過,您描述的媒體應該如何如何,其實美化了也簡化了其中複雜的多層次、多角色行動者糾結而成的結構。若說媒體的力量皆來自於民眾,其實不免忽視了實際現狀,現今媒體的運作方式跟過去截然不同,媒體力量來自於市場佔有率,來自於網路涵蓋率,來自於議價能力,政治經濟學提出閱聽人商品論,表示個別、游離、分散的大眾閱聽人只是媒體放在收視率天秤上,論斤論兩打包販售給廣告主的商品。媒體並非按照公理、正義、客觀、中立等等原則而運作,根據過往研究,編輯室內部的複雜互動(上司下屬、同儕、競爭對手...)比起虛幻的報導守則影響更為顯著。當商業化媒體因為廣告主要求、或是為了省事,而聚焦在競爭缺乏質性判準的量化收視率數字上頭時,當媒體互相跨業併購,壟斷意見自由市場時,當管制退場,市場失靈時,當新聞自由操之在大媒體手上,而新聞負責卻乏人問津時,要求媒體應該怎樣而不怎樣,只是缺乏力量的話語。

2.或許成立文化部,提昇層級會是不少人的解答,反正新聞局也是落日機關,遲早該廢,不過既然不是討論重點,那就留待以後再說。

3. 置入性行銷就是在戲劇與新聞當中灌輸特定產品或意識形態,而不告知其為廣告;統買就是以政府每年度各部門宣傳總預算來跟廣告代理商以及頻道商洽談,增加廣告主(政府)的議價能力,而藉此,常常也可以要求其他額外服務,例如減少新聞批評、增加特定造勢活動播出等等。

要讓民眾知道施政理念與政策,方法很多,但是用什麼方法,有無浪費,有無不當行為(例如上段所說),都是必須考慮的。問題常常是:政府宣傳是不是事實,又有賴媒體把關監督,但是政府同時身兼最大廣告主,試問媒體如何負起監督之責?將立法院看作運作良好的機器,忽略公民監督則是最大的盲點,我想我不用贅言。如果您很少看電視,又怎能知道政府宣傳少?矛盾...而如果您有進電影院,大概都會在影片播放前看到不少政府宣傳廣告。您感受不到媒體受制於政府這個最大廣告主是很正常的,我只能說,決大多數人不會感覺到的,因為那都是私底下的交易,並且本來就是要讓民眾感受不到,卻被矇蔽。

3.不以營利為目的就可以就可以擁有媒體的話,那簡直是為政治意識形態永續把持媒體開了康莊大道,畢竟營利可以直接可以間接,利益的形式也不只一種。如果為了乞求假性的藍綠平衡而開此大門,除了極化再極化,我看不到任何可能性。而事實上我們也不是要求黨政軍退出「所有媒體」,而是深入家庭的電子媒體(廣播與電視),印刷媒體或是網路媒體具有較高的選擇性與較低的侵入性,基本上不在管制範圍內(不過歐盟最近把網路影音視為廣播,而禁止候選人使用,實在很蠢,同樣,日本跟新加坡的選罷法對網路規定更是嚴格,不過我不贊同。)

可惜您沒看我那篇的說法,所以我在這裡簡述一下。您太過一廂情願地認為民進黨是為了導正什麼而插手媒體,卻不從事實上去探究,例如之前原住民電視台在選舉期間直播民進黨候選人造勢場合,客家台邀請綠營立委名嘴輪番上陣,華視(公共化之前)完全導向綠營,而您認為這樣就是真實客觀了嗎?這樣民眾獲利了嗎?這又是民進黨過去主張的黨政軍退出媒體嗎?我們再從更實質的經營面來看,原民台客家台淪為選舉工具,原住民跟客家族群的文化傳播跟認同保留,這兩個建台目的,又被丟去哪了?陳水扁將華視直接酬庸給江霞,造成數億虧空,染上極重政治色彩,如今卻又對於公共化之後的華視預算不聞不問,這又是哪一種民眾獲利?

4.從公司經營的角度來看,定位是正常的,但是定位的方式有很多種,可以定位為專業新聞台、八卦新聞台、財經新聞台、體育新聞台、國際新聞台,但是為何台灣偏要定位成藍色新聞台跟綠色新聞台呢?而這種欺騙人民,挑撥少數極端份子,缺乏商業倫理的公司經營手法,又豈能視為正常的定位方式?

認為民主社會中媒體無不竭盡所能的求真、客觀、公正、即時,甚至舉CNN為例,是個問題非常大的論述。嚴格來說,如果台灣媒體算是差勁,CNN就算是惡魔了,幫忙製造戰爭,欺瞞美國人民,製造恐怖幻象的媒體怎麼會被認為求真、客觀呢?而客觀公正的新聞意理會產生本來就是商業媒體為了博取最大銷量而採取兩邊不得罪的報導手法,此一意理早已被攻擊到千瘡百孔,因為這樣包裝之下的論述會被認為是理性,正確的。您前篇回應對中庸的批評已經解釋了一切。

所以與其問這些媒體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其實這些問題早在十幾年前就被解答,「這些媒體本來就是這樣」。或許您該問為什麼早就被解答的問題沒有改善?很簡單,因為太多人不知道這些問題已經被解答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6:35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7日

菲律賓總統Gloria的老公向記者提出43項誹謗訴訟

剛剛收到SEAPA的Roby寄來的群組信,信中提到了菲律賓總統Gloria的「第一先生」Jose Miguel Arroyo的面子有多麼薄,竟然向多名記者提出了多達43項誹謗訴訟,而根據菲律賓的媒體自由與責任中心指出,一間法院已經為此對多名媒體工作者發出逮捕令:
Arrest warrant out for Philippine newspaper publisher, staff «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

CMFR says Judge Silvino Pampilo Jr. of the Manila Regional Trial Court ordered the arrest of Malaya publisher Amado Macasaet; editors Enrique Romualdez, Joy de los Reyes, Ma. Teresa Molina, and Minnie Advincula; reporters Ellen Tordesillas, JP Lopez and Regina Bengco; and columnist Francisco Tatad.
這已經不是恐嚇而已了,簡直是對新聞自由的全面開戰,當然,菲律賓的記者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關於菲律賓的新聞媒體概況,請參考這篇文章:

槍口下的新聞自由:菲律賓新聞人員被肆意殺害
由於社會失序,行政體系貪污腐敗,官商勾結,罪犯橫行,揭發官商政客醜聞的新聞從業員成為暗殺的目標,從一九八六年馬可斯被推翻後至今,逾八十名新聞從業員命喪殺手槍下,許多案件至今沒有破案,菲律賓也因此在二零零四年被國際新聞從業員聯合會鑑定為採訪工作第二危險的國家,僅次於戰亂的伊拉克。

國際新聞從業員聯合會也在二零零五年初派遣一支由多國代表組成的真相調查團到菲律賓,親自了解當地眾多新聞從業員被暗殺的原因。每一起槍殺案都有不同的故事,不過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模式﹕槍手兩人、共乘摩托車、案件不了了之。

新聞從業員被暗殺的原因就比較複雜,部分是個人原因,更多則是因為發表的言論或文章損害當權者利益。菲律賓是個享有充份新聞自由的國家,該國有二百五十七家出版機構出版報章與刊物,六百二十九家廣播電台及一百三十七家電視台。電台被視為是菲律賓最具影響力的媒體,普羅大眾都是以電台為獲取資訊的主要來源。

被暗殺的新聞從業員中,一半是電台節目主持人,這或與菲律賓的電台操作模式有關。由於競爭激烈,許多電台,尤其是地方性電台經營得非常辛苦,為了搶奪有限的廣告資源,電台往往會把時段租給非僱員的節目主持人,並由節目主持人負責尋找廣告贊助商,六成廣告經費歸電台所有,四成則是節目主持人的佣金。因此,有關節目是否有廣告,很大程度在於節目主持人的表現。

菲律賓新聞從業員的薪酬非常低,根據菲國新聞從業員協會的調查,七成受訪者月薪介於六十美元至一百二十美元。一些新聞從業員為了生活接受賄賂或向貪污政客勒索的情況確也存在,這些不檢行為最終使他們付出慘重代價。

此外,菲律賓警方的辦案效率長期被民眾批評,根據菲國法律,警方只需鑑定一起案件的兇手,把調查報告提交給檢察署,即可被視為破案,兇手是否被逮捕不在考慮之內。

菲律賓新聞從業員職工總會發言人佐瑟表示,新聞從業員為何被殺害不是議論的課題,最重要的是警方必須把行兇者及幕後主使人繩之以法,只有這樣才能阻止暗殺事件的繼續發生。
而讓我深深感動的是:
儘管採訪工作風險高,菲律賓新聞從業員似乎並未因此退卻,為了新聞自由,為了民主與人權,他們堅守崗位,繼續戰鬥,期待黎明的到來。
據我所知,這段話這是真的。

雖然很多人,包括我,都對台灣媒體的差勁表現很不滿,但是我們絕不希望事情走到這一步。

延伸閱讀:
菲律賓記者遭殺害 新聞自由面臨考驗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8 | Comments (1) | TrackBack

媒觀論壇—青年媒體與青年發聲(我是主持人,請來捧場)

媒觀論壇—青年媒體與青年發聲

我們常說,媒體是社會的公器,但除了一些網路或是小眾媒體之外,一般民眾很難接近大眾媒體,更別提寄望這個媒體能發揮「公器」的功能。 或許現今的Calling In節目多多少少有讓民眾接近使用媒體的機會,然而在只有20秒的發言時間裡,恐怕連髒話講完都快不夠用了,更遑論暢談自己的理念。然而在現今的媒體環境 裡,身為青年的我們,感受更是如此。

E. Said在其著作《Covering Islam》(遮蔽伊斯蘭)中談到,西方媒體用「cover」表示「報導新聞」之意,然而「cover」另有「遮蔽」的意思,目的是使我們只能看得到媒體 在醜化伊斯蘭的形象,而「故意」看不見的伊斯蘭其他好的面向。有事曾相識的感覺嗎?沒錯!媒體只讓我們看到年輕人的「草莓」、「七年級生」、「敗家」、 「抗壓性低」、「衝動」,卻鮮少讓青年發表自己的看法、說自己該說的話。

顯然,青年人雖然名之為這個公民社會的一份子,卻猶如泡棉般地飄浮在這個社會上,不斷吸收外界的資訊,膨脹後卻找不到著力點紓發;因此,我們需要更多青年 發聲的機會,讓青年自己來暢談媒體理念。「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籌辦了一系列媒觀論壇的座談會活動,針對不同主題與新聞事件,邀請相關領域的朋友與學者專家一起與您對談。我們將在10月20 日舉辦第一場媒觀論壇活動。內容:

論壇主題:青年媒體青年發聲
時間: 2006/10/20(五) 晚上:6點到8點
地點:Youth hub青年交流中心:一樓。(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31號1樓 舒活區 (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與談來賓:

1.《大聲誌》編輯-何東洪。
2.「30雜誌」總編輯-游常山。
3.《挑戰者月刊》總編輯-林依俐。

主持人:鄭國威–「龜趣來嘻」部落格blogger。

報名表請由此下載

*備註:如要報名請填寫報名表後,以電子郵件方式寄至 media.watch@msa.hinet.net 

或傳真至 (02) 2703-4695 。如有疑問,請來電(02) 2703 4035 (02) 2700-2620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5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3日

[影音報導]消失的夜市(士林夜市篇)

昨天晚上回來其實很快就剪好,配好旁白了,只是壓縮跟上傳搞不定。現在總算是大功告成了,歡迎收看!

緣起:
[公民記者團]明晚(10/12)九點半,士林夜市見
不辣閣:士林夜市又將改建,圓環第二? - Yam 樂多日誌

延伸閱讀:
媒觀系: 走!吃夜市去!

Posted by portnoy at 23:48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1日

[Interlocal]十月十五,世界農村女性日--但是誰在慶祝?

待譯....
Interlocals.net | October 15 World Rural Women's Day – but who's celebrating?

Posted by portnoy at 18:2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自由新聞台...再來啊

財訊雜誌報導了NCC不知不覺地通過了自由時報老闆林榮三申請成立的「自由新聞台」:

這次自由時報進軍電視,準備砸下七到十億元鉅資,手筆不小,據指出,財力雄厚的林榮三認為「買電視台硬體的錢,不會比一年的報紙紙張費用多」,在他眼裡是小巫見大巫。自由先前也思考過買下台視,接手現成的器材資源,但評估過後認為,一來競爭者眾,釋股時程也不確定,加上台視現有股權分散,即使買下也未必能夠主導,於是決定先自己「另起爐灶」,至於台視,未來不排除「也會去標」。

早期也曾投資民視的林榮三,和許多人一樣,看電視會很鬱卒,於是決定自己掏錢下海,「給收視戶另一種選擇」,儘管收視率可能不是林榮三最在意的,但曾經自豪「到目前為止的事業從沒失敗過」的他,絕不會沒想過投資報酬率的問題,並預估第三年就要開始回收

自由內部評估,縱使這幾年有線電視的大餅逐漸縮水,但眾多的有線新聞台觀點卻很一致且一面倒,至於被認為鎖定本土觀眾的民視又太商業化、三立的立場則太搖擺,本土觀眾遲遲找不到「心靈歸宿」。另外,台灣新聞台大玩置入性行銷,也已到了自甘墮落的地步,就像前陣子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前往美國訪問,行前邀請媒體同行,一家電子媒體竟開出一千九百萬元的「天價」作為同行及固定報導的「交易條件」,游只好放棄。諸如這些「媒體亂象」,讓自由新聞台自認不難找到切入點,未來只要複製過去在平面媒體的成功經驗,站穩本土、爭取分眾,不無一搏的機會。

在獲得申請許可後,接下來如果和系統業者談判順利,取得播放頻道,自由新聞台最快明年二、三月可望開台。未來新聞部準備募集四百多名記者,人力配置不再重北輕南,SNG車也不會只停留在台北,以凸顯地方觀點
我把這篇報導收在hemidemi裡頭,下了一句:嗯...媒體繼續為政治服務。

但就如同自由時報雖然為政治服務,但是該報許多部份皆有可取之處,就我來看,自由新聞台的定位也會是如此,而且我其實並不擔心會因為新競爭者的加入讓整體新聞品質更下降,就如同我支持先前新聞局不予東森S台換照一樣(已復照,並且有所改善),只要能夠攪亂這池臭水,多個新競爭者沒有什麼不好。

只是我會比較傾向期待大家多多鼓勵公視,同時嚴格監督公視。至於自由新聞台...我不期待它會超出自由時報的格局,基本上就是商人找到利基點切入,如此而已。但是資本家切入經營這個利基點,到底有沒有考慮過媒體的公共性?

我並不是認為只有「自由才替政治服務」,而是:「媒體繼續為政治服務」。我對一面倒的媒體感到擔憂,但我對激烈的媒體極化更害怕。尤其是當這些極化的後果都是由我們來承擔的時候,尤其是極化的目的都只是為了包裝商業利益而非公共福祉的時候。

如果閱聽人都願意聽正反兩邊的意見(不管那些資訊有多極化),我倒認為還好,但是問題出在大多數人只是選擇性的觀看,選擇性的相信,有人甚至拿對立的意見當作檢驗自我認同的反標準。

我這般擔憂有人可能認為我是「只准一方出手,不准另一方回擊」...不,我只是很迂腐地認為我們可以有別的選擇,亦即公媒體--包括公共媒體與公民媒體

其實有效的拍賣頻譜或是頻道空間是解決新聞台亂象的辦法之一,但是對於台灣有線電視新聞台無效,因為上下游都被綁死。對有線電視新聞台來說,比較好的解決方式是要求有線電視業者推出別的購買方式,例如pay per channel, pay per month, pay per...whatever,但是目前這種吃到飽的方式造成的問題其實是一種「共業」,是無意願推動新制度的管理單位、無勇氣實行新制度的資本家、以及無條件接受容忍這一切的消費者共同構築出來的。

ps. 這一屆的NCC不會插手新聞台換照了,而如果真得能當掉幾家新聞台,我寧願讓現在所有新聞台統統當掉,換還沒有加入老鼠屎惡性競爭集團的頻道來作,不管是自由還是富邦,都好。

延伸閱讀:
終極邊疆BLOG » 自由也賣頭條頭條廣告

回溯閱讀:
[2006/09/12 - 2006/09/13] 天殺的東森新聞ETtoday!!
第一屆雜碎新聞大獎
這也算媒體超越藍綠的一種表現
各取所需的案例探討
自由時報真的替獨派發聲嗎?
[砍台網摘]條列式回應

Posted by portnoy at 18:13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10月10日

Newspaperless is not newsless

Sounds and Fury:拒絕裁員的報社高層

這位拒絕裁員的發行人與總編輯是徒勞的頑強抗爭呢?還是在警告資本家另一種可能的媒體模式?
例如以下這種:
Put up or shut up: Newspapers aren't the only forum for great journalism
Want to protect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ocal journalism in Southern California? Great. Then go hire some of those folks that Tribune's about to lay off and start up your own newsroom. Worried about the high cost of starting up a new print newspaper, in an era when print's losing readers to the Web? Why bother? Simply start a Web newsroom instead. Worried about the loss of influence publishing online instead of in print? Um, didn't we just say that print was losing readers to the Web?
回溯閱讀:
[不知死活網摘]報紙會不會ㄘㄨㄚˋ起來?
記者有輕如鴻毛,有重於泰山
I hear your voice!
專業的外表是很重要的
HEMiDEMi的下一步:參與式新聞編輯
中時電子報要獨立了?
「今日晚報」能給你什麼
線上新聞獎,入圍的有....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10月04日

[轉貼]我是邦乍人 不願做台灣人

【馬躍.比吼/北縣淡水/邦乍人,紀錄片工作者】

趙剛教授日前投書指出,執政黨游主席「華裔台灣人」的說法是福佬人罕見地承認自己也是外來移民的時刻,應該當作新正名運動的肇端,將「台灣人」名詞還給原住民,然後為所有移民來的民族加上細緻分類。

身為邦乍人(漢人對我們錯誤的稱呼是「阿美族」),我歡迎游主席自稱是「華裔台灣人」。因為在長期「台灣人」與「中國人」的爭論中,我常常覺得奇怪,我既不是「中國人」,也不屬於那群講福佬話的「台灣人」,兩邊討論的明明是我的祖先留給我的這塊土地,為什麼我卻沒有置喙的餘地呢?「華裔台灣人」這個新名詞打敗了許久前的「新台灣人」,鬆開了緊箍在「台灣人」這三個字上的魔咒。今後「台灣人」、「台灣話」不再是福佬人的專利,非福佬族群都獲得使用「台灣人」這三個字的權力,可以破除「大陸人、大陸妹、外省人、外勞、外籍新娘」等污名,可以創造我是「○○台灣人」的新名字。

筆者贊成趙教授的大部分意見,但有一點難以接受,那就是趙教授建議把「台灣人」這名詞還給原住民。雖然「台灣」出自西拉雅人的古部落名,但「台灣人」這三個字已高度福佬化,情感上我無法接受這個名詞,我只願稱自己是邦乍人,我猜想其他族人也難以接受用原本敵人的自稱來稱呼自己。我們有自己的名字:邦乍人、布農人、泰雅人、排灣人等等。我們的名字歷經荷蘭人、明朝、清朝、日本、國民黨政府和民進黨政府都不應改變,如果需要一個集合名詞,請稱呼我們「第一民族」。
本文為10/3日 中國時報讀者投書

Posted by portnoy at 18:20 | Comments (6)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9日

Smart Mobs要如何真正的傾聽

自從魚夫卸下華視職務之後,就成為了一個非常積極且富有行動力的smart mob(聰明行動族),他在個人blog上寫了多篇有關公民新媒體媒體新公民的相關論述與介紹,我覺得都寫的很不錯且詳細,對於推廣smart mobs有很大的幫助,可見他早點從華視退下來休息是對的。而他最近的兩篇「媒體不報」系列,不但示範了如何實踐,更在正確的批判路徑中獲得很多正面迴響。

我樂見有更多大人物(對我來說,魚夫夠大咖了)看見我們已經掌有的新媒體公民權,並且在網路上遇見未來。不過如果說未來就僅僅是越來越多的人拿著越來越先進的手持攝影機跟數位相機、錄音筆,透過越來越寬的寬頻,上傳越來越多的影片到越來越肥的Youtube以及其它視訊影片分享網站的話...好像少了些什麼。

董福興

另外還有一個是網路素養(或稱資訊素養),當Web2.0的SNS和互動強烈而巨大的進入我們的網路生活時,我們要如何以對? 服務提供者和作為內容提供者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Roach
我只想寫愛情散文,以及對小人物的報導。「中寮鄉改造計畫」會是一群小人物的報導,也包括一群小人物對另一群小人物的報導。準備好你的數位相機、筆記本和錄音筆。我要開始寫愛情散文。你,應該願意為台灣的農民做一些些事情吧。 2006年9月27日,R與J與J與J到中寮鄉,這是中寮鄉改造計畫的第一天。
Keso問:
没错,互联网是人的创造物,但城市也是人的创造物,政治也是人的创造物。为什么城市不是虚拟的?政治不是虚拟的?惟独互联网是虚拟的?花几十亿美元办一次奥运会,较之花几百万人民币开发一款网络游戏,哪一个更虚拟?一块奥运金牌,和500G魔兽金币,哪一个更虚拟?
Jedi
從經營手法來說,像這樣子要找部落客時,首先就是要找調性相近甚至原本就有交情的一群人來為佳,而且經營網站的人也必須要參與其中,並且能夠適時地引導話題,這樣纔能帶出交流。既然是調性相近的一群部落客,可以想見的一定會有個立論基調以及觀點/立場,這其實沒甚麼不好,因為沒有立場的社群本質上是不存在的(就算是某個自詡立場中立的社群,實質上也不是中立,祇是他們喜歡自稱中立而已);當然這麼一來也會有形成小圈圈的風險,淪為一小群人自顧自地說嘴跟互捧,而招致社群(如果形成了的話)的衰敗與變質。為了避免這種變質,社群勢必要能不斷培養新血加入,並且要能傳承而讓初階成員能晉升進階成員,社群纔能常保朝氣。
透過閱讀上面幾位的思想與疑問,我認為有一個中心思想,那就是「Web 2.0跟Smart Mobs都需要探索的勇氣與好奇心」。

我很敬佩魚夫能夠在適當的時候去傾聽台南民眾最簡單的心聲,並且用最真誠的方式將其傳佈出來,就如同我對munch之前替反貪腐運動群眾所作的去觀察多元且複雜的人們真實的行動,因為這些不是商業媒體想做的,成本太高了風險太大了。

但是如果魚夫跨出一步呢?如果他拿著他的高畫質數位攝影機去觀察、去聆聽倒扁群眾的聲音,然後製作成影片,放在部落格上,或是什麼情形?會得到什麼迴響?我不想多作揣測,但是如果部落客的身份跟現實生活已經如此密合,而自認為是新媒體公民與新公民媒體的smart mobs在利用Web 2.0的時候依舊被線上與線下社群所限,那產製出來的資訊也很難不被侷限。

我期待我能利用Web 2.0的服務,秉持mash-up的精神,去探索主流媒體長尾假象下被忽視與歧視的人們,然後我才敢有自信地說「We the Media」。

至於反貪腐總部跟I'm Vlog合作做出了些什麼XXOO的影片,請各位自己看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7:50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7日

原來媒體才有「妄想證」

我們的媒體有「妄想證」,這是一種新聞自由的變體,為了要滿足你我「知的權利」,更為了要在第一時間告訴你我「誰是壞人、怎麼打擊壞人」、然後媒體把棒子交給輿論之後,就繼續尋找下一個「壞人」,亮出他們的妄想證,again and again。

這次他們再次對著移工亮出了妄想證,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妄想證一拿出來,所有人就必須接受媒體新一輪的無盡妄想,不能質疑,因為這是他們妄想的權利,不是我們的;我們只有知的權利--起碼他們是這樣認為的。

看著蘋果日報頭版那張比西塔激動的表情、看著媒體如何教導「我們台灣人雇主」如何保護自己,以免受到「潛藏發狂危險的外籍幫傭」的傷害、看著警察如何幫助媒體成就一篇又一篇的妄想報導,然後一切移工人權與勞工議題又將消失在螢幕跟報紙上,成為編輯心中認為不重要的、觀眾不愛看的、收視率會差的新聞...

我只能向自己發誓:永遠不領這張妄想證。

外傭喪心發狂是誰惹的禍? 蕭愉珮(天主教新事社會服務中心移工組組長)

事發後,部分媒體竟將此事件視為雇用外傭家庭的「潛藏危機」來大肆報導,甚至還引用所謂專家「仲介業者」的建議,教導雇主們「如不展延合約千萬別走漏風聲」等技倆。這些做法其實都只會加速惡化家庭類的勞僱關係。
潛藏危機的外勞政策 藍佩嘉(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據報導,此名菲傭疑擔心僱用兩年期限將屆,無法展延,因而衍生精神不穩的狀態。不少嗜血的媒體已經把此案列為頭版頭條,用斗大的標題寫著:「僱用外傭的家庭潛藏危機」!其實,危機的來源未必是個別勞工的精神異常,也包括台灣的外勞政策的整體環境。
比西塔八月請辭,被迫延至年底才能離職 外傭也是人,應受勞基法休假、請辭保障!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菲籍幫傭比西塔砍殺雇主一家成了台灣新聞的頭版頭條,所有的媒體都推測她的行凶動機是「契約期滿不被展延」,但事實卻恰好相反!根據職訓局及仲介的資料顯示,要到明年三月才滿二年契約的比西塔,早在今年八月份就主動請辭,是仲介要求她配合雇主召募新外勞,延至十二月才能離境。如今檢方、媒體的焦點都指向比西塔的「精神異常」,討論未來外勞健檢項目如何對精神疾病把關,這不但將集體外勞問題化,同時也迴避了本案所揭露外勞政策的自相矛盾。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1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9月23日

媒體立即停止偏頗報導,共同維護民主價值 --媒改社聲明(加網摘)

針對近日來不同政治立場群眾的暴力衝突事件,我們要譴責 多數的商業媒體, 在這段期間不斷以「政論化」、「宣傳化」、與「衝突化」的報導,透過新聞報導進行政治動員或反動員,激化對立、導致理性討論空間遭到壓縮,進一步形成暴力衝突的因子。群眾暴力衝突的原因不僅出於政治,更出於媒體。要群眾恢復理性對話,就請媒體立即停止這種為了自身政治與經濟利益所做的偏頗報導,擔負「客觀報導」、「 冷靜紀錄」、以及「促進理性討論」的角色,共同維護民主價值。

一、停止「新聞報導政論化」:

近期以來許多大眾媒體在黨派立場上明顯選邊站,以選擇性報導刻意扭曲或壓抑不同意見,導致群眾對媒體的不滿、也無法理性瞭解不同政治立場的意見。在當前台灣民主發展的關鍵時刻,我們要特別強調傳統的「客觀報導」價值,要求所有媒體在新聞處理上,「至少」要以兩面俱陳、不帶 預設立場的手法呈現不同的政治主張。
二、停止「新聞報導宣傳化」:
許多媒體不僅扭曲或壓抑不同政治立場意見,還特意透過簡單或煽情的字眼,動員群眾走上街頭。在當前台灣群眾運動發生暴力衝突的時刻,我們要特別強調傳統的媒體「紀錄者」角色,要求媒體停止以黨派立場在報導中以宣傳手法煽情動員,並避免刺激相異立場群眾的反動員效果。
三、停止「新聞報導衝突化」:
許多媒體放棄了紀錄者的角色,在採訪時直接參與或不避諱地刺激衝突的發生,並放大沖突的效果,而降低了不同政治立場對話的可能性。我們瞭解,紀錄衝突是媒體的特質,但同時,促進理性討論也是媒體的社會責任。紅、綠雙方的政治主張不只是倒扁或挺扁而已,同時也都為了健全台灣的民主制度。因此我們要特別強調媒體「促進理性討論」的責任,公平與深刻呈現雙方意見的歧見與共識,恢復媒體扮演公共領域的民主價值。
------------------------------------------------------------------------------
我正在寫我第一篇英文的稿子給Global Voices,主要就是談近日來的台灣媒體表現,我會引用到下列blog文章,並且翻譯部份成英文,有任何意見請隨時提出,要是有什麼推薦的文章也歡迎告訴我。


關於關魚:把麥克風還給土地和海洋 - Yam 樂多日誌
前陣子還會被那些偏激言論弄得心浮氣躁、甚至怒氣沖沖,後來突然想通了:「許多偏激言論的背後目的,就在煽動所有人的怒氣,當人失去平靜,就很容易失去理性。但為了保護我所愛的故鄉和土地,平心靜氣就是面對動盪最好的盾牌。」 電視新聞為了提升瞬間收視率,以二元對立手法操作、不斷放大某些偏激的言論和少數的衝突,確實某種程度撕裂著台灣,這部份是令人擔憂的,但關掉電視回到人民生活現場,我對未來時局還是比較樂觀,因為各角落都還是有人在默默奉獻、支撐著社會,就如我在「相信台灣,再出發!」文末強調的。
政客的劇本 民眾的血 : 真實筆記
政客很清楚,民眾對決一定會吸引媒體報導,媒體報導一定能拉抬選情。於是在長時間的對峙中,觀眾就不斷看到兩個市議員參選人的宣傳車和競選招牌出現在鏡頭前。即使我們一再告誡攝影記者,但怎麼避都避不開,兩位參選人的知名度,藉著街頭衝突一夕打開。雖然我們一再告誡記者和編輯注意措辭不要激化對立,但是在新聞台激烈的競爭下,我們被迫跟著政客的劇本走。
終極邊疆BLOG » 新聞Filter實作(三)
其中據氏一族的比例佔 646 / 867 = 74.51%,佔了報導內容的四分之三強!! 該恭喜中國時報的據氏一族再創新高嗎? XD
夏天的味道: 誰是暴民?
另外,我也完全不樂見民眾們崇拜什麼英雄,或是媒體對於名人的英雄主義式報導。在這些名人睡的地方「還過得去」的同時,有多少人是鋪紙板在凱道、台鐵大廳睡;在這些名人坐在吉普車上向民眾揮手時,有多少人是咬著牙走完圍城全程,一路呼口號提振士氣,甚至還扛著自製的道具,真正的英雄是這些無名的民眾(姑且不論來湊熱鬧的),秉持著熱忱默默支持反貪腐,雖然整個圍城行動就像國民黨的造勢活動,洋溢著滿滿的嘉年華味。
國生三年才開始 » 自助式平衡報導
今天早上,汪長輩說他很想砍劈民視,挺扁民眾拆主播台草草帶過,開喜婆婆被倒扁民眾打就一直重播;我就說啦,反正中天的是把開喜婆婆被倒扁民眾打的新聞草草帶過,挺扁民眾拆主播台則是一直重播,你兩台都看,就當做他們都有平衡報導了吧;不過汪長輩又說啦,應該兩台都不要看才是大正解。想想,這還真的是台灣民眾的悲哀啊…
薰衣草之海:急急如律令~爛媒退散! - Yam 樂多日誌
這幾天四處逛,昨天去參加過凱道集會後,跟幾個朋友們吃飯討論標語的事情,總覺得現在的標語有點不夠力....少了些什麼... 所以我就做了這個...
[談政治]不要被媒體控制,為自己發聲
在藍綠的意識形態鬥爭中,現在能在背後狂笑的就是媒體了(雖然媒體記者加班加到很想哭)。台灣目前最大的危機,並不是總統府裡的那位先生,也不是凱達格蘭大道的紅衣民眾,或是那個每天都要愛肝的施先生,而是,24小時不休息的新聞台跟平面媒體。還有忙著趕通告上電視說嘴的那些人。雖然新聞學中老說媒體要中立,我們也知道媒體不可能中立,但不能連裝裝中立都那麼無能吧?!

原本看電視新聞會很生氣,但後來發現到亂搞的新聞,我就開始注意做那則新聞的記者是誰,偷偷把名字記下來。心想,累積到一定的次數,我一定要寫信給他,或是公佈他們的名字,心平氣和的跟他說:「這位小姐先生,你不會覺得你是個搞笑藝人嗎?」正常人,被人糾正有錯字,都會臉紅,如果我是他們,我自己做的新聞,自己都會不敢看吧。當然,這要在人人「知恥」的情況下,才能成為「規矩」。

我不是很支持不看電視新聞的活動,因為,更加失去了監督、評論的權力,「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只是自欺欺人。被影響的、被綁架的人,仍然是無力反抗、過濾新聞訊息的人。正是因為我可以不被影響,我們才該監督、才該批判。不要不看,不要失語,不要放棄自己發聲的權利,不要拒絕對話,更不要被控制。對於這場運動,我們要有能力超越媒體的評論跟報導,做自己覺得值得的事。當然,選擇冷漠也是一種,就是不要搞對立的仇恨。
Benla' Blog:遭兩極化踐踏的知的權利 - Yam 樂多日誌
雖然,各大新聞台派了數十名記者及工程人員,不畏風雨全天守候凱道,然而,從某個角度來看,「反貪腐靜坐」的新聞其實是最廉價的,因為。只要2、3台SNG 車,讓分佈凱道不同角落的記者四處觀察各樣的偶發事件,再加上一群有話想說的民眾,以及主動尋找舞台的政客,記者無須用力採訪,自然會有不少新聞議題與人物自動湧現,填滿不斷重播的新聞時段。有趣的是,不是每個人的演說都很精彩,觀眾對一再重複的零星衝突新聞也沒太大興趣,因此,記者便啟動更低的採訪成本,在原地蒐尋紅衣辣妹、昏倒的老伯、明星臉女郎,以及對主人反扁行動點頭稱是的靈犬,於是這種廉價與膚淺的資訊,再次透過新聞頻道強暴我們的視野。
freestyle inspiration 快意小棧: 被新聞媒體綁架的台灣
我回來快滿兩個月了,終於了解為什麼這五年間,我一些原本正正常常的朋友們,一個一個都說自己得了憂鬱症,需要靠藥物來治療。我回來台灣後,電視轉來轉去最後都自然轉回第21台的旅遊生活頻道,不然就是看看非凡大探索的美食介紹,然後馬上開了車去大吃一頓。有時不小心看了看新聞節目,不是讓我覺得自己被當白痴耍,就是覺得這些新聞台的現代新紅衛兵每天到人家家門口去站崗,別人家的生活起居跟我到底有什麼關係!?但有時人性的偷窺慾就會讓人開始跟著他們這些帶著SNG到處跑的新紅衛兵的鏡頭繼續看下去,讓人向下沉淪。
oikos-taiwan: <時事>癱瘓的電視新聞媒體
不受重視甚至根本不曾出現的新聞諸如:日前正在討論、與台灣原住民族息息相關的原住民升學優待辦法;台北八里、林口兩鄉接連檢驗出羊肉含有超量的戴奧辛毒素、且至今仍未找出污染源;台中科學園區污水管線經歷多次民眾抗爭、目前正進行協商;雲林虎尾鎮惠來裡居民反對生質能發電廠,在抗議民眾自戕濺血後毫無後續消息;這些議題同樣受到許多民眾關心、且與大眾生活密切相關,然而為何它們總擺不上新聞天平的彼端?而在許多學者、民眾痛陳台灣宛如鎖國、缺乏世界觀點時,我們的國際新聞卻依舊沈淪於奇人異事的狹隘內容裡。
茄苳樹窠:看電視 / 不看電視 - Yam 樂多日誌
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不看新聞台簡直就等於切斷理解世界的工具,特別在這個有大規模群眾運動在進行的時刻,守著電視看新聞好像也是某種參與關心國事的表現,但還是希望大家聽進這句話:「關掉電視心更清,眼更明」。
西瓜的滋味:Tenz's blog » 七秒內多十萬人,好厲害啊 XD
七秒內凱道前人數從20萬長成30萬,真的快,好厲害。

Posted by portnoy at 00:5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8日

[貼扁不說話]

扁反扁倒扁反倒扁挺扁圍城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9月16日

什麼叫做噁心的嘴臉



Let Bush Show You:Within the law...within the law....my law.....protect you and your family....protect you and your family....from the inconvenient truth..... 看來我們陳總統還有學習的空間...或許他想利用剩下的任期好好學學,所以才堅持不倒吧。

不禁讓我想起這一幕...

延伸超幹閱讀:
VOA News - 布什總統促國會允嚴審恐怖嫌疑人

美國總統布什敦促國會通過一項他提出的法律,允許對恐怖分子嫌疑人使用嚴厲的審訊手段。布什總統說,如果不盡快通過這項法律,使美國情報人員免受可能的起訴,他們就會拒絕審訊恐怖分子嫌疑人。布什這項引發爭議的提議還包括建立軍事法庭審判恐怖份子嫌疑人,並允許法庭向被告封鎖絕密證據。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4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6年09月04日

王建民、阿嬌、富士康

短短一個月內,台、港、中的新聞界本身都因為不同的事件而成為了新聞主角。稍微分析一下各起事件中的角色反應,恰可得見三地媒體景觀(mediascape)的縮影。以下簡單整理,請幫忙補充與指正。


台灣

香港

中國

報導者

(社會地位)

眾家有線電視新聞台

(亂源)

壹本便利(壹傳媒)

(亂源但偶有佳作)

第一財經日報

(言論箝制之下的專業報)

被報導者

(社會地位)

王建民及其家人

(台灣之光)

Twins的阿嬌

(香港玉女紅)

富士康(鴻海)

(超級大台商)

消息來源

美國紐約時報

狗仔偷拍攝影

英國週日郵報

處理方式

著重放大「過繼子身份

登出換衣照 可能還握有其他照片

含蓄報導 15小時縮為12小時

大部分閱聽人初步反應

看看就算了

看看就算了

(當期銷量超高)

看看就算了

被報導人反應

發公開信拒絕台灣媒體採訪

非常難堪與難過

決定告壹傳媒

嚴正駁斥 要求三千萬賠償

對兩名記者假扣押

其他媒體與閱聽人後續反應

引發網友激烈抗議痛斥台灣媒體亂象

香港演藝圈與社會團體群情激憤抗議壹傳媒

中國媒體與網友痛批 富士康財大氣粗

侵犯新聞自由

報導者後續反應

TVBS半公開道歉

其他媒體毫無反省

部份媒體人反批王

至今未正面回應

打算加印當期週刊

第一財經日報

力挺自家記者

被報導者後續反應

同意解除封鎖

繼續很難過

演藝工作也繼續

在輿論之下將賠償金降為1

報導者與其它媒體目前反應

亂報從未休止

偷拍從未休止

被中宣部下令封口

與富士康達成和解

沒有血汗工廠追蹤

閱聽人反省聲音

發起拒看活動

新聞自由已被濫用

發起拒看

新聞自由只是狗仔自由

質疑炒新聞

新聞自由與新聞法

終究一場空

質疑炒新聞

政府角色

完全無作為

完全無作為

將事件迅速壓制避免擴大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5 | Comments (13) | TrackBack

2006年08月30日

線上新聞獎,入圍的有....

當然,這是美國的獎項,跟台灣無關,不過我覺得我們可以自己來辦一場競賽,選出台灣最佳線上新聞網站。

以下是線上新聞協會今年所有獎項的入圍者名單(放音樂):
Newspaper dot-coms dominate Online Journalism Award finalists

傳統媒體(報紙、有線電視、無線電視)的線上版囊括八成以上的入圍名單,本該如此,因為他們擁有的資源最多、原創內容最多、知名度也最高。但是重點在於他們願意把資源投入線上新聞,透過網路跳脫傳統媒體的限制,考量網路特性,用不同的呈現方式來吸引線上讀者。

台灣呢?

有空的話可以一個一個點進去看,可以看見很不一樣的線上新聞呈現方式。而我對於那些「not affiliated」的入圍者最感興趣,觀察這些獨立的線上新聞網站如何自立,大概可以瞭解台灣獨立線上新聞現在走到哪裡,又該怎麼走。
New West Network--我會建議苦勞網改版成這樣。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這跟NewAssignment的感覺好像。
Grassroots 'taste makers' define opinions | CNET News.com--我現在才看見這篇很棒的特別報導...都快一年了。
Azerbaijan Elections 2005--難道我們不能自己來cover北高市長選舉嗎?
McKinneySports.net - McKinney Sports 24-7! Home Page--台灣那麼多高超的運動比賽blogger,絕對撐得起來像這樣一個網站。
A Million Little Lies - January 8, 2006--我還沒搞懂這個是什麼。
MUCKRAKER :: Programs--記協網站應該改版成這樣子。
SeeingBlack.com--原住民電視台的網站應該像這樣

Posted by portnoy at 14:06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3日

[相片]20060823公娼凱道抗議



我對妓運、妓權等議題並不瞭解,只是我最近總是想:娼妓這個職業對這個社會到底有什麼壞處?想了半天,好像沒有...倒是那些真正傷害台灣的人被我們捧為台灣之父、台灣之子、泛藍中興共主...


20060823公娼凱道抗議 - a photoset on Flickr by coolloud
迷幻機器:〈串連〉 紀念妓運鬥士官姐--- 一代名妓影像回顧展
台灣綠黨 Green Party Taiwan » 停止懲罰底層性工作者
遊走…觀察…紀錄…:要買贖罪券也可到這裡:官姐的喪葬費及紀念展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2 | Comments (3) | TrackBack

背景不重要,重要的是透明

這篇是寫給PTT MediaChaos版的版友們,你們都是我珍貴的夥伴,以此文共勉。

-------------------------------------

大家好,我是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研究生,鄭國威,媒體改造學社成員,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義工,目前主要在部落格龜趣來嘻上寫作。我父母都是所謂的大陳義胞、而我是所謂的外省第二代、所謂的眷村長大的小孩。其他相關背景可以透過我的部落格得知。

之所以開門見山地把大概沒有人想知道的個人背景簡單介紹一下,是因為這對我來說很正常,這是我寫部落格的目的,我想要跟主流媒體「不一樣」。

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為我發表的一切言論負責;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不掩飾我的政治偏向,不假裝客觀中立;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如果說錯話,我一定馬上道歉反省;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希望台灣更好,而不是更差;我跟主流媒體不一樣,我從與網友的互動中得到知識與滿足,而不是拿收視率換來的金錢自慰。

我曾經在個人部落格上發動過一次抗議聯合報污名化精神病友的串連活動,當時也曾經來ptt media chaos版宣傳,活動得到許多人的參與與協助,在此先表達感激之意。

我想說的一點是:向媒體抗議從來就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的家人、朋友,為了那些被不斷傷害、不斷受騙、不斷因為主流媒體而沉淪的台灣公民社會。

TVBS藍嗎?笑話!TVBS一點都不藍,他們在乎的只是市場區隔,他們的面具寫著客觀中立、他們的皮膚刺著泛藍、但是他們的骨頭刻著「我愛錢」;三立綠嗎?放屁!三立一點都不綠,他們在乎的只是廣告收益,他們的連續劇跟政論節目用台語、他們的老闆過去做的是餐廳秀錄影帶、現在播的是5566連續劇,這樣就綠了嗎?

真正的藍,早就死去,真正的綠,早被放棄,媒體沒有藍綠,藍綠是用來區隔市場的,目的是為了在這個收視率從小數點後三位開始計較的血腥戰場中搏得一點基本盤。

TVBS何曾親中?他們何時關心過共產政權下被箝制言論自由的中國人民?他們何時關心過陳光誠、何時關心過吳皓、何時關心過師濤、何時關心過唯色??

三立何曾愛台?他們何時站出來指責周錫瑋打算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他們何時在乎過雲林縣岌岌可危的環境污染、他們何時在乎過自家連續劇的劣質台語污名化了台灣人的形象?

藍綠都是我們才能用的顏色,媒體跟政客能用的顏色只有「髒」!

何須拱手讓出詮釋權!藍是人民的顏色、綠也是人民的顏色,我們要做的是把顏色搶回來,不是怕了媒體,而學著媒體假客觀假中立。

我們要搶回詮釋權,所以要搶回媒體,他們已經把藍綠都弄髒了,弄髒很久很久了....

他們也把我們親人朋友心中的美麗色彩弄髒了,他們對我們愛的人說謊, 他們歧視精神病友、歧視原住民、歧視女性、歧視醜陋、歧視肥胖、歧視同性戀、歧視經濟地位低者...而且逼我們也一起歧視!!

我們不需要客觀中立,我們需要的是透明,以及願意接受檢驗的開闊心胸,我們要向主流媒體抗議,我們不必學習他們的邏輯,我們要告訴他們:Follow us! Because We Will Rule, not you!

延伸閱讀:
我成立的媒體觀察站@Hemidemi

我參與的Global Voices Online翻譯計畫
GVO 翻譯計畫 - Taipedia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
全球之声-全球博客内容中文翻译版

其他:
我目前正參與籌劃「監督NCC與公民審議電信媒體政策」網站。
翻譯freepress的媒體改革手冊。論文荒廢中。

難道台灣人不值得擁有更好的媒體嗎?只因為台灣有兩群在調色盤裡互鬥的王八蛋,所以我們就得忍氣吞聲?怕被抹藍、抹綠....其實是怕被抹髒!

我們能做的太多、太多了...

前進吧!我們要把不求進步的媒體與政治遠遠拋在後頭!!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0 | Comments (31)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1日

名人抱怨媒體錄(歡迎協助補完)

陶喆

六點半新聞話題都圍繞在腥色暴力 ,有八卦沒想法。2002 黑色柳丁專輯。

王偉忠

非常感慨:電視更可以為衝高收視率扭曲事實。談話性節目為了收視率,就極力拉攏衝突性高的基本教義派,在立場上不是藍得徹底,就是綠到不行,台灣等於天天被撕裂。(from天下2004/10/15林照真◎誰在扼殺電視品質?)

朱延平說,

如果要比較對青少年造成的負面影響,立法院亂象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寧願兒子看「台灣霹靂火」,也不要看電視新聞。(7/22/2003,引自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二十二日電))

鄭文華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時,則認為

每部電視劇都教壞小孩子,因為每部戲都有壞人使壞,他說「電視劇就是垃圾,看完就忘掉,就像是吃泡麵一樣,吃完後得不到任何營養」。(同上)

馬英九

這則報導(中時:摔斷腿骨,母住院三天,馬英九蒙在鼓裡)寫得「非常感人,很有愛心」,唯一缺點是「這不是真的」。(2006115日)

林懷民開門見山說,

「聯合報」太「藍」,政治新聞太多,而且觀點雷同,我也希望聯合報不要那麼藍,聯合報現在已經捲入整個政治鬥爭。

從一版到四版,從來沒有公共議題。(王社長:有吧?)No,沒有issue(議題),只有政情及政治人物的起起落落,現在國家的業務,除了兩岸、三通之外,難道沒有別的issue嗎?我們沒有被inform(告知)。媒體應該去監督這些issue。政治人物的攻防,永遠是瞬息萬變地在玩,選舉時也沒有issue,以致永遠在談一個很高、卻不能解決的兩岸問題。

周杰倫的新聞需要每天都有嗎?影劇版四頁可不可變成兩頁?影劇新聞對報紙的生存固然是重要的銷點,但需要每天這麼多嗎?

還有,國際新聞太少……

一個文化起不起來,和媒體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只有吵架的文化,連語言都沒有。(以上皆為林懷民,2006/02/15)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指出,

罵公眾人物對一般民眾來說,可能是種權利,但對有影響力的媒體而言是一種「奢侈」,或許辱罵的當時很爽,但經常以激情為文批評,不僅沒有凝聚社會的功能,反而造成社會更分化,媒體的影響力也會跟著消失。(2005/12/08

郭台銘(2006615)在股東會上,

點名蘋果日報與聯合報兩家平面媒體,表示兩報對於今年三月間有關郭家三峽墓園土地糾紛的報導,已淪為特定人要錢的工具,郭台銘更直率地說出「蘋果不改變,我就改變你」,以及「你(在台灣)上市,我把你買下來」的重話。

郭台銘同時也指出,他私人的事務真的有需要聯合報用一整版的版面來報導嗎?為了這件事,他親自去拜訪聯合報,結果聯合報社長當場道歉。(2006615)

侯佩岑
台灣的媒體生態,已經容許未經求證的傳聞成為新聞頭題,更有記者在完全不了解一個人的情況之下,將他的生平在幾百字內了結。(2005/12/06)

李安無法忍受蘋果日報的扭曲報導,五月3日回到母校台藝大演講,

提到自己如何訓練章子怡演好“臥虎藏龍”的“玉嬌龍”,沒想到隔天竟然被蘋果日報,用聳動又斷章取義的標題說:“李安譏章子怡沒坐相”

李安:「現在年輕人每天就看這些八卦(新聞),腦子會產生什麼好影響?」(2006/05/04)

吳念真

「媒體不要在不經意中傷害別人,再用有限的事情去猜測別人的事情。」

吳念真毫不保留地宣洩對媒體的不滿,描述自己的小妹早上情緒失控打來跟他說「我們可不可以不要上報」,形容身為家中長子,他只是接受、面對及處理該做的事情,並沒有那麼偉大悲情,「我沒辦法決定別人的生命,只是以哥哥及社會的一份子來接受已發生的不幸」,之後更再三痛批有些媒體失去處理真相的能力,直罵說:「台灣新聞是不用證據嗎?說我弟的女兒智能不足,她在唸大學耶!請求證一下,亂七八糟。」【2005-04-04/星報/A1/最新新聞】

吳念真今早在記者會中感傷的說,台灣的媒體和政治人物一樣,媒體太多,自己的工作造成別人的傷害都不知道,已喪失處理真相的能力。他舉例,有些媒體報導他弟弟的女兒智能不足,完全沒有查證,對他家人造成很大的傷害,事實上,弟弟女兒已念大學。【2005-04-04/星報/A1/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林志玲也給台灣媒體一封公開信吧

本文作者為胡耿維,媒體改造學社成員^^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9 | Comments (7) | TrackBack

近年媒體狂亂事件簿(真的需要你!歡迎補完)

標籤:(污名)化、惡意(騷擾)與使用偷拍畫面、(誣報)惡意誣指栽贓報導、(烏龍)未查證而錯誤烏龍報導、(作假)誇飾的作假報導、(八卦)化、(政治)化、(神話)新聞人物、(審判)司法案件挾民粹未審先判、(道德)以主流價值觀道德審判的道德獄、(抄襲)、(愚笨)純粹是記者笨與武斷、(俗媚)尊敬黑道崇敬有錢奢華

----------

1992 (烏龍)張雅琴 誣指潘美辰為女同志事件

1993 (污名)(騷擾)張雅琴 璩美鳳 同志酒吧偷拍

1997 (騷擾)(八卦)(神話)白曉燕

1998 (騷擾)華視偷窺女同志事件

2000.8 八掌溪事件

2000.11 (烏龍)嘿嘿嘿事件 新新聞不作查證任意報導 被告上法庭

2001 (八卦)莉莉和小鄭

2001 (八卦)(騷擾)(道德)璩美鳳光碟案

2002.4 (烏龍)中時晚報南非華工金條烏龍新聞

2002.9 (八卦)(道德)TVBS主播「薛(削)凱子事件」

2002 黃顯洲仙人跳案

2002 (八卦)(道德)鄭余鎮王筱嬋

2002 (審判)涂醒哲

2003 (誣報)口角記者挾怨報復 誣指女法官劫囚

2003.11 (八卦)許純美(持續至今)

2003.12 (騷擾)柯受良過世,媒體直接告知柯母,並詢問她有什麼感想,柯母激動於地上哭泣,東森等媒體全程拍攝,並不斷重播

2003 (騷擾)SARS 壹週刊記者和平醫院採訪事件

2004.2 (騷擾)吳憶樺事件,大批媒體如影隨形跟拍一個七八歲兒童日常生活不斷重播其嚎哭及搶人衝突畫面,學者批枉顧兒童人權...

2004.3 (作假)總統選舉開票灌票造成全國人心憤憤,引發後來為期三個禮拜的混亂

2004 (騷擾)陳義雄家人被騷擾

2004 (神話)陳由豪

2004 (作假)911水災 記者泡水

2004 (作假)一百公斤的記者大哥差點被颱風吹走了

2004 (騷擾)愛爾頓強 機場事件

2004.1 台視記者平宗正殉職事件

2004 (道德)同志轟趴案

2005 (八卦)(道德)陳洛薇中時228事件

2005.3 (騷擾)鴻妃戀TVBS主播婚外情事件

2005 (騷擾)千面人下跪

2005 (騷擾)速聯登山隊意外 媒體擋車要求道歉畫面

2005.1 受虐邱小妹人球案

2005 (騷擾)托兒所所長下跪 記者踢倒靈堂

2005.3 (騷擾)倪敏然自殺事件 夏禕事件

2005 (騷擾)(污名)(政治)楊儒門

2005.5 (愚笨)TVBS最愛演的主播金汝鑫自稱TVBS收到千面人的投書署名為"幻影者"認為犯人可能是漫畫電玩迷

2005.5 (俗媚)蚊哥出殯

2005 (愚笨)禽流感

2005.6 (作假)王育誠自編自導自演腳尾飯事件,該片段上東森新聞S台「社會追緝令」節目播放,眾媒體隨王瘋狂追查,被耍得團團轉。

2005.8 東森新聞台對東森新聞S台的撤照報導

2005 (神話)(俗媚)顏清標兒子結婚

2005.1 (騷擾)澎恰恰性愛光碟疑雲,醜聞版本各家媒體胡亂猜測,媒體窮追猛打,澎哥被逼開記者會落淚道歉

2005.12 (騷擾)余祥詮精神崩潰,攝影機三天兩頭上余家,拍余發病醜態

2005 (作假)吳清和捏造新聞

2005.7 (八卦)林志玲大連摔馬 媒體瘋狂報導

2005 (作假)捏造職棒選手馬力歐吸毒

2005 (審判)職棒簽賭案 未審先判

2005.12 (烏龍)時報週刊於二○○五年十二月刊登於冠華帶女人進出飯店的聳動照片及報導 後證實為假

2005 (抄襲)陸以正抄襲

2006.1 (審判)大學生徐巍豪 蘋果日報等媒體大篇幅報導,大學生不堪沉重壓力,自殺身亡

2006 (神話)(騷擾)張錫銘

2006 (烏龍)聯合報大幅報導大法官駁回NCC組織法釋憲案暫時處分 同日司法院提出聲明否認

2006 (污名)聯合報等多家媒體污名化精神病患

2006 (審判)教師張鴻鈞師生戀 媒體第二天大肆報導,自殺身亡

2006 (污名)(騷擾)台大登山社照片事件

2006 (騷擾)黃芳彥美國休假看病之社區住戶遭騷擾案

2006 (審判)(神話)鐵道怪客 泰安收費站

2006 (抄襲)聯合報黃麗華抄襲pttLions板板友翻譯之文章

2006 (烏龍)烏龍搶救繁體字新聞

2006 (騷擾)藝人葉雯過世 金世傑被逼問

2006 (騷擾)簡水綿被記者路訪到哭

2006 (騷擾)追趙家人追進醫院不顧病患隱私

2006 (騷擾)趙建銘台開案 訪問小翊安

2006 (污名)中天新聞吳淑珍新聞畫面處理

2006 (騷擾)媒體包圍趙建銘座車

2006 (騷擾)記者會上羞辱楊振寧

2006 (騷擾)(作假)東森記者採訪陳幸妤前男友林子欽的假新聞(多麼廉價的獨家)

2006 (烏龍)閃靈樂團freddy連署偽新聞 中國時報無中生有

2006 (愚笨)中職票房不好 記者怪罪陳金鋒

2006 (神話(烏龍))黎文正

2006.7 (作假)馬英九赴日未見到安倍,中時捏造假新聞報導二人會面情形,遭日本產經新聞嚴正駁斥,中國時報總編輯說沒意見...

2006 (騷擾)(神話)阿卿嫂

2006 法警記者互毆案

2006 陳純甄事件

2006 (誣報)卡神帶國旗看棒球加油被指賣國旗(中天新聞台「卡神免費國旗變商品」事件)

2006 (騷擾)TVBS記者緊隨陳幸妤逛街,一路訪問惹她發怒罵人 最後還把剪成新聞報導播出...

2006 (騷擾)王建民家人被騷擾

2006.8 (烏龍)趙建銘賣鑽戒假新聞,聯合報放頭版

2006.8 (污名)把日本來台相撲選手旭鷲山老婆當酒女 蘋果日報鬧笑話

Posted by portnoy at 03:02 | Comments (34) | TrackBack

2006年08月20日

2006年08月19日

林志玲也給台灣媒體一封公開信吧

報導者與被報導者之間一直是彼此妥協、互相利用的,而台灣電子新聞媒體數量眾多卻又流於同質的結構讓問題變得更嚴重,讓兩種最為惡劣的窘境朝兩個極端不斷擴大。首先,這樣的媒體很容易為了搶獨家而受到強勢消息來源的利用,反而成為居於弱勢,缺乏判斷力的傳聲筒;再者,這樣的媒體也很容易為了避免獨漏而以眾暴寡,造成強勢媒體剝削弱勢消息來源的問題。所以久而久之,媒體的雙重獨立性--對消息來源的獨立性以及對其他媒體的獨立性--就消失了。

所以媒體一邊扮乞丐,一邊裝強盜,這倒還好,問題是媒體常常搞錯角色,或是任意變換角色。對媒體來說,王建民是強勢消息來源,但是王建民的家人卻是弱勢消息來源,媒體在王建民前面當乞丐,卻在他家人面前當強盜。更有可能的是,媒體因為在乾乾淨淨的王建民那討不著打賞,所以就轉而拿比較容易下手的家人來綁架勒贖。

這樣的情形屢屢皆是,但我腦中卻浮現一個類似但又不太相像的案例,林志玲。林志玲是台灣演藝圈的一個異數,不管媒體怎麼寫都不生氣(2),記憶力好一點的人應該也記得之前她發生墜馬意外後,媒體也是無止境地瘋狂報導,連新黨都抱怨他們的中國之行被林志玲的版面擠掉了。

當時的情形和現在很像,很多台灣閱聽人也在連續報導轟炸之下大喊受不了,什麼大連醫院怎樣啦,中國醫生技術怎樣啦,設備怎樣啦,暴龍有沒有去探望啦,有沒有變裝啦,有沒別的追求者跑去探病啦,用的藥有鴉片啦,劑量多少多少啦,有沒有發現隆胸啦,台大醫院有沒有差別待遇啦...(儘管我現在很希望天天看林志玲的新聞,而不是陳水扁施明德這些老男人的鬥嘴),在沒有辦法直接從林志玲口中取得新聞的時候,媒體很自然地轉向她的家人朋友,更何況她的父母本來就算是半個公眾人物。

記得當時林志玲的家人也對媒體表達了不滿,林志玲好像也有稍微表達過意見,但如果當時林志玲自己也給台灣媒體一封信,或許現在的媒體局勢已經大不同。舉例來說,以下是一些藝人對媒體的看法:

侯佩岑1

受訪者的回應,如果不符合記者們心裡的答案,當天的訪問等於零,完全沒有作用。當新聞走向已經成為既定時,當事人再多做解釋也無法影響記者筆下的辛辣文字。「會不會有壓力呢?」記者問我,「當然會!」我回答。這股壓力不會消失,因此要繼續生活在這環境之中的生物就必須適應,原來達爾文的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也可以套用在現今的媒體生態。
侯佩岑2:
台灣的媒體生態,已經容許未經求證的傳聞成為新聞頭題,更有記者在完全不了解一個人的情況之下,將他的生平在幾百字內了結。雖然面對輿論還是會在意,但我開始學習釋懷,因為凡事只要盡力去做,勇敢面對,最後絕對會比媒體筆下的辛辣標題來得踏實。
侯佩岑3:
但在複雜的社會風氣之下,身為公眾人物如果要幸福,就不能低估輿論的影響力。一張偷拍的照片、一篇不實的報導,就可能讓結婚多年的夫妻反目,怎能不慎?
潘儀君:
可不可以不要再為了填滿過多的整點播報丟一堆垃圾給閱聽大眾?還堂而皇之冠上"觀眾有知的權利"或"報導真相的責任"這類大帽子.那些雞雞鳥鳥的事自然有相應的媒體樂於報導,觀眾需要的是有助正確思考的呈現,別忘了:我們不僅是台灣人,也是地球人!
胡瓜:
看到很多新聞事件
是真若假
若有似無
似乎不重要
重要的是劇情能懸疑曲折
引人入勝
用輕鬆的心情看待
也許真的事實是什麼已不重要了
康康:
有很多银色情侶會分手 其實媒体也要付一些責任 打開电視 同樣的新聞 一播再播 從施明德的倒扁開始 又有人出來 反施明德... 包括曾經支持他的人還有他的前妻 李慧芬的事情 也是一樣 包括她欠人家的錢 也就是她的債主 這個世界上 到底誰是好人 誰是壞人 好人都不能犯錯嗎? 壞人都不能改過嗎? 我只想 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 那些 一大堆 狗屁嘮叼 亂七八糟的事情 我已經不想再去探討 它的對與錯 一個人 最好從現在開始 都不要犯任何錯 都不要有任何把柄被別人抓到 尤其是 "公眾人物" 要不然 媒體的報導 一天24小時 不停的重播 又重播 你走到哪裡 都要去面對 該如何是好呢? 所以 若要人不知 除非己莫為 就像 我這一次 談的感情 是很認真的 又有多少媒體是真心希望我是開花結果的? 其實 我也不會怪他們 因為 競爭太激烈了! 人 通常 為了往上爬 都會不擇手段 我講的是 普通的人 那些有良知的人 應該了解我在說什麼!
蔡燦得
大部分的人都是從外人(媒體?)的角度認識我
但其實雖然我做這個工作那麼幾十年了
我還是不懂得如何在媒體面前
呈現真正的"我"
所以我很不喜歡那個在媒體中出現的"我"
總覺得那個世界充滿了討好
充滿了不自然的情緒與表演.
邱崎雯:
我想請這位人士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並不是所有藝人都會主動去提供消息給媒體~而我更不會因為這樣的報導提高個人大幅知名度~如果妳也清楚媒體的文字遊戲~那麼請你在下次下筆前多多自重~
楊千霈:
唉....
希望大家不要只看到表面的報導
有時真的沒發生過的事
是要如何回應呢
那篇報導很多事情都有盲點
事情的真相真的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樣嚴重或是誇張
我也不想去一一澄清解釋了
公理自在人心
有時社會的現實面就是會欺負那些不會耍手段的無辜老百姓
言盡於此
王怡仁:
只是難免還是會想 你們下筆時 難道不會先將心比心一下嗎 你們把我塑造成一個 連我自己都不認得的人了
胡凱欣:
看著媒體報導他們的姐弟戀,我很慶幸我不是正在吃東西,不然我肯定連胃酸都給它吐出來,如果你們是真心相愛的,沒有任何目的,媽的,我頭給你!小男生的外型其實還蠻不錯的,你就不能踏踏實實的走演藝圈的路嗎?以為炒這低級的新聞就能大紅大紫嗎?你真的太天真了!你在康熙那假得要命的樣子,真的很想賞你兩巴掌!媽的,沒出息的傢伙!
其實還有更多主流藝人早就透過各種管道(最近通常是blog)表達他們身處媒體產業,卻被只要八卦醜聞的媒體壓的透不過氣的感受,他們也常常希望媒體關心他們的戲劇、音樂、表演,而不是緋聞緋聞緋聞...非主流就更不用說了。這些名人其實都應該挺身出來站在第一線要求媒體改善,因為正是這些媒體的淺薄報導讓台灣的唱片界、戲劇界越走越僵硬,越走越看不到未來。

王建民站在制高點,給台灣媒體一封訣別書,頓時讓媒體改革沸騰起來;要是林志玲等名人,包括運動球星、作家、藝術家、藝人、歌手...也願意站出來給台灣媒體一封信,認清現在這種品質的媒體對自己和整個業界只有傷害,沒有助益,媒改大業豈能不成?

