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9, 2006

刷二次卡

83690011.JPG

圖中的我那時候還穿著長褲,三月底。
現在是四月底了,我也換了短褲也快一個月。
公車也不知從何時開始莫名其妙的取消了緩衝地段,
常常有時候坐一小段路就要刷二次卡,讓人覺得相當
錯愕,最近又要因應油價而調漲,業者有沒有那麼虧
損是不知道,但是無故取消緩衝區實在需要好好解釋
一下,以及公車專用車道常常下雨積水問題等等,並
不是只有票價調漲才需要被討論。

由 une 發表於 3:38 PM | 引用

April 27, 2006

電影

01950035.JPG


01960001.JPG


01960003.JPG


01950028.JPG


01960006.JPG


電影是無時無刻在發生的。

那天我跟照片中其他六個人擠在車上,
電影在外面,也在裡面,
也在擋風玻璃的框框外邊,也在相機的框框裡邊,

我喜歡跟友人在深夜台北的自小客車。

而自小客車的癖好,也必定是跟人去洗車的親密與情色,
我喜歡坐在最前座,最靠近的臨場感,
巨大的刷毛反覆摩擦,白色的液體噴汁,
咕嚨咕嚨的聲效,力道強勁的水柱,清潔人員的毛巾,
那是我評價最高的IMAX科技電影。

坐公車的時候就不一樣了,必定是最後一排,
新型公車的大透明窗戶使得景色有如Cinerama,
當它魯莽高速行駛過快速道路高架橋時,
更讓人深感好萊塢電影的無能為力,
透明的螢幕承載接近180度的影像飛梭,
宇宙gateway,我相信。

電影是無時無刻在發生的,
照片中的其他六個人、以及我,
而這,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由 une 發表於 4:53 AM | 迴響 (3) | 引用

April 23, 2006

低潮溼

950001.jpg

950003.jpg


低潮與潮溼交雜的日子
我懷疑我吃了什麼
為什麼如此痲痹於此
又為何這麼不快樂
不離開才是一種最極致的自殘
life is a long dead

就好像魚快不快樂甘我屁事
雖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或許代表我已經想過一次
一池塘的魚跟一碗家常麵的關係又是什麼
我知道我總是看著螢幕
我也知道妳總會看著我
好吧或許這只是我的想像投射
而那又是什麼意思

由 une 發表於 7:16 PM | 迴響 (5) | 引用

April 20, 2006

塗鴉

960031.jpg


01960029.JPG


01960028.JPG


01960022.JPG


01960024.JPG


01960023.JPG


01960021.JPG


01960020.JPG


01960018.JPG

由 une 發表於 12:36 AM | 迴響 (1) | 引用

April 16, 2006

高雄火車站

2006、寒假、Olympus pen ee 2、ilford delta 400

620029.jpg


620030.jpg


620031.jpg


620032.jpg

由 une 發表於 5:41 PM | 迴響 (2) | 引用

April 13, 2006

靈感的小巷

把最近拍的照片拿出來檢視了一遍,
正確的說,沒有照片,而是從
光碟附贈的那個小小的縮圖目錄,
瞇著眼睛看,
近乎是相當吃驚的發覺一件事,
我過往最愛的一條小巷,
居然漸漸的消失。

可能實在是有些驚嚇到,
我不顧乾眼症再度發作的危險,
眼睛持續瞪大在小小的目錄照片中尋找我的小巷子,
我的小巷子!過往每天都會走過的小巷子,
莫名其妙會獲得非常多靈感的小巷子,
我最親密的小巷子,
只有二張照片!

