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 2006

特別表揚

就如同上篇說的
這次的合歡山之旅
我總共才拍不到二捲半的底片
一方面當然是體力的勞累造成心裡的負擔
二方面則是
團中有人熱愛拍照
而且我們二組相機常常在互拍
這讓我有了一種不需要浪費底片在同件事情上的感覺
而且我深怕日後洗出來的照片百分之九九相像
不過結果當然是我多慮了

2590029.jpg
清境農場拍過來

2590003.jpg
石門山上拍過來


就如同妳所見
這位熱情的拍攝者
相機幾乎已經是黏在臉上了
不過有些東西
他無法紀錄到
這顯然就變成是我的使命


2590034.jpg
走在前往清境農場的路上

2600007.jpg
在博望新村的雜貨店裡

2580018.jpg
走讓人最累的那一條路

2590012.jpg
滑雪山莊衝進來也不忘手持相機


這位仁兄激情地拍了四天三夜
但在爬完奇萊山之後的回程上
卻突然什麼話都不說也什麼都不拍了
奇萊山真是一座恐怖的山


6810029.jpg
國光號上

6810030.jpg
國光號上


好了,這系列到此
也可算是完整的結束了
同行的人也不需要跟我要照片光碟
因為幾乎所有的照片我都發表出來了

我從來都不算是一個住在城市裡的人
所以對於鄉村自然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嚮往
到山上去未必能擺脫掉所有俗事
例如我的手機上到清境之後就完全不能通話了
這反而讓我不能安心遊玩(或可說是健身)
回到平地回程的國光號上就得拼命的接電話
事情就是這麼多這麼雜
逃到天涯海角也難安寧

我不喜歡早睡早起
也不喜歡到了山上就變個人似的對每個人親切問好
因為生來就不是那樣
可怕的是我明顯也不是一個城市裡的人
這種哪裡都不屬於的感覺
才是這趟旅行最真實的體認

而在合歡神經病院裡面發生的一切
長住在那邊的人是怎樣生活的
去那邊的人又是一種怎樣的狀況
這個在高山上遺世獨立的密閉旅館
才真正揭露出了這個島嶼病態的核心
這種肉體與精神相輔相成的病態
都彰顯於表徵
只要住上一天
就可以大有收穫
所以這是我最推薦的一個人文景點
不可不住

由 une 發表於 9:34 PM | 迴響 (3) | 引用

September 23, 2006

奇萊山、消失的照片、歸程

終於、這個合歡山系列將走到尾聲
事實上
從回到台北的第一天到現在
我都不曾回想起這段旅程
唯獨在blog上寫這段遊記時
才努力的把腦中的記憶挖掘出來

進入奇萊山區是最後一天的早上
也就是說我們是當天晚上回到台北的
剛開始寫這系列的文章時
心中最能回朔的印象
也就是關於這段
但隨著這系列文章按照時間順序的方式發表
至今也快一個月了
關於這段堪稱是激情的回憶
也變得冷靜甚至袖手旁觀

6810020.jpg
登上小奇萊

6810022.jpg
無名山與後面廣大的奇萊連峰

在我們幻想登山隊遊走奇萊山之後
我的好奇心並未停止
在一晚的吹噓奇萊山有多神祕多有趣之後
勇士隊們也決定放棄時間緊迫的北峰行程
決定去一探奇萊山
而傻子如我
這次就與勇士隊們一起出發了
這是唯一一次我脫離了loser幻想登山隊
但也造成相當慘烈的後果

原來我們幻想登山隊的行程
只到了小奇萊山裡面
事實上離正港奇萊山還有一段距離
於是今天的行程
就是登上小奇萊山

小奇萊山裡面有森林也有竹林
在一段緩下坡之後
也就開始不斷的上坡
跟光禿禿的山不一樣的是
被樹遮蔽的地方
往往都很潮溼又很陰涼
還會積水
土都很滑
越到山頂的地方越是難爬
可以感覺到森林的陰暗正在把精力吸光
所以當到了陽光開闊的地方的時候
就有一種明顯體力回復的感覺

登上了小奇萊山之後
休息了好一陣子
勇士隊果然顯露出貪心的本色
打算去爬對面的無名山
無名山雖然看起來蠻炫的
但因為有奇萊山在後方
也只能被稱作無名山了
所以居然連前人上山的痕跡都沒有
到了這邊
大家的眼睛都只看到奇萊連峰
誰還管什麼無名山呢

