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9, 2004

敞篷公車

p163.jpg


拍出感受到的東西一直是拍照最大的樂趣。

那天我們坐在由故宮往回的車上,窄窄的一條小路,只容一輛車通行。
那陣子是颱風要來的前幾天,天氣正好,風大的晴空萬里。
我和妳說:嘿,我們好像是在日本呢,這條路好綠。
妳說:對阿,快拍起來!
我邊拿出我一直拍不完的玩具holga邊說:不過,說來好笑,我根本沒去過日本呢!我怎麼會知道這條路的感覺很日本呢?馬的!電影看太多。

車子裡面很陰涼,跟外面的反差很大,我直覺這張照片可能不會好看,但我喜歡這樣的紀錄感。
妳:拍我。
於是我把玩具轉過去,重複疊影了一次,或許這樣會比較好看,猜想。
我:拍好了!不過鏡頭跟看出去的地方根本就不一樣,說不定根本沒拍到妳噢。

後來結果出來了,如圖,果然沒拍到她。
第二個鏡頭是直直對往窗外的,印下了一個反的17以及濃密樹影,像開了天窗的公車一樣。
跟我們實際經歷了的那條路好像!
比真實中的還像。

我:妳會不會覺得這台玩具很像水壺?我掛在身上實在是個小學生。
妳:哈哈哈哈哈,笨蛋。
我:我騙過別人說鏡頭蓋打開會彈出一根吸管,竟還真有人相信哩。
妳:哈哈哈,〈大笑〉,不過真的會相信噢,彈出的吸管。


我喜歡這樣的意外。
出乎預期卻如此精準。
所以決定近期要一直拍holga了!
這也是我即將想念妳的方式。
再會了。

由 une 發表於 8:59 PM | 迴響 (4) |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