690033.jpg


700001.jpg


我已不再每日前往淡大,可是我依然住在淡水。

由 une 發表於 9:51 PM | 迴響 (2) | 引用

April 12, 2006

週末、holga135

把holga改成135
週末拍了一捲
心得

一、
背面一定要用黑膠帶封死
不管用怎樣厚的紙遮
還是會漏光
拍出來都像日本國旗
很膩

二、
寬幅送去掃描往往不盡人意
但自己又無法掃
有點討厭
如果有內行人請指點哪裡掃描比較好
如果能連齒孔都一起掃就太好了
因為上面都有影像阿

三、
視覺感蠻新鮮
可以再多試幾捲
中心真的是中心
寬度很有趣

四、
一次約轉28格才不會二張邊邊重複疊影
但有時還是會不準
應該是自己算錯
哈哈
我大部分都ok

五、
改裝極為簡易
千萬別上網買什麼135機背


060002.jpg
我家對面


060004.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羅女神與陳俊文、背影


060006.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陳俊文


060008.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某知名素食


060009.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羅女神與陳俊文


060011.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魚


060012.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空瓶子


060013.jpg
天母蘭雅國中附近菜市場、買菜


060014.jpg
搭淡大北門線、大度路某工地


060015.jpg
藍石頭咖啡店


060016.jpg
大度路、摩托車後座、假日塞車


060018.jpg
關渡大橋


060019.jpg
關渡宮


060020.jpg
關渡宮


060021.jpg
estrella、受神明感召前往關渡宮買鹹鴨蛋、好吃


060022.jpg
關渡宮


060001.jpg
關渡宮

由 une 發表於 12:21 AM | 迴響 (5) | 引用

April 11, 2006

史小普與新市鎮

64920029.JPG
史小普不喜歡拍照


64920020.JPG


64920021.JPG


64920022.JPG


64920023.JPG


64920024.JPG


64920025.JPG


64920026.JPG
這張有我


64920027.JPG


64920028.JPG


64920030.JPG


64920031.JPG


64920032.JPG


64920033.JPG


64920035.JPG


說要出去兜兜風,就總是會經過新市鎮的,
史小普很困擾一個月後就要去當兵,
所以他決定之後的日子都要在網咖好好玩魔獸,
睡醒了就去玩,玩到睡很少的那種,
就這樣渡過最後一個月,
我蠻贊同他的規劃,
所以之後我再也沒見到他了。

由 une 發表於 12:44 AM | 迴響 (2) | 引用

April 9, 2006

好熱與檸檬蛋糕

Untitled-21.jpg

好熱喔。
心浮氣躁。

禮拜二才在捷運上遇到至梅和小蘇。
正望著旁邊的廣告發呆,突然一個人硬擠到旁邊坐下來。
約莫好幾個月沒見了。
到了公館小蘇先去小白兔開店,
然後她陪我去拿照片、唐山、喝了青蛙撞奶、汀州路、然後小白兔。
那天也是好熱。

照片這天是2004年的秋天。在烏來。也是很熱。至梅在吃冰。

我卻突然很想吃檸檬蛋糕。

至梅跟小蘇在那年秋天之後搬到了竹圍,
竹圍,對我而言最大的地理意義,
就是金順發糕餅店。
大淡水地區我覺得最好吃的麵包店。
裡面我尤其愛檸檬形狀的檸檬蛋糕。

天氣好熱阿,哪裡來的這麼有食慾呢?
什麼事都做不成,反正藉口總是很多阿,
天氣陰也不對,天氣晴也不對,
春假很像是過去了,片子一點點進度都沒有,
其實早就知道了。這才是最可怕的事。

但是不管怎樣今天一定要去吃檸檬蛋糕。

由 une 發表於 3:23 PM | 引用

April 6, 2006

四月六日

今天史小普去當兵,雖然知道他不會看到這,還是記一下。

昨晚喝了茶,史小普說要我晚點睡,他要拿東西來給我,我
說好,後來早晨五點要睡時,他都沒來,就這樣,錯過了當
兵前的小史,現在,應該是在軍中了。

今天早上十一點就起床了,我已經睡眠品質低落有一個星期
了吧,總是睡不好,我覺得是天氣的問題,晚上太涼早上又
太悶熱,還好,今天電器行會來幫我修冷氣,秋天時壞掉的
,春天時修理,想想好像也對阿。

一大早起床原本真的要去剪頭髮的,但是下雨,外頭是昏暗
的光線,卻又睡不回去,打電話給電器行,他說一點到三點
中間會過來,我雖沒有非得晴天剪頭髮的習慣,可是還是呆
在家吧,去樓下吃了餛飩水餃,離一點到三點,還好久。