關於這裡的花邊新聞是
原本我們是應該有一張大合照的
請從宜蘭騎腳踏車上山的那位阿伯幫忙拍
我們又在奇萊山遇到
可是阿伯的本領似乎是在體育方面
他幫我們拍照時還說這張會很好看喔
但是沖出來是根本沒有那張照片
難道是忘記按快門了嗎

6810023.jpg
奇萊山越來越近

6810025.jpg
越來越靠近奇萊山

6810026.jpg
黑水塘山屋

沒錯
這種感覺用三倍變焦伸縮功能的鏡頭就可以拍出來的畫面
就是我們耗費不知道多少腳程和體力得到的

這是一段非常非常遠的路
而且不斷的緩下坡
到了最後根本是非常激烈的下坡
到了黑水塘山屋其實就是走到了山谷底

chilai_mtarea.jpg
以時程圖來看、就更不算什麼了、才到了第三站

走到了下坡盡頭的那個谷底
其實就到了真正奇萊山的入口
它被更大的針葉樹林所遮蔽
石階更是相當的巨大
要手腳並用才能勉強登上一階
由於中午就有約定好的車子要到合歡山莊接我們
所以在黑水塘山屋稍稍休息十多分鐘後
就馬上開始展開回途
這一段路真是非常的折磨人
幾乎是氣喘吁吁無止境的上坡
從非常陡峭的激烈上坡到耐力大作戰的連續上坡
沿途大大小小休息了至少八次
才能勉強返回小奇萊的頂端
而下去小奇萊的路程
我居然也變得超級神速了
這難道就是魔鬼訓練的成果嗎

其實這次在合歡山
我總共才拍了二捲半的底片
尤其是最後一天
體能的透支造成肉體上的危機感
是關於生存的威脅
那些漫長時刻根本無法把相機拿出
所以這些就是我全部的照片了

出了小奇萊山之後
原以為事情應該就可以這樣結束
不過卻也想起
還有那
天殺的
必經的
讓人最累得那一條路
它就在視線的遠方

6810027.jpg
清境的7-11商圈

6810028.jpg
等待公車

6810031.jpg
回台北的國光號

後面陪伴我們的除了漫長的車程
以及嚴重的腿軟和腳酸
當車子如預期時間來到合歡山莊接我們
回到了清境農場然後轉車
回到了埔里然後轉車
回到了台北轉搭捷運
回到淡水
這些景象好像是一場幻覺
感覺到肉體還留在奇萊山
花了一個早上激情的與它運動
也只達到了它的入山口它的腳邊
捷運上的路人看到我們
也只是意識到這是背著有點大的包包的旅客
他們不知道我們早上在哪個地方做過些什麼經歷過什麼
而在過了這麼多天之後
我也快要不知道了

由 une 發表於 9:13 PM | 迴響 (1) | 引用

September 20, 2006

趙中慧

3520036.jpg
2006.9.8
富陽街

4920002.jpg
2006.3.11
the wall

7240032.jpg
2006.2.19
愛國西路廢棄台銀宿舍


這女人半年換三個髮型
說起來好像也沒什麼似的
畢竟她換其他的什麼例如說男友
恐怕是比髮型還不受寵
不過放在一起看起來就有那麼一些意思
畢竟這些是我巧遇了趙中慧與其髮型
場所裡面可都有我阿
不過可惜無法蒐集
例如趙中慧與其男友之類的精選
希望她去大陸可以幫我買到theLword第三季

由 une 發表於 7:30 PM | 迴響 (1) | 引用

September 17, 2006

台十四甲線

台十四甲線、全台最高的公路
這大概就是我這趟願意出遊的初衷
山不是很吸引我
最高的公路
聽起來就有點對tone了

在合歡山的第二天早晨
勇士隊爬完東峰
幻想登山隊逛一下奇萊山之後
中午又走了很累的那一條路回到合歡山莊吃午餐
在一樓的泡麵大廳的佈告得知
晚餐將和午餐一樣
而當然桌上的菜也跟昨天一樣