延伸閱讀:
亞典波羅的伊謝爾倫日記(Attemborough's Iserlohn journal) - [活動] 8/22鬥陣相挺王建民,抗議爛媒體!

又做了一個版本的影片...

Posted by portnoy at 07:33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8日

透過「轉型」,達到「正義」

根據中文維基百科,「轉型正義」的意思為:

轉型、新興民主國家對過去政府錯誤暴行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通常具有司法、歷史、行政、憲法、補償等面向。簡言之,即對過去的迫害者追究其罪行,對過去取得不當的利益予以追討。但還要探討「集體不正義」的狀況與避免「選擇性的審判」。轉型正義是遲來的正義,也有可能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與法治國原則中的正當程序原則。
所以就我看來,「轉型正義」首先要有民意的基礎、其次要有前瞻性的訴求、最後要有被賦予信任的執行者,否則將極難以落實,不然,即使新政權想要落實,也很容易讓轉型正義變成「清算」、「復仇」、甚至是某些人口中的「放屁」。

但是轉型正義到底對誰有好處?有人說對過去曾經被迫害者有好處、對過去利益被侵佔者有好處、對新政權有好處...或是更高瞻遠矚一點:對未來世世代代的人民有好處,但從沒人認為轉型正義對舊政權有好處,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大部分的時候,舊政權就是因為不願承認過去的錯誤而下台的。假使舊政權在位時就把過去的帳清乾淨,那麼舊政權也不再是舊政權了,而早已蛻變為勇於面對負責的新政權。

所以,轉型正義只站在正義那一方,與政權新舊沒關係。如果一個新政權沒有民意基礎、也沒有前瞻訴求、更沒有能被公民信任的執行者,那就奢談轉型,也別提正義了,只能留待更新的政權來取代--如果這個政權是正義的。
(至於什麼是正義...每個時代,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定義,所以在此先不討論)

雖然我這篇要談的是台灣新聞媒體,但是我覺得道理是一致的,畢竟在台灣,媒體跟政治向來糾葛在一起,就像相約殉情的一對男女,腳上纏著實心的金球,直墜深谷。新聞媒體跟政治人物一樣,都必須靠著取得人民或閱聽人的信任才能被選擇出來,而我們都知道,信任的因素有很多,多半的信任建立在非理性的情感與不完整的資訊;信任也絕非二元概念,更不只是光譜分佈,而是複雜地與其它心理因素、客觀因素糾纏在一起的立體圖像。

在台灣,相較於政治上的轉型正義,新聞媒體的轉型正義更顯急迫,因為台灣早已進入媒體政治時代,而非過去的政媒雜交時代。在媒體政治時代,政治已經不再透過媒體呈現,取而代之的模式則是「大眾商業媒體塑造一切政治的議題,與一切議題的政治」。

目前看來這個模式沒有逆轉的可能,卻有「轉型」的契機,也就是說,隨著我即媒體的出現,上面這句話有望可以改成「公民媒體塑造一切政治的議題,與一切議題的政治」,媒體的轉型正是關鍵。

政治上談的「轉型正義」裡,轉型並不必然為了達到正義而存在,只不過政權幸運的轉型了,人民因此得到應有的權利了,所以開始呼喚正義;而轉型正義要不是新政權的第一要務,就是最後殺著--有自信有擔當的政府會將轉型正義視為第一要務,因為她知道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反之,沒理想沒骨頭的政府會將轉型正義當作最後殺著,因為她知道要死永遠要找個墊背的。

我所說的媒體的「轉型正義」在台灣已經實踐過一次,就是從政媒雜交模式轉型到早期媒體政治模式的時候,那是第一波轉型,也的確達到了不少正義,包括言論自由等等。但是第一波轉型之後帶來的正義被濫用了,濫用的程度有多麼嚴重,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看法,但我要強調一點:在台灣,媒體濫用第一波轉型後正義的程度已經足以徹底毀滅台灣的民主,毀滅信任、毀滅溝通、毀滅人性...相較之下,李家同先生只能算是小小的正義濫用者,儘管他是個很標準的濫用者代表。

所以我們極需要第二波媒體的轉型,目的是為了透過這次轉型,讓上一波轉型過後被媒體濫用的正義得以重新回到公民手中,並且細緻化正義的含意。第二波媒體轉型將以尊重多元價值為基礎,以互動互助為實踐方式,以分散的群體智慧挑戰僵化的媒體組織,將公民的力量滲透到日常媒體消費活動當中:公民以提昇進步社會作為選擇與拒絕媒體的依據,並進而以創生、連結、改作等等方式,革傳統媒體邏輯的命。

當公民再次從商業媒體手中搶回正義的詮釋權之時,媒體亦已轉型,因為我即媒體,媒體即我。


web2

Posted by portnoy at 03:46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2日

真※媒體卸責十八招 -改- EX+TURBO ∞㊣

第一招:
將錯誤歸於其他競爭媒體,表示自己與他家相較之下並沒有顯著差異。

第二招:
將錯誤歸於收視率,表示自己也不希望這樣炒新聞。

第三招:
將錯誤歸給觀眾的「認知不同」,表示觀眾過於主觀。

第四招:
將錯誤歸給部份工作人員疏失,表示問題是少數人犯下的。

第五招:
表示遺憾。

第六招:
表示新聞自由不容侵犯。

第七招:
表示政府刻意打壓。

第八招:
表示昨日種種有如昨日死,今日種種有如今日生...儘管這句話每天都得說一次。

第九招:
表示報導並無此意,大家誤會了。

第十招:
表示只有少數觀眾批評,多數觀眾其實支持(儘管我們永遠不知道多數觀眾是誰?)

第十一招:
表示會自律。

第十二招:
表示過去也曾作過好報導。

第十三招:
用更多報導掩蓋過去。

第十四招:
表示關心。

第十五招:
表示絕無此事。

第十六招:
表示這在正常報導範圍內。

第十七招:
表示自己只是傀儡。

第十八招:
表示整個社會有病。

延伸閱讀:
Benla' Blog:媒體卸責十八招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3 | Comments (4)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0日

「今日晚報」能給你什麼

中時晚報雖然結束了(很多人還不知道),但是在中時晚報關門不久之後,中時電子報上就出現了「今日晚報」,大概於每天下午三點左右會登上中時電子報,昨天更推出了以報紙版面編排的PDF檔供免費下載,報紙名稱就是「今日晚報」。

我本來還以為今日晚報的意思只是「今天的」晚報,沒想到真的成為了官方稱呼,挺有趣。不過,我還搞不太清楚此舉的目的為何。

在台灣,晚報的市場一直不大,隨著電視、網路,以及股票PDA等新媒體的出現,還有人們生活作息方式的改變,這幾年更是境況淒涼,因此收的收、倒的倒,報社老闆棄如敝屣,報社勞工的下場更是慘。

晚報的新聞一向更有小報特色,原因當然是為了競爭;不過蘋果日報來台之後,偽君子怎麼也敵不過真小人,更何況還有那麼多比小人還不如的電子媒體,聲色俱全,晚報真的很難辦。

PDF的線上報紙閱覽方式是很懷舊的,這是一種改變最小的線上新聞。很多讀者蠻喜歡這種閱讀方式,一來不浪費紙張,二來又能回歸過往看報的習慣,對廣告主以及報社來說也是如此,起碼過去累積的版面編排與廣告可以不用大幅調整,讀者的閱讀動線也比較能預期。但我個人並不喜歡這種方式,因為網路的多媒體性質以及多對多互動的一切特性都無法呈現在PDF上,我認為這是線上新聞的一種停滯。

而在中時電子報上,這不僅僅是停滯,更是一種倒退,因為中時電子報並沒有將提高網站本身的可讀性與可互動性視為第一要務,反而先做起了PDF的「今日晚報」,更何況,在中時晚報裁撤之後,並沒有晚報排版與編輯的編制,因此「今日晚報」的版面編輯任務大概全由中時電子報負責,這需要額外的勞動,而這勞動應該先用在改善令人詬病的中時電子報網頁呈現方式才對。

我一直認為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東森新聞報等新聞網站背負太多母報或母公司的包袱了,也似乎不太願意甩開這些包袱,儘管他們彼此之間都是獨立運作的。在沒有辦法產出太多原創內容的情況下,電子報或網站的新聞內容或許必須仰賴母報或母電視台,這沒關係,但是發揮網路的潛能卻是電子報必須要自己扛起的重任;但是依我看來,電子報的呈現形式多半還是困守在傳統媒體的上對下、一對多傳播模式中打轉--網路明明可以做到那麼多,但是電子報選擇故步自封。

順帶一提,台灣入口網站的新聞區(例如改版後的Yahoo新聞、蕃薯藤新聞、PChome新聞等等)都不約而同鼓勵新聞讀者弱智化,好像把新聞讀者都當成小孩子一樣,用什麼「發燒」、「哈燒」、「好玩」、「溫馨」、「高興」來形容新聞,這樣只是更傷害新聞的專業性,讓新聞更媚俗。再加上入口網站的新聞來源多半來自於品質堪慮的台灣媒體,間接成了傳播錯誤與偏頗資訊的幫凶。我對入口網站要求過高嗎?這要看入口網站對自己的要求以及對社會責任的承諾有多低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5:26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9日

BusinessWeek與路透社

這兩家媒體近來都被部落客抓包,不過應對方式大有不同。

首先是BusinessWeek上一期大篇幅介紹了Digg以及其他的Web 2.0年輕新貴如何又如何讓人稱羡,但是完全誇大的報導方式--例如說Digg的老闆已經賺了六千萬美金之類的--根本就毫無事實根據,只是媒體最愛唬人的「估價報導」罷了,根據的消息來源多半是「據稱」、「據指出」,或是「很多人都說」之類的,不過是創投公司的想像。在還沒真的拿到鈔票之前,不管digg值多少,也不能把標題下為:How The Kid "Made" 60 Million in 18 Months...這可是過去式啊!(這在台灣新聞報導中到處都是...)

根據Scott Rosenberg對BusinessWeek的這篇批評,BusinessWeek下的這個聳動標題只出現在封面上,在內文中並未再次提到,而且這標題是最後出刊之前才修改加上去的,因為「某些好高騖遠的編輯」想要透過這種方式吸引讀者的注意力,我想的確是成功了,不但博客網的方興東在他的blog上貼上了這些矽谷男孩的照片,頗有效法之意,他這一篇更在Myshare前幾天的資訊類熱門書籤佔據了第一名的位置。

所以Rosenberg就說了:

Now the magazine can either publish a correction, which I doubt it will ever do, or live with the diminished credibility it deserves.
這句話真好,只可惜BusinessWeek好像學會了台灣媒體的「打死不認錯新聞學」,雖然學的還不夠道地、不夠熟練...不夠無恥。所以BusinessWeek這篇Web 2.0創業家的專題報導出了問題,卻不敢面對部落客的指正,根本就是反Web 2.0的代表。

我之前因為路透社對草根媒體的友善(例如跟GVO合作)感到驚訝,對這家通訊社的好感度增加許多,而這次路透社出的包已經有很多主流媒體報導了,事情就是路透社的攝影記者「修改了」一張空襲過後,貝魯特廢墟冒出黑煙的照片(修的技術有點差),他們的處理態度也如我所預期,讓我非常佩服與滿意,以下引自BBC的報導
路透社新聞編輯保羅﹒霍姆斯表示,"公司認為,去除圖片上的灰塵,將不會導致圖片看起來像現在這個樣子。因此,哈吉無法說服公司相信他的解釋。"

霍姆斯說,這次事件表明我們在編輯過程中出現了漏洞,但路透社在發現問題後立即採取補救措施,並加強了編審工作。

路透社圖片編輯斯盧科韋尼表示,哈吉的行為嚴重影響了公司對其稿件的信任,公司已經刪除了哈吉在資料庫的所有圖片。

斯盧科韋尼還在一份聲明中說,"哈吉擅自修改紀實新聞圖片的行為,嚴重違反了路透社的新聞準則。"

路透社還表示,網友的監督使媒體變得更透明、更值得信賴。因此,路透社公司歡迎網友的監督。
你會因為這次事件對路透社失望嗎?我不會,因為路透社承擔起一切責任,承認編輯過程有漏洞,馬上更正,並且歡迎部落客繼續監督。我覺得路透社真的抓住了「讀者知道的比你多」與「訓話不如對話」這兩個重要概念,犯錯沒什麼大不了,認錯才真的是了不起。

反觀台灣新聞媒體...算了,我不想反觀了,那會讓我想反芻。


資料來源:
Traditional Media's Latest Credibility Hits | Center for Citizen Media: Blog
勞虎跑得快 » Blog Archive » 矽谷最有價值的單身漢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4 | Comments (4) | TrackBack

黎以衝突不只四個禮拜



這麼簡單的事實,為什麼那麼難理解呢?
(感謝asyurawar提供影片來源)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4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5日

[摘]一吐怨氣!

最近真的是很悶,還好老師的文章幫我一吐怨氣:
(ps. 以下鍊結內容為中時論壇版本,老師的blog過幾天或許會有原始版本)

獨立樂迷,還需大眾媒體?

因為我們早已厭倦,媒體大量不成比例的隨政治人物空轉,又無能地只想到以置入性行銷、煽情版面來維繫自己的生存。不需大眾媒體宣傳,這些全球的獨立音樂祭號召力,同樣愈來愈茁壯。不需大眾媒體宣傳,只要有特色有內涵的獨立文藝活動,愛好者仍會透過部落格、同好討論區奔相走告,讓這些活動擠爆愈來愈多早就不從主流媒體獲取資訊的人。因為有網路,以及隱身在各個角落勸供資訊的部落客寫手,大眾媒體以及其中的記者,可能是繼唱片工業後,另一批即將瓦解的工業及失業的工作者。

Lousy Taiwan Mass Media, Listen:

We Don't Need You!!!!!


update:
另外還有兩篇投書(分別在自由廣場與蘋果論壇)也幹譙的很合我意:
[蘋果]網路公司欺負使用者(徐挺耀)
樂多拍賣也不收費,kijiji市集也不收費,國外有更多便宜的網站轉址服務,有更好且免費的web2.0服務,台灣的網路使用者該為自己的權益覺醒,促進競爭,最後受益的是所有使用者,更何況多花一點點時間就可以找到比這些自大的網路公司謙卑的服務,而且它們很多都是免費的 !
左批Yahoo,右批PChome!

[自由]道德公關秀(卡維波)
...開放社會的電視不應該禁絕性題材的存在(與中共電視對比即可知),而且各種分級(普級、保護級等)的尺度也應該隨著社會變遷而開放,以免造就與現實脫節的偽善,反而讓下一代無法平實地討論性事。再者,性的題材很容易被認定為低俗,然而低俗卻又是個充滿階級主觀判斷的觀念,特別是,下層草根民眾的趣味很容易被認定為低俗。凡此種種都說明了,NCC作為一個新興機構,對「掃黃」更應該謹慎從事。
切中NCC正在製造的虛無道德光環...請NCC加把勁進行結構改造,不要一直對內容開罰了,更何況該罰的不罰,只挑軟柿子吃。

....主流媒體只剩下讀者投書有點用處而已了。

update 2
剛剛逛到這一篇,怨氣又累積了不少。台灣各行各業都被媒體惡搞,寫一些胡說八道的新聞、下一些聳動有餘的標題:
黑色大屋漫畫論壇--嚴重抗議,不專業的記者
新聞媒體打壓台灣獨立音樂、抹黑台灣漫畫家...要把所有創意文化都搞殘了才開心就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5 | Comments (4) | TrackBack

給台灣線上新聞網站:請讓讀者回應與新聞報導顯示在同一頁面

簡單來說,是否可以請各家新聞網站將每一篇報導都變成類似開放迴響機制的blog entry,讓讀者閱讀新聞的同時就可以看見讀者的迴響,不要再把讀者的回應放在一個或兩個點擊之後。

如果有任何新聞網站負責人看見這一篇,請試著考慮這個微小的請求,我非常冀望能夠實現。

當然,如果沒有開放迴響的新聞網站,也請儘快開放。


Posted by portnoy at 01:14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6年08月03日

殺雞不足以儆猴

很多人都對這起鬧劇發表意見了,我沒有什麼更好的看法,所以就先摘幾篇我認同的文字好了: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官官相護的共犯結構

這下好了,法警們一怒之下想殺雞儆猴, 結果惹到了比鄉民們更不能惹的媒體,這下一發不可收拾, 跟黑衣人模式一樣,媒體開始放慢畫面,圈起來, 法警A-眼鏡平頭男叫XXX,第幾期畢業、服務幾年了、 法警B-禿頭扯髮男叫XXX,有幾個小孩、曾經幹嘛幹嘛… 「嘿嘿嘿,敢打我,我把你們家祖宗十八代全部公布出來…」 文化流氓、怪獸,已經不足形容這種扭曲變態的媒體了。

Gaze Me & You: 法警媒體衝突
問題是,沒有媒體自我檢討說,如何自我節制,大家都有采訪【自由】,如果法警都不管,各位媒體的【自由】就被自己給淹沒了,然後媒體間的推擠,彼此的衝突就是會出現。 媒體如果能夠自律,為何需要這些人;法警、自己請保鏢、黑衣人等等,請問駙馬爺這位明星被告的人權如何維護?!

就祇是日誌: 凌駕一切的第四權
昨天台北地方法院前的「三立朱文正事件」更說明了一切。媒體幾乎一面倒的批判台北地院的法警。台北地院發言人劉壽嵩法官出面說明:「法警是因為朱文正踹人並口出惡言,所以才加以逮捕」。三立電視新聞主播卻只一句話:「那是法警的片面之詞」。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碎唸]檢察官加油 vs 新聞自律
今天只是運氣好,給你K到個法警,然後法警也很不爽,拉人進去,造成新聞事件,讓你們有機會大做文章。這樣搶下去,搞不好是兩個攝影相鬥,然後變成一場大混戰。最好此時,你們都會用同樣的比例做新聞。根本就是新聞價值判斷有問題,派一堆人去擠什麼擠~,拍出來還不就是某人進地檢署,然後出地檢署。真是~~沒人教你們怎麼做新聞嗎?!這是集體規格化、弱智化。

這次的事件兩方皆有錯,但是看看眾家媒體於事件之後的偏私報導與他們過往的紀錄,難道說公民得選擇「警察暴力」或「媒體暴力」其中一方來支持嗎?兩者都該被譴責才是。但是我看見現在有人急於利用這起事件,反而選擇性地忽略任一方的缺失,我很不能理解。

三立本身何嘗不是想利用此一自家人鬧出的事件提高短暫的收視率呢?而其他家電子媒體則樂於將此一事件上綱為趙建銘擁有的特權,然後再順理成章地將新聞往「高層操控司法警力」、「總統府頻施壓」、「政治力介入媒體」、「新聞自由淪喪」等議題進行建構;當然最終還是為了繼續在藍綠亂鬥鬧劇上加入更多佐料,以便有新聞可作,而藍綠政治人物當然也樂於配合演出鬧劇,說幾句毫無建設性的風涼話,儘管他們什麼都不懂。

與其說媒體要替朱文正討回公道,我倒覺得朱文正成了被媒體利用的可憐棋子...而真正的問題核心:「媒體採訪秩序」與「警察執法適切性」反而無人關心了。

還好台灣記協與集遊惡法修法聯盟於昨天8/2召開的記者會釐清了許多觀念,例如記協提到媒體往往不顧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權益,強迫他們衝鋒陷陣,這跟平中正事件有何不同?我認為記者應該先向媒體上司求償才對。
另外代表集盟發言的張緒中先生也說得很好,儘管我覺得集遊惡法修法聯盟也有利用朱文正之嫌:
這次三立記者的事件,受到很多人與媒體的關切,已經相當幸運。受到憲法位階保障的人民請願訴願權利與言論自由,社運團體以集會遊行方式代表弱勢族群表達意 見時,經常受到警方阻撓甚至逮捕、默默地被帶到警局地下室製作筆錄時,卻不見得獲得媒體和社會大眾關注,令人感到悲哀。張緒中指出,身為工會幹部他可以同 情第一線執法人員的辛苦與無奈,但是,執法者穿上制服即代表國家面對民眾,對於弱勢者要靠集會遊行的方式表達意見,卻面臨被捕或起訴的命運,如此一來,執 法者不過是貪腐政權底下帶槍的保全。最後,張緒中指出,不論是三立事件或者諸多的集會遊行現場警民衝突事件,現場指揮官應該負最大的責任,而不是由第一線 的警員出面道歉了事。
而集盟在會後的發言更切中了我之前利用公民記者身份前往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現場的矛盾,也是我之前試圖想要表達的:
每次有重大案件,法院門口總是被媒體,尤其是SNG車團團圍住。既妨礙交通又阻擋法院進出,但是,警方從來沒有援引「集會遊行法」的「禁制區不准集會遊 行」或「未經許可不准集會遊行」的規定來規範媒體。反之,媒體以外的民間團體或個人,到法院門口舉個牌、喊喊口號,就立刻會被警方警告要舉牌驅離,這樣即 使沒有妨礙交通與人員進出法院、更沒有干擾法庭秩序,也會受到「禁制區」或「許可制」的箝制。集盟質疑,媒體是「人民」發聲的「媒介」,結果「媒介」有權 阻礙交通與法庭秩序,而「人民」卻要受到集會遊行法的管制,情何以堪?
豬小草在HemiDemi上開玩笑說下次大家都和我一樣戴個記者證去抗爭好了--這就是我要凸顯的荒謬之處,如果記者有特權可以不受集遊法限制,那我就成為記者!

最後我還是要說,警察暴力與媒體暴力都是公民社會不能忍受的,切勿因為對其中之一的痛恨而選擇性地支持另一種暴力,這是不對的。

ps. 台北縣議員黃林玲玲跟新莊市長許炳崑又開始代替利益向北縣府施壓了,而縣府方面也很快地就「接受了」這股壓力,隨即打破七月三十日的連署承諾「不會強制搬遷樂生院民」,決定召開一場「安置會議」,而且:
此次台北縣政府的會議出席者中,院民自行組成的樂生保留自救會未被允許出席,只由縣政府授權樂生療養院院方「通知」兩名院民出席,毫不尊重院民的自治組織和自主意願。
自備人頭跟橡皮圖章的北縣府真是了不起!我倒是對一群里長想要去北縣府靜坐這檔事很有興趣,尤其是到時候警方的態度。看樣子我的公民記者證又可以派上用場了。

延伸閱讀:

警察原來才是最厲害的打手?

ps2. 陳總統水扁先生也知道台灣媒體很爆炸,但是他真的很會正面思考,好像不知道台灣媒體會亂成這樣,他的媒體改革政見淪於空談六年要負上很大責任(他自己也付了很大代價),更何況台灣影視產業明明就已經低迷到不行,比起其他國家來說根本沒有東西可拿去海外市場賣。少數幾部粗製濫造的偶像劇就想颳台風,更只端得出「設立獎項」這種鼓勵措施,真是夠了:拋磚引玉、新「颱風」

Posted by portnoy at 07:49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6年07月30日

以色列跟美國都不希望你看,所以別看!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8 | Comments (20) | TrackBack

在公民心中,樂生的新聞價值高過許純美

響應青年樂生聯盟的「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許多平常在網路上耕耘的部落客背起了行囊、帶著數位相機或各式「聰明行動族」(Smart mobs)的必備傢伙,紛紛於七月二十六日當天前往國民黨八德大樓,發揮出Web 2.0時代的「我即媒體」力量,試圖與主流媒體的僵化框架與偏頗描述抗衡。

陳情活動前幾天,便有不少部落客獲知活動消息,旋即發表支持文章,盡力透過個人部落格宣傳。例如廢業青年日記的部落客Wenli便一連發表多篇文章支持樂生,並且發揮個人幽默與創作力,透過改編知名漫畫《二十世紀少年》的方式,讓台北縣長周錫瑋說出了心裡話

長期關注樂生議題的部落客munch也再次透過他文情並茂的文章,在活動前夕向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喊話。munch在〈726樂生不死!--馬哥,你的青年選票來了〉一文中不但呼籲讀者前往國民黨聲援樂生,更間接批評了馬英九早已失去真正的老國民黨魂。

部落客dreamf目前是新聞傳播研究所的研究生,同時也是東森電子報的實習記者。他不但對於媒體內部問題有高度敏感性,平常也在個人部落格「夏天的味道」上針砭台灣媒體現況。除了反省主流媒體,他也寄望透過部落格將他所見到的「真實」傳達給每一位網路讀者。726當天dreamf便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前往國民黨黨部,回去之後更馬上針對當天的現場情形,在他的個人部落格上寫下了一篇圖文豐富的報導:不滿暴力迫遷 樂生自救會國民黨前怒吼!

部落客Portnoy(作者本人)雖然在南部唸書,卻也從嘉義前往台北實地參與了這場活動,並留下不少照片影像紀錄,當然Portnoy也將自己當晚六點離開前的所見所聞做了完整的文字報導,請見〈726記實〉。

銜接dreamf與Portnoy的兩篇報導,部落客 瓦礫 詳實地報導了726晚間至727的現場情形。從他的文章中,可以清楚看見在樂生聯盟成員與馬英九會面之後,警方態度反而變本加厲,打算驅離在場群眾。

除此之外,許多部落客在看見這幾篇公民記者的實地報導之後,紛紛表達了對樂生的支持,與對政客的不滿。多篇與樂生相關的文章與報導也高居這幾天來台灣兩大社會書籤服務網站HemidemiMyshare的收藏與點閱排行榜前三名,可見,在自由、多元、由下而上的網路空間中,台灣的部落客與網友正以自己的力量設定屬於人民的議題,不再任由主流媒體餵食;而各式各樣的Web 2.0服務,也讓公民記者擁有不亞於主流媒體的多元傳播管道。

(本文亦刊登在苦勞網)

感謝赤道企鵝的729實地報導紀錄,圖片跟文字都很好(真的很感激):
Life Is Colorful (記錄觀點):樂生阿嬤:「恁捺那麼憨啦,馬英九掂呆裡底吹冷氣,捺ㄟ睬阮!」

就在阿嬤坐下來之前的幾分鐘,阿嬤跟阿公一樣也在勸著學生,這次我站得比較近,也或許是阿嬤說得很大聲,我聽得很清楚,阿嬤說:「恁捺那麼憨啦,馬英九掂呆裡底吹冷氣,捺ㄟ睬阮!」。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6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6年07月28日

MySpace條款:DOPA

根據Techcrunch的報導,美國眾議院已經於昨日以410票對15票通過5319號提案,也就是「刪除線上掠食者法案」(Deleting Online Predators Act, DOPA)。如果法案實施,以後學校與圖書館等公共設施都必需要封鎖包括MySpace在內的社會網絡服務,不然就會失去聯邦政府的網路補助。這個法案是有年齡分野的,未成年人一律禁止,但是成年人可以申請使用。

德州共和黨眾議員Ted Poe表示「社會網絡網站像是MySpace和聊天室讓性犯罪者能夠登堂入室,誘拐你家小孩」...這位議員好像不知道網路本身就是社會性的,要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不是限制未成年人使用,而是該落實「數位資訊素養」教育(以後再談),不然每一種媒介都該被封鎖,何止網路?可以想見,這個法案在實行時會產生很多爭議,因為以這個標準,所有Web2.0服務都要遭殃。

我越來越以台灣的網路自由為榮了...儘管我不免擔心那天會有個豬頭立委也跳出來說要仿照美國的先進立法...(例如李慶X...)


延伸閱讀:
Chat rooms could face expulsion | Tech News on ZDNet
TeacherSource | learning.now . Panic! at the Capitol: The House Passes DOPA | PBS

7.29更新
Lost Remote TV Blog :House votes to ban social networks in schools

So let's see. Sen. Ted Stevens — who heads up the committee that regulates commerce on the internet — proves to the world he has no clue how the internet works. And then lawmakers — with the midterm elections just a few months away — pick an issue that will score some points with suburban voters who think the internet is crawling with predators. And why's does Middle American think that's the case? Because the news media (thanks, Dateline NBC) loves to hype it. And not only hype it, but over-generalize it. Now we have a bill that's over-hyped, over-generalized and just downright silly.
台灣傳統媒體也超熱衷於污名化網路的,或許火就會這樣燒起來也不一定。

Posted by portnoy at 16:40 | Comments (17)

統統一句話解決!

最近想寫的東西太多,擠在腦裡又丟不出來,乾脆偷懶,都用一句話解決好了。

1. 部落格、政治、公民社會(其實寫過了)
茄苳樹窠:壯大公民社會,如何去做?
哈囉~ 馬凌諾斯基 - 一個人的學運?
Sounds and Fury:部落格如何改變政治?
結論:台灣政客跟媒體都無恥,再有抱負的部落格都改變不了無恥。
update:冷飯熱炒(我還是很想推起來就是了):台北、高雄的部落客們,動起來吧!

有感於此,小弟在此倡議,希望邀集北高兩市的部落客成立候選人監督與選風端正小組,儘早開始籌劃收集資料,讓所有人都能透過部落格來更了解候選人的政見與操守,迫使政黨以務實負責的態度面對選民的問題與質疑。

2. NCC爭議(舊瓶裝新酒)
NCC違憲後,該如何亡羊補牢?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NCC請繼續加油!
短評:NCC總辭的時機已經過去,行政院跟NCC如果不加強溝通跟互信,會很慘。現在要緊的是公民監督NCC,要讓NCC每場會議、每個決策都透明到不能再透明...降低政治、財閥的干預。

3. 公共電視影片素材開放(總算跨出一步)
言之無物: [媒體]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公視影片素材創意共享
新聞跟討論區的RSS呢?新聞部的編輯部落格呢?我還在等...

4. 陳光誠律師受審(大家都在對抗政府)
光誠快回家: 莫之許: 記一次快樂的旅遊——沂南之行
比起來,台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我覺得台灣民主早就被政客砍掉了,所以我們不用擔心該不該砍的問題,擔心怎麼重練吧!

5. 網摘、著作權、RSS、CC爭議(國外版本)
MediaShift . Digging Deeper::Should Community-Edited News Sites Pay Top Editors? | PBS
…My heart's in Accra » Can Creative Commons and Commercial Aggregators learn to play nice?
台灣吵過了,接著國外吵。

6. 中國,網路,與人權(重要的是尊重)
RConversation: China, the Internet & Human Rights - a long analysis
身為台灣人的我又何嘗沒有犯這種毛病呢?要幫助中國人,要先瞭解中國人更希望大家看見他們的進步,而不是老是抓著政府的辮子在那扯啊扯的...西方人把中國人的人權議題當成西方人的偉大使命,不啻是又一種十字軍的偏狹與無知。

好了,就這樣交代過去吧!接下來的暑假我要認真主打這個議題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3:22 | Comments (6)

2006年07月27日

726 國民黨前 樂生自救 影像紀錄

Posted by portnoy at 21:48 | Comments (0)

726「國民黨前樂生自救」報導收集

保樂生 求人權 運動人士轉往國民黨施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馬英九直到晚間才在黨部內接見陳情民眾,表示非權責範圍無法承諾,但願意將陳情書轉達給周錫瑋。他表示個人反對強制拆遷樂生院,但卻不願簽署連署聲明。
夏天的味道 - [報導]不滿暴力迫遷 樂生自救會國民黨前怒吼!
居住於樂生院區數十年的阿公阿嬤們先坐在一起,一同控訴政府的「無恥」,「只是因為非傳染病的痲瘋病,以前被日本政府和國民黨政府強制隔離,把我們趕到樂 生療養院,現在又要趕走我們,我們就一直被趕來趕去;過去是警察把我們抓來,現在又要叫警察把我們趕走。」巧的是,表示要強制隔離與強制驅離的,都是國民黨。
苦勞網/苦勞論壇/726反暴力迫遷、護樂生人權絕食宣言
我們試圖捍衛的,是反暴力迫遷,護居住人權的普世基本價值,我們認為這是不分藍綠的普世價值,於是,9年前我們透過激烈抗爭,強烈反對陳水扁政府強制拆遷1415號公園預定地上的康樂裡,而當時義憤填膺地參加拆遷當晚33守夜的那位馬英九先生,今兮何在?馬英九主席,你變了嗎?今天,在試過各種努力之後,我們看到國民黨執政的台北縣市政府依然態度蠻橫。於是,我們決定採取「絕食抗議」這個方式,來捍衛同樣的基本價值!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20060726晚間記事
接見過程中,馬主席表示:「『目前』『暫時』沒有強制搬遷的危機,而他個人也『反對』這種暴力的方式,然而,周縣長不是他的下屬,他無法命令他承諾,只能代為溝通。」陳情代表拿出連署書,向『反對』暴力迫遷的馬主席爭取連署,被馬主席斷然拒絕。陳情代表在被馬主席拒絕後,表達,既然馬主席能代為溝通,那希望能夠在國民黨部前面等候周縣長的答覆。馬主席表示:「你們要怎麼等都可以,像中正紀念堂絕食的人我也叫警察讓他靜坐。」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國民黨的靜坐心情記事(by馨文)
未經討論片面公告方案=如果不服從就強制驅離。最快年底拆=年底前不搬就要強制搬。衛生署就算準備金屋銀屋也不等於可以剝奪居住權,也不等於可以強迫搬遷呀? 這一大堆相互矛盾的說法拼湊在一起,到底在說甚麼?唯一確定的是,他們都不連署! 這些官!講話怎麼都那麼模糊,那麼矛盾,那麼奇怪!而作法,卻如此確定(不簽就是不簽,要公告,就是要公告)!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7/27靜坐絕食記者會新聞稿
目前國民黨以所謂「交通利益」為名,不願意承諾『反迫遷』,就如同中共以「國族」等「公共利益」大旗堅持「不排除武力犯台」一般,這種「多數欺壓少數」,以為「人少就可以代行決定其命運」的暴力邏輯,是我們要反對到底的。這種以暴力做後盾的所謂的「和平理性協商」,根本就是一種假民主偽善的表現。當初周錫瑋縣長也是口口聲聲說要『溝通』、『共創多贏』,而半年來,唯一作的只有綁架民意片面宣布「搬遷方案」,並決定強制搬遷的時程。因此我們鄭重呼籲周縣長「放棄強迫搬遷」,讓樂生院議題回到理性溝通共尋多贏的階段,尋找解決之道。
我看了主流媒體的報導,真的讓人很灰心。不是又用雜碎報導法,就是混淆事實。來了那麼多家媒體,報導卻那麼少,不管藍綠,統統都不敢沾「樂生」,因為蘇貞昌、馬英九、呂秀蓮、周錫瑋、乃至陳水扁,統統都站在「魄力」、「拆除」那一邊,這跟上次沒有半家媒體敢批判聯合報對精神疾病的不實報導與新聞對精神病友的侵犯是一樣的:台灣主流媒體除了藍綠之外,在打擊弱勢這方面總是那麼有志一同。

苦勞網/苦勞論壇/反樂生迫遷 726再遭警方暴力驅趕
至晚上9點,馬英九才姍姍來遲與群眾代表見面溝通,除了講了一些告知北縣長周錫偉宣示不得暴力迫遷等漂亮話之外之外,還特別強調:「如果沒有辦法有更好的評估策略、也沒辦法達到雙贏,國家還是有公權力可以執行在所謂重大建設的政策前面的,所謂的成本考量還是要考慮現實問題。」
苦勞網/苦勞報導/姍姍來遲的馬英九 嘴臉大現形
讓所有人最沒力的,就是在下午抗議時,馬英九明明就是躲在中央黨部,派出副秘書長和群眾搓,卻居然敢表示:「今天下午一點半我就在這邊等候大家,但是聽說各位還有其它活動,就先去開中常會,一直忙到現在。」 一副你們等這麼久,是你們自己的錯。
苦勞網/苦勞論壇/夜訪樂生聯盟絕食團
深夜3點,看著廣場帳棚內的學生,夏夜晚風中,願他們一夜好眠。
苦勞網/苦勞論壇/反樂生迫遷 絕食靜坐ING
現時需要什麼支援?聯盟成員笑說,物資並不缺乏,倒是缺乏「人資」。同時,連署層面也將持續擴大,希望達成運動目標。一位主跑國民黨的政治記者觀察,聯盟提出的訴求,不管馬英九或周錫瑋,若持續用公共政策而非人權思維看待樂生議題,自然無法承諾任何令人滿意事項。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我們坐在這裡等什麼?(靜坐文宣)
然而,「強制拆遷樂生院」,代表著擁有武力的幾百位警察,將強行進入手腳殘缺的老人家裡,使用暴力把他們從家裡一個個拖出來,讓他們滿身瘀傷。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絕不如此對待樂生院民」這樣的訴求,會很難得到一個具體的承諾?
請支持樂生獨立!成立樂生共和國!

ancorena:726行動報導接力:從726行動轉移陣地開始。
稍後我們走向一名成員詢問會議內容。他只開了個頭「馬英九真的很厲害...」,另一名成員急忙跑來,警告大家警察開始準備舉牌。這個舉動顯然使聯盟成員相當錯愕,因為會議中馬英九才承諾過可讓樂生成員在原地等待台北縣的聲明。
最後的生存戰!── 樂生前進國民黨 (破報封面)
馬英九也不要忘了,民主本身就是多數暴力,而和平收場的程序不代表決策沒有暴力。李建誠當面問馬的青澀,完全沒有主流媒體所稱「激辯」,學生拿到了質詢權力的機會,也要事前練習一下如何挑戰權力,否則這一下午,還有未來幾天的絕食與抗議行動,當如何進行?
北縣府擬強制拆遷樂生院 引起各界與國際輿論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台北市捷運局北區工程處日前在三重工地的工程說明會上曾表示,在新莊機廠完工之前,採分段通車營運生,樂院保留議題只衝擊迴龍站,對沿線其餘各站通車並無影響。文建會的會議上捷運工程專家闕河淵等更提出可從以變更機廠的級數來決定新莊機廠要容納多少的車輛以及沿線設施配置等,從工程設計上運用創意似有機會及使得文資保存和交通建設上獲致雙贏。
苦勞網/發稿介面堅持抗暴竟也違法?
在場的樂生院民氣憤的脫光上衣、長褲,砸下假腳,與絕食已達四十五小時的四位學生手扣著手與警方僵持,中山分局也以女警、救護車威嚇。雙方僵持近一小時後,警方卻再以「不許使用麥克風」為由,撤回警力,離開原本就沒有使用麥克風的絕食靜坐現場。
苦勞網/苦勞報導/樂生絕食緊急事件 國民黨玩陰 警方耍狠 要脅絕食學生撤離
在場學生大罵國民黨可惡,7月26日會見馬英九的15名學生,國民黨居然將名單提供給警方,今天警方舉牌警告時,就看誰有出席就念誰的名字,但這15人中,許多人只是關心而已,居然就被國民黨這樣出賣。


馬英九...不要逼我用人渣稱呼你。


政客啊!地方首長啊!被蒙蔽的台北縣民啊!張開眼睛看看你們的「敵人」是誰...


苦勞網/發稿介面樂生反迫遷絕食邁入第五十個小時 各界召開記者會聲援
鄭村祺說「在國民黨前絕食,不是要求周錫瑋個人行為,也不是看馬英九臉色,而是要問國民黨,到底要拿出甚麼甚麼進步政策?」。鄭村祺痛斥「馬英九三點耍賴」,首先,馬英九跟學生說「你拿的出方案,我們就做」,根本就是在耍賴,雙贏的方案根本是馬英九要拿出來。第二,現在劉可強辛辛苦苦提了方案,馬英九竟然耍賴說「不可行」。第三,如果馬英九拿不出雙贏方案,馬英九沒能力做雙贏,就有人要犧牲,那到底要犧牲誰?為什麼不是犧牲最「有」的,為什麼不犧牲王永慶,為什麼是犧牲這群「一無所有的」?最後他說:「高樓到處有,捷運到處都可以蓋,樂生院拆了就沒了,馬英九不要再凹了」。
苦勞網/苦勞論壇/示威就是傳播
示威就是傳播(demonstration is commmunication),青年樂生聯盟也許不擅長議題操作,也許不熟悉社運策略,但不可以否認的事實是,這群以大學生和研究生為主團體,長期關心漢生病患,反迫遷價值,護人權理念,透過樂生院阿公阿嬤和聯盟行動,再次深化,向外傳播。
苦勞網/發稿介面聲援樂生院民、青年學子、國民黨部前絕食靜坐反迫遷行動
然而,在馬主席的回答「我個人最反對暴力」、周縣長「會充分協調」「年底前不會強制拆遷,因為作業還需要四、五個月」、「拆除公告是法定程序」。如同罪犯殺人後,淡然說早死晚死而已。
樂生保存運動 看到「無能的力量」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以樂生保存運動為例,運動團體和那些年邁力衰的院民們,為了追求真實,追求其心目中理想的人權價值,多年來一路奮戰,對抗國家機器的威權,他們身上正充分展現了「無權勢者的力量」,戳破了社會集體「共識」的表象:誰說為了公眾利益要犧牲少數人?誰是公眾?誰的利益?誰又說了算?
苦勞網/苦勞報導/靜坐絕食第三天 馬英九落跑 絕食學生昏倒
今天(7月29日)是國民黨中常會選舉,也是樂生保留運動絕食的第三天。中午投票結束後,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為了迴避請願群眾,竟不走大門,而由地下停車場搭車離開。讓門口的樂生院民與學生們空等一場。

(TVBS)抗議樂生搬遷 絕食學生中暑送醫
靜坐學生:「我們的聲音要讓他們看見,阿公阿嬤不要為我們擔心,你們比我們更辛苦,你們辛苦了幾10年,比我們更辛苦。」

台大城鄉所博士楊友仁:「馬英九先生請你回答我,我是楊博士你認識我,你學我們城鄉所很多東西,可是你都學到皮毛,你都沒有學到精髓,那就叫3個字『黃花崗』,我在這邊跟你嗆聲,我們才是真正的黃花崗。」

苦勞網/苦勞論壇/樂生活
樂生反迫遷前進國民黨,0729進入第四天的下午,由青年樂生聯盟張馨文當眾宣布,暫撤離場。行動沒有結束,紀錄也將持續。事實上,自各方學生社運開始進駐樂生院,過程中即有2位年輕學生扛起攝影機,拍起紀錄片。

苦勞網/發稿介面絕食靜坐獲回應 縣長簽署「不迫遷」
對於抗爭多日以來國民黨執政的縣市政府消極的回應,青年樂生聯盟表示對此結果並不滿意。台北市捷運局及台北縣政府身為主管機關,應該更積極尋找捷運與樂生共存共榮的方案,而非一味將樂生院民與新莊地區民眾的利益對立,或以敷衍搪塞的方式面對樂生院的問題。 青年樂生聯盟表示,台北縣長周錫瑋今日雖然終於承諾「不會強制搬遷」,但希望這不會僅是縣長的場面話,聯盟與廣大參與這次連署的學者、民間團體與個人,將繼續監督縣長遵守他的承諾。而針對保存方案,相關單位應發揮公部門的魄力,以其豐沛的專業資源,積極尋找捷運工程施作的替代方案,而非將問題丟給缺乏資源的老弱院民與學生。目前學者專家也已自發性地成立專業評估團隊,監督各政府部門對於替代方案的討論。
不管怎樣,這都是很重要的一步,未來還要持續監督與努力。當然,集遊惡法也不應被忽視,民進黨政府最好趕快面對問題,不然等民進黨又下台了,就會自嘗惡果。

這篇就更新至此,未來如果還有別的消息,會開別篇繼續追蹤。也謝謝各位的關注!

Posted by portnoy at 17:53 | Comments (3)

2006年07月24日

【有怪獸】第一部「媒體看媒體」的紀錄片首映

7.29重大更新:

網路上可以直接觀看喔!

...我看完才發現原來都是熟人啊...(茶)兩位研究生一個是凱同,另一個是耿維,訪問的老師是瓊文老師跟昌德老師,管老師份量也很重(還在花園前呢)...連我的名字都上去了...(大概半秒鐘...)



如管老師所言,有怪獸,還不夠,但是那是對我們這些「媒體憤青」來說,入門者看了應該能夠激起他們更多好奇心,推薦一看。



【有怪獸】第一部「媒體看媒體」的紀錄片首映新聞稿

公共電視「紀錄觀點」節目,將於7月26日(週三)晚上十點,首播為媒體亂象把脈的自製紀錄片【有怪獸】。本片籌製歷時一年多,導演蘇啟禎藉著兩位傳播科系學生的眼睛,生動揭露新聞置入性行銷、完整倒帶2004年總統大選電視台灌票過程、並經由羅大佑事件反省公視本身之作為。片中並訪問多位第一線新聞工作者,誠實說出他們的掙扎、反省和希望。

從1993年有線電視開放以來,台灣目前至少有92家有線台,頻道數增加31倍,更有8家24小時的新聞台。媒體數量快速膨脹,但是廣告量並沒有相對提高。2005年,台灣總廣告量是942億元(根據動腦雜誌媒體大調查),可是,無線電視廣告量已經第六年連續下滑,有線電視廣告量在去年也停止成長。

為了爭取廣告,侵人隱私、捕風捉影、煽色八卦、媒體公審…,無所不用其極。媒體怪獸,不只操弄觀眾的胃口,也愚弄了觀眾在民主參與過程中,對真實的認知,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2004年總統大選的開票報導。本片還原商業台不約而同聯手「灌票」的過程。當開票不到兩個小時(下午5點57分),中選會總票數才開出3.5%(47萬票)時,陳呂得票已經超越連宋;可是同一時間,商業台卻已經開出總票數的75%(超過1000萬票),而且多數都「顯示」連宋領先陳呂。原來是商業台抓緊觀眾看開票猶如看賽馬的心理,競相灌票,而且押寶連宋領先。票數飆得越高,收視率也跟著飆高。

眼看中選會的數據,陳呂持續領先,先前押寶連宋領先的商業台,下午六點鐘以後,只好陸續上演所謂的「翻盤」戲碼。本片中,某商業台新聞主管蔡滄波真誠反省:「選後台灣社會會變成這樣,媒體的開票是個重要的因素,等於是媒體在作孽一樣。」

本片還深入追蹤新聞「置入性行銷」的實例與操作過程。2005年,學者陳炳宏針對291位電視台記者的問卷調查發現,有六成記者曾經做過由政府或業者付費的「新聞專案」;有將近三成的記者,每個星期平均要做3則以上的新聞專案。前中視新聞部企劃室主任劉蕙苓坦言:置入性行銷是對閱聽人的欺騙。監督者與被監督者的角色混淆了;「新聞不能收錢作假」的專業底線,也被打破。

創台八年的公共電視,在去年的「羅大佑歌曲事件」中,快速向「相關當事人」道歉的動作,備受輿論質疑,認為公視屈服於政治壓力,傷害了公視法保障的獨立自主和言論自由。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羅大佑事件」後隔週,地下樂團歌手阿弟仔的兩首抗議歌曲,因為歌詞夾雜髒話、攻擊老師,遭到禁播。片中受訪學生認為:公共媒體在維護多元與言論自由的角色上,除了視野,更需要勇氣。

本片導演蘇啟禎,現為公視新聞部製作人。這是一部批判與自我批判的紀錄片,獻給所有不畏環境惡劣、努力堅守專業的媒體人。

公共電視
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 合辦

有怪獸 首映記者會 流程

【時 間】95年7月26 日 星期三 下午2:00〜4:00
【地 點】敦南誠品視廳室B2 (台北市敦化南路1段245號)

13:30 開始入場

14:00 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 管中祥 開場介紹

14:10播放紀錄片 (56分鐘)

15:10 導演蘇啟禎與現場觀眾對談

16:00 散會 (自由享用茶點)

延伸閱讀:
藍藍的 movie blog:20060725:媒體有怪獸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3 | Comments (12)

2006年07月21日

【轉貼】朋友說:萬國博覽會要開幕了

我是朋友

聖母在新預言書裡說:「有那麼一個夏天,喧鬧的鬥爭將被百姓的指尖給淹沒,他們將在自己的部落裡書寫自己的想法,更要在路上把各家各戶給串集起來。然後,豐收的秋天就要到了。萬國博覽會就要開幕了。」

為了更美好的未來啊,我的朋友,現在就是做工的時候。神為我們預備了兩樣工作,一是寫下我們對過去的懺情錄,二是寫下我們對未來的期望;而不管是那一種,都需要你的參與。

書寫吧,我的朋友;收集吧,我的朋友;串連吧,我的朋友;聯播吧,我的朋友。

現在是夏天,瞧,萬國博覽會就要開幕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7:07 | Comments (6)

2006年07月20日

陳律師,不要灰心,加油!

近日來除了北縣府憋「金」上腦以黎紅眼廝殺台灣三國無雙以外,最讓我關心的就是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遭到審判這件事了(blog)。

剛好GVO翻譯小組的成員Ahom也很關心這件事,因此我詢問了他一些問題,包括審判的判決結果可能性(Ahom說大概會判一年左右)。這位榮獲Time選為2006年塑造世界的一百人其中之一的陳光誠律師,跟吳皓一樣,遭到中國警方秘密拘禁。而想念陳光誠律師的人也成立了光誠快回來blog向外界求援。

中國多位維權律師都紛紛跳出來幫陳光誠律師辯護、去地方蒐集證據,儘管他們常常被當地政府官員派出的暴徒毆打、大部分時候根本進不了村子。許志永律師這篇文章特別令我動容:

擺脫了「尾巴」,回住處的公共汽 車上,我為今天的經歷而感動。我想到了進村之前的設想,我想到了自己被毆打,但是,哪怕頭破血流地倒下,我看打手們最後一眼也一定是平靜的。當時想,如果 我受傷了,光誠也就有希望出來了。其實,在決定來臨沂之前,我還有很多更可怕的設想...

但今天比我估計的好多了,雖然我沒有能進入東師古村,但不久前毆打搶劫律師的野蠻暴力收斂多了,我看到了鄉親們擺脫恐懼的希望。尤其是,我看到了每一個人內心深處的良知,我看到了這個民族的希望。但願,我的希望不會變成絕望。

我衷心敬佩這位赤腳人權律師,以及所有挺身而出為陳光誠律師說話的人。希望未來中國民主開放之後,能讓所有中國人都記住他的故事,與他的偉大。當然如果這位陳律師能成為中國第一位民選最高領導那更好。當然,我也希望台灣另一位已經成為最高領導的陳律師能看看中國這位陳律師的事蹟,想想自己的過去。

以下轉貼Wikipedia對這位陳律師的介紹

?
陳光誠1971年11月12日-),中國山東臨沂人,因幼時生病導致雙眼失明。陳光誠沒有經過法律的專業培訓,而僅依靠自學法律知識,來幫助許多村民、殘疾人士維護權益,他因此被媒體稱為「赤腳律師」。

簡介

陳光誠1971年出生於中國山東臨沂沂南縣雙後鎮東師古村1994年1998年,就讀於青島盲校。1998年2001年,就讀於南京中醫藥大學

2000年2001年,在英國聯邦基金的資助下,陳光誠在中國法學會發起並負責「殘疾人維權項目」。2002年,他試圖在北京成立殘疾人的民間維權組織,未果。

2003年,陳光誠與外語教師袁偉靜結婚。同年7月至8月間,陳光誠夫婦作為訪問學者,前往美國訪問,參觀並了解了當地的殘疾人機構。

2005年1月,陳光誠執行由NED (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支持的山東維權項目。12月12月,入選香港亞洲週刊評選出的「2005年風雲人物」。

2006年3月11日,陳光誠被臨沂警方從家中帶走後失蹤。5月,入選美國時代週刊2006年「塑造世界的一百人」。

陳光誠目前仍被警方秘密軟禁。


維權紀錄


稅收、兩田制

根據1991年開始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殘疾人可減免稅收,但臨沂當地政府直到1996年,依然在向殘疾人士徵稅,陳光誠與當地政府多次交涉未果,遂於1996年寒假,到北京上訪。此後臨沂地方政府接到上級批示後,終於表態要停止向殘疾人士徵稅。

1997年,東師古村開始實行兩田制,加重了村民的負擔,陳光誠通過《半月談》了解到上級政府不允許搞「兩田制」,1998年夏,他到北京上訪,最後終於中止了村裡的兩田制。


外地盲人在京免費乘坐地鐵

根據《殘疾人保障法》第44條的規定,殘疾人可以免費乘坐地鐵。2003年9月,陳光誠在北京乘坐地鐵,檢票員以其沒有當地的盲人免費乘車證為由,要求其購買車票。陳光誠而後將北京市地鐵運營公司告上法庭,並於獲得勝訴。通過此案,終於使外地盲人也可免費乘坐地鐵。


臨沂計生案

由於臨沂地方政府在計劃生育工作上,存在野蠻行為,比如強行對育齡婦女進行絕育手術、對生二胎的孕婦強行墮胎、引產,甚至隨意抓捕親屬、逼迫家人交納巨額罰金,陳光誠試圖通過法律渠道,來維護這些受害者的利益,並向媒體揭露了有關情況。9月6日,陳光誠在北京與時代週刊記者討論臨沂的計生狀況,下午即被山東警員在不出示任何證件、公文的情況下,強行抓走。回到山東後,陳光誠基本上被軟禁在家,與外界的通訊也被限制,並且受到多次毆打,一些同情支持他的村民也曾遭毆打。 數名律師先後介入此案,並前往臨沂進行調查取證,但受到很大阻力,甚至遭暴力襲擊。而後由海外媒體曝光後,受到廣泛關注。迫於輿論的壓力,中國國家人口計生委官員就臨沂計生事件發表了談話,並稱要著手調查此事,但此案隨後並未出現轉折。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3 | Comments (3)

總統陳水扁,您只剩下一個方法自救了


您應該開始寫部落格了,自己寫。

update:
當然,也有人叫總統去旅行...

...應該不會有人叫總統出專輯吧...

7/21晚間更新:
好消息是,陳總統總算寫點東西出來了,壞消息是,他還是透過發稿子給主流媒體的方式...依舊是上對下的宣示,而不是對話...

整篇文章我看見的重點是:
「堅持台灣的主體意識,落實社會的公平正義,這是阿扁在未來兩年不變的信念與核心價值,而本土、文化、環保、生態與弱勢將是努力的重點目標。」

雖然避重就輕,但他總算知道公民在期待些什麼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4:57 | Comments (19)

2006年07月17日

只求亂、只求敗!

我一開始看見這篇聲明的想法是:

我個人不支持也不打算參與連署,因為論述還沒能說服我。期待後續討論能比較有力。
但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因為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突然發現這篇聲明沒那麼簡單,而台灣有救了!這幾位發起人實在太聰明了!

簡單來說,聲明本身的內容只是計謀的一部分,綜觀整起事件,我看見完美的議題操縱和設定:先勾起媒體興趣,讓媒體塑造綠營風雨飄渺的態勢,然後對藍營射出回馬槍!這簡直就是先傷己後傷敵的高明策略!最終的確能讓藍綠兩邊都開始反省,而且可以削減雙方的基本教義派,擴大中間力量。我決定參加連署了。

這個聲明內容的確是破綻百出,這也是我一開始態度保留的原因,但我也覺得很奇怪,這些社會學政治學博士怎麼可能聯手寫出這麼一篇東西...另外,怎麼會在記者會前幾天就流出給記者?如果要投下震撼彈,這樣豈不是效果減半?果然,我看了這幾天的發展,我發現這些都是誘餌!分別誘使藍綠雙方基本教義派掉進價值陷阱,以及誘使媒體掉進爆料陷阱的誘餌。

看過火鳳燎原就知道了,這些學者們根本是「只求亂、只求敗」!正如聲明中所說,他們要保護的是公民與民主意識的長遠勝利,而不是本土政權的短期執政,所以陳水扁下不下台根本不不重要!重要的是讓綠營支持者看見陳總統現在身邊都是些什麼樣的人,而更讓腐敗到DNA的藍營等著迎接當大家想起來國民黨問題重重之後的反撲。

藍色媒體在記者會正式發佈聲明稿前幾天聽見綠營有內鬥消息,按照媒體邏輯絕對會拚命報導,而且會拚命幫漏洞擺出的聲明說話,但是三天後記者會一開,當大家注意力都聚焦在發起人與學者身上之後,他們輪番上陣把話說清楚,反而徹底將了藍營一軍。已經中計的媒體這時候報也不是,不報也不是!實在太爽了!我們可曾見過中國時報敢說泛藍爛到DNA去?但是學者們成功利用扭曲的台灣媒體邏輯,借媒體之力辦到了這一點。

同時,綠營也面臨高度反差,當綠色媒體積極消毒,抹紅抹藍這些學者的時候,沒想到這些學者卻反過來罵藍營罵的更兇,綠色媒體一樣報也不是,不報也不是。而當保扁基本教義派不擇手段反擊的時候,更讓泛綠支持者看清楚自己一直以來支持的信念已經變質。

我衷心佩服想出這一計的高手!聲明中對藍營批判的欠缺和漏洞,其實隱含著邀請公民補完的意思啊!以這些發起人的身份和智慧,一定會有很多人開始挑毛病,批評他們什麼沒提、什麼標準不平等,反而趁此機會引爆我期待已久的公民辯論。而動輒以縹緲的道德為檢驗標準和未審判決定的案件要陳總統下台,其實是要凸顯爆料名嘴的荒謬,更讓淺藍與藍色進步份子接手反思。另外,連署網頁的欠缺管理其實不正好是一面鏡子嗎!與其說這是缺點,其實它正好映照出台灣公民社會的欠缺啊!

我看見一大堆人綠營人士批評這些親綠學者「有勇無謀」,但是有誰看見這些學者現在搶到了發言機會,開始積極投書,媒體也爭相訪問跟刊載他們的意見,徹底把先前的名嘴跟爆料立委壓下;我看見一大堆藍營人士見獵心喜,想見縫插針,但是卻反過頭來被將一軍,如今安安靜靜,就怕惹火上身;這是一招只有先將自己貼上親綠標籤才能使的暗行陣法!因為中道論述無法吸引胃口養大的台灣人民目光、完美的各五十大板也無法誘使雙方任何人跳出來嚷嚷,而要反攻掌握絕大多數發言舞台的藍色媒體,不先自殘難以降低其戒心!

藍綠高層應該都心知肚明了,這是一個警惕:不要繼續妄動,這才叫做搞政治。同時這也給藍綠死忠支持者一個重擊,告訴他們得面對自己陣營的內部問題。而最重要的是,這個以親綠為出發點,對台灣公民的呼籲,其「內容」或許乏善可陳,但是「行動」的的確確地喚起了中道知識份子的良心與熱情,這招「以誠待人」果然是兵法極致!我看見黑暗之後的光明了!接下來想必更有趣啊~


延伸閱讀:
[轉貼]安替:綠營內部倒扁,泛藍無法獲利
李明璁:反動修辭或善待民主
:: ephemeris ::»所以,我是這麼想的:論總統該不該辭職---must read!
爵士狗 汪汪叫:我們把這個標誌給搶回來吧


HEMiDEMi: twcivilsociety

Posted by portnoy at 16:07 | Comments (27)

2006年07月15日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如果說我上次是憤怒的話...這次,我感到的是痛苦。

其實我和自己說過,除了媒體,這個我關心的議題之外的事情,盡量少碰。因為其他的事我多半不懂,我更不想要因此茫然地選邊站,然後站錯邊。

我對什麼文化歷史的,其實也沒有研究,我也曾經表明,我這個人歷史感很薄弱,與其讓文化歷史束縛我,我選擇乾脆不碰。

也就是說,我還蠻在意自己的網路形象的,一方面是因為我不希望相信我的讀者朋友們被我錯誤的選擇誤導,而且我希望我的blog可以盡量維持議題焦點的集中。

另一方面,我擔心我自己要是做了錯誤的選擇,我會害得所有人失去對我的信任。

我和樂生療養院的漢生病友,以及樂生聯盟的成員都不認識,也沒有關係;我在網路上常常聽見、看見「樂生」,但是我過去選擇忽略,選擇「假裝沒看見」,因為「樂生」和我的關係實在太遠太遠了,我知道他們的訴求,我知道台北縣要蓋捷運,但是我不知道誰說得對,或著,我不知道為什麼事情必須鬧到這個地步,必須要有個大學生組成的「聯盟」出來和副總統、台北市長、以及前後兩任的台北縣長對著幹?當真沒有辦法想個兩方都能接受的條件嗎?到底是誰在固執己見?我不知道,我不懂,所以我忽視。

直到三天前,我還是不懂,我還在忽視。我重複刷新著bloglines,準備睡了,恰好看見我敬佩的munch在他部落格上寫了一篇文章,標題又有樂生又有7-11,我本來因為想睡了打算要跳過,但反倒是7-11引起我的興趣,所以我還是點進去看了。

看到一半我還看的有點模糊,因為munch這篇寫法我不太習慣。直到我看到結尾,點進去那天殺的感人照片......

我整個心都涼了。

如果那時候我手邊有核彈按鈕,可以毀滅這個世界,我應該會按下去。



但是我沒有(還好沒有),我有的只是鍵盤按鍵跟滑鼠,所以我到了台北縣政府的網站,可是當我看見網站佈置得如此陽光活力、又是衝浪海鷗又是香蕉船的,真的很想吐!真的很想關上螢幕睡我的覺去!因為我不是駭客,我沒有辦法駭進台北縣的網站把佈景統統換掉。

我點進了縣長信箱,我只想謾罵,我只想發洩情緒,我不想遵守什麼他X的注意事項!!!...我忍了下來。

我附上了munch的文章和照片,請周縣長三天之內出面道歉。我只寫了三行,因為如果我寫超過三行,剩下的都會是問候周錫瑋他親人的話,既然大家都知道這種政客看都不會看縣長信箱,最多是個小助理在處理,我也懶得寫了。

所以我把munch的文章推上了oui-news、摘了幾篇文章到hemidemimyshare,然後用剩下的力氣,簡單地寫了這篇網摘文...