開始聽音樂,看書,從外頭拿了椅子搬到房間裡對窗的位置
,正德國中的課椅,史小普跟我一起幹回來的,我望著熟悉
的風景,今天的天氣倒也涼爽舒適,光線也頗適合看書,才
剛坐定,修理冷氣的人就來了,一股腦的把整台冷氣拔起來
搬走,看得我都傻了,留下一個冷氣形狀的大洞,窗外仍然
下著雨,他說,等我們二小時,修好就搬回來,之後,雨越
下越大。

修理冷氣的師傅這次頗可愛,感覺還蠻對tone的,我突然想
起在知性頻道上看過一集,人跟人之間會有陌生的吸引,那
是由於對彼此DNA差距頗大產生的感應,如果二個人的DNA
相離越遠,吸引力就會越大,為了繁殖優秀品種的緣故。

我繼續看書,聽音樂,廢墟廢墟,我真的認真開始思考起這
些問題了,才驚覺是如此的嚴重,這個主題,居然牽連了我
感興趣的一切,開始戒慎恐懼,而那些絕望的論調,讓我在
大型的幻想中走不出來,KID A唱完,我回過神,四點了,
冷氣還沒回來,拿著手機走向窗準備打給電器行,卻看見一
台小卡車已經停在樓下。

師傅和他的小跟班把那台他據稱四十五公斤的冷氣搬入我房
間,很喘。

師傅:很快齁。
我:對阿。
師傅:阿妳今天怎麼不用上課。
我:放春假阿。
師傅:阿對齁,妳是淡江的喔,還是真理?
我:我淡江,可是已經畢業了,現在在念研究所。
師傅:鹽就鎖喔(故意裝某種語調),阿春假怎麼不出去玩。
我:沒有阿,有一些功課要做。(我已經開始在亂講話了)
師傅:寫論文喔。
我:沒有啦,我是拍片畢業的,學拍片的。
師傅:是喔∼(眼睛發亮),就是以後要當導演就對了啦。
我:(有點傻掉)(未免太進入狀況)
師傅:阿妳還要念二年齁。
我:(點頭)
師傅:阿好阿,那時候我五十五歲,可以當妳的男主角!
我:喔!好阿好阿!

開始上工,一下子就弄好了,開始塗膠,把剛才拆下冷氣可
能產生的縫隙填補起來,他的小跟班不斷的看著我的房間,
我發現小跟班沒有門牙,是跟人幹架嗎?

師傅:阿妳家住哪裡?
我:屏東。
師傅:哇那真的是超級遠。極南跟極北。
我:(笑)對阿。
師傅:那有沒有交男朋友?
我:呃...沒有耶。
師傅:哎唷都跑這麼遠了,當然要交一個台北的男朋友阿!
我:呃...哈哈哈。

談笑間膠已經塗好,送客到門口。

師傅:其實我們可以一起出去玩耶。
我:是喔,妳很有空嗎?
師傅:阿其實也還好啦,只有星期日,我其實是修電視的師
傅,今天是來幫忙搬啦!
我:喔喔,好阿,那改天一起出去阿。

幹,現在是怎樣。

心得一:異性戀男人的眼睛都瞎了嗎?
但是被當成女人還真的是很爽,原來我的非T身分認同只有
在明白人間道理,了解「性」是非常複雜的內行人,以及...
異性戀男人的觀看之下才得以完成。
心得二:家庭主婦為何會勾搭水電工,真是相當有道理阿!
如果我今天是個異女的話,大概早就因為來自DNA差距、得
以構成的、優良品種的、原始身體魅力,馬上把五十五歲可
愛的師傅給上了吧。而且一個人悶在家胡思亂想真的是太恐
怖了,如果能因為傢具的損壞拓展新的人際關係,其實真的
是不錯阿。