吃完之後我們啟程去落鷹山莊
為什麼要去另外一個山莊呢?
說實在話我也不明瞭
行程總策劃陳香菇有她自己的歷史脈絡要圓滿
對於三年前沒有去過花蓮的其他人而言
落鷹山莊的意義在於
一、不用爬山
二、有據說很有名的紅豆湯

6810003.jpg

6810004.jpg

6810005.jpg

如果以為走公路是一種比較不須體力的活動
那可能就錯了
因為我們要走的是單趟六公里的連續上下坡公路
沿途還有許多巨型的卡車經過

6810006.jpg
路邊的木

6810007.jpg
盡頭轉彎處都是霧
草皮就這麼披蓋在石岩上

6810008.jpg
被不明霧反攻的照片

6810009.jpg
被什麼割下的草皮呢

6810010.jpg
就在妳的頭頂上

6810012.jpg
空之漩渦

不同於爬山的專心意志
走路可以較為鬆散的看到沿途許多風景
台十四甲線真的是非常美麗的一條公路
有非常多的細節
從合歡山莊走一段上坡之後
接下來則是無止盡的髮夾彎下坡
像極了頭文字D裡面的路道
公路的每個段落也非常的多變
有些路段大太陽山很綠天空很藍石頭很亮
有些路段則是走在霧裡面氣溫驟降潮溼陰冷

6810016.jpg
丁俊中我彼得在落鷹山莊廁所的大鏡子前

走了六公里的山路之後
終於到達了落鷹山莊
喝了著名的紅豆湯之後我不禁笑了出來
就為了這碗紅豆湯走了六公里的路?
說實在話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湯阿
還是過程有趣多了

雖說如此
我們已經沒有能力走六公里的路返回合歡山莊
於是決定去搭便車
不知道是便車本來就這麼好搭
還是山上的便車特別好搭
簡直是願意舉起手來
就會馬上有車過來載妳
所以很快的我跟勇志小真就搭上了一個怪咖的車
其他人也馬上隨後招到了大貨車
搭便車的經驗真是非常有趣阿
開車的人也非常健談
很快的就回到合歡山莊了
這大概是這次的旅行裡面
最輕便也最不費力的一次經驗了
由於晚餐時間未到天光也尚好
還趁機非法闖入了松雪樓一探

此外因為整理照片
也才發現第一天登石門山
下意識拍了許多公路照
誰知隔天就還真的去走了一遭

只是回到合歡山莊又面臨了重複的晚餐之後
可以感覺到遊戲又回到起點了

由 une 發表於 2:49 AM | 引用

September 16, 2006

陳俊文小松鼠

chunweng.jpg

陳俊文最近遇到了一隻小松鼠
然後養了它
還買高級的藍莓給它吃
小松鼠每次都爬樹爬一半就不爬了
然後飛奔到她身上
她說小松鼠很像我我很像小松鼠

由 une 發表於 1:58 AM | 迴響 (2) | 引用

September 13, 2006

最近

最近看到最好看的電影

OZU_.jpg

我看的版本就是圖上的這個
從淡江圖書館借出來的dvd
原版英文字幕卻也都看得懂
當然不是我英文好
生活瑣事小細節簡單的話語
卻也變成一個相當結構嚴謹的劇情片
真是相當厲害
最近剛好要翻譯我自己的片
才發現我的片用字都太難了
此外這部片對紅色的使用
已經進入了強迫症的境界


最近最喜歡的攝影家

ishiuchi-1.jpg
頹廢的

ishiuchi-2.jpg
華麗的

ishiuchi.jpg
文藝的

我是一定會喜歡這個攝影家的
她在很早以前就拍過我很想拍的東西
而且拍的非常好

關於這個攝影家我最想要擁有的一本作品
aapartment.jpg
不僅僅是買不到、而且也買不起


最近看到讓人想最多的一本書

i872665.jpg

也是從淡江圖書館借的
只能說這本書許多地方都既嚴肅又有趣


最近最常聽的樂團

RCK126.jpg

真的是救命阿的好聽


最近最常喝的水

prod_picm.jpg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是泰山純水的愛好者
電影社的人不知怎麼也是這樣
這個話題在大一的社辦就討論過了