我還是不瞭解樂生,比起持續關注、不斷努力的第一線參與者來說,我根本不懂;我不是文史工作者,至於什麼捷運線路問題...我怎麼可能懂?但是我不想再蒙上眼睛,以為自己看不見,摀住耳朵,以為自己聽不到...因為我已經看見了,我已經聽到了...我已經看見了,我已經聽到了!

比起我對樂生的不瞭解,我更不懂周錫瑋怎麼可以用藉口逃避與漢生病友對話,怎麼可以派一個下屬隨便來講幾句話,然後開始叫警察對一群病患和大學生動手?這些警察下手之重、之無情...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munch已經幫我說完了。

關於樂生,我只是個局外人,最多只算是個剛入門者,如果要發起什麼行動,也該由樂生聯盟來策劃,以免我隨便動作影響他們的計畫。而且,什麼串連、連署、google bomb的...都要拜託很多很多人...才能達到效果...我不想拜託了,因為我不知道那個有血性的人可以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在台灣而繼續選擇悶聲不吭。

所以如果要有後續行動,那我也會是配合樂生聯盟行動。但是,我還是要拜託大家一件事:

如果你和我或是munch有類似的感受,你可以和我一樣,去周錫瑋的縣長信箱,寄封信給他,寄幾封都好,越多越好。告訴他,你怎麼想,你看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極有可能,你會跟我一樣,在三天之後收到保民課回給你的一封冷冰冰的信、或許他們會警告你....或許他們根本不會理你。

寄個一萬封給他吧!...至於下一步該怎麼作,我沒想過,但我知道我們還有很多下一步可以作,因為敵營不只周錫瑋一隻

我在此不打算提供一個標準信件範本讓大家複製貼上,因為我說過了,我寫不出來,我沒辦法對著周錫瑋這個...寫出任何可以當作範本的東西...我自己已經寄了兩封很不理性的信過去了。如果有人願意提供,當然很好。

附帶的這張圖片是中國大陸為了2008年奧運派出的強行拆除民宅大隊的照片,如果台灣人自甘墮落,讓樂生被強行拆除,那麼民不民主、公不公民,都不重要了....




and...
Life around the Corner:你可以為樂生院做什麼?

Pesty’s Articles » 抗議的權利該被保障 - 看樂生 7-11 抗議現場
人行道 | sideway: 樂生
Wind的學生事件筆記簿:一部短片勝過千言萬語
迷幻機器:〈緊急串連〉國家機器強力動作,趕快串連挺樂生!
廢業青年日記: 二○○六年七月十八日
廢業青年日記: [轉載]地貌改造的新價值觀
Jas9 Taipei.: 有腦不會用

Posted by portnoy at 04:57 | Comments (24)

2006年07月14日

周錫瑋,三天期限到了,你給我的回答就這樣?

回覆內容: 您於95年7月12日寄給縣長的電子郵件,茲答覆如下
:依據集會遊行法第九條之規定,室外集會、遊行,應由負責人填具申請書,並於六日前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另依第二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應經許可之集會未經許可而擅自舉行者,主管機關得予警告、制止、命令解散;且前項制止、命令解散,該管主管機關得強制為之本局為維護重要機關地區、設施或建築物安全,防止妨礙政府機關公務執行時,對於未依規定合法申請之集會遊行,均秉持「保障合法,取締非法」之原則,嚴正執法依法辦理。 承辦單位:保民課   承辦人 傅國超 聯絡電話:02-29520590 正本: 副本:
查詢網址:http://talk.tpc.gov.tw/search.jsp
                                   臺北縣政府 敬上

坐在輪椅上的漢生病友和大學生阻擾了你們什麼公務?危害了你們什麼安全?同時間難道還有其他合法申請的團體要搶場地嗎?不然你們在保障誰?取締什麼?

還讓我看到這一則新聞,我真的快吐了!!
三重新莊民眾vs.青年學生 18日樂生保衛戰 恐流血衝突
通篇都是台北縣縣長、新莊市長、三重市長的聲音,真是「有夠平衡」的報導!我們看看他們怎麼說的:
周錫瑋當天將按行政院核備的原則,重申保留樂生40%建物的立場。他將請捷運局讓機場工地儘快復工,並宣示縣府為大多數縣民權益,不惜出動警力、強制搬遷的立場

新莊市長許炳崑當天將率40名里長和民眾,到場抗議上級公權力不彰,造成捷運通車遙遙無期。三重市長李乾龍也不示弱,同樣將發動捷運沿線40名里長、市代,表達他們對捷運施工進度落後的嚴正關切。

李乾龍說,行政院的態度曖昧多變,導致原本規劃好的捷運機場用地,去年竟被文建會列為「暫訂古蹟」,嚴重衝擊捷運進度。

他說,六個月的「暫訂古蹟」期限已過,希望行政院不要再多頭馬車,干擾攸關民生交通及都市發展的重大交通建設。

李乾龍認為,北市捷運局應該「硬起來」,縣府也該彰顯公權力,否則三重、新莊交通長期受施工衝擊,民眾苦不堪言。

各位里長,你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們拿到手的錢有多到可以讓你們泯滅人性嗎?你們知不知道你們要捷運局對誰「硬起來」?
http://67.15.149.71/i6/5/09/07/5090702501538--ss.jpg

我說過了,我一個人也要搞到你們雞毛鴨血!!



人間.遊戲的影音日誌 -3

最新發展: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Posted by portnoy at 15:35 | Comments (15)

Hyperlinking...

我從AsiaMedia看到這則新聞:
AsiaMedia :: SINGAPORE: Distorted views in mainstream media must be rebutted, says Minister

Full-time writer and blogger Lee Kin Mun, who writes under the monicker mr brown, commented on June 30 that hikes on taxi fares and electricity tariffs had come after the General Election and at a time when a government survey showed a widening income gap in the country.

The Minister's press secretary K. Bhavani issued a strong response which was also carried in Today. Last Friday, the freesheet's editors decided to suspend Mr Lee's column, drawing sharp criticism from bloggers and netizens.

所以我馬上去找mr. brown的blog,很容易就找到了,因為他是新加坡數一數二的blogger,也是GVO的編輯之一,我記得我很久之前有訂閱過,但是後來取消了。趁這次機會再訂閱回來。

我在他blog上找不到引發新國政府強烈反應的那篇文章,想必是沒有一稿兩用。於是我去找mediacorp,才知道新加坡這家媒體巨擘規模如此龐大。而這個亞洲新聞網應該也可以納入阿孝老師之前整理過的中文國際媒體,只是沒有提供rss,可惜。

逛了一會才想起來應該直接去找Today報的網站比較快,但是過期太久,找不到那篇文章。儘管Today很沒種地刪除了mr. brown的評論,但是但我很喜歡這個報紙網站的設計,希望國內的報紙網站可以學習,早日擺脫花花綠綠

儘管沒有找到那篇文章,但是印入眼簾的頭條新聞卻讓人震撼:以色列攻擊黎巴嫩,奪走46條人命!

我看不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只看見BBC亞洲版的報導:英外相對中東危機升級表示嚴重關注 怎麼口氣那麼委婉??!以色列在屠殺黎巴嫩的百姓耶!

而接著我看見GVO這一篇:Lebanon: The Current Israeli Aggression (lvoe已經認領這一篇了,很快就會有譯稿)

...我看的很難過....

update:

BBC 中文網 | 國際新聞 | 以軍撤離加沙中部 繼續攻擊黎巴嫩
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一位顧問表示,安理會很可能會陷入僵局,因為許多國家希望譴責他所稱的以色列軍事行動引發的人道災難,但是美國很可能會否決任何它認為片面、不考慮極端組織行動的決議案。

美國在周四已經否決了一項譴責以色列入侵加沙的決議草案,形容決議案不夠公正。

Posted by portnoy at 03:59 | Comments (5)

2006年07月12日

印度:部落客對孟買炸彈攻擊的反應

原文鍊結:India: Bloggers react to the bomb blasts in Mumbai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譯:Portnoy


孟買今天遭遇多起炸彈攻擊。搭乘火車通勤的人們在一條軌道上(西部軌道)被炸彈奪走了生命,七輛不同的火車同時發生爆炸。爆炸發生時間大約是下午六點25分,正好是孟買通勤的尖峰時段,下班的人潮正離開南孟買,準備回到郊區。估計目前約有180具屍體。

幾分鐘之內,孟買救助部落格馬上有了新訊息、迴響、以及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們。這個部落格於去年成立,目的是用來應付洪水災情,彌補了資訊與傳播的隔閡。這篇文章要求讀者提供想要聯絡的人的電話號碼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續更新這個主題。這是一個開放的回應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斷在他發表的文章中更新情況的演變。當主流媒體的報導依舊愚蠢且一無所知的時候,Jayesh有更多孟買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評論了某主流電視新聞台的裝模作樣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記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來自主流媒體與部落格的鍊結。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話特別獻給在大眾運輸系統上結交的朋友:

給「火車上的朋友」,給所有的朋友:記住這個城市失去了什麼,我們要以團結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為榮耀我們對他們回憶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傷

對這座城市來說,今天很不好過,這場悲劇對我也有所打擊。我以及我認識的人很幸運地沒有成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幹線是「我的」幹線。我常常在那些軌道上坐著火車旅遊。想到將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讓我膽顫心寒,憤怒難耐,悲慟不已。

Contrapuntal 問為什麼是孟買 並且向前看,希望不要產生強烈後續效應。

為什麼是孟買?為什麼總是孟買?因為這城市很大很繁榮,所以如果你想要幹票大的,孟買自然是首選。(為什麼大家都愛去孟買?) 拜託,千萬拜托不要產生強烈的後續效應。我寫的很沒條理。我不是在寫論文好嗎?火車,一個無防備的點,要下手簡單到讓人害怕。之前沒有發生過類似事情才真是奇蹟。那現在呢?你要怎麼檢查每個登上孟買火車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談論到此時此刻許多人做出的無理假設。 Ultrabrown 針對恐怖攻擊以及媒體報導的畫面擷取做了註記。The Renegade of Junk 談到美國右翼部落客沉醉在他們自己設定的標準模式中無法自拔。

許多美國右派部落客試著要將這些炸彈攻擊和他們在國內支持的布希愚蠢政策連在一起,像是bongopondit在迴響中指出的。其他的則努力地用根本不存在的線索去分析這起事件。例如Captain Quarters部落格的Captain Ed。

Scout 提到在這個時候卻不在印度的心情 以及他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新聞的感覺。

人們替我們印度人感到憂傷。他們沒有辦法想像這種炸彈沒被檢查,而恐怖主義是政治科學課課程之一的生活。但是對我們來說,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避免不了。此時不在印度讓我看事情更尖銳,我同時從兩個角度去看這件事情,但結果反而更讓我傷心。

Dhoomketu 談到這場爆炸 以及他今天學到了什麼。 On the Ganga Mail 回想起這座城市。

這就是孟買:你不用到這個城市去親眼看它。那些深入印度的電影已經跟著孟買一起成長,儘管我連一步都沒有踏進去。這也是為什麼孟買的悲劇會讓比哈爾坦和孟加拉人如此受傷。孟買對每個看印度電影長大的人來說都算是第二故鄉。

Dilip 前往其中一個爆炸的車站, 並且寫到了一台小客車被迫載滿乘。 一個 flickr 叫做黑色孟買的相片群組 已經成立,用來蒐集所有爆炸現場的照片。

無能的政客還是一樣無能,另外,拜託,不要提什麼神

----------------------------------

請看看這兩篇,很重要:

Waking up Twice » Bombay Blasts/Mumbai Blasts
The Renegade of Junk: Mumbai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8 | Comments (0)

周錫瑋請向漢生病友道歉!

漂浪。島嶼--munch:★樂生。7-11的警察服務★
lsyrepublic's 樂生七一一反對強制拆遷行動 slideshow on Flickr

我已經寄信到縣長信箱了,請他三天之內回覆。

不然,我自己一個人也會用我blog的page rank讓周錫瑋在網路上...感受一下漢生病友被欺負的感覺!

中時電子報|地方新聞|北部焦點|樂生蛋洗縣府 多人掛彩
中時電子報|地方新聞|北部焦點|帶頭兩大學生 法辦
自由電子報-大台北新聞 反強制拆樂生 縣府前火爆衝突  與院民溝通過程 只見權力傲慢
聯合新聞網 | 地方新聞 | 大台北 | 樂生院民 今赴縣府抗議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綜合 | 反對拆遷樂生療養院 警民衝突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綜合 | 樂生怎解套? 文建會17日溝通平台遷移

為什麼所有官員都用多數人「對捷運通車的渴望」為藉口來欺壓少數人呢?樂生聯盟明明就幫這些懶惰的政客想了很多替代方案啊!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 【樂生七一一反對強制拆遷縣府抗議行動會後新聞稿】濫用警察暴力 北縣府宛若戒嚴時代

這是去年12月剛上任時的態度:親切迎接握手致意,宣稱要創造雙贏局面


這是現在:


周錫瑋,你還有兩天時間。不然我一個人也要把你搞到雞毛鴨血!!

苦勞網/苦勞報導/北縣府拒保樂生 抗議人士遭警方暴力驅離

樂生全區保留意見被漠視 文建會:將促進各方對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e-info.org.tw

青年樂生聯盟、樂生保留自救會等民間團體與聲援人士認為在有替代方案的選擇下,政府沒有理由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捷運局與北縣政府一再公開聲明,讓樂生療養院保存41.6%院區已是最大限度,也盡力為文化古蹟保存及交通建設兩者間取平衡,然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則表示全區保存是有可能的,對於一年多前提出的替代方案不受重視表示疑惑,到底有哪些利益關係,希望縣府可以調查
最新發展:
周錫瑋,三天期限到了,你給我的回答就這樣?

台北縣長周錫瑋,你還要不要臉?

Posted by portnoy at 05:04 | Comments (18)

2006年07月10日

用傳播取代交通

楊懿如博士點出了雪山隧道以及青藏鐵路兩件交通建設之所以會被兜在一起討論的原因主要有三:

第一是對生態環境的傷害,第二是交通建設帶來的觀光商機,第三是對當地文化的衝擊。
但其實這不就是所有交通建設都要面對的問題與指責嗎?不管隧道多長、鐵道多寬,差別都只在於程度上的不同。

兩害一利,端看每個人怎麼取捨。每個人站的位置都不一樣,秉持的價值觀也不一樣;簡單劃分可以分出六類:
關心生態環境的在地人
關心生態環境的外地人
慶賀觀光商機的在地人
慶賀觀光商機的外地人
擔憂文化衝擊的在地人
擔憂文化衝擊的外地人
大部分人可能同時隸屬多類,但是必定都有一個自己選定的終極關懷。所謂傳統的文化難道不是傷害過去的生態環境換來的?未來的觀光商機又能在生態與文化快速崩解之下維持多久好光景?如果沒有商機,那固守原鄉逐步凋零難道就是當地人所樂見?抑或只是要滿足外地人的鄉愁想像?

三方力矩看似互相擠軋,沒有和平共處的可能。

然而真的沒有嗎?

7/12補記:

青藏鐵路通車 保育團體呼籲綠色西藏遊

Posted by portnoy at 11:08 | Comments (1)

[摘]一馬訪日 各自表述

從石原慎太郎看馬英九 vs. 馬主席訪日 選擇與誰為友?

龍應台贈書事件

曾韋禎: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石原慎太郎來台訪問,馬英九邀石原慎太郎到晶華酒店進行國際文化交流,文化局長龍應台趁此機會送了石原慎太郎一本「百年思索」,並且特地 將這本書批判李登輝的部分圈了起來,還說她送書的身分不是文化局長對東京都知事,而是作家對作家。身為長官的馬英九,竟然默許龍應台這種無禮又挑釁的行 為;石原慎太郎返國後提出抗議,馬英九仍是維護龍應台到底。
尹懷哲:
最近石原曾在龍應台贈書時拒絕不收,擺出極為無禮的反應,這樣一個極端份子,「馬主席」當然不可與之為友,即使是「馬市長」也應該要有最基本的人道堅持,不該為了實質作用有限的「城市外交」而自以為「識大體」地儼然與石原為伍。

亞洲主要都市網問題

曾韋禎:
石原慎太郎不計前嫌,倡立了「亞洲主要都市網會議」(ANMC21,Asian Network of Major Cities21 ),會員城市就是東亞各國首都,並同時列入臺北與北京,藉以提升臺灣在國際社會上的能見度。

二○○四年的亞洲主要都市網會議上,面對中國對馬市長的打壓,石原慎太郎主動挺身幫馬市長解圍。但是在二○○五年春,中國大搞反日行動時,馬市長竟然以政治氣氛考量為由,取消了「觀光季刊夏季號」邀請石原慎太郎擔任日文版代言人的計畫。

儘管如此,石原慎太郎還是沒放棄臺北。二○○五年的亞洲都市網年會舉辦之前,北京因意識形態作祟而放棄主辦權,並退出亞洲主要都市網組織,石原慎太 郎緊急訪問臺北,希望由臺北市接辦年會,政府也允諾協助款項,但市府卻以「沒編預算」棄辦此一會議,徹底辜負石原慎太郎的美意,更白白錯失一個讓台灣在國 際上曝光的良機。


尹懷哲:
石原是極右日本保守派的代表人物,「馬市長」因為參與石原舉辦的「亞洲主要 都市網」會議,曾在會議中與中國當局起衝突,當時馬捍衛主權的表現也贏得不少讚許,石原也因此與馬關係密切起來,馬今年三月曾接受日本保守派媒體產經新聞 訪問時,就自己的對日觀透露:「不贊同日本將發動二次大戰視為正義的戰爭。」但隨後又表示:「我在日本仍有許多友人,石原就是其中一個。」石原向來主張釣 魚台列嶼是日本領土,曾宣稱「南京大屠殺是國民黨軍幹的」以否認日軍罪行,支持日本過去的侵略殖民行為,還多次發表歧視性的「女性無用論」,又動輒怒告媒 體愛炒作自己的言論。

結論

曾韋禎:
石原慎太郎與馬英九,同樣是首都市長,兩個人所展現的格局、氣度高下立判。為何馬市長要一再地羞辱這樣一個友善的國際友人,只因為他是日本人?這樣的作為,就是馬英九長期來非理性反日的明證。
尹懷哲: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過去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的日本友人盡是中島嶺雄、司馬遼太郎、小林善紀之輩,李是什麼樣的人、做什麼樣的事就不令人意外。馬主席會仿效前人,走上這條不歸路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08:22 | Comments (8)

2006年07月05日

[轉載]誰讓收視率成為亂源?

最近民視總經理陳剛信以「搧陰風點鬼火」砲轟負責電視收視率調查的AGB尼爾森公司殘害台灣媒體生態,新聞局長鄭文燦也附和說AGB的確是社會的亂源。這些年來,電視高層痛批收視率調查已經不算是新聞,而當媒體高層與媒體主管機關齊聲痛批收視率,各界更會認定收視率就是媒體與社會的亂源。但是痛批的背後更應該深思的是,收視率本身真的是罪魁禍首嗎?或者應該探究的是,誰在放任收視率使壞?

先談收視率為何具有讓電視高層抓狂的魔力。簡單來說,電視台靠節目內容吸引觀眾以取得高收視率,再以高收視率來吸引廣告商購買廣告時段。但是在台灣,收視率還不只有這些作用。在台灣,收視率會「賺錢」,也就是用節目吸引觀眾,然後再把觀眾所代表的收視率「轉賣」給廣告商來賺錢,成為電視台的生存指標。其次,收視率也會「殺人」,這裡指的「人」可以是節目,也可以指節目中的虛構人物。例如節目開播後,只要爭取不到觀眾,達不到可以賣錢的收視率,再好的節目也會被腰斬;還有,連續劇中的人物如果沒有辦法帶來收視率,那編劇就會立即賜他死,不是讓他跌下山谷,就是撞車死亡。但如果只要他出現,收視率就飆高,那他不僅會繼續存在,而且還會不斷加戲,甚至可以死而復活。

所以說,收視率在台灣真是主宰電視的一切,不僅可以決定新聞內容(例如那位說「show me the money」的媒體集團老闆亦曾說「每則新聞都必須是可以賣錢的」),可以決定節目存活與否,甚至可以決定演員的生死,這就是台灣電視的生態,也是電視高層所謂的心中的痛,所以電視人都會哭訴,他們很無奈,也很痛恨,被收視率牽著鼻子走是情非得已。

但問題是,這樣的生態是誰造成的?到底是收視率在牽制媒體?還是媒體在利用收視率?要解答這個問題,可以先了解一個問題:全世界幾十個國家都有收視率調查,難道收視率都是各國的亂源,還是只有台灣才這樣?如果全世界都視收視率為媒體亂源,那我們真該齊聲痛批AGB,但事實上,好像只有台灣才讓收視率如此作亂!如果真是這樣,那台灣媒體的亂象就不應該全推到收視率身上,因為問題癥結似乎就不是收視率數字本身,而是解讀收視率的那群人。

筆者不否認電視收視率制度固然可恨,但應該追究的是:收視率會成為亂源是誰縱容的結果?每每看到電視高層痛批收視率,就會讓我想起大愛電視台前總監姚仁祿先生說過的一句話:媒體人應該將收視率視同血壓,只要在正常區間內,都是健康的,不必在意其升降,千萬不要把收視率視同股市指數,隨時都為那一點一分的升降而提心吊膽。因此,究竟台灣收視率爭議的癥結,是媒體人缺乏善用收視率的智慧,只是自己在作賤自己?還是真是收視率那些數字在作怪?其理就自明了。當各界指責媒體是台灣的亂源時,媒體卻將責任推給一堆數字,這負責任嗎?當媒體人痛批AGB以示無奈時,那一大堆媒體自律組織是在作什麼用的?

本文作者為 師大大眾傳播研究所副教授 陳炳宏

Posted by portnoy at 19:47 | Comments (2)

只剩態度的媒體

這樁事我直到現在才注意到,我的疏忽。

詳細過程請見bryan寫的「媒體的態度

接著請各位比較一下這兩篇:
所謂"史上最強"竟是最醜陋巴西 是誰毀了這支球隊   vs.   發哥開講》震撼出局 夢幻巴西敗在那?(何長發/特稿)

果然如不少位老師所說,吳清和事件根本算不上「事件」,常常發生的事情怎麼會被稱為事件。

不過對於沒有在看運動新聞、對於體壇訊息也不熟悉的我來說,這的確還算的上事件。

bryan說得好:

為了應映時代,許多傳統媒體都有所謂的Blog或是論壇,美其名是與讀者交流,實際則是趕流行。聯合報一方面沒有做到把關的角色,讓有問題的特稿發表,而且網站空有回應的功能,卻根本沒有落實和讀者的互動,看看所有新聞或特稿的回應,不是讀者之間的爭吵或是對作者意見的相左謾罵,不然就是提出錯誤沒有人理,這樣子的回應是擺好看還是放心酸的!

之前已經有個吳清和事件,現在又來了個何長髮,這些人最大的敗筆就是小看了閱聽眾的能力,自以為代表媒體就代表權力,固然媒體是擁有極大的影響力及權力,但是在享受權力之餘,麻煩你們也別忘記媒體人的義務,你們的編輯採訪老師難道沒教過你們要查證消息來源,不可隨意捏造抄襲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04:51 | Comments (2)

2006年06月27日

[摘]僵的世界

對於社會運動團體的策略與創意,警方不但不能以與時俱進的方式調適看待社運多元化的表現,反而以反動倒退的僵化法條進行打壓恫嚇,顯示警方對於社運團體長期以來一以貫之的敵視態度!

警方也許會回應說,「以社會秩序維護法與集會遊行法移送是依法辦理」,那我們就要質疑:2000年、2004年總統大選後,博愛特區一帶都發生大量 群眾集體抗爭的場面,2004年凱達格蘭大道一帶的集會更持續達兩個月之久,為何只見警方大搞放水式的「柔性驅離」,不見集會遊行法的強力執行?

又如最近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立法院群賢樓前進行「有電風扇與冷氣的靜坐」,甚至於搭棚架到濟南路上,也沒有看到警方以集會遊行法執行,甚至於警方還同意宋楚瑜以「陳情」方式,在群賢樓前一坐便是兩三天,此種優遇實在是社運參與者前所未見的。

而在許多的新車展示等發表會場,主辦單位更常請來穿著火辣的股溝妹,難道不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但也從來未見警方直接取締過。警方的執法標準的確不能不讓人有所質疑!

人民的表意自由是憲法所明定的,社會對於裸體凸顯議題的方式,也是與時俱進而能接受的,但是濫用法律,就是壓迫民權!希望警方不要再一次成為社會運動的劊子手,更不應該繼續擔任特定政治人物的哈巴狗!

延伸閱讀:
jimmy's - 反核脫不脫?先談談媒體使用吧!
第三,我們要依賴「主流」的主權媒體嗎?那些對像是要吸引的族群嗎?反核意識要影響的對像是誰?是觀看新聞的人嗎?還是對貢寮有感情的人?
什麼時候需要主流媒體呢...就像那個選舉告急,需要短時間動員全民來加入運動的時刻,2000年的反核大遊行就是一個例子。除此之外呢,主流媒體帶來的 功能是什麼?大概就是只有裸沒有核,只有鏡頭沒有意識,只有宣傳沒有討論...這真的是反核的人要的方式嗎?這樣的媒體真的要依賴嗎?

要渲染,要紮根,要廣為宣傳,每種目的都有不同合適的媒體,使用媒體也有不同的策略。或許搞一個部落格串連,集結幾個人寫一系列的反核大眾文章,讓他放在網路上,都可能還比這樣集體裸有效力。

以上,並不是在抨擊那些願意犧牲自己真誠表達的參與者,但是裸要有裸的價值,個人想要表達誠意我完全佩服,但跟反核運動扯上關係來的集體裸,如果真要達到什麼樣的效果,那我可以說這個方法太遜了。


延伸再閱讀:
木菟咖啡 台北縣瑞芳鎮金瓜石黃金博物園區:右滿舵船誌─粉鳥的粉鳥林
我很納悶,為什麼政府官員往往以「原則禁止、例外許可」的態度來對待獨木舟活動?就像今天我在粉鳥林海岸划艇,到底我的行為構成了哪些其他人的成本,而使得政府有必要限制我的行為自由?
當官員看到我們划艇就衝出來制止,當民眾看到我在水域活動就問怎麼可以在此划艇,我們是不是該想一想,為什麼似乎大家潛意識裡就把這種活動視為洪水猛獸的 違法行為?隨便想也知道,本質上,划獨木舟並沒有罪責。也就是說,不像殺人、搶劫等等行為,獨木舟活動對其他人的法益沒有任何侵害或侵害的可能。我懷疑, 只是因為我們還生活在戒嚴的社會心態中,在這裡,和別人有些不同就是問題人物,就該受到矯正。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1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24日

勇者!記者!

From Buzzmachine ,這篇Media Report的專訪請到了一位阿富汗的記者Masood Qiam,現年23歲,為了報導真相,每天都必須和死亡為伍。

雖然塔利班政權倒台,阿富汗的社會民主與媒體空間也有成長,但是終究非一蹴可及,而且新的貪腐馬上就會重新集結。

以下是一些訪談節錄(粗體是我加的):

The MPs are already scared of Tolo TV cameramen because previously webroadcast footage of MPs falling asleep in parliament, and of anotherone picking his nose. So we were already unpopular.
I was called before the Supreme Court to answer a charge of defamationafter we did a story revealing corruption within the court. While I was in court, they threatened me, and said if it's proved that you have defamed the head of the Supreme Court, Maolari Shinwari, you'll be jailed for two years, and it shocked me.
I'm not afraid of anyone, and I think this is necessary to make our society good, and for the progress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of speech.
. . .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public life in our new democracy. There are those who are ready to be interviewed by us, and we are not afraid of them because they believe in media, and they believe in freedom of speech and they will never threaten us. Then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not ready to be interviewed by us, who have their fingers in corruption and drugs, and we're afraid of those people because they're very dangerous for the people, and also for the journalists. And they are the ones we worry about attacking us when our backs are turned.

Threats against my life are not such a big issue. For 23 years I grew up here. I was here under the Communists and under the Mujahadeen, with the Taliban. For us, life is always full of risks. The most fearful thing for me is not death threats to us; yes, we are afraid of these people to some extent, but most of all as journalists, we're afraid of the Parliament. In Parliament there are MPs who will limit our activities by issuing laws that will confine us into four walls and will stop us from asking open questions. And when we ask them about their intentions to bring in harsher media laws, they just give vague and evasive answers. So we're afraid that they are planning to bring in laws that will completely limit our activities. That's what hurts me, and I think that's what's dangerous for Afghanistan.

Let me explain again that threats like slapping and beating are not a real threat. It's a threat, but not too serious for us. It's not a serious threat that can stop us from working. But the most serious and frequent threat is to limit our activities by law.

My other fear is that the government starts to ignore our reports and not react to them. when your job is not effective, this is dangerous. Ignoring our reports is the biggest way they can hurt us. This is the threat, this is dangerous for us, this is painful,I think it's going to be like American democracy, the media is free to say anything, but the government is deaf to them.

Posted by portnoy at 06:24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23日

Referendum 2.0



發表這一篇以前就猜到會很熱鬧了,但是沒想到會那麼熱鬧,也沒想到我有機會把自己的想法好好的表達一次,非常感謝目前為止參與討論的Wuvist、lvoe、豬小草、3dball、Mark、還有剛加入的超逸。因為有你們,所以這篇文章才有意義,因為有參與,我們正在斷絕互相傷害的可能。

簡單解釋一下:我籍貫浙江,父母都是民國44年從大陳島逃難來台灣的。基本上我把中國人都當成同胞,而且我還有很多親友是中國人,我很想知道中國人是怎麼思考的,中國人有哪些「立場」、「原則」,以及這些「立場」、「原則」是怎麼來的?有對岸朋友願意理性、真誠、平和地加入討論是我的光榮。

如果台灣外省人的宿命就是夾在中間,那我不希望成為夾心餅,在中間擺蕩不知何去何從;相反地,我希望成為橋樑:我希望大家把為什麼選擇統獨等立場的原因說出來,徹徹底底清清楚楚完完全全地說出來,而不是只說「我支持統」「我支持獨」「我支持武力攻台」「我支持....」....就是因為太多討論侷限在立場陳述上頭,所以這些討論都淪為謾罵與互相攻擊。

只要是理性無人身攻擊的言論,不管什麼立場,都歡迎繼續在Referendum 2.0這篇留下你的迴響,但是我相信一個人的立場從何而來絕對不是短短兩三句話就能說清楚的,所以希望迴響者都不要害怕麻煩,剖析一下自己,用個一千字、一萬字把自己的想法說清楚。

你可以這樣開始:

1. 我是哪裡人,我在哪出生,我在哪讀書、就業,我平常看哪些媒體報導?
2. 針對台灣與中國,我支持什麼樣的政治理念,我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政治理念,我有哪些固有原則、不變立場?為什麼不能改變?

也就是說:請參與討論的大家不斷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我選擇這個理念而不是另一個?為什麼我容忍這個理念而不是另一個?為什麼我認為什麼是必然的,而什麼卻不是?為什麼誰應該為什麼負責,而不是別人?

我認為這些都是要討論台灣中國問題的每個人都要自問的,也是你評斷一個人之前要先問過他的。所以,如果之後參與的討論沒有達到我期望中的高水準與反思,我會直接刪除,畢竟比爛比狠毒的討論太多了,這裡不需要加入。

願意加入討論者請至這篇下面
--------------------------------------本文開始------------------------------------------

是的,我知道大家看2.0看的很煩了,其實我看的更煩,因為我研究室檯燈的牌子就叫做Eyesight 2.0(保眼2.0)。但是我短時間想不出更好的標題,就忍耐一下吧!

Mark從鄭弘儀那兒得來的靈感,決定推動台灣第二次公投,題目有三:
  • 陳水扁總統應該留任或是罷免下台?
  • 國民黨時代所侵佔的黨產應不應該歸還於民?
  • 台灣應該獨立、維持現狀還是與中國統一?
前兩個問題比較明確,第三個問題我則認為可以讓選項豐富一點。但是Mark之後草擬的問卷中尚有「其他」的選項,可以讓有不同意見的人自由發揮,我認為不錯。

我自己前兩個問題的答案也很明確:陳總統應該留任,國民黨侵佔的黨產該歸還於民。

先簡單交代一下我的選擇:第一,我雖然認為陳總統應該留任,但事實上我個人從來就沒有對陳總統有好感,也不認同他的執政政績(尤其是媒體改革),更沒有必要緬懷他市長時期的努力(我從來不是北市民),但是就事論事,台灣今天走到這一步,我無法輕鬆地把矛頭指向陳總統一人,要他下台了事,我以為這樣只是簡單地替泛藍解套,也把一切問題都單因化。民主社會中,我不期待聖王再臨來改變一切,也不相信一扁之力能夠讓台灣向下沉淪,台灣政府要是組織那麼扁平化就好了...事情從來就沒有那麼簡單,如果罷免總統的政治鬥爭意涵遠大於實質意涵,那我寧願把這功夫省下來,把焦點放在更多實質的議題上頭;今日許多人聲稱要陳總統下台的主因是第一家庭及其親信弊案纏身,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這主因不過是「近因」,至於遠因...遠因深種,不多提了。

第二,國民黨過往如此雄厚的黨產哪來的?蔣故主席在上游等魚游進魚蔞然後賣魚換來的嗎?李前主席參加職業高球大賽比賽贏來的嗎?連榮譽主席不負爺爺之名賣台灣通史掙來的嗎?馬主席當偶像出寫真集脫來的嗎?當然都不是!所以沒什麼好說的,該還就是要還。但是國民黨絕對不會還也是意料中事,就算正式的公投通過此一決議也是一樣。如果真的還了,那也只會是一小部份,而這一小部份會如何被執政黨浪費掉,或是被在野黨再次汙掉,也是意料中事。因此黨產公投必須同步結合收回之後的使用方式,否則只是轉手洗黨產而已。

至於問題三...比較熟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超級大統派」,「維持」曖昧不明的現狀從來非我的選項,對於「獨立」這種「無止境的小單位細分方式」我更不中意,因為獨立的價值一直推下去,就是不斷的分裂。今天台灣要是獨立,隔天蘭嶼就可以獨立,後天台北市也要獨立,大後天龜山島更要獨立。同血緣成一國...同民族成一國...同認同成一國...同語言成一國...同腔調成一國...同姓氏成一國...最後就是一人一國,這有什麼意義呢?每次分裂都要打場仗嗎?國家這種毫無理性可言的層級應該廢掉。地球只需要一個最高政府,和很多尊重文化差異的自治政府。

所以針對第三題,我的選項是:組織沉默的艦隊,同步廢除所有國家,成立世界政府。

好了好了~~~我知道有人要罵:「幹!鬼扯什麼?認真一點!」了,但是我才要勸您不要對我太認真,因為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我的鬼扯是一票,您的認真也是一票,何必白發脾氣?要是你覺得公投2.0不過癮,3.0、4.0、5.0陸續有來啊~~!只要我們想公投,我們就隨時可以公投,不用看政客臉色、不用擔心飛彈威脅,這才是最重要的。

延伸閱讀:

人行道 | sideway: 下一輪的太平盛世?

6/29:
人行道 | sideway: 錯身.轉轍
固然這種網路公投的方式已經排除了某些人--不會用電腦的、沒時間上網的、根本沒錢理解網路這件事情的--但總是一個開始。因為重要的不是我們選擇了哪個答案,然後哪個答案比較多人選;重要的是在投票之前、與開票之後,我們不斷的去問:「為什麼是選擇這個答案?」 This is not the answer, but the begining of a lot of questions.
讨论统独大业的收获 - 绵羊日记 | 绵羊@BLOG - 歪酷博客 Yculblog.com
知道人家是這麼想的,而且也是有理有據可以理解的,是溝通的起點,也是以後和平共處的前提。在諸如強國論壇、天涯這樣憤青雲集的地方絕無可能這樣心平氣和的討論這麼久,在那些地方大概不用10個回覆就開始人身攻擊了。這就是BLOG的好處吧!雖然傳播和參與小眾了一些,但是因為人少,所以也少了一種「藏身 在人群之中因此不需要考慮什麼禮貌和羞恥」的問題吧。

我的感想:
討論的高品質是諸位參與者共同成就的,小弟感激涕零!

接著我又要用漫畫來舉例了;1)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過浦哲直樹的「怪物」?我對於這部漫畫裡頭的一個情節特別有感覺:安娜為了學習槍法,去向一位技術高超的殺手求教,但是這位殺手已經洗手不幹,如今只是一個快餐店的廚師兼老闆。安娜雖然以打工的身份取得與殺手的接觸,但是到最後還是不願意破壞他已經平靜的生活。殺手大叔喝咖啡時總是喜歡加三匙糖,安娜也覺得這習癖很有趣。後來安娜要走了,殺手告訴安娜他早就知道安娜另有所圖。這時殺手告訴安娜他為何洗手不做的故事:

已經殺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他,這一天接到組織命令,照慣例在屋頂上埋伏,準備狙擊下一個「目標」。透過狙擊鏡,殺手看見目標緩緩走到路旁的咖啡店,坐了下來,點了一杯咖啡,接著一匙、兩匙、三匙....稍微攪拌一下,拿起咖啡杯,滿足的喝了一口。

殺手的喉嚨突然也感覺到那杯咖啡的熟悉滋味,而他就再也扣不了扳機了。

2)鳥山明的七龍珠大家應該都看過了,其實我覺得談到政治跟變身成超級賽亞人是很像的,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談到政治就勢必帶著憤怒、感傷、憂愁...等等情緒,伴隨著這些情緒,台灣人變身為「超級台灣人」,中國人變身為「超級中國人」,把意見不同者都看成了佛力札,只想把對方轟殺。很多人為了避免這些情緒,開始選擇拒絕政治,試著告訴自己:還有別的重要事情等著我去作,不要管政治。但是我覺得那是因為我們還沒進精神時光屋裡頭修煉過,還沒有辦法把超級賽亞人的憤怒狀態變成普通狀態,而這次的討論,對我而言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

3)最後談到陳某的火鳳燎原。這部漫畫雖然是以三國為背景,其實皆以三國人物之口來表達作者的政治理念。其中討論最深刻的議題應該就是「忠誠」。什麼是忠誠?呂布的忠誠是忠於自己的慾望,典偉的忠誠是忠於霸主曹操,劉備的忠誠是忠於漢室皇朝,太史慈的忠誠是忠於一種愛國的習慣,孫策的忠誠則是忠於人民...這些不同的忠誠都可以繼續在現代看見,唯一改變的只有操作手法。

Posted by portnoy at 01:23 | Comments (355)

2006年06月21日

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

我是指,有生之年我可能看不到台灣出現一個有格調的政治家了。

雖然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全程看完了昨天晚上八點開始的「向人民報告」,但是我這般感嘆並非衝著陳總統而來,而是我一直以來...應該說我開始關心台灣政治短短五、六年來的感覺,只是到如今不吐不快罷了。

針對昨晚總統發表的演說

有人說,他在電視轉播中只看見陳律師,沒看見陳總統,這點我同意,而且我認為陳律師辯論的不錯,和我打筆戰的時候用的方式如出一轍,就是將對方(泛藍)漏洞百出、囫圇吞棗丟出來的罷免十罪狀一一陳列再以現實和歷史攻擊回去,就網路筆戰的層級而言,陳律師辯論的很好。

有人說,陳律師避重就輕,我倒認為是泛藍的質疑太過空泛,因此空來空去乃意料中事,一位律師沒有可能也沒有必要回應不切實際、忽略脈絡的指責,利用對方問問題的缺失加以反擊才是律師該做的,陳律師也作到了。

有人說,陳律師不開放記者發問,是膽小心虛,這點我無從判斷,但是以同樣標準來檢視台灣的媒體,你才會知道什麼叫做膽小、心虛...

有人說,陳律師全程幾乎都使用台語,是為了討好中南部深綠民眾,我想這應該是其中一個目的沒錯,但是如果今天是我要向人民報告,我也會選擇我最熟悉的母語:國語、普通話、北京話....但是我會要求口譯人員提供多語言同步口譯,透過網路即時傳播。

有人說,他看完陳律師的辯駁,覺得陳律師是「痞子」、「流氓」、「無恥之徒」...「不想多說了」...我在想,這種反擊在法庭上有何效果呢?還是說政客的口水功力已經低落至此?

有人說,電視台即時轉播的即時電話投票顯示出不相信陳律師的比相信陳律師的多出十倍...我覺得有人真的傻了。

大概,大概有人以為我在幫民進黨說話了,不,容我澄清,我對政黨和國家這種東西真是深惡痛絕,就算幫忙說話我也是在幫陳律師說話,但陳律師哪需要我幫他說話;陳律師很幸運地遇上了一群更差勁十倍的「叫罵客」,只要拿出網路筆戰的水準就可以贏得很輕鬆,但是陳律師啊陳律師,泛藍想要公審你,你竟然也跟著他們玩起法庭遊戲!

律師的法庭遊戲是這樣玩的:對方朝你丟泥巴,你必須趕快擦掉,然後抓起更大把泥巴丟回去,不斷重複,然後讓法官或陪審團決定誰比較髒;但是這不是領袖或政治家的遊戲規則,領袖或政治家的遊戲規則是:對方朝你丟泥巴,你泰然自若地擦掉,然後和對方握手。再不然就是你慢慢拿起泥巴,最臭最髒的那一丁點就夠了,然後抹在對方鼻頭上,在對方還沒來的及拿起下一把泥巴之前,幫他擦掉,然後和他握手。

或許,上面的希冀只會是夢想,因為當台灣藍藍綠綠政治人物統統都在爛泥裡頭悠然自得時,互相丟、抹泥巴只會是他們怡情養性、消遣時間、保養皮膚的日常生活--據說今晚八點還有一場。

「不要跟豬...」系列的書出了那麼多本,看樣子書有在出,沒有人在聽;以後改出「不要跟馬...」大概會比較多人聽進去。

最後簡單談談我自己對罷免總統這件事的感覺

我說過了,政治是場表演,媒體搭的舞台、政客名嘴負責編導演,公平正義、台灣意識、大中國威脅都是戲名。如今上演的段子是「罷免總統」,只可惜編劇比鄭文堂更愛狗血、導演比朱延平更愛老套...要演戲沒問題,但是請給我王小棣或易智言等級的導演。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2 | Comments (16)

2006年06月15日

[摘]血汗、心血、數位化

生命力新聞: 外籍看護工時長 憂鬱指數高

林秀麗認為,政府除了應鼓勵民間機構培訓外籍看護外,還應將外籍看護與本國看護的就業條件拉到相等的水準,她說:「如果這兩種看護的薪水都一樣高,民眾當然會優先選本國看護。」
如果將兩種看護的薪水調至一樣高的目的是要讓民眾選擇本國看護,那豈不是代表外籍看護完全沒有工作機會了嗎?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那一天,我丟了飯碗 在YouTube
中時員工的血汗數位化了。

苦勞網/苦勞論壇/iPod驚傳血汗工廠 鴻海參一腳?
Boing Boing: Inside China's iPod sweat-shops
國生三年才開始 » Apple、鴻海、與中國
Wired News: Judging Apple Sweatshop Charge
AppleInsider | iPod City: inside Apple's iPod factories
iPod的使用者會有比較高的「血汗潔癖」嗎?

異鄉人:In Praise of Sweatshops
glenngould說的血汗很輕鬆,但是真正的虐待與剝削有那麼輕鬆嗎?
還是說,因為我們曾經這樣苦過來,所以我們也要別人遭受一樣、甚至更多的苦痛?這就叫做經濟學嗎?

我沒有定論,而這正是我擔心的。

6/16補記:鴻海駁斥了所有指控...我感覺還蠻矛盾的...一方面希望媒體是正確的,因為這樣代表真相被揭露了,另一方面又希望媒體是錯誤的,因為這樣中國勞工是幸運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06:21 | Comments (7)

2006年06月13日

偶爾關心一下可愛教主的消息

ESWN這裡有一篇有關楊丞琳的報導:

EastSouthWestNorth: Rainie Yang Goes To China

大意是說:楊小姐兩三年前在我猜裡頭表現出了她對歷史課的極為不熟悉--

Q:南京大屠殺死多少人?
A:不知道耶...
Q:猜嘛~
A:我真的不知道啊,多少?
Q:三十萬。
A:喔....(驚訝)
Q:很多對吧!
A:不,我的意思是說原來才三十萬。
然後她也常常在公開場合說自己認為自己上輩子是日本人,所以就在中國的網路上挨批了。

現在她和許多台灣藝人一樣要進軍「內地」市場了,所以她說她一直認為自己是pure Chinese(這句話是不是誰講過?某過氣政客?)

商人無祖國,藝人祖國多。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9 | Comments (17)

"尾巴開始搖狗了"

看過不少文章用這句話來比喻「副業幹掉正職」,或是「下屬影響上級」,不過這次這句話是Colby Atwood, 一位報業分析師說的

這個議題不新鮮,但是通常我們只看見這隻狗硬生生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卻又停不下搖尾巴的衝動,然而最近不少倡議者開始鼓吹印刷媒體將重心放至網路,讓平面成為次要,或起碼讓網路讀者可以完全近用所有平面內容,再沒有訂閱付費與否的限制,例如Jeff Javis這篇:Driving readers online、或是Mark Glaser這篇:Open Letter to the Times::Mr. Sulzberger, Tear Down This (TimesSelect) Wall!

簡單來說,報紙或平面媒體的廣告份額不斷消退,但是網路廣告身價卻不斷飆升;網路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看似是世界趨勢,但是最愛跟國際潮流的台灣平面媒體反其道而行,紛紛跑去找更爛的電視媒體結盟或是進行買賣,讓人不懂這算是自貶身價還是同流合污。

這些平面媒體的網路部門(例如中時電子報與UDN)應該都思考過如何透過網路接觸到更多網路讀者,可是我就是感覺不到他們的用心與用力。內容品質就不管了,畢竟這也不是負責網路窗口的人能掌握的,但是如何善用平面媒體的內容卻是網路部門的責任。

電子商務、交友聯誼、部落格、關鍵字廣告...網路部門想了很多掙錢的方法,但是如果狗不先搖尾巴,尾巴也不可能搖狗;平面媒體要成為網路媒體,不能單單只把內容一成不變地貼上網,最多加個沒有人看、可有可無的留言功能。那麼多有價值的內容應該要積極的mash-up,都已經提供rss了,應該有點網路的觸覺了才對。

我的期待是:當功能做出來之後,網路使用者就會開始改變平面媒體的網路窗口,接著網路窗口就會開始改變,接著平面媒體也會改變,接著其他媒體也會跟著改變...然後社會就改變了。

上面這一句猛然一看真的超超超科技決定論的,但是真正具有決定力量的不是科技,是應用科技的人。

Posted by portnoy at 04:09 | Comments (8)

2006年06月05日

第一屆雜碎新聞大獎

各位朋友大家好,很高興今天龜趣來嘻能有這個機會舉辦第一次「雜碎新聞大獎」,在此要先感謝所有參賽者,我相信大家今天一定都能滿載而龜,好,我們廢話不多說,馬上來揭曉今天的雜碎新聞獎!

今天我們評比的是台塑股東會的新聞雜碎程度,大家都知道,要把好好的一則報導寫成雜碎並不容易,更考驗著記者們的智慧,如果不夠無腦,絕對不可能得到今天的首獎,所以今天的得主絕對是雜中之雜、碎中之碎!

好!首先讓我們先看看原始的記者採訪通知:
「綠色投資小股東」前進「台塑公司」股東會說清楚講明白!「十問台塑:鋼廠投資可有錢景?」
哇!大家都看到啦,那麼清楚簡要的記者會採訪通知絕對是不夠雜碎的,但是經過各家媒體巧手打造之後,雜碎度就會慢慢顯現出來了!

首先揭曉第四名,中國時報:

股東會今登場 闢環保新戰場 環團綠色小股東 直搗台塑
綠黨中央執行委員潘翰聲和台灣環境行動網監事潘翰疆都強調,台朔大煉鋼廠根本是「聯電案」翻版,聯電向台灣和美國提出財報不同,台塑是向經濟部和環保署透露資訊各不相同。
汞汙泥 綠股發揮戰力
「綠色小股東」的理念是,藉股東力量監督企業投資不可違背人權,或危及環境和生態保育,尤其應落實對弱勢族群的照顧。該模式最早源自勞工運動,因為早期工運無法和企業主直接面對面,勞工即以持股的股東身分進入股東大會,和企業主展開對話。
一人一股救台灣 投資千元 吳東傑搏大鯨魚
因長期從事環保運動,吳東傑窮兮兮,卻是三家大企業的股東。他數一數手上的股票說,南亞公司不到二十股、中鋼一股,真正符合「一人一股救台灣」的理念,希望發揮四兩撥千金的力量。
大家都看見啦!中國時報竟然願意花三則報導的篇幅詳細的闡明環保團體的訴求,而且針對「綠色小股東」的來龍去脈作清楚的介紹,可以說雜碎程度非常低,記者林倖妃簡直就對我們的雜碎新聞獎毫無興趣,但是報名就是有獎,所以還是給你第四名,希望下次繼續努力!

接著揭曉第三名,自由時報:
台塑跨足煉鋼廠 環團反對
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更透露,儘管台塑已用台塑煉鋼廠籌備處名義,向環保署提出相關環評案,但在2005年財報中,卻未見任何有關煉鋼廠相關訊息,該 公司是否涉及財報編製不實,甚至虛偽隱匿情事,「綠色投資小股東」將經過進一步追查後,向金管會與證交所等主管機關提出檢舉。
這位林正智記者大概也是報名報好玩的,基本上把環團意見表達的非常清楚,不過自由贏在只報導一篇,沒把綠色小股東的意見與意義說清楚,雜碎程度略升,但是基本上也沒甚麼競爭力,和中國時報半斤八兩。算了,反正後面還有第一和第二名。

第二名就是,噹噹噹噹,TVBS:
台塑股東會 「環保」小股東來踢館
不停舉手爭取發言,搶不到麥克風,還是要說,這時候,台下噓聲四起。台塑股東:「我問你你要講幾次?」台塑環保小股東:「請你尊重我一點好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咧!他這樣子是威脅,他怎麼可以這樣子威脅咧,有異議!有異議!附議!附議!」
總算有認真的參賽者了,我們恭喜TVBS得到第二名,可以說是實至名龜!這麼雜碎的報導可以說是只應天上有,整篇報導完全沒有重點,只有吵鬧掛帥,真的值得所有未來參賽者仿效!

不過強中自有強中手,我很榮幸的宣佈今天的雜碎新聞獎的冠軍就是!!!東森!!:
台塑集團7人共治 李志村接董座 小股東不客氣嗆聲
小股東你一言、我一語,所有的人吵成一團,台塑股東會遇上環團綠色小股東來嗆聲,為了大煉鋼廠的投資案,李志村才剛當上台塑董事長,就被小股東炮轟。

小股東嚷著,「你讓我講,你讓我講,好不好?我的時間,我可不可以講完,然後我再聽你講,可以這樣子嗎?」

台塑董事長李志村回應,「剛才已經講過了,這是不同公司的事情,假如你認為我違反,你向主管機關去反應。」
我的天啊!看台灣雜碎新聞看那麼久,今天終於看見神了!雜碎神!施嘉青、王鎮宇兩位記者,您的作品當真乃雜碎報導中的佼佼者!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雜碎的美了,簡直就是藝術啊!甚麼重點都沒有,除了湊時間以外根本沒有意義,而且內容更是混亂又不知所云,能剪接成這樣還容許這則新聞上架,我真他XD只能說:東森,恭喜你們成為今天的雜碎王!

今天的頒獎典禮到此結束,不過我們還有一項額外獎項要頒出,那就是三立新聞,根據ptt mediachaos的網友目擊指出,今天某位主播說:「趙建銘的態度呈現360度大轉變!」..........三立,恭喜你們了!

---------------------------------------------------------------------------------------
頒獎典禮過後,來到我們的慶功酒會,讓我們來看一看眾星雲集的精彩畫面:

這是綠色陣線原本的訴求新聞稿;這位是潘翰聲先生6/6的中時投書,這兩位雖然沒能得獎,躲在角落畫圈圈,但是別灰心,這個獎本來就不是普通人能拿走的。

另外這一桌有經濟日報的王永慶捐120億 大陸蓋萬所小學和中廣的台塑股東會 嗆聲煉鋼廠,不過兩位也沒能上台領獎,實在可惜。兩位的作品雜碎度明顯不足,但是諂媚阿諛度絕對夠,希望兩位再接再厲,下次報名我們的第一屆諂媚新聞大獎,贏面很大!


Posted by portnoy at 23:30 | Comments (20)

2006年06月04日

四四六六

中國時報:一則
聯合報:零則
自由時報:三則
蘋果日報:零則
台灣日報:四則
中央社:七則
民視:一則
中廣:三則
台視:一則
中視:零則
華視:一則
公視:零則

TVBS:零則
東森新聞(ETToday):零則  (pipperL統計)


我真的住在民主自由人權立國的台灣嗎?

Google Blog Search:223則
或許則數不是重點:

人行道 | sideway: 1989年6月4日一則足矣!

Posted by portnoy at 22:02 | Comments (10)

嘻評台灣七家無線電視台網站

台視全球資訊網
普通。部落格自建,也是免費的BSP。
Firefox友善程度:中下。
Page rank:5
新聞rss:有
tag:有很詭異的關鍵字雲
.:: 2cts.tv/華視全球資訊網::.
差。部落格外包給無名和蕃薯藤。
Firefox友善程度:下中
Page rank:5
新聞rss:無
tag:怎麼可能
..::中國電視公司::..China Television Company, Ltd.
慘。沒有部落格。
Firefox友善程度:下
Page rank:0
新聞rss:別傻了
tag:......
民視首頁
尚可。部落格外包給天空部落。
Firefox友善程度:中
Page rank:5
新聞rss:無
tag:慢慢等吧
你的公共電視-Taiwan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Online
普。沒有部落格。
Firefox友善程度:可
Page rank:6
新聞rss:無
tag:沒有
客家電視
空。有部落格,系統外包給bloguide,但是有獨立網址。
Firefox友善程度:可
Page rank:5
新聞rss:無
tag:沒有
原住民電視網ITV
更空。有部落格,一樣外包給bloguide,但沒有獨立網址。
Firefox友善程度:可
Page rank:0
新聞rss:無
tag:沒有

...to be continued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5 | Comments (12)

2006年06月03日

今天的部落格新聞真多

部落格遊天下 台灣新體驗

旅遊生活頻道節目「部落格遊天下」五位部落客喬許(Josh)、東尼(Tony)、加布(Gabe)、蕊內(Renee)、蒂芬妮(Tiffany)本週遊台灣,體驗台灣民土風情。
評嘻:中時旗下有電視台、有旅行社、有部落客....整合一下吧!

部落客玩到台灣 腳底按摩痛翻
另有網友建議「部落客」可到補習班教英文賺外快,東尼說,「我去了,可是我沒教師執照,不能收錢,只有幫忙的份。」
評嘻:網友都這麼建議了...自然是有沒執照也能收錢的方法....

車禍誤認女兒 照顧月餘生變死
警方將她送到醫院後,依同學的指認,認定她是家住密西根州的22歲的蘿拉‧范萊恩,並通知家人前來看護。范萊恩一家對於女兒撿回一命大喜過望,除了每天細心照料,還為她製作一個部落格,讓關心她的人可以每天得知她的復元進度。但隨著蘿拉逐漸恢復,范萊恩一家人卻越來越困惑,「為什麼蘿拉好像不認識我們,而且一直說她不叫蘿拉,是惠妮?」
評嘻:認錯人之難堪莫過於此。

賣爛電腦 遭網路私刑 私房色情照曝光 近270萬人次瀏覽
他修好電腦後,發現硬碟裡存有很多賣家隱私照片,包括大批色情照,於是以賣家名義開設部落格,公開惡質交易始末,還把這些尷尬照片上網。該部落格短短9天吸引269萬人次點閱,讓這名惡質賣家陷入「活生生的地獄」。
評嘻:羅生門啊!賣家說:要是電腦壞了你怎麼拿的到照片?買家說:要是電腦沒壞,你怎麼會沒把照片刪掉?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噫~~~愛攸好!

Posted by portnoy at 18:25 | Comments (0)

2006年06月02日

中文部落格圈 印尼震摘

印尼遭遇前所未見的大震災,各國皆慷慨解囊相助,中國更是在第一時間捐出200萬美金,同時派遣救援隊伍前往災區,然而在中文部落格圈中,卻有一些其他的看法,其中尤以中國部落客的反應最為強烈,例如diemark在他的部落格中說道

這兩天印尼地震了,震的何等好啊!這回下決心,再也不捐錢給流氓國家了.不捐錢,他們很生氣,上街殺中國人.捐錢,他們高興,吃飽了,然後殺中國人.
阿飛也持類似觀點,他認為:
我們不需要做君子,不需要在別人打完左臉後還把右臉伸過去的神經病,我們的友好是只給予朋友的,對於敵人,我們會記仇而且會尋找機會給予致命報復的。
而在日本工作的ninja518則表示
這回地震沒上次利害,就捐1日元吧.不是捨不得,換了別的國家早就掏大票上去了,只是覺得世上萬事,都有因果報應,回想起印尼前些年搞得那場反華大暴動,進行慘無人道的、反人類性質的種族大屠殺......
finfin更是生氣的認為
任何人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不能作恶,老天还是有眼的。不管怎么样,这次是坚决不会捐款的。
在電視台實習的中國記者Vivtoria則平心靜氣地把問題癥結說清楚
中國和印尼這些國家的關係一直非常微妙,在印尼,華人的所 遭受的待遇非常可怕,每年都會有好些華人遇害事件傳來,讓人痛心不已。可是,中國就是願意發揚所謂的「人道主義精神」,對印尼的援助似乎有些沒有了底線。 就在印尼地震前幾天,山西省左雲縣發生了煤礦透水事件,因為礦主的瞞報,成為了轟動世界的大事。可是,這只是偶爾被披露出來的小小一樁事件而已,相對於整 個茫茫大國,可謂是九牛一毛,每天,在中國,有多少這樣的災難發生,有多少人為此而受害,根本不計其數,可是政府有實實在在做些什麼嗎?中國政府向要樹立 起國際形象,想要在東南亞國家樹立起威信,這毋庸置疑,但有時也該量力而為,所以,在看到光輝的同時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失落。
她分析中國之所以大手筆捐出兩百萬美元,其中也包含了壓制台灣的目的:
...中國政府表現出一幅大無畏的高大形象,靜觀事態變化,在國際上贏得了聲譽,同時又無形中迫使東南亞國家一方面認識到大陸當局的誠意和能力,一方面警告如果同台灣方面有什麼曖昧,結果也會很難堪。
超級無敵小臭臭則自問
我時常問自己,我能夠對那一年的印尼暴亂心態平靜嗎?我能夠忘記周恩來總理和華僑早在印尼所遭受的奇恥大辱嗎?
並非所有中國部落客都對印尼感到如此憤怒,例如南京的記者Bruce就曾經去過印尼,也對印尼留下極好的印象,他也希望印尼受難者能早日獲得幫助:
去年在印尼去的四個城市,雖然日惹是其中行程最短的一個,但印象卻最為獨特。今天,仁慈的日惹蘇丹的子民們在地震中受罪,作為一個在那留下過美好印象的中國人,謹對他們致以深深的祝福,願生者和傷者,能脫離苦海。
另外林恩則寫了一篇很特別的文章: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先进——印尼地震之启发,歌頌中國共產黨的奉獻精神。

香港的部落格界則普遍鼓勵大家多多捐款相助,例如香港的部落客蕭雅在他的部落格上公佈了香港可接受捐款的機構,Foxymcdee則積極籌劃募款晚會活動,希望大家能共襄盛舉。而Block27則說他也有親戚住在印尼,他過去也曾經前往日惹旅遊,留下非常好的印象。Jay認為香港應該先放下「巴士阿叔」,關心更重要的事情

新加坡的部落客燕子飛則藉此機會教育大家印尼以及地震相關知識,非常受用

至於台灣,部落格圈面對此一災禍的反應不大,僅寥寥數篇文章談論到此事。例如EcogardenWillers

輔大猴則在他今日的心情繪畫中表示他經過天人交戰之後,決定捐出飯錢五百四十三元給紅十字會,讓這筆錢能夠幫助印尼的受難者,但他也認為印尼在國際上對台灣並不友善。

一直關注社會福利的annpo則認為儘管台灣媒體盡把焦點放在國內政爭與社會新聞上,而幾乎完全忽略印尼震災,但是依然有不少熱心民眾表達援助意願:
我一直對台灣人的善心與熱情感到感動,大家都願意去關心別人的困難。相對於此,媒體似乎只是當成一則新聞處理,應付一下就過去了,畢竟,災難的新聞不如駙馬爺汙錢來得新鮮有收視率。
她也在另一篇網摘中提供了她先前前往印尼爪哇拍攝的照片,她同時表示:「...同樣受到地震威脅的台灣,更應該感同身受,並且時時警惕...」而從她的文章也發現airportman介紹了兩個國外的印尼震災部落格與網站,分別是IndonesiahelpYogYes.com。airportman更提供了一個簡單的部落格貼紙,可供網友串連傳播。印尼地震資訊網(英文)

而台灣慈濟大愛電視台的主播倪銘均則獲得當地慈濟志工的第一手消息,更大力呼籲觀眾一起替災民祈禱。

目前台灣接受印尼震災捐款的組織有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慈濟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以及世界展望會等,若您有意願捐款,請速上上列網站。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8 | Comments (13)

2006年05月27日

報導請嚴守分際,勿用媒體暴力

近日由於總統女婿趙建銘牽扯進股市內線交易與相關弊案,我們再次目睹台灣媒體無所不用其極的「追蹤報導」與「深入剖析」,將極為嚴肅的公共議題變成了變色龍連續劇,更將許多與議題無關的人、事牽扯進來,徹底濫用了媒體公器。媒觀對這種混淆公私領域,傷害無辜者的「媒體暴力」表達強烈譴責。

媒體除了針對案件多加揣測之外,由於趙建銘被收押,媒體連土城看守所的例行身體檢查也視為頭條大事,以鉅細靡遺的描述方式公開羞辱當事人,此般只為了吸引注意力而模糊議題焦點、逕行人身攻擊的報導方式實屬不當。另外,趙先生幼子在上幼稚園途中遭到媒體圍堵的蠻橫報導更是令人匪夷所思,不論報導播出與否,這種貼身採訪已嚴重侵犯人權,更遑論趙先生幼子僅是位幼稚園學童,如何能成為媒體的消息來源?