今日照片

IMG_0236.JPG
我家對面

IMG_0237.JPG
左邊

IMG_0239.JPG
右邊

IMG_0234.JPG
師傅與小卡車

由 une 發表於 7:22 PM | 迴響 (5) | 引用

April 4, 2006

魚僮小舖

90001.jpg

在六張犁五十元批薩的十字路口,頂呱呱那邊的路上。

只有賣生食,極好吃,
其實我並沒有很喜歡吃生的東西的,
但是真的好好吃喔...
價錢很便宜,尤其是在吃到如此新鮮美味的生魚片,
而且真的是像日本節目說的,好甜......。
就會覺得物超所值太多啦!
我吃過海鮮丼、120,很多種魚料...還有蛋捲
鮭魚肚丼、100...四片魚肉...但是超好吃...救命...
味噌湯、20、這個一定要點,會哭。

這是一家路邊攤,要排隊許久喔,但是一定要去吃看看,吃完舒爽心情好阿。

由 une 發表於 8:36 PM | 迴響 (3) | 引用

April 2, 2006

關於死亡

D10112.jpg

這是2004的照片,裡面充滿我對死亡的記憶。

甚至,我忘記究竟是不是二年前的最近了,我
只記得那天是星期五,很抱歉,爺爺,我竟然
記不起你死去的日期。

最近住在台北的朋友家,附近有一間頗負盛名
的觀靈術祠堂,每每經過都看見人群在裡面眼
前綁著紅布,我不知道他們看到了什麼,或是
想看到什麼,穿著黃色道衣的主持總是讓人覺
得有些後設,尤其是他身上縫著的那些鮮紅色
象徵縫補的小布塊,竟然有些滑稽。

我想起了你,小時候,你總是會買色紙給我們
玩,小朋友們一人一包,然後在偷偷塞給我一
包,從我有印象開始,你總是剃著短短的頭髮
,而且白白亮亮的,表哥總會發現我多了一包
色紙,然後大喊著不公平,事實上我總是害怕
你多塞給我東西的時刻,因為我不太會藏東西
,而且我並沒有很喜歡色紙,以及別人對我的
好意,往往使我無所是從,但卻又很明顯的,
我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

去年過年我在家中提及這件事,表哥笑了,爸
爸的眼神有點奇怪,事實上從爺爺去世之後,
我們從來沒有提及關於他的事,我是第一個,
不知為何,講完之後我居然也有些情緒激動,
於是我去倒茶、上廁所。

喪禮那天最後一個行程在火葬場,各方宗教大
會串,我們家是基督教,穿著黑衣黑褲就可以
解決,看著其他人誇張的戲服,我居然覺得有
點慶幸,好險...,但是你躺在棺材裡,穿的像
殭尸一樣,員外般的圓點,圓帽,我沒有一刻
如此害怕死亡。

在這樣的場合裡,我被寵壞的好奇心依舊,我
拿起相機偷拍,從台北下來的二姑媽看到了,
連忙用手勢示意我不該如此,不尊敬,或者重
點是因為不祥,但是都已經來不及了,我若無
其事的收起相機,妹妹在一旁冷冷說道,早就
知道妳想拍了。

之後,我坐火車回台北,一點都沒有久留的意
願,奶奶傷心的讓我想趕緊逃離,越快越好,
可是我餓了,那天媽媽做的菜好好吃,二姑媽
坐在對面盯著我看,她跟爸爸說她很喜歡我吃
飯的樣子,爸爸對我訕笑,我若無其事的繼續
吃,好好吃;我已經很久沒有坐長途火車了,
往返南北都搭客運,我想拍照,那時候是六點
,火車外的光線很藍。

這張照片又是因為我忘了過片而產生的疊影,
左下方是火葬場的氣窗口,這樣的氣窗佔滿整
面牆,我印象深刻,遠行、遠行,如果有靈魂
,可能就這樣飄出來了,或許,是因為熱對流
被擠了出來。

我想起我爸常常跟我說,我生下來的時候不會
哭,就跟死了一樣,快成了紫色,或許是跟這
張照片的顏色一樣也說不定,好久之後才有動
靜,醫生手忙腳亂,媽媽也嚇慘了。

或許是有點不甘願吧。
但不管怎樣似乎都只有這一次。所以,
若是有天我遇到你了爺爺,我想我會嚇傻。

由 une 發表於 3:00 PM |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