可是今年不知道六月還是七月

泰山純水的水源地就變了
我一喝就馬上吐出來
根本就不對勁嘛

可惡的泰山純水
讓人有一種被始亂終棄的感覺

害我之後尋尋覓覓新的礦泉水很久
目前是都喝圖上面的那牌
或者是富維克
不過這二者其實都是貴了

由 une 發表於 1:04 PM | 迴響 (10) | 引用

September 12, 2006

幻想登山隊

或許爬山真的需要一些緣份
自從在第一天傍晚被奇萊山莫名的吸引之後
我決定要去一探究竟
登山的總策劃者陳香菇並沒有安排要去爬奇萊山
因為那是四級五級登山路線
我們去爬可能很容易就喪失性命

剛好在合歡山的第二天
他們是要去爬合歡東峰
於是一大早背著所有家當從滑雪山莊走很累得的那一條路到合歡山莊
吃完早餐之後
我們又走了很累得那一條路返回滑雪山莊
因為那邊有二個入山口
一個就是勇士隊要爬得東峰
另一個就是奇萊山
草原型光禿禿的東峰一點都無法吸引我
雖然有聽說view很好
實在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於是loser登山隊決定可以去走一下奇萊山
因為身為隊長的我已經偷偷被這座山吸引
所以拿出類似森林步道之類的描述辭彙來騙取隊員同意
愛享受的隊員們果然吃這套!成功!

2580013.jpg
不像無趣光禿禿的草原東峰
奇萊山可是真的有針葉森林的

2580003.jpg

2580011.jpg

2580012.jpg

走了一段平緩的下坡之後
要先過第一關才可以到達森林裡面
感謝新加入的隊員
由勇士隊轉隊過來的小真
不然我想以loser的個性
是不可能通過第一關的挑戰的

2580005.jpg
小馬彼得小真

2580007.jpg
隊長說:沒錯,就是只有走到這裡

雖然說通過了第一關的挑戰進入了森林區
但不代表loser隊就此可以狗熊變英雄
loser畢竟是loser
我們進到森林區之後
走了一小段路
遇到第一個有陽光的開闊地方
休息一下聊個天拍個照就往回走了
奇萊山是很吸引人沒錯
但loser隊員的頭腦都是很清醒的

2580002.jpg
走出森林的小徑

2580001.jpg
彼得與奇萊山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顯現出奇萊山難以言說的吸引力
那些看似在歡迎
很溫暖的針葉林
就是奇萊山的詭計

走出奇萊山之後我們在告示牌前面研究很久
發現從奇萊山竟可以走到廬山
知道這件事情之後
loser登山隊馬上在心裡浮現出自己在奇萊連峰稜線上自在的行走
然後到達了廬山泡溫泉的畫面
不出五秒馬上就在幻想中征服了五級登山道
loser隊就此發現了內在的宿命當場改名成為幻想登山隊
原來我們不是肉體太過軟弱
而是精神太過偉大
所有的高山我們都可以用幻想征服

由 une 發表於 1:27 AM | 迴響 (1) | 引用

September 9, 2006

讓人最累的一條路

二十八號到合歡山之後
我們住的是合歡山莊的分社滑雪山莊
滑雪山莊的地點在一個較下坡的地方
旁邊有二個入山口,分別是合歡東峰和奇萊山
而連結合歡山莊與滑雪山莊的那條唯一道路
就成了必須最常往返的一條路

2590014.jpg
二十八日下午

2580016.jpg
二十九日早晨

合歡山莊的管理員
不知是邏輯真的感覺不太好
還是在山上另有一套處理邏輯
總而言之呢雖然我們是登記住宿滑雪山莊
不過因為第二天滑雪山莊就只剩我們這班人
因此必須要關起來
我們也就得在二十九日的早晨整理好行李
移往合歡山莊住宿
只是這個流程實在是太多漏洞
但山上的人情味濃厚
也就在旅客們都盡量讓彼此方便的心意下
一切都還能順利

2590013.jpg
這一條路的視野很好

2590015.jpg
這一條路上的紅花

2590016.jpg
這一條路上的白花

在第一天的石門山和小尖山之後
這晚我們住在滑雪山莊
晚間吃完晚飯過後大家回到山莊內休息
我因為好奇心走過了山莊
到達了奇萊山的入口
看到需要申請入山證的牌子後
馬上非法入山
不過只進去了一點點就折返
奇萊山籠罩在雲裡
我越來越好奇