此外,眾多媒體揣測也接二連三爆發,其中許多與公共利益無關,而媒體記者一窩蜂地追逐特定議題,更代表著其他更重大的議題被八卦口水掩蓋。媒觀呼籲各家媒體應當嚴守分際,以實事求是的態度進行報導,切勿再以媒體暴力侵擾無辜。


延伸閱讀:
中天拿小翊安拚獨家 被批無恥
趙建銘新聞戰 記者跑到氣喘發作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4 | Comments (6)

2006年05月26日

這也算是趙建銘的blog...

蘋果日報blog特地為台開案開了一個官方部落格,內容其實...就是把蘋果對此事件的報導原封不動複製貼上blog。

國外媒體透過部落格的快速即時更新方式來報導特定突發重大事件的例子很多,台灣先前只有TVBS的popblog曾經試圖用blog來報導縣市長選舉,不過只有試圖而已,因為該部落格完全沒有任何有意義的內容...

所以就我來看,蘋果這麼做的意義也不大,和其他電子報的新聞專題一樣,總之把新聞集中在一起,依逆時序排列,方便閱讀就是了。

蘋果Blog:台開內線交易案

蘋果特地替趙建銘做了一個很醜的banner,算是最用心的部份了。

趙建銘台開案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8 | Comments (3)

2006年05月25日

新聞不是連續劇、媒體不要踐踏自律承諾--請停止「鐵路怪客」的荒謬報導

「南迴鐵路火車出軌事件」原本是與民眾生活、社會安全高度相關的公安議題,卻因為各家新聞台競爭收視率,搞成荒謬鬧劇,不但模糊新聞焦點、浪費社會成本、侵犯隱私,並且強迫觀眾收視、排擠其它重要新聞。同時,此種「看圖說故事」、「作文比賽」的報導方式,造成觀眾收視群益受到影響,各種明示、暗示李泰安涉案的臆測式報導形同媒體審判,影響檢調辦案與社會觀感,基層媒體工作的工作尊嚴也受到上級長官的踐踏。

許多媒體為求收視率,派出3-4組記者駐守於李泰安家,不但與李泰安家人關係密切,甚至充導起「指導員」,甚至要求李泰安配合新聞需要演出,貼身式的報導,不僅瑣碎化、個人化、英雄化,也侵犯相關人員的隱私。

此外,本會也接到許多基層媒體工作者的投訴,指出媒體主管枉顧新聞專業,要求基層記者進行「個人化」、「臆測式」的報導,並在毫無具體事證的狀況下進行新聞分析,甚至誇大記者原有報導。面對上級長官壓力下,媒體工作者被迫昧於專業,並且身心俱疲。

對於「鐵路怪客」連續劇式的荒謬報導及相關現象,「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提出五點呼籲:

1.媒體應立即停止「鐵路怪客」連續式的荒謬報導,勿將重大公安事件報導瑣碎化、個人化、英雄化描述,將南迴鐵路意外新聞報導正常化,回歸公共安全討論。

2.「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商業同業公會」應落實該公會訂定之「衛星電視新聞頻道自律公約」,不應說一套、作一套,踐踏自律承諾,欺騙社會大眾及主管機關,否則將引起社會強烈反彈。

3.本會建議基層記者勇敢拒絕「鐵路怪客」連續劇式的荒謬報導,不再忍氣吞聲,地找回新聞工作的尊嚴。

4.檢警應依「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偵查刑事案件新聞處理注意要點」統一發言窗口,嚴守偵察不公開原則,並對媒體錯誤報導應予更正,以免影響視聽。

5.觀眾不要忽略自己的傳播權益,除了拒看此類新聞,亦可以更積極地表達不滿,要求改進,也可以向「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申訴,本會會以正式公文行文媒體及主管機關。
媒觀網站:http://www.mediawatch.org.tw


附件一

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偵查刑事案件新聞處理注意要點(摘要)
民國九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 公(發)布

一、為期偵查刑事案件慎重處理新聞,以符合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原則,避免發言不當,並兼顧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及相關人士之隱私與名譽,以便利媒體之采訪,特訂定本要點。

二、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應指定新聞發言人並設新聞發布室,與偵查案件有關之新聞統一由發言人或其代理人於新聞發布室發布。
檢警調人員除經機關首長指定為發言人或有本要點第五點第二項之情形者外,對偵查中之案件,不得透漏或發布新聞。
各機關應設置記者休息室或適當處所作為媒體採訪地點,媒體採訪時以電話聯絡發言人到記者休息室或適當處所為之。採訪時間,每日宜分上、下午各一次,確實時間由機關首長斟酌實際情況自行決定。

附件二
衛星電視新聞頻道自律公約(摘錄)
(按:本公約由係由「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商業同業公會」訂定,「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商業同業公會」由由東森、三立、八大、年代、中天等34家公司、72個頻道同成立,下設「新聞自律委員會」…..)

二、力求精確查證、追求事實、完整平衡、尊重多元,不偏、不盲的專業原則,來處理及呈現新聞資訊。

四、尊重人權,不以暴力、低俗、煽情等譁眾取寵的手段來呈現資訊。

五、尊重隱私權,凡屬非關公眾利益的私人領域事件,避免報導。

八、犯罪新聞的報導,應謹守社會教化意義,儘量避免描述犯罪細節,並不可過於煽情誇大,審慎考慮對社會風氣之影響。對於性犯罪新聞報導,不得以戲劇、動畫方式呈現。

九、凡以非常方法取得新聞資訊時,必須考量社會公益及新聞倫理;另亦應避免以戲劇、動畫等非現場實況之手法呈現新聞資訊,如確有必要,應明確告知觀眾。

---------------------------------------------------------------------------

我同意這次媒觀動作太慢,記者會開的太晚,但是我也必須要說:台灣媒體動作太快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0:36 | Comments (3)

2006年05月24日

廢話連三篇

為了避免罄竹難書,所以把許多沒有意義的廢話集中在這一篇裡頭一起講好了。

爭議真義

首先我想包括獨眼龍在內的大家都知道,中部縣市的資優班考試和所謂的資優教育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假資優生集中編班之名行能力分班之實,所以真正的問題有三個:第一,為什麼家長們熱愛能力分班?第二,為什麼學校可以繼續能力分班?第三,特殊生與特殊教育的未來。

第一個問題實在太難回答了,一來我還沒成為家長,二來我也已經不是國中生了,但是以我好幾年前在A段班臥底的經驗來看,能力分班只對A段班中前百分之十的學生有部份益處,其他益處很微弱;而對放牛班或是B段班的學生來說,如果學校真的放牛吃草、老師不認真、校方也不給予其他職業與專業學科訓練指導,那等於葬送絕大部分學生的可能發展。

能力分班其實也代表學校明目張膽地分配「資源」給特定學生,然而這資源未必有助於學生的學習。絕大部分的「資源」其實就是老師或校方透過向家長額外收費而開設的第八堂課、第九堂課、第十堂課、周六日輔導、考卷、測驗、講義、A4影印紙....有甚麼辦法呢?因為我們的學測就是這樣死板、這麼僵化、永遠在那裡選擇是非連連看,箝制了所有現任以及未來家長、老師的想像。

第二,教育部早就禁止能力分班了,但這就像是不准人用嘴直接喝水一樣,水就只有一杯,不偷拿吸管來喝的就等著渴死。我們當然可以怪教育部督察不力,怪地方選出的民意代表偷雞摸狗、更可以怪校方居心叵測,但是問題根源還是在,那就是爛的考試領導糟糕的教學、更糟糕的資源分配,我們需要能啟迪心靈的考試,而非讓人人都染上密閉考試恐懼症。

第三,特殊生(包括智優與智障)與特殊教育的卻不應該混在一缸子裡討論,這是個更為複雜的議題。我個人贊成對特殊生實施分班教育,但是要先搞清楚資優優在哪,資弱又怎麼弱了,美術資優可能是數學資弱,體育資優可能是語文資弱。我讀國中的時候知道有個B段班的學生數學成績超好,但是他就只有數學好,其他都是零分邊緣,所以他只好一直待在B段班,偶爾和同學出去飆車、吸強力膠...現在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白話文言

白話文與文言文的爭議好像變成中國文化與台灣文化(特別是福佬文化)之間的爭議,這是意想得到的發展,卻也是議題死亡的開始。

所謂的白話文與文言文統統都是中國文化,所以根本沒有甚麼好爭論的,不管教科書或是課堂時段教了多少比例的白話文或多少比例的文言文,統統都是教中國文化,所以也不存在某些人認為教育部透過課程設計暗地裡搞去中國化的問題。

知識與權力之間的糾葛在兩方人馬的對抗中顯得再露骨不過了。但是所謂搶救國語文的論述都絲毫沒有被搶救者的觀點,我只見一群人說:「搶救他!」,另一群人說:「不需要!」,至於被搶救者則沒有人願意聽聽他們的意見。

現在學生的國語文能力退步了嗎?若以舊標準來看,我認為是退步了,但是這標準哪來的?而且退步的原因難道就真的只是因為課程時數減少、文言文比例下降嗎?我非常懷疑這不過又是專家學者心中的第三人效果作祟。

親燭男舒

說到亂用成語,如果我不站出來自首大概不行--我的部落格「龜趣來嘻」就改自於「歸去來兮」。

我認為陳水扁沒打算替「罄竹難書」做出新解,也沒那個本事懂得舊解,所以我相信他真的是搞錯了,但是這又代表甚麼呢?這不過就是說錯而已啊,值得媒體立委這麼大驚小怪嗎?為什麼政客和媒體可以那麼的懶惰、那麼的失職、那麼的下賤?這是一條值得追的新聞嗎?這是甚麼值得質詢的發言嗎?這跟民生有啥相關了?這根本只適合放在Youtube上大家笑一笑而已!或是放上偽基百科作個新詞條罷了。

陳水扁的總統府和杜正勝的教育部幹了那麼多嚴重的錯事,我們的媒體和立委卻對他們講錯話比較有興趣,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他們要如此的藐視他們的觀眾和選民?把我們當作白痴耍很有趣嗎?陳水扁當志工撿垃圾,媒體應該去釘他的環保政策和政績啊!杜正勝上台接受質詢,立委應該問問教育商品化和公共化的利弊、或是體育教練的待遇問題啊!當我們的政客和媒體只剩下抓語病和搶鏡頭的功能時,我只能在這裡罵髒話。

政客與媒體除了藉由相互嘲弄來嘲弄我們以外,到底還剩下甚麼?


誰的罄竹難書?還我語文詮釋權
曾韋禎的部落格:政治需要多一點幽默感
我同意陳保源先生的迴響。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9 | Comments (7)

2006年05月23日

[空想公民新聞系列]問、搗、遊

公民新聞三部曲:

第一部:問--to the people

陳豐偉的 Xoops 愛玩站 - 運豬人:100 blog 的串聯 - [雜文] - 文章分類

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台灣網友不太願意寫「採訪報導」?公民新聞喊了那麼久,我看發言討論公民新聞的人數,比起持續寫「採訪報導」的人,至少多上10倍(好 像還不只)。廣義的公民新聞,自然也包括寫哪家美食好吃等對生活大小事的報導在內,但絕大多數的網路報導,並不是「採訪報導」(當然,更不用說罕見的「調查報導」)。
第二部:搗--to the matter

遊走…觀察…紀錄…:2006年貢寮海洋音樂祭爭議


第三部:遊--to the place

漂浪。島嶼--munch:★旗山老車站的長嘆★


至於我,還在空想。

Posted by portnoy at 05:17 | Comments (2)

2006年05月12日

[活動]《台灣記協2005年報》發表會

成立迄今已十一年的「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簡稱「記協」),自兩年前起,每年舉辦年度報告發表會。《台灣記協2005年報》對過去這一年台灣傳播環境的變 化,進行了聚焦式的觀察與檢討。年報共分[新聞自由]、[新聞自律]、[新聞專業]、[傳播法制]、[勞動環境]、[媒體生態]、[國際交流]等主題,彙 集了十二位優秀作者的精闢見解。

2005一整年,發生許多台灣傳播史上的大事,記協年報完整收錄,並引領您深入探討。諸如: 2004年底發生、而其效應延燒到2005年的鴻海集團假扣押工商時報記者曠文琪事件;2005年五月藝人倪敏然自殺引爆的報導熱潮,以及後續精神科名醫 陳國華自殺事件;七、八月間衛星電視頻道換照審議風波;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立法爭議;中時晚報停刊、台灣日報勞資爭議;黨政軍退出三台、公共 廣播集團出現雛形、企業集團進軍廣電集團之相關觀察;網路部落格與公民新聞等,這些重大事件對於台灣新聞自由、新聞自律、傳播法制、媒體生態,乃至記者最 切身相關的勞動環境,均產生極大衝擊及深遠影響。

《台灣記協2005年報》作者群們或曾親身經歷事件始末,或曾持續關切事件之變化,或在該學門領域習有專精。對於該事件,作者的觀點雖非無可挑剔或挑戰,但均能指出問題之癥結,並提出解決或改善的建議。通過5/13將舉辦之發表會,您將有機會面對面與作者們對話,分享交流出更多的智慧火花。不論您是媒體實務圈代表、學術教育界人士,乃至對這些議題有興趣的莘莘學子或社會大眾,記協都歡迎您一起來加入這場精采可期的討論會!(年報原文內容並刊登於第52期五月號之『目擊者』雙月刊中。)

時間:5月13日(六)上午10:00~12:00
地點:青輔會一樓 青年交流中心(北市忠孝東路一段31號,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發表會流程
時間 流程/發言人
10:05~10:10 主持人致詞
田習如(台灣記協會長/財訊月刊主編)
10:10~10:20 召集人發言
林河名(台灣記協常務執委/聯合報政治組撰述委員)
10:20~10:50 撰稿人發言
魏 玓(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淡江大傳所助理教授)
呂淑妤(臺北醫大公衛所副教授/健康人生聯盟秘書長)
李怡志(Yahoo!奇摩新聞主編、個人部落格經營者)
田習如(台灣記協會長、財訊月刊主編)
10:50~11:20 與談人評論
馮建三(政大新研所教授)
11:20~11:40 討論
撰稿人及與談人
11:40~12:00 自由發問
現場聽眾自由發問

報名方式在此。

Posted by portnoy at 12:24 | Comments (2)

2006年04月28日

中時電子報要獨立了?

從編輯部落格出現之後,我就隱約有這種感覺;晚報收掉以後,反而在電子報上出現晚報的欄位也讓人覺得中時電子報好像在忤逆中時報系。

最近掛名中時電子報記者的報導也多了起來、政治評論為主的網路主筆室也同步出現,編輯部落格也順勢改版....增加了電影、財經、體育三個區塊...

剛剛又看到他們在徵記者數名,更讓人覺得好奇。

網路主筆室似乎有意與編輯部落格區別,前者劃為公領域,後者為私領域。有趣的是,公領域的討論卻不開放迴響,讓人感覺有點不願意接受挑戰與檢驗。編輯部落格的迴響功能依舊陽春,沒有針對特定言論明確規範,如此很容易引起群吠,難道是因為這樣所以把容易引發鬥嘴的硬文章都改放在沒有回嘴空間的主筆室?似乎有點本末倒置。

而且我最希望看見的部落格使用方式還是沒有出現,那就是編輯透過部落格公開地對每天的報紙內容自我檢討,並且將讀者投書給中時的意見提出來公開討論,更甚者是積極主動地到網路上搜尋相關意見與批評,直接回應。

可信度就是這樣來的,如此簡單的道理,只可惜...看樣子獨立之路漫漫啊!

舊文一篇:我不是優格

2006.May 4th
余家玩殘中時 先拿勞工墊背 
中時違法解雇工會幹部 準備大開殺戒


....中時電子報還是早早獨立的好...不然恐怕....

Posted by portnoy at 15:09 | Comments (1)

收穫不錯!

借別人一本書可以收回一篇好文章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5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26日

[媒觀]你是被害人還是加害人?

本文刊載於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的季刊上,重貼在此。
----------------------------------------------------------------------------------------------
這次發起「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的網路串聯活動,得到很多人的義務協助與加入聲援,其中絕大部分的人都與我素昧平生;而看著每天加入的部落格不斷湧入,我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好幾次半夜看著電腦,眼淚幾乎流下來。 
 
支持聲援的聲音雖然不少,批評指責的聲音我也聽到了,例如有的人認為我正事不幹,盡作這些小鼻子小眼睛的抗議沒有用的;也有人認為我怎麼只針對聯合報,其他媒體就不管了嗎;這些批評其實都有道理,我也虛心接受,並盡力解釋我的立場。就如我回答立報記者時所說的:我沒有把網路和現實分的那麼開,因為精神病患者受到的傷害無分現實或是虛擬,而在網路上加入串聯的朋友們,他們的熱腸也無分現實或是虛擬。至於只針對聯合報的確是一種指標戰略考量,一方面因為該報報導呈現的問題最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媒體運動也無法一次就做到野火燎原
革命只能漸進,無法躁進。 

然而諸多批評指教當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你們怎麼只關心加害人,被害人才需要關心不是嗎?」看到這說法時我腦筋還一下子轉不過來,心想:我們的確是關心被媒體迫害的被害者啊(精神病患者) 

想了一下我才發現,原來受精神疾病所苦的患者們在媒體呈現之下早已成為人人喊打的「加害人」!我只是覺得好奇,媒體是怎麼讓精神病患變成極不穩定的「不定時炸彈」,但同時又讓他們變成「心狠手辣」的加害人了?從這兩種看似矛盾卻又融合的精神疾病媒體形象中,我發覺,患精神疾病在我們的社會中,已經變成一種罪惡,而精神病患的存在根本被當成罪行! 

我在另外一篇文章[為甚麼要害怕智障人士與精神病患]裡說過,我認為媒體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把問題化約,刻板化,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決定某個人或某個群體需要負最大責任,有時甚至是唯一責任;往往,被眾人認為需要負責的人或群體,其實是其他人卸責考量下的犧牲者,他們也通常是最弱勢、最沒有社會地位的一群人,不會有人為他們出頭,不然也會一起被打成黑五類」。 

豈止精神病患!其實我們全都是這種媒體邏輯之下的被害人;我們因此喪失了對他人的理解與關心、我們忽略了社會的複雜與個體的差異、我們放棄了改善現況的可能我們受到的傷害還不夠多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3 | Comments (7)

2006年04月24日

[推薦]鐵馬影展-Documentary of Struggling People

影像有力量--紀錄抵抗.想像世界
鐵馬影展是這樣的影展:

我們是一群社運工作者,嘗試實踐關於公平正義的理論,有人從事論述勞動,有人深入群眾教育。我們肯定影像對於組織教育的工具性作用,關注影像的社會與文化與再現課題,希冀透過這個影展,邀請所有投入影像勞動工作、關心影像文化發展的朋友們深入探討:影像生產製造過程、影像作品映演資源結構以及關於影像文本的詮釋,以及糾結莫辯的、敏感的有關政治收編的爭議。我們同時想像,影像當然可能不只是工具,可能是什麼,任何人或許有自己的答案,但我們期待,無論如何,影像再現反映什麼樣的人與人、人與社會環境及自我的關係,不應該被輕忽。我們用力想像、熱情運動,竭誠歡迎您參與「鐵馬影展」。

苦勞網2006鐵馬影展策展小組
敬邀
影展網址:http://www.coolloud.org.tw

-------------------------------------------------------------------------
我想起這次會議中認識的新加坡帥哥Martyn。他因為拍了一部有關新加坡政治的紀錄片,結果遭到警方質問...差點連電腦都要被沒收(因為警方質疑他把影片上傳到google video;他和我說是別人幹的...)。

他的blog很有意思,內容也豐富:No political films please, we're Singaporeans

台灣如此的自由,但是為甚麼我們的聲音也傳不出去呢?

我想起在飯店大廳和Andrew LihJerry的閒聊...Andrew生動的表演了他在美國看過的台灣新聞(除了科技之外)--主播很驚訝地說:「You must take a look at this...」然後播放的就是台灣立法委員打架的片段...播完之後就是下一則新聞;沒有解釋,沒有內容...

雖然他也說比起美國國會議員的虛偽,台灣立法委員直接多了,但是其實我覺得只不過是虛偽的表現手法不同罷了。

我又想起代表Witness的那位越南裔紐約人(我忘了他名字)、代表IRI來自柬埔寨的Lux Mean,以及來自泰國的Piyapong Phongpai;他們三位都分別和我提到在台越南配偶、柬埔寨配偶,以及高捷泰籍移工在台灣的現況與問題。雖然我很堅定的和他們三位表示:絕大部分的台灣人對於這些事件都感到很遺憾與抱歉,而且他們三位也都沒有任何要責怪台灣人的意思,但老實說,我當時真的感到很羞愧...我們到底對我們的鄰居做了甚麼?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9 | Comments (2)

2006年04月23日

[政治人物部落格踹門記]媒體的南北戰爭

我去過不少政治人物的部落格留言,這是我第一次得到回應,雖然不是來自本人,但是也不錯啦~
update:才說有回應,管壁玲先生又把自己的回應刪除,只留下我的...到現在也不通知一下到底有沒有詳細證政見與資料可以參考....
互動可有那麼難?


為了去留言,還得申請聯合城邦的帳號,真是麻煩,不過這也讓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聯合報的地盤抗議聯合報,有趣至極。

等我拿到資料再來談媒體與南北均衡的問題。不過在這之前(或之後),你都可以先看看其他人的意見:
高市/平衡南北媒體報導觀點 市府積極爭取華視南遷
2005.12.30 媒改相關新聞及投書
Benla' Blog:平衡媒體就得華視南遷?
媒體改造: 林木材部落格 看電影的逐夢人生
陳學聖:從華視南遷看國家轉型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7 | Comments (3)

2006年04月17日

[雜想]與其讓給TiVo....

看了只說的<優勢渠道能控制內容製作者嗎?>,我發現其實他的標題其實不是真正的問題。

睡起來再繼續。
----------------------------------------------------------
睡醒了。

迪士尼這波動作,讓我想起過去邱復生的年代集團就曾試圖透過直播衛星計畫跨過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的掌控,然而此舉宣告失敗之後,年代又轉向網際網路尋找新天地,打算用IPTV來創造自己的「渠道」,imtv就是新計畫的一環。

媒體產業從上游到下游可以大略分為「產製」(production)、「分配」(distribution)、「映演」(exhibition)三個階段,當然,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是把「宣傳」(promotion)也納進去變成四個階段,不過我個人覺得有點多餘,所以我還是認為分成三個階段比較適合。

優勢的渠道絕對能控制內容生產者,各產業皆然,因此只說這篇文章的標題似乎已經有了答案;然而,只說文中舉的例子在我看來卻有更值得探討的地方。

不同的媒介內容格式數位化之後可以在同樣的平台上播放,而不同的平台可以播放相同的媒介內容--這互為表裡的兩句話就是媒體匯流的基本意涵。然而媒體產業的壯大靠的是對於映演窗口效益的詳細評估;例如電影首映多久以後可以進二輪戲院,多久以後可以出DVD,多久以後可以賣給有線電視...多久以後可以出精裝版....綿綿角角都需要仔細的判斷,讓同樣的內容能在每一階段發揮出其最大價值。

在數位化之前,媒體產業內部就已經過許多次折衝才形成一條看似固定的產業鍊,然而數位化除了是媒體格式的革命以外,也讓原本的產業鍊開始數位化,亦即,變得更有彈性、創造出更多窗口和樞紐位置。TiVo就是一個渠道上的新樞紐。

在TiVo之前,如果想要知道電視節目表,可以看TV Guide,如果想非同步性收視,可以用錄影機;但是TiVo把這些工作簡化了,EPG讓觀眾更容易地選擇想看的節目,同時也能透過簡單的設定錄下節目而去掉節目中的廣告,一切自動化。從這個角度來看,TiVo與blog是挺類似的。

但是這對依賴廣告為重要營收來源的媒體是極大威脅。異步性收視讓廣告時段喪失了意義,直接去除廣告的錄影技術更是殺傷力強大。雖然置入性行銷不受影響,但是光是置入性行銷並不足以維持生存,更何況為了配合置入性行銷而設計的劇情和節目很容易被觀眾看破手腳,或是害得節目內容品質下降,是把雙面刃。

所以對內容提供者而言,如果要把生意白白讓給TiVo,不如自己透過網路平台提供消費者相同的服務,也就是異步性收視與EPG般的隨選功能,這對網路的架構來說是只是要不要做的問題。

寬頻的普及率在美國也逐漸提高,加上微軟、intel、apple、sony等公司都積極跨入客廳影音的戰場,電視與電腦匯流全面普及只是時間早晚,而且應該會越來越早。再加上車上行動電視、個人可攜式媒體播放裝置、3G甚至4G手機受到的市場歡迎程度,新的映演窗口不斷浮現,而它們共同的分佈渠道是:網路。

當其他業者還在猶豫要不要利用這些新窗口時,先下手者就佔有優勢!因為就算業者選擇忽視,精明的消費者也不會放過這機會,他們會自己開始善用這些窗口,動作慢的業者只會被逼得跟上腳步。

事實上前陣子emarketer的調查也證實了,透過itunes下載的影片和節目在電視播出時的收視率反而提高,因為異步性和移動性讓平常在固定生活作息中接觸不到或接觸成本太高的消費者也有機會看得到這些內容,反而擴大了消費人口。只說的文中也提到這樣的情況。(雖然我無法確定這樣的情形能否概推到所有類型的節目內容上...)

TiVo靠著數位化搶得首局,但如今內容提供者也打算要靠著數位化搶回下一局了。

-----------------------------------------------------
電視想盡辦法接觸我們,我們卻也同時想逃離電視....

回頭想想最近要舉行的「關機運動」...我個人雖然很支持(註),但是我也認同cehraidc所說的:「只要我們懂得選擇好節目、只要我們懂得適時離開電視去休息、只要我們懂得如何向爛節目嗆聲、我們根本不必隨著潮流去響應"關機運動"」這次的BoF會後和擁有前瞻思維的奶爸稍微聊了一下之後,深深覺得除了「媒體素養」以外,「科技素養」也是台灣人很缺乏的「生活知識」...不...甚至比媒體素養更缺乏(因為台灣媒體的品質讓閱聽人都培養出了很另類的媒體素養...)。

科技可以幫助人們去選擇好節目,科技可以讓我們更能調配自己的時間、科技也可以讓人們更容易找到管道去向爛節目嗆聲,就如同許多部落格系統與技術的研發者讓像我這種白丁也能在網路上暢所欲言,或許台灣的駭客也能創造出新的技術,讓一般大眾達到上述幾個目的的門檻也大幅降低下來?

簡單且馬上可行的作法是在網路上集結一個電視節目推薦與評論的web 2.0平台(flickr、Youtube....mash-up),轉型之後的vottie就有點這種味道。如果能在TiVo或是數位電視的EPG上出現就更好不過。

*註:關機運動其實不只是消極的不看電視,而是希望大家共同思考電視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重拾家庭、鄰里之間的互動。電視的的確確影響了閱聽人認知世界的方式,不看電視就算是讓自己放個假,也放電視一個假。

Posted by portnoy at 20:11 | Comments (3)

2006年04月14日

[非政治文]記憶的自由,還是傳播效果的爭論?

Innis說石碑或是石雕等笨重的媒體是時間偏向,而草紙或竹簡等輕便媒體則是空間偏向;前者能留存久遠,但是動彈不得,後者則能夠無垠散佈,可是極易消逝。

Benjamin說「奧拉」存在於獨一無二的藝術作品上,機械複製(甚至是如今的數位複製)則會讓奧拉消失。

如果把甚麼石碑、神社、偉人銅像、紀念堂、匾額、裱框照片.......等等都當作單純的戶外廣告的話,問題就簡單了:

廣告的目的就是要在態度、認知、與行為三個層面上去影響消費者,按照ELM(推敲可能模式),若是涉入程度高則訊息走「中央路徑」(central route)的話,改變順序就是 認知--態度--行為;若是涉入程度低則改走「邊陲路徑」(peripheral routes),改變順序則是態度--行為--認知;石碑或歷史不會造成記憶的衝動消費。

早期的說服理論則告訴我們,如果宣傳要有效,那麼正反並陳對高知識份子比較有用,歸因理論則說在正面屬性之外增加負面屬性會讓消費者覺得廣告比較誠實。免疫理論也告訴我們只要先為可能會出現的負面訊息打預防針,就能夠有效逆轉負面訊息的影響。

回力鏢心理(psychology of boomerang)警告我們對於過去訊息經驗的反彈可能會造成對單向訊息的厭惡,與完全相反解讀。漫畫理論也一而再、再而三告訴我們:主人翁一定要有缺陷!

最後,我最愛的第三人效果告訴我們:自以為的知識份子和社會位階較高者往往都會認為其他人比較容易受到片面訊息的影響,因此做出一些預防或是補救的行為。


延伸閱讀:
異鄉人:記憶的自由
具有靈性的野獸:尊重「記憶的自由」(Freedom to Remember):關於高砂義勇隊紀念碑事件的發言備忘錄
茄苳樹窠: 從多元歷史記憶看高砂義勇隊紀念碑
InnoNation Reloaded:當記憶的自由被遺棄於塵土

以下才是政治文:
死人的利用價值
拜與不拜

Posted by portnoy at 19:50 | Comments (0)

2006年04月12日

[吐出幾十兩血]這是甚麼決議?!

東森新聞S台 NCC今決議有條件准予換照

NCC指出,東森新聞S台當初因新聞比例不足、平日違規數量較多、情節較為嚴重,因此不予換照,不過 NCC委員認為,從東森新聞S台整體表現來看,仍有改善空間,但還不到撤照的情節,因此有條件予以換照,未來若違規嚴重,仍可能予以撤照或停播。
改善空間!?規矩是累計兩次罰鍰,第三次違規將予以停播,若累計停播三次,將直接撤照:東森被罰鍰25次!照規矩起碼也該停播八次、撤照兩次!然後現在NCC隨便說個兩句「仍有改善空間,但還不到撤照的情節」,就可以了嗎?見鬼!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對東森新聞S台附負擔准予換照
本會對於廣電事業執照之換發,決與平時之行為分流管制。對於非利用稀有資源之媒體如衛星頻道,因其無總量管制,本會原則上均予換發;惟對於具有垂直整合優勢之集團性所屬衛星頻道,則視同利用稀有資源之事業,於換照時將要求其運作確實符合設立宗旨,並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及考量消費者權益。至於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平日之行為,將在尊重憲法言論自由保障之前提下,依法定之事業行為規範,如違反節目分級或法律強制禁止規定等,經查有違規情形立即加以核處,遇有嚴重違規情事,將不排除依法停播乃至撤銷執照。

「東森新聞S台」頻道為具有垂直整合優勢之集團性所屬衛星頻道,其營運計畫明示該頻道係一專業新聞性節目頻道,提供深度新聞資訊服務,惟該頻道過去非新聞性節目比例較高,而新聞報導來源又多出自東森新聞頻道,未來如何提昇為專業新聞性頻道,應於一個月內提出具體可行之配套計畫,否則即應依法提出營運計畫變更之申請。
怎麼會有那麼邏輯不通的新聞稿...?

白話一點來說就是:NCC決定衛星廣電事業執照只要有申請就過(那幹嘛還要申請?),但是因為台灣的有線電視與衛星頻道垂直整合太嚴重,所以NCC還是會要求衛星頻道業者在申請的時候交出幾張寫著「我是乖寶寶,我除了賺錢以外會考慮一下公共利益」的A4影印紙。

然後影印紙交出去之後,就可以快樂過一輩子了耶!因為東森被罰了25次還是「仍有改善空間」啊,那NCC第一段後兩句「遇有嚴重違規情事,將不排除依法停播乃至撤銷執照」不就是廢話了嗎?那如果平常就不撤照,然後換照的時候又「與平時之行為分流」,豈不就是說衛星廣電業者六年內不管怎麼胡搞瞎搞,都不用擔心嗎?因為換照的時候NCC都不會把這些納入考量?....

好,如果NCC也認為先前東森的表現與其營運計畫不符合,那麼應該要先要東森交一份新的營運計畫,或是如何承諾實踐舊的營運計畫才對,不管是哪一種,NCC都應該要先看了營運計畫才確定要不要予以換照吧,怎麼完全相反了?NCC竟然先決定讓東森換照,然後才要東森補上新的配套計畫,不然就是提出營運計畫變更申請...反正NCC就是要讓東森換照,其他的隨便啦!只要東森交出東西來就好了!

以後?沒有以後啦!因為NCC已經把換照和撤照的路都堵死了!以後根本不需要了!

試問還有那些衛星頻道有能耐和東森一樣被罰25次?如果本應該受到較為嚴格管制的東森成為判例,那其他適用更寬鬆規定的非垂直整合衛星頻道業者更是毫無忌憚,根本沒有遵守法律的必要。執照的換發與平時的管制分流?怎麼我看起來竟是同流...合污.....

延伸閱讀:
廣電換照 公民不必靠邊站?

Posted by portnoy at 22:26 | Comments (2)

[媒觀聲明]媒體與媒體人應嚴守角色分際

此次檢察總長的任命案引起極大爭議,和少數政論節目的推波助瀾有直接關係。我們主張媒體社會公器不是私人的政治禁臠,所謂名嘴不應以極模糊的標準和空泛的口號,標榜為人民發聲,卻根據特定政治立場或政黨利益,號召群眾干預政治運作。

胡忠信先生既然自詡資深媒體人,應該與政治事務保持距離,勇於挑起監督責任。而非既參與黨政,同時又要挪用獨立媒體人的光環。胡忠信游走兩種角色之間,政媒不分、踰越角色分際,應受譴責。

媒體及媒體人需扮演第四權的角色已為社會常識,黨政軍退出媒體更是社會共識。媒體的積極功能,在於監督行政、立法、司法等「政府部門」,包括整個行政、立法、司法等政治體系的運作,而非為特定政治利益背書,又放任沒有根據的控訴鼓動觀眾的情緒。因此我們呼籲,政論節目應該提供理性討論的主題與空間,並勇於對來賓的不當言論、不實指控,負起查證或主動平衡責任。

--------------------------------------------------------------------------------------

其實我認為TVBS這群XX已經沒救了...罵都懶得罵...,我寧願去罵廖本煙。

Posted by portnoy at 19:30 | Comments (3)

2006年04月07日

「廖本煙」三個字從此成為最髒的髒話

我真他XD討厭這種說詞:

「我沒有錯,但是如果你聽起來不舒服,我願意道歉。」

作錯事的人頓時成了飽受驚嚇打壓、委屈滿腹、苦水無處吐的人格者了!作錯事的人沒有資格說:「我不跟你計較」!

廖委員的新聞稿極為噁心!讓我看到快吐血;分化控訴力道、再次污辱、還有轉移話題的陰險策略讓人看的一清二楚...

這種政客餘毒還要存在台灣多久!

我實在沒有能耐有條理地去檢討這位先生的一字一句,看下面的文章你會收穫比較多:
OJ│意識化森林:怎麼會有這樣的立委
大哉問!

漂浪。島嶼--munch:◎污名化的外族--建國論述的焦慮反映◎
munch的文章還是很好看,但我並不認為廖委員有甚麼建國者的憂慮就是了...我們才應該憂慮這些政客是怎麼上台的。

【四】則運算 - 廖本煙、越南新娘、意識形態批判
很完整的分析。

廖元豪:誹謗一人有罪 誹謗族群沒事?
從法律面來看族群歧視言論的問題,很務實的觀點,第一段就把問題點出來了。

許嘉恬:廖本煙請立刻道歉
女人站出來說話了,男人呢?

為甚麼台灣政客的危機處理模式都一個樣啊!

胡琡苓(民92)在論文
空難新聞報導之內容分析一個危機處理的觀點 中,根據Benoit(1999)Coombs2002),與邱強(2001)所主張之危機處理時的回應策略,歸納了六大項詳細的危機溝通策略,包括:

(一)否認 (denial):1. 純粹否認(Simple denial 2. 歸咎他人(shift the blame
(二)推諉責任(evasion of responsibility):1. 自衛行為(provocation2. 責任不在我(defeasibility3. 意外事件(accident4. 善意動機(good Intentions
(三)減少攻擊(reduce offensiveness):1.尋求外來資源支持( bolstering2.縮小負面情緒(minimizaiton3.區隔(differentiation4.超越(transcendence5.反擊指控者(attack Accuser6.補償(compensation
(四)改善行動(corrective active
(五)誠意致歉(mortification
(六)說明性資訊

而根據Lee(2004)的研究:Audience-Oriented Approach to Crisis Communication: A Study of Hong Kong Consumers’ Evaluation of an Organizational Crisis,當組織或個人否認危機責任時,一般閱聽人反而會認為組織或個人應負較多的責任,並且對組織或個人產生負面觀感,降低對該組織或個人的信任;反之,若組織或個人承認危機責任,閱聽人會對組織或個人投注較多的同情並認為該組織或個人值得信任。

相關的傳播心理研究一籮筐,總歸一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廖委員,請您切莫一錯再錯!

Posted by portnoy at 19:40 | Comments (12)

2006年04月04日

聯合報不斷偏頗報導 疑有幕後操縱

標題又照樣造句了。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綜合 | 外勞集體罷工 疑有幕後操縱

今天聯合報教會我們甚麼叫做平衡報導了,那就是先報導企業界人士的說法,再報導外勞管理者的憂心忡忡,擔心「未來恐怕會有更多
僱用外勞的企業受害」。

接著就是假設「
這種演變,可能與外力介入有關」,然後再上網看幾篇外勞人權行動者的文章,挑出其中幾句話,說是鼓吹和煽動,同時把這些行動者描述成諱莫如深、野心勃勃的煽動者。

厲害的還不只於此,另一位記者還去問了勞委會的官員:「有人鼓動外勞抗爭與罷工,還不罰!」(這句話是我的推論XD)官員回了幾句很正常的官腔,結果記者把結論導向:
「要視個案情況才知道違反哪些規定。」

好了,報導結束了。

咦?移工人權行動者的聲音呢?不是看文章都知道是哪個團體組織了嗎?怎麼不打個電話去問本人意見呢?一定要用那麼他者化、神秘化的方式報導嗎?明明就是舉手之勞!

移工或外勞的聲音呢?怎麼報導裡頭一直說外勞被鼓動,連半個外勞的意見你也不願意採訪呢?

專家學者的意見呢?專家學者不是新聞媒體的最愛嗎?

不簡單,真的不簡單...


Posted by portnoy at 13:11 | Comments (1)

台灣社會不容許戕害人權的法西斯言論 要求台聯黨 立刻懲處廖本煙

台灣社會不容許戕害人權的法西斯言論

要求台聯黨   立刻懲處廖本煙


主辦單位: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

日前台聯立法委員廖本煙一席「應檢查越南新娘身上是否存有越戰生化餘毒」言論,引發社會輿論譁然事件。台聯中央黨部於今日(四月三日)發表公開聲明指其立委廖本煙言論失當,黨團願意代替廖向社會大眾及外籍配偶道歉。僅管台聯代替廖本煙發表道歉聲明,本聯盟仍要求該黨黨團應該立刻懲處廖本煙,對他停權兩個月,原因如下:

首先,廖本煙個人於四月一日回應移民人權團體及學者所發表的公開聲明仍堅持其論點無誤,絲毫不見其聲明有任何道歉之意;

再者,廖本煙的言論充滿種族歧視,意圖以毫無根據的言論加深台灣社會對移民議題的恐慌,此舉無異加重外籍配偶家庭在台灣面臨的生活困境,並嚴重污名化外籍配偶家庭及其子女。

        因此,記者會後我們將步行前往台聯黨部,遞交抗議書,要求台聯黨團立刻懲處廖本煙,並約束其黨籍立委日後不應隨意發表如此具有法西斯意識型態的言論,才能展現對此事件的歉意與反省。

時間:2006年4月4日(星期二)上午9:00
地點:立法院103會議室
流程:
09:00-09:45    記者會開始
09:45-10:00    前往台聯黨中央抗議﹝
台北市中正區館前路65號9樓﹞
10:00          遞交抗議書

出席人員:                                              

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長林金惠理事阮氏紅鳳、理事洪滿枝、理事邱雅青、姐妹黃金線

媒改基金會董事管中祥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王增勇、賴芳玉律師

婦女新知基金會台權會希望職工中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勞動人權協會外籍配偶關懷成長協會蘆荻國際家庭互助會


新聞聯絡人:婦女新知基金會研發部主任王君琳,02-250287150931-034-088

-------------------------------------------------------------------------------
4.4 補記
廖委員...他出國了.......................他不會又去考察了吧....


台聯強調:「
這次事件彰顯兩性平權(???????)的推動,除了法制面的建立、更重要的是如何落實;台聯願與婦團(?????)一起努力促進男性共同參與推動兩性平權事務(?????????????????????)。」

是中央社記者跑錯記者會,還是我眼睛花了??我想都不是....

台聯就放任廖本煙「出國散心」嗎?他在國外就不能作懲處了嗎?不馬上把「肇事逃逸」的黨員召回來道歉處分,說句沒辦法就矇混過去,這就是台聯嗎?

你可以向廖委員表達你的不滿!這是公民的權利與義務!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0 | Comments (8)

2006年04月03日

[轉載]五問廖本煙立委!

苦勞論壇2006/04/03
◎作者:黃莉莉、黎雪玲(南洋台灣姊妹會,印尼籍)

  我們是一群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姊妹,我們在南台灣有組成一個全國性的團體(中華民國南洋台灣姊妹會),今天我們看到兩位堂堂身為影響眾多民眾的立委,竟說出毫無醫學根據和充滿歧視的言論,讓我們感到十分憤怒可悲,在號稱民主進步的台灣,還有人的水準如此落後!

  廖立委說他到越南考察,發現有「很多」因為越戰化學藥劑 而成畸形病例,一問,廖立委考察了整個越南、走遍越南地方了嗎?怎可以偏概全!我們越南姊妹承認有些村落深受這些毒物侵害,但此僅限於某些村落,並不能預 設所有越南配偶皆有問題;二問,難道台灣沒有經歷過戰爭嗎?是不是所有台灣人也都要經過檢查?當各方都在努力研究解決辦法,但廖立委觀點卻只是對戰爭受害 者在傷口上灑鹽!三問,廖立委是否有深入地方與嫁來台灣的外籍配偶接觸?僅到越南考察,但卻以此推回台灣外籍配偶身上!鄰居和老師都很讚美我們的小孩「既 可愛又活潑」,人人疼愛,我們也都身體很健康,來到台灣平均八、九年了,也幾乎沒生病,請您「自費」到我們家看看!四問,黃立委質疑老榮民娶新娘後服用 「威而鋼」,生出的嬰兒會有後遺症,難道我們可以限制他們服用嗎?如果年紀已老或者經濟不佳的人娶外籍配偶,不是台灣社會的問題嗎?不是政府應該負責的 嗎?況且政府准許「威而剛」上市,如果會有後遺症,是我們的錯嗎?五問,廖立委擔心以後「劣幣驅逐良幣」、「好的孩子都生不出來」,請問我們的小孩哪裡不 好?有關學習遲緩、會有其他病變,請問有任何醫學根據嗎?而且台灣人許多女性不願生孩子,政府有深入了解原因嗎?

  廖立委有心出國考察,本應予以正面評價,但立委卻「帶了眼睛、帶了耳朵,卻忘記帶腦袋」,對於看到的現象,並沒有真正接觸了解台灣外籍姊妹,便隨意發表帶有深度歧視的錯誤言論,對我們已造成傷害!希望台灣民眾不要對我們造成誤會!希望大家能更深入了解我們。

國外案例延伸閱讀:

Trent Lott's Controversy and resignatio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CNN.com - Lott apologizes for Thurmond comment - Dec. 10, 2002
PressThink: The Legend of Trent Lott and the Weblogs

移工議題同場加映:

這就是愛台灣
如果我們將一個24小時都住在你家裡,用手指頭幫你重病老父、老母挖出沒有辦法自己排泄的糞便,而你卻認為理所當然,並且處處限制她作為一個人最基本所能擁有的隱私與自由、一點點的休息時間,而其他台灣人對這樣的事情沒有感覺,甚至可能「讚聲」說:「對,就是不可以讓外勞出門,她就是必須24小時工作…」她必須如何、如何這樣的話語,那我真的不知道作為一個「台灣人」還有什麼比這個還要可恥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12:09 | Comments (3)

2006年04月02日

連說都累

林為洲的Sorry 政黨簡介裡有幅圖片,讓我想起我曾經po過這篇文章

但是看了林委員的簡短文字宣言後,我覺得他並沒有把為甚麼要遠離政黨的理由說清楚。

就「公開表達厭惡政黨」這件事,我大概比林委員來的早一些,所以我提出我的一些看法:

  1. 藍綠之分是顏色之分,也是人民被政客惡意劃分,但政客之間何來藍綠之分--政客只有分贓!可還記得今年1月14日立法院會最後一天,八年八百億膨脹到1160億,而且還「順便通過」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的兩百五十億經費一事?而最近行政院對環評委員施壓,又何嘗見到藍營立委站出來說話?類似的事情一再重演,二00三年的百萬廢票宣言:罷免藍綠,走自己的路!一文說得很清楚。
  2. 藍綠分明、互相挑釁的議題通常是最支微末節的議題,不然就是用最淺薄的手法去應付複雜的公共議題,再不然就是用完全無關的議題去蓋掉原本的議題,對於真正關係重大的公共議題,藍綠都很有共識,檯面上演演戲罷了,私底下還是在你七我三。
  3. 政黨沒有惡鬥,政黨只是要讓我們以為他們在惡鬥,以為他們有甚麼非得鬥倒彼此的偉大信念。但實際上,藍綠做的只是拼命拉下對方的水準,當雙方一起沉淪的時候,自己掉落的速度會看起來比較慢。
  4. 政黨真正的鬥爭對象是對政黨沒有興趣的人民,他們害怕人民發現除了藍綠以外還有別的顏色,還有真正重要的事情可以關心,所以政客必須極為頻繁地用言語來切割這個世界,不停地不停地放話。台灣媒體向來是政黨的朋友,不是監督者,因為媒體仰賴這些言語而存在;他們可能會贊同、可能會批判,但媒體絕不會不報導這些根本無關緊要的廢話。
  5. 待在黨內改造政黨?別傻了,當政黨只是為了利益而結合,還有甚麼可以改?不管人民要追求獨立還是追求統一,請先追求自己信念的獨立、個人意志的統一!

Posted by portnoy at 12:31 | Comments (4)

2006年04月01日

雜碎!

Google 新聞:廖本煙

姓名:廖本煙
英文姓名:Liao, Pen-Yen
性別:男
黨籍:台灣團結聯盟
黨團:台灣團結聯盟
選區:台北縣第一選區
委員會:預算及決算委員會
e-mail:
ly10963a@ly.gov.tw
到職日期:094年02月01日

台北縣三峽鎮大埔國小
台北縣三峽鎮三峽國中
省立板橋高級中學
輔仁大學企業管理班
哈佛大學政經領袖班結業
台北大學土地開發班
中華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群策會李登輝學校國政班第一期結業

國會研究室:02-2358-6361
樹林服務處:02-2681-6535
板橋服務處:02-8951-4481
土城服務處:02-2270-1580

第五、六屆立法委員
立法院台灣團結聯盟黨團總召
台北縣李登輝之友會理事長
樹林鎮長
全國鄉鎮市阿扁後援會會長
全國鄉鎮市長聯誼會總幹事
民進黨全國鄉鎮市長聯誼會會長
清潔工、計程車司機

國會研究室:02-2358-6365
樹林服務處:02-2681-6538
板橋服務處:02-8951-4492
土城服務處:02-2270-0802

國會研究室:10051台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一段3-1號0616室
樹林服務處:台北縣樹林市大安路583號
板橋服務處:台北縣板橋市信義路147號
土城服務處:台北縣土城市金城路三段172號


Tsubasa在台東的雜碎目擊:
民主廟會(政治文,不喜勿入)

Posted by portnoy at 15:59 | Comments (4)

Wait...(標題未定)

好,現在我看見了兩則新聞、一則評論,但是我卻不知道是真是假,能不能相信,因此還不知道該不該憤怒。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政治 | 廖本煙:應查越娘有無餘毒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政治 | 越娘有餘毒?》婦團:種族歧視 廖應道歉
聯合新聞網 | 國內要聞 | 政治 | 冷眼集》餘毒? 個人無知侮人自侮

我上立法院和內政部網站都找不到這段發言,可能是資料還沒上,也可能是我找錯地方。

錄完音再繼續。


蘋果日報:指越南新娘有生化毒 立委挨批

4.3補:
自由時報昨天(4月2日)有一則很小很小則的報導,大意是說雜碎廖辯解說他是和越南辦事處討論求證過後才發佈記者會,但是越南辦事處否認了......報導之含蓄令人作噁。愛台灣的報紙並不適合愛台灣的記者工作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1:19 | Comments (6)

2006年03月31日

令人傻眼的東森新聞相對論

就在剛剛,我看到東森新聞的吳宇舒主播又在相對論了。

左邊螢幕是泰籍移工今天罷工的新聞,右邊是東森前陣子去跑的一個台東小學生把營養午餐打包回家的新聞,美麗的吳主播眼神閃爍地看著讀稿機說道:「...比起我們台灣許多連營養午餐都沒得吃的小學生來說,這些泰勞的伙食並不算差...」。

美麗的吳主播,妳的意思是甚麼?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我從來沒有那麼想對一個美女罵髒話過。

新聞在這:
伙食差? 高捷泰勞又罷工 廚房阿桑:菜色比台灣人還多

回溯閱讀:
別再「相對論」了

繼續...

剛剛又看到美麗的劉以勤主播說泰勞平白無故放了一天假,然後就狂喝酒,然後酒足飯飽就去買春。影片接著是男女聊天的畫面,再來就是記者
訪問幾位女性泰籍移工,她們都說他們是男女朋友在交往,買禮物送對方很正常,但是我們偉大的東森新聞很自然的引申:兩位女工說的相當保守,但其實泰勞是去買春...。新聞中最kuso的是錄到男女泰勞用中文談價錢....我真的快發瘋了!!!

愚人節不是這樣慶祝的!!!

X你X的東森!可悲的美麗女主播們!!


新聞在這:
意外放假1天 高捷罷工泰勞買醉行樂 續攤找女工買春
內文和我看到的有些許差距,我以我看見的為準。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0 | Comments (7)

2006年03月30日

I hear your voice!

中時編輯部落格與聯合城邦聯合報blog最近出現了一些很「另類」的聲音,讓我對於台灣媒體部落格促進媒體內部改革與透明化的前景增加了些許信心。

例如這幾篇文章和部落格:
全嘉莉的部落格-燒炭自殺!(曾任
台灣日報政治組記者、大成報醫藥組副組長。現任:中廣流行網「健檢公署--全嘉莉時間」主持人、 康健雜誌特約資深撰述、女性常春專欄作家)
龍  格-媒體抓狂時代(蔡坤龍為蘋果日報記者)
范立達的部落格-媒體殺人事件(News98廣播電台「阿達新聞檔案」主持人,TVBS電視台資深評論員)
詹怡宜的部落格-這回,覺得自己入錯行(TVBS副總編輯兼製作人、主播)
新聞頭皮屑 世界枕頭痕-台灣新聞 你為什麼不反叛?(黃哲斌曾任台北之音新聞部主任
、中國時報記者、編輯。現任中時電子報副總編輯)
網路城邦|【小記者所見所聞】網誌(張念慈,聯合報記者)
網路城邦|【格林布魯的牛】網誌(龍騰谷,聯合報記者)

是的,部落格如今提供了這些媒體人一個解釋與辯駁的管道,而我認為這是反省、自律、以及促進媒體與閱聽人對話的開始。

有的文章看起來很真誠,有的就真的看起來很虛偽,但是不論如何,透過部落格,以往只會出現在「目擊者」雜誌一篇讀者投書、或是一篇傳學鬥來稿中的懺悔與求援,現在坦然地出現在主流媒體內部,接觸到越來越多讀者,而且越來越頻繁。

管老師在自我批判才能真誠批判一文中提過:

想要自我反省也得要有反省的膽識與空間,在職場裡,除了批評者帶不帶種,以及主管的「包容性」外,是否存在制度性的保障與開放的組織文化顯得格外重要。許多媒體工作者不敢批評自己的組織,除了鑑於前人的悲慘經驗,恐懼秋後算帳而形成自我設限的文化則是另一個重要因素。
和公視員工的自我內部批判比起來,上述部落格文章的力道都還嫌太軟弱,也因此未能直指核心,頂多在最後留下耐人尋味的結論,表現出無可奈何的惆悵;但是從正面來看,這些媒體人已經開始面對問題,把現實狀況丟出來了,而且他們具名!

前陣子因師生戀新聞造成老師自殺悲劇時,蘋果記者蔡坤龍寫了一篇「血染的蘋果」直批頂頭上司與公司文化,我看到該文的時候大為震驚,連中時的彭蕙仙女士也在迴響中表達驚訝與佩服之意,不過隔沒幾個小時,該文就下架了,當時我想這應該就是「恐懼秋後算帳而形成自我設限的文化」吧。根據後來DearJohn與中時電子報黃哲斌副總編輯的說法,該文的確是蔡坤龍先生自己決定下架的。但這篇文章已經找不到了,因為DearJohn的未具名轉載版本也已經消失了。(註:蔡先生在媒體抓狂時代的回應中提到:
「之前貼了一篇「血染的蘋果」,罵得才是兇,不過後來被我同學糾正,說寫得有點偏激,就刪掉了,並不是什麼言論控制的問題,報社內部沒有人跟我談起我罵自己報社的事!」)

我要說的就是:在台灣,除了閱聽人開始透過部落格向媒體發出怒吼外,媒體內部正同樣使用部落格以試圖「解構」自己,這是讓人興奮的進展!

這進展立基在兩個悲哀的現實條件上:第一、主流媒體高層還不夠懂部落格,因此還懶得插手;第二、部落格的確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影響大眾。而這些在電視螢幕和報紙版面之外漸漸發出聲音的媒體工作者就得以趁著這個機會,把媒體的黑暗偷渡一些出來,晾在陽光下。

要讓台灣的主流商業媒體達到編輯室透明化,單靠部落格是不可能的;但是媒體部落格卻能讓我們更體會編輯室的幽暗,and this is a start!

ps. 其實光是多位媒體記者不願意在自家的部落格出聲,而寧願跑去中時編輯部落格定居,就看得出來這些媒體上司的心胸有多狹隘了。
ps2. 公共電視的新聞部應該要馬上將編輯室透明化才對!動作實在太慢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4 | Comments (9)

2006年03月22日

記者有輕如鴻毛,有重於泰山

記者出書 為精神病患洗污名

陳柏亨先生,我向您致上最高敬意。

敬業的記者,在這個時代顯得偉大!
----------------------------------------------------------------------
同場加映台灣日報員工致台灣日報新資方的一封信

敬愛的媒體同業,今天我們這一群台日員工,隱忍多時,決定向您們傾吐心中的委屈,並希望透過您們的筆,把我們的心聲傳達給台灣日報的新資方們。

我們是一群辛勤工作的台日員工,從去年四、五月台日陷入薪水遲發、薪水斷斷續續領取困境,迄今將滿一年,我們願意在記協的關愛下,說出員工的心聲;這段日子以來,我們面臨因報社欠薪遲遲無法具體回應與償還壓力,不得不開始向朋友、家人借貸,一些同仁不願向親朋好友四處借錢者又不得不填補溫飽之際,甚至開始在外頭打零工,維持基本生活開支。

大家生活無以為繼下,楣頭緊鎖,咬牙苦撐,甚至經常以泡麵度日;近一年來,我們體恤媒體經營環境越來越險惡,對顏文閂先生採取了諒解、寬容的心情;快一年了,擺在眼前的是顏文閂欠我們的薪水越來越多,卻等不到顏先生償還欠薪的承諾,前些日子,他甚至私下運作主管同仁們遊說大家「以股票換薪水」。

我們這群台日員工一直尋求「社內事務,在社內解決」的氣度,但我們等不到報老闆的具體承諾,顏先生面對同仁欠薪問題,直到今日仍然沒有「站在全體員工面對的勇氣」,他總是由總編輯唐文慶先生來宣達他的想法。

今年初,當我們等不到過年準時發薪的消息後,一度向社方攤牌,要求社方在過年前一定發薪水,讓同仁可以回家有些交代並提出限期在二月中旬社方必須有所交代,否則將動員怠工下,終於迫使社方在過年除夕發給員工非常微薄的半個月薪水。

當顏文閂積欠員工薪水近五個月前夕,員工再度向顏先生要求發薪水,如果乾脆發不出薪水時,拿出勇氣宣布「台日倒閉」或「破產」時,顏文閂先生信誓旦旦,再以有新資方入主、四月成立新公司、四月新資方入主後,一切運作正常,四月以後薪水會正常發薪等理由,避談三月廿五日是不是發薪,以及新公司成立五個月欠薪要不要還?。

近一年來,顏先生常以「最近會有資金進來」「顏文閂從來不欠人錢」等理由,搪塞未發薪水的問題;顏先生每每以「畫大餅」方式,誘騙員工繼續替公司賣力力公司,他完全不正視員工生計、生活費無著、員工要張羅小孩學費與奶粉錢等生活問題,但他至今仍每天「有司機開著賓士車」上下班代步。

日前社方已明確表示,四月初台灣日報會由新公司接手,新資方進駐,雙方會在經營上作切割、目前新資方財務人員會接手…,甚至顏文閂先生還是負責編務與印務、新資方負責財務與發行。新資方取得經營權與商標權,對於任何一位願意投資台灣日報的新資方們,台日員工都樂觀其成,但我們對於顏文閂對積欠員工薪資採取「切割」的不負責態度,難以接受;因為,可能只擁有百分之十股權的顏先生是可以隨時抽腿逃跑的。

我們懇請您們,肩負起對台灣日報員工負責任的大老闆氣度,協助台日員工們爭取過去五個月來辛苦替台日賣命應得的五個月薪水。我們的想法是:

第一,督促顏文閂先生做一位負責任、能向歷史交代的報老闆,要求他把您們支付給他的經營權、商標權讓渡費用,全數拿出來支付員工欠薪。

第二,台灣日報的報老闆們應該透明化,新資方們必須思考,媒體是第四權,必須負起媒體責任;咸信您們會是有擔當的企業人士;既然如此,就請您們公開、透明化。

第三,台灣日報病入膏肓已非一朝一日,社務的營運,諸多艱難,您們需要聆聽更多台日人的心聲,才能了解真實狀況,也只有對症下藥,方能讓台日擺脫虧損。

在此,我們願意要向媒體同業們致歉,因為我們的無法現身,讓您們在處理新聞時增加難度;我們不是不願現身,而是從過去的經驗,每當我們對外傳達心聲時,社方就會放出謠言指稱,「新買主就是因為看了媒體的報導,打消入注資金的決心…」「都是這些人害了報社」這些小道流言,成為阻礙台日員工一旦挺身而出時的原罪。

這次,我們原本考慮站出來,但社方又放話稱,「又有人搞破壞,想讓報社的新資方與資金進不來…」這些耳語,讓我們不敢犯眾怒,不敢成為眾矢之的,不敢在爭取償還欠薪時,淪為「第二個林朝億」「第二個林慶祥第二」。

一群台灣日報員工敬上

國外案例延伸閱讀:

阿孝札記: 被拍賣的報紙、被出賣的專業

因為我們的記者被這樣對待,所以我們的記者也這樣對待我們。

Posted by portnoy at 20:59 | Comments (4)

2006年03月21日

搶照片受阻 東森、TVBS、聯合報記者齊扭曲報導

「一句話讓記者鬼藍波火,斤斤計較成本的想搶頭家,得到的回應實在讓人大快人心。」

「不過,耗費大量社會資源去胡謅新聞,部份腦殘媒體卻毫無羞恥之心,還視落難大批學生不理會他們是書沒唸好。」

「不禁讓人搖頭,TVBS記者們的書都念到哪裡去了!」

「更讓人不解的是,這些媒體只顧拼命要求畫面,高聲叫嚇,卻沒有人向落難兩天的學生說聲「回來就好」,在場很多人都搖頭說:「我們的媒體出了問題」」。

以上是記者Portnoy在龜趣來嘻為您做的現場報導,全然偏頗,無兩面並陳,也沒有媒體畫面。

請勿學習本記者行徑。正確的(我認為)看事情心態應如下:
ilyagram » Blog Archive » Taipedia 上面的媒體批判資訊
...但是我現在不想正確。

ps. 為什麼重複報導聯合報?不是我對他們心存怨恨,是他們真的有兩則內文相同標題不同的新聞....

Posted by portnoy at 02:28 | Comments (17)

2006年03月17日

讓咱們試著把話說清楚-為甚麼要考「公民與社會」

不用功的政客搶著說話,令人望而生厭!

網路城邦|【葉金川部落格】網誌|創作文章:杜部長 您又錯了!
除了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以外,還硬是要把話題扯上政敵鬥爭,給你一個「丁下」!

[ 沈富雄ㄟ部落格 ] - 考「公 民」還 是「銬」公 民? update:Theodor有所回應,不過他好像沒有寫完,我也看不太懂。
雖然您的部落格是政治人物部落格中少數有點水準和人味的,但是你也完全看主流媒體在論時事,一點媒體識讀的常識也沒有,給你一個「丙下」!