2580022.jpg

2580021.jpg

2580020.jpg
晚上在這一條路上看星星,很冷,不敢相信是八月

為什麼我會說這是最累的一條路呢
事實上不僅僅只有我這麼覺得
這應該是讓所有人都相當困擾的一條路

2580017.jpg

這條路它看起來並不會太長
雖然是有些坡度
但看起來真的也還好
跟山相比應該是不能比
但是第一天我們在滑雪山莊放好行李
輕裝前往合歡山莊時
每個人都走的氣喘吁吁
難道是我們走太快
但是明明比爬山還要慢阿
到底為什麼這條路會特別累人呢
難道是因為它越來越高
圍繞的空氣也特別稀薄嗎?
總之直到現在都還是個謎

2580019.jpg
二十九日背著全部的行李離開滑雪山莊的眾人

讓人最累的一條路
不巧的
也是在合歡山來來回回走過最多遍的一條路
這條路有非常好的風景
這條路擁有許多種類的高山植物與動物
這條路不會有大卡車經過
這條路有二個入山口
一直走到底
就是黑色奇萊

由 une 發表於 2:53 AM | 迴響 (2) | 引用

September 8, 2006

五週年

nail.jpg

民國九十年的淡江男生宿舍是第一屆。

淡江承租中央電台淡水分台舊有房舍,改建為男生宿舍
,宿舍位址在中正路五十五號,靠近舊沙崙海水浴場。

我去過男生宿舍一次,好像是寒暑假大家都要收拾東西
滾出去的時候,最有印象的就是丁俊中跟我說他要去退
蚊帳,男生宿舍每個人都要押金去領蚊帳,宿舍的床位
也都掛滿了一個一個的蚊帳。

男生宿舍就是在沙崙的旁邊,只隔一條馬路,那個時候
那條馬路的燈都不會開,晚上就顯現一種海邊的馬路幽
靜的氣氛,過往我跟大傳系的朋友們很喜歡去那條馬路
的旁邊飲酒作樂或者單純談心,可惜在我大三那年不知
為何那條馬路的路燈就全開了,

我認識丁俊中已經五年,證件的日期那時候我還不認識
他,不過也快了,我們是在電影社認識的,我還記得一
件關於電影社也關於男生宿舍也關於丁俊中的事,九十
年度上學期剛好會過聖誕節,那時候電影社在摩天三一
有社團聚會,(摩天三一就是我現在的家附近的高級住
宅,也是淡水最高的住宅大樓),所以丁俊中當然也被
邀請,但是他那時候還在男生宿舍裡,我記得十二月的
淡水百分之八十一定在飄雨,到淡水的第一年感覺特別
的冷,丁先生居然說:「喔,我知道摩天三十一在哪裡
,離男生宿舍很近。」

沒錯,摩天三十一和男生宿舍其實有一班公車可以坐,
就是大名鼎鼎的紅23路線,從淡海開到紅樹林,是許
多人的最愛,我不知道丁俊中有沒有坐公車來,我依稀
記得他好像是走路來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是一段
絕對稱不上近的距離。

或許這段回憶,可以跟這位仁兄在合歡山上的表現,能
夠相互輝映。

另外應該有很多人好奇我怎擁有這珍稀的證件的,因為
他不僅僅年代久遠,還貼著丁俊中尚未成為美男子的照
片,廢話,我好歹也是他的緋聞女友阿,男的女的跟女
的男的,總之我整理家裡時蹦出來一堆丁俊中的資料,
還有他大一時期的一疊蠢照片,看著辦吧。