首先,讓我看看教育部高教司的說法:
教育部高教司  焦點新聞:針對大學指定科目考試 增列「公民與社會」考科之說明

  1. 「公民與社會」考科的測驗範圍是「社會科學教育」而非道德情意教育。
  2. 大學則可考慮列入大學指定科目考試,可提供大學校系多一項選才標準,尤其是法律、政治、社會、經濟相關校系
  3. 確保學生一定的社會科學涵養及公民素養,改善以往高中偏重智育教育,忽視公民與社會教育之缺失。
  4. 「公民與社會」考科不僅有助於社會科學領域學系招收性向相近的學生;考生在社會科學領域如有相當興趣或能力,升學時亦有相當優勢,創造學系與考生之雙贏局面。(以上四點我贊成)
  5. 將現行三民主義、公民、現代社會三科將統整為「公民與社會」(這點我反對)
針對第一點:以往那種「在路上撿到錢,應該要(1)交給爸媽(2)交給幫派老大(3)交給職業是幫派老大的同學爸媽(4)交給警察」的公民問題實在不能繼續出現了!我們需要真正的社會科學教育。

針對第二點:不覺得很奇怪嗎?大學的社會科學學系幾乎不存在於高中課程裡,這和社會科學長久以來遭受到的誤解與不重視有極大關係!我們有很會跳級的天才數學、物理、化學高中生,但是沒有天才法律學、經濟學、社會學、傳播學、政治學高中生。

針對第三點:太過偏重智育的確不行,但是並不是加考社會科學就一定有效;如果社會科學還是用老方法教,用老方法考,那也不會有甚麼改變。

針對第四點:理由同第二點。

針對第五點:三民主義無須再教,因為並沒有實踐。公民應該融合在生活教育當中。而現代社會有點狹隘,需要加入歷史觀與地域觀-誰的現代?誰的社會?只教資本主義男性漢人中心的現代台灣社會沒有意義。

接著,公民與社會 學科中心提供了一些詳細資料:

我的感覺是太膚淺了。不要小看高中生的智慧,也不要低估他們早熟的程度;課程內容應該設計更多「為甚麼社會是這樣運作」和「如何改變社會」的部份,而不是告訴高中生「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以及「你應該這麼作以便維持目前社會繼續運作」。

細部來看的話,我覺得經濟的部份太少,而且不夠「平均」,早一點讓高中生接觸真正的左派和右派絕對是好事,以免像我一樣,到了研究所才慢慢搞清楚。

最後,我個人認為「媒體識讀」完全缺席是很糟糕的安排。在媒體爆炸的台灣,我們一定得告訴學生媒體是怎麼運作的、媒體是怎麼取得發言權的,以及媒體對社會的影響在哪?有多大?

最後的最後,考試ok,但是不要再考「標準答案」了。請教育部及大考中心的官員給學生一個思考的機會吧!


回溯閱讀:
很多亂七八糟的ideas害我睡不著

笨蛋,問題不在火星上!

延伸閱讀:
公民老師的不辣閣:公民與社會科即將誕生
公民社會再出發 (備份鏈結)

公民不只道德 by洪泉湖
考公民…他們的生命還感受不到 by翟本瑞
兩篇互相問答,有趣!

Posted by portnoy at 20:58 | Comments (38)

2006年03月15日

[轉貼]拒絕扮演「他們」原住民!

舞賽‧古拉斯/電台節目主持人 馬躍‧比吼/紀錄片導演

近日有漢族朋友說東森電視承攬的原住民頻道播出的原住民形象廣告很棒,說這是有史以來場景、配樂做得最美麗的原住民了。筆者連續觀看後,感覺真是「驚為天人」,這些短片簡直是集合了五十多年來主流社會對原住民錯誤的印象,是將全部錯誤做一次完美的演出。諷刺的是,製作單位是原民會,播出的是原住民的電視專屬頻道,我們哭笑不得。

形象廣告計有九支,分別以一分多鐘的時間,簡介了九族原住民。感謝主,這一次阿美族逃過一劫,沒有成為「被介紹者」,因為雖然影片的燈光美、氣氛佳,但是卻是讓「被介紹者」感覺不舒服,寧願沒有被介紹過。

首先,影片中充斥著「他」、「他們」等用字,例如介紹鄒族:「他們」曾經有一隊所向無敵的常勝軍……連乾隆皇帝都把自己的龍袍賞給「他們」,可見大清皇帝如何寵幸「他們」…,這一支歷史輝煌,令人神往的民族,我們稱「他」為鄒族。邵族:在台灣中部著名的日月潭畔,住著一支只剩下三百人的原住民…,「他們」是台灣原住民當中唯一湖棲捕魚的民族…,這一支即將漢化消失的民族,我們稱「之」為邵族。

其次,影片中存在主流社會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例如:在著名的阿里山上,住著一支「男子英挺」、「少女容貌姣好」;在台灣南部的深山中,住著一支「皮膚黝黑」、「眼睛又大又亮」的原住民;在台灣中央山脈深山住著一支宛如「馬拉松登山選手」的原住民,不論男女都能爬山涉水,如履平地。

另外,影片也將原住民視為異文化或另外一個世界的奇觀。例如:在台灣新竹和苗栗淺山丘陵,住著一支比「貓熊」還稀少的原住民…,他們的姓氏都是例如風、日、豆、絲、狐等「怪姓」,可是每一個都充滿「奇怪的」來歷,而且他們還擁有一個「全球僅見」的矮靈祭典,這一支「神秘的」民族,我們稱他為賽夏族。

五十多年來,原住民的形象是被掌握書寫權力的漢人,拿攝影機的漢人、說話的漢人所建構出來的,這群漢人從執政者、頻道經營者、學者不一而足,在他們論述的背後所隱藏的,其實就是藉由優勢社會團體產製意識形態之論述,以維護霸權地位和權力關係。

如果這九支影片出現在其他有線電視台,我們不會感到訝異,因為幾十年來,我們早已經了解並且習慣主流媒體對原住民的無知,遺憾的是它卻是出現在原住民電視專屬頻道。

媒體傳播的功能無遠弗屆,播出逾三個月,原住民形象不斷透過媒介被放大、強調,而它也深深影響這個社會和原住民的自我認同。原住民應該齊來譴責,並且拒絕再受媒體財團利用和壟斷原住民的媒體資源。

鎮日高喊自主性、主體性的原民會製作出這「經典錯誤」的形象廣告,所犯最大的錯誤就是,繼續聘用漢人去複製主流論述與框架,使處於邊緣主體的我原住民族,難以脫離被標籤、被視為他者的厄運。

為了避免這種「經典錯誤」繼續在原住民電視頻道殘害原住民,我們要求原民會立即停止播出,並應向觀眾說明影片的錯誤,以正視聽。同時我們也要求原民會和原住民電視頻道把原住民的命名權、詮釋權和發言權交還原住民,讓原住民自我表達,告訴漢人「我是誰」,拒絕繼續扮演「他者」,繼續讓漢人錯誤介紹。

(本文作者舞賽‧古拉斯卅電台節目主持人 馬躍‧比吼卅紀錄片導演;兩位皆為媒體觀察基金會原民小組成員)

延伸活動:「許公廣集團一個未來」系列座談會 第四場:『族群服務頻道與公共廣電集團』

延伸閱讀:
行政院原民會製作之九支原住民形象廣告文字內容
可以再過分一點.....

Posted by portnoy at 22:23 | Comments (0)

這也算媒體超越藍綠的一種表現

想吃免錢飯 六輕泰勞集體怠工(自由時報)與 來亂的!外勞假藉抗暴實為加薪(TVBS-N)兩則新聞很類似,標題都把勞工描述成好吃懶做、巧立名目的卑鄙小人,其實暗藏的邏輯很簡單:勞工不能維持生產力還大呼小叫,就是資方的敵人-是建設的阻礙-是整體社會之敵-為偉大台灣人民所不齒!

雖然淺薄與渲染依舊,但是其實兩則新聞的內容都還算看的下去,並沒有標題那麼扭曲。真是不懂編輯大人下標題的時候腦子是怎麼運作的...等等...我知道有人要說他們根本沒有腦,但是我不同意,這種陰險狠毒的標題不是沒腦子的人想得出來的。

瞧!媒體哪有什麼藍綠統獨之分?起碼在此事件的報導上,藍綠兩極的媒體,不分平面電子,立場都相當一致啊!

來看破報吧:台塑六輕麥寮廠外勞對資方強烈不滿,泰勞集體罷工


延伸閱讀:

台灣外勞行動-Taiwan Migrants' Forum

南門外的會面-與麥寮菲律賓外勞對話記

何小姐眼見無法說服在場勞工解散,一甘人落下狠話,「要讓工人回宿舍還是被關在場外隨便你們」,拂袖而去。


虛偽的國度

當只有財大氣粗的台塑王家作為資方,沒有藍綠政治介入空間、沒有雙陳當黑手時,誰又用高捷泰勞的同等規格看待被台塑惡搞數年的千多名外勞?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8 | Comments (12)

2006年03月13日

別再「相對論」了

如果你還在看台灣的電視新聞,那你大概會注意到一個新的趨勢:比較式新聞學。

一看就知道,這是演變自蘋果日報最擅長的「優勝劣敗」表格;蘋果在各個議題上都用的很頻繁,但最常用在女藝人身上,反正他們會設定出一些詭異的標準,例如誹聞對象、罩杯尺寸、年齡身高,或是陪富商吃飯的金額之類的,然後開始比較,在贏的那方表格該欄貼上「勝」字,我想這或許是他們表現新聞報導兩面並陳,公正客觀的一種方式吧(XD)。不過最近被電視新聞學走了,而且用的更透徹。

我沒有每一家新聞都觀察,不過我知道華視,年代,TVBS已經這樣做,操作方式都差不多:先下個大標,越簡短聳動愈好,例如「可恥!」「枉法!」「卡奴!!!」之類的,然後把螢幕畫面切成兩塊到四塊,各播放不同的新聞畫面,最後就是依序把這幾則根本不相關的新聞銜接在一起,變成好像是同一個主題,靠的當然是主播的胡言亂語.

於是起因,過程,結果都毫無關係的幾則新聞,就都成了單一標題之下的共同體,我不知道這樣做的理由何在,大概是編輯覺得觀眾太笨了,這樣比較好吸收吧!

不過這倒還好,真正過份的是把一則媒體認定為負面的報導和一則媒體認定為正面的報導排在一起,然後捧完一則之後罵下一則,或是批完一個人之後讚下一個人,反正就是要製造強烈至極的落差感就是了。

大概是嫌單一則新聞表達的落差感不夠吧,媒體現在喜歡拿多則新聞或多個人物一起比較,把兩件毫不相關的事情扯在一起,硬是要找出相關性,然後才可以凸顯某意外的不幸,某人的罪行,或是大社會的墮落。

過去,為了讓播報顯得更流暢,主播稍微用一些銜接語句還無可厚非,儘管真正嚴謹的播報根本不應該畫蛇添足;現在媒體的思想和手法都「翻新」了,直接「為足畫蛇」,為了突顯差異和衝突無所不用其極,拿旁人的悲劇當作另一個人喜劇的開胃菜(vice versa),為了找出新聞事件的共通點,把原本就已經很膚淺的新聞內容變得更膚淺,只有這樣才能掠得表層的浮油,讓大家一起忽略底層的波濤...我只能說:真有你們的!

以下是某位東森主播的說法,他們也開始了:
Bloguide 部落指南 - ETtoday 部落格--吳宇舒的無語書 2200新觀點:新聞相對論!

這樣的新聞是「比較好看」還是「比較弱智」?

延伸閱讀:
新聞Kuso論

Posted by portnoy at 12:35 | Comments (10)

2006年03月10日

[推薦]如何替紐約時報寫一篇非洲苦難紀錄報導

我想整篇翻出來,可是現在沒空,而且翻出來也會比較沒笑料,所以大家還是自己去看吧!

idland: How to write an artic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on suffering in Africa

這篇也可算是這篇的延伸案例。

Posted by portnoy at 01:44 | Comments (0)

2006年03月08日

[Kuso]這樣下標就對了!

林國基芭比收藏 最貴32萬

.......................................是....我很無聊......

Posted by portnoy at 17:53 | Comments (5)

2006年03月06日

「我們」、媒體、「他們」

觀察媒體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還不算長,但是我漸漸有了一點體悟...尤其是最近...很個人的感受。

當然,以下的論點如果從政治經濟來論述會比較有力,或許也比較有意義;不過這次我想從我自己的感覺出發,如果有機會再請亞典波羅用政治經濟來談這個議題。

我認為台灣的主流新聞媒體最嚴重的問題是:媒體已經忘記「人民」的長相了。當媒體工作者在工作的時候,他們已經忘記了自己也曾經屬於人民。

換一種說法則是:新聞媒體已經忘記其他人也是人了。對他們來說,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人都成為了被報導的客體,是模糊的、想像的、單薄的、微小的、空心的...對新聞媒體來說,任何其他人都變成了另一種生物。

我不知道情況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或許,或許正是因為他們被稱作「第四權」、被看作是「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橋樑」。人變成了「媒體」,人不再是人。

記者和編輯們本來靠著「新聞價值」來選取「事件」,來過濾新聞;但是怎麼不知不覺,新聞價值竟然變成了「評斷人類」的終極價值標準!

第四權彷彿總是站在「大眾」的角度來為民喉舌,可是事實上並非如此;新聞媒體站的位置只屬於他們,他們認為自己不屬於報導當中的「人民」、「社區」、「納稅人」、「消費者」、「選民」....這些都只是媒體幫閱聽人預先選擇好的座位,他們需要閱聽人從這個角度去看「卡奴」、「不定時炸彈」、「瘋漢」、「奇人」、「流浪漢」、「中國偷渡女子」、「外籍虐童看護」、「原住民毒蟲」...

可是「我們」就是「他們」啊!更恐怖的是:我們已經開始覺得我們不是他們了....

漸漸地,我們開始認為社會上有太多「他們」了;這些「他們」需要被隔離、需要被管理,「他們」不應該破壞社會的安寧,只要沒有了「他們」,社會就會很安定,社會如果不安定,就一定是「他們」的問題...因為「我們」不是「他們」,我們的社會不容他們破壞。

這是媒體最終極的分眾方式,也是最無懈可擊的一種;還有甚麼能比得上呢?「他們」已經不被「我們」當作人看待了!

台視


延伸閱讀:
血染的蘋果

案例一:四裸男搞斷背 警所旁闢室轟趴

延伸閱讀二: 「無心」,更可怕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6 | Comments (15)

2006年02月28日

我超氣聯合報的原因...

立報 | 聯合報賴皮 康盟發出最後通牒
看完你就知道了。(朝政也生氣了)

聯合報的回應很簡單:我們不道歉,你們這群「大眾」又耐我何?

康盟秘書長西華,為了擬這份聯合報原本答應要一起發表的共同聲明,不但熬夜,還要一邊照顧孩子。我聽到要和解的消息,本來很高興,儘管並不滿意,沒想到高興不過一小時,聯合報就反悔!

秘書長前前後後還擬了兩份,我看到第一份的時候,就已經覺得康盟實在太吃虧,結果那一份被聯合報拒絕了;我看到第二份的時候,覺得這樣的條件實在不能接受,因為聯合報幾乎不需要負擔任何責任,只不過像是借場地共同發表而已。當時,我感到十分難過、非常不捨,因為我們正常人要東要西,但是其實康友們連這麼低的尊重都很難得到...算了,反正聯合報答應了,就算了吧...

可是聯合報過兩個小時就反悔!統統打回票、統統不接受!!

僅管現在加入串連的人越來越少,可我已經很感動了;只要龜趣來嘻存在一天,只要聯合報一天不道歉,我保證聯合報從此名聲掃地!

update:有人問現在加入串聯會不會太晚,我的答案當然是:永遠不嫌晚!

Posted by portnoy at 12:00 | Comments (26)

[去年的好文章,現在依然受用] 翁秀琪:確實重返新聞專業

    台灣媒體及媒體人的不專業行為,俯拾皆是。最近的一個案例為「網路劈腿」新聞事件。事件發生以後,文化研究學會、台灣社會研究季刊、媒體改造學社及RESET網路雜誌旋即於兩天後召開「網路是新聞製造便利店?性污名是媒體血庫財源?網路劈腿新聞事件座談會」。該座談會對於什麼是新聞專業有十分深入的討論。

    其實,此一事件發生後,我們最想看到的,但卻也是唯一欠缺的,是相關媒體及媒體人的深刻反省。究竟,新聞專業的標準在哪裡?「好新聞」的定義是什麼?新聞媒體要怎麼作,才能符合新聞專業?讓我們看看發生在美國和英國的例子。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五位美國媒體的資深記者、學者,基於許多媒體同僚的表現幾乎已不算新聞專業了;同時,媒體的不長進,甚至已經嚴重損害了大眾利益,因此組成「關心媒體委員會」。他們舉辦公開討論會,蒐集新聞從業人員意見與證詞,最後並出版了《新聞的基本守則》一書,書中提出新聞專業人員應該遵守的守則如下:

    「新聞媒體的首要責任是,探討事實的真相。新聞媒體首先必須效忠人民。新聞媒體的本質是,查證新聞。新聞記者必須,獨立於報導對象之外。新聞媒體必須是,政治權力的獨立監督者。新聞媒體必須,提供批評與妥協的公眾論壇。新聞媒體必須,有趣而且適切地呈現重要事件。新聞報導必須,堅守全面性原則與比例性原則。新聞記者必須,能夠作個人良心的判斷。」

    另外,在美國《華盛頓郵報》任職近四十年的資深記者與編輯, Downie與Kaiser,在二○○二年兩人合著的《有關新聞的新聞》一書中,特別對於什麼是「好新聞」提出他們的看法。他們指出「好新聞」的條件包括:濟弱扶貧;經驗分享、排除恐懼;改善公眾生活;提供社會弱勢發聲的管道;凝聚公眾意識以及有責任感。

    再看英國。英國的BBC在Gilligan新聞事件後,不僅董事長和總經理引咎辭職。同時,在赫頓調查報告抨擊BBC新聞專業的半年後,BBC的董事會更通過修訂製作人守則,並全面展開新聞專業訓練計畫,預計全球近七千名新聞工作人員將在二○○五年三月底以前完成訓練。

    這份由BBC前新聞總監RonaldNeil等專業人士組成的專案小組所提出的製作人守則,再度強調「正確、勇於發掘、獨立、公正的新聞,是BBC的DNA」。BBC承諾確立五項新聞編輯價值:事實與正確、為公眾利益服務、公正與多元觀點、獨立、負責任。在這份製作人守則中,特別強調新聞取得的管道與確實的查證,例如強調記者應儘可能收集第一手訊息,如有困難,也要訪問掌握第一手訊息者。記者應確實筆記,儘量少採取單一消息來源。記者在處理不具名消息來源時,應首先告知責任編輯,並隨後向單位主管報告。

    以上美國和英國新聞媒體及新聞人的專業守則,以及其對於「好新聞」的定義,其實並無新意回歸新聞該有的原初面貌罷了特別重要的精神乃是在於,媒體及媒體人自發性的深刻反省,以及反省以後的「確實重返新聞專業」的實踐,而不是像台灣的許多媒體,在新聞遭受社會指責以後,或負嵎頑抗、或草率推出各式各樣購買贖罪券式的自律公約,然後再努力去製造下一條爛新聞。(作者是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原刊載於中國時報2005.03.12)

Posted by portnoy at 00:50 | Comments (2)

2006年02月27日

大眾媒體的責任與閱聽人的信任

長期研究風險與傳播的 Simon Cottle(1998)曾試圖分析 Beck 在其風險社會理論中將媒體定位為哪些角色,他的看法是:(1)媒體是風險的社會建構場域:風險的內涵主要是經由大眾媒體的影像再現與論述所建構而成;(2)媒體是風險定義的社會競爭(contestation)場域:由於風險係一種社會建構,是由不同的知識論述、利益團體及權力結構彼此間競逐角力的結果,大眾媒體身為風險的主要建構場域,自然亦成各方權力、論述對風險進行定義的競爭場域;(3)媒體是風險及風險社會的批評場域:媒體負責監督政府、權威機構、各方利益團體的風險定義及決策過程,並將風險事件反映予公眾得知,並進而檢視、批評政府決策之得失。---黃浩榮(2004):<風險社會下的大眾媒體:公共新聞學作為重構策略>。
我必須要說:台灣的媒體不只建構、定義、批評風險...台灣的媒體就是風險!

昨天台灣立報的記者陳朝政(大好人)和我用email談了一會(因為我沒有用msn),我回答他提出的幾個問題,他說:
像這樣透過網路發揮公民參與精神的形式,如何有效地在「現實」中產生影響力?舉例來說,去年約莫這個時間,由ptt的網友發起對中國時報「劈腿事件」報導的抗議儘管某些意見已經在網路上形成、凝聚,但最後仍必須走進「現實」,包括座談會、快閃抗議等,那麼blog串連,是不是也該/會如此?或是您有什麼不同的想法?
我的回答是:
網路串連或抗議要怎麼在現實當中發生影響力這件事...我其實沒有把網路和現實分的那麼開,因為我看到聯合報的那張圖片新聞就是在網路上看到的,而我蒐集聯合報所有的相關報導也是透過網路完成,而如果要談現實,最現實的就是23號大老遠趕來台北抗議的精障人士以及他們的家屬了,他們就是現實,當聯合報以及其他媒體用很「虛擬」的報導,隨意的描述他們的時候,他們受到的傷害最現實,他們面臨的處境現實到沒有人可以想像。
但是現實的抗議,聯合報不在乎,因為媒媒相護乃常理,而這件事情也不光只是聯合報一家報社的問題,只是程度上聯合報嚴重許多罷了,我很清楚,沒有一家所謂的主流媒體敢報導這件事。主流媒體如果想要繼續當鴕鳥,fine,我要把他們的頭從沙堆裡拔出來,我要他們正眼看看他們的讀者,for the first time.
去年的事情我還記得很深刻,因為我也發表過文章抗議中國時報,但是我們都知道,儘管做了那麼多現實的抗議、座談會、讀者投書,直到現在,中國時報依舊沒有道歉,而網民抗暴的活動也已經逐漸為人所淡忘。個人部落格的好處就在於我可以持續針對這件事抗議,抗議到天荒地老,就我一個人。
最後,我其實不把這次的串連認為是部落格串連,我認為這是人性的串連。我從一開始就不抱期待,因為這是一個冷門的議題,我在發文之前也沒有和任何人商量過,包括管老師,所以如果沒有人參與,我也沒差,我只是無法再冷漠下去了。現在的串連部落格已經超過30個,而知道這件事的人,據我大略估計,應該已經超過一萬,而且會越來越多,如果聯合報聽林懷民的訓話聽的不敢吭聲,唯唯諾諾,面對那麼多人的抗議卻無動於衷...那我真的不知道這家報社存在的目的是甚麼了。
目前為止,參與串連的部落格已經超過四十個,而用google搜尋「聯合報」,我前前篇文章已經落在第一頁第十個的位置了,PipperL響應串連的文章則已經出現在第二頁,我很高興,但是我知道這樣並不足以讓那些不會上網的聯合報高層有所警惕(如果有聯合報高層在看的話,請留言)。update:google大概把我當成spammer了(從某方面來說,我是),所以把我的相關文章都「下架了」...Orz...

就像我信中所說,我沒有把這件事當成是部落格串連活動,我的出發點就是要讓一群沒有人性的新聞製造機器張開眼睛看看他們的讀者,他們的讀者是有血有肉的,是會受傷、是會難過、是會為他人打抱不平、為毫不相識的人站出來的。我們幫助不認識的人,而你們傷害不認識的人;我們給予別人希望,而你們讓所有人恐慌。我們想要信任你們,而你們認為只要把我們當成狗屎就行了。

從我的用詞,各位應該看得出來我更生氣了(差不多和悟空看到克林被佛力札殺死的時候一樣生氣)...但是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為甚麼那麼生氣。


我需要更多人的參與!!!

Posted by portnoy at 00:45 | Comments (10)

2006年02月24日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3.16 update:只要聯合報不道歉,串聯絕不停止!

我必須先聲明,這只是我個人請託,而且絕大部分看龜趣來嘻的朋友我都不認識,所以如果您不願意接受這份請託,請千萬不要介懷,我絕對不會因此有任何怨懟或是不滿,我也保證我們彼此之間的關係不會有任何改變。

如果最近有看我部落格的人應該都看到了我發表了一連串的文章,都是有關最近媒體報導精障人士的嚴重偏差與污名化問題,而昨天(2月23號),康復之友聯盟、智障者家長總會,還有我所屬的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前往聯合報抗議(Declaration:我自去年起加入該基金會當義工),因為這家報紙在報導台北市氣爆案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新聞時,不但頻頻將精障人士污名化,先用一幅照片說:「又是精神病患疾病惹的禍」(update:經網友指正,改為該圖正確標題),然後接著用連續十數篇的報導和評論,不分青紅皂白,把所有的精神病患統統打成「不定時炸彈」、「社區裡的危機」、「狂漢」、「瘋漢」、「難控管」。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我在2月18號看見聯合新聞網影像走廊登出那幅照片,我有點生氣,馬上寄了一封email(email標題為:聯合報....這是甚麼鬼標題!!)給
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以下簡稱媒觀)的管中祥董事長,管老師就要我寫個簡單的抗議聲明,由媒觀發出。

懷著肉包子打狗的心情,我想向媒體投訴有去無回是常態,但沒想到2月19號我又看到聯合報刊出這一則新聞
<當街磨刀 精神病患難控管>,我真的生氣了。

於是我開始著手蒐集各大媒體的相關報導,並且開始寫blog,希望引起多一點人重視。我自己簡單分析之後,發現:

真的不是「不定時炸彈」就是「社區裡潛藏的危機」,這些記者的詞彙怎麼有辦法少到這種程度....
當然啦,編輯的標題也都刻意強調精神病,把家屬一時氣憤的用語都放在標題拿來批鬥,綜觀這兩起事件,報紙裡面蘋果和自由算是及格,中時很差,聯合超差,電視新聞我只先找tvbs和民視,都非常差!(我寫給媒觀群組的信, 2.19)
管老師隨即吩咐我發出媒觀電子報,把最新訊息告訴大家。過了幾個小時,聯合新聞網終於更改該圖片的標題了,改為「又是氣爆」,根據我當時的記憶,該圖片的瀏覽人數從我看到的幾十人,暴增到兩天之後的三千多人,如今更已經到達四千六百人(但是不知道何時把我還有其他四個人的留言都刪除了)。

媒觀陸續發表聲明,表示會持續關注各媒體的表現,並且對聯合報更正圖片新聞標題做出回應,至此,我們依舊期盼聯合報展現其報格,儘速道歉,並且在未來報導時能謹守最高標準,避免造成無謂的傷害。
同時間,我到ptt的media-chaos版發表這個消息,目的當然也希望讓更多人知道並瞭解這件事,只可惜版上的朋友對這件事並不是很有興趣。


過了三天,聯合報始終沒有道歉,也沒有對更改圖片新聞標題做出任何解釋。於是媒觀與康復之友聯盟、智障者家長總會便正式前往聯合報,要求道歉與更正。管老師當天說得很明白:聯合晚報自己的社論說:
加深「污名化危機」之一的是,潛藏於社會各角落的精神疾病患者,屢經類似事件的報導,更加容易被污名化成「不定時炸彈」。
偏偏連日來,精神病患引爆瓦斯,造成消防人員多人灼燒傷,以及這起警員開槍制伏精神病患,擊中國中女生的案子,又都是導因於精神病患發病所致。可以想見,
對家有精神疾病患的許多家庭,這不啻是一次又一次的「媒體凌遲」、「精神凌遲」。

可是聯合報卻不斷用報導進行這種凌遲啊!而且已經到了樂此不疲的境界了,這是甚麼樣的報社?甚麼樣的報格?

結果呢,聯合報晚間發佈的聲明這麼說:

聯合報認為部分團體的指摘,未能反映具體情況,但聯合報願與各界共同傾聽研究。

聯合報說明,日前台北市氣爆意外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都是涉及公共安全的事件,廣受社會矚目,各媒體普遍報導,聯合報的相關報導,是為善盡媒體告知的責任,並未逾越新聞專業規範,也與其他媒體的報導並無顯著差異

聯合報在聲明中指出,聯合報長期關懷社會弱勢,以去年為例,曾在四月及十月先後三次以全版報導樂生療養院遷移問題及北市醫松德院區「又一村」中的青少年精神病患。聯合報強調,未來仍將持續關注弱勢族群,發揮媒體作為社會公器的功能。

我在上一篇文章裡說過了,這是不知所謂的三段論法:「你們找錯人了!」--「其他媒體和我們一樣爛!」--「我們愛你們!」

抗議團體的訴求有三:聯合報登報道歉、對編輯和採訪記者進行在職教育以及簽署報導備忘錄等,但是要媒體道歉「茲事體大」,所以第一點不答應,第三點也不答應,第二點答應了,但是顯然是不會做的,只是嘴砲。

為甚麼聯合報可以囂張至此?媒體道歉有甚麼「茲事體大」了,聯合報到底是甚麼身份甚麼地位,尊貴到不能道歉呢?到底是甚麼心態,讓一家報社寧願這樣傷害自己的讀者、毀壞自己的報格,但是就是不願意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呢?

聯合報可能覺得自己很倒楣;對,的確是倒楣了,因為我認為要是今天抗議團體向其他台灣媒體發出訴求,得到的會是相同的回應,但聯合報也並不冤枉,因為該報的報導問題最嚴重。

前提說完了,我想要大家幫忙的就是「用公民的力量讓媒體道歉」!如果你有個人部落格,請發表一篇文章,名為「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如果您有話想說,可以自行發表,如果您沒時間,可以直接轉貼我這篇文章,或是用鍊結鍊回來。如果您的部落格有副標,請暫時改成「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當然如果您願意直接改主標題也可以(我不推薦)。其他的串連方式皆可,歡迎自行發揮。

我無法繼續容忍不負責任的媒體繼續幹些不負責任的事情然後給讀者一些不負責任的回應,這次我要聯合報道歉!


(Declaration:我和聯合報或是該報任何員工都沒有私怨,我目前還在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就讀,是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與媒體改造學社的會員與義工)

update:
Once in a blue moon: 除了串連,應該還有別的辦法?
很正確的建議!我要好好想一想,下一步該怎麼作..

除了說聲謝謝,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們:
Ghost in the MAC...:讓一個大報,道歉,難嗎?
亞典波羅的伊謝爾倫日記(Attemborough's Iserlohn journal) - 用公民的集體力量要求聯合報道歉!
:: ephemeris ::»[轉貼][串連][推到爆]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廢業青年日記: [串連]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立耘一畝田:聯合報 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Benla' Blog: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言之無物: [媒體]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陽光翅膀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leisuredwind的網路日誌 - [轉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小貓亂跑烘焙車: 請停止對精神病患污名化,並抗議聯合報的無知標題!!
龍發堂工作室 - (轉貼)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Xuite日誌:~蝴蝶人生~「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BobChao.log - 柏強的城市探險記: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Schee - 摩托車日記 » Daily Digest - 20060224
This is Coconut speaking...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國境之南‧大山之東:質報要有質報的樣子!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 微笑‧語言‧歷史
眼鏡虎的網誌: 請聯合報向精神病患道歉
*~紫色狂想曲~*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轉)
筆記: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終極邊疆BLOG » 呼籲聯合報向精神病患道歉
阿孝札記
◎毛毛圍巾毛毛帽 我愛DAVID大作戰◎:做伙來運動
媒體改造學社 - 媒體事件與活動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日記與隨筆: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陳 凱爾: 請聯合報向精神病患者道歉。
Schwarts Wald:聯合報請道歉
Chris's Talking Style-污名.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sahala-[轉貼]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茄苳樹窠:【響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人道歉
唉...台灣的媒體阿... - palmpilote了無心意的布拉格
園物動里底斯歇:轉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園物動里底斯歇:異言堂@不要臉,摘自己
Learning to Live Positively: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者道歉!
Under The Sunshine | 廷宇: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混沌黑色: 媒體;亂象 (至頂到3/6日)
重新過青年生活的我:回應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我區區的憂鬱-轉貼: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Brown Bear's Turf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轉貼>
Think of Joe推薦閱讀區: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Mortality - [聲援]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hiroshi yui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Xuite日誌:愛旅遊也愛音樂:[轉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應援Portnoy: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 Bloxmania:布拉西梅利亞
cyberarchiver: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如何看待偏見與錯誤
Faye's Neverland - 機會這麼難?
ilyagram » Blog Archive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如何看待偏見與錯誤
眼鏡虎在公司的部落格: 請聯合報向精神病患道歉
香港獨立媒體:龜趣來嘻: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Megite Chinese News: What's Happening Right Now
薩賓娜的萬得籃 - {轉載}流彈誤殺事件:告訴我… 怎麼幫精神病患
[ Blog Worker ] 工頭堅部落‧ 部落格臥客: 2006/02/23-02/28網摘:啟用MyShare、了解國統綱領、聲援Portnoy要聯合報道歉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串聯】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豬豬豬豬豬豬豬豬豬豬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為下一站努力不是嗎 - 這樣是質報的態度嗎? 對於專有名詞的濫用 記者要好好檢討
you choke, you learn. you bleed, you learn. - no.45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沒有祕密‧不能說:[串聯]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海邊孤單的我 ak23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人行道 | sideway推薦閱讀區: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身心障礙者服務資訊網/DIN72期電子報:用公民的力量讓媒體道歉
Code @ Road of Life: 關上門是看不清裡面發生什麼事的
拿鐵貓,我們交換DNA好不好?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轉自Portnoy龜趣來嘻)
missy愛亂想:(轉貼支持)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I am on my way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轉自龜趣來嘻
aRe You LoOkiNg aT mE ?!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鋼索上的偏執Tango. - 轉貼----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寶 貝 L U C K Y 的 我 - 用公民的力量讓媒體道歉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天空部落
肥鴨的不辣個 - 天空部落:[轉載][串聯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from龜趣來嘻
屁豪錄音室: 網誌"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lavirra的網路日誌 - 爛報紙...下流...
我眼睛所看見的世界 - 天空部落: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KeBlog‧Kej’s weblog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網路城邦|【無名】網誌|創作文章 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諸菩薩應善用其心: 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Lolita - [轉錄]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哭泣的天空: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如今無人之樹屋: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 滬尾部落群
米君的網路日誌 - 引用--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CityPoet 緣起滅不滅?拒絕非為大眾服務的媒體(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Xuite日誌:telshl's 平原筆記: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三叉坑記事本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Emma's華滋華斯庭園: ((((((((插播))))))))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星群 - 媒報到--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溫‧室‧花‧朵‧: 轉貼: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Nisan的戲夢人生:[串連]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智邦人文公益: 對於精神病患除了愧疚,還要說聲謝謝您!
陳凱劭的BLOG: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URL 智邦生活館@電子報 傳播學生鬥陣電子報第二九二期
迷幻機器:〈串連〉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the smart-ass punk rocker: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方格子圓舞曲:【網摘】二二八;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文學;電影
Code @ Road of Life: 關上門是看不清裡面發生什麼事的
LikeJean's WorkShop

漂流六路里:真正醜陋的不是殘缺本身,而是那些嘲諷殘缺的。
Meg's Stories: Once in a blue moon: 用公民的力量讓媒體道歉,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嘿,俏妞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轉載)
Carol's thing: 響應 Portnoy「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串連
Xuite日誌:迷霧森林裡的謎 串聯: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Chateau de Versaillesz - 不要再將精神病患污名化
Naomi's Co.: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花都是小孩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About Talk....
墨舞春秋 -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Posted by portnoy at 17:35 | Comments (130)

聯合報欺人太甚!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Portnoy有事相求,拜託大家!)

我們的質報從來不認錯,就算他們自知有錯,而偷偷把圖片標題改掉。

我們的質報實在太膽小、太懦弱了;他們怕認錯了以後,讀者就會知道他們錯了,然後就不信任他們,最後就不看他們。

我們的質報實在太勇敢、太堅強了;他們竟然有辦法在面對受害者的時候,講出完全毫無邏輯的三段論法:「你們找錯人了!」「其他媒體和我們一樣爛!」「我們愛你們!」

我們的質報實在欺人太甚!


報導遭抗議 聯合報聲明:未逾越專業規範

中央社 2006-02-23 21:47

(中央社記者羅廣仁台北二十三日電)康復之友聯盟、智障者家長總會及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今天抗議聯合報報導台北市氣爆案以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 過度渲染及污名化精神病患者,聯合報晚間發表聲明,強調聯合報相關報導,是為善盡媒體告知的責任,並未逾越新聞專業規範。

聯合報認為部分團體的指摘,未能反映具體情況,但聯合報願與各界共同傾聽研究。

聯合報說明,日前台北市氣爆意外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都是涉及公共安全的事件,廣受社會矚目,各媒體普遍報導,聯合報的相關報導,是為善盡媒體告知的責任,並未逾越新聞專業規範,也與其他媒體的報導並無顯著差異

聯合報在聲明中指出,聯合報長期關懷社會弱勢,以去年為例,曾在四月及十月先後三次以全版報導樂生療養院遷移問題及北市醫松德院區「又一村」中的青少年精神病患。聯合報強調,未來仍將持續關注弱勢族群,發揮媒體作為社會公器的功能。

延伸閱讀:
又見大媒體歧視弱勢 精神障礙家屬至聯合報抗議
 [立報]媒體講不聽 心障者登門抗議
污名與道歉
Posted by portnoy at 12:26 | Comments (6)

2006年02月23日

死人的利用價值

台灣政壇最有價值的都是死人。在台灣搞政治,最重要的就是要學會利用死人,因為死人的利用價值太高了。

剛過世不久的前行政院長孫運璿就很有利用價值,藍營用一用,丟給綠營用,綠營用完了再還給藍營用。過世很久的高砂義勇軍更是好用的不得了,日本右翼團體可以用,綠營可以用,無黨派立委很愛用,藍營接著用,但就是泰雅爾族自己不能用,也不願意用。

我彷彿看見遊戲王的場景:各方陣營拿著寫上死人名號的紙牌在互相戰鬥;又好像看見多位神奇寶貝訓練師一直在等待自己口袋中的神奇寶貝「進化」--死亡就是最終極的進化,因為死人是無形的,就算死的是傑尼龜,訓練師也可以照樣大喊,要求屍體使出「十萬伏特」,反正死人不會回嘴。

死的人要是有頭有臉那最好,可以一用再用,用到天荒地老,還不用充電。例如前任元兇蔣中正先生就非常好用,相較之下,228事件的罹難者價值就差了一點,老是被量販出售,只剩下數字意義。

這樣看來,要是沒有這些死人,台灣的政治大概就會和家裏沒水沒電一樣,完全停擺吧...是的,靈媒治國,Our politicians see dead people.

Posted by portnoy at 19:12 | Comments (7)

2006年02月22日

We Need You!


『抗議媒體報導 歧視精神病患』

精神障礙者家屬赴聯合報抗議,並要求媒體道歉!


針對日前台北市氣爆案及台南市流彈誤殺少女案的媒體相關報導,媒體將此二起事件過度渲染及污名化精神病患者,其中以聯合報最為嚴重。康復之友聯盟、智障者 家長總會及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與數十位精障者家屬,將於明日(23日)上午至聯合報大樓抗議,表達媒體報導應自律並要求承諾改善,並且留給病患和家屬 生存空間的訴求,否則將進一步至市府陳情要求開罰。

主辦單位:中華民國康復之友聯盟
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時 間:95年02月23日 上午十點
地 點:忠孝東路四段555號 聯合報大樓

請到現場聲援我們,如果你想知道為甚麼選擇聯合報,可以參考這篇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4 | Comments (7)

2006年02月18日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呼籲媒體勿污名化精神病患者並正視其基本人權


2月17日台北市南京西路發生了一起瓦斯爆炸事件,據媒體報導,引爆瓦斯者為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長期病患,造成了多位消防人員受到程度不一的嚴重灼傷,「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除向所有義勇的消防隊員致敬,並希望所有受傷的隊員及民眾能早日康復。

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在此意外事故的新聞報導中,媒體多半有意無意將造成意外發生的原因全部歸咎在精神疾病,其中聯合電子報影像走廊的一幅標題為「又是精神疾病惹的禍」的照片更是對精神病患嚴重污名、侵犯精神病患者人權(新聞圖片位址: http://image.udn.com/gallery/show.jsp?pType=photo&pid=9292),我們呼籲聯合報應立即更正,並向精神疾病患者致歉。

媒觀認為,精神疾病或許是造成此次意外發生的原因之一,新聞報導動輒稱其為「不定時炸彈」或是「潛藏在社區裡的危機」,此種媒體報導方式不僅忽略了形成疾病的多重原因與台灣數十萬患病者的人權及尊嚴,更造成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患者的誤解。媒觀同時也呼籲所有新聞媒體,報導精神疾病患者時,刻意隱晦與過度牽連都是不必要的報導手法,精神疾病的報導需要「正常化」,病患也不該繼續成為媒體片面報導下的犧牲者。

update:
哇咧....聯合報記者大爺大嬸你們是怎樣,才說完你們,又給我報這種新聞!?還又用「不定時炸彈」,到底是怎樣?!!

如果有人想知道這些媒體到底都用甚麼心態和框架在看待精神病患,只要去各大報的搜尋系統找關鍵字「精神病」,或是直接到Yahoo新聞去找「精神病」就可以了...看完你會體認到一個事實,那就是絕對不要在台灣罹患精神病,不然媒體會用最難聽的字眼讓你活不下去。

延伸請一定要閱讀:
媒體豈可自許正義卻戕害精障人權(OJ 吳易澄)
你喜歡有人說你是煞星嗎?(Roach 陳豐偉)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9 | Comments (15)

2006年02月17日

中國的言論自由與台灣的立場

對於美國國會的聽證會,台灣人民有沒有自己的立場?應不應該要有自己的立場?

當然,首先我想要提出來的是,各國政府、企業、非政府組織、人權團體、以及每個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立場,而我一貫的基本立場就是:不要把政府和人民搞混!因為一國政府高層或幾個國會議員的立場與意見不代表該國人民全體的意見,而且偏差的可能性極高;不管在中國還是在美國皆然。

可以想見,台灣政府是不會對這次的聽證會有甚麼意見的,因為馬英九和陳水扁兩位為了「地方」市長選舉而炒起來的「國家」統獨議題起碼可以繼續佔據臺灣電視與報紙新聞好長一段時間;其實與其單單怪罪媒體沒有國際觀,不如看清楚,其實我們的政客們也不希望人民有國際觀。

所以台灣人民的立場是甚麼呢?不管你支持獨立、統一、還是維持不知道現狀是甚麼的現狀,你認為這些跨國網路巨頭應該怎麼對待中國市場?

看完安替inertia的文章,我有同意,也有不同意。

我同意的是,如果沒有考量中國內部脈絡,就以為自己可以站在制高點隨意批評、嚷嚷,是沒有意義的;然而我認為,微軟和科高「縮減服務」帶來的傷害絕對不會亞於雅虎當中共的liao-bei-ya

如果只是縮減服務那真的還好,問題就在於他們不只縮減服務,而是使服務產生偏差了;舉例來說,用Google.cn搜尋法輪功和天安門,你依舊找的到資料,但是出來的全都是批評法輪功和讚頌天安門的資料,這就叫做偏差。我之前已經就這一點談過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當然,有趣的是:由於機器是死的,所以如果打錯字,反而會找到真正的資料)

美國國會議員的激動表演讓人印象深刻,但他們提出來的「全球線上自由法案」(Global Online Freedom Act 2006)就讓人看出破綻了(請注意McKinnon文中的粗體字),而這也是我同意安替和inertia的另外一點:當國家有機會利用捍衛全球的言論自由為藉口來命令跨國企業時,他們想要作的絕不會僅停留在言論自由之上;我們不相信任何國家對於網路的過度管制,不管這個國家的名字是不是美國。(我有個陰謀論:美國國會議員提出限制那麼多的草案,遠超過人權團體的要求,會不會用來當作在國內控制這些公司的籌碼?)

這個法案還在草案階段,應該不會成為定案,但是這給予我們另外一個思考的方向:跨國網路公司面對中國政府真的那麼無力嗎?還是只是便宜行事?聚集了全世界最多天才與資金的公司,想不出任何方法來降低進入中國市場的改變與傷害嗎?還是只是想乖乖地「入境隨俗」?

EFF提出了幾個我認為比較適當的原則,希望能納入下一輪的法案修改:

  1. 限制蒐集個人資訊以及保留這些資訊的時間
  2. 增加運作的透明性,提供證據
  3. 不直接與國家壓迫力量合作
  4. 提供網路加密服務
  5. 支持能夠規避審查與監控的新科技發展
HRIC的立場也頗中肯,基本上和EFF大同小異:
  1. 遵守中國法律但同時在中國境內推動新法律(中國官員的命令時常是違反中國法律的,所以請網路公司要守法,而不是聽話!)
  2. 發展企業整體標準,針對特定情況,但同時引用國際慣例。
  3. 向前看:不自錮於單一科技、2008奧運是轉機!
我個人認為,台灣人民的立場很重要,因為我們是第二直接的被影響者。如果大陸人民搜尋「台獨」只看的到負面消息,搜尋「統一」只看的到台灣同胞齊心盼望回歸,想在MSN Spaces寫自己對台海的看法卻怕整個blog被無預警刪除,想與台灣人民溝通卻苦無門道...那麼我們也只看的到極為片面的中國,只代表官方立場的中國,然後繼續互相用最難聽的字眼咒罵彼此祖宗十八代。

網路外部性就是這樣,台灣最難自身於其外。如果說冰點的兩位編輯是冰點的靈魂,那麼網路的靈魂就是使用者的自由,使用者不自由,網路就死了。

延伸閱讀:
中國網民的自由,以及習慣性的批評 | Heterotopias
Schee.info - 摩托車日記 » Google和中國(三)
中国网民的自由不是美国人的丫鬟——对美国国会即将提交的信息法案的声明 (安替博客)
原來shame真是個人的感覺 - 變態家族(我愛死這篇的結論了)
RConversation: Global Online Freedom Act of 2006
RConversation: China censorship: what now?
EFF: DeepLinks:A Code of Conduct for Internet Companies in Authoritarian Regimes
Incorporating Responsibility: 2008

2.18延伸繼續讀:

台灣為什麼沉默?
沒想到有人想法與我如此契合!

Posted by portnoy at 15:32 | Comments (7)

NCC委員們,總辭吧!

2.17 01:04

我還在持續關注這個議題,所以先不多談;但是經歷拖延、忽略、密室、格鬥、舉牌、群架、流血、喊話、作票、釋憲、提名、凍結之後,我選擇推倒這搖搖欲墜的13層撲克牌鐵塔,重新來過。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4 | Comments (3)

2006年02月16日

[推薦]誰是媒體寵兒?


中時部落格-羅珮瑩的部落格-誰是媒體寵兒?

我本來之前就也打算自己寫一篇有關廣告主與媒體呈現兩者關係的文章,不過羅佩瑩女士這篇寫的真好,三個案例都是上天下地絕佳案例,我自己只想得到嚴凱泰,看到這篇才想起得到媒體相同A級待遇的還有另外兩個。

我的意思不是希望八卦媒體永遠不把人當人看,也不是想譴責嚴凱泰婚外情(關我屁事),而是明顯為了廣告或背後壓力而不得不把文章寫成這副噁心八啦模樣的壹週刊,實在是徹底砸了自己身為狗仔批鬥媒體的招牌,報導嚴凱泰那一週實在是再虛偽不過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9 | Comments (2)

2006年02月11日

體驗一下甚麼叫做扁平化

東森的戎撫天在東森電子報的論壇發表了一篇扁平化世界傳播政策的思維,文中以麥克魯漢的名言「媒介即訊息」作為立論的基礎,不過他的用法與解讀方式我都不太同意,我試著提出我的想法。

首先戎先生在第三段說:

......二十世紀知名社會學家麥克魯漢曾說「媒體即訊息」,因為媒體不僅承載訊息,媒體本身也是訊息。在傳播領域可以引申為「媒體才是訊息」,因為只有媒體承載的訊息才是訊息,非經媒體承載,就不能成為訊息,因而社會主義批判理論對媒體霸權現象,頗多著墨。
接著他在第七段又說:
.......十九世紀及二十世紀所有平面及電子媒體都是高度資本及技術密集的事業體,所有訊息必須透過媒體的傳播,才能產生影響力,所以這兩個世紀都是「媒體即訊息」的時代。
第八段繼續:
......跨越空間及國界限制的訊息交換能力,使個人可以達成超越大眾媒體的傳播能力,因而訊息本身就可以成為媒體,麥克魯漢「媒體即訊息」的理論徹底顛覆,二十一世紀是「訊息即媒體」的時代。可是,政府的傳播政策思維,還停留在二十世紀。
第九段:
.......在「訊息即媒體」時代,只要人民感覺政治力有操控媒體的企圖,就會引起人民的反感,在扁平化的網路世界,更將徒勞無功。
第十段:
........政治開放後,人民用訂報權及遙控器迅速顛覆市場結構,進入「訊息即媒體」時代,面對扁平化的網路世界,人民既可以自己製作內容,更可以非常容易地利用網路傳送,並產生影響力,大眾傳播媒體已不再是「文化霸權」。那麼,縱然政府操控了大眾傳播媒體,仍然無法控制個人在網路傳送的訊息,最終徒然突顯了政府傳播政策的愚拙。所以,規劃傳播政策的官員們,請先瞭解二十一世紀的網路世界吧!
讀過McLuhan的人想必都知道戎先生文章的問題出在哪了。McLuhan說的「媒介就是訊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是一種「人類感官」上的本質,和媒介新不新沒有關係,對他來說,所有的東西都是媒介,草紙是媒介、石碑是媒介、網襪是媒介、斧頭是媒介、甘迺迪是媒介、路邊的狗屎也是媒介;如果把傳播研究最在乎的「內容」當作水來看,媒介就是容器,McLuhan認為水裝在哪裡都是水,容器不同會讓我們看到水的不同形狀,但是傳播研究卻很少在乎容器的影響,只在乎千篇一律的水:暴力、色情、刺激、衝突、娛樂....

沒看過有人把麥克魯漢歸類為社會學家,畢竟他學的是英美文學、文學批評,研究的是傳播理論,還和社會學家鬧的很僵,所以戎先生第三段開頭的介紹就有點問題。後頭戎先生自己說「在傳播領域裡可以引申...」的說法我從未聽過,把閒雲野鶴般的McLuhan和入世的媒介批判論者放在一起談也顯得很古怪。

第七段的謬誤承接第三段,我再重申一次:McLuhan的媒介即訊息不是這樣解釋的,19.20世紀才有「媒介即訊息」的說法前所未有,我希望也後無來者。

第八段真的很「顛覆」,戎先生的「訊息即媒體」論把我嚇傻了,我看不懂,所以第九段在講甚麼我自然也無法理解了。

從第十段可以看出戎先生真的對自家東森的業務「很不清楚」,而且好像又把「文化霸權」(hegemony)的概念搞錯了,文化霸權講的是意識形態的話語權爭奪,霸權無所不在,大眾媒體只是整個形構中的其中一環。最後,戎先生對於網路世界的動態似乎也有點遲鈍,因此太過樂觀,這倒讓我好奇東森旗下的有線電視系統和亞太寬頻未來會否遵守網路中立(network neutrality)的原則。

好吧,我也樂觀一點好了:從正面來看,戎先生這篇文章也是一個扁平化網路世界的好例子,起碼戎先生自己體驗到了(如果他有機會看到我這篇的話)。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3 | Comments (0)

2006年02月05日

落人口實的宗教激情

這篇寫的不錯,雖然標題(白痴伊斯蘭教徒)下的很聳動,但是作者以同樣身為伊斯蘭教徒的觀點來規勸他的同胞們,並且把事情始末講述得很清楚。

對我來說,宗教唯一的堅持只有「與人為善」,聖人先知絕不會為了自己的名聲是否遭到侮辱而大動肝火。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都以寬恕作為至高美德,佛教更是倡導四大皆空;老師們都說了「放下、放下、放下」,「捨得、捨得、捨得」,可是信徒們就是不聽嘛~(摔筆)!不聽那宗教有甚麼用呢?不聽那要那麼多會員幹嘛呢?

反宗教的原因就是因為總是會有人搞不懂宗教真正的價值,而且也總是會有人拿假的宗教價值來欺騙、操弄人群。

...Once again the name of ordinary muslims are being dragged through the mud because of a small bunch of zealots who cannot see the beyond theirown noses. Screaming and shouting about 'art' which is offensive only pushes it into the public arena and gives it unwarranted publicity.(by Shapps)
西方媒體的框架再次愚蠢地侷限在「言論自由」與「宗教自由」孰者為高這種永恆無解的衝突性議題上頭,目的當然還是為了增加收視率與點擊率,並且有意無意地將此爭議轉變為西方與東方的鬥爭,在他們報導伊斯蘭的同時,也「遮蔽」了真正的伊斯蘭。

一幅漫畫或許傷害了少數人心中的先知形象(先知自己都不介意了),但是一場焚毀大使館的抗議透過國際媒體報導出去,可以讓整個伊斯蘭社會都背上污名;何者傷害比較大?想想吧,伊斯蘭信徒們。

ps. 我想吳宗憲現在應該很高興他早早就道歉了...

延伸閱讀: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urning Butter
BBC 中文網 | 國際新聞 | 漫畫風波事件一覽表

FEB. 11 update:
說笑話的時機

在一份聲援《日耳蘭郵報》的全球網上聯署聲明裏,就處處可見這種簡化的危機趨向。通篇盡是「我們西方民主社會」與「伊斯蘭」兩種名詞的對立,無處不強調民主社會是如何珍惜言論自由,伊斯蘭的死亡威脅又是多麼可怕。這種措辭手段不止把事件描述成西方和伊斯蘭的對立,使得言論自由的民主社會與一種宗教信仰顯得誓不兩立;更把發出死亡威脅的部分激進分子擴大成了整個伊斯蘭社群。這類思路與布殊發動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時的藉口何其相似?又和新納粹主義常用言論自由
作為理由辯護

遭《日德蘭郵報》拒刊的耶穌漫畫
斯勒指出,3年前,他收到當時的《日德蘭郵報》編輯楷澤(Jens Kaiser)的電郵,指出「我想它們(指揶喻耶穌的漫畫)會激發強烈的反對(provoke an outcry),因此我不會採用它們。」斯勒對此表示不滿,他說:「我的漫畫作品,顯然沒有冒犯任何閱讀到它的基督徒,可是仍不獲刊登。因為編輯覺得它們會掀起一般讀者的反對,而不一定是基督徒。」
我的感想:言論自由和宗教價值都被濫用了...西方媒體是粗心還是故意,看樣子很清楚了;伊斯蘭的少數暴力份子是為了護教還是為了護己,也很清楚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20:29 | Comments (5)

Pili Wulin Warriors!



我沒看過幾集霹靂布袋戲,但是由霹靂改編的漫畫我大概都看過了,也粗淺地知道主要角色之間的愛恨情仇。我認為霹靂真的很認真,敢砸錢、有膽識、不斷創新,是我喜歡的資本主義作風!雖然在劇情上也有狗尾續貂和無限計中計的毛病,但還是希望這次「進軍」美國市場能有不少斬獲,讓霹靂和皮卡丘一樣在美國變成社會現象吧!(有點難度...)

我倒是覺得,葉小釵改名叫做Scar我還可以接受,但是為甚麼要讓他開口說話呢?美國人不能忍受沉默無言的角色嗎?配樂改成搖滾和Hip-Hop也有點矯揉造作就是了。

Welcome to the Wulin Warriors Universe!
Welcome to CartoonNetwork.com!
霹靂布袋戲 「打」進美卡通台
霹靂布袋戲 攻進美卡通頻道:台灣偶戲上週末黃金檔
霹靂布袋戲真人版

Posted by portnoy at 14:29 | Comments (1)

2006年01月26日

王榮霖先生 我也有話說

不過我和您以及您的恩師龍應台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我要說的話很短,那就是你文章裡頭這段話是放屁(粗體字尤其臭)。

原因很簡單,眼下台灣,正有兩股力量進行一場「上」與「下」的競比,而很多台灣人相信,馬英九代表著「上」的力量,也代表著台灣仍有未來的希望,因為「經歷過野蠻,我們不得不在乎文明」,如果毀了馬英九,等於是毀了台灣


中時部落格-新聞線上-龍應台老師 我有話說

update:
牧熊子在中時那裡回應我,他說雖然馬英九不是聖人,也不是神,沒有不能取代,但是馬英九有幾個「優點」:守法、誠實、清廉.....這也難怪了,既然胡錦濤都成了國民黨青年團人人應該仿效的對象,馬英九當然可以有這些優點.......

Posted by portnoy at 18:07 | Comments (1)

2006年01月19日

十大吸血鬼?

「....經統計後,我們發現最惡劣的銀行依序排名分別為

1.台新銀行22%:廣告打得真的很兇....
2.中國信託12.3%:原來財富人生規劃就是沒有財富也沒有人生所以不用規劃?
3.花旗銀行11.8%:早就幫你準備好紅包囉~其實白包也幫你準備好了....
4.國泰世華10.7%:原來就是這幾家啊....

5.渣打銀行10.2%:台灣分部只有一位秋美小姐?

6.安泰銀行9.7%:那麼多家還排在第六名?

7.萬泰銀行9.2%:XD,firefox一開就當....
8.中華銀行7.1%:沒什麼資料的網站...
9(兩家並列)友邦銀行6.1%、聯邦銀行6.1%:友邦銀行真厲害,連網頁都沒有...聯邦也很屌,很會發卡。

11.荷蘭銀行5.6%:最後一名...加油吧!原來梵谷卡是你們家的...

資料來源:苦勞網
------------------------------------------------------
其實不關我的事,因為我一張卡都沒有,只不過有個排行榜還蠻有趣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13:29 | Comments (5)

2006年01月18日

誰是接班人

好,我理想中的人選是詹仁雄!不過這樣他就得把手上幾個節目先停掉...他大概也不願意。張小燕或嚴長壽好像也可以。

反正開放各界薦舉,宅男界應該也有資格吧~~來個林志玲好了!

公視基金會:華視總經理人選將避免政治酬庸

「陳春山說,未來華視的總經理人選,必須符合社會期待,華視總經理的學歷不是重點,但必須具備企業化經營的理念,有媒體經驗,也必須有創意和熱情,更重要的是具有公共價值體認,歡迎社會各界推薦適當人選,為了避免政治酬庸,將不接受政府推薦。」

「關於公視與華視將來的分工與定位區隔,陳春山說,農曆春節過後,將透過三場座談會進行討論,歡迎所有關心公共廣電集團發展的民眾參與座談。」

以上推薦人選帶點胡鬧,不過我希望未來華視的總經理是個很有活力、很有號召力的媒體經營專才。到底有誰適任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15:16 | Comments (4)

2005年12月15日

超爆笑影片分享!

這個標題有沒有很芭樂!

但是華視這則新聞實在太搞笑,幹掉阿海戰歌了!

江霞到底有沒有干預華視新聞部呢?哈哈!!!!這則新聞就是證明啊!更搞笑的是去訪問鄭自隆和金恆煒來幫江霞背書!

以下是華視的新聞稿:

媒改社無限膨脹報紙放話恐觸法

  今天,一個簡稱媒改社的組織,發表了一篇涉及人身攻擊的新聞稿,抨擊華視總經理江霞不適任現職;華視決定保留法律追訴權

  媒改社全名媒體改造學社,成立於2003年5月4日,前身是無線電視民主化聯盟,也只有一年的歷史,成員大都是沒有新聞或傳播實務經驗的學者,同時對於媒體研究,也不過是才起步而已,因為他們連正教授的資歷都沒有,大多是助理教授級。不過,由於媒改社善於自我宣傳,這一兩年來,所發表的言論經常被任職媒體的學生引用,因此,自我膨脹到干預人事的地步,所引用的資訊也未經查證,完全不符新聞原則。華視歡迎任何對華視所製作的新聞或節目提出評論,但也請評論者僅守分寸,對於狀況外的實務以及人事問題,不要無的放矢,以免引發不必要的訴訟。(黃韻玲 黃翊真)
(2005/12/15 19:45)

涉及人身攻擊的新聞稿?是這篇嗎?,請告訴我哪裡有人身攻擊....我想大概是指這一段吧:
「....最後,由於近年來政府所派任之華視經營團隊,在政治立場與內部管理上,都有不適任之爭議事件發生,因此媒改社主張,華視公共化過程中,撤換官派董事的同時,也應撤換總經理。有關華視總經理江霞企圖將董事身分由政府法人轉為自然人法人之傳聞,我們表達強烈的反對,同時主張華視高層立即停止任何重大公司決議,進行看守工作,維持華視內部穩定運作。」

好吧,我們在公堂之上假設上面這段話有人身攻擊好了,那麼攻擊的是江霞還是華視呢?怎麼保留法律追訴權的不是江霞而是華視呢?華視上上下下那麼多員工難不成都是江霞的奴隸嗎?這和基隆市長選後算帳的作風倒有點類似。

成員大多是沒有新聞傳播實務的學者?真是完全沒頭沒腦的指控,拜託,先來求證一下有多少現任或是轉職的編輯、記者再來寫新聞可以嗎?就我所知,反而是幾乎都有實務經驗,沒有的反倒少了。而且如果真的要以新聞傳播實務來唬人的話,我真不知道江霞的新聞傳播實務在哪裡。

媒體研究才起步,連正教授的資歷都沒有?翁秀琪、馮建三不認識就算了,反正學者本來就沒什麼名氣,更可笑的是這「資歷」說詞竟然和當初泛藍質疑衛星換照委員的理由如出一轍!藍綠果然是一家人。

媒改社善於自我宣傳?這個就和我有關了,我每天寫blog大概就是媒改社的「自我宣傳」吧,我負責貼聲明稿到媒改社網站上大概也是「自我宣傳」吧,媒改社的自我宣傳最大禍首竟然是我這個負責打雜的!?真是擔當不起~~

任職媒體的學生?誰啊?媒改社的意見不能報導嗎?反倒是我們的意見常常被扭曲才是真的吧。

自我膨脹到干預人事?如果真的能干預的話就太好了,可惜我們還沒有江霞那麼脹,和總統關係沒那麼好;一方面說我們沒地位沒經驗,另一方面又說我們有能耐去干預人事....是怎樣?

引用資訊未經查證?不符新聞原則?聲明中說的很清楚了啊,我們反對這則「傳聞」,如果江霞也反對,應該要和我們站在同一邊吧!不過看這個態度...好像是反對我們的反對啊!最後,華視才是新聞媒體,我們是社運團體,你們到是說說看,你們這則虎爛新聞有求證嗎?

最後還用警告的方式來嚇唬我們,真是老梗!

另外談談影片中兩位背書者的話好了。鄭教授說的我大致同意,不過卻是忽略事實的說法,而且聲明中也沒談新聞自由啊,鄭教授只怕是被記者誤導了。金總編希望媒改社多談制度面,不要只看人事面,這我也同意,而事實上聲明當中也只有我引出的那一小段提到江霞,其他的部份都是制度面上的建議與要求,比例大概是一比十,金主編您回頭再看看聲明應該就會釋懷了。

新聞字幕上打出「蛋頭學者」四個大字,不知道算不算人身攻擊?大概只有攻擊到江霞的才算是人身攻擊吧。

陳某的「火鳳燎原」中有這麼一段話:
水鏡<士氣論>
貶敵抬己、其法有三
敵將初勝者 貶敵將魯莽
敵將多勝者 貶己軍軍師擇地失當 氣候選擇錯誤
敵將常勝者 貶敵將有勇無謀

改編版本無數,今天可以加上媒改社版了:
貶敵抬己、其法有三
媒改初勝者 貶媒改成立不久
媒改多勝者 貶媒改召委沒有實務經驗,都是副教授
媒改常勝者 貶媒改「蛋頭學者」

.........................怕離題太遠,所以真的分享兩個爆笑的!
超爆笑!訓話的電台主持人
爆笑假ABC與詐騙集團對談!

Posted by portnoy at 23:36 | Comments (6)

2005年12月10日

誰最不希望黨政軍退出媒體

不用懷疑,就是民進黨。

國民黨當然也不希望退出,但是對國民黨來說,黨政軍退出媒體其實影響不大,畢竟除了中視具有灘頭堡意義以外,其他黨營媒體都賠的亂七八糟而且沒多大效用,還不如透過間接的政治與經濟壓力滲透其他商營報紙和有線電視台來的有用,不僅便宜而且效果快,又無副作用(我不是在賣藥)。

但是對民進黨來說就不一樣了,執政之前的訴求,在執政之後統統都成了口號,如今更是不太願意提起的口號。

很諷刺地,民進黨在野的時候呼籲黨政軍退出媒體,主張成立NCC,公共媒體集團,因為他們認為唯有如此才能破除國民黨的意識形態灌輸;可是等到自己執政之後,政府嚐到了掌握媒體的高潮快感,欲罷不能,置入性行銷作了又作,尤其到了選舉期間,新聞局可以像發了瘋似地拼命向媒體買廣告版面和時段來促銷特定政黨,或是剛好在媒體揭弊的時候徹查其資金結構,然後辯稱一切「依法行事」.....

客家電視台和原住民電視台成立是成立了,但是卻分屬政府部門之下,為了避嫌,每年都得用民間競標的方式選出經營團隊,結果卻是越弄越糟,因為政府決定競標結果,得標團隊也沒有長期經營的打算,政商勢力如入無人之境,把客家電視台和原住民電視台弄成四不像,不僅節目品質在營利考量之下打了折扣,政治服務情形嚴重,連最根本的族群關懷與傳播族群觀點,都只作半套,真是難為了台內的客家與原住民員工。

但誰在乎呢?少數的客家鄉親與原住民朋友在乎,媒體改革運動者在乎,關心傳播政策與媒體狀況的公民在乎,但是政府一點都不在乎。最近兩任民進黨新聞局長都說要推動、很積極,但是除了口頭上講講,行政院根本沒有實際作為,民進黨立院黨團也好像就隨便了,除了在NCC組織法上稍見堅持之外,其他的傳播重大政策直如束之高閣,新聞局長反倒是很積極地去辭官拼選舉、鬧新聞趕助選,或是喊一些新口號,例如「一年國片產量要達百部」之類的空話。

兩則最近的新聞恰巧點出這個困境:一則是泛藍立委決意凍結原民台的預算,一則是客家台明年的經營權被程咬金東森得標(原為公視得標)。前者必然,因為原民台在選舉期間的偏頗報導的確惹人非議,後者突然,因為在公視得分較高,大多數評審也較屬意公視的情形之下,竟被東森拿走經營權,啞然!

更荒謬的是中國時報林淑玲記者今天這兩篇報導:釋股大限將至 台視華視高層搬風 暗潮洶湧壯大公視集團 NCC卻管不到,內容錯誤百出,簡直可以拿來當作挑錯遊戲的文本,一篇報導能出那麼多紕漏已經讓人擔憂,同樣水準的文章一天竟然兩篇,更是難以置信,到底是哪來的記者前輩啊?

媒改社從來沒有說過華視民營化,台視公共化的說法,怎麼不知不覺,在林記者的筆下已經成為「政府高層注意之事」,而且還有江霞呼應?文中「新聞局官員」、「媒改社成員」的頭銜滿天飛,試問這種來源有必要隱瞞嗎?怎麼看都是在辦公室裡隨便拼拼湊湊寫出來的奇幻文學!再者,公視董事會甚麼時候有所謂「一定的政黨比例精神」了?更何況要是依照政府的預定作法,僅將華視公股捐贈給公視,而非百分之百持股,華視根本不能也不會有甚麼實質的改善;不重視真正的問題,卻一直在報導裡扯政治八卦,無聊至極。

接著,NCC管不到公視就管不到啊,公視自己有公視法, 人事組織本來就不屬於NCC管轄範疇,林記者簡直是把公視當成國家電視台了,天啊!公視成立幾年了啊,怎麼還會有記者的公共概念如此欠缺?!政府手握媒體集團是現實,我剛剛也罵過了,但是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交給NCC,而是趕快成立公共廣電集團,否則才真的是憑空多出好幾個政治力高度介入的國家電視台。

「扁政府結合部分學者推動多年的公共化政策...」這句話也有問題,好像主導人是陳總統似的,而媒改社只是「幫凶」,把公共化說得好像是甚麼卑鄙勾當似的。還有,江霞等人跑出來組助選團到底是怎麼影響「社會對公共化的觀感」了?語焉不詳,特定立場卻濃的不像樣,林記者,您到底要表達甚麼?


(本部落格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

12.29 update:
斷層的媒體改革之路--也談黨政軍退出媒體
這位不知道讀哪間新聞所的阿曼學姐.....您引用在下拙文雖然讓我很高興,但是....是否可以給一點credit呢?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9 | Comments (14)

2005年11月25日

國民黨給我的回信

國威先生:

先生寄給馬主席的信中表示:「建議本黨參考媒體改造學社的NCC組織主張」一事,已經交給本會辦理。對 先生對本黨專注NCC案及對本黨期許的情懷,謹致深切的敬意與謝意!而本黨在NCC組織法研擬過程中,依多數媒體的建議及觀點,提出本黨版本。本黨從公開徵求NCC的委員人選,到確保其獨立、專業,及建構良好的媒體生太,來住成媒體的正常發展。

耑此覆謝
敬祝 時綏

政策委員會 曾永權
敬啟

執 行 長
九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
感想:錯字可以少一點嗎?

至於內容.....我懶得多說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9:24 | Comments (6)

為什麼韓國農民要自焚






WTO





2005 12 14 update補上一些討論:
到底在反什麼?
楊儒門與WTO

Posted by portnoy at 02:12 | Comments (19)

2005年11月21日

[媒觀聲明稿]拒絕染色!讓原住民發聲!

拒絕染色!讓原住民發聲!

我們對原住民電視台「選舉節目」的批判與建言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2005/11/22~


選舉將至,許多媒體紛紛推出「選舉節目」炒熱選舉活動,或為特定候選人加溫造勢。「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簡稱「媒觀」)「原住民媒體觀察小組」觀察「原住民電視台」(「原民台」)近日表現發現,原民台在選舉議題的呈現上,不僅未能突顯原住民主體與觀點,促成不同政黨之原住民政策辯論,反倒成為政府及政黨宣傳的管道,嚴重喪失族群頻道主體性。

「媒觀」發現,原民台雖在各節新聞播出「部落廣場」節目,邀請縣市長候選人在兩分鐘內說明其原住民政策,但卻只淪為各自表述,甚為可惜。原民台不僅未能從原住民觀點檢視候選人政見,甚至透過「選舉節目」為特定政黨候選人造勢。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觀察指出,11月9日上午10:00-12:00原住台連續兩小時SNG全程轉播「謝揆溫暖部落 贈液晶螢幕」活動,其後,更將謝院長幾次拜訪原住民部落行程剪成一小時「謝院長關懷原鄉系列報導」,多次重播,原民台已成為政令宣導與公關頻道。同時,11月13日下午3:30至8:30,原民台連續轉播兩場民進黨籍縣長及原住民縣議員候選人造勢活動,有為特定政黨造勢之嫌。

選舉進入倒數計時,本會呼籲「原民台」應拒絕染色,強化族群主體性,避免成為特定政黨宣傳工具,本會針對原民台未來「選舉節目」提出三點建議:

1. 原民台不應淪為政黨傳聲筒、選舉造勢工具。

2. 原民台應強調原住民主體性,從原住民觀點報導選舉新聞。

3. 應著重於候選人之原住民政策,促成原住民政策的辯論

記者會出席人員: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舞賽(籐文化)
Tzama曾興中(排灣族,台大法研所研究生)
魏玓(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

Posted by portnoy at 20:48 | Comments (4)

2005年11月20日

國親提名的NCC委員...

只有一個感想:不要把台灣人當作白痴。
-----------------------------------------------------------

國民黨核心人士強調,由於新聞局強勢壓制媒體的作為,使得民眾希望的NCC委員特質是「威武不能屈」,但其實經過謹慎立法過程後,任一政黨企圖透過NCC以行政壓力逼迫媒體就範已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國親目前界定的NCC委員特質反而是「貧賤不能移」,能在未來電信、數位匯流的發展趨勢中,挺得住「財團」的壓力,所以類似王建煊等政務官清流者,能獲得國親高度青睞,就是一項指標。據了解,國民黨內是由副主席吳伯雄負責主導委員推薦招募。
--------------------------------------------------------------------
以上完全是瘋話,和事實剛好相反。只要看看下面的人選就知道為什麼了。
--------------------------------------------------------------------

國親兩黨則可能將目標人選指向官聲不錯的前朝政務官。據了解,前財政部長王建煊是泛藍積極鎖定爭取的人選之一。至於前新聞局長趙怡,因學經歷俱佳,也盛傳是人選之一。

相關人士指出,包括台大新研所教授張錦華、台大法律系教授出身的賀德芬,師大傳播所教授胡幼偉等人,都是泛藍希望接觸出任委員的熱門人選群。
--------------------------------------------------------------------
東森萬歲!!!!
把S台開回來吧,順便把A~Z台都補齊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4:37 | Comments (3)

2005年11月13日

[轉貼]非常光碟的真相與假象(by魏玓老師)

只是想見證一下歷史的高度重複性....
--------------------------------------------------------

◎魏玓

兩張名之為「非常報導」的光碟片,在台灣引起高度的政治和社會關注。大眾媒體再度陷入「有話題報到爆」症候群,大篇幅地報導這個由小眾媒體引發的風波,不管觀眾是不是看到想反胃,也不管是不是還有更值得報導的新聞,只忙著帶動整個社會進入神經緊張的狀態,似乎「誰」是真正的製作人,已經成為唯一重要的問題。其實,是「誰」並非關鍵,整場風波所浮現的一些真相和假象,才是值得我們釐清和關注的。

真相VS.假象一:「非常報導」裡的台詞與論述,被不少人認為是低俗的謾罵或詆毀,或用宋楚瑜的話來說,「下流」。確實,光碟裡的用詞粗俗,也有不少對女性的歧視;對於特定人物的批評,流於情緒化;大部分舉出的所謂證據,也很薄弱。總歸一句話,不是什麼理想的公共溝通論述。

不過,這樣的批評,似乎對照的是主流媒體的優越,其實正好相反。仔細瞧瞧,上面那些對於「非常報導」的評斷,有哪一樣不適用於目前主流的電視政論節目?他們大部份不都是充斥著情緒、臆測、歧視、詆毀的修辭?在我看來,兩者之間並無實質差別,不同的只是他們的風格:一個是市井小民的直爽草莽風,一個是「所謂專家」的道貌岸然風。

真相VS.假象二:也是因為上述的原因,不少人支持或至少是體諒「非常報導」所為,一如署名的製作團體名稱「媒體革命後援會」,是對目前主流媒體生態受到特定政治或商業勢力控制的反撲。毫無疑問,媒體環境需要改革,但是,「非常報導」的論述邏輯既然與主流媒體無太大不同,改革的意義也就大打折扣。

再者,光碟的目標昭然若揭,很顯然是要反擊某些「泛藍」的人物與論述,跟改革媒體實在沒什麼關聯。況且這份光碟的製作,絕對不是一般民眾可簡易完成的,製作和出資的人,不太可能是什麼弱勢者。在當今的媒體場域中,真正弱勢的,並不是「泛綠」、「愛台灣」的政治論述,而是「非政治」、「非綠非藍」的社會民生問題論述。真正需要幫忙討回公道的,並不是「泛綠」的政治人物,而是那些處於失業和貧窮焦慮之中的廣大平民吧。

真相VS.假象三:新聞局日前宣佈「非常報導屬公共論述錄影節目,可以不用送審」,引起爭議。「非常報導」內容難稱公共論述,此處不贅。有些評論質疑,這根本是替「非常報導」量身訂做的規定,假設今天「非常報導」批評的是「泛綠」的政治人物,新聞局也能出面保障其言論自由,才是真的言論自由。其實這根本不用假設,正如前面所述,主流媒體裡面一大堆的臆測和無的放矢,大部分都站在「泛藍」立場,新聞局可是「一視同仁」,從來沒管過。

新聞局當然是該罵,不過錯不在此。新聞局不該管公共論述內容,殆無疑義,但是我們的媒體環境,根本無法提供有效形成「公共」論述的空間和資源,商業邏輯和政治偏見主導媒體生態,才是問題癥結,才是新聞局最大的施政缺失。就這個層面來說,新聞局不是管太多,是管太少。

老實說,現在不但製作人是「誰」沒那麼重要,被「非常報導」批評的政治人物,大概也不是真的那麼在意裡面論述了吧?當前的台灣媒體謾罵、煽情、不理性的「不公共」特質,這些政治人物不僅應該習慣了,其實有不少人正是這種環境的受益者。從「非常光碟」的出現與形式、大眾媒體對該事件的過量報導、政治人物趁勢窮追猛打追求曝光率,到政黨勢力對爭議隔山觀鬥趨吉避禍,所突顯的,正是台灣媒體環境亟需進行「公共化」改革的事實。

------------------------------------------------------------

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 非常光碟

■ 謝以思

同樣被影射有桃色事件,陳哲男對爆料媒體提出告訴,桃園縣長候選人朱立倫選擇破口大罵,馬英九並將此事誇大成「台灣之恥」。事情發生在陳哲男身上,眾家媒體加以引述,發生在朱立倫身上,這些媒體卻不以為然。

我實在看不出「非常光碟」和TVBS有什麼不同?同樣證據有限,同樣誇大抹黑,為什麼「非常光碟」就必須查扣,而TVBS不必,負法律責任?為什麼TVBS是言論自由,「非常光碟」就必須被打壓?

有誰能夠告訴我答案?(作者為醫師)

--------------------------------------------------------------

這位醫生問的非常好!其實啊,只要不要執著於「光碟」就沒問題了。直接把內容放上網,誰也不能查扣!

很弔詭吧,但是這是事實。我樂見這次的非常光碟在網路上現身,然後被任何人燒成光碟,讓任何想看的人都看到。查扣的行為來自於第三人效果的影響,我卻不認為台灣選民判斷是非的程度會比政客差。

如果這樣的內容可以取信於選民,那我也沒有話說,雖然我覺得這樣的東西對綠軍反而是傷害。

不過可別再說非常光碟是媒體改革了,擔當不起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14:44 | Comments (0)

浪淘沙:實至名歸的好戲

首先要恭喜浪淘沙全體工作人員!你們的努力與付出在這次金鐘獎得到正確的肯定!勇奪五座大獎~~

浪淘沙

浪淘沙第一次在民視首播時我沒來的及看,後來在公視重播到中間的時候我才加入,十分後悔沒有從頭開始看。我大概看了六七集,每一集都看的意猶未盡,每一集演完我都要聽完片尾曲才甘心(浪淘人生和孤戀花兩首歌我都是每次聽每次雞皮疙答掉不停),好戲配上好歌,威力實在難擋。

順帶一提,浪淘沙其中一位導演就是大愛「草山春暉」的導演:鄧安寧,在這裡也要預祝他明年金鐘獎可以靠草山春暉拿到最佳導演獎。(今年最佳導演是霹靂九皇座的王嘉祥導演...讓我挺有興趣的)

這裡對浪淘沙有詳細的介紹:
【大河】《浪淘沙》
當然也有反方意見:
對浪淘沙失望

ps. 有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侯孝賢「最好的時光」和浪淘沙都分成「青春夢」、「戀愛夢」、「自由夢」三個部份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7 | Comments (10)

2005年11月12日

混淆的價值觀

Blasts在勞工支持軍公教18%優存?一堆爛理由一文中發表了他對十八趴改革的看法。最近有關的報導很多,但我對這個議題實在是徹底的門外漢(都還沒工作呢...),也就都隨便看看就算了;blasts這篇可能是我在blog上看到的第一篇十八啪評論,本來想抱著學習的心情來仔細閱讀,可是看著看著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以下的看法純就「價值觀」這個虛無飄渺的東西來談,和十八啪無關(因為我還是不懂)。

Blasts的第一個論點是:反改革者常常質疑改革的時間點與動機以保護既有利益。我的問題則是:所以改革的時間點和動機不能被質疑囉?不然就是反改革落後思想兼既得利益擁護者嗎?其實重點應該不在於質疑甚麼,而是在於質疑的有沒有道理。在我來看,動輒把反改革者的論點都當成是陰謀論或是既得利益者的反撲,對於深入討論並沒有任何助益。

Blasts的第二個論點是:民主政治本來就是靠著選票壓力來逼執政者改革,選前自然是選票壓力最重的時候,所以不管提出什麼改革人民都要歡迎。我的問題是:改革的內容不重要嗎?改革如果傷害人民,難道因為是在選前提出的所以就該支持嗎?改與不改應該是以人民是否能受益來作判準吧。

Blasts第三個論點是:政治人物的誠信是爛理由,立委如果原本反對人民支持的政策,那麼人民難道還要讓他繼續「誠信」下去嗎?我的問題是:用誠信這兩個字去形容一直作錯事的立委適當嗎?反對人民支持政策的立委怎配的上誠信兩字呢?不該說要他「背棄誠信」,而應該說要他「知錯能改」吧。而如果一名立委本來支持人民的立場,維護人民的利益,後來卻背信,難道不該受到譴責嗎?

我對Blasts該文的解讀或有疏失與謬誤,請不吝賜教,我絕對虛心學習。
--------------------------------------------------------------------------
延伸閱讀:blasts:對portnoy的回應

感謝blasts的回應,我清楚不少,但還是有一些地方要向您討教:

我的想法是:一篇文章必須要在邏輯上有說服力,數據引用才有意義。而你的文章裡有幾處讓我覺得邏輯(我之前說是價值觀)上難以被說服,雖然有可能是我解讀錯誤,但我還是寫了篇文章就教於您。

我的文章一開始也說了,我不談18啪,因此如果您認為您文章裡的論點一定得結合這個議題的脈絡來看的話....那也沒關係。另外,我不認為我提出來的問題會「無窮盡地談下去」,釐清一下邏輯和觀念應該不用太多時間。而如果邏輯不清楚,之後的討論也不會有甚麼助益。

第一點,我們當然必須想要也必須要知道反改革者有沒有其他反對的理由,但是這並不代表質疑改革的時機和動機不重要,或一定是錯誤的吧。在同樣的立基點上,改革者,尤其是當權者,更應該徹底交代清楚改革的動機與目的何在,不是嗎?

第二點,我必須要修正我的用語,我用人民兩字其實代表的是整體社會。而整體社會是否能受益,要看改革政策能否以最小的傷害傷害最少的人,並且在可見的未來彌補這些傷害。而您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那就是選前提出的改革難道就該一律支持嗎?

第三點,其實問題出在你與我對於誠信這個字詞的執著程度不相同。我不認為可以拿誠信去形容對金主磕頭乞討、貪污腐敗的立委,這只是讓誠信兩字喪失意義,並且模糊是非罷了。站在社會整體利益這邊的立委當然可說他堅持誠信與知錯能改,表揚有何不可?至於黑道的仁義本來就是誤用字詞與自我陶醉最好的示範。

政治人物連誠信都沒有了,還有甚麼好承諾的呢?如果連這點基本的要求都是奢求,社會運動要怎麼施力?

但我同意您最後所說的:道德價值觀成為主打的議題時,對改革並無助益。但是道德價值觀一定得先搞清楚,之後的討論才有意義。
----------------------------------------------------------------------
blast第二次的回應,非常感激!

我的回應如下:

讓您「頭大」(我的解讀是很煩的意思)決非我的本意,我也不想替軍公教辯護甚麼,請相信我。但blasts您兩次不厭其煩地仔細回應我的疑惑,對我來說是很榮幸的,我也非常感激。

我所謂的徹底交代清楚,其實意思就是改革者要在改革之前就把改革的原因與可能帶來的結果交代清楚,這應該是掌握資訊與資源的當權者的義務與責任,讓所有人都可以就這些資訊來判斷改革到底有沒有道理,有沒有必要。我想這點你我應該沒有歧見,但這也不是我原本的問題,我原本的問題是:「就算只」質疑改革的時機與動機,為何不行呢?我刻意一直不舉例,只是想釐清這個問題。如果要舉例,我認為TVBS風波是個例子(您可以不同意)。至於自由時報的論點是歷史必然論,也就是說,因為之前有很多既得利益反改革者都只質疑改革的動機與時機,所以以後所有質疑動機與時機的人都成了既得利益反改革者,而他們這種行為都是沒有辦法之下的辦法,這種推演就讓質疑動機與時機變成不該作也不能做的事了。而我認為,改革的動機與時機不能與改革的內容分開來。

至於第二點,我了解您的想法了,我也完全同意改革的實質內容才是重點。之前是我的疑惑是我誤讀所造成的誤解,不好意思。

不過我還是要說:我真的沒有假設軍公教18啪是正當的,或是符合社會正義的。我從頭到尾都不談也不夠清楚整個議題脈絡,所以您舉的例子我還是不回應了,不然我只是胡說八道而已。

「整體社會」的用詞還是不夠精確,也無法傳達我的意思,再次抱歉。我並沒有要掩蓋甚麼內部衝突,我想講的是社會會不會因為改革而變得更好?有的改革可以兩全其美,有的改革不免會削減或是傷害任何一群體的利益,但是只要最終預期的結果的確會使社會變得更好,那就改吧!但是該不該彌補利益被剝削的團體呢,我覺得應該。您認為軍公教18趴的改革是恢復正常或是符合社會正義,並非負面的傷害,所以不需要彌補,如果您的前提是正確的,那我就同意您的推演,而我對這個前提並不夠清楚,所以不多加判斷。

只要是給立委錢吩咐立委辦事的我都泛稱為金主,大小有別無妨。而您舉的例子已經回答您的問題了:像這種清廉但是笨又無能的立委,當然不是說他沒誠信,只能說他笨啊。而身為選民,若明知他許下這種矛盾諾言,還支持他,選民也笨,這就和誠信無關了。但儘管許下愚蠢的諾言,最後選擇去實踐其中一項能為整體社會謀最大利益的諾言,那也足夠彌補了。

至於您後面所說的我完全認同,也學到很多,除了黑社會的部份,因為我覺得當時的遊俠應該是現代的社會改革運動者,至於現代的黑道我沒認識半個講仁義的,除了賣內衣的以外.....XD

對我來說,這次討論已經將我對道德價值觀的疑惑解開了(我還蠻容易滿足的嗎),之後的論述我想就已經有意義了--也就是說我比較懂了啦。

可能我對誠信這兩個字特別執著吧(和郝柏村沒關係),大談誠信的人很多,但沒有實質作為依舊配不上這兩個字,我是不會說一個混淆是非的人很有誠信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6 | Comments (7)

2005年11月10日

造成恐懼的並不是傷害本身

.....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要面臨傷害(應該是刃牙II的台詞)

另外還有一句話:害怕來自於不了解(出處不明)

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人性。
法國少年vs法國政府,詩人vs行政院長,教師vs新聞局長

順便回答我自己之前提出來的問題:習慣於不信任的後果就是互相毀滅

Posted by portnoy at 13:54 | Comments (1)

2005年11月09日

姚文智,你真的做錯了

我現在很氣,而且很忙,所以想法過了明天再補上。

延伸閱讀:
姚局長:新聞局對TVBS事件主要考量為法律規範及保護本國影視產業發展
放屁!

十一月嚴正抗議!
抗議啦!

RESIGN,姚阿強!
Resign!NOW!

Posted by portnoy at 01:28 | Comments (12)

2005年11月06日

數位論壇的經濟鴻溝

2005台北國際數位廣電影視論壇...............大喀雲集啊~!!

孫正義都被找來了,也難怪這場論壇入場費高的嚇人--新台幣3500圓整!!看樣子是產業界專屬的派對了。窮學生還是乖乖蹲圖書館好了。

不知道有沒有那位blogger會去(Schee?),有的話請多多分享啊。


延伸閱讀:

台北影視節 全方位打造台灣影視產業


中央社台北六日電

涵蓋電影、電視、廣告、動畫等元素的「台北影視節」十日登場,五天的會期有影視數位內容展、廣電影視論壇、國家主題日、廣告達人Party、影視創投會等一系列國際盛會,邀請國內外具指標意義的廠商、學者專家來台參與,全方位打造台灣影視產業。

主辦單位表示,今年「台北影視節」最難得的是邀請到日本軟體銀行總裁孫正義,他將於十一日下午四時在台北君悅飯店專題演講「寬頻時代數位佈局的致勝策略」。

十日到十一日舉行的「台北國際數位廣電影視論壇」則是邀集到台灣、美國、日本、南韓、芬蘭、中國、新加坡、義大利學者專家,以數位為為主題,延伸到設備、內容、電影等應用進行大師級的對談。地點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以影視交易為主的「台北國際電視、電影暨數位內容展」十一日到十三日在世貿三館舉辦,以匯流為概念,邀請大眾傳播媒體、電信網路、資訊產業等業者共同參與,使內容、平台、技術能真正產生匯集及交流。九十六家廠商設有兩百五十二個攤位參展,其中三十二家來自海外,有五十一個攤位。

「廣告達人Party」十日在紅樓劇場舉行,回顧六0、七0、八0…年代的經典廣告名片,向幕前、幕後的資深廣告人致敬。

另外,十三日、十四日在六福皇宮飯店有台灣影視創投會,分「創投研討會」及「影視製作企畫案公開發表會」兩部分進行,重頭戲是二十一家海內外影視創作企劃案將在會中發表,爭取投資。

【2005/11/06 中央社】

------------------------------------------

剛剛(23:05)突然發現所辦外頭的公佈欄上就釘著一封這場論壇的VIP邀請函!!!!!!!!

.........於是我就趁四下無人把它拿走了........................

嗯.....要不要上台北去聽呢?免費耶.........!

Posted by portnoy at 19:05 | Comments (5)

2005年11月03日

謝院長應該上網,陳總統應該唸書

謝院長上民視(原誤植為三立)開節目去了,時段還跟2100對打,真有趣。

行政院長透過大眾媒體解釋施政不是不可以(雖然我覺得這個計畫耗時有點長),但若節目中還要插播廣告並不太適當,會有人民要聽行政院長報告還得被賣去看廣告的問題。或許公共電視會更適合承擔此任務,在內容上也可能可以作的更好。不過不管在那一台播出,都應該將全部內容上網,讓人民免費下載,隨時回應,謝院長也可以正式成為台灣第一位當官的vidblogger,要是真的這樣做,那我個人對他的好感度加十。

陳總統則應該多花點時間在卡車裡K書了。

日前總統公開宣示任內不會關媒體,這個宣示其實很不好,畢竟如果媒體真的有問題,依法關媒體並無不可。但是接著總統又說要尊重市場機制,這個就更顯得有點錯亂了,因為外資限制就是要管制市場,保護本國影視產業的經濟利益及文化自主,要是真的可以在這方面尊重市場機制,那台灣大概可以超英趕美,成為最資本主義化的國家了。

延伸閱讀:
今天的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我覺得投書都寫的不錯。除了最後一則的「媒改社敲錯邊鼓」的作者把政治經濟學想的有點太簡單以外,大體上來說蠻值得一看。

作者王正德同學目前就讀政大廣電所。他應該也在媒改社網站上留過言,我也回了兩次,個人覺得能進行這種比較有意義的論辨其實蠻不錯的。

11.8訂正啟事:
之前誤以為謝院長是前往有線電視頻道三立上節目,經過自行查證之後發現並非三立,而是民視,本文特此訂正,並修改先前的言論,並向所有讀者表達歉意。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1 | Comments (7)

2005年11月02日

從科技匯流的角度來看外資議題

針對高捷案件衍生的TVBS外資爭議,或許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科技匯流--來觀察。筆者認為,廣電產業的外資比例限制必須跳出政治、文化、甚至經濟的固有框架,並考量未來網際網路寬頻普及化、數位電視檯面化、閱聽人控制媒介訊息能力極大化等等可能性。

各國廣播電視法規的外資限制目的多半著眼於文化自主及經濟利益,尤其是本國文化及傳播媒體居於弱勢的第三世界國家,或是文化自主性比較高的已開發國家,而在實行上也少有國家針對性。當然,政治上的思想防堵也是限制外資比例的其中一環,但皆並非主要的因素,除了極權國家或處於戰爭時期的交戰國以外,大多不會對特定國家的資本設限或是禁止。

但是針對特定傳播管道的外資比例限制方式逐漸顯得跟不上新時代;這也是廣電三法亟需大幅修改、NCC需要儘快成立並統一事權的原因之一。電視和電腦的科技疆界其實早已消失,目前只是透過人為方式強將此兩種主要的傳播管道加以區隔,一方面是為了區隔市場,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循序漸進以配合閱聽人的習慣。但諸多電腦科技廠商早已於十年前就開始搶食客廳這塊大餅,如今則愈來愈顯得水到渠成:寬頻普及率提高、個人電腦持有率大增、數位電視概念明朗化,再加上閱聽人應用科技的能力愈見成熟,因此電視與電腦合流已成為必然之事態。

但若考量閱聽人收視習慣,最可能馬上合流的應用依舊是單純的觀賞模式,至於網路最強調的互動功能則仍難如此快跨越電腦而躍至電視之上。

網路化的媒介管道意味著不再有頻譜限制、不再有上下鍊及落地權的管控、也不再有國家地域的藩籬;當然,國家如有意願管控,絕對也有那份能力去徹底「掌握網路的大小」,例如對岸的GFW就是個「很成功」的案例。

但就台灣的狀況而言,在數位匯流時代要用傳統方式管制外資已漸漸成為不可能。由於傳播管道聚合及接收裝置技術提昇的緣故,頻譜的限制在可見的未來即將被打破,再加上媒體集團全球化的經營模式,要限制外資不能再針對特定媒體下藥了,就算外國的媒體並沒有主動傳播的意圖,或是為台灣市場特地進行任何內容上的在地化工作,也無法阻止本國民眾透過無遠弗屆的網路取得資訊。

透過p2p傳輸,或是所謂的BT TV,台灣觀眾只要願意,再加上一點點網路技巧,幾乎可以看遍所有歐美日韓主流電視台的節目,即便是冷門的節目依舊能透過小眾的分享,而傳佈到世界各地。影音壓縮技術漸漸被更大的頻寬所替代,而不再那麼重要。合法的管道也越來越多,像是蘋果與幾家網路巨頭;試想:如果iPod的影音店舖對台灣開放,如果google,msn 或是 yahoo video將所有影音資訊放上網,我們該怎麼定義其資本呢?真能找到合適的理由來限制嗎?

當網路成為所有媒體傳輸的中立平台時,外資比例的管制或許就該退場了;在消極且可能無效的管制手段退場的同時,更多的可能性也隨之衍生:閱聽人不再需要被迫購買自己不想看的頻道,而更多的頻道會以更多樣的面貌出現在網際網路上。沒有了外資限制,可供選擇的頻道會如排山倒海而來,但同時,國內的節目生產及提供者就必須脫離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的保護傘,面對生死存亡的危機。節目提供者可以直接透過網路而不藉由掮客之手,但是這也讓這些節目直接面臨消費者的嚴格檢驗,小眾品味及少數人的閱聽權可能就此受到打壓而不見天日。

公共媒體的位置在此時更顯重要,商業媒體在利益最大化邏輯之下,很有可能不再那麼顧慮台灣閱聽人的需求,而漸漸朝向更大的華語市場發展,流行音樂產業已經顯露了這樣的趨勢,因此影視產業的轉向恐怕也不令人意外。公共媒體必須肩負起國家文化傳承的重要任務,並且持續製播優質又能符合本地需求的節目;以台灣的公共電視現況來看,更應該積極擁抱網路,透過各種傳輸管道免費散佈內容,美國的PBS是可以仿效的對象

外資限制終究會成為過去,但是在美好卻又混亂的時刻到來之前,我們必須先強化國內影視製作產業的體質;強化並不是跟隨,也不是模仿,儘管初期的模仿可能在所難免。台灣的影視產業要做的不是以歐美日韓的邏輯去徹底複製,而是要讓具有台灣特色的節目也能夠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閱聽人喜歡。台灣的電影藝術和獨立音樂創作在世界上已嶄露頭角,但卻得不到本地消費者的支持,或許這和人文土壤的深厚度有點關係,但更主要的因素依然是政府進退失據的文化策略。原本的流行大眾影視更該朝向精緻化發展,否則根本無法面對更複雜激烈的競爭態勢。這些並不容易,但卻是必須要努力的方向。

Posted by portnoy at 13:47 | Comments (2)

2005年10月30日

[轉貼]媒體改造學社關於TVBS事件聲明稿

媒體改造學社認為此次民進黨立委於日前質疑TVBS電視台有「中資」介入,以及其後所引發的一連串爭議,已經模糊了問題焦點和政媒分際,新聞局的發言和處理尤有不當。我們呼籲新聞局處理相關問題應特別謹慎,不宜選擇性發言和行政,以免造成打壓媒體的實際效果。立法委員亦不應針對特定媒體進行計畫性施壓和指控,以政治力干預媒體運作。此外,社會各界應對於政論節目的表現、媒體所有權的外資比例問題,以及整體傳播環境與政策的改革,在與現實政治爭議區隔的前提下,進行公開且全面的討論和規劃。

我們的看法歸納成以下幾點,分別說明:

一、媒體所有權問題應該與政治鬥爭切割開來。部分民進黨立委以TVBS具有「中資」為理由,就指稱TVBS是跟中共裡應外合,意圖顛覆台灣,顯然是政治鬥爭的語言和推理。立法委員可以對媒體內容不表贊同或質疑,但是以「扣帽子」的方式作為論說邏輯,不但無法釐清事實,更是以政治力直接干預媒體運作。

二、包括我國在內,各國均有媒體所有權之外資比例限制,其主要是多重的考量(特別是文化和經濟方面的保障),而不是專門用來防範政治目的。再者,相關法律屬於媒體產業結構管制,並不直接等同或直接聯繫上媒體的內容表現問題。

三、新聞局已於日前公布包括TVBS在內的電視台,通過衛星電視審議委員審核換照程序,不應改口以觀察期限未到為由保留。即使該台申報資料確實有誤,亦應經一定程序調查和判斷,並尊重審議委員會之功能,新聞局不宜逕行決議和處分。在此一政治爭議之敏感時機,新聞局之行政處理,更應謹慎。此外,新聞局長姚文智在相關發言中,一再提到處罰方式「包括撤照」,雖屬法律規定文字,但在未進行實際調查之前,相關發言等於對媒體產生實質威嚇,極為不當;新聞局應立即停止類似發言。

四、媒體政論節目之製作,應以公益為出發點,自行力求查證充分、發言合理,此項原則不因政治鬥爭或收視率高低為由而有豁免。惟媒體內容之表現亦與大環境息息相關。長期以來,國、民兩黨前後執政對於「資訊公開法」等相關立法均未能積極推動,官方掩飾與操縱資訊成性,間接促進了媒體新聞與時事節目的臆測和爆料風潮。此外,商業媒體市場競爭激烈,收視率掛帥邏輯帶動媒體內容的非理性成分,也需要一併改善。

五、廣電媒體市場環境,包括此次引起爭議的外資比例問題,以及媒體營運和所有權資料的陽光法案(德國等地已有類似法律),都應該進行全面的探討和推動。尤其是NCC組織法已於日前三讀通過,我們呼籲,NCC相關「作用法」的立法,以及NCC對於整體廣電媒體環境的政策藍圖規劃,應該是國會、政府以及社會各界需要立即關注和努力的焦點。

原文鍊結
----------------------------------------------------------------

另外,嗑格子的貓對於這兩天姚人多以及隋杜卿的說法有很中肯且深入的分析。值得大推!(怎麼搞的,真正的好文章都不出現在報紙上?)

Posted by portnoy at 22:01 | Comments (0)

2005年10月29日

TVBS@高捷案

感想簡單版:狗咬狗,兩嘴毛。

狗咬狗


感想複雜版:高雄捷運案演變至今,從原先的外勞人權問題,到標案程序問題,再到府院高層貪瀆問題...最新發展則是媒體角色與政治權力的互動關係,也讓我終於提起了點興趣。

首先,高捷案到底有哪些官員涉入、牽連層級多高多廣,都不是我關心的重點,因為這都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且檢方偵查進度才剛開始,無謂跟著媒體和政客起舞。

立場得搞清楚:TVBS或是任何台面上的商業媒體從來就沒有真正站在人民這邊,也不可能突然轉性變成人民喉舌,不需要把它神化。節目型態的更動與閱聽人市場切割的目的更有關係,不用相信其追求公平正義的口號。

接著,我們再次見識到了台灣商業媒體盲目追逐單一議題而忽略其他消息的慣性,更再次驗證了台灣新聞媒體靠著半分證據說十分話的高度想像力。

儘管如此,半分證據依舊是證據,可以受到公評,而公民若因此能開始對國家整體公共工程的品質開始參與監督,也是好事一樁,雖然我並不對此抱太大希望。

衛星廣播電視法所規定的外資上限爭議其實也是迷糊仗;根據衛廣法第十條:外國人直接持有衛星廣播電視事業之股份,應低於該事業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五十。這也是台聯立委質疑TVBS為中資的論點,但是此論點卻忽視了衛廣法對外資間接持股根本沒有上限規定,也就是說,外資(以自然人的身份,無須成為法人)本來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透過間接與直接的方式擁有百分之百的衛星廣播電視股權,此乃政府(民國88年)時為了加速進入WTO所作的最徹底讓步,可以說是門戶洞開。

除了衛星廣電以外,有線廣電法和電信法都早已同時大幅提高外資持股上限,現今的藍綠立委和執政團隊大多也都被遊說成功過,怎麼當初沒人出來說話呢?非要等到有政治利害關係才懂得要去翻法案出來看嗎?像東方彩視這種空殼公司到處都是,一直都裝做沒看到的政府和立委們,如今才突然恍然大悟,而且專指名一家公司,不是有點可笑嗎?

邏輯上的漏洞就更不用說了;背後資金的來源並不代表其所提出的論點和證據完全不可信,如果真的要批,應該就其節目提出的證據及言論內容來反駁,透過事實的鋪陳來抗衡,但至今,我們還看不到這樣的思維和行動,唯一聽到的只有總統府說他們甚麼都不知道,而行政院長說有許多泛藍政客也有涉入。腐爛已久的泛藍立委介入關說一點都不令人驚訝,真正讓人驚訝的是行政院竟然只能用這種要死一起死的方式來求生,簡直等於默認了一切指控。

造謠和不查證早就成為台灣商業新聞媒體的天職,許許多多的台灣人民身受其害已久,卻從來得不到媒體的正面回應與改善,立委和政府官員們,你們可曾站出來講過話?還是說,只有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你們才會有一點感覺?

一方面縱容商業媒體、一方面透過人事任命和置入性行銷拓展自己的媒體政治領地,但同時又將媒體改革與公共媒體的政見拋諸腦後,執行效率怠惰地令人失望。怪TVBS?怪高捷案?怪自己吧!

向左延伸閱讀:
別鬧了新聞局:TVBS資本結構適法性爭議評析---請大家一定要看!!
港資等於中資?
可笑的姚局長
港資等於中資?那台灣有一堆公司都是中資了吧?

向右延伸閱讀:
李濤宣稱『以生命擔保香港不屬於中國』?
李濤自陳TVBS就是中國政府在台灣實施超限戰的基地
儘管馬英九宣稱要暴動,新聞局該做的還是要做
馬英九鼓動暴動保護TVBS

真是無話可說....
-------------------------------------
繼續延伸閱讀:
老子都不老子了
◎要打壓媒體,那就全天打開TVBS以表抗議!◎

Posted by portnoy at 05:23 | Comments (7)

2005年10月26日

我會記得你們的

髒

Posted by portnoy at 12:45 | Comments (3)

2005年10月24日

怎麼寫出容易被報社採用的讀者投書

我想很多人應該都發現了,在台灣報紙的民意論壇上常常看見兩位非常多產的讀者的投書,一位是鄭佑璋(職業為研究生),另一位是蔡田(職業是國小校長)。

大概每兩到三天就可以看到他們的文章,而且從來不侷限在特定報紙上,幾乎任何議題都能侃侃而談,篇篇言之有物,令我敬佩不已!

他們對於時事的嗅覺極為敏銳,很懂得抓住編輯的胃口,知道甚麼樣的寫作風格報社比較容易刊登,很少批評特定人士,而多就議題面提出中肯的見解,幾乎已經寫到了得心應手的境界。

可惜我沒有這樣子的功力,不然就幾乎可以把台灣各大報紙當成自己的blog來寫了。以前很愛投書,後來blog寫久了反而寧願在自己的這個小角落畫圈圈,一方面覺得可以寫的比較自由,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自己已經抓不到讀者投書的寫法了。

前陣子把美國媒改組織FreePress出版的媒改指南(pdf)第一章翻成了中文,其中第一二節就是在談要如何寫出報社比較容易刊登的投書,覺得還蠻有道理的,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一下:

第一節---

運用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是一份報紙當中最多人閱讀的部份,事實上,有許多國會議員就是透過瀏覽這些讀者投書來掌握選民的興趣和意見。這裡有些方法能讓你的投書更容易上報:

注意投書要點
每家報紙對讀者投書的字數與格式要求都不一樣。這些投書要點通常都登在社論那一頁,或者你也可以打電話去報社詢問。閱讀一些被刊登出來的投書,看看他們的類型與格式,也會讓你得到些感想。

針對最新議題
舉例來說,投書中可以提到最近受到媒體忽略或是錯誤處理的關鍵議題,或是談論某個最近的媒體政策。你也可以直接針對報上最近報導的新聞加以回應。

貼近地方觀點
不管你投書的主題是什麼,都試著和地方議題連結起來,突顯這個議題對你的社區有什麼影響。例如,你可以提到當地議員對於這個議題的立場,或是提到一些當地的媒體情況。

清楚了解主題
參考事實—不要做出錯誤或是誤導的陳述。

用語適當明理
文章可以利用幽默、諷刺、或是甚至帶點憤怒的暗示,但是千萬不要過於下流或太具攻擊性。

內容清楚簡明
投書中最好只有一個重點,並在第一段就點出主題,接著再寫一至兩段,然後再加上結論。一般來說兩百字差不多。太長的投書不是會被刪稿,就是根本不登出來。

方便報社作業
投書要包括你的姓名、住址、還有白天可以聯絡到妳的電話號碼:要是缺少這些資料,你的投書就可能不會被刊登出來。要知道怎麼投書給報社—像是寄信、傳真、或電子郵件。

第二節---

在報紙、來賓專欄、或是時事通訊上發表個人意見-----------
尋找管道來發表支持媒體改革的意見或評論。許多主流報紙都會在來賓專欄刊登讀者遞交的文章,或者也會接受個人投稿。(Op-Ed就是一篇表達個人觀點的簡短文章,通常在刊登社論那一頁的隔頁)。

另類報紙、雜誌、或是新聞網站通常也會接受與發表讀者來稿。你或者也可以投稿給某個組織的時事通訊:他們大多也都歡迎那些可以將他們的組織目標以及媒體改革加以連繫起來的文章。

寫作及發表Op-Ed的技巧:

鼓吹不遺餘力
Op-Ed是個強力表達你對某議題立場的好機會;要將自己的論點突顯出來,同時也別忘了要經過深思熟慮。文章要及時而且能引起討論,但千萬別寫的太過火太無禮。你的目的是要試著說服那些還在猶疑的觀眾來支持你的立場。

告知確切事實
你的論述必須要植基在事實或第一手資訊之上。提供洞見與理解,但可別嘮叨地勸誡。

下筆活潑生動
在適當的時候加入幽默及情感訴求的元素,善用吸引人的軼事與個人觀感。使用清楚、直接、有力的言語表達方式。一篇內容上吸引人又清晰的專論比起空虛的批判更有可能登上版面。

利用個人職稱
或其他能表現出你的專業或是與議題有相關性的頭銜。如果你在某個組織工作,就去向組織請求許可,以該組織的代表身分在專論裡署名。

下個有力標題
不然編輯就有可能會幫你下個不太能總結你論述的標題。

提交你的文章
但要先向報社問清楚投稿的規格。篇幅限制通常為六百到八百字。你可以將你的專論投稿給幾個不同的報紙—全國性大報也可以—但是千萬不要投給在同一市場內競爭的報紙(例如,你可以寄給波士頓全球報或波士頓使者報,但別兩家都寄)。寄的時候,加上一封給編輯的短信,將你文章的重點大致寫出來。另外也要記得加上你的聯絡資訊與簡單的個人資料。不管你寫的是來賓專欄、專論、或是時事評論,都可以善加利用上述那些寫作技巧,但是要記得看看該刊物刊登的其他文章,抓住他們刊登出來的文章風格、語調、長度,以及格式。聯絡該刊物的人員,詢問投稿方式的資訊。

Posted by portnoy at 22:23 | Comments (17) | TrackBack

[轉貼]媒觀:《下載》最新藍綠版本「NCC」爭議條文

「兩個禮拜前,立法院為了NCC組織法幹完架後,這兩週立委諸公們也沒閒著,紛紛退回修改自已的版本,雖然,雙方仍然各有堅持,但至少願意重新思考條文,並且將「公民參與」的概念納入條文中,無論如何都算是好事!

上週五(21日),立法院長王金平邀集雙方人馬、公民團體、媒體代表辦了一場非正式的公聽會,雖然看來各說各話,但總算多一點人加入談話,也可以近一點看清朝野的差異,以及各有什麼盤算。

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將朝野關鍵的爭議性條文,及非正式公聽會的記錄放在網站,歡迎大家下載,希望能透過網路再一次補充政治部門及媒體的怠惰。」

1.民進黨(李文忠)版最新建議條文
2.國親(李永萍)版最新建議條文
3.立法院非正式公聽會會議記錄
4.TVBS版

如果您想要知道稍早各方NCC版的內容,請按這裡

-----------------------------------------

這是個好開始,雖然看完內容還是有點不滿意,不過算是已經向前跨了好大一步了。不過誰知道接著會怎樣呢,陳水扁和謝長廷現在又開始和在野黨互罵起來了,反正為了選舉,其他皆可拋啊!我越來越相信陳水扁並不想通過NCC了,不管任何版本。

Posted by portnoy at 13:00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10月21日

各取所需的案例探討

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

媒改 媒體失德要先改

■ 郭長豐

最近行政院長謝長廷於週末利用三立電視台頻道「向人民報告」節目,頻頻下鄉與人民直接接觸,告訴民眾政府施政的成果與難處。阿扁總統接著也連續兩天接受同一頻道主持人的專訪,闡述最近的政情與他改革的決心。這些行為引發了支持本土的專業媒體人,例如楊憲宏、周玉蔻與黃光芹的批評。接著,傳播學者組成的媒體改造學社,也譴責阿扁總統近日的密集接受電視專訪,認為「有失總統身分尊嚴」與「濫用、操控媒體發言空間」。作為一個堅持台灣意識的一般老百姓,我深不以為然。

台灣的媒體,不論報紙或電視頻道,經過國民黨五十年的洗禮,幾乎都是「藍得徹底」,最近甚至傳言有「紅的滲透」。政黨輪替後的五年之中,不論民進黨政府與阿扁總統做的是好是壞,都被他們罔顧媒體「平衡」的專業與良心,以造謠抹黑、添油加醋或誇大其詞的手段,打得抬不起頭來,加上國民黨以雄厚的黨產做後盾在一旁助威,造成人民對政府的信心蕩然無存。但是民進黨不像國民黨有不義的龐大黨產可用,如果不利用手上僅有的行政資源稍作反駁,難不成真要被打趴在地而後讓在野黨先「奪回台灣」再「出賣台灣」?

孔子說:「大德不逾矩,小德出入可也」。與捍衛台灣的「大德」相比,善用媒體發言空間不過是「小德」;更何況,所謂「主流」媒體「失德」在先,又怎能苛責民進黨政府與阿扁總統呢?(作者為醫師,台灣北社社員)

聯合報社論

陳水扁不應利用電視專訪進行選舉造勢與政治鬥爭

陳水扁總統上電視引起議論紛紜。我們贊同「媒體改造學社」的主張,並願共同籲請陳總統:立即停止利用電視專訪進行選舉造勢與政治鬥爭!

「媒改社」將陳總統的電視專訪定位為「利用電視進行選舉造勢與政治鬥爭」,我們深有同感。「媒改社」並認為,這類專訪,無論就憲政體制或新聞倫理言,皆有不宜,我們亦深以為然。

「媒改社」說,總統若欲向國人作政策說明,應以公開記者會的形式為之,不宜接受「特定單一媒體」的專訪。可謂一語道破其中的玄機。猶記得陳總統在二○○○年初任時,曾允每月舉行一次記者會,如今卻演變成屢屢出現在「特定單一媒體」的電視專訪中,正如「媒改社」所言,不啻已經形成了「為總統量身訂作的發言平台」。

就憲政體制言,「媒改社」認為,總統可討論政策,但不宜介入施政細節;施政細節應由行政部門向國會說明,總統不宜置喙。如今總統以電視專訪評論施政細節,顯已混淆了憲政權責。另就新聞倫理言,「媒改社」認為,這類的電視專訪也「混淆了媒體對政府的應有監督立場」,「影響了媒體扮演社會公器的使命」。

「媒改社」的觀察可謂一針見血。一方面認為,總統藉電視專訪的「發言平台」,攻擊反對黨,或涉及鼓吹年底選舉投票意向之主張,皆屬「有失總統之身分尊嚴」;另一方面,這種「政治置入性行銷」,更是「濫用、操控媒體發言空間」。

媒改社人員並精確地指出:國家元首運用政府預算上電視,不僅讓電視專訪成了一言堂,影響了媒體扮演社會公器的使命,鼓勵各級政府投入置入性政治行銷,卻使在野人士無從辯駁防禦,閱聽人亦僅能接受片面資訊。

這類的觀點,可謂是近年來各類「媒體觀察」社團中,對「政媒關係」所作的最深刻亦最精準的評述。一般人或許只看到民進黨當局以查扣雜誌、撤照、抵制媒體、新聞資訊不平等供應等手法操控媒體;卻未警覺到「置入性政治行銷」,所形成的「影響媒體扮演社會公器使命」的危機。正因如此,我們在這類電視專訪中,才會看到一位「有失身分尊嚴」的總統,與一個幾已形同「總統化粧師」、「政府啦啦隊」的媒體。這不僅是憲政體制上的醜聞,亦是新聞倫理上的遺憾。

「媒改社」揭開了「總統電視專訪」所披的「皇帝新衣」,一語道破這根本是「利用電視專訪進行選舉造勢與政治鬥爭」。這不但是總統應當正視的社會評價,亦是做為「第四權」的新聞媒體應當咀嚼的諍言。

「媒改社」的聲明顯示,該社不乏有識之人與有心之人,始能將當前的「政媒倫理」評論得如此準確。但即使一般人的觀察不可能如「媒改社」一般深刻,恐怕亦對陳總統連續兩天的電視專訪頗有異常之感。畢竟,以總統之尊,在電視上惡意挑撥馬王宋關係,藉十八%鼓動社會仇恨,又斥責官員「誰抗拒改革,我就換誰!」再批反對黨主席馬英九是「社會亂源」,復要求選民要「讓民進黨多當選幾個縣市長」,更揚言要在國會「該流血就一定要流血!」這究竟是總統「君臨天下」的威儀之表現,或其實是總統的嚴重失態,如今已然引起社會議論。

若再見到節目主持人的精心配合,更使得原可預期「第四權」展現其社會制衡角色的場合,竟淪為一場「政媒雙簧」。正如「媒改社」所見,這正是「混淆了媒體對政府的應有監督角色」,也是「影響了媒體扮演社會公器的使命」。

即使一般民眾未必能說出「媒改社」的這一套堂皇理論,但總不免覺得電視螢幕上正在演出一場政媒共同沈淪的悲劇。

陳水扁的這次電視專訪社會評價出奇低下。姑不論橘營稱他「陳騙子」,馬英九說他「有失總統格調」,並勸他「少上電視,多休息」,連綠營也認為他「說得太多」、「說得太重」,甚至有人私下封他為綠營的「第四寶」,還有人說他「望之不似人君,聽之也不似人君」。如今,「媒改社」的聲明則跳脫了政爭,從憲政體制及新聞倫理發言,可視為一槌定音之論。

為了總統的身分尊嚴,為了憲政體制的分際,為了媒體公器的榮譽,我們願與有識者、有心人共同呼籲:請陳總統停止利用電視專訪進行選舉造勢與政治鬥爭!

【2005/10/21 聯合報】

-----------------------------------------------------

換照爭議還有NCC法案爭議的時候立場完全顛倒了,真讓人有點不習慣,不知道改天會不會有媒體罵我們是騎牆派....

唉....去讀歸去來辭吧。

延伸閱讀:
所謂永遠的在野黨
「...當第一種永遠的反對黨則是很簡單的,只要不斷反對就可以了。雖然只會反對的人總令人看不起,但是第一種永遠的反對黨總是能莫名奇妙地取得正當性,而用華麗的方法包裝「為反對而反對」的話語...」

媒體人的政治角色
「......朝野政黨相互杯葛,造成經濟衰退,股匯市重挫,經不起考驗的公司行號紛紛歇業,失業率高漲。當時陳總統登高號召朝野捐棄成見拼經濟。在這種情況下,媒體當然應該扮演「穩定」的角色,與執政者同心拼經濟,否則經濟崩潰,國家淪亡,媒體焉能獨存。所以說「媒體是永遠的執政黨」亦不為過.......」

頻道換照審查之誤解與正解
「........若以此次換照未過、引起最多討論的東森S台來說,要說是藍綠鬥爭下的犧牲品,恐怕太過牽強、連該公司高層應該都不太願意相信。東森集團向來就不以批評當政者著稱,否則東森老闆王令麟又怎麼會說出「媒體是永遠的執政黨」、以及「show me the money」的名言..........」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0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10月20日

The Era of Omniscience is Over

by Andrew Heyward
President, CBS News

One: Truth is a Plural

We have to abandon any claim to omniscience. Walter Cronkite used to end his broadcast with “That’s the way it is.” Dan Rather pulled that back, appropriately, to “That’s part of our world tonight.” The digital journalist, if he or she were being honest, would say something like “That’s some of what we did our best to find out today.”

This means not just recognizing that on most matters there are multiple points of view out there as opposed to a single, discoverable “truth,” but also — and this is just as important — acknowledging that the world is a complicated place, and the stories and issues we cover are not always reducible to simple, television-friendly explanations.

However, that cannot be an excuse for us to shrug our shoulders and abdicate our core responsibility to strive for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accuracy, fairness, and thoroughness. We broadcast to a large and diverse audience, much of which does see mainstream news as “definitive” whether we acknowledge its limitations or not. And we cannot shy away from following the facts—and yes, there is such a thing as a fact—where they take us.

Two: Yes to Point-of-View Journalism

We have to figure out a way to incorporate point of view, even while protecting the notion of fair-minded journalism dedicated to accurate reporting without fear or favor. Put another way, point of view and even bias have to be something we report on even while we fight to recognize it in our own reporting and story selection. This is a really complex and nuanced area, not subject to glib solutions (like “Just acknowledge your own bias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Three: News Has an Authenticity Problem

We have to break down the tired formulas of television news and find a more authentic way of writing, speaking, and interacting with the people and subjects we report on. Artificial inflections and vocabulary (Pontiff instead of Pope, blaze instead of fire), predictable sound-bites, often-generic video, and stick-figure caricatures of human beings (victim, bureaucrat, cop, businessman, soccer mom) have turned the worst of television news into a kind of newzak— in one ear and out the other. The strongest exemplars of mainstream commercial television news—60 Minutes, CBS News Sunday Morning, the network newscasts at their best—stand out not just by original reporting but also by avoiding these traps. And I’m convinced a consumer-empowered marketplace will reward authenticity over artifice.

Andrew Heyward has been President of CBS News since January 1996, the second-longest of any president in the 47-year history of CBS News. (Richard Salant is number one.)

資料來源:PressThink:Andrew Heyward: The Era of Omniscience is Over

----------------------------------------------
10.21補記
我個人覺得,主流媒體能有這種體認已經很了不起了,當然,聽其言還得觀其行。不過morph的Gloria Pan顯然不是這麼想。她在這篇文章裡回應Heyward,並認為Heyward以及他所代表的主流媒體根本甚麼都沒搞懂,但稍嫌有點雞蛋裡挑骨頭了。

我猜她應該是很激進的獨立媒體主義者吧,和我不太一樣。她屬於那種主張「主流媒體的時代已經過去,草根媒體才是未來主流」的信仰者,也就是不管主流媒體做的多好多認真,都要等著被淘汰。但對我來說,如果主流媒體能做的好,能看得見公民的立場,那麼草根媒體並不需要那麼強勢地去取代主流媒體,而可以透過互相補充的方式進行競爭與合作。

而且就技術層次和實際面上來看,不管科技門檻降得多麼低,草根媒體要取代主流媒體實在有困難,更何況,草根和主流只是光譜的兩端,而不是絕對的二元關係,新的主流會不斷出現,新的草根也是。

相較之下,Tim Porter的評論和我比較類似,他說:
「Change does not come easily to successful people, especially those in rigid businesses like news, which depends on a fixed hierarchy, identifiable rules and a predetermined set of players. Top executives like Heyward don't suddenly wake up one morning and refute the principles, practices and processes that made them successful. ("Hey, everything I know is wrong!")

If it is true that change begins at the edges, in Heyward's comments, Sill's blogging and Goldberg's questioning of objectivity, I see the middle beginning to move.

Posted by portnoy at 14:17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9日

[轉貼]媒體改造學社聲明稿 2005/10/18

媒體改造學社針對總統陳水扁近日內密集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提出譴責。我們認為:

一、總統有義務向全國公民說明他的施政,但應以公開記者會的形式為之,面對各種媒體的詢問,並以重大國家政策為主題。不宜以接受特定單一媒體專訪的方式進行,也不宜針對特定施政問題進行辯解。

二、對特定的政府施政問題,應由行政部門之負責官員接受國會質詢,向國會說明和解釋。總統直接以媒體專訪方式主動介入說明,不但混淆政治權責問題,也混淆媒體對政府應有的監督立場。

三、以總統身份接受特定媒體專訪,特定媒體無論有意或無意,勢必尊重府方的要求,也因此形成為總統量身訂作發言平台之效果。證諸近日內該電視媒體播出之專訪內容,議題和談話方式均由府方主導,內容多為針對許多施政細節問題進行解釋,甚且出現攻擊反對黨之言論,或涉及鼓吹年底選舉投票意向之主張,不但有失總統身份尊嚴,更是濫用、操控媒體發言空間!

媒改社認為,總統陳水扁於國慶演說中特別將媒體改革列為六大國家改革重點之一,但民進黨執政近五年以來,媒體改革的落實成果不彰,2000年當選前提出的媒體改革政策一一跳票,甚且進行諸如政治置入性行銷等干預媒體之行為,絕對無法將媒體改革延宕的責任完全推給反對黨。

我們不但要求陳水扁總統立刻停止在選舉前夕以「上電視」來進行選舉造勢、政治鬥爭的行徑,更要求他能夠在剩餘的任期內,真正拿出媒體改革的誠意,確實落實推動相關媒體改革政策。

-----------------------------------------

大快人心!!!!!

Posted by portnoy at 12:4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10月17日

NCC朝野爭議點

整理得很清楚,值得誇獎!

另外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也有各方版本的整理與下載,對NCC依舊一團霧水的人可以來下載參考一下。

我個人覺得目前焦點應該放在第六條和第十九條:第六條不是甚麼林佳龍和江霞條款,而是不知所謂條款,因為該法條幾乎把所有可以諮詢的專家學者業界人士都否決掉了,我真的不知道將來NCC成立要怎麼辦,有誰可以幫忙。第十九條則是第六條和第四條的配套;如果沒有第四條和第六條,有沒有第十九條還沒甚麼關係,只是搭配起來就成了東森條款。

老實說,我覺得公民媒改聯盟的提案有點花時間,儘管那是目前最「平衡」的方案。但是如今一切都不樂觀

「國民黨團內部人士評估,多數民眾並不明白NCC法案的重要性,但卻很清楚看到民進黨阻撓議事進行,甚至動用暴力,加上民進黨人士涉入多項弊案,造成了政黨與陳水扁的支持度大幅滑落,外界觀感明顯不好。也因為地方基層的反彈,民進黨立委才會急著要自清,推什麼新民進黨運動。」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8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10月05日

[媒觀]媒觀志工團招募活動:第一波--行動從認識開始,我們來讀《問題媒體》

我們基金會要開辦2005年秋季的志工團招募活動囉!歡迎有志於媒體監督,以及對台灣的媒體生態好奇的朋友,一齊報名來參加。
-----------------------------------------------------
問題媒體是本好書喔,我就遠距參加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02:5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9日

我們需要C-SPAN,Right Now!

台灣立法院是全世界最昂貴的劇場,可是這些臨時演員接了通告、領了薪水,卻老是亂演一通。有時賣力搶鏡,舞刀弄劍,有時耍起大牌,根本不到,反正就是吃定了台灣的媒體根本也沒有監督立法院的意願和能力:平面媒體只知抓緊立場猛批對方,電子媒體爭拍打罵鏡頭,其他一律不管。難道我們就只能讓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嗎?