由 une 發表於 1:03 PM | 引用

September 7, 2006

陳俊文


1370027.jpg

陳俊文於龍江路住所。

由 une 發表於 8:53 PM | 引用

合歡山莊驚食記

待勇士隊從小尖山下來後
時間算的剛剛好
也差不多可以用餐了

2580024.jpg
雖然感覺很狼狽
陳香菇仍說:老人跟狗都輕易的爬上去了
事實上
爬山這件事
老人和狗才都是爬得飛快的好手

2580023.jpg
loser隊暗自murmur
難道每天都要過著爬完山就吃飯的生活嗎

2580014.jpg
合歡山莊一樓
有紅圓桌的用餐區在二樓
不過常常可以見到許多人在一樓吃泡麵

6810018.jpg
最後一天的早餐

6810019.jpg
最後一天的早餐跟前一天的早餐一模一樣

合歡山莊的菜單很簡單
中午跟晚餐一樣
每天的中午跟晚餐也都大致一樣
固定菜色四樣
炒青菜
筍絲
燉肉
豆腐
早餐也每天都一樣
肉鬆
花生
筍絲
還有一種紅紅甜甜很常見的
在合歡山莊的工作人員加伙房不出五個
他們說他們採買食物是很認真的
我相信
因為那些食物都不難吃
但奇怪的是反覆的重複之後
不難吃的食物也讓人難以下嚥了
是因為我沒努力爬山所以不夠餓嗎
每次走了很久的路回來
看到又是一樣的食物
總有一種被懲罰的感覺

在最後一天晚上
發生了一件事
就像是反覆的重複之後的戲劇或音樂結構
最後總會來個大爆炸
一切都由鍋裡面的一隻蒼蠅開始
四位騎摩托車環島的異性戀蠢男拉開序幕
小馬在我面前展開了蒼蠅行動(藝術)
這個行動藝術的行為產生後
居然山莊管理員以及丁俊中李勇伯也下場攪和
讓整個合歡山莊的二樓成為了當代的荒謬劇場
情緒的鋪陳相當緊繃
在此我竟然無法多做描述
只能說這個劇碼我真是銘記在心了

大體而言
合歡山莊是一個非常奇妙的地方
在路的交會口聚集各方人馬
如果有一種特質可以貫穿他們
那應該就是一種偏執
管理人員雖然邏輯不太好但是道德心責任感很重
每次有人丟掉東西他都會難過很久
妳可以聽見一樓泡麵大廳的中年男女對唱二小時
可以遇見從宜蘭騎腳踏車上山的阿伯
還有斷了一隻手掌一直要找媽媽的男子
後來在廁所被打
然後在山莊宵禁的門外上演類似庫柏力克鬼店的情節
晚上八點如果還在玩牌你就是在擾人清夢
早晨不到四點鐘拖鞋聲已經啪塌啪塌地貫徹整條走廊
山上的法則是早睡早起
而且
獨來獨往(但是很有禮貌)
不要以為大家都是聚眾才到山上
那通常是年輕人才這樣做
在合歡山莊的觀察
上年紀的旅客大都是一個人二個人就來了
登山是一件非常孤獨的事
因為既累又辛苦
如果真的要盡情的探測自己
就必須要拋棄眾人儉約上山

由 une 發表於 7:58 PM | 迴響 (4) | 引用

September 6, 2006

繞過小尖山之後

loser登山隊在回程的公路上
開始探討為什麼我們登山不會分泌腦啡
每個人的理由都不太一樣
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習慣閒晃的步調
在登山時卻必須盯著前方路況和自己的腳步
體能狀況不得不隨時的精神緊繃
無法沿途東看西看缺乏觀賞的樂趣
到了山頂也無法有成就感

2580026.jpg
合歡山莊與小尖山,
小尖山...真是很陡的山阿∼
此刻已抵達合歡山莊旁觀景台的loser登山隊不禁發出讚嘆
心中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2590017.jpg
觀景台往前面看去的山景

2580032.jpg
山中雲霧總是來的快去的快
天象讓人一點都摸不著

2580031.jpg
空之穴

2580030.jpg
觀景台反方向往合歡山莊看過去的陽光
真的是非常的耀眼
透過層層雲霧折射而來

2580029.jpg
loser登山隊員、分別是彼得小馬和黑色影子的我
此時觀景台前方已經起大霧

2580028.jpg
loser登山隊員投了十元硬幣望遠鏡
觀賞另外五位上山勇士姿勢很醜的爬(滑)下山
我承認我們很卑鄙
但是娛樂效果實在十足

2580027.jpg
居然遇到了觀音圈現象
照片中亮亮的中心點外圍有一圈彩虹
裡面包圍的黑色影子就是我

以下摘自網路
觀音圈英語稱Brocken Phenomenon 或 Brocken Specte
譯作布羅肯現象,在德國柏林西南西有一座山叫做布羅肯山
因首先發現觀音圈奇景而聞名世界。
當觀測者在山頂,背向晨、昏的太陽而面向前方薄霧站立,
觀測者的身影輝映在薄霧中,身影的周遭形成一輪光圈,
頗似觀音的御光,故稱「觀音圈」。

一開始我只是發現陽光在後方影子會投射到前方的薄霧上
沒想到對著薄霧揮手之後
發現我的手居然被一層彩虹圈包圍
不論我如何揮動它都存在
真的感覺很像神

在合歡山區不去登山
依然可以經歷許多其他的高山經驗
因為已經在山上了

由 une 發表於 1:23 AM | 迴響 (3) | 引用

September 5, 2006

石門山與小尖山

在清境農場旁邊有號稱全台最高的7-11商圈
高山上的便利商店很是奇妙
時時被從城市來的遊客塞爆
而那個商圈則是被蒼蠅塞爆
便利商店是山上最令人熟悉的風景和擁有穩定的物價
所以奇怪的遊客在山上也大都是在吃御便當飯糰泡麵

下午一點多出發前往合歡山
大約快三點到達
合歡山莊一進門的第一個印象
也是大家都在吃泡麵
誰說登山是健康之旅
就我所見大家都無時無刻在吃泡麵
不過直到此刻,我都還沒吃到一碗泡麵
見到這種風景,頗有不祥之感

2590018.jpg
check in 之後前往滑雪山莊放置行李
然後二話不說馬上去登百嶽
由於時刻已晚,選擇的是最容易的石門山

下意識拍了許多山與公路的景色......

2590008.jpg

2590007.jpg

2590006.jpg

2590004.jpg
山的亮面和暗面,一邊是草皮一邊是針葉林

2590005.jpg
由於石門山的入口本來就在高度頗高的位置
所以才能晉身百嶽最後一名
實際上走來並不太吃力
很快的就可以攻頂

2590001.jpg
大合照
一開始到達的時候視線還很好
但之後不出十秒馬上被雲霧包圍
對於登頂並無特殊的喜悅感
只覺得眼壓很高
還被路人警告日後將患有青光眼

2590002.jpg
人物介紹:此次旅遊的策劃人陳香菇
現在已經展現出某種讓人感到不妙的笑容
從小與姑姑一起看台灣全記錄長大
不知道是不是被電視涵化影響
居然一上山就成了登山怪客偏執狂
所以爬完了一座山還不夠
要趁著五點吃飯前的一小時空檔
順路去把回程會經過的小尖山也爬完

2580036.jpg
心意已決

2580035.jpg
看到小尖山的時候馬上覺得不妙
因為雖然不高但十分陡峭
加上才剛爬過一座山
腦袋又壞掉沒有分泌任何腦啡的情況下
缺乏快感的我決定放棄
討論過後八人當中有三人決定走公路回去
分別是我和彼得小馬三位、loser登山組正式成立

2580034.jpg
五位上山的勇士

此刻八人隊伍分裂
各選擇自己的路
loser登山組今日完成的行程是登上石門山與繞過小尖山

由 une 發表於 3:08 AM | 迴響 (2) | 引用

September 4, 2006

美加托福補習班

2610015.jpg

在暌違二個禮拜之後,今天終於要回去上課,
沒錯,我蹺課翹了二個禮拜。

補習班是一個很討厭的地方,尤其在妳大學爽
四年,研究所更爽,這樣被慣壞的生活步調之
下,要進入補習班重回國高中往日惡夢,這跟
看危險心靈一樣,是一件對精神上相當恐怖的
且難以承擔的過程。

2610016.jpg

可惜我的英文程度在上了大學之後日漸的荒廢
,只有在關於電影或影集中會出現的辭彙才比
較熟悉,但是那些不是專業的天文,也不是國
家地理,而且更糟的是,大部分還都是髒話。

2610017.jpg

補習班的老師有好幾位都是非常有經驗的人士
,面對他們我們必須感到相當的安心、放心,
相信這些頭髮都禿了肚圍大到不行,似乎將其
一生都奉獻給我們這些妄想出國者,在補習班
一教就是二十年,說句真心話,當他們說起在
補習班的年資的時候,我真的由衷升起敬佩之
意,怎麼會有人把一生都耗費在這個狹小密閉
的空間裡,人數密度不符合作為一個人的基本
需求,分不清楚是白天還是晚上,整天吹冷氣
,更恐怖的是,二十年都在重複著說著一樣的
話,那些英文字彙片語,那些花俏的術語,那
些考試的招數,以及願意親自考試托福上百次
,說實在話,我相當的佩服。