有鏡頭,才有賣力的演員。在國會政客與劣質媒體共謀之下,每個會期只需要挑一兩件值得大鬧特鬧、容易引發爭議、或是單純可以露臉露多一點的法案來排演一下,湊齊好久不見的同夥齊聚一堂,再請助理準備些花花綠綠的保麗龍板,貼上標語和口號,就可以準備上演一場又一場的例行戲碼了。

或許是嫌國外媒體嘲笑臺灣立院劇場的鬥毆戲碼,所引用的資料圖片太過陳舊,所以三不五時這些第N代的臨時立委演員就會約好一起來試試身手,讓台灣人以及全世界都知道我們華人能在好萊塢打出一片天,可是經過長久的優良武打班子訓練以及耳濡目染培養出來的。

既然那麼這些演技欠佳的演員那麼想上鏡頭,那麼努力為臺灣人民「打拼」,那麼何不成立一個二十四小時播放立院議事過程的電視台呢?我們在立院裝置上百台攝影機,每個角落、每個角度都不放過,不管立委演員到不到場,不管當天審的是什麼狗屁倒灶法案,各位立委,我們都要讓你們成為大明星!

C-SPAN就是這樣一個電視台,不過嚴格來說,這個看似窮極無聊的節目發想目前已經擴增到五個電視頻道加上一個廣播電台的規模了。華盛頓觀察這裡有詳細的介紹

就來個立院楚門秀吧!不過規模小多了,只侷限在立法院內,畢竟我們也不太想看這些演員露出肚子在床上打X的模樣。美國C-SPAN是私人經營的,但我估計台灣沒人有本事賺這筆錢,所以就把這一項列入公共電視集團未來規劃之一吧,經費就從立委的薪水來扣,演的不夠賣力、老是遲到早退的就扣多一點。

稱職的演員不好當啊,更何況立委們只能被迫演出一種角色:認真問政的正義前鋒,這種完全與本身現實角色衝突的表演更難,所以估計不用三天,他們不是表演疲乏就是入戲太深,不過不管怎樣,都是好事。

要是沒辦法挪出一個頻道,那就用網路也行,記得每一集都要存檔,如此驚心動魄的劇情,說不定可以大紅大紫,內銷勝過摩天輪、外銷強過F4,到時候各位立委大明星可別忘記台灣這塊培育你們的土地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0:21 | Comments (11)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8日

個人聲明:永不投票給藍軍立委

NCC引發的爭議我很久以前就提過了,到今天為止,看遍各大報紙的評論,唯有蘋果日報今天的蘋論把話說的最清楚、最明白。至於中時晚報和聯合報的社論也可以看看,見證兩家報社如此明顯的墮落也是很好的經驗吧....(真懷念以前還有Richy的高論可以看的時報...)

媒體觀察基金會與媒體改造學社在在今天作出聲明,不過立法院裡那群殺紅眼的餓狗大概聽不進去吧。要是真的願意聽的話,早就該聽了

如今行政院已經讓步,決定改為「行政院長提名,立法院同意後任命」,算是好的開始,不過聽聞藍軍版本還想納入保護中視中廣條款...我除了仰天長幹之外,頂多只能發誓我這個統派這輩子絕不會投票給任何泛藍立委了...

政黨政治去死去死!!!

延伸閱讀:
NCC爭議 by 范立達(重點是看網友的迴響和反駁)
NCC 立院惡搞,各位 blog the media 的同志們,咱們能做些什麼?
NCC,有誰搞得清?
為什麼要打架?

Posted by portnoy at 19:23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7日

傻眼,徹底傻眼

無話可說........

NCC法案爭議
crazy

9.30補記
啞口無言........

聯合報聯合晚報都毀了....徹底失格.....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5日

好諷刺的師資

九十四年暑期青年休閒活動「TC校園記者研習營」

請注意第九項:

九、研習內容:
(一)如何寫一篇好文章:民生報記者,教您如何撰稿。
(二)新聞採訪技巧:東森新聞部,教你如何尋找新聞。
(三)人物採訪及溝通技巧:警察廣播電台記者,教你如何訪談、採訪。
(四)專題設計與報導技巧:教你思考如何撰寫與編輯。
(五)新聞寫作技巧:蘋果日報記者,教你如何當個好記者。
(六)新聞編輯技巧:中時電子報,教您標題下的得當。

主辦單位是故意耍KUSO嗎?? 請捏造新聞最厲害的東森教如何尋找新聞、請最沒有職業道德的蘋果教如何當個好記者、請不查證又愛下問號標的中時電子報教怎麼下標題......

Posted by portnoy at 23:28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9月22日

自由時報真的替獨派發聲嗎?

接觸自由時報是從高中時開始,因為每個班級每天都可以去領一份免費的,大三之後就常常看自由時報,上研究所之後更是幾乎每天看,目的只有一個:了解另外半邊的台灣。

聯合、中時,甚至是中央日報這半邊的台灣我很熟悉,所以近來反而少看,頂多看看這些報紙上的傳播媒體相關新聞或是娛樂新聞。

閱讀自己不贊同的意見的目的,一般而言目的有兩種:一種是為了推倒高牆,另一種則是為了築起更高的一面牆。

我一開始閱讀自由時報的初衷是前者,不過最近漸漸變成了後者,要是沒有訂閱比較言之有物的獨派blog,我大概會對台獨以及綠色政府完全嗤之以鼻,就和我爸一樣。

自由時報真的代表獨派人士的意見嗎?我真的很好奇,我一開始本來對於獨派的朋友能有那麼一份相對之下比較專業的報紙感到很羨慕,如今我只覺得自由時報比聯合報還不如,漸漸逼近中央日報的地位。

報紙立場該不該維持中立有兩派說法,一派說中立理念是該永遠尊崇的信念,另一派說報紙是永遠的反對黨,理應更挑剔政府。不過在以言論自由旗幟偽裝的分眾商業利益驅動之下,大多媒體早已不再重視什麼中立客觀,反而更用力的在突顯自己的立場,換取認同的眼球。

如果這已無可厚非,那麼我要質問的是:可以因為立場就拿錯誤資訊來欺騙讀者嗎?可以因為立場就忘記替人民喉舌、監督政府嗎?可以因為立場就忽略重大新聞嗎?

所謂的統派報紙已經把真正統派應該秉持的精神都污衊毀壞光了,也讓只看這些報紙的人築起一道道高牆,如今自由時報也要做相同的事嗎?

兩方的讀者都不該再被操弄了,應該要反過來告訴這些報紙:我要實實在在的內容、真真切切的評論,而不是一團用仇恨和偏見填補的草堆。

我的感覺是,如今的自由時報也漸漸在醜化支持台獨的台灣人民,把他們變成一堆不分是非、只管意識形態的愚民,就和所謂的統派媒體一直在作的一樣。

除了blog以外,哪裡有比較好的獨派新聞和論述呢?

2006 4.5補記:
a href="http://blog.yam.com/anarch/archives/1369147.html">迷幻機器:自由時報的「林懷民」在哪裡?

Posted by portnoy at 22:08 | Comments (26) | TrackBack

2005年09月19日

[連署]聲援世界日報工會!

美國洛杉磯世界日報員工成立工會的爭議,在歷經四年的奮鬥之後,現在終於到了最後決戰關頭。由於資方高薪聘請專業的工會打手(union buster),使用無窮無盡的騷擾拖延與纏訟戰術,加上布希政府執政下美國勞工法體系日益癱瘓無能,使得2001年原本完全依法行事的成立工會一事,變成這些華裔工人們長達四年的艱苦奮戰。

2001 年3月19日,台灣聯合報系旗下的美國世界日報社洛杉磯分社員工投票成立工會。依美國勞工法規定,勞方有意成立工會時,資方可逕行承認、進行協商,資方反對時,則需全體員工投票決定是否成立工會、並加入一個上級產業別工會。世界日報員工以78:63票的比例通過成立工會,並加入全美報業協會(Newspaper Guild)(現與美利堅傳媒工會CWA合併,CWA即大力支援中華電信反私有化抗爭的工會)。結果,資方聘請了惡名昭彰之專門對付工會的Burk顧問公司,以有資方人員不當影響投票行為的荒謬技術理由,主張勞方的投票無效。並一路纏訟到美國聯邦勞工委員會(NLRB),更在報社內以各種手法打壓支持工會的員工。四年來,估計光帳面上給付給顧問公司的酬勞就超過60萬美元,遠超過員工要求的薪資福利總額。

布希政府上台之後,在整體試圖弱化勞動保障的策略之下,以延宕提名勞委會委員的手法,使得勞委會癱瘓了四年,包括世界日報爭議案在內的無數勞資爭議案一入衙門就石沈大海。今年初,聯邦勞委會在五席委員缺席兩名的情況下,兩席共和黨委員做出了法律效力可疑的親資方判決,唯一一席民主黨的委員退席抗議並認為裁決不合法。面臨著無休無止的纏訟與騷擾,被打壓了四年的工會被逼得不得不舉行重新投票,希望以最後一搏捍衛勞動三權。

9月22日是洛杉磯世界日報社是否承認工會的關鍵投票日。絕大多數報社員工是台灣僑民或華裔。這個族群以往總給人冷漠溫馴的印象,但是,能夠堅持面對長期的打壓而持續奮鬥,顯示了他們超乎常人的毅力與決心,值得所有關心勞動三權的朋友的聲援。

=======================

美國洛杉磯世界日報社的勞工朋友們:

我們是一群在台灣長期關注勞動權益的人士。從1980年代迄今,我們見證了無數台灣勞工爭取成立工會、爭取保障勞動權益的勇敢奮鬥。因此,我們堅定地相信,在資本全球化的今天,唯有勞工自己組成的民主工會,才是保障生計與尊嚴的最可靠後盾。我們也相信,組織工會、進行集體協商與罷工這勞動三權,是文明社會中所有工作者不可剝奪的權利,是比任何資方的善意更重要的保障。近年來我們所見證到的幾個台灣的爭議案,包括中華電信與台企銀反對私有化的抗爭,更讓我們堅信這一點。

我們知道,你們為了堅持原則,歷經了四年艱苦的奮鬥,見證了無數資方打壓與官方無能的事例,這些,在台灣也在所多有。9月22日,各位要再次投票表決是否成立工會。在此,我們要表達對你們的崇高敬意,並支持你們勇敢投下神聖的一票,支持工會、捍衛自己的尊嚴與權利。

我們並誠摯地呼籲洛杉磯世界日報社的管理階層,尊重勞工的普世權利,停止一切打壓行為,與工會展開誠信互利的協商。

連署發起單位:敬仁勞工中心、苦勞網、台灣勞工資訊教育協會、世新大學社會發研究所助理教授陳信行

連署網站

Posted by portnoy at 12:56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9月11日

[論文推介]本地唱片業者如何因應當前主要問題之研究 謝鴻源

博碩士論文資訊網,搜尋一下就可以找到了,提供全文下載。

我是覺得,不管唱片公司、IFPI、p2p業者怎麼想,既然都有人幫你們大費周章想好解決方法了,不如花個半小時看看,也沒損失吧!

我會推薦這篇論文是因為作者(交大傳播所的前輩)和我的想法很類似。我覺得,唱片公司應該轉型去經營藝人,去發展那些沒有辦法被複製的消費者體驗,因為不管再怎麼厲害的防拷貝、再怎麼惱人的DRM,最終都是會被破解的;流行歌曲的角色會漸漸變成歌手的廣告,用來販賣藝人的價值,而不再是主要的販售產品。

當然,這是一種異化,可是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因此,音樂的版權與著作權不該再是爭執的重點,反而應該全面擁抱Creative Commons,邀請消費者參與,讓音樂創作擁有無限空間與無盡的生命力,將來,著作權人、歌手,與發行商都該努力投向社群經營,培植更多的Customer Evangelists,開放歌手個人品牌的原始碼。

如果網路已經進入了下個世代,流行音樂產業也該想想,別再用餵食的方式對待消費者了,是時候讓消費者做主,與消費者共同來經營藝人的時刻已經到了。

推薦這篇論文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看最近兩天探討KURO議題的社論看的有點悶,結尾都結的很無力,論述也都很空洞,要是有記者大人看到這篇論文,請幫個忙,寫點新東西出來。

回溯閱讀:
我的智財權保護原則
對於公視的期待,以及對UBU事件的想法

延伸閱讀:
What is Open Source Marketing?
中文翻譯 by reptile-k

Posted by portnoy at 17:59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9月08日

Yahoo真是守法...

由於中國Yahoo的鼎力相助,把中國商報的記者師濤的e-mailbox內容提供給中國警方,這名記者如今要在牢裡度過下半輩子。
Information supplied by Yahoo ! helped journalist Shi Tao get 10 years in prison
Warning: Yahoo! won’t protect you.
Yahoo! helps Chinese cops
雅虎洩密中共 記者陷10年鐵窗

之前不是有則新聞說,美國一位父親想要看去世兒子yahoo mailbox裡的信件,結果被yahoo拒絕嗎?不是很致力於捍衛隱私嗎?

唉...雖然我知道所有的公司到了中國都得向共產黨低頭,可是如今害得一位記者必須身陷囹圄十年,大老闆,你怎麼能心安!

延伸閱讀:
就是不准!!!
Blog Day 尚未到來
自由網路宣言
Am I disappointed about MSN Space' banning Democracy in China?
新唐人電視台:另一個祭品
The Internet and the Persistence of Law and The Yahoo! Case

23:08補記:
從今天起再也不上雅虎中國
「龜說老闆們不會安心,我覺得現在他們應該睡的很好,因為討好了北京,可以安心的在中國做生意賺錢,繼續發財了。」

其他人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心情:我看到這類新聞幾乎都有流淚的衝動,我和台灣大多數致力於批判中國官方的人不一樣,我不主張台灣獨立,我並不會從中獲利,我的意識型態並不會因為批判中國而更加穩固。

我還有很多親人在大陸,當中有很多還是小孩子,他們將來也可能成為記者,然後因為相同的理由入獄,死在牢裡。

我不在乎,誰在乎呢?

9/10 9:43
undersound:商業公司與用戶隱私:
「首先作為商業公司的雅虎,既無法也不願意和政府對抗,來保護用戶的個人資料。在例如My Yahoo這樣集中大量個人信息和上網瀏覽習慣的服務來說,商業道德和政府法律發生衝突的時候該如何是好呢?我們沒有憲法第一修正案,更沒有Judith Miller這樣的個人主義英雄,雅虎所能做的,正如他們自己解釋的那樣,作為一個大老闆心安理得的入鄉隨俗了。換句話來說,他們只是倒霉蛋,碰巧當事人用了他們的郵箱而已,換了任何一個在中國法律管轄權下的網站,都會這麼做,Sina,163什麼的。說不定他們還順帶附送一點信息,比如說你老婆是誰,最近看過什麼AV之類的。 」

9/11 19:11
The cost of online anonymity

Posted by portnoy at 15:35 | Comments (21) | TrackBack

2005年09月01日

新聞台的新聞自律與外部檢驗大對決!!

TVBS的新聞檢驗室

感想:和一般的網路論壇或留言板沒什麼差別,上去留言的人也不一定是去申訴的,反而成為另外一個網友筆戰的區域;沒有官方出來回應,還有情色網站上去打廣告。而且,我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新聞檢驗室性質到底為何?是自律嗎?可是自律不該是先犯一堆錯,然後開個節目說「我會改,我會改,可是別台更嚴重」吧!?

東森的面對觀眾

感想:嗯,不知道該拿東森怎麼辦才好耶,陳國君總編的四篇文章都是自說自話,底下迴響一堆,可是也沒官方出來回應;留言板一堆抱怨,還是沒人回應,總覺得砍掉一台對他們無關痛癢的樣子。

公視的新聞申訴處理小組

感想:昨天才成立,沒有線上論壇,但是可以透過電話、書面或公視網站觀眾申訴信箱、指陳具體事實,向公視提出申訴。有明確的申訴流程與方式,在方法第六條中寫著「新聞申訴處理小組設委員五人,人選由新聞部經理諮詢各方意見後,提名報請總經理核定。委員為無給職,任期一年,期滿得連任。其中兩人為新聞部經理、新聞部資深員工,另三人為會外公正人士,包括傳播學者、資深新聞工作者及其他領域專業人士各一名。「新聞申訴處理小組」由三位會外委員中,互推一人擔任會議主席。」「新聞申訴審查小組」成員,應遵守當事人(被申訴人)迴避原則。」

其他如三立、中天、民視、非凡,都還沒有成立相關組織的消息傳出,不過應該拖不久了。

我覺得開放式網路論壇沒有什麼意義,因為觀眾並不缺乏發洩的空間,問題在於沒有人願意出面來承擔,並改善、認錯。就連開在自家網站上的論壇和部落格都沒有人回應了,你要觀眾怎麼相信你們自律與接受外界監督評鑑的決心呢?

年代應該已經有開闢類似節目了,我記得我有喵到,是李文儀主持的,不過找不到網站;有人看過其他新聞台的自律檢驗節目嗎?歡迎您分享一下感想,提供我一點資料。

Posted by portnoy at 23:02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8月30日

新聞局公布了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報告書

請參考以下鏈結:

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報告書

順帶一提,公家機關都用doc檔當作公文標準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8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8月24日

[很久沒轉貼]工商小社論:大電視小政府

2005.08.23  工商時報

中華電信為隨選視訊MOD冠上「大電視」的旗號,大舉進軍全台十三個人口稠密的縣市,直接挑戰各地的「第四台」。面對沉重的競爭壓力,有線電視系統商再度鳴吹「不公平競爭」的警訊。一場廣電風暴,即將強襲新聞局、公平會、立法院、中華電信與有線電視的上下游產業。

中華電信挾綿密的寬頻建設跨足視訊市場,流傳十數年的數位匯流預言終於在本土實現。雖然科技打破了電信與電視的市場區隔,但是立法者與執法者卻無力應付新局,只能袖手旁觀「貴氣」的電信巨人和「台客」的有線電視不顧法紀地扭打在一起。「大電視」循行政命令取得執照,適法性存疑;「大電視」走掠奪性路線訂價,違反公平法與電信法;「大電視」不理會「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的規定,冒著年底可能被撤照的危機,執意浪費四十億元的投資。然而,有線電視集團的違法紀錄也不遑多讓,他們全面封鎖中華電信的頻道來源即是明證。

就經營執照言,有線電視系統是分區經營,全台共分四十七區,計有六十二家業者。但是,透過併購,市場形成「多系統經營者」集團,例如:東森與中嘉。這些集團各擁十數家地方系統台,一台一張執照,並且謹守旗下之系統「不得超過全國系統經營者總家數三分之一」的法定限制。但是,中華電信的MOD卻仗著電信事業是全國性經營者的身分,入境不願隨俗,堅持不請分區執照,要拿全國性執照,並且如願以償。

爭議因此發生:持一張全國性的執照,經營全台四十七區的有線電視,這究竟是一家獨立的系統,還是一個擁有四十七家系統台的有線電視集團?如果是集團,中華電信的系統台總數顯然超過「全國系統經營者總家數三分之一」的門檻,合法性蕩然無存。因此,有線電視業者同聲一氣,不斷質疑新聞局為何獨厚中華電信,讓MOD如此參進市場,製造不公平競爭。

有線電視集團當然不會只作聲不行動,面對殘酷的競爭,他們釜底抽薪,全面封鎖中華電信的頻道節目來源,令「大電視」空有頻寬和鈔票卻買不到任何一家主流頻道的播送權。這種行為視公平法為白紙,視公平會如無物。當然,中華電信也不是省油的燈,既然沒有好看的電視頻道可播,乾脆低價促銷,一個月只收區區一百五十元的收視費,還外帶贈品和折扣優惠。相信否?「大電視」已經投資四十億元於網路機線設備,去年的營收卻只有戔戔五百餘萬元,營收對投資的比率是「千分之一.二」。中華電信顯然以第一類電信業務之盈餘交叉補貼隨選視訊的成本,嚴重違反電信法。至於其戰略構想則是低價參進市場以擴大收視戶規模,希望有朝一日能夠主導市場,屆時就不愁沒有頻道來源和視訊收入。就公平法而論,這種策略叫掠奪性定價,罰鍰最多一億元(這點錢對中華電信不是問題),但是董事長有刑責,最高要坐三年的牢。

大大電視小政府,才會衍生這種惡質的商戰。執法者與立法者再不作為,亂象如何撥正?對新聞局而言,於法並無全國性的執照,但是基於發展數位經濟的考量,准許電信事業持全區執照並無錯誤,但是修法的腳步必須趕上。事實上,為因應數位匯流與互跨經營之趨勢,新聞局長期以來即試圖修法,卻受阻於立法怠惰,而一事無成。所以,請立法院不要再延宕有線廣播電視法的修正了。

對公平會而言,現在必須一方面嚴禁有線電視封鎖中華電信的頻道來源,另方面則須禁止中華電信以低價搶奪有線電視的收視戶,此為正道。當中華電信可以公平取得主流頻道的播送權,並且公允訂定收視費和第四台競爭時,有線電視市場才有公義可言。

對有線電視產業來說,競爭是必然的事,只是時間早晚而已,科技在進步,固定網路與無線網路都在拓寬。所以,怪罪中華電信不該取得全國性的執照,既阻擋不了競爭,更解決不了系統的網路老化、產業頹廢與競爭力下降等問題。即便修法取消對水平與垂直市場規模的限制,再取消分區經營的管制,也只會激發弱肉強食的吞併風潮,而無法讓各地的系統台持盈保泰。所以,一句殘酷卻中肯的建言是:有線電視應勇敢面對競爭,努力贏得競爭。

對中華電信而言,恭喜民營化!此後既然不是公營事業,盈餘歸民間股東而非國庫所有,所以請別一手交叉補貼,一手低價掠奪,要公平對待有線電視的競爭者。此外,廣電法修法後規定「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而中華電信的大股東是交通部,除非修法或賣光交通部的股票,中華電信依法於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即不得經營「大電視」。這件天大地大的事,中華電信向來等閒視之,似乎賭定了新聞局和立法院會賣命修法為其解套。然而,萬一賭輸了?「大電視」四十億的投資如果泡湯,不只是股東該震怒,全民都可以興師問罪,因為這筆錢原本是國家的資產。

中華電信民營化後,賀陳旦董事長鬆了一口氣表示,最高興的一件事是「不需要到立法院去了!」這句話說錯了,中華電信為確保「大電視」的投資權益,賀陳董事長應該天天去立法院為修法賣力。

Posted by portnoy at 00:3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8月20日

中華電信MOD正名為「大電視」

老實說,我覺得有點蠢。

不過這應該是台灣規模最大、資金最雄厚的、而且又是跨業經營的超級大電視沒錯。

不過新聞局前幾天一紙公文讓中華電信抗議連連,我看了新聞,發現了有趣的邏輯:中華電信賤賣國產是為了符合黨政軍退出媒體經營的必要手段!?

真是義正辭嚴啊,這下好玩了,國泰富邦旗下本來就有太平洋聯網了,這下再加上以後掌握的中華電信「大電視」,這條媒體大亨之路真是越走越平坦了啊!

明年傳播相關研究所的熱門名詞解釋大概就會從MOD變成大電視了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8:05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8月18日

台客和統媒

這兩個詞好像都有貶意,前者指稱那些國語不標準、穿著不時尚、態度不高雅的台灣民眾(有很多操作型定義,但不是我這篇文章的重點),後者指「親中」,貶低台灣意識,鼓吹統一,立場偏「藍」的台灣媒體。

這兩個詞到底分別由誰提出我不知道,不過近來一起選美事件把兩者牽在一起,似乎頗有玄妙之處;我觀察之後,發現其實兩者的定義都有問題,能指和所指之間也產生了衝突。

有人認為台客一詞充滿文化藐視,不應再用,也有人認為台客的意義已經被轉化,如今反而又成為時尚,我倒好奇為甚麼我們不會稱鄉下種田的農夫是台客,而幾乎都把這個詞用在年輕人身上?

我認為「台」的氣質是一種時空的錯置所產生的:早期在眷村的時候,鄰居的大哥哥騎著小綿羊,拆掉滅音器,放著黏巴達的音樂,我羨慕的緊啊!當時這可是一種身分的象徵,是叛逆、是自我宣示,是再搖滾不過的了,車隊裡的絕大部分都是外省孩子,國語都標準的很,他們大概沒想到現在會被稱作台客吧。翻了一下CD,看著以前Dream Theater第一張專輯的打扮,也讓人覺得無比的俗啊,可是隨著時代的改變,裝扮也變了,很多長青樂團和藝人不也都有軌跡可循嗎!

時代在變,或著說,資本主義推廣的時代在變,沒有跟著變的就顯得「台」了,而為什麼要用台這個字,而不用「俗氣」、「過時」,「俗」或著「遜」呢?我只能在公堂之上假設一下,是因為媒體長期賦予台灣的鄉土意涵與台客一詞結合了;台灣一詞長久以來被視為地方政府的指稱,而非國名,把居住地的感覺與居民結合成為一種象徵群眾是很自然的事,例如台北人和紐約客就帶有冷漠、走路很急等等意涵,而高雄妹和南台灣小姑娘就讓人有熱情、親切、俏皮等等印象。

那為什麼要加上個客字呢?為什麼不直接說「台灣人」呢?老實說,我真的猜不出來,畢竟台客一詞乃中文原創,而非轉譯自英語,如駭客、部落客,雖然我大學的學弟們大張旗鼓的辦了Taikers Cup台客杯網球賽,但這只是承襲台客精神的運動活動,而非首創。

或許,我想是結合了「客」這個字的中文運用方式,如俠客、嫖客,以及越來越多的「客」字輩族群所創作出來的。

重裝reset這裡有引經據典的解說,應該更有信度,至於我的說法就當作某「網友」的看法吧。

岔題一下:我覺得用英文說I am a Taiker這句話顯得氣勢十足!一點都沒有俗氣的感覺,反而有種老虎的威猛,這算是對英語崇拜的影響嗎?

那「統媒」的命運就沒有台客那麼好了,我也找不到文章替統媒一詞辯護,在google裡搜尋只找的到很多討論版在罵統媒,卻沒人把統媒的意義說清楚。

在台灣現實的時空環境之下,統媒大概包括:中央日報、聯合報、中國時報、新新聞、中天、年代......很多人也認為Yahoo 奇摩是統媒,因為它選出來列在首頁的新聞標題都比較偏向泛藍,而批判泛綠。也有人認為google news是統媒,因為它收納的新聞源大多來自對岸,但這應該和許多台灣媒體把自己隔絕在google搜尋之外比較有關,不過就算沒有隔絕,台灣還是以統媒居多,所以最後google也還是統媒?

但是為什麼不叫他們藍媒,而要叫做統媒呢?就我的觀點來看,這些被稱做統媒的媒體,還有把這些媒體稱做統媒的人都讓我很困惑;也有人指出,背後有中資的媒體就是統媒,因為他們收人家的錢做事,當然要鼓吹統一,另外,想進入中國市場和想拿到中國企業廣告主訂單的媒體,也會被叫作統媒,因為對岸政商一體,往往要求外資答應許多條件才准入關,例如Murdoch的News.corp就花了很多「工夫」才打通關節,內容上也自然偏向中共視野。

可是在批判媒體的時候常常有人會罵一下主播咬字不清楚,或是字幕打錯,採訪出槌,然後撂下一句「看看這些統媒!!」

媒體立場主張統一和報導框架之間有所關連不奇怪,可是和主播咬字、字幕採訪有什麼關聯我就想不通了,所以其實統媒的「統」和台客的「台」都在誤用之下廣納入了許多原本與其無關的負面意涵,這點是我要提出來的。

再者,媒体鼓吹統一在台灣其實已少見,頂多只能稱其立場偏藍,或是反對執政黨,因而在許多報導上加油添醋,增加民眾對政府的不滿,或是疏於報導對岸政府的顢頇腐敗與侵略性,只強調其國力與國際地位的提升。我以為這些媒體只是犯了報導不實,而且有慣性偏差,統媒的帽子他們根本戴不起,也不敢戴。倒不如說這樣報導可以滿足市場區塊下的某些群眾,穩固收益。更何況媒體的立場其實也會變,跟著錢變,比較保險。

歸根究底,那我自己,還有這個部落格算什麼呢?以台客的操作型定義來看,我幾乎符合其中的十之八九,除了中文咬字和發音「在普遍認知之下」算是標準和清楚之外,我個人許多方面應該比台客更「台」,而在這個部落格上,我曾公開說過我支持統一,比檯面上的「統媒」都要來的直接,所以【龜趣來嘻】比統媒更「統」。這樣的組合並沒有什麼衝突,反倒是「假統媒」與他們提出的「假台客」定義之間有很大的衝突。

看到氣志團來台表演的新聞,與台客搖滾的消息,我發現「台客」一詞漸漸被再定義,再構連,有了新生命,雖然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很多人還是認為不該再說台客了),但我暗自想:「外省人」三個字好像就沒那麼幸運了,這個「日落詞彙」大概沒幾年好活了。

延伸閱讀:
台客,舊式鄉愁 你的新出路?
台客
也是「國語」
人字脫鞋和Farnsworth House
TaiPower-期待一個台客的文化新解

8.19
他不土,他是我兄弟
廣告人的角度,頗有意思。
假台客的搖滾咖!!
愛台灣有很多方法
台客新文化
台客與娛樂事業

8.21
有關[台客]的文章大多都可以在joe的網摘裡看到,所以就歡迎大家移駕至那裡閱讀了。
不過我剛剛發現我所尊敬的blogger Tansa (at Music Sea Rover)把他寫的那篇【統媒的口音歧視】改成了【親中媒體的口音歧視】,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緣故,我也沒有要求tansa改變稱呼的意思,雖然我也覺得親中媒體比統媒更貼切。

另外,Richy的這篇言簡意賅,也道出了我的感受,不過Richy的格局廣多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3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8月16日

其實我只是想聽真話

報紙和電視新聞滿是八卦,沒有國際觀,沒差!

雖然我不像某些持「多元觀點」的論者一樣,認為八卦腥羶色也是閱聽人的選擇,也是多元意見交融和人性所趨,不需要受「禁錮」或「矯正」,但我的確也還拿不出絕對性的反駁論點,所以沒差。

講明白點,我看不慣台灣新聞媒體只是因為他們的做作,只為了他們的說話不算話,只為了他們的真假不分。

如果今天要八卦、要臆測、要沒憑沒據亂報導,可以啊,但是請在你們的報紙上或螢幕上打上大大的警告標示:「本報(本台)新聞並無根據,請勿全然相信」。就像在菸盒還有酒類廣告、現金卡廣告、還有出現危險動作時會打上的警告標誌一樣;其實只要台灣的媒體這樣做了,我就沒什麼批評的意願了。

要八卦請給我真的八卦,要亂報請告訴我你們是亂報的,或是建立你們身為一個沒根據亂報聳動新聞台的品牌,這樣也無妨啊!我認為好好做的話銷量或收視率應該也不差。我覺得現在媒體的問題是真假交融,而且以假亂真;閱聽人需要一個稱職的守門人來幫忙做這些資訊篩選工作,新聞的中立客觀原則我都可以不要,什麼公共利益都可以慢慢來,但是起碼新聞的真實性要保留吧!

我只是不想時時刻刻都要抱持著「有八成機率會受騙」的自我警告心態在看新聞罷了。

這篇真不像一個學傳播的人寫的,不過算是肺腑之言。我是看了東森bloguide的[面對觀眾]之後突然有感而發,想撇開一些可能是無謂的第三者效果影響思考,和對惡質資本家行徑的厭惡,想想自己對當今媒體不滿的根源,其實不過是要求真實性的私欲。

延伸閱讀:
他山之石 : 糾舉不實 Media Matters要媒體認真
罵媒體已成全民運動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6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8月08日

全民資產中華電信正面臨危急存亡之秋

換照爭議可暫時不管,但是民進黨政府暗渡陳倉違法釋股不得不提!

行政院先是將中華電信百分之十三的股份偷渡賤賣給國泰富邦,接著又要發行美國存託憑證(ADR),釋出百分之十四的股份,將全民財產以間接手法遞轉給外資與「假外資」,中華電信更荒謬地在各大報刊登廣告,把僅僅百分之三的全民釋股宣傳成全民福利、超級好康,連行政院長謝長廷都樂於替這種欺騙人民的手法背書,實在令人難以忍受!

本人在此支持中華電信工會的罷工,同時要求民進黨政府馬上公告中華電信總資產的價值,說明釋股原因,以及急欲將中華電信民營化的理由,否則將杯葛到底!

延伸閱讀:
為了台灣 中華電信請罷工!
我不同意這位董事長的講法
中華電信民營化,公民與勞工的權益在哪裡?
中華電信民營化關鍵週  張緒中:將無預警罷工

附記:
2100只要不談牽扯自身利益的話題,基本上還可以看,今晚就請到了工會的張緒中直接把話說清楚,邱毅和鄭村棋也都提出很好的資料與質疑,而民進黨的李俊邑則是拼命將議題與政治牽上關係,真是有趣,和討論換照議題的時候完全相反了~!

8.15
民營化?財團化?政府角色?-中華電信釋股案評析
支持電視換照砍七台,堅決反對中華電信釋股民營化

木已成舟,生米已經煮成熟飯,賀陳董事長和民進黨,恭喜你們了,富邦和國泰,恭喜你們了,恭喜....恭喜...................................

Posted by portnoy at 22:5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9日

還需要多少根稻草?

媒體追著邱小妹,把醫生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倪敏然,把藝人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死掉的蚊哥,把家長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ptt,把網友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張錫銘,把警察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颱風,把災民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林志玲,把Fans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職棒球員,把球迷惹生氣了。
媒體追著blog,把blogger惹生氣了。
.......................................
...........................................
...............................................
..................................................
.....................................................
.........................................................
媒體追著媒體,記者都生氣了,老闆們倒是生氣勃勃啊!

職棒我沒在看,嚴格來說,我對任何職業運動都沒有興趣,所以其實不方便做什麼評論;不過在我看來,職棒就是媒體:球員是記者,教練是編輯,球團老闆就是媒體老闆,批判媒體可以,但別忘記,職業運動就是媒體,而且麻煩的是,好像不可能出現公共棒球聯盟吧,因此不管職棒制度怎麼改,運動彩券發不發,台灣警察會不會學FBI一樣監控比賽,球員薪水能不能提高...最終受惠的,都是資本主義吧!球迷得到什麼?一場真實的比賽?別傻了,只不過操控者從黑道換成資本家罷了。

(我假設會有不少人反對我的論點,所以這篇文章的回響就算有髒話或是對我的人身攻擊也無任歡迎,我會虛心接受,不會刪除。)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8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8日

[格宣]「愛音樂 救沙灘」連署行動(請幫忙轉寄)

我每年都會來福隆看沙灘還在不在

很多人都知道海洋音樂祭在福隆海水浴場舉辦,很多人也常常坐火車到福隆玩水,但是大家不一定知道,核四重件碼頭的興建,讓福隆海水浴場的沙灘日漸破碎。

猶記得八十八顆芭樂籽獲得大獎的那年(2001),表演舞台是架設在彩虹橋的左側外灘。看表演之外,我們還拿著主辦單位送的水槍在沙灘上打起水杖,累了就坐在橋下喝水納涼,現在彩虹橋下的沙灘已經流失了。

一年後(2002)再到福隆參加海洋音樂祭,左側那邊的沙灘竟變得破碎不堪,舞台只好移到了右側內灘。連續六年的音樂祭,見證了沙灘逐漸流失的驚人變化,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核四重件碼頭的興建工程阻隔了漂沙回流,已經將整個潮流循環補砂機制破壞殆盡,綿延將近三公里的沙灘海岸嚴重倒退。

現在舉行活動的那片沙灘,是怪手從別處挖沙填回來的。很殘酷的一點是,無論表演樂團、工作人員,或是聞風而來的樂迷和比基尼辣妹,每個人過了彩虹橋,腳底下踩的那片人工沙灘就是核四工程破壞福隆環境的具體證據。四年來為了舉辦海洋音樂祭,已經花了一千八百萬補沙造灘,當一年一度的嘉年華式狂歡過後,有誰在乎福隆美麗的生態正在凋零?

福隆的沙灘問題,不只是環保問題,同時也和參與海洋音樂祭的所有音樂人與樂迷朋友息息相關,試想沒有了美麗沙灘,我們如何能舒服地在海邊享受音樂?我們懇切地希望所有熱愛音樂祭的朋友能進而發出支持的呼聲,關心沙灘流失的問題;也希望以歌頌美麗海洋,珍惜這塊土地為發想概念的海洋音樂祭,能與貢寮在地環境有更深刻的連結,讓福隆的海灘能繼續美麗,也讓所有音樂人的夢想成為真實。

發起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AMG另類媒體發電機

綠盟blog網址
聯絡電子信箱:gongliao@gmail.com

連署樂團/音樂人(按照筆畫排列):929、好客樂隊、妮波寺樂團、拷秋勤、城市之光、林強、張懸、閃靈樂團、薄荷葉樂團、熊寶貝樂團、圖騰樂團。

(名單持續增加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愛音樂!也愛沙灘!

請參加「愛音樂 救沙灘」的連署活動

多一個名字,多一份力量

致行政院的諸位:

我們的要求:
1請政府重視福隆沙灘正面臨消失的危機,不要讓人為的工程建設繼續造成海岸生態的破壞。
2 為保護沙灘,請立刻停止核四海岸工程的破壞行為,並盡快提出恢復原狀的解決方案。
音樂人連署:http://www.bigsound.org/amg/weblog/001006.html
個人連署:http://www.coolloud.org.tw/user/20050727/mainpage.asp?mode=sign

Posted by portnoy at 20: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7月27日

Douglas Kellner對Alternative Media的期望

凱納:美傳統新聞調查功能被另類媒體取代(中央社新聞via蕃薯藤)

知名學者凱納Dr. Douglas Kellner為思想前衛、引領西方的暢銷作家,開設的部落格深受世界各地網友熱烈迴響。

凱納在講演中談到,美國之所以會產生民主危機,部份原因在於美國過去二十年裡,主流媒體企業偏袒共和黨及保守派。主流媒體企業傾向於推銷掌控它們的財團利益,親近市場,反對管制,大體上提出都和企業集團和保守政治有關議程。

要補救這種情況,首先必須強化媒體改革運動,凱納指出,認識媒體政治在民主化鬥爭和公義社會的創造上舉足輕重,此外,還必須支援和發展另類媒體。

他說,媒體系統的民主化必須發展出強大的改革運動,讓一切進步社會運動都認識到鼓舞媒體,以及處理急迫社會問題和議題的重要性。

他指出,在這個過程中,涉及持續批判媒體集團;呼籲重新管制;以及振興公共電視、培植社區和公共廣播電台、改善公眾近用電視、擴張調查新聞和公共服務新聞及網際網路的全面民主化利用。

--------------------------------------------------------------------------------------------

延伸閱讀:
Douglas Kellner :一部blog版的《華氏911》
表個什麼態嘛!真是的…
US: the future of the newspaper according to the Newspaper Association of America
Blog Left: Critical interventions(Kellner的blog)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8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4日

這算是新聞的新聞吧

雖然新聞局的網站對火狐狸不太友善(正文會被擠到最下面),但是想要查官方資料還是得三不五時去逛逛,沒辦法,只好持續期待政府網站將來會開始提供rss囉!

我上新聞局想查的資料是他們對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證照換發等相關新聞的回應,蘋果今天的頭版蘋論都聚焦在這個議題之上;以Apple Daily現時在台灣的影響力,大概很多人都隨著蘋果,又把議題焦點建構成綠政府打壓藍媒體、或是政治勢力的手操縱媒體、危害新聞自由等等。

但是新聞局這樣說

針對媒體所關切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證照換發乙事,行政院新聞局表示,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證照換發審查事宜,已委由傳播、法律、財務等背景之學者專家組成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審查委員會進行審查與評分,在法律依據及委員會之合議制前提下,該局強調將充分尊重委員會之專業審查。

對於媒體引述說明衛星電視換照標準,及所謂「未通過」之頻道將予撤照,應屬「言之過早」。新聞局表示,換照過程與審查完全公正、客觀、嚴謹,正依循法定程序辦理中,目前尚未完成「面談」與「訪視」作業,並未確定撤銷任何執照。

行政院新聞局表示,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證照有效期限為6年,期限屆滿前6個月,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應向主管機關申請換照。關於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之審查事項,則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與施行細則第4條規定,由主管機關審酌下列事項:營運計畫、營運計畫執行情形之評鑑結果及改正情形、歷年來違反衛星廣播電視法之核處紀錄、播送之節目及廣告有無侵害他人權利、對訂戶紛爭之處理等,某報今日於頭版報導列表項目多項屬媒體誤傳,非本局廣電處提供。

新聞局表示,初審如未達70分者,由委員會決議進行複審,複審後,由委員會作成各頻道證照換發申請准駁之決議,再由新聞局通知各頻道審查結果。新聞局表示,目前審查作業尚未完成,委員會不會作成任何決議,外界對於本次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證照換發之傳言,多屬臆測,該局特作以上之澄清。

衛星廣播電視法自88年2月公布施行後,新聞局於同年8月2日首次核發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證照,故本年8月初前,新聞局應依法對88年首次取得是項證照之業者,完成證照換發申請之准駁事宜。

姚文智表示,新聞局本於職責,依法行政,絕無干涉新聞自由之情事,但是,近日來,社會大眾及民間媒體觀察團體,對於媒體改革均寄予厚望,且根據媒體所作之民調結果顯示,有七成三的受訪者認為,衛星電視新聞報導的內容對社會價值產生負面影響,另有五成八的受訪者同意,衛星電視新聞亂象叢生,是因為電視台太多了,應該減少電視台家數。新聞局亦籲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能注意此一現象,秉持媒體自律及專業倫理有所調整,回應社會大眾對提升媒體品質之殷切盼望。
--------------------------------------------------------------------------
其實這篇回應詭異的很;首先,蘋果刊出的審議標準與新聞局的審議標準完全不同,而蘋果今天的論點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集中在審議標準的模糊,甚至連今天的公視晚間新聞也引用與蘋果相同的審核標準。既然新聞局敢說媒體誤傳,那我想蘋果的資訊的確有問題,畢竟這標準是個死東西,新聞局很難亂講話.....不過這是否代表蘋果的虛構議題也溢散到公共媒體了呢?

再者,既然還在初步審核階段,為什麼資料會那麼快公開?新聞局表示一切都還是未定之數,就像是八字都還沒有一撇,有必要這麼早洩露消息嗎?而且消息到底是誰洩露的?其目的又是什麼?我的感覺反而像是蘋果亟欲保住這些無能,只懂的抄蘋果的有線新聞台;一方面來說,蘋果就是這些新聞台的紙上版本和主要消息來源,彼此互利共生,另一方面,蘋果擔心政府抄了新聞台,下一個抄的就是他們自己,所以才要利用輿論壓力,引導輿論方向。

最詭異的在最後:新聞局整篇都在說媒體誤傳和錯誤報導,卻又採用蘋果做的民意調查當做結論,雖然一篇報導不一定全都有問題,不過新聞局自己難道沒有資料嗎?真是詭異至極。

延伸閱讀:
UDN:
5新聞台
換不了照 栽在鋼管女郎?

電視台換照》藍委:藉換照操控新聞
郭立委,妳真的很蠢。
電視台換照》東森:不要收視率掛帥
我懂了,通通都是收視率的錯,通通都是廣告主的錯,這又讓我想起先前那篇了...
衛星電視換照 一、兩家新聞台恐消失
國親痛批:僅民視過…新聞局是現代東廠

中時:
換照觸礁 姚文智:初審結果 未到關門地步
姚局長,請你馬上去查為什麼消息會流出去,拜託了!
衛星頻道 審查更嚴?
「新聞局官員」,您哪位啊?而且你的邏輯好怪。如果無線台審核不夠嚴格,那是因為先前都在黨政軍的掌控之中,審核機制只是虛設,政府和執政黨有錢賺,當然不必認真審。所以要問的問題是,「無線頻道,審查不夠嚴?」,如果照這位官員的說法,有線台根本不用審了!另外,學者要是專長都僅在衛星電視領域,那才糟糕啊!審照與評鑑本來就牽扯很多面向的問題,包括閱聽人、社會、國家形象等等,我真不知道這位官員幹麻無聊嚇一跳??
83家到期 14家未送件
某衛星電視?環球?某綠色大老?張俊宏?這位新聞局官員你到底是誰啊?這才是這篇報導最大的謎吧。
頻道換照 23家初審未過
電視台:還沒放榜 不緊張
學者:由民間監督較理想
林淑玲,妳比郭素春還蠢!
讓換照變成媒改契機
魏玓老師這篇寫的好!

新聞媒體or腥聞霉體:
審查新聞台,脫褲子放屁
罵的好!新聞局早該負責任了,而這次換照正是新聞局負起責任的開始;不管以後是新聞局還是NCC,公民的參與與監督都不能再缺席!不過這次的角力才正要開始,一切都還是未定之數。

萬金油:
頻道換照的嘴泡
其實新聞局根本什麼都沒說啊,蘋果的報導根本是掰的,後續報導的中時聯合等都跟著蘋果後面在報導假新聞,把框架再次扯到新聞自由與藍綠對抗。(可見蘋果的力量真的很強,大家都忘了它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八卦媒體....)

7.15
苦勞網:
公民參與媒體審議
公民的角色的確是審議過程中的一大闕漏,該如何實際執行,既能兼顧時效,又能具有代表性呢?得好好想想....

UDN:
媒體生態是自由市場或政府屠場在決定?
總之不是你聯合報在決定就是了。這則社論真是我到現在為止看過最差的一則了!整篇都在空想出來的受害情緒裡遊蕩,想要為資方辯護,為意識型態辯護,卻又口口聲聲的「意見自由市場」,想要營造人民受政府欺壓的景觀,省點力氣吧!
衛星電視換照 哪台新聞不能看?
我真的搞不懂???到底是為什麼突然有那麼多人認為市場機制可以決定一切?如果可以,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改革啊!張錫銘也不用抓啊!反正市場機制最後會幫我們把張錫銘淘汰掉。

中時:
頻道換照的共識與不解
讓通訊傳播委員會條例通過吧!
比較起來,這兩篇稍微有點道理,但我還是搞不懂,怎麼突然有那麼多的人想拜NCC這塊神主牌?要拜之前,先看看這一篇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09:2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3日

矛盾

BBC是世界上公認的優質公共媒體,可是....

CBS吃過blog最大的虧,主播都被迫辭職,可是....

中時宣稱要"確保自己部落格內編輯所發出的文章品質,並且要求對自己的文章能負責"可是......

資訊是痛苦的根源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1:54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7月10日

台灣政論節目--男性篇

最近也湊巧看了不少政論節目,閒來無事,比較了一下李濤、汪笨湖、鄭弘儀、趙少康這四個明星級的男性「政論客」。

李濤的2100全民開講算是政論脫口秀之濫觴,紅極一時;記得徐若宣去日本前上過這個節目,還挨了call-in進來的觀眾罵(不知羞恥之類的)。汪笨湖是後期崛起的南霸天,不少雜誌還以他做過專題報導,稱他在南部是「喊水會結凍」,除了破紀錄在華視八點檔主持過政論節目之外,目前手上節目也一打(我個人喜歡講民謠的那個節目)。鄭弘儀主持政論的資歷也不長,不過以綠色中立的形象旋風式地打出一片天,目前手上節目也一堆,大話新聞為主打。趙少康原本是搞環保的,接著組新黨搞政治不順利,又轉進廣播界,後來在衛視主持新聞駭客,據說收視率挺高,不過後來和文茜小妹大以及火線雙驕收視率分一分之後也沒什麼賺頭了,現在則在年代主持新聞一把抓,據說是綜合了新聞主播與評論員的角色...

以顏色來分,從深藍到深綠,依序為趙少康、李濤、鄭弘儀、汪笨湖;因此,節目進行使用的語言也明顯的分成國語(藍色)與台語(綠色)。邀請的來賓也呈現光譜般的區別;趙少康與汪笨湖的來賓幾乎都是站相同立場的立委、議員、或是「資深媒體人」,李濤和鄭弘儀的節目則比較強調不同黨派與意識型態之間的互相辯論(或是爭鬥?)。

四人主持的節目在議題設定上也大異其趣,例如趙少康與汪笨湖的節目傾向於下肯定句,李濤和鄭弘儀的節目則愛用問句。在主客位置安排上,趙與節目來賓坐在同一列上,強調立場齊一,李濤坐在鏡頭左方,以利主控全局,鄭弘儀坐在鏡頭正中,表現中立,汪笨湖則比較特殊,自己坐在專屬的座位前(在鏡頭左側),其他來賓人多時坐板凳,人少時坐沙發,一方面呈現來賓的位階,另一方面也仿照戶外開講時在廟口的情境。

趙汪兩人的節目都屬於「互相取暖型」,議題交集少,常與來賓在一來一往的談話中,單面向地形塑出一個簡單的共識,並且持續增強,而且主持人的主導力量強,自己的意見戰的份量極高;李鄭兩人的節目議題交集多,一開始都盡量強調主持人不預設立場,但是立場已隱含在議題設定的問句裡;在談論過程中,李鄭兩人皆以開頭與歸納為主要任務,個人角色與情感較不明顯。

最後一點是最近才出現的轉變。李汪兩人的節目近來常關注民生議題,以揭弊為己任,尤其是李濤2100這一個月來的節目都是如此。這不禁讓我聯想到王育誠議員節目下檔與這轉變間的關連。

下次再來談女性主持的政論節目吧。


7.28延伸閱讀:
新新聞:【全民開講】殺傷力遠勝【連胡會】濤哥比戰哥更有效「果」

Posted by portnoy at 01:01 | Comments (14)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8日

恐怖

英國首都倫敦剛剛申奧成功,地鐵及巴士突然遭受六次連環爆炸衝擊,造成40多人死亡,而同時世界八大工業國正在舉行高峰會,場外佈滿著抗議資本主義及反全球化的群眾,前幾天的Live 8演唱會似乎一下子就退出了世人焦點。

我的心情很複雜,因為我為受波及的英國人感到難過,卻又對Blair的談話感到極之厭惡,尤其是當Bush,小泉,以及其他的國家領袖排列整齊地站在他後面時。

我的心情很平靜,因為我無法選擇支持的對象、我無法像蓋達那樣恨西方國家、我也無法像英美領導人那樣忝不知恥;這是一種不穩定的平靜。

我的心情很激昂,因為我看到公民新聞在這次事件中,發揮了極大的效用,展現了高於其他媒體的潛能;全世界每個角落,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特派員。

我的心情很低落,因為我看到平時從不注重國際新聞的台灣媒體,又一次蜂擁而至,急著把國外的災難轉變成廉價的驚悚片,而這股注意力卻維持不了半天,就被林志玲摔馬事件排擠掉了。

我的心情很Kuso,因為我覺得我好像在玩ptt上的推文遊戲....

我的心情很詭異,因為我看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大聲說:「We are not afraid」,感到非常溫馨;但是我又想到每天固定要被屠殺的巴勒斯坦人,在決定成為自殺炸彈客時應該也對自己說了同一句話。

延伸閱讀:
CNN也來上網找網友做新聞....Arab view: 'Enough, enough',這真的是阿拉伯世界的看法嗎?

那就看看Global Voices的Muslim Blogosphere Reacts to London Blast吧!嗯,和CNN的報導立場類似:大家都不愛恐怖份子,也都不愛Bush(所以可以得證:Bush is a terrorist?)

烏石悅讀二館的@倫敦連串爆炸案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9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6日

[網摘之非洲特刊]從blog窺伺非洲

非洲,最近很紅。

live 8是什麼不用我多說了;雖然有人批評live 8 "is worse than doing nothing",認為藝人歌手的上台動機不純(據說本來MJ也要藉此機會復出),更認為Bill Gates上台是最大諷刺(他每年捐給防治非洲愛滋基金會的錢是世界上最多的呢),但起碼比我這種只能在blog上給予精神支持的人好多了,起碼搏出來的版面多,引發的深入討論也多。(jimmy這裡收集了不少)

【45度的天空下】是公視正在拍攝的新戲,由王小隸導演執導,林佑威飾演前往西非布及納法索服替代役的連加恩;我前陣子在書局裡把【愛呆西非連家恩】這本書看完,好吧,我承認他現在是我的偶像。

張惠妹前陣子應世界展望會之邀,去了蘇丹,看到了當地貧窮的景況,回來時還因上吐下瀉,被媒體懷疑是得了傳染病,烏石悅讀二館有相關討論。而其中提到了邱貴芬老師的說法,大意是說,與其批判消費的不正當,不如從消費中找出積極與創造的可能性,畢竟消費已成為不可逆的勢態;我倒認為批判正是促進我們尋找積極面的動力,雖然要能問又能達不是件容易的事。

連教授則是我在Quintin's African Journal非洲小島日誌裡看到的。作者在非洲的聖多美普林西比(這個國號不賴)研究與服役,上上個禮拜這位連日清教授抵達該國,便隨即展開瘧蚊幼蟲(孓孑)的採樣與研究。透過作者的文字,我對這位年已八十,卻還如此汲汲不倦的學者,產生了崇高的敬意(怎麼姓連的都那麼厲害?)。

非洲,有生之年非得去一趟。

Posted by portnoy at 19:52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5日

陳金鋒和王靜瑩

這兩人有何關係?

一位是今天在大聯盟擊出首安的台灣人,另一個是嫁給南港輪胎小開的台灣人,據說遭受到婚姻暴力。嗯,我懂了,兩個都是台灣人!

如果你不滿意我的推論和解釋,我也沒辦法,想知道就問香蕉...ㄟ...不對...是問中時電子報的排版人員。
³¯ª÷¾W»P¤ýÀR

好吧...這篇的確很無聊...............

延伸閱讀比較有料:
陳金鋒滿壘上場代打,揮出大聯盟生涯首安打二打點,公晚今晚11點播出!
妳該如何利用家庭暴力防治法保護自己

7.9
我看王靜瑩的家暴事件

Posted by portnoy at 20:32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4日

李遠哲,我真的不懂你

我想李遠哲也不懂教育、不懂為什麼交大教授要反對合併、不知道什麼事情錢不能解決。

我?我也不懂,尤其是不懂這則訪問裡是在講什麼鬼!!

全台灣就你一個人有新觀念,就你一個人懂教育,就你一個人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你一個人提出的建議,大家都得同意?從訪談中我發現李先生您根本沒看過反對五年五百億以及反對清交合併的意見。

而且,為什麼你都不用對你提出的建議以及造成的結果負責呢?我們並沒有投票選你出來干政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23:35 | Comments (11) | TrackBack

2005年07月03日

我的智財權保護原則

之前上電訊傳播概論時,討論到著作權與IP等議題,戴老師問過大家一個問題:「如果有便宜,或是不用錢的盜版音樂,為什麼你要買正版?」

其他同學的回答我記不太清楚了,不過當時我是這樣說的:「因為我覺得如果我不買,我以後就再也聽不到了。」

反過來說,如果我覺得這家唱片公司,這個藝人,或是這種類型的音樂,不會因為我買盜版或是非法下載音樂,就關門大吉,退出市場的話,我這個人其實沒什麼版權觀念(不過我沒「買過」盜版CD就是了)。

除了音樂以外,對其他的資訊商品,例如電影、軟體、電子書,我也是採相同態度;非常主觀,甚至不管品質好壞。例如我以前常買新出道歌手的第一張專輯,但我連這個藝人是誰都不知道。我也常買剛出道漫畫家的第一套漫畫、剛出道作家的第一本書,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一種感覺:如果我不買,他們就沒有以後了。

我這賭博般的購買行為,由我自己判斷輸贏,好聽或是好看就算我贏,難聽或是難看就當我認輸。輸贏的比率大約一半一半,算是不錯了。

看電影也是。我最近發現我喜歡看的電影類型了,那就是商業國語片(包括港片與大陸片)。我近來常常上電影院看國片,但是並非意涵深遠的藝術電影或是刻畫人生的紀錄片,而是商業片。我隱約覺得,台灣的藝術電影過的比商業電影好,而且也沒有斷炊之虞,反倒是商業電影在好萊塢巨人腳下,連喘氣聲都發不出來,瀕臨死亡。

所以我毫無罪惡感地看著電腦上下載來的好萊塢電影,但是很勤勞地上電影院花兩百多塊看國片。說我愛國嗎?我覺得國片拍的比好萊塢電影好嗎?都不是,我只是覺得如果我不上電影院去看,台灣的商業國片就要滅亡,和好不好看,我想不想看,都關係不大。

ezpeer v.s. IFPI 的判決最近在報章雜誌上占了不少版面,但是網路上的討論我看到的不多,反而是新聞又不知道從哪找來權威網友的意見了,下了個很詭異的標題:「法官該打屁股」(?),九成九是ptt吧!

和Grokster的案例比較起來會很有意思;一開始大家都認為Grokster會贏,ezpeer會輸,可是結果卻相反,MGM贏了,IFPI輸了。兩邊的判決都有自己的道理,但我覺得ezpeer的經營模式的確慷了他人之慨,接下來的民事部份應該會把事情釐清。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保護智財權或是著作權?因為「如果創作人沒有得到合理的報酬,那麼他們就無法持續創作,而想要踏進創作圈的人也會因為看到這樣的情形而停住腳步,轉向他途」。

很多研究數據顯示,流行音樂及電影產業的宣傳預算往往占據總製作預算的三分之二,嚴格說來,廣告才是這兩種產業裡的主要產品,因為花在廣告上的心思和經費最多。

我不反對宣傳和廣告,因為這部分養活了很多人,有很高的附加價值,做的好的,也能稱之為藝術;只是本末倒置的情形日趨嚴重,大部分的創作者並沒有在現有制度下,得到合理的報酬;不是賺超多,就是苦哈哈,而且對自己的作品幾乎沒有掌控權。

有人問道:「你們這些倡言現在流行音樂品質不好而鼓吹下載無罪的人,難道真的有好音樂時你們就不會去下載了嗎,會去買正版了嗎?」很好的質疑,而我也只能坦率地回答:對我來說,品質並非最重要的影響因素,真正重要的是,我希不希望這個歌手就這樣被無情的市場淘汰,我還想不想聽到他的歌?所以擁有固定高銷量的天王天后,就算唱片品質再好,我都會毫不留情地下載。

藉口?是藉口沒錯,不過這藉口也不會讓我的行為合法就是了。

延伸閱讀:
國內首宗P2P侵權官司 音樂團體敗訴
台灣音樂界最黑暗的一天?
Mainstream Media Meltdown

7.9
和馬剛聽爵士
「現在的唱片工業已經落伍了,5%的錢拿來做唱片,95%的錢拿來做市場,捧紅一兩個明星,埋沒一大批歌手的時代該結束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7:19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5年06月29日

新聞局,中廣,與數位廣播

師大胡幼偉老師投書聯合報,談論新聞局核發中廣數位廣播執照的反覆,今日新聞局廣電處長吳水木則投書回應,反駁胡幼偉老師的諸多論點。我在這裡提出我個人的看法。

我大抵支持胡幼偉老師的論點。吳水木處長的回應中忽略了胡老師論述的重心,那就是「輔導」。中廣目前依舊由國民黨所有,而廣電三法修正案通過後,已明言黨政軍必須退出媒體經營,包括以後的數位廣播。

所以問題在於:新聞局核發數位廣播的但書是否合理,而又是否在事前通知申請執照的所有業者?如吳處長所言,數位廣播頻譜乃全民財產,新聞局當然有責任嚴格把關;但是在審核前,新聞局有明言要求申請單位,如包括黨政軍股份,必須在核發期限前降至多少比例,或是完全減為零嗎?沒有的,這一項並不包含在審議條件中,所以其實沒有理由以此來限制中廣。吳處長文中說「數位廣播開放在九十三年四月即公告,期間中廣有一年兩個月可以從容處理黨股,但迄今未見任何動作,所以姚局長要求研究發照的適法性,合法、合理、合情」,其實換個角度來說,新聞局也有一年兩個月的時間來積極輔導、督促中廣處理黨股,如胡老師所建議的,與各部會協商,畢竟新聞局也很清楚,中廣一定會申請數位廣播執照。

中廣應不應該馬上處理黨股問題?這點無庸置疑,而事實上,國民黨還在想著要如何在期限到之前,找好最適合的買家,把從人民那奪來的財產,徹底換成現金並私有化。這個情形,你知,我知,新聞局也知,所以新聞局本該更積極作為,軟硬兼施;如果新聞局在接受數位廣播執照申請之前,就將此項但書列在條件裡,那就會是一個加速中廣處理黨產的好誘因,然而遠慮並未深謀,這項用意良善的前提到今日才提出,就成為了落人口實的馬後炮。

吳處長說:「中廣迄今未展現釋股誠意,即是條件不足。審議委員會認為中廣符合條件,係從專業及試播的營運計畫考量,而在行政程序上,最後的核可,還需考慮到法律的層面,此一部分正是本局正要研究的原因。」審議委員會的工作如果僅限於專業與試播表現評估,那麼就應該只以這些條件來審核,而非在其後補上所謂的「法律層次」;最佳的方式應該是:在審議委員會中就考量到法律問題,並且如我上段中所建議的,將但書(所謂的釋股誠意?或是精確的股份比例)於申請條件中明白列出。

當然,這次事件不全是新聞局的錯,嚴格來說,新聞局也沒錯,甚至還做對了,只是程序上出了問題,而在態度上又不清不楚,把原本可以很對的事,做的很錯。這或許是新聞局最該反省之處,這樣的疏忽表現不知道與新聞局組織層級過低,或是台灣媒體多頭馬車管制的情形有無關聯?

回到中廣黨股的問題;在我的想法中,國民黨早應該大方捐贈出包括中視在內的所有黨營媒體股份。如有這樣積極處理黨產的態度,或許早就讓他們的形象有所提升,贏得更多民心,最起碼也減少落人口實的機會;然而國民黨不愧是國民黨,顢頇迂腐任誰都難比的上,不義之財賺了那麼久,卻還想在最後關頭撈最大一筆,遲遲不處理黨營媒體,如今又被抓住小辮子,雖然新聞局的方式取巧,但我也不得不罵國民黨活該!