2610034.jpg

在翹了二個禮拜的課之後,今天抱著心虛的心
情要回去上課,晚上七點的課,六點開始放聽
力,上到十點下課,回到淡水的家大概是十一
點十五分。

由 une 發表於 4:02 PM | 迴響 (2) | 引用

September 3, 2006

還沒到合歡山之前

從埔里車站搭車到松岡大約一個多小時
為了找尋總站我們在埔里健行了半個多小時
埔里的圓環真的很多

2600023.jpg
舊式的公車,司機要我們搭新的。

2600022.jpg
有人在睡覺,我個人覺得他頭是墊的太高了點。

2600021.jpg
乍看之下有點像恆春的客運站

2600020.jpg
以前的自動賣票機


接近傍晚的時候抵達民宿
才五點不到肚子就很餓
在山上入夜也沒別的事情可以做
就是一直的吃

2600009.jpg
博望新村的雜貨店

2600006.jpg
老伯伯在看大陸尋奇

2600005.jpg
下了一晚的雨,早晨離開時天氣好到不行


決定步行去清境農場
反正是一路下坡
沿途經過許多品味待加強的假歐式高級民宿
還是專心於其他風景好了

2600003.jpg
缺空的位置應該是我走的

2600002.jpg
山與溫室

2590036.jpg
是一條不大的公路隨時會出現大車有些很臭


當水蜜桃攤位越來越多之後農場也就越來越近
在偷聽到不久後會開始綿羊秀我們決定入場
賣票的地方查證件查的非常嚴格有點討厭
被綿羊撞斷腿獲得一百萬是路上最熱烈的話題
清境農場的牧羊犬都是用飛的

2590028.jpg
分鏡表一,口白部份請自行想像

2590027.jpg
分鏡表二,口白部份請自行想像

2590026.jpg
不可免俗的出現改良版神韻合唱團的風格
然而幕後的心願是可以被羊撞到

2590025.jpg
綿羊耶!!

2590024.jpg
遊客都來看羊

2590023.jpg
不知為何老羊很愛翻白眼,小羊的眼神都比較可愛

2590019.jpg
遠方的羊已經趴到欄杆上端


還沒到合歡山之前
一切都還是小CASE

由 une 發表於 11:49 PM | 迴響 (4) | 引用

September 2, 2006

淡水鬼打牆

待在淡水就是非常的安心,昨天又去吃了黑店排骨的肉
絲炒飯和阿德的鮮奶布丁,想到合歡山莊每日重複的菜
色,就覺得鬼打牆,終於還是下山了,台北盆地好熱。

這幾天在淡水,依然延續著我在合歡山的晒傷,鼻子黑
了一塊,在烈日的中午依然要出門找尋食物,今天中午
吃的是大學城高松的豬排飯定食,月初就花錢無節制,
雖然也才一百二而已,跟台北的物價比起來真的不算什
麼,在淡水這已經是豪華的一頓,說到食物,誰會想要
搬去台北市呢?淡水吃一餐豐富的鐵板燒只要一百四。

鬼打牆也是一樣,同行的朋友在去程跟回程的國光號上
,看電視,我則是連打開都沒打開,他在去程跟回程睡
醒的同時,居然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同一部電影,終極西
門,很恐怖吧,如果旅程也跟這一樣,其實他只是坐上
了國光號晃了一圈,哪裡都沒去,睡了一覺,看了一場
終極西門,然後就回來了,這可真是夏末的國光奇譚。

生活在淡水的我也是一樣,若是把每日的餐飲拍下來,
重複率大概也頗高,或許跟生活在合歡山莊的底層公務
員一樣,跟國光號上重複的爛電影也一樣,只是鬼打牆
的區域和動線不同,每個人都在重複著生活,偶爾跳脫
出去,也只是加入了其他的鬼打牆,只有鼻子上黑黑的
一塊晒傷作為離開的痕跡,當然不久這些也都會消去。


chunwenga.jpg
淡江大學

chunwengb.jpg
英專路

chunwengc.jpg
捷運站親子廁所

由 une 發表於 2:22 PM | 迴響 (3) | 引用