Posted by portnoy at 23:54 | Comments (4) | TrackBack

從才藝販買到隱私販賣

台灣電視上的談話性節目數量與日俱增,除了政治性的call-in節目以外,娛樂綜藝性的談話節目最近更是有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其中的指標性節目莫過於「康熙來了」與「兩代電力公司」,前者以藝人為主(偶有其他領域來賓),後者以議題為主,都受到廣大觀眾群的歡迎,也是金鐘獎的得主。其後仿效者不斷:例如康康嚇一跳、今夜女人幫、麻辣天后宮...國光幫幫忙、智勇志永電力公司、桃色蛋白質等族繁不及備載。

相反的,傳統大型綜藝節目逐漸凋零;從「群星會」到「雙星報喜」,從「鑽石舞台」到「龍兄虎弟」、「超級星期天」。這類的節目曾經是許多觀眾的最愛,是全家大小週末的必備娛樂,但如今盛況不復,不但數量驟減,許多該時段的節目也逐漸轉型為談話性節目,像是「快樂星期天」、「綜藝大贏家」、「十字路口(邊吃邊談話?)」、「大家來說笑(藝人互相兔槽的部份)」等等。

整體來看,我們越來越少看到藝人準備才藝表演、現場演唱歌曲、演出短劇;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藝人(大部分)坐在豹紋的椅子上,與主持人一來一往,回憶私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談論本來對藝人屬於禁忌的麻辣話題。這類的談話性節目給觀眾一種「貼近」大明星的感覺,就像是"behind the curtains"的幕後花絮,也像是電影NG片段的節目規格化。

「演藝圈」長期以來一直蒙著神秘的面紗,藝人的明星光芒就是倚靠這層面紗而生。藝人的私生活在以前一向是遮遮掩掩,扭扭捏捏;但如今情況大不相同,不但年輕藝人願意上節目大談感情與私密生活,許多老一輩的藝人,未發片的歌手,以及過氣的藝人也都成為了娛樂談話性節目的座上賓,話題性及收視率不但不輸給當紅偶像,還常常凌駕於其上!

可以從許多角度來研究這個議題,例如頻道間的過度競爭,與節目外製外包制度,導致製作人以節省成本為主要考量,而眾所皆知,談話性節目成本最低;或者,是觀眾口味的轉變,與整體社會風氣的開放,導致此類節目成為顯學,順時勢而生?又或者這情形只是短時間的風潮(fad),暫時滿足了觀眾偷窺的欲望,不久就會沉寂?

我在這裡選擇一個不那麼批判的角度:藝人真的想說話!

也就是說,以前的藝人雖然常常手握著麥克風,但實際上並沒有許多機會能讓他們講出心裡話,或是暢談一些價值觀與人生觀;表演成為他們唯一的面貌,舞台裝是唯一的服裝,而明星的光芒是甜蜜的負荷。以前台灣僅只有無線三台時,綜藝節目的時間有限,而要消化那麼多的歌手演員藝人,只得採群星聚集的節目製作方式,因此每個藝人準備出來的簡短談話和特殊才藝,都是時間限制下的產物,必須能快速抓住觀眾的目光與主持人的興趣,否則表演機會一縱即逝。

如今情況轉變,頻道數激增,為了要填補那麼多的時段,藝人既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學才藝、想笑話、排短劇、練歌喉,也不能老用同一套東西上場,只好轉而上談話節目。娛樂性的談話節目,不管是藝人為主還是議題為主,大抵就是談論「自己」。談論自己最容易了,不僅不需要背誦台詞,也不用自己製造氣氛,交給主持人就行。藝人樂得輕鬆,何樂而不為?

加上狗仔隊風氣盛行,藝人八卦滿天飛,談話性節目就成為藝人與節目單位共謀的好機會:藝人負責澄清,偶爾順便爆料;節目單位則提供時段,讓藝人暢所欲言,順便搭上八卦的列車,坐享漁人之利。接下來,藝人在節目裡說的話,又可以成為娛樂新聞的頭條,當作狗仔隊的下一目標,如此生生不息,簡直有如聚寶盆!

除了八卦緋聞的澄清,藝人也可以藉由談話性節目打歌打片打活動,把個人私底下那一面選擇性地揭露在觀眾面前,除了製造話題,也試圖拉近與觀眾的距離,提升觀眾對藝人的向心力,最終目的當然是提高銷售與人氣;比起娛樂新聞的短暫時間或八卦造成的焦點轉移,談話性節目成為藝人的新寵:暢所欲言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這在以前傳統的大型綜藝是極不可能的事情。

總歸來說,談話性節目讓藝人從「才藝販賣」的角色,漸漸轉移成「隱私販賣」;在資訊社會裡,每個人的隱私都是可以計價的商品,而公眾人物的隱私更是價格高昂,投資自己的「隱私股份」,培養觀眾對自己個人隱私的興趣,會越來越成為藝人經營自己的重點方式。不過,目前我們看到的情況是:藝人被過多的談話性節目通告壓榨,賤價出售自己的隱私,談話節目漸趨同質,議題也不斷重複,更有漸趨低俗之勢。我認為,娛樂談話性節目有其存在之價值,但仍須在量與質之間尋找平衡點,不然以台灣銷耗議題與藝人光芒的速度,很快,過不久,不是沒有藝人值得訪談,就是許多不值得一再訪談的藝人,一直重複接受訪談了。

7.17補記:
傳學鬥的補充回應

上期電子報鄭文〈從才藝販賣到隱私販賣〉指出現今娛樂談話性節目當道,這其中又以窺探明星隱私的節目為多。文末,作者感性地呼喊:即便這類談話節目有其存在的價值,但(再怎麼樣)也該稍微平衡一下了吧!畢竟八卦不是我想看的(好懷念從前藝人說唱逗笑的功力)。

若分析鄭文中所提出的問題,我們可從娛樂產業的結構處著手,徵結在於:頻道擴增後的有線電視,非但沒有因為數量上的增加帶來多元性的娛樂節目,反而在成本考量下,大幅刪減節目製作成本。再拜「康熙來了」個案的成功(偶然或巧合?)於是,成本低廉的談話性節目成為各家電視台的最愛。另外,我們也可發現,這類談話性節目多分部在有線電視。這同時反映了有線電視在經費限制下,寧可搭順風車;或是直接向老三台購買一、二十年的節目帶,填充時段,而不願投注資金、人力於新型態節目開發上。擺爛者,更直接抄襲日本的綜藝節目,大言不慚地宣稱這是創意改造,更符合本土口味。

這樣的市場基本面,重構了藝人的表演、行銷模式。沒有了舞台,你不再需要準備才藝來表演,只要你有足夠的話題,你便可藉著隱私的販賣,行銷自己。前不久倪敏然的過世,令不少人感嘆台灣娛樂環境之惡劣。管你有十八般才藝,若不懂得在娛樂節目中展示一下身材、不小心洩露正在與哪位小開交往、有沒有懷孕,那也許終究得被娛樂圈淘汰。只是,我們不禁要問:如果藝人們習於藉由操作隱私販賣來提高自己的曝光率,又有什麼正當的理由指責狗仔侵犯他(她)們的隱私呢?

反身來看,談話性節目的流行,還必須回到觀眾市場來探討。我們要指出的是,即使是當紅的「康熙來了」,其收視率也僅在百分之一左右俳佪。這又如何能以「具市場利潤」作為各電視台瘋狂開播談話性節目的依據呢?只能說,這種競爭是在小餅上爭芝麻粒。各家電視台又怎能以為這百分之一的收視率就代表了所有觀眾的喜好?自由的競爭市場,卻造成了高度的趨同性?真是何其諷剌!

Posted by portnoy at 03:03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6月27日

印度的科技文藝復興

india

這是CNET的一個專題,也有完整的pdf報導可以下載,全篇分成三部份,第一部分的標題著實有趣(「中國,請讓讓」;讓我想起威龍闖天關裡的奶媽)。一位當地的科技公司總裁Ramesh Emani認為印度的演化會類似於台灣,嗯~不知道該恭喜他們還是替他們擔心。

金磚四國裡面,我最看好的就是印度了(最期待的是中國),不過有人能告訴我印度現在還在實行種姓制度嗎?之前不曉得看哪本雜誌,也是在講印度,不過焦點擺在越來越嚴重的貧富差距上。

先前看微軟釋出的RSS應用影片,也是一位印度籍工程師在解說,走在中正的校園也三不五時會看到印度來的學生(應該是吧),不知道會不會過不久,印度偶像劇就入侵台灣,然後掀起印流,年輕人一窩蜂的去印度觀光,迷印度偶像,吃印度菜(我現在就很愛吃了)?

ps. 台中科博館附近的印度菜真的很好吃...

Posted by portnoy at 20:09 | Comments (6) | TrackBack

不要坐在地上哭!

年代電視台新聞部經理陳秀鳳今日投書中國時報,大吐身為一個台灣電視環境下,無能無力又無奈的記者苦水,同時也是對昨日彭芸老師中時專欄裡對電子媒體批判之回應。陳秀鳳經理文中如泣如訴,把自己工作的地方稱為「大怪獸的血盆大口」,她認為台灣沒有深度新聞的原因有三:「因為我們沒有肯「養」這種記者的電視媒體老闆,甚至沒有肯「看」這種新聞的足夠觀眾;在現今這種惡質環境下,曾經有這種理想的電視記者,如果不是早早退出轉行去,就是「升官」做行政職去。」

很巧的,聯合報影劇版今日也有幾則相關新聞,不過是在影劇版,包括東森王佳婉台視蘇逸洪三立張雅琴 。看完內容,我不需用E,就搖頭搖到停不下來了。

我已經懶得批判了,因為我看到這一群有地位、有能力、有管道去改善現況的人,只懂得把過錯都推給上級老闆和毫無代表性的收視率,自己樂得扮演無能為力的小蝦米,發發牢騷,繼續昧著良心「抄新聞」與「做新聞」。

傳學鬥最近一期的電子報也談了類似的話題,焦點則放在記者工作條件低劣的現實面,在這樣吃力不討好的情況下工作,誰還有能力在乎被污名化的弱勢族群、被忽略的社會議題、被丟棄的國際大事、和被質疑的新聞可信度。

改善的建議與方式我們不知提過多少次了,但是這一堆以被新聞局罰款為榮的新聞台似乎從沒想過,其實事情不需要是這樣的。我知道改革牽扯的範圍極廣,包括電視的數位化、共同平台的建制、內容執照與網路執照脫鉤、成立單一有力的管制單位、法令整套修改、媒體素養教育、黨政軍勢力退出、外資與跨媒介經營的股份比例限制....清單簡直列不完,但是總是可以從小處著力,從細部下手,就從陳經理這樣的中階主管開始。

就對著你的老闆說出實話吧!從地上站起來,擦乾眼淚,組織一個可以跟資本家抗衡的工會吧!不需要再次投書和全國大眾說你們的產品很黑心,我們當無辜消費者很久了,對這清楚的很!

立委減半的邏輯很怪,但是新聞台減半的倡議絕對可行。減半之後當然還要搭配更嚴格的品質管制與審核標準才算周全,不過可別把多出來的頻道都讓給了電視購物,不然將會是另外一個惡夢的開始...

Posted by portnoy at 14:54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6月25日

關於微軟的RSS戰略

我只是個學傳播的,而且還沒出師,所以我沒那個能力,也沒打算從技術面來談這則消息,雖然各方說法讓我看的是頭昏眼花(謎之聲:你不是還在期末地獄嗎?),不過就以一個大概這輩子都會被Windows套牢的無力使用者角度來看,微軟這一步真是聰明。

RSS的潛能不必再贅述,不過這項技術的傳播特性值得重新釐清,就利用Bordewijk and Van Kaam提出的四種傳播模式--傳送、對話、諮詢、註冊--來做簡單的整理。
傳播模式

由兩個變項來劃分四種傳播模式,各個傳播模式的不同在此不多做解釋(應該頗為直觀),那麼RSS這種主動推播式的傳播應該屬於哪一種呢?

就我個人看法,RSS以「傳送模式」為主,「註冊模式」為輔。傳送模式代表著資訊由中央提供者製造,管道(也就是傳送資訊的方式)由中央提供者控制,這和電視或收音機的閱聽模式沒有太大差別,是一種無差別攻擊,這也是podcasting(ipod加"broadcasting")這個字意義所在。(我知道有narrowcasting....)

唯一的顯著差異在於「訂閱」這道手續不存在於傳統大眾傳送模式裡,但是如果與將來數位電視所能實現的「隨選」及「訂閱」來比較,也顯得毫無差別。另外一個RSS為人所稱道的優點是它讓閱聽人不用遍覽所有網頁去查看有沒有更新,可以直接把每個網站上最新的訊息集結起來,再傳送給閱聽人;不過這個優點和電視節目表的用途也沒有差別,以後數位電視的EPG電子節目選單應該也能做到相同的事。

有人認為訂閱RSS解放了網路瀏覽者,讓我們不再需要受到垃圾郵件的干擾,但這種說法也站不住腳,因為訂閱RSS也一樣會受到監控,資訊一樣會外流,而且外流出去的資訊比電子郵件地址流露的更多、更私人,越來越多的RSS廣告就是例證。這樣看來,實在讓人懷疑為什麼RSS會受到萬眾如此期待與歡迎。

我唯一想的到的原因是,RSS的廣告還並不惹人厭,而且如果閱聽人認為這廣告惹人厭,可以馬上解除訂閱,就和關上電視一樣。但是RSS廣告還不惹人厭的原因正是因為廣告的內容與文章是相關的,而這相關性來自於閱聽人奉獻出去的隱私:例如我們對哪些blog有興趣、甚至是對哪個blog裡的哪個特定話題有興趣等等;這些是垃圾電子郵件寄送者一輩子都很難知道的資訊,但是我們毫不遲疑地就透過RSS訂閱送了出去。

當然,資訊社會本就是沒有隱私的社會,所以我也不想在這一點上多費唇舌(或著該說...手指?),畢竟我們提供越多的個人隱私,才能有所謂客製化或個人化的服務,個人取捨罷了。

把話題兜回來,我認為微軟很聰明,正是因為微軟了解這一點。Windows Longhorn宣稱將把RSS或Atom全然整合進系統當中,以後沒有檔案類型不能"cast"了,這代表的涵義很清楚,一來是我們可以更方便的分享資訊,二來就是所有檔案類型都能安插進RSS廣告了。

以前的Windows有個功能叫做Active什麼的,好像就是讓桌面變成網頁,我不太瞭,不過這次的整合野心更大,而且水到渠成、黃袍加身,要不成功都很難,只要別再延誤上市日期。

延伸閱讀:
6.25
AdTension
How much would you pay for a world without ads?

6.26
Microsoft and RSS
Dan Gillmor真的很不喜歡微軟....

Posted by portnoy at 22:23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6月24日

Make Poverty History

在我發表這篇文章的同時,150個非洲孩童餓死了。

延伸閱讀:
Technorati Live8 | Heterotopias
Technorati Live 8
Live8:Tag the World

p.s. 我真是太懶了,只會貼鏈結,不過既然有先進解釋的那麼清楚,我也就稍微偷懶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14:07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6月18日

媒體心中的王室

我理想中看到的新聞是這樣子的:

總統陳水扁長子陳致中今日舉行婚禮。

就這樣,跑馬燈跑過就可以了,或是報紙刊在一小個角落就夠了,但是這些媒體不知道在想什麼,藍色的中時聯合拼命王子來王子去的,好像巴不得拱出一個台灣的王室,巴不得讓所有看新聞的人都眼紅、都咬牙切齒。

電視新聞也極盡所能地詳細報導婚禮的每一個細節,好像不知道收了這些商家多少錢,要這麼賣力地替婚紗店、餐廳、喜餅店做置入性行銷,但是另一方面卻又打著檢驗有無浪費奢侈、濫用公權力的口號在那裡極盡諷刺之能事。

總統搭空軍一號專機去下聘,很正常啊!總統連卸任都還會有保鑣保護了,怎麼還在任的時候不准搭空軍一號呢?

陳致中有六輛積架當禮車,很正常啊!他自己就有一台保時捷了,長輩那麼多,借個幾台積架算什麼?他們家現在的確很有錢啊。

黃睿靚搭公務車去買嫁妝,很合理啊!人家就要成為第一家庭的人了,保護一下很正常吧。

可憐的陳致中,人生的重要場合卻被如此蹧蹋,連菜單都不能自己決定,悲哀啊!

水災和婚禮有何相關?誰希望看到水災了?說明白一點,這些媒體想的只是硬框架出一幅窮人與富人衝突、老百姓與當權者衝突、支持者與被支持者衝突的圖像。

媒體要當真有心,就該把焦點放在水災的善後及整治問題,不是一味地、拼了命似的要把這場婚禮和水災牽連在一起,把人家的喜事當成對災民的戲謔,把災民的悲哀轉化為媒體撻伐的利器。

可以對總統嚴格檢驗,可以的,這也是媒體應該做的,但不是用這種方式。從這個例子看來,Roger Silverstone提出的「proper distance」真的是媒體內容改革上必須謹慎拿捏的大重點,我已經受不了這種貼在我眼眶上的私領域報導方式了!!

心情不好...胡亂發洩...


Posted by portnoy at 20:46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2005年06月11日

鳳凰城基金會的Pete Thornton過世了

他是誰?他是馬蓋先的boss,他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看到他都得喊一聲「帥呀!老皮!」。
Dana Elcar,6月6日因肺炎在加州去世,享年77歲。」from浪跡天涯

默哀......

我竟然五天之後才知道這件事.....

再見了老皮。

pete

Posted by portnoy at 20:04 | Comments (3) | TrackBack

王育誠這種英雄....

其實王育誠、蜘蛛人、超人這三者是很相像的:第一、都具有雙重身份,第二、其中一個身分都是記者,第三、只在乎街坊犯罪,對白領犯罪不聞不問。(其中第一點和第三點是所有美國英雄的共同特徵)。其實還可以再加上一點,那就是絕大多數的超級惡棍都是英雄自己去招惹來的,不管是故意還是無心;而如果沒有這些英雄,根本也不會有這些惡棍,所以其實他更像是超人特攻隊裡的Syndrome,尤其在「自備壞蛋」這一點上(不過Syndrome認真多了,他至少還做了個機器人,王議員不過拍了兩支影帶)。

SYNDROME Trading Card

但是王育誠有一點非常特別:他很樂於公開並且遊走於雙重身份之間,在這一點上他就強過那些英雄百倍了,因為英雄們的tragic flaw反而變成了他的成功利器;不僅不用擔心被抓去做實驗什麼的,還可以仗著自己的言論免責權(民意代表加上媒體無冕王)勇往直前,不用像Mr.Incredible一樣被告到隱性埋名,真是再棒不過的職業了!

根據「英雄小時候必受過創傷」的規定,王育誠小時後是否有可能遭受過創傷呢?當然啦,這創傷不一定非得由他親自經歷過,也可能是聽說或目擊過許多這種社會陰暗面,所以才讓他一頭栽入「社會追緝」的工作而無法自拔。

根據網路上的資料,他在澳洲讀過傳播,擁有碩士學位,這點也很符合英雄學歷都很高,腦筋都很聰明的條件。根據第三人效果理論,這種人最容易認為,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很容易「受害」、很容易被騙,所以會很想告訴大家千萬別受騙,不過反過來說,這種人也會認為自己騙人絕不會有人發現。

今天中午吃著粽子看新聞的時候,聽說有許多熱愛王育誠的選民「自動自發地」聚集在王育誠家樓下,替突然生病的王議員加油打氣,不過好玩的是,鏡頭裡的「熱情選民」不是國中生模樣就是帶著斗笠的老先生老太太,讓人好奇王議員的支持群眾屬性為何,怎麼感覺那麼像是動員來的呢?印象中和上次有個流氓過世,一大堆黑衣小弟穿梭的景象十分類似啊!

「王育誠們」就是這些英雄:一群有能力、有管道、有社會責任的傢伙,但是,沒良心。

Posted by portnoy at 17:3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7日

也談「行動電視」

今天傳播行銷課由我負責一部份的導讀,主題是行動商務(m-commerce),上課時戴老師丟出一個問題,是有關無線電視作為一個行銷管道,會在數位行動時代有什麼樣的改變,我姑且稱之為無線電視在數位行動時代的想像吧。

首先得回顧一下行動商務的定義:
【A CONCEPTUALIZATION OF M-COMMERCE】
1.行動商務含括兩人至多人之間,以及不具生命現象的儀器或設備之間,單向與雙向的溝通。
2.溝通雙方至少要有一方是在移動的。也就是說不能在任一時間是在一固定的空間。
3.當溝通的任一方或雙方從一地移動到另一處時,必須具有持續通訊的能力。
4.雙方的訊號必須是透過電磁波傳輸,而非經由直接感應的訊號(如:紅外線)。
5.如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至少有一方是為了尋求短期或長期的經濟利益;若是儀器間的連線,其最終目的仍該是為了一人或一公司的經濟利益。

所以行動商務不只是拿手機購物這麼單純,而是一個極為複雜的課題。

台灣幾個主要都市紛紛忙著建置WMAN(Wireless Metropolitan Area Network),霎時之間「行動」似乎代替了「數位」成了新偶像崇拜,就連疲弱乏力的無線電視台也想趁著無線電視數位化的時機,搶攻有線電視沒辦法進佔的行動電視領域,視其為最後一搏,前陣子才成立的行動電視策略聯盟當為明證,公共電視也推出了Dimo TV,目前已可以在台灣多個區域免費收看。

國外似乎也都呈現一股急欲拱電視上行動轎子的態勢,似乎一致贊成行動電視會是一個商機無限、前途光明的殺手級行動應用,我也不否認,不過台灣似乎就將要把這鍋正在熬的好湯灑上一堆又一堆的老鼠屎了。

數位行動電視是一種將傳統電視收視習慣的時空限制徹底去除的革命性方式,不過還必須從內容提供者以及消費者兩個角度來分析,才能更清楚發掘數位行動電視在應用上的意涵。若是訊息由內容提供者主動發出,那就類似於傳統的transmission模式,閱聽人的選擇性可能比一般電視更低,因為連選台或關機的權力都被剝奪,例如台北公車和捷運上的蜜蜂電視正是惱人之極致(台中公車上也開始加裝了),也是科技企圖玩弄人性的案例。這種躲也躲不掉的強迫收視儼然成了該公司引以為傲之處,當真是「商人、傷人」的最佳呈現。

「行動」若不搭配上客製化,那不如不動,尤其是上述這種由內容提供者控制的傳輸模式。由消費者控制的行動電視(例如手機電視)當然也該客製化,不過起碼收視權還在閱聽人手裡,內容提供者也該不會不懂這個道理而魯莽行事,自毀前程,因此我還不太擔心。不過眾所皆知,電視是插了電的毒品,這種毒品本來只能定點定時享用,一旦可以帶著走,只怕人人都忙著吸毒而忘了身處何處,忘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最後只能透過電視內容來中介。

看電視當然也具有社會參與的目的,不過別忘了,人每天能利用的時間有限而且零碎,無孔不入的收視,除了幫助廣告商找地方花錢之外,我還真看不出對整體社會有什麼助益;上述許多樂觀意見與調查在我看來都過於一廂情願,反而像是替企業找藉口或是營造社會集體迷思。如果這是一條不歸路,那我認為必須重新思考,將消費者主權放在第一位,同時加入公益的概念,讓原本難以在主流電子媒體露臉的公益訊息,地方藝文,與另類聲音能在這類頻道上以低廉的價格或是免費播出,這才是必須「強迫」去做的事,否則一個個侵入公共領域重複播放好萊塢預告片的昂貴電漿與液晶電視,要來何用?徒留矛盾...。

Posted by portnoy at 22:42 | Comments (8)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5日

新唐人電視台:另一個祭品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聽過這個電視台,它是個衛星電視台,是目前唯一能待在中國上空的獨立、非營利電視台,不過待不久了,因為中國已經施壓,要求新唐人電視台的上鍊衛星公司,法國的Eutelsat,將這個頻道於6月6日撤下,並不再與新唐人電視台續約。

之前已經被施壓過一次,本來在四月十五就要被撤下了,但是由於許多支持者的反對與抗議,勉強刀下留人,多活了一個多月。

這個電視台多多少少和法輪功有關係,所以其實被中共以強橫手段撤下也不稀奇,只是沒想到歐洲的衛星公司也難逃壓力,如此賣中共的帳。

六四才剛過,血腥鎮壓的歷史一年一年的被遺忘,而就算中國刻意遺忘,台灣也不該忘才對;不管是統是獨,不管是中國心還是台灣意識,怎麼能就這樣讓血流的一點意義都沒有!那是為民主流的啊!

中共大概是最相信媒介訊息子彈論的政權吧,為何要對自己那麼沒有自信呢?你們可是大國啊!大國的風範怎只能以這種方式展現?如此讓人灰心的方式.....

台灣媒體目前只搜尋的到蘋果日報的極短幅報導,自由時報則是在四月多曾經做過報導中時聯合就半個子都見不著了。報導最多的自然是大紀元,用google news找一下就有了。

我不知道去簽名支持或是寫信給布希有沒有用,畢竟對象是中共,我不認為中共害怕這點「小事」,但是螳臂擋車這種事,是我們不得不做的。

Posted by portnoy at 00:45 | Comments (7)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4日

妨礙風化vs侵犯人權

聲援晶晶書庫

我不是學法律的,不知道哪個罪重一點,不過我猜是後者。既然如此,那基隆地方法院的法官也應該一起抓去關了。我對同性戀沒啥研究,對於男同性戀更是聽到就會起雞皮疙瘩...

但是晶晶書庫負責人賴正哲被定罪這種事情不應該在台灣發生!

請看以下鏈結,並加入連署。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

聲援「晶晶書庫」連署連線
連署仍在進行

Posted by portnoy at 02:04 | Comments (1) | TrackBack

有些光是沾不得的

就像聯合報急著沾紐約時報的光這件事,就是沾不得的,因為這道光對於聯合報來說太刺眼了。

並不是紐時這份美國的質報選定了聯合報當在台的合作對象,就代表聯合報有資格說自己是質報。現在的聯合報和黨報沒有什麼差別,只是印刷漂亮一點、頁數和發行量多一點罷了。

相較起來,中時近來有明顯改善,顯然有心改革,雖然還有長長的路要走,但起碼走對了方向。

不過中時電子報的分頁倒是越來越過分了,一則新聞或評論分成七八頁已是尋常之事,更誇張的是,最後一頁竟然只有廣告!要賺錢也不是這樣賺吧!不過聰明的讀者應該也發現,只要直接點進最後一頁點友善列印就可以稍微省去一點麻煩了。

倒是這兩天都連不上自由時報,不知道是出了什麼問題。台灣日報也出現財務危機,員工也成立了自救會,最近報業真不平靜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00:11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6月02日

今日消化不良

名人軼事/柬埔寨前國王也寫部落格 感謝民眾批評

阿扁也有電子報吧,不過很可惜,沒有開放,也不能開放迴響。有誰能提供一下這個前國王的部落格位置嗎?

志願者之家中國志願者博客網

真是有衝勁。

電信三雄 比品牌形象 3G爭霸 捨武鬥變文攻

國際化佈局??別傻了~~~

「部落格」為文字工作者創造新機會

嗯....要非常口語化是吧,那我沒問題!

Current study: Corporate Blogging

公司的部落格到底是為了部落客存在還是其他眾多消費者而存在?還得想想...

Posted by portnoy at 03:44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5月28日

【轉貼】南洋姊妹們對國籍法的看法

(修刪版刊載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5/5/27)
邱 雅 青(泰國籍)
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
2005.05.26


老天爺啊﹗老天爺啊﹗請給我們力量吧!我們沒路可以走了!已經想不出要如何是好!

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前幾天我們的志工告訴我們以後入籍要考試。現在我們入籍就要有五百萬的不動產證明或四十萬的存款證明或三十八萬的扣繳單證明,這些的財力證明條件我們都已經沒辦法負擔,現在又加了需要考試才能入籍這一項。我真的不知道台灣政府在想什麼,口口聲聲要幫助我們新移民女性,卻給我們更沉重的壓力,這些負擔好像一大顆一大顆的石頭壓的我們喘不過氣。台灣的政府可憐可憐我們吧!這麼沈重的擔子我們揹不動了。

請問親愛的台灣政府,台灣人需要有錢才可以結婚嗎?不用,對吧!那為什麼我們要?再請問你們,訂這些法律時有沒有問過我們真正的需要和困難,有沒有真正的去了解我們呢?

你們知道嗎?少部份可以出來上課的姐妹是因為他們有肯支持她們的家人,但有更多姐妹是沒有這麼幸運的,除了要拼命的工作去達到你們先前設定的財力條件,現在又加上入籍考試,我想以後她們更沒幾會可以入籍了。你們知道嗎?訂這個法律會害死我們。在台灣,沒有身份證,沒有保障和權利!沒有身份證,我們就好像一群沒有用的東西,然後你們想什麼時候把我們趕回去都可以,逼迫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分開,這時候我們的孩子該怎辦呢?如果換成是你們,要你們和你的子孩活生生的分離你們難道不會心痛嗎?

你們說,考試是為了我們好,這樣原本不准姊妹出來讀書的家人就會讓她們出來。但是,你們想過嗎?真正惡意的家人,他們最不想讓姊妹拿身份證,因為他們怕姊妹有身份證就會不受他們控制。所以,你們加上考試,只會讓更多人受害!

語言只不過是用來溝通的工具,我覺得具備基本語言能力大家可以彼此了解就夠了,為什麼一定要叫我們去考試呢?太困難了!真的太困難了!

中文字很難耶,台灣的老師和教授不是一直說,現在的學生中文太差,連研究所的學生也沒辦法寫的很好,更何況我們只是一群剛來台灣沒多久的新移民啊?

除了考中文,還要考台灣的歷史、憲法等基本權利義務。台灣的政府啊!你們不是到現在還沒辦法決定要用什麼樣的歷史教科書給台灣人唸嗎?你們不是還在吵要修改憲法嗎?先去忙這些事,請你們先搞定這些在叫我們考試吧﹗

我們希望妳們先來了解我們的環境,聽聽我們的聲音,再來決定或者判斷應不應用這樣的方式來限制我們。

Posted by portnoy at 03:12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5月20日

我不同意這位董事長的講法

五月十九日聯合報刊載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之投書(見下方),其中諸多謬誤,對於中華電信工會十七日的罷工活動之真正訴求完全不顧,將議題壓縮成單純的勞資談判,言談之中更刻意將罷工行為污名化,筆者雖僅是一介平凡學生,既非中華電信員工,也與中華電信工會無任何關係,但作為一個台灣的公民,有責任對此種刻意誤導大眾之資方心態提出嚴厲譴責。

首先,賀董事長認為工會幹部擋在公司門口,實質地限制了其他員工的工作權與個人自由,產生了工會決議「凌駕憲法」的情形,接著,賀董事長認為這樣的行為已經是無限上綱到了影響社會秩序的地步了,而「合法」的罷工不能做出這些事情。事實上,中華電信公司口口聲聲說尊重合法罷工,卻用各種方式阻止罷工,破壞工會的團結,試圖讓罷工對於公司的衝擊減到最小,才是迫害了員工罷工的權利,希望使社會大眾能乾脆忽略掉罷工的公共利益訴求:也就是檢討中華電信民營化腳步及圖利財團的違法行為。再者,此次平和的初步罷工哪裡影響到了社會秩序呢?唯一影響社會秩序的應該是預設立場,將工會的平和罷工視為暴力活動,並且使用暴力的警方,以及將罷工無限上綱到憲法層次來加以譴責的賀董事長。

其次,賀董事長認為,這些工會的幹部罷工依舊拿了薪水和補助,卻不讓其他員工去賺一日之薪,是一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不合理行為。這種論述普遍出現在世界各國,各類罷工活動當中的資方口吻,實不足為奇,目的也就是要加強一般大眾對於國有事業員工的貴族待遇之反感,將社會對於公共利益的關注轉而變成對罷工員工的不滿,也就間接等於支持資方的不合理行為,成為資方打壓罷工的後盾。這種死員工、死社會大眾、死公共利益、不死財團的方式合理嗎?

第三,工會發起罷工並不是要單純地放員工幾天假,讓員工回家睡覺,然後時間一過,一切訴求煙消雲散。而是要以短暫癱瘓社會正常運作的手段,讓公民有機會去了解事件的重要性和急迫性,這種短期的社會衝擊如果能引發公民社會的思考,讓議題進入公共討論,將能立即讓公民重視該議題,並長遠地提升整體國家的福祉。最近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也即將發起大規模罷工,其方式更為激進,也是為了相同的目的。警方在介入罷工活動的同時,必須考量到罷工活動的意義,而非將其視為暴力團體一般對待,一個好政府,更要能聽進建言,而非只想用政府的合法暴力來解決問題。

最後,賀董事長再次把罷工的公共利益訴求化約成勞資談判,將中華電信公司違法民營化以及圖利財團的行為以「公司行政行為(招商招標) 」幾字簡單打發,並有意要員工只管自己的薪資與工作,別管公司的違法釋股,別插手去管台灣全民的共同福祉;這種威脅意味濃厚的資方發言實屬不妥。

------------------------------------------------------------------------

阻止員工上班 是合法罷工?


賀陳旦/中華電信董事長(台北市)

十七日中華電信工會發動國營事業第一次之合法罷工,公司絕對站在尊重的立場;然指責公權力不應干預,筆者認為需要加以澄清。

首先,工會有合法罷工權,不代表其就有權力侵犯員工在憲法層次上之工作權與人身自由。日昨中華電信工會發動工會幹部,以人牆的形式阻擋在公司門口外,阻擋員工進入上班,就算沒有以暴力阻止員工進入,其也實質限制員工之人身自由與進入公司工作之權利,假如工會的意志,就算經過合法程序,就可以凌駕憲法層次的個人自由與工作權,甚至無限上綱到可以影響社會秩序的話,這樣也算是合法罷工嗎?

其次,這些參與罷工的工會幹部,以 請會務假糾察為名義進行罷工,自己有薪水拿還有差旅費補助,卻阻止員工進入上班場所賺一日所得,先不論請會務假罷工是否合乎相關法令規範或罷工之精神,但這種死道友不死貧道,強制員工犧牲一日所得的方式合理嗎?

第三,公司內部管理規定與管理權責,本來就可以規定只有園區的員工進入園區上班,就如同機房並非所有員工皆可進入一樣,故參與罷工之同仁假如是園區員工,還是可以進入,但非園區內工作之同仁,在園區門外(信義路、仁愛路)就屬於公共場合,若其在公共場域有違反公共秩序等相關法令之行為,警方自然有權依法處理。

最後,工會以此合法標的為名義,實質卻以阻擋公司行政作為(招商招標)為目的,是否偏離合法罷工標的之範圍,實有討論空間;然希望勞資雙方,能在團體協約上繼續協商爭取員工權益,而非干擾公司作為。

【2005/05/19 聯合報】

----------------------------------------------------------------
5.25附記
苦勞網: 同樣是罷工 英國、台灣工人下場大不同

Posted by portnoy at 04:29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8日

如果這是事實

自由時報的 社論 — 中國欺連玩宋? 政治騙術再次現形一文中提到:

陳水扁總統昨日更在接見法國前總理、現任歐洲議員羅卡時指出,「按照中國衛生部長高強在世界衛生大會的說法,這是兩位台灣在野黨主席到中國,說台灣沒有主權」,所以中國才會阻擋、打壓台灣加入世衛。

如果這是事實,那麼我敦請政府馬上以內亂外患罪拘捕連戰以及宋楚瑜,因為茲事體大,不能輕視!

中國打壓台灣不是新聞,他們當綠營的最佳助選員也當的很愉快,所以世衛叩關再次失敗其實也激不太起麻痺的台灣民眾憤慨之情。不過這次情況不同:我不是認為兩位在野黨黨主席相繼訪中之後,中共就會對台灣加入國際組織這一點馬上放鬆,雖然我覺得如果他們這麼做才是聰明的手法。但是如果這次的例行性打壓有部分原因,不管是多麼微不足道,是因為連宋兩人到中國「說台灣沒有主權」,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必須馬上查辦!

另外幾個思考方向:如果中國衛生部長說了這樣的話,為什麼會是歐洲議員來通知我們?而不是台灣負責相關事務的部門,或是邦交國?再者,陳總統如果相信歐洲議員說的是真的,那就該馬上採取行動,怎麼只說說而已?如果陳總統相信,那代表他應該也得到佐證資訊才對,請馬上公布!

另外,連宋兩位主席也必須馬上對此提出澄清,把事情緣由說清楚,到底自己有沒有說出這種話。如果沒有,那代表中共衛生部長說謊,並且嚴重影響兩岸關係,連宋兩人必須積極追究中共官方責任,馬上與大陸方面聯繫,給台灣人民一個交代。


中國時報:扁:連宋北京行 台灣更矮化
聯合報:入世衛受挫 扁:連宋「否定台灣主權」造成

Posted by portnoy at 14:10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5日

CNN的有趣廣告

CNN.com - Your Command

之前就看過了,幾乎笑翻!!今天上來一看又有了幾則新廣告,不過得註冊才能看,一樣讓我笑翻!尤其是最新的"shut up"篇!

Posted by portnoy at 00:01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005年05月14日

為了台灣 中華電信請罷工!

為了反對私有化、反對財團化、維護工作權,以及全民利益,BBC要罷工了

面臨相同處境,有著相同訴求的中華電信工會,也決定發起罷工運動,我為這些鬥士們加油!因為身在台灣,你們所承受的壓力與不諒解,會是BBC員工的幾百倍;也希望政府和財團趕快把眼睛睜開,看看自己的手有多麼髒!

雖然前兩天工會刊登了大幅廣告在報紙上,我想很多人大概還是不知道政府和財團幹了什麼勾當,我稍微白話一點摘要一下,詳細的內容可以參考工會的這份文件

首先,中華電信一開始釋股,政府就嚴重低估中華電信的資產市值,賤賣國產意圖明顯。第二,原本應該全民釋股的中華電信股票,卻變成政府和財團談攏之後,一堆堆地低價賣給財團,以換得現金。第三,剛剛兩點都遭到監察院糾正了,立法院後來也通過決議要避免財團化,可是行政院一意孤行,就是要把官股通通便宜賣給財團,尤其是競爭對手的富邦!

那政府和財團打的口號是什麼呢?很簡單,就是把民營化和私有化還有效率提升,競爭公平化等等虛無飄渺的口號綁在一起。我只能說,大錯特錯!自欺欺人!

首先,政府要賣中華電信就是要錢,為了買武器。中華電信一年上繳國庫500億,是最賺錢的國營事業,可是如果政府此次賤賣出官股給財團,也只能拿到1400億,但是只要中華電信繼續營運個三年,這些錢就賺回來了啊!就好像把會生金蛋的雞拿去論斤賣掉一樣蠢!!

再來,私有化一定代表經營效率提升??這是迷思中的迷思。政府將國營事業私有化不是最近才開始的,老早做20幾年了!可是這二十年來,私有化的事業大多下場悽涼,倒閉關門,根本沒有所謂的私有化等於提高經營效率這種事情。事實上國外的實證研究也都反駁了私有化必然帶來競爭力的論調。

就算是私有化可以提高公司競爭力,私有化也不會讓競爭公平。因為中華電信現在就是最有競爭力的市場領導者,賣給富邦等財團以後,只會有一個下場:出現一個政府完全無法控制的電信巨獸;現在中華電信是國家的,所以其他業者還可以說三道四,要求政府以比較嚴格的規定管制中華電信,要是一旦完全私有化,誰會在乎其他對手的死活呢?

壟斷之後,造成的服務品質低落,大幅裁員,收費提高都是可以想像的到的。而這一切的苦都得由我們來承擔,一切的利益都由財團享受!

那怎麼解決中華電信目前壟斷市場的局面呢?很簡單,財團自己要解決啊!當初競標執照的時候都有雄厚財力和營運計畫不是嗎?可是怎麼什麼都不做,反而把投資人的錢都拿去轉投資,然後花光了,沒錢做基礎建設了,才又回過頭了遊說政府把中華電信賣掉,或是要求政府免費興建第二條網路給業者用,不然就是放出一些中華電信不開放用戶迴路,都是中華電信的錯的消息。

實在誇張又可笑!這些無能業者一方面花了錢,買了一堆立法委員成立所謂的數位立法推動聯盟去幫自己說話,一方面又想要以成本價來租用中華電信的線路。拜託~一個月七十元租金?這種要求都講的出口!

施俊吉老師在中時分析過用戶迴路該怎麼開放,轉載如下:

陳總統邀青年學子在西門町紅樓劇場對談,學生要求政府號令中華電信「開放用戶迴路」。什麼是「用戶迴路」?怎樣「開放」?因何要「開放」?

「用戶迴路」就是從市話交換機的機房到用戶端的電信線路,又稱「最後一哩」的線路。市內電話就藉著這樣一條用戶迴路,連結上電信網路。如此,用戶即能打電話、上網,進行點對點的語音與數據通訊。台灣的市話總共有一千三百餘萬門,條條迴路都是中華電信所布建的生財設備,而中華電信是國營事業,每一條用戶迴路所賺到的每一分錢,都歸全民所有,通通繳交國庫。

開放用戶迴路,用白話文說,就是強制中華電信將這最後一哩的線路,出租給民營固網業者使用。民營業者只要租到中華電信的用戶迴路,縱便自己不布線建網,也能堂皇經營語音與數據通訊業務。所以,開放用戶迴路是民營業者的天堂之鑰,尋租逐利是資本主義的本色。

世界各國政府都支持用戶迴路開放政策。理論是,與其讓一個無效率的業者緊抓著最後一哩的電信線路不放,不如令其出租,讓高效率的業者去經營固網服務。問題是,如何證明中華電信是無效率的業者,而民營固網是高效率的業者?此問題事關重大,因為如果無法證明,就無法合理化與正當化用戶迴路開放政策。

經濟學家找到了一個「巧門」,聰明地解決了上項問題。方法很簡單:如果某一市話用戶支付中華電信的電話費是一千元,這條線路的租金就應該訂為一千元。如此一來,有本領提供高品質與多樣化服務,能讓客戶為此服務掏出超過一千元電話費的民營業者,就負擔得起這一千元的租金。至於沒有本事促進電信服務的業者,當然租不起這一條線。結果是:經營能力強過中華電信的業者,租到了用戶迴路;無效率的民營業者,當然不去爭租。此時,每一條用戶迴路皆歸最有效率的電信公司經營。而在用戶迴路出租前,國庫的收入是「電話費」一千元,出租後的收入則是「租金」一千元,總收入不增不減,全民利益分毫無損。所以,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強烈建議它的會員國,採取這一套租金機制,開放用戶迴路。

台灣的情況是:民營固網業者強烈要求開放用戶迴路,但是只願意支付每線每月七十元的租金。七十元是市話基本費,現今有多少人家的電話費只等於基本費?所以,如果應允民營業者的說帖,不僅國庫收入遽減,尤為甚者的是用戶迴路的使用權極可能錯入無能業者的手中。所以,當堅持開放政策的同時,也請記得堅持OECD的租金制度。(作者為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

為了台灣,中華電信請罷工!

延伸閱讀:
中華電信員工為何要罷工
中華電信工會罷工與消費者權益
抗議中華電信,請大家參與
中華電信工會決採不定時不定點無預警罷工

5.16
傳學鬥:251期--中華電信民營化,公民與勞工的權益在哪裡?
5.17
媒改社針對中華電信罷工行動聲明
媒體改造學社聲明稿(2005/05/17) 敬請引用報導

中華電信工會今日(05/17)在總公司展開定點罷工,對中華電信民營化釋股表達抗議。中華電信工會「暫緩釋股、檢討民營化政策」之訴求,符合本社長期關注公共媒體資訊環境及媒體工人勞動權益之立場,因此本社特別對此一事件,發表五點聲明如下:

一、針對政府著眼於賣股求現,計畫將中華電信官股比例先降至49%、再降至34%,本社認為是殺雞取卵的短視作法。中華電信既非經營效率不彰,也無拖累國家財政之虞,其純益率超過20%,平均每一員工貢獻之純益額近4萬美元,這代表中華電信營運體質堪稱良好,具有競爭實力。在此情況下,何必為民營化而民營化?何況陳水扁總統早已多次宣示「企業化優先於民營化」、「國營事業不一定要民營化,但要企業化,要有競爭力」,中華電信既已在五年前就企業化了,競爭力也有目共睹,完全符合陳總統國營事業不一定要民營化的標準,把這隻金雞母宰殺或是半賣半送給國內外財團的目的何在?政府應該講清楚說明白。

二、台灣無論在電信總體競爭力、市話及行動電話普及率、寬頻用戶普及率,都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另根據WEF及ITU之評比指標,台灣電信競爭力亦在領先群國家之列。在政府宣示邁向寬頻資訊社會,以及電信、廣電與網路科技匯流之際,中華電信提供電話通訊、數據寬頻上網之外,也將隨選數位影音或有線電視,成為台灣最重要的通訊傳播基礎平台,其影響力與重要性不亞於一般廣播電視媒體,加上電信產業總營收值佔一國GDP的2-4%,既攸關公共利益、民眾傳播權利,也是經濟發展的紐帶。茲事體大,政府不宜繼續輕率推動將中華電信民營化、私有化的政策。

三、中華電信是台灣最有能力承擔電信普及服務公共責任的電信業者,加以中華電信目前官股約佔65%,其資產尚屬全民共有,在立法院多項決議及監察院兩次糾正之狀況尚未改善之前,身為中華電信大股東的交通部不應草率釋股,何況這是近年最大宗的國有資產私有化案件,不應逃避接受國會監督與社會公議的考驗。相反地,政府一再減免財團稅收,在財政收支失衡的情況下訴諸賣股變現,企圖將經營績效佳、每年挹注國庫數百億的中華電信私有化,卻對違反特許承諾應自行建置固網系統容量的私營電信業者讓步,企圖導致中華電信管理階層以低價開放理應屬於全民資產的市話用戶迴路給民營業者。本社認為,政府走在民營化的錯誤路線上,採取假公濟私、利潤不歸公而歸私的電信政策,無助於台灣電信產業發展與公民消費者民眾福祉之提升。

四、本社期許勞資雙方應儘速協商,遵守勞資爭議相關法律,並且重新檢討民營化政策。

五、最後,本社希望大眾媒體善事社會公器角色,公平報導勞資雙方立場之外,也有責任監督政府推動中華電信民營化釋股政策的合理性與必要性,進一步監督並促成公共政策的透明度與決策品質,避免此一事件背後結構性的嚴肅意義,因為聚焦在罷工現場表面上的口語或肢體衝突而被埋葬掉。

5.18 補記
聯合報:中華電信民營化釋股 為何宰殺金雞母送財團?

Posted by portnoy at 11:37 | Comments (14) | TrackBack

2005年05月07日

李登輝先生,您沒有資格!

罵誰不遵守政見,欺騙自己的選民這種事,您真的一點資格都沒有。
要罵,請先向你以前欺騙過的人道歉!

李登輝左右開弓 批連宋賣台 諷執政者騙票

Posted by portnoy at 20:29 | Comments (1) | TrackBack

2005年05月01日

自由時報今天的頭版

就是把經濟學人這一篇翻譯完,然後把連戰的貢獻刪掉。翻譯的品質很好,但是...唉....

報紙有自己的立場這回事好像已經為大家所接受,但是起碼翻譯人家的文章時不要那麼斷章取義吧.....

但是還是要稱讚翻譯的不錯就是了...

Posted by portnoy at 13:30 | Comments (2) | TrackBack

2005年04月30日

的確是很冷靜

連戰這次出訪,我直到剛剛看完迷幻機器還有工頭大哥的相關文章還有網友的迴響,才開始有點回過神來。

不必裝模作樣假中立,我自己的政治立場的確偏向泛藍,如果講統獨的話,我更是傾向於統一,這和我的成長背景大有關係,短期內也沒有改變的跡象,不需要任何掩飾。

但是所有台灣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對我來說都是混蛋,不管藍綠;我這個非理性批評僅止於對他們的政治表現,不包括他們作為一個人的其他面向,事實上我抑制我對這些人的怒氣的一個常用方式就是在心裡頭想「他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啊!」

好了,那來談談我剛剛看到的這些討論吧:

問題一:連戰訪中有沒有代表性,有沒有實質意義?

連戰和國民黨已經在野,當然沒有政府代表性,但是代表國民黨的代表性是足夠的。此次出訪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不知道有沒有一千倍,但是象徵意義大到這種程度,也有可能轉為實質意義,由好的方向來看,雙方開啟互相了解的契機,避免任何一方的非和平手段發生,由壞的方向來看,執政黨可以把這次出訪批的一文不值,完全否定任何價值,這也是執政黨現在在做的事。

問題二:連戰的北大演講是否太過偏向中共,貶低台灣民主成果?

是的,太偏了,但是我認為問題不是出在講了什麼,而是什麼沒講。連戰說台灣的民主制度出了問題,政治人物操弄民粹,撕裂種族,我都完全同意,但是不是只有綠營在做,藍軍也不惶多讓啊。再者,批評台灣可以,但是卻浪費了適時給予中共一些反思性語言的機會,沒能讓臺灣的民主經驗成為酵母,這和連戰太過反陳水扁有關,或許他口才也還沒好到可以拿捏到那麼微妙的分寸,所以就乾脆都不講,這是我覺得很可惜的一點。(看柯林頓和布希的北大演講稿就可以發現很多這種既捧對方又批對方又期許對方的微妙之處)

問題三:台灣大部分人反對台獨?

連戰擅自說出這種話,非常不應該,因為沒有人可以拿一兩次的選舉來決定全體台灣人民的意向,就算真的台灣大部分人反對台獨,這也不代表台灣必須和大陸統一,多數暴力不是可以拿來說嘴的,連戰真的要講,也該加上一句「但是台灣也有很多傾向於獨立的同胞,而國民黨也十分尊重這些意見」,就算是對連戰來說是謊話也得說,因為這樣才可以提供民主反思的空間,我討厭這些政客就是因為他們連一點氣度都沒有,只知道替自己的立場辯護。

問題四:連戰思想中國化?

這種簡單的化約批評很常見,反正就說誰誰誰是中國心,誰誰誰是中共的傀儡就可以了,但是這一點也無助於解開問題。首先,中國是個負面名辭嗎?當然不是!那中共總是了吧?當然也不是!負面的是他們做的事情,不是他們的政治意識形態,什麼萬惡的共產黨之類的批判把標籤都貼給了共產主義,把就事論事的空間都刪除了。再者,把有所謂大中國思想的人都看作是中共統戰之下的奴役,就行了嗎?

問題五:統一的窠臼?

我要講的類似於黃長玲教授之前發表過的一篇「被剝奪選擇統一的自由」(中國時報)。台灣獨立需要革命,但是中國統一也需要革命啊!現在的政治情勢把統一兩個字等同於「被中共武力脅迫而和一個貪污腐敗獨裁兇殘的政權統一」,所以統一誰都不敢講,誰都不想當台奸,但是為什麼由台灣促進中國大陸邁向民主開放,然後最後雙方和平統一的選項被剝奪了呢?因為不可能嗎?因為這樣同時得罪台灣和中共嗎?但是台灣獨立現在看起來可能性也不高啊,所以這和可能性沒有關係,只不過在沉默螺旋之下,統一的聲音害怕、藏了起來罷了。

問題六:大陸人民為什麼不爭取民主人權?

被剝奪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這對台灣人民是不可忍受的「嗎?」
這個問題就像是在問「貓熊,你為什麼不生蛋?」是一樣的。中國本來就不是民主自由政體,我們台灣現在的民主自由成果也是當權者願意開放才有的,以一個民主富有者的姿態去睥睨窮困者蠻沒有意義的,應該是想想怎麼幫助對方才是。

先寫到這裡....

5月2日補記
中國時報:謙虛的民主

Posted by portnoy at 19:07 | Comments (28) | TrackBack

2005年04月22日

問?問個X啊!

媒體愛用問號作為標題結尾這個問題我最近也一直在想,不過腦袋頓頓,還沒想出個頭緒,剛剛看到阿孝老師這篇文章的迴響,覺得很棒,言簡意賅,因此轉錄到這裡 :

我認為標題要告訴讀者確定的事實而非揣測
因此一向反對問句式標題

越常使用問句的媒體,卻不值得信賴
他們不是不嚴謹、就是愛渲染
再不然既是藉此散播謠言、打擊異己
這是小報作風,豪不足取

經常使用問句的編輯,容易走火入魔
他們只抓聳動的點,不管是不是事實

久而久之忘了怎麼釐清事實和推論、真實和謠傳
淪為聳動謠言的叫賣者
而非新聞事實的探索者和詮釋者
終將失去讀者的信賴、同業的敬重

Posted by portnoy at 21:37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9日

反求諸己,才站的穩

台灣前陣子在反侵略,更前一陣子在反對兩顆子彈,最近中國在反日,韓國在反日,日本在反中,美國一直在反恐怖份子,韓國也一直在反美,怎麼搞的?「反」頓時成為時尚了!

關於日本與中國,inertia黃小黛的文筆依舊讓我折服,讓我知道我不該繼續沉默;南方朔則強調「反罪而非反日」的命題必須釐清;Joi Ito也以一個日本人的身分發表了他自己對於兩國之間問題的想法,另外在Global Voice Online也可以看到一些對於中國bloggers想法的概述,當然啦,去看看一手的丁勇說話Fuyi或許會更好。

然而不論在哪裡反,為了什麼反,就事論事的理性卻已經不受青睞;本來應該對事不對種族的遊行被拿來當作外交角力的手腕,文化的隔離變成基因裡的烙印,媒體的興風作浪把真正的訴求丟在角落,把暴力與憎惡端上餐桌讓我們囫圇吞下,變成下一波反反反的驅動力。

有兩種流行的論述,一種就是在把對方批評狗血淋頭的同時,完全沒想到自己做的更過火、更不該被原諒;另一種就是覺得要先把自己的問題和錯誤都解決了,才有資格去要求別人。都有點過而不及,不過我還是比較偏向後者的論述,當然,不能像被裘千仞講了兩句之後的郭靖一樣,連是非都迷失了,而是要像七公一樣,反求諸己,才站的住腳!

我反誰呢?還沒想到,不過當我需要反的時候,我希望我站的住腳。

Posted by portnoy at 16:12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16日

只要價錢談得攏,生命只是籌碼

中國時報的新聞

有關邱小妹案家屬請求市立聯合醫院補償金一案,在民進黨市議員許富男居間協調下,邱媽媽等家屬昨天在市議會與市醫總院長張珩達成協議,院方將提供兩百五十萬元慰問金給家屬,家屬同意不再追究相關人士及醫院責任。

市立聯合醫院副院長黃遵誠說,家屬在今年一月廿七日記者會提出四項要求,市醫即由副院長吳振龍與他組成事件後續處理專案小組,積極處理後續相關事宜,並四度邀請家屬及所委託基金會律師協調。經許富男等議員的居中協調,市醫部分願意以兩百五十萬元慰問金方式與家屬達成協議。黃遵誠強調,家屬將對邱小妹父親求償的部分,以及如何運用該筆慰問金,院方不會也不方便過問,希望此事件就此落幕。

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邱小妹妹的死有任何意義嗎?會造成任何改變嗎?醫生開始視病猶親了嗎?住院醫師的待遇與工作負擔改善了嗎?家庭暴力的預防機制啟動了嗎?醫院病床調度情形變嚴謹了嗎?受虐兒童的社會救助措施完善了嗎? 醫界的白色巨塔動搖了嗎?


我們還在乎嗎?


Posted by portnoy at 22:12 | Comments (5)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8日

選舉市場行銷學

這是CNN的報導,內容是說英國這次的內閣改選中,保守黨將會積極採用更為精準的選民區分方式,利用一種叫做Mosaic的軟體來計算出共61種不同類型的選民特性,徹底向企業管理行銷界學習。文中也提到了,在1997年把現任總理布萊爾推上台的是就是一群年輕、單身、教育水準高、喝低咖啡因咖啡、聽iPod的一群BoBo族,保守黨這次也要瞄準這些特定族群來奪回政權。

這則新聞引起我的注意,不是因為很特別,是因為很不特別:不是早就該這樣做了嗎?原來一直以來選舉都是亂槍打鳥啊!英國尚且如此,台灣應該也是矇著眼喊口號吧。

不過現在流行的是「整合行銷」,強調由顧客的需求出發,替顧客著想以創造雙贏的局面,傳統的segmentation好像已經有點過時了;不過應用在選舉上的話,應該還很合用,畢竟人民投票選舉這種消費行為每四年只有五分鐘,其他時間都是我們被消費,自然也不用太注意平時選民的感受了,反正選舉再衝就是了。

(圖解:「身為一個選舉行銷人員....)

2005年04月05日

關於教宗

我沒有宗教信仰,事實上還有點反宗教,不過對於虔誠的人們基於宗教信念所行的善事一直非常感佩,有時候也會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宗教信仰才讓我的個性有點冷血。

教宗過世了,很多人去拜祭他,希望見他最後一面,各大媒體也紛紛有專題報導,我不知道台灣新聞是不是唯一把下一任教宗賭盤報的那麼重要的媒體,也不知道這樣消費一位死去的老先生是不是又可以帶來很高的收視率,更不知道下一任教宗會不會和台灣斷交,我只想和他說,能為了堅持信念而鞠躬盡瘁,我很羨慕。

NY TIMES為教宗辭世做了一個很簡潔、很莊重的、很有新聞格調的相片加語音介紹特輯,長度大約七八分鐘,是由Frank Bruni口述,搭配歷史照片,看完之後對於教宗的個人特質與其偉大之處會比較有點概念。我是聽完了才知道教宗對於共產主義瓦解有那麼大的影響,也才發現這位教宗是首位受惠於新傳播科技的教宗,要是沒有新聞網,沒有衛星,沒有網路,他的影響力可能就不會那麼大了。

另外一點讓我驚訝的是,教宗竟然會七種語言!巴別塔倒了之後,傳教真是辛苦啊。

Posted by portnoy at 21:06 | Comments (1) | TrackBack

拜與不拜

台聯率團到日本拜靖國神社需要被譴責嗎?我覺得不必,但是台聯的假惺惺真是糟透了!


仇恨是有其保存期限的,牽扯到國家民族的時候可以延長一些,但是始終還是會過期。原住民現在還被日本人屠殺嗎?猶太人現在還被德國人屠殺嗎?沒有了啊!那還一直計較幹麻?

對外的仇恨可以用來凝聚團體內部共識,每個國家都愛用這招鞏固政權,美國要國民恨恐怖份子,中國要國民恨日本、恨台獨、恨美帝,台灣領導人要我們恨中國,一點都不稀奇。

台灣內部也是啊!就屬台聯最擅長以仇恨當訴求了,恨外省人、恨大陸新娘、恨中共、恨台商、恨蔣家....結果今天竟然呼籲大家忘記過去的仇恨?這矛盾到愚蠢的境界和中國時報有的比啊!

今天要去參拜,就大大方方去拜,不要扯一大堆什麼是去祭拜台灣亡魂的,依舊譴責軍國主義等等屁話,亡魂哪需要拜啊!是去和日本人攀關係就直接一點啊,手上的台聯黨旗不是舉的挺自然的嗎,又沒人不准你們去做外交,要拜誰是你們的自由。

Posted by portnoy at 16:38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005年04月03日

回應台聯的回應

台聯黨團發表新聞稿回應公視事件,一方面是對眾多的讀者投書及社論而來,另一方面則是對羅大佑今天下午的記者會做出聲明。看的出來有稍微回去做了一點功課,知道自己的譬喻有多麼失當,也不敢再提砍預算的事了。

但是功課做的七零八落,我只能給個不及格的分數了。

立委羅志明表達台聯的立場絕非打壓泛藍藝人,而是「針對公共廣電平台的公視、廣電業務主管機關的新聞局、文建會等活動指導單位對活動監督不力而提出批評 」。 

羅志明認為,「UBU硬地音樂展」接受各政府部會以不同名義經費指導高達新台幣一百九十二萬元,但活動計畫中並無闡明將邀請羅大佑演唱「阿輝仔飼著一隻狗」等謾罵歌曲,實際邀請演出者也不如計畫所說的都是需要保障的弱勢藝人,已經偏離政府補助音樂展的原始目的。

這樣看來,台聯是將矛頭轉向了音樂展的主辦單位了,所以現在主辦單位才是老鼠,各政府部會是養老鼠的布袋了,那公視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呢?放老鼠亂跑的人嗎?錯誤的邏輯完全沒有改變啊!為什麼主辦單位接受政府補助就必須剔除有政治意味的歌曲呢?當真如此,那不就更擴大了政治力入侵的範疇了嗎:任何接受政府補助的任何活動主辦單位都要先剔除可能的政治言論和行為?還有,誰說邀請演出的是需要保障的弱勢藝人了?獨立音樂創作人要的不是保障而是演出的空間啊!他們不是去表演賺錢的,他們是去表現自我與創意的。

羅志明說,他認同羅大佑所稱「應該包容社會不同聲音」,但應先釐清不實謾罵與言論自由的界線,接受政府補助、在公共頻道散播不實言論,這樣的藝人即使在言論自由、政治立場自由的保護傘下,都讓人覺得不齒,相望社會以公平、公益的眼光看待此事。

這一段才是重點,台聯說不針對,結果還是把矛頭指向了羅大佑本人了;台聯認為羅大佑的歌是不實謾罵,所以不該接受政府補助,不該在公共頻道散佈;也就是說,一首歌或一段言論是謾罵與否由台聯來決定囉?錯,任何言論都不該由任何政黨來決定其價值才是,言論本身的價值在於它能否提供訊息接受者做出更好決定的可能性,這才是意見自由市場的真諦!而台聯又口口聲聲說公視督導不周,我真的搞不懂他們要的到底是什麼了,是要管制言論的根源還是言論的出口呢?是要讓看不順眼的言論沒有出口吧!

2005年04月02日

該不該?

國民黨眾多成員前往中國大陸進行交流訪問,又引起了朝野紛爭。民進黨認為國民黨去買台,國民黨認為民進黨只懂內鬥不懂外交,加上陸續爆出的曼谷密約與江十點等等,看來此一話題還有的吵。

我樂見國民黨去大陸,去見大陸官員,但是與大陸官方簽訂任何協議卻是不智也不正確的行為。就算國民黨再怎麼不認同民進黨的執政手法與兩岸關係處理方式,都不能也沒有資格直接跨過政府去和大陸做任何「類官方」協議,就算協議的內容一點實質意義也沒有也是一樣。

民進黨政府其實可以寬心以待,江十點與反分裂法一樣,都是宣示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的東西(中共的法律哪有任何意義!),如果政府當真了反而顯的太重視、太嚴肅了點,不過要藍綠放過這個可以口水戰的機會似乎太難,這已經是台灣政黨剩下的唯一工作了,不戰一下老百姓大概都不習慣呢!

(圖說:最近春雨不斷,適合口水戰!)

2005年03月30日

就是不准!!!

看到這起新聞,其實十分難過,身為一個研究媒體和新聞傳播的學生,看到傳播學者受到如此對待實在不忍。

學傳播的人都是悲劇角色,因為所學和現實永遠不符。

兩條路可以走,一個就是忘掉所學,然後沉淪;另一條就是堅持到底,然後看著所有人沉淪。兩條路都通往死地,孤獨自傲的活著比當個被麻痹的行屍走肉更為不堪,更生不如死。

在台灣尚且如此,更別提毫無言論自由可言的中國了。

珍惜說話的權利吧!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因為有十三億人沒有這種享受,多麼偉大的